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勘园

45344浏览    120参与
秦言ALPHA

〖all园〗谈谈游乐场最喜欢的项目叭

没错混更大王就是我!!


————  


佣园


  “哦……谈到最喜欢的项目……我想可能是过山车吧……因为在这个时候,艾玛会紧紧地握住我的手,不会松开,而只有在这个时候,要强的她才会展现她柔弱的另一面。”


殓园


  “我最喜欢摩天轮,因为那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而我喜欢那里可能不仅仅是因为人少,因为只有这时,我会把我心底的话全部说给她听,而没有其他人的存在。”


杰园


  “游乐场?呵,我不大喜欢那地方,但是艾玛每次都嚷嚷着要去,我也只能随着她……哦,跑题了,我喜欢带她去鬼屋,在那里她会抓着我,不让我离开,而那些‘鬼怪’和我差不多,所以我可以一边安慰她,一边赶走...

没错混更大王就是我!!


————  


佣园


  “哦……谈到最喜欢的项目……我想可能是过山车吧……因为在这个时候,艾玛会紧紧地握住我的手,不会松开,而只有在这个时候,要强的她才会展现她柔弱的另一面。”


殓园


  “我最喜欢摩天轮,因为那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而我喜欢那里可能不仅仅是因为人少,因为只有这时,我会把我心底的话全部说给她听,而没有其他人的存在。”


杰园


  “游乐场?呵,我不大喜欢那地方,但是艾玛每次都嚷嚷着要去,我也只能随着她……哦,跑题了,我喜欢带她去鬼屋,在那里她会抓着我,不让我离开,而那些‘鬼怪’和我差不多,所以我可以一边安慰她,一边赶走那些东西。”


约园


  “我吗?我对游乐设施没什么兴趣,所幸我的小姑娘也这么想,所以我们去游乐场都是去拍照,艾玛特别喜欢在工作人员搭的场景里摆动作,所以我也乐意给她效劳。”


空园


  “游乐场?嘿,我和艾玛最喜欢去跳楼机啦!刚开始她特别紧张,但后来她也像我一样感受风吹在脸上,她还说这样像敞篷飞机,感觉离我的背景更近了!她真是个可爱的姑娘啊!”


医园


  “我呀,我最喜欢带着艾玛去坐旋转木马,她总是让我坐在公主坐的车里,她坐车前的马身上,说着要保护我,可最后,她还是喜欢腻歪在我身边,像我的公主一样。”


勘园


  “嘻嘻……我喜欢带着艾玛去激流勇进,可能是我讨厌一直地上的项目吧,所以我经常带着她去坐这个,她每次都粗心大意地穿不好雨衣,所以就由我来给她扣扣子,这样我就可以听到她甜甜的谢谢了。”


宿园


  “兄长,汝认为什么是艾玛所喜欢的?”


  “许是那个名为飓风的东西?要知道每次艾玛都笑的很开心呢。”


  “啊,是那个吗?切,那个傻丫头,每次坐上那个东西的时候笑的比谁都开心,下来的时候腿抖的比谁都厉害。”


  (我怀疑范无咎在开车,但我没有证据)



纣铘

论那些我吃的冷CP

老子居然有点想吃先香了?这CP是得有多冷啊……

记佣香以来,我不断的发现了许多冷CP的合集和基地……

其中我吃的最冷的是勘园(圈子真的好小,没什么人吃╯▂╰)

垃圾一般的游戏体验感毫无,本来就没多少,老福特上面学的实战骚操作去体验一下,对面监管者手段忒残忍,都怀疑是不是约好的?

好了,今天就这样了,手机没油了,再见,拜( •̥́ ˍ •̀ू )

老子居然有点想吃先香了?这CP是得有多冷啊……

记佣香以来,我不断的发现了许多冷CP的合集和基地……

其中我吃的最冷的是勘园(圈子真的好小,没什么人吃╯▂╰)

垃圾一般的游戏体验感毫无,本来就没多少,老福特上面学的实战骚操作去体验一下,对面监管者手段忒残忍,都怀疑是不是约好的?

好了,今天就这样了,手机没油了,再见,拜( •̥́ ˍ •̀ू )


落落落鱼

“抱歉,有哥哥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来自独生子女的沉默】
是改图不是描改,感觉我没有get到精髓
【本来还有张先祭兄妹但是由于懒得上色不发了(你还有脸说)】

“抱歉,有哥哥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来自独生子女的沉默】
是改图不是描改,感觉我没有get到精髓
【本来还有张先祭兄妹但是由于懒得上色不发了(你还有脸说)】

南娅想吃小星星

您安这里是南娅★
是个宣群,占t致歉
P1群规,不怎么严的其实(小声
P2目前已有的皮
P3许愿墙(高亮)
这儿初始伍兹希望有个甜甜卡尔或者诺顿!
P4直通门

您安这里是南娅★
是个宣群,占t致歉
P1群规,不怎么严的其实(小声
P2目前已有的皮
P3许愿墙(高亮)
这儿初始伍兹希望有个甜甜卡尔或者诺顿!
P4直通门

可馨儿

是参加安利计划的作品!!
果然我还是太菜了QwQ
https://b23.tv/av59528761

是参加安利计划的作品!!
果然我还是太菜了QwQ
https://b23.tv/av59528761

榆木桌(鸽?!)子

我的手账本成功变成我的草稿本(……

今天突然受到勘园的亿点暴击……(西奈太太赛高!)

