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劳埃德

8824浏览    280参与
awwww虹

在学校记作业的时候顺便摸了个鬼东西XD

(我好蔡啊

在学校记作业的时候顺便摸了个鬼东西XD


(我好蔡啊

雪莉玛

〔凯劳〕落英-Part.VI

·凯劳花吐症梗,双向暗恋梗。不喜注意避雷。


·HE预定,请放心食用。


·私设有,可能挺多。有ooc的地方或者一些问题烦请指出。


·时间在第十季过后第十一季之前,大家都住在修道院里,季节是秋天。


·第一次写凯劳和花吐症梗,我好卑微()


·欢迎评论!我很想看你们的评论来着

·没赶上万圣节…但我回来更花吐症啦!(什)


Part.VI 危

BGM:http://music.163.com/song/33479910/?userid=277982262...








·凯劳花吐症梗,双向暗恋梗。不喜注意避雷。


·HE预定,请放心食用。


·私设有,可能挺多。有ooc的地方或者一些问题烦请指出。


·时间在第十季过后第十一季之前,大家都住在修道院里,季节是秋天。


·第一次写凯劳和花吐症梗,我好卑微()


·欢迎评论!我很想看你们的评论来着

·没赶上万圣节…但我回来更花吐症啦!(什)





Part.VI 危

BGM:http://music.163.com/song/33479910/?userid=277982262

-

  秋日午后,唯一的好处就是,没有那么寒冷。

  一个戴着兜帽的绿色身影穿过人群,随即侧身拐进一条较为安静的街区。

  劳埃德明白,现在不是他出门的好时候——他的花吐症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变得越发严重。但只要他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他的脑内就会如潮水般涌入一阵又一阵杂乱无章的思绪。那些思绪会冲荡他的脑海,并蚕食他那残存的几分光明。

  去哪里都比待在修道院里好。劳埃德是这么想的。而且说不定,出门走走还能给他带来些…治病的灵感。

  他揉揉兜帽下明显生出了黑眼圈的双眼——他昨晚几乎没有睡着,可他现在一点也不困。少年喉咙中不断传来几乎要将他的喉腔撕裂的疼痛,可劳埃德早已对此麻木。

  又或者说,是因为少年觉得他的的喉口已然被花瓣充斥,所以察觉不到痛感了?

  劳埃德隐约记得,吴大师昨夜来找过他,和他聊过。

  老人劝他向身边的人坦白——至少让他的母亲知道这件事。可少年还是拒绝了。

  劳埃德仍然抱有一丝希望。希望他能自己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哪怕那希望是如此的渺小。

  于是他与吴大师约定,若是今天他还没有找到治病的方法——或者找到所谓的“心上人”——的话,他就向身边的所有人说出实情。

  而现在今日已过去了一半,少年却还是没有些许头绪。

  绿色忍者难道不是每一次都能找到解决的办法的吗?劳埃德这么想着,又恢复了些干劲。他在街上环顾四周,希望能找到些许线索。

  可等待他的,只有从一栋灰色大楼里不断涌出的人群,还有人们恐慌的呼救声。

  “发生…发生什么了?”劳埃德拦住一个建筑工人,说话的中途清了一下嗓子——尽管那反而增加了喉口的不适。

  “是那栋楼——灾后重建出了差错,要塌了!还有人在里面!”那人刚要跑,却又好像在少年的脸上看出了什么。“等等…你是绿色忍者!各位!绿色忍者来了!你会救他们的,对吧,先生?”

  人群的目光逐渐聚拢到劳埃德的身上。他不知道其他人是如何认出他戴着口罩的面孔的,可他还是在自己能反应过来前就点了点头。

  那栋楼看上去已是摇摇欲坠,但少年还是未经思考就冲了进去。

-

  “你来晚了。”

  凯气喘吁吁地看着面前的红发女孩,一时间做不出应答。

  “抱歉…我…咳咳…”凯喘过了几口气,刚想说些什么,就又被一阵咳嗽的念头打断。

  “好了好了,先缓缓,别着急。”凯瞥见天乐走上前,伸手轻拍几下少年因咳嗽而弯曲的背。直到咳出了一大团紫色花朵,凯的咳嗽声才渐渐停止。

  “…你的花吐症,怎么变得这么严重了?”女孩愣了一下,“所以…你找到了吗?你的‘心上人’?”

