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剑网三

730.9万浏览    66899参与
阿缘

想贴个剑三系列的
(:3_ヽ)_感觉脑洞不够用
心塞塞

想贴个剑三系列的
(:3_ヽ)_感觉脑洞不够用
心塞塞

徐风白
A于重制版,又开始微端游戏。...

A于重制版,又开始微端游戏。

师傅已经不怎么玩了。

姨妈服哎,无亲友。单机。站桩式打怪。

确实是个小白。

转视角转的头都晕了。


A于重制版,又开始微端游戏。

师傅已经不怎么玩了。

姨妈服哎,无亲友。单机。站桩式打怪。

确实是个小白。

转视角转的头都晕了。


松哥

【明唐】携酒与鱼(短篇完结)

陆澜(@陆喵喵v)x唐寻 演艺圈au
———演员陆澜•个人论坛—————
帖子:【恭喜陆澜借助电影《携酒与鱼》摘得金猫奖影帝!!!!】
楼主:
《携酒与鱼》是根据陆澜的真实经历改编,由陆澜自导自演的一部优秀的作品。
陆喵喵太棒了!!!我要吹爆这个才华横溢的男人!!!
楼主粉上喵喵时就知道,此子看似傻白甜,实则绝非池中之物啊啊啊!!!
1楼
是啊,他是池上的猫。
2楼
噗哈哈哈哈哈哈楼上牛逼!!
3楼
妈的池上的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爆笑
……
18楼 楼主
楼上的,歪楼了喂!!!!不要再发喵喵的猫耳图来诱惑我犯罪了!
楼主发帖其实是因为看到一个镜头:
19楼
什么镜头???突然好奇???
顺便楼上的,猫耳澜照片打包发我一份不?
20...

