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刺猬乐队

2572浏览    103参与
白雪矮矮
完工我要去微博@石璐小姐姐了哈...

完工
我要去微博@石璐小姐姐了哈哈哈爱

完工
我要去微博@石璐小姐姐了哈哈哈爱

白雪矮矮
嘻嘻病渐渐好了!po个进度!我...

嘻嘻病渐渐好了!
po个进度!
我的小姐姐!

嘻嘻病渐渐好了!
po个进度!
我的小姐姐!

炒饼

上色回味昨天的音乐节,专为刺猬而来,刺猬压轴演出,然而我硬是把刺猬的压轴演出臆想成了下午场😂🙏

上色回味昨天的音乐节,专为刺猬而来,刺猬压轴演出,然而我硬是把刺猬的压轴演出臆想成了下午场😂🙏

慬昔

白日梦蓝

白日梦蓝

“尽管你们一起走过了那么多岁月,尽管你们对彼此都无比重要,但是这样那样的事都已经过去了,你拽不回他们,也无法带他们再去更遥远的未来。那,就这样吧。”

“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最后一首歌是来自刺猬乐队的《白日梦蓝》。感谢您收听今天的节目,我们下次再见,晚安。”

卸掉耳麦,仰头靠在椅背上,许久,才长舒一口气站了起来,走出了直播室。

“恬姐,你今天这话题真是太伤感了。”门外值夜班的小帆眼泪汪汪的说。姜恬笑了笑,抬手揉揉小帆的一头短毛:“之后就交给你了。”

“保证完成任务。”小帆比出一个手势,随后快步走进了直播室。

年轻真好啊……姜恬伸伸懒腰,有些好笑又随意的想。检查了一下手机,钥...

白日梦蓝

“尽管你们一起走过了那么多岁月,尽管你们对彼此都无比重要,但是这样那样的事都已经过去了,你拽不回他们,也无法带他们再去更遥远的未来。那,就这样吧。”

“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最后一首歌是来自刺猬乐队的《白日梦蓝》。感谢您收听今天的节目,我们下次再见,晚安。”

卸掉耳麦,仰头靠在椅背上,许久,才长舒一口气站了起来,走出了直播室。

“恬姐,你今天这话题真是太伤感了。”门外值夜班的小帆眼泪汪汪的说。姜恬笑了笑,抬手揉揉小帆的一头短毛:“之后就交给你了。”

“保证完成任务。”小帆比出一个手势,随后快步走进了直播室。

年轻真好啊……姜恬伸伸懒腰,有些好笑又随意的想。检查了一下手机,钥匙,踏步离开。

出了电梯,远远看见大楼外站着一个人,在有些疑惑这么晚门外还有人的同时,又有些不厚道的想“这也太好了,大半夜的还有人和我一样没回家”,想着脸上扬起笑,脚下的步子也轻快了些,欲擦肩而过,留一个曼妙的背影,事实上她也这样做了。然而她才刚走到门口的楼梯处,就被迫停下了脚步。

“姜恬。”那是一个太过于熟悉的声音,甚至说哪怕这个人有天变成一张整容脸,这个声音她也不会认错。姜恬觉得有些头大,这个人真的是——什么时间出现不好,偏偏在今天,要说他没点蓄谋,姜恬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

可是到如今又有什么办法呢?姜恬只能回过头,带着几分为难几分苦笑:“苏宥盐。”

 


姜恬第一次见苏宥盐是2009年,那年她大一,18岁,走在路上,第一次听到刺猬乐队那首《白日梦蓝》。

她走了学校一条鲜少有人走的羊肠小道,鲜花盛开。在这条小道上,她伴着耳机里那句“请你不要离开,这里胜似花开”遇到了弹着吉他坐在石头上唱着“请你不要离开,这里胜似花开”的苏宥盐。