  “没有。”凯抬眸望向天乐,沙哑的声音让他的话几乎变成了一句耳语。他清了清嗓子,才继续说下去:“别担心我…你上次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不是我应该找的那个人’?”

  “我只是觉得…你还是自己找到答案比较好。”女孩将少年缓缓扶起来,眼中满是关切。

  怒火在不知不觉间攀上凯的心头——噢,这太好了。又是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火系大师太蠢了,大家都来把他当猴耍吧,5块钱一次第二次半价。

  “可我找不到!”少年被他骤然提高的音量吓了一跳。冷静下来后,他又对自己方才的失控心生愧疚。“…抱歉。我只是不想再做那个完全不知情的人了。”

  “拜托了,天乐。如果你真的知道些什么的话,就告诉我吧。”凯用几乎是乞求的目光望向女孩,“我需要尽可能多的线索。”

  天乐眸中的吃惊很快便缓和了下来。她叹了口气,才向凯开口:

  “…好吧。我也要向你道歉——我昨天应该直接告诉你的。你的花吐症现在已经这么严重了…”女孩低头扫了一眼地上的花朵。

  “我的猜测是这样的:我…不是你的那个‘心上人’。”

  “而-我认为-你的‘心上人’,是-”

  门外骤然传来一阵轰鸣,随之而来的是大地的颤动。两人不约而同地望向花店门口,映入眼帘的是冲入街区的人群。

  “出什么事了?”

  少年在自己反应过来前就冲出了花店,拦住一个人询问起来。

  “是那边——一栋楼要塌了!”那人说完,便挣开了凯的手,朝街区的尽头跑去。街区的另一头再度传来一阵轰鸣,大地也随之再度战栗。凯拉上方才跑到他身旁的天乐,逆着人群逃跑的方向冲去。

  迎接两人的,是一栋摇摇欲坠的灰色大楼。似乎正在等待两人似的,那栋楼在两人刚到达它面前时,便开始出现更多裂痕。粉尘呛得凯几乎又要引出一轮咳嗽,可他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这种情况在重建工作中很常见,凯也不是第一次看见楼房倒塌。可这次,有一股力量如火苗般在凯的心中燃起,催促着他奔向那栋楼内。

  少年起初以为,这仅是身为忍者的责任感。直到他听到了不远处的一段对话:

  “妈咪,不会有人出事吧?”

  “乖孩子,绿色忍者刚刚进去救人了,不会有事的。我们快走吧。”

  “可他一直都没出来…”

  凯心中的那股火苗猛地旺了起来。

  “我在大楼周围帮人,你去楼里找劳埃德。”一旁的天乐似乎是抓住了这个机会,终于开了口。少年向女孩点了点头,后立马朝着楼内冲去。

  火系大师的直觉,最近异常地准。

-

  “咳咳——”

  非得在这个时候…

  劳埃德蜷缩在角落,他的怀里捧着一大簇黄色花朵。几滴血染红了新咳出的花瓣,随即又沾上粉尘落了地。

  他的救援成功了,所有人都逃出了这栋大楼。

  …除了他自己以外。

  花吐症在他刚刚送走最后一人时恰好发作,且比往常的任何一次都要严重得多。他的口罩早已不知丢到了哪里去,成团的花朵失了阻拦,径直向沾满粉尘的地面一窝蜂坠去。

  少年的视线被生理泪水尽数变得朦胧,可还是隐约瞧见了花瓣上的斑斑血迹。

  劳埃德颤抖着身子,再次尝试站立,却又一次被一阵猛咳打断。花瓣如一阵潮水,猛地塞住他的喉咙,刺的他几乎无法呼吸。

  不,我不能死在这里…

  他执着地想要将喉口的疼痛抛至脑后,可似乎无法终止的咳嗽却没有给他丝毫喘息的机会。

  少年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可正巧的是,他此时也终于制止了咳嗽。他咬紧牙关,单手攀住楼梯间的栏杆,再度尝试挺直身板。