陆澜(@陆喵喵v)x唐寻 演艺圈au
———演员陆澜•个人论坛—————
帖子:【恭喜陆澜借助电影《携酒与鱼》摘得金猫奖影帝!!!!】
楼主:
《携酒与鱼》是根据陆澜的真实经历改编,由陆澜自导自演的一部优秀的作品。
陆喵喵太棒了!!!我要吹爆这个才华横溢的男人!!!
楼主粉上喵喵时就知道,此子看似傻白甜,实则绝非池中之物啊啊啊!!!
1楼
是啊,他是池上的猫。
2楼
噗哈哈哈哈哈哈楼上牛逼!!
3楼
妈的池上的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爆笑
……
18楼 楼主
楼上的,歪楼了喂!!!!不要再发喵喵的猫耳图来诱惑我犯罪了!
楼主发帖其实是因为看到一个镜头:
19楼
什么镜头???突然好奇???
顺便楼上的,猫耳澜照片打包发我一份不?
20楼 楼主
大家都看了金猫奖颁奖现场吧?
[图片.JPG]
楼主认真观察了,这个英俊的小哥的坐位置是家属区。
如果按照金猫奖领奖演员的座位排序,那么这个小哥对应的家属,就是我们的陆澜。
21楼
楼主新粉吗?喵喵早就说过他不是单身。
22楼
卧槽卧槽卧槽……陆澜不光不是单身,还——有男票?!!
23楼
你们惊讶个啥,知道这种事情不是粉丝的基本素养吗!
24楼
怒舔嫂子!!!嫂子盛世美颜!!!
25楼
内个……新粉,有人跟我科普一下喵喵的男票的背景吗?
26楼
楼上的,搜“唐寻”,你会被百度百科吓死。
—————陆澜微博——————
@陆喵喵v:非常荣幸能登上金猫奖的颁奖台,更感到无比感激:主办方在没有预先告知我的情况下,请来了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人。
配图:绚烂灯火为背景,一个独自站立着的正装男子的修长背影。
——————————————
一个小时后,#陆澜公开出柜#登上微博热搜榜头条。
——————————————
唐寻收拾完教案,正打算离开课室。
台下几名女生交头接耳,见他往门口走去,一齐紧紧盯着他的背影,仿佛要将他的背影灼烧出一个洞。
“你觉得可能吗?”
“不会吧……我觉得唐教授不会跟陆澜那种大明星扯上什么关系的……”
“你知道吗?陆澜是情缘电影学院毕业的。”
“卧槽,隔壁那个情缘电影学院?!”
“对,可以说是石锤了。”
“我收回我刚才的话,唐教授……绝对是……好吧今天我又重塑了我的世界观。”
“妈的,好男人都被好男人挑走了,我男神又跟我男神在一起了。”
——————————————
一个访谈的片段:
主持人:粉丝们都很想知道您那条微博的含义?
陆澜:哦?就是他们理解的那个含义。
主持人惊:那方便再跟我们透露一点,那位的信息吗?
陆澜:网上一搜就有,相信你们一定有所了解。
主持人:剑侠大学机械工程博士后、最年轻的物理学院士、现任剑侠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导师、曾带领团队研发领先世界的物理学技术……
陆澜平静地点头:这么看来,我倒像是吃软饭的那个了。所以,请不要说我包养他,他包养我还差不多。
——————————————
一时,#陆澜被包养#再次登上微博头条,掀起一番激烈讨论。
——————————————
“够了,陆澜。”唐寻坐在电脑桌前整理着文档,头也不回地说道。
“你那些招摇的访谈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唔!”唐寻正说着话,口中猝不及防地被塞进一颗樱桃,他停下来嚼了嚼。陆澜看准时机伸手,他顺嘴将核吐到了这位影帝手上。
陆澜凑上去,啄了一口他的嘴角。
“我每次想跟你谈正事,你都有心机地打断我,可以啊你陆澜?”唐寻冷冷道。
陆澜一愣,立正道:“保证听组织指挥,我回去就让公关洗回来。”
唐寻沉默,道:“算了,你也不好受。”
“你既不怕世人的非议,我又何惧?”
陆澜觉得这句话有点耳熟。
———————八年前————
唐寻叹了口气,道:“你现在参演了一些作品,也有些热度,我作为一个机械工程系的学生,是一辈子扎根实验室的人,不会有什么重大的社会影响。你不一样,你以后是要进入演艺圈的,与我一起演了同性恋舞台剧,对你的影响也不太好。”
“这有什么。”陆澜开口道,“你都不怕世人的非议,我问天,问地,问心无愧,我又何惧?”
——————————————
《携酒与鱼》发布会现场:
主持人:“下面我们将话筒递给陆澜,听听他对这部电影的解读。”
陆澜:“大家都知道,《携酒与鱼》是根据我的亲身经历改编的电影。其实,《携酒与鱼》也是我与他,在大学时期一同出演的一部舞台剧的名字。”
尽管陆澜没有点出“他”是谁,场下的观众马上意会了他这个指代。
“我们在其中饰演了一对同性情侣。”
场下响起一片惊呼。陆澜挥手示意大家冷静。
“这部舞台剧的末尾,是两位主角在月光下相拥,轻轻一吻。”
场下一些粉丝已经克制不住自己的尖叫声。
“本来在我们的排练中,我们都是以借位蒙混过去。但是在真正演出的时候——”
呼声渐高。
“我吻上了他,没有分开。

“陆澜,适可而止。”台下一欣长男子冷着脸站立,朝舞台上一脸甜蜜的那人做了个口型。隔着长长的舞台,这句话准确无误地被陆澜接受,作为回应,陆澜冲那个方向歪头,wink。
“啊啊啊陆喵喵朝我wink了!”
“卧槽卧槽快看,那是嫂子!”
“唐教授!我爱你!!!”
陆澜大惊,做了一个出乎众人意料的举动,他冲下台去,拽着那人的手跑进了后台。
(多年后粉丝回忆起来,仍会被狗粮噎死。)
——————————————
次日,陆澜微博:
@陆喵喵v:只愿与你携酒与鱼,胜却人间万般风景。
唐教授破天荒地请了假。

老胡同
【百合/網癮少女的劍三日記同人...

【百合/網癮少女的劍三日記同人】
啊啊啊經過多年(劃掉)、拖延(劃掉),畫玩了這張圖!!!獻給太太,謝謝你帶給我們這麼好的故事。

在我心目中的妳們,已經是最美好的結局。我相信XD

【百合/網癮少女的劍三日記同人】
啊啊啊經過多年(劃掉)、拖延(劃掉),畫玩了這張圖!!!獻給太太,謝謝你帶給我們這麼好的故事。

在我心目中的妳們,已經是最美好的結局。我相信XD

伤心2018
给自个的傻华为机画的锁屏,然而...