多谢 @酥鱼团 这位搬运太太!(Ta是天使!)

然后自己也傻里傻气地画了下emmm发现走形了……(ಥ_ಥ)

我会努力的!
QwQ

我的手账本成功变成我的草稿本(……

今天突然受到勘园的亿点暴击……(西奈太太赛高!)

多谢 @酥鱼团 这位搬运太太!(Ta是天使!)

然后自己也傻里傻气地画了下emmm发现走形了……(ಥ_ಥ)

我会努力的!
QwQ

同情世界

本来说画四张再发,画不下去了,算了。

本来说画四张再发,画不下去了,算了。

꧁岁岁岁꧂✨

究极草稿流注意

查成绩自闭了怎么办?
当然是肝爆啊
(bushi)

究极草稿流注意

查成绩自闭了怎么办?
当然是肝爆啊
(bushi)

星伯利亚大尾巴狼

【all园】踏上死亡之途

殓/勘/杰/约/医×幽灵公主园

是从死去到天堂的美丽全过程(大雾)

ooc有,私设有,第一人称视角,注意避雷。

殓园:

我接到了一份奇怪的委托。

自称护卫军队长的男子送来了一具少女的尸体,要求我为她入殓。

啊,她就像活着一样生动,看起来不过是在做一个不可能醒来的梦。

我居然觉得,她不该躺在黑暗的泥土之下,与没有穷尽的黑暗为伴。

但是我依旧以职责优先,替她化上最美的妆容后,将她葬在了公墓一个僻静的角落。

晚安,公主殿下。

勘园:

我是一名引魂人。

我的职责是引导那些仍在世间徘徊的灵魂,将他们带向往生。

长夜,孤灯,我的路途没有穷尽。

看看那些灵魂,有的安然

殓/勘/杰/约/医×幽灵公主园

是从死去到天堂的美丽全过程(大雾)

ooc有,私设有,第一人称视角,注意避雷。

殓园:

我接到了一份奇怪的委托。

自称护卫军队长的男子送来了一具少女的尸体,要求我为她入殓。

啊,她就像活着一样生动,看起来不过是在做一个不可能醒来的梦。

我居然觉得,她不该躺在黑暗的泥土之下,与没有穷尽的黑暗为伴。

但是我依旧以职责优先,替她化上最美的妆容后,将她葬在了公墓一个僻静的角落。

晚安,公主殿下。

勘园:

我是一名引魂人。

我的职责是引导那些仍在世间徘徊的灵魂,将他们带向往生。

长夜,孤灯,我的路途没有穷尽。

看看那些灵魂,有的安然接受自己死亡的事实,有的仍然戾气冲天横冲直撞。

但她偏偏与众不同。

美丽的少女,偏偏胸前有一道可怖的伤口,殷红的血污浊了洁白的裙袂,我想她一定是带着极大的痛苦死去的,她却没有任何哭闹,安静的走在队伍的最后,离开繁华的阳界。

忘川河到了,是那个家伙的管辖区域了。

旅途愉快,公主殿下。

杰园:

我负责引渡那些可悲的灵魂。

太常见了,求不得放不下的丑态,爱恨离别的难舍难分。

忘川河可以照见他们身前最耿耿于怀的事,我也以观看他们的过去作为消遣。

不过又是凡尘中的鸡毛蒜皮,无趣。

但我又看见了。

穿着漆黑铠甲的军人一剑将洁白的公主刺穿,血液如花瓣般撒下,纷纷扬扬,接着洁白的躯体被投入熊熊燃烧的烈火,影像在这里戛然而止。

我看向那位主人公。

她正用手指在她自己的影像上划出道道涟漪。

影像破碎了。

你经历过什么,公主殿下?

约园:

我是死亡天使。

我的职责是对他们的生平进行度量,以此拿捏是升入天堂抑或者打入地狱。

那些灵魂眼巴巴的注视着我,小声祈求也有,大声威胁者也有,我皆视若无睹。

我的天秤只看重灵魂的纯粹。

当我把象征她灵魂的筹码放在天秤上,我知道自己又遇见了。

某个丝毫不在意归宿何方的傻瓜。

她有足够的理由下地狱,也有足够的理由上天堂。

我将天堂的通行证递给她,她疑惑地看了我一眼。

愿被温柔以待,公主殿下。

医园

我让她躺在美丽的金色花从中,阳光暖融融的照耀着,她动了动睫毛,翻了个身,枕着我的腿睡着了。

真好,这下可以睡得安心了吧。

我抚摸着她的头发。

光天使祝福你,公主殿下。

七月十四日星野注:我是今天早上才了解炸tag事件的,因为我屏蔽了杰佣tag
争取今晚产产粮给各位洗洗眼。
别看tag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想成为勇者的无名之人

可她相信鼹鼠先生



        “在这冷寂虚幻的时间,我想,还有什么是真实而温暖的吧。像某天探入窗里的嫩绿枝丫,像某天窜进家中取暖的松鼠。总有一些梦幻的奇遇让你继续坚信童话,小仙子会在某个夜晚潜入你的梦中,牵着你的手纵身跃入爱丽丝的梦幻仙境。”                 ――题记


        真相小...



