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剑侠情缘三

12935浏览    3183参与
✨瑾禾禾✨

凌绝伞萝大头和晓天伞萝大头
大头大头
下雨不愁
不仅有伞
还有大头

凌绝伞萝大头和晓天伞萝大头
大头大头
下雨不愁
不仅有伞
还有大头

云佚

凌绝花哥的小马尾太可爱啦!想拽拽

凌绝花哥的小马尾太可爱啦!想拽拽

Tifa
【生快哟我的美人儿】 昨天,给...

【生快哟我的美人儿】

昨天,给亲友 @一叨叨令一 庆生的图,_(:з」∠)_,我渣就算了,PS不知怎么了,颜色偏黄,突然的这是怎么了,提示什么颜色校准软件巴拉巴拉的_(:з」∠)_。我不会搞啊。。。。赶不上庆生硬是调了色,所以奇奇怪怪的,对不起OJZ。

【生快哟我的美人儿】

昨天,给亲友 @一叨叨令一 庆生的图,_(:з」∠)_,我渣就算了,PS不知怎么了,颜色偏黄,突然的这是怎么了,提示什么颜色校准软件巴拉巴拉的_(:з」∠)_。我不会搞啊。。。。赶不上庆生硬是调了色,所以奇奇怪怪的,对不起OJZ。

。灸荼——
卫嵚。 给别人的头像,禁止抱图...

卫嵚。

给别人的头像,禁止抱图。

卫嵚。

给别人的头像,禁止抱图。

✨瑾禾禾✨
剑三秀秀师父 自从打了剑三之后...

剑三秀秀师父

自从打了剑三之后画画更少了

剑三秀秀师父

自从打了剑三之后画画更少了

。灸荼——
十分钟的摸鱼 这发型确实不太顶...

十分钟的摸鱼

这发型确实不太顶得住

十分钟的摸鱼

这发型确实不太顶得住

泽央z
大漠是白的你是红的 是将湮灭的...

大漠是白的
你是红的

是将湮灭的落日
是光明顶的圣火
是业火焚过
依旧会开出花的荆棘

请你看着我
用你金色的瞳眸

那是残阳最后的温暖
那是圣火灼人的光辉
那是随你起舞
摇曳的黄金

是荆棘花蕊中
怜世人的泪

戴好你的王冠了么
我亲爱的拇指姑娘
从业火荆棘中醒来的你
今天依旧使我沉醉

【晓天套的荆棘设定真的太戳我了ԅ(¯ㅂ¯ԅ)】

大漠是白的
你是红的

是将湮灭的落日
是光明顶的圣火
是业火焚过
依旧会开出花的荆棘

请你看着我
用你金色的瞳眸

那是残阳最后的温暖
那是圣火灼人的光辉
那是随你起舞
摇曳的黄金

是荆棘花蕊中
怜世人的泪

戴好你的王冠了么
我亲爱的拇指姑娘
从业火荆棘中醒来的你
今天依旧使我沉醉

【晓天套的荆棘设定真的太戳我了ԅ(¯ㅂ¯ԅ)】

岑岑山河远

[青齐]游戏AU/剑侠情缘·白衣渡我

[壹]

浮生写意是一个咸鱼帮会,副帮主是一个胆小怕事以和为贵的高中生,只有放寒暑假才会活跃一点。帮众们是一群萌新小可爱和手残咸鱼党,都是帮主不辞辛苦在稻香村出生点和各大主城招来的无知新人。

话说这种事一般都是管理做就行,奈何庙小,什么琐事都由帮主一人承包了。

这任劳任怨(倒霉催)的帮主就是阿青,她来玩游戏是被她弟坑来的,她弟就是那个不靠谱的高中生副帮主。

可别说阿青这个帮主做的还是像模像样的,每招收新人还会亲切的问人家会不会做日常要不要带任务之类的。

这天阿青照常准备带帮里的人去打个成就本,游戏帮会频道却被击杀喊话刷了屏,不一会就有人在帮会频道里说话。

小鹿平时只做日常就会去主城挂...