那种感觉很奇妙,半边耳朵是刺猬主唱赵子健的摇滚嗓,半边耳朵是苏宥盐有些哑的偏民谣,两种声音混在姜恬耳朵里竟丝毫不显得违和。周围没有什么人,显得很空旷,吉他混着歌声造就了平和的假象,就好像除了歌声多一句话都是喧嚣。

所以少年闭着眼唱,女孩盯着他听。

“我明白,明天不会有色彩,世间是伤害的比赛,当我醒来时才明白。”

“咔嚓”,MP3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关了机,四周又一下子安静了,除了风起吹响叶子的声音,就只有少年慌张地问候:“你……你哭什么?”

“诶?”后知后觉的姜恬摸到自己湿漉漉的脸,就立马用双手捂住了眼睛,不想让眼泪继续流下来:“没……没有,就是,唔……”哽咽了,没说下去。

站在对面的苏宥盐满头雾水,手足无措:“别……我这也没带纸……哎呀,你别哭啊。”无奈却又没有办法,只得重新坐下弹唱了一首英文歌,姜恬已经不记得那首歌的名字了,只记得她随着那首歌,纵然还是红着眼圈,可心里却变得柔顺起来,悲伤好像也就逐渐远去了。

从那天起,姜恬忽然信了,相信了音乐的力量。

 


“你吃饭了吗?”多年后苏宥盐站在姜恬面前有些局促,甚至紧张地攥紧了口袋中的布料:“我请你吃火锅吧。”

果然是故意的!

这是姜恬的第一想法,自从2013年以后,每年的今天她都是非要吃一顿火锅的,而这些,苏宥盐明明知道,毕竟多少次火锅,都是他们两个人一起吃的。

“不用,我昨儿买了菜,准备回家吃。”姜恬看到苏宥盐的神色一紧,不自觉的还是会有些心疼,所以她几乎不假思索地说:“介意送我一程吗?”便立马看见了苏宥盐暗淡目光中又重新焕发出光彩。

“你每天都骑车回家?”

“嗯,骑车就十五分钟,走路要半小时,路程短,坐车不划算。”姜恬推着自家“小红”回答。

“哦。”苏宥盐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应了一下,算是自己有听。

姜恬用余光看了一眼苏宥盐,随即低下头笑了一下,两人陷入了沉默。再抬起头,看到了远处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她把车子递到苏宥盐手里:“推着,等我一下。”然后小跑着进了便利店,不一会儿,拿了两瓶罐装啤酒出来,已经打开了,递了过去:“就一罐,别这么闷了。”

 


自从小道上的相遇之后,姜恬真的爱上了刺猬。她下载了整张《白日梦蓝》的专辑——《爱之过往》、《最后一班车》、《24小时音乐聚会》,那些带着点忧郁的摇滚,却在呐喊着生命和生活,看似狂的背后展现的却是难得可贵的少年气。她听着听着就想到唱《白日梦蓝》的少年,那次见面过于狼狈和匆忙,最后什么也没有留下,姜恬莫名的有点想再见到他,听他再唱一首刺猬的歌。

谁知道这样一个愿望足足等到了大一毕业,是个夏季晚会,要表演节目的那种。

姜恬就是在那次晚会上又一次见到了他。知道了他也是大一,学历史的,叫苏宥盐。他和另一个男生,一个吉他,一个贝斯,唱的是《金色年华,无限感伤》。姜恬是闭着眼睛听的,震耳欲聋的音响放着插了变音器之后的吉他和贝斯,周围的人群跳跃,欢呼,很吵,但姜恬却很安静,她立在原地,任音色缠绕,鼻子好像又酸了起来。

然后,便有了一时冲动,临时起意报了附加节目。

姜恬是学播音主持的,对自己的声音本是很有自信,但那天她就是很紧张,直到看到台下已准备离开的苏宥盐停下了步子,背着吉他扭过头,看向了台上的她。霎时,又来了勇气,她向前一步,握住话筒:“《白日梦蓝》,送给大家。”

