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刺客披风

9780浏览    255参与
阿狼想要思明

【杰佣】杰尽一生,佣你入怀(19)

*1.2K预警,主线 理发师x刺客奈 ,内容带有其他杰佣

*温馨轻松向的小甜饼

  

————————————————

  

  老理 再次醒来时,身上已是大汗淋漓,他觉得自己是做噩梦了。

  

  四周的景物还是自己的卧室没错,身上的衣服也不是什么忘川渡人的,怀里抱着的还是熟睡的小兜帽。

  

  老理松了一口气,将怀里的奈布搂紧了些,低头用下巴磨蹭着人的额角,并覆吻其上。

  

  还好,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

    

————————————————

  

  庄园里的求生者们最近都在窃窃私语些什么,关于老理的性情大变。

  ...

*1.2K预警,主线 理发师x刺客奈 ,内容带有其他杰佣

*温馨轻松向的小甜饼

  

————————————————

  

  老理 再次醒来时,身上已是大汗淋漓,他觉得自己是做噩梦了。

  

  四周的景物还是自己的卧室没错,身上的衣服也不是什么忘川渡人的,怀里抱着的还是熟睡的小兜帽。

  

  老理松了一口气,将怀里的奈布搂紧了些,低头用下巴磨蹭着人的额角,并覆吻其上。

  

  还好,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

    

————————————————

  

  庄园里的求生者们最近都在窃窃私语些什么,关于老理的性情大变。

  

  女子茶话会向来可以听到很多类型的八卦,而杰克家族与佣兵家族的成员啧则成为了热议之一。

  

  “诶诶,听说了吗,最近理发师和刺客走得特别近。”

  “真的假的?就他那样子也能追到刺客吗,不可能吧?” 

  “最近匹配到理发师也不见他放血了...果然爱情使人变得伟大!”

  

  而庄园的男子茶会相比之下则无聊得多,大家聚在一起各做各的,监管者们少有交流,而求生者们交谈甚欢。

  

  前锋一如既往地展示着自己修炼的成果,野人也一如既往地偷拿几个果子去喂猪,鹿头一如既往地沉默,厂长也一如既往地挠头。

  

  每个成员的家族都是原皮作为代表前来参加的,而庄园主从不露脸,都是通过大屏幕丢给他们一张沙发椅背与神秘的声音。

  

  原皮奈布撑头看着周围的人有说有笑,想起了今天官方送的十个赛季一记忆珍宝补偿,自己偏偏非到没有出金光的事。他越想越气,越气越想。在回到家后也是闷闷不乐的,原皮杰克走过来问了句:“老婆,你怎么了?”,奈布则重重地叹了口气:“非啊,没能十连出金光。”

  

  杰克:“你想要抽到什么吗?”

  奈布:“金纹啊,家里没钱了直接从金纹身上搞点多方便。”

  杰克:“......”

  

  这时,一脸轻松的白纹走了出来,理了理衣襟。这个简单的举止被原皮奈看在了眼里,他一脸疑惑地看着白纹,问了句:“白纹,你的手怎么沾了些金坷垃?”

  

  白纹怔了怔,赶紧抽过一张放在隔壁的纸巾擦拭着手指上的不明金色液体,低笑着说是蛋黄液罢了。杰克和奈布盯着白纹看了好一会儿,白纹才从实招来:“是金纹的。”

  

  奈布:“你对他干了什么!?”

  白纹:“嫂子抽卡的时候,我把金纹和绿纹都摁下去了。”

  奈布:“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那些都是你大哥家里的成员啊! 啊!!!”

  白纹:“家里有我这个纹就够了,要他们干什么?”

  杰克:“白纹你三岁吗?你别忘了你在那卡池里也只是排第三的。”

  奈布:“老鬼对不起呜呜呜...没能给你们家族再添新成员...”

  杰克:“...请叫我老公。”

  

————————————————

  

  老理最近发现,刺客奈与先知总有共同话题,关于自家男人在床上的雄姿。那个入殓师似乎在这个话题上表现得比较含蓄,至少他脖颈上的牙印给他展现了昨晚床事的激烈。

  

  很不巧,这三人在一场匹配里让老理全都给遇到了。

  

  老理本沉迷于独舞,自从与刺客奈在一起后,他便抽到了拜访。“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老理自然而然地也就换上了这个等待动作,一如既往的鬼脸披肩随风舞动,在老理转身起舞弄清影时还去若有似无地轻抚过刺客奈的脸颊,刺客奈不好意思地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脸,看到身旁的鼹鼠先生勘探员正眯眼笑着看着自己。

  

  刺客奈:“怎...怎么了?”

  诺顿:“没什么,一会儿记得看身上的颜色。”

  刺客奈:“???”

  

  刚开局,刺客奈放眼看了下四周,是掉分医院没错了,他转身往附近的小木屋跑去,却不料刚进去就有心跳。

  

  刺客奈:“不会吧...才一开始就遇到了...我连机子都还没碰到啊...”

  老理:“专心破译。”

  

  回过神来,刺客奈看到老理撅着屁股趴在窗台上托腮看着自己,刺客奈一阵脸红耳赤,轻咳几声故作镇定:“来...来抓我啊!”

  

  老理歪了歪头,不紧不慢地在窗边扔了个巡视者,并当面来了个“泼妇跨栏”,还真的就来抓自己了。刺客奈开着护腕往密码机上一压,弹射出去撒丫子就跑,这护腕还偏就在被追击的时候就开始不靠谱,一个卡顿直接给刺客奈撞在墙角里了。

  

  刺客奈:“这什么护腕?!”

