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判官

47949浏览    1030参与
这周的蜗牛有粮食吃吗
虽然但是女装天下第一

虽然但是
女装天下第一

虽然但是
女装天下第一

司令诶嘿嘿

双十一激情购物.jpg
买了好多立牌和吧唧,,由于没有做立牌的店家没出孟婆所以只能用孟婆代言过的汤达人充数(跪)

双十一激情购物.jpg
买了好多立牌和吧唧,,由于没有做立牌的店家没出孟婆所以只能用孟婆代言过的汤达人充数(跪)

失去梦想-狗子

犬神文3:顺从(犬神-判官)

    森林中的犬神终于从地上爬起,阳光穿过树叶撒在他的身上,他的脑海中仍是当初与判官的初见,以及他说的要用生命保护雀的誓言

    “雀……”犬神向前方伸出双手,原本一直停留在他背上的雀早已不见踪影,想到这里,他不禁握紧了双手。

    “似乎失败了呢。”一个平静的声音而又熟悉从背后传来,犬神下意识回头,看到了在半空飞行的大天狗。

    “黑晴明大人需要一个解释。”大天狗说得平静,但眼神中却满是不悦,“为什么你不动手?”他从空中落下,缓缓走向犬神。

   ...

    森林中的犬神终于从地上爬起,阳光穿过树叶撒在他的身上,他的脑海中仍是当初与判官的初见,以及他说的要用生命保护雀的誓言

    “雀……”犬神向前方伸出双手,原本一直停留在他背上的雀早已不见踪影,想到这里,他不禁握紧了双手。

    “似乎失败了呢。”一个平静的声音而又熟悉从背后传来,犬神下意识回头,看到了在半空飞行的大天狗。

    “黑晴明大人需要一个解释。”大天狗说得平静,但眼神中却满是不悦,“为什么你不动手?”他从空中落下,缓缓走向犬神。

    “是不忍心对一同作战过的同伴动手吗?还是……”大天狗故意顿了一会儿,又开口说道:“认为雀的性命不重要呢?”

    大天狗的话无疑给了犬神巨大的刺激,他握紧了手中的刀,却迟迟不敢拔出。注意到这一行为的大天狗不禁大笑,向他投去不屑的目光:“不过黑晴明大人准备再给你一次机会,接着。”他一边说一边扔了张红色的,写着“蚀”字的符咒给犬神。

    “这是灵咒侵蚀,可以持续对式神造成真实伤害,用来对付判官的生死簿,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犬神接过灵咒,抬头看着大天狗:“但,式神不是最多承受两个灵咒吗?”大天狗笑了笑,说:“确实如此,所以把‘自愈’交出来吧。”他伸出自己的手。

    犬神看着那只手,犹豫了一段时间,但很快便将一张绿色的,写着“愈”字的符咒交到大天狗手上。

    “不错,我相信你已经下定决心了,去吧,将判官封印,别再失败了。”

    犬神没有理他,转身向先前交战的地方走去。判官仍在那里,毛笔轻轻下垂,但丝毫没有松懈的样子。犬神向前跨出一步,将刀架在身前。判官叹一口气,迅速将毛笔指向犬神,一段束缚咒飞出。

    犬神看着越来越近的束缚咒,将刀举起,向前飞奔,与正常的奔跑不同,此时的犬神背后隐约发出蓝色的光芒。这正是犬神的另一技能——踏风,这时的束缚咒已来到犬神的面前,陷入眩晕似乎已是必然,但神奇的一幕却发生在判官眼前——犬神轻抖手腕,高举的刀就这么切断了那段咒文。飞散的墨水依然对犬神造成了伤害,但眩晕却没有生效。犬神就这么笔直地冲向判官。

    控制免疫——这就是犬神踏风的特性,在踏风发动的时间内,犬神可以凭借自身在短时间内对风的掌握破解一切控制技能。这时的犬神已凭借踏风来到了判官面前,但仍有一段距离,判官凭借自己的经验开始后退,但下一瞬他又发现犬神从面前消失了。

    “不好!”强烈的危机感在判官心中蔓延,不过已经晚了,他被挑至空中。这是因为犬神在离他还有一定距离时使用了灵咒瞬步来到他身后。犬神凭借踏风的准备将判官直接挑起两米。判官的余光扫到了犬神,此时的犬神正流着泪,同时大喊一声:

    “心剑乱舞!”

