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勘前

1957浏览    13参与
爱嘉嘉的清风

勘前【鸢尾海】

人们葬送于那片赤诚的心和那片永远无人知晓的花海,或许……应该厚葬在此吧?

————————

"哒哒……"

窗外响起了水声,年轻的勘探员看向窗外,暮色笼罩着他的镜片,那片烧伤的脸庞显得各外动人,他听说这片花海有一个令人们都恋慕的东西,但从来人们没有谈论是什么东西。

但这里并没有矿洞,也不算稀奇,仅仅是一片鸢尾花海,对,并没有什么稀奇的,但是诺顿总感觉这里隐藏着什么。

"哒哒……"

水声再次响起,每次响起水声诺顿总是看见一个稀疏的身影,看起来很是个青年,年龄不大的样子,看起来二三十岁的样子,很年轻,但是总是在暮色中消散开来,"咚咚!"...

人们葬送于那片赤诚的心和那片永远无人知晓的花海,或许……应该厚葬在此吧?

————————

"哒哒……"

窗外响起了水声,年轻的勘探员看向窗外,暮色笼罩着他的镜片,那片烧伤的脸庞显得各外动人,他听说这片花海有一个令人们都恋慕的东西,但从来人们没有谈论是什么东西。

但这里并没有矿洞,也不算稀奇,仅仅是一片鸢尾花海,对,并没有什么稀奇的,但是诺顿总感觉这里隐藏着什么。

"哒哒……"

水声再次响起,每次响起水声诺顿总是看见一个稀疏的身影,看起来很是个青年,年龄不大的样子,看起来二三十岁的样子,很年轻,但是总是在暮色中消散开来,"咚咚!"人就不见了。

诺顿曾经尝试触摸过那个身影,但是走进时总是不见了,"咚咚!"

诺顿这天躺在室外的鸢尾花海中,看起来惬意极了,合上那双淡蓝色的瞳孔,表情看起来格外轻松。

再次张开眼时,好像有谁来过一般,明明朦朦胧胧看见了,却忘记了那人的样貌总感觉少了一点什么,心里空空的。

————————

不得不说夜晚的星空是明亮的,如同万家灯火,天越黑星星越亮,虽然夜晚天空是深蓝色的,但也不曾亮起过,倒是月亮完完整整的照着诺顿。

"啊…突然想离开了…但是出口在哪呢?我又是怎么进来的呢?"

可能是住的时间太久了忘记了吧。

没关系了,没关系了,不重要了。

————————

"诺顿!你看我!我采了鸢尾花诶!"

那是一个粽瞳的少年,他手捧着一束鸢尾花,微笑着走向自己,快点走快点!让我看清你的脸!

突然那个人就散在视野中再也找不到了

————————

又是这个梦,来人再一次消失但庆幸的是他要更靠近自己,在按照这个速度,我应该可以看清他的脸。

做这个梦的41天,看清了那个家伙的脸

————————

"诺顿…谢谢你,我该远航了"

"等等……!"

他笑了笑,只丢下一束鸢尾花,奔去远处了头也不回,也可也不可以多留

诺顿不记得多久没有做这个梦了

直至那天,在鸢尾花的深处发现了一个洞,里面是一位年轻少年的残骸,手上捧着一束鸢尾花,是家人把他埋在在此的。

记起来了,都记起来了。

他叫威廉艾利斯自己的爱人,自己将他埋葬在此。

"我爱你威廉"

————————

鸢尾花的花语是对恋人的思念,41的意思是"思你"就在这刻,鸢尾花海消失了再也没出现过

                  ————即兴脑洞————

爱嘉嘉的清风
心态蛮炸的,不知道最后是刀还是...

