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刺另

304浏览    21参与
柠檬な(Na)
是刀子(算是吧)(#-.-)故...

是刀子(算是吧)(#-.-)
故事自己展开想象吧(我自己画什么故事也不知道,瞎画的)

肤色不想上(是不会上)(இдஇ; )

私设另一面
头发扎的发带是刺客送的,也是刺客每天帮另一面绑上去的。(ಡωಡ)hiahiahia

是刀子(算是吧)(#-.-)
故事自己展开想象吧(我自己画什么故事也不知道,瞎画的)

肤色不想上(是不会上)(இдஇ; )

私设另一面
头发扎的发带是刺客送的,也是刺客每天帮另一面绑上去的。(ಡωಡ)hiahiahia

柠檬な(Na)
还没有画完的佣园(私设另一面艾...

还没有画完的佣园
(私设另一面艾玛)
是刀子

还没有画完的佣园
(私设另一面艾玛)
是刀子

A——c——e

我搞的meme。
另面中心。
小小图透一下。
只放了刺客所以就打刺另刺tap了【。】

我搞的meme。
另面中心。
小小图透一下。
只放了刺客所以就打刺另刺tap了【。】

柠檬な(Na)

考完试,画的(╥ω╥`)

又经过几天肝完(╥ω╥`) 

感谢我朋友 @余兆あ【懒癌晚期】 帮我修改( •̥́ ˍ •̀ू )

永爱刺另

(隐藏了杰佣ヾ(@^▽^@)ノ )

考完试,画的(╥ω╥`)

又经过几天肝完(╥ω╥`) 

感谢我朋友 @余兆あ【懒癌晚期】 帮我修改( •̥́ ˍ •̀ू )

永爱刺另

(隐藏了杰佣ヾ(@^▽^@)ノ )

seventhehh---🐷.是灯灯
以前的车子翻掉了所以就都堆在这...

以前的车子翻掉了所以就都堆在这里qvq请走评论链接👇

以及我好想要小心心啊呜呜呜噫(苍蝇搓手)

以前的车子翻掉了所以就都堆在这里qvq请走评论链接👇



以及我好想要小心心啊呜呜呜噫(苍蝇搓手)

seventhehh---🐷.是灯灯
一晚上被屏四次。你ma的。请走...

一晚上被屏四次。你ma的。
请走评论链接👇👇👇(暴雨哭泣﹉)

一晚上被屏四次。你ma的。
请走评论链接👇👇👇(暴雨哭泣﹉)

A——c——e

最近的另一面相关。

后面几张有隐藏刺另刺。对我还没忘记初恋刺另刺

最近的另一面相关。

后面几张有隐藏刺另刺。对我还没忘记初恋刺另刺

A——c——e

仓鼠/刺另刺

刺客曾经养了一只仓鼠。叫做Kaclb。

刺客曾经有一个雇佣兵恋人,叫布莱克。他更喜欢别人叫他另一面。

品种是三线。嘶——那小家伙凶得很,刚到家就吱吱叫着把主人的手咬伤了,血滴答滴答的淌在它的毛上,它不嫌弃,全都舔掉了。

刚认识的时候,另一面翘着二郎腿坐在刺客的目标的尸体上,笑嘻嘻盯瞅着烟嘲讽刺客是蠢蛋,当然,他们打了一架。

它凶,摸摸绒毛都要被咬掉一小块肉。

他也凶,他受不了批评,他要骂人的。

它挑食,除非饿急了。否则弄都不会动那些他不喜欢的东西。

他也挑食。他只喜欢肉,他讨厌嚼蔬菜那该死的纤维,即使饿急了他也不会去碰一碰蔬菜!

刺客硬是把这只挑食的小耗子养成了个球。

刺客硬是把这个不受人喜欢的雇佣兵拐到了床上...

刺客曾经养了一只仓鼠。叫做Kaclb。

刺客曾经有一个雇佣兵恋人,叫布莱克。他更喜欢别人叫他另一面。

品种是三线。嘶——那小家伙凶得很,刚到家就吱吱叫着把主人的手咬伤了,血滴答滴答的淌在它的毛上,它不嫌弃,全都舔掉了。

刚认识的时候,另一面翘着二郎腿坐在刺客的目标的尸体上,笑嘻嘻盯瞅着烟嘲讽刺客是蠢蛋,当然,他们打了一架。

它凶,摸摸绒毛都要被咬掉一小块肉。

他也凶,他受不了批评,他要骂人的。

它挑食,除非饿急了。否则弄都不会动那些他不喜欢的东西。

他也挑食。他只喜欢肉,他讨厌嚼蔬菜那该死的纤维,即使饿急了他也不会去碰一碰蔬菜!

