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创作短文

64浏览    9参与
guan9sone

奇怪的總經理 — 下篇

直接一次放完上下篇給各位,

那也幫我抓錯字,

有的話請留言跟我說。


坑正在填!

番外也不確定!

以下放文


是說個人真的很愛,一次就進展快速的題材。


-



「容仙偶膩,我是真的很喜歡妳。」



兩人安靜對視著,金容仙拿走文星伊手上的酒,幫文星伊倒完酒後,並沒有看相對方,而是看著酒標上的年份。



「為什麼選了這瓶?」



雖然為了討好上司,文星伊特別專研了酒類的知識,知道怎麼挑酒,也知道價值之分,但她今天純粹是因為年份...








直接一次放完上下篇給各位,

那也幫我抓錯字,

有的話請留言跟我說。


坑正在填!

番外也不確定!

以下放文




是說個人真的很愛,一次就進展快速的題材。



-
















「容仙偶膩,我是真的很喜歡妳。」








兩人安靜對視著,金容仙拿走文星伊手上的酒,幫文星伊倒完酒後,並沒有看相對方,而是看著酒標上的年份。








「為什麼選了這瓶?」








雖然為了討好上司,文星伊特別專研了酒類的知識,知道怎麼挑酒,也知道價值之分,但她今天純粹是因為年份而挑,而且她知道那款酒的別名———女神之舞。




對她來說,金容仙本來的位置,就像神一般的高不可攀,在跟她工作過後,相處的時間久了,喜歡上就好像自然而然,不過那依然是放在心中的,小小子民的願望,對於子民來說,已經受到女神的恩惠與寵愛,還有什麼好渴望的。










「因為,那是容仙偶膩出生的年份。」








看見金容仙上揚的嘴角,總有那麼一點的成就感,即使不能真的看見女神為她而舞,但就如同這瓶酒一般,使人醉心於此。










「我好像懂為什麽丁秘書會說妳,像是少女漫畫裡走出來的角色了。」






而且是那種最能讓人為之動容的主角。








「為什麼呢?」










丁秘書,文副總的秘書,原本任職於總經理特助,後來特別調任過去輔佐文副總,當然這件事文副總本人不知道,因為丁秘書是金總安排的眼線。








「妳對誰講話都這麼浪漫嗎?」






「什麼意思?」






「丁秘書說妳對底下的職員,尤其是漂亮的女生,說話都很撩人呢。」






「為了在管理上出眾,給容仙偶膩看到我,那個年紀的少女心對我來說,說幾句話不是什麼難事。」




因為對她來說,捉摸不定的目標,是像金容仙這樣的年上才讓她苦惱。






「那我呢?妳能猜到我想要什麼嗎?」






公事上當然可以達到她想要的,對她來說付出就會有回報的東西很簡單,對於金容仙就算付出了,也找不到方向,更看不出她想要的回報,上司與下屬的牆很分明,要不是那次意外,她可能也無法更靠近她的內心。








「就是為了要能猜到,我才在這裡。」




「那現在有頭緒了嗎?」




「完全沒有。」




金容仙笑了出來,沒有看過這麼誠實說話的人,虧她還可以到這麼高的位置,真的蠻神奇的。










「我想要妳,文星伊。」












文星伊驚訝的看上對方的眼神,完全沒有一絲玩笑的意思,也沒有要收回,她真的猜不出她到底想要幹嘛!












「什麼意思?」




.......








「妳有性伴侶嗎?」






「欸?」






「有嗎?」






「沒有!」






「男朋友或女朋友?」






「也沒有!」






「那妳可以接受床伴關係嗎?不論男女,不談感情?」






「為什麼沒有跟喜歡的人,成為性伴侶的選擇啊!」






「哪有這麼容易的事。」








就是沒有這麼容易,大家才會渴望愛情的懷抱啊!不然以為大家終其一生都在追求的是什麼!當然文星伊沒有將這說出口,她才沒資格評斷別人的愛情觀。












「那我呢?沒有感情基礎,容仙偶膩可以接受跟我上床嗎!」






「妳認真問?」






「當然認真。」






「可以。」






之後忘了當下用什麼表情回應,但文星伊知道自己的臉一定超級紅,容仙偶膩怎麼可以臉不紅氣不喘講出這樣的話!






「那我可以問,連續好幾個月都在妳下班的時候出現的女性⋯」








「是朋友,但也是床伴關係。」










文星伊震驚到不發一語,對這件事情超出她的想像範圍,有點不知所措,她努力的把大腦重新開機,但好像就當在那剎那,滿腦都停在床伴關係那一句。








「能理解我爸媽為什麼這麼激動了嗎?」








文星伊只剩下點頭回應,金容仙看到這個反應雖然不到失望,她早就猜過還是會這樣,拿著紅酒逕自往剛剛的位子走去,不打算再說些什麼。










等文星伊真的回過神來,看到金容仙在躺椅上,酒杯已經是空了,走過去看到紅酒瓶也已經被喝光,紅暈爬滿臉上,似乎是睡著了。




文星伊也將手上那一杯喝完,杯子放著坐在旁邊,靜靜的看著對方的臉思考,如果床伴的對象是她⋯好像也自己也沒損失,不對這不是重點,她都沒想過壓力這麼大的職務,不抽菸、不酗酒、無不良嗜好,還能在壓力大的環境適應,原因在於這裡嗎⋯⋯






就像大老闆會去找應召女,很多高層偷偷去酒店找小姐那樣嗎⋯只差她老闆年輕貌美,根本不用花錢也一大把追求者,那些人看起來也不像一般人,身上穿的服裝,跟髮妝看起來,都不像一般收入,有些甚至看起來像是藝人。








等等⋯藝人?不會吧!記得有一位看起來很像最近很紅的歌手,好像是叫做⋯華莎的樣子,越想越覺得不太對,金容仙問她的意思是,想跟她成為床伴的其中一員嗎!她才不要!她不想跟別人同時擁有她!只要一想到她可以在別人身下,以同樣撫媚的呻吟,她就絕對受不了!






「妳說什麼受不了?」








金容仙瞇著眼看著她,看起來是因為她說了什麼。






「什麼?」








「我說,妳剛剛說什麼受不了?」








「我剛剛⋯說出口了嗎⋯⋯抱歉。」








「所以是什麼,是受不了我的生活太亂太可怕了嗎?」








怎麼可能⋯一想到自己有機會可乘,管她是不是符合道德觀,都想不想管了。








「不是,可怕的是我的想法⋯我竟然覺得,我能夠讓妳排除其他人。」






她想成為對方的唯一,暫時的也好,想要獨佔她的生活,多麽的癡心妄想她也知道。






「星伊,妳的意思是只要我跟妳的話,只有我跟妳的話,可以,是這樣嗎?」






「因為我受不了同時,有其他人可以擁有妳。」








連說出口的人自己都覺得醉了,情況怎麼能夠變成這樣⋯早知道就不要好奇,知道了秘密局面就暴走了,現在可以說是一發不可收拾的。






「妳喝醉了嗎?文星伊,我是希望妳清醒的講這句話。」






「我覺得我醉了,雖然我在清醒的時候講不了這些話,因為我沒有勇氣也沒這個膽,但是我認為我不會清醒之後就賴帳,也不會忘記我說過的話。」






文星伊很真摯的看著對方的眼神,臉上已經分不出是酒精害的,還是說這樣的話造成的紅暈,但無所謂了。








「那妳可以成為我的嗎?文星伊。」






「前提妳不能去找別人,只能找我。」






「好。」






「那妳可以喜歡我嗎?一點點也好。」






「我盡量。」






「那我們可以像情侶一樣相處嗎?」






「可以。」






「那我喜歡妳比妳喜歡我還多也可以嗎?」






「當然。」






「那我可以每天都睡一起嗎?」






「我們可以每天都做,只要我沒有出差。」






「那⋯」






看著漸漸更加擴散的紅暈,整個頭包括耳朵都變成了紅色,文星伊現在像是過熱一樣,也不敢看著金容仙的臉說話,都看著地上講話,害羞到原本的思考能力退化,只能一直在那那那。






「那我們要從現在開始算起嗎?文星伊。」






「好。」









guan9sone

奇怪的總經理 — 上篇

坑沒補完,所以送上已經寫到段落的文。


上下兩篇,番外不確定會不會有時間出,

看靈感跟時間。


-



身為副總,在一家公司除了要負責營運、監督,還要負責公司的重要決策,但最重要的當然還是 ——— 討好上司,也就是總經理。



她們公司的結構說來有些奇怪,高層都是由女性掌管,沒有男性可以出入在高層會議室開會,以其他公司來說非常的特殊,還有跟一般公司不同的,掌管公司的總經理不是什麼年紀上看50的大嬸,而是才要邁入30代的年輕女性。



要從小小組長爬上來副總的位子,人脈靠一些,實力也要有,還要顧及旁邊的人的嘴巴,管理好下...








