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剑网三同人

22222浏览    2276参与
竹生

《章台柳》我试试,万一呢………

      ntr就要ntr个全套!……是什么,懂?
以及,o!o!c!……雷到可别说我没提醒,嘿嘿~

        “华山委实是高……”

        方宇轩突然感慨一声,起身拂袖,素雪般的衣袍窸窸窣窣一阵,人已走至窗边,俯瞰雪景。

         孤鹤清呖,振翅而去。

    ...

      ntr就要ntr个全套!……是什么,懂?
以及,o!o!c!……雷到可别说我没提醒,嘿嘿~

        “华山委实是高……”

        方宇轩突然感慨一声,起身拂袖,素雪般的衣袍窸窸窣窣一阵,人已走至窗边,俯瞰雪景。

         孤鹤清呖,振翅而去。

        李忘生不答他,纯阳虽是国教,但李忘生掌教素来清简无欲,也就是宫里来人时会特意提前备上珍品。茶水是方宇轩从青岩带来的,同在一郡内,这礼不薄不厚,心意却足。

        “青岩是处好地界,你若心意已决,还需早做准备。”

        “忘生,你们华山的鹤……能停留多久?会不会一去不会?”

        方宇轩不答反问,背手回身噙笑看他。

        “这……倒是未曾留意……修道之人求的是一个逍遥,此鹤彼鹤皆为鹤,来去无意更无心。”

        方宇轩又看回那远去的鹤影

        “你们修道之人可真是无情……万一它留恋此地,徘徊多年,你却一视同仁不理不睬……呵,方才我见它身姿飘逸,也存了豢养之心,这般你情我愿之事,却让道长说的无情无义……当真伤人心啊!”

        李忘生知道他在诡辩,不愿相争,却觉其言语间尽是他不愿深思的含义,抬头却见方宇轩正注视着自己,眸色深沉。

        李忘生是何等聪慧之人,他即已经历人事,如何察觉不出方宇轩的那点心思,只是自揣身许师兄,便应相守,就算……就是谢云流已与他断情绝爱,自己也不好相弃。

        二来,方宇轩在他看来只是看看成熟的少年郎,小辈不区情谊,误陷泥沼,他做为长辈自是不可当真,循循诱导便是。

        “……晚些山路崎岖,我不便留你,早些回吧。”

        “为何不便留我?”

        方宇轩嬉笑着凑过来

        “记得风儿似乎也曾留宿于此,到我为何就不行?……说起来,我比洛道长还小一岁呢!忘生,你忍心?……已过了暖和的时辰,这会儿山间风大着呢……”

        他温柔小意,低声细语的撒娇,实在令人招架不住。李忘生今日原不可留他,只是其间原因不足为外人道,方宇轩细软滑顺的墨发随着他的动作,时不时的撩蹭着李忘生手背,他收回手,那股子痒意却从手背烧到了心间。

        李忘生暗自唾弃自己之时,却也是叫苦不迭,偏生选在今天!

        “……忘生?……洛道长与我到底有何区别?啊,对了,他是常人,而我是天乾……嘶,可只有地坤才计较这些,难道忘生你……”

        “莫要胡说!”

        李忘生被他一语道破心事,甚至都算得恼羞成怒了,无端发怒有后悔,只道是自己今天身体特殊不受控制了。

        “好了……你留下就留下吧,客房一直是做个样子的,若非提前整理没法住人……师兄的房间一直空着的,你若不……”

       “没关系,没关系,有地方住就行!……我睡觉虽有些怕扰,却也不认生,没什么好挑的!”

        方宇轩笑得一脸纯良,搞得李忘生都怀疑是自己想多了。也对,他与谢云流的恋情本就是不露于人,又早早夭折,知者甚少,方宇轩一个东海来的少年郎哪里能知晓!