[壹]

浮生写意是一个咸鱼帮会,副帮主是一个胆小怕事以和为贵的高中生,只有放寒暑假才会活跃一点。帮众们是一群萌新小可爱和手残咸鱼党,都是帮主不辞辛苦在稻香村出生点和各大主城招来的无知新人。

话说这种事一般都是管理做就行,奈何庙小,什么琐事都由帮主一人承包了。

这任劳任怨(倒霉催)的帮主就是阿青,她来玩游戏是被她弟坑来的,她弟就是那个不靠谱的高中生副帮主。

可别说阿青这个帮主做的还是像模像样的,每招收新人还会亲切的问人家会不会做日常要不要带任务之类的。

这天阿青照常准备带帮里的人去打个成就本,游戏帮会频道却被击杀喊话刷了屏,不一会就有人在帮会频道里说话。

小鹿平时只做日常就会去主城挂机,这次照常跟帮会的小伙伴一起跑商却被劫镖了。

[呦呦鹿鸣]:呜呜呜帮主!我们跑商碰到劫镖的了!

[叽叽喳喳]:被劫镖也就算了,对面居然是剑纯,他一个剑纯杀了我们三个小号…帮主你可得为我们报仇啊!

他玩的是个藏剑,藏剑技能太多,他看的都头晕,更别说被打完全就蒙了,不知道用什么技能。

帮会里其他人顿时笑喷,这个剑纯有点东西啊,一个人居然敢劫三个人的镖!

有人贴了阿青的id:[青青子衿]帮主快用你的冰心给剑纯弟弟烫头。

很快帮会全部复制起这句话,阿青隔着屏幕就觉得好笑。

又在帮会频道说到

[青青子衿]:那你们成就团组好人自己先开,我去会会那个剑纯,小鹿组我一下。

帮会里又开始复制起另一句话:

帮主出手,一个顶全帮,我们在本里给你打call~

小青进队后看到他们重伤在龙门荒漠,神行到最近的玉门关那个点,飞过去找小鹿时,果然发现他们三人尸体上有一个剑纯在打坐。

阿青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给他一通电,剑纯很快下了残血。也许是剑纯之前没反应过来,等他目标切到面前的冰心,顿时一目了然,原来是一个帮会的,剑纯丝毫不紧张,一顿操作把阿青的血量也打的差不多了,眼见两人差不多平血量,队里躺在地上的三个人傻了眼,这剑纯是什么路子太野了点吧!

阿青前期技能交的比较快。冰心很快进入真空期被剑纯抓住控死,屏幕前的姑娘一慌,连忙团队打字:

[青青子衿](团队):你们怎么还躺着看戏,还不快起来,给我帮忙!

队里三个人瞬间原地复活,眼里啥亮了就按啥,剑纯终于在他们的共同合作下,被阿青电死在龙门的荒漠上,风沙迷了她的眼,她在近聊打出一句话,

[青青子衿]:欺负小号有意思吗!还守尸?

剑纯半晌没说话,也没见他起来或者回营地,阿青让小鹿他们先去跑商,转手她就给地上的尸体喂了颗截元丹。

一粒截元丹可以让他原地复活的时间增加5分钟,阿青只想给他教训,就没有连着给他喂。

哪成想这货大约故意在等截元丹的时间,5分钟不偏不倚,近聊弹出一句话:

[剑去无留意]:你们一队人打我一个也不怎么样吧。

阿青正要回他,结果这人突然复活,半血的剑纯直接上来一套爆发把正在打字的秀姐打死了…

这一顿操作把阿青给看傻了,气恼的想要爬起来把他杀了,结果对方留下一行字,飞快溜走了。

阿青看着自己还有30s原地复活的提示,和近聊那句‘看吧,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她恨不得现在把那个剑纯抓住打他个千百遍。

如此同时帮会频道炸开了锅,

[哈哈哈,帮主也被剑纯击杀了!!!这年头厉害的剑纯都可以压冰心了。]

——————————————

一个亮闪闪的赏字出现在道长头上,有认识他的人密聊他,

[帮主,你用小号干了啥,居然被人悬赏了?]

