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勿上升蒸煮

34浏览    17参与
吃蚂蚱的皮卡叽

第二章【谢大辈儿的考验】

本章开始前的小废话:本文有私设,不论什么性别在一起都是合法的,法律主要保护O,因为还是会有个别性别打劫O干点啥事儿的情况。本章孟周饼四提及,后面可能会打酱油。信息素是我查的哈哈哈饼哥黄瓜味女AX四哥泛黄的古旧书页味男A(自我理解就是旧书味,我还挺喜欢旧书带一点点霉的味道)


  自从我们的谢师爷动起了让李鹤东给自己搭档的小心思以后,每天都跟着李鹤东的上班时间到小园子报道。弄得小园子的小辈儿们人心惶惶,直觉告诉他们这个193的傻大个儿要弄点什么幺蛾子。

  这天下午,谢金来到天桥,成功霸占沙发躺平,然后开始想怎么把自己看中的捧哏搞到手!(谢金内心:啊...

本章开始前的小废话:本文有私设,不论什么性别在一起都是合法的,法律主要保护O,因为还是会有个别性别打劫O干点啥事儿的情况。本章孟周饼四提及,后面可能会打酱油。信息素是我查的哈哈哈饼哥黄瓜味女AX四哥泛黄的古旧书页味男A(自我理解就是旧书味,我还挺喜欢旧书带一点点霉的味道)


  自从我们的谢师爷动起了让李鹤东给自己搭档的小心思以后,每天都跟着李鹤东的上班时间到小园子报道。弄得小园子的小辈儿们人心惶惶,直觉告诉他们这个193的傻大个儿要弄点什么幺蛾子。

  这天下午,谢金来到天桥,成功霸占沙发躺平,然后开始想怎么把自己看中的捧哏搞到手!(谢金内心:啊怎么办我怎么把东哥搞到手啊!诶不对叫东哥显得我多O一样…但是我比他小好像叫哥也正常?要不然叫小东东【脸红】有点害羞是怎么个情况……)在谢金自己进行了好一会头脑风暴之后,淡定的稍稍坐直端过桌子上的茶杯抿了一口,在心里暗暗的定下了一系列计划。

  等到一点多,李鹤东嘬着一杯冰奶茶慢慢悠悠走进了后台休息室。在看到谢金端着一杯冒烟的茶的时候,先快速把嘴里的红豆咽了下去,然后说道:“师爷,大夏天您还喝滚水,不嫌热啊。”只见谢金装模作样的吹了吹浮在上面的茶叶,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不知道,多喝热水对身体好,而且我也不热啊,心静自然凉。”李鹤东偷偷地瞥了一眼那人额角刚刚好流下一滴汗,然后顺着脸部的棱角滑进了衣领,顺着锁骨没入身处。李鹤东看到这副情景咽了口口水,赶紧把冰奶茶放到自己脸上试图降温,心里默念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谢金等了一会没听到人说话于是抬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李鹤东红了耳朵尖用冰奶茶试图让染了些许粉红色的脸蛋变回原本属于它的颜色。殊不知这种表现正好戳在了谢金的萌点上,呆呆地把茶杯送到嘴边,忘记了吹气喝了一大口,然后“卧槽!烫死我了!我的嘴啊!”迅速扔掉了茶杯捂住自己的嘴,另一只手疯狂扇风试图给烫到的嘴降温。李鹤东看到先是一愣,然后徒手把奶茶塑封撕开拿出两个冰块,扯开谢金的手扔到他嘴里,“您先含着,降降温,我去给您拿药。”在冰块快化掉的时候,李鹤东拿了药膏回来,慢慢的涂在谢金的嘴唇上,“这个药您拿着,治烫伤挺好的,好得快还不留疤,您这几天注意点别吃烫的了。”李鹤东试图忽略掉谢金嘴唇的触感(东哥内心OS:这个人的嘴怎么这么软!好想亲咋办呐!诶呦我去不行了我不能再摸了!我怕我忍不住亲上去!),摸完薄薄一层然后把药膏塞进谢金手里,然后一溜烟钻进更衣室换大褂去了。

  只留下谢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感受到一丝淡淡的青草味,谢金才突然惊醒,这个信息素的味儿还挺好闻的嘿,有一种放假的感觉。(桃儿:你也是想瞎了心!你这个懒得要死的人每天都是放假!你给我营业去!)等等!东哥好像是个……是个……O?O?!啥玩意?那么A的东哥是个O?我东哥难道不是个A么?社里的其他人知道东哥是A么?但是我之前怎么闻不到东哥的信息素味儿?谢金在心里给自己写了一本十万个为什么,然而没有一个问题有答案==

