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剑网三

730.9万浏览    76143参与
萧志远。
啊啊啊啊啊啊啊!!!花剑!!叶...

啊啊啊啊啊啊啊!!!花剑!!叶英沈剑心你们成亲得了!!!
p1叶英沈剑心!
p2剑心哥哥!

啊啊啊啊啊啊啊!!!花剑!!叶英沈剑心你们成亲得了!!!
p1叶英沈剑心!
p2剑心哥哥!

掉线猫今天画画了吗

我来约稿啦!!
12.10号开始排单,按顺序接

图一复杂彩头100一个,180一对  限量接五单
图二简单线稿头45一个
图三简单Q版头35一个
图四小头15一个
插画可私信!

可以交一半定金或者全款
复杂头线稿色稿可确认小改一次  画完如果跑单不退定金

我来约稿啦!!
12.10号开始排单,按顺序接

图一复杂彩头100一个,180一对  限量接五单
图二简单线稿头45一个
图三简单Q版头35一个
图四小头15一个
插画可私信!

可以交一半定金或者全款
复杂头线稿色稿可确认小改一次  画完如果跑单不退定金

极道魔尊_

定制的小李复抱枕和钥匙链都到手了~~
虽然画的有点粗糙吧xx
嗨皮,存进相册!

定制的小李复抱枕和钥匙链都到手了~~
虽然画的有点粗糙吧xx
嗨皮,存进相册!

练笔小号

无心之人

——你到底有没有心

——你要挖出来看看么


(一)

梦里的男人进了一步又一步,把胸前的刀尖抵得更深,持刀的手稳如磐石,血液和阻力都没让他松开。


那颗心,出来了。


明明是个脏器,却倒映出自己影子。


唐影狼狈地放开手,满身冷汗,醒了过来。


是梦。


唐烟——他,不需要我了。


天璇堂主,沮丧地坐着,他不需要我了。


我为什么会,失去他。


(二)


而五十里外的土地上,不灭烟盘摸着落叶堆积的地面。


他在找笋或者蘑菇什么的,配刚刚打得的山鸡。


恶人谷水土恶劣,养不足这人挑剔的嘴。


偶尔也会想想全怪某个天资异禀的人,连厨都学得精致,把嘴养刁...

——你到底有没有心

——你要挖出来看看么


(一)

梦里的男人进了一步又一步,把胸前的刀尖抵得更深,持刀的手稳如磐石,血液和阻力都没让他松开。


那颗心,出来了。


明明是个脏器,却倒映出自己影子。


唐影狼狈地放开手,满身冷汗,醒了过来。


是梦。


唐烟——他,不需要我了。


天璇堂主,沮丧地坐着,他不需要我了。


我为什么会,失去他。


(二)


而五十里外的土地上,不灭烟盘摸着落叶堆积的地面。


他在找笋或者蘑菇什么的,配刚刚打得的山鸡。


恶人谷水土恶劣,养不足这人挑剔的嘴。


偶尔也会想想全怪某个天资异禀的人,连厨都学得精致,把嘴养刁了。


所以这几年,他厨艺见长,再也没忽悠过路过的侠客。


(三)

天璇影不太希望梦到某些人,那些本来是彼此相互解决的小麻烦,自己解决后,浪费时间,还总觉得不对劲。


为什么自己的手,和兄弟的手有所区别呢?


其实那个梦满是血味,做了十多遍,一点都不安宁。


却满足到身体都有了反应。


(四)

偶尔也会想男女的区别,步伐可以模仿,骨相可以缩减。


除了脐下还有什么地方不同。


易容后和女孩有什么不同呢?


相爱之人,身为人子,身为人母,认不出来假扮爱人,人母,女儿的唐烟。


哥哥怎么知道是我。


离人西窗明

呜呜呜磕到癫狂!烟影锁了!

呜呜呜磕到癫狂!烟影锁了!

末路行者

【劍三/毒花】碎玉 05

※ 主毒花,有逆!!←重點


腦洞大,各種PLAY,強制,

慢熱,前言長


相關作:【劍三/策花】浮花


AO3→Chapter 05

手感差~~~_(:3」L)_


————


夜裡蘇凡呼吸一停,徐安幾乎是立即驚醒地睜開眼睛,熟練地將人翻成側身,又手貼背心運轉內力將養心訣渡進他的體內。


直到蘇凡悶喘一聲,急促的呼吸逐漸放緩後,他才搭著他的脈象鬆了一口氣。


蘇凡心肺有損、身虛體弱,夜裡偶爾會像這樣突發性地停下呼吸。


當初孫思邈撿到他時,就知道這孩子這般虛弱並不僅是挨餓受凍而染上的病根,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他...