  老理:“抓到你了。”

  

  老理径直走过去站在刺客奈的身后,恰好将刺客奈逼在墙角,刺客奈一回头便对上了老理的裆部,鼓鼓的裆部看着还真的有点想入非非。刺客奈的理智啪叽一声断了,捂住发烫的脸拼命甩头:“噫啊啊啊你你你先别这样...太太太近了!!”

  

  老理低头看着快缩成一团的刺客奈,将他拎起来带到密码机旁放下,若无其事地抬眸看了眼医院二楼正在抖动的电机线,抬手扯了扯领带:“一会儿,让我看看你救人的本事。”

  

  刺客奈:“有...有本事冲我来!”

  老理:“嘴硬?要是你救不下来挨了震慑,我就用这根东西顶你的嘴。”

  

  

星雅醬

【白纹X刺客/杰佣abo】薄荷玫瑰(三)

03.

(白纹视角)

本来只是想来看看玫瑰园内的玫瑰开的如何,

却在浓郁的花香中闻到一丝甜腻腻的味道,

好像还带着一些薄荷的清香,是来自附近的O的。

可是我的仆人们不都是B吗,怎么会有O的气味?

白纹便让仆人前去调查一下,

没一会仆人就匆匆赶来,

小声地将他看到刺客先生被抓的情景描绘了一遍。

“那位先生被抓了?”这还真是让人感觉无奈啊。

“不过,告诉我这些干什么呢?”

仆人有些紧张的说:“可是,先生。

那位刺客在被抓了之后身上的信息素传开来了。

那位先生,是一名O!”


(刺客视角)

醒来时刺客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阴暗的房间,

四周充斥着各种信息素的味道,

但不...

03.

(白纹视角)

本来只是想来看看玫瑰园内的玫瑰开的如何,

却在浓郁的花香中闻到一丝甜腻腻的味道,

好像还带着一些薄荷的清香,是来自附近的O的。

可是我的仆人们不都是B吗,怎么会有O的气味?

白纹便让仆人前去调查一下,

没一会仆人就匆匆赶来,

小声地将他看到刺客先生被抓的情景描绘了一遍。

“那位先生被抓了?”这还真是让人感觉无奈啊。

“不过,告诉我这些干什么呢?”

仆人有些紧张的说:“可是,先生。

那位刺客在被抓了之后身上的信息素传开来了。

那位先生,是一名O!”


(刺客视角)

醒来时刺客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阴暗的房间,

四周充斥着各种信息素的味道,

但不论是A或是B的味道都让他感到噁心,

这是他自己的体质问题,

但也因为这个体质让他能一直存活下去。

“小美人醒来了啊?”轻浮的语气从前方传来,是那个当初没有杀死的目标,

明明自己当初瞄的很准的,

为什么这个男人还能活着!

“你的枪法真的很不错啊小美人,

可惜还是差了一点。”

对方露出了胸前的伤口,离心脏只差几公分的距离。

“你让我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呢,我要怎么处罚你才好呢?”

男人开始散发出自己的信息素,

是股令人作呕的味道,

刺客直接被味道刺激到干呕了起来,眼前的男人脸一黑,伸手抓住了刺客的脸。

“你这个O很嚣张吗?看来需要好好的调教一下呢。”

他伸手拿起了桌上的短刀,刺向了刺客的眼睛。


(白纹视角)

“先生,看来那位刺客先生命不久矣。”白纹身旁的露出无奈的表情说。

确实,那个组织的手段是一般人无法忍受的。

想到那位刺客先生可能会受到的种种屈辱让人不由得感觉心寒。

“我们也要去那个组织喝喝茶了。”

见仆人不解的看着自己便微笑着解释。

“那个组织的人可是随随便便就进入了我的地盘啊!

当然要给他们一个教训不是吗?”

白纹微微眯起眼睛,便接着给仆人下达命令。

“让他们去那个组织看一看吧,会对我们有所帮助的。”

下完命令稍稍思考了一会,白纹还是决定自己也跟着去。

仆人本想劝阻,但也只是沉默着点了点头。

“还以为会很难闯入呢,没想到随便几个人就将你们组织的防御攻破。

真让人提不起兴致。”

在组织的人质的带领下,白纹和仆人们很快便找到了那个人关押刺客的地方。

“没想到您竟然想要挖去刺客先生的眼睛。

还可真是个不懂怜香惜玉是什么的家伙啊,看来需要我好好教教您了。”

说着,便从仆人那接过一副指刃带上。

“手枪什么的并不适合我,我更喜欢使用指刃。”白纹笑着对面前的男人说。


(刺客视角)

被眼前的变局震惊到傻住的刺客根本忘记挣扎,

谁能解释一下为什么突然间牢房的门会被炸飞,然后突然一群人拿着各种武器冲进来?

而且里面还有一个满眼熟的家伙。

“是你?”忍不住心中的疑问刺客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一样的微笑,一样的眼神,唯一不同的是那人眼中的惊涛骇浪。

他现在很生气?还没理清心中的各种疑问,

一阵花香流入了刺客的鼻子中,是玫瑰花?这个人的信息素?

为什么自己不会觉得反胃?而且好像身体越来越热?

