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剑三

985.3万浏览    77052参与
我真的不是妖炮萝

脑洞x2

深夜脑洞我又来了

cp花羊 唐丐 副cp有气剑


气咩和剑咩是同门师兄弟,从小一起长大,气咩喜欢剑咩但一直都憋着不肯告白,又对剑咩有强烈的独占欲所以会背地里搅黄剑咩的所有可能的情缘。

花哥其实是个双修花,出谷行医为了省事(方便撩汉)就装作自己单修离经,对剑咩有一见钟情的好感于是找理由接近剑咩说要跟他们一起历练。

气咩发现之后就趁夜跑去花哥那边警告他不要对剑咩有非分之想,结果花哥秒切花间两个人打了一架之后气咩败下阵来被花哥按在地上,花哥被气咩激起了征服欲于是转移了目标。表面上天天撩剑咩,各种膈应气咩把气咩气的半死,等晚上气咩来找茬的时候就仗着自己比气咩厉害花式欺负气咩吃豆腐。

之后三...

深夜脑洞我又来了

cp花羊 唐丐 副cp有气剑


气咩和剑咩是同门师兄弟,从小一起长大,气咩喜欢剑咩但一直都憋着不肯告白,又对剑咩有强烈的独占欲所以会背地里搅黄剑咩的所有可能的情缘。

花哥其实是个双修花,出谷行医为了省事(方便撩汉)就装作自己单修离经,对剑咩有一见钟情的好感于是找理由接近剑咩说要跟他们一起历练。

气咩发现之后就趁夜跑去花哥那边警告他不要对剑咩有非分之想,结果花哥秒切花间两个人打了一架之后气咩败下阵来被花哥按在地上,花哥被气咩激起了征服欲于是转移了目标。表面上天天撩剑咩,各种膈应气咩把气咩气的半死,等晚上气咩来找茬的时候就仗着自己比气咩厉害花式欺负气咩吃豆腐。

之后三个人行至洛道半夜被尸人攻击,剑咩在逃跑的时候为了保护气咩被尸人的血感染了,花哥用尽全力也没能救回剑咩,剑咩为了自己不变成尸人恳求气咩杀了他。剑咩死后气咩觉得这都是自己的责任,于是也想跟着自杀,花哥为了让气咩不寻死强行上了气咩。之后二人背负着剑咩希望他们好好活下去的遗愿加入了轩辕社抵御天一教。


一对夫妻互相悬赏了对方,炮哥和喵哥分别接了这对夫妻的单子,为了能拿到赏金于是打了一架。喵哥打不过要逃跑时刚好碰见路过的丐哥,于是骗丐哥自己在被炮哥追杀,正义凛然的丐哥就帮喵哥打走了炮哥,喵哥也趁机完成任务拿走了自己的赏金,让炮哥无功而返了。

炮哥因此对喵哥还有出手帮忙的丐哥怀恨在心,结果被好友秀秀喊去打名剑大会时发现队友竟然就是丐哥,于是故意在打三对三时各种给丐哥使绊子,丐哥其实发现了但也没和他吵。

打完之后找炮哥想把事情说清楚,结果正巧遇到喵哥拜托他帮忙扮成女子装情侣方便他完成任务。任务完成之后想换回衣服时被炮哥撞见,炮哥回去之后晚上做梦一直梦见自己在和女装的丐哥接吻,感觉自己要疯了。

之后打三对三时丐哥经常把减伤丢给炮哥,对面抓着炮哥集火的时候丐哥就会去帮他打输出缓解炮哥的压力,炮哥觉得丐哥是喜欢自己,而丐哥只是单纯的想让炮哥别把自己女装过的事情说出去。

打上十三段后秀秀跟炮哥告白了,丐哥路过偷听到了炮哥拒绝秀秀,于是为秀秀打抱不平地去找炮哥问为什么拒绝她,炮哥被丐哥的行为气的半死直接把丐哥按在墙上亲了一波然后说废话因为老子喜欢的是你,丐哥直接懵逼然后跑了。

丐哥溜溜球之后满脸懵逼地找了喵哥,喵哥跟他来来回回分析了好大一通终于让丐哥明白自己其实也喜欢炮哥,但是炮哥误以为丐哥直接溜溜球就是拒绝自己的意思,所以黯然神伤地收拾东西准备回唐家堡。走的时候一开门刚好撞见来找他表明心意的丐哥,二人说清楚之后就来了好几发【?】。之后丐哥和炮哥就绑定一起出任务,偶尔喵哥也会加入他们完成比较大的任务。

