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剑网三

730.9万浏览    80959参与
墨芷嫣

#cos# #剑网三# #扩列# #炮太#

——————

悠悠青影现,簌簌河边骨。
飞星暗芒,十步之内再无声息。
千机惊变,方圆百里飞鸿坠地、走兽不行。
江枫瑟瑟,难掩残阳余温里那人瞳眸深处流光。
唯其人闲拢半池碎月,饮一盏江湖。

——————

炮太:原po
摄影:门内
后期&排版:却邪
妆娘:夜灼华
后勤:小峰峰
文案:淋雨的纷华

在这里也发一下正片 o((*^▽^*))o
排版图太大加载不出来就不放啦~

#cos# #剑网三# #扩列# #炮太#

——————

悠悠青影现,簌簌河边骨。
飞星暗芒,十步之内再无声息。
千机惊变,方圆百里飞鸿坠地、走兽不行。
江枫瑟瑟,难掩残阳余温里那人瞳眸深处流光。
唯其人闲拢半池碎月,饮一盏江湖。

——————

炮太:原po
摄影:门内
后期&排版:却邪
妆娘:夜灼华
后勤:小峰峰
文案:淋雨的纷华

在这里也发一下正片 o((*^▽^*))o
排版图太大加载不出来就不放啦~

岁白
画一下作业摸一下喵

画一下作业摸一下喵

画一下作业摸一下喵

君·辞酒
一只咩萝,约头像呀,价格白菜,...

一只咩萝,约头像呀,价格白菜,具体看复杂程度,如图20一张,可加简单背景~笔芯

同样欢迎扩列~

可以QQ联系

923226683

一只咩萝,约头像呀,价格白菜,具体看复杂程度,如图20一张,可加简单背景~笔芯

同样欢迎扩列~

可以QQ联系

923226683

抹茶糖块

『唐毒』毒男的肚腩(七)

 耽美小甜饼x和尚吃斋饭就够了!

 

        天蒙蒙亮,苗云黎走得磕磕绊绊,没一会儿便飘起了绵绵细雨,末冬初春,寒气浸入了苗云黎的鼻子,惹得他打了好几个喷嚏,路边的屋子三三两两挂上了新红的灯笼,似乎,过几天就是中原的年节了吧。

  他们苗疆人过年都是亲朋好友聚在一起,做些约定俗成的仪式,礼毕,女子做饭,男子就设个场地切磋,热热闹闹两三天,便回了以前的状态。苗云黎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曲闻笛的玩家过年基本全天在线,所以他多是一个人冷冷清清地看着别家过节,他看着女人们娴熟地做着各种佳肴,看着男人们跳来转去输出治疗,...

 耽美小甜饼x和尚吃斋饭就够了!

 

        天蒙蒙亮,苗云黎走得磕磕绊绊,没一会儿便飘起了绵绵细雨,末冬初春,寒气浸入了苗云黎的鼻子,惹得他打了好几个喷嚏,路边的屋子三三两两挂上了新红的灯笼,似乎,过几天就是中原的年节了吧。

  他们苗疆人过年都是亲朋好友聚在一起,做些约定俗成的仪式,礼毕,女子做饭,男子就设个场地切磋,热热闹闹两三天,便回了以前的状态。苗云黎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曲闻笛的玩家过年基本全天在线,所以他多是一个人冷冷清清地看着别家过节,他看着女人们娴熟地做着各种佳肴,看着男人们跳来转去输出治疗,看着那些他还没有的招式,蟾啸,百足,圣手,千蝶,活在他的眼里,年复一年。

  小猪哼唧哼唧带着苗云黎走到了一个药庄门口,苗云黎刚打算敲门,就注意到两个熟悉的身影。

  这段时间唐一信一大早带着他一同出门,他因此认识了唐一信的两位同门,师兄唐桥渡是个炮姐,师妹唐聆歌是个炮萝。

  和他一样,小师妹唐聆歌也是个没满级的小号,号主也很久没上过线。苗云黎和唐聆歌双双被要求在唐一信和唐桥渡去训练期间不能走远,所以他俩只能找个地方坐着唠嗑。唐桥渡每天晚上都给唐聆歌读故事哄她睡觉,而在唐聆歌发现苗云黎也喜欢听故事后,也天天给苗云黎讲故事,所以每次唐一信和唐桥渡等号主下线回来时都看到一大一小已经躺地上睡熟,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唐聆歌一看到苗云黎,眼神一亮,直接松开唐桥渡的手便跑了过来,拉住苗云黎的衣角望着他:“云黎哥哥怎么在这里?”

  苗云黎顶着唐桥渡突然投来的锐利目光,轻轻拍了拍唐聆歌的小脑袋:“唐一信他生,生……”

  “生气了?不应该啊,二师兄那么喜欢你,不可能对你生气吧?”唐聆歌歪着头疑惑。

  “小傻子,他都来药庄门口了,唐一信肯定是生病了啊。”唐桥渡走过来抱起唐聆歌,虽然语气温柔,但是那张美艳的成女脸配上浑厚的男中音还是让苗云黎深深吸了一口气才缓过来。

  “二师兄生病了?”唐聆歌转身抱住唐桥渡的脸,“师兄,快些快些,生病特别特别难受。”

  唐桥渡十分受用地勾起嘴角,抬手敲了敲药庄的门,敲了大约四次,药庄的门便缓缓开了,开门的人看起来和唐桥渡有些交情,对这种时候的来访毫不意外。

  “药昨天熬好了,在这个袋子里,这段时间换季,注意保暖。”

  唐聆歌前倾张开怀抱接过大药袋,一边被唐桥渡扶着靠回唐桥渡肩膀,一边急急地说:“归尘哥哥,我二师兄生病了,你能去看看吗?”

