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刺客披风

11456浏览    289参与
篂杏
啊……依旧是开头不知道画成什么...

啊……依旧是开头不知道画成什么亚子,结尾不知道会是这个亚子的图……

(´×ω×`)

And thank you for watching!
(⑉°з°)-♡

啊……依旧是开头不知道画成什么亚子,结尾不知道会是这个亚子的图……

(´×ω×`)

And thank you for watching!
(⑉°з°)-♡

靓原君啊

杰佣文(2)

克拉克先生救了我们,我和二弟觉得克拉克先生是一位好人,因为害怕二弟的伤口发炎,我向克拉克先生求助,克拉克先生说了两句“那个,你们可以去找艾米丽医生”“她就在我隔壁”二弟感觉那位叫艾米丽的很熟悉,我也没管那么多,就去隔壁找艾米丽了。门开了。

眼前是一位穿着医生制服的女士,刺客看了一下那位女士并说道

“艾米丽姐姐!”很显然,刺客认识艾米丽小姐,我们坐了下来和艾米丽小姐聊了一会,她一下就看出刺客背后有道伤口,不过并没有说出来。而是问刺客有没有受伤,不仅刺客这次没有逞强,而且还接受治疗了!

不过没有发现的是,白纹和杰克已经潜伏了在附近

待续

小学生文笔,勿喷,马上要开学了,还要赶暑假作业,所...

克拉克先生救了我们,我和二弟觉得克拉克先生是一位好人,因为害怕二弟的伤口发炎,我向克拉克先生求助,克拉克先生说了两句“那个,你们可以去找艾米丽医生”“她就在我隔壁”二弟感觉那位叫艾米丽的很熟悉,我也没管那么多,就去隔壁找艾米丽了。门开了。








眼前是一位穿着医生制服的女士,刺客看了一下那位女士并说道

“艾米丽姐姐!”很显然,刺客认识艾米丽小姐,我们坐了下来和艾米丽小姐聊了一会,她一下就看出刺客背后有道伤口,不过并没有说出来。而是问刺客有没有受伤,不仅刺客这次没有逞强,而且还接受治疗了!



不过没有发现的是,白纹和杰克已经潜伏了在附近





待续

小学生文笔,勿喷,马上要开学了,还要赶暑假作业,所以还是那么少

靓原君啊

杰佣文(1)

我是奈布.萨贝达,我现在慌得很,因为我面临着这样一个问题。杰克向我告白了!不仅仅是我,还有我二弟(刺客)。事情还要从几个月前说起。

那天,我和我二弟(刺客披风)正在执行任务。当刺客准备击毙目标时,结果.......不小心失手了,不,这一点也不好玩!我们已经被白纹和杰克发现了。我二弟被那个杰克的钢爪给抓伤了,不过....幸运的是,我们甩掉了他们,但某个不幸的是,二弟的伤开始发炎,不过更幸运的是,一位名叫克拉克的先生救了我们!

待续

对不起啊,我写的太少了,可能不好看,不过请勿喷!谢谢!

我是奈布.萨贝达,我现在慌得很,因为我面临着这样一个问题。杰克向我告白了!不仅仅是我,还有我二弟(刺客)。事情还要从几个月前说起。



那天,我和我二弟(刺客披风)正在执行任务。当刺客准备击毙目标时,结果.......不小心失手了,不,这一点也不好玩!我们已经被白纹和杰克发现了。我二弟被那个杰克的钢爪给抓伤了,不过....幸运的是,我们甩掉了他们,但某个不幸的是,二弟的伤开始发炎,不过更幸运的是,一位名叫克拉克的先生救了我们!

待续





对不起啊,我写的太少了,可能不好看,不过请勿喷!谢谢!

萧子落

这是一个弟弟惹哥哥生气的故事,最后还得由大哥出面调解(一家人的日常)

这是一个弟弟惹哥哥生气的故事,最后还得由大哥出面调解(一家人的日常)

篂杏
是随手涂鸦|・ω・`) 因为色...

