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前世今生来世

4浏览    3参与
Iraqis金

【博君一肖】3⃣️ 博弟很高兴和你成为室友!战哥我也是!

死神博x肖医生


            纯属虚构 圈地自萌  


            不要上升真人


            渣文笔 不喜勿喷 


            纯属个人爱好


“你好先生,你找谁?”

肖战一脸诧异的看着这个突然闯进来的男人。这个男人五官长的好精致,身姿瘦削颀长,生的...


死神博x肖医生



            纯属虚构 圈地自萌  


            不要上升真人


            渣文笔 不喜勿喷 


            纯属个人爱好


“你好先生,你找谁?”

肖战一脸诧异的看着这个突然闯进来的男人。这个男人五官长的好精致,身姿瘦削颀长,生的极为好看。

“那个...那个对不起,我好想走错了。”

王一博说完关门就走了。肖战愣着看着门,这个男人怎么这么眼熟,好像在哪见过。何铭这时候推门进来了。

“肖医生,想啥呢?”

肖战看着推门进来的何铭

“没想啥?就刚才有个人走错了,看着那个人有点面熟。”

何铭看了看门口,抓了抓脑袋

“嗯?我没看到呀。哪有什么人?你咋了,出现幻觉了?”

“怎么会,明明刚才就有一个穿着一身黑的男人,还带着帽子。”

“哪有穿一身黑戴帽子的男人,我在走廊里没看到那样的人呀。反正我没看到,算了算了,找你说正事来了,怎么样合租的事,要不我去找你住吧。那样咱就可以一起玩了。”

肖战一听一起玩,瞪大了眼睛

“不用了不用了,我租出去了,明天人家就来看房了。”

何铭的眼里闪过一点失落,抿了抿嘴

“行吧,可人家也不一定住呀。嘿嘿。”

“等明天再说吧!你怎么又串门,快回去好好上班。”

肖战就怕何铭再说一起住的事,就想快点把他赶走

“人家这不是想你吗!来看看你。”

肖战听了这话打了个冷颤,一脸嫌弃的说

“咦~行了行了,你可别说了。快回去吧。”

“得,我走了。拜拜。”

何铭出门攥着拳头,跺了一下脚,明明是出个主意,自己想和肖战一起住,怎么这么快就找到人了。


王一博从医院回来,就开始工作了。工作的时候还时不时想起肖战。王一博怎么也想不明白,今天怎么又看到自己了?王一博怎么也想不明白。王一博决定去问问上头,这到底怎么回事。王一博拿着衣服

“张楠你先替我一会,我出去一趟。”

“好嘞。”

王一博来到了,冥公楼。坐电梯到了最顶层。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一声低沉的声音

“进来。”

里面坐着的这个人好像知道王一博要来。还没等王一博说话,坐着的人先开口说了

“一切都是缘分,一切都是命格。你回吧!”



王一博回到茶屋,在椅子上坐了很久,心想:命格?缘分?阴间使者还有命格缘分吗?自从碰到肖战以后,奇怪的事就开始发生了。时不时的心痛,做奇怪的梦。还有那个反复出现在自己梦里的人到底是谁?王一博觉得这一切都和那个叫肖战的男人脱不开关系。这些事想的王一博头疼。早早就睡下了。这次又梦到那个人了,还是一如既往的看不清楚脸。这次那个人穿着一身黑衣,头上系着红丝带。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若行云流水般吹着笛子。自己弹着古琴,两人配合相当默契。




第二天早上,王一博早早起了床,收拾了一番,提着行李箱出了门。来到了肖战说的地址。王一博站在肖战家门口好久,盯着这个门心想:答案就在这。王一博按了按门铃。按了好久。

肖战被门铃声吵醒,心想:这么早谁呀?自己正梦见自己在一个像仙境一样的地方和一群小兔子玩呢。肖战揉了揉眼睛。下楼去开门了。一开门,就看见一个提着行李箱的男人站在门前。肖战有点疑惑

“请问,你是谁?”

“我是来看房子的,昨天给你打过电话了。”

王一博抬头看了看肖战。肖战这才猛地想起来,昨天是让人家来看房子来着,可这个人怎么直接提着行李来了?