 


“那之后你就来我们系找我了嘛!”姜恬举着啤酒罐笑。

“对呀,我们那时候不是缺了女鼓手吗?看见你喜欢刺猬,以为你是奔着刺猬的女鼓手去的。”苏宥盐将罐子向前伸,与姜恬碰了一下,抿下一口酒:“没想到你是一点都不懂。”

“当时听刺猬更多是奔着赵子健的词,我从前对音乐可能并没什么冲动。”啤酒下肚,略微有点苦。

“没什么冲动晚会敢临时上台唱《白日梦蓝》?”明显的,苏宥盐不信。

“还不是为了让你看见我,让你知道,我记得那天你唱的歌,也喜欢那天你唱的歌。”

话一出口,两人面面相觑,最后,姜恬先笑了:“没想到吧?我那么勇敢。”

原来,当时间过去,岁月泛黄,流年印染,有些话可以以这么轻松的语气讲出来,像个玩笑,可又最真诚。

那是不是表明,她真的放下了,长大了?

 


姜恬和苏宥盐熟起来是一件很自然的事。苏宥盐来找她,虽然知道了她对音乐几乎全无了解,但因为共同的爱好,和初见时奇妙的氛围,两人还是会经常见面,一块约个饭,有时候姜恬也会被苏宥盐带着出去和他的兄弟混饭,后来就有人开他俩玩笑,一开始两人会慌张否认,可时间长了,谁也不能说自己没有这个心思。

在2010到2011跨年的晚上,苏宥盐把姜恬约出来,还是在那条没什么人的小道上,还是《白日梦蓝》,只是苏宥盐改了词。

“青春是青涩的年代,我明白,明天因你有色彩,世间有美丽的边塞,当我遇见你时明白。”

一曲终了,姜恬脸上有了笑意,苏宥盐也是笑着的,他站起身,向姜恬伸出手,因为足够了解,两人心照不宣,姜恬伸手回握了上去。之后,他们各自买了一罐330ml的啤酒,坐在那条小道上,双手紧握。

很多年后回想起来,会觉得,似乎那一刻就是永恒。

像所有情侣一样,看电影,逛街,吃饭,带一对耳机听歌,一起去唱歌,偶尔也会有甜甜的亲吻或者惊喜和感动,或许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回头看,这些温暖,平凡深刻。

2013年6月22日,姜恬看到了刺猬乐队鼓手石璐和吉他主唱赵子健分手的消息。她不知道,也没有再去查他们具体是什么时候分手的。不敢想是为什么,也不想知道,只是难过,担心乐队会不会就此解散,毕竟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在无法排解的情绪顶峰,她拉着苏宥盐出去吃火锅,第一次喝了很多酒。

“苏宥盐,我们不会分开,对吧?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对吧。”胃里很难受,脑子也很晕,心里更疼。

那双大手从桌子对面伸过来,紧紧握住了姜恬的手,有力的温暖直沁人心:“会的,一直在一起。”

自那天起,每年的6月22日,姜恬都会吃火锅,她那时候以为苏宥盐也会一直陪她吃火锅。

 

“这就是我家了。”姜恬停下步子说。

苏宥盐也停下来,他看着姜恬,欲言又止——最后,他放弃了,冲着姜恬笑笑:“走吧,我看着你灯亮。”

“别走了。”姜恬就像没听见他这句话说的什么一样:“一起去吃火锅吧。”

真正上了桌,围着一个锅,两人之间某些难解的尴尬就显现了出来,房间里只听得到火锅咕嘟咕嘟冒泡的声音,红油锅里飘着的辣椒格外刺眼,红彤彤的一片,像极了鲜血淋淋,也像极了满目疮痍。姜恬忽然想起来,其实辣不是一种味觉,而是一种痛觉。想着,她好像被辣椒呛住了一般猛烈咳嗽起来,咳得眼泪都出来了,慌忙喝下一大口水才得以压住。

