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初恋组

96580浏览    1419参与
ロッキꦿ᭄゛✎极东.
把小心心献给了初恋 心血来潮摸...

把小心心献给了初恋

心血来潮摸了一个

把小心心献给了初恋

心血来潮摸了一个

矢澤.

神圣罗马:意呆利,在你的家里对喜欢的人怎么做?
意大利:ki..kiss

神圣罗马:意呆利,在你的家里对喜欢的人怎么做?
意大利:ki..kiss

颜回

费里要结婚了(过去.现在.未来)

1、马儿小跑着,使得费里他们有机会, 观赏到沿路的风景。

“神罗你看,这些野花开得好漂亮,道起来好香。”

“恩。”神罗笑了笑“它们闻起来和你一样甜”

 “啊"费里有些脸红了“你们德国人也会说这哄人开心的话?”

“没有。”神/罗闭着眼晴躺在在费里的怀里。费里身上很香带有百合与雏菊的清甜,谁不会喜欢这样又香又甜的女孩子?”你很美,很甜。”

马匹跑到密林里,空气中满是泥土的味道,散发出幽幽的香味,小鹿在林间奔跑着,小鸟在枝头唱着永不悲伤的歌曲;阳光穿过树稍,留下点点光斑,这满是幸福与祥和,远离了战争的侵扰死亡的威胁,费里终于明白了,神罗为么会喜欢这地方了。“就在这片密林...

1、马儿小跑着,使得费里他们有机会, 观赏到沿路的风景。

“神罗你看,这些野花开得好漂亮,道起来好香。”

“恩。”神罗笑了笑“它们闻起来和你一样甜”

 “啊"费里有些脸红了“你们德国人也会说这哄人开心的话?”

“没有。”神/罗闭着眼晴躺在在费里的怀里。费里身上很香带有百合与雏菊的清甜,谁不会喜欢这样又香又甜的女孩子?”你很美,很甜。”

马匹跑到密林里,空气中满是泥土的味道,散发出幽幽的香味,小鹿在林间奔跑着,小鸟在枝头唱着永不悲伤的歌曲;阳光穿过树稍,留下点点光斑,这满是幸福与祥和,远离了战争的侵扰死亡的威胁,费里终于明白了,神罗为么会喜欢这地方了。“就在这片密林的尽头,会有条河。”

嗯  好的。’

马不一会跑到了,那是一条很浅很浅的小溪。大概只有一米深,溪水清亮可以看见河底的的青苔,像……像罗维诺的眼睛一样。

 费里把神/罗从马上抱下,放在一棵大树底下。费里坐到他旁边,就像一对热恋的情侣一样在树下幽会,他们手牵着手,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空气满是爱情的香甜。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穿白色的裙子穿白色衣服的吗?”

 “我走的那天你穿的是是白色的裙子。”

“真的,我最喜欢的就是白色了过去了那么多年了我再也不是那小豆丁了,我已经是个少女,我的声音也发生了变化,我的手也拿起了枪很少画画了,我怕认不出你了。我每天都在焦急等侍;我希望你能快点回来,我做很多的点心,但点心都放坏了你都没有回来,金发碧眼的男核成长为一个高大英俊的战士了,我穿上了白色的裙子你还能认出我吗?”

 费里声音充满了苦涩,她没有勇气看向神罗,头一直都偏转。

“我不会认错的,我喜欢的人呀,她有头棕红色长发她还有蜜棕色的眼睛即使过去了很多年了我也不是会忘记,我喜欢的人名字叫费里安诺.瓦尔加斯”费里沉默不语,但是手握的更紧了。神罗继续说下去。

“曾经我逼迫过你加入神圣罗马帝国也希望你我一起出征,重现罗马的辉煌。罗/马是真的又强大 ,又令人向往难怪日尔曼奶奶会为此疯狂。在见到你的第一眼时,我发现这是有原因:你也是一个美丽的人我想和你在一起我也十分不解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重现罗/马的辉煌?我又伤心又难过:但是经过很多年的征战我才发现你是对的,一次次的失败,看见战争使速人妻离子散,我身体也越来越差的时候,当他们把他路德希维,德意志第二帝国造出来后,我发现我的时间不多了,我仅剩的愿望就是再次见到你。不为别的,只是想看看你过的好不好。我不恨弗朗西斯,神圣罗马帝国的毁灭是必然的,但是他让我死之前拥有了作为人的权利。作为人的权力。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只是一个工具而已,我必须压抑自己情感。这一切本就是我的命运。不必自责,我现在很庆幸你当初没有和我去征战。”

 神罗语气很平缓,不紧不慢的说着,他期待着费里的反应。

 费里听了那么多,她身体在发抖,她转过身来,满脸都泪痕。她说:“

你是在骗我…呜呜…你明明有机会可以见我,当时在威尼斯,文艺复兴,15世纪的时候。当时我在做调查的时候,你也在做探访。我看见你,你却躲开了我,的好想再一次的拥抱你的时候,我在四处寻找你的时候,我找不到。我无助又痛苦的呜咽而你在哪里!”

  费里在责怪神罗,泪眼朦胧,神罗如大海般湛蓝的眼睛在平静的注视着她,他轻轻的摇了摇头,他握着费里的手贴在他的脸上。

“当时我心里想着战争还没有结束,我怕我一见到你就走不了,我克制我自己,但是我发现我错了,与喜欢的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咳咳……”一口鲜血涌上喉咙,腹部的纱布被血给染红了。费里拿起了手帕擦了擦神罗的鲜血。但神罗对她淡然的一笑。

“你还痛吗?”

“不痛,反到是你的手,上面有不少的小伤口,你的这双让漂亮的手不应该举枪打仗;而去画画;你的声音也嘶哑你应该去唱出美妙的歌剧;而不是在战场上嘶吼;你的心也是,不应该责怪自己而是去爱自己。”

 “你怎么不恨我?”

 神罗思索了片刻,他像一位诗人缓缓的说道。

“我从不恨任何人,而且费里,你是我爱的人。被我所爱了千年的女孩。不过;”

 费里想说点什么,但神罗的中指的指腹贴在费里唇上;他温柔的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 行色匆匆,从不回望;我所有的缺憾都由你来补充;即使我被你伤得遍体鳞伤,也是我的荣幸至极。你不必靠说“你该恨我”来表达自己的愧疚。你也知道我对你的爱意;这千年从来没有改变。纵然银月悬挂;流星飞逝我也是这样子不会改变。这爱情甜的像蜂蜜一样,是用金钱都无法衡量。以前你我年少轻狂,放荡不羁,发誓要永远在一起。当神圣罗马帝国荣光不在;我己昭华也逝,失去了很多东西;唯有你,你从未改变;也从末离开。你仍然爱我如初。”

“你将要离开我了,你会回来吗……”

“费里,有一个简单的道理,是日/耳/曼奶奶告诉我的:你爱的,你所爱的东西,总是最终离你而去。但是它们会以另一种方式回到你身边。”

“你骗我。笨蛋”费里显然不满足这个答案,但是真相早就了然于心。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来。

“好啦好啦,我的意大利。别哭了;我一直都会在你身;还有呀费里,”他看见费里有些凌乱的头发;神罗微笑的把费里发间杂草给拨弄掉。“你转过身来把头发对着我。”