给自个的傻华为机画的锁屏,然而尺寸老调不对,气

给自个的傻华为机画的锁屏,然而尺寸老调不对,气

束缚了个放晴

我不是阵营小斗士 88-100

88
[融雪生莲]悄悄的说:jjc有绑定队友吗兄弟
你悄悄的对[融雪生莲]说:没有
[融雪生莲]悄悄的说:那我们,确认一下眼神?
你悄悄的对[融雪生莲]说:确认

89
刚确认完,这破锣嗓子就出声了,震的游刃脑袋瓜嗡嗡的
“散伙散伙,老子打jjc去了,呱呱打不打?气冰贼强我跟你说……”
游刃还没从女神团长嗷一嗓子中缓过劲来,被一声熟悉的拍桌声又震了一下,“滚你丫的,抢老子绑定奶?!”
两个指挥一惊一乍吵得游刃脑壳疼,等他把声音调低时才发现,一惊一乍的还有一个……

90
[焚玉]悄悄的说:情缘缘他说的气冰是哪个气QAQ
[焚玉]悄悄的说:说好的跟我一起打的呢QAQ
[焚玉]悄悄的说:情缘缘你是不是不爱我了QAQ...

88
[融雪生莲]悄悄的说:jjc有绑定队友吗兄弟
你悄悄的对[融雪生莲]说:没有
[融雪生莲]悄悄的说:那我们,确认一下眼神?
你悄悄的对[融雪生莲]说:确认

89
刚确认完,这破锣嗓子就出声了,震的游刃脑袋瓜嗡嗡的
“散伙散伙,老子打jjc去了,呱呱打不打?气冰贼强我跟你说……”
游刃还没从女神团长嗷一嗓子中缓过劲来,被一声熟悉的拍桌声又震了一下,“滚你丫的,抢老子绑定奶?!”
两个指挥一惊一乍吵得游刃脑壳疼,等他把声音调低时才发现,一惊一乍的还有一个……

90
[焚玉]悄悄的说:情缘缘他说的气冰是哪个气QAQ
[焚玉]悄悄的说:说好的跟我一起打的呢QAQ
[焚玉]悄悄的说:情缘缘你是不是不爱我了QAQ

91
……好烦啊,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啊???

92
十分钟后,游刃躺在华山之巅的台子上,看着旁边整整齐齐的四个人,认真思考了要不要退帮这件事

93
其实大家手法还可以,而且五五段位都不高,低段位上分打的还是很舒服的
难受就难受在,融雪生莲是个带着兔耳朵的哈士奇,抠起脚来不管对面还是队友都追不上
哦,除了孤城这个正版哈士奇,上了马可以开场绕天山碎冰谷跑三圈半

94
还有焚玉这个体操花,游刃满耳朵都是“后跳!”
“哎呀~来打我呀,打不着~”
“折页!打的死我算我输!”
“情缘缘,人家家手疼qaq”
游刃只想把他摁在青竹书院

95
闭嘴吧,别骚了,要么骚死你算了

96
三个大老爷们都是指挥,能说也就算了,苗呱呱居然也是一个段子手2300选手,还是个尖叫流
“我被踩了我被踩了我被踩了!!”
“我被八我被八我被八我被八!!”
“我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死狗!!!救我!!!!”

97
游刃委屈,而且还要大声说出来

98
“奶我!!!我也要死了!!!!没有山河!!!!!”

99
剑网三!卸载!

100
拔掉电源线,游刃安详的躺在床上,这是他剑三生涯中最歇斯底里最疯狂的一晚,身体放松的瞬间,疲惫感便涌了上来
睡着前,游刃迷迷糊糊想起了他那个甩手师傅的一声感慨
“这个江湖,还是要有人情味啊。”

已经凉了的鸽某人
突然想起来剑三九周年了想给它画...

突然想起来剑三九周年了
想给它画点什么同人吧,就涂了个自己印象里的本体
应该是国,国金,儒风琴太吧……
A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都忘了自己儿子长啥样了hhh
这么突兀的想起来这个江湖的时候,心里突如其来的难受
可能是因为,我的结局太过狼狈
此生与你,不过相逢

突然想起来剑三九周年了
想给它画点什么同人吧,就涂了个自己印象里的本体
应该是国,国金,儒风琴太吧……
A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都忘了自己儿子长啥样了hhh
这么突兀的想起来这个江湖的时候,心里突如其来的难受
可能是因为,我的结局太过狼狈
此生与你,不过相逢

安宸_Arrogant|低产持续

#鬼网三#千万不要随便去奇怪的地图

※《千万不要随便去奇怪的地图》

 ※一个非常不恐怖的鬼网三 

※试写部分   

        出不去了。   

        当我看到在水底躺着的众多玩家角色尸体的时候,这是我唯一的想法。

   身边什么门派什么体型都有,唯一的相同点是他们身上都呈现着诡异的绿色,并且血条上没有显示数值,而是直接标注着:死亡。

   看了太多鬼网三的经验告诉我,我碰上脏东西了,而且那东西没有要放过我的意思。一时间我有些无措,不知道怎么办。

   我叫糖豆子...

