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剑非道冲官应援

441浏览    14参与
风流倜傥英公子

10月16凌晨时分修了十张图,混入了两张糊片,这套图拍的时候,傻了,喝了咖啡,犯了一个新手错误,结果废片多,成片也要高P,但,只能发了


故事灵感什么的,是这样的


有徘徊在地狱里千年的白鹤,为迷路的灵魂带路,来来回回在忘川上行船,他不与人说话,似没有喜怒哀乐,只是默默的,划着忘川之船。

地狱之主召唤之,白鹤,你太白了,你不属于地狱,地狱的色彩只会把你玷污,你为何不成佛?

白鹤说,我在寻她,她曾说,当地狱落下皑皑白雪之时,她就会出现。

地狱之主笑了,地狱,终年是孽火环绕,如何下雪?便算是下,也只能下红色的雪,那该是地上流淌的人血凝结而成的。

白鹤抬头,却看见地狱的天,飘落了...


10月16凌晨时分修了十张图,混入了两张糊片,这套图拍的时候,傻了,喝了咖啡,犯了一个新手错误,结果废片多,成片也要高P,但,只能发了


故事灵感什么的,是这样的


有徘徊在地狱里千年的白鹤,为迷路的灵魂带路,来来回回在忘川上行船,他不与人说话,似没有喜怒哀乐,只是默默的,划着忘川之船。

地狱之主召唤之,白鹤,你太白了,你不属于地狱,地狱的色彩只会把你玷污,你为何不成佛?

白鹤说,我在寻她,她曾说,当地狱落下皑皑白雪之时,她就会出现。

地狱之主笑了,地狱,终年是孽火环绕,如何下雪?便算是下,也只能下红色的雪,那该是地上流淌的人血凝结而成的。

白鹤抬头,却看见地狱的天,飘落了白雪,地狱之主也抬头,为白色的雪惊诧不已。

白鹤同样惊诧,千年前的事,记忆早不甚清晰,此际却清明起来:

夜色蒙,丹枫如火,她隔着门看见他,赤着脚冲出屋外与他相会。

“人爱上妖怪,就只剩下一年的姓命,死后终身不入轮回……你何苦日日呼唤?”白鹤决意不再相见,这是最后一次了。

本不过是缝她搭救,想报她的恩德,才见了这许多次,如果一早知道她会爱上他,他就不来了。

她却笑了:“灯蛾知道扑火会烧死,但他依旧会去,我很喜欢灯蛾的姿态,也希望自己会有这样的勇气。”

“不要作无谓的牺牲,我今后不会见你了,停止相见,你就不会死了。”不见,她应该就不爱了,世人皆是如此,相见时候相濡以沫,一些时候不见,就把对方忘到了九千里,世间何曾有永恒?

她很是失望。

白鹤果真不见她,却还是看着她,毕竟是自己的恩人,可得寻找机会报恩。

他看着她嫁人,嫁装艳丽,但她脸色苍白…白鹤皱了眉头。

翌年,她生了一个孩子,是个胖小子,白鹤想,她应该忘了吧,不然为何性命能延续下去呢?

但她脸色依旧苍白,没多久,她就病了,一病不起,隔了数个春秋,终于是死去了。

她死了,他不必报恩,也可以解脱了,本来应该就此离开,可是他心里放不下,在这里等着,等地狱的使者来带走她的灵魂…

等了七日,不见地狱的使者。

他等不及了,来到她的尸体身边,用法术抽出了她的灵魂。

她看见他,很是惊喜,苍白的脸泛上了久违的红晕:“啊,你来了,你总算来了…我一直在等你。”

白鹤:“你……没有忘了我?”