        “在这冷寂虚幻的时间,我想,还有什么是真实而温暖的吧。像某天探入窗里的嫩绿枝丫,像某天窜进家中取暖的松鼠。总有一些梦幻的奇遇让你继续坚信童话,小仙子会在某个夜晚潜入你的梦中,牵着你的手纵身跃入爱丽丝的梦幻仙境。”                 ――题记


        真相小姐――那时候她还叫丽莎·贝克,曾经也如所有天真烂漫的小女孩一样,固执的坚信童话的仙境在现实的某一隅角落存在。她在每个早上敞开窗户拥抱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将燕麦面包的碎屑洒在窗台,期许某天生机勃勃的雨燕为她衔来一朵娇俏的鲜花。她相信勤劳的鼹鼠先生造了一座不为人知宫殿,备好了香甜的糕点等她拜访。小仙子施了个魔法让钟表追上时光的步伐,含苞欲放的花蕾中睡着软乎乎的小姑娘。那些永远以happy  ending结尾的美好的故事,让丽莎镀上了梦幻的彩虹色,直到某天糖果屋的美梦咔啦咔啦的破碎,孤儿院的暗沉灰色蒙上过往的五彩斑斓,小孩子的丽莎和被撕毁的童话绘本一同被遗忘在梦的残片里。


        真相小姐――她现在叫艾玛·伍兹,是这世界上不肯相信童话的笨蛋大人之一。她不是本世纪最伟大的侦探,但对揪出自以为掩藏的天衣无缝的犯人得心应手。她是报纸与警局的常客,对审讯犯人也有自己的独到技巧。


        “私闯民宅和入室偷窃可不是什么小事情,监狱的饭菜可是让人十分一言难尽的。先生,我建议你坦白从宽,交代作案工具和脏物位置,也许这案子不一定要捅到警察那里去。”


        被麻绳捆的动弹不得的男人抬头看了她,真相小姐没法从那双漆黑的双眸中读到任何情绪的波动。只有趴在男人肩头的小鼹鼠配合地抱头蹲下,窝进男人的脖颈瑟瑟发抖。面对眼前男人的无动于衷 真相小姐没缘由的感到窝火。她曲起指节规律的敲击座椅扶手,歪头带着些许嘲讽意味的轻笑,“不然的话,我只能把这位‘鼹鼠先生’送去精神病院,让医师鉴定一下你所说的是真是假了。”   


        很好,满意的看着男人瞬间放大的瞳孔,真相小姐在心中恶趣味的暗笑一声,看来精神病医院是他的心理阴影啊,也许之前在里面呆过一阵子?联想到这男人奇异的言行,她觉得这个设想有很大可能成立。那样就好办了,她捧着脸笑了起来。暴露自身弱点的嫌疑人都撑不了太久,她深谙此点。


        可在下一秒,牢牢捆束着男人的麻绳如软布般散开,男人站起身来,慢条斯理的拍了拍他笔挺大衣上的落灰,真相小姐这才发现他的指尖拈着一把凿石刀。半躺在椅子上摇摇晃晃的真相小姐一个激灵,险些当场连人带椅栽倒在地,多亏男人伸手扶住了重心不稳的椅子,才没让她狼狈不堪地摔到在地。


        完了完了,真相小姐的一世英名要毁在她自己手里了。艾玛在心里哀嚎,面上却是一片淡定,她甚至淡然自若地向人道了声谢。随后重新调整好坐姿仰视着眼前的男人,他伸手准备从内衬中拿出来什么。大概是枪,真相小姐绝望地闭上眼睛,大概明天大侦探艾玛·伍兹被发现枪杀于家中就会上报纸头条,而且会连续一周霸榜。


        可她等待许久也没听到扣动扳机的声音,真相小姐小心翼翼地睁开双眼,看见面前的男人向她的方向递来一个娃娃,粗糙的做工和歪歪扭扭的针脚,圆乎乎的脸庞上用黑线缝出又傻又丑的微笑。真相小姐几乎是下意识地伸出手――夺过对方手中的玩偶然后狠狠砸在了地上。


        男人有些愣神,他肩上的小鼹鼠尖叫一声挥着小短腿迅速向玩偶奔去。真相小姐抬头看向男人,白皙而纤细的双手控制不住的颤抖,她碧蓝的双眸中暗流汹涌。“哪来的?”,男人的漆黑墨瞳中隐隐闪烁着不解与悲伤,她不想细究其中的来源,“哪来的?!”她抬高了音调再次质问,几乎遗忘了现在的不利处境。


       “雨燕拜托我,将这个娃娃还给她的主人。”


        鼹鼠,雨燕,艾玛几乎冷笑出声,她带着十足的不屑嘲讽道,“待会是不是还会有个拇指姑娘过来,告诉我我就是她的精灵王子?”


       “不,”男人的漆黑墨瞳中依旧没有光影斑驳,“你就是拇指姑娘,因为里奥先生的疏忽,他不小心把你弄丢了。”


                                                      T.B.C.