  “既然聆歌开口了,那自然得去了,”那大夫温和地笑笑,回头拿了他的小医箱,跟着那三人一道去了。

  唐一信没想到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而他床边身边多了四个人,齐刷刷地盯着他,弄得他一时间有些怔。

  花归尘探了探唐一信的脉相,缓缓将针拔了出来,忍不住念叨:“你们这些年轻人,以为自己身体好就不知道保暖,以后老了就知道难受了,还好这次及时,再晚些你多躺十天半个月都是少的。”

  唐一信莫名其妙地看着花归尘:“你又在学谁家老太太?”

  花归尘白他一眼,起身收拾起东西来。

  苗云黎见唐一信醒了,精神状态也不错的样子,松了一大口气,心情也跟着雀跃起来,想起之前答应唐一信的火锅还没兑现,于是开口:“刚好我昨天买够了食材,时间也不早了,各位不嫌弃就在这吃了吧,我这就去做饭!”说完便美滋滋地去了厨房。

  唐聆歌挣扎着要跟着去,唐桥渡只能放下她,怕她跑快了会摔,跟在她身后悬着手护着。

  “不是说这一生都要追求自由?”花归尘收拾好小医箱,“婚姻可是自由的坟墓。”

  “你又在学哪门路子的外国友人?”唐一信啧了一声,他有时候也会听到他的玩家说些现代话,所以大约也能听懂,“我是看他老实怕他被欺负才收留他,什么自由的坟墓,我看你倒是真的和那个老渣男同葬了。”

  花归尘也不和他争,利索地又打开了小医箱,抽出五根长针,皮笑肉不笑:“这位侠士,我看你身体太虚,需要几口大加。”

  苗云黎极为熟练地炒香了配料,时间太急来不及炖骨汤,只能用清水代替,加大火力煮了没一会儿,一股火锅的浓香便四散开来,唐聆歌全程崇拜地看着苗云黎,闻着那香味吞了好几口口水,花归尘收拾完唐一信正打算走,一闻到这火锅的香味就顿住了。

  “既然你说你只是收留,那你家这位,我可以带走吗。”花归尘回头睨着僵硬躺尸的唐一信,“我家房子更大。”

  “想都别想,”唐一信优越感大起,“房子再大他也不会跟你走,再说,小孩儿这火锅是给我做的,你可以走了。”这一点他还是很有自信的。

  待锅底煮开,苗云黎从橱柜拿出一口新铁锅,这是唐一信专门买给他做火锅的,由于唐一信不太能吃辣,这铁锅便买的从中间分隔开的类型,恰好唐聆歌口味清淡,这锅也派上了回用场。

  唐桥渡主动伸手接过了装好锅底的铁锅,苗云黎拿上了底座,唐聆歌捧着一小袋黑炭,置好汤锅,端出收拾好的肉菜,三个人热热闹闹地围着桌子坐下了。

  苗云黎没跟着坐下,回了一趟厨房,端出了一碗白粥,半死不活的热度,是唐一信昨晚熬剩下的,他刚才用热水温了温,咚的一声放到唐一信床边,看都懒得看他,转身去桌边坐下了。

  “???”唐一信被自己口水呛了一下,小孩儿这……这是还在生气呢?

  “哎,我听说这火锅是专给某人做的来着?”花归尘姿势优雅夹了一条笋片进碗。

  “某人吃斋就够,够了。”苗云黎吹了吹刚夹的肉片。他刚才听到了,唐一信说只是怕他被欺负才收留他,所以,这是对他好也都是因为他太弱的意思吗?那要是别人,要是别的没满级的小号,他也会像对他那样对别人好吗?不待他多想,熟悉的声音要死不死地飘了过来。

  “苗云黎……”唐一信惨兮兮地叫他。

  苗云黎不理他,继续夹了一筷子笋片,唐家堡笋片真真又嫩又脆。

  “云黎……黎黎……小黎儿……”唐一信就跟快死了一样。

  另外三位仿佛没听到似的,老老实实吃火锅,唐聆歌再一次悄咪咪往红锅伸筷子,被唐桥渡再一次发现再一次一筷子别开了。

  “黎黎哥哥……”唐一信委屈兮兮地捧起那一小碗粥,拿起汤匙慢吞吞舀起一点点,认认真真吹了吹,吃之前不忘又喊了一声,“黎……”

  唐聆歌没忍住笑出了声,赶紧捂住嘴使劲憋笑,苗云黎脸越来越红,忍无可忍,“要吃就,过来!”