 “嗯?”她有些遗惑,但费里还是照做了。

 神罗轻轻的把发间的杂草给拔弄,费里的头发很长,这着实需要花不少的时间。费里的头发很长也很软。而且还带有淡淡的百合的清香。

 神罗没有带梳子,直接用骨节分明的手帮地捊直;她头发上有很多打结的地方;神罗的动作柔之又柔;生怕弄疼了费里。

 咦?真奇怪他这双只会举枪打仗的手,竟然也会做这样的事情。

 “痛不痛?费里?”神罗小心的询问着费里。

 费里感觉到自己的头发解结的过程中,头皮有一阵刺痛;她想叫出,但是却忍住不叫出来。

 “嗯,一点也不痛。”这是神罗在给她编头发。她无比的幸福,直到很多年以后,她每每想起,这一刻被时间给永存。

 头发被捊直了,神罗不是特别熟练把头发分成三份。

 “左右…左右……”神罗小心翼翼的编辫子。他总是会编漏掉一小节,但是慌张又重新解又开给编回去。

 他的额头紧张沁出了汗,动作近乎笨拙,而且经常的扯到费里的头皮。

 “啊,编头发果然很难。为什么弗朗西斯就可以编的那么好?”神罗不经的的感慨。给喜欢的女孩子编头发比射箭中红心还难。

 “神罗我相信你编的很好。”费里想要的只不过是这永恒的一刻。

 “噢,谢谢呀,费里别动……还有一下下,好了……到头了,之后,唉?没有东西绑起来。”神罗四处寻找,他看见自己的衣服上的布料,俯下身来,牙齿咬住了衣服。

 “嘶—”衣服撕下了一个长条。

 神罗拿起布料的一端;围成一圈,并紧紧抓住,把另外一端从后面绕一圈;布料相互的缠绕着。穿入中间的空隙,等待着另一边的到来。

 好了,迎接蝴蝶结的到来吧!

 神罗牵引一气,牵引出来。

 “好了……”神罗满意的看了看费里的辫子,既使没有那幺完美却也十尽力。

 “你看看吧!”

 “嗯,编的真好。”费里摸了摸自己的辫子,既便有些地方编得很松散。但是,在费里的眼里这是编的最好的头发。

 既使这不是严肃的帝政头,也不是华丽无比的洛可可风格;但是,这简单的辫子是这个世界最美的发型。

 春日的忧伤与永恒的爱情都包括在里面。

 “你没看过,你怎么知道的?”

 “只因为我心己经感受到了。”

 女孩的笑靥如花,费里转过身来看向神罗;她的眼睛晶晶亮亮,眼睛里饱含着幸福的泪水。

 “你戴上这朵白色的野花会更好看。”神/罗从地上摘下了一朵野花;

 费里小心的低下了头 ,神罗将野花戴在她耳边,并将碎发别在耳后。

 “真好看。”

 “那么,我觉的你散下头发更好看。”

 费里把神罗的帽子取下,手伸向了神罗向后梳的光光滑滑的头发,并且大力的揉搓。

 神罗的头发瞬间变得凌乱了,却也柔和了起来。

 “这样好多了;刚刚给人的感觉非常可怕。”

 “哦,是么?”

 “但是,那是其它人。”费里说。“人人都说神/圣/罗/马/帝/国十分的可怕。但是只有我知道,你把心底的温柔留给我了。啊嚏—!”

 虽然现在还是春天,但是还是有点冷。费里她稍微的转了身;打了一个喷嚏。

“你衣服穿的有点少。”神罗解下了自己的披风给费里披上。他抱住了费里。但是费里发现神罗的体温在变凉,而且他的身体还有轻微的颤抖。

 “如果,我们能有下辈子;我们如果是普通人;那我一定会娶你为妻。我应该会只是一个画家,一个老师或者一个面包师。我们会养几条小狗,会有佷多的小孩子。然后,我每天早上出去工作的时候;你会给予我一个亲吻,我怀着甜蜜的心情去工作。我回来时候,你在等我,桌子上有热好的晚餐。我们一整晚都会沉浸在爱河当中。当我们老去的时候,我们会唱着年轻时候唱的歌;然后就这样度过了这一生。”

 “如果下辈子我们是一个普通人。那么我一定会让你天天给我梳头。我对于神罗的喜欢呀,是想成为你妻子的喜欢。”

 “费里在意大利表达喜欢的方式是什么。”

 “是Kiss吧。”

 “那么…”神罗将费里的脸给捧住。“我想在我离别之际再亲吻你一次。”

 费里将眼睛给轻轻的闭上眼睛,神罗覆盖住了费里的唇。他的唇舌很轻松的闯入费里又湿又软的口腔里。费里的舌头舔弄着神罗的唇,偶尔还有轻轻的吮吸。

 费里的的口腔又软又湿;两根舌头纠缠在一起,久久不愿分离。男人玫瑰花的香气钻入费里的鼻腔,她的双手环抱神罗的脖子。恍惚间她尝到了苦涩的味道,原来她在流泪。

 他们分开了,

这个亲吻纯洁又神圣,真正源于爱情的一个吻。

 “你也知道我会永远想你了;我们如同落下的月亮与初升的太阳擦肩而过。你完美无暇,以后,你不在了,我也感受不到爱了。”

 “不会的。”神罗扶着费里的脸,擦去她的眼泪;神罗的笑容如同太阳一样温暖灿烂;他一点点的变得透明,变成金色的尘埃。

“总会有人会代替我爱你。大雨之后会有玫瑰开放。”他弥留之际时,眼角闪动着泪水,还不忘拭去爱人眼角的泪水。

 这是神罗留给费里最后的一句话,金色的尘埃飞向了远方。

 “如果我有下辈子,我一定会成为你的妻子。”这是费里最后对神罗所说的话。

 费里俯倒在草地上,她捂着自己的脸痛哭流涕。神罗给她留下了他的一顶帽子,一个披风,还有永远的遗憾。

 春日的痛苦无限的蔓延,费里独自一人承受着它;并且伴随着以后的日子。

 她爱的人永远留在了1806年的春天,再也不会回来了。

2、费里驾马回来到了米兰。

全城的人都在狂欢,不少人都流下了眼泪高喊着:“感谢上帝,战争终于结束了!”

他们载歌载舞,他们的眼泪闪烁着,不知道这是痛苦还是幸福的眼泪?

 噢,上帝呀,战争终于结束了;但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这场战争不知道流了多少血,也许是一碗血,一条小溪的血,一条河的血。父母失去了他们的儿子,妻子失去了她的丈夫,孩子失去了他们的父亲。

 狂欢的人群中流下眼泪又有多少是在为他们的亲人哀悼的?