她说:“我怕…我也怕忘了你……”她起身去打开自己随嫁的一只樟木妆柩,小铜锁藏住了她的秘密。

那是——一片羽毛。是白鹤的羽毛,白得发光,白鹤看见了,心里很是难受。

“我好难受,好多次我都觉得自己要死了,但是我想,我还是要等你,所以一定要活着……”

她把羽毛放在胸前,好像想按进自己的心脏那儿,语调带上了愧疚:“可是,我知道这样你很困扰……而且我也,并没有活下来……”

“你……”白鹤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冲过去,想抱住她,可惜,她已然消散成粉雪。

其实她没有停止过爱他,只是那份执念,让她多活了些时间,而她并不能进轮回,所以也不会有地狱使者来带走她,她早该消失于宇宙间,一切,只是为了等着他,为了再见一面。

他以为不相见,她就会忘了他,人,不都是这样的生物吗?

可是她没有,一份痴恋,附上性命,究竟是不值得。


地狱之主沉吟了一会,她并没有说飘雪之时,她会出现在此,她没有让你等她……世间没有奇迹,千年修炼,只为成佛,雪,是佛想让你看清事实……

白鹤笑了,是的,雪来了,她也不会来,可是……我还是想等她……

……千年过去,忘川上,依旧有一只白鹤在撑船来回,时间太久太久,他早忘了自己是谁,为何在这里撑船,但他没有停止,也没有成佛……


大概这就是非道鹤的故事了,哈哈哈,10月16他生日,也是我家松树的生日,生日快乐啊~

云卷君
圣洁的非道天使┗( ▔, ▔...

圣洁的非道天使┗( ▔, ▔ )┛... ...

一直没想法最后两天摸鱼一张o(╥﹏╥)o,反正就是把非道画丑了....

圣洁的非道天使┗( ▔, ▔ )┛... ...

一直没想法最后两天摸鱼一张o(╥﹏╥)o,反正就是把非道画丑了....

大大大语欢

不一样的非道(非刀)
感觉就是能过悠闲的生活
hhhh所以做了一个非刀钓鱼,一个非道躺着看月亮,感觉就很安静。
非道生日快乐!冲官加油!顺利!

PS:果然在最后的时间里挣扎了出来。
毕竟明天又要开始加班了。
依旧比较简约的风格2333

不一样的非道(非刀)
感觉就是能过悠闲的生活
hhhh所以做了一个非刀钓鱼,一个非道躺着看月亮,感觉就很安静。
非道生日快乐!冲官加油!顺利!

PS:果然在最后的时间里挣扎了出来。
毕竟明天又要开始加班了。
依旧比较简约的风格2333

落涯風

🙈由于刚用板子画不咋地所以拿字挡了一下,让我们欢迎苦境大学的新生剑非道

🙈由于刚用板子画不咋地所以拿字挡了一下,让我们欢迎苦境大学的新生剑非道

大王的马甲
是我家尛菇太太为我画的玄迟!!...

是我家尛菇太太为我画的玄迟!!!!!!

“只问真君何处有,不向江湖寻剑仙……”

是仙男本仙了!自创的纯阳非道设定太美了!@我家太太超会画的!!

是我家尛菇太太为我画的玄迟!!!!!!

“只问真君何处有,不向江湖寻剑仙……”

是仙男本仙了!自创的纯阳非道设定太美了!@我家太太超会画的!!

大王的马甲

神仙鲨鲨太太 @catshark_mumu 画的玄迟!!!!!是太上府尊穿越在剑三纯阳宫修炼的样子。超级超级超级仙男呜呜呜

太太太会画了……鲨鲨太太本人也是超美的小仙女,笔下的美人令人见而忘忧……

不论江湖如何纷扰,都抵不过此时的宁静平和

神仙鲨鲨太太 @catshark_mumu 画的玄迟!!!!!是太上府尊穿越在剑三纯阳宫修炼的样子。超级超级超级仙男呜呜呜

太太太会画了……鲨鲨太太本人也是超美的小仙女,笔下的美人令人见而忘忧……

不论江湖如何纷扰,都抵不过此时的宁静平和

剑書影

星际剑非道

清河20414年,这个时代已经是进入星际的辉煌时期,清河纪元并不是这个浩瀚宇宙中的唯一文明,但却是唯一一个多元化的,最古老的,最先开启文明的领域。这个时代是科技时代,无论行立坐卧多多少少都会在科技的帮助下更加舒适,更便利,清河纪元还是最古老的美食天堂。

       可,无论时代怎样变迁,对于历史的探索那是永无止境,清河纪元已走过了两万多个春秋,国家历史博物馆已经发展到如同一个商业街一样的地方。

         剑非道就是博物馆里面的一个小商铺的老板...

