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剑三佛秀

77浏览    5参与
姜狱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季惟舟

文梗:杀生的时候多念罪过,想你的时候认真醉过。

酒过三巡,眼前景开始模糊,意识倒愈发清醒。石阶隐在草色竹林里蜿蜒至山脚,身后是自幼居住的庙宇。黄墙斑驳,朱门旧,厚重沉闷的钟声在山间一圈圈徘徊,鸟语虫鸣中夹杂着悠悠唱经声。

「出此山门你便不再为我少林弟子,你可清楚?」

「弟子心意已决。」

他与佛有缘,静心领悟必可成器。可惜红尘万丈,终有颗沙砾落在他掌心成了痣。

年逾不惑的方丈一声长叹,双手合十,道句阿弥陀佛,刹那苍老,心力交瘁。山门在面前缓缓合上,师兄弟们安静望着门外的他,不舍或遗憾都凝作悄然枯败的叶,将在经文中释然。

踏夜色披朝阳,只身沿溪行。翻山越岭,风餐露宿,迎来的是硝烟,是路...

文梗:杀生的时候多念罪过,想你的时候认真醉过。


酒过三巡,眼前景开始模糊,意识倒愈发清醒。石阶隐在草色竹林里蜿蜒至山脚,身后是自幼居住的庙宇。黄墙斑驳,朱门旧,厚重沉闷的钟声在山间一圈圈徘徊,鸟语虫鸣中夹杂着悠悠唱经声。

「出此山门你便不再为我少林弟子,你可清楚?」

「弟子心意已决。」

他与佛有缘,静心领悟必可成器。可惜红尘万丈,终有颗沙砾落在他掌心成了痣。

年逾不惑的方丈一声长叹,双手合十,道句阿弥陀佛,刹那苍老,心力交瘁。山门在面前缓缓合上,师兄弟们安静望着门外的他,不舍或遗憾都凝作悄然枯败的叶,将在经文中释然。

踏夜色披朝阳,只身沿溪行。翻山越岭,风餐露宿,迎来的是硝烟,是路边白骨。他指捻佛珠,面露悲悯,低声默诵地藏经。

「小和尚你不该来的。」

「何谓不该?」

寒光掠影,利剑自耳侧平刺入身后叛军的咽喉,温热鲜血喷洒在脖颈间,生死即一瞬。他闭目,摇头叹息,手上的串珠拨动得快了几分。

「这就是不该,清规戒律字字分明,又怎可手染鲜血。你的佛不在此。」

「善恶本无界限,为善为恶皆在人心。家国有难,少林弟子亦无法置身事外。佛不渡世人,唯愿以身渡之。」

「那你愿意渡我吗?」

他望向那双温润眼眸,又匆匆低头,唇畔噙笑的红衣佳人却停留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愿或不愿,怕是在多年前忆盈楼畔的惊鸿一瞥时盖棺定论。

「阿弥陀佛。」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破晓鸡鸣,晨起担柴的僧人打开庙门,看见盘膝而坐的他。怀中一坛见底的酒,一柄被血浸染的绸扇。

「方丈,师兄他……」

「缘即如此,命由天定。将他葬在后山吧。」

鹿桑陌

(佛秀)七步·莲华

(一)心中障

“小和尚,小和尚。”

不知道第几次从梦中惊醒,静默睁开眼睛放弃了重新入睡的打算。听着外面的巡视,早课的时间也快到了。

“静默,昨夜可是又未曾入眠?”住持师叔慧眼依旧。

“回师叔,不曾,小僧睡得安好。”静默低头回答到。

“那就好,做完早课去见你慧森师叔。”

“好。”

“慧森师叔?”静默看着这个少林寺静谧的别院,小心翼翼的往里走去。

慧森师叔是少林同派弟子口中的疯子。

至于原因,传闻中曾有人见慧森师叔月圆之夜登藏经阁顶舞剑,但慧森师叔修的是佛家棍法。后来,慧森师叔越来越寡言,跟住持申请一人独自居住在这偏僻的别院。

静默慢慢的走着,院子里安静极了,听的见风吹过枫林的...

(一)心中障

“小和尚,小和尚。”

不知道第几次从梦中惊醒,静默睁开眼睛放弃了重新入睡的打算。听着外面的巡视,早课的时间也快到了。

“静默,昨夜可是又未曾入眠?”住持师叔慧眼依旧。

“回师叔,不曾,小僧睡得安好。”静默低头回答到。

“那就好,做完早课去见你慧森师叔。”

“好。”

“慧森师叔?”静默看着这个少林寺静谧的别院,小心翼翼的往里走去。

慧森师叔是少林同派弟子口中的疯子。

至于原因,传闻中曾有人见慧森师叔月圆之夜登藏经阁顶舞剑,但慧森师叔修的是佛家棍法。后来,慧森师叔越来越寡言,跟住持申请一人独自居住在这偏僻的别院。

静默慢慢的走着,院子里安静极了,听的见风吹过枫林的声音。静默背后有点凉意,赶紧加快了步伐。

“哎!”匆匆低头赶路的静默不小心撞在来人身上。

“噢?你就是静默?”一个很好听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静默猛地一抬头,一个好看的僧人站在面前。

“阿弥陀佛。可是慧森师叔?”静默有点诧异,不,很诧异。在他的想象里,慧森师叔应该是个蓬头垢面,衣衫不整的样子。眼前这个人,好看的有点意外了。

“呵。”慧森师叔轻笑了一声,开口道,“静默,你今年可有17?”
“回师叔,再过3个月刚好17。”
“哦,时间过的这么快……”慧森师叔摇摇头又开口了,这一次,静默比看见慧森师叔是个干净的好看的和尚更诧异,不过的是,这一次的诧异里带了微微的惊喜。

“你即日便下山去吧。”
下山,这是自己能记事以来最期盼的事情,师兄师弟很多都下山去了,有些匆匆便回,有些似乎很久不见。有的人不愿再次下山,而有的人留恋不返。静默一直在等着下山的机会,这一等,似乎过去了十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