※ 主毒花,有逆!!←重點


腦洞大,各種PLAY,強制,

慢熱,前言長


相關作:【劍三/策花】浮花


AO3→Chapter 05

手感差~~~_(:3」L)_


————



夜裡蘇凡呼吸一停,徐安幾乎是立即驚醒地睜開眼睛,熟練地將人翻成側身,又手貼背心運轉內力將養心訣渡進他的體內。

 

直到蘇凡悶喘一聲,急促的呼吸逐漸放緩後,他才搭著他的脈象鬆了一口氣。

 

蘇凡心肺有損、身虛體弱,夜裡偶爾會像這樣突發性地停下呼吸。

 

當初孫思邈撿到他時,就知道這孩子這般虛弱並不僅是挨餓受凍而染上的病根,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他身上那傷筋損脈的毒。

 

那毒十分隱蔽,非醫術高超者不能探明,初中時不顯,但毒素在體內累積一段時日後,則中毒者心肺漸衰以致纏綿病榻,久臥不起。

 

也不知道是怎樣心腸歹毒之人,竟然對一個年幼的孩子下這樣的毒手。

 

蘇凡當時中毒已有一段時日,加之年紀又小,病起來更是凶險,雖然孫思邈當晚就立刻幫他驅毒了,可已經受損的臟腑卻非輕易可痊癒。

 

偏偏他當時體弱,那些尋常用來溫筋養脈的方子對一個病重的孩子來說皆過於兇猛,因此孫思邈也不敢貿然用藥。

 

他只能吩咐徐安先以內力替蘇凡調養,打算等他年紀略長一些後,再教授他修習養心訣的內功心法以做養身之用。

 

於是這半年來,徐安便日日不落地以內力替蘇凡溫養著心脈,雖做不到使之完全康復痊癒,好歹能吊住他一條小命。

 

蘇凡對於以前的日子其實還有些模糊的印象,還沒遇到師兄之前,哪怕是睡在親娘身邊,他也不曾如此安穩。

 

徐安沒有刻意告訴蘇凡自己每晚睡覺時幫他輕拂背脊的動作實際上是在給他傳輸內力,小花兒自然不知道他能在徐安身邊安睡都是對方的功勞,只覺得待在師兄懷裡總是特別舒服得讓人倦意叢生。

 

蘇凡小小年紀,身子卻因那要命的毒而虧空得厲害,當初剛撿回來時,瘦弱得兩個眼珠子骨碌碌地,好似喘一口氣都覺得費勁兒。

 

雖然能用養心訣吊著命,終也不是長久之際,可偏偏小花兒又虛不受補,只得先這麼將養著。

 

他這段時間裡日日跟著徐安吃得飽穿得暖,白天裡開開心心,夜裡又睡得香,小小的身量稍微圓潤了一些,五官也益發精緻。

 

徐安溫柔地順著蘇凡散在枕上的髮,在心裡盤算著,再多養幾個月,也該著手幫他擬方補身了。

 

雖然筋脈上的傷非常法可治,但至少也得把小傢伙能養的都好好養回來,那半夜不喘氣的毛病更得治一治,要不然等年紀再大些離了徐安的身邊,夜裡要是發作起來可沒人能緊盯著幫他順氣,那可怎麼辦。

 

蘇凡睡得熟,幸福地砸巴著嘴說著無憂無慮的夢話,身上裹著涼被,又往徐安懷裡鑽,壓根兒不知道師兄為他的身體簡直煞費苦心。

 

夜色柔和了徐安一向凌銳的眉眼,又醞釀成醉人的溫柔,他摸摸蘇凡的額頭,又將他握著自己頭髮的小手收進被中,才依依不捨地在髮旋上輕啄一下,喃聲保證:「小花兒別怕,師兄會想法子救你的……」

 

——

 

蘇凡的生辰不明,只知在中秋前後,因此徐安特別選了中秋那日吩咐了廚房大娘給他做了一碗長壽麵及兩顆紅蛋,蘇凡不大會使筷子,手裡握著兩個熱呼呼的蛋剝得不亦樂乎,徐安則親自一口一口餵他吃麵,替他過了一個低調溫馨的生辰。

 

而生日過後徐安便前去拜見師父,開始著手安排蘇凡的補身藥方。

 

蘇凡討厭吃苦藥,哪怕徐安威逼利誘他也不肯喝,每天一到吃藥時間早早溜得沒影,非得徐安出馬親自把人拎回來壓在腿上,硬把藥給灌進去。

 

他每喝了藥就哭,也不知道跟誰學來的脾氣,對徐安又氣又兇,非得師兄放下身段,抱著他好說歹說地哄,又準備蜜餞糖丹小心賠禮,他才肯嗚嗚噎噎地抱著師兄哭哭啼啼表可憐。

 

徐安心裡也不捨得他小小年紀就當個藥盅子,可偏偏又不能真的放任不管,哪怕蘇凡每次一會兒可憐一會兒掙扎著喊最討厭師兄,也只能牙根一咬把那些湯湯藥藥硬灌進去,然後再來哄氣哭得不肯說話的小祖宗。

 

本以為天天餵蘇凡吃藥已是最難的了,卻不想到了要教授小花兒修行養心訣的時候才是真正的大難關。

 

蘇凡中過毒,心肺孱弱、臟脈有損,徐安第一次打通他的筋絡要教他如何運轉內息時,他生生地疼暈過去不說,醒過來後怎樣都不肯乖乖聽話練習,小小的身體逕自抱著十八歲的徐安就猛哭著喊疼,眼淚掉了一缸,哭得都快喘不上氣。

 

徐安心裡就是再不捨他,為了他長大身體能好,只能逼自己不能心軟。

 

蘇凡哭了他便哄,但養心訣還是非得練的。

 

可蘇凡真鬧起來的時候,他扳起臉來兇他又也沒幾分效果,最後不得不沉聲警告:「養心訣乃是萬花絕學中最基礎的功法,哪怕是太素九針也得依托於上,你若真不願練我也不勉強你,可你以後就不要再以萬花弟子自稱了。」

 