    犬神的战意在这一瞬爆发,腰间的第二把刀也被拔了出来。两把刀快速地挥舞着,不间断的攻击在判官身上留下了无数伤痕,判官头上浮现出一本写着“生死”二字的小册子,缓缓张开并形成了一道屏障,犬神的攻击再也无法伤到判官分毫,他想起大天狗给他的灵咒侵蚀。如果用侵蚀便可以给判官一个了结,但……

    犬神犹豫了,如果等到生死簿的效果结束,他也并非不能追上判官。可是若判官手上有灵咒,结局就不一样了。

    “别再失败了。”大天狗的话在耳边回荡,犬神想到了,雀,雀现在还在他们手里,要是再失败的话……

    他不敢继续想了,距离生死簿的效果结束只剩一点时间,他咬紧牙关,红色的侵蚀咒从腰间飞出,侵蚀的效果与判官的瞬步几乎是同时发出,可判官终究是慢了一步,侵蚀的效果再他的体内蔓延,一点点地冲剂着他的身心。虚弱的判官哪能承受这等压力?终于,在向前几步后,判官倒下了。

    “阎魔大人……”判官用微弱的声音说着。“在下终究是……”他的呼吸变得急促,侵蚀仍在发挥作用——“没能等到那一天。”判官变得更加虚弱了,他挣扎着,说出了最后的三个字——

    “我爱您。”

    不远处的犬神目睹了这一切,在判官彻底死亡后,他跪在地上,刀从手中滑落,他看着自己不停颤抖的双手,仰天哀号。

    不知过了多久,犬神终于起身,拖着自己的刀,缓缓离开了这片森林。在他离开后不久,一位女子缓步走向判官的尸体,她即是冥界的领导者,判官日思夜想的——阎魔。但此时的她,哪还有平日的威严与气势。她走到判官的尸体前,轻轻地托起他的头,让他就这样躺在自己怀里。她抚摸着他的面庞,却感觉不到一点温度,她的眼泪浸入他遮住双目的那一方白布中。

    “傻瓜。”她低声说道,“总说什么‘目之所及不及心之所向’,你的心却从未真正的靠近过我。”

    阎魔的声音有些哽咽,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

    “你从来都不知道我多么希望听到你亲自说出那三个字,你对我的感情我都知道的啊。为什么就是不能说出口呢?为什么就是不愿正视我们的感情呢?仅仅因为我是阎魔?是冥界的公正?”

    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放声大哭。此时的她,不是冥界的领导者,只是一个失去挚爱的弱女子罢了。

    黑白鬼使不知何时已来到阎魔身后,鬼使黑想上前安慰她,却被一旁的鬼使白拦住了。鬼使白向她摇摇头,转身离开了这片树林。鬼使黑看了看阎魔,也转身离开了这里。

    静谧的树林里再也没有其他人,只有一个女子紧紧地抱住一具尸体罢了。


失去梦想-狗子

犬神文2:背叛?(判官-犬神)

    犬神在森林中奔跑着,有些体力不支的他正大口喘着粗气。这都是因为他刚才与判官的那一战,他来到判官面前,而判官也手持巨大的毛笔,静静地等待他的到来。

    “我本以为你已潜心悔改,但没想到……”判官的言语之间透出一股无奈,也有一种早就知晓一切的感觉。

    “闭嘴!”犬神的情绪逐渐激动,“你根本不懂!你这种人根本不可能懂得雀对我的意义!”

    失去理智的犬神瞬间将自己的战意释放,与他人不同,犬神情绪激动时所释放的战意是肉眼可见的,真实存在的火焰。它泛着蓝色的光芒,透出一...

    犬神在森林中奔跑着,有些体力不支的他正大口喘着粗气。这都是因为他刚才与判官的那一战,他来到判官面前,而判官也手持巨大的毛笔,静静地等待他的到来。

    “我本以为你已潜心悔改,但没想到……”判官的言语之间透出一股无奈,也有一种早就知晓一切的感觉。

    “闭嘴!”犬神的情绪逐渐激动,“你根本不懂!你这种人根本不可能懂得雀对我的意义!”

