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加勒比海盗

71.9万浏览    8269参与
散了东风
加勒比海盗和黑旗bgm的rem...

加勒比海盗和黑旗bgm的remix
头一次做remix慌的一匹
链接见评

https://b23.tv/av67921281

加勒比海盗和黑旗bgm的remix
头一次做remix慌的一匹
链接见评

https://b23.tv/av67921281

7102巾巾、

7.11~9.16
总算收到回信啦
虽然是机签也很高兴啊
馒头船长终于是真正的船长了✌
给胖子也寄了一封
回信的概率无限趋近于零
毕竟胖子没有机签

7.11~9.16
总算收到回信啦
虽然是机签也很高兴啊
馒头船长终于是真正的船长了✌
给胖子也寄了一封
回信的概率无限趋近于零
毕竟胖子没有机签

精神病院长

继续存档

* 还是和仔仔 @日常摸鱼的七仔  的接龙

* 加勒比海盗5相关

神说,我可以许你一个心愿。

男孩挠了挠脸颊。

神说,这个心愿是没有上限的。

男孩专注的挑着头发里的虱子。

神说,你确定不要这个心愿?

男孩捏死一只虱子,随意的挥挥手。

那就,一直被人记得好了。

大海总是波澜骤起的。

黑珍珠航行在夜中,就像融化在无边的墨色里。他一手转着船舵,一手拿着摇摆不定,最后定在斜后方的罗盘。他偷摸往后看了几眼,然后适时转身,接过了一瓶朗姆酒和即将被喂到猴子嘴里湿漉漉的花生米。

“这雨怎么还没把你的眼睛打瞎。”巴博萨莫名其妙地看着不把自己当个外人的杰克,露出...

* 还是和仔仔 @日常摸鱼的七仔  的接龙

* 加勒比海盗5相关

神说,我可以许你一个心愿。

男孩挠了挠脸颊。

神说,这个心愿是没有上限的。

男孩专注的挑着头发里的虱子。

神说,你确定不要这个心愿?

男孩捏死一只虱子,随意的挥挥手。

那就,一直被人记得好了。

大海总是波澜骤起的。

黑珍珠航行在夜中,就像融化在无边的墨色里。他一手转着船舵,一手拿着摇摆不定,最后定在斜后方的罗盘。他偷摸往后看了几眼,然后适时转身,接过了一瓶朗姆酒和即将被喂到猴子嘴里湿漉漉的花生米。

“这雨怎么还没把你的眼睛打瞎。”巴博萨莫名其妙地看着不把自己当个外人的杰克,露出能杀人的眼神。

“和猴子抢花生,你怕不是就快遭了天谴。”

“还和老年人抢酒喝呢。”杰克仰脖,冒着被巴博萨抢去船长位置的风险闷了口朗姆酒。

“杰克·斯派罗船长干的要遭天谴的事多了去,也没见哪个神下来劈我一道。”

他把酒瓶塞给巴博萨,不动声色地又占了占驾驶台的宝座。

“何况神都答应我了。”他小声嘀咕。

“哈??”巴博萨倒是没听清后面一句,但也没放在心上。他是一直觉得,杰克斯帕洛是个满嘴胡话的混蛋。

虽然他自己也是。

但这是远远比不上杰克的。

与其相信杰克船长的话还不如相信他们能有一山洞的足够他们吃喝玩乐几辈子的黄金宝石。

“亡灵正紧追不舍,杰克。”巴博萨扶着拐棍,紧盯着他。而麻雀就像没事人一样,若无其事地开着船。

里海之王仍瞅着斯派罗。

“听见了,我知道。”他耸了耸胡子,一副不情愿的样,“我正想着办法。”

巴博萨嗤了一声。

“惦记你的人可真不少啊。”老头不知打哪掏出个苹果啃了起来,“你可真是功德无量。”

“如果你能稍微安静会,不要打扰我掌舵那我将感激不尽。”杰克假兮兮的笑笑,然后面无表情地回头。

“以前是你,后来是戴维琼斯,现在是萨拉查,过正常的海盗生活怎么就这么难。”