好一会儿,姜恬开口了:“苏宥盐,我给你讲讲我毕业后的事吧。”

 


姜恬大四的时候已经四处跑电台了,以其聪明才智,很快找到了合适的地方;而苏宥盐则准备成为一名教师,正为考研做准备。那个时候两人各忙各的,但每天忙完见面却有着说不完的话,感觉那时晚上的星星格外亮,因为即使再晚,也知道有人会等着自己。

大四结束姜恬正式到电台工作,苏宥盐也成功考上研,留在学校读书。他本想和姜恬在外面租个房子,但姜恬拒绝了,她住在了单位宿舍也把苏宥盐赶回了学校宿舍。终归是给两个人留下了空间,但是相应的,也留下了距离。

其实谁也没有说过什么,也没有表达过什么,有时候太过信任也会注定了一些事。

在毕业一年后,姜恬有一天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跟苏宥盐联系了,她打开通讯录,手指都要点上去了,又没有摁下。那一刻,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在害怕,在计算,她不知道该和苏宥盐说什么,更害怕她和苏宥盐没什么说的,她不想这样,她……在找话题,但她发现他们没有话题了。

打击来的猝不及防,隔阂出现的毫无征兆,平静也在恍惚中到来。

有一天上班,她接到了苏宥盐的电话,可当时她正好很忙,然后她说之后回给他。

可是,那天姜恬和她的搭档因为节目里的一句话闹掰了。姜恬和搭档的关系一直很好,可那天她搭档说:“还是觉得刺猬太丧了,会不会带坏小朋友?”本是开玩笑的话,但姜恬火了,她站起来,什么也不说,转头就走,第二天没有任何的解释,也不听任何的解释,拉黑搭档的一切通讯从电台辞职,将一年多的心血付之东流,还留下了一个坏名声。但让姜恬自己说,没什么后悔的,再来一次,她还是会这样做,刺猬乐队对她有不一样的意义,无论什么人有意无意说什么坏话,她都不能接受,就这么任性,也就这么简单。

闹掰的那天晚上,姜恬心情很不好,忘了回电话的事。等到再想起来,姜恬都已经到另一家电台工作了。总觉得再打电话过去有些奇怪,所以她只发了个短信,告诉了苏宥盐换电台的事,顺便写了地址。

于是第二天下班,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苏宥盐。姜恬很激动,兴奋得几乎哭出来,她从楼梯上跑下来,冲进苏宥盐的怀里,在那个夜晚,他们在电台楼下紧紧搂在一起。

那之后,两人再也没有见过。

姜恬后来的搭档是个大他三岁的小哥哥,两人兴趣相投,配合默契,时间长了,感情自然突飞猛进。有一天小哥哥在公司很多人的策划下给她表白了,可众目睽睽下,姜恬问小哥哥:“你知道我最喜欢的歌吗?”

“《白日梦蓝》。”小哥哥回答得斩钉截铁。

“那你知道为什么吗?”姜恬又问。小哥哥愣了很久,最后说:“因为歌词写的好?”是反问的语气,把姜恬问笑了,然后姜恬抱起了那捧玫瑰,嗅了嗅又放下:“对不起,我不能接受,谢谢你。”她提起包走出大楼,躲在黑暗里,放声痛哭。

在她问出口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不管小哥哥回答什么,她都不能答应。

为什么喜欢《白日梦蓝》?