    失去理智的犬神瞬间将自己的战意释放,与他人不同,犬神情绪激动时所释放的战意是肉眼可见的,真实存在的火焰。它泛着蓝色的光芒,透出一股强大的威压。

    “你既然已走上这条路,那在下也只能……”判官缓缓举起手中的毛笔,“宣判你的死亡了!”

    话音刚落,毛笔中便射出一支黑色的“箭”,这其实是判官的束缚咒,若是靠近细看,也能看出这上面所写的文字。

   没有任何防备的犬神自然躲不掉这一击,陷入了短暂的眩晕,当他再抬起头的时候,一个巨大的“死”字已到了他的面前,这一击会将储存在判官生死簿中的灵魂的力量最大限度地释放,在没有任何法术抗性的情况下接着一击的人,非死即残。

    强烈的痛觉瞬间蔓延到犬神的全身各处,就像是被粉碎了一般。“会被封印的。”这样的想法出现在犬神心中,强烈的求生欲迫使他催动了灵咒自愈和瞬步。并快速消失在判官视野中。

    “灵咒啊……”判官注视着犬神消失的方向。

    “你……终究是顺从了吗?”

    森林中,奔跑了不知多久的犬神终于停了下来。他跪在地上,抱头痛哭。

    记忆中——

    “你就是干涉人类战争的妖怪吗?”判官手持毛笔对准了犬神。

    “啊,是我没错。不过那也是过去了,现在的我,发现了自己全新的价值啊。”

    “全新的价值?”

    犬神从背后轻轻拖起一只小鸟。

    “这是雀哟,它给我的生命带来的全新的价值,那就是保护它,为了它我可以献出一切——即便是我的生命。”

    “有意思,那就让在下看看你这妖怪的新生吧。”判官留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阴阳师百闻牌  【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
你的三目突然营业!以下是从美术大佬们那里薅来的特别情报——已经完成制作的百闻牌。客人能否猜到是哪些即将参加公测的式神呢?

情报之外的情报:关于公测的确切消息将于近期公开,敬请期待!喵[喵喵]~ ​​​​

阴阳师百闻牌  【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
你的三目突然营业!以下是从美术大佬们那里薅来的特别情报——已经完成制作的百闻牌。客人能否猜到是哪些即将参加公测的式神呢?

情报之外的情报:关于公测的确切消息将于近期公开,敬请期待!喵[喵喵]~ ​​​​

木叔即椒
参加决战平安京周边设计赛最后一...

参加决战平安京周边设计赛最后一弹√(我肝不动了_(:з」∠)_)
【判官•策之大将同人手账本套装】
“怎么总觉得……这本子和笔,用起来怪怪的呢?”
哼哼,那当然了。这笔上的设计元素来自于判官的夺魂大毛笔,这笔,将夺尽一切!(???)手账本封皮图案来自判官衣服上的红莲业火暗纹,这火,将燃尽一切!(?????)

参加决战平安京周边设计赛最后一弹√(我肝不动了_(:з」∠)_)
【判官•策之大将同人手账本套装】
“怎么总觉得……这本子和笔,用起来怪怪的呢?”
哼哼,那当然了。这笔上的设计元素来自于判官的夺魂大毛笔,这笔,将夺尽一切!(???)手账本封皮图案来自判官衣服上的红莲业火暗纹,这火,将燃尽一切!(?????)

百岛琉陌

无趣【阎判】

冥界之地,终日漆黑、静谧,了无生趣。更别提判官最近喜欢上泡茶,闲暇时间就坐在旁边摸晴明送的茶壶茶杯。

轻烟飘摇,茶香四溢。

——更安静了。

阎魔百无聊赖地看着,突然施法变出一只青蛙落在判官脚边,“呱呱呱”叫得极为响亮。判官措手不及,刚准备端起茶杯的手抖了抖,险些拂到地上。

摔碎不至于,茶水会洒掉。

“汝应当心些。”

阎魔成功看见判官其他表情,心情相当不错,但嘴上还要殷切叮嘱。

想看这冰山变脸可真不容易。

冷冰冰又安静的阎罗殿……太无趣了。除了捉弄判官,还能有什么娱乐活动?