“你说漏了好几个。”巴博萨嚼着,眼神不自觉飘向了船上抱着日记本的女孩身上。

“赫克托?”杰克探着身子看看巴博萨,又看看他眼神的方向,然后挑了挑眉。

“你看,现在的人宁愿信神,也不信科学。宁愿相信骗子,也不相信真理。”杰克说着,自然地从巴博萨口袋里摸出一个苹果,“就像你宁愿相信有一山洞够吃够喝的宝藏,也不愿相信我说的话。”

“叫得真酸。”巴博萨翻了个白眼,“我为你这种莫名的谦让感到恶心。”

杰克耸了耸肩:“是的。一般来说互袒心声就是悲剧的开始。”

巴博萨抄起了拐棍。

“你前半生所有的祸患都是因为你这张嘴。”

“并不全是。”斯派罗推脱,“也是多亏了它我才死里逃生的,我爱它。”

巴博萨敷衍地应着,翻了个白眼。

“多年之后,我杰克·斯派罗还会因此被人铭记。”

“不。”巴博萨顿了顿,沉声说:“历史代代传颂的将会是我,是赫克托·巴博萨。而你终会被后人遗忘。”

麻雀先生耸了耸胡子:“那你相信神明吗?”

巴博萨转头盯着他。

“你信?”杰克见鬼似的看着他。

“我掌控我的命运,不是什么神明。”巴博萨恶狠狠地说,然后抬头看着夜空中某个闪亮的星座,“可她……偏偏是这个时候,她居然又回到我身边。”

巴博萨看着自己的双手。

“我……我不再确定。”

杰克垂下双眼。

“谁在乎呢。”他嘟囔着。“谁知道这些神明在想着什么。或许只是想看场好戏而已。”

巴博萨恶狠狠的咬了一口苹果。

“去他妈的神明。”他说。

“对,去他妈的神明。”

杰克附和。

“虽然我很感谢神明,但我还是要骂一句。去他妈的神明。”

“终身被人铭记需要付出代价。”声音低吟,“很多人的命运早就注定。”

“很多人?”他在一片黑暗中且行且问,却发现自己的声音也变得年轻。

而疑问像石子般沉入大海,无人回应。

他想摸摸胡子,却发现脸上干干净净。

“我说。”他掐腰,撅起嘴笑着,身上少了叮铃当啷的贡品,连身形都利索了许多。

“‘很多’?不是‘全部’?”

过了许久,回音才从幽深的黑暗中传来。

“只有得到众神认可的人才有这份殊荣。”

“认可?众神?”他饶有兴趣地扶扶下巴,抬眼看向黑暗某处。

“那你们又有什么资格定夺认可的标准!?”他甩手挥去,年轻的眼睛满是暴怒。

“众生之心由自己掌控,不是你们的玩物。”

声音渐渐褪去,却刹那间如漩涡般席卷而来:“那你!!”

杰克·斯派罗捂紧耳朵。

“又凭什么想让人——!!!”

麻雀睁开了眼睛。

“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会选择他想听的。”

麻雀儿骄傲的带上自己的帽子。

摇摇晃晃地走出舱室,潮湿的海风迎面吹来,杰克抬手摁了摁帽子,倚靠在围栏旁,手下是他最真爱的黑珍珠。

杰克·斯派洛有些烦躁,当然有好梦被惊扰到的因素在里面。他依稀记得快睡着时,恍惚中眼前出现了一大箱朗姆酒。

这不是重点。

杰克自认是不信神的,至少还是个男孩的他肯定不信。再说了,谁知道随口说的一句话,会真的变成现实。

至于以后的事,杰克·斯派洛船长一向坚信世事难料。

他开始怀疑曾经的那个声音属于恶魔。他是个海盗,无恶不作。甚至在不久前,他才抢过一次银行,虽然折腾了半天只捞到了一个钢镚儿。这种海盗生涯中的耻辱不提也罢。

不管怎么说,一个海盗,是不可能被众神所认可的。

“所有人都注——意了!!”

杰克回头,而亨利小子腾腾腾跑上驾驶台。所有人都循声遁去,巴博萨健步如飞地走到杰克身边。

“哦!在这。”亨利眼睛一亮,又蹬蹬蹬小跑下来,“船长!”

杰克和巴博萨同时张开嘴,同时停住,又同时对望一眼,最后巴博萨开了口:“什么事?”