脑袋开始不听使唤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SNK十年空

12是跟谷雨老师聊电话的时候摸得
3是我今天傻fufu的下错了驱动 一直卡在sai那儿最后终于下对了才 摸鱼了试试笔刷
耶 今天也是有板板的人啦(欢呼jpg

12是跟谷雨老师聊电话的时候摸得
3是我今天傻fufu的下错了驱动 一直卡在sai那儿最后终于下对了才 摸鱼了试试笔刷
耶 今天也是有板板的人啦(欢呼jpg

柠檬な
还没有画完的佣园(私设另一面艾...

还没有画完的佣园
(私设另一面艾玛)
是刀子

还没有画完的佣园
(私设另一面艾玛)
是刀子

姜丝长的可真帅i

#西安ACC7.13-7.14场照##刺客披风#

想知道我嘴上的伤疤怎么来的吗?
那一次我被俘虏了
我拒绝透露情报
于是他们用刀子割开了我的嘴
那可真疼呢…

出镜:原po
摄影:清铮
妆面后期自理
第一次男装送给最爱的奈布!!!!

#西安ACC7.13-7.14场照##刺客披风#

想知道我嘴上的伤疤怎么来的吗?
那一次我被俘虏了
我拒绝透露情报
于是他们用刀子割开了我的嘴
那可真疼呢…

出镜:原po
摄影:清铮
妆面后期自理
第一次男装送给最爱的奈布!!!!

星雅醬

【白纹X刺客/杰佣abo】薄荷玫瑰(二)

02.

(白纹视角)

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被人拒绝的一天,顿时有种挫败感涌上心头,

但出于绅士的本能也只是微笑着点头。

“看来您似乎不太乐意在这里待下去。

那我就随您的意,毕竟我不喜欢强求别人。”

于是说完话就直接转身离去。

但心里又觉得有些可惜,便回过头对有多看了一眼那位先生的脸,

希望能将他的面容深深地烙印在自己的记忆里。

突然间想起自己还未询问那位先生的名字。

“这位先生,请问我可以知道您的姓名吗?”


(刺客视角)

没想到他居然会想要知道自己的名字,这很可能会因此要了这个绅士的命呢!

“你能称我为刺客。”

以免因为知道我的名字而死的莫名其妙,反正“刺客”似乎已...

02.

(白纹视角)

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被人拒绝的一天,顿时有种挫败感涌上心头,

但出于绅士的本能也只是微笑着点头。

“看来您似乎不太乐意在这里待下去。

那我就随您的意,毕竟我不喜欢强求别人。”

于是说完话就直接转身离去。

但心里又觉得有些可惜,便回过头对有多看了一眼那位先生的脸,

希望能将他的面容深深地烙印在自己的记忆里。

突然间想起自己还未询问那位先生的名字。

“这位先生,请问我可以知道您的姓名吗?”


(刺客视角)

没想到他居然会想要知道自己的名字,这很可能会因此要了这个绅士的命呢!

“你能称我为刺客。”

以免因为知道我的名字而死的莫名其妙,反正“刺客”似乎已经成为我的代称了。

回答完直接爽快的翻窗出去,观察了四周,这里似乎是一个高级社区,

那些人应该没办法在这里明目张胆的动手,运用这个优势似乎可以脱困。

一阵寒意突然袭上心头,是来自恐惧的直觉,这表示有敌人在附近!

“在这里也敢动手?”在高级社区闹事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啊!

看来这次惹到了一个后台很硬的家伙,真是令人烦躁。

往最近的巷子里钻,刺客完全没有想到会有人从窗台上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更没有想到,他自认的安全的决定竟将自己推向死亡的边缘。


(白纹视角)

等自己反应过来时,刺客已经翻出了窗户。

“真是无礼,居然这样对待先生您。

让您知道他的名字可是他的荣幸!”一旁的仆人有些气愤的说道。

抬手制止仆人有些过激的言论,微笑着走出房间。

“对了,我希望你能帮我查查这个人的底细⋯⋯”

话还没说完,另一位仆人便神色慌张地小跑进来,小声地汇报。

“先,先生。这附近出现了入侵者,好像是那个组织的人!”

白纹听完不禁脸色一变,但很快就恢复正常。

走到窗户边,却看到那个叫“刺客”的人。

“看来,他有麻烦了。”白纹低声喃喃自语。


(刺客视角)

对这附近的巷弄完全不熟悉,刺客花了一些时间来弄清楚自己到底在哪个位置。

“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复杂呢!”最讨厌的是那些追着自己的人似乎也越来越多了。

“麻烦死了。”清澈的蓝眼散发出了不悦的光芒,心情也随之越来越浮躁,

手中握着廓尔克弯刀,随时预防着敌人的来袭,但却不知自己早已在对方的掌握中,

任何的一举一动早已被清清楚楚的看见。

“你好啊『刺客』先生,今天的您可真是诱人啊!”

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

“什......!”突然的重击让他直接失去了意识,看来这次是自己输了,

没想到自己的信息素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散开来了吗⋯⋯


萧乐

刺客奈~❤
第一次发不知道要说什么😂
我好菜…

刺客奈~❤
第一次发不知道要说什么😂
我好菜…

星雅醬

【白纹X刺客/杰佣abo】薄荷玫瑰(一)

这次的文章是群里的白纹大触与刺客披风的对戏,

也是星雅我第一次尝试abo相关的题材,

希望诸位会喜欢这个不算长的小短文(弯腰行礼)


01.