 

         灵感没了,先码个进度然后去补之前那篇的后续了


涂山萌萌

关于这个魔鬼侦探的一些事(1)

大家好呀呀呀,我是新人写手[灵魂画手]萌萌

是个第五杂食+明日方舟刀客塔+空吹

本篇全员友情向,极微量佣空勘园杰盲伞蝶[占tag致歉]

我……磁力不想写了我好懒!活动不想写了我要咕咕咕![仰天长啸]

如果ok就往下看吧![可能有后续]

    庄园的大家最近都十分苦恼,因为负责推演的侦探。他们早就知道自己是不存在的人物,只是虚拟的,自然也知道侦探的存在。

    ——

    可是这个侦探太特么欠揍了!

    比如在他们组队时,她会让一些人借位牵手。“对对对...

大家好呀呀呀,我是新人写手[灵魂画手]萌萌

是个第五杂食+明日方舟刀客塔+空吹

本篇全员友情向,极微量佣空勘园杰盲伞蝶[占tag致歉]

我……磁力不想写了我好懒!活动不想写了我要咕咕咕![仰天长啸]

如果ok就往下看吧![可能有后续]

    庄园的大家最近都十分苦恼,因为负责推演的侦探。他们早就知道自己是不存在的人物,只是虚拟的,自然也知道侦探的存在。

    ——

    可是这个侦探太特么欠揍了!

    比如在他们组队时,她会让一些人借位牵手。“对对对对对不起坎贝尔先生!”“别别别别别介意伍兹小姐!”

    更过分的是接吻……“唔……哈,奈布你离我远点!”“唔嗯……我也不想啊!可是我现在也动不了!”

    杰克先生更可怜呢“……海伦娜小姐,您可以下来了吗?我的手好麻啊……”“抱歉杰克先生,我动不了!”

    就连开柜子也被玩坏了~“美智子姑娘,或许你可以走远一点,这个动作实属不雅。”“必安先生,妾身自己也动不了……”

    于是一众求生者监管者开始卡模型[?]来宣泄自己的不满,虽然事后侦探还拿到了200线索。

    尽管她的一些举动让大家为难,可因为她,大家过的也还不错。

    “日安玛尔塔老婆,看我终于攒够碎片啦!小琼楼超级好看,快试试,你的第一个紫皮哦~”玛尔塔无奈扶额,苦笑道:“谢谢您侦探小姐,但这个称呼好奇怪啊。”

    “奈布!我有你的白嘤啦!好看吗?我氪金买了灯火抽到了,超开心!”“…………嘤?”

    “菲欧娜大宝贝,第一个紫皮,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好看呢?黑色超棒!”“请将我的信物给我谢谢。”

    “海伦娜我努力的肝到了你的黑丝小皮鞋!春游穿的,喜欢吗?”“谢谢您,侦探小姐,虽然我看不见,但春游时的景色一定很美吧。”

    ……尽管有些奇怪,但是是一个尽心尽责的好侦探呢

   

逍遥散客

【all园】夏日补习班

爱上勘园了.


微笑组什么的太好了吧我死了.


所以这次带诺顿玩.


是高学生paro.园丁中心.雷者慎点.


本章cp为勘园.殓园.佣园.杰园.


喜欢就留下小红心和小蓝手吧.谢谢.



1、


天晴。湛蓝的天空混着洁白的云几乎刺伤了人的眼睛。


学校里绿茵融融,因为夏天的到来,学生的鼻腔中也充斥着阳光的味道。


“天,这么热的天气也要上课。”一位打扮颇有旧时美洲牛仔之感的少年在下课时站在走廊过道上,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皱眉咂舌,看上去十分不耐烦。


“别抱怨啦凯文,”另一个站在他身边的少年闻声扭头,安慰性质地笑笑露出虎牙,尽管左眼有好大一块烧...

爱上勘园了.


微笑组什么的太好了吧我死了.


所以这次带诺顿玩.


是高学生paro.园丁中心.雷者慎点.


本章cp为勘园.殓园.佣园.杰园.


喜欢就留下小红心和小蓝手吧.谢谢.




1、


天晴。湛蓝的天空混着洁白的云几乎刺伤了人的眼睛。


学校里绿茵融融,因为夏天的到来,学生的鼻腔中也充斥着阳光的味道。


“天,这么热的天气也要上课。”一位打扮颇有旧时美洲牛仔之感的少年在下课时站在走廊过道上,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皱眉咂舌,看上去十分不耐烦。


“别抱怨啦凯文,”另一个站在他身边的少年闻声扭头,安慰性质地笑笑露出虎牙,尽管左眼有好大一块烧伤痕迹也并不影响这个笑的治愈程度,“也还有点好处啊。”


凯文挑眉:“哈?那你说说什么好处啊诺顿?”


微笑的少年愣了一愣,眼睛转向教室方向:“这个……就要看个人了。”


凯文疑惑地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看见了几个仍坐在座位上的同学。


他莫名,耸耸肩不再纠结。


诺顿的眼睛深深地望着第四排第二个座位,座位上坐着一个姑娘,棕色的长发在脑后盘作一个丸子头,几缕碎发垂在耳边,那双富有生机的眼睛被半垂的眼帘挡去一些,她的嘴角上扬一点,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纤瘦的身材在校服下若隐若现。


提前上课……挺好的。


至少他可以提前看见喜欢的姑娘。


2、


“……伊索……”灰色中长发的少年闻声从数学题中抬头,碰见女孩在面前放大许多的脸。


手里握着的笔微不可见地一抖,他垂下眼眸:“怎么了。”


“这道题怎么做呀。”女孩并未发现什么,只是苦了一张脸,将烦扰自己许久的理科难题拿到少年面前。


少年凑过去看了看,一边拿笔在题上点点画画,一边用自己偏低沉的声音为女孩辅以解释——因为顾及她的理科理解能力一向不佳,某些难懂的地方他特地多讲了几遍。


如果别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把下巴惊掉——伊索·卡尔,自高一入学以来跟其他人讲的话加起来不超过三十句,现在居然在给一个女孩讲题?


