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勘杂

36.9万浏览    1388参与
迷茫

温柔[勘杂]

短文

没有什么思路

而且我喜欢写短文


过几天写短车


诺顿视角


当然,谁会不喜欢温柔的人呢。?就像…冬日散落在身上的暖阳一样。虽然触摸不到,但是可以感觉到那种被爱,被保护的心情。

有时候看到他总会害羞

因为什么自己也不知道

伊莱告诉我这种感觉,是喜欢

可是我和他都是男的,有可能算是错觉

我想着他应该不止对我一个人那样吧,毕竟他不止对我微笑啊,想起他的笑容脸不禁红了起来,糟糕,这种真的是喜欢吗?

如果告诉他的话,会不会远离我这种人…

真的好想拥有他

远处金黄色头发的男孩似乎注意到自己

他过来了

我慌乱的整理自己的衣服

上面的杂草有点多

他看到我了

手伸过来…

这个意思是?

我看着他踮起脚给我弄头发上的杂草

这个人真...

短文

没有什么思路

而且我喜欢写短文


过几天写短车


诺顿视角


当然,谁会不喜欢温柔的人呢。?就像…冬日散落在身上的暖阳一样。虽然触摸不到,但是可以感觉到那种被爱,被保护的心情。

有时候看到他总会害羞

因为什么自己也不知道

伊莱告诉我这种感觉,是喜欢

可是我和他都是男的,有可能算是错觉

我想着他应该不止对我一个人那样吧,毕竟他不止对我微笑啊,想起他的笑容脸不禁红了起来,糟糕,这种真的是喜欢吗?

如果告诉他的话,会不会远离我这种人…

真的好想拥有他

远处金黄色头发的男孩似乎注意到自己

他过来了

我慌乱的整理自己的衣服

上面的杂草有点多

他看到我了

手伸过来…

这个意思是?

我看着他踮起脚给我弄头发上的杂草

这个人真的好温柔

我尝试着对他说出那句话

但是好怕他讨厌我

“麦克,谢谢你”

我说不出口

明明想说的不是这一句

“啊?不用谢”

好温柔的回答…

我发现我好像真的喜欢上这个男孩了

虽然早已确认,但说不出口。


Ueno🐾
#语c群宣#“盛宴。”欧利蒂丝...

#语c群宣#
“盛宴。”
欧利蒂丝、臭名昭著的庄园,在这里,你可以发现各种神奇而又不可思议的事。
有些人为了奖金前来、有些人被奇妙的机关设计吸引,还有一些人为杀戮而来。
亲爱的,如果你对这儿感兴趣,不妨拿起这张属于您请柬,它会指引你。
——我们期待您的到来。

第五人格磨皮向语c,24小时全天上皮。
皮气不行?各路同好与你一同讨论分析。
文笔不好?群里神仙白描叠词应有尽有。
扫描二维码进入欧利蒂丝,群号:280450568。欢迎您的到来!

#语c群宣#
“盛宴。”
欧利蒂丝、臭名昭著的庄园,在这里,你可以发现各种神奇而又不可思议的事。
有些人为了奖金前来、有些人被奇妙的机关设计吸引,还有一些人为杀戮而来。
亲爱的,如果你对这儿感兴趣,不妨拿起这张属于您请柬,它会指引你。
——我们期待您的到来。

第五人格磨皮向语c,24小时全天上皮。
皮气不行?各路同好与你一同讨论分析。
文笔不好?群里神仙白描叠词应有尽有。
扫描二维码进入欧利蒂丝,群号:280450568。欢迎您的到来!

柠檬兔儿爷
友善的注视×6 〈...