 费里下了马,独自一人牵着马茫然的穿过喧闹的人群。

 “看,过绝对是正常的选择;意大利的子民都在笑。”

 那个声音又响起了。

 “你也开心点;接受现实吧!这是你压根就逃脱不过的残酷宿命。没有人会留恋过去,过去一点都不重要,他最终也变成了尘埃。意大利自由了,这是你们所期望的。自由的同时,同样要付出残酷的代价。”

 “闭嘴。”费里喊了一声,她却也流下了眼泪;她不知道这是幸福还是后悔,她望着旁边的人的笑容。

 这的确是正确的事情。

 当费里独自黯然神伤的时候,有一个女孩叫住了她。

 “姐姐!”费里转过身,是她的小妹妹米/兰。

 这个长得极像费里的女孩子,青春,活泼可爱;还有点小迷糊。

 费里与她相比像是哀老,憔悴了很多。宛如蒙上尘灰的珍珠;而米/兰光彩夺目,金光闪闪像一颗钻石一样闪耀。

 “怎么了,米/兰。”

 “噢,姐姐;哥哥(罗维诺)他们一直在找你。弗朗哥哥都回来了,你却不在。”

 “啊,我刚刚去和一个人告别了。”

 “这样呀!诶?姐姐,你的头发没有编好……”米/兰想伸手去帮费里重新编头发的时候,费里却躲了一下,她不愿别人碰她的头发。

 “不用了,米/兰。走吧,战争终于结束了;回家吃意面吧!”费里拍了拍米/兰的肩膀。

 一路上费里一直沉默不语,米/兰看出了姐姐有心事。

 “姐姐你怎么了。”

 “米/兰,米兰大墓园还有空位吗?”费里突然问了起。

 “诶…姐姐,你为什么会这么说。最近爆发战争了,好像位置不够了;怎么了?”

 “不……不需要太大;可以装得下一个盒子就好了。”费里对米/兰比划一下。

 “哦,那…那好姐姐。你是要埋什么?”

“理什么呀!”费里摸了摸自己头上神罗的帽子,还有他的披风。“死人一般是理在六英尺之下,那里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我想呀,埋葬掉我的爱。”

 “大雨之后会有玫瑰花开放……战士的坟墓永远不会开放鲜花……”费里闭上眼睛用极其悲伤音调哼起小调。

 冷风将披风给吹起,爱己经深埋六英尺之下……

 3、“啊———!”费里突然惊醒;她的头极度的疼痛。她醒来了。

 她身旁有很多红酒瓶;也许有五六个,七八个,甚至有十多瓶。

 费里努力的回忆发生了什么。好像刚刚几个小时之前和哥哥吵了一架;然后很伤心,喝了不少的酒。自己很伤心;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

 费里回想起了刚刚的梦境,苦涩的笑了笑。“又做了同样的梦?”她点起了一根长烟;火花闪烁;烟气萦绕。

 她最近很喜欢做这样的梦;总是梦见那个冷风吹拂的春天。

 她独自一人承担着那春日的忧伤,她的所爱的东西,如烟的过去终是被风吹散,神罗去了天堂;天堂很美好吗?如果可以的话;费里真的想不顾一切的去找神罗。

 但是她是意大利,是欧盟成员国,是罗维诺的妹妹。是米/兰,威/尼/斯,西/西/里他们的姐姐。她有义务为他们活着,她是为了责任而坚持到现在。

 在那痛苦的梦里,神罗流光溢彩的身影,过于的炫目,令她泪流不止,神罗在她回忆里完美无暇。

  她像是活在回忆里,神罗对她来说遥不可及。但她仍然执迷不悟的追寻他。既使最后遍体鳞伤;既使路德不是神罗,即使这只是一相情愿。

 她对世间一切都毫无畏惧,即使她要离开了,死亡会是她的归宿。

 很多东西让她毫无留恋。

 “刚刚的梦中还有辫子来着。”费里摸了摸她的头发;她当时是长发及腰,棕红色长发光彩夺目。但是ww2的时候,为了更方便的打仗……主要是为了路德,棕红色长发在打仗的时候容易暴露。被她一剪刀给剪到齐肩,棕红色的头发也黯哑了。

 头发是女人最在意的东西之一;对费里也是如此。她是多么的不舍;但是为了路德……对她来说长得极像神罗的路德,值得让她这么做。

 既使七十多年过去了,但头发再也长不到齐腰了;也仅仅是到了胸口,也编不了辫子了。

  她多么希望,路德不会介意她的肮脏,再次握着她的手与再次翩然起舞。

 路德又怎会知道,二战之后;与她决裂的时候。她又有多痛苦。她祈求着爱怜与原谅,她己说尽了谎话,她像极了受伤的小鸟再也飞不起来。痛苦的躺在地上,路德也不会看她一眼。她宁愿他不屑的嗟叹她的下贱又或者是用鞋尖拔弄她的脸也无妨。可这都没有。不过……

 毕竟在路德的眼里她也只是谎言构成。

 她抱有执念,不惜一切让他在二战之后过得更好。让他与弗朗西斯和解也好;让他加入欧共体也罢;

 甚至出卖灵魂与皮肉与阿尔弗雷德做肮脏的交易。

 这一切也只是为了让阿尔弗雷德可以善待他。

 她无论怎幺做,路德似乎都不会原谅她……她的灵魂已经愤世嫉俗。所有的憎恨与爱意被她吞入腹中,独自一人承受这窒息疼痛。刺骨的悲伤如飞雪般堆积着,试图掩盖悔恨与伤痛;但这只会更加疼痛。

 她很早就知道,路德不是神罗。但是为什么不顾一切的去这么做?是爱吗?

 “难道只因为路德像神罗?难道因为在她最艰难的时候给她的那一块土豆?又或者在决裂之前对她轻声细语的关心?”

 费里自言自语说着,带有嘲讽的语气。她其实是爱……他呀!不同于神罗,更带着依赖的爱呀。

 费里爱着路德这是事实。

 香烟最后烟雾散开;回忆结束。

 “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她不知道这是对谁说的。

 她想回到那个时候,他能不对她开枪,不对她说怨恨的话,她这个美好的幻想让她到了热泪盈眶的程度。如梦似幻的日子己经过;她一个人处在孤独寂寥的世界;路德放开了她的手。

 那些年,她与路德看的蓝色矢车菊;

 早己凋谢成零而且再也不会开放了。

 墙上钟指向了四点,费里也睡不着了。

 她看了看外面的天还没有亮,还有桌上罗维诺给她放的白玫瑰。

 她有个想法:想去看神罗。

 她形色匆匆,拿起桌上白玫瑰,一身白裙像幽灵一样走向了黑暗中去。

4、死去的人埋葬在六英寸之下,墓园在弥漫的白雾中静默着。

费里跌坐在青石板路她面对着沾染上点点腐绿色的白色大理石墓碑上面写着是神罗的名字,这是费里给神罗所做的,让他在世间留下最后的华丽墓冢。

 她身后倚着玫瑰深红色像是被鲜血沾染同时深绿的叶与玲珑的花在雾中渐渐隐去,同样在氤氲和深不见底的默然白色中淡去的还有她细不可闻的呼喊与抽噎。

 她没有哭,因为她的眼泪己经流干了。

 天空下起了雨,她没带伞,手上的白玫瑰沾满了雨滴,白玫瑰美丽而又圣洁。

“你最喜欢的就是红玫瑰了,可是我没有。但………”

 费里拔出了随身携带的小刀划破手腕,鲜血淋漓在玫瑰上,白玫瑰果然变成了红玫瑰,带有猩红的血色和悲哀的色彩。

 “但是我可以用血染红玫瑰。”

真的……一点都不痛,意识体怎么会痛?无人会为她叹嗟她的悲哀。

 血一直流到石板上,被雨水冲淡。墓碑上缠绕着的红玫瑰花,只有小小的花苞。“你又骗我,大雨之后怎么会有玫瑰花开放?”