  大楼忽然一阵晃动,震得还未站稳的劳埃德向后倒去。脊背与墙壁碰撞发出一阵闷响,又很快被少年吃痛的喊声覆盖。

  天花板遍布裂痕,几块碎石落了下来,之后便是整片整片的塌落。

  一阵绿光击碎了即将落至少年头顶的巨石。劳埃德看着那块灰色物体被他的力量击碎,方才抬起些许的单手现在又无力地坠至身侧。

  再不逃就来不及了。他听见了楼梯间外正轰鸣得响亮的倒塌声。

  可少年的眼前开始被黑暗徐徐吞没——

  “劳埃德!!”

  什么东西有力地支撑住他的身体,随之而至的是一阵令人安心的温暖。

  “…凯……?”轰鸣之中,似乎只有那个人听到了劳埃德虚弱而沙哑的声音。

  “我在。”紧紧搂住少年的那人回答,“先别说话了——等我把你带出这鬼地方。”

  劳埃德将头靠上凯的胸口,疲惫地合上双眼。

  少年不知从何时开始,依恋起了这股暖意。

-

  “别动,你身上有伤。”

  这是劳埃德恢复意识后听到的第一句话。他睁开双眼,绿色的眸子望向面前的棕发少年。

  “我看看这里有什么…该死,只好用这个了。”

  凯有些手忙脚乱地撕下自己衣服的一部分,将布条伸向劳埃德的一条手臂。劳埃德垂眸望向那条胳膊,只见一条横跨他手臂的口子正淌着血。

    “别担心,劳埃德,你成功了…所有人都撤出了那栋楼。天乐正在帮助他们。”面前的凯抬起头,几乎是硬挤出了一个笑容。

  “我来…”劳埃德用沙哑的声音说着,想要用另一只手接过凯手上的布条,却被后者迅速避开。

  “说什么呢,你好好坐着。”凯手上使了点力气,将缠绕于劳埃德手臂上的布条打了个结。突如其来的一阵疼痛让劳埃德咬咬牙,但他的注意力很快便被棕发少年身旁的一团东西吸引。

  那是一小簇散落的黄色花朵。

  幽暗的小巷透进几线难得的阳光,恰好落在迎春花金黄的花瓣上。

  “我-凯,我可以解释…”劳埃德吃力地从仍有些虚弱的口中挤出这句话,心里却早就明白事情或许为时已晚。

  “不必了。”面前的凯仅是如此回答,后又无声地处理起劳埃德身上的其他伤口。

  突然静下来的环境令劳埃德不禁紧张起来。他看着一言不发地在手上忙活的棕发少年,决定试着再度开口。

  “我不是有意要-”

  “我说了不必了。”凯几乎是在劳埃德刚说出话的那一瞬,就准备出口打断他。劳埃德被凯的回话吓了一跳,也不敢再打扰他。

  可过了不久——可能只有几十秒钟的时间——凯又抬起头来看向劳埃德。棕发少年动了动嘴唇,可起初说不出一句话。

  “…抱歉…”凯顿了一下,才终于低声吐出这个词。“…你没事吧?还有哪里疼?”

  如此简单的一个问题,劳埃德却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于是他只是摇了摇头。

  “那我先…你还能-咳咳——”

  劳埃德本以为,他今天不会再经历比冲进即将倒塌的大楼还要惊人的事了。

  可他错了。

  紫色的花朵飘落于地,随之落下的是几滴骇人的深色。

-

  凯不知道他现在该想什么。

  他很生气——这是可以肯定的。他感觉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

  可他究竟在气什么呢?气的是自己居然让劳埃德落得那么危险的处境?气的是劳埃德居然没有把花吐症这般重要的事告诉他?还是说,气的是看到劳埃德迷迷糊糊地咳出花瓣,得知他也得了花吐症时隐约间在心底最深处松了一口气的自己?