蘇凡被他說的一愣,怯怯地拉著徐安的袖子抬頭看他,好半會兒後才開口問:「如果我不學的話……你是不是就要把我給趕走,不當我師兄了?」

 

徐安沒有回話,淡淡地看著眼前哭得像個淚人兒一樣的小傢伙。

 

蘇凡得不到他的回應,咬緊了毫無血色地唇,鬆開指尖,強迫自己坐好,眼淚止不住地掉,按照徐安教的法訣緩緩地調息。

 

「我練……我會乖乖的,你別趕我走……嗚嗚嗚嗚……師兄……我會乖,我會聽話,你別趕我走……」

 

徐安就這麼默默地看著蘇凡疼白了一張臉打坐調息,好幾次想開口讓他停下,又怕功虧一簣。

 

直到蘇凡做完了一日功課,整個人虛弱地試圖要從地上爬起來,徐安立刻傾身上前接住他,翻手就點了他的睡穴。

 

他把人溫柔地抱在懷裡,又拭去他滿臉的冷汗及眼角未乾的淚,用披風裹著避免他著涼後,才小心翼翼地抱著他回去。

 

「小花兒不哭……師兄疼你……」他貼在蘇凡耳邊低聲說話,更多的卻像是說給自己聽一樣。

 

徐安告訴蘇凡——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只要他好好練養心訣,等身體養好了以後就不會再生病也不用吃苦藥。

 

現在很疼徐安知道……等過幾年練好了就不疼了,等他學會養心訣,他可以馭雕出去玩兒,到時他教他醫術,教他畫畫,教他吹笛,蘇凡想學什麼,他都教他。

 

小蘇凡永遠都是師兄的寶貝兒,是師兄的心頭肉,徐安怎麼捨得趕他走。

 

他會一輩子疼他照顧他,把他當嬌貴的小花兒一樣細心呵護,只要蘇凡能好好的、健健康康的長大,他想要什麼,徐安都會答應他。

 

這些話,徐安不敢當著清醒的蘇凡說,小花兒的心裡便還停留在徐安那不發一語的冷漠之中。

 

他不敢再說著不願吃藥,不願練功,哪怕真的難受時他也不敢大鬧,只敢細細地哭著要求徐安溫柔地摸摸他抱抱他。

 

有幾次徐安抱著他哄,一時沒忍住情緒,脫口而出要放他一天假可以不用修習練功。

 

誰知道蘇凡當下如遭雷擊一般地竄出他的懷抱,再不敢開口要他安慰,像當初被他作勢扔在食堂一樣,哆嗦著不敢掉淚,搖搖晃晃地自己爬去練習養心訣,嘴裡還不停喃喃自語。

 

他一邊盤腿坐好,一邊不停地在安撫自己:「小花兒不怕,不疼……不許偷懶惹師兄生氣,小花兒要乖乖的……不乖的話,師兄不要你了。」

 

徐安聽清楚他說什麼的時候恨不得把他抓回懷裡揉,但任憑他喊了幾聲蘇凡也不敢過去親近他,甚至晚上睡覺也不願讓徐安抱著。

 

往復幾次之後徐安再也不敢開口說要放他一天假,寧可自己當那個壞人逼蘇凡完成每日修練的日課,事後再讓他趴在自己懷裡盡情地哭訴撒嬌,溫柔安撫他的情緒。

 

如此養了幾年,蘇凡似也習慣了每日必做的功課,等到徐安同意他能上雕之後,他便成天御雕瞎跑,像是要彌補自己修練養心訣的辛苦。

 

當初孫雨還在谷裡的時候就成天帶著小花兒胡鬧,結果他及冠離谷之後,反倒變成了蘇凡帶著師弟妹搗蛋。

 

徐安成年之後變得十分忙碌,面對蘇凡被徹底帶野的性子實在是有些無力照看,可不管怎麼罰怎麼關,蘇凡還老是趁他不注意就溜出去,呼啦啦地帶著一群孩子瞎跑胡鬧惡作劇,把谷裡人搞得頭疼不已。

 

徐安對蘇凡大抵還是十分寬容的,哪怕他有次跟同伴們無視禁令偷偷跑去聾啞村說要探險,被守村的弟子發現趕出來,對比其他被各家師兄師姐拎回去胖揍一頓的孩子,徐安也僅僅是罰他抄兩遍醫書,沒抄完不許吃飯。

 

蘇凡跟在徐安身邊十年,除了養心訣修習不易以外,大抵也沒吃過什麼苦。

 

可徐安卻總想著,他小時候命苦體弱,好不容易現在養好了一些,難免活潑好動、古靈精怪,他對蘇凡一向都是盡可能地溫柔疼寵。

 

卻沒想到,他對他的這份心疼,最終竟會害了他。

 

-TBC-


南二允
给亲友的生贺图🎉

给亲友的生贺图🎉

给亲友的生贺图🎉

亦歌亦狂

剑网三同人—明唐[堕渊] 1

  在千岛湖的贺城市集中,有一家特别的巴蜀风味面摊。老板是个巴蜀人,说着带有浓郁巴蜀味的官话。

  

  面摊子是老板直接在一辆推车上改装的,可以移动。平时开张的时候,固定在一处,收摊的时候,直接推走,十分方便。面摊子改装所用的材料,基本是竹子,可见老板对竹子的钟爱。甚至有时候,老板会砍几根新鲜的竹子插在面摊车傍做装饰,使得热气腾腾的面汤,都似乎带有竹子的清香。

  

  面摊虽然比较小,却五脏俱全。也不知道老板是怎么弄的,总能从下面掏出很多东西,好像下面是个无底洞似的。

  

  摊子上卖有巴蜀有名的面食,担担面、渣渣面、清汤面、铺盖面、麻哥面。当然还有老板最善长的,特制麻辣小面...