“偶偶偶,对对对,你快进来。”

肖战把王一博请到屋里,屋里的装修很简约大气。以米白色为主

“你先在这里随便看看。我上去换身衣服。”

王一博看了一眼肖战,一看就是刚睡醒,还穿着睡衣。

“嗯。”

肖战赶紧溜到自己房间,换了一个家居服。王一博在楼下转了转,看到了肖战摆在柜子上的照片。有小时候的,有上学时候的,有上班时候的。但这些照片里却没有肖战的父母。都是一些和他年龄差不多的。这让王一博很好奇。照片里的男生笑的很开心,看到肖战笑的照片,王一博也不由自主的跟着笑了起来。但这些笑容又让王一博觉得很熟悉。王一博看到一本影集,正打算打开看的时候。肖战从楼上下来了。看到王一博正在看自己的照片。赶紧跑了过去,把影集按在手底下。傻傻的笑了笑

“别别别看了,都是很久以前的照片,丑死了。”

王一博看肖战一脸窘迫

“不好意思呀,没经过你的同意,动你的东西。”

肖战尴尬的笑了笑,

“没事没事,以后咱就是室友了,到时候咱俩一起看,我还可以给你讲讲,照片背后的故事。唉,对了!你是不是昨天那个在医院走错房间的人呀?你昨天穿了一身黑,还带了帽子。”

王一博并没想到肖战会认出自己

“嗯...嗯,你是那个医生呀?”

“对呀,哈哈哈这也太有缘分了吧!来这边坐吧。”

肖战让王一博坐在沙发上,自己给他倒了杯水。先开口说了话

“看你应该比我小吧?”

“应该是吧。”

“你几几年的?”

王一博也不知道自己几几年的,在自己包里找出身份证。王一博每到一段时间都会给自己弄个新身份证。肖战被王一博这个举动给可爱到了,在旁边看着王一博笑了起来。王一博被他这一笑整蒙了。诧异的把身份证递给肖战

。肖战接过身份证

“哈哈哈哈哈哈,你也太可爱了吧,还把身份证拿出来了。我就问一下你几几年的。哈哈哈哈哈。”

肖战看着王一博没有表情的看着自己,感觉可能自己刚才有点不礼貌了,收回表情

“97年的小朋友呀!。”

正在喝水的王一博听到小朋友这三个字,呛了口水,差点把水喷出来。心想:小朋友,既然叫我小朋友,我可能比你祖爷爷都大吧。不行我要克制自己,不能过嗨,我得高冷一点。

“我91年的,比你大六岁,他们比我小的都叫我肖哥,以后你叫我肖哥就行了。”

王一博听到这心里突然有点不一样的想法。心想:别人都叫你肖哥,我才不要和他们一样。

肖战又开始说

“我平时工作是一名急诊医生,偶尔可能会加班啥的。你呢?”

王一博平时很少和正常人接触,被问到做什么工作的,瞬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我...我是自主创业,有个茶店。”

“这挺好呀,嗯嗯~茶店不错,有空去你们店里喝茶,到时候记得给我打折呀!哈哈哈哈哈。”

王一博听到肖战要去茶屋,捂着嘴咳嗽了两声。连忙摇头

“别别别,你可千万不要去。”然后又很小声的说了句“最好永远都不要去。”

“为什么呀?”

王一博随便编了一个理由搪塞肖战

“太远了,我平时都不怎么去,都是电话联系他们。”

“是吗?远有啥?等我哪天休班,我开车带你去。你的店我怎么也得去捧捧场呀!”

王一博被迫的点了点头

“你平时都喜欢干些啥呀?”

“骑摩托,玩滑板。你呢?”