冠冕堂皇的理由都是假的,唯一的原因不过是这首歌曾是少年唱给她的。

 


“那个时候我就想啊……我会不会就这样注孤生啊?”姜恬面色平和,带着点笑,急乎乎吃下一口毛肚,就好像只是说着无关紧要的事。但苏宥盐了解姜恬,他伸手抚上了姜恬的头,想说什么,可最终又一次缄口不言,手缩了回来,过了一会儿,低下头闷闷说了一句:“对不起。”对不起没能像约定好的那样给你快乐和幸福。

“干嘛道歉啊。”姜恬夹了一筷子豆皮扔进锅里,又从锅里夹出魔芋放到苏宥盐碗里:“你没做错什么。当初拒绝合租的人是我,后来没有准时回电话的也是我。就算真的要道歉,也该是我。”在开始变得不敢和苏宥盐联系的那段时间里,姜恬每次都会很气苏宥盐的名字,因为“盐”字实在是太日常了。人每天都要吃饭,吃饭就有个咸淡,有了咸淡难免要想到盐,所以那段时间她经常会莫名其妙的伤感哭泣,但她也知道她和苏宥盐不再联系的原因是她自己在逃避,害怕发现两人之间的问题,害怕有一天会说分开,一直不愿意去面对。

但感情是逃不掉的,就像从前再怎么害怕分开还是会一别经年,就像现在再怎么不愿见面还是会久别重逢。

“到你了。”姜恬打破了两人的沉默。

“我吗?”苏宥盐放下筷子,抬头问了一句:“你有啤酒吗?一罐就行。”

在拿到啤酒后,他打开来,啤酒的苦涩在口腔中萦绕开,苏宥盐才开口:“我毕业后,过得很平凡。”

其实,谁不是平凡?

 

考了研,应聘,到一个公办学校当了老师,拿着不高的工资,凭着一腔热血工作。

苏宥盐看着底下的孩子有种特别强烈的感觉,想要告诉他们某些价值观。他们是未来十几年社会的中流砥柱,一定要告诉他们要做什么,什么是好的,这些话听起来很官很假,但当真的站在三尺讲台上就能真切感受到责任的力量。于是,苏宥盐忙着备课,忙着教学,忙着与孩子们相处,以至于疏忘了与姜恬的事情,等想起来,倒也没有姜恬那种纠结,没想什么就打了电话。

是在打了电话之后,听到她匆匆挂了电话,还有那晚迟迟没有等来的回电,让苏宥盐意识到,关系的失控。

所以当姜恬发了短信来,苏宥盐丝毫没有犹豫就去了,看着姜恬冲下来,抱住姜恬。

他千里迢迢,从南到北,换乘了三趟地铁,打车半个小时,终于见到姜恬,像是用尽了毕生勇气。过犹不及,那之后,苏宥盐骤感疲惫,学校的工作愈发忙碌,当了班主任之后更是忙得不可开交,就这样,没有再联系。

2018年,他有一次上课前听到了学生放的歌,一耳朵就能听出赵子健的声音,更熟悉那张扬的鼓声,还有这么多年依然不变的少年气。

“是刺猬乐队?”他在上课前照例和学生闲谝:“没听过的,是什么歌?”

“火车!”班里活泼的姑娘回应,似是看出了他的迷茫,女生又大声说:“《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真的好听!”旁边的孩子露出一个嫌弃这姑娘老派的表情,两人嬉笑着打闹起来。苏宥盐笑着把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回来,自己的有些思绪却飘向了更远的地方。

回去,他查了音乐节,看到了刺猬,没犹豫,买了票。

“黑暗的不是夜晚,是漫长的孤单……叹世万物皆可盼,唯真爱最短暂……人世间悲喜烂剧,昼夜轮播不停……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赵子健词曲依旧,石璐的鼓还是燃爆,他俩还在一起组乐队,但石路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赵子健也有了自己的女朋友,两个人仍然欣赏对方的才华,但这早与爱情无关。

那一刻,苏宥盐想起2013年6月22日,喝了很多酒的姜恬和他紧握着手说:“我们不会分开的,对吧?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对吧。”他当时明明答应过她会一直在一起的。