  “来了来了!”唐一信立马放下碗,阳光灿烂地跳下床跑到桌边,丝毫不客气地挨着苗云黎坐下了,其他三个人都坐的长凳中间,就苗云黎给他留了一个位,而且,碗筷明明就拿了五副嘛,他刚才都看在眼里的。

——————

老糖块的叨逼叨:

唐一信!!第七章我写出来了!不许再跳起来打我膝盖!!!(夺命逃

谁家喵喵落唐家

不小心穿越成自己的小儿子并且大儿子还强迫我和他谈恋爱怎么办?!(十)

叮,更新上线(๑•̀ㅂ•́)و✧

请客官投喂小红心小蓝手(๑•̀ㅂ•́)و✧

论好兄弟的正确用法?

论取名的重要性?

“嗯,所以放这个燕子轻进去,去推动主角的恋爱进程?”月半卡文了,从笔筒里随机抽出一支笔,咬着笔头,没有精神地瘫在桌上。

“多大了,还咬!”燕清将一盘水果放到电脑桌上,生气地没收了月半嘴里的笔。

“但这个人设,感觉,是不是有点太贱了?”月半看了看接下来的剧情,嗯,燕子轻,就没干过一件好事。

“我儿子那叫腹黑。哼,信不信我下次开你儿子的车就开一半,让他们一直硬几个月。”燕清给了月半一记招牌脑瓜蹦。

“别别别,燕姐姐,我错了还不成吗?千万别卡肉啊,不上不下怪难受的。”...

叮,更新上线(๑•̀ㅂ•́)و✧

请客官投喂小红心小蓝手(๑•̀ㅂ•́)و✧

论好兄弟的正确用法?

论取名的重要性?

“嗯,所以放这个燕子轻进去,去推动主角的恋爱进程?”月半卡文了,从笔筒里随机抽出一支笔,咬着笔头,没有精神地瘫在桌上。

“多大了,还咬!”燕清将一盘水果放到电脑桌上,生气地没收了月半嘴里的笔。

“但这个人设,感觉,是不是有点太贱了?”月半看了看接下来的剧情,嗯,燕子轻,就没干过一件好事。

“我儿子那叫腹黑。哼,信不信我下次开你儿子的车就开一半,让他们一直硬几个月。”燕清给了月半一记招牌脑瓜蹦。

“别别别,燕姐姐,我错了还不成吗?千万别卡肉啊,不上不下怪难受的。”呜呜呜,好疼,月半捂住自己的脑门,防止燕清又要来发一发。

“那就一直让他这么贱,,不,是腹黑下去?我俩儿子被他耍得好惨。”月半气鼓鼓的,燕清就知道欺负她,儿子还欺负自己儿子,哼,母子俩都不是什么好人。

“哦,那再给他配个Cp吧,让他老婆来收拾他。给燕子轻加个妻奴属性。”

“你儿媳妇谁啊?”月半有些激动,原来燕子轻是妻管严啊。

“忆往昔里,陆恋的那个师姐。”燕清低头欣赏自己新做的指甲,平静地说道。

“呃,那就是一个惨死的路人甲啊,正场里没出现过几次,主要活在陆恋的回忆杀里。连名字都莫得。”月半有点头大,这是要重新改人设的节奏吗?呜呜呜,改完了还得想剧情。

“名字我想好了,就叫……”

“师弟!”

“师姐!”

“你怎么到这儿了?你离开门派一年多了,也不知道给我带个信。”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师姐你怎么来这儿了?”伊特尔看到了师姐,两人从小长大,自是比旁人亲近些,伊特尔握住了师姐的手。

“啧”燕子轻瞥了一眼,看到了他们握在了一起的手。

“是阿爹非要让我来的。我一点儿也不想来,没想到,居然能在这儿碰到师弟你!”

正当同门见同门,两眼泪汪汪的时候,一道十分煞风景的声音传来,“唐炒板栗,你爹找你!”声音的主人正是燕子轻。

“班,班莉师姐,他刚才叫你什么?”伊特尔有点懵,中原人都喜欢叫错名字吗?先是他被错认成陆恋,后有唐炒板栗。班莉师姐他可是喊了十年,怎么可能会错?

伊特尔发现自家师姐的脸愈发黑了,每每他偷赖不练功或者闯祸被师姐捉住了,师姐就会露出如此,呃,可怕的神情。

“燕。子。轻。你个死人妖嫌自己命太长了是吗!”

“不长,不过有你就活不短了。”燕子轻见美人终于把注意力转回自己身上了,内心的小鹿跳的又快了些。

远处。

“徒儿,你看,那就是我女儿,唐炒板栗。要胸有胸,要腿有腿,我敢说,她可是大漠,不,大唐第二美人。”唐师父摸了摸自己嘴上那撇小胡子。

“师父,唐炒,,唐姑娘也许并不心悦我。”唐无心身体好了些,便从地上赶紧起身,对师父恭恭敬敬地拜了一拜。他能有今日,全是师父的功劳,刚才旧疾复发,能没事也多亏了师父及时赶到,否则,后果他甚至无法想象。

“唉,别这样说。你们年轻人多处处就有感情了。”唐师父慈爱地拍了拍唐无心的右肩膀。“虽然板栗排名只有第二,但她的容貌脾性可是完全不输当年的第一美人。”

“师父,徒儿有一惑不解。”

“说。”

“唐姑娘是第二美人,那第一是谁?”怪不得唐无心不解,涉身江湖这么多年,都未曾听说有个美人榜。

“哦,第一是我老婆,栗子丫头她娘。”唐师父骄傲地挺了挺自己的胸膛,“你师父当年可是唐家堡第一帅炮啊,当然得要西域第一美人才配得上我了。”

唐无心:。。。。合着这个排行榜是您佬自己琢磨出来的。

“班,班莉师姐?你脸色好像不是很好,没事吧?”师姐现在好可怕,想起以前自己被师姐抓住了小尾巴狠狠教训的时候,伊特尔忍不住打了个咚嗦。

“叫我莉莉!我。好。的。狠。小。师。弟。你不必担心。”

伊特尔:喵!现在更害怕了。(ಥ_ಥ)

“板栗,快到阿爹身边来。这位就是我的得意门生,唐无心了。你们小时候见过的,板栗,你还记得无心小子吗?”