※《千万不要随便去奇怪的地图》

 ※一个非常不恐怖的鬼网三 

※试写部分   

        出不去了。   

        当我看到在水底躺着的众多玩家角色尸体的时候,这是我唯一的想法。

   身边什么门派什么体型都有,唯一的相同点是他们身上都呈现着诡异的绿色,并且血条上没有显示数值,而是直接标注着:死亡。

   看了太多鬼网三的经验告诉我,我碰上脏东西了,而且那东西没有要放过我的意思。一时间我有些无措,不知道怎么办。

   我叫糖豆子,是一只单修补天的小毒太。最喜欢做的事除了看风景就是去探索那些剑三里神秘的区域。 

  某天,在一个up主安利下,我去了唐门的“百慕大”。正如他在视频说的一样,这片水域是不存在浮力的,人物角色一进入就沉到了水底,但是没有呼吸条,与在陆地上无二差异。 

  我转了一圈,发现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想着要离开。 

  可是,神行千里的标志是灰色的,甚至连战狂牌、除滞散和旋返书的标志都是灰的。我心里咯噔一下,然后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角色进战了。

   插件没有红名提醒,周边也没有其他角色。身上被挂着商阳指和破风的debuff,可是四周并未看到有万花或者天策的存在。

   插件统计人数里那个孤零零的1有些扎眼,我忙不迭的给自己加血,十分庆幸还好自己单修补天。 

  电影模式下的水面渐渐浑浊起来,颜色也慢慢变成绿色。我操纵着糖豆子往后退了几步,却还是没能脱战。   化蝶的标志也是暗着的。

   当眼前景物可以再次看清时,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目所能及之处,全部都是游戏角色的尸体。

秋水肀

整了个表情(•౪• )

整了个表情(•౪• )

安宸_Arrogant|低产持续

#鬼网三#千万不要随便去奇怪的地图1

※《千万不要随便去奇怪的地图》 

※一个非常不恐怖的鬼网三 

※01. 

    你可以想象那样的场景吗:你站在那里,脚边都是尸体。想着就很可怕,更何况在唐门这样幽暗的环境和略为诡异的BMG之下。 

    那些尸体倒也没有像其他鬼网三小说那样突然的站起来攻击我,但是躺在那儿也不算是安分,时不时会给我身上挂上一两个掉血的debuff。

    轻功在这时候似乎也失去了作用,我只能无助的一遍一遍在地图刷:有没有好心人愿意带小毒太双飞呀~解救一下被困在水底的小毒太! 为了引起大家的注意我还...

※《千万不要随便去奇怪的地图》 

※一个非常不恐怖的鬼网三 

※01. 

    你可以想象那样的场景吗:你站在那里,脚边都是尸体。想着就很可怕,更何况在唐门这样幽暗的环境和略为诡异的BMG之下。 

    那些尸体倒也没有像其他鬼网三小说那样突然的站起来攻击我,但是躺在那儿也不算是安分,时不时会给我身上挂上一两个掉血的debuff。

    轻功在这时候似乎也失去了作用,我只能无助的一遍一遍在地图刷:有没有好心人愿意带小毒太双飞呀~解救一下被困在水底的小毒太! 为了引起大家的注意我还特地加了几个卖萌的颜表情。 

    世界,门派,阵营,近聊。能发的地方我几乎全部发了一遍,还有随时注意着那些躺在水底的尸体,虽然他们很乖但是还是很怕他们突然会跳起来。

     而在这时,一条密聊突然跳了出来,一个叫[尹旺]的丐帮密聊我:“小毒太需要帮忙吗?” “需要需要!丐哥快来解救我于水火啊!”我仿佛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急忙敲字回他,那丐帮倒也是痛快,直接一个组队申请丢过来,我急忙点了同意,然后在小地图上看到了蓝色箭头。