友善的注视×6

〈沿用原设邮差视线恐惧的设定〉
(´ー`)y━~~
有勘杂or勘殓成分〈因为他们仨挨的太近了〉
以及佣占成分〈原因同上〉
趴着的四只=沉默寡言四人组
〈感觉怪怪的〉

友善的注视×6

〈沿用原设邮差视线恐惧的设定〉
(´ー`)y━~~
有勘杂or勘殓成分〈因为他们仨挨的太近了〉
以及佣占成分〈原因同上〉
趴着的四只=沉默寡言四人组
〈感觉怪怪的〉

茶番椿

“如何亲手毁掉一个人?”“无条件的给他全部,再一次性收回来。”

“如何亲手毁掉一个人?”“无条件的给他全部,再一次性收回来。”

水晶湖不怕死的扛把子

难,在学校画的
月考完后一天赶出来应付艺术节的东西。在学校没有手机,全靠记忆力想他俩衣服,马克笔也是用学校的,颜色给我整吐了

难,在学校画的
月考完后一天赶出来应付艺术节的东西。在学校没有手机,全靠记忆力想他俩衣服,马克笔也是用学校的,颜色给我整吐了

维大妈做不完作业了啊啊啊
(我流)流浪者X 愚者之心。...

(我流)流浪者X 愚者之心。

流浪●发扬勤俭省事好品德●者
愚者●管他打不打得过先口吐芬芳●之心
相爱相杀它不香ma

(我流)流浪者X 愚者之心。

流浪●发扬勤俭省事好品德●者
愚者●管他打不打得过先口吐芬芳●之心
相爱相杀它不香ma

九熙公子

易感期(上)

是私设!

ABO世界观

可以的话可以来一发破车,预计在中篇或下篇(

我的手赶不上我的脑洞ヾ(´A‘)ノ゚

——————————————

     一开门就被抱了个满怀,浓浓的沉木香包裹着我。

     “麦克....”诺顿软软糯糯的声音叫唤我的名字。

     我捧住他的脸,看着他微微泛红的眼角。

     “易感期来了?”我在他眼角落下一个吻表示安慰“我在呢,不哭。”

     “要草莓甜甜圈。”诺顿...

是私设!

ABO世界观

可以的话可以来一发破车,预计在中篇或下篇(

我的手赶不上我的脑洞ヾ(´A‘)ノ゚

——————————————

     一开门就被抱了个满怀,浓浓的沉木香包裹着我。

     “麦克....”诺顿软软糯糯的声音叫唤我的名字。

     我捧住他的脸,看着他微微泛红的眼角。

     “易感期来了?”我在他眼角落下一个吻表示安慰“我在呢,不哭。”

     “要草莓甜甜圈。”诺顿说完靠着我的脖颈嗅我的信息素。

     “嗯嗯,我们先进去好吗先生?站在门口是不是不太好?”我像诱导孩子一样让他松开我然后关上门。

    门一关上他就像粘粘糖一样黏在身上,不停嗅我。

    该死,他知不知道这样很容易擦枪走火?

     “诺顿快松开,我可不想在这里来。”我嘟着嘴有些生气。

    诺顿见我有些生气便依依不舍松开我,未了还亲了我一口。他用那委屈的眼神看着我,实在太戳我心了。

      “好吧...晚上给你抱。”我放松语气和他说,那委屈的眼神突然亮起来。

     易感期的诺顿实在是太让我喜欢了,软软糯糯的,就像个大犬犬,给的蜜糖就会很开心。

     对我会有不一样的神情。

     我实在喜欢不起来毫无生气的家和冷清的丈夫,尽管易感期前都是如此。

    把诺顿安抚好,他那双手紧紧搂住我的腰,生怕我走一样。

    我还记得一年前他那双被情欲染上的眸子,就盯着我的腺体,一下都没给我歇息就把犬齿咬下去,注入他的信息素。

     后来他就搂着我,一句话也没有说,身体只是微微发颤。

     再后来是家族联姻,之后我就很少看到诺顿。

     第一次易感期的时候他就躲在衣柜里,眼角红红的,看到我就像得到糖的孩子一样兴奋。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诺顿为什么要标记我?是为了打发他的家族还是打发我。