邀请小妖怪倒是可以,然而也不足以吸引他们长久前来,与寂夜相伴。何况他们在这里待太久,有同化危险。

会无...

冥界之地,终日漆黑、静谧,了无生趣。更别提判官最近喜欢上泡茶,闲暇时间就坐在旁边摸晴明送的茶壶茶杯。

轻烟飘摇,茶香四溢。

——更安静了。

阎魔百无聊赖地看着,突然施法变出一只青蛙落在判官脚边,“呱呱呱”叫得极为响亮。判官措手不及,刚准备端起茶杯的手抖了抖,险些拂到地上。

摔碎不至于,茶水会洒掉。

“汝应当心些。”

阎魔成功看见判官其他表情,心情相当不错,但嘴上还要殷切叮嘱。

想看这冰山变脸可真不容易。

冷冰冰又安静的阎罗殿……太无趣了。除了捉弄判官,还能有什么娱乐活动?

邀请小妖怪倒是可以,然而也不足以吸引他们长久前来,与寂夜相伴。何况他们在这里待太久,有同化危险。

会无法离开。

鬼使黑白兄弟眼里只有彼此,新收的黑白童子同样如是。锅妖被欺负怕了不敢靠近,数来数去也只余判官一人。

数百年时光啊。

“阎魔大人教训得是,在下理当更加小心。”

听听,多么无趣、千篇一律的答复。

变青蛙干扰这个招数只能用一次,下一次想看判官变脸,要想出其他招数了。

你们有新的建议吗?

枯川_LS

【阴阳师】阎魔视角看判官(传记添糖版)

私自篡改传记,本应判地府无期徒刑,但是,我可是加了糖的


你要懂得一个中学生连夜赶完作业还要连夜赶专栏的辛苦       


       我叫阎魔。


       我是地府的主人,时间太长,我忘了我是怎么肝上位的了,也忘了是什么时候肝上了位。


       但这里,很无聊。...


私自篡改传记,本应判地府无期徒刑,但是,我可是加了糖的


你要懂得一个中学生连夜赶完作业还要连夜赶专栏的辛苦       




       我叫阎魔。


       我是地府的主人,时间太长,我忘了我是怎么肝上位的了,也忘了是什么时候肝上了位。


       但这里,很无聊。


       这里只有生与死的守则,触犯了,便有十八层地狱伺候。


       所以,整日无所事事的我,只能去欺负人啦!


       鬼使黑鬼使白这两个,好像并没有要理睬我的意思,可能是被我欺负久了,习惯了吧。


       孟婆......有点远,有点远,看来下一次有必要搬移一下奈何桥。


       ......


       那如今看来,只剩......那座冰山了。


       他话很少,少到我都没注意他是什么时候肝到这个位置上的。


       “冰山”这个称呼,很适合他。


       他很尽职。他的双眼什么都看不见,我却隐约能感受到,他的心中,只有死板而又残忍的生命守则。


       因为他是判官,地府判决生死的判官。


       但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他的心中有样别的东西,是什么呢?好像是一个人。是谁呢?我也不知道。


       我在等待,等待他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有点期待呢


       当然,我作为他的上司,他作为我的下属,我有资格有权利欺负他。欺负冰山,于我而言,是我“人生”中最有意思的事了。


       为了欺负他,我常常让地府工作人员抱回一堆又一堆的小妖,想要在他工作时,放他脚底下,来抽几只,塞他怀里。


       但是......


       每次钻进妖怪堆里疯玩的,总是我。


       我也很想欺负他啊!


       但令我不解的是,每当这时,他都要放下笔墨,悄悄离开。


       因为他是冰山,是不会向我打招呼再走的。


       或许是他嫌太吵了,生气离开了吧,毕竟他是冰山嘛。


       可是,他走向了十八层地狱。


       我不解,真的不解。


       鬼知道冰山心里在想什么!


       不对,鬼也不知道,至少我作为一只鬼,我就不知道。


       冰山,你能和我说说吗?


       直至那日——


       我艰难爬上了树(不要跟我说地府没有树这种东西,我不听我不听!),怀中硬是拽着几只小妖。


       这可是晴明的大舅(大舅妈)玉藻前告诉我的新的欺负人的方法,名字叫啥来着?......哦,恶作剧!