真正让苏宥盐决定来找姜恬的是2019火了一个综艺,他在里面看到了刺猬乐队,他难以形容这么多年过去了再见到这支乐队出现在大众视野的感受。在某一期,苏宥盐听到了《白日梦蓝》,那是赵子健笑着说“用脚趾头弹也不会弹错的曲子”,配上大提琴,苏宥盐竟然听哭了。

 

“我忽然想起自己在那条羊肠的小道上弹着《白日梦蓝》遇到你,在那场表演上因为《白日梦蓝》记住你,在那个跨年借着《白日梦蓝》握住你,有一瞬间觉得‘这里胜似花开’,于是我也想‘请你不要离开’,于是我来找你了。”苏宥盐帮着姜恬洗完碗筷收拾完桌子如是说。

“我这些年一直有听你的节目,你换了几个电台,换了好多个时间点,但我一直知道哪个是你。”顿了一下苏宥盐说:“你总是要在22号的最后一首歌放《白日梦蓝》的。”

“对啊。”姜恬并不否认,她想了一下,站起来去卧室抱了一把琴出来,那是苏宥盐这么多年一直放在姜恬这里的吉他,她把琴递过去,或许是刚刚又喝了些酒的缘故,姜恬有些晕沉,她卧倒在宽大的沙发里,眯起眼睛:“唱首歌吧,阿盐。”

“青春是青涩的年代,我明白,明天不会有色彩……”

听着,姜恬放松下来,身体上一放松困倦就袭来,她很想听他唱完这首歌,可两个眼皮已抗不住困倦打颤,模糊之中,他听到苏宥盐唱的歌词变成了:“我明白,明天因你有色彩,世间有美丽的边塞,当我遇见你时明白。”

至于到底有没有,她已经记不清了。

一觉醒来,已是清晨,微凉的风吹起窗帘,也吹起了姜恬蓬松的鬓发。身上有人为她盖了被子,可为她盖被子的人,已经走了。只在枕头下塞了一封信,不,或许称为字条更合适。

“我曾看到过一句话——无论以怎样的方式说再见,永远也对不起初次见面。所以,我们不说再见——我走了。”

看着静静靠在椅子边的吉他,姜恬微笑着伸手揽了揽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走向床边,拉开帘子,让清晨的光更加肆无忌惮照射进来,让客厅被阳光填满。

下次见面再说出口吧。

在18年有刺猬的音乐节上,自己是如何泪流满面的。

                                                            

END


卮言

【刺猬】【石璐×子健】光阴•流年•夏恋

(我在lofter上传视频永远出问题……)

链接评论

B站指路👉AV65933189

军训期间抽空捣鼓电脑的产物。

还是个难产儿。

就像他们的这么多年。

萌生剪这个视频的冲动,是因为第一次在屏幕上见到石璐和子健的那个夜晚,就被他们“不做恋人做挚友”的默契所吸引。

这种也可以被称为soulmate的感情不同于Click#15的相互需要,而是无法靠近。

刺猬的爱情是什么样的?

拥抱的时候,身上的刺会扎入对方的身体里,最终落得遍体鳞伤,所以它们之间永远有着不可逾越的距离。

我很佩服他们用十四年的时间找到这个平衡点。

石璐说“我和子健只是无力的过往,招架得住的人才有权做我和他的太阳。”

我觉得一帆就是这个太阳,用自己的温暖...

(我在lofter上传视频永远出问题……)

链接评论

B站指路👉AV65933189

军训期间抽空捣鼓电脑的产物。

还是个难产儿。

就像他们的这么多年。

萌生剪这个视频的冲动,是因为第一次在屏幕上见到石璐和子健的那个夜晚,就被他们“不做恋人做挚友”的默契所吸引。

这种也可以被称为soulmate的感情不同于Click#15的相互需要,而是无法靠近。

刺猬的爱情是什么样的?