齐霄想到那个被他击杀的冰心,他猜到对方肯定会跟他争辩,有意挑衅她,然后趁她打字按不出技能的时候,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电脑前的少年点开悬赏榜单,入眼榜首就是他的id,后面跟着的金钱数额,他认真的看了看,居然是10万金,这姑娘…有点疯狂。

他劫镖才几个钱,她一个悬赏,抵得上他好几个月的劫镖钱了,而且今天去劫镖也是他一时兴起…

Epochq

【剑网三】游园惊梦

陆梓安是自绝经脉而死的。

在外人看来,他们不过是一组数据而已,存在与否,都取决于“删除角色”那个按钮。

人们在心血来潮时创建了一个新的角色,走的时候却又匆匆删除。谁也没留下什么,最多不过是一句“江湖路远,少侠珍重”。

陆梓安是一个喵萝,一出生就被嫌弃的喵萝。尚在稻香村时,她就因为主人不会明教的大轻功而嫌弃麻烦丢给了代练,几经周折才被官方解冻,成功升到了满级。

陆梓安本以为自己可以成为江湖上一代大侠,名扬天下的那种。却压根没有想到最后会在稻香村自绝经脉而死——唯独留下一句世上再无陆梓安。

验证码输入正确,七天后陆梓安这个名字就将不复存在,而她即将成为江湖上一抹游魂。

临死之前她去了一趟明教,在三...

陆梓安是自绝经脉而死的。

在外人看来,他们不过是一组数据而已,存在与否,都取决于“删除角色”那个按钮。

人们在心血来潮时创建了一个新的角色,走的时候却又匆匆删除。谁也没留下什么,最多不过是一句“江湖路远,少侠珍重”。

陆梓安是一个喵萝,一出生就被嫌弃的喵萝。尚在稻香村时,她就因为主人不会明教的大轻功而嫌弃麻烦丢给了代练,几经周折才被官方解冻,成功升到了满级。

陆梓安本以为自己可以成为江湖上一代大侠,名扬天下的那种。却压根没有想到最后会在稻香村自绝经脉而死——唯独留下一句世上再无陆梓安。

验证码输入正确,七天后陆梓安这个名字就将不复存在,而她即将成为江湖上一抹游魂。

临死之前她去了一趟明教,在三生树下用了最后一次朝圣言,树下人挺多的,只是不知道这些人背后又是由谁在操控。

“圣殿上是最好看到月亮的。”

陆梓安点点头,如果自己可以选择,大抵她比较愿意在这里死去——她可以一直望着月亮,而不是在稻香村那个破落的山洞里。

“我要走了。”

陆梓安对着空气,也不知道在跟谁说。陪在自己身边的小炮萝还在凝望着远处的月亮。

“陆梓安”对“唐梓漩”说:“你要跟我抱抱吗?”

陆梓安有很多话想要跟她说,可是大抵所有人在知道自己快要死亡时都会变得这样欲言又止吧。

月光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陆梓安松开了对面的人,把包包里仅有的六百多金留给了炮萝然后回到了扬州。

扬州还是老样子,一堆人插旗,一堆人挂机,漫无目的逛到了再来镇,说是再来,可她似乎没有机会再来。

陆梓安回稻香村的路上遇到了一点麻烦,她没钱回去了,最后还是炮萝过来给了她车费。

“够你来回五次了。”

“一次就够了。”

“那你……还回来吗?”

“等我回来,你说不定都走啦。”

陆梓安挥了挥手,就像当初离开稻香村一样离开了再来镇。

回到稻香村几乎是一瞬间事情,她看到了好久不见的NPC,一步一步朝着最开始来的地方走去。

“你终于醒来了?”

陆梓安想起了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听到的第一句话,而这次——她大概是不会醒来了。


岑岑山河远

[青齐]游戏AU/剑侠情缘·白衣渡我(序)

*游戏设定基于剑侠情缘网络版三

*伪网游文,随便看乐呵乐呵

*看不懂别勉强,可以换其他的看

       阿青坐在电脑前,纠结了很久,小白让她不要上线,一切事情有她解决,但她还是不放心,最后还是登陆了游戏。

        穿着蓝色秦风套的秀姐在论剑台站定,雪花簌簌飘落,明明是游戏,她隔着屏幕却也感觉到一阵刺骨的严寒。

        “叮——”游戏密聊提示音突然响起,她点开去看,

 ...