心态蛮炸的,不知道最后是刀还是糖…难搞哦。
是个预告,糖的可能不太大,给勘前丢脸来了我,淦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就是心态不好就瞎写好了,反正多半是刀

心态蛮炸的,不知道最后是刀还是糖…难搞哦。
是个预告,糖的可能不太大,给勘前丢脸来了我,淦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就是心态不好就瞎写好了,反正多半是刀

穆陽

【勘前】欲求

眼淚浸濕了他,而快意幾近滲透而出。

眼淚浸濕了他,而快意幾近滲透而出。

艾萧是个鸽子

庄园日记2

一个突发的灵感

内含空佣,咒祭咒,勘前,先机(雷者自避)

主空佣。

以我和我的哥们(闺蜜)的某段对话。
 刚刚才发现漏发了。

以上。

  “咳咳”

  克利切走上讲台,敲了敲黑板

  “我发现啊,最近红蝶胜率变得很高啊,是你们放水还是没有认真听我讲课?给我打开资料书,好、好、听、我、讲!”

  刷啦啦一阵翻书声。

  “认真看介绍啊!,红蝶bug飞是盯视不掉的,所以不要给她机会......啊湫!”

  克利切突然打了个极大的喷嚏,惹的全班哄堂大笑。

  “噗哈哈哈哈哈”

  玛尔塔和奈布笑的尤其夸张,像是一百年没笑过一样。

  克利切自然不能让他们继续笑下去,...

一个突发的灵感

内含空佣,咒祭咒,勘前,先机(雷者自避)

主空佣。

以我和我的哥们(闺蜜)的某段对话。
 刚刚才发现漏发了。

以上。

  “咳咳”

  克利切走上讲台,敲了敲黑板

  “我发现啊,最近红蝶胜率变得很高啊,是你们放水还是没有认真听我讲课?给我打开资料书,好、好、听、我、讲!”

  刷啦啦一阵翻书声。

  “认真看介绍啊!,红蝶bug飞是盯视不掉的,所以不要给她机会......啊湫!”

  克利切突然打了个极大的喷嚏,惹的全班哄堂大笑。

  “噗哈哈哈哈哈”

  玛尔塔和奈布笑的尤其夸张,像是一百年没笑过一样。

  克利切自然不能让他们继续笑下去,拿起书摔到木制的讲台上。

  “玛尔塔,奈布,给我站到外面去!”

  

  “什么啊,虽然很好笑你也不要笑这么夸张好吗?”

  玛尔塔顶着厚厚的书,郁闷的看着同样不得动弹的奈布。

  “略,当时谁说要让克利切老师出丑来着”

  奈布吐舌,掏出一个微型弹簧。

  “走,不听他讲课了”

  “啊!”

  淡蓝色的光微微一亮,奈布和玛尔塔消失在走廊尽头。

  “他们两个又逃课啊。”

  坐在教室里的菲欧娜绕着头发,淡蓝色的传送门伸出一只手,轻轻握住菲欧娜的绕着头发的手。

  “不要管他们了,好好听课”

  帕提夏略略成熟的声音飘进菲欧娜,菲欧娜几乎想都没想就回握,偷偷隔着帕提夏薄薄的手套亲了一口。

  “好嘛”

  

  “呼,你什么时候带了个护腕,老师不是说上课期间不可以......”

  玛尔塔站在一旁的街道上,大口喘气。

  “谁要听那家伙的话,还有你,这个给你”

  奈布果断的打断玛尔塔的问话,把手里的微型弹簧塞给她。

  “这个是问弹簧要的,防止你这个傻出了什么事走不掉。”

  玛尔塔故作不屑的撇嘴

  “切,谁稀罕”

  “那我去还给弹簧”

  “别别别我要我要”

  玛尔塔和奈布走在热闹的街道上,一个没见过的牌坊映入眼帘。

  “咦,这里什么时候开了家奶茶店?玛尔塔,你见过吗?”

  奈布转过头,却发现玛尔塔口水已流到下巴。

  “喂?”

  奈布掐住玛尔塔还有点肉的脸蛋。

  “嗷嗷嗷,好疼,你干嘛?”

  玛尔塔吃痛,使劲推开奈布使坏的手。

  “惹你生气,你知道这家店......”

  玛尔塔趁奈布问话,迅速掐上他的脸,并用力拧着奈布的脸。

  “痛痛痛痛痛!给我撒手!”