“是星图。卡琳娜说……”

船身忽然剧烈地摇晃起来。

一道闪电遁入海天的界线,一瞬间每个人的脸都被照亮。巴博萨盯着闪电回头想要发出警戒,一把剑便朝他挥砍而来。

他抽剑抵住了攻击,铁器碰撞叮当作响。

“去保护女孩!快!”巴博萨喊着,而杰克和亨利同时冲了出去。

“亡灵登船了!!”老头手腕一转旋落对方的剑,“跟他们拼了!!”

杰克三两步跨到桅杆一侧,挡下亡灵,拉着女孩转身就跑。

“让她掌舵!”巴博萨的声音传来。

杰克耸了耸胡子,把女孩推向船舵边。

“但我还暂时没东西给她上贡!”

“闭上你的嘴,杰克。”巴博萨一边挡住横砍过来的剑,忍不住回头冲着杰克·斯帕洛骂到。

唾沫飞溅。

杰克随手抹了把脸上不存在的口水,踢开了冲向女孩的亡灵,顺便故作嫌弃的将手凑到鼻子旁边闻闻,惹来巴博萨的白眼。

 

YvonneQAQ

Mon Alicante(4)

Mon Alicante(4)


萨杰only 雷者自避


ooc注意


Salazar带着Jack来到了另一处府邸,当然不是以友善的方式。一路上Jack各种打岔,当然都没成功。


但是Salazar在途中却认真的表示不会要他偿命,毕竟人还活着,所以无从偿命一说。


其实这更让人恐慌!谁知道那个抖s的死鬼会有什么玩法!Jack腹诽。


总之他们一路来到了一个有些陈旧的府邸,庭院里稍显荒芜,Jack打量了一番,也没能明白Salazar是什么意思。


“开始干活吧。”Salazar推开生锈的大门,不知从哪拿来了一把扫帚,塞给Jack。


所以…这是…劳改????...

Mon Alicante(4)


萨杰only 雷者自避


ooc注意


Salazar带着Jack来到了另一处府邸,当然不是以友善的方式。一路上Jack各种打岔,当然都没成功。


但是Salazar在途中却认真的表示不会要他偿命,毕竟人还活着,所以无从偿命一说。


其实这更让人恐慌!谁知道那个抖s的死鬼会有什么玩法!Jack腹诽。


总之他们一路来到了一个有些陈旧的府邸,庭院里稍显荒芜,Jack打量了一番,也没能明白Salazar是什么意思。


“开始干活吧。”Salazar推开生锈的大门,不知从哪拿来了一把扫帚,塞给Jack。


所以…这是…劳改????


Jack满脸问号。


不过这种情况很容易跑路啊,他眼珠转了转,观察四周情况,心想只要把Salazar支开就好办了。


“呃…那个…”

“怎么了。”

“你就一定要跟我一起打扫这边吗,”Jack顿了顿,想显得自己似乎没那么心虚的样子,“你可以去打扫楼上…我看那里也挺脏的。”他指了指同样被灰尘覆盖的二楼,对着同样拿着清扫用品的Salazar说。


说来好笑,Salazar也不知从哪里找到的明显小一号的围裙,围在自己身上,有点滑稽。Jack倒也能明白海军上将爱干净的心思,但是他想不通为什么Salazar要自己来打扫卫生,甚至Salazar自己也要做这种事,明明有下属有佣人的不是吗——虽然目前没看到,但是肯定有啦!


“不用。”Salazar没什么多余的情绪和话语,“我跟你一起。”


Jack心里哀嚎一声,但是表面满脸堆笑,“好的好的,都听您的安排!”随即便手脚麻利的干起了活——这倒不是因为他擅长清洁,而且他总觉得这个死鬼好像还有别的用意,他想早点离开这个破破烂烂又脏兮兮的房子!


做起事情来时间过得的确很快,夜幕降临,他们总算打扫干净房子的一层。


“好吧,今天就这样了,辛苦你了,”Salazar突然过来拍拍Jack的肩膀,看到Jack仿佛看到怪物的眼神,他的眉毛一挑,“怎么,还让我送你离开不成?”


Jack一个激灵,瞪着他,“别把我当成个娘们好吗,我的罪是不是赎完了?再也不见?”