伦敦的天气总是那么的奇怪,明明未到傍晚,天色却早已黯然。

天空中乌云聚集在一起,像是在商讨着为这片土地来一场倾盆大雨,连空气也感觉异常潮湿。

白纹在自家中慢慢地品味着手中温热的咖啡,心中很是惬意。

突然,一声来自窗户的巨响打断了白纹的享受。

白纹连忙起身走向窗边,映入眼帘的是一位身着奇异的男子手捂着受伤的右臂倒在窗户前。

“这位先生,您还好吗?”

白纹伸手摇了摇男子的身体,发现对方的身体正在发抖。

白纹连忙命令仆人将男子搀扶进家里...

这次的文章是群里的白纹大触与刺客披风的对戏,

也是星雅我第一次尝试abo相关的题材,

希望诸位会喜欢这个不算长的小短文(弯腰行礼)


01.

伦敦的天气总是那么的奇怪,明明未到傍晚,天色却早已黯然。

天空中乌云聚集在一起,像是在商讨着为这片土地来一场倾盆大雨,连空气也感觉异常潮湿。

白纹在自家中慢慢地品味着手中温热的咖啡,心中很是惬意。

突然,一声来自窗户的巨响打断了白纹的享受。

白纹连忙起身走向窗边,映入眼帘的是一位身着奇异的男子手捂着受伤的右臂倒在窗户前。

“这位先生,您还好吗?”

白纹伸手摇了摇男子的身体,发现对方的身体正在发抖。

白纹连忙命令仆人将男子搀扶进家里,并嘱咐仆人好好照顾这名男子。

做完这些事后白纹开始自嘲自己有些多管闲事。

“希望那位先生不会太吃惊。”白纹喃喃道。


(刺客视角)

从床铺上甦醒过来,映入眼帘的是个完全陌生的房间,环顾四周的摆设,似乎是个有钱人家。

误打误撞来到这不知是福还是祸呢?

身上的伤口被人细心包扎过,虽然还是可以感受到阵阵刺痛,

但对于一个长年在死亡边缘徘徊的佣兵而言这并不算什么。

不,或许应该称呼为“刺客”才对,他早已成为一个躲在暗处专门刺杀目标的“刺客”雇佣兵了。

“这里到底是哪啊?”清澈的蓝眼四处望了望,听到门外有传来脚步声,

他的直觉告诉他必须赶快离开这个陌生的地方,刺杀失败导致自己被目标反追杀,

那家伙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现在这个房子中的人是敌是友都还是个未知数,赶快离开才是上策。

想到这里,年轻的“刺客”翻下床,马上往窗户跑去,打算翻窗逃走,

但老天像是开他玩笑般,连点机会都不给他。


(白纹视角)

本来想来看看那位男子的伤势如何,却正好撞见一场并未成功的逃跑。

“这位先生,看样子您的伤势已经不是那么严重了。”微笑着向那位“逃跑者”问候。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以留下来吃个早饭再走,走正门。”

说完,不经意间对上了那人湛蓝的眼睛。

澄澈的眼眸似乎从未被世间的险恶玷污过,这可真是双美丽得不寻常的眼睛啊!

虽然没有那些贵族小姐更惹人怜爱,但却多了一份让人着迷的不屈以及坚韧。

看来这位先生的身份并不简单!


(刺客视角)

被房子主人当场抓包,这绝对是自己身为雇佣兵人生中最大的污点,居然被一个普通人抓住!

自己的运气就真的有这么不好吗?

看着眼前的先生,挑高的身材,俊俏的脸庞,温文儒雅的气质,

他敢打赌这个人绝对有着一打又一打的追求者,毕竟这个人的脸可是帅到人神共愤的地步。

如果没有排山倒海的追求者他才会觉得奇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总觉得眼前的男人好像一直在盯着自己的眼睛?

“你不会想要跟我扯上关系的,先生。”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对方,

现在自己可是在被追杀中,哪来的时间跟对方用餐啊开玩笑!

但......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一种好可惜的感觉?


姜丝长的可真帅i

今天上台时的表情包哈哈啊哈哈
最后一张是我和一只杰克换了衣服
她说我像芦荟精

今天上台时的表情包哈哈啊哈哈
最后一张是我和一只杰克换了衣服
她说我像芦荟精

金银花露就是我

p1这个是一坨啥?

p2高傲(我有小被子你有吗?)

p3安详

刺客奈cn九柚子(我老婆)

可拿走配字

p1这个是一坨啥?

p2高傲(我有小被子你有吗?)

p3安详

刺客奈cn九柚子(我老婆)

可拿走配字

星雅醬

【刺客自传】The Origin(完)

15.

庄园主将一个盒子放在邪眼面前,示意他把盒子打开,

那是一个精致的木制盒子,上面雕刻着一些特殊但优雅的纹路。

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张牛皮纸信封和信纸,用一条红丝绒线紧紧系着,

旁边放着一支漂亮的钢笔。

“这是什么?”邪眼一脸不解的看着盒子里装的东西,这是要他写信的意思吗?

“这就是我给予你们的『报酬』哦!”庄园主看着邪眼说。

“将心愿化为文字,送给远方的那个人吧!邪眼寄主先生。”

刺客坐在房间窗户旁的椅子上擦拭着自己的廓尔喀弯刀,沉静在自己的思考中。

回忆自己过去二十年的时光中都不断在寻找属于他和弟弟妹妹们的归属,

或许这次,他终于找到了也说不定。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

15.