清河20414年,这个时代已经是进入星际的辉煌时期,清河纪元并不是这个浩瀚宇宙中的唯一文明,但却是唯一一个多元化的,最古老的,最先开启文明的领域。这个时代是科技时代,无论行立坐卧多多少少都会在科技的帮助下更加舒适,更便利,清河纪元还是最古老的美食天堂。

       可,无论时代怎样变迁,对于历史的探索那是永无止境,清河纪元已走过了两万多个春秋,国家历史博物馆已经发展到如同一个商业街一样的地方。

         剑非道就是博物馆里面的一个小商铺的老板,他卖历史同人本以及周边。 剑非道今年26岁,两年前叔叔趁着他毕业跑去环游星际把小店扔给了他,小伙子长得眉清目秀,是时下最受欢迎的脸,可惜了,是个瞎子。

        是的,剑非道从小就看不见,他母亲总说他白长了一双特别漂亮的蓝眼睛。剑非道只能无奈的笑笑。失明二十多年,说实在的,对于剑非道来说真没什么,现在科技相当厉害,科学院早就发明了一种感应器,如同眼镜一样戴上,会让人在脑子里面自动模拟外界的情况,就是迷迷糊糊的,没有色彩,但确实是盲人的福利。

         今天一早,流苏晚晴就独自来了博物馆,她当然不是为了参观博物馆,而是为了看昨天下午她看见的一个小哥哥,流苏晚晴是边城幽都的帝女,清河纪元是一个多元化组合,所以各处文化差异巨大,以中原为起点亦为终点。所以清河纪元是存在如流苏晚晴一样身份的帝女。

        剑非道是一个守时的人,两年时间无论风雨他都在七点半开门,今天却耽搁了,因为他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了一个男人,他白色的长发凌乱的铺散开来,白色的衣衫上染了嫣红的血迹,他的旁边立着一把剑,剑柄的位置是一个灯的模样,还有明明灭灭的光影跳跃。男人躺着一个巨大的阵法里面,金色的光芒偶然间的跳动。

       这是剑非道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明确的看见一个事物,他却没有半点高兴,莫名的剑非道知道这个男人撑不住了,他要死了。这对剑非道来说是悲伤的,无论谁的离去。所以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眼角滚下一滴泪,时间已经快九点了。

        剑非道只能一边思考着,一边匆匆赶去开店。 晚晴坐在奶茶店里,斜对面就是松涯书店,她已经点第三杯奶茶了,对面的小哥哥再不来她非得胀死。
不知为何,晚晴自从偶然间的一眼,就觉得非要认识他不可,否则将后悔莫及,所以今天找了借口向君临黑帝请了半天假,专门来堵人的。她不知道此时还有一对父子也在堵剑非道,那就是荒历史研究学专家任平生。

        说起来在清河纪元网络达人上,任平生是个不做作的历史研究学的up,他的一场直播能弄得平台瘫痪,所以现在有专门的工作室为他提供最优质的直播服务,但任平生其实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些。

         从出生到现在已经过去几十个春秋,任平生一直都在寻找一个人,一座城,一座飞跃在高空的城。即便是现在的悬浮技术很好,科学家们依旧无法使一座城池悬浮起来太久,而那座城,不但长久的悬浮在天际,还能进行飞行。这就像是任平生的梦,可他十分确定有那么一座城,还有一个,一个只有他知道的人。道剑 剑非道。