拥抱的时候,身上的刺会扎入对方的身体里,最终落得遍体鳞伤,所以它们之间永远有着不可逾越的距离。

我很佩服他们用十四年的时间找到这个平衡点。

石璐说“我和子健只是无力的过往,招架得住的人才有权做我和他的太阳。”

我觉得一帆就是这个太阳,用自己的温暖融化两个人之间的“那道墙”。

我为他们的故事想过无数个背景音乐,最后还是用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光阴•流年•夏恋》。

理工男赵子健,吟游诗人赵子健,在过往的情境与回忆中期待明日美好的愿景。

小小的石璐,有着大大能量的石璐,表面通透的笑容下,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

未来会怎样,我们不知道。

但是“它一定不仅是,梦幻觉与暗月光。”


下北泽小狗

那天在床上乱弹的riff(可以这么叫吧)

弹完发现这不就是刺猬在乐队的夏天唱火车那首歌时开场子建弹的那一小段吗

我是用了Am转C

很简单的和弦,然后一直拨两根弦

那天在床上乱弹的riff(可以这么叫吧)

弹完发现这不就是刺猬在乐队的夏天唱火车那首歌时开场子建弹的那一小段吗

我是用了Am转C

很简单的和弦,然后一直拨两根弦

Wishing star
【每日一图】第六百二十六日 忙...

【每日一图】第六百二十六日

  忙碌的一天,看看谁来了😂

【每日一图】第六百二十六日

  忙碌的一天,看看谁来了😂

杳杳以后

喜欢子健,仿佛是借来了神的手笔,没有人能像刺猬那样唱青春未尽。就像石璐说的,他的才华闪闪发光,就是天上的星星,在悬崖末路把你的人生拉回来。子健写的歌,是可以一直流传下去的,百年后一定会有人像我们这样爱他,怜惜他的才华。


「缠绕着泪目空枕与屋顶的悲哀 / 所有的爱 / 穿透这城市的压抑与阴霾 / 浓缩于发屋小巷尽头树枝摇晃窗外 / 何以未来  / 只一片赤诚之心与色彩 / 美好的青松岁月怎能未老先衰 / 灵魂 被恶梦囚俘后丢在大街上漫天飞舞的落叶垃圾与塑料袋


暗夜点亮 / 城市里自由之血涌四方 / 日出后我们扬帆启航迎风破浪 / 如梦欢畅 / 醒来时惊恐的心悬停在腹中寻氧...

喜欢子健,仿佛是借来了神的手笔,没有人能像刺猬那样唱青春未尽。就像石璐说的,他的才华闪闪发光,就是天上的星星,在悬崖末路把你的人生拉回来。子健写的歌,是可以一直流传下去的,百年后一定会有人像我们这样爱他,怜惜他的才华。


「缠绕着泪目空枕与屋顶的悲哀 / 所有的爱 / 穿透这城市的压抑与阴霾 / 浓缩于发屋小巷尽头树枝摇晃窗外 / 何以未来  / 只一片赤诚之心与色彩 / 美好的青松岁月怎能未老先衰 / 灵魂 被恶梦囚俘后丢在大街上漫天飞舞的落叶垃圾与塑料袋


暗夜点亮 / 城市里自由之血涌四方 / 日出后我们扬帆启航迎风破浪 / 如梦欢畅 / 醒来时惊恐的心悬停在腹中寻氧 / 彼此身旁 / 人生绝不该永远如此彷徨 / 它一定不仅是梦幻觉与暗月光。」


27号公路

因为热爱,所以才有痛苦和幸福,起起落落没道理,是这样吗?

因为热爱,所以才有痛苦和幸福,起起落落没道理,是这样吗?

卤鸭鸭

几首印象深刻的歌 还有好多歌想画

几首印象深刻的歌 还有好多歌想画

白雪矮矮
😄😄😄石璐小姐姐微博po...