“哇这么酷,这也太刺激了吧!我平时就喜欢画画,唱歌。”

“嗯。”

“有时间我可以画一画你,我从小就学画画的,技术吧,还是很不错的。”

肖战说完这句话伸出手

“博弟很高兴和你成为室友。”

王一博又被肖战这一举动整蒙了,博弟!!!什么玩意!王一博握住了那只伸出来的手

“战哥,我也很高兴。”

说完这句话,王一博仿佛又听到了心跳的声音,但这次并没有胸口疼,就是感觉自己心跳很快。感觉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暖流,流过。

“战哥,战哥也行。以后就叫战哥吧!走我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




未完






——

Iraqis金

【博君一肖】2⃣️ 不行,不能和别人住一起

死神博 x 肖医生      


            纯属虚构 圈地自萌  


            不要上升真人


            渣文笔 不喜勿喷 


            纯属个人爱好


王一博穿好衣服,戴上戒指,拿上那个手表,答应人家的事就一定要做到。王...

死神博 x 肖医生      

 

            纯属虚构 圈地自萌  


            不要上升真人


            渣文笔 不喜勿喷 


            纯属个人爱好


王一博穿好衣服,戴上戒指,拿上那个手表,答应人家的事就一定要做到。王一博回想着那个男人说的地址,找到了他家,可房间里并没有人。这个屋子很温馨,墙上挂满了这一家人的合照,一家人笑的很开心。王一博看着眼前一切,自从自己有记忆开始,父母这个东西就离自己很遥远,没有感觉到被人爱着是什么滋味。王一博摸了摸墙上的照片,环视了四周,家人没有人。那个男人说过要亲手交到他老婆手里。王一博来到了那个把这个男人尸体带走的医院。在太平间看到了这个男人和他的妻子。王一博走过去,把手表放到那个妻子的兜里,离开了。王一博在医院里,闲逛了一会。看到迎面走来的肖战,心想:那个不就是今天撞了我一下,还和我对视的年轻男医生吗?这次和上次不一样,肖战好像并没有看到王一博,直径的从他身体里穿了过去。王一博对肖战充满好奇心,怎么这会又看不到了?王一博跟着肖战回到他的办公室,肖战累的瘫在办公室的椅子上,闭着眼睛想着今天不幸的事,一个幸福的家庭就这样破灭了。女儿今年才两岁,就失去了爸爸,一家的顶梁柱就这样被折断了。都是命呀!肖战不满的说了一句

“老天爷呀!你好狠的心呀!什么破命运不命运的,老子还就不信了!”

说完还拿脚踢了一下桌子腿,没想到脚踢到了桌子棱上,疼的肖战从椅子上跳起来,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的王一博,笑出了声,肖战好像听到有人在笑,脸上痛苦的表情瞬间没了

“谁在笑?”

肖战看了一圈办公室没有人呀?王一博意识到肖战听到了自己的笑声,捂上了嘴。下意识的看了看肖战,肖战并不知道这是谁发出来的。肖战觉得可能是自己听错了,也没有在意,表情有变的痛苦起来,坐在椅子上摸了摸自己的脚。过了一会有人敲了敲门,肖战收回了痛苦的表情

“进!”

进来了一个漂亮的护士

“肖医生,你忙吗?”

肖战好像对这个女护士的到来感觉很不自在,脸上的笑容很不自然。

“现在不忙,怎么了?”

“我今天晚上想.....”

护士的话还没说完,办公室的门又敲响了,肖战跑了过去开门

“张婆婆,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坐。那个小杨你先回去吧,我这有点事,有什么事等下次说吧。”

护士也听出了肖战的意思,护士有点忸怩不安

“那肖医生你忙吧,我也没什么大事以后说吧,那我走了。”

“嗯,去吧!”

王一博在肖战去开门的时候,坐到了肖战的办公椅上。看着这戏剧的一幕,这个护士很明显对肖战有意思,但肖战好像不怎么来电。一直在推脱,让人家这个小姑娘很手足无措。肖战给张婆婆搬了一个椅子让张婆婆坐下自己也扯了一个椅子坐到了张婆婆的旁边

“张婆婆怎么今天过来了,不是说让你在家好好休息吗,我过几天没有急诊了就去看你呀!”