 她做了那么多的选择,从来都没有为过自己。无论选择结果都会一样。她爱过的两个人,神罗留下遗憾与愧疚。路德身体上,精神上的伤害是空前绝后的。

 她的爱情和过去已经理葬在六英尺之下。只剩怨恨与痛苦;腐烂在她心里。

 她用了极其哀伤的音调唱着“战士的坟墓不会开满鲜花~”

她眼看着她的过去在消散腐朽。

沉醉在如烟的回忆总会有坠回现实的时候。现实呀,有如寒夜般冷得刺骨的痛。

 死人永远不会复生,所有人的归宿都是六英尺之下。

  费里拂摸着墓碑上的字,手指却被玫瑰的荆刺给刺到。血也染到了字上。

神罗的墓碑上刻有:“Italy—I trust and love you.”(意/大/利—我相信你和爱你。

 这是神罗留给费里最后的,也是长情的告白。


——————

  费里梦境结束了!是时候该来点现实了。在这里我对神/罗的成年体,是长得和路德差不多的。只不过少了点肌肉;而且更加的平易近人,总是有微笑挂在嘴边,显得更温柔。神/罗是一个很温柔的国/家。

 离别的亲吻果然很美好,却也很心塞。费里的心里永远有个位置留给神罗。

 不同于路德,神罗的性格更加成熟,也更理解费里。我应该快写到了路德了………吧!我发现他只活在台词里……我还是个独伊党,肯定HE!信我! @墨兮莫惜 

写了这么多,我想要小手手,和小心心!嘤嘤嘤嘤!


 

 

 

 

 

夙白是不是女孩子
【我们从未遇见,你却已经消亡】...

【我们从未遇见,你却已经消亡】

有大彩蛋,意呆送的扫把,但是在战争时断掉了,与神罗最后的生命一起逝去了

【我们从未遇见,你却已经消亡】

有大彩蛋,意呆送的扫把,但是在战争时断掉了,与神罗最后的生命一起逝去了

颜回

过去.现在.未来

 1806年的春天,金发碧眼的人永远的离开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少女。

 破碎的窗户与灰蓝的天空无不是凄凉的景象,有撕心裂肺的哭声和掉落下的剑。

 一条通往王座的道路上,有一个人身上鲜血淋湿他已经快不行了,却还在苦苦的支撑着自己站起来。

 “费里西安诺,只要开了枪一切都结束了,只要开了枪就好了,不会有多大的痛苦。”

 金发碧眼的人儿面前站着费里,费里身后还有很多人在劝说她开枪。

 “费里你想想,你是国/家;你必须作岀决择;很多人希望你这样做;你不能感情用事;而且罗维诺也在等你回家。”弗朗西斯说着,像是在命令,也是在劝说费里。...

 1806年的春天,金发碧眼的人永远的离开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少女。

 破碎的窗户与灰蓝的天空无不是凄凉的景象,有撕心裂肺的哭声和掉落下的剑。

 一条通往王座的道路上,有一个人身上鲜血淋湿他已经快不行了,却还在苦苦的支撑着自己站起来。

 “费里西安诺,只要开了枪一切都结束了,只要开了枪就好了,不会有多大的痛苦。”

 金发碧眼的人儿面前站着费里,费里身后还有很多人在劝说她开枪。

 “费里你想想,你是国/家;你必须作岀决择;很多人希望你这样做;你不能感情用事;而且罗维诺也在等你回家。”弗朗西斯说着,像是在命令,也是在劝说费里。

 “国/家就是这样,呼的一下就没有了。费里。”罗德里赫明白费里所思所想,他也深知费里对侍神罗的感情。但是这就是现实与命运。

 无人可以拂逆命运。

 费里举着步枪的手在发抖,她白色的衣服上溅满了鲜血,她的眼睛缀满了泪水,牙齿死命的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来。

 面前的人是神/圣/罗/马;是她的爱人,她怎会忍心伤害他。

 “意/大/利,你开枪吧,我不会责怪你的。这是我的命运,不必悲伤,不必再为我哭泣了;你看你,你的眼睛都红了。”金发碧眼的神/罗很轻很柔的说岀这话;如同大海一样的蓝眼睛满是温柔和心疼。

 “弗朗西斯,神/罗还有很多人;”费里的声音都哽咽了;

“Why?!!!!!!”费里歇斯底里的呐喊划破了天空;在寂静的城堡里回荡着,眼泪己经止不住的流下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很多人都在逼迫我杀死神/罗?!这是正确的事情吗?!我……我希望…呜呜……神罗可以活下去!!!为什么不可以?!”

 “因为你是意大利,你想想身后的人,那些意大利人民,因为战争而流离失所,你想想在神圣罗马帝国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罗/马留给你的遗产。全部都被帝国收走。”

“无心须心慈手软” 费里的身体里传出了一个声音。”

 “反正你是国/家,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是相互竞争,相互你利用而己。”

“你想想身上的责任吧!你身后有罗维诺,有米/兰,有西/西/里、还有威尼/斯,罗/马,还无数的意大利人民在等着你,你只要战争一结束,等笑容就会回来。许多人都在笑,这一切绝对不是错误的,你生来就是为意大利。”

“你看你爱的神/圣/罗/马你看他是多么的痛苦呀,而且他希望你这么做。”

“只要他你开了枪,他就可以结来痛苦了!”

“他爱着你,他希望你杀掉他。”

“你也爱着他”

 “实现他的愿望吧!”

这声音犹如克劳利的诱惑般促使着费里的手放在扳机上,想想开了枪之后,大家都不用那么的焦熬。

目的都达到何乐而不为呢。

“可是我一旦开枪之后,我就永远失去神/罗了!”是里痛苦的想,放在板机上的手指又放了下来。

举着枪的手在颤抖,费里的脸上已经分不清楚到底是眼泪还是汗水了,咸腥的液体混着血液流了下来.

巨大的悲哀笼罩在众人的中间。

 “对不起我根本就做不到,费里终是恨不下心,,举起枪的手缓缓的放下来,下定决心似的把枪丢在一旁。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费里往后退了几步,头也不回的向后转。被命运的费里在这漫长的岁月里选择与放弃过好多次。这么多选择从来没有为过自己。

但是无论选择与放弃,结果都会是一样的。

“费里,这是在干什么?她是在违抗命令呀!”罗德里赫有些不解的对弗朗西斯说。

 “不,这很正常;曾经我也见过这样的事情:那真的是一个优秀勇敢的少女,她是法兰西的光和希望:但是当她被祖国背叛的时候没有人来救她,尼桑亲眼睁睁着她在烈火中消逝而我却无能为力。某种意义上是尼桑杀掉了她。而现在是真的该里杀掉自己所爱的人,我可以理解费里,但她终是要面对这个现实。费里今天不杀掉神罗,神罗必定会消逝,这是所有国家的命运。”弗朗西斯的目光非常的柔和,声音音带有伶惜的意味。

 神/罗同样的痛苦,他犹豫着什么,手放在剑柄上,放下又放上。真的需要这样做吗?真的走到这一步吗?