是随手涂鸦|・ω・`)

因为色感比较差没有上色

然后玫瑰花好难画啊|・ω・`)

其实我根本不会画ROSE啊(๑•̀ㅂ•́)و✧

私心杰佣QwQ

And thank you for watching!
(⑉°з°)-♡

是随手涂鸦|・ω・`)

因为色感比较差没有上色

然后玫瑰花好难画啊|・ω・`)

其实我根本不会画ROSE啊(๑•̀ㅂ•́)و✧

私心杰佣QwQ

And thank you for watching!
(⑉°з°)-♡

敲可爱的小杰杰
码个进度✓谁知道什么时候画完啊...

码个进度✓
谁知道什么时候画完啊x。
本来想画情头结果发现肝不动弹簧手x。就干脆先画这个了。
我好菜。?
私心刺弹了。

码个进度✓
谁知道什么时候画完啊x。
本来想画情头结果发现肝不动弹簧手x。就干脆先画这个了。
我好菜。?
私心刺弹了。

是个厌世的人

摸鱼

p2是线稿

可能分辨率不是很高,都是lof的锅!他压画质!(不是,没有,我瞎说的,lof你相信我是爱你的!)

摸鱼

p2是线稿

可能分辨率不是很高,都是lof的锅!他压画质!(不是,没有,我瞎说的,lof你相信我是爱你的!)

望、空羽

联合狩猎,我刺客被专佛了!虽然没有能力赢,但是小丑和宿伞,救人狂卡位怎么都不愿打刺客,真的好温柔啊啊啊啊,吹爆奈布,吹爆奈吹!

联合狩猎,我刺客被专佛了!虽然没有能力赢,但是小丑和宿伞,救人狂卡位怎么都不愿打刺客,真的好温柔啊啊啊啊,吹爆奈布,吹爆奈吹!


深渊。

喊一声刺客。

画完了反而觉得半成品更好看,我果然是色盲

喊一声刺客。

画完了反而觉得半成品更好看,我果然是色盲

珊瑚是个咕咕怪

正片来了正片来了正片来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弹刺长篇。

弹簧视角。

私设刺客比弹簧大三岁。

好的我肝没了。

正片来了正片来了正片来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弹刺长篇。

弹簧视角。

私设刺客比弹簧大三岁。

好的我肝没了。

得想个办法晏

说说我最喜欢的男人“刺客”(全文仅个人观点)

  其实我刚开始对刺客的认知仅限于同人文,我不知道他的性格及特色,当我认为我真正的了解刺客过后,我的心被刺客偷走了。

  “刺客披风”简称刺客,为奈布·萨贝达的皮肤之一,可许多人觉得每个皮肤都有一个灵魂,我是其中之一,我喜欢上的男人他经历过战场的洗礼,但却拥有十分温柔的内心,他冷血过,但最后还是会在每个不眠夜看到自己亲手杀死的人,可能是小孩;可能是战友。但一样的每个人都是被名为“刺客”但男人所杀死。

  他异常的坚强,曾为战友当诱饵救他逃离敌人的魔掌,可到最后看个同期的战友一个个倒下,他崩溃了。向上司提交了辞呈,便转身离开,在离开的前一刻上司说“...

  其实我刚开始对刺客的认知仅限于同人文,我不知道他的性格及特色,当我认为我真正的了解刺客过后,我的心被刺客偷走了。

  “刺客披风”简称刺客,为奈布·萨贝达的皮肤之一,可许多人觉得每个皮肤都有一个灵魂,我是其中之一,我喜欢上的男人他经历过战场的洗礼,但却拥有十分温柔的内心,他冷血过,但最后还是会在每个不眠夜看到自己亲手杀死的人,可能是小孩;可能是战友。但一样的每个人都是被名为“刺客”但男人所杀死。

  他异常的坚强,曾为战友当诱饵救他逃离敌人的魔掌,可到最后看个同期的战友一个个倒下,他崩溃了。向上司提交了辞呈,便转身离开,在离开的前一刻上司说“萨贝达,战场适合你...可你,不适合战场”。

  在退休后跟退休前唯一没变的事,每个晚上都需要用药物入睡,到最后可能吃了药还是无法入睡,每个晚上一遍遍的折磨自己,可刺客对自己说了什么?他说“这是我应得的,所以不能怨天尤人”是啊,他没冷血过吗?他累了,他真的累了,到最后离开战场看到的还有一个个生命消失,一具具尸体落下。他从没说过任何一句抱怨,尽管被每个不眠夜折磨的要死要活,也从没抱怨过。

  他就是那么温柔又冷酷的人,不是吗?