  在这个社会,ABO已经很平等,和平共处但是法律还是以保护O为主,虽然A也很容易被当成目标,那就是个别很神奇的事情了。德云社里A和O也算是一半一半,大多数伴侣兼职搭档是AO,但也有AB或者BO在一起的情况,比如孟鹤堂和周九良在一起的时候大家对这个傻乎乎没脑子A跟年少老成十分严肃看不出来是个O的O在一起的时候是大跌眼镜的==但是看到孟鹤堂那个A天天跟个黏皮糖一样粘着周九良,周九良虽然嘴上嫌弃但是忍不住把小卷毛送到人手里还慢慢扬起猫猫嘴的时候已经见怪不怪了,虽然一开始很神奇,后来多了以后就习惯了。

  但是最奇怪的是烧饼跟四哥两个A居然在一起了?!四哥平常柔柔弱弱的样子(?)总会让人误会他是个O但是人家实打实就是个A。四哥是一个信息素是古旧书页味说白了就是旧书的味道,烧饼是个黄瓜味的A……所以烧饼健身减肥的时候放点信息素吃吃面包片子,十分有利于减肥。但是还是有一部分人好奇烧麦和哼少是哪儿来的,了解的人会偷偷告诉你,烧饼那个健身狂是个女A,不会有发情期困扰生育率底但是你耐不住人家搭档辛勤耕作啊(摊手)。

  谢金闻着空气中残余信息素的味道,心里想着要是把这人拐来,上班当捧哏,下班当对象也不错。


本章后记:可能有宝宝觉得这不是谢金的考验,但是对于智商不高的人来说,平常的每一件小事都是考验啊哈哈哈啊哈哈哈!比如说喝热水烫嘴!


吃蚂蚱的皮卡叽

第一章【论谢大辈儿能懒到什么程度】

  你要是问德云社里的人对谢金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四百多个大老爷们会一起回答你:“懒!”你要是问为啥这么说?四百多个大老爷们拉着你的手声泪俱下说到你原地去世都说不完。

  谢金上班的时候,只要你走进小园子的后台,你就能看到后台的沙发上横着一只大长虫(不是),小腿和脚耷拉在地上是因为某人那个人神共愤的身高,沙发的长度只能允许他的上半身和半条腿在上面,剩下的就拜拜了您内~

  因为自己搭档跑掉的缘故,谢金其实并没有多少演出安排,除了跟别人暂时搭一场或者说说评书以外,其他的时候都是躺在后台的沙发上玩手机。但是其他的演员们也不敢懒散,因为这...

  你要是问德云社里的人对谢金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四百多个大老爷们会一起回答你:“懒!”你要是问为啥这么说?四百多个大老爷们拉着你的手声泪俱下说到你原地去世都说不完。

  谢金上班的时候,只要你走进小园子的后台,你就能看到后台的沙发上横着一只大长虫(不是),小腿和脚耷拉在地上是因为某人那个人神共愤的身高,沙发的长度只能允许他的上半身和半条腿在上面,剩下的就拜拜了您内~

  因为自己搭档跑掉的缘故,谢金其实并没有多少演出安排,除了跟别人暂时搭一场或者说说评书以外,其他的时候都是躺在后台的沙发上玩手机。但是其他的演员们也不敢懒散,因为这位师爷玩手机的同时在听着他们在台上的表现,不要看他平时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但是在说相声这个事情上到是十分严肃,会因为一个包袱点儿把两位演员训个狗血喷头。许是因为生在相声世家,所以对待相声格外地严谨。

  跟谢金搭档过的捧哏都会说这个逗哏大辈儿十分的温柔,跟那对武打相声演员完全不一样,从来不会薅头发啥的(九字全员:你捎带谁呢?)。

  这天谢金慢慢悠悠从家里晃到天桥小园子,刚推开后台的门就看到沙发上躺了一个人,身上盖着小毯子正在睡觉,于是轻轻地关上了门,走到沙发边发现是那天在门口看见的小哥哥。沙发上的人仿佛睡得并不舒坦,眉头微微的皱着,呼吸也有些许的沉重。