        自此便觉心安,安排方宇轩歇下,他才匆匆回了房内。

        要是让普通纯阳弟子猜想掌门房中备有何物,多半要说拂尘香炉亦或蒲团一类。却见李忘生从箱匣内一个小紫金葫芦内取出一颗丹药吞服下,转身竟从中又翻出一根龙筋索。

        

        气力发出,索绳自动,却是将他自己绑缚在了地上,甚至以绢巾入口,闭目塞听,不过半晌,便见其摩挲挣扎,额间已露冷汗,呜咽可怜。

       方宇轩当然没有睡着,躺在谢云流的床上,他觉得那若隐若现的檀香就像刀剑一般戳人,令他烦躁难熬。这味道若是李忘生身上的,他尚可容忍,只是若作为另一个天乾的标记,就能激起对方无限的争斗欲。

        方宇轩虽然年轻,定力却好,反正谢云流都已经输了,东瀛离着万八千里,实在没必要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动怒。

        但这只是他的自我安慰,他的脑子却不可自制的想着别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十几年,李忘生就一直带着谢云流的檀香,掌事祭天,周游各派,夜间估计也是伴着这味道入睡,真真的浸染骨髓了……而这些味道是怎么沾染上的……他们在这张床上……做过?

        “嘶!”

       睡不着!

       方宇轩猛然坐起,皱着眉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思虑什么,一会儿又低头伸手,看了看右手食指,将其指腹贴近嘴唇,厮磨似吻。

        那颗朱砂,他点回去了,还大发慈心把人送了回去,然后一路浑浑噩噩的去找了孙思邈。

      “……哟,那是挺惨的啊……”

      那老头听完他一个“朋友”的故事,也不深究,就是感慨了一句。

       “重新标记一次不可以吗?”

       “哎呀……很麻烦的……你知道前朝那个……姜华夫人吗?”

       “丈夫战死沙场,便自愿自杀殉夫那个?……说她做甚!我朋友是男的!”

       方宇轩不是很想和他闲扯。

       “欧哟,哪里是自愿自杀,听说是侍女一个没照看住,绑缚的绳索断了,受不得折磨屈辱才撞墙死了……唉,据说尸身检验正在发情期,家人觉得难堪才遮遮掩掩……”

ZYF

发一对客单情头啦

发一对客单情头啦

耐久值不足

10块钱能买到的Q版头像~

太穷了出来营业了 老板看我我出图超快qwq

10块钱能买到的Q版头像~

太穷了出来营业了 老板看我我出图超快qwq

羁空
想看雪了……真冷啊

想看雪了……真冷啊

想看雪了……真冷啊

胸无点墨
现场编个小故事: 毒姐破碎的碎...

现场编个小故事:


毒姐破碎的碎片变成了蛾子飞到蛛网上被黏住,而蛛网牵引在她的手中——我杀我自己

现场编个小故事:


毒姐破碎的碎片变成了蛾子飞到蛛网上被黏住,而蛛网牵引在她的手中——我杀我自己

竹生

《章台柳》唔,给车上上油……(突然发现方李是年下)

     ntr谢师伯预备备……ooc慎入,慎入!

     下章估计就,嘿嘿……新手驾驶,多多指教(。・ω・。)ノ♡

      信息素疼痛估计就是心理上的,简单来说,想师兄想的。

        “冬日弟子服已经发放完毕,除年幼的小弟子需多备一身外,到来年开春前,都不必再更换了……想来若花谷置备过冬事物,这几位商人可否借来一用?”

     ...

     ntr谢师伯预备备……ooc慎入,慎入!

     下章估计就,嘿嘿……新手驾驶,多多指教(。・ω・。)ノ♡

      信息素疼痛估计就是心理上的,简单来说,想师兄想的。

        “冬日弟子服已经发放完毕,除年幼的小弟子需多备一身外,到来年开春前,都不必再更换了……想来若花谷置备过冬事物,这几位商人可否借来一用?”