世界玄幻。


看着女孩绿色的眼睛越发明亮,伊索的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一点。


一道题讲完,女孩抱着题目,带着无法掩盖的欣喜,给了这个平日看上去冷漠的少年一个大大的拥抱:“谢谢你呀伊索。”


现在是夏天,拥抱显然并不比平时讨人喜欢。


但是这个素来抗拒与人接触的少年却微微红了脸颊,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在女孩的背上,感受她的温度,低声回答:“不用谢。”


他们是青梅竹马。


3、


夏天最烦人的应该除了蚊子就是体育课。


所幸这次老师并没有过多地为难他们,只是进行了一下热身运动就让他们自由活动了。


艾玛站在篮球场旁边休息场地的阴影下,看着其他人挥汗如雨。


“想什么呢?”身边忽然多出了一个人,她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才缓和了表情。


棕色的短发被汗水打湿了一些粘在了脖子上,湛蓝的眼眸看上去像盛了星光,平日里总戴在头上的发带现在被打湿了大片放在身边,他身上穿着打篮球用的衣服,有部分衣物贴在身上勾勒出相对结实的身材。


奈布·萨贝达。


“究竟在想什么?”他见她不答,轻皱了眉头,凑得更近了一点,现在的距离已经能够让艾玛数清他的眼睫毛。


“没想什么呀。”艾玛将视线移回球场,“你怎么忽然下场了?”


奈布顺着她的视线看回球场:“累了,就找个人替我上场一会。”


还真是任性。


艾玛有点好笑,正想转头脸上便触到了一个冰凉坚硬还带点湿意的东西。她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一瓶易拉罐装的可乐。


“给你。”他的声音淡淡的,仿佛现在正在做的事天经地义。


艾玛愣愣地接过:“谢谢,萨贝达同学。”


奈布听到这个称呼皱了皱眉,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打开自己的易拉罐。


艾玛对着他笑笑,视线回到场上。


夏日炎热,手里握着的可乐到时给她降温不少。


谢谢啦,亲爱的萨贝达同学。


4、


“爸爸?”艾玛叩了叩高二年级级长——里奥·贝克老师的办公室门,试探性地轻唤。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是里奥·贝克的确是艾玛·伍兹如假包换的亲生父亲。


而且,贝克老师还是一名资深的女儿控。


她等了一会,门从里面打开。


艾玛刚想叫“爸爸”,再看清对方后脚步生生顿住。


对方不是里奥·贝克。


而是一名长相俊美身材修长黑发红眸的少年。


杰克·柯斯米斯基,高她一级的学长。


“柯、柯斯米斯基学长……”艾玛探头看向门内,“我爸爸……不,贝克老师在哪?”


少年低头看她,将门在身后关上,笑得一派绅士优雅:“贝克先生有事出去了,而我是因为按他的叮嘱来取上周的测验卷才出现在这。”


“是这样啊……”艾玛收回视线,不慎对上杰克的眼睛。


好漂亮的眼睛。


不管见过多少次,艾玛看见杰克的眼睛都是这个感受。


血一样的红,里面的碎光和深深浅浅的情感缓缓流动让眼睛变成了陈酿红酒的颜色。


当你凝视这双眼睛时,如果不留神,就会像陷入罂粟花丛一样,上了瘾,再无法自拔。


杰克低头看这个正在发呆的姑娘,从她清澈的眼眸里看见自己的倒影。


那双清澈的如阳光下的碧溪一般的眼眸,满满地刻下他的身影。


好奇妙的感觉。


艾玛从自己的思绪中挣脱出来,发现自己竟愣愣地看着学长的眼睛发呆,大窘,慌忙移开了视线,一张白净脸蛋腾地红了。


杰克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学学学学长……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艾玛急着摆脱现在尴尬的气氛,随便扯了个理由便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跑开了。


杰克看着艾玛飞快逃远的背影,白色的短袖校服下摆被风吹起就像鸟儿鼓起的翅膀。


杰克若有所思地抬起右手遮住了自己的嘴唇,耳廊浮起一点红云。


这可怎么办才好?


那个女孩,可爱得过分了。


5、


今天贝克老师也打了个寒颤:


真奇怪,为什么忽然很担心艾玛?

兹伏奇欧酱
大噶好又是我(¦...

大噶好又是我(¦3[▓▓]

依然是勘园安利计划的作品。

【在海边玩耍的艾玛和诺顿(。・`ω´・)】

(画质可能压的看不见艾玛和诺顿的脸23333反正他们很快乐就是了(≖‿≖)✧)

大噶好又是我(¦3[▓▓]

依然是勘园安利计划的作品。

【在海边玩耍的艾玛和诺顿(。・`ω´・)】

(画质可能压的看不见艾玛和诺顿的脸23333反正他们很快乐就是了(≖‿≖)✧)

寄生

如果拆椅子犯法

本文以采访形式,采访庄园全员

并没有针对任何角色的意思,也非引战,如有误会,纯属理解不同

内含cp:

all园(主医园)

鹿辛和咎安乱入

tag我就打几个明显的好了

采访问题:“如果拆椅子犯法,你有什么看法呢?”