  离得近了些才发现沙发上的人脸上带着些许的潮红,轻轻地把手背贴到那人的额上,略微滚烫的温度显示着人有些发烧。“东子?东子?”谢金撤了手,轻轻地叫着李鹤东。许是听见了谢金的呼唤,李鹤东又皱了皱眉翻了个身,嘀咕了两句还是没醒。正在发愁怎么把人叫醒的时候门被人打开了。“哟,谢爷您来了。”走进门的是刚换好大褂的李云杰,看到谢金“手足无措”的站在李鹤东前面又说道“嗨我弟昨晚可能吹了风有点发烧,这不刚吃了药睡下,等着我下班叫他。”“嗯?他是你弟弟?我咋没听你说过?”“嗨,这不是前两年在外边玩受了伤被我打了一顿,收了心准备干正事,我就把他带进社里锻炼一下,谁知道他还是吃这碗饭的,郭老师看着还行就收进了鹤字科。您之前不怎么往小园子跑所以不知道这事儿。”“哦,这样啊。您弟弟有搭档了么?”“没呢,这才入科没多久,郭老师的意思是先跟别人搭着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谢金正准备说话,就听见工作人员敲门进来说:“云杰老师该您上场了。”“诶,好嘞。我这就来了。师爷您先坐会,我上台了。”谢金点点头,李云杰就关上门出去了,屋子里也安静下来。在旁边的单人沙发坐下,看着还在睡的人,谢金也在心里打着小算盘:东子还没搭档,要不然我俩搭伙算了。然后就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他跟李鹤东刚见第二面,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但是好像也不错?等着改天试试他的活再说吧~有个小搭档也是不错的~


吃蚂蚱的皮卡叽

【清水煎茶】碎碎念

前提:年下alpha(雪松)金X东北口音omega(青草)东

私设:omega有两套器官,男女同时具备,男omega不会有大姨妈,发情期相当于大姨妈嗯。Alpha的信息素有安抚和放松的功效,关键是我怎么想雪松这个味道怎么也不会具备攻击性,在特殊情况下,比如在舞台上突然发情期可以安抚Omega,使其暂时压制发情期。(感觉这么说大概你们就能知道会发生什么==我是想写车哈哈但是看心情~)。顺便时间线会乱,主要是想凑场景。


东哥的东北口音前期不会出现哈,但是后期熟了以后会频繁出现,甚至会出现把别人带跑偏的情况(?)我心里的爱情就是悠长的样子,没有必要轰轰烈烈,细水长流的样子最好。我会有更多时间...

前提:年下alpha(雪松)金X东北口音omega(青草)东

私设:omega有两套器官,男女同时具备,男omega不会有大姨妈,发情期相当于大姨妈嗯。Alpha的信息素有安抚和放松的功效,关键是我怎么想雪松这个味道怎么也不会具备攻击性,在特殊情况下,比如在舞台上突然发情期可以安抚Omega,使其暂时压制发情期。(感觉这么说大概你们就能知道会发生什么==我是想写车哈哈但是看心情~)。顺便时间线会乱,主要是想凑场景。


东哥的东北口音前期不会出现哈,但是后期熟了以后会频繁出现,甚至会出现把别人带跑偏的情况(?)我心里的爱情就是悠长的样子,没有必要轰轰烈烈,细水长流的样子最好。我会有更多时间去记住两个人的美好。

吃蚂蚱的皮卡叽

【清水煎茶】序 清水和茶叶相遇的那天

 要是问谢金是怎么跟李鹤东相遇的,他也不记得了。只是觉得那天天气正好,适合相遇。


  谢金之前跟别人搭伙的时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心情到了就去小园子演上两场,心情不好懒得去就在家里泡杯绿茶听听戏,顺便撸一把自己家里的小猫咪。

  这只猫是谢金那天溜达到天桥的时候捡的,挺好的一天,正好看到这只小猫睡在门槛旁边,四仰八叉的,一副睡得没心没肺的模样,莫名的入了少谢爷的眼。就把这只小猫抱回了家,这是一只长毛的小白猫,干干净净的仿佛能把人内心的灰暗驱逐。谢金不开心的时候撸一把在晒太阳的小长毛,总感觉暖洋洋的,心里也暖暖的。...