        白衣散发男子端正坐于纯阳掌门身旁,言语间却是调笑,似乎关系很是亲密。

        “宇轩说笑了,商人图利,肯不肯为你所用,这贫道可管不着。”

       李忘生位居掌门之位已十年有余,行举间愈发有其尊师大道自然的味道,温温和和,不紧不慢。只是因其修行内景功多年,形貌久驻不变,故而举止间和年轻的形貌不甚匹配,令方宇轩很想激他一激。

       “那商人说你们纯阳道袍繁琐,每年裁剪布匹总要剩下好多,又被剪的缺角少边不好用……索性记与我,将来给弟子们衣裳加些饰品也好”

       “恒念物力维艰,宇轩很是有心啊!”

       “……”

        方宇轩的确小他不少,哪怕喊一句小叔叔也不为过,只是光看容貌,却是李忘生显得青稚。若是当年,方宇轩或许还会敬他为尊长,不敢有丝毫逾越之举,只是莫说李忘生本性柔善顺遂,便是方宇轩所持虎狼之心,便容他爱慕而不容他敬仰。

        当年方宇轩初初游历,首入纯阳时,还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伙,直接去挑战掌门人李忘生,却被他控在原地半天不得解身,很是丢面。

        随后一而再,再而三的上山寻人,想掰回一局,却又不知何时起,二人便从剑锋相对,成了茶盏笑谈,这私下里温温柔柔,关怀周至的纯阳掌门便成了他第一个长辈兼友人。

        之所以不是把酒言欢,是因为李忘生酒量差的太狠。前日方宇轩巧得一壶醉听春,便欢欣雀跃的提来寻友,再他的威逼利诱下,李掌门最终还是无奈的浅尝一杯,入口前,他眼神近乎绝望的叮嘱方宇轩,一定要看好他,随后如同壮士断腕般,悲壮的一饮而尽。

        方宇轩本是不信他的说辞,如今见这架势似乎为真,又凭添几份好奇,趁这年轻的纯阳掌门一杯下去,晕晕乎乎之际,他抬手又给灌了一杯

        人是醉了,两颊脂红,神态迷离,软软的倚在一边,兀自盯着他不说话。李忘生的眼睛很有点欲说还休的感觉,平日里正正经经的不显,如今却是含糊着控诉和茫然,配着依旧整齐的阴阳鱼道袍,浑似妖精偷了道士服,兀得勾人。

        方宇轩试探性的喊了句李掌门,醉魂却不答他,他押了一口酒水,轻轻喊了声

       “忘生?”

        醉魂抬眸寻了他看去,眸间潋滟,似有千万言语无从说起,深处是隐含着的陈年往事。方宇轩简直有些兴奋,他自是知道这个看似温柔和顺,但最是一本正经的李掌门,其实是真正的姿色姝人,玉藏深山数年实在可惜,只待有人能撩他情动,便是春水初融化造物,只是如今看来,他似乎来晚一步……

        “忘生……”

        方宇轩低音轻叹,似是无心,又像是有心引诱,他像是收网的渔夫,在感叹着意外之获。

        却见那眉心带有朱砂的猎物惶惶然的注视着自己,低语一句却难听闻,神态间似是请求猎人接近自己。方宇轩含笑凑近,却听见一句低不可闻的呢喃

       “师兄……别走……唔,我疼……”

        方宇轩敛去笑意,用指尖摩挲着李忘生道袍的衣领,揣度良久方重展笑意,他想起来那个师兄是谁了,不要紧。

        谢云流心高气傲,轻易不得回来,听闻他极是厌恶这个师弟,言其攻于心计,口腹蜜剑,估计是个不分黑白,轻信旁言的……不要紧……且很有可能,是李忘生单相思,那就更好了……

        “唔……师兄!我疼!师兄!”

        许是方宇轩凑的太近,李忘生恍恍惚惚间仿佛重回谢云流叛教之时,那时他追着谢云流,却跌在山路间又死活不肯出声,直到被吕祖带回。

        如今意识混沌不设防,却是把当时感受倾吐,也是有些向师兄撒娇的意图,不让人走。

        方宇轩却不知这些勾勾道道,他只道是李忘生不耐受酒水,扶了人躺下又温言询问,却始终不得要领,脉象上平稳正常,问也问不出什么。他起身踱步思量,却突然嗅到一丝清甜的味道来……

        回头见那人脂色绯染,眼含春水,端的是婉娈不似常态……霎时醒悟!