       我就百无聊赖地趴在树上,百无聊赖地看着这条冰山每天必将经过的路,百无聊赖地等着他。


       虽然这样做,可能不太适合我一个至尊高尚优雅神秘美丽强大的地府主人,但是......


       呵!我说了算!


       不知道等了多久,他终于来了。


       还是冷冰冰的,面无表情,一脸“笑点比珠穆朗玛峰还高的亚子”。


       可能......是因为他的眼前只有一片黑暗吧。


       我正举起小妖,准备“砸”下去。


       然而——


       “吱呀”一声响,树枝折断了。


       我双脚踏空,一种不可言喻的奇妙感觉让我以奇妙的速度迅速下坠......


       你们以为我能精确无误扑到冰山怀里,像那些标准套路一样来个公主抱然后完美收场?


       不,你们都错了!


       我摔到了地上。


       (不要问我小妖摔到哪里了,摔烂了!)


       (嗯......小妖究竟是什么呢?......还没想好——山兔,就你了!)


       冰冷的地面,我以某种奇怪而又不雅的姿势趴着。


       我开始庆幸他是个瞎子!


       我生气了,我真的生气了!


       “判官!”


       我大声喊了他,他停下了脚步。


      “阎......魔大人?”


      “你别向前走了,再走就要踩到我了!”


      然后他一头雾水。


      “抱我起来!”


      我第一次向他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但我真的没想到,他向我走了过来。


      抱起了我。


      极其极其极其温柔地抱起了我。


      就跟想象中的公主抱一样。


      明明他面上还是那么冷冰冰的,我却感觉......这个世界都不一样了呢。


再次声明我没有针对山兔,只是传记里只记得有她了,我很爱她的。


作者:枯川_彡(当然还是我)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3755872

出处: bilibili


吃货部-临也
去年画的场景,半成品就是判官在...

去年画的场景,半成品
就是判官在昨天和阎魔做了羞羞的事情,然后鬼使黑笑咪咪的讲,"没事啊,我和弟弟经常这么干呢"(?????)

去年画的场景,半成品
就是判官在昨天和阎魔做了羞羞的事情,然后鬼使黑笑咪咪的讲,"没事啊,我和弟弟经常这么干呢"(?????)

轩がある

亲爱的新同学/新老师:
    平安京高校环境优良、师资力量雄厚、学风优秀、氛围轻松友好,我们会在校园生活的同时开展不同有意思的活动,欢迎各位妖怪和阴阳师一同参与。
物拟、御魂、自设需交人设证明身份。不开性转、少体、幼体和黑化,禁止重皮。
    经本校暗中观察,你已符合我校入学条件,请你接到本通知后,于x年x月x日到校教务处报到并参加审核考试。
      高校主群地址:798099117
      高校微审考场:442108727
 ...

亲爱的新同学/新老师:
    平安京高校环境优良、师资力量雄厚、学风优秀、氛围轻松友好,我们会在校园生活的同时开展不同有意思的活动,欢迎各位妖怪和阴阳师一同参与。
物拟、御魂、自设需交人设证明身份。不开性转、少体、幼体和黑化,禁止重皮。
    经本校暗中观察,你已符合我校入学条件,请你接到本通知后,于x年x月x日到校教务处报到并参加审核考试。
      高校主群地址:798099117
      高校微审考场:442108727
           
  平安京高校
x年x月x日
    
目前空缺的皮还有不少欢迎前来的所有考生
P4为本校许愿墙,有意者都可以来带走的哦
站tap致歉

然鹅

临摹百闻牌系列2


对不起……判官和妖琴师这两我都毁了ಥ_ಥ


画的越来越渣

临摹百闻牌系列2


对不起……判官和妖琴师这两我都毁了ಥ_ಥ


画的越来越渣

荇苻医院

判官看病(下)

档案1003号


系列:阴阳诡谈


荇苻医院,中医科主任接诊室。

空荡荡的屋子里,平静的空间突然一阵波动,两个人影逐渐浮现。

“我说主任,有这么好的方法你去的时候干什么还带我跑路……明明我也会道术的。”

“坐标!没有坐标你怎么用传送!LOL没玩过吗?没插眼没兵线你给我传送一个试试?”