“我想还不行…亲爱的Jack,恐怕我们明天还要见面,毕竟,楼上还没打扫呢,”Salazar满意的看到了Jack脸色的变化,“当然,你要是不来…”


Jack立即满脸笑容,“一定来一定来,我这个人最讲诚信了,说好的赎罪嘛!”背地里咬牙切齿恨不得把这个死鬼再扔回海里。


“你要是嫌再过来很麻烦,我倒是不介意你在这里凑合一宿…不过遗憾的是,一楼只有一间卧室,而我今天也要在这里休息…”Salazar好整以暇的打开了卧室的门,话音未落,就听见人狂奔出去的声音。


胆小鬼。


——————————————

好久不见,千字奉上

最后一篇萨杰我想节奏慢一点倒是也没关系吧

不想ooc,我的手说可以但是我的脑子说不行

我这种只想写清水甜文的也太难了

就这样,下一更不定时

不喜勿喷

感谢阅读


八个格子。

【爱疯同人】就算失去记忆,也能再一见钟情

十四、混战

这天,爱丽丝独自出门去帮旺卡买一些材料,为了熟悉这里的环境,爱丽丝拒绝了旺卡让她乘坐移动电梯的提议,毕竟她也曾是一位还算合格的船长,记住工厂的位置对她来说也不是难事。

身上穿着旺卡送给自己的大衣,爱丽丝觉得特别暖和,而且款式也很好看,查理一家都夸赞了她,看来旺卡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一路上都很顺利,她学会了坐公交,也在商场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她还顺便买了一些好吃的。就这样没用多久,爱丽丝就准备要回去了。

离开商场,爱丽丝向公交站走去。她开心的不得了,一路哼着小曲。突然人群中一阵嘈杂,爱丽丝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什么状况,就突然被人从后面狠狠地撞了一下,她没有站稳,一下子跌在路上,东...

十四、混战

这天,爱丽丝独自出门去帮旺卡买一些材料,为了熟悉这里的环境,爱丽丝拒绝了旺卡让她乘坐移动电梯的提议,毕竟她也曾是一位还算合格的船长,记住工厂的位置对她来说也不是难事。

身上穿着旺卡送给自己的大衣,爱丽丝觉得特别暖和,而且款式也很好看,查理一家都夸赞了她,看来旺卡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一路上都很顺利,她学会了坐公交,也在商场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她还顺便买了一些好吃的。就这样没用多久,爱丽丝就准备要回去了。

离开商场,爱丽丝向公交站走去。她开心的不得了,一路哼着小曲。突然人群中一阵嘈杂,爱丽丝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什么状况,就突然被人从后面狠狠地撞了一下,她没有站稳,一下子跌在路上,东西掉了一地。这时候又从后面跑过去几个蒙着面的人,爱丽丝想把自己的东西捡起来,却又被他们吓了回去,接着又是一伙人跑了过去,可是前面的人实在太多,所有的人都堵在一起了。

突然人群中传来一声尖叫,爱丽丝赶紧把东西捡起来,然后向声源的方向望去。可以看得出现场很乱,一个蒙面人劫持了一个路人,其余的蒙面人也正在寻找路人下手,而一些好像是警察的人正打算包围那些蒙面人。

爱丽丝虽然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看得出来这里现在很危险,她得离开了。然而她刚一转身,就被勒住了脖子。包装袋再次掉在了地上,爱丽丝被勒的有些喘不过气,他拼命的挣扎,却敌不过身后的人。渐渐地,她的视线开始模糊,那些看上去像是警察的人和那些蒙面人打起来了,周围的群众有的在帮忙阻碍蒙面人,而有的在拼命的逃跑,现场尖叫声,咒骂声乱糟糟的不断。突然不知道谁开了枪,爱丽丝的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这也是她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爱丽丝,你会用枪吗?”