坑沒補完,所以送上已經寫到段落的文。



上下兩篇,番外不確定會不會有時間出,

看靈感跟時間。







-






身為副總,在一家公司除了要負責營運、監督,還要負責公司的重要決策,但最重要的當然還是 ——— 討好上司,也就是總經理。




她們公司的結構說來有些奇怪,高層都是由女性掌管,沒有男性可以出入在高層會議室開會,以其他公司來說非常的特殊,還有跟一般公司不同的,掌管公司的總經理不是什麼年紀上看50的大嬸,而是才要邁入30代的年輕女性。




要從小小組長爬上來副總的位子,人脈靠一些,實力也要有,還要顧及旁邊的人的嘴巴,管理好下屬同時討好上司,這個技巧對文星伊來講,可以說是熟能生巧,完全是老屁股等級。




但最近升上副總之後,跟我們年輕貌美,傳說中的金總經理開會,公事對上的時間變多,在一家公司裡面,可以活動的範圍就那樣,上班下班關心一下金總的動態,純屬一個身為部下的職責所在。




於是觀察日記寫道現在,最令人關心的部分,不是那些被送到辦公室,又被丟進垃圾桶出來的玫瑰花束,也不是對面外商公司送來的名車鑰匙下落,更不是金總每天都散發香味跟美麗的光環⋯咳咳,當然不是這些!




而是每次到下班時間,不論下班的早、或晚,除加班之外的晚上,都會有一位長相貌美的女性,上來帶金總下樓,一週都不會有重複的面孔,觀察一個月下來,熟悉看過並記得的臉孔,大概只有3、4位,這到底是在發展什麼新的事業呢⋯⋯。




不過這樣每天晚上的會面,金總似乎沒有要把她的秘密計畫,跟她最可信賴的副手,文副總分享,以致文副總每天像一個私生飯一樣,幫金總寫觀察日記,還充當怨婦,窩在角落自己探討,金總有秘密瞞著她,角落檢討哪裡不值得信任。




文星伊自己在檢討的時候,在金總看來的面向,還有外人眼裡,公司不僅紀律變好,營收變高,在獎金的發放也安排的完善,年底的員工整體評鑑拿到高分,完全是文副總認真負責,工作效率及快樂職場實踐的模範,看不出什麼其他跡象。




這個觀察日記直到金總的父母,突然來訪公司,氣沖沖的怒闖辦公室,才有了劇情急轉而下的變革。




由於從基層員工,或是高層裡除副總辦公室、特助辦公室之外,都無法直接看到,還好沒有造成什麼太大的風波,大家也很有眼力見的,自動將今天看到的、聽到的,當成秘密永遠封存於心裡,因為這件事流出去,名單也就那幾個,沒事不要惹事生非才是做人升官的原則!




但文副總還是非常在意,畢竟在變革之日的三天內,沒有加班日的正常下班時段,都沒有美貌的女性來帶金總下樓,取而代之的是每天都臭臉,帶著墨鏡的保鑣,同一位且就是固定下班時段會來接金總。






之前到下班時段,跟著美貌女性走出辦公區,至少有說有笑,可能還討論晚餐要吃什麼等等的,文副總要在這裡澄清,不是偷聽金總對話,只是剛好也要一起下班的路上,走在兩位後面,走之前文副總還不忘向金總請安再離開,可說是正大光明!!!




但最近的各種感覺都不太對勁,下班時間面對臭臉保鑣,心情不佳所以也臭臉,保鑣也不知道為什麼出現,上班時段感覺很疲累,依據文副總秘書的特助秘書群組,線報指出金總最近咖啡量暴增,還購入了甜食的組合,嗯?你說為什麼要有群組討論這些有的沒的?拜託!剛剛文副總不是有說嗎?最重要的是討好上司!關心金總的部分,大家一起守望相助,締造和諧的職場環境。




當然文副總在社交方面的金費,也是開銷不少。




還要顧及金總的面子,身為副總經也要打扮的美美的,穿的帥帥的,這樣談案子才可以順利完成,在外部人士有個排行,在公司高層的顏值排行,依據可靠的特助秘書群組,她跟金總都是名列前茅,形象管理的重要性這她很清楚。




所以金總有什麼差錯,她當然也要幫忙收拾,有什麼困難,也要第一個衝上去幫忙,身為副手的責任感,讓金總特助也深深感到佩服。






還沒提到那天文副總到底看見什麼,雖然金總辦公室是有裝特殊玻璃,使用遙控器控制玻璃的能見度,其實一鍵就可以解決外面的視線,但可能是那天父母太來勢洶洶,態度非常的火爆,以致金總專注於吵架這個部分。




應該說金總單方面被砲火轟到忘記也是情有可原,只看到金總父母衝進辦公室,開口罵了不知道一串什麼,接著是訓話,金總淡定的開口說了幾句,接著父母又拿出道具,信封裡裝的滿滿的照片,由於距離太遠,而且一直盯著看太顯眼,以致文副總沒有抓到這個關鍵相片的內容,相片抓在母親的手中,父親氣憤的罵了幾句,似乎有點激怒金總,金總回了幾句話,母親就憤而把照片甩在金總的臉上,那個畫面似乎還在腦海裡不段巡迴,直到現在還是無法理解當時的狀況,在母親甩開相片之後,父母都氣沖沖的離開了。




大家當然不敢進去打擾,文副總還是默默的心疼一下,感覺打下去的那疊照片很厚,力道感覺也很重,一定超痛的啊!出生到現在還沒被爸媽這樣打過,還好中產階級的子弟不需擔心不優秀這件事,成績只要能夠順利考上國立學校,都是值得稱讚的,文星伊從小到大的成績可沒讓爸媽擔心過。






飛散在地上的照片,也是金總自己一張一張撿好收好的,雖然不知道照片的內容,跟照片的下落,但這段插曲已經引發文副總前所未有的 ———— 好奇心。




而人都說好奇心會殺死貓,偏偏聰明的文副總平常懂的這個道理,在某天就是腦袋燒壞裝不懂。




在高層會議結束之下後,金總把文副總留下來談了幾個公司的重要決策,談妥之後金總待在位子上閉目養神,看起來連日疲憊,黑眼圈深到連妝都蓋不到全部,而且近期都是狀態不好的感覺呢⋯⋯。




「文副總。」




「是,金總有什麼事嗎?」




「妳⋯文副總妳靠這麼近是有看出什麼嗎?」




等文星伊發現的時候,她大概已經在金總的臉前面待上兩分鐘之久,氣息打在對方臉上讓人很難不察覺。




「啊⋯⋯非常抱歉,只是近來發現金總精神狀態好像不是很好。」




「文副總很關心我呢,我是十分感謝,上次妳也見醜了,家務事就是非常的難處理。」




「如果金總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地方!我都樂意提供幫助!這不是身為下屬的關心,這是身為我個人想要關心金小姐的心意。」




一臉真誠的看著金總的眼神,接著看出對方眼睛的疲累和無奈,在想是不是雞婆給人家帶來負擔跟麻煩,都怪自己太多管閒事的個性。








「那妳可以幫我一個忙嗎,星伊?」










聽到金總喊自己名字的時候,文星伊的世界有點恍惚,還有對方溫柔的表情,和諧的畫面讓她覺得不太真實。








「當然,只要金總說的出口,我就可以答應。」








誇下海口確實有點不妥,但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當下也不是能收回的情況,想反悔也來不及了,但比起這些,文星伊更加好奇的還是,關於金總最近發生的事。










「可以讓我暫時借住妳家嗎?」








「嗯?」








「果然不行嗎⋯⋯這太侵入私人範圍了我知道⋯抱歉。」








「不!不!不是不行的!可以的!當然可以借住⋯只是有點好奇原因。」








畢竟她們高層都知道,金總的家在位於市區的高級公寓大樓,升上副總也要多賺幾年才有辦法住上的那種地方,怎麼會想住在我們這種⋯貧民老百姓的住宅,還不是自己買下的房子,目前還沒繳清剩下的款項。




「原因啊⋯⋯下班陪我喝酒聊一下嗎?我們公司也取消應酬文化很久了,讓我發牢騷一下,好嗎?」




就這樣連續答應下來,文星伊認為大概這輩子都不可能發生的事,居然連續發生,金總竟然要去住她家!還有她們要喝酒純聊天!怎麼想都太美好了吧!