庄园主将一个盒子放在邪眼面前,示意他把盒子打开,

那是一个精致的木制盒子,上面雕刻着一些特殊但优雅的纹路。

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张牛皮纸信封和信纸,用一条红丝绒线紧紧系着,

旁边放着一支漂亮的钢笔。

“这是什么?”邪眼一脸不解的看着盒子里装的东西,这是要他写信的意思吗?

“这就是我给予你们的『报酬』哦!”庄园主看着邪眼说。

“将心愿化为文字,送给远方的那个人吧!邪眼寄主先生。”

刺客坐在房间窗户旁的椅子上擦拭着自己的廓尔喀弯刀,沉静在自己的思考中。

回忆自己过去二十年的时光中都不断在寻找属于他和弟弟妹妹们的归属,

或许这次,他终于找到了也说不定。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刺客的思考,手中的弯刀差点因为身体本能直接丢向房门,

幸好刺客在最后一秒反应过来紧急煞住了自己的动作,

虽然这扇房门看起来还满厚实的,

刺客可不想第一天住进来就要先吃一个破坏公物的罚款。

“我可以进去吗?刺客先生。”夜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把弯刀重新放回腰上的刀鞘后刺客才起身将门打开。

说实话,似乎是因为那双非人的鸟爪造成的影响,夜莺的个子其实还满高的,

完完整整的高出了刺客一颗头的差距,虽然尼泊尔人的平均身高并不怎么高。

夜莺将手中的木盒交给了刺客,刺客虽然不太懂那些什么古董的价值之类的东西,

但是光那雕刻细致的花纹就能让他知道这个盒子绝对价值不菲。

“这是你们所要的『报酬』,刺客先生。”夜莺小姐看着一脸疑惑的刺客解释。

“将愿望化为文字吧!强烈的渴望会将你们的心愿传递给你们思念的人。”

丢下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夜莺小姐没再多说什么便直接离开。

“强烈的渴望吗?”刺客闭上眼睛笑了笑,拿起盒子里的信纸和钢笔,

他的渴望的东西可是从来没有改变过的啊。

刺客拿着信封回到了大厅,

看到邪眼早就坐在沙发上看着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书在打发时间,

他前面的桌上放着一封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信封。

“你已经写好了?这么快。”

这家伙不是原本还对许愿没什么兴趣吗?怎么许愿的速度比自己还快啊?

“我的愿望始终如一,没什么好想的。”

邪眼淡定的对刺客说,刺客敢说这家伙的语气百分之百故意的,

说的好像自己十分三心二意一样!

老子明明也就只有一个愿望而已啊!不给时间让刺客抗议,邪眼继续说。

“你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时间多到我连另一封信都写好了。”

刻意用着夸张的语气,邪眼露出有些欠揍的微笑,

这让刺客很想一巴掌打在他那张欠揍的脸上⋯⋯等等!他刚刚说了什么?

“另一封信?”不是说只能选一个愿望而已吗?哪来的第二个?

看的出来刺客的疑惑,邪眼笑了出来。

“只是一封普通的信而已,我想我认识几个人很适合这座庄园。”

邪眼一脸不在意的说着,心中暗暗的笑着看着刺客,

像刺客这样有点直又有点傲的个性,他觉得有个人应该会很喜欢刺客的个性。

就在刺客思考着要不要上班第一天就跟这位唯一的同事大打出手时,

一道奇异的钟声打断了两人的交流。

伴随着钟声,头顶上的扩音器传出庄园主的声音:

“入侵者来喽!请两位开始第一场游戏吧!期待两位的表现。”

庄园主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有活力,似乎是真的很期待他们两个接下来的表现一样,

那期待的语气如同孩子一般天真无邪,

如果撇除庄园主要他们进行的游戏是一场血腥暴力到不行的杀戮之外,

庄园主的个性确实很像小孩子没错。

邪眼将面罩戴上,猩红色的“邪眼”在他的胸口散发着不祥的红光,

通电的爪子发出让人胆战心惊的蓝光。

刺客将兜帽拉上,留下一颗美丽却又十分冰冷的湛蓝色眼珠,

以及同样闪着冷光的廓尔克弯刀,两人对看了一眼,同时露出了一弯微笑。

“游戏开始。”欢迎来到欧利蒂斯庄园,今晚的游戏即将开始!

别再讨好尘染吖

致我最爱的你③【弹簧×刺客】

  【刺客视角】

  自打来到了这个庄园,刺客就一直很冷漠,天天冷着脸,大家也都也很怕刺客。

  直到他的到来。

  他就那么乖巧的站在门口,穿着一身灰色的上衣,褐色的裤子,带着一个小巧的浅绿色鸭舌帽。

  大家都围上去,捏捏小弹簧的脸,抱抱小弹簧。只有刺客站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的看着小弹簧。

  “大哥哥,你真好看,陪我玩好不好。”小弹簧的声音从刺客身下传来。

  “什么?你在叫我?”刺客奇怪的看着小弹簧。

  “对呀,大哥哥陪我玩。”小弹簧望着刺客,眼镜里仿佛有星辰大海。

  刺客看着小弹簧出了神,笑了一下,说:“你…...