     这个丐哥应该就在我附近,可是我打开地图习惯性的查看蓝箭头,却发现那个蓝箭头显示的并不是丐哥的名字。

     “丐哥你在哪儿?”我急忙打字询问,而后就看到蓝箭头往我这个位置移动,但是看到丐哥发来的消息时,我身上的鸡皮疙瘩瞬间就起来了。

     “我现在在瞿塘峡,马上过图了,你等我一下。” 打开地图发现蓝箭头在迅速往我这边移动,组队显示丐哥还在瞿塘峡,而队伍里只有我们两个人,那现在飞快往我这边过来的,是什么东西..? 想到这我一下子慌了,趁着还没有进战赶紧给自己洗了一个凤凰蛊挂上,随后小心翼翼的看着那个越来越靠近的蓝点。 

    天哪丐哥你快来吧!我受不住啊啊啊啊!内心一阵咆哮的我顺手把呱太也洗了出来,这冰冷的唐门水底也就只有我的呱太还有点温度。

     “你逃不掉的。”团队频道中突然蹦出的消息又让我吓了一跳,我险些手抖把千蝶给交了,随后,出现了所以鬼网三里都会出现的一幕.

     [*******]:你逃不掉的。

     [*******]:你逃不掉的。

     [*******]:你逃不掉的。 

     [*******]:你逃不掉的。 

     [*******]:你逃不掉的。

     [*******]:你逃不掉的。

     [*******]:你逃不掉的。

     [*******]:你逃不掉的。

     [*******]:你逃不掉的。

     [*******]:你逃不掉的。 

     [*******]:你逃不掉的。

     [*******]:你逃不掉的。

      ...... 靠!有完没完!现在的鬼网三那么厉害!不在密聊频道跑到团队频道逼逼了!我皱眉在心理吐槽了一句,而就在这时,我身上的血条一下子掉到了百分之二十五,吓得我圣手醉舞赶紧往自己身上甩。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假的吧!! 看不到对方情况,只能看到那突兀的蓝点在自己身边站定,转向蓝点,屏幕中却看不到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一人。 

     一瞬间心提到了嗓子眼,比起已知攻击,这种不能预测的没有任何征兆的攻击更让人觉得害怕。减伤还在CD,我只能先在自己旁边种个蕨菜。

      “小毒太你等我马上来接你!”团队频道中丐哥说的话表明他已经过图完毕了,我这才将视线重新调整看回小地图,在右侧确实出现一个蓝箭头,打开地图看,丐哥的蓝点正从唐家集飞过来。 

     两个人总好过我一个人在担惊受怕。正当我这样自我安慰的时候,团队频道冷不丁的又跳出那句话。

      [*******]:你逃不掉的。

宋祁飞走了

秦顺觉得自己魂儿都要被刚才那个爆栗敲飞了,捂着脑壳委委屈屈:“说好的严禁斗殴呢湘姐!师兄这一下都快成命案了啊!”

正摆弄手里令牌,罗湘扬眉:“教育完了吗?”

“你自己的也就算了!老子的云幕遮!你他娘的就塞给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姑娘了??”

“谁让你不给我弄一条自己的啊!我就借来用一下……而且!而且你又有啥用,反正有找不到个姑娘给……”

“你臭小子骨头痒了!??谁说老子没人给的!”

“略略略老光棍儿!”

“你——”

罗湘适时将手里令牌一往桌上镇:“道歉。”

“我带你们去道歉,顺便拿你的东西。

秦顺觉得自己魂儿都要被刚才那个爆栗敲飞了,捂着脑壳委委屈屈:“说好的严禁斗殴呢湘姐!师兄这一下都快成命案了啊!”

正摆弄手里令牌,罗湘扬眉:“教育完了吗?”

“你自己的也就算了!老子的云幕遮!你他娘的就塞给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姑娘了??”

“谁让你不给我弄一条自己的啊!我就借来用一下……而且!而且你又有啥用,反正有找不到个姑娘给……”

“你臭小子骨头痒了!??谁说老子没人给的!”

“略略略老光棍儿!”

“你——”

罗湘适时将手里令牌一往桌上镇:“道歉。”

“我带你们去道歉,顺便拿你的东西。

唐风

【明唐|ABO】少男杀手(2.5章)


客栈三楼,一个点着红烛的雅间,两个人。

外无明月,红烛火光在穿廊微风中摇曳,光斑飘移,连动成片,如紫金流转,像极西域琉璃,乍看颇有光怪陆离之感,但相比之下诚然缺了点神秘,惟泬寥常在,不言自出,似鬼魅般灼着未醉者的眼睛。

唐戚少坐在桌案前久久没有平复呼吸,这眼前甚于琉璃异彩之人正于睡梦间毫无意识的散发着迷迭香的气息,尽管尝试着捂住口鼻闭紧双眼,到底是挡不住脑海中虚幻的影子,真实又如此可笑,一点点刺激着身体每个器官,以至于他感觉仿佛有一双手在腰间游走,继而后十分亲切的拍了拍自己发顶。

但每当神经质般猛然睁开眼睛时,看到的那个人也只是躺在床上罢了。

说不清的无聊和空落,不知为何突然随着烛焰一...