刺客硬是把这只挑食的小耗子养成了个球。

刺客硬是把这个不受人喜欢的雇佣兵拐到了床上。

Kaclb喜欢把吃的藏进颊囊,变的更像个球。

灰不拉几的球。

另一面喜欢给刺客鼻梁一拳,趁他眼前发黑的时候嬉笑着轻柔的吻上对方的唇瓣。

不怎么讨人喜欢的招式。

他们的关系变得还行。

偶尔刺客把手指伸进去,戳戳Kaclb肥胖的身子,它就懒散的转过来,半睁着黑豆眼睛,小舌头在指尖上滚啊滚。

晨,刺客早就起了,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印上他的小恋人的面时,他侧躺着,长睫毛微微颤抖,刺客把早餐放到床头柜,抬肘伸出手指敲了敲另一面的额头,将碎发拨到一边,吻他因为被窝太过于暖和而跑出来的细汗。

Kaclb被吵醒了就很不满,往刺客的手指尖上留个牙印子。

另一面醒的时候迷迷糊糊,没了挑衅时的欠揍样,半睁着瞳子,迎上恋人主动凑过来的嘴巴。

清晨的早安吻。

刺客每天早上都会被Kaclb咬笼子的动静吵醒。

他不用定闹钟。

另一面每天早上都会被恋人叫醒。

他也不用定闹钟。

Kaclb每天晚上会被刺客叮嘱要跑跑轮,会被另一面骂再不运动就要肥死了。

反正它不跑。

后来,Kaclb死了,躺在有着薄茧子的手上,肚皮上下起伏,上下起伏……然后逐渐没了动静。

后来,刺客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死命用手帕压着另一面心口的致命伤,伤口涌出的血把手帕弄的湿淋淋。

另一面抬着脑袋,勉强睁开些眼睛,碎星屑般微弱的光在眸子里一闪而过,微弱的呼吸逐渐减缓。

什么都没有了。


A——c——e

我的朋友有点奇怪【5】/刺另刺

“谢谢你,医生小姐。”我收回绑好绷带的手活动了一下,医生的手法很好,稍微紧了一些不至于脱落也没有妨碍运动。

“没事的,刺客先生也是为了保护我们才受的伤。”青雅白的医生柔柔的笑着,收好带着刺鼻味道的医用器材。

“……医生小姐……”不知怎么,我忽然想起了另一面的事“你……怎么看另一面——我是说萨贝达他——”

“另一面萨贝达先生啊……”青雅白的笑容顿了顿,微抿嘴唇,过了片刻才回答道“是个可怜人呢。”

“……可怜?”我愣了愣,没有预料到居然是这种回答。说实话,就算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另一面有哪里可怜的。

“刺客先生想不到也是正常的。”似乎看出了我的纠结和疑惑,医生捂着嘴轻笑了一下“只是在我看...

“谢谢你,医生小姐。”我收回绑好绷带的手活动了一下,医生的手法很好,稍微紧了一些不至于脱落也没有妨碍运动。

“没事的,刺客先生也是为了保护我们才受的伤。”青雅白的医生柔柔的笑着,收好带着刺鼻味道的医用器材。

“……医生小姐……”不知怎么,我忽然想起了另一面的事“你……怎么看另一面——我是说萨贝达他——”

“另一面萨贝达先生啊……”青雅白的笑容顿了顿,微抿嘴唇,过了片刻才回答道“是个可怜人呢。”

“……可怜?”我愣了愣,没有预料到居然是这种回答。说实话,就算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另一面有哪里可怜的。

“刺客先生想不到也是正常的。”似乎看出了我的纠结和疑惑,医生捂着嘴轻笑了一下“只是在我看来,萨贝达先生的确是个可怜人呢。”

我茫然的回到卧室倒在床上,总觉得青雅白最后的“萨贝达”不止指的是另一面,却也不知道还能指谁。

侧过身挡住眼睛,我尽量不去让自己想太多。

——他还是没来找我啊……

说实话,在被另一面缠久了,久违的没有被纠缠的一天……我感觉……

——真爽!

