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勘探员

87.3万浏览    7808参与
Jenny

诺顿:第一天,我爱你。

麦克:我也爱你。

嗯啊……我太菜了。

草稿警告!

我很多天没更新了,来打我。

诺顿:第一天,我爱你。

麦克:我也爱你。

嗯啊……我太菜了。

草稿警告!


我很多天没更新了,来打我。

yy张三三

日常沙雕
真实感受8
有时候,佛与魔,就在一念之间(。・ˇ_ˇ・。:)

日常沙雕
真实感受8
有时候,佛与魔,就在一念之间(。・ˇ_ˇ・。:)

瓦瓦的管管

【副勘/蜥勘】请勿在庄园内发生争吵

*cp:副勘,蜥勘,何塞→诺顿←卢基诺(修罗场)
*ooc预警,我流人物性格和人物关系,大家都很友好
*想看狗血所以动手了,写的时候处于放飞状态,膈应的就请不要下拉了,勉强自己只会带来痛苦

卢基诺最终还是没能得到那个吻——那个来自诺顿的吻,约瑟夫的话不无道理,他看着其他求生者在何塞之后纷纷围上去交换着问安吻,不免有些动摇,薇拉的口红印残留在诺顿的鼻尖,一点浅浅的红色被炉火的暖光晕开。

像是鼹鼠先生。

卢基诺的脑海中没来由地跳出这句话,那套衣服确实好看,也是红红的鼻尖,上扬的嘴角带着些痞气,一副精明模样,但诺顿似乎是不太喜欢鼹鼠先生有些恶劣的脾性,毕竟部分时装会对主体的性格产生一定影响,因...

*cp:副勘,蜥勘,何塞→诺顿←卢基诺(修罗场)
*ooc预警,我流人物性格和人物关系,大家都很友好
*想看狗血所以动手了,写的时候处于放飞状态,膈应的就请不要下拉了,勉强自己只会带来痛苦








卢基诺最终还是没能得到那个吻——那个来自诺顿的吻,约瑟夫的话不无道理,他看着其他求生者在何塞之后纷纷围上去交换着问安吻,不免有些动摇,薇拉的口红印残留在诺顿的鼻尖,一点浅浅的红色被炉火的暖光晕开。

像是鼹鼠先生。

卢基诺的脑海中没来由地跳出这句话,那套衣服确实好看,也是红红的鼻尖,上扬的嘴角带着些痞气,一副精明模样,但诺顿似乎是不太喜欢鼹鼠先生有些恶劣的脾性,毕竟部分时装会对主体的性格产生一定影响,因此卢基诺更多时候只是看到对方穿着魔物管理人或者那套最朴素的初始时装——这都是最贴近诺顿原本性格的搭配,他感到有些可惜的同时又觉得这是件好事——自己始终面对着一个最真实的诺顿·坎贝尔,而不是被一些别的特质吸引了注意。



“不了。”卢基诺摇摇头,“求生者里冒出个监管者有些奇——”

话音未落,他便看见约瑟夫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襟,走向了求生者聚集的地方,接着优雅地行礼与他们进行攀谈。

然后?然后卢基诺已经记不得当时自己在想些什么了,他只知道约瑟夫获得了诺顿的问安吻并且笑着拍着他肩膀道,“看,并不奇怪啊。”

“请你迅速离开我的视线。”

直到晚会的最后,卢基诺获得了来自其他监管者的拥抱,他们都仿佛是心照不宣的对教授表露出有意无意的安慰。



“你也喜欢那个黑发的孩子吗?”

美智子轻轻扯了扯玛丽的衣袖示意她不要继续了,得到暗示的红夫人眨眨眼,似乎是有些抱歉地抬手虚掩住嘴道,“没关系,我也很喜欢那个可爱的孩子。”卢基诺认为自己不应该在这种关乎个人隐私的地方对其他无辜的人产生嫉妒或者进行迁怒,这太不理智了,但是他在某些层面上非常讨厌法国人,尤其是以约瑟夫为代表的臭屁性格,完全是顶着漂亮脸蛋说着烂人话。



五台密码机已经亮起,诺顿在把最后一块磁铁丢出前被剪骨钳击中了背部,他因冲击狠狠地摔倒在地,矿工帽在求生者的头部撞到断墙后掉落在了一边,诺顿捂着额头以缓解想要呕吐的欲望,眩晕让他的视野里炸开黑色的火花,青年断断续续地发出模糊的呻吟。