還好自己本身有點微潔癖,家裡沒什麼不得見人的,由於老天很公平,兩人頭腦聰明卻都不是會料理的類型,晚餐也是在外面解決,金總訂位了位於市區高級酒店的包廂,碩大的包廂有露天泳池、床、衛浴設備,酒櫃也是應有盡有,文星伊雖然收入算很優渥,但她上有爸媽,下有妹妹,自己還有房貸要還,除了公事上接觸的人脈,第一次是以私人名義來這麼高級的地方,忍不住散發興奮的眼神。








「怎麼樣?這裡不錯吧。」








看著已經沐浴完,穿著絲質睡袍的金總從身後出現,文星伊被嚇的不輕,近的聞得到對方身上的香味,露出的白皙皮膚,拿著酒杯倚靠在牆邊,微笑看著她。








「真的是⋯完美啊⋯⋯。」






文星伊是在說眼前的美人,不論上妝卸妝都如此完美動人。








「既然文副總也這麼認為,這家酒店入股買下吧!」






「欸?」






「這麼棒的地方買了也好,要是賺錢了,我帶妳去更好的地方玩。」






金總果然出手豪邁,錢就是這樣用,才是有錢人賺錢的方法啊⋯⋯。








「妳也去洗澡吧,當作休假在這邊住一晚,等等還要陪我喝酒呢。」






文星伊還在為這個情況發愣的時候,金總已經走到泳池邊的躺椅休息,看來是沒有回家休息的選項,於是就乖乖進浴室洗澡去,等到文星伊身穿藍色浴袍走到躺椅,看到金總似乎喝了半瓶紅酒,臉上有淡淡的紅暈,唇色帶有紅酒的深紅色,看了讓人有點癡迷。






「星伊,現在可以叫妳星伊嗎?」






「當然可以,金總在私人的時間想怎麼叫我,其實我都可以。」






上班的時候叫她星伊的話,閒言閒語可是會變多的,這是為了兩個人著想。








「那好,妳也叫我偶膩就好,容仙偶膩,畢竟我才大妳兩歲。」








「沒問題,那容仙偶膩要說故事給我聽了嗎?」






「嗯,不要睡著歐。」








文星伊知道自己總是有奇怪的期待,在剛進公司初期的上司都是男性,但隨著總經理的調換,公司的風氣與人事都在大風吹,異動也讓文星伊有機會獲得升晉,她那時候對於連臉都還沒見過的金總,就已經滿是崇拜,好不容易升上高層,開會時可以從比較遠的座位看見她,那時候真的只有一個想法,人符其名是神仙的容貌呢⋯⋯。




那之後幾次的開會跟決策,文星伊很認真的態度,還有對於公司的貢獻,讓她如願的到達金容仙身邊的位子,她是有私心,但絕對不是他人那樣,想要搶奪上位的私心,而是想要更靠近一點,想要跟她一直嚮往的對象,多一些時間相處,了解她多一點,想要在她的世界停留一點時間。








「我爸媽那天來,生氣的原因,是因為我的私生活被拍到,說我不檢點,但其實我本來就沒有要遮掩的意思,比較讓我意外的是爸媽的態度⋯老實說,這讓我還蠻受傷的。」






「私生活啊⋯⋯我爸媽除了我之外,還有很多妹妹要顧,我是家裡的大姐,自從成為家裡經濟來源之後,我爸媽都把心思放在妹妹們身上,我倒是挺自由的,很難想像因為私生活而被罵⋯尤其那天⋯」








那天看到金容仙被打的時候,她一開始是嚇到,但後來更多的是心疼。








「你們應該都看到了吧,不過我被打也是活該⋯⋯聽到妳也會覺得我很誇張的,我想爸媽會生氣算是正常了。」








在兩人講話的途中,文星伊默默的喝完剩下的半瓶,也許要有點微醺,才會多一點勇氣說出她真的想法。








「雖然這樣講很怪,但我其實一直以來,都在看著容仙偶膩喔,好的壞的我都有看過,那天看到妳被打,我是真的很好奇原因是什麼,看著那張臉怎麼樣我也打不下去啊⋯⋯啊,抱歉。」








文星伊講完之後才發現自己有點失言,可能是酒精在發酵,但金容仙不在意,還笑了起來,覺得她的部下比想像中的可愛呢!








「我也看你很久了,從一起開高層會議之後,妳都很用心在處理公司的事務,很多細節跟面向都會注意到,我很看重妳,所以才把妳放到我身邊這個位置喔,星伊。」








文星伊想開口說些什麼,卻被金容仙起身的動作打斷,紅酒被兩人喝完了,所以她起身想去拿下一瓶,金容仙也在內心暗自下了決定,她需要一點勇氣,半瓶紅酒似乎還不夠讓她的感性大過於理智。








商場的情仇背叛很多,她跟著父親實習時,看過不少案例,但這一次她真的想要在文星伊身上賭一次,她想要文星伊是她可以確信的人。








在選酒的時候,文星伊也跟著靠了過去,兩個人安靜的在酒櫃端詳,接著是文星伊挑了一支酒,上面出產的年份,跟金容仙出生的年份一樣。








「我剛剛想跟容仙偶膩說的是,我不是以下屬身分關注上司而已,是我的私心讓我想要到妳身邊。」








文星伊拿著紅酒走到吧檯,開瓶的時候看著金容仙的思考的背影,在開酒的時候兩人一句話都沒有說,直到她拿著紅酒去幫金容仙倒酒的時候說了。










「容仙偶膩,我是真的很喜歡妳。」






guan9sone

Better With you (moonsun) 中篇

隔很久的更新,

最近終於有空,

應該可以順利寫完吧(?)


有錯字的話請提醒我!


在進入sunrise 的練團室之後,文星伊才漸漸有實感,跟在金容仙身後,給團員們一個一個介紹自己,就好像在自己偶像面前自我介紹,緊張的連話都說不好。



「我是前樂團starlight 主唱moon!Sunrise 的各位以後拜託了!」



大家呈現一個很歡樂的氣氛,團員決定先試一次starlight 的音樂,想要在裡面找到介紹給他們的理由,文星伊緊張歸緊張,平時的鍛鍊也不是假的,發完樂譜,前奏一下的第一個小節,大家就有點驚訝,女生...



隔很久的更新,

最近終於有空,

應該可以順利寫完吧(?)


有錯字的話請提醒我!












在進入sunrise 的練團室之後,文星伊才漸漸有實感,跟在金容仙身後,給團員們一個一個介紹自己,就好像在自己偶像面前自我介紹,緊張的連話都說不好。




「我是前樂團starlight 主唱moon!Sunrise 的各位以後拜託了!」




大家呈現一個很歡樂的氣氛,團員決定先試一次starlight 的音樂,想要在裡面找到介紹給他們的理由,文星伊緊張歸緊張,平時的鍛鍊也不是假的,發完樂譜,前奏一下的第一個小節,大家就有點驚訝,女生能唱到男key就算了⋯重點是歌曲跟聲音搭配很完美,進入第二段主歌大家也跟著興奮的彈奏,整曲結束後因為文星伊的rap,大家都還在餘韻裡。




「星伊啊⋯你們樂團的主打,都是你寫的嗎?」




「對的!怎麼了嗎?」




「金容仙!!妳真找到了啊啊啊!!」




只有文星伊一臉不知道發生什麼狀況,其他團員都在歡呼,熱烈的討論著什麼,等到文星伊能理解的部分,就已經是在談合約了。




「星伊,你們團員會介意我們重制過starlight 的音樂嗎?」




「嗯⋯不會,應該說,她們超極樂意。」




其實在這之前,昨晚金容仙喝的醉醺醺跑來找她的時候,她就忍不住在群組裡分享這件事了,所以未來會發生的狀況她們都自行幻想過一遍了。




「那就好,等我們大概10分鐘,我們把曲編排一下,等等開個直播,我們要把妳介紹給粉絲們!」




文星伊手上拿著的水壺差點滑落,這速度會不會太快了一點,昨天剛失業就找了一份更厲害的工作?而且原本只有大概幾千人在聽的音樂人,現在要在幾百萬人的注目之下演唱,這就好比跑去人家粉絲見面會上唱歌啊啊啊!!!也太突然!




「等一下!這會不會太突然!我完全沒有準備其他曲子!」




大夥一臉無所謂的看著她,只有金容仙玩味的看她便說了。




「所以剛剛不是跟妳說給妳10分鐘嗎?」




10分鐘哪夠啊啊啊啊!!!最好是夠!