“嗯,没玩过。”

“……”

崔钰用宛如看外星人的眼光看了楚守一眼,随机摇了摇头,抬手把那女鬼放了出来。

“你……你们是谁?”女鬼还没从崔钰的突然袭击里恢复过来,有些惊恐地问道。

崔钰笑了笑,浑身一震,整个人气息为之一变。房间里的阴气一下子变得浓郁了起来,一身判官服,左手生死簿,右手判官...

档案1003号


系列:阴阳诡谈



荇苻医院,中医科主任接诊室。

空荡荡的屋子里,平静的空间突然一阵波动,两个人影逐渐浮现。

“我说主任,有这么好的方法你去的时候干什么还带我跑路……明明我也会道术的。”

“坐标!没有坐标你怎么用传送!LOL没玩过吗?没插眼没兵线你给我传送一个试试?”

“嗯,没玩过。”

“……”

崔钰用宛如看外星人的眼光看了楚守一眼,随机摇了摇头,抬手把那女鬼放了出来。

“你……你们是谁?”女鬼还没从崔钰的突然袭击里恢复过来,有些惊恐地问道。

崔钰笑了笑,浑身一震,整个人气息为之一变。房间里的阴气一下子变得浓郁了起来,一身判官服,左手生死簿,右手判官笔无一不显示着他的身份——地府查案判官,崔钰。

“地府的人?”出乎意料地,女鬼的神色竟然平静了下来,“终于还是没逃过去啊……”

“说吧,为什么,不过你只有一次机会。”崔钰也不急,转身倒了杯茶坐在了皮椅上,示意女鬼说话。鬼魂大多是透明的,而少数滞留人间修行的鬼魂则会带上一点点白色,白色越凝实修为越高。黑色的鬼魂往往是失去理智的厉鬼,或是心存执念的阴魂,而红色则是怨鬼的颜色。这个女鬼的身上有淡淡的红色,表明有怨气未了,因此不得进入轮回。

女鬼点点头,她明白自己在一名地府的判官面前是没有任何反抗余地的。何况……自己还有求于他。

张施宇虽然为人不算好色,有钱之后却也不怎么安分,背着老婆在外地养了个年轻漂亮的情人,也就是现在在崔钰面前的女鬼韩芳。当年韩芳在母亲病重、需要钱治病的时候偶然间遇到了张施宇,而没有后台、缺钱、长相又不错的韩芳也正是他的理想目标。

不过,就在去年,由于保护措施没做好,韩芳意外怀孕,张施宇自然不肯让她把孩子生下来,而此时的韩芳却对这个大了她二三十岁的男人产生了真正的感情,坚持要这个孩子。张施宇一气之下断绝了与韩芳的一切往来,他本就是个生性谨慎的人,韩芳除了他的手机号与名字之外一无所知,只知道他是个大老板。在张施宇消失后,韩芳母亲没有了治病的钱,身体每况愈下,而韩芳的肚子却是一天天大了起来,眼看着就瞒不住了。绝望之下,韩芳买了一瓶安眠药,一口气吃了大半瓶……

“……我也是在几个月前才找到他的,而、而且,我吸他的阳气不是为了我自己……”韩芳说着,抬头看向了低头沉思中的崔钰。

“是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吧?”一直沉默着的楚守说话了。他已经发现,韩芳浑身的阴气都不算强盛,唯有腹部却显得格外凝实。

“是的……我死后,发现我的孩子已经有了灵魂,却因为未成形而即将消散。我不甘心,我记得不知从哪本书里看到过,说是阳气能延长灵魂在阳间的存在时间,就试着去吸别人的阳气,每次都只是一点点,刚好够我和宝宝活下去。找到张施宇之后,我就想用他的阳气为宝宝凝聚灵魂……我要让他为我的孩子偿命!”说到最后,韩芳的声音越变越高,几乎是喊了出来,而她身上的红色也一下子变得浓郁了几分。

“枉死之人,有违天道,应入枉死地狱。而你滞留人间,吸人阳气,更是罪加一等。至于张施宇,他有他的罪孽,也自有他的惩罚,还轮不到你决定他的生死。”崔钰依旧是低着头,冰冷的声音阐述着韩芳的罪状,仿佛连空气都能冻结。楚守似乎是想说什么,却被崔钰用眼角的余光瞪了回去。