  在千岛湖的贺城市集中,有一家特别的巴蜀风味面摊。老板是个巴蜀人,说着带有浓郁巴蜀味的官话。

  

  面摊子是老板直接在一辆推车上改装的,可以移动。平时开张的时候,固定在一处,收摊的时候,直接推走,十分方便。面摊子改装所用的材料,基本是竹子,可见老板对竹子的钟爱。甚至有时候,老板会砍几根新鲜的竹子插在面摊车傍做装饰,使得热气腾腾的面汤,都似乎带有竹子的清香。

  

  面摊虽然比较小,却五脏俱全。也不知道老板是怎么弄的,总能从下面掏出很多东西,好像下面是个无底洞似的。

  

  摊子上卖有巴蜀有名的面食,担担面、渣渣面、清汤面、铺盖面、麻哥面。当然还有老板最善长的,特制麻辣小面,不过这个老板心情好的时候才会做。不过也没多少人会去点,因为这个特制小面,实在是太辣了!

  

  “老板,来一碗清汤面!”

  

  唐晚竹点点头,利落地开始下面。水烧开,面下锅用筷子打散,倒入一勺油,再放一些酱油和葱花,加少许高汤。面熟后捞起,热气腾腾地一碗清汤面就做好了。

  

  “您的面。”

  

  将飘着浓浓香气的面端到客人的面前,客人接过了面,立刻大口大口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和唐晚竹抱怨一下现在的税金,做再多的活都交不起税金,下面的老百姓都快没法活了。

  

  唐晚竹也不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听着,偶尔给点反应。客人也似乎习惯了他这个样子,自顾自说自己的。

  

  唐晚竹刚刚来贺城市集摆摊的时候,因为总是带着半脸面具,又甚少言语,有些阴沉的样子,吓退了不少人。后来大家慢慢发现,这个唐老板虽然阴沉着不怎么说话,但是人不坏,才开始过来照顾他的生意。

  

  也许是有过什么不可言说的过去,所以才一个人来到了这里的吧。

  

  唐老板做买卖从来不会缺斤少两,价格也很公道。最重要的是,唐老板的手艺很好,色香味俱全啊!虽然大部分的面食都喜欢放很多的辣椒,但是还是忍不住想去品尝。

  

  熟络了一些之后,唐晚竹的生意也慢慢好了起来。虽然不能说是火爆,但是每天还是有不少人来吃面的。像现在,每天准备的面食,基本都能卖出去了。

  

  “唐老板,钱我放这了!”

  

  “谢谢客官,下次再来。”

  

  唐晚竹收了钱和碗,看看天,也快黑了,该收摊回去了。

  

  因为摊子是他特意设计弄的,十分方便,因此唐晚竹很快就整理好了东西。把桌椅存放到贺城里面的客栈里,推着自己的小面摊就回去了。

  

  唐晚竹在贺城傍边的竹林里,盖了一间自己的小竹屋,隐蔽在重重竹影之中。由于竹屋与市集之间没有直接的陆路可以相通,就弄了条小船,每天接自己来回于竹屋和市集之间。

  

  划到了一半的时候,唐晚竹隐约看到水里飘来了一抹红色。皱了皱眉,再往前划一些,果然看到了一个人躺在水边拐角处一个较为隐秘的地方,身下还流出红色的液体。这个地方甚少有人会经过,唐晚竹是因为把竹屋的位置盖得比较偏僻,所以才会经过这里,发现了这个人。

  

  唐晚竹看着披着破烂衣物把脑袋都遮住躺在水边的人,有些犹豫。他来到了这里,只想安静地生活着,不想也已经没有能力去管其他的事情。现在的千岛湖不太平了,税金突然涨高,永王势力行事也越来越嚣张了。使得许多百姓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同时也有其他的势力开始来到千岛湖,他能感觉到风雨欲来之势,同样也能察觉到这个人未必只是一个普通的受伤百姓。如果出手,自己很可能会被卷入风雨之中。可是让他看着这个人就这样死在这样,他又无法视若无睹。

  

  罢了,虽说不想管闲事,但是既然遇上了,就看看吧。

  

  将船划过去,唐晚竹跳下船,来到了那个人身边。那个人还是没有什么动静,整个人裹在破烂的布料之中。唐晚竹想把他身上裹着的破烂衣物拿开,刚掀开一点盖住头部的布,一缕金色就垂落眼前。唐晚竹缩了缩瞳孔,西域人?

  

  停顿了一下,唐晚竹继续手上的动作,把裹着的破烂衣物完全扯掉,露出了底下人原有的服饰。

  

  “竟然......”是明教弟子。

  

  这个人不仅是西域人,还是个明教弟子。

  

  明教弟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又受了伤,而且看伤口,明显是被高手所伤。千岛湖又有多少这样的高手呢,唐晚竹首先想到的是永王手下的龙图卫首领——屈焰阳。

  

  不过按理来说,明教弟子应该不会和江南道的永王势力有什么交集的。那这个明教又是为何受伤到此的......