10分鐘後。




文星伊還是乖乖的坐在練團室的第二張主唱椅上,歷經那前10分鐘,文星伊深深體會到sunrise 是有多厲害的樂團,重點是全部都是天賦異稟。




直播開始的紅燈一閃爍,文星伊跟著大家一起打招呼,小幫手幫忙挑出留言放在大螢幕上,很多人好奇文星伊的存在,也有少數認出文星伊的粉絲,大家都好奇這是怎麼一回事。






身為主唱跟招募新人的solar先開口說話。




「我們sunrise 從來沒有公開召募,但我們收了一個新團員,原因是我聽到她唱歌時候,腦中衝出一個新的概念,跟我一直想給妳們看的音樂風格有關,我希望妳們跟我一樣,會愛上她的音樂。」




前10分鐘討論把兩個樂團、兩首主打歌混合,基本上要做到這樣,需要花上一整天,文星伊個人來說最快也要兩天,但他們邊討論邊順過程,沒有完整談完一遍,她們就讓工作人員把直播打開,文星伊從來沒有看過這麼亂來,而且強成這樣的團隊。




前面鋪成在說些什麼,文星伊根本就沒有聽進去,腦中不停的在對等等的編排,雖然旋律都可以在腦中,但要可以呈現出來未免也太強人所難了吧!




「文星伊!」




「嗯?」




「你在想什麼這麼認真?我們叫你三次了。」




「啊啊啊!抱歉!我太緊張了。」




大夥跟粉絲們調侃了一下新團員,在開始之前對文星伊提了個問題。




「其實我們全體跟moon見到,對曲的時間大概,不超過3小時,想問一下moon見到我們的感想?」




文星伊在緊張之中,再次恍神出去回來,只聽到要講感想。




「覺得這次直播很強人所難啊。」




大家先是驚嚇的看著文星伊,大夥馬上大笑出來,都察覺到文星伊進入恍神狀態了,觀眾留言也都是爆笑。




「跟大家解釋一下,moon的意思是,我們等等要給大家看的表演,是在前10分鐘才緊急會議出來的,大家也知道我們多亂來,第一次合作的moon被我們嚇到了哈哈哈哈哈哈⋯」




一陣笑鬧之後,文星伊才從慌忙之中解脫,演出終於開始,在曲目一開始先進入的是sunrise 的主唱,後面疊上文星伊的和聲,把兩首歌融合在一起,進入歌曲第二段有文星伊的rap區間,踩中每一拍子讓文星伊也跟著興奮,似乎忘記前期的緊張,後面還加了餘興的和聲,瞬間讓留言刷滿,曲子一結束,留言滿滿都是在稱讚默契跟實力,粉絲也期待後來moon的表現。




金容仙看著文星伊開心的臉,就也跟著笑起來,又讓粉絲不停的截圖女神主唱的傾城微笑。




默默的在粉絲群中,出現了日月的cp。

guan9sone

Better With You (moonsun) 前篇

大概會是中長篇(?)



更新很不一定,因為很忙,


但我盡量告段落不卡尷尬點。



-



在台下觀眾歡聲雷動的時刻,金容仙徹底的傻住了。



因爲那樣的嗓音,深深的吸引著她。



-



本身就很喜歡地下樂團的金容仙,是在大學就小有名氣的樂團主唱,團名叫作sunrise ,而她化作為solar照亮在她舞台下的觀眾,每個在台下聽過她唱歌的,都成為的她的歌迷,很多時候偷偷混進學校成發,只為了目睹一次「日出的太陽」。...











大概會是中長篇(?)






更新很不一定,因為很忙,


但我盡量告段落不卡尷尬點。




















-




在台下觀眾歡聲雷動的時刻,金容仙徹底的傻住了。




因爲那樣的嗓音,深深的吸引著她。




-




本身就很喜歡地下樂團的金容仙,是在大學就小有名氣的樂團主唱,團名叫作sunrise ,而她化作為solar照亮在她舞台下的觀眾,每個在台下聽過她唱歌的,都成為的她的歌迷,很多時候偷偷混進學校成發,只為了目睹一次「日出的太陽」。




不少經濟公司來洽談,但團員都跟她想法一致,認為自己來掌握選擇工作,比較可以自由發揮,歌迷也能夠真實的感受到,樂團在現場爆發出的獨特感受,爵士鼓給予的節拍,電吉他引爆的旋律,貝斯混融的完美,最後在配上從低音到爆發性高音,將自己寫的歌發揮到極致的主唱。






在大學畢業沒多久,她們sunrise 進入了上坡期,非常多邀請及合作,為了顧及音樂製作的時間,不會因為雜物管理而耽誤,請了專門管理財務跟合約的專家。




丁輝人一直在家族企業待著,經驗管理跟財務對她來說,都是只有想做跟不想做,沒有無法掌控的局面,當她喜歡的樂團正在尋找經理人,當然義不容辭的加入,成為了最成功的粉絲,但她公私分明這點,淋漓盡致到讓金容仙非常欣賞。




-




在一次大型演唱會結束,金容仙接到美國知名歌手的合作邀請,要一起進行亞洲巡演,讓樂團正式進入美國市場,大夥開心的不得了,直說要去酒吧好好慶祝,喝到第三攤之後,金容仙本來是想滴酒不沾的,也是硬被灌了幾杯,腳部有點懸浮,意外的進去一家地下club,台上演出的橫幅掛著一顆月亮,很圓很大很多坑的那種,對於有點喝茫的金容仙來說,那是她現在唯一的想法。




台下有很多人都在興奮著,大家身邊都有伴,在這種狀況下,每個人都還是專注的看著台上的樂團,主唱拿著電吉他正在測試,踩著混音器樣子,讓金容仙覺得⋯有點帥,但主唱好像是女生。




留著一頭亮眼的銀髮,瀏海自然的垂放,畫上豔麗的眼線、假睫毛、眼影,把帥美一詞完全詮釋,可以感受全場沒有人是不期待的,這種狀況她有感受過,但在這樣不起眼的酒吧,竟然會有這樣的情況,讓她有興趣的點了酒坐下來。




「大家好,我們是starlight 。」




引起一陣歡呼。




「有一段陣子沒演出了,很謝謝喜歡moon歌聲的各位,我在這裡對大家感到抱歉,前些日子我去看了一場,讓我非常夢寐已求的演出,消失了一段時間,所以今天為大家帶來新歌,希望你們會喜歡。」




幾乎是打下第一個拍子的當下,全場的氣氛就開始膨脹,對於新曲的反應,金容仙也很清楚不過,大家如果喜歡,那麼一開始就會熱烈歡騰,如果只是普通的感受,那氣氛上就會往下,很顯然starlight 的新歌,絕對是屬於大家愛爆的那種。




在工作接滿的狀態,金容仙已經很少有機會,待在台下這樣認真聽別人演出,而且還聽的如痴如醉,R&B的低音很少有女生,可以行雲流水的唱過,尤其是快速過境的rap區間,感官體驗衝擊著金容仙,腦中的靈感瞬間刺激大腦,驚訝的看著台上認真的主唱。




叫做moon是嗎⋯⋯真的,好想擁有她啊!