 要是问谢金是怎么跟李鹤东相遇的,他也不记得了。只是觉得那天天气正好,适合相遇。

  

  谢金之前跟别人搭伙的时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心情到了就去小园子演上两场,心情不好懒得去就在家里泡杯绿茶听听戏,顺便撸一把自己家里的小猫咪。

  这只猫是谢金那天溜达到天桥的时候捡的,挺好的一天,正好看到这只小猫睡在门槛旁边,四仰八叉的,一副睡得没心没肺的模样,莫名的入了少谢爷的眼。就把这只小猫抱回了家,这是一只长毛的小白猫,干干净净的仿佛能把人内心的灰暗驱逐。谢金不开心的时候撸一把在晒太阳的小长毛,总感觉暖洋洋的,心里也暖暖的。

  谢金这个人懒,所以理所应当做了个起名废,给小长毛起了个名叫冬冬,因为是冬天捡到的(冬冬:您这个懒癌真严重→_→)。谢金的懒癌引起了搭档的小情绪,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抛弃了少谢爷跟别的小哥哥跑了,于是乎“可怜的”少谢爷借着被抛弃了心情不好的借口又歇了好几天。

  最终是郭老师忍无可忍,跟少谢爷说再不来上班就把他的头发薅没了顺便把他的腿削没了的威胁下,身为师爷的谢老师叼着一根棒棒糖慢慢悠悠的往小园子走。走到天桥门口的时候,遇到了蹲在门旁边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拍着天桥桥宠的小长毛橘的屁股的李鹤东,小长毛橘很享受的半趴在地上撅着屁股,顺便翘着毛茸茸的大尾巴。“阅人无数”的少谢爷被这一幕狠狠地撞进了眼底,吞了一口口水然后成功的呛住了自己,觉得在人面前丢脸的同时觉得自己可能会是第一个还没上台就被口水呛死的大辈儿。

  李鹤东搞不懂自己在给自己哥哥打电话告诉自己到了的时候,居然看到一个大傻个儿在练习口水呛自己??但是自己好像不大好见死不救,因为那个大傻个儿好像是自己的同事,于是跟自己哥哥说了一句挂了电话然后走到大个儿面前好心给人拍了拍背,说道“爷们儿你没事儿吧?您这在练口吐莲花?这口吐莲花也没有自己反向喷自己的吧。”

  谢大辈儿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鹤东的调笑害羞了还是因为被口水呛的,脸皮儿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缓了口气说道:“没事儿被糖呛到了,谢谢你。”(谢·不肯承认自己被李鹤东帅到·然后被口水呛到了·金才不会说实话!)“看你在门口,你也是德云社的?我怎么没见过你?”“啊,我这刚给了字儿,师傅把我分到天桥来练练。”“哦,这样,那一起进去吧。”“行嘞。”

  谢金后来想起来两人第一次相遇的时候,虽然还会觉得有点丢脸,更多的还是觉得这是一场命中注定的相遇,就像清水煎茶,命中注定,却又悠长,心急而不得,须得等水慢慢把茶烹开,才能享受到其中的风味,清新,却又让人记忆深刻。


吃蚂蚱的皮卡叽

【清水煎茶】金东abo

大概是清水长流的故事

起源是那天在半次元测的信息素

年下alpha(雪松)✖️东北口音omega(青草)

东哥有东北口音我觉得ok

但是我觉得师爷怎么看也不像年下吧哈哈哈

但是师爷东北口音更奇怪哈哈哈哈

所以还是师爷A东哥O吧!

随意脑洞

大概就是我期待的爱情的样子

大概是清水长流的故事

起源是那天在半次元测的信息素

年下alpha(雪松)✖️东北口音omega(青草)

东哥有东北口音我觉得ok

但是我觉得师爷怎么看也不像年下吧哈哈哈

但是师爷东北口音更奇怪哈哈哈哈

所以还是师爷A东哥O吧!

随意脑洞

大概就是我期待的爱情的样子

南卿容

翻洪惊浪

德云社群像

勿上升正主!!!

序文2   序文分了两个部分,可能有点长呀,对此十分抱歉,┴─┴︵╰(‵□′╰)   我会勤更哒!

(。・`ω´・)

津门王家小公子孤身于1919年2月搬往东三省,入股“醉梨花”。同秦家大公子——秦霄贤成立茶馆——“拜月楼”。短短数月,便为各豪贵聚集之地,东三省消息网迅速成立。

虽 “德云” 远在北平,但对于此事一清二楚。郭于二人偶尔亦会念叨几句王小公子,时常派遣“德云”手下弟子前去看...

德云社群像





勿上升正主!!!





序文2   序文分了两个部分,可能有点长呀,对此十分抱歉,┴─┴︵╰(‵□′╰)   我会勤更哒!