这个感觉一直持续到我醒来做完早操回到宿舍。

早晨五点的钟声准时敲响,紧接着的是另一面不变的那句话。

“哟!刺客前辈!早诶!”

……我又进不去卫生间了。

————————————————————

双数篇去他那看。

@归兮未归


A——c——e

另一面的嘴/刺另刺

另一面的嘴好脏,像他的衣服一样脏。

尖锐白净的齿牙诱人舌叶也掩盖不了打腹中里冒出的脏兮兮话!!

谢必安就算憋红了脸也只能从嗓子眼反反复复吞咽一句无耻宵小。

另一面不一样!

明明薄唇中蹦出来的污言秽语数都数不清,手心的触感却温热的要人命!

目光躲躲闪闪,启唇又合,话堵在嗓子眼就是吐不出来,苍白的面颊也染上了层红。

喜欢你。

这三个字会慢悠悠的上升,和掌心的温度一块儿融在空气里又支离破碎,变成一个一个小小的爱心泡泡。

啪,啪。

火药不再是伤人的利器,雇佣兵也不再是拿人命的刽子手。

嘴巴也不再是吐出脏话的通道。

燃烧着的烟火噼里啪啦作响,蹦跃出带着颜色的星星,在空中比划着,未溶...

另一面的嘴好脏,像他的衣服一样脏。

尖锐白净的齿牙诱人舌叶也掩盖不了打腹中里冒出的脏兮兮话!!

谢必安就算憋红了脸也只能从嗓子眼反反复复吞咽一句无耻宵小。

另一面不一样!

明明薄唇中蹦出来的污言秽语数都数不清,手心的触感却温热的要人命!

目光躲躲闪闪,启唇又合,话堵在嗓子眼就是吐不出来,苍白的面颊也染上了层红。

喜欢你。

这三个字会慢悠悠的上升,和掌心的温度一块儿融在空气里又支离破碎,变成一个一个小小的爱心泡泡。

啪,啪。

火药不再是伤人的利器,雇佣兵也不再是拿人命的刽子手。

嘴巴也不再是吐出脏话的通道。

燃烧着的烟火噼里啪啦作响,蹦跃出带着颜色的星星,在空中比划着,未溶解的呛人的烟绘成中空的爱心。

另一面握着细长烟花。

睫毛微微颤抖。

刺客凑过去,吻上他。

喜欢你。

嗯,喜欢你。

二人的话语融在众人的欢呼中。

一切都不是那么糟糕了。

被吻着的唇也是。

归兮未归

我的朋友有点奇怪【4】/刺另

另一面的脸赤橙黄绿青蓝紫随机变换,最后变成雪一样的惨白。像极了东方古国某个很能吃辣的省份的戏法

啧。我没时间陪他玩变戏法。

“你为什么讨厌我?”

“我……有病吧?我讨厌你?”

恢复能力意外的强呢。

他龇牙咧嘴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气的,脸颊憋的通红,满嗓子的无聊话全咽回去换成轻车熟路的脏话,即使要喷涌而出也得硬生生咽回去。

“前辈搞错了吧……讨厌你对我又没有好处……嘶……”

看他的样子蛮痛的。赤色眸子以及整个脸上都写满了你敢打我我告诉你你以后日子不好过了。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一脚踏上人结实小腹。我希望他给我个满意答复。

“嘿另一面……听着。”

“我不知道我哪做的不好,你说,我改...

另一面的脸赤橙黄绿青蓝紫随机变换,最后变成雪一样的惨白。像极了东方古国某个很能吃辣的省份的戏法

啧。我没时间陪他玩变戏法。

“你为什么讨厌我?”

“我……有病吧?我讨厌你?”