  

  唐晚竹想到,这些天驻守在离尘坡的淮南商会好像遇到了一些麻烦。大唐商会经常会雇佣许多天南地北的各路高手护镖随行,如今又增加了西域、漠北、辽东、交趾这四道商会,会雇佣明教弟子护镖也并不奇怪,只是不跟着西域商队反而来到淮南商队的西域人很少。他会是大唐商会的人吗?

  

  要是这样最好,他就算卖个人情给商会了。要是真和永王势力有什么关系,他出手了恐怕也很难独善其身。

  

  唐晚竹想了想,放弃了把这个明教带回竹屋的想法。他虽然愿意出手救他,但是并不想带他到竹屋里去,给自己惹上麻烦。

  

  拿出习惯性放在身上的上伤药,唐晚竹原地给明教处理起伤口。又把中衣脱下,撕成了条,给他包扎伤口用。

  

  这个明教很幸运,也许是修习的功法护身,受的伤都不致命。没什么大碍,就是流血过多晕过去了而已。给他处理好伤口,按照他的身体状况,应该不用多久就能恢复了。

  

  处理好伤口之后,唐晚竹把明教搬到傍边的竹林里。这里可以隐藏他,又不会在涨潮的时候,淹到他。

  

  把那堆破布重新盖到了明教身上,想着他一个人受伤了醒来估计会饿,又回到船上下了一碗清汤面。端到明教面前,找了个平地放下,用荷叶盖好。想了想,又拿了两个包子塞到他怀里。应该没问题了。

  

  接下来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唐晚竹弄好了一切,拍拍衣袖,撑着船儿离开了。

  

  在唐晚竹的背影消失了在拐角之后,躺在竹林里的原本一动不动的人,睁开了眼睛。看着消失在拐角处的背影,男人沉思了一会儿。端起地上的面,掀开上面的荷叶盖,一阵热气扑面而来。拌了拌面,男人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

  

  


silence漠然

独占我的仇人(三)

粥粥:做完死浑身舒爽

————————————————————————————

03. 一个仇杀太便宜你了

【同盟】唐白粥:我在 洛阳城 被 时眠 残忍地杀死了,要喵哥哥亲亲抱抱才能起来#小黄鸡嘤嘤

【同盟】唐白粥:我在 洛阳城 被 时眠 残忍地杀死了,要喵哥哥亲亲抱抱才能起来#小黄鸡嘤嘤

【同盟】唐白粥:我在 洛阳城 被 时眠 残忍地杀死了,要喵哥哥亲亲抱抱才能起来#小黄鸡嘤嘤

……

这几天,草长莺飞四月天的同盟频道天天被唐白粥的被击杀喊话刷屏。而且...

粥粥:做完死浑身舒爽

————————————————————————————

03. 一个仇杀太便宜你了

【同盟】唐白粥:我在 洛阳城 被 时眠 残忍地杀死了,要喵哥哥亲亲抱抱才能起来#小黄鸡嘤嘤

【同盟】唐白粥:我在 洛阳城 被 时眠 残忍地杀死了,要喵哥哥亲亲抱抱才能起来#小黄鸡嘤嘤

【同盟】唐白粥:我在 洛阳城 被 时眠 残忍地杀死了,要喵哥哥亲亲抱抱才能起来#小黄鸡嘤嘤

……

这几天,草长莺飞四月天的同盟频道天天被唐白粥的被击杀喊话刷屏。而且杀他的一直是同一个人,凄惨地帮会里的亲友们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道姑帮主找到唐白粥,问他招惹了什么人需不需要帮忙。

唐白粥过了十分钟才回复:没事,不用管我。

然后生怕帮主以为他是客气,立马又补了一句:真的千万别来管我!就让我自生自灭好了。

药药在歪歪一边嗑瓜子,一边问唐白粥:“这是第几天了?”

唐白粥不知道在干什么,居然很正经地回答道:“第三天,这三天他把我装备杀红了十几次,身上的怨念就没断过。不管我在哪儿上线,五分钟内他都能追过来把我杀了。而且……我已经三天没做成日常了……”

药药表面上表示了一下对他的心疼并连忙表立场自保:“这么恐怖的吗?简直心疼你。看来以后惹谁都绝对不能惹大佬!”

她点了两下又调出悬赏榜,这几天唐白粥的名字挂在悬赏榜上就没消失过,“粥儿,天天被悬赏的滋味不好受吧?”

唐白粥默了一会儿,淡淡地回了一句:“还行。”

药药惊悚:“粥儿你怎么了?被打傻了吗?千万别啊,我下学期期末还指望你给我划重点呢。”

她话音刚落,同盟频道立刻又弹出一条消息:

【同盟】唐白粥:我在 巴陵县 被 时眠 残忍地杀死了,要喵哥哥亲亲抱抱才能起来#小黄鸡嘤嘤

“……”唐白粥此时正躺在巴陵跑商路上,叹了口气。

他刚才在洛阳城,时眠杀了他几次突然就走了,抓着这个空档,他才做完了洛阳城,于是便当机立断来跑商。他估计是对方被亲友叫走有事,一时半会儿应该回不来,他争取五分钟内跑完这个商!过去的时候还好,无事发生一路顺畅,回来那一趟,他刚从洛道读完条出来,还没跑到小桥那里,就被一个凭空出现的红名打下了马……一顿技能特效砸过来,唐白粥条件反射地就疯狂按隐身,结果隐身还没有一秒,就被一个极乐引直接拉了出来,于是,唐白粥卒。系统显示他损失了1068个碎银和67个货物。而罪魁祸首正踩在他的尸体上,手里转着一把闪闪发光的残月惊天。