卢基诺将对方牵起绑上了狂欢之椅,圣心医院的两道大门距离不远,他们的位置出于居中的废墟,如果使用三段跳卢基诺可以率先到达其中之一,但是耳鸣未消,大门很有可能已经开启,其他求生者会回来救人,系统显示受伤的特蕾西已经逃脱,咒术师和大副仍未离开,卢基诺没有犹豫,他选择留下来守住诺顿。

看着诺顿闭着眼紧皱着眉,脸色有些苍白,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挣扎,只是斜靠在狂欢之椅上,很虚弱的样子,但游戏中的卢基诺没法儿说话,他只是捡起那顶帽子放在了对方腿上,在耳鸣消失后小心翼翼地收起尖锐的指甲替诺顿整理了额发并选择了投降。

——我所能做的并不多,但我还可以为你做出选择。




离开游戏后,诺顿似乎好了些,但他还是站不稳,只能任由卢基诺扶着自己向医务室走去。

“......你竟然投降了。”

“这没什么,因为你看起来需要让艾米丽好好检查一下。”

诺顿感到些许意外,他向卢基诺道了谢,他还不是非常习惯对方人类的模样,卢基诺的眼睛似乎还闪着一刀斩的红光,编起的发辫搭在诺顿的手臂上,磨蹭得发痒。诺顿本还想说什么却被反胃感打断了话头,他用手捂住嘴,弓着腰咳嗽。

“是因为刚才撞到头了吗?”

“唔......也许咳咳......”

“非常抱歉......我——”

“诺顿——”

卢基诺闻声,抬眼看向迎面走来的何塞,对方礼貌地微笑着上前搀扶靠墙休息的诺顿,嘴角紧绷,他顺势将卢基诺与对方隔开。何塞听见了蛇吐信的微弱声响——那是卢基诺在游戏中以孽蜥形态出现时才会出现的、带有敌意的嘶嘶声。

真不错。

“迪鲁西教授,谢谢您的帮助,但我想您的下一场比赛是不是要开始了。”何塞无视了警告,他依旧对卢基诺保持微笑,“不去找夜莺小姐检查一下吗?游戏结束求生者就应该恢复健康了,您也许是哪里出了问题了。”

“谢谢提醒,但我认为是我的原因才导致诺顿受伤,所以我理应陪着他。”卢基诺侧身站在了诺顿的另一边,伸手扶着对方,微微仰头,以一种蔑视的姿态与面前的何塞对视,“哦?我想巴登先生也许也应该去检修一下自己义眼,如果身体有不适别憋着亏待了自己。”

被这样夹在两个人当中即使是头昏脑胀的诺顿也能够感受到剑拔弩张的气氛,他感觉自己惹上了某种不得了的麻烦——自己难以解决的麻烦。



“请不要在医务室门口吵闹。”

听见了门口的声响,艾米丽即时出现将被两人架在中间的诺顿拉进了医务室,只留下噤了声的两人凝视闭上的房门,走廊又重归宁静,何塞和卢基诺都没有再停留,直直地向不同的方向转身离开。



“抱歉,打扰了。”

“治疗是我的职责。”艾米丽叹了口气,“我没有生气,只是你确实是惹上了不小的麻烦......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吧。”女医生让诺顿坐在单人床上,轻轻按压着对方的头部询问是否有痛感,排除了有外伤伤口得可能后,她有些为难是否需要寻找夜莺小姐。

诺顿想了想,谢绝了对方的建议,毕竟找夜莺小姐看病是需要一定花费的,他答道:“没有听到,头疼得厉害,什么都不记得了。”并不是很想直面问题的样子,艾米丽也无可奈何,她翻找了一些醒酒药和感冒药交给诺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稍做提醒。

“逃避解决不了问题。”

诺顿下意识地摩挲着挂在腰间的磁铁,躺下休息的他向艾米丽报以微笑,直到窗帘完全阻隔了两人的视线。

“但很有用,不是吗?”



TBC

队伍配置和游戏机制私设都是瞎比比的,这次蜥勘成分多一点
感觉我流约约真的很恶人

评论来找我玩啊!!!

时生
原Twitter:ぽにたさん(...

原Twitter:
ぽにたさん(@nekotity0805)
URL:
https://twitter.com/nekotity0805/status/1202538475595034624?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原Twitter:
ぽにたさん(@nekotity0805)
URL:
https://twitter.com/nekotity0805/status/1202538475595034624?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阿大大迪迪
来自推特画手 Cloudkou...