三角角

【苍策】给毒尸的生贺,应要求送来的兔策

【苍策】给毒尸的生贺,应要求送来的兔策

utopian

1.剑三最早的传说本 一堆大佬们 带桃子特典 80元出

2.小加百列女神的一踏江湖 35元出

3.剑三最喜欢的花羊,剑道文,毛团小剑剑的封面插图,红零太太等的G图 左上角书脊有点折,砖头本 30元出

4.英雄入帮吗?25元出

1.剑三最早的传说本 一堆大佬们 带桃子特典 80元出

2.小加百列女神的一踏江湖 35元出

3.剑三最喜欢的花羊,剑道文,毛团小剑剑的封面插图,红零太太等的G图 左上角书脊有点折,砖头本 30元出

4.英雄入帮吗?25元出

一只帅气的炮哥是不会掉马甲的

和叽哥快乐半夜截图。
登基套太有cp感了。
我是白金登基套,叽哥是白红登基套。
这两个是叽哥截的图。
233333

和叽哥快乐半夜截图。
登基套太有cp感了。
我是白金登基套,叽哥是白红登基套。
这两个是叽哥截的图。
233333

Tifa
【策秀-比翼双飞】好友跟我说。...

【策秀-比翼双飞】好友跟我说。。。别老做BL。。。。OJZ。。。。。

估计他会觉得我很敷衍吧。。。可我真的是半梦半醒之间把这个做出来的,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就请忽略吧。


我只是很很很很深刻的觉得。。。我的名字在旁边好像电灯泡。。。。_(:з」∠)_。。。。

【策秀-比翼双飞】好友跟我说。。。别老做BL。。。。OJZ。。。。。

估计他会觉得我很敷衍吧。。。可我真的是半梦半醒之间把这个做出来的,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就请忽略吧。


我只是很很很很深刻的觉得。。。我的名字在旁边好像电灯泡。。。。_(:з」∠)_。。。。

洛子西

之前立的一个pve flag 悲伤

之前立的一个pve flag 悲伤

酒友

买来直接套上!
太帅了!!!不后悔买红的!!
然后穿上了没跟姐妹炫耀就被静静拉到海边
假装
神仙打架

买来直接套上!
太帅了!!!不后悔买红的!!
然后穿上了没跟姐妹炫耀就被静静拉到海边
假装
神仙打架

翼龙wyvern

【cos正片】

“那年我从桥上过,驻足看你,也是一道风景。”

“后来呢?”

“后来贫道就滑了一jio”


摄影:翼龙wyvern

后期:段段 @妹摄段段 

【cos正片】

“那年我从桥上过,驻足看你,也是一道风景。”

“后来呢?”

“后来贫道就滑了一jio”


摄影:翼龙wyvern

后期:段段 @妹摄段段 

爬墙的windy
还是那对霸苍 我本来可以好快乐...

还是那对霸苍

我本来可以好快乐,都是作业害了我.jpg

#霸刀柳潇云#
#苍云燕雁#

还是那对霸苍

我本来可以好快乐,都是作业害了我.jpg

#霸刀柳潇云#
#苍云燕雁#

国之世臣。

返图藏剑白天河复刻。

返图藏剑白天河复刻。

花痕

鬼网三安利。《千万不要摸路上的野坟(已完结)》《我终于仇杀了我的完美情缘》。晋江贴吧都有。文笔剧情包邮不退货。

鬼网三安利。《千万不要摸路上的野坟(已完结)》《我终于仇杀了我的完美情缘》。晋江贴吧都有。文笔剧情包邮不退货。

覆云雨

《待雪归》第六章

第六章

       那叫花子的武功不错的,看起来毫无破绽,满身的酒气包着狂乱的躁意,一掌震得那胡人连连后退,只得抡起弯刀来挡着。

       “嚯!杀…人啦?”烛火映在这弯刀的身上,晃的叫花子眼花缭乱的。他也不晓得这人叽里咕噜说些什么,吵吵嚷嚷的,叫他静不下心来。

       “踩完了踢完了叫花子我、就要灭口…”他含糊的说着,皱起了眉。眯了眯眼、要看清这个穿着花里胡俏的人儿,可他觉得眼前朦胧胧的,看不清楚,欲要走进一些。晃了晃神儿也不晓得踢着了什么东西,一个踉跄险...