唐白粥并没有像普通人一样气急败坏。

不得不说,人或多或少天生都带着点颜狗的特性——唐白粥觉得这是人类的劣根性之一,刻在灵魂里的喜爱美色。

于是,他安静乖巧地躺在地上,调了调视角,看着这个逮着自己杀了三天的六红新七夕裁火莲大橙武从头红到脚捏脸巨他妈好看的喵哥,心里有种朦朦胧胧说不清的感觉。

很怪异,很奇特。

让人心脏怦怦直跳的那种。

按理说,换做一般人,被不间断埋了三天不管是不是自己有错在先,估计早就破口骂娘跳起来鱼死网破了,而唐白粥不仅默默挨打,反抗的时候也只是装装样子——当然一方面是因为他即使认真反抗也打不过对方,另一方面则是他本人压根就没有一丝反抗的心思。

甚至还想时眠多堵着他锤几天。

除了他的白月光以外,时眠是第一个天天在他眼前雷打不动连续出现了三天的喵哥——虽然人家是来杀他的。

唐白粥觉得自己有点点不对劲。

他一拍脑袋,估计是他的喵哥癌和颜控同时发作了。

药药看到唐白粥又死在了巴陵,就在一边说风凉话:“大佬居然放你做完了洛阳城还去跑商?”

“刚才在洛阳城他被人拉走了。谁知道这么快就回来了。”唐白粥盯着游戏屏幕万分疑惑,“他是不是在我身上装雷达了?”

“你头上顶着悬赏可好找了,你是不是傻了?”

“药药。”唐白粥突然无比正经地叫了她一声。

药药一听他的语气就皱了皱眉,“啊?”

“药药,你对青儿这个师父了解得多吗?”唐白粥莫名其妙地问。

“啊?你直接去问没情缘啊。我一个PVJJC的浩气怎么会知道……”

“那你去把没情缘叫来歪歪一趟,快,我有事儿问他。他要是不来让他想想下学期的实验课成绩。”唐白粥催促道。

药药不明所以,但还是在游戏里敲了寐青鸳。

时眠杀了唐白粥三天,除了第一次被杀的时候唐白粥有给对方发过密聊之外,后来他两基本上没有任何交流,就是一个打一个挨打。

这个时候正好是小攻防期间,寐青鸳正在跟帮会团守据点,他原本是不想过来找唐白粥的,但是对方绑架了他的实验课,下学期就大四了最后一门实验课他可不想留级重修,只好乖乖低头,跑来了歪歪。

“粥儿啥事,快说,我们帮守据点呢,浩气要打进来了。”寐青鸳很着急。

“你师父他……”唐白粥刚起了个话头,就立马被寐青鸳打断。

对方似乎猜到他要问什么,立刻摇着头摆摆手:“没法,你自己作死,我师父本来只打算杀你一次的,你想想自己那天晚上做了什么把他惹炸了……你当他一天天没事杀着你好玩啊?刚才好不容易把他从洛阳拉回了白龙口,分分钟又跑去杀你了。这个我帮不了你,这事儿我不敢跟他说。”

唐白粥一脸问号:“我说什么了?”

药药在一旁吃瓜:“我怎么知道你说什么了?你别是又去骚人家了吧?”

唐白粥努力回忆了一下,疑惑:“我不是第一次被打死后,就很认真地发去密聊承认错误道歉了吗?”

寐青鸳鄙视:“道完歉之后呢?你又干了什么?”

唐白粥突然没了声音,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好了,我知道了。不是,青儿,我找你来不是问你师父为什么要杀我这么久……也不是要让你去跟你师父求情放我一马……”

“那你要问啥?”寐青鸳疑惑。

“你师父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他在你们帮歪歪吗?”唐白粥心里打着小算盘。

寐青鸳不疑有他:“我师父……他对亲友很好,就是有时候脾气有点暴躁。他现在……在歪歪……”说完他才突然警惕起来,“你问这个干什么?我师父是直男,他有情缘的!”

“我是那种人吗,你知道虽然我喜欢喵哥,但我也是有底线的好不好,破坏人家感情这种事我还是做不出来的。”一听他怀疑的语气,唐白粥立马解释,生怕对方误会,“就是有点好奇罢了。”

寐青鸳幽幽地说:“你已经无意中破坏他们感情了……”

唐白粥心虚地摸摸鼻子:“这样吧,你师娘叫啥,我看看我能不能弥补一下……”

寐青鸳:“我师娘是个琴娘,叫栀还,栀子花的栀,还钱的还。等等,你要怎么弥补?”

唐白粥敷衍:“我有空去解释一下,这都是误会。”他怀着不知名的心思悄悄记下了这个琴娘的艾迪。

寐青鸳还挺高兴:“粥儿你能这么想就太好了,没事儿我先回去帮会了。”

“恩,你去吧。”

寐青鸳走了之后,药药很八卦地凑上来:“哎,粥儿你到底骚了人家什么?让人家追着你杀了三天,而且看这个架势还要继续杀下去……”

她这么问,唐白粥就回想起三天前他刚接到仇杀时的情形。

唐白粥最开始对这个仇杀并不太在意。

所以他即使顶着悬赏也没有急着躲到主城里去。反而是老神在在地飞去了巴陵县,打算先交个碎银。

而时眠正好是在他刚刚接了据点贸易还没来得及点交任务的那一瞬间出现的,一套爆发直接把他打死在地上,然后隐身遁走。

非常干净利落。

唐白粥躺在据点总管面前,旁边是来来往往跑商的浩气,他的尸体附近还有浩气霸刀小伙伴刚才发现红名铺下来的地毯和刀墙。

他整个人都傻了。

唐白粥躺了一会儿,这才打开好友列表,把时眠加成单向好友,给他发了第一条密聊。

【密聊】你悄悄地对[时眠]说:大哥,对不起!我错了#流泪

【密聊】[时眠]悄悄地对你说:#鄙视 以后还手贱乱悬赏吗?