求生者:

律师 弗雷迪·莱利

律:“首先,你这个问题很不严谨,拆椅子怎么想都不可能犯法。而且根据欧利蒂丝庄园的10086条规矩里,并不存在不允许拆椅子这个规矩。反倒是……”

我:“好好好!停停停!还能不能好好得聊天了”

“慈善家” 克利切·皮尔森

慈:“你……你这人是在针对伍……伍兹小姐的技能吗?!”

我:“哎哎哎!克利切先生你别...

本文以采访形式,采访庄园全员

并没有针对任何角色的意思,也非引战,如有误会,纯属理解不同

内含cp:

all园(主医园)

鹿辛和咎安乱入

tag我就打几个明显的好了

采访问题:“如果拆椅子犯法,你有什么看法呢?”

求生者:

律师 弗雷迪·莱利

律:“首先,你这个问题很不严谨,拆椅子怎么想都不可能犯法。而且根据欧利蒂丝庄园的10086条规矩里,并不存在不允许拆椅子这个规矩。反倒是……”

我:“好好好!停停停!还能不能好好得聊天了”

“慈善家” 克利切·皮尔森

慈:“你……你这人是在针对伍……伍兹小姐的技能吗?!”

我:“哎哎哎!克利切先生你别激动啊!啊!别打脸!”

场面因为过度血腥,已加超厚马赛克处理

哔——

慈:“呵,别让再看见你,伍兹小姐的技能是最棒的!”

我:“导演,我不干了!这剧本不行!”

导演:“我给你翻三倍工资”

我:“好勒!我们接着去采访下一个!摄影师快点跟上啊!”

魔术师 瑟维·勒·罗伊

魔:“哦,如果拆椅子犯法那可不行。毕竟如果艾玛小姐拆不了椅子,我就绝对会上椅了,要知道我上椅可是很难救的”

我:“可是你一般都是开局地下室旁秒倒……”

魔:“闭嘴!”

冒险家 库特·弗兰克

冒:“……”

我:“呃……库特先生……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冒:“听见了”

我:“那你如何看这个问题呢?”

冒:“用眼睛看,用耳朵听”

我:“告辞,下一个”

佣兵 奈布·萨贝达

佣:“哎?如果拆椅子犯法,我会怎么看?”

我:“嗯嗯嗯!请……请问……奈布先生你有什么看法?!”这只佣吹记者激动不已

佣:“嗯……这个嘛……我觉得艾玛小姐会不开心吧,毕竟她那么喜欢拆椅子。而且艾玛拆椅子并没有什么大碍啊,我觉得努力拆椅子时的艾玛小姐最美了”

奈布笑得很灿烂,这只记者已原地去世

空军 玛尔塔·贝坦菲尔

只见玛尔塔拿起信号枪,抵住我的脑门:“嘿,你小子。这个问题什么意思?是在针对艾玛吗?”

我:“不不不!你误会了!我只是单纯的想采访一下你们!”

空:“哦是吗?但是我的信号枪可不相信你说的话呢!”崩!

记者,卒

我:“导演我不干了!”

导演:“五倍”

我:“好勒哥!下一个采访谁?”

机械师 特蕾西·列兹尼克

机:“太好了!”

我:“哎?哎哎哎?”

机:“因为那样我就再也不用帮庄园主修椅子了,呜呜呜感动”

前锋 威廉·艾利斯

前:“那可不好了,万一我没撞到监管,还有艾玛小姐可以在旁边压椅,防止队友上椅”

我:“监管底牌天赋,开局金身使你撞不到,后面换失常……”

前:“闭嘴!”

盲女 海伦娜·亚当斯

盲:“哎?这个问题我没想过哎,只是我的听力很好,每次都听见艾玛小姐很努力得拆椅子呢”

我:“那你是不是该赶紧跑路,不然监管就来了”

祭司 菲欧娜·吉尔曼

祭:“嗯……我要问问神明大人,看看有没有这条规定”

我:“算了,告辞!”

调香师 薇拉·奈尔

调:“嗯……这个问题嘛……我想说……”

我:“嗯,你说”

调:“哎等等,你刚刚问我什么问题来着?”

我:“假如拆椅子犯法,你有什么看法?”

调:“哎呀,我忘了我刚刚的看法了”

我:“……”

调:“等等,你谁啊,为什么在我面前”

我:“薇拉小姐,你的失忆也太严重了吧……”

调:“所以你谁?”

我:“我是你死去的双胞胎姐姐,真的薇拉”

调:“骗人,我哪有姐姐”

我:“敢情你连你姐都忘了哈!”

(备注:薇拉原名“克洛伊·奈尔”,当初因误会杀死了她的双胞胎姐姐“薇拉·奈尔”,之后就一直伪装成“薇拉·奈尔”)

牛仔 凯文·阿尤索

牛:“我觉得这样布星”

我:“为什么呢?”