    他很少和我说话,永远是用冰冷的表情看我。

    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

    想着想着我竟然哭了出来,泪水就像水龙头一样流不尽。

    “麦克..你怎么哭了?”诺顿起身把我的眼泪擦掉,却怎么也擦不完便亲我的眼角,“麦克不乖。”

     我并不喜欢哭,我是个乐观主义者,但对于诺顿的感情就像被棉花堵住一样,喉咙里像有什么卡着。

     后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睡过去,眼皮沉沉的,脑袋一片空白。

     醒来时诺顿搂着我,手保持抚摸我脊背的姿势。

     小心翼翼给他一个早安吻,拉开他的手走出了卧室。

    洗漱好后打算做个简单的早餐,我的水准只要不炸厨房算是好事,只能烤面包片和牛奶过早上。

     刚放个面包片进烤面包机里后腰就被搂住。 

     “你又悄悄离开我。”诺顿的语气有些生气,在抱怨我的不是。

     “嘿,先生。”我轻轻拍他搂住我的手,“我只是起个床准备早餐并没有离开你哦。”

    他不理会我,自顾自蹭我的腺体还坏心眼舔了一口,这让我腿一软。

     “这是给麦克的惩罚。”诺顿奶气的声音说狠话我真的感受不到生气,可他猝不及防舔我腺体是真让我有点生气。

      “诺顿,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我推开他,不重地打他的脑瓜。

     诺顿嗯哼一声,又把我抱住。

      “不要再离开我了。”

    

    

   

    

    


草泥

一些之前囤的图,依旧草稿流

p1私设已交往

一些之前囤的图,依旧草稿流

p1私设已交往

斑鸠今天依旧不想写文

摸鱼……
勘杂冬季装我真的很可!

画的时候没有看原图,所以会有很多bug还请见谅👀💦
(比如眼镜(尴尬),描完线打好阴影后才发现忘画了……)

P1是原画,P2是滤镜
滤镜完我发现诺顿的头变大了?……
(好像画得时候就有问题叭……)

画得实在是太丑了,就当我是在练姿势得了(然而姿势也别扭的一批……)

卑微JPG.

摸鱼……
勘杂冬季装我真的很可!

画的时候没有看原图,所以会有很多bug还请见谅👀💦
(比如眼镜(尴尬),描完线打好阴影后才发现忘画了……)

P1是原画,P2是滤镜
滤镜完我发现诺顿的头变大了?……
(好像画得时候就有问题叭……)

画得实在是太丑了,就当我是在练姿势得了(然而姿势也别扭的一批……)

卑微JPG.

Mr Spade☕
作者@teorekka授权转载...

作者@teorekka
授权转载,截图在搬运授权截图合集中
喜欢作品请去推特支持原作者
请勿盗图,谢谢配合

https://twitter.com/teorekka/status/1198312763812016128?s=19

作者@teorekka
授权转载,截图在搬运授权截图合集中
喜欢作品请去推特支持原作者
请勿盗图,谢谢配合

https://twitter.com/teorekka/status/1198312763812016128?s=19

草泥

乱涂乱画,巨型OOC,校园Au

勘探的鼹鼠设定有·东西

乱涂乱画,巨型OOC,校园Au

勘探的鼹鼠设定有·东西

-白筱-

即使我知道勘杂圈里都是神仙,我也要用腐朽的双手丢出我的垃圾【?】
p1是动图,很……粗糙,看看就好
p2后面基本就是沙雕和摸鱼。
北极勘杂伤不起啊

即使我知道勘杂圈里都是神仙,我也要用腐朽的双手丢出我的垃圾【?】
p1是动图,很……粗糙,看看就好
p2后面基本就是沙雕和摸鱼。
北极勘杂伤不起啊

白水泉

【勘雜】一夏

現代pa 2000字短打

青梅竹馬/雙向暗戀/過去捏造/OOC


那個夏天,那個時候。

日子輕得像天邊浮著的一層雲,不仔細分辨便看不出哪部分是白色哪部分是藍色。數學課上老師點麥克起來回答問題,他站起來,斷斷續續地說出一道貌似是追擊問題的解題步驟,調皮好惹事的後桌趁他不注意踢開他的椅子,他一屁股坐到地板上,哄堂大笑,他笑著地跳起來,和後桌打鬧了幾下便坐下,看見窗外湛藍的天空散發著刺目的光。