  【刺客视角】

  自打来到了这个庄园,刺客就一直很冷漠,天天冷着脸,大家也都也很怕刺客。

  直到他的到来。

  他就那么乖巧的站在门口,穿着一身灰色的上衣,褐色的裤子,带着一个小巧的浅绿色鸭舌帽。

  大家都围上去,捏捏小弹簧的脸,抱抱小弹簧。只有刺客站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的看着小弹簧。

  “大哥哥,你真好看,陪我玩好不好。”小弹簧的声音从刺客身下传来。

  “什么?你在叫我?”刺客奇怪的看着小弹簧。

  “对呀,大哥哥陪我玩。”小弹簧望着刺客,眼镜里仿佛有星辰大海。

  刺客看着小弹簧出了神,笑了一下,说:“你……不觉得我可怕?”

  “我为什么会觉得大哥哥你可怕?我觉得大哥哥很好接近,只是你没有表露出来而已啊。而且,刚刚大哥哥笑起来很好看啊,这么好看的大哥哥怎么会可怕呢?”弹簧笑嘻嘻的说。

  刺客笑道:“是吗……你真的很可爱呢……”

  刺客一把抱起小弹簧:“走,哥哥带你去玩。”

  小弹簧开心的说:“好鸭,走啦!”

 

  其实,从看见他的第一眼起,他就已经为之心动了吧……

——————————————————————————

作者的话:

  哇弹刺真好(*˘︶˘*).。.:*♡

  弹簧快撩爆刺客!๑乛v乛๑嘿嘿

  我才没有咕咕( ̄y▽ ̄)~*捂嘴偷笑

  明天有空的话再更一章弥补一下_(:3」∠❀)_

 


星雅醬

【刺客自传】The Origin(十四)

14.

一阵规律的敲门声拉回了邪眼的注意力,邪眼从门上的窥视孔往外看,

一位意外的访客出现在眼前。

“庄园主?”为什么庄园主会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自己的房间外面?

邪眼带着满肚子的疑惑打开门看向这位意外的访客。

“打扰了邪眼先生。”庄园主对着邪眼露出微笑。

“您知道吗?您和那位刺客先生在某些方面非常相似呢!”

熟练的泡着茶,庄园主用轻松的语气和邪眼说着奇怪的话,

邪眼露出了不理解的表情,他可是自认自己比刺客要有耐心的多。

“您一定不知道那位被称为『刺客』的雇佣兵先生的过去吧?”

庄园主笑笑的盯着邪眼,明明应该是一个温暖的微笑,

但在邪眼眼中,这个笑中只有隐藏着一个危险的风暴...

14.

一阵规律的敲门声拉回了邪眼的注意力,邪眼从门上的窥视孔往外看,

一位意外的访客出现在眼前。

“庄园主?”为什么庄园主会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自己的房间外面?

邪眼带着满肚子的疑惑打开门看向这位意外的访客。

“打扰了邪眼先生。”庄园主对着邪眼露出微笑。

“您知道吗?您和那位刺客先生在某些方面非常相似呢!”

熟练的泡着茶,庄园主用轻松的语气和邪眼说着奇怪的话,

邪眼露出了不理解的表情,他可是自认自己比刺客要有耐心的多。

“您一定不知道那位被称为『刺客』的雇佣兵先生的过去吧?”

庄园主笑笑的盯着邪眼,明明应该是一个温暖的微笑,

但在邪眼眼中,这个笑中只有隐藏着一个危险的风暴,随时等着将他拉入其中。

“本名奈布·萨贝达,廓尔喀自由佣兵,这个名字在道上还算小有名气。

总是能够完美的达成所有任务,没有失败的纪录,

甚至有些人认为『奈布·萨贝达』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

不得不说,这个猜想确实是正确的,凭藉着相似的外貌,

他和弟弟们建立起了『奈布·萨贝达』的威名。”

轻轻的啜了一口手中的茶,庄园主继续说下去。

“但是您知道吗?为什么明明是由多个不同的人来扮演『奈布·萨贝达』,

但大家对这位雇佣兵的印象都是穿着红色披风的刺客呢?”

邪眼眯起眼睛仔细消化刚刚获得的讯息,庄园主这段话到底想告诉他什么?

以刺客的个性他才不会无聊到要求弟弟们穿成跟他一样,

他不会刻意去造就“奈布·萨贝达”这个角色,那么答案似乎只有一个原因了。

“因为『奈布·萨贝达』是刺客自己造成的对吧?”

邪眼看着庄园主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确实如你所说,基本上『奈布·萨贝达』的名声是由刺客自己建立起来的没有错,

从他七岁时开始。”

庄园主语气轻松的说出了刺客惊人的过去,刺客在年幼时因为战火失去了家园,

年纪轻轻就必须拿起武器去收割他人的性命,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理由——生存。

在他六岁时他做出了一个改变他人生的重要决定,

他收留了其他和自己一样的失去家园的孤儿成为他的家人,

包含蒸汽少年以及他的双胞胎兄弟弹簧手。

孤儿照顾孤儿,这是个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的事,

邪眼很清楚一名孤儿想要生存下去是多么的困难,特别还是年纪那么小的孤儿,

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把握能在那么小的时候就能在外面生存下去,

但是刺客办到了,他养活自己以及他的弟弟妹妹们,

不用想就知道刺客绝对是用尽一切手段来生存,最终甚至是当上了一名雇佣兵,

以年仅七岁的小小身躯撑起一个家。

“这就是为什么每当有人提起『奈布·萨贝达』时,

大家总是最先想到那个有着红色披风的身影。

邪眼寄主先生,刺客先生打从七岁起就是在和死亡共舞的日子中度过,

为了重要的事物任何手段都用的出来,就像他的字典中没有『怜悯』两个字。”