这个张婆婆是肖战的病人,她的儿女都在外地上班,老伴在好几年前就走了。上次张婆婆在家摔了一跤,把腿摔断了,张婆婆没有告诉自己的孩子们,怕他们担心,住院期间一直都是肖战在照顾她,肖战在她心里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

“哎呀,小战呀,婆婆早就没事了,腿早就好了,我今天在家也是闲着,炖了点排骨,想着你忙,怕你又不吃饭,就给送来了。”

肖战笑着看着张婆婆,接过排骨

“谢谢张婆婆,你这几天就好好在家呆着,我忙完一定去看你。”

“好好好,那婆婆到时候给你做一桌子好吃的。”

“哇,一桌子好吃的,想想就好吃。”

肖战这一刻很幸福,让从小就没父母的他体会到了来自家庭的温暖。肖战的父母只留给了肖战一笔丰厚的财产,就撒手人寰了。肖战的父母在肖战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一场车祸带走了他的父母,从此自己无依无靠的。所以他对这一切很珍惜很珍惜。


阳光照在玻璃上,反射到这两个人的身上。阳光下的肖战笑的像个孩子一样。王一博看着一幕看的入迷,不自觉地跟着笑了起来。王一博觉得这个笑容很熟悉,忘记在什么地方见过,王一博大脑飞速运转,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这时王一博的胸口又开始痛了,王一博捂着胸口,困难的站了起来,一转瞬王一博就到了自己家里。喝了口水,坐在桌子前。心里想着肖战的那个笑容,真的好熟悉。王一博突然对这个肖战感到很好奇,肖战身上好像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让王一博想一点一点地靠近。




肖战把张婆婆送走,累的瘫在椅子上,心里想:今天出急诊的时候,撞到的那个人,明明自己抬起担架的时候,那个地方明明没有人呀,怎么过去就把人撞到了呢?自己看得很清楚呀!真的好奇怪呀!算了算了不想了,哎呀!对了今天不用加班了可以回家好好睡一觉了,心里美滋滋的。等到了下班时间,肖战收拾东西回了家。到了家,肖战卸下一身疲惫,冲了个澡,吃了桶泡面,就睡下了。


早上一缕阳光直射到肖战的房间里,像一束亮闪闪的金线,照亮了整个房间。肖战睁开惺忪的睡眼,摸了摸自己湿润的眼眶。肖战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里他一直重复的喊着一个人的名字。唤了好几声,他却不应。梦里的那个人穿着一身蓝白色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但始终看不清他的脸。这个梦做的肖战,一天的心情都很复杂。肖战收拾了收拾,开车去了医院。到了医院,肖战打了卡,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桌上的病例,肖战还不断的在学习,他从小就很想当医生,一直有个医生梦,现在梦想成真了,还希望自己更好一点。这是进来了一个人

“肖大医生,还学着呢?你昨天把人家小杨怎么了,昨天从你办公室出来就开始哭,你干啥了?”

何铭坐在肖战的办公桌上,用胳膊怼了怼肖战

“我能干啥呀,她三番两次的来找我,我没有那意思,就别耽误人家姑娘了。”

“你还挺有良心,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谈谈恋爱了,别天天都把工作放到第一位,我还比你小两岁呢,我爸妈天天逼我相亲。”

“哎,等等再说吧,我不急。”

“我给你出个办法吧!最近合租很流行,你可以找个人和你一起住,也当交朋友了。你也该认识一些别的领域的人,然后他把租房钱给你,反正你那么大的房子自己一个人住多没意思。你说呢?肖大医生?”

肖战想了想,确实也挺好,反正房子那么大,自己一个人住太没意思了。

“行了行了,你赶紧去上班吧,小心领导逮住你扣你工资。”

“切,我走了,你好好想想呀,我觉得很不错,要不我搬进去和你住也行。哈哈哈哈哈哈哈。”

肖战听到何铭说这句话,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他要和自己住,那还不如把自己杀了,虽然关系很好,但何铭可是医院出了名的能玩。喝酒泡吧蹦迪一样不少,不行不行,肖战怕自己被折腾死。



另一边的王一博也刚醒来,这个梦好想做的很美好。醒来的王一博脸上挂着笑容。梦里的自己名唤蓝湛,那个一直看不清脸的叫魏无羡。梦里两人在一起生活,魏无羡老是逗蓝湛,蓝湛很护着魏无羡,好像他就是蓝湛的一切。今天的王一博心情格外的好,早早的去了茶屋,准备今天的第一个工作。王一博穿好衣服,从二楼下来,就看到张楠愁眉苦脸的坐在椅子上。

“怎么了,今天心情这么差呀?”