恢复能力意外的强呢。

他龇牙咧嘴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气的,脸颊憋的通红,满嗓子的无聊话全咽回去换成轻车熟路的脏话,即使要喷涌而出也得硬生生咽回去。

“前辈搞错了吧……讨厌你对我又没有好处……嘶……”

看他的样子蛮痛的。赤色眸子以及整个脸上都写满了你敢打我我告诉你你以后日子不好过了。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一脚踏上人结实小腹。我希望他给我个满意答复。

“嘿另一面……听着。”

“我不知道我哪做的不好,你说,我改,好吗。”

“你这种方式弄的你我都不开心。”

我俯下身,在人耳旁低语,呼吸喷洒在人脖颈,有那么一丝丝的色情意味。

有也只有头发丝儿。

他心跳加速面红耳赤,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激动到心脏狂跳不止。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心跳缓下来了。

甚至有一瞬间停止了。

我抬头看着另一面。

他好像要气死了。

我得救他。

“那个,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

他好像生气了。

我连忙把脚拿开,他拍拍身上的灰走掉了。

我的鞋底好像有点脏。我回忆着他白毛衣上的鞋印子这么想到。

今天一整天他都没来烦我。

——
6b的

啊……今天天气真好,我什么都没忘呢~

@6Bgg想开车 你说对吧?

1,3戳↑

A——c——e

我的朋友有点奇怪【3】/刺另

或许是酒喝多了,第二天我意外的起晚了。
醒来的时候是被吵醒的,穿上衣服出门一看,另一面领着一堆园丁拎着工具箱在我门口撸袖子。

“你们在干什么?”我忍着眼角抽搐,尽量使语气平稳不暴露出自己被吓到了。

毕竟大清早一睁眼就有一堆点了三层巨力的小姐姐堵在门口对着自己杀气腾腾的也不是谁都能受的了的。反正我是差点就拔军刀砍向最前面的另一面了。

“刺客哥哥!”先冲过来的是桃心粉的艾玛·伍玆,少女噙着一汪泪水把手中的工具箱随手往后一扔,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正好砸到刚想上前一步说话的另一面的脸上。
工具箱里扳手钳子叮叮当当碰撞作响,从另一面脸上掉下又砸到脚上。

我皱眉,来不及问去另一面好与否

或许是酒喝多了,第二天我意外的起晚了。
醒来的时候是被吵醒的,穿上衣服出门一看,另一面领着一堆园丁拎着工具箱在我门口撸袖子。

“你们在干什么?”我忍着眼角抽搐,尽量使语气平稳不暴露出自己被吓到了。

毕竟大清早一睁眼就有一堆点了三层巨力的小姐姐堵在门口对着自己杀气腾腾的也不是谁都能受的了的。反正我是差点就拔军刀砍向最前面的另一面了。

“刺客哥哥!”先冲过来的是桃心粉的艾玛·伍玆,少女噙着一汪泪水把手中的工具箱随手往后一扔,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正好砸到刚想上前一步说话的另一面的脸上。
工具箱里扳手钳子叮叮当当碰撞作响,从另一面脸上掉下又砸到脚上。

我皱眉,来不及问去另一面好与否,就被桃心粉抓住了手握住。

忍住把人甩出去的本能,我僵着身子听桃心粉一边哭一边控诉另一面。
“哇呜刺客哥哥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呜呜呜都怪另一面说什么你今天一直没醒可能是因为一直保护我们受的伤太多引发旧伤起不来床了要我们强行破门去救你呜呜呜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哦。
在被担心我的园丁小姐们推搡走去医生那里检查身体前,我回头望了一眼还在原地的另一面。

他黑着脸,在看到我看向我回头后不爽的啧了一下又别过头去。

……昨天原皮大哥说什么来着……?
谁喜欢我……?

低头看看围了一堆笑容灿烂却总觉得略诡异的园丁小姐们,我皱了皱眉。

……厂长可没被我少溜啊,他应该不会同意的啊……?

总算借着还有比赛的名义甩掉了园丁小姐们,另一面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上来了。

……心累。
“刺客前辈~”另一面死皮赖脸的挂在我后背上,用上了束缚类技巧的抱不费点力气甩不掉,但我马上就有一场游戏,必须要节省体力去牵制监管者,所以也就随着他抱着了。

“前辈昨天是不是去喝酒了啊?”另一面不安分的蹭来蹭去,埋在我颈间煽动鼻翼嗅来嗅去,和条大型犬一样。

我忍着不认真动手的欲望,把长着白毛的脑袋从我的脖子间推开,五指用力甚至想把手下的头骨掐碎。

但是很显然,也许我能轻易用小臂的力量扭断这家伙的脖子,但常年握着刀把的手没有直接攥碎骨头的握力。

“是又如何?”宿醉加上好久没有的深眠被打扰,我清晰的感受到脑神经在太阳穴欢快的跳动,引以为傲的自持力甚至有点管不住佣兵本能里的暴躁,语气也不自觉的带上了狂气。

“!!前辈!!”另一面就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突然拔高了音量,框在我脖子上的手猛的收紧,直接由束缚变成了锁喉。

……操!