 真的没有想到一别一千多年,竟然要以这种方式吿别。

 他并不是怕死,而是怕伤到了费里,他的手心沁出了汗来。他多想抱抱费里,而不是在这里决斗。

 这个世界上许多人死去,同样也伴随着新的生命诞生。生与死根本不重要,这是所有人的命运。他也知道自己也快死了。

 神罗思索了片刻“好了,做出你的决定。”他的手不再颤抖,眼神变得决绝了起来。

 脸上的肌肉微微的抽动,蓝色的眼睛里流着岀了的温柔令人心疼。

 神/罗拔岀了剑,剑上还有金色的光芒和斑斑的血迹,这上面不知道有多少人的血。他举起了剑,向费里的后背砍去。

 “小心呀!费里!”旁边的人惊呼着,想去帮费里,却被弗朗西斯拦下了。

 “这是费里必须经历的事情。”

 费里感受到后背的巨大疼痛,出于军人的本能,反手的拔出了自己的剑,上面也有干涸的鲜血。

  神/罗的剑术很好,这是无可置疑的, 剑与剑的碰撞在一起,发出了巨大的碰撞声。刀光剑影,晃到了费里的眼睛了。

 神罗的剑差点砍到了费里,剑贴着费里的头皮扫了过去,一缕棕色的头发掉在地上,费里被逼的只能一直的往后退。

“就这样把我给杀掉吧!”但是当她脑理闪过维诺的笑容,和米/兰他们的眼睛时。

还有岀征之前西/西/里君对她说【姐姐,一定要早一点回来,意大利的子民在等你回家,只要战争结束,笑容就会回来。我和哥哥米/兰他们做好意面等姐姐回来儿了!】

费里已经痛苦不堪,在恍惚间她的眼睛对上了神罗的眼睛。那双满是渴望与哀求的蓝眼向费里诉说着

”很好,这样得做得很好费里。你马上就杀掉我吧!我会不责怪你的,还有一点点就成功了。”

神罗显的是在放水,好几次将砍到她的时候,剑又都收了费里感到了剑的寒风。

还有几厘米就会被砍得鲜血淋漓。

亲情与爱情羁绊着费里,理智与感性让费里难以抉择。

  费里用尽全力,将力量集中在剑上。巨大的力量将神罗的剑给砍掉断掉的剑刃像鸟一样飞了出去,紧紧插在地上。

  费里已经看见了终焉神/罗并不悲伤,紧握手中的剑也俏然放下。

费里已经闭上眼晴,让这一切交给上帝吧。

剑捅穿了血肉之躯;"呕一 “费里听见了神罗的声音,她睁开了一只眼睛,费里看见了神/罗的鲜血从口中流出,费里把剑拔了岀来,她己经热泪盈眶。

   “Why?”

  泪水流了下来,但是神罗抚摸着费里的脸颊并抚去她的眼泪。

 “咳咳”神/罗咳咳,物他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费里将他扶起神/罗靠在费里的肩上。

   “Because of you,only you."神/罗俯在费里耳朵轻轻的说着。

这番情景再怎么铁石心肠的人看也会伤感。

 “太痛苦了,这对费里来说。”弗朗西斯眼眶都红了;在场的人都陷入沉默。

 “咳咳,费里我想和你去一个地方”神罗想起了什么。

 “想去哪里? 我会带你去的。”费里感受到了神/罗的手一点点变得冰冷了起来。她和神/罗的时间不多了,

“距离这个城堡距离两公里外有一条无名的小河。”

“好……”费里小小一只的,她拖不动高大的神/罗。背上还有伤口,每走一步。背上的伤口泊出了鲜血。

 神罗也用手捂着自己腹部 费里抉着神罗非常的困难;神/罗的嘴唇在发白。费里的额头儿沁出了汗。

“我来吧!”费里费里它被后背被拍了一下,是弗朗西斯,费里旁点了头示意。弗郎西斯俯下身给神罗包好扎,“这样血止的更快,可以走的更远。”

“谢谢。”神罗回应着弗朗西斯。

“噢,不用谢。“弗朗间让神罗的手搭在他的肩上,将神罗扶到城堡外,费里那匹白色高大又健美的马旁边。

"你应该恨尼桑的。而且在今天,你们的皇帝宣布神圣罗马帝国解体了,你的时间不多,来抓紧好马鞍,小心掉下来,”

弗朗西斯将神罗送上了马背上叹息着并摇摇头。又见证了一个国/家要消逝了,这明明是那么普遍的事情,却看见时又那么的心疼。

“你真的很幸运,让费里这个骄傲的孩子对你一直恋念不忘,对你思念无比,她呀,她爱了你快一千年。”

 “尼桑真的很不起她,她杀了你也是迫不得了。”

“我不会怪她。这也是我的选择。不过我很感谢你。因为,”神罗深情的望向了那身着白衣的女孩“你至少让我在死之前。 拥有一次真正作为人的权力。”

弗朗西斯看见了神/罗那看向费里时深情的目光,那双如同大海一般的蓝眼睛,如孩童一般的清亮,不像将死之人的沉暮,他富有活力而柔情。

弗朗西斯从那之后再也入没有见到这样的蓝眼睛。这可能是爱情的力量吧

在后来的维希身上,弗朗的确是觉得那双眼像极了神/罗;但是在1945年的欧州的二战审判上,他看见这双眼睛看着费里,却满是怨恨与疯狂。

“嗯。尼桑知道,毕意生命因为爱情才圆满。”

罗德里赫小心的扶着费里,费里现在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在默默的流泪。

“大笨蛋小姐,还好吗?”

“嗯……”费里答道。

“你知道的,今天神圣罗帝国皇帝宣布神圣罗马帝国解体。”

 “啊,我当然知道,”费里说“这明明是我一眼就能看见的结局,为何我还是那幺的伤心?从之前意大利摆脱帝国的控制,我,哥哥和意大的子民们不停的反抗想要独立。我在战场真正的与神罗面对面对决我又心狠不来,但是我们如果一旦放弃西/西/里,哥哥,还有意大利的子民的血就白流了。但是我如果…一但…一但…杀了神罗我就永远失去了他。我..”费里俯倒在罗德里赫的怀里哭泣着,她的心也在呜咽着。她已经不敢想象神罗消逝的时候会怎么样?

 罗德里市赫不知 道如何安慰这个的姑娘只能摸摸她的头,轻轻的抱着她。

“罗德里赫桑我做的是正确的事情吗?”里的声言更哽咽。

 “是正确的,在面对国家大事的时候我们就再也没有作为人的权利,我们必需抛弃作为人的感情。”罗德里赫说着“即使我多么喜欢还大笨蛋先生我心里也很爱他!但是在面对西里西亚问题的时候我也不会证步。”

 “大笨蛋小姐不要想那么多好好享受爱情吧!”罗德想了想,没有把后面的话给说岀来。

【毕竟这是最后一次和神罗见面了】

 罗德里赫像一个老父亲牵着女儿的手步入婚姻的殿堂一样牵着费里的手把她牵到神罗那里。

 一身白衣的费里像极了圣洁美丽的新娘。大而柔美的眼睛深情的凝望着神罗。

 快过去了一千年了,也苦苦等侍了一千年了。费里在等侍着神罗,等待着自己的爱情,她想最终把自己交托到他手上。但这愿望今生今安世都无法完成。只能痛苦腐烂在费里的心里。

“好了,费里,上马吧! 照顾好神/罗和自己。骑马不要跑太快。小心你们俩的伤口裂开。”罗德里赫仔细的叮嘱费里,这还不忘把手帆帕留给费里让她记得擦汗。还给神罗戴好帽子,披好披风。

 “好啦小少爷,不要说那么多了,这个时候应该留给费里她们“弗朗西斯拍了拍小少爷的肩膀。

“哦 ,那好,费里如无论发生什么你永运都是我和伊丽莎白的家人,你就像我的女儿,之后的日子里你如果内心很痛苦的时候,可以告诉我,永远把心事藏在心里,这可不好。”

费里意识到了罗德里赫在说些什么,她没有回应,只是轻轻的点了头。

“走吧,神罗。”费里抱好了神罗,熟练的将马匹调转,马踏着青草,马蹄上混合着青草与泥土的芳香,跑向了那条梦中的小河。

 弗朗西斯他们望着费里他们远去的背影,都轻轻的叹息,这一切仿佛一个用满是谎言与爱情编织而成的童话故事。

“希望费里不会因此伤心过度而自责。”

 “不会的,尼桑相信费里会很快走出来的。弗朗西斯想了想什么”先不管这些小少爷,考虑好了吗?”