        平日里只嗅到清清冷冷的檀香,而他本人又是不显山不露水的样子,便道是在三清道馆呆久了的缘故,顶多是个天乾,只是一个纯阳道士,是天乾还是常人并无多大区别,他便不曾开口问过。

        如今看来,那阵檀香,恐怕不是他本人的信息素!

        能被他人信息素覆盖的只有……方宇轩神色复杂的看着这个地坤道士,只觉棘手,若是常人相恋,分分合合便是常态,可若是天乾地坤此类恋人,基本上不可能彼此分开,且一但相离所受苦楚地坤尤甚……这个谢云流啊,怎么忍心!

        他把俯身下来,摩挲那颗朱砂,感觉到额间异态,李忘生自是不依,两方辗转间,那颗艳红竟被拭去。

         “……假的?”

成长快乐牌钙钙
我!永!远!喜!欢!晓!天!琴...

我!永!远!喜!欢!晓!天!琴!娘!!!!爆肝的比较粗糙大家不要介意😭

我!永!远!喜!欢!晓!天!琴!娘!!!!爆肝的比较粗糙大家不要介意😭

竹生

绕指柔(三)我以为发过了……QAQ

        人肯定是要交的,但不是现在。祁进把他安置在一家客栈,不敢请郎中,便买了些金疮药之类。只是那人高烧不退,昏睡不醒,最后还是请了个走江湖的药郎,这是祁进第一次付封口费。

         钱是小事,但这种做法颇有些违法乱纪的嫌疑,只是人命关天,祁进算来算去,最后把锅套在了郡守身上。

         他不能一直守在这里,只能是巡逻闲暇之余偶来看看,就这...

        人肯定是要交的,但不是现在。祁进把他安置在一家客栈,不敢请郎中,便买了些金疮药之类。只是那人高烧不退,昏睡不醒,最后还是请了个走江湖的药郎,这是祁进第一次付封口费。

         钱是小事,但这种做法颇有些违法乱纪的嫌疑,只是人命关天,祁进算来算去,最后把锅套在了郡守身上。

         他不能一直守在这里,只能是巡逻闲暇之余偶来看看,就这么过了两三日,在祁进几乎以为这人废了的时候,姬别情终于醒了。

        作为一个职业刺客,突然苏醒在自己陌生的地方,第一反应就是自保,而作为一个天乾,下意识的自保反应,就是将信息素具象化。

        所以祁进推门而入的那一刻只觉被什么冰冷的却柔韧的刀刃锁缚,浑身僵硬,动弹不得。

        但是信息素可以。

       祁进一直确信自己是个天乾,只是发育的晚了点。所以在信息素具象化上,他进行了刻苦的钻研与训练。

       姬别情有幸尝试了一下他的训练成果,仿若寒剑列阵窥困,冷澈逼人。

       但是……这剑阵的本质还是信息素,未经杂染,澄澈诱人。

       不同于地坤的引诱导惑倾向,天乾的信息素是具有攻击性的,公认也只有天乾可以做到将信息素具象化以压制敌人。

       那为何这个天乾的信息素有着……攻击性的诱惑?

       姬别情怀疑自己其实是伤到了脑子。

      祁进根本不晓得他在这短短交锋里经历了怎样的冲击,却发现对方气势陡然减弱,判定是自己占了上风,随后秉持不欺负伤患的原则,收敛了一些。

     

      “你在莲子巷昏迷,我是巡街撞见的,随我去府衙报个案就行……姓名,籍贯,做什么的,一一报上,不得期瞒。”

     “你……你收起来……”

      “什么?……不要和我东扯西扯的!”

      “信息素!…唔…快点!”

      或许是因为受伤,姬别情觉得自己作为刺客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其实无论天乾体质如何优秀,就算可以位列王侯,却并不代表着什么方面都可以拔尖,比如需要收敛气息的暗杀一流。

     所以,若非自制力实在超凡脱俗,姬别情也混不到今天的位置。可就这么一位人物,现在满脑子除了伤口好疼,就是这个军爷真他么香!