客栈三楼,一个点着红烛的雅间,两个人。

外无明月,红烛火光在穿廊微风中摇曳,光斑飘移,连动成片,如紫金流转,像极西域琉璃,乍看颇有光怪陆离之感,但相比之下诚然缺了点神秘,惟泬寥常在,不言自出,似鬼魅般灼着未醉者的眼睛。

唐戚少坐在桌案前久久没有平复呼吸,这眼前甚于琉璃异彩之人正于睡梦间毫无意识的散发着迷迭香的气息,尽管尝试着捂住口鼻闭紧双眼,到底是挡不住脑海中虚幻的影子,真实又如此可笑,一点点刺激着身体每个器官,以至于他感觉仿佛有一双手在腰间游走,继而后十分亲切的拍了拍自己发顶。

但每当神经质般猛然睁开眼睛时,看到的那个人也只是躺在床上罢了。

说不清的无聊和空落,不知为何突然随着烛焰一同燃烧起来,烧得他浑身发烫,思绪乱飞,像火珠一样饱揽光热即将灼起,这时唐戚少匆匆转目从男人身上移开,一滴融蜡刚巧滴落。

上次和别人同处一屋是什么时候,唐戚少忘了,就记得也是个灯光昏暗的地方,只能看到对方的唇齿,手脚,和散落的衣服,剩下的什么都看不见,如同全部消融在一片漆黑中慢慢蒸发殆尽,说灯青兰膏氛围尚佳,有点违心,但足够恶心,接下来的事他记得是自己一手血从房间里出来,其余的都尽数忘光了。

那时,好像只有十七八岁吧。

唐戚少解下指套甲,若有所思。此刻,床上的人有了动静,应该是在梦呓。

可惜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唐戚少十指空空也不怕会划伤人面颊,便俯身到床边,探手捏住了对方鼻子。

一秒,两秒,三秒,风在呼呼地刮着,窗帘互相拍打着,木板吱哟吱哟,塌上人依旧不察分毫。
他睡着,伣一寒潭无波,冷兵入水亦可平静如初,却深深地,深深地贯彻进他者肺腑,盈满对水照面之人的心脏。

怎么会有人生得这般好看。

唐戚少收了手,却悄悄以指点上了他的唇,又不自觉地坐在了塌沿,额头相抵着。

鼻息交互,微醉,温热,缴绕不清,乾阳体内不可抑制的气场瞬间充斥进周身的空气,譬犹千寻银锁捆在了臂膀上,坤阴牢牢地被绑住,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

“陆彦。”唐戚少轻声唤了他“你把我弄疼了。”

自说自话,他知道人家根本听不见。

换作以前的唐戚少,他不会说疼,因为说了也没用,疼就疼了,咬咬牙总会过去,如今却是一点都忍不得。

面对一个与自己毫无干系又对自己一无所知的人,一个似乎体贴又温柔的人。

“就很想让你知道我有多难受。”

话音未落尚徘徊于蜀柱之上,唐戚少反身上塌吻住了他的唇。

此刻,烈酒回味,方觉微醺入夜。

迷迭香,洪水猛兽,它直冲头脑,四体机轴瞬间被击垮,筋脉上的火奄忽成灾,血流携着躁动缓缓淌过股间,胀热,难耐,想一头扎进河里凉个痛快,可自己明知道肌肤相亲会引火烧身,明知道,明知故犯。

甚至想,不是,期待他会醒过来,然后压过自己狠狠地吻回来。

最好不要留任何情面,最好用最暴力的方式将自己的牙关撬开剥夺所有的呼吸。

“哼…嗯……”

吻得忘情,唇舌难分,唐戚少不经意间流露出些许低吟,而双臂逐渐攀上男子脖颈,五指轻轻揉着人软发。
这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是个人都会这般,唐戚少并不吝啬这点声音和动作。

