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勘殓

89281浏览    275参与
勘殓tag更新了再叫我起来
“你还想逃到哪里去?” 是流浪...

“你还想逃到哪里去?”

是流浪者×驱魔人

“你还想逃到哪里去?”

是流浪者×驱魔人

卷柏不是卷伯

【all殓】

*序章  

*并没有乱打tag,以后更新本篇背景下的条漫cp的tag就会分开。这个序章是总起全章的作用(……?)
 
  (真正要各个部分都画一遍的话进度会很慢。龟速的那种。)

*涉及cp有:勘殓/先殓/佣殓/杂殓

*我不管我画这个就是为了快乐,满足自己团宠殓的妄想。

*ooc可能存在。
*字丑。(但我尽量写工整了)

【all殓】

*序章  

*并没有乱打tag,以后更新本篇背景下的条漫cp的tag就会分开。这个序章是总起全章的作用(……?)
 
  (真正要各个部分都画一遍的话进度会很慢。龟速的那种。)

*涉及cp有:勘殓/先殓/佣殓/杂殓

*我不管我画这个就是为了快乐,满足自己团宠殓的妄想。

*ooc可能存在。
*字丑。(但我尽量写工整了)

凌白楚

再见

卡尔死亡预警

刀子预警

第一次写勘殓

文章背景大家应该猜的到,我就不多说

不喜勿喷

诺顿和卡尔是发小,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卡尔因为父母管教,从小很少和人接触,有些社恐,害怕说话,诺顿小时候被大面积烫伤,所以沉默寡言,不善言辞,但他们却异常聊得来,情同手足,形影不离,直到……

诺顿那天被他们的父母死死拦着,只能眼睁睁看着卡尔被几个大汉押进所谓的管制学校,卡尔在进入学校大门的最后一刻,回头喊着他的名字,然后,卡尔就此从诺顿的生命里彻底被抹除了……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卡尔的父母对卡尔要求异常高,但当卡尔说他以后想当入殓师时,他的父亲气的直接扇了他一巴掌,大骂他没出息,去给死人化妆,赚死人的钱...

卡尔死亡预警

刀子预警

第一次写勘殓

文章背景大家应该猜的到,我就不多说

不喜勿喷

诺顿和卡尔是发小,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卡尔因为父母管教,从小很少和人接触,有些社恐,害怕说话,诺顿小时候被大面积烫伤,所以沉默寡言,不善言辞,但他们却异常聊得来,情同手足,形影不离,直到……

诺顿那天被他们的父母死死拦着,只能眼睁睁看着卡尔被几个大汉押进所谓的管制学校,卡尔在进入学校大门的最后一刻,回头喊着他的名字,然后,卡尔就此从诺顿的生命里彻底被抹除了……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卡尔的父母对卡尔要求异常高,但当卡尔说他以后想当入殓师时,他的父亲气的直接扇了他一巴掌,大骂他没出息,去给死人化妆,赚死人的钱,还撕掉了很多卡尔爱看的小说,可后来卡尔就是要当入殓师,就是不愿意去经商,这点诺顿明白,因为经商需要油嘴滑舌,但卡尔做不到,不过卡尔父母却认为是卡尔是个有问题的孩子,即使他们知道卡尔患有社交恐惧症,但他们在带卡尔接受过几次心理辅导后,不顾卡尔反抗,直接把卡尔送进了所谓的,专门管理问题学生的封闭学校读书,他们对卡尔说:“这都是为你好!”

诺顿就这么等了卡尔三年,一直等到他们毕业,三年期间,这所学校不停传出虐待殴打学生的新闻,但后来都说是谣言,诺顿半信半疑,他发给卡尔的短信,卡尔都未恢复,这让他十分不安,却又无可奈何。

毕业那天,诺顿早早去那儿接卡尔,他很兴奋,很激动,可他看到一群学生十分机械,麻木的从学校走出来,冷冷的,没有生气,诺顿觉得不对劲,然后他一眼看到了人群里的卡尔,他赶紧跑到卡尔面前,然后脸上的笑容化为了乌有,卡尔的眼睛无比空洞,没有光彩,没有灵魂,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和死人的眼睛没有区别,而且卡尔整个人都瘦削了下去,显得憔悴,在卡尔的嘴角还有一道缝线,一看就是被人打过,“卡尔……”诺顿叫了卡尔一声,但卡尔却像不认识他一样,没有反应的绕过了他,留下站在原地的诺顿,诺顿迷茫的站在那儿,看着卡尔像具行尸走肉一样,逐渐走远了……

那天,卡尔一回家,就扔到了所以曾经爱看的书,小说,杂志,和他偷偷练习化妆的工具和化妆品,然后按照父亲的要求去学金融,卡尔的父母为卡尔的乖巧而无比高兴,只有诺顿捡起一本被扔掉的书,站在外面,看向卡尔房间的窗户,这还是卡尔吗?是他认识,喜欢的那个卡尔吗?