  奈布正要打开玛尔塔,却被玛尔塔一手钳住双手。

  “淦,请我喝奶茶”

      “好好好”
   
   玛尔塔随手指了一杯奶茶,和一碟小吃,奈布肉疼的翻出钱包。默默的给玛尔塔买单。

  “你不吃嘛”

  玛尔塔用勺子搅动着奶盖,看着无聊的趴在桌上发呆的奈布,不由戳了戳他。

  “哟,奈布你们也逃课啊,好巧呢”

  奈布正要回话,一个健壮的胳膊环住他的脖子。

  “威廉?你怎么?”

  威廉哈哈笑着,把刚上楼的诺顿拉了过来。

  “我当然是陪人啦,哎?奈布你怎么不喝?”

  威廉感觉情况有些尴尬,便抓住诺顿的手。

  “奈布,过来我们这桌。哦,还有玛尔塔也来吧。”

  威廉和奈布交谈甚欢,两人的大笑不时引起周围人的侧目。

  “......所以,就算是攻也会有受的时候嘛”

  威廉嚼着香脆的鸡块,接过诺顿递过来的奶茶。

  “我肯定是攻的别说了”

  奈布不信的摆手,自顾自拿起一块香脆的鱿鱼条。

  玛尔塔停下允吸,她舔干净嘴角的残渣,揪住奈布衣领,把他拉向自己。

  “我可以承认你是攻,但,你是不可能攻过我的。”

  玛尔塔慢慢划过奈布光洁的下巴,移至奈布胸前。

  “你说对不对啊宝贝?”

  奈布捂住自己爆红的脸,试图让别人看不见他。

  “噢噢噢玛尔塔干的漂亮!”

  威廉咬着吸管叫好,就连沉默的诺顿也忍不住笑了一下,当然,是嘲笑。

  “实话告诉你,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连威廉都攻不过。”

  威廉默默点头,似乎很认同玛尔塔的说法。

  奈布却扳过威廉的脖子。

  “你点个什么头?”

  “咳咳咳 。”

  威廉拍着奈布嵌住脖子的手。

  “松开”

  一直不说话的诺顿冷冷吐出两个字,让奈布不寒而栗,他赶紧松开威廉,诺顿立马拍着威廉的背,好让他舒服一些。

  “没事的诺顿,这样很正常的。”

  “正常?要是你被呛坏了怎么办?”

  “我......你说的对”

  “乖”

  玛尔塔打了个寒颤,她草草的和威廉道了别,拉着奈布离开。
   
   玛尔塔打开宿舍的门,碰的把自己摔倒床上。

  “呜哇,玛尔塔你走路没声音嘛?”

  正在修理机器人的特蕾西被吓的猛回头,受惊的拍着胸膛。

  “那是你太专注修伊莱买的盗版机器人啦”

  玛尔塔从床上爬起,敲了敲机器人的铁脑袋。

  “他拜托我啊,我总不能拒绝吧。”

  特蕾西立马把机器人抱到怀里,躲开到自己床上。

  “哎,睡吧”

  
   (此时另一边)

  “奈布奈布,威廉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被玛尔塔勾住脖子叫宝贝?”

  伊莱躺在床上摸着役鸟,笑着打趣。

  奈布想起下午发生的事,又红了脸

  “那、哪有,你别听威廉胡说。”

  “哎呀,奈布竟然会脸红哦”

阿大大迪迪

勘前
来自日推画手 しょくしゅげ🔞 (@syokusyuge): https://twitter.com/syokusyuge?s=09

勘前
来自日推画手 しょくしゅげ🔞 (@syokusyuge): https://twitter.com/syokusyuge?s=09

三点为姓式为名

设定佣兵和勘探互相讨厌
一个笑脸一个面瘫嘿嘿

怕屏蔽把图放2p了ww
是摸鱼所以把旁边一些无关的东西糊掉了

设定佣兵和勘探互相讨厌
一个笑脸一个面瘫嘿嘿

怕屏蔽把图放2p了ww
是摸鱼所以把旁边一些无关的东西糊掉了

爱嘉嘉的清风

共葬【all前】

在暮光下的少年正被几匹狼虎视眈眈呢?他们个怀鬼胎只愿让少年成为自己的爱人,真是愚蠢的笑话啊!