  当然,他担心劳埃德的情绪远超过生气的情绪。他不希望劳埃德承受像他那样的——很有可能比他还严重的——痛苦。但他同时也很难相信劳埃德会向他保守这样一个秘密,一件性命攸关的大事。

  他明明说过会守护劳埃德的。

  可他却不止一次让劳埃德落入险境。

  当凯在颤栗不止的大楼内听见止不住的咳嗽声,却找不见少年的踪影时,他急得几乎想把整栋楼都用火焰烧尽。

  当凯听见少年痛苦的喊叫声以及随之响起的爆炸声时,他冲向楼梯间的脚步仿佛要把地面引燃。

  而当少年似乎是终于放下了心地将头靠在凯的胸口上时,凯的内心又像是被紧紧扭起了一个死结。

  想守护他。想守护他。想守护他。

  凯本想以这四个字来解释他当时和现在的感受,可又做不到。

  他并不只是单纯地想守护这个他看着长大的男孩。

  想做更多。想做更多。想做更多。

  如今想来,不知从何时起,劳埃德的每一次浅笑,都仿佛能让时间驻足;劳埃德的每一句笑语,都仿佛能让白云坠落;劳埃德每一次向他靠近,他都仿佛能看见阳光与月光交织凝固。

  这种感情似乎有些不一样,可凯就是说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

  心中情感不能再矛盾的他,现在又一时失去了耐心,将大抵比他难受数倍的男孩强行打断。

  这又让他懊悔不及。

  …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呢?

  劳埃德——他舍下名誉和性命救下的小男孩,他偶尔有些顽皮的小忍者,他负责过头的小队长,他那正直勇敢的小救世主。

  他最珍视的——

  等等。

  凯的思绪被猛地截住。他想抬起头去再仔细看看面前的男孩,以证实他那有些不可思议的想法。

  可突如其来的猛烈咳嗽却抢先了一步。

  不必了。飘落到地上,带着血迹的风铃草这么告诉他。

  你的猜想,是对的。

  “凯…”

  咳嗽停止后,少年的声音涌入凯的耳畔,柔软的触感在凯的脊背上显现。

  劳埃德刚才一直在呼唤他吗?

  “…我们…”凯抬起头,对上少年清澈的碧绿双眸。少年轻启唇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仅是轻声吐出了这两个字。

  凯起初没有回答。他将仍有些虚弱的少年搀扶起来,微微摇晃着站起身。

  他深吸一口气,又停顿了一下,才终于开口:

  “回家吧。”

  凯尽力忽略了他语句的轻颤。

  劳埃德迟疑片刻,似乎是想说什么,却又也只是点了点头。

  之后,两人便朝着修道院的方向走去。

  而几天以来,凯的心中终于有了一股真正跳动的火焰。

  ——这是雀跃吗?他不知道。他现在唯一知道的是——

  是他。

  我的心上人,是他。













































































































































  

李大大大脚
我真的很想知道我的图为什么这么...

我真的很想知道我的图为什么这么糊

我真的很想知道我的图为什么这么糊

自 闭 老 白

新设定 时间线在猎杀季之后

 尼雅在一次出任务的途中意外失踪,在经过调查之后被判定为已经死亡但尸体暂时下落不明(所有证据都指向这个结果)。

凯在经过思量后决定继续前往寻找尼雅,但为了不拖累同伴选择了脱离团队,正准备走的时候被劳埃德发现了,不过还是没能拦下来(长期搭档应该吔了解对方的性格了 要拦也拦不住),最终就是分手现场(草

新设定 时间线在猎杀季之后

 尼雅在一次出任务的途中意外失踪,在经过调查之后被判定为已经死亡但尸体暂时下落不明(所有证据都指向这个结果)。

凯在经过思量后决定继续前往寻找尼雅,但为了不拖累同伴选择了脱离团队,正准备走的时候被劳埃德发现了,不过还是没能拦下来(长期搭档应该吔了解对方的性格了 要拦也拦不住),最终就是分手现场(草

李大大大脚
【凯劳万圣节产粮活动】重新传传...