“啊?不会,我只用过剑!”爱丽丝有些迷糊,她稳了稳神,意识到是杰克在跟她说话,她看了看周围,只觉得眼前乱糟糟的,耳边都是厮杀的声音。 

“你很爱走神,爱丽丝!”杰克一边在爱丽丝身边和另一个人击剑,一边费力的说。手起刀落,那个人应声倒地。“但是现在不是走神的时候!拿着,不指望你帮忙,但是你得保护好你自己!”杰克捡起刚才倒地的那个人的剑,塞给爱丽丝,又跑去和另一个人打在一起。

看来这艘船上不止是黑珍珠号上的海盗了,虽然爱丽丝还没太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战争就这样在没有任何谈判的情况下,突然的发生了。对方的人数很多,但这一边可是有两船人的数量,幸好平时杰克也教给爱丽丝的船员们一些防守的诀窍,这场战争看上去才不那么惨烈。

身边不断有人倒下,爱丽丝拿着剑不知所措,她可不会杀人,虽然人类远比一条会喷火的巨龙好杀多了。

吉布斯和一个海盗正打的不可开交,不过不幸的是他正处于下风,无论从年纪角度还是个头角度讲,吉布斯都没什么优势,眼看着要吃亏。混乱中突然稀里哗啦一声响,那人翻着白眼就倒在地上了。那人倒地后吉布斯一看,爱丽丝一脸惊恐的站在后面,手里还举着半个破碎的酒瓶子。

吉布斯觉得好笑,不过这种时候,他没工夫笑,他对着爱丽丝点头示意:“谢了,姑娘!尽管杰克要是知道有人这样浪费他的酒,应该会找她算账,不过是你的话,大概就不会了!”说完就跑去帮别人了。

爱丽丝站在那还没回过神,这样的场面她还是头一次见。看着脚下不知是死是活的海盗,爱丽丝还是难以相信那是自己做的。

“危险,爱丽丝!”

听见有人叫自己,爱丽丝一回头就看见杰克背对着自己,接着,尖锐的刀头破衣而出,鲜血瞬间染黑了杰克的外套,但他没有倒下,趁对方得意分神的时候,他举起手中的剑给了对方致命的一击,看到对方倒下了之后,他才晃了晃,慢慢向后仰了过来。爱丽丝连忙扔掉了酒瓶,接住了杰克,“杰克!”

      她搂住杰克,用手捂住他流血不止的伤口。这个时候有一部分人注意到杰克受伤了,都不免分神,情势急转直下。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大喊:“都住手!”大家瞬间停了下来,仔细一看,原来敌方的船长已经被劫住了,而那个用剑抵住他脖子的人,竟然是年纪最大的爱斯科特伯父!

      “快点投降,我就放了他!”爱斯科特大喊道,然后低头对船长说,“快点,让他们投降!我们不想打仗,会放你们走的!”

      船长无奈的叫道:“好、好吧、、、都放下武器,回到自己的船上来!”

      就这样,这一行人上交了武器,抬走了受伤的同伴,灰溜溜的回到自己的船上逃走了。这时大家才一拥而上到杰克身边。大家七手八脚的把他抬到他房间的床上,爱丽丝急的快哭出来了,她跪在床边,捧着他的脸问道:“杰克,杰克、、、你没事吧?”

      这时爱斯科特拉开爱丽丝说道:“快让我看看他的伤口!”爱丽丝连忙闪到一边,爱斯科特打开杰克已经鲜血淋漓的衣服,新鲜的伤口触目惊心。“哦上帝、、、就差一点,就正中心脏了、、、我们得马上给他止血!杰克,杰克你听得到吗?”

     这时杰克还有意识,不过因为失血过多,显得有气无力。他勉强的笑着,费力的捏出兰花指说道:“嘿,永远别忘了船长二字!”

      看到他这样,爱丽丝的眼泪终于没有忍住流了出来。杰克看到了,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哦行了,宝贝儿,你的眼泪会让黑珍珠减速的、、、”但效果适得其反,爱丽丝的眼泪反而越流越多。

      “好了,爱丽丝,你不能再留在这了,我得帮他治疗一下,你最好出去等吧、、、”爱斯科特说道。

      “走吧,出去吧。”海盗中唯一一个女人安慰的拍了拍爱丽丝的肩膀,搂着她向外走,爱丽丝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杰克的手,转身出去了。这时爱斯科特开始发号施令:“拿点干净的水来,动作快,把船上能用的药都拿来!还有找点棉花来!没有棉花干净的布也行、、、、、、”