来自推特画手 Cloudkourin (@Cloudkourin): https://twitter.com/Cloudkourin?s=09

来自推特画手 Cloudkourin (@Cloudkourin): https://twitter.com/Cloudkourin?s=09

叒莔

【第五人格同人//剧情//故事】关于勘探员你不知道的40事(上)

  • 大概是一个带一点刀子的游戏日常?

  • 诺顿大宝贝啊啊啊!!(我爱了)

  • 本次为作者第一次写文,含戏剧性出现,治疗疑难杂症,惊喜晚会等沙雕内容,也许会有ooc,有少量蜥勘内容,祝食用愉快

  • 如果够十个热度就写下去  ,不够的话是水平欠缺,暂时停更(去你的作者你明明就是懒癌晚期不想更文)

1.诺顿在一个寒风凛冽的冬夜加入了游戏中。


2.好吧,还不如说是闯入。


3.据目击者德拉索恩斯先生报告,他像闪电一般飞过覆盖着新雪的草坪,以常人无法想象的速度直接跨过了栅栏,然后看见法国人惊诧的目光,捡起地上皱巴巴的帽子向他鞠了躬。...

  • 大概是一个带一点刀子的游戏日常?

  • 诺顿大宝贝啊啊啊!!(我爱了)

  • 本次为作者第一次写文,含戏剧性出现,治疗疑难杂症,惊喜晚会等沙雕内容,也许会有ooc,有少量蜥勘内容,祝食用愉快

  • 如果够十个热度就写下去  ,不够的话是水平欠缺,暂时停更(去你的作者你明明就是懒癌晚期不想更文)

1.诺顿在一个寒风凛冽的冬夜加入了游戏中。




2.好吧,还不如说是闯入。




3.据目击者德拉索恩斯先生报告,他像闪电一般飞过覆盖着新雪的草坪,以常人无法想象的速度直接跨过了栅栏,然后看见法国人惊诧的目光,捡起地上皱巴巴的帽子向他鞠了躬。




4.“对不起,矿场刚下班。”




5.虽然他的出现有些戏剧性,参赛者很快与这名有些奇怪的,半边脸总是沉浸在帽子的阴影下的勘探员熟了起来。




6.毕竟来这里的人,谁没有一点秘密。




7.看得出,他的出身不怎么样,但他很聪明能干,在游戏中尽职尽责,受伤了也尽量保持微笑。他总是会有笑话可讲,并且人们很快发现,他在几乎所有方面都有一些经验,基本可以用“八面玲珑”形容。论口才莱利先生都得让他三分,而他努力时甚至能把萨贝达喝下桌子。




8.大家都觉得,这个老好人来到这里实在是可惜。




9.他本人听了也不说什么,一笑了之。




10.勘探员说,他叫诺顿.坎贝尔。







11.事虽如此,勘探员身上的谜团随着时间推移并没有变淡,反而加深了。




12.诺顿隔壁的伊索.卡尔听见,晚上从他的房间里经常传来剧烈的咳嗽声和痛苦的呜咽,绝望的声音和白天的说笑简直判若两人。




13.不过,有一些自闭的入殓师一直没有说出什么。




14.直到,有一天诺顿进了他的房间,有些尴尬地向他借口罩。

                                                                                           TBC.


幸运鹅保护协会

cp勘探员→幸运儿←佣兵

含轻微占幸/杂幸描写,谨慎避雷

上次车车的后续番外,不是车



cp勘探员→幸运儿←佣兵

含轻微占幸/杂幸描写,谨慎避雷

上次车车的后续番外,不是车



浩二手冲红茶

姐妹跟我聊邮差gg这么粉嫩可爱应该和谁搞cp,说第一时间联想到勘探,长得好看的人就算相差十万八千里也能拉郎,觉得很香摸一下自己嗑。

原皮真的好粉嫩,可可爱爱小男孩我爱死了。

姐妹跟我聊邮差gg这么粉嫩可爱应该和谁搞cp,说第一时间联想到勘探,长得好看的人就算相差十万八千里也能拉郎,觉得很香摸一下自己嗑。

原皮真的好粉嫩,可可爱爱小男孩我爱死了。

是鹊仔仔——

我没在偷懒——

依旧画诺顿,外加试着产粮。

……那个是教授和诺顿嗷(不说估计没人看出来)