“老大,我没有地方住了!”

“怎么了?”

“我昨天翘班被发现了,然后家没有了!”

“我看你是活该,让你天天就知道玩。”

“老大我知道错了,我该怎么办呀?我没地方住了。”

“那你租个房子呀!”

“也对,我可以租个房子。”

张楠边说边打开手机,打算租房子,看到一个很不错的,地段好,而且离茶屋还近,主要房租还便宜。而且还有室友,太好了。

“我找到了我找到了,老大你看这个行吗?”

王一博接过手机看了看,

“不错不错。”

直到王一博翻到一个名字“肖战”

“这个不行这个不行。”

王一博知道这可能只是重名,但看到这个名字他就觉得不行。

“哪里不行了?我觉得挺好的。”

“我说不行就不行。”

“切,不行就不行呗。你这么凶干嘛?我再找不行吗?”

“你现在茶屋待会,我出去一趟,有事你给我打电话我就回来。”

王一博拿着衣服戴着戒指,就走了。


转瞬王一博就到了肖战的办公室,肖战坐在办公室看着手机,王一博凑近一看果然那个租房子的就是肖战,王一博心里莫名的生气。

“缺钱了?租什么房子,不行不能让别人和他一起住。”

王一博很怕肖战把房子租出去,和别人一起住。

王一博转瞬又回到了家里,

“张楠,你就暂时住我这吧,我收拾收拾东西,然后你住进来,我出去住。”

“哇,老大这么好??那你去哪住?”

“你想不想住??问题这么多?”

“住住住,我住。”

“嗯。”

王一博打开手机,给肖战打了一个电话

“你好,我想租房子,有工作,很干净。有规律的作息时间,房租可以接受。”

电话那头的肖战很诧异,自己还什么都没问,他自己就都说了。喜欢这样的。

“那行,那你明天上午来看房吧,房子的地址就是介绍下面那个,因为我这是小别墅,你得走到公寓最后面才可以找到。”

“好我知道了。”

“那明天见了。”

王一博挂了电话,自己想了想刚才做的事,自己怎么了?对他的事这么在乎。王一博又来到了医院。这次他是推门进去的,王一博觉得肖战很有意思,就想没事的时候看着他做事情。王一博一推门

“你好先生,你找谁?”

肖战看着这个推门进来穿着一身黑的男人,王一博倒是被吓了一跳,他看了看自己手上戴的戒指。这次他又看到自己了?






未完


———

Iraqis金

【博君一肖】1⃣️ 阴间使者没有心跳,我这是怎么了?

死神博 x 肖医生      


            纯属虚构 圈地自萌  


            不要上升真人


            渣文笔 不喜勿喷 


            纯属个人爱好


“博哥,我这真的赶不过去了,你帮我去吧,下次请你吃饭。帮兄弟这个...

死神博 x 肖医生      

 

            纯属虚构 圈地自萌  


            不要上升真人


            渣文笔 不喜勿喷 


            纯属个人爱好



“博哥,我这真的赶不过去了,你帮我去吧,下次请你吃饭。帮兄弟这个忙。”

“张楠,你这小子又去干啥了,又去撩哪个妹子了?我看你是不想投胎转世了。”

“嘿嘿嘿,还是老搭档了解我。”

张楠被人戳破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行行行,我帮你去,你自己注意点,你这要是被上头发现有工作不去,再多让你干几年。”

“好嘞哥,我会注意的。哥,我今天听到有几个上头来的人说你还有六十年就够时间了,马上就可以解脱了,提前恭喜了。”

“嗯。我知道了,你忙你的去吧。”

王一博何尝不知道自己还剩多少时间,他每天都在计算日子,这几千年每天都是重复一样的事情,看过了多少生离死别,见过了多少人在临死前对这个世界的不舍、留恋和多少人的贪婪、自私。这么多年他早已对这一切淡然了。没有了一开始对这些事情的那么多看法和感触,现在只剩冷漠。



