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努力和银零cp的太太们一样优秀

   1参与
深深

《零渊天下》之创世归零

写在前面:

第一,打算写这篇文纯属因为LOFTER 银零cp的各位太太们的文实在写的太好,纠结很久终于还是打算下场玩耍。

第二,剧版撸完,书版撸完。文基本跟着书版走,剧版会融入。

第三,不参与任何纷争,会挂银零 修零等标签,喜欢请关注,不喜出门左拐。

第四,码字主要为了开心,更新比较随意,请见谅。

暂就这些。

(放文前,自己先对着头像大喊:我是麒零亲妈,我是麒零亲妈,我是麒零亲妈。银尘必须爱我家小祖宗。)

——————————————————————————————

楔子:

我若为王,你可愿肝脑涂地。


1.

【风源北之因徳帝国 风津道禁地 风穴】

昏聩的光线,冰凉的空气,时刻不停歇的风鸣不绝于耳,残破身体上深...

写在前面:

第一,打算写这篇文纯属因为LOFTER 银零cp的各位太太们的文实在写的太好,纠结很久终于还是打算下场玩耍。

第二,剧版撸完,书版撸完。文基本跟着书版走,剧版会融入。

第三,不参与任何纷争,会挂银零 修零等标签,喜欢请关注,不喜出门左拐。

第四,码字主要为了开心,更新比较随意,请见谅。

暂就这些。

(放文前,自己先对着头像大喊:我是麒零亲妈,我是麒零亲妈,我是麒零亲妈。银尘必须爱我家小祖宗。)

——————————————————————————————

楔子:

我若为王,你可愿肝脑涂地。


1.

【风源北之因徳帝国 风津道禁地 风穴】

昏聩的光线,冰凉的空气,时刻不停歇的风鸣不绝于耳,残破身体上深浅、大小不一的伤痕新旧错乱无以复加的交叠,瘦削如柴的骨架使得体表皮肤粗糙暗淡失去水的光泽。早先那人送的衣裳已破败如破布,丝丝缕缕地挂在脱形的躯体之上。‘锵。’他试图想要够到水碗果腹却被深扣在四肢上,沉重的用玄铁打造的手铐脚镣限制住了动作。它们太沉,以至于长年重伤不愈的他根本就无法挪动半分。——他笑了,笑的很突然,笑声被禁锢在这小小的未知领域之内,只有无尽如同战斧般不停悬动的寒冷风刃一记又一记的切割他结痂亦或者流血的伤口。


笑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小。漂浮不定的风音同一个刽子手般斩杀着五年前的那日他便崩塌到绝地的大脑神经。"他要杀我。他要杀我。……哈哈哈哈哈哈。","为了他的王爵。为了他的王爵。他对我下手……"苍白无力的手指骨节怪异地咯吱作响,那是十指被硬生生折断又得不到医治之后,骨骼自然愈合形成的。如同爪子一样的十指生生撕开嶙峋胸膛上的衣衫,在那里,心口的位置被生生破出去了一个巨大的黑洞……那是曾经他心脏的位置,而现在那里是空的。——对。空的。像个破风箱一样,黑漆漆的一个可怕的洞,像极了魔窟,里头装着的只有无尽的痛苦与绝望。那是他银剑刺穿的位置,那柄细身长剑,曾经属于原始天妖白银祭祀十二分身之一代表力量的神剑,现在属于他,他曾经的冰雪七度王爵,一度天之使徒——银尘的第一魂器!


"好疼。……","银尘……","王……爵,为什么。"空洞无物的位置又开始股股的向外冒出鲜红的血液,那是对于他被神剑捅伤最为轻微的伤害,毕竟无论如何他的身体都是奥汀大陆上最完美的容器,且没有之一!也正因为如此。五年前发生在亚斯兰边境约瑟芬塔城风源与水源的秘密交战直接造成了他的重伤,随后的狼狈逃离却又被风源的帝王设下的精妙陷阱给捕获。他是谁?他还能会是谁?他当然就是那个曾经对灵术世界万般渴望的,对那个如同大天使般冰雪王爵满含爱慕并成为他的七度师徒的,奥汀大陆唯一的完美容器——零度王爵麒零!