【密聊】你悄悄地对[时眠]说:不了不了,我真的错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时眠]说: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密聊】[时眠]悄悄地对你说:#鄙视

本来这件事到这里,就有个完美的结局了,时眠也并没有不讲道理非要追着他杀的意思。

奈何唐白粥他是个不作死不舒服星人。

半个小时后,他在明教三生树下面挂机,和一只秀萝一起调戏一只喵哥。他举着糖葫芦给对方喂了一下,还在附近发了个欣喜的表情卖萌。

结果那只喵哥对他视而不见,反而是给秀萝喂了糖葫芦,骑上马带着秀萝跑了。

唐白粥孤零零地站在树下看着他们绝尘而去,内心惆怅。

他还没惆怅几分钟,就看见一个温婉动人的老白发紫白菜花姐站在自己旁边,好奇地点着他看。过了两分钟,又飞来一只金发的喵哥,花姐姐就欢快地朝着对方跑了过去。

他们完全没有理会独自站在树下的唐白粥,啪啪就开始互相炸起了烟花。

唐白粥还没来得及咽下这份猝不及防的狗粮,就收到了净世喵喵拳发来的密聊。不知道是不是撩人宝典发挥了作用,唐白粥这几天通过聊天还真跟这只小奶喵关系拉近了不少,而且小奶喵是真的天真可爱,啥事儿都跟他说,唐白粥有时候总会有在带孩子的错觉。

【密聊】[净世喵喵拳]悄悄地对你说:粥粥 #猫爪#猫爪

【密聊】你悄悄地对[净世喵喵拳]说:怎么了喵喵?#欣喜

【密聊】[净世喵喵拳]悄悄地对你说:我我我我刚才跟团里的奶毒小姐姐求情缘了!她答应了!!#小黄鸡嗷呜

【密聊】[净世喵喵拳]悄悄地对你说:我我我我我现在该干什么?我要不要带她来三生树炸个烟花QAQQQQQ

唐白粥一瞬间有种吃粑粑噎住的感觉。为什么!所有喵哥都在离他远去,他一时心起怨念:他妈的就不能留一个给他吗!只要一个就好啊!

虽然心里怨念四起,但唐白粥还是很负责地劝告喵喵:

【密聊】你悄悄地对[净世喵喵拳]说:别来了吧……三生树人好多……

【密聊】[净世喵喵拳]悄悄地对你说:可是……我们已经到了_(:з」∠)_

你可真他妈是个行动派!刚才根本不是在问我的意见,你早就决定好了吧!

果然,唐白粥一抬头,就看到不远处一只穿着校服戴着狼头套的喵哥双骑带着一个一代金白娃娃菜闪闪发光的毒姐跑到了自己面前。

唐白粥原本还想意思一下附近给喵喵打个招呼,结果人家压根没理他,直接对着毒姐姐就开始炸烟花。

隔壁炸烟花的明花看到他们,也不甘示弱地接着炸了起来。

一地绚烂的烟花糊了唐白粥这个单身狗一脸,还迷了他的脑子。

因为,唐白粥在这满屏幕的烟火绚烂里,看到了又来了一对,待对方走近了,他才看清,那是时眠和栀还。

他们似乎也是来炸烟花的。

栀还的琴娘穿的也是相思云鸢的成衣,唐白粥辨认了一下那个红发,感觉应该是成女的猴红。琴娘即使穿一身红也还是个温婉明媚的样子。

于是,唐白粥这个从头黑到尾的驰冥炮站在一对明花,一对明毒和一对明歌中间,心态都要崩了。

所以说,欺负谁都不要欺负单身狗,特别是求而不得被迫变态的单身狗,你永远不知道他一旦受到刺激下一刻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

被秀了一脸的唐白粥,脑子有点不清醒了。

他心念一动,点着离他最远的时眠,一个悬赏就送了出去。

几乎是立刻,时眠头顶多了一个赏字。

这时不管是谁打开悬赏榜都能看见,杀手通缉榜第一名赫然写着:

时眠,恶人谷,明教,悬赏金额:52000金。

唐白粥看见那琴娘都没等烟花放完立刻就原地消失了,估计是被气下线了。

他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快感——让你们抢着来秀恩爱!秀恩爱就算了,还在我面前秀喵哥!

他虽然暗戳戳爽完了,却没发现谁在看我里面时眠顺着他看了过来,下一秒,一个仇杀又送到了面前。

【密聊】[时眠]悄悄地对你说:你是不是觉得一个仇杀不过瘾

【密聊】[时眠]悄悄地对你说:专门找死呢?

唐白粥当机立断装疯卖傻:

【密聊】你悄悄地对[时眠]说:为什么仇杀我QAQ我什么都不知道!!!