        在剑非道开门之后,晚晴就颠颠的走了过去,“你好”女孩子清脆的声音响起,剑非道一愣,抬头一看,他只能看见一个穿着短裙的长发女孩的黑色身影,“你好,因为我不太方便为您介绍,所以请您自行选购”剑非道直起身,晚晴才看见他戴着特殊的感应器,尤其看着那双过于清澈的双目一时间心中悲痛不已,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剑非道看着人影蹲在地上,耳边传来呜呜的哭声,简直一脸茫然,手足无措的上前一步,“啊,你,,你别哭,别哭啊”摸出手巾,他也蹲在女孩面前,“你是不是那里疼啊!我,我有检测仪,给你检测一下,啊,对了叫医生来”

        晚晴听他慌慌张张的说着什么,抬眼看着无神的双眼,脑子闪过一个黑衣男人满身血污的倒在磅礴的雨夜里,那双蓝色的眸子是一模一样的无神“呜呜,师父”晚晴扑进剑非道的怀里,呜咽的唤着剑非道“呜呜师父,剑非刀,”剑非道茫然的接着女孩,一手打开光脑,一手捏着手巾,和博物馆这边的医生说了情况,才有些头疼的看着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们。尤其是看见一个个都打开光脑的时候,剑非道也想哭。

          任平生带着秀儿在人群外围看了看,无奈都对秀儿道“看来,我们得等一等”“都是你,非要拍什么早餐照,我们会被堵车,然后像现在只能在外面等”秀儿扶着额头,似乎很头疼的样子,任平生只能可怜兮兮的向秀儿一笑,“嗯,是我的不对”秀儿只是一憋嘴,就知道认错,不知道改。 医生来了后,人群逐渐散去,剑非道将女孩扶进店里面,医生说女孩只是情绪激动,才会失控大哭,剑非道此时真是哭笑不得,给女孩倒了点水,见她情绪平复下来,“喝点热水,给”说着将水递了过去。晚晴现在真的是特别的不好意思,她现在尴尬的一逼,接过水红着脸低着头,几次张开嘴,又不知道说什么?

       “请问你剑非道吗?”温和的男声响起,剑非道侧身看着两个模糊的人,点点头,“我是,请问你是?有什么事吗?”“我叫任平生,是一名历史研究人员这次找先生是因为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任平生将名片递给剑非道,“你不是那个讲解历史的up吗?怎么了吗(⊙_⊙?)”

         晚晴是一个比较喜爱看这个节目的,虽然只是复播。“哦,这是我的一个小爱好”任平生笑咪咪的回答。“不知道任先生找我什么事儿?”剑非道想了想平日里自己除了上下班,就是回家,平日里娱乐活动并不多,这位任平生先生说的事情是什么?“这里不太方便,前面有个茶馆,我给你详细说说”“这……好吧”剑非道有些迟疑,但想着茶馆并不是很远,这人虽然不认识,却莫名的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茶馆里面,任平生打开光脑,连接上剑非道的光脑,剑非道轻安眼镜脚上的一个按钮,瞬间进入了一个房间里面,这是会议室的模样,任平生正在前面捣鼓着什么,突然间感觉眼前逐渐清晰起来,不再像以前那样模糊,剑非道张大了眼,转头看着任平生。

     “哈,这是我十七岁那年捣鼓的一个小玩意儿,虽然当时只是为了玩游戏。”“可真的厉害”剑非道称赞到。

        “剑非道先生,我给你看一样东西”说着任平生递给剑非道一个盒子,打开来就见里面是一个白玉领牌,牌子上一个剑字写得铿锵有力,剑非道看见这令牌脑子一嗡,有一个青年模样的男人,恭敬的将一个盒子递给一个剑非道昨夜梦中见过的那个男人,男人身上没有了血污,白色的长发被发冠束着,看起来秉然不可侵犯,他的身后负着那柄奇怪的长剑,男人接过盒子,看了一眼,面色凝重的说了什么,那个青年男子跪了下去,又不知道说了什么。

     白发男子终究是留下了那个盒子。“怎么了,剑非道先生,你怎么了?”任平生焦急的声音传来,剑非道摇了摇头,“我,我没事”“真的没事吗?”“嗯,我没事”任平生仔细看了看,见剑非道确实没什么异样,才看口道“那先生,看见这个有没有什么感觉?”