“臭老头,给我闭嘴!再喊那个名字,我马上去姥爷那告状,说你欺负我,看他还允不允你下次再踏入圣墓山半步。娘那你也别想再去了。”

唐师父:( •̥́ ˍ •̀ू )你怎么可以欺负我这么一只孤寡老炮?老婆,你快回来为我作主啊!

—————————我是正文的分割线————————

唐无心的师父叫唐洵。

唐洵年轻时曾出堡四处游历,在巴陵被同一个喵姐截了n次镖后,终于俘获了这位姑娘的芳心。

西域民风开放,两人皆是江湖中人,繁琐的仪式也不是很在意,便在明教三生树下私定了终生。

隔年,唐洵为自己的女儿取名为唐炒板栗。喵妈虽然不太懂中原话,但还是觉得怪怪的。唐洵就告诉她,糖炒板栗是他最喜欢的,女儿就是自己的心头肉。喵妈品尝了糖炒板栗后表示,这个名字不错。唐老爹趁机提议,他们如果再生个孩子,可以叫唐葫芦,糖葫芦也很好吃。

可还没等到唐葫芦来到世上,喵妈就死了。唐洵的仇人上门寻仇,今天是唐炒板栗的生辰,唐洵带着四岁的唐炒板栗去看花灯,只有喵妈一个人在家,她怀了身孕,武功大减。

唐洵带着女儿看灯回来,却已经迟了,一家四口只剩下两口人了。

唐炒板栗哭着让阿爹不要丢下自己,但唐洵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拎起武器就出门寻仇人了。

后来唐炒板栗被从圣墓山来赶来给自己过生日的姥爷带回圣墓山,喵姐被自己的父亲火化,骨灰也一并带回去了。

两年后,唐洵报仇归来,才想起自己还有个女儿,便寻去了圣墓山。唐炒板栗称自己为班莉,不再认唐洵这个爹了。但她还是偷偷背着自己的姥爷,给自己的父亲塞了一件母亲身上的金饰。

唐洵被自己的丈人轰出了圣墓山,手中拿着亡妻的一只耳钩。在圣墓山外面待了三个月,最后还是决定先回唐门,唐门有些事务离不得自己。

途经扬州的时候,碰巧遇上一门灭门惨案。唐洵前去查看,却发现这家还有一幼子生还。

唐洵见他孤苦无依,又与自己亲生女儿年纪相仿,想到自己也许也会有一个儿子,想到了逝去的爱妻,动了侧隐之心。唐洵收人此七岁幼儿为徒,又正逢伤心之时,给他取名唐无心。(这大概是唐老爹取名中唯一的正经名字了。)

唐炒板栗(班莉):到底谁才是亲生的。

唐洵年年都会去圣墓山待上几天,终于成功感动了老丈人,可以与女儿相见,此时班莉正二八芳华。

“女儿,你可有如意郎君?”

“滚。”

这个问题唐洵问了十年,唐炒板栗还是没有嫁出去。

急着抱外孙的唐老爹于是便把主意打到了自己养了二十年的亲徒弟身上。

“徒弟弟~”

“师,师父?!”

“想不想讨媳妇儿?”

“。。。不想。多谢师父美意。”

“逆徒!你这是不尊重为师!”

“徒儿不敢。只是,,徒儿已有心上人。”

“谁?!”谁居然把自己种的大白菜拱了!

肯定不能把伊特尔说出去,凭他的实力,师父一炮就解决了。

死兄弟不死情缘,兄弟,对不住了。

“七秀,燕子轻。”

“啊欠!谁背后念叨我?”远在七秀坊的女装大佬打了个喷嚏。

届远
涂我儿子的头像 每天痴迷吸儿子

涂我儿子的头像   每天痴迷吸儿子

涂我儿子的头像   每天痴迷吸儿子

阿強zzzzz

剑网3 五毒


毒姐:啊娅

调色:依娘

剑网3 五毒


毒姐:啊娅

调色:依娘

🐠🐟🐬🐳

【雕伞】再浪一个试试?(上下)

被pb了,对不起我不该在儿童乐园老福特发有颜色的东西,请非儿童戳我看雕x伞爹过山车。


https://m.weibo.cn/6015851393/4384129510531648


↑没蓝就走评论↓


诸位,我想要评论,我想要灵感。


被pb了,对不起我不该在儿童乐园老福特发有颜色的东西,请非儿童戳我看雕x伞爹过山车。


https://m.weibo.cn/6015851393/4384129510531648


↑没蓝就走评论↓


诸位,我想要评论,我想要灵感。


Haku-婴艾

想图个七秀锦鲤的。。。没耐心鸽了

想图个七秀锦鲤的。。。没耐心鸽了

翔燁哥哥

一點摸魚!
圖一有參考,我家的羊崽們大概就是這種互動叭!卓恩滿滿的愛,那種可以把小師兄淹沒的愛๛ก(ー̀ωー́ก)