     不,不算军爷……看起来年纪似乎还很小。矮自己一个头,堪堪撑起的府兵制服紧束着一把细腰,天天巡街却只是把白皙柔软的皮肤晒得彤红,故作凶狠严厉的表情下,是很俏丽的眉眼。

     姬别情从不走神……他这是被影响了。

   

     被一个天乾的信息素引诱成功了!

   

     他低下头,依靠在床栏边,用手捂着脸,一副不堪忍受之态。

     祁进本就是想救治他,一见此人放弃抵抗,面露痛苦,他还以为是自己威慑过重伤了人,彻底敛去压迫后,只是暗中按刀,劝道

     “你不要抵抗,报个案就行!……只要没犯事……”

     凌雪阁的人当然专业,姬别情早就做好了两手准备,既然被官府的人逮住了,便就势说了自己的托辞。只道是生意人遭了贼,甚至出示了不知哪里来的,“自己的”路引。

     不得不说这个小军爷是个好人,不仅不设计克扣什么,听闻他身无分文,在此地举目无亲,又说要给他些盘缠。

    二人便一同随祁进回了那大院。

    府兵们除了一些家底厚实的,吃住都在一起,故而鬼混的更彻地。祁进回去时,听见东厢房哗啦哗啦的响,这必是在聚赌。平日里他也就无可奈何的憋着,如今有外人看来他却是和这些人混居在一起,只觉面上无光,顿时心头火起。

     心里怒了,脚下也就重了,本就是厚底的筒靴,嗒嗒的走过来,果然惊动了东厢房的人探看。

     “祁进?……呦,舍得和相好的分开了?”

     “我倒想看看去何等美色,能让祁大圣人丢盔卸甲!”

        祁进咬咬牙,但着实不想在外人面前表露他们府兵的败絮其内,忍了。

        要说这姬别情也觉奇怪,这小哥儿看起来不像是俗人,以他专业的观察,也没看出半点耽于美色的迹象。及入此人房内,更是一片肃然,清贫如洗。

        随后就见这小哥儿在床侧摸索出一堆零碎银钱来

       “你拿了盘缠,就出城去吧”

         姬别情作为吴钩台的刺客首领,这点钱的确看不上,只是掂量掂量手中这份重量,满心觉得这小哥儿虽做出肃穆威严的态度,却实是一派的淳真,蛮有几分的好汉柔情。这些银钱不多,份量却重,纵使姬别情不是个讲究虚节的人,也觉得不好拿。

         他看着眼前这人,面上冷漠肃穆,但眼睛里写满了“要注意安全”“不要贪近抄小路”……

         很有点意思……

         “祁进,你什么时候还钱?嗯?”

         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些人,讨厌的紧。

TsukishimaRenn

【剑网三同人/耽美/双策】终宿chapter1



  “林将军的儿子?”营帐内,士兵们聚在一块窃窃私语,手上擦枪的擦枪,抠脚的抠脚。哐当!身后一声巨响,他们猛地转过头。


  ”……“


  “吵什么吵。”封疆抓了抓蓬乱的头发,捡起刚才他随手弄倒在地的长枪,将已经歪倒的发冠捋下来丢在一旁站起了身。“现在不好好休息一个个的这么精神。“封疆打着哈欠,”等到了雁门关,怕是连沾凳子的机会都没有。“他掀开帐帘走了出去。


  士兵们无奈地互相对视了一眼,只得认命钻进被窝。


  草木沙石粗粝的味道。


  微凉的夜风吹得头发四处飘飞,封疆边打哈欠边走着,没走几步便吃了一嘴头...