我勉强咽下差点喷出嘴的脏话,没心情想那些节省体力溜鬼方式了,直接弯腰把后背上的另一面摔在地上,提膝猛击他小腹又照着他人中来了一拳。

挣脱开挂件后轻松不少,至少我在军营里训练时最讨厌的就是负重越野了。

地上捂鼻子的另一面应该还在眼前发黑——我那一拳可没收劲。

站稳身体,我居高临下对着地上扯着嘴角露出鲨鱼牙笑的满是傻气的另一面啧了一声。

“另一面,我还当你是兄弟,耶也就直说了吧。”想起昨天醉酒后断断续续的记忆里浮出的原皮的眼睛,我活动了下手腕握指成拳。

“——你到底为什么讨厌我?”

————————————————————————————

4戳他↓

http://guixiweigui.lofter.com

归兮未归

我的朋友有点奇怪【2】/刺另

不知道为什么。大哥像看猴儿一样看着我。
问题是我不姓皮尔森,我有点慌,他是不是想把我介绍给画师认识。
啤酒黄灿灿的。里头的小泡泡一个一个上升,聚在最上层的白色浮层,最最上层的又炸裂开来,又有泡沫成了最最上层。
像不那么轻的云。
下一秒便被原皮一饮而尽。
他盯着我。一模一样的碧色眸子。
“像你这样的一根筋懂得什么叫恋爱吗。”
他问。
我觉得我舌头都打结了。
他抬肘扯着我的兜帽好让我的耳朵露出来,说实话我有点冷,不知道是酒精吹的神经还是冷气吹的脖颈。
“他喜欢你。那个懒鬼喜欢你。”
噢。
啊?
“谁啊?”
我想他应该是要一啤酒杯砸我脸上。
杯子不是半透明的,就像心意一样,迷迷糊糊看的清楚却又有些扭...

不知道为什么。大哥像看猴儿一样看着我。
问题是我不姓皮尔森,我有点慌,他是不是想把我介绍给画师认识。
啤酒黄灿灿的。里头的小泡泡一个一个上升,聚在最上层的白色浮层,最最上层的又炸裂开来,又有泡沫成了最最上层。
像不那么轻的云。
下一秒便被原皮一饮而尽。
他盯着我。一模一样的碧色眸子。
“像你这样的一根筋懂得什么叫恋爱吗。”
他问。
我觉得我舌头都打结了。
他抬肘扯着我的兜帽好让我的耳朵露出来,说实话我有点冷,不知道是酒精吹的神经还是冷气吹的脖颈。
“他喜欢你。那个懒鬼喜欢你。”
噢。
啊?
“谁啊?”
我想他应该是要一啤酒杯砸我脸上。
杯子不是半透明的,就像心意一样,迷迷糊糊看的清楚却又有些扭曲,谁也不敢说谁说的就是对的。
我有点懵,付了酒钱,跌跌撞撞离去。
我坐在地板上。窗户没关,风吹起窗帘下摆又穿过床底吹到我身上。
五指不自觉颤抖,细汗打湿额间碎发。
头发。白色。
干干净净的白色。不染一丝杂质。
干净的让人怀疑是否是天使的羽毛降临人间。
我知道我不该想那么多的。可我忍不住去想。
他是我最特别的朋友。
他扰的我心烦意乱。
我不该想这么多的。
尖锐齿牙和灵巧小舌遮不住即将喷涌而出的情话的。
喜欢你。
这三个字会慢悠悠的上升,和燃烧烟草所产生的烟一块儿融在空气里又支离破碎。
我钻进了被窝。
我不用定闹钟。
——

接龙,6b的

我要冷静我是个冷酷的刀手不能被某个沙雕也带沙雕了

@6Bgg想开车← 1戳

A——c——e

我的朋友有点奇怪【1】/刺另

大家好,我是刺客奈布·萨贝达,我的朋友,另一面奈布·萨贝达,最近有点奇怪。

比如说早上:

“哟!刺客前辈!早诶!”