圖二是崽子們小時候的樣子,于懷從小就是白髮(。
氣咩咩是有錢人家的小少爺,胎咩咩是小時候村子被滅了然後被師傅帶回咩咩宮的(。

圖三大概是,如果要以動物來說,卓恩絕對不是羊,而是一隻大尾巴狐!把小咩咩師兄用尾巴包圍起來!天天用尾巴逗師兄的那種#doge

一點摸魚!
圖一有參考,我家的羊崽們大概就是這種互動叭!卓恩滿滿的愛,那種可以把小師兄淹沒的愛๛ก(ー̀ωー́ก)

圖二是崽子們小時候的樣子,于懷從小就是白髮(。
氣咩咩是有錢人家的小少爺,胎咩咩是小時候村子被滅了然後被師傅帶回咩咩宮的(。

圖三大概是,如果要以動物來說,卓恩絕對不是羊,而是一隻大尾巴狐!把小咩咩師兄用尾巴包圍起來!天天用尾巴逗師兄的那種#doge

时生

一个霸琴小甜饼

  以身边亲友为原型的小短文


(霸琴小甜饼)

  除夕,整个世界似乎被红色包裹成一小团。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世界所忙绿着,充斥着忙碌与喜庆的节日气氛弥漫着整个扬州,映入眼帘便是遍布的喜色,可这一幕在茶馆二楼外厢的人看来却是有些扎眼。那人身着淡青色衣衫,背上有着被黑色绸布紧裹着的古琴,面色有些许苍白许是长途跋涉所导致的。手边是一壶沏好的龙井,指腹摩挲着店内有些粗制滥造的瓷杯。盯着面前这一杯早已凉透的龙井恍了神浑然不知此刻有人在靠近自己。

   把酒被眼前的人吓了一跳,手里的茶汁也被人哆嗦出些,忙松开着手拿袖内的...

  以身边亲友为原型的小短文


  

(霸琴小甜饼)

  除夕,整个世界似乎被红色包裹成一小团。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世界所忙绿着,充斥着忙碌与喜庆的节日气氛弥漫着整个扬州,映入眼帘便是遍布的喜色,可这一幕在茶馆二楼外厢的人看来却是有些扎眼。那人身着淡青色衣衫,背上有着被黑色绸布紧裹着的古琴,面色有些许苍白许是长途跋涉所导致的。手边是一壶沏好的龙井,指腹摩挲着店内有些粗制滥造的瓷杯。盯着面前这一杯早已凉透的龙井恍了神浑然不知此刻有人在靠近自己。

   把酒被眼前的人吓了一跳,手里的茶汁也被人哆嗦出些,忙松开着手拿袖内的软绢擦拭。“子望?”把酒轻轻唤了声,没等那人回应只见凑近走来坐在自己一旁,拿起那杯冷掉的龙井一灌,本着还想在人面前耍帅却被这冷茶呛得直咳,手捂着嘴面情有些扭曲,脸部因咳嗽泛着些许红色,“我怎么不知你何时喜欢喝冷茶了?”把酒听着身旁人的胡言乱语,微微侧过身子拿起软绢替着人擦嘴角,“我不喜冷茶,只是握的时间久了,便凉了。”子望听着眼前人的言语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外面的欢乐气氛甚是喧嚣,却与他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等着有什么意思,我带你去街边逛逛,街旁新挂了些灯笼可好看了。”“可是我…”没等人把话说整,就拉起人的手腕往茶馆楼下走去,沿途给店小二直扔了钱币便匆匆离开了。

  街边满是行人,子望紧抓着人的手,生怕人跑了似的。把酒也任由他抓着,他一会指着小摊贩卖的桂花糕,一边又和自己吹嘘着自己的练武过往,这些细碎琐事在他眼里却变得有趣了起来,眼前人穿着霸刀山庄的服饰,眼神里满是神气,似有一股燃烧不断延绵不绝的活力在支撑着这副躯体。路旁的花灯上的纸面上绘着许多神话故事,子望扯着身旁人的衣袖闹着要给自己讲这些,其实他自己对这些还是略有耳闻,可这些一旦被把酒缓缓叙述出来时,感觉这些有些死气的故事瞬间又活灵活现了起来。

   “把酒。”一句言语把把酒从胡思乱想的思绪中抽离出来。“怎么了?”子望忽的松开手,抬起双臂抓住肩膀,双目紧望着微微低着头深呼了口气,用一种壮士赴死一般的语气说着

“其实…你也不是那么冷漠的人,你不是无趣而又不讨喜的人,至少,在我眼里。”

 把酒听着有些发愣还没等反应过来已被人紧拥入怀,感觉脖颈被人轻啄了下继而温热的气息漫开在其间

“以后见着我,不要躲着了,好不好。”


温温温卿远

吐槽

写文慢的要死了还不让催了??十几天没回应还说我们态度和大爷一样什么毛病?在别的写作平台这么骚操作要被人骂死了好嘛?