【凯劳万圣节产粮活动】
重新传传,太糊了。。
看tag 咚咚鼓群里一起搞的活动哦

【凯劳万圣节产粮活动】
重新传传,太糊了。。
看tag 咚咚鼓群里一起搞的活动哦

Clara
一jio踩进末班车 忍者团五人...

一jio踩进末班车


忍者团五人设定皆出自@16子依然肝疼 老师的设定(因为之前向老师询问过关于授权的问题当老师没有回应,如果侵权的话我会自行删除的!)

一jio踩进末班车


忍者团五人设定皆出自@16子依然肝疼 老师的设定(因为之前向老师询问过关于授权的问题当老师没有回应,如果侵权的话我会自行删除的!)

一大颗益达

给老婆的五分钟速涂。我醋了,老婆爱他胜过我。
@李大大大脚

给老婆的五分钟速涂。我醋了,老婆爱他胜过我。
@李大大大脚

Thistle麦蓟
我画画菜所以我=菜鸡。完毕

我画画菜
所以我=菜鸡。
完毕

我画画菜
所以我=菜鸡。
完毕

君子向南

是俺,俺又来了,带着木有画完滴丑画来了!!我我我还是好喜欢小劳啊!

是俺,俺又来了,带着木有画完滴丑画来了!!我我我还是好喜欢小劳啊!

林逆吃林逆
越来越懒的我×【动...

越来越懒的我×
【动作有参考】

越来越懒的我×
【动作有参考】

白猫啊啊啊
是大电影里面的场景!不要问我为...

是大电影里面的场景!
不要问我为什么没画忍者服,因为我不会画(被打)
劳埃德这里哭的时候我真的好心疼而且也很理解他,呜呜呜我死了

是大电影里面的场景!
不要问我为什么没画忍者服,因为我不会画(被打)
劳埃德这里哭的时候我真的好心疼而且也很理解他,呜呜呜我死了

毒离子不会画画
摸小劳🙆 真是要命……好像有...

摸小劳🙆

真是要命……好像有半年没动马克笔了…………也很少画小人 越来越烂了 害~↘

摸小劳🙆

真是要命……好像有半年没动马克笔了…………也很少画小人 越来越烂了 害~↘

Thistle麦蓟

【摩劳】Darkness Afternoon

★没粮吃饿到精神失常于是滚出来回圈敲个无脑短打x


★ooc预警,小学生文笔预警,腿肉不香还请见谅。


★祝享用愉快。


………………………分割线……………………………


                                   ...

★没粮吃饿到精神失常于是滚出来回圈敲个无脑短打x


★ooc预警,小学生文笔预警,腿肉不香还请见谅。


★祝享用愉快。







………………………分割线……………………………







                                        


       恋爱,是什么样的?

       天真烂漫有时候因过分单纯而显得幼稚的绿色忍者目光停留在午后一泓淡金阳光投射荡漾目面前地上,看着斑驳树影摇曳与崩落泼洒一地的零散不规则光斑,愣了神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年轻的金发少年抬眸仰望天空。碧绿澄澈眼瞳倒映一片湛蓝,朦胧上层淡薄水雾更显灵动。远眺视线所及,又勾勒一痕峨眉山影。

       大笔点染的忧郁。

       “很期待啊——所以说……”

        “你在走神?今天下午可是轮到你打扫命运赏赐号的甲板。要是敢不认真,就别怪我不客气。”

        低沉声音突然响起吓了绿色忍者一跳,有些猝不及防地转头。摩罗前辈,还是一如既往的严格啊。

        “好的!实在是很抱歉!不过放心吧,我一定会做好的!”摩罗斜睨着眼前元气满满自信斗志无穷的绿色忍者劳埃德,一时间竟哭笑不得。还真是傻啊,自己有没有走神,还得由他人说了算。