      就所有的船员都被发动起来了,大家都在船长的房间进进出出,而爱丽丝只能坐在甲板上看着那些人,还好那个女海盗陪着她,不然她真的要崩溃了。为了分散爱丽丝的注意力,女海盗给爱丽丝编起了辫子,她说长时间不洗头,就只能编辫子来防止长虫子。不过爱丽丝就是不能不去想杰克,她都不知道伯父会这么多,幸好这次去中国他跟着一起来了,不然不知道船上还没有其他人能给杰克治疗。 

    他可千万不能有事啊,他是为了就我才受的伤,如果他死了,我绝不会原谅自己、、、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太阳渐渐西斜,海上显出了一轮残阳,爱丽丝的发辫都被镀上一层橘红色。海风凉凉的,不知道是不是爱丽丝被吹的麻木了,她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也受了伤,她的小腿正在向外渗血,那是她抱着杰克坐到地上时不小心坐到了酒瓶的碎片上弄得。她一动不动的在那坐着,好像坐了一个世纪,然而事实上不过才半个小时。其他的船员渐渐地都从杰克的房间里出来了,爱斯科特也终于从杰克的房间里出来了,手上还满是血。爱丽丝见到他出来忙跑过去问情况:“爱斯科特伯父,怎么样了?他还好吗?”
      爱斯科特轻轻地笑着,安慰道:“船上的条件太差了,不过放心吧,他还活着呢。就是流了太多血,身体太虚弱,现在已经睡着了。 你别担心了,也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要去看看他!”  爱丽丝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去看杰克,不等伯父阻止便向杰克的房间跑过去了。
      推开门,杰克被换下来的带血的衣服还堆在床边。看着那触目惊心的红色,爱丽丝的心口一紧,忙走到床边。杰克闭着双眼,静静地躺在床上 ,身上的被子也有染上污血。爱丽丝轻轻地坐在床边,伸手为杰克掖了掖被子,帮他盖住裸露出来的肩膀。她看着他,脑子里还能想象出他平时贱贱的表情和语调。
     “爱丽丝、、、”杰克微微睁开眼睛。
      爱丽丝一惊,忙说:“对不起,把你弄醒了、、、我这就出去。”说着,起身想要离开。 
     “等等、、、”
     爱丽丝站住脚,回头看向杰克,他还有气无力的抬起一只手,想要抓住爱丽丝。爱丽丝忙坐回去,小心的帮杰克把手放回到被子里。“我在这。”
     “我差点就死了、、、但是我没死。”
     “我知道。”
     “你能留下来吗?”
     “好,我会照顾你的。”
     杰克闭上眼睛,“我不是说现在、、、我是说未来。”他又睁开眼睛,直直的盯着爱丽丝。  
     房间里很安静,他能感受到两份慌乱的心跳。
     “我会照顾你的,直到你痊愈。”
     良久,爱丽丝只低着头说出这句话。而杰克好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闭上了眼睛。
     “对,你需要好好休息了。我去帮你把脏衣服洗一洗,晚点再来看你。”说完,爱丽丝起身向门口走去。


O食人鲨O

重新画了一张以前的图 相隔正好半年 记录一下小小的进步

重新画了一张以前的图 相隔正好半年 记录一下小小的进步

唐暄

两个版本很难抉择
这次也是又想练油画质感又想搞贝所以一起的

两个版本很难抉择
这次也是又想练油画质感又想搞贝所以一起的

一颗怕热的🍑

和大家分享我最近最爱的歌单😭😭

X-man

加勒比海盗

The Avengers

听完了会心情澎湃美好一整天😆

ps. x战警主题曲实在是太喜欢了所以加了好多次

和大家分享我最近最爱的歌单😭😭

X-man

加勒比海盗

The Avengers

听完了会心情澎湃美好一整天😆

ps. x战警主题曲实在是太喜欢了所以加了好多次

八个格子。

上新上新!有没有小可爱想要跟麻雀船长一起出海呀?

上新上新!有没有小可爱想要跟麻雀船长一起出海呀?