      “感觉”剑非道看了任平生一眼,“嗯,熟悉的感觉”任平生问的有些小心翼翼,“是有一些奇怪的感觉,还似乎看见了一些画面”剑非道低头说着。

        “真的,你看见了画面”任平生压抑着兴奋说道,天知道这些年在他的努力下,几乎能确定那座飞行的城到底停留在什么地方,但是那个人却始终没有找到,虽然不知道两者有什么关系。但是对于任平生来说,那个人同样重要。

       借助科技的发达,任平生也。找了将近15年才找到剑非道,并且还不一定是那个人。虽然在见到他的那一刻,任平生就已经确定。就是他。 “所以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剑非道先生。”

      剑非道认真的看完资料。虽然他并不确定自己是否的是任平生想找的那个人。但是他很确定,那座城池与自己是有关系的。所以他会去,即使路途上非常的不方便。

       出了全息会议室,两人达成统一,准备明日便启程。流苏晚晴,不知为何心里一慌,起身说道“ 我也要和你们一起去”“不可以,那是一个未知的领域。很危险的。”剑非道不赞同的说。“我就要去,我就要和你一起去。如果你不带我去,我就自己偷偷的去。”

       晚晴此刻特别的任性。她说不出来的慌张,又无力说出来。所以只有能自己跟着一起去。“嗯,可以让晚晴小姐一起去也可以。只是这一路上都得听我们的。”任平生此刻可说道,“这……”剑非道还要拒绝“好,我听你们的。”

      就听见晚晴直接给任凭生说到。一时间也就无力劝说了。

        天色将明,剑非道就接到任平生发来的消息。说已经在他家门口,准备启程。虽然感到诧异,剑非道还是很利落的收拾起来,十分钟就出了门。任凭生见剑非道到出来,几分抱歉的说“啊,不好意思。因为路途比较遥远,所以必须提前出发”

      剑非道,只能摇摇头表示不介意。从悬浮车上下来,便登上了能直接进行空间跨越的航舰。经过多次空间跨越,傍晚时分,他们已经来到了神秘的斯凯利格。

      “这里气候潮湿,基本上笼罩在迷雾之中。机械几乎用不了。所以我们一会儿得用上了马”“马?”晚晴惊呼到,在这个时代吗?马是很少见的,除了贵族几乎没有人能看见。

       其实马除了贵族还有一种平民会喂养,那就是处于斯凯利格地方的人,科技在这里几乎无用。这里的人们还保持着农耕作业,代步的只有马牛,所以这里的人会喂养。

      这在整个清河纪元是很少见的,但斯凯力格的磁场特别的特殊,一切科技东西都会失灵。任平生安排了住宿,熟门熟路的去租借了马匹。

      剑非道和流苏晚晴是第一次见真真正正的见到马,两人都有些兴奋的摸来摸去,任平生在一旁笑着看着他们。

        第二天清早,任凭生将东西都装在马背上
,带着他们两个 ,向目的地而去。

        在三年前,任平生无意间发现斯凯利格,他在这里一切都很好奇。他认为是凯利格是清河纪元曾经的模样。他的观点发表在论文上。引起很大的轰动,斯凯利格迎来了来来往往的学者,可往往也过不了几天。

       因为缺少科技的辅助,多人很难坚持下去。但也有人和任平生一样发现了那个悬浮的城市,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对外说过。

        穿过重重迷雾又踏过沼泽地带。几个人都疲惫不堪。说实在的任平生有几分佩服流苏晚晴和剑非道,一个眼睛看不见,一个弱女子,在这丛林之中倒也没有太过拖累队伍。

    “前方不远处就是一个峭壁,从那里上去就能看见了”任平生有些兴奋地说。“那边吗?”剑非道此刻什么也看不见,因为信号断断续续的,他早就关了感应器。

        不知道为什么,他踏入此地,就觉得莫名的心血上涌有些激动,又有一些急切的归去的欲望,归去何方,他不知道。

       来到峭壁,剑非道脑中忽然闪过无数人影,他们在厮杀,有一个声音传来“府尊,太上府能源耗尽,即将迫降。”“吾知道了,尔等速速将防御阵法打开,太上府吾会设法” “呃,太上府”