很快,卡尔的问题就显现出来,卡尔为了遮挡嘴角的缝线而带上了口罩,每天不和人交流,看任何人都是冷冷的,没有感情,像个木偶人,卡尔不相信任何人,枕头底下藏着水果刀,失眠、磕药,到后来卡尔开始自残自虐,他的父母这才意识到不对劲,可是问卡尔什么,卡尔都不说话,只是睁着空洞的眼睛,呆呆地看着他们……

那天晚上,诺顿做了个噩梦,他的梦中一直是卡尔的那双眼睛,无神、麻木、空洞,诺顿从梦中惊醒,然后听到消息――卡尔失踪了!他赶紧和邻家们去找,但是一直没有消息,午夜时分,诺顿漫无目的的在街头游走,一直到了曾经和卡尔经常去的公园,灵光一闪,诺顿赶紧往公园深处的树林跑,然后看到了卡尔,卡尔背对着他,手上拿着水果刀,就这么站着,“卡尔,你在干什么啊!”诺顿喊着,可卡尔只是机械的转过来说:“我不是卡尔。”“嗯?卡尔你……”“早在他进入那所学校时,他就已经死了。”卡尔对着诺顿挥了挥手,“再见。”然后毫不犹豫的用刀割开了自己脖子上的大动脉,一时间,血雾茫茫,血珠飞洒,血珠倒映出诺顿绝望的面孔,卡尔倒在地上,死也没有闭上那双早已经死亡的眼睛,灰色的眼睛中是灰色的世界……

――――――――几年后―――――――

那所学校被揭发了,一个自称“入殓师”的黑客黑掉了学校的网络,并把所有学校虐打学生的证据都发到了网上,还强行发到了各地新闻大会的屏幕上,一时间掀起轩然大波,“入殓师”还对警方发出威胁信,表示如果不严惩该学校的所有参与者和支持者,他将破坏全国的网络,并进攻中央政府,于是,该案件陷入深度调查,所有人都在关注着……

――――――――――――――――――

恶人受到最终的审判,当判决下来时,电脑前的诺顿忍不住流下了泪水,这么多年了!终于给卡尔和那些千千万万的学生讨回公道了!诺顿笑了,也哭了,他抬头看向外面晴朗蔚蓝的天空,喃喃着:“卡尔,你都看到了吗?看了吗?卡尔……”

诺顿看到了卡尔的笑容,和曾经一样,温暖快乐,对未来充满希望和憧憬的笑容……

愿天下所有人都能一辈子喜乐安康

勘殓tag更新了再叫我起来

【勘殓/R18】情侣和睦不应期

*会出现那个时代没有的小道具 
*成人向话题 
*想法和行动都满脑子黄色的伊索 
*全程黄腔 
*莫得羞耻

Summary:这是诺顿·坎贝尔和伊索·卡尔讨论如何才能更好Make Love的故事。

*会出现那个时代没有的小道具 
*成人向话题 
*想法和行动都满脑子黄色的伊索 
*全程黄腔 
*莫得羞耻

Summary:这是诺顿·坎贝尔和伊索·卡尔讨论如何才能更好Make Love的故事。

Aster

“我不能决定♪
你是活着还是死去
噢或许你会升上天堂
请不要伤心流泪
怪不得
我心已亡
它变得僵硬冷漠如同石块
关上门,拉上窗帘
我们去兜风”
BGM:I can't Decide
玩新版入殓师有感(?)

“我不能决定♪
你是活着还是死去
噢或许你会升上天堂
请不要伤心流泪
怪不得
我心已亡
它变得僵硬冷漠如同石块
关上门,拉上窗帘
我们去兜风”
BGM:I can't Decide
玩新版入殓师有感(?)

凌白楚

梦想

对话体,仍然ooc

克利切:戒尺啊敲着我地头,菜里木的一滴油,学校里的生活是多么痛苦啊,坐着板凳没自由,眼泪啊止不住地流,止不住……

范无咎(捂着耳朵):克利切你别唱了!你都唱了一堂课了!

克利切(颓废):唉,我不想上学……

玛尔塔:现在在学校不好好学习,以后就去工地搬砖!

艾米丽:还搬砖呢!以后都是3D打印技术!还要你搬砖?!

奈布:就是,何况就你这小身板,你能搬多少砖啊?哈哈哈!

这时,伊莱和约瑟夫走进班级……

伊莱:克利切,你今天的政治作业又没有交!