第六章

       那叫花子的武功不错的,看起来毫无破绽,满身的酒气包着狂乱的躁意,一掌震得那胡人连连后退,只得抡起弯刀来挡着。

       “嚯!杀…人啦?”烛火映在这弯刀的身上,晃的叫花子眼花缭乱的。他也不晓得这人叽里咕噜说些什么,吵吵嚷嚷的,叫他静不下心来。

       “踩完了踢完了叫花子我、就要灭口…”他含糊的说着,皱起了眉。眯了眯眼、要看清这个穿着花里胡俏的人儿,可他觉得眼前朦胧胧的,看不清楚,欲要走进一些。晃了晃神儿也不晓得踢着了什么东西,一个踉跄险些栽在刀上。

       “嚯!”

       叫花子吓了一跳,心里和凉了半截似的,酒都要醒了些了,拍着胸膛抚平下去。那胡人也吓了一跳,退了半步,眼睛都要瞪出来了,他抬手想去问问这醉酒的乞儿,可手里拿着刀,又被这乞丐误会了他。嗖的一声,先头还吊着酒店青竹棍儿就已经被那乞儿抽了出来,带着风敲过棍子的声音,撞到那胡人的头前来。

       那胡人赶紧侧首避开,把着弯刀一转,去削那乞儿的棍子,弯刀削去了棍尖,就收手,他抬臂又一转弯刀,看着好像连着身子也扭动了起来。与那叫花子说道:“你莫要再动手了,我并没有打伤你,不晓得小兄弟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何不坐下来谈谈?”

       乞儿来不及听,丢了断棍子抬手便是一掌。

       他出手太快,不让胡人有反应的时间。那胡人硬生生接了这一掌往后退去,倒因乞儿起手过轻了,并未造成什么影响。他又有些不稳的往后倒去,借着桌子才勉强站稳。

       可乞儿才抬眸看清楚,弯刀的刀锋就到了眼前,他猛地一栽倒让砍过来的刀落了空。

       “净在爷爷面前耍威风…”乞儿小声嘀咕着,捂着头挨了一下撞,那木凳儿也不是什么破凳子,狠狠地挨一下,不晓得有多疼。他搓搓手臂上红着的地方,哼了一声又冲了过去。

       那胡人不知道踩着什么鬼魅的步伐,乞儿每使一招都巧妙的躲了过去,可他偏偏又看不清楚,胡乱出招也能压住那胡人。

       他紧紧扣着那胡人的手,往这边用力一拉,另一只手就拍向他的腹去,却还不等他出招,就有一道凌厉的风携着一把剑鞘飞来。乞儿一惊拍了那胡人一掌向后退去,那胡人也因为乞儿那一掌避开了飞来的剑鞘。

       好险好险。乞儿叹道,可还不等他叹完,便见一位身着怪异的紫衣人飞来,这紫衣人竟也会使那弯刀,出手竟然要比那胡人还要狠些。乞儿马上就把那胡人的事忘到后头去了,出手又去迎这紫衣人的招。

       执剑的道人赶紧扶起被绊倒在地的胡人,胡人吃痛了又紧张的望着另一边的乞儿和紫衣人,紫衣人的脸上明显是有些怒意,与那醉酒的乞儿过招,一旁的小二和戚老板娘又急又忧,不敢出声。

       “七和,住手罢!”那执剑道人正是长清,向与乞儿打斗的曲七和喝道。曲七和哼了一声,瞥过胡人,又喝了回去:“我放过了他,他哪肯放过波日特!”

       说罢,他又不顾长清和波日特的阻拦,持着弯刀又划了过去。乞儿看了好生气的道:“说什么放过不放过!三打一又算什么英雄好汉!”他说完竟然歪着身子又差点栽了下去,恰好躲过了一刀,刀划破了乞儿的衣物,本就破的不行了,另一半边一烂,兜着的信物就栽了下来。露出两行字来:请戚老板娘将此信交于柳无欢手上。

       曲七和瞥了一眼,不太在意,提刀又要出招,那乞儿却连忙出声道:“别别别别……你别过来…!”

见着这争吵的形式已经有所缓和,躲在门外的看客也觉得有些无趣。戚老板娘连忙给小二使个眼色,把客官们好生散去关好了门窗。才往那群人的地方走进了一些,叹了口气。

       曲七和有些好笑的道:“你方才不是气焰高涨的很吗?”