要是團內再增加一個這樣的團員,絕對可以讓她們推上新的層次,金容仙寫的出rap的詞,但她清楚她的聲音不是那麼適合唱rap,都靠著團員在擔當這個角色,但要她加入她們的樂團,一定可以把她現在腦中浮現的歌曲,實現到最讓人癡狂的境界,她絕對不會看錯,台上的那人,一定有這樣的能耐。




「我今天要跟我的歌迷們說,我很謝謝你們一直以來的支持,也必須向你們說對不起了,我們starlight 今天是最後一次合體。」




Moon的一番話引起台下一片喧嘩,顯然大家都非常不解,更多的是不捨這個決定,很快的在主唱的沈默下,大家也開始安靜下來,想聽理由是什麼。




「我們starlight 有的團員高中就認識,有的是在大學,我們都很相知相惜,初衷一定是希望走上大舞台實現夢想,但我們不能以當初的承諾,綁住我們團員現在的夢想,我們的貝斯手,他的母親剩下日子不久了,他想帶媽媽去遊走世界,完成遺願,我們鼓手應徵上一家,有辦法照顧他們全家的工作,兩位我都很為他開心,我依然會繼續唱歌,要是未來有機會,我們會再次相見於音樂上的,謝謝各位。」




最後一首搖滾式的抒情,唱的大家一把鼻涕 一把眼淚,就連今天才剛開始聽starlight 的新飯都忍不住鼻酸,動人的旋律加上迷人的聲音,真的讓人很想就停在此刻。




在結束之後,金容仙跟著主唱,一路到了她的車前,moon當然轉頭看了她,本來以為對方會說些什麼,但只是兩看相繼無言,正尷尬的讓金容仙開口。




「你好,我是⋯」




「我知道。」




被對方打斷的自我介紹,但似乎又陷入一陣沈默,而對方又只是認真的盯著她看,讓金容仙覺得對方實在很怪。




「solar,對吧!sunrise 主唱怎麼會在這呢⋯這麼不起眼的小樂團。」




對方認識她呢!這樣就不用被當成是怪人了。




「或許現在很小、不起眼,但我知道之後可能會有很多人癡狂的愛上妳⋯」




「啊?」




看著對方一臉不可思議,金容仙就更想讓她更摸不著頭緒,再更驚訝一點。




「雖然我還沒跟我的團員說過⋯不過我想也是遲早,妳⋯如果現在還沒找好要去哪,要不要來我們這裡?」




「蛤?!」




看著對方更加錯愕的臉,金容仙忍不住大笑起來,因為對方的臉跟剛剛台上的反差真的太大了,以致讓人覺得喜感十足。




「她們一定也會喜歡的,我的想法一直都是很準的,她們一定!也會喜歡妳的!」




在驚訝之虞,等到回過神來,solar知道了moon叫做文星伊,而solar的本命叫做金容仙,交換了電話號碼,還嗆文星伊明天開始就是無業游民了,約好隔天中午一定要赴約。




手裡還留有剛剛交換手機,輸入號碼時不小心碰到的溫度,漸漸由溫轉熱,文星伊腦袋裡還在當機中,這⋯真的是真的嗎?

guan9sone

因為是妳_日月短篇(甜)

這是一篇沒有開車的清水,
可以放心的觀賞,
非常的日常。

以下正文。

-

一直希望能夠與某個人產生很深的情感連結,卻又因為我不輕易為人付出的個性,很難找到這樣的人。

-

文星伊在超市亂晃著,不喜歡出去餐廳吃的原因是,再開始上班之後都是一個人住,不想一個人孤零零的吃飯,外帶還要浪費餐具,不如自己回去煮,既然都找了間有廚房的房子,雖然心裡是這麼想,但是這也是第一次煮,之前嫌麻煩都去找別的同事一起吃飯。

「肉品限時特價,買一送一!快來看看喔!」

愛吃肉的文挑食,聽到肉立馬跑過去看看。

「都是不錯的部位!小姐可以參考一下喔!」

其實在家都是文媽負責廚房,她只負責收拾端菜,對於挑選她確實完全不懂。

「請問牛肉跟豬肉都有優惠嗎?...

這是一篇沒有開車的清水,
可以放心的觀賞,
非常的日常。


以下正文。






-




一直希望能夠與某個人產生很深的情感連結,卻又因為我不輕易為人付出的個性,很難找到這樣的人。



-




文星伊在超市亂晃著,不喜歡出去餐廳吃的原因是,再開始上班之後都是一個人住,不想一個人孤零零的吃飯,外帶還要浪費餐具,不如自己回去煮,既然都找了間有廚房的房子,雖然心裡是這麼想,但是這也是第一次煮,之前嫌麻煩都去找別的同事一起吃飯。

「肉品限時特價,買一送一!快來看看喔!」

愛吃肉的文挑食,聽到肉立馬跑過去看看。

「都是不錯的部位!小姐可以參考一下喔!」

其實在家都是文媽負責廚房,她只負責收拾端菜,對於挑選她確實完全不懂。

「請問牛肉跟豬肉都有優惠嗎?」

在文星伊旁邊一位穿著跟黑色西裝的女子,很認真挑著肉向店員發問。

「是的!只要有貼標的都是喔!」

「謝謝。」

她的打扮一點都不像是常來逛超市的人,身穿高級訂製西裝,文星伊即使沒有認識很多名牌也知道,對方手上的手包價格不菲,但看著她認真挑選的樣子,又好像真的是有在下廚的人。

「怎麼了嗎?」

對方轉頭看著文星伊問,互相就在站在隔壁,一直盯著別人看又不講話到底什麼意思。

「啊⋯不好意思,因為我不太會挑肉,想說看妳怎麼選的。」

看對方到出神讓文星伊感到很不好意思,還被對方提醒,真是尷尬啊⋯⋯

「牛肉的話,我是覺得牛小排的味道很不錯,油花讓煎出來味道變香,比較有口感,大概7分熟最好吃,新鮮度的話,上次有買過一盒,近期看了一下,這裡的都算不錯喔!」

對於陌生人也認真思考的解說,帶著淡淡的微笑,褐色頭髮有點臉頰肉,漂亮的臉孔,這讓文星伊第一次有了想要搭訕陌生人的想法。

「妳很常料理嗎?妳懂的好多。」

「有個認識的妹妹是廚師,聊久了大概懂一些而已。」

「聽起來好棒,我認識很會煮菜只有我媽。」

兩人一路買著食材,慢慢一遍聊天,沒有停下來過,話題從煮菜聊到工作,從工作再聊到興趣,還交換了Kakaotalk,發現住在同一條巷子,隔個幾棟就到了。

「很高興認識這麼漂亮的鄰居,容仙偶膩。」

「別這麼說,星伊也是很可愛的。」

撩完人之後容仙就先走了,留下文星伊還在發愣。

文星伊回家煮了幾道簡單的菜之後,按照剛剛容仙偶膩推薦的方式煮好,打算拍張認證照片傳給對方。

“Katalk katalk”

打開聊天發現,容仙偶膩跟她做了一樣的事,拍了煮好的照片傳來,只不過對方的看起來比她好吃好幾倍。


Moonbyul:
/會羨慕所有吃過偶膩手藝的人/
/圖片/
/我煮的太差了求蹭飯/
Yongsun:
/不要一直稱讚我文油膩/
/那你改天來我家一起吃飯/
/姐請妳吃/


-


期待著約好的吃飯日期,比起平常工作還要愉悅的這一天,還特別去買了禮物,像是努力討人歡心的小朋友,緊張的按下了金容仙家的門鈴。

「好久不見,請進。」

來開門的來人讓文星伊有點恍神,卸完妝之後穿著大學踢的金容仙,真的就像大學生一樣,職場前輩的距離感都沒了,剩下的是讓文星伊心動的,淨白的那張臉。

「快煮好了,剩下湯,等我一下。」

看著餐桌上大大小小的盤子,從小菜到主菜,每一道幾乎都是文挑食愛吃的,這讓文星伊很驚訝的起了雞皮疙瘩,這莫名的相同的食性,擺盤看起來很用心,可以看的出來,為了招待自己,金容仙花了多少心思。

「湯我就先不上桌囉,怕吃完冷了不好,快開動吧!菜要趁熱吃。」

文星伊說出自己其實蠻挑食的,但這一桌菜都是自己愛吃的,沒想到兩人食性很相似,即使文星伊平常不太吃的,今天吃過金容仙手藝之後,也變得喜歡上了。

「有些食材因為外面快速烹飪,所以沒有很好吃的經驗,像這樣的煮法其實會很好吃的。」

「這也是輝人教的嗎?真的很好吃。」

上次聊天時提到的妹妹丁輝人,是一家中式料理的廚師,在台灣跟師父學藝,回到韓國開了一家中華料理,生意火爆的很好。

「對啊,哪天介紹輝人給妳認識。」

「偶膩也很厲害,學興趣的也能煮的那麼好吃,好想每天來這裡蹭飯。」

「可以啊,但妳要來一起幫忙煮飯,這樣食材好買也不怕吃不完。」

開啟了金容仙跟文星伊每天晚餐約會的日子,每個晚上文星伊都會準備小禮物,手牽手一起逛超市,久了之後還會互相報備上下班、出差,假日一起出遊,習慣了有對方的日子。

「突然覺得,偶膩我們也太合了吧!」

「我也覺得妳這人蠻好養,我吃什麼你都可以,我玩什麼你也可以,我說要去哪你也可以。」

「那是因為是妳啊。」

「什麼?」

「我喜歡妳,金容仙。」

拿出今天的禮物,盒子打開的裡面是上次金容仙看上的對戒,但默默說了沒有可以一起戴的人,本來想買來自己戴,老闆卻說了不賣單戒,那天很失望的離開。

「我知道的喔,妳身邊很多追求者,即使我不像他們有很高的職位,甚至沒有比妳厲害,但我願意一直陪妳,那天妳喝多的時候,後來沒告訴妳的是,其實妳偷親我偶膩。」

難得看到金容仙的臉刷紅,這讓文星伊很滿意的笑了,接著後一天兩人就開始同居了。


-

還在補很長的腦洞中,
沒想到先生出來一篇短的,
一樣手機排版,
不好可噴,
謝謝各位客倌啃完。

guan9sone
星狗_短篇(甜)這是很以前寫的...