“早。”

我对着面前嬉皮笑脸赖着不肯走的另一面有些无语,顺便一提,就算是同一个本体的人物在欧蒂丽丝庄园的房屋也是不同的,所以……

“另一面,如果你只是为了打个招呼说句早安的话,我想你可以不必这个时间来的。”我顿了顿,外面配合的响起早晨五点整的钟声“还有,可以别挡着卫生间的门么?”

别告诉我你早上五点不到从自己所在的一楼爬到五楼就是为了挡着我的路说句早。

麻烦让开一下我进不去卫生间。

又比如说游戏中:

“诶~这不是刺客前辈么?”另一面伸

大家好,我是刺客奈布·萨贝达,我的朋友,另一面奈布·萨贝达,最近有点奇怪。

比如说早上:

“哟!刺客前辈!早诶!”

“早。”

我对着面前嬉皮笑脸赖着不肯走的另一面有些无语,顺便一提,就算是同一个本体的人物在欧蒂丽丝庄园的房屋也是不同的,所以……

“另一面,如果你只是为了打个招呼说句早安的话,我想你可以不必这个时间来的。”我顿了顿,外面配合的响起早晨五点整的钟声“还有,可以别挡着卫生间的门么?”

别告诉我你早上五点不到从自己所在的一楼爬到五楼就是为了挡着我的路说句早。

麻烦让开一下我进不去卫生间。

又比如说游戏中:

“诶~这不是刺客前辈么?”另一面伸手勾过面前桌上的空酒杯,扔到了我的面前“真巧啊~”

“……嗯,真巧。”

不,完全不巧,可以把你身后揉皱了的求生者出勤表还回来么?

还有,花童园丁小姐要被你吓哭了,这局对面监管者可是里奥先生,当心被锤。

还有……

这些例子数不胜数,总之就是,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总有另一面冒出来在我面前耍存在感。

“大哥……”我把手中的喝尽的酒杯放下,长长的叹了口气“最近另一面总是把我原本的队友吓走然后霸占位置,但是在局中又不正经游戏……我最近战绩急转直下啊。你说……”酒精熏着神经,我发觉自己有点头晕,但还是撑着头对着旁边的原皮奈布·萨贝达说完了整句话。

“另一面是不是讨厌我啊?”

————————————————————————————

我和归十玩接龙。

这一篇是他的。

下一篇我的。

去他那看↓

http://guixiweigui.lofter.com

去看评论链接。

归兮未归

吵架【双佣】

如果此刻是在战场上的话,那么刀已经比在脖间了。


汗滴顺着鬓角流下,空气在浓烈的杀气中迟缓。


刺客微微抬起头,兜帽挡住了他的半脸,阴影下的目光尖锐而森寒。


另一面笑着,咧着嘴露出鲨鱼样的牙齿,弯着的眉眼间不见一丝笑意。


无声的战争在两人视线交汇处爆发,火花和闪电纠缠不休。


“所以……”另一面先开口了,他扬起头,半眯着眼饱含傲慢和轻佻。


“这回总该轮到我在上面了吧?”


刺客:好啊,今晚骑乘。


@6Bgg想开车

你要的甜饼,尽量沙雕了(。)

毕竟上下可是关系到男人的尊严的(假正经)

还是刀子适合我不是么?

如果此刻是在战场上的话,那么刀已经比在脖间了。


汗滴顺着鬓角流下,空气在浓烈的杀气中迟缓。


刺客微微抬起头,兜帽挡住了他的半脸,阴影下的目光尖锐而森寒。


另一面笑着,咧着嘴露出鲨鱼样的牙齿,弯着的眉眼间不见一丝笑意。


无声的战争在两人视线交汇处爆发,火花和闪电纠缠不休。


“所以……”另一面先开口了,他扬起头,半眯着眼饱含傲慢和轻佻。








































“这回总该轮到我在上面了吧?”



刺客:好啊,今晚骑乘。


@6Bgg想开车

你要的甜饼,尽量沙雕了(。)

毕竟上下可是关系到男人的尊严的(假正经)

还是刀子适合我不是么?


A——c——e

什么组成的/刺另刺

另一面是什么组成的?