       刚刚来到峭壁前,任平生正在与队友商量如何将两人平安的带上峭壁,只听得剑非道突然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他急忙转过身去只见剑非道闭着双眼身形摇摇欲坠,晚晴在旁边儿搀扶着他。

    任平生急忙走上前去就听见剑非道说这句,“非道,怎么了,什么太上府”直觉告诉他这三个字非常的重要。晚晴皱了皱眉“没看见他现在很痛苦吗?”任平生摸了摸鼻子有些歉疚地道“这个是我的错,不过现在非道怎么样了?”

     剑非道到睁开眼,摇了摇头没有说一句话,直接走向了峭壁的一侧。他摸索着峭壁,然后在某一处他摸到了一个只一个在梦里面的图腾,他深吸了一口气,掏出了一把挂在钥匙扣上面的周边刀具,划破了手指,跟在他身边的晚晴一惊想说什么?被任平生拦着,他很是兴奋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血水顺着图腾流动,只听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峭壁开始颤动,任平生他们吓了一跳,就见那峭壁居然移开了一条缝,一条蜿蜒曲折的,不过二三十尺,任平生兴奋起来,他看着剑非道“那个人果然就是你。

        其他人都有些诧异的盯着他。剑非道没有搭话,而是直接走了上去,他此时此刻脑中混乱一片,一会儿是他现在的人生,一会儿是那个白衣白发的男人,他恍恍惚惚看着漫漫长路,却迷茫在两世的记忆里面。

        路,真的很长,长得剑非道忆起了前世,那太过冗长的记忆中有流苏晚晴,有任平生,有妖,有魔,有失去,有得到,有泪,有笑,有最后的血战。

       那是苦境末年,也是清河纪元的开端。 苦境末年,有混沌异兽跨越天之屏障,降临人世,那异兽有吞天噬地之能,眼前所见皆为入口之食。

       苦境奋起反抗,又那里是异兽的对手,短短数日群山具毁,百姓十去七八。在先天们用生命发现了异兽不能长久停留在空中,所以制造了与太上府相似的空中悬浮的阁宇,可悬浮的阁宇需要能源才能浮空,

         随着苦境愈发空无,一座座悬浮的阁宇开始迫降,然后落入那些张着嘴的异兽嘴里,太上府是当时中原领导者的聚集地,他们眼看着一座座阁宇迫降,却无可奈何,直到提出来让太上府接纳一些浮空的阁宇,能源共享。

       剑非道沉默良久,终究同意了,他不忍见百姓落入异兽嘴里,可太上府能源亦会耗尽,这是大弟子道擎说的,那个时候的剑非道如何不知,可又能怎么办呢!他只能怎么做。

        太上府同意了接纳周边的悬浮阁宇,但在接纳的那一天道擎站在剑非道前面,以剑非道首徒,太上府首席的身份提出,接纳者必须接受太上府的管教,这是正道一方不知道的,他们看向剑非道,剑非道并没有反驳自己徒弟的话,他只愿太上府能够如同二位师尊在世一样,清清静静。

         战事来得意料之中,在苦境已经完全被吞噬了,自然而然异兽们会盯上空中的人们,几次进攻太上府都被打了回去,异兽们就吞噬了周边没来得及向太上府接轨的那些阁宇。

         然后大战起。连接不断的攻击使得太上府的防御越发薄弱,道擎直接找到剑非道提出关闭防御阵法,剑非道自然知道道擎的想法,为太上府留下最后的生机,可阵法一撤,那些普通百姓呢!所以剑非道没有同意,道擎盯了他很久,最后拂袖而去。

         从异兽降临到今天,也不过一个多月,这里已经是苦境最后的生灵了,大家聚在一起,饮下最后一杯酒,每个人沉默的看了看自己周围的人,记下他们的面容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今日共亡,来世必然是兄弟姐妹。