星狗_短篇(甜)

這是很以前寫的了⋯
正在圓一個很大的腦洞,
所以把這篇丟上來,
一樣手機排版就多多見諒。

-

「輝人過來」

「偶膩怎麽了」

「沒有,就想抱著妳」

窩在互相懷抱裡,什麼都不做,溫馨的幸福,只要有對方就足夠。

「輝人啊」

「恩?」

「我有說過妳很漂亮嗎」

「偶膩妳又要油膩!」

雖然嘴上抱怨,但臉上那忍不住的笑,讓文星伊想要調戲。

「我跟澀琪約好,一起去吃飯」

「等一下?」

「恩,有跟朋友的聚會」

「那我在家等妳」

雖然只有一瞬,文星伊還是捕捉到輝人的失落。

「那我出門囉!」

聽到門被關上的聲音,丁輝人從沙發滑到地板上坐著。

臭文星伊!還真的丟下我出門⋯⋯

沒有文星伊在家只好開泡麵來吃,唉有情人的人怎麼還是這麼可憐,突然想念文...

星狗_短篇(甜)

這是很以前寫的了⋯
正在圓一個很大的腦洞,
所以把這篇丟上來,
一樣手機排版就多多見諒。

-

「輝人過來」

「偶膩怎麽了」

「沒有,就想抱著妳」

窩在互相懷抱裡,什麼都不做,溫馨的幸福,只要有對方就足夠。

「輝人啊」

「恩?」

「我有說過妳很漂亮嗎」

「偶膩妳又要油膩!」

雖然嘴上抱怨,但臉上那忍不住的笑,讓文星伊想要調戲。

「我跟澀琪約好,一起去吃飯」

「等一下?」

「恩,有跟朋友的聚會」

「那我在家等妳」

雖然只有一瞬,文星伊還是捕捉到輝人的失落。

「那我出門囉!」

聽到門被關上的聲音,丁輝人從沙發滑到地板上坐著。

臭文星伊!還真的丟下我出門⋯⋯

沒有文星伊在家只好開泡麵來吃,唉有情人的人怎麼還是這麼可憐,突然想念文星伊煮的日常菜色,交往之後很多事都是兩個人一起完成,同居之後很多家事都被文星伊包辦,幾乎沒有被單獨留在家的經驗,孤獨感讓自己很不適應,怎麼自己那麼不爭氣,才離開對方一下子就已經在想念了。

為了無聊打開電視來聽,似乎是錯覺聽到開門的聲音,也就沒轉頭繼續手上的動作,想著兩人的過去,思緒飄遠。

大學的文星伊很受歡迎,有點少年的臉龐,在舞蹈社小有名氣,一次被時尚系找去成發的活動,化妝加上華麗的服裝,當天去看成發的不論男女,都陷入了文星伊帥美的魅力之中,當時被朋友拉去看的輝人也是其中之一。

之後舞蹈社的練習,來參觀的人變得很多,剛開始只是默默的在旁邊看著,之後還成立了粉絲團,會拍文星伊的練習影片上傳,幾乎全校都知道了,開始有追求者出現,不過文星伊始終保持單身,拒絕了校內很多男女,當大家問為什麼時,只說了有喜歡的人了,讓大家都很震驚。

在一天下午飯拍的帳號上傳了新的影片,是文星伊自己架好鏡頭,在練完舞蹈之後,拉著一直以來拍著練習影片的那位粉絲,面對著鏡頭說出,對於大家一直以來的喜歡非常感謝,但現在想要讓大家知道,想要珍惜的的人就在身邊,喜歡她很久了,終於得到她的關注,明明是美術系,卻因為有練習而特地跑來拍練習影片,最後文星伊向那位粉絲告白,並公開兩人新的關係,而那位粉絲就是丁輝人。


「輝人啊」

隨著聲音從背後抱住的溫暖。

「偶膩,你不是出去了嗎?」

「太想你了,一出門就受不了跑回來了」

「誒伊、太浮誇了」

隨著文星伊的歸來,輝人的嘴角也不自覺上揚。

「所以到底為什麼跑回來啊?」

「輝人啊,我來煮你去外面坐著。」

說著就很自然的把圍裙換到自己身上,親了一下輝人,快速接手把她推回客廳,讓她看看電視等自己,不過還沒看節目就先被客廳桌上的東西給吸引。

_可愛輝 500日快樂

蛋糕加上蠟燭玫瑰花瓣,其實自己不太會記得紀念日,想著文星伊也是很灑脫的個性,沒特別注意,原來她一直都為她準備著,意外的讓丁輝人感動的有點想哭。

「偶膩⋯」

「怎麼了?不喜歡嗎?」

看到小狗輝眼眶紅了,心中有點欣慰,卻又心疼她的眼淚,於是攬過對方將對方抱在懷裡。

「我以為你不在意這個的⋯」

「可是我喜歡妳開心」

之前文星伊向丁輝人告白的時候,說過只要是可以讓輝人開心的事,只要不是不法的事,她都願意為她而奔波。

「偶膩」

「恩?」

「這樣的我好像笨蛋⋯⋯」

什麼都不知道自己生悶氣⋯

「不要這樣說,妳的心思一向很細,很多時候我都怕自己沒能保護好你」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連我朋友都說遇到妳之後我變得好幼稚」

「那是很愛我的意思嗎?」

「偶膩!!」

雖然嘴巴上總是喜歡調戲她,文星伊其實是不安的,因為她的輝人總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可愛,緊張的時候的小動作,嗨的時候跑出來的小奶音,身邊的朋友根本沒有討厭她的人,想追她的人更是數不清,這讓她很擔心自己是不是做的不好。

「輝人啊」

「怎麼了?」

「也許妳自己不知道,妳的小動作對別人的吸引力,好怕一不小心妳就跟人走了。」


「好討厭,說的我好像狗。」

「妳是啊,世界上最可愛的小奶狗。」


-END-


guan9sone

關於床上關係


不會開車,所以是清水一波。

-

認識以來,兩位佔據大家話題的組長,
一位是公司的菁英組第一組組長,
金容仙,
一位是從別部門借過來救援的二組組長,
文星伊,
在誰都不知道的情況下,
開始秘密的辦公室戀情。

在還沒交往以前,
文星伊在聊天的時候說出自己的心意,
只是態度被金容仙說太過輕浮,
以致感覺只有油膩的玩笑。

「妳昨天是不是有一直打噴嚏?」

「沒有啊」

「咦?奇怪了⋯」

「怎麽了?」

「可是我一直很想妳耶。」

當然招來金容仙一陣暴打。

文星伊自己解釋,總要試探一下,
才知道有沒有機會,怕嚇跑直女金組長,
畢竟人家之前有男朋友的!

交往之後兩個人都很忙碌,
除了擠出時間吃飯,
偶爾休假一起出去玩,
在一方的家中過夜,
牽手、親吻,這以上的事情...


不會開車,所以是清水一波。


-


認識以來,兩位佔據大家話題的組長,
一位是公司的菁英組第一組組長,
金容仙,
一位是從別部門借過來救援的二組組長,
文星伊,
在誰都不知道的情況下,
開始秘密的辦公室戀情。

在還沒交往以前,
文星伊在聊天的時候說出自己的心意,
只是態度被金容仙說太過輕浮,
以致感覺只有油膩的玩笑。

「妳昨天是不是有一直打噴嚏?」

「沒有啊」

「咦?奇怪了⋯」

「怎麽了?」

「可是我一直很想妳耶。」

當然招來金容仙一陣暴打。

文星伊自己解釋,總要試探一下,
才知道有沒有機會,怕嚇跑直女金組長,
畢竟人家之前有男朋友的!