 “考虑好什么?”

 “就是上次基尔伯特向你请求交往的事。”

 “不!不可能!大笨蛋先生想都别想!”罗德里赫的脸瞬间的红成蕃茄一样,他的“玛泽利亚”也歪了,他的脑子里瞬间想起了白发红眼,整天帅如鸟的大笨蛋先生。

”哇,小少爷,你别这么干脆的拒绝,这让尼桑很难办呀!其实基尔人挺好的,就是唱歌挺不怎么样..吧!’

“他都把西里西亚都带走了,他还想要什么?不可以!大笨蛋先生太糟糕了!”

小少爷气鼓鼓住后走,他不想让弗朗西斯看见他脸红又害羞的神色他一边走一边大声的说,“即使有一天普鲁士解体了!普鲁士灭亡了!像神罗一样,我都不会答应他和他结婚的!”

城堡外阳光明媚,野花开放,发出清幽的香味。掩盖着战争留下来的血腥味。

 1806年之后,神圣罗马帝国就再也没有春天。

—————

这一篇讲述的是费里的过去,这里对历史做了点魔改;我对初恋组的结局的理解;美丽就是用来毁灭的。

 嘤嘤嘤嘤嘤 @墨兮莫惜 

阿哲
如果我和你还在一起,今年是第十...

如果我和你还在一起,今年是第十个年头。不容易啊,但过去了。你安好就好了。

如果我和你还在一起,今年是第十个年头。不容易啊,但过去了。你安好就好了。

怡怡

對話接龍(???)

  • 常異色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國設or人設

  • 玩法:尤彌爾說洛基,洛基就是下一位,洛基說馬克爾,馬克爾就是下一位,以此類推

  • 最後......

  • 30分鐘速打

  • 可以接受的話,請

尤彌爾·斯蒂爾松

"哥哥大人是我的英雄哦!"


洛基·奧爾森

"老大,是我的光明哦~"


馬克爾.詹森

"真虧你受的了那抖M傢伙。"


瑟斯顿.維那莫依

"你啊,不想死在我腳下就快滾。"


弗雷德里克·烏克森謝納

"真佩服你一直被...

  • 常異色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國設or人設

  • 玩法:尤彌爾說洛基,洛基就是下一位,洛基說馬克爾,馬克爾就是下一位,以此類推

  • 最後......

  • 30分鐘速打

  • 可以接受的話,請

尤彌爾·斯蒂爾松

"哥哥大人是我的英雄哦!"


洛基·奧爾森

"老大,是我的光明哦~"


馬克爾.詹森

"真虧你受的了那抖M傢伙。"


瑟斯顿.維那莫依

"你啊,不想死在我腳下就快滾。"


弗雷德里克·烏克森謝納

"真佩服你一直被囚禁起來還能一直愛著他。"


弗拉維奧‧瓦爾加斯

"安迪他是使我存在的意義哦,沒有他我可能就死了吧?"


安德烈‧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

"偶爾也好好打扮一下自己啊,難怪會被弗拉維討厭。"


弗朗索瓦‧波諾弗瓦

"別顧著做杯糕了,快吃飯,笨蛋。"


奧利弗‧柯克蘭

"艾倫,是被我捧著長大的哦~"


艾倫‧F‧瓊斯

"傷害史蒂夫就是跟我過不去!!!"


史蒂夫‧威廉士

"敢動馬修一根寒毛你就完蛋了!!!


馬修‧威廉士

"阿爾是我最好的兄弟哦~"


阿爾弗雷德‧F‧瓊斯

"你做的這個甜點意外的還不錯嘛~"


亞瑟‧柯克蘭

"說什麼生化武器啊!?你這Baka!!!"


弗朗西斯‧波諾弗瓦

"東尼兒他生氣起來很可怕哦!!"


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

"羅維可是世界第一的子分哦!!!!"


羅維諾‧瓦爾加斯

"你這個笨蛋弟弟!!"


費里西安諾‧瓦爾加斯

"Ve~路德~救救我啊~我不會綁鞋帶啊~路德~!!"


路德維希‧貝什米特

"喂,哥哥,別再鬧了,快來幫忙做家務。"


基爾伯特‧貝什米特

"可惡!那個男人婆...!!!"


伊麗莎白‧海德薇莉

"奧/地/利桑,就由我來守護☆"


羅德里希.埃德爾斯坦

"我已經說過了餐桌上不會出現Pasta!你這個大笨蛋先生!"


費里西安諾‧瓦爾加斯(豆丁)

"我會做很多點心等你回來的~!"


西奧多.昆尼西

"對不起啊...義/大/利,我可能,回不去了。"


對不起我這就走!!!

莫归

【杂】对手

异色初恋
瞎写
我爽了你们随意

“我有惊喜要给你。”
卢西安诺听见奥托说。
彼时阳光正好,卢西安诺难得偷得半日闲,正在无聊地摊平装死。
虽然一贯知道对于彼此的恶意从未消亡,只是转化为竞争,所谓的“惊喜”绝大多数也不过是某位挖好的坑,但是卢西安还是去了。
再恶劣的坑总好过能活生生消磨掉卢西安诺为数不多耐心的无聊。

然后,卢西安诺对着眼前困住自己的笼子,笼子里疯狂咆哮的魔兽与不远处的奥托陷入了沉默。
“惊喜吗?”
双手环胸的奥托脸上笑容灿烂到不能再灿烂了,就像是一个幼稚的小孩子一样。
哦,对不起,我错了。以他们应有的正确年龄长度来对此,奥托确实是一个小孩子。当然,卢西安诺也是。
他们是精灵。只不过种族不同,一个是...

异色初恋
瞎写
我爽了你们随意

“我有惊喜要给你。”
卢西安诺听见奥托说。
彼时阳光正好,卢西安诺难得偷得半日闲,正在无聊地摊平装死。
虽然一贯知道对于彼此的恶意从未消亡,只是转化为竞争,所谓的“惊喜”绝大多数也不过是某位挖好的坑,但是卢西安还是去了。
再恶劣的坑总好过能活生生消磨掉卢西安诺为数不多耐心的无聊。