“是,判官大人……可我的孩子,你能不能……”韩芳咬咬牙,恳求道,但话说到一半却被崔钰抬手打断。

“你的孩子灵魂未成,本应消散,你却想让他长存于世,这本身就是逆天之举……”崔钰的声音依旧不带感情,韩芳的眼神也随着这句话彻底黯淡了下去。

楚守终究还是忍不住,他上前一步,道:“那个,崔主任,哦不,崔判官。那个,你看啊,这毕竟是张施宇有错在先,而且韩芳也没有伤及无辜不是?你看能不能……”

“啪!”崔钰闻言,右手在桌上一拍,一双平日里被院内护士们称为“勾魂眼”的眼睛圆睁着,凌厉的目光直直地射向楚守,厉声喝道:“怎么,你质疑我?”

一股无形的威压从崔钰身上释放了出来,向着楚守笼罩过去。那是混合着崔钰本身的修为、身为判官的威严甚至还有部分地府意志的威压,顿时令楚守有些喘不过气来。

“不,法不容情……但是,不能维护正义的法律,要它何用?”楚守意念一动,一身白底黄纹的道袍凭空出现,在崔钰强大的威压下无风自动。他抬起头,正面对上了崔钰锋锐的目光。

“……那你也得先听我说完啊……”

“……???”

接待室内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诡异了起来。

崔钰散去了判官服,脸上又是标志性的微笑,仿佛又变成了平时那个温和的崔主任:“啧,果然是南宫晟那老头子的徒弟,这性格都和他这么像。看好了,性急的小子!”

说着,崔钰左手食指一弹,一道流光从他的指尖射入韩芳体内,一个半透明的光团从韩芳腹部飘了出来。韩芳此时还处于失神的状态,待她回过神来,手里已经多了一个男婴的灵魂,正冲着她笑。

“谢谢、谢谢大人!谢谢!”韩芳激动到无以复加,若不是身为阴鬼,怕是已经泪流满面了。

崔钰笑了笑,坐回椅子上啜了口茶,道:“行了,你怨气已消,该入轮回了,一会儿我会安排鬼差来找你的。放心吧,我在你身上做了记号,地府里那些判官们不会为难你的,去吧。”

韩芳连连点头,此时她身上的淡红色已经消退,表明怨气已去,可入轮回了。她再度对崔钰鞠了个躬,便抱着男婴的灵魂离开了,过会儿,自有鬼差找上她。

看着韩芳离开,崔钰转过头,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楚守,道:“怎么,人间鬼差大人?小的这么处理,您可还满意?”

楚守大窘,满脸通红,全然没有了刚刚针锋相对的豪气,只得打着哈哈:“哪、哪里话,嘿嘿,主任你就别调侃我了,嘿嘿,您这么英明神武,您的决定自然是极好的,嘿嘿嘿……”

“呵……”崔钰翻了个白眼,也并没有多计较。楚守松了口气,一个念头却悄然浮上心头——这崔判官,似乎和师父说的那个冷血死面瘫不太一样啊……


张施宇今年心情很好,因为他起床之后感觉比昨天有精神多了,这使他格外开心。一个多月了,每天醒来的时候他总感觉自己比前一天更虚弱了,如今症状消失,怎么能令他不开心呢?

不过,为什么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呢?张施宇用力地摇摇头,一定是自己前段时间太虚弱了,还有点后遗症。荇苻医院果然名不虚传,赶明儿给那个帮自己看病的崔大夫送面锦旗过去。张施宇这么想着。

昨天晚上……

崔钰在办公桌前,身上没穿判官服,却左手拿着生死簿、右手握着判官笔,在纸上飞快地写着什么:

张施宇,减寿五年,死后入油锅地狱,十成火,煎至两面金黄,裹上鸡蛋液面包糠,隔壁小鬼……(等等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呸,渣男!”崔钰一边写着,一边啐了口唾沫在张施宇的名字上。

楚守在一旁看得胆战心惊、浑身发冷……

“妈耶,惹谁都别惹崔主任……”


归档人:楚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