*游戏设定基于剑侠情缘网络版三

*伪网游文,随便看乐呵乐呵

*看不懂别勉强,可以换其他的看

       阿青坐在电脑前,纠结了很久,小白让她不要上线,一切事情有她解决,但她还是不放心,最后还是登陆了游戏。

        穿着蓝色秦风套的秀姐在论剑台站定,雪花簌簌飘落,明明是游戏,她隔着屏幕却也感觉到一阵刺骨的严寒。

        “叮——”游戏密聊提示音突然响起,她点开去看,

         [桃之夭夭]悄悄对你说:小青,不是让你不要上线了吗?你怎么这么不听话,这件事我来处理。

        阿青想了许久,打字回她——

        [青青子衿]:不用了小白,我已经决定删号,正式退游了,你不用再替我解释,他们不会信的。

        就算他们都相信她又如何,她最希望能够相信她的那个人,早就避她如蛇蝎。

        阿青关了密聊频道,看着屏幕里温柔的秦风秀姐不停歇的转着圈圈,打开背包换上了很久没有用过的大扇子,右键使用了特效。

        大红色的伞扇舞搭配蓝色的外观其实有点不搭,但胜在足够惹眼,在这苍茫的论剑峰顶,她跳完了一场无人观看的舞,就当作是删号前的仪式吧。

        跳完了舞,阿青操纵着角色从论剑峰顶一跃而下,摔死在了崖下,密聊频道叮叮作响,她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小白劝她不要一时冲动。

         她没有打开密聊框,只是熟练的回复了小白。

         [青青子衿]:小白,游戏里能认识你很开心,以前说要陪你一直玩到剑三倒闭,现在我却要先走一步,对不起,算我食言了。许宣挺好的,你别为了我和他生气,你和你师父一定要好好的,到时候办婚礼,记得给我寄喜糖啊。

        话说到这个份上,她看着自己重伤的角色,也不等小白回复,匆匆点开了退出键。

         她退出的一瞬间,似乎听到了两声相继响起的密聊声,还有一个突然弹出来的组队,她来不及看组队人的id,瞬间她便回到了角色选择界面。

          阿青恍惚了一会儿,心里不知期待着什么,但很快又唾弃起自己,都说了要删号,何必放不开?她看着自己的秀姐,默默点了右下角的删除键,[青青子衿]的名字旁很快浮起一行系统黄字[角色将于11月08日删除(七天后),再次登陆可取消本次操作。]

         原来删号还有缓冲时间,七天,她怕自己后悔,于是关闭游戏后,阿青选择了卸载客户端。

          看着剑网三从桌面被移除,她终于松了口气,这下好了,她连反悔的机会都给自己封死了。别问为什么,谁让这游戏内存太大,一百多个G外加更新包,她想重新下回来也要耗费时间呢。

        阿青将电脑关机,整个人躺在床上,思绪放空,眼泪却忍不住流了下来,她终究还是舍不得的,[青青子衿]包含了这几年她和他所有的回忆,她又如何能舍得。

         游戏里,齐霄发出去组队以后,那人几乎同一时间离线,他发出去的密聊也石沉大海。上面几条还是白夭夭和他的对话,小白告诉他阿青要删号了。他的心突然被抽动,想了好久才给她发了一句话。

         [道法如此]悄悄对你说:小青,我一直都相信你…

        可那个属于[青青子衿]的名字已经灰掉,或许在不久之后就会消失在他的列表里。

        有些话一开始没说出口,后来就再也失去了说出来的机会。

        他看着自己白衣胜雪的大师号,突然想起很久以前,蓝衣秀姐开玩笑的对道长说:“游戏里佛秀才是官配,皈依秀姑娘多带感,不如你去玩个和尚吧!”

        那时候道长回她:“除却君身三尺雪,天下无人配白衣。纯阳这么帅,打死我也不会玩和尚!”

梓莘
给朋友画的做挂件的

给朋友画的
做挂件的

给朋友画的
做挂件的

Honey_bunny

【剑三】正是在下(叶英番外)

我的名字是叶英。


我的妻子叫做施施。


艳色天下重,西施甯久微的施。


没有人知道施施从哪里来,除她自己外,唯一对此有几分了解的人是无名。


无名的身份始终是个谜,但可以确认的是,他是第一代九天的幽天君。


他是憎恨施施的。


整个江湖,恨她的人和爱她的人一样多。



第一次见到施施是一个午夜。


那年浩气盟集结进攻恶人谷,她从谷中逃出,藏于路边树丛,被我察觉,以为探子,便出手相逼。


问答后,我认为她可能是附近农户之女,但为免消息走漏,只好击晕她,待她苏醒再亲自赔礼道歉。


她昏迷了好几日才醒来,为她梳洗的侍女回话,言道“姝丽不似常人”