傅公明

1k字私设

“悼念所有死于海上和将要死于海上的人。”

“悼念所有曾经征服和将要征服大海的人。”

—————


在杰克·斯派洛领航的第三年,迪克·斯派洛突然决心彻底交班交权,离开海洋。那时正值加勒比海上欧美航线最鼎盛的时期,繁荣的商运货运也给海盗带来了巨额收益,他赚得盆满钵满,却坚决把保存在他那儿的海盗王信物塞给杰克,金盆洗手。庆祝会上,仅剩的几个老船员也跟着自己的船长宣布告老还乡,仅仅要求瓜分船长二十年来在船舱里私藏的一桶黄金,其廉洁堪称海盗史上的奇迹。


迪克挥手让他们自便,独自坐在一旁的酒桶上弹吉他,他唱了两遍生日歌,杰克问“今天是谁生日?”迪克说...

1k字私设

“悼念所有死于海上和将要死于海上的人。”

“悼念所有曾经征服和将要征服大海的人。”

—————


在杰克·斯派洛领航的第三年,迪克·斯派洛突然决心彻底交班交权,离开海洋。那时正值加勒比海上欧美航线最鼎盛的时期,繁荣的商运货运也给海盗带来了巨额收益,他赚得盆满钵满,却坚决把保存在他那儿的海盗王信物塞给杰克,金盆洗手。庆祝会上,仅剩的几个老船员也跟着自己的船长宣布告老还乡,仅仅要求瓜分船长二十年来在船舱里私藏的一桶黄金,其廉洁堪称海盗史上的奇迹。


迪克挥手让他们自便,独自坐在一旁的酒桶上弹吉他,他唱了两遍生日歌,杰克问“今天是谁生日?”迪克说,给你提前过,怕你活不到第三年,所以两遍就够了。他搂着杰克肩膀又笑:“给你娶个妻子吧?”杰克那时候酒量尚普通,几杯朗姆酒就喝得醉醺醺的,却还是一瞬间就明白了那句话的意思。罗盘的指针在他的胸口抖了抖,他笑着亲上父亲的脸:“我可不要生出一个比我还混蛋的儿子。”迪克大笑了两声,抬起手揉揉他的头发,叹了句“my Jackie boy.”


杰克没有起用父亲留给他的那艘三层高的大船,因此后来就被迪克本人拿去换了酒钱。他一如既往地驾驶着贝克特拱手相送的黑珍珠号,在皇家海军的望远镜里耀武扬威。杰克拆了它的舰首舰尾炮,改装出32门16磅的加农炮,黑漆漆的洞口指向身旁绵延无际的大海——黑珍珠在那时是九大海盗王手中最漂亮、最迅猛的双桅船,虽然很多年后杰克亲眼见证了新船舶的迅速崛起,但黑珍珠的确让海盗、水手和皇家海军都魂牵梦萦了许多年。它的身上曾笼罩着日夜不散的薄雾,月光追随帆影,它从漩涡、悬崖和阴冥驶过,连同杰克·斯派洛船长一起,成了加勒比海上的传说和传奇。黑珍珠最后消失在哪里没人知道,却总有人传言日落时分,能看到海洋尽头有蓝色的微光闪烁;又有人传言,杰克·斯派洛在最后一次出航时,找回了他曾经的大副巴博萨献给他的蓝宝石戒指。


事实的确如此。除了那枚不翼而飞的戒指,杰克·斯派洛一直戴着萨拉查一战后船员上缴的装饰珠宝,包括那顶三角帽。直到它们的主人一一消失在海上,这些东西依旧完好如初——准确来说,只有巴博萨在早年的烧杀抢掠里活了下来;他死后不久,那枚戒指才又突然地出现——这又是另一个奇怪的谜了。


早年的巴博萨意气风发,在船上依旧保持用毛巾擦拭碗碟的习惯,出航前扬言要带回能娶三十个女人的金银财宝,杰克啃着他的大副从岸上带来的青苹果,冲路过的商船挥手致意,接着开炮。在贝克特之前,官盗勾结捞金的事情还很平常,在被莫名其妙卷入这些烂尾的海洋诅咒里之后,官军才突然变得嫉恶如仇起来。事实证明杰克的确更适合直来直去,他在暴力的冲突里无往不胜。


很多年后那个教会他如何享受海洋的迪克·斯派洛也死了,杰克·斯派洛从修理厂得到了关于黑珍珠号“再开就沉”的断言。他出钱换了新的绳索和桅杆,将已经模糊的名字重新刻画上漆,用崭新的木板加固破损的船身。几天后,它从船厂被推出,静静地停泊在水里,老态不改。杰克绕着它转圈,在加农炮黑漆漆的洞口前又亲又抱,夸赞道“我的漂亮姑娘”,吉比斯抱着一头新生的小羊羔站在一旁,冷飕飕地说:“海盗的钱可花一天少一天啦。”杰克独自走上甲板,拉着支索转身笑道:“那就让海盗把它花完吧。”