(。・`ω´・)







      津门王家小公子孤身于1919年2月搬往东三省,入股“醉梨花”。同秦家大公子——秦霄贤成立茶馆——“拜月楼”。短短数月,便为各豪贵聚集之地,东三省消息网迅速成立。





     虽 “德云” 远在北平,但对于此事一清二楚。郭于二人偶尔亦会念叨几句王小公子,时常派遣“德云”手下弟子前去看望。同年6月,王小公子向郭于引荐秦霄贤。7月,“德云”传来消息:收秦霄贤为徒。8月,秦霄贤前往北平,正式拜入“德云”门下。





      1918年,上海,“德云九字”门下,尚何二人于9月立威,英法皆不敢招惹。同年10月,上海第一黑帮——“德云九门”正式成立。





      1919年8月,“德云九字”门下周九良前往东三省,落于“醉梨花”,因拉得一手三弦,名声大臊,权贵欲听此人一曲,皆婉拒,称:“我只给先生一人听。”于是,孟鹤堂名字再达巅峰,从广州,上海等地来人,只为看那一出《贵妃醉酒》,听那一曲三弦。





      1919年12月,寒冬。12日,大雪。张九龄替孟鹤堂扮上青衣,涂上油彩。他看着镜中的自己越来越模糊,眨了眨眼睛,泪珠儿落了下来。“又该重新上妆了。”张九龄笑着说可眼中却是无尽的悲伤。





      “我有多久没穿这戏服了?”张九龄想了想,摇摇头。“好久了吧,定是很久了。”









      序文结束了(*^ω^*)



     

      马上开正文,就从这里说起,诸位看官,下次再听在下评说那佳人奇偶,战火风云。



  

       再会!!!





     


吃蚂蚱的皮卡叽

家里有一只黑猫的日常
果然龄爹适合兔耳朵??
我好了

家里有一只黑猫的日常
果然龄爹适合兔耳朵??
我好了

吃蚂蚱的皮卡叽
人余同学

给爱豆吹彩虹屁被发现怎么办

纯属脑洞,不要上升蒸煮,不要上升蒸煮,不要上升蒸煮!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喜欢就求个一键三连。


最近社里新来了个学员,叫杨九郎。据说这人刚刚入社就被狮虎表扬了。张云雷表示十分不屑。烧饼告诉他,那杨九郎的长相跟他有的一拼,尤其是那眼睛,跟条缝儿似的。张云雷想着,一定要去看看这个长相神奇的人,结果一忙,就给忘了。

这天,张云雷演出结束到后台来刚准备坐下,就听到角落里有人说话的声音。

“辫儿哥小时候真的太可爱了吧!”

“哟!说我呢?”张云雷悄悄走过去,发现一个胖胖的男孩子坐在角落,对着手机上正在唱太平歌词的他吹彩虹屁。

“辫儿哥太可爱了!”张云雷看着那人打开微博,给自己发私信:“张老师,我真的特别喜欢你,...

纯属脑洞,不要上升蒸煮,不要上升蒸煮,不要上升蒸煮!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喜欢就求个一键三连。


最近社里新来了个学员,叫杨九郎。据说这人刚刚入社就被狮虎表扬了。张云雷表示十分不屑。烧饼告诉他,那杨九郎的长相跟他有的一拼,尤其是那眼睛,跟条缝儿似的。张云雷想着,一定要去看看这个长相神奇的人,结果一忙,就给忘了。

这天,张云雷演出结束到后台来刚准备坐下,就听到角落里有人说话的声音。

“辫儿哥小时候真的太可爱了吧!”

“哟!说我呢?”张云雷悄悄走过去,发现一个胖胖的男孩子坐在角落,对着手机上正在唱太平歌词的他吹彩虹屁。

“辫儿哥太可爱了!”张云雷看着那人打开微博,给自己发私信:“张老师,我真的特别喜欢你,请你一定要加油!”再看微博名:最爱辫儿哥。

张云雷:……一个男孩子取这个名字真的大丈夫吗?

“九郎?你在哪?”外面有人找,张云雷连忙躲起来,看见那个男孩子站起来:“我在这儿呢!”

原来这就是杨九郎。眼睛的确小,但肉肉的还挺可爱。张云雷如是想着,等人走了,他打开微博,搜索刚刚看见的名字,原来这人还是他的铁粉儿。再一翻他的微博,十条有九条都是关于自己的。张云雷往下翻翻,有的微博夸得他自己看了都害臊。

“我真有那么好?”一直自信的张老师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

张云雷申请了个小号,关注了杨九郎的那个微博,最终成功混入自己的粉丝群。

接下来的几天,张云雷一边窥屏一边感叹,这杨九郎表面上看不出来,背地里居然是他的死忠粉。在他发微博的时候第一时间抢前排,改在他微博底下各种表白。于是,张云雷顺手给他发的一长串彩虹屁点了个赞。

“啊啊啊啊啊啊啊!辫儿