我的名字是叶英。


我的妻子叫做施施。


艳色天下重,西施甯久微的施。


没有人知道施施从哪里来,除她自己外,唯一对此有几分了解的人是无名。


无名的身份始终是个谜,但可以确认的是,他是第一代九天的幽天君。


他是憎恨施施的。


整个江湖,恨她的人和爱她的人一样多。




第一次见到施施是一个午夜。


那年浩气盟集结进攻恶人谷,她从谷中逃出,藏于路边树丛,被我察觉,以为探子,便出手相逼。


问答后,我认为她可能是附近农户之女,但为免消息走漏,只好击晕她,待她苏醒再亲自赔礼道歉。


她昏迷了好几日才醒来,为她梳洗的侍女回话,言道“姝丽不似常人”,身上还有多处烧伤。江湖传说,恶人谷有位姑娘,容光盖世,芳华蔽月,但见过她长什么模样的人不多,因为她足不出谷。


碰巧的是,浩气盟安插在恶人谷里的探子见过她。那一次奇袭恶人谷能够成功,他的功劳掷地有声。


恶人谷有一人,名为尹秋秦。昔日雪魔王遗风尚未统领恶人谷之前,他隶属于老派势力的死忠一党,对王遗风素有不满,同胞兄弟又为莫雨在当年发狂时所杀,因此对王莫一脉恨之入骨,但当时自己太过弱小,所以隐而不发。


这几年,他一面壮大自己的势力,一面游说以前的老人物,暗中结党意图铲除王遗风和莫雨。我们的探子一直在观察他,与他结交,又在莫雨一次发狂中舍去自己左臂,自此加入了他的队伍,之后又以平素多谋,成了他的谋士。


在觉得时机已经成熟的时候,尹秋秦恐怕万万没有想到,在他的人集结之时,浩气盟也在恶人谷周围悄悄驻扎。只等他们一发起叛乱,就如狂风般卷入,彻底绞碎恶人谷,让他们永无翻身之日。


为了分散王遗风和莫雨的注意力,我们的探子向尹秋秦提出了一个计谋:火烧施施的房间,用她的死扰乱王遗风和莫雨的心神。再让火势蔓延到其他房屋,以便浑水摸鱼。


此计似乎成功了,恶人谷节节败退,浩气盟从一开始就呈现摧枯拉朽的气势,从外城穿过被尹秋秦破坏的重重机关,一直攻到内城门下。眼看就要一雪前耻,彻底结束“恶人谷”这三个字的时候,王遗风带着白了一半的鬓发,领着十大恶人出来了。自此战况相持不下。


就在前线僵持之时,为了确定施施的身份,我们把探子请来,他只在远处瞥见身影,就肯定地说是她,然后问我说,能把她的名字告诉他吗?知道以后,他哈哈地笑了一声就离去了。




那之后,施施和我共同度过了一段时间。不用操心战事时,我总是坐在院子里,而她静静地陪在我身边。


我能听见花被风从枝头上吹落的声音,也能听见她转头看向我时衣物的摩擦声,以及她细细的呼吸声。


我不能看到她,但我能听见她;无法注视她,但能感觉到她。


现在回想起来,那可能是除了年幼时外,我生活中最为平静幸福的日子。


一直到她身体出现问题,送去万花谷治疗却被令狐伤掠去为止。


最后,秦皇陵一剑,痛彻心扉。




我以为她恨我。


但我没想到,再见时她不仅为我治好了眼睛,还与我共享了生命。


和李倓等人不同,我并不追求永生,当只有你活着,身边的人却一一死去时,永生是一个诅咒。


但她看起来似乎很高兴。


我也终于能用自己的双眼见到她,见到她的笑容与快乐。




怀里的她突然出声了:“庄主,晚上我想吃莲子羹。”


我冷声道:“晚上不可以吃甜食。”




也许这已足够。

莫 慢 待
给基友摸的蠢羊!强行更一波图!...

给基友摸的蠢羊!强行更一波图!!!

给基友摸的蠢羊!强行更一波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