只是他没想到,对方在这个时候醒了。

一时间,四目相对,相视无话。
紧接着,视野幡然,腰腹相贴。

床榻“咚”的一声于寂静中如平地惊雷。这是陆彦将他扯进怀里,膝骨抵塌发出的声音。

怎么办,这算趁人之危吗?可他又算什么情况。

唐戚少感觉到陆彦心跳的飞快,强有力地叩着他的右胸,呼吸也重,喷洒在颈边热得教人起一层薄汗,他臂膀越揽越紧,手还扣着自己的后脑勺不放,隔在双股间的膝盖总是不讨人喜的向上挪,一寸一寸的挪,像威逼利诱。

“不舒服了吗。”陆彦终于开口说话了,听起来闷闷的,有些口齿不清。

“一般般,你这是做什么,被我伺候醒了?”

“没……闻到一股,很甜的味道,睁眼就看见你在亲我。”他说着,眯起眼睛笑了,而酒气自喉间涌出,让笑容变得些许微妙,他偏了偏脑袋往唐戚少脖颈跟前凑,鼻翼轻点着皮肤惹得后者簌簌作抖,然而似乎是嗅到了什么,突然止了动作,失了魂一样怔在原地。

“怎的,我身上也有酒味?”唐戚少不解不知,左右扭了下腰试图从人怀里出来,腿一抬一弯不料正碰在男人胯下,此刻他却也是一怔瞳孔骤缩。

随后,他默然缩了回去,掌探向大腿一侧,指尖触上薄刃。
手抖着,心肝在颤,唐戚少阖目,堪堪稳住情绪。
八年前,也有一个人这样怔住,只是结局不甚美好,风月皆空。

唐戚少不想眼前,眼前这个明教,同那人如出一辙,至少现在不是,以后慢慢解决也可以,以后亲手做掉也可以。

“陆彦!”

“嘘……睡吧,我困了。”

陆彦没有注意到他的神情,应是因烛光已经在风中熄灭,淡烟过鼻,几分倦意上头罢,他解开双臂侧身反卧后,便再无声响。

对着明教的背影,唐戚少折断了薄刃。




——

到文章结尾之前唐戚少对陆彦只有一丢丢感情,就是因为他太乖了看起来特别正经特别体贴而已,后面他为什么说不希望眼前这个人和八年前那个明教一样,不是因为喜欢他不想让自己喜欢的人变成那种人,而是他怕到最后自己受伤而已。关于八年前那个明教,就是十七八岁他回忆里的那个只看见唇齿手脚的人,大家不妨可以猜猜他对唐戚少做了什么。

至于最后折断薄刃,一定是对陆彦的认识和感情出现变化啦。解说结束。谢谢关注


桑染

试着画了下受气的军太以及教学要求非常严格的苦逼花太

试着画了下受气的军太以及教学要求非常严格的苦逼花太

咩吃兔
能贴泪痣的正太也太好看了吧

能贴泪痣的正太也太好看了吧

能贴泪痣的正太也太好看了吧

写经换鹤_今天也在修仙的路上

【羊花】一个小段子

*微博搬运
*年下羊花。魏诚和展眉。

待院中的枯叶在地上积起厚厚一层的时候,展眉就已经不大动弹了。睡得早起得晚,一日三餐都是魏诚捣鼓好了给他端去房里,就是梳头也要裹上厚棉被借势窝进魏诚怀里小憩。倒苦了魏诚,一手执梳一手挽发,再生不出第三只手去弄开他,只得硬生生叫展眉连人带被压了个没气儿。

魏诚存心报复,扯着个破锣嗓儿,凑在展眉耳边,也不知是唱还是大声嚷嚷道:

“一梳——梳到尾!二梳那个——白发齐眉!”

展眉被闹得头疼,喃喃随他和道:

“二梳……白发齐眉。”

他用被子罩上脑袋,半睡半醒间啐出一句:

“唱的什么玩意儿……简直是在放屁。”

*微博搬运
*年下羊花。魏诚和展眉。

待院中的枯叶在地上积起厚厚一层的时候,展眉就已经不大动弹了。睡得早起得晚,一日三餐都是魏诚捣鼓好了给他端去房里,就是梳头也要裹上厚棉被借势窝进魏诚怀里小憩。倒苦了魏诚,一手执梳一手挽发,再生不出第三只手去弄开他,只得硬生生叫展眉连人带被压了个没气儿。

魏诚存心报复,扯着个破锣嗓儿,凑在展眉耳边,也不知是唱还是大声嚷嚷道:

“一梳——梳到尾!二梳那个——白发齐眉!”