佣前


————————

"威廉先生"


"怎么了?奈布?"


碧蓝色的瞳孔倒影他眼中的该有的万丈光明,如同下一刻被吞噬也义无反顾,"欲望"人们是这么赞颂它的,不……是唾弃,就好比那可怜的库尔喀军刀一样沾满了鲜血,这只会让雇佣兵更兴奋而已


"与我一起……落入深渊吧"


仿佛过了很久,对方依旧未回应仿佛就如同寂夜中的独行者从不开口留名。似乎在等待一个机会


那种口腔中的甜味……是威廉……深入……...

在暮光下的少年正被几匹狼虎视眈眈呢?他们个怀鬼胎只愿让少年成为自己的爱人,真是愚蠢的笑话啊!


佣前


————————

"威廉先生"


"怎么了?奈布?"


碧蓝色的瞳孔倒影他眼中的该有的万丈光明,如同下一刻被吞噬也义无反顾,"欲望"人们是这么赞颂它的,不……是唾弃,就好比那可怜的库尔喀军刀一样沾满了鲜血,这只会让雇佣兵更兴奋而已


"与我一起……落入深渊吧"


仿佛过了很久,对方依旧未回应仿佛就如同寂夜中的独行者从不开口留名。似乎在等待一个机会


那种口腔中的甜味……是威廉……深入……


那一刻光明的神也堕落了


与那位来自于深渊的使徒堕入了情欲的万丈深渊


————————


裘前


神圣的圣经唯有那位天真烂漫的少年有资格吟诵,那是多么动听的嗓音啊……就好比是天使来救赎自己的一般,裘克是这么想的


"小兔崽子,今天你有要念什么?"


"我才不是小兔崽子!裘克,而且今天我不会再吟诵那些圣经了"


"为什么?"


强占,让威廉只为自己一人吟诵这是裘克的想法,但至今并未完成,他终有一天会让少年成为夜莺,只为自己歌唱的夜莺……


————————


勘前


"诺顿!诺顿!"


"嗯?威廉啊"


诺顿·坎贝尔是一位极度沉默寡言的人,他从不会理会那些令他处于不利的人"威廉·艾利斯"却是个例外,诺顿给予了威廉不同的感情


恋情——


诺顿轻笑了一声,只需要保持好战绩少年便会无数次来请教自己,哪怕不惜一切手段……也要胜利


如此也要引起他的目光,他的眼睛里只可以有我


————————


占前


"真倒霉要倒地了啊……"


"才怪嘞!憨憨监管!"


伊莱克拉克总是在威廉需要帮助的时候使用翼之守护,这使威廉一直对伊莱充满好感。今天威廉倒了,乃至于从未见过这个监管者,伊莱也没用给予帮助……


"威廉先生,庄园的夜还长,慢慢享受吧"


熟悉的声音


"伊莱!?"


"等等……!嗯~停下!伊莱!"


————————


杰前


"小先生,游戏还得继续,请努力活到最后吧"


杰克先生依旧是那般温柔,但仅仅对于威廉一个人来说是温柔是,毕竟那位先生可是"开膛手"


"啧!不才不会抛弃队友让你赢!"


"那……看看小先生的技术了"


"看就看!"