  “林将军的儿子?”营帐内,士兵们聚在一块窃窃私语,手上擦枪的擦枪,抠脚的抠脚。哐当!身后一声巨响,他们猛地转过头。


  ”……“


  “吵什么吵。”封疆抓了抓蓬乱的头发,捡起刚才他随手弄倒在地的长枪,将已经歪倒的发冠捋下来丢在一旁站起了身。“现在不好好休息一个个的这么精神。“封疆打着哈欠,”等到了雁门关,怕是连沾凳子的机会都没有。“他掀开帐帘走了出去。


  士兵们无奈地互相对视了一眼,只得认命钻进被窝。


  草木沙石粗粝的味道。


  微凉的夜风吹得头发四处飘飞,封疆边打哈欠边走着,没走几步便吃了一嘴头发。


  “……”


  他将头发往后捋了捋,绕到帐后寻了处地方扯开了裤腰带。


  往雁门关行军的路程非常辛苦。可时间不多,雁门关的情势已经非常紧张。这支军队由将军林飞带领,前往雁门关支援苍云军,这一路过来,就没有得到过什么好消息。


  封疆提上裤子。


  月光照耀下的荒原是一片毫无生气的颜色,手中的长枪泛着冰冷的色泽。他沉默地抬头望着月亮,随手扯了根枯草,开始不紧不慢地闲逛。


  已是深夜,刚才以后再没有营帐还亮着灯。


  除了风吹一片安静的营地。


  “小封!”回忆中的那人一手搭上自己的肩膀,一手拎着酒坛子,大笑。“我那傻儿子被朝廷指来了,就这几天到!”一声响亮的酒嗝。封疆木着脸稍稍避开了些。“说起来那小兔崽子跟你差不了多少年纪……”声音中带着浓浓的醉意。“就当给你找个伴儿了!”林飞停顿了会突然在封疆耳朵旁边大声吼了这么一句,差点把封疆激得跳起来,而醉酒之人却哈哈大笑着伏下去睡熟了。


  “……”


  一想起昨晚那声大吼,封疆就忍不住开始碾脚下的土。“死老头子。”他低骂。


  他拿脚下的土地撒气过后抬头,才发现竟逛到了帅帐附近。不远处居然有人在练枪。封疆抬头望了望月亮,又低头看了看那个身影。“……”


  是你有病还是我有病。


  封疆走近了些,“哪队的?”语气不甚美妙。


  那个身影一僵,停下了动作,他似乎转过身朝封疆这个方向看了看,随即低头掸了掸衣袖将枪丢到一旁的兵器架上,径自转身走了。


   “……”


  封疆抱着手臂盯了会儿那人放在一旁的枪,深吸了口气。


  风再次把头发吹得飘飞。


  “嘁。”他踢了踢脚边的石子,提枪离开。


胸无点墨

快年底太穷了,只好出来卖艺,古风为主其他也能画,老板们看看我吧

快年底太穷了,只好出来卖艺,古风为主其他也能画,老板们看看我吧

羁空
摸一只丐哥,嗝

摸一只丐哥,嗝

摸一只丐哥,嗝

小粘豆包

《道长,好久不见》(花羊)

剑三背景,通篇私设。

古风耽美,万花(苏秋)×剑纯(肖蓝),BL。

暂定中短篇(合集第一篇)。

1v1,HE。

————

第二章


不大的蜜饯,苏秋却细嚼慢咽了很久。

直到最后一点果肉都被他嚼烂咬碎吞咽下去,他才品出了一点甘后的微苦。


他将剩下的蜜饯又按着折痕,层层叠回了布包里。

放进了衣襟深处。


苏秋就这样对着窗台坐了半宿。

直到月夜的黑已经浓稠成实质,他才站起来准备宽衣上床。


久坐一处,突然起身,苏秋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脚步虚浮一晃,小腿猛地磕上了床沿。

他赶紧伸手抓住了床边的立柱稳住了身形,膝盖处倏然传来...