约瑟夫:还有你的数学考试貌似又砸了!老师说放学请你去办公室喝茶!

克利切:苍天啊!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卡尔:你认认真...

对话体,仍然ooc

克利切:戒尺啊敲着我地头,菜里木的一滴油,学校里的生活是多么痛苦啊,坐着板凳没自由,眼泪啊止不住地流,止不住……

范无咎(捂着耳朵):克利切你别唱了!你都唱了一堂课了!

克利切(颓废):唉,我不想上学……

玛尔塔:现在在学校不好好学习,以后就去工地搬砖!

艾米丽:还搬砖呢!以后都是3D打印技术!还要你搬砖?!

奈布:就是,何况就你这小身板,你能搬多少砖啊?哈哈哈!

这时,伊莱和约瑟夫走进班级……

伊莱:克利切,你今天的政治作业又没有交!

约瑟夫:还有你的数学考试貌似又砸了!老师说放学请你去办公室喝茶!

克利切:苍天啊!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卡尔:你认认真真写作业不就行了吗?

克利切:可我一个都不会啊!

诺顿:那就没的说了!

谢必安:克利切,虽然读书不是唯一的出路,但已经是最容易的出路了!

克利切:谁说的!范无咎的成绩不也一般般吗?不过除了语文,而且他和咱们的班长大人谢必安还是亲兄弟呢!

范无咎:嘿呀!你找打啊!

谢必安:无咎,不许打人。

杰克:至少人家语文排全校第二!而且各科成绩铁定比你强了几条街!不像你,到今天了,连one,two,three都不知道怎么写!

约瑟夫:而且人家的游戏都已经打进全国总决赛了!不像你,玩来玩去还是个青铜!

克利切:可我有梦想啊!

卡尔:梦想梦想,梦里想想。

诺顿:卡尔说话不要这么毒舌,不过大家都有什么梦想啊?

约瑟夫:梦想啊?其实我以后想回家乡读研的,不过现在我的梦想是可以天天和我的数学符号和摄影机打交道!

艾玛:数学狂魔!你哪是和杰克谈恋爱啊!你是在和数学谈恋爱吧!

约瑟夫:切!

杰克:好了,别气了!

艾玛:我以后只想开家花店。

艾米丽:那我以后就去当医生!艾玛记得天天给我送新鲜的花哦!

艾玛:好!

杰克:你那哪是治病救人啊!简直是把人往死里治啊!

艾米丽(捏断铅笔):杰克!!!

杰克:嗯……

奈布:要说我的梦想吗?我的梦想就是当老师,而且是当我们老班孙子的老师!叫他现在天天布置那么多试卷!将来我也好好整整他孙子!哈哈哈哈哈!

众人(冷汗):真是远大的梦想啊……

卡尔:没出息,我想当编程人员,可以在家工作,不用和人接触。

诺顿:那我也当编程!这样可以陪卡尔了!

卡尔:滚,我不要你陪!

杰克:我嘛……我倒是想过回国,不过其实咱们现在这里真的不错,所以我不打算回去!

约瑟夫:那小白你呢?

谢必安(停下笔):我?我想考公务员。无咎呢?

范无咎:我对考公务员没兴趣,我其实想当电竞选手,而且是可以参加全球比赛的!

诺顿:那从现在起,咱哥们几个天天陪你训练啊!

范无咎:先把作业写写好吧!

玛尔塔:老娘以后肯定是去当空军的!我可是要参加阅兵的人!哎!伊莱你呢?

伊莱:我?我没什么梦想。

奈布:哎?怎么会?伊莱你怎么了?

伊莱:奈布我没事,只是我觉得现在大家都挺好,我很满足了!

艾米丽:果然是个乖孩子啊!

奈布:伊莱不是喜欢写故事吗?可以当作家啊!

伊莱:可我只是随便写写而已。

奈布:没事!伊莱加油!我永远都是你的读者!

众人:我们也是!

伊莱:嗯!

被遗忘的克利切

克利切:唉,现在貌似只有我一个废柴了……不行!我一定要咸鱼翻身!

卡尔:咸鱼翻身那不还是咸鱼吗?

克利切(石化):嗯……我去陪老师喝茶了……

众人愣愣地目送着克利切

众人:慢走不送啊!

时生

原Twitter:
mizuみず⚰️(@mizuwater2019)
URL:
https://twitter.com/mizuwater2019/status/1187842153294073857?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原Twitter:
mizuみず⚰️(@mizuwater2019)
URL:
https://twitter.com/mizuwater2019/status/1187842153294073857?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勘殓tag更新了再叫我起来
烂俗言情梗 追妻(银行家)十年...