交往之後兩個人都很忙碌,
除了擠出時間吃飯,
偶爾休假一起出去玩,
在一方的家中過夜,
牽手、親吻,這以上的事情都沒有,
一開始文星伊怕自己進度太快,
所以步調都是照著容仙,
她隨她,慢慢的享受單純的戀愛,
但是漸漸的,一年過去了,
經過似有似無的挑逗,
發現明明容仙也是想要的,
為什麼自己又被推開,
雖然不是直接性的推開,
而是間接的躲開逃避,
文星伊也不敢亂來,
只好暗自灰心。

直到有天兩人在公司的酒會上,
文星伊微醺,金容仙喝醉,
本來文星伊要負責開車的,
卻因為知道金容仙酒量不好,
又推不掉上司的持續敬酒,
文星伊最後只好出手替她擋酒,
兩人搭著計程車回家,
路上容仙整個人倒在文星伊身上,
酒精在身體內發酵,
這讓金容仙很不舒服,
文星伊整路都在幫她按摩,
讓她能好一點,
喝醉之後的難受她也懂,
等到家以後開始到廁所吐,
吐完之後金容仙就攤在浴室的地板上,
文星伊像是很熟練一般的,
拿好兩人的衣服一起洗漱,
在文星伊幫容仙身上衣服脫下後,
把她安置在浴缸裡以免著涼,
在接著脫自己的衣服,
或許是兩人都很累了,
在幫金容仙洗澡的過程中,
文星伊不帶一點情慾,
心中只想著要把喝醉的她安置好別感冒,
卻發現對方有點異樣,
原本以為臉紅是因為喝醉,
在幫對方擦澡的時候,
容仙的皮膚變得粉紅、呼吸微喘,
甚至發出細微的呻吟。

「容仙,妳還好嗎?」

只見容仙點點頭,然後又搖頭。

「真的很不舒服的話,我抱妳出去。」

正要從浴缸起身卻被拉住。

「不是⋯」

「恩?」

「⋯舒服。」

「妳說什⋯」

「我說很舒服」

從文星伊的視角看到的畫面是,
金容仙仰起下巴朦朧的看著她,
重點還是全裸+臉紅+微喘,
文星伊似乎覺得自己,
一瞬間理智線差點就要斷了。

這女人到底知道她自己說什麼嗎!
算了跟一個喝醉的人計較什麼呢⋯⋯

「好,那妳繼續泡,我先洗澡」

「摸我⋯繼續⋯」

這下換文星伊臉紅了。

「擦⋯擦澡!好!我幫妳擦澡!」

坐回浴缸了幫容仙擦澡,
可是這下因為容仙這一搞,
內心一點都不淡定了。

天啊背好美、皮膚好細白、胸⋯咳⋯

「這裡妳自己來吧」

把毛巾塞進容仙手裡,
卻又被塞回自己手裡。

「妳不洗嗎?」

「對不起⋯」

接著文星伊的唇被吻上。

「⋯恩?」

這又是在演哪一齣?

「我不是躲妳所以⋯我怕⋯」

原來是看出來我這幾天的失落了。

「沒關係,我知道妳還沒準備好,我可以等的。」

因為她很珍視她,她得來不易的愛情。

「我之前見到了輝人,她說妳之前有很多任女朋友。」

金容仙低頭碎唸著,讓文星伊此刻看不到她現在糾結的臉。

「輝人⋯唉,這妹妹又跟妳亂說什麼,我是有過幾任,但那都是過去了,我現在只喜歡妳啊。」

「可是⋯」

「妳或許不知道,但從進公司以來,我獨自暗戀妳整整三年了,金容仙。」

文星伊看見她的耳朵開始泛紅,即使喝了酒這招還是對她挺有效的。

「那⋯妳有做過嗎?」

「妳是指什麼?暗戀其他人?」

金容仙抬起頭來對上自己的眼睛,咬著下嘴唇,透露出她的猶豫。

「就是⋯跟其他的女生⋯上床。」

原來⋯是在想這個嗎⋯⋯

「為什麼想知道這個?吃醋?嫉妒?」

「我怕我做的⋯不夠好嘛⋯⋯」

瞬間覺得這幾天的煩惱很好笑,她是因為這樣才拒絕自己的,代表自己多慮的不安,是對容仙感情的不信任,自己改檢討了。

「我也不是你的第一任了不是嗎?容仙啊。」

而且這點讓文星伊自卑過,容仙的條件非常好,前幾任男友都有打聽過,不論是人品或成就上,都超過文星伊,要說分手的理由,大概只是因為不是金容仙要的。

「但我⋯還沒做過嘛⋯⋯」

看著對方的小眼神,文星伊覺得實在是太可愛了,可愛到想把對方給吃了。

「那我會珍惜的,我想要妳,容仙,可以嗎?」

幾乎是得到對方允許的那一剎那,文星伊就再也忍不住,吻住對方,把對方掛在身上,想回到床上繼續,因為酒精的關係,金容仙的眼神很迷離,意識有點恍惚,讓文星伊覺得有些不對,在放倒床上之後,金容仙就睡著了。

已經被點燃火焰的文星伊雖然無奈,卻也做不了什麼,只好摸摸鼻子自己去沖個澡冷靜下來。

「下一次絕對不會放過妳,我的容仙。」

guan9sone

夜晚

可搭配
Sik-k - 너의 밤 (your night)

-

「隨著我走吧!」

人群在夜店裡隨著音樂節奏熱身
找著今夜互相適合的對象
她拉著我的手到了吧台前
跟調酒師耳語後
只見調酒師微笑後點頭
轉身開始忙碌
她仍牽著我的手並沒有要放開的意思
又把我拉去舞池
不排斥她的親密
在充斥人群的地方
近身貼近我跳著舞
我竟然在她身上嗅出了一股我喜歡的香水
雖然自己也有一罐
卻因為發現不適合自己所以一直沒用
而用在她身上卻產生另一種味道
是香氣 一股屬於對方的的香氣
香水混著她身上合適的香味
是她的賀爾蒙吸引著自己
於是決定不在抗拒這一夜的相遇
決定放手隨著氣氛 隨著她一起
見對方也玩得盡興時
彼此玩著一起到了吧台
剛剛點好的酒正好送上
在夜店微弱的燈光...

可搭配
Sik-k - 너의 밤 (your night)

-

「隨著我走吧!」

人群在夜店裡隨著音樂節奏熱身
找著今夜互相適合的對象
她拉著我的手到了吧台前
跟調酒師耳語後
只見調酒師微笑後點頭
轉身開始忙碌
她仍牽著我的手並沒有要放開的意思
又把我拉去舞池
不排斥她的親密
在充斥人群的地方
近身貼近我跳著舞
我竟然在她身上嗅出了一股我喜歡的香水
雖然自己也有一罐
卻因為發現不適合自己所以一直沒用
而用在她身上卻產生另一種味道
是香氣 一股屬於對方的的香氣
香水混著她身上合適的香味
是她的賀爾蒙吸引著自己
於是決定不在抗拒這一夜的相遇
決定放手隨著氣氛 隨著她一起
見對方也玩得盡興時
彼此玩著一起到了吧台
剛剛點好的酒正好送上
在夜店微弱的燈光下
看的出來上面燒著一層藍色火焰
似乎意味著這杯的強烈

「這杯是⋯」

「環遊世界。」

其實她不懂酒更不知道意義是什麼
只覺得這杯顏色很漂亮
在她正要拿起酒杯淺嚐時
手被握住壓在了桌上
眼神示意著疑惑往對方投去

「這杯是我的,這杯才是妳的」


_柯夢波丹

專屬女人的性感成熟與知性美。

調酒師推上來另一杯
告訴她這杯的意義
對上對方的微笑之後
淺嚐一口之後
發現味道就像果汁一般
於是將這杯一乾而盡
以玩味的眼神看上對方

「那環遊世界的意義是什麼?」

看著她眼神閃爍
接著放下酒杯示意讓我靠近
耳語間我聽見了

「我想要妳」

彷彿聽見齒輪開始轉動的聲響
我們有如電流一般
開關打開便自然流動

找了一間酒店開房間
沒想過在經歷過情感背叛過後
自己會變的如此瘋狂
即使我知道那一杯並不足以讓自己喝醉
但我也想沈浸在這裡面
她的吻 她的觸碰 她的香氣
她帥與美兼具的那張臉龐
或許一開始我就是被她的臉吸引了
稜角分明的下巴
修長的山根
魅惑人心的唇
不是她自己太自戀
而是能遇到不得承認比自己
外貌姣好的一夜情對象
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