珊瑚是个咕咕怪
白刺摸鱼。 关于身高问题www...

白刺摸鱼。

关于身高问题www。

白刺摸鱼。

关于身高问题www。

为和
加了一些(真的一些)我之前涂色...

加了一些(真的一些)我之前涂色没注意到细节(真的细节)
嗯。。。
你们就当找不同吧
👀💦💦

加了一些(真的一些)我之前涂色没注意到细节(真的细节)
嗯。。。
你们就当找不同吧
👀💦💦

为和
杰佣 里面有一点私设 哦指绘真...

杰佣

里面有一点私设

哦指绘真的好难
上色我很简单暴躁
👀💦

哦对了雷者自避

杰佣

里面有一点私设

哦指绘真的好难
上色我很简单暴躁
👀💦

哦对了雷者自避

看看置顶求约稿!

[抓捕]佣/园

[温斯顿出现了一个杀手,已经对许多或是家财万贯或是有权有势的贵族下手了。贵族们请了许多守卫和侦探,依然束手无策。艾玛·伍兹在高额的赏金诱惑下,来到了这座富丽堂皇的城市。]

“真是有意思,红灰间色披风的「披风刺客」?”【戴着「真相小姐」的名号休闲惬意地坐在斯文加利伯爵的花园里与斯文加利夫人喝下午茶,丝毫没有关照对方焦虑惨白的模样,寻找着与其寥寥的共同话题。】

“伍兹小姐,真相小姐,请你一定要帮我们抓住那个刺客……拜托了,这关系到我们全家人的命运。”【泪眼迷离,随即用丝绸手帕优雅地整理好面容。】

“那是自然。”【甜美而不失礼貌地笑。】

时间飞逝,瞬已入夜。

【微笑】“斯文加...

[温斯顿出现了一个杀手,已经对许多或是家财万贯或是有权有势的贵族下手了。贵族们请了许多守卫和侦探,依然束手无策。艾玛·伍兹在高额的赏金诱惑下,来到了这座富丽堂皇的城市。]

“真是有意思,红灰间色披风的「披风刺客」?”【戴着「真相小姐」的名号休闲惬意地坐在斯文加利伯爵的花园里与斯文加利夫人喝下午茶,丝毫没有关照对方焦虑惨白的模样,寻找着与其寥寥的共同话题。】

“伍兹小姐,真相小姐,请你一定要帮我们抓住那个刺客……拜托了,这关系到我们全家人的命运。”【泪眼迷离,随即用丝绸手帕优雅地整理好面容。】

“那是自然。”【甜美而不失礼貌地笑。】

时间飞逝,瞬已入夜。

【微笑】“斯文加利先生,放心吧,今晚我会守着的。”【安抚完今晚被预定的刺杀目标后,抬眸望向窗外,灯火阑珊,一向安静的斯文加利伯爵的别墅,今晚要热闹了呢。】

“「披风刺客」……有点意思……让我来会会你。”【待斯文加利先生和仆从们都睡下,把最后一盏亮堂的大灯也关了,躲在大厅的落地窗帘后守株待兔。】

【摆钟滴答滴答地响着,艾玛打着无声的哈欠,倦意上头。】

【一人影纵身跳到屋檐上,在屋檐上奔跑着,夜色将青年很好的隐藏起来,无人知晓,到目标地点,不是夺窗而进而是小心观察仆人们的去向和目标的房间】

【艾玛望向窗外,有些失神。灯火辉煌的贵族区,实在无趣且难闻,在其衬托下,那抹红色,充满活力,鲜艳夺目】“等等……红色?!”【回过神来,立即攀着旋转的楼梯扶手冲上二楼。用钥匙打开伯爵先生房间的门,四下环视,没有动静,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此时青年已经完全掌握那么仆人的行走路线与目标的房间,便迅速翻窗进入这个别墅,正准备冲进目标的房间却看到一个人影,心想不好,只能先放弃原计划,先躲到柱子后面观察。】