那個夏天,那個時候。 

午休時太陽炙熱灼人,操場上冒著恍惚的白煙。麥克從教室辦公室出來,搬著厚厚的作業本慢慢地走。諾頓從走廊的一頭走來,他輕輕掃了一眼,發現了麥克散掉的鞋帶。 ...

現代pa 2000字短打

青梅竹馬/雙向暗戀/過去捏造/OOC


那個夏天,那個時候。

日子輕得像天邊浮著的一層雲,不仔細分辨便看不出哪部分是白色哪部分是藍色。數學課上老師點麥克起來回答問題,他站起來,斷斷續續地說出一道貌似是追擊問題的解題步驟,調皮好惹事的後桌趁他不注意踢開他的椅子,他一屁股坐到地板上,哄堂大笑,他笑著地跳起來,和後桌打鬧了幾下便坐下,看見窗外湛藍的天空散發著刺目的光。


那個夏天,那個時候。 

午休時太陽炙熱灼人,操場上冒著恍惚的白煙。麥克從教室辦公室出來,搬著厚厚的作業本慢慢地走。諾頓從走廊的一頭走來,他輕輕掃了一眼,發現了麥克散掉的鞋帶。 

不動聲色地抬腳踩過去,麥克「哎呀!」一聲朝前倒,諾頓站得近,已經發育厚實臂膀擋住他的半個身子,砰的一聲,作業本晃了晃,窗外遙遠的地方飄來籃球擊打地面的聲響。 

「你還真是笨手笨腳,注意點啊。」


那個夏天,那個時候。 

隔壁婆婆的貓丟了,麥克幫她找貓,半路上遇到了從補習班回家的諾頓。在學校他們幾乎不怎麼說話,這時候也十分尷尬,兩個人低著頭找了一路。沿著河堤,穿過草地,在沙地公園裡。一直找到夕陽西沉,麥克很不自在,貓還沒有現身。

諾頓和麥克坐在小時候常玩的鞦韆上,分食一根草莓味的棒棒冰。老規矩,冰多的那一半歸麥克,諾頓不怎麼喜歡甜食,安靜地吃完手中甜甜的冰沙。

幾個小孩在沙地上踢球,球飛過來,諾頓長腿一伸便把球踢到操場中間。冰快吃完了,小野婆婆的貓踱著悠哉的步子出現,躺在麥克的腿上,懶洋洋地打哈欠。


那個夏天,那個時候。 

每次下午放學的時候,麥克在圖書館的露台上,總能看到好大好寬闊的天空。看書的間隙他漫無目的地想東想西,想來想去。

要怎樣才能長高兩公分呢?多喝牛奶可以嗎?地球之外有外星人嗎?人的本性是善良的嗎?這個世界真的公平嗎?他什麼時候能夠長大? 

很多問題都沒有答案,於是他繼續想:今年生日的時候邀請諾頓他會生氣嗎?如果他每天多喝一杯牛奶多跑1000米,他能在今年夏天長得跟諾頓一樣高嗎? 

夜深人靜的時候麥克倒在柔軟的床鋪上,雙腿大開,姿勢放鬆,幻想充滿陽光氣味的被褥里傳來拔節生長的成長的聲響。


那個夏天,那個時候。 

距離自習課結束還有五分鐘,前排的女生突然低呼了一聲「有彩虹!」,整個班都轟動了,擠在窗前探頭探腦,仰視著雲彩間七彩的虹光。麥克抬起臉,朝窗外看去,夕陽的金色光輝落滿同學們整齊的製服,變成一種令人難忘的柔和顏色。 