        然后他们都畅快的笑了。血蔓延开来,是刚刚饮酒的兄弟,他被异兽咬断了腰,他甚至还在痛苦的嚎叫,剑非道手一颤,忽然一个青色的身影扑向他,血雾蒙蒙,是他的徒弟,道擎。他只挣扎着说“太上府的护山大阵,我已经修改好了”便气绝身亡。

       剑非道还没反映过来,就有道生喊到“府尊,太上府能源耗尽,可能要破降了”迫降,一旦迫降,那苦境真的完了,剑非道看了看自己的徒儿,然后决然的转身离开。

         路,终于完了,踏上最后的阶梯,剑非道转身看着那蜿蜒曲折的路,他垂下眼帘,这条路,就是那群遗孤们离开太上府的路吗?

        任平生哆哆嗦嗦的让队友们把准备好的衣服穿上,仔细打量着前面的冰山,仰着头看了良久,突然一拍大腿“原来是冰上啊,不是悬空的”

       剑非道也望着高处的庞然大物,他现在只看得见一个檐角,但,已经足够了,足够他确认这是他的家。

       蓦地,他抚上了自己的眼睛,又不动声色的看了看穿着黑色衣服的任平生,淡紫色的流苏晚晴,他一愣,收回目光,“晚晴啊!”他轻声念道。“非道,我们现在要怎么上去?”

        许是刚才的道路是剑非道找到的,所以这次任平生直接问他,“爬上去”“爬,爬上去”任平生以为他有什么好的办法。结果还是得爬。叹息一声任平生指挥着队友开始准备工具。

        流苏晚晴靠近剑非道准备说些什么就听得“你,还好吗?”剑非道的声音里有一些思念。流苏晚晴以为自己听错了,“没事儿啊!幸好准备了衣服,不然得冻死”看着眼前笑靥如花的女孩儿,是的,女孩儿,剑非道论如何也无法把他当成自己心爱的女人,因为他很清楚,这就是两个人。

       不论她的外貌与名字是否一样,她终究不是自己的晚晴。 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清晨,他们便动身向冰上爬去,任平生一直处于兴奋的状态。所以连剑非道很明显的看得见事物儿也没有发现。晚晴几次三番的向他看过来,“剑哥哥,你的眼睛?”“嗯,已经好了”

       剑非道伸手拉了一把晚晴。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攀爬,他们终于登顶了。就是一个半斜着的,宽大的广场,鲜红的血迹,至今仍然历历在目,任平生他们倒吸了一口气。“天呐!这里以前是发生了什么?”晚晴惊呼到。

        任平生使劲儿的拍照,又指挥着队友们收集了周围的东西,准备带回去做研究。只有剑非道默默的站在那里,恍然如梦。 忽然,剑非道像大殿走去,“剑哥哥,你去哪儿?”

        晚晴的声音让任平生他们回过神,纷纷跟了上去,大厅里狼藉一片,因为整个太上府向一侧倾斜,所有的东西挤在一起,偶然间似乎看见了尸体,剑非道没有理会这些,快步走过了回廊。

       书阁,来到了一个空旷的房间,里面什么也没有,剑非道站在房间中,他划开了手腕,让血液跟随着手指在地上画出符阵,此时的他没有功体,只能寄希望自己现在这副躯体难过顺利的打开密室。

    阵法,却没有一丝反应,剑非道皱眉,难道这躯体的血液不能用吗?只能用魂识,就在他准备自杀方式的时候,有幽幽银光透出,剑非道退后一步,此时任平生他们也刚刚感到,见到这幕都惊讶的看着剑非道。

       快要到最后一步了,剑非道没有理会几人,专注的看着愈发强盛的光芒,随后,倾斜的房间悄无声息的打开了一扇门,剑非道没有停顿的走了进去。

          本该黑暗的过道上镶嵌了莹石,光芒最盛的地方凌空浮着一个人,那熟悉的白衣白发,那陌生又熟悉的面容,剑非道停在那人身前,有银色的光芒从那个人身上流转到地上闪烁的阵法里面,可那银光已经是断断续续的,就如同那个人的呼吸。剑非道看着他。