庄园主露出了一个无奈的微笑看着邪眼。

不论是他们哪一个都是在逼不得已的状况下选择走上这条不归路,

严格说起来,他们都是现实底下的可怜牺牲者,

但是他们却都用自己的方式已完全不一样的姿态再次站在众人眼前,

个个都是最出类拔萃的人才,庄园主是这么想着,

而他们这种人正是庄园主一直在寻找的,最适合担当庄园守卫的人选。


黑鬼

等待中的刺客鱼
(p1黑白色,p2彩色)

看到太太 @间黑喵 的人鱼文脑海中突发奇想,顽强地摸了一张图,画渣水平不忍直视(捂脸)

等待中的刺客鱼
(p1黑白色,p2彩色)

看到太太 @间黑喵 的人鱼文脑海中突发奇想,顽强地摸了一张图,画渣水平不忍直视(捂脸)

别再讨好尘染吖

致我最爱的你②【弹簧×刺客】

  “噢……天哪……好难受啊……痛。”弹簧趴在床上,捂着自己的背。

  “弹簧!你没事吧!”刺客推门而入,他一参加完自己的游戏,就赶紧跑过来看弹簧。

  “大哥!我好疼啊……( p′︵‵。)”弹簧哭丧着脸。

  “昨天明明还好好的,怎么伤口突然就发炎了?”刺客疑惑的打量着弹簧。

  “额……”弹簧迟疑了一下,“我,我也不知道啊……哎呀,大哥,我好痛啊(。í _ ì。)”弹簧可怜兮兮的望着刺客,好似马上就要哭出来。

  弹簧怎么可能告诉刺客,这是他故意把伤口弄发炎的,这样就可以让刺客来照顾他了。

  “哎,真是...

  “噢……天哪……好难受啊……痛。”弹簧趴在床上,捂着自己的背。

  “弹簧!你没事吧!”刺客推门而入,他一参加完自己的游戏,就赶紧跑过来看弹簧。

  “大哥!我好疼啊……( p′︵‵。)”弹簧哭丧着脸。

  “昨天明明还好好的,怎么伤口突然就发炎了?”刺客疑惑的打量着弹簧。

  “额……”弹簧迟疑了一下,“我,我也不知道啊……哎呀,大哥,我好痛啊(。í _ ì。)”弹簧可怜兮兮的望着刺客,好似马上就要哭出来。

  弹簧怎么可能告诉刺客,这是他故意把伤口弄发炎的,这样就可以让刺客来照顾他了。

  “哎,真是拿你没办法。要不然……吃点止痛药?”刺客疑惑的说。

  “不行,大哥!”弹簧尴尬的打住,他的反应好像过于激烈了。

  刺客奇怪的看着弹簧。

  弹簧扭扭捏捏的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大哥,你……你帮我呼一下好不好……呼一下,就不痛了……”

  刺客宠溺的看着弹簧:“噗,什么嘛。好吧好吧,真是拿你没办法啊,来,我帮你吹吹。”

  弹簧转过身。

  刺客轻轻的把弹簧的绷带取下。昨天本来就狰狞的伤口现在更是红肿不堪,隐隐的透露出些许紫色。刺客没想到弹簧的伤口已经发炎到这种程度。心底越发自责,其实是他的错吧,是他让弹簧等了那么久……

  “弹簧,疼吗。”刺客问。

  “疼啊。”弹簧回答。

  “对不起弹簧,果然是我的错吧,让你等我这么久……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刺客自责的说。

  刺客低下头,不敢再看弹簧。

  “大哥……这不是你的错,你不要再自责了好吗……我会很难受的。”弹簧突然转过身来,抱住刺客,“你知道吗,大哥,弹簧很喜欢你,是超越了兄弟的那种喜欢……弹簧不希望看到大哥不开心,如果大哥不开心的话,弹簧也会不开心的。”

  “弹簧,你……说什么?喜欢谁?”刺客震惊的看着弹簧。

  “喜欢你。”弹簧坚定的看着刺客。

  小的时候,一直都是刺客在照顾他,那时候弹簧觉得刺客是他的好哥哥。

  现在,弹簧和刺客相处的越久,就越是觉得刺客已经不仅仅是他的好哥哥。

每次刺客一看别人,一对别人温柔的笑,他都会吃醋——他想成为他家大哥眼中唯一的人。

  “弹簧……你……”刺客看着弹簧。

  弹簧也看着刺客,最后吻上了刺客的唇,一点一点的吞噬着属于刺客的气味。

  等到两人都快呼吸不了时,弹簧才放开刺客。

  他邪魅的看着刺客,笑的明媚。他说:“大哥,我喜欢你。”

  他也笑着说,眼中只剩下了弹簧:“傻瓜。”

——————————————————————————


啊啊啊啊啊啊啊

双佣真好!(破音)

*٩(๑´∀`๑)ง*

弹簧好攻嘤(〃'▽'〃)

下一章应该是写刺客视角了(´▽`ʃƪ)

喜欢的话记得点一个小心心和赞噢,谢谢

ପ( ˘ᵕ˘ ) ੭ ☆


SNK十年空

摸鱼
明早看我垃圾车技在线翻车(不是)
tag私心超级大

摸鱼
明早看我垃圾车技在线翻车(不是)
tag私心超级大

别再讨好尘染吖

致我最爱的你①【弹簧×刺客】

  “呼……哈……就差一点……”弹簧拼命地跑着,回头看到了在后面穷追不舍的白纹,前面是他的刺客大哥,“大哥……”