牛:“因为这样我就没有借口把园丁小姐抱在我的背上了,如果园丁小姐拆椅子,我就可以说她拆椅子是不对的,然后乘机甩鞭子把她绑过来”

我:“敢情你这个混蛋都对艾玛做了什么啊!”

舞女 玛格丽莎·泽莱

舞:“我觉得这样不太好吧,毕竟我很喜欢跟艾玛小姐一起坑队友呢!”

我:“嗯?”

舞:“对啊,艾玛小姐拆了椅子,监管不是瓦尔莱塔小姐又没带失常只能放血。那我就可以在队友身边放个加速盒子,这样他就流血更快了”

我:“你们都这么恐怖的吗……”

先知 伊莱·克拉克

先:“嗯……你说的这个问题,有可能以后真的会出现也说不定,你等等我占卜一下!”

两个小时过去了……

先:“再等等,说不定再往后看看就能知道了”

又两个小时过去了……

我:“你好了没啊?”走近一看,先知睡着了……

入殓师 伊索·卡尔

殓:“对……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只觉得艾玛小姐很棒而已啊啊啊”

伊索·卡尔社恐+9999

我:“嗯……你别紧张,我不会怎么样的”

嗖——卡尔跑走了……

勘探员 诺顿·坎贝尔

勘:“艾玛小姐……她人很好,拆椅子……不好”

我:“……”

勘:“但是……我还是喜欢艾玛小姐”

我:“嗯?你说什么?”

勘:“没什么……///”

咒术师 帕缇夏·多里瓦尔

我:“帕提夏小姐!请问……”

咒:“嘘!没看见我在干嘛吗?”

我:“呃,抱歉,我只是想采访一下你。假如拆椅子犯法,你有什么看法?”

咒:“哦,没什么看法,只是你如果这句话是在针对艾玛小姐,我会让你尝尝我猴头菇的厉害”

我:“告辞!”

野人 穆罗

野:“雨女无瓜”

我:“嗯?”

野:“我有什么看法雨女无瓜”

哔——

杂技演员 麦克·莫顿

杂:“哦,那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不过如果艾玛小姐拆不了椅子了,我们还怎么能一起‘演员’呢?”

我:“咦惹,我要举报你们……”

杂:“别那么无情啦,想尝尝我燃烧弹的厉害吗?”

幸运儿

辛:“哎?那样不好,因为班恩特别喜欢我拆椅子时声(jiao)音(chuan)///”

我:“大哥你重点放错了吧喂!”

监管者:

厂长 里奥·贝克

厂:“年轻人,你这句话什么意思?!我告诉你我女儿艾玛最可爱!最厉害!拆椅子最棒了!看着我手上的脆脆鲨,我允许你再重新组织一下语言”

我:“别别别,冷静,冷静啊!”

小丑 裘克

丑:“哦哈哈哈嗝,让我猜猜看,你刚刚是不是被里奥打的很惨!”

我:“你特喵……”

丑:“好了,回归正题。我认为艾玛小姐的技能还行,如果拆椅子犯法,那她的新随身物品生日快乐就没什么用了”

鹿头 班恩

鹿:“唔唔唔唔唔唔唔!”

我:“呃,你在说什么?”

鹿:“唔唔唔唔唔唔!”

我:“这是我今天第四次说了,告辞!”

“杰克”

杰:“你是说艾玛小姐的技能吗?我觉得她拆椅子开心就好,因为我也想看到艾玛小姐开心的笑容”

我:“对啊对啊,我也深受同感,比如看见奈布的笑容”花痴ing

蜘蛛 瓦尔莱塔

蜘:“我是无所谓,不过如果艾玛拆不了椅子,我就省下点蛛丝了”

我:“艾玛小姐,你还是拆椅子吧,我不想被瓦尔莱塔小姐的疯狗移速制裁啊”

红蝶 美智子

蝶:“妾身觉得,艾玛小姐拆椅子特别可爱,让人不禁想放了她呢”

我:“明白了,我也要去拆椅子!”

黄衣之主 哈斯塔

黄:“那样可不好”

我:“为什么?”

黄:“因为那样神明我就没理由放血了”

我:“你们怎么都这么恶毒……”

宿伞之魂 谢必安/范无咎

范无咎:“不知道!不知道!快滚开!别打扰我跟兄长的二人时光”

我:“略略略,我偏不!”

谢必安:“无咎,待人要和善一点”

我:“就是就是!”

谢必安:“所以小姐,既来之,则滚之”

我:“敢情你们两个都是人面兽心啊喂!”

摄影师 约瑟夫

摄:“拆椅子犯法?太好了!你是不知道我被压椅流和献祭流虐的多惨!哈哈哈,这一天终于来了!去打游戏了~”

我:“emm……他是不是没听见如果这两个字……”

疯眼 巴尔克

疯:“唉,管他犯不犯法,反正我都是最厉害的监管哈哈哈”

我:“你是不是忘了一个ban位T0大几局”

梦之女巫 伊德海拉

我:“你好,梦之女巫,我想采访一下你。哎?人呢?哦,对了只有信徒能看见她,好啦收工!”

哔——

导演:“五倍工资还想不想要了?”