展眉被闹得头疼,喃喃随他和道:

“二梳……白发齐眉。”

他用被子罩上脑袋,半睡半醒间啐出一句:

“唱的什么玩意儿……简直是在放屁。”

曲风裳

#不是鬼网三的鬼网三#那天,我在池塘底下看见一个琴爹2

我在无盐岛的副本门口看到了一个秀萝,蝶金舞步穿得非常小仙女,捏脸却非常的……病娇,血色的瞳孔,脸上还有血痕和伤疤,大半夜乍一看非常可怕。
“大半夜的还能看到人,稀奇呀。”秀萝发了个白字跟我说。
“是啊。”
“我来刷‘悦’,你呢?”
我说:“呃……来体验一下七秀副本的奇妙之处?”
秀萝喂了我一根糖葫芦,就进了副本。
以前刷“悦”的时候在网上搜过直达老三的教程,游了泳跳了山山,绕过老三的攻击范围,跳进池子里,很快就找到了那把传说中的青玉流,F键拾取收进了背包。
按照鬼网三的套路来说,是不是太容易了一点?我总觉得哪里不对。秀娘既然这么有本事,为什么不自己来救这个琴爹?还是说我太帅了所以天赋异禀?
emmm,算了,生...

我在无盐岛的副本门口看到了一个秀萝,蝶金舞步穿得非常小仙女,捏脸却非常的……病娇,血色的瞳孔,脸上还有血痕和伤疤,大半夜乍一看非常可怕。
“大半夜的还能看到人,稀奇呀。”秀萝发了个白字跟我说。
“是啊。”
“我来刷‘悦’,你呢?”
我说:“呃……来体验一下七秀副本的奇妙之处?”
秀萝喂了我一根糖葫芦,就进了副本。
以前刷“悦”的时候在网上搜过直达老三的教程,游了泳跳了山山,绕过老三的攻击范围,跳进池子里,很快就找到了那把传说中的青玉流,F键拾取收进了背包。
按照鬼网三的套路来说,是不是太容易了一点?我总觉得哪里不对。秀娘既然这么有本事,为什么不自己来救这个琴爹?还是说我太帅了所以天赋异禀?
emmm,算了,生活哪有小说这么精彩的,反正我的任务完成了,把琴交给那个长歌就去升级吧。
我吞了除滞散,神行回了长歌。
琴爹在水底问我:“找到我的琴了吗?”
“嗯,然后呢?”
“点开你的背包,把琴移到水面上,扔掉就可以了。”
我打开背包,把鼠标移到青玉流上。
“小姐姐!桥豆麻袋!”又是一行白字。
为什么你们都喜欢用近聊?就不能私戳吗?
我身后从天而降一个校服咩太,背上背着大葫芦,手上拿着剑,特别可爱。
??????
我停下手中的动作,等待咩太的下文。
“琴萝小姐姐,你不能把琴给他,他是坏人!”
“这位大兄弟,我不知道你是谁,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如果琴萝不帮我我就会死在河里的。”
“琴萝小姐姐这事儿说来话长你不能相信他!”
又是说来话长。
我有点不耐烦:“我不想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恩怨怨的,反正我帮你完成任务了,有什么问题你们自己打一架。”
我把琴从包里挪出来,丢进了池塘里。
然后我就死在了池塘边上?
那个红发红衣大红花的琴爹抱着他的青玉流站在我的尸体边上。
咩太:“跟你说了你别把琴给他了吧,我们好不容易把他封印在池塘里的!七天以后他就要消失了啊!”
琴爹:“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啊,白瞎了一个秀娘。”然后就像他描述秀娘那样,嗖地就不见了。
什么玩意儿?
我躺在长歌门冰凉的地板上欲哭无泪。
后来我,咩太,还有无盐岛门口遇见的秀萝,以及一个喵萝还有一个毒哥蹲在扬州护城河边,我听他们叽叽喳喳的讲完了一个故事。
他们几个和秀娘是亲友,前段时间他们几个人一起去打烛龙刷马具,结果玩了一场密室逃脱——琴爹是个被关在剑网三里的鬼,原本是封印在烛龙殿,只有万分之一的机率才会被触发。
然后他们这个亲友团就是那万分之一。

浮尧

烟花看过就忘掉吧,连同我一起。

烟花看过就忘掉吧,连同我一起。

宿北烟
「二少」摸一只叽哥✨

「二少」摸一只叽哥✨

「二少」摸一只叽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