写文慢的要死了还不让催了??十几天没回应还说我们态度和大爷一样什么毛病?在别的写作平台这么骚操作要被人骂死了好嘛?


奕叶佐时

未名·中

  “怎么会!”穆白欺身上前,死死地扣住人的肩。



  “为什么埋那么早,不让你见最后一面?”枪灵冷笑一声,“血都流尽了,强行把枪和人分开来,胸口是一个触目惊心的窟窿。死太难看了,被自己的枪。”



  “你是他的枪所变?”仿佛确认了什么,指尖的力徒然一松。



  “我是啊。”他凄然一笑,“我是他的枪,却没有护住他。洞穿的一瞬,心头血烫在枪尖,巨大的不甘和遗憾烙醒了我,记忆里全都是你。”



  还没来得及问,他继续道,“一次巡逻,马饮水走岔了,长缨偶然发现敌军的埋伏部署,告诉了亲近的兄弟,正要回去通信。不料那人正是敌方细作,见事情暴露,趁他翻身上马...

  “怎么会!”穆白欺身上前,死死地扣住人的肩。




  “为什么埋那么早,不让你见最后一面?”枪灵冷笑一声,“血都流尽了,强行把枪和人分开来,胸口是一个触目惊心的窟窿。死太难看了,被自己的枪。”




  “你是他的枪所变?”仿佛确认了什么,指尖的力徒然一松。




  “我是啊。”他凄然一笑,“我是他的枪,却没有护住他。洞穿的一瞬,心头血烫在枪尖,巨大的不甘和遗憾烙醒了我,记忆里全都是你。”




  还没来得及问,他继续道,“一次巡逻,马饮水走岔了,长缨偶然发现敌军的埋伏部署,告诉了亲近的兄弟,正要回去通信。不料那人正是敌方细作,见事情暴露,趁他翻身上马,夺下了背着的枪,自后一捅,稳稳地穿心。”




  “太快了,他甚至来不及质问,张口便是血,只能瞪着对方,无声地从马上滑落。后来那仗死伤惨重,敌人埋伏出其不意,又掌握了我军布防,虽奋勇杀敌,最后只有小股突出重围。活下的人匆匆忙着迁营,长缨死得蹊跷,只能含恨埋了。”




  “可……可你不是知道真相吗!”穆白罕见地失了态,他红着眼,像一匹见了血的狼,却不知道该对谁咆哮。“那个细作呢!仇得报,长缨不能这么白死了!”




  “我对谁去说?”枪灵叹了口气,折过脸去。“听得到我说话的只有你一人,我刚化形,妖力疏薄,能控制的实物只有枪本身。他人以为闹了鬼,马咴咴鸣泣,死在坟头,单说忠烈,有冤却道不出。”




  穆白伸出手,兀自摸上人的脸,像在确认他的真实,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起身就跑,“我这就回一趟天策,我去说!”




  枪灵没有跟上,在他身后喊,“没用了,这时候回去说,人都死了。那细作趁战乱潜回敌营,军中也发现了叛变泄漏,近日正在整肃。你去说除了摇曳军心,能还怎么?再说一杆枪成精了,谁能信你。”




  穆白赌气似的走了好几步,终是回了头,“我知道迟了,可就是不甘心!他要是死在战场上还能接受,而这算什么?死得那么憋屈,还是曾经的兄弟。我的长缨……他不该,他……”




  枪灵拾起他的盾刀,丢了过去,“你若不甘,拿来便战,是我杀了他。我不还手。”




  “和你无关,你也是……”突然意识到什么,穆白又问,“那为什么是我?我为什么能看见你。”




  “我也不知道,大概吧。”枪灵叹了口气,又像在斟酌什么。“我见着你们那档子事了,从小到大,关于你所有的记忆。长缨死前走马灯一遭,除了喂马,剩下的都是你,他本不怕死,却想着要和你卸甲归田。恐怕是巨大的执念,烙刻在枪身上。我倒一直想见见你,到底是什么人,让他死前如此惦念。”




  那句“不过如此”没有说出口,因为穆白转过脸去,哭了。




  “你走吧。”过了很久,穆白抹了把脸,拖着步子缓缓往回走,枪灵跟上,却没有说话。“不必再跟着我,万物有灵,你自己修炼去吧。都说睹物思人,枪没了也罢,反正这辈子,我是忘不了他的。”




  林间的光斜斜的,枪灵没有影子,不远不近地跟着人,“我不懂情爱,我只是一把枪,本就该折在死人堆里。不碍着你,食血气而生,沙场正是我的修行之地。”




  穆白也没真心想赶他走,只是越听这话越难过。他从胸甲贴身处掏出一个红穗子,转身递给枪灵。“平安结,你绑上吧,长缨嫌枪穗花哨没肯要,你收下吧。作为他的枪,别随随便便折了。”




  他接过枪穗,若有所思。傻子,哪里是嫌花哨,他是怕穗子沾了血,脏了你的心意。求的平安,想了想只能留给一人。和季长缨一样,枪灵悄悄地把红穗子还了回去,直到穆白在枕芯里发现它,已是好久之后。