“呼……我看错了吧。【窗帘飒飒地拍打着窗】窗户没有关上?忘记了吗?先生这么大意真是给了「披风刺客」一个好机会啊,还好有侦探敏锐的观察力。”【嗤笑,走到窗边,把窗户锁上。】再等等吧。

【见那人关上了窗户 ,有些无奈,不过自己早已摸清了地形,想刺杀,再跑走,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呵,徒劳。”【便冲了快去,留下残影,在门口也不准备近身击杀,而是拿出了无苦(飞标),从口袋里人拿出一小瓶致命毒药,沾上几滳,便毫不犹豫扔了出去,正中目标的眉心】

【被「噗——」的一声惊到,瞬间意识到出事了,顾不上查看被害人的状态,冲出房门,只看到了窗外的红灰色残影和「吱呀」晃动的窗户】“!!”

【向下望去,一楼的草地有凹陷的痕迹,已不见人影】“可恶……”

“刚才那位小姐……应该是所谓的「真相小姐」吧”……呵【青年在没有人的小路上奔跑着,细细回想那人的身影。】“但愿您能找到我。”

【按响电铃,整个别墅的人都醒了】“啧……”【察看斯文加利伯爵的情况,眉头一皱。】

“斯文加利女士,我尽力了,抱歉……”【深深鞠了一躬】

【劈头盖脸的一阵痛骂,毫无贵族夫人该有的修养可言,听着,只是默默地低着头,无言】

【被轰出门后,低落地坐在波光粼粼的塞昂河岸的长椅上。】

【视线突然暗下来,奇怪地回头,那是个模样俊秀的青年】“嗯?”【故作平静地缓缓开口】“您好先生,有什么事吗?”

【回到自己的房间将面罩与披风换成佣兵服,放进一个箱子里。心好乱,好烦……还是出去吧。在塞昂河畔缓行。见长椅有一个女孩,低落的样子。金发碧眼,与那人有几分相似便过去看了看。】

【他似是对突如其来的问候没有反应过来,沉默一会】“无事,感觉小姐……您很像一个人。”【还是那样,对认何人都冰冷的语气】

“是吗……那个人是谁呢?”【礼貌笑,心道,搭讪也不会找个好理由,也不会看气氛吗?】

“小姐您应该知道「真相小姐」吧?”【直奔主题,青年眯了眯湛蓝的眼睛,上下打量眼前的女孩。】“你们长得有几分相似。”

“大名鼎鼎的「真相小姐」?啧,不瞒你说,她……真是个废物。”

“哦?怎么说?”【挑眉,将头歪到另一侧,难得有兴趣去听别人的言语。】

“区区一个刺客都抓不到,亏还戴着「破了多少疑难案子」的名号。”【嘲讽笑】

“她一定可以的,对她抱有信心吧。”【揉揉她的头。】

“会吗……谢谢。”【渐渐,脸上泛起诡异的红晕,突然醒悟了什么。】“先生,随便与女士肢体接触是很失礼的行为!”

“是吗?可我看你很好像喜欢这样呢?”【身体前倾,贴在她耳边低语,炽热的气息拨动着她的心弦。】“美丽的「真相小姐」,在下「披风刺客」,期待与你的……下次相遇~”

[待清醒过来,那位刺客先生已消失在夜色中。]

“下次相遇,我也很期待,不过就是敌人了。”【自言自语道】

「END」

苏皌/余境
摸一把刺客披风 换了一种画风然...

摸一把刺客披风

换了一种画风然后画的时候还挺轻松qvq??


摸一把刺客披风

换了一种画风然后画的时候还挺轻松qv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