可笑至极。奥汀大陆最强的王者……哈哈哈哈。谁给的脸?就连麒零自己都不知道,命运这样捉弄于他。他是多么怀念以前的自己,安静的在老板的酒馆里做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为何要认识他……为何又要追随他……更为何……要……爱上——他!"不值得。麒零你多傻知道吗?","他的心可笑至极。奥汀大陆最强的王者……哈哈哈哈。谁给的脸?就连麒零自己都不知道,命运这样捉弄于他。他是多么怀念以前的自己,安静的在老板的酒馆里做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为何要认识他……为何又要追随他……更为何……要……爱上——他!"不值得。麒零你多傻知道吗?","他的心中只有他的王爵,自始至终就没有你。","你。只是白银祭祀硬塞给他的包袱……他只需要他的雾影绿岛!……和他的王爵吉尔伽美什。","你就是一个笑话而已。"心口的血与眼中的泪再一次的混合,再次被冷冽的寒风不知带去了何处。


‘呼。’陡然毫无预兆的,尖锐流转的风音中有一锊精纯的灵力波动。是那个人!高速运作起来的风旋带着吞噬天地的霸道,至风眼的中心破开一个口,一身洁白无瑕的白袍人带着毋庸置疑的帝王之姿,傲世九重地虚空站立在麒零五步远的空间中,他的袍子被空间中的风带的猎猎作响,黑曜石缔造的帝王冠冕在他银色的发顶散发弑神的光辉——风源帝王,铂伊司。即便现在的铂伊司瞧着面如冠玉,清新俊逸,一派陌上公子世无双的模样,可麒零却知道其内在确是被风源白银祭祀植入两枚黄金瞳孔的怪物!一个魂力暂无边界的野兽!是的,野兽!在被银尘重创后攫取他心脏的野兽!


"嘿哎~我尊敬的白银祭祀们的宠儿,唯一的完美容器,最近过的还好吗?"铂伊司简直是在同麒零开始一天刚开始的寒暄,亲切却不真实。"哼。我能好到哪里去?"收起刚才所有的悲伤,麒零如同随时赴死的勇士般激昂。铂伊司的嘴角微微上挑,"呀。怎么又开始渗血了呢。我可是被风源的那三个老家伙命令不许你死的呦~"铂伊司玩味的翩然踩着风轻飘飘的落到了麒零的跟前,然后一把抄起麒零伤痕累累的脖颈,微微一掐!氧气瞬间被凝固到了冰点,高度缺氧使得麒零纸白的脸立刻青紫,脖颈处的粉碎灵魂回路突突地暴露出破败不堪的肌肤。"完美容器!……哈哈哈呢?唯一的,完美容器!"被修剪圆润的指甲此刻深深地扎入麒零的动静脉,不断往复循环受伤的创口再一次血流成河。"你……完全……可以。"麒零不知多少次告诉铂伊司,他可以任何时间用任何方式与理由杀死自己。毕竟铂伊司现在不单拥有着两枚黄金瞳孔,并且还拥有着被他强行夺走的原本属于麒零的零度王爵的心脏以及灵魂回路,再加上他自己风源一度王爵的心脏以及灵魂回路!——此刻的铂伊司可以称的上媲美一个白银祭祀魂力巅峰的存在,他可以任意地调用来自他自己或者麒零的任意魂力与天赋。


"你以为我不会杀你!"身为帝王,却不能成为这座大陆上唯一的完美容器!这简直就是一种侮辱!他分明要比拒绝接受黄金瞳孔的吉尔伽美什更加的强大,为什么最完美的依旧不是他!而是眼前这个心中只有他那个大天使王爵的蝼蚁!"真可恶。"铂伊司甩开麒零,念动风决。就见吸附在麒零全身的银色咒文,如同一枚枚烙铁焊入他支离破碎,已然可以称的上粉碎的魂力脉络。这种被叫做【风眠】的咒文,对施于魂力者能力使用有限,但对被施于者确实种毁天灭地的非人折磨。从铂伊司口中每吟唱出一个字符,麒零身体就会被撕碎一次。体表的伤害一点见不着,体内则会如同被利爪血淋淋活生生撕成无数残迹,且终无愈合可能!顶可怕的是:风眠不但能撕碎魂术师的灵魂回路,摧毁爵印;它对没有魂力的普通人也有效。所以……对于现在失去零度、七度王爵魂力,被震碎双身爵印,且失去心脏的麒零来说……


简直——

又是一场生不如死,痛不欲生的身心摧残。


银尘……

救救我……好不好……求你


王爵……不会永远保护他的使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