重點是她技巧真的很⋯出色

幾乎是一整夜都在互相取悅對方
沒有人喊停 沒有人推開對方
不在意彼此是否只是一夜的情緣

「如果妳願意的話,可以叫我的名字,因為這樣我可以讓妳推上更高」

文星伊,是壓在我身上這人的名字。

公平起見我也跟她說了

「如果妳願意的話,可以叫我容仙,金容仙」

於是又是一段翻滾
早上醒來時發現她已經在浴室淋浴
望向四周卻找不到昨天從門口開始
脫著進來的所有衣服

「我讓飯店去洗了,沒猜錯的話妳在找衣服對嗎?」

「啊⋯是的,謝謝」

其實不用這麼麻煩的
不過這句話沒能說出口
因為對方浴袍微開的樣子實在引人犯罪!
快速將視線移開
這是門鈴響了

「容仙?我可以這樣叫妳嗎?」

「啊⋯可以可以」

「我叫了客房服務,等等一起吃完再走吧」

說話的同時將浴袍放在我的手中
靠近的幾秒聞到了昨天她身上那股香氣
不禁又讓我心跳加速
看著她走往門口後才回過神去浴室

裝作鎮定的內心
其實一點都不鎮定的文星伊
從昨夜乘著醉意
破天荒的跟陌生女人上床是第一次
大概是在光線下的魅笑
隱隱的讓她無法移開視線
接著就按耐不住去帶走她
戀愛空窗期大概2年了
一週一次的夜店獵豔
明明一直以來都有遇到不錯的
但也是停留在保持聯繫上
從來沒有一次真的帶上床的
看來自己的憋很久了啊

先醒來之後還癡傻看著對方的臉
文星伊大概是覺得不可思議
越看越好看的一個人
圓圓的臉頰肉
妝容都退去之下的
是一張清新可人的臉龐
與昨日的性感致命形成反差
回過神來還好對方還沒醒來
快速整理後就躲進浴室洗澡去了

只是沒想到一出來就見到如此香豔畫面
或許是對方的態度感覺泰然
自己也不好發作
對方可是一絲不掛只披著被單啊啊!!!
即使內心激動也無法表現
大概會嚇跑對方
所以裝作鎮定的告訴對方
衣服以及早餐安排
給完浴衣就逃離去開門了

等到兩人坐下來吃早餐
又是一陣沈默

「我是文星伊,自由職業者,26歲」

看了一眼對方表示著我介紹了看妳想法
決定權給對方決定

「我是金容仙,出版社編輯,26歲」

對於同歲的巧合兩人都感到微驚訝

「想不到我們是同歲朋友呢!」

「妳今天不上班嗎?」

「我是負責的作家正在休假中,我也跟著放假了,妳呢?自由職業者是⋯⋯」

「昨天我晚上有上班一下,其實不用去也沒差啦」

「昨天?什麼意思」

「我是MS的老闆,我也有其他工作就是了,咖啡廳叫做⋯」

「soulmate 」

「妳有去過?」

MS是昨天兩人相遇的夜店名字
Soulmate是負責的作家喜歡去的咖啡廳
有聽自家作家說過老闆是同一人
在推薦之後就常去光顧
但是沒想到眼前這人是老闆
反而覺得吧台裡的大叔比較像是老闆
沒想到眼前這個人是老闆

「我常去收稿子,但沒看過妳」

「啊大概是因為我都在廚房裡做甜點」

「妳還會做甜點?」

在吃飯的過程中
兩人就像朋友一般的聊到忘我
直到解決盤裡所有的食物之後
再度陷入一次沈默

「雖然我這樣問有點唐突跟失禮,我還是想問容仙妳,妳是單身的狀態嗎?」

看著愣了一下之後
視線往外飄的容仙
文星伊不禁緊張了一下

「不想說的話也沒關係的」

其實問出口的瞬間就有些後悔了
尤其是在看到對方的眼神之後
讓文星伊頗有罪惡感

「最近剛分手,是因為對方有別人了」

揭開傷疤的關係感到非常尷尬
視線只好落在自己的手上
在一個認識不到24小時的人面前
能說出口自己都有些驚訝
當回過神來發現
對方坐到自己旁邊的位子
握著自己有些不知所措的手
這樣的舉動令人意外卻同時感到安心

「如果妳不介意,我接下來一整週的時間都有空,我可以陪妳一起」

-END-

是用手機打的⋯⋯
所以排版可能有點詭異
改會更好的話請告訴我
謝謝🙏





guan9sone

給她和她的故事

那天我們兩個都喝的爛醉
是同事好心送我們兩個回住處
我連找鑰匙都花一個小時吧
打開門都已經覺得很慶幸
關上門遇到第一個台階
在玄關就馬上跌倒
不知道是她在上面還是我在上面
管她誰先失控
反正我也不記得了
只記得我不小心跟我室友上床了

-

剛起床的時候
連我自己都覺得意外的鎮定
看了一下床上的她還沒醒來
滑個手機 收拾昨天從門口
一路脫在地上的衣服
思緒漸漸清晰起來
想起昨天的種種細節
突然覺得臉紅心跳
沒有跟同性上床的經驗
卻還是可以熟門熟路
靠著本能讓對方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絕對是自己最失控的一次

-

等我穿好居家服
看了大概3分鐘她的睡顏
她長的真的是很好看的類型
能跟她這種美女上床也是很幸運
不過我想他醒來的時候
應該會打我一巴掌吧

-

頂著宿醉超痛...

那天我們兩個都喝的爛醉
是同事好心送我們兩個回住處
我連找鑰匙都花一個小時吧
打開門都已經覺得很慶幸
關上門遇到第一個台階
在玄關就馬上跌倒
不知道是她在上面還是我在上面
管她誰先失控
反正我也不記得了
只記得我不小心跟我室友上床了

-

剛起床的時候
連我自己都覺得意外的鎮定
看了一下床上的她還沒醒來
滑個手機 收拾昨天從門口
一路脫在地上的衣服
思緒漸漸清晰起來
想起昨天的種種細節
突然覺得臉紅心跳
沒有跟同性上床的經驗
卻還是可以熟門熟路
靠著本能讓對方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絕對是自己最失控的一次

-

等我穿好居家服
看了大概3分鐘她的睡顏
她長的真的是很好看的類型
能跟她這種美女上床也是很幸運
不過我想他醒來的時候
應該會打我一巴掌吧

-

頂著宿醉超痛的頭腦醒來
發現自己脫光睡在被窩裡
不對啊 我分明沒有裸睡的習慣
然後腦袋自動回朔
昨天從玄關開始的種種
想春夢一般令人不敢相信
我跟我室友做了 天哪
床的另外一邊明顯有人已經醒了
外面明顯有廚房抽油煙機的聲音
代表他已經先醒了在做早餐
嗚嗚 這樣我怎麼面對她
而且我等一下去公司一定會看到她
好尷尬 而且昨天好像⋯
是我先撲倒她的 完了

-

看了一下時鐘
避免等一下尷尬
看了一眼幫她做的那一份早餐
想著還是不要等著被打巴掌
自己先去公司保命好了
室友可愛歸可愛
昨天的熱情就留在昨天
難保她不會告我侵犯

-

聽到大門被開啟又關上的那一剎那
真的鬆了一口氣
我們公司其實也不是
同事真的一定會見面的那種
但看到餐桌上她留的紙條跟早餐
讓我有點歉意

"
昨天的是我很抱歉
喝醉了還對妳不禮貌
原諒我這個色狼室友
我會警惕不會有下次
有任何感到不舒服
或如果你想讓我搬出去
跟我說一聲 或傳簡訊給我
希望這份早餐還合你胃口
"

可見她不記得昨天的細節
自己雖然喝醉歸喝醉
但是記憶還是很清楚的
很貼心很溫暖的人呢
雖然我們在公司沒什麼交集
回到公司分配給我們的宿舍
通常時間錯開
幾乎很少見到對方
只知道室友好像長得很帥美
可見昨天是真的喝太多了
連室友的名字都不知道
就跟她上床了
而且之前真的沒有跟同性
上床或戀愛的經驗
自己潛在的個性其實蠻大膽的嘛

-

去到公司沒多久
聽到有簡訊的提示音
想到剛剛給室友留的早餐
紙條上面自己寫了
希望自己搬出去就傳簡訊
不會吧他真的希望我搬出去
忐忑的打開手機畫面
沒想到室友竟然
感謝我做的早餐
還稱讚手藝很好 很好吃
說紙上的便條字寫得很漂亮
說著昨天的事情
大家都是成人了
自己也該為自己喝醉的事情負責
不是單方面誰的錯
我們繼續當室友就好了
天哪 感謝天 感謝地 感謝神

-

沒寫視角是誰能會有點亂

雖然原本這篇是要寫日月
但想到有一個約定還在腦海
不過既然沒填名字那就自動帶入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