威廉永远了解不了杰克潜台词的意思


"小先生那就用你的浑身解数来取悦我吧"


————————


何霖的車站

勘前【热】

    勘探员X前锋,是車車喔。


    现代Paro,同居设定,修车员诺顿X体大生威廉。


    内有道/具、乳/首凹陷、些微荤/话训练,私设一堆,基本上这次走甜向,仍请斟酌观赏。


    連結評論收。


    威廉宝贝真♂紧(手动滑稽


    勘探员X前锋,是車車喔。


    现代Paro,同居设定,修车员诺顿X体大生威廉。


    内有道/具、乳/首凹陷、些微荤/话训练,私设一堆,基本上这次走甜向,仍请斟酌观赏。


    連結評論收。


    威廉宝贝真♂紧(手动滑稽


    



何霖的車站

勘前【佔有】

    勘探员X前锋,偏黑暗向,勘探员病态表现、价值观扭曲可能有,内有监/禁、束/缚、道/具、强/制/爱,少许乳/首/调/教和假/孕,请斟酌观赏。


    好想看威廉大宝贝被干到失去意识的表情(你够了


    詳情連結評論收,占tag致歉。



    勘探员X前锋,偏黑暗向,勘探员病态表现、价值观扭曲可能有,内有监/禁、束/缚、道/具、强/制/爱,少许乳/首/调/教和假/孕,请斟酌观赏。


    好想看威廉大宝贝被干到失去意识的表情(你够了


    詳情連結評論收,占tag致歉。


江柯鱼塘

有作画失误…不过好困。我之后再编辑……

有作画失误…不过好困。我之后再编辑……

Cora

〔勘前〕小段子

诺顿依旧没有理会前人的拦截,没有人看出来他机械的笑是几个意思,或许是对对方的嘲讽罢了。

   来踢馆的是威廉,一向要强的他是不允许这个新来的顶替自己的位置。

   诺顿听说过这个前锋,他的名字也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勘探员歪了歪脑袋,眯的更紧的眼睛让笑意略有一丝恐怖,不禁让威廉打了个寒颤。

   一向不爱说话的他先开口了:“艾利斯?还是……”此时此刻,太阳的余晖将房顶的阴影投射在坎贝尔的眼睛上,让杀气凸显的更加淋漓尽致“还是爱丽丝小姐?”

   威廉面对他的挑衅已经愤怒到了顶端,他不顾迪利亚的阻拦直接冲了过去,却没有想到被地上...

诺顿依旧没有理会前人的拦截,没有人看出来他机械的笑是几个意思,或许是对对方的嘲讽罢了。

   来踢馆的是威廉,一向要强的他是不允许这个新来的顶替自己的位置。

   诺顿听说过这个前锋,他的名字也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勘探员歪了歪脑袋,眯的更紧的眼睛让笑意略有一丝恐怖,不禁让威廉打了个寒颤。

   一向不爱说话的他先开口了:“艾利斯?还是……”此时此刻,太阳的余晖将房顶的阴影投射在坎贝尔的眼睛上,让杀气凸显的更加淋漓尽致“还是爱丽丝小姐?”

   威廉面对他的挑衅已经愤怒到了顶端,他不顾迪利亚的阻拦直接冲了过去,却没有想到被地上突然出现的东西拌了一下顺势有一股引力将自己吸到了诺顿面前。

   “什么鬼东西。”威廉挣扎着想甩开这股引力,却被坎贝尔仅仅的抱在怀里,任凭前锋的挣扎都没有什么用。

   诺顿的笑容依旧未减,凭借着独有的技能优势将对方牢牢的固定住“猎物,果然在挣扎的时候最诱人。”

   威廉突然感觉脸上一股灼热,他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愤怒,大脑已经开始停止运转,太近了,太羞耻了,他猛的一推却发现自己还没有用力就被前人放开了。

    勘探员笑着取下来威廉身上的磁铁,夕阳过去,乌云移走,一束光照耀着坎贝尔,仿佛衬托着他那奇怪的笑容也格外温暖。

    他将表情僵硬的前锋扶起来交给迪利亚便转头离开,在走廊长长的影子下,只剩下坎贝尔清脆的脚步声。

     “下次相会,‘小姐‘ ”





(゚o゚;


境界是all前选手
点梗。有什么想看的车评论区留言...

点梗。
有什么想看的车评论区留言,我抓三个梗写出来。

点梗。
有什么想看的车评论区留言,我抓三个梗写出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