黑珍珠号再度起航。这是一个和煦的夏日傍晚,加勒比海域没有屠杀和诅咒,衣冠整肃的水手从他身旁驶过,杰克站在黑色骷髅旗下,海水蔓延进船舱,悬崖下没有被吊死的亡灵。罗盘在他胸口滴滴溜溜地转,火红的夕阳在波涛上燃烧,海鸟奋不顾身地扑入大火,海平面在他的视野中上升。他想起爸爸,想起妈妈,他没有继承二人中任何一人的浪漫,对杰克来说,音乐就是把父亲的头骨挂在母亲的旁边,走起路来三人便齐心协力地叮当作响。他想起萨拉查,伊丽莎白和特纳,他想起有人说,内陆的居民都向往海洋。他想起贝克特和巴博萨,年轻的巴博萨有着一双和大海一样深邃又神秘的蓝色眼睛。

 

 

 

 

炸了个鸡块

因为用圆画的脸太圆,且表情僵硬而被朋友吐槽......擦擦改改补补了半天
我好了,我快乐了!
去掉一个图层后,太幼了!!
这图让我手指在触摸板上磨擦一个半小时,我太菜了

因为用圆画的脸太圆,且表情僵硬而被朋友吐槽......擦擦改改补补了半天
我好了,我快乐了!
去掉一个图层后,太幼了!!
这图让我手指在触摸板上磨擦一个半小时,我太菜了

Aija

【萨杰】恶搞小剧场113、114

113、


       【霸总模特au,萨总还没追到麻雀】


       难得的周末,Jack瘫在卧室的懒人沙发里,丢了一地的啤酒罐和烟头让这个装修精致的房间活像垃圾场……


       又把一个空啤酒罐丢向角落的垃圾桶,嗯…又没进。某人咂了咂嘴,满不在意地看向一边传来消息提示的手机。


       Salazar:今天你休息吧,...


113、


       【霸总模特au,萨总还没追到麻雀】


       难得的周末,Jack瘫在卧室的懒人沙发里,丢了一地的啤酒罐和烟头让这个装修精致的房间活像垃圾场……


       又把一个空啤酒罐丢向角落的垃圾桶,嗯…又没进。某人咂了咂嘴,满不在意地看向一边传来消息提示的手机。


       Salazar:今天你休息吧,一起看个电影?


       Jack:我截肢了。


       Salazar:……我帮你推轮椅。


       Jack:我截的上半身。


       Salazar:?


…………


————————————————————


114、


       拍照间隙,Jack坐在影棚角落的单人沙发上玩手机,突然想起什么,给自家恋人发了个消息。


       Jack:你昨天说今天想吃那个很苦的黑巧克力蛋糕?


       Salazar:嗯。


       Jack:所以你买了吗?


       Salazar:买了。


       Jack:好吃吗?


       Salazar:嗯。


       Jack:……???


       Jack:你应该说好吃/不好吃/超好吃/还可以/想和你一起吃/想给你吃一口/想跟你一人一口/想买给你吃/没有你在都不好吃……而不是“嗯。”


       Salazar:牛逼。


       Jack:记住了吗?


       Salazar:嗯。


       Jack:再来一遍。


       Jack:买蛋糕了吗?


       Salazar:没有。


       Jack:……??????


【今天也想分手(1/1)】


                           【=tbc=】


                              ——Aija


唐暄
又想练场景又想搞cp的产物 年...

又想练场景又想搞cp的产物

年轻的时候,杰克在跟贝克特讲述自己对大海的热爱

又想练场景又想搞cp的产物

年轻的时候,杰克在跟贝克特讲述自己对大海的热爱

水汽球菌【undertale四周年快乐!】

2021年的加勒比海盗6德普不参加啊啊啊啊

没有船长的加勒比海盗是没有灵魂的!

2021年的加勒比海盗6德普不参加啊啊啊啊

没有船长的加勒比海盗是没有灵魂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