諾頓微微笑了笑,回過頭,毫無準備地與麥克激動的視線在空中相撞,兩個人不自然地挪開視線,一個故作冷淡煩躁,一個有些懵懂驚慌,他們都沒看到,那架難得的雨後彩虹,從遠處看,就彷佛橫亙在他們中間。


那個夏天,那個時候。

同學們一起去徒步,分組的時候諾頓又照常落單。森林的地貌有些複雜,走到半夜他就迷失了方向。麥克一邊吐槽為什麼在徒步前奈布還要冷冷靜靜地講滿三個鬼故事,一邊朝前走。 

麥克也迷路了。

突然的,漆黑的小徑前方閃出一道筆直白光,麥克沿著光走去,撥開草叢後倏地發現其他人都在路口等他。人群中間的諾頓舉著手電筒,表情很臭。 

「這也能跟丟?走吧。」他這麼說道,雖然自己也是。


那個夏天,那個時候。 

麥克的腦袋裡裝了許許多多奇怪的問題,他年輕和善,和每個人都好好相處,單單為成績落後就能責怪自己很久。他想變得更勇敢,想能夠保護身邊的每一個朋友,想這學期的考試成績比上學期再好一點,想今年暑假能有機會跟諾頓再打一次電動。

突降暴雨,麥克沒帶傘,只得去避雨,意外地發現了屋簷下的諾頓。他們都是跑來躲雨的,白襯衫濕透了,衣角滴答地滲著水。腳前的水窪一點一滴地積累起來,搖晃著倒映出他們沉默的年輕臉龐。 

「雨真大。」麥克習慣性地自言自語道。片刻後,他聽到耳邊傳來低沉的一聲: 「是啊。」 

砰砰砰,好像是心跳加快的聲音,雨聲太吵了,於是雙方偷偷認定聲音的來源不是自己。  

一星期後,他們去附近的寺廟完成這學期最後一次社會實踐。擦地板要脫鞋,諾頓默默的將自己的鞋擺在麥克的粉紅球鞋旁邊,被發現後的理由是這樣方便他找。十幾雙各色各樣的鞋擺在鞋櫃上,有的歪歪扭扭,有的整齊乾淨。他們在長廊上比賽擦地,最後把場地弄得一團亂,被氣得青筋直蹦的老師一個個趕回去。 


不知不覺,他們畢業了,長大了。

諾頓結束了工作,照舊來到拉麵館吃麵。透過乾淨的窗玻璃,他看見兩個初中生模樣的男生一前一後走過街頭,球鞋有些臟舊,書包帶子收得很緊。也是那個時候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少年時代早已徹底結束。

歲月這個小偷悄悄地將那些曾經很重要的東西一件件拿走,十六歲的時候,畢達哥拉斯定律對於他價值整整十五分,現在,畢達哥拉斯和他可能不會再有任何联系。 

 有人推門走進來,是麥克,他要了一碗料湯拉麵,熟門熟路地在諾頓身邊坐下。 

立體幾何,平面幾何,可數名詞和不可數名詞,明治維新的基本內容,哥德巴赫的數學猜想,地球之外有沒有外星人,人是善良還是邪惡,他什麼時候才能再長高兩公分。 

這些問題,麥克已經很少再想起。

有些問題的答案他已經知道,有些問題的答案他不再需要知道。 


諾頓偷偷看著麥克汗津津的側臉,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少年時代也不是離開了畢達哥拉斯、阿基米德或者川端康成,就沒什麼剩下。

 起碼他剩下了。 


他笑起來,這時候有一雙筷子伸進他的碗裡,快速地夾走了最後一片魚板。 諾頓怔怔地抬起臉,看見麥克像當年一樣頑皮的吞下了那片魚板,表情自然得好像他就是它的主人,他就是所有稍微多一點點冰的那一半棒棒冰的主人。

 室內的空調運轉的聲音很吵,窗外驕陽似火,年輕的男孩女孩嬉笑著走過大街小巷。他們忽然發現,所有的夏天都是和對方一起度過的,包括這一個,包括下一個。


THE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