😄😄😄石璐小姐姐微博po的照片好好看啊
我不愧是迷妹了哈哈哈等待一个完成图

😄😄😄石璐小姐姐微博po的照片好好看啊
我不愧是迷妹了哈哈哈等待一个完成图

双倍盐
《24小时摇滚聚会》 遗憾的是...

《24小时摇滚聚会》

遗憾的是没找到五线谱,所以用了《白日梦蓝》的谱子来画

《24小时摇滚聚会》

遗憾的是没找到五线谱,所以用了《白日梦蓝》的谱子来画

余生皆假期

在长安城,当小透明

《长安十二时辰》看到38集,看了一整集的第八团惨况,累觉不爱,算了,不追了。毕竟,时间太宝贵了。

弃剧也是因为听到好多人说,后面烂尾了。不知道究竟如何。

据说张小敬这个英雄人物的选择出现了问题,很多观众不认同。

这部剧里,人物的行为和选择被裹挟在层层包裹的权力和阴谋之中,我也觉得太闹心了。

当身处这样的蜘蛛网中,我觉得比较好的办法,就是问问自己的初心到底是什么。

追究起来,张小敬之前很多的行为,也是很成问题的。

比如他牺牲自己的卧底,还有类似其他丢卒保车的行为。

《奇葩说》里专门有一期讨论:为了救一船人,杀死一个人,这样的行为是正义的吗?

讨论下来,在文明社会,这样做并不理直气...

《长安十二时辰》看到38集,看了一整集的第八团惨况,累觉不爱,算了,不追了。毕竟,时间太宝贵了。

弃剧也是因为听到好多人说,后面烂尾了。不知道究竟如何。

据说张小敬这个英雄人物的选择出现了问题,很多观众不认同。

这部剧里,人物的行为和选择被裹挟在层层包裹的权力和阴谋之中,我也觉得太闹心了。

当身处这样的蜘蛛网中,我觉得比较好的办法,就是问问自己的初心到底是什么。

追究起来,张小敬之前很多的行为,也是很成问题的。

比如他牺牲自己的卧底,还有类似其他丢卒保车的行为。

《奇葩说》里专门有一期讨论:为了救一船人,杀死一个人,这样的行为是正义的吗?

讨论下来,在文明社会,这样做并不理直气壮。

当然,在具体情形中,我们还是会为了保全大多数牺牲少数,大多数人还是会这样选择。

在影视剧里,“群体”这样的概念,经常是很模糊的。但某些着力刻画的个体,却往往是鲜活的。所以主人公做出这样的选择,观众看着往往更会不爽。

除了张小敬,看了这么多集了,李必这个主人公,这个代表智慧的少年天才,也没有让人看到非常厉害的地方。不知道后面他能不能力挽狂澜,要不然,光是卖惨的话,这人物也不大能立起来啊。

这部电视剧里我印象深刻的还是一些小人物,很多都还蛮鲜活的,不知道一时冲动干了件大好事的姚汝能后来咋样了。

据说徐宾是个重要的主谋。不好玩。

监狱里关了30多集的陈参据说要人品智力爆发了。

元载这家伙不知道怎么样了。写到这儿,居然又想去看几眼了。

整部电视剧都在讲,一群人和一个城市的关系。

“在长安城,你不想被它吞噬,必须和它一样成为一个怪物。”

“在长安城,没有脸,还做什么人!”

“在长安城里做一个无名者,算活着吗?”

龙波、崔器等都说过类似的话,大意是,在长安城里做无名者,不配活着。一定要活出点声名来,最好流芳百世,不行也得遗臭万年。

但我也生活在如今的首都。

我觉得声名大噪,是美好的愿望。但其实这对大多数人来说,都很遥远。

在这样的情况下,踏踏实实的做好自己,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说到底,我们只是很平凡的个体。做人最重要、最基本的,还是处理好自己和自己和关系。

就像《乐队的夏天》里,刺猬乐队唱的那一句:我不要神的光环,只想握紧手中的平凡。

在长安城,当一个小透明,挺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