然后,卢西安诺对着眼前困住自己的笼子,笼子里疯狂咆哮的魔兽与不远处的奥托陷入了沉默。
“惊喜吗?”
双手环胸的奥托脸上笑容灿烂到不能再灿烂了,就像是一个幼稚的小孩子一样。
哦,对不起,我错了。以他们应有的正确年龄长度来对此,奥托确实是一个小孩子。当然,卢西安诺也是。
他们是精灵。只不过种族不同,一个是光精灵,一个是暗精灵罢了。
光阴总是很难在长寿的种族身上留下痕迹。而如今,转眼已是卢西安诺与奥托不得不日常面对面相处的第十年。
天知道这两个原本互相仇视的种族的族长们,到底是发了什么疯,才会想要从族内挑优秀的精灵,再在磨合了默契度后一同送去人类学院。
卢西安诺跟奥托便是那两个“幸运儿”。
“惊喜。”
卢西安诺这么回答了,把玩着自己手中突然出现的双刀。他肆意地咧了咧嘴角,算是笑了。
然后,在下一瞬,卢西安诺出现在了奥托的身后,用手中的刀抵着对方的腰。
“好玩吗?”
这一回轮到了卢西安诺发问。
“不怎么好玩,不过勉强。”
被小刀抵住腰的奥托身形逐渐淡去,直至消失。而不远处,一棵树上,有一个展现出来的身影正盘腿坐在那,笑着回答了。
天生的魔法师与天生的刺客。
代表生命的光偏爱着光精灵,正如代表死亡的暗偏爱着暗精灵。
卢西安诺收回了手中的小刀,两三下起落便到了奥托所在的树下,一屁股坐下。
“听说老头子们打算送我们去人类世界了?”
“应该是的。就在最近。”奥托懒洋洋地往树主干上一靠,摆出了一个极其随意而又容易掉下来的姿势。那对极美的紫水晶正在阳光的照射下烨烨生辉,带着象征玄奥的色彩。“正好,这里的风景我也快看腻了。精灵也是。”
“我可是早看腻了。”
卢西安诺也懒洋洋地一靠,姿势懒散程度不亚于奥托。而即便是在极浓的树的阴影中,他的那双红色眸子也在发亮,散发着嗜血的意味。
“就连这个也要比吗?”
奥托的声音里带着嘲笑。卢西安诺闻声则是随意撇了一眼头上。
“难道你不是吗?”
暗指着奥托在其他方面的刻意争执。
“说得也是。”
奥托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
“出去以后还要比吗?”
“除了你也没有谁能配得上作为我的对手了。”
卢西安诺回得毫不犹豫,就像是早已准备好了答案。
“哈……那还真是……”
奥托笑了一声,也不知道在笑声里藏着什么样的情绪。
“我的荣幸。”

元是

半次元首尾梗限定——初恋组



我暗恋着一个人。

是从九百年前就一直,一直喜欢的人了。她虽然整天迷迷糊糊,但是又坚强又可爱。现在的我太弱小了,我想要跟她一直一直在一起,所以,我想要变得更强,更强!只有更加强大,才能保护她,才能让她一直这样微笑着,一直这样快乐着。

但是。


“我……我不能在这里失败……我还有……要见的人……意……意/大/利……”


这到底是第几次战争了呢?这又是第几次被击倒在地了呢?连转一下头颅都显得那么吃力,我明明只是想保护好她送给我的地……板……刷……木刺穿透掌心,这才又清醒了几分。脆弱的木棍不知被谁掰成两半,洁白的刷子早已浸透鲜血,啊啊,可不能让意/大/利看到呢,她那么胆小,一定……一定会啊的一声叫...



我暗恋着一个人。

是从九百年前就一直,一直喜欢的人了。她虽然整天迷迷糊糊,但是又坚强又可爱。现在的我太弱小了,我想要跟她一直一直在一起,所以,我想要变得更强,更强!只有更加强大,才能保护她,才能让她一直这样微笑着,一直这样快乐着。

但是。


“我……我不能在这里失败……我还有……要见的人……意……意/大/利……”


这到底是第几次战争了呢?这又是第几次被击倒在地了呢?连转一下头颅都显得那么吃力,我明明只是想保护好她送给我的地……板……刷……木刺穿透掌心,这才又清醒了几分。脆弱的木棍不知被谁掰成两半,洁白的刷子早已浸透鲜血,啊啊,可不能让意/大/利看到呢,她那么胆小,一定……一定会啊的一声叫出来的,真的……真的需要人……保护呢……

※∠※∠※∠※∠※∠※

“啊嘞?神/圣/罗/马?怎么了?”


指甲攥紧掌心,并没有半分痛楚。啊,啊啊,是上帝宽容,给我这个机会吗?

轻轻扶正了帽子,压抑不住胸腔噗通噗通的心跳,更不必去想脸是否跟番茄一样红。抬起头直视着正歪头同样看向自己的女孩子,深呼一口气又走近了些。


“呐,意/大/利呀……”

“说真的,要不要和我一起建立罗马帝国啊……”


“嗯~可以呀~”


“这,这样吗?”


(但是……我已经……)


“那真的是……真的是……”


(已经见不到你了……)


情不自禁又小心翼翼去牵她的手,还是跟分别之前一样的温度。真好呢,我又,再一次,再一次见到你了。是跟梦里不一样的……不一样的……

快要抑制不住眼眶里的泪水,抓起披风胡乱在脸上抹了几下,眼前的女孩子模样也模糊了几分。


“神/圣/罗/马?那个……你没事吧?”


“不,我,我只是太高兴了……”


(能再一次见到你,触摸到你,我真的……真的……)


“意/大/利,你愿意和我一起,真的是……我的……”


(不甘心!我想要!想要保护你啊!一直一直保护你啊!我不想把你交给任何人!只有在我身边我才会放心啊!意/大/利……)


低头紧紧握住她有些薄茧的手,眼泪顺着脸颊穿过手掌,不知像是对她说还是自言自语。



“我的荣幸。”


元是

琥珀vs神罗 《wish》vs《黑塔利亚》



“呐,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希望,意/大/利,永远幸福……希望,有人代替我……因为我已经……已经……”


孩童模样的琥珀扇动着翅膀,靠近木床上脸色苍白眼睛湛蓝的少年。他倚靠在床头,白衬衫殷出血色,说一句话似乎都要喘上好久好久。他片刻不离的,是身侧的木板刷,他说,那是他最喜欢的人送他的礼物。


他没有名字,其他人都叫他神/圣/罗/马,他早已身心俱疲,他所代表的国家早已四分五裂分崩离析。他甚至,连见他最喜欢的人最后一面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在这张木床上躺着,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他不再长大,依旧是孩童模样,以至于每次小条顿来看望他,总是话语中带着懊恼气愤。


“没关系的,活着...



“呐,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希望,意/大/利,永远幸福……希望,有人代替我……因为我已经……已经……”


孩童模样的琥珀扇动着翅膀,靠近木床上脸色苍白眼睛湛蓝的少年。他倚靠在床头,白衬衫殷出血色,说一句话似乎都要喘上好久好久。他片刻不离的,是身侧的木板刷,他说,那是他最喜欢的人送他的礼物。


他没有名字,其他人都叫他神/圣/罗/马,他早已身心俱疲,他所代表的国家早已四分五裂分崩离析。他甚至,连见他最喜欢的人最后一面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在这张木床上躺着,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他不再长大,依旧是孩童模样,以至于每次小条顿来看望他,总是话语中带着懊恼气愤。


“没关系的,活着对我来说,都是天赐的恩典。我现在,只想让她好好活着,毕竟……我没办法变强大,没办法保护她了……”


琥珀小心翼翼的摸上他不似孩童骨节分明的手,是一双病人的手。琥珀想起琇一郎面对无药可救的病人时痛苦的神情,他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他想帮这个人,哪怕只有一丝丝希望。


小兔使擎着雏菊缓缓降落在琥珀耳边,雏菊闪着光连同小兔使一同消失不见。


“嗯~小兔使已经把你的愿望带去给天使大人了。天使长大人,已经同意了哦。”


“是么?那真的……真的是太好了……”


“放心吧,你喜欢的那个人……一定会永远幸福下去的,会有人,代替你,一直,一直守护他,爱护他……”


“那么,我就可以没有遗憾的……离开了……”


琥珀看着少年阖上眼眸,呼吸也越来越缓慢,拍打这小翅膀慢慢离开了屋子。他的手中,还有一片蓝色的花瓣,是小雏菊消失后留下来的。他不懂,为什么,手里会有一片矢车菊的花瓣呢?