  后几日战事加紧,穆白愈发地沉默,杀敌也是愈发地凶狠。他总是带着大大小小的伤回来,疼得睡不着,便热酒一浇,醉着倒头就睡。拆了绷带检查伤口,结痂痒痒的,比疼更真实得感受到自己是活的。他又把绷带缠了回去,拾起案头的枪,这些日子已经不管它,爱跑哪儿跑哪儿去,今晚睡不着,挑了灯又细细地擦起。




  他没用布,粗糙地指节抚过枪身,顺着一路向上,厚茧刮蹭过枪头,视线烫着,宛如情人的抚慰。




  “别摸了,我痒的。”




  枪灵骤是沉默,一出声却吓了他一跳。是季长缨的眉眼,少了点严肃,带着一贯的顽劣,灯影撞撞,映在他的眼里,仿佛含情。




  那人一句不咸不淡的抱怨,穆白竟有些不好意思。他确实受不了,这枪灵按着季长缨的长相,分毫不差,明知不是,还是忍不住惦记。那时就该赶他走的,扰乱心绪,仍是不舍得,唯一的念想,就在身边,好像从未离开一样。




  憋了老大会儿,他怔怔搁下枪,挤出两字,“别闹。”




  “无聊。”枪灵坐在桌边,晃着两条长腿,不屑道,“我也不知道季长缨哪里喜欢上你这个木头,整天闷闷的。”




  穆白随即反驳,“谁要你喜欢。”话说出口,又低低垂下了眼,“从小到大,也只有他喜欢我。”




  季长缨视角的记忆飞快地闪过,枪灵想说,不是的,穆白小时候聪明大气,是书院老师的心头好,长得也周正,邻家小妹偷偷递过帕子。但是一切都变了,家父降罪入狱,家道中落,曾经的倾仰和爱慕一道变质,充军也是众说纷纷。只有季长缨待他一如既往,从最好的朋友,经过懵懂的青少期,捅破变成了恋人。




  穆白不总是沉默的,在季长缨面前,会哭会笑,会耍小心思会说俏皮话,这些真实生动,都随着季长缨的记忆,过继到枪灵脑海中。他无法删去记忆,像心头血一般炽热,他也无法自控地被穆白吸引,为什么一样的笑话他不笑了,到底什么是情爱,将死前却有那么大力量。




  “有时间擦枪,不如管管你的盾,它后悔地想回炉重造。”穆白投来一个疑问的眼神,他继续说,“你最近的打法太狠,只用陌刀,疏于盾的防守,这样子急着去送命呢。”




  “你跟着我出去了?”枪灵不置可否,“你的刀和盾天天吵架,攻防不可兼得,以前苍云军用盾闻名,刀占下风,现在盾争不过刀了,两个都不愿意摆一块儿。”




  “你听得见刀剑说话?难不成都成精了。”穆白后脊一凉,他想起了前不久刚摔的碗。“万物有灵,不是你说的吗。”枪灵见他好笑,本想再逗逗,不料人信以为真,一副置疑活了二十年的样子,“嘁,我骗你的。”他跳下桌,望向人的脸,认真道,“但你别这么打了,拿自己的命赌气。杀再多人,季长缨也回不来了。信我,他只想你好好活着。”




  刀剑是死的,枪灵确实听不见它们说话,但有些时候,他能听见新死士兵亡魂的哀念,多半是重复执念和遗恨,没有意识的絮絮叨叨,直至完全消散。而今一闭眼,就能听到风声,季长缨死前念着的,“白哥,我好疼……”。他实在是累了,便径自倒在了床边,后脑勺靠着穆白的枕头,声音全没了,这是他化形以来睡得最好的一夜。




  相处久了,区别还是很明显的。季长缨活泼主动,爱撒娇突袭,枪灵大多时候则是冷冰冰的,他笑起来很浅,但眼尾却漾起相同的一条皱,总让穆白波澜一惊,难同现实联想起来。




  吹角连营,夜袭来得匆匆,穆白提着他的盾和刀,黑夜是未知的,可能下一秒就见了红。后颈突然传来温热,有人在呵气。习惯性地反手劈刀,却被躲过,应声一句“小心。”一同躲过的,还有袭来的暗箭。捡了一条命,惊心动魄的却不是这箭,他长了的头发依旧能感到瞬间的飞扬,绷紧的后颈仍有温热的酥麻。那一秒,他确实为他心动。




  枪灵之前也上过战场,他实体无力抵挡刀剑,只能一次又一次被空空穿过,四处游弋,那些铮鸣、马嘶、呻吟好像与他无关。而这次不一样,他陪在穆白身边,感受着他的肌肉扩张、心跳加速,提防着下一秒、任意角度可能袭来的流矢,胆战心惊,却也重回人间。




  那一仗,损失过半,苍云军英勇抵挡,破晓时分,赢来了最终的胜利。穆白一身污血,好歹是完完整整回去了。庆功宴大家心思都不在,那个会说笑话会唱歌的士兵死了,他心爱的羊皮鼓也烧了,酒一碗又一碗地喝,到最后索性抄起坛子,烈酒自喉头淌进胸膛,为什么那么苦?偏偏有人还喝上瘾。




  穆白是自己走回营帐的。他脸色惨白,火光印进眼里,却怎么也热不起来。像弃犬,脏兮兮的,一大只手足无措,仿佛下一秒要哭出来。记忆里有过这样的场景,穆白断了一根肋骨,季长缨说,“白哥不疼了,亲亲就不疼了。”枪灵不知道要怎么做,他实在稀罕这样的穆白,于是笨拙地,学着季长缨的样子,一狠心咬上了那片唇。