干他们这行的都是上辈子干了什么不得了的坏事,被上头剥夺了记忆,安排在人间当阴间使者。他们平时和正常人没什么不一样,除了不老不死,可以用意念控制一些东西。他们每个使者都有一枚特订的戒指,只有使者本人可以带的戒指,他们通常在执行工作的时候才会戴,戴上人们就看不到他们,方便工作。阴间使者都是根据做的坏事的不同划分使者工作的时间的。别的使者基本都是几百年,而王一博却是三千年,没有比他时间再多的了,成了元老级的人物。王一博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做错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坏事,需要得到这样的惩罚。王一博平时只在茶屋(茶屋:死了的人都会被带到这里,就和奈何桥差不多)工作,他的搭档就是张楠,张楠负责把人带到茶屋,王一博负责准备茶,这个茶喝了就会忘掉这一世的记忆,然后再根据这个人平时的作为,指引他坐哪班车去下一世。



王一博到了张楠给的地址,他站在路口看着这里的车祸现场。摇了摇头,说了一句:“又是一个短命的。”过了一会儿,救护车来了,几个医生抬着担架从车上跑了下来,把车祸者抬上担架,往救护车那边跑。路过王一博的时候,跑在最前边的年轻的男医生不小心撞了一下王一博。王一博一屁股坐在地上,只听后面传来一声

“对不住了,小兄弟。”

王一博没有想那是说给自己的。王一博摸着自己的胸口,有点喘不过气来,胸口疼的厉害。看着他们跑过去的方向,有一点生气的说

“都死了,又活不了了,还这么火急火燎的救干嘛?一群傻子。”

那个撞到王一博的年轻医生,扭过头来,恶狠狠的看了一眼王一博。两个人对视了一下。王一博这才反应过来,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戒指。王一博很疑惑,心想:自己戴戒指了呀,怎么还能看到我,也能听到我说话,还把我撞到了。怎么回事?那是不是别人也可以看到。他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跑到路人的面前,可是路人却看不到,还能从自己的身体里穿过,那刚怎么回事?

王一博百思不得其解,只听兜里怀表,响了一下,王一博拿出怀表看了看时间,走到那个死者的面前。那个死者看着这一切,坐在地上哭。

“走吧,到时间了。”

那个死者站起来,擦了擦眼泪,跟着王一博走了。到了茶屋,王一博给他准备了茶,死者看着这碗摆在自己面前的茶,哭了出来,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

“我这辈子就这么结束了,今天是我两岁女儿的生日,我下班赶着给她去过生日,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她娘俩以后怎么办呀!我爸妈怎么办呀!我可以求你一件事吗?你帮我把这个手表亲手交到我老婆手里可以吗?我就这个要求,求你了,下辈子让我干啥都行。”

王一博冷漠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这违背规定,不可以。”

“就当我求求你了,行吗?”

说着这个男的跪在地上,屋里的钟敲了起来,王一博知道车要来了,他要是错过这一班车就要上下一班的夜凝车,那他下辈子就有苦要受了。这一刻王一博仿佛感觉自己胸口跳了一下,他们使者都是没有心跳的。王一博那颗被冰封了几千年的心,这一刻软了下来。

“行,你走吧,我帮你。但这个事不要和任何人提起。”

“谢谢你,谢谢你。”

王一博送走了他,去了二楼自己的房间,王一博一进门,胸口又开始疼了起来,他按着自己的胸口跪到在地上,他仿佛又听到了自己的心在跳。他艰难的站了起来,喝了口水,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蓝湛,你喜不喜欢小兔子呀?”

“喜欢。”

“那你喜不喜欢我魏无羡呀!”

“喜欢,很喜欢。”

说完这句话魏无羡走了,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视线里。


“别,你别走,别走!”

王一博从梦里惊醒,出了一身冷汗,胸口又开始疼了起来,这次王一博感觉不是胸口在疼,是心痛。痛的让人窒息。王一博摸着自己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气。回想着自己做的梦,梦里的蓝湛是谁,魏无羡又是谁他的脸为什么那么模糊,为什么看着他越走越远自己的心这么痛。过了一会儿王一博平静下来,想着今天发生了好多奇怪的事,自己的胸口时不时疼,做了奇怪的梦,碰到了奇怪的人。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的不正常..........




未完





肖医生下篇出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