烂俗言情梗

追妻(银行家)十年(?)未果的鼹鼠拿coa殓(就先这么叫吧)当替身的故事。两个人都是大资本家,炮友关系。

......到底是不是所谓的替身呢?


烂俗言情梗

追妻(银行家)十年(?)未果的鼹鼠拿coa殓(就先这么叫吧)当替身的故事。两个人都是大资本家,炮友关系。

......到底是不是所谓的替身呢?


勘殓tag更新了再叫我起来
深渊三新皮肤感想 鼹鼠:???...

深渊三新皮肤感想

鼹鼠:????????????

深渊三新皮肤感想

鼹鼠:????????????

勘殓tag更新了再叫我起来

我今天就是水tag大……流泪tomato!

我今天就是水tag大……流泪tomato!

骸言

「黑色牢笼」续-中-

我更新了哈哈哈哈挖老坑填啦!!


依旧ooc有。


我超短的。


我扛。


安魂曲必安客串。有点伞殓。但还是主勘殓。


Candy party×Black feast


[糖果派对×黑色盛宴]


————————————


在不触碰他人是什么时候呢?或许是变得成熟后就开始这样了。那浑身鲜艳的小子我以前似乎认识他,但是我不记得了,他老是来找我,但我不太喜欢他,更不喜欢他的颜色,因为太过于艳丽的东西往往只是个外表,他们的保护色,那些包装的精美的礼物或许装着颗人的头颅,多么丑陋的食物只需要稍微装饰都可以欺骗人的眼睛。所以,谁会知道他做过什么恐怖...

我更新了哈哈哈哈挖老坑填啦!!


依旧ooc有。


我超短的。


我扛。


安魂曲必安客串。有点伞殓。但还是主勘殓。


Candy party×Black feast


[糖果派对×黑色盛宴]


————————————


在不触碰他人是什么时候呢?或许是变得成熟后就开始这样了。那浑身鲜艳的小子我以前似乎认识他,但是我不记得了,他老是来找我,但我不太喜欢他,更不喜欢他的颜色,因为太过于艳丽的东西往往只是个外表,他们的保护色,那些包装的精美的礼物或许装着颗人的头颅,多么丑陋的食物只需要稍微装饰都可以欺骗人的眼睛。所以,谁会知道他做过什么恐怖的事,或者他这人多恐怖。


合上黑色封皮日记轻轻站起,瞄了眼对面歪掉的人偶,扶正后离开了庭院。进到房间里后看到了那人离开时带歪的地毯,皱眉蹲下轻轻摆好,却因这个动作无意间瞟到柜子里的糖果罐。糖果罐自己一直舍不得扔,可它并不符合这个房间,但是自己总觉得不该扔掉,或许这个东西能帮助自己找回丢失掉的记忆。放好糖罐后,不禁想着,记忆…究竟为什么会忘掉,失忆了吗,受刺激了吗,还是…不愿去回忆起那段痛苦的日子吗?越想越发头痛,揉揉眉心便出门去了。


“下午好,卡尔先生。”


侧眸一瞥入眼的是一位身着白色马甲西装的先生,那人面庞精致戴着单片眼镜,每一个动作都如此彬彬有礼。他是为数不多能让自己认同的人。


“下午好,谢先生。”


“刚刚我看到了诺顿先生从您房间出来了,他表情好像有点奇怪,似乎有点伤心。发生什么了吗?”


“…不,什么也没有。”


“是吗…啊啊,说起来诺顿先生的派对,您今年也是不去吗?”


“…没有,我会去。”


“…我明白了。”


其实完全是不想去的,可是碍于面子以及…对这个“谢先生”颇有的好感让自己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就回答了。但是自己是知道的,这个“谢先生”比那个五彩斑斓的小子,还要更加的危险。


开始回忆起了第一次看到那个谢必安,是在出门时无意间碰到的。他清清楚楚看到了谢必安手上的伞…以及另一只手里的手枪,那看起来完全就是真家伙,他还看见了谢必安没有用枪,用了他手上那把伞就轻易将一个人杀死,不发出一点声音,不留一点痕迹,那堵墙上展开的血花是擦不掉的,只是那里没人去,再加上墙本来就是偏红,所以,直到现在还没有人,没有人发现。


奶油千层

虽然看着好别扭但我还是想来水个tag。黄豆娇羞

虽然看着好别扭但我还是想来水个tag。黄豆娇羞

奶油千层
“只是露背毛衣而已。”

“只是露背毛衣而已。”

“只是露背毛衣而已。”

勘殓onlyAL

“恶者下地狱。”
画师初号机L
p4性转注意

“恶者下地狱。”
画师初号机L
p4性转注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