我:“错了哥”

爱哭鬼 罗比·怀特

哭:“呜呜呜……如果真是那样就好了,我跟约瑟夫爷爷(你确定约淑芬,阿不,约瑟夫不会打你吗?)一样。被艾玛小姐虐的可惨了”

我:“摸摸,不哭”

孽蜥 卢基诺·迪鲁西

孽:“我也才刚来不久,也不知道这个叫艾玛·伍兹的小妮子有多恐怖,但是听罗比和约瑟夫说她是个很恐怖的女人”

我:“艾玛知道了一定会砍死你们的……”

我:“导演,今天的采访应该结束了吧,都采访过了”

导演:“不,还差最后一个人”

我:“谁?”

“是我!医生——艾米丽·黛儿”艾米丽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

“问题我都知道了,我想说的是,其实艾玛拆不了椅子是件好事。因为那样,她就不会被骂的那么惨吧。艾玛因为技能的原因,一直都被黑的很厉害。但是,艾玛那是想保护大家啊!艾玛从小就父母离婚,生活在孤儿院。但她从来没有哭过,她拆椅子是想保护大家。无脑拆椅子的是那些玩家,关艾玛什么事。可是就因为这些无脑玩家,艾玛才承受了这么多的罪名。所以,如果艾玛拆不了椅子了,我会觉得那是好事,因为……我爱她”艾米丽淡淡的笑着,离去

END

其实结尾艾米丽说的话也是我想说的,艾玛这个女孩子真的很好,希望不要再有那么多人黑她了

艾玛一瞥化冰川,伍兹一笑春满园

平野的薇

【勘园】糖🍬

美好的一天,要从修机开始!艾玛来到了准备厅,细细地擦着工具箱。突然,她感觉自己的脚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低下头去看,原来是诺顿先生那不安分的脚。

艾玛抬头望去,看见诺顿漫不经心的和一旁的威廉说着话,轻笑道:“诺顿先生,您又调皮了”

刷的一下,诺顿就脸红了

威廉还以为他生病了,关心的问候了几句

“我的小姐姐,你又犯规了”诺顿心里想着,又开心的笑了出来

游戏开始——

这局运气不错,红蝶是佛系,一直跟在海伦娜后面,艾玛想着不要去打扰她们了,就一个人安静的修着一台机,她修得非常认真,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在靠近她,突然

“呀!”艾玛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走,眼看着马上就要修完的密码机离自己远去,艾...

美好的一天,要从修机开始!艾玛来到了准备厅,细细地擦着工具箱。突然,她感觉自己的脚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低下头去看,原来是诺顿先生那不安分的脚。

艾玛抬头望去,看见诺顿漫不经心的和一旁的威廉说着话,轻笑道:“诺顿先生,您又调皮了”

刷的一下,诺顿就脸红了

威廉还以为他生病了,关心的问候了几句

“我的小姐姐,你又犯规了”诺顿心里想着,又开心的笑了出来

游戏开始——

这局运气不错,红蝶是佛系,一直跟在海伦娜后面,艾玛想着不要去打扰她们了,就一个人安静的修着一台机,她修得非常认真,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在靠近她,突然

“呀!”艾玛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走,眼看着马上就要修完的密码机离自己远去,艾玛内心是香菇(想哭)的

就这样过了好久好久,艾玛才注意到自己腰上的两只手臂,都不用回头,艾玛就说道:“诺顿先生,您可以放开我了吗?”“不要”还没说完,就听到诺顿的回答,艾玛无奈的叹口气,就知道会是这样,她就只能用力的挣扎,无奈,诺顿这小子居然越抱越紧。没办法,只好用那招了……

“诺顿先生…我想…我想修机—”艾玛回过头,迎上诺顿的目光,用她那楚楚可怜的大眼睛盯着诺顿。

“太…太可爱啦吧”诺顿咽了咽口水,但还是没放走艾玛

艾玛又转过身,把双手放在诺顿的肩膀上“好不好嘛~~”说这句话时,艾玛又用出了她的大招—歪头杀!!

这谁受的了啊!诺顿一个没忍住就亲上了艾玛的嘴,让他意外的是,艾玛这次居然没有反抗!他更开心了,又亲了亲艾玛的脸……

一阵啵啵过后……

诺顿把头埋在了艾玛的肩上“我想和你待在一起嘛—”

诺顿先生撒娇了!!这次轮到艾玛脸红了,她全身僵硬着,任凭诺顿捏脸还是亲亲…“啊,太可爱了”诺顿看着艾玛,看了好久,他终于放开了艾玛,就在艾玛以为解放了的时候,诺顿又突然把她拉了过来,一下子失重,艾玛压在了诺顿身上,“对不…”艾玛刚想起来,又被诺顿压了回去,他把手放在艾玛头上,亲了一下她的秀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会一直吸你哦,我的小艾玛”说完,又在她耳边吹了口气,这一吹把艾玛吓得一抖,诺顿愣了一秒,又开心的笑了出来“太可爱啦,哈哈哈”

一旁的威廉目睹了全部,默默的拿出了手机,给特雷西发到“小特,你喜欢亲亲吗?”没过一会儿,就收到回复——“滚!谁亲你啊!”

威廉变成了LED电灯泡,他堂堂一锋男硬是修了五台机!(可怜的孩子)

———————————————————————



Joker
差点就成了兄妹套装❤

差点就成了兄妹套装❤

差点就成了兄妹套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