       乞儿闷哼了一声:“三打一,爷爷我觉得不划算儿。你这人一看就是个老毒物,上了年纪了本事肯定也不小了,不打不打。再说…我还想起帮我兄弟送信来了!”

       这乞儿不晓得是夸人还是骂人,波日特听了险些笑了出来,看着曲七和铁青的脸色又憋了回去。

       曲七和又气又笑着:“老毒物?”

       乞儿应道:“是啊!我一看你就觉得你像是江湖上传的沸沸扬扬的天一教的人吧,要么就是那一带的人了!”

       “什么无知小儿!”曲七和冷哼一声,提刀又要砍去。

       乞儿瞪圆了眼睛,诶诶诶的指着他。那一旁的戚老板娘也连忙拦了过来,皱着眉头细声的劝道:“这位大侠,先收手罢…再闹下去,官兵都要来了…!”

       乞儿哼了一声,曲七和也哼了一声。

       戚老板娘又叹了口气,温声道:“人都是酒后喜欢胡言乱语的,英雄莫要气了。”

       乞儿听了不乐意了,别开脑袋又闷哼一声。

       戚老板娘轻轻的甩过袖子,转步来到了乞儿面前苦苦的道:“恩人,你收手罢。若是哪个客官报了官去,怕是又要被扣几天不是?”

       “爷爷我还怕他不成!”乞儿又哼一声,才含糊不清的摆过了手:“罢了!罢了!既然是戚老板娘为你们求情,我就不跟你们一般计较!”

       曲七和瞪了一眼,也不和这醉汉太计较了,转身就去看波日特的伤势。不过是个没有礼貌胡言乱语的毛头小子,不值得为此大动干戈,波日特是秉着这个想法的,但曲七和偏偏较上劲了,让波日特也苦恼的很。

       而先前还醉的满脸通红的人儿,提棍气势汹汹的,不过才几分钟的时间,就靠着桌椅舒舒坦坦的入梦,见周公去了。看得曲七和想一脚踩了上去,要这叫花子睡也睡不安的。

       小二们苦头苦脸的收拾着,戚老板娘见了,又哀哀叹气。

       那传说中的画中美人指的一定就是她了,温柔如水,一笑倾城。可惜就是病怏怏的,像寒江上的孤舟,寒雪中的落梅。

       戚老板娘轻轻的踏前一步,向着长清说话。他晓得这三人里头,唯有长清是最好说话的了。她细声的恳求出声:“道长…这人行事虽然冲动鲁莽,可他毕竟还是我的恩人,也并非是什么恶人,他心怀正气一身侠肝义胆……道长,您们就消消气,莫要怨他骂他了罢。”

       她的声音犹如春风细柳,轻轻拂过曲七和的耳畔。他这一听,倒真的消了气了。

       长清想了想道:“原来你这楼中明明有数名打手,却无一人敢上前去劝架,是因为这乞儿是你的救命恩人了。”

       戚老板娘道:“是啊。醉酒的人,哪劝得住。更何况我一名弱女子……道长有所不知,我之所以能有今日,就是多亏了他呀。”

       长清又想了想,道:“我听一位小兄弟提到过,可是唐玄九和王二狗?想必,这就是他所说的王二狗了吧。”

       “噗嗤——”戚老板娘愣了愣,曲七和则是直接笑出了声来。

       “王二狗王二狗,哈哈哈哈哈这嚣张的小子,好名字啊!”曲七和笑得带着头上的铃铛叮铃响,波日特就露出了疑惑之色。“你怎么笑得这么开心?”

       曲七和笑着摇摇头,不肯同他讲,叫波日特更是好奇了。撇头看向那抱剑的长清,长清看看曲七和,也摇了摇头。

       “这…”戚老板娘轻咳一声道:“那就是恩人或是唐公子同你们说的吧,许是恩人的乳名,也只会同好友讲了。”

       她慢慢蹲下身子,才捡起好久之前落在地上的信,道:“这封信件,我还要替恩人交给人家才是。”

       长清又问:“可是那柳无欢小兄弟?”