我没在偷懒——

依旧画诺顿,外加试着产粮。

……那个是教授和诺顿嗷(不说估计没人看出来)

pfmwzIB

和队里哥哥们开黑的快乐摸鱼www封面是筯肉舞女,巨怂鸟,欠揍人皇香香,必飞勘探和我的裂开佣兵xx
之后几p是各种游戏中的瞎聊产生的快乐经历23333

和队里哥哥们开黑的快乐摸鱼www封面是筯肉舞女,巨怂鸟,欠揍人皇香香,必飞勘探和我的裂开佣兵xx
之后几p是各种游戏中的瞎聊产生的快乐经历23333

白墨团子
“饿坏了?满足了吗?……该轮到...

“饿坏了?满足了吗?……该轮到我了吧?”

红鳞和流浪,好配 (。ӧ◡ӧ。)
落魄的流浪吸血鬼饥饿难忍,遇到了散发着血味的怪物蜥蜴人,会发生什么化学反应呢✨

“饿坏了?满足了吗?……该轮到我了吧?”

红鳞和流浪,好配 (。ӧ◡ӧ。)
落魄的流浪吸血鬼饥饿难忍,遇到了散发着血味的怪物蜥蜴人,会发生什么化学反应呢✨

酢
我好了 我随便摸摸鱼,,(:3...

我好了

我随便摸摸鱼,,(:3▓▒

我好了

我随便摸摸鱼,,(:3▓▒

蘑菇炖鬼甲

【勘杂】事后做梦

•是两人事后,麦克克做的一个梦(NC-17)

•极其沙雕,ooc不可避免

•很短,非常短

•没有后续

麦克知道这是在做梦——因为现实中不存在这种情况。

“想干/我一次吗?”

“你确定吗诺顿?”拽着男人的领带亲了个够,男孩故作老练的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我可是很有良心的问你哦?”

“确定,亲爱的。”诺顿把麦克的头发轻轻别开,在他的额头上吻了吻,“你难道不想试试看吗?”

太刺激了,麦克兴奋的笑了笑,跨坐在诺顿身上咬他下巴。

“你可别后悔。”

麦克的手拽着诺顿的裤子往下拉,露出了——

还有一条裤子。

再拉,还有;再扯,还有;再拽,还是有🌚。

麦克气疯了,看着诺顿被(看上去)单薄的衣物包裹着的长腿,忍不...

•是两人事后,麦克克做的一个梦(NC-17)

•极其沙雕,ooc不可避免

•很短,非常短

•没有后续

麦克知道这是在做梦——因为现实中不存在这种情况。

“想干/我一次吗?”

“你确定吗诺顿?”拽着男人的领带亲了个够,男孩故作老练的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我可是很有良心的问你哦?”

“确定,亲爱的。”诺顿把麦克的头发轻轻别开,在他的额头上吻了吻,“你难道不想试试看吗?”

太刺激了,麦克兴奋的笑了笑,跨坐在诺顿身上咬他下巴。

“你可别后悔。”

麦克的手拽着诺顿的裤子往下拉,露出了——



还有一条裤子。

再拉,还有;再扯,还有;再拽,还是有🌚。

麦克气疯了,看着诺顿被(看上去)单薄的衣物包裹着的长腿,忍不住吼了一句:“你*粗口*穿了多少?!你是怎么穿进去的?!”

“嗯哼亲爱的,你要有耐心啊——”诺顿笑着,整个人往后躺去,把后背完完整整的贴在床铺上。

然后,他幸灾乐祸的看到麦克骂骂咧咧的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上人好麻烦,还是你来吧。”麦克气呼呼的俯下身子,在诺顿脖子上吹气。“我业务不熟。”诺顿翻了个身把麦克圈在身下,忍不住的咬了一下他的耳朵。

“遵命,怕麻烦的小家伙。”



哦艹,为什么梦里他技术都那么好?

躺在诺顿怀里一丝不挂的麦克感受着腰椎间盘出走的酸痛如是想着。


南唐酒齋
不咕了,终于画完啦,正好可以当...

不咕了,终于画完啦,正好可以当桌面壁纸(๑•̀ㅂ•́)و✧
摄影:约瑟夫ww
【说什么都好……我想要评论1551】

不咕了,终于画完啦,正好可以当桌面壁纸(๑•̀ㅂ•́)و✧
摄影:约瑟夫ww
【说什么都好……我想要评论1551】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