  然后事情就不可控了,穆白呜咽着,紧接着咆哮,把人反摁在床上,酒精烧毁了他的理智,放纵的不仅是情欲,还是压抑许久的想念。




  接个吻像以命抵命,咬出了血,甜锈味在唇齿间染开。沿着喉结一路向下,前胸,腰线,下体,他不是温厚的情人,而是施暴者。仿佛要把人扣进骨肉,这样就再也不用生死别离。




  被劈开身体时很疼、很疼,被枪穿心,大抵也是如此。他射进来的时候,一滩温热,像极了季长缨的心头血。




  到后来,两个人都精疲力竭,濒死的困兽,叠在一起喘息着。穆白湿漉漉地去舔他的眼睛,是咸的。




  嗓子都哑了,他平时不说想念,酒后却把这辈子的都说完了,一遍又一遍,说到气息支离,“长缨,我好想你,好想你……”




  许是压在胸前,闷闷地,枪灵只能抱住他,手指轻轻地顺进头发,“我知道,我都知道的。”




  次日醒来,空气中的昏腥未散去,床榻凌乱,情事暴露无遗。枪灵已是穿戴整齐,红翎扶得端正。穆白摸了摸鼻子,去寻上衣。




  “昨晚对不住。”




  “对不住。”




  他道歉也像个呆子,只会反反复复,枪灵叹了口气,努力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没事,你就当平康坊里买了一夜。”




  “可……”,穆白看懂了眼神,但他还是说了出来,“可昨晚你分明哭了。”




  “还不是你胡搅蛮缠,一身蛮劲。”他嗔怪骂道,但着实奇怪。进入的疼,也不过如此,千锤百炼,烈火淬烧,炼枪时疼要胜过千百遍,一声也不哼,怎么这回,这回……眼泪做着做着就下来了。




  他听他一遍又一遍地喊着长缨,也许这就是心疼吧。

喵宝宝是喵污

燕墨离之苍云篇 ep3

#花苍# 《燕墨离之苍云篇》ep3

猛男花哥的洗心革面计划


柳切(驰冥):新来的军医真是碍眼啊。瞧他怼人的样子,怕是没有受过策霸苍藏伞的毒打。

陆冥(破虏):奶花,一刀的事。

燕: 哦,两个不穿上衣的男人跑到在下这,一边说要教训在下,一边冻的发抖。

柳:(哆嗦)才.....才没有.......

燕:(突然脱了衣服)脱了衣服虚张声势,我也会。来啊,瞧瞧这战胜全外功猛男的身板!万花谷的男人最不怕的就是挨打!


陆:大哥,那个家伙虚张声势的样子确实很强啊。

柳:不,没想到这家伙的肌肉居然比我还粗大,这和想象的不一样。

燕:哎嘛,真tm冷。


小风:(懵...

#花苍# 《燕墨离之苍云篇》ep3

猛男花哥的洗心革面计划


柳切(驰冥):新来的军医真是碍眼啊。瞧他怼人的样子,怕是没有受过策霸苍藏伞的毒打。

陆冥(破虏):奶花,一刀的事。

燕: 哦,两个不穿上衣的男人跑到在下这,一边说要教训在下,一边冻的发抖。

柳:(哆嗦)才.....才没有.......

燕:(突然脱了衣服)脱了衣服虚张声势,我也会。来啊,瞧瞧这战胜全外功猛男的身板!万花谷的男人最不怕的就是挨打!


陆:大哥,那个家伙虚张声势的样子确实很强啊。

柳:不,没想到这家伙的肌肉居然比我还粗大,这和想象的不一样。

燕:哎嘛,真tm冷。


小风:(懵逼)你们三人在做什么。

柳:小风,就是这个花哥,给我看病的时候突然就脱了衣服,小风,好变态哦,人家好怕怕啦!(小鸟依人)

燕:我.......我不是我没有!等等,你这个刀爹怎么能躲我家小风背后撒娇........!

小风:二狗子,你不是说从今天起要洗心革面好好当个万花谷美男子的吗。怎么能随便脱衣服呢?

燕:我.....是他们.......他们.....那个.....嗯,因为军营里嘛,男人一多,就很热........

小风:好好穿衣服吧,不然要感冒哒!

燕:嗯!(忠犬式点头)

小风:走啦!


燕:(回头)你们两个,害得我在小风面前颜面扫地,你知道惹怒万花谷的男人的下场是什么吗?

陆:大哥,这家伙真的火了好像,我们撤吧。

柳:不不不,作为外功猛男我怎么能怕他?

燕:老子现在就要和你们玉—石—俱—(打住)

小风:二狗子对啦我忘记拿盾啦!

燕:(优雅的微笑,装作在画画的样子)小风,出门一定要带盾哦,忘记带盾的话,一定要带上我哦。春泥护花,护君一世。


陆&柳:懵逼中。


小风:嗯!(离开)


燕:(回头)喂,你们两个,在这发什么呆,还不快滚。我数到一,二,玉—石—俱—

陆&柳:啊啊啊啊啊啊啊!(逃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