剑三背景,通篇私设。

古风耽美,万花(苏秋)×剑纯(肖蓝),BL。

暂定中短篇(合集第一篇)。

1v1,HE。

————

第二章


不大的蜜饯,苏秋却细嚼慢咽了很久。

直到最后一点果肉都被他嚼烂咬碎吞咽下去,他才品出了一点甘后的微苦。

 

他将剩下的蜜饯又按着折痕,层层叠回了布包里。

放进了衣襟深处。

 

苏秋就这样对着窗台坐了半宿。

直到月夜的黑已经浓稠成实质,他才站起来准备宽衣上床。


久坐一处,突然起身,苏秋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脚步虚浮一晃,小腿猛地磕上了床沿。

他赶紧伸手抓住了床边的立柱稳住了身形,膝盖处倏然传来一阵酸麻刺痛。

  

这钻心的痛感反而使苏秋原本有些模糊的意识清醒了几分。

  

胸口沉甸甸的蜜饯布包,让他心尖一坠。

这包蜜饯是肖蓝半年前送给他的饯别礼。


*

 

肖蓝是西岳华山纯阳门派中静虚子谢云流门下小弟子,他们一门注重见性明心,即屏弃世俗一切杂念,彻悟因杂念而迷失了的本性。

肖蓝前二十二年,一心一意只求在剑术上得至大成。

自然剑心澄明,万物皆空。

他又异常努力刻苦,比旁人对武学的探索更加苦心孤诣,便尤其受掌教师父[1]的喜爱。

  

而苏秋的出现,则在他如白纸一般的人生中染上了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当他意识到自己喜欢上苏秋后,几乎是立刻就去跪求了师父的宽恕。

谢云流一向对他予取予求,这次却一反常态的选择了闭门不见。

  

他在谢云流的门前跪了整整一夜。

  

当时同现在一样,也是岁暮。

风刀霜剑,肖蓝穿的单薄,裹着素白衣袍被朔朔寒风吹了一夜。

  

转天他被大师兄扶起来的时候,两条腿打颤不止,面色青白,耳朵冻出了淤红。

双膝也已经肿成青紫色,被人搀着走路还磕磕绊绊崴了三次。

  

肖蓝起身前,谢云流只坐在门内送了他一句话:肖蓝,你道心蒙尘了。

他深吸了口气,颤着牙龈哆哆嗦嗦地回道:师傅,我不悔。

  

这些事肖蓝从未开口对苏秋提起过,苏秋只知道他前一年年末时在山内闭关了整整三月,却不知他其实是在养伤。

他从小体质偏寒,一遇寒冬即阳气内虚。

若是平时,多在天寒地冻的广场上站上一小会儿,他都会觉得浑身发凉,四肢不温,更遑论是在寒风刺骨的冬夜跪了整整一宿。

  

当天他就大病了一场,半个月都未能下得来床。

  

师兄们见状都说要去同苏大夫知会一声,让他过来照看一下小师弟。

几人都不知道肖蓝缘何病倒,只知晓两人关系一向交好。

  

最后还是清楚内情的大师兄在肖蓝的授意下拦住了他们,而且告诫他们如果苏秋来问,不得多说半句有关小师弟病情的缘由。

他们虽不解,却也不敢违背了大师兄的意。

  

肖蓝足足等了大半个月,才等到师姐从五仙教请来的尹大夫。

  

然而寒气早已入骨,尹大夫皱着眉说他怕是下半生都只得裹着貂裘入冬。

当初肖蓝入纯阳一门拜师学艺,一是根骨天资极为优异,二是为了运行体内真气驱寒。

现如今这剑法也无法为他祛除半分寒气了。

  

肖蓝却只是点了点头,声音平淡地说了声知道了。

半分难过悲伤都不曾表露出来。

他十分平静的向大夫道谢后,拜托师兄和师姐送走了对方。

  

苏秋确实也曾上山拜访来问过,观中几位师兄弟对此皆是闭口不提,只说肖小师弟最近剑法又有所精进,应当是在闭关,叫苏大夫不要介意。

苏秋知道肖蓝喜爱练剑,经常闭关,也就没往其他处多想,便拱手道谢,说自己三月后再来寻他。

  

三个月后。

  

苏秋上山后一眼便看到了坐在石头上的肖蓝。

  

肖蓝当天穿了一身浅蓝色道袍,头发束起,他身形瘦削,衣袖宽大,倒是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味。

他规规矩矩坐在一处替人传功。

阖着眼睛面容平静,眼尾微微下垂,只是脸色有些发白。

  

苏秋轻轻蹙眉,无声走到他身侧,待他传完功后不由分说地用五指轻轻捏住了他纤细的手腕。

  

肖蓝的体温较常人凉的多,冰凉的触感从指尖传递给了苏秋。

苏秋神情显然有些疑惑:“怎么闭关了三个月,体内阳火更虚了?”