深不见底的赤色眸子,起了层薄茧子的手掌心,抬手拽下宽大兜帽时干干净净的白色,咧嘴发出戏谑笑声时露出的尖锐齿牙,憋红了脸颊倾吐出的脏话。

另一面是这些东西组成的。

刺客披风是什么组成的?

不带丝感情的碧色眸子,解开刺人荆棘的修长手指,跃过窗与板时兜帽中若隐若现的棕色,密码输入时咬着牙忍耐的满头细汗,另一面的脏话即将脱口而出之时不紧不慢吻住他的干涩薄唇。

刺客披风是这些东西组成的。

另一面是什么组成的?

深不见底的赤色眸子,起了层薄茧子的手掌心,抬手拽下宽大兜帽时干干净净的白色,咧嘴发出戏谑笑声时露出的尖锐齿牙,憋红了脸颊倾吐出的脏话。

另一面是这些东西组成的。

刺客披风是什么组成的?

不带丝感情的碧色眸子,解开刺人荆棘的修长手指,跃过窗与板时兜帽中若隐若现的棕色,密码输入时咬着牙忍耐的满头细汗,另一面的脏话即将脱口而出之时不紧不慢吻住他的干涩薄唇。

刺客披风是这些东西组成的。


A——c——e
“咱这种人,不知道啥时候就死了...

“咱这种人,不知道啥时候就死了,好好享受才是正道。刺客前辈——”
说这话的黑不拉几的雇佣兵死了。
他死在他喜欢的人面前。
一脚踹开房门,风铃吓得叮叮当当。雇佣兵径直倒在人前,流着泪,嬉皮笑脸倒是开心,然后就化为粉末,只留下几瓣难看的鹤望兰花瓣子。
他的性格就像他衣服的颜色一样臭屁。
不讨人喜欢,骂骂咧咧,懒懒散散。
他是个懒汉,没有雇佣兵的坚定也没有雇佣兵的诚实守信。
一进柜子,除了屠夫其他人别想把他拽出来,男士们还可能挨上一拳。
他死了,没人欢呼也没人痛哭。
就像尘埃落地被人碾过又吹回风中。
没人知道。
他的墓建在那位还不算反感他的先生的小花园里,简陋的木牌由带着弹簧的小男孩歪歪扭扭刻上地下人的名字。
“另一面 奈...

“咱这种人,不知道啥时候就死了,好好享受才是正道。刺客前辈——”
说这话的黑不拉几的雇佣兵死了。
他死在他喜欢的人面前。
一脚踹开房门,风铃吓得叮叮当当。雇佣兵径直倒在人前,流着泪,嬉皮笑脸倒是开心,然后就化为粉末,只留下几瓣难看的鹤望兰花瓣子。
他的性格就像他衣服的颜色一样臭屁。
不讨人喜欢,骂骂咧咧,懒懒散散。
他是个懒汉,没有雇佣兵的坚定也没有雇佣兵的诚实守信。
一进柜子,除了屠夫其他人别想把他拽出来,男士们还可能挨上一拳。
他死了,没人欢呼也没人痛哭。
就像尘埃落地被人碾过又吹回风中。
没人知道。
他的墓建在那位还不算反感他的先生的小花园里,简陋的木牌由带着弹簧的小男孩歪歪扭扭刻上地下人的名字。
“另一面 奈布·萨贝达 雇佣兵”
“生于未知,死于xxxx年”
“花吐症”
“可怖又可悲,愿上帝安抚你的灵魂。”
可他从来不信什么狗屁上帝。

难看的花以不招人喜欢的赤色眸子为养料长啊长,以说不出口的爱恋为水分长啊长,以昏暗的室内灯光为阳光长啊长。
长啊长,长啊长。
越长越大,越长越大。
最好把自个和主体毁灭,留下难看的花瓣子。
花瓣子呀,花瓣子。

“吻我一下!”
“不要。”
“吻我一下!”
“不要。”
……
没人说话。
——————————————————————
我画的写的什么狗屎东西。
鹤望兰花花语:热烈的相爱、相拥、幸福快乐。
我跟归十学的。
评论里头还有一点儿。

A——c——e

另一面:我觉得我们的爱情已经到了尽头。

另一面:我觉得我们的爱情已经到了尽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