        “噗嗤。那么,就尽全力做好本分吧。”无可奈何强忍笑意板着脸伸腿脚尖一勾挑起旁边扫把一踢直直朝劳埃德那边戳刺飞去,“接住了,绿色忍者。”

        “诶诶诶?”手忙脚乱接住扫把背上出了一层冷汗,面颊泛起晚霞般微醺红晕,“啊,接住了。”摩罗怎么总是喜欢搞突然袭击之类的东西呢——或许因为他是只幽灵?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了。

        摩罗愉悦欣赏着绿色忍者大汗淋漓面红耳赤尽显慌乱无助姿态的一幕,终于弯眸勾唇挂着抹新月状优雅轻笑,抱起双臂眼底戏谑轻佻呼之欲出,似乎还挟带有稍许幽微难言情感若有若无。

        “所以说,我想知道你到底在思考什么难题。”

        劳埃德立刻直言不讳起来:“摩罗可以帮我解答吗?我想问问,”

        “恋爱是什么样的?”

        “哦?”摩罗饶有兴趣挑了下眉毛,带着极其颜艺的表情嘲讽道,“你没有女朋友?真是稀奇事。惩恶扬善锄强扶弱整天忙个不停拯救世界的绿色忍者,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么?”

        劳埃德皱眉毫不客气以牙还牙反驳:“你也没有。看来所谓全知全能的幽灵不过是浪得虚名。”

        是谁教会你这样肆无忌惮地说话?

        摩罗不耐烦抬起下巴,抬手捏住人脸颊向外拉扯有砰一声弹回去继续调侃:“哦?我倒要看看——”

        “啊啊啊好痛!”劳埃德痛得呲牙咧嘴泪珠都已经漫溢而出挂上眼角随时都会坠落而下在衣襟上摔得粉碎。好不容易挣脱摩罗之手,小心翼翼试探着问摩罗:“那么,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摩罗少有地怔了怔。

        他沉默着颔首,半阖眼帘流露些许若有所思。

        有吗?有吧。

        是谁呢?

        摩罗一言不发只是径自沉思。

        “摩罗?”劳埃德偏头疑惑抬手在对方眼前挥了挥,一边感慨原来摩罗也会走神一边不停叫着人名字,“摩罗!摩罗——”

        “有啊。”

        摩罗突如其来的回答不仅再次成功吓了劳埃德一跳,而且莫名其妙让他感到紧张。奇怪,我为什么要紧张呢?

        不呢,我怎么会紧张。

        面对如何强敌千军万马世界末日都不曾紧张过——现在怎么就……

        不不不,绝对不是那样的,谁会喜欢这只古板严肃又邪恶的幽灵呢?

        我。

        这样所有都一清二楚。可以做出解释。













        劳埃德深吸一口气好像心脏被揪紧,问话同时绿眸中光彩闪烁不定出口既是有些艰难:“你喜欢的,是谁?”

        这时有风凭空掠过,推摇旁边树干绿叶前俯后仰互相刮擦发出细碎沙沙声钻入人耳显得欺负更加紧张,地上斑驳陆离透过枝叶缝隙崩落阳光的淡金色星点碎片也随之轻柔滑移。

        一片叶子飘飘坠下,趴伏在劳埃德的金色发丝间像是窥伺这边动静。他还没反应过来,摩罗已经伸手拈去叶子,按照摩罗的性格大多会漫不经心扔掉,这次他却递过交到劳埃德手中,声音中弥漫浅浅清冽如流泉般笑意:“你去问这片叶子咯。”

        接着他一脸云淡风轻地走掉。

        劳埃德这才反应过来。

        叶子又不会说话,怎么告诉我摩罗到底喜欢谁啊。劳埃德委屈巴巴跌坐在地上盯着叶子冥思苦想。直到想了一个下午,还没有答案。

        所以说最后因为没有打扫甲板被摩罗批评了一顿。

        但是,叶子是什么颜色的呢?

        绿色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