  

肖蓝轻笑着掩下去了几分病态,说道:“闭关的时候天凉,可能一个不注意就受了凉,不碍事。”

他知道苏秋对修炼一事不上心,并不清楚闭关之人是绝无可能受凉的。

  

苏秋果然不了解,闻言只是顺着他的话点了点头,未曾想过肖蓝会骗他。

只不过他依旧浅浅拢着眉头,压住了心底几分微妙的直觉。

  

肖蓝浑身笼在苏秋的味道下,耳尖微红。

他趁苏秋不注意用小拇指勾了勾他的手,又在他手心里挠了一下。

又软又凉。

  

苏秋怔了一瞬,从手心直直痒到了心尖。

  

*

  

俩人是正月十四在一起的。

那天是苏秋的生辰。

  

和谢云流不同,苏秋的师父不在乎两人之间的事,还直夸肖蓝是个好孩子。

只私下跟苏秋说道:只要不忘记医者本分,怎样都好。

苏秋认真地和师父保证:悬壶济世,无愧于心。

  

转日便是当年的上元节[2],正月十五。 

肖蓝随着苏秋回了万花谷,苏秋当时还有点惊讶,问道:“你不在纯阳观中过上元吗?”

  

肖蓝摇了摇头,敛下眉间一点愁绪,语气轻松道:“闭关太久,想你了。”

  

苏秋很少听到对方这样直白的表达情感,一时新奇,忍不住伸手捏了捏肖蓝的脸蛋。

笑道:“好,留在我这里。晚上有灯会,去不去看?”

  

肖蓝歪着脑袋点了点头,说:“我们华山人少,都不怎么过节,平时就很冷清,逢年过节也不热闹,其实我还没去过灯会呢。”

苏秋一听,当即便决定要带他好好在万花谷的灯会上转转。

  

万花谷作为大唐气氛最自由包容的地方,奇人异士数不胜数。

所以每到节日庆典,此地便格外热闹繁华。

 

充街塞陌,鸣鼓聒天。

燎炬照地,夜市到处是街头表演和歌舞戏场。

  

肖蓝也一改往日清素的穿衣风格,在苏秋的建议下选择了一件红色的外袍。

说是红色,其实颜色并不艳,也只影影绰绰隐在玄色一侧。

却衬的他鲜活了几分。

  

苏秋站在肖蓝身后,先将他的发冠取下,再把白玉簪子从中取出,他如瀑的长发倾泻而下。

  

苏秋手握着牛角栉仔仔细细梳了许久,才从自己的桌子上拿起一根绛色发带。

他素手拢了拢肖蓝的头发,然后认真的用发带将他的头发绑好。

  

苏秋往前微微欠身低下头来,在肖蓝耳边轻声说道:“看看好不好看。”

  

苏秋温热的鼻息喷在肖蓝耳廓,微凉的唇瓣若有若无地扫过他的耳骨,让他耳畔窜起一阵酥酥麻麻的电流。

肖蓝耳廓泛红,极不好意思地瞅着铜镜中的自己,吞咽了口唾沫,回道:“好看。”

  

说完他扭过头看了眼苏秋。

对方清浅的瞳眸映出几丝幽深,修长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指节微微攥紧,喉结滚动,低沉着嗓音叹道:“恩,好看。”

  

  

——

[1]掌教师父:纯阳门派中,我查得谢云流曾做过掌教,其他人也没有特殊称谓,便自己编了个名字。(也挺顺口)

-

[2]上元节:唐初受道教的影响,现今的元宵节(正月十五)称为上元节。

——


苏秋生辰日未来可以写番外(在一起的第一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