        那日,他留下道擎的尸体便来到这里,曾经按照江南春信的指点,他寻得的能源,那是天极之北的天山精魄,甚至能在他的功体下孕养,以保太上府能源永不枯竭,只是容纳更多的阁宇就是极限,何况还要扩大护山大阵并且在异兽们的持续攻击下维持。

         这极为消耗精魄,所以才会发生迫降的事件儿。所以在他发现精魄已经呈现消亡的状态时,剑非道直接纳精魄于己身,让自己代替精魄成为能源,有自己的功体育养精魄又由精魄维持阵法.

       剑非道做这件事儿的时候没有半点犹豫,几乎是刚刚想到这个方法,就立刻行动了起来,他没有考虑过极寒精魄入体是怎样的后果,亦不曾惧怕被日日夜夜时时刻刻吞噬功体要承受何等痛苦。

         也许痛到了极致,也许是察觉了能源又将耗尽,他本能的化体而出去寻找新的能源,可功体极度缺失,天地灵气未复,他化体刚刚出现就是一个失去光明的婴孩。

       如今,他回来了,即将回归本体,而能源就只能让本体自己去寻得了。 剑非道伸手凌空画符,有银光流转于他两人之间,忽然光芒大作,等光明渐息,银光翻腾。

       室内只有了那个凌空悬浮的男人,男人睁开了眼,湖蓝的眸子中似乎闪过化体这二十载的岁月,良久那翻腾的流光亦渐渐平息,男人闭上了眼。

          任平生他们眼睁睁看着剑非道走进那扇门里,他们也准备跟上去时才发现面前似乎有一道屏障怎么也过不去,用仪器也只检测出有不明能量,于是只能等等剑非道自己出来 ,谁知道已经快一天了,他还没出来,任平生慌了起来,可无论什么办法,都不能突破那个莫名的能力,又是几天过去了,依旧一无所知,而他们的物资已经没有了,必须返回了。

清河纪元20415年,历史学者任平生发表了一篇《开元纪年,悬浮的城市太上府》引起来了整个星际的震动,随后有学着指出太上府对清河开元的重大影响,其中不可避免的提起一个人,剑非道,那是太上府的主人。

清河纪元20420年,自从任平生他们离开后,太上府周围逐渐被迷雾笼罩,再也没有人能接近过那周围,可整个星际都派出了人在周围驻扎起来了,只为了能占得先机,抢得太上府的研究权,五年,足够在沼泽上建立起一个繁荣的城镇。在那个傍晚,迷雾中缓缓走出了一个人,他穿着几年前的款式,白色的长发高高的扎起来,湖蓝的眸子却是那么的深邃。

弈秋风
祝非道冲官成功~现代paro~...

祝非道冲官成功~现代paro~ᐕ)⁾⁾

活动的主题是不一样的非道,于是画了个现代版(虽然已经看不出是非道了_(:з)∠)_……我太菜了)

祝非道冲官成功~现代paro~ᐕ)⁾⁾

活动的主题是不一样的非道,于是画了个现代版(虽然已经看不出是非道了_(:з)∠)_……我太菜了)

空少
金闪闪霸道总裁剑非道来了

金闪闪霸道总裁剑非道来了

金闪闪霸道总裁剑非道来了

剑非道同人站

【剑非道冲官应援】10.16就是非道的生日了,趁着这个机会搞了一个产粮活动,只要你有想法,就不能错过这次活动!!详细内容看图~
还有可以去非道主页微博转发,参与抽奖(≧∇≦)/
今年是爱剑非的第四年了!!

【剑非道冲官应援】10.16就是非道的生日了,趁着这个机会搞了一个产粮活动,只要你有想法,就不能错过这次活动!!详细内容看图~
还有可以去非道主页微博转发,参与抽奖(≧∇≦)/
今年是爱剑非的第四年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