夙白是不是女孩子

私设的娘塔神罗和豆丁意

【那是属于她们的故事】

私设的娘塔神罗和豆丁意

【那是属于她们的故事】

秦中不语自有歌

初恋组(♀)
没什么意义,很潦草,就是图个爽。

初恋组(♀)
没什么意义,很潦草,就是图个爽。

郭德纲挚爱

你情我愿

渣楠

勿上升蒸煮

张九龄×王九龙

王九龙×陶    阳

王九龙有钱 因为他爹就有钱

张九龄也有钱 因为干这行的没有穷人

王九龙不在乎钱 张九龄也是 穷过就不怕了 总有法活着

王九龙跟着朋友去夜店 被放鸽子了 太无聊花钱点了张九龄 陪了他一宿 啥也不干 干唠 唠半宿 给了张九龄十万

张九龄说“哥 你有钱烧的吧”

王九龙看了看他 又给了十万 以后王九龙来一回点一回张九龄 什么都不干 干唠

“以前真穷 我没当鸭子的时候连饭都吃不起”

“我爸破过一次产”

“方便面也吃不起”

“欠了三千万”

“你真他妈惨”

“你不比我惨?”

张九龄给王九龙点了...

渣楠



勿上升蒸煮

张九龄×王九龙

王九龙×陶    阳



王九龙有钱 因为他爹就有钱

张九龄也有钱 因为干这行的没有穷人



王九龙不在乎钱 张九龄也是 穷过就不怕了 总有法活着

王九龙跟着朋友去夜店 被放鸽子了 太无聊花钱点了张九龄 陪了他一宿 啥也不干 干唠 唠半宿 给了张九龄十万

张九龄说“哥 你有钱烧的吧”

王九龙看了看他 又给了十万 以后王九龙来一回点一回张九龄 什么都不干 干唠



“以前真穷 我没当鸭子的时候连饭都吃不起”

“我爸破过一次产”

“方便面也吃不起”

“欠了三千万”

“你真他妈惨”

“你不比我惨?”



张九龄给王九龙点了根烟

玉溪

自己也点了一个根

十二钗

唠时间长了张九龄也忍不了 做了



“雏儿?”

“哪儿那么老些事啊”

“真紧”

“北京市最后的处男知道吗”



王九龙点了根烟 张九龄仔细瞧了瞧

长白山



“往我身上扔那么多钱怎么抽这么次的烟”

“你呢十二钗”

“抽惯了 不愿意改”

“我也是”



再之后就来一回做一回 还是先唠 唠到张九龄忍不住了 再做 王九龙也不主动 全靠张九龄动 靠张九龄卖骚 靠张九龄求王九龙上他



张九龄喜欢王九龙 他喜欢个子高的男人 喜欢手指长的男人 喜欢跟他聊天时三观一样的王九龙 还喜欢小王九龙 他还喜欢王九龙的眼睛 他喜欢和王九龙注视



他天天盼着王九龙来



然后王九龙在夜店之外的地方认识了陶阳

陶阳跟张九龄不一样 让王九龙来说就是“初恋的感觉”王九龙每天接陶阳放学 换豪车接 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喜欢陶阳 陶阳也喜欢王九龙 王九龙眼睛生的好看 陶阳每天晚上都要摸着王九龙的眼睛睡觉 王九龙也让陶阳摸 王九龙再也没去过夜店 也不喝酒 在公司好好上班 下班接陶阳放学 接了陶阳一起回家 陶阳晚上有课的时候他就自己在家做饭 做一桌子带去给陶阳



王九龙很长时间没去找过张九龄了



王九龙不来张九龄想他 想他眼睛怎么生的那么好看 坐在他身上的时候看他的眼睛更好看 他要射的时候看他的眼睛更好看 他射完了之后抽烟的时候眼睛更好看 张九龄不接客人 整整半年



陶阳去王九龙家见了家长

王九龙也拎着东西去了陶阳家里



要结婚了他们



没人告诉张九龄 张九龄当王九龙死了 拿着“他那么有钱谋财害命也有可能”的心思敷衍自己



谁来谁上 谁给的钱多谁上

张九龄想 身下的这个人眼睛没有王九龙好看 这个人没有王九龙温柔 这个人没有王九龙的大 王九龙怎么还不来



结婚的头一天晚上 王九龙的哥们请王九龙喝酒 选的是那家王九龙常去的夜店 叫了陪酒的来 一人怀里搂一个 王九龙说他不要 老板把张九龄叫过来了 张九龄站在门口看着王九龙 王九龙抬头看了一眼张九龄 笑了

张九龄骂了句街 陪着笑就进来了

王九龙还笑 朋友们一看王九龙笑了 把张九龄叫过来

“最后一天放开玩 ”

王九龙没说话

张九龄也没说话 呲着小虎牙笑

“陪好了钱多小子 别太过分就行 明儿还结婚呢”

张九龄怔了一下 又呲着小虎牙乐

“行 哥”

王九龙看着手机 没打算理张九龄

张九龄坐在王九龙旁边 给他点了根长白山 王九龙接过烟“呆一会儿我就走 你一会儿就回去吧”

“行 哥”

王九龙抬眼睛看了一眼张九龄“瘦了 变样了”

“你结婚了”

“明天才结呢”

“你结婚了”张九龄给王九龙倒了杯酒 王九龙干了

“我走了 他想吃炸糕 我去给他买”愣了半天王九龙大声喊了一嗓子

“这刚几点 别走啊大楠”“害 大楠宠媳妇谁不知道 小媳妇一闹就得回去”“哈哈哈哈哈”朋友们起哄 陪酒的也跟着乐 张九龄也乐

张九龄笑的最大声 没人理他 他喝了一杯又笑

看着王九龙穿上外套 走了

张九龄追出去

“这么早就走啊”

“没什么意思 早点走明天有事”

“今天没结账呢”

“一会儿有人给你送来”

“你这是赖账啊兄弟 我们这可有打手”

“没必要 你找屋里的人要也行”

“王九龙”

“走了”



王九龙没有表情的开车 因为他觉得不重要 他明白张九龄是什么意思 只是不想捅破这个窗户纸 他不喜欢张九龄 当时确实见张九龄的第一眼觉得这小男孩长得好看 聊天也有意思 主动的也没必要拒绝 可是他现在喜欢陶阳



他不喜欢张九龄



“老婆 我回来了”

“买炸糕了吗”

“得亏有得卖 没有你又不让我碰了”

“怎么嘴里净这些个虎狼之词”

“还有虎狼之身了 试试吗宝贝”

“哎呀王九龙”









张九龄在门口抽烟 抽长白山 抽完了一根回屋把几条长白山都扔了

“真几把难抽”







“老板拿盒烟”

“要什么”

“十五的长白山”





“我只想做你的太阳”


夙白是不是女孩子
成年后的神罗和豆丁意 如果真的...

成年后的神罗和豆丁意

如果真的有成年神罗 那么他一定是个非常温柔的国家

成年后的神罗和豆丁意

如果真的有成年神罗 那么他一定是个非常温柔的国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