【系统】你在对方黑名单里,不能密语。

唐白粥砰地一声脑子炸了。

所以,这才是为什么唐白粥这几天这么悲惨地被追杀的真正原因。


鹤知归
下雪啦!! (杭州昨天下雪了嘛...

下雪啦!!

(杭州昨天下雪了嘛~?想去看诶!)

下雪啦!!

(杭州昨天下雪了嘛~?想去看诶!)

9。阿玖
客单 ,忘了是什么金了 ,但我...

客单 ,忘了是什么金了 ,但我敲爱这个金发的!

客单 ,忘了是什么金了 ,但我敲爱这个金发的!

可桦。
剑三的小萝莉~喜欢自取/注明出...

剑三的小萝莉~
喜欢自取/注明出处/不可商用谢谢

剑三的小萝莉~
喜欢自取/注明出处/不可商用谢谢

我,腿,打钱

一篇影x烟的短打【未完】

崩坏(天璇影x不灭烟) 【1】

BGM: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五月天

阅前须知:OOC属于本人,不服打我。一切基于官方最终修改烟影为兄弟的设定。我爱摸鱼,摸鱼使我快乐。

一一一一一

说起江湖上的格局,来来回回还是绕不出一句话:“一教两盟三魔,四家五剑六派”。

江湖一直有着这种说法,他们代表了整个江湖最顶级的实力,虽然江湖上的门阀帮派数不胜数,但是大家都知道,真正掌握武林命脉的,只有他们。

其中除了已经退出中原武林的明教和暗中蛰伏的红衣教,最令武林中人关注的便是浩气盟和恶人谷双方之间的斗争。

"七星战十恶,烟影不相逢。"

说书人口中的不相逢绝非夸大,事实上,身...

崩坏(天璇影x不灭烟) 【1】

BGM: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五月天

阅前须知:OOC属于本人,不服打我。一切基于官方最终修改烟影为兄弟的设定。我爱摸鱼,摸鱼使我快乐。

一一一一一

说起江湖上的格局,来来回回还是绕不出一句话:“一教两盟三魔,四家五剑六派”。

江湖一直有着这种说法,他们代表了整个江湖最顶级的实力,虽然江湖上的门阀帮派数不胜数,但是大家都知道,真正掌握武林命脉的,只有他们。

其中除了已经退出中原武林的明教和暗中蛰伏的红衣教,最令武林中人关注的便是浩气盟和恶人谷双方之间的斗争。

"七星战十恶,烟影不相逢。"

说书人口中的不相逢绝非夸大,事实上,身为浩气盟与恶人谷情报主管的二人,却从未寻到过死敌的踪迹,也是江湖人口中津津乐道的事。

“烟”这个名字,不知何时开始在恶人谷恶人之间渐渐口耳相传,从来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是谁,是男是女,甚至没有人知道他是否真还在恶人谷中。然而但凡谷中恶人,皆会小心避讳,少提唐门中事,以免触犯“烟”之忌讳。

当然,不包括一个人。

"最近江湖上都在流传一件事,说浩气盟的天璇影和不灭烟…其实是一个人。"

莫雨的声音从窗外传来,唐烟正了正脸上的面具,将手里的信件一卷,这才回头去看。

小疯子支着双手斜靠在窗框上,见他看过来面上也只是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

"能够传到少谷主的耳朵里,怕是全江湖都知道了。"

他只是微微摇头,语气轻描淡写的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话。

"我教训了那帮嘴碎的东西,你自己想好应该如何和谷主解释。"

似乎是对他的反应感到无趣,莫雨摆了摆手丢下一句话之后便要转身离去。

"少谷主。"

唐烟在他背后叫住他,莫雨正欲迈出的脚步顿住,他转过头来就看到屋内唐烟的身形往前移动了一步,面具从阴影当中浮现出一角,明灭的光影将他的面具分成了两半,让人摸不准他的表情。

"…你就不担心,他们说的是真的?"

虽然此刻唐烟的语气和先前并无任何区别,但或许是来自于同类的敏感,莫雨隐约察觉到了这句话背后带着的试探——和一不小心泄露出来的一点杀气。

不,或许是故意的。

于是莫雨也用相同的方式回敬了他——

"……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

小疯子难得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随即又被他自己压在了万年不变的冷脸之下。他示意等在远处的莫杀跟上,大步走远了。

屋内又只剩唐烟一个人,他向后一步退回阴影当中,就像帝王重新回到属于自己的领地。他重新展开先前卷起的信件,将其移到一旁的火烛之上,看着火舌逐渐舔上信件,唐烟又好像刚从梦中惊醒一番匆匆忙忙的将手上的信件往地上一掷,用茶水浇熄了火苗。

他弯下腰去拾起地上的信件,纸上的墨被水晕开成一团团的墨迹,只能艰难的辨认出"…天…""…巴陵…"几个字来。

许久,屋内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

"……哥哥。"

一个小号omg
不画眉毛和眉毛不涂黑是真的会看...

不画眉毛和眉毛不涂黑是真的会看着很凶~~

不画眉毛和眉毛不涂黑是真的会看着很凶~~

二寒叽
人家二少穿雪河,有腰有腿有屁股...

人家二少穿雪河,有腰有腿有屁股,干干净净立立整整。
我就不行了,我脸搭上雪河头就是车祸现场.....

人家二少穿雪河,有腰有腿有屁股,干干净净立立整整。
我就不行了,我脸搭上雪河头就是车祸现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