       戚老板娘点点头:“正是。你…”

       长清也抬手说道:“我正是与那柳小兄弟一同来的,他也同我说过。”

       戚老板娘点了点头,将信件交于长清的手上:“那不如,就由道长送过去吧。”

       长清轻应了声,得了戚娘莞尔一笑。

       “那我便先去帮英雄们准备好住处吧,有劳道长了。”她行过礼来,轻轻转身欲要走去了。又叮嘱了小二,好生的招待着。

       那还在地上呼呼大睡的笑辞乞丐也被人抬进了房去,被人架着走了,还一点直觉都没有。睡得不知道是有多香,美滋滋的,也不晓得在做什么美梦。

       事儿是平息啦,可这满堂桌椅就惨的不成样了。断的断,裂的裂,碎的碎,满桌的佳肴也混在了地上,油腻腻的,滑溜溜的,看的人觉得好不是滋味。罪魁祸首多多少少还是心存些歉意的,波日特是老实,只晓得道歉。曲七和拿着银子笑眯眯的塞给小二,才好好赔了不是,也要他和那戚老板娘说几声去。

       “好久不见啊!”波日特才露出了他的讶异和喜色,和长清寒暄两句。随着那银铃声上了楼去。

       茶楼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平静,只是没有方才那般热热闹闹的了,红色的灯光映着的是一片的狼藉。

       柳无欢还坐在窗外看着那轮明月,就连那小道士都吃完了,玩着玩着玩累了,好无聊的趴在桌上睡了过去。道姑是先看见他们回来的,呼了一声发愣的柳无欢,两人匆匆忙忙的站了起来。

       “这位前辈是…?”柳无欢行了个礼好奇的问道。他从未见过异域的男子,褐发异瞳,就和书中描述的妖物一般。据说一路北上,兴许就能见到这些别处的仙人,可柳无欢从来都没有机会去边界看看。而燕哥儿也常常同他说,边界向来战事频繁,莫要再想了。

       曲七和还在愤愤的同长河骂那醉酒的乞儿,乘个痛快。把那睡着的小道童吵醒了,又闹了起来。明明是变得冷清清的店家了,这一闹,又不觉得那么冷清了。

       这江湖人的脾气,兴许就应该这样来的快去的快才好些了吧。那王笑辞哪是什么记仇的人,大醉一场,指不定打了谁骂了谁,也抛之脑后去了。

       长清从袖里抽出了一封信,就摆在桌上移至柳无欢的面前,要柳无欢变得好奇的凑了过来。

       “这是…”柳无欢轻轻的照着上面念着出声:“请戚老板娘将此信交于柳无欢手上。

       “是我,是我。”柳无欢点点头道着,那唐小哥儿这回终于是有了音讯了,柳无欢有些欣喜。他拆开信来,只见这信上带来的消息果真确实好事儿,他视线落在了最后一句:三日之内,定来茶馆寻你。

翼龙wyvern

【cos正片】剑侠情缘三——纯阳师徒

浑浑瀹瀹 莫名其始

是天地万物之原

即无极太极之妙也。

“徒弟,作为一个剑纯的职责是什么你可知道?”

“徒儿不知。”

“当然是……”师父赋清道顿了顿,目光投向远方。

“在队友畏缩不前时,第一个去压冰心。”

弥泱看向师父的眼神中又多了一些崇敬之情……

赋清道一本正经的微笑:“其中奥妙,徒弟你需自行领悟。”

弥泱诧异:“师父难道不教我么?”

“咳咳,不了不了,为师练气去了。”

————CN表————

赋清道(驰冥咩太):鬼令 

弥泱(剑茗道长):圭泱 

摄影:翼龙wyvern

后期:鬼令

后勤:段...

【cos正片】剑侠情缘三——纯阳师徒

浑浑瀹瀹 莫名其始

是天地万物之原

即无极太极之妙也。

“徒弟,作为一个剑纯的职责是什么你可知道?”

“徒儿不知。”

“当然是……”师父赋清道顿了顿,目光投向远方。

“在队友畏缩不前时,第一个去压冰心。”

弥泱看向师父的眼神中又多了一些崇敬之情……

赋清道一本正经的微笑:“其中奥妙,徒弟你需自行领悟。”

弥泱诧异:“师父难道不教我么?”

“咳咳,不了不了,为师练气去了。”

————CN表————

赋清道(驰冥咩太):鬼令 

弥泱(剑茗道长):圭泱 

摄影:翼龙wyvern

后期:鬼令

后勤:段段 @妹摄段段 

          阳项 @朝雾Misty 

服装:茗月


翠花~
你的白衣公子(¯﹃&...

你的白衣公子(¯﹃¯)

你的白衣公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