  尖锐的铁爪抓在弹簧的背上,弹簧吃力的倒下了。

  就在白纹要抱起弹簧时,刺客拦住了白纹:“等等,白纹,你放了弹簧,我来换他。”

  “哎呀呀~小刺客这么主动吗~可以的呢。”白纹邪魅的笑着。

  刺客在弹簧耳边小声说到:“快走。”

  弹簧爬出了大门。

  白纹笑嘻嘻地把刺客打倒,准备抱起刺客。刺客横了他一眼,点击了投降。

  求生者【大获全胜】

  刺客出来后,看见弹簧坐在椅子上心事重重,走过去拍了拍弹簧...

  “呼……哈……就差一点……”弹簧拼命地跑着,回头看到了在后面穷追不舍的白纹,前面是他的刺客大哥,“大哥……”

  尖锐的铁爪抓在弹簧的背上,弹簧吃力的倒下了。

  就在白纹要抱起弹簧时,刺客拦住了白纹:“等等,白纹,你放了弹簧,我来换他。”

  “哎呀呀~小刺客这么主动吗~可以的呢。”白纹邪魅的笑着。

  刺客在弹簧耳边小声说到:“快走。”

  弹簧爬出了大门。

  白纹笑嘻嘻地把刺客打倒,准备抱起刺客。刺客横了他一眼,点击了投降。

  求生者【大获全胜】

  刺客出来后,看见弹簧坐在椅子上心事重重,走过去拍了拍弹簧:“怎么?还在等我?”

  弹簧看见刺客,赶紧抱住他:“太好了大哥你终于来啦~还好你没事。对不起啊( p_q)”

  刺客回抱弹簧:“这不是你的错。”

  “嘶……”弹簧哼了一下,“大哥,疼……”

  刺客抱歉的说:“弹簧……我们回去吧,我给你包扎一下”眼底满是心疼。

  “好~”弹簧开心的说。

  刺客和弹簧肩并肩来到刺客的房间。

  弹簧好奇的打量着刺客的房间,这并不是弹簧第一次来刺客的房间,但弹簧总是觉得刺客的房间是那么的吸引他。

  他想更多的了解刺客,他觉得,他对刺客是有其他的情感……但他不敢说,怕说出来会影响他和刺客的友情,最后连朋友都做不了。

  对……只要能做刺客的朋友,就好了……不要紧的……

  刺客拿着绷带和酒精,坐在刺客面前。

  “脱了。”刺客说。

  “嗯?什么脱了……”弹簧疑惑道。

  “傻子,衣服脱了。”刺客的语气不禁带了点宠溺。

  “噢!哦哦哦,好的”弹簧顺从的把衣服脱下来。

  衣服被弹簧从身上脱下来,露出了好看的锁骨和人鱼线,还有一些斑斑驳驳的伤疤。

  “转过去。”

  弹簧顺从的转过去,露出了伤痕更多的背。

  明明做好了心里准备,但看见弹簧背上那个刺眼的爪印,刺客还是忍不住心疼。

  刺客一边用酒精消毒,一边问弹簧:“痛吗?痛的话我轻一点……”

  弹簧隐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呻吟:“不,不痛。”

  刺客看着弹簧颤抖着的背,知道他现在痛的要命,但是他就是不说。

  “傻瓜。”刺客喃喃自语。

  “好了,转过来吧。”刺客说。

  弹簧转过头,却一不小心把头印在了刺客的唇上。

  刺客的唇很软,湿湿的,很舒服。

  “啊!”弹簧尖叫着把头扭回去,捂着已经染上一抹绯红的脸“大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刺客愣了一下,轻轻笑了起来:“哈哈哈,你还是那么冒失啊……但是,很可爱。”

  弹簧又转过头,看着刺客。他的大哥笑起来真好看,怎么办,他好像喜欢上自家大哥了……

  他想……占有他。

﹍﹍﹍﹍﹍﹍﹍﹍﹍﹍﹍﹍﹍﹍﹍﹍﹍﹍﹍﹍﹍﹍﹍


这里清水写手尘染(/ω\)

在线快乐Σ(|||▽||| )

不行双佣真的太美好了(●°u°●)​ 」

我现在好激动(✪▽✪)想开车车

找一个时间开一下车叭(∴◎∀◎∴)

喜欢的话可以点一下小心心点一下赞吗(/ω\)害羞

请期待下一章的双佣啊(*'▽'*)♪

可能会发小甜饼(///ˊㅿˋ///)


SNK十年空

咋的 我就是想捏脸(喂)

咋的 我就是想捏脸(喂)

柠檬な

考完试,画的(╥ω╥`)

又经过几天肝完(╥ω╥`) 

感谢我朋友 @余兆あ【懒癌晚期】 帮我修改( •̥́ ˍ •̀ू )

永爱刺另

(隐藏了杰佣ヾ(@^▽^@)ノ )

考完试,画的(╥ω╥`)

又经过几天肝完(╥ω╥`) 

感谢我朋友 @余兆あ【懒癌晚期】 帮我修改( •̥́ ˍ •̀ू )

永爱刺另

(隐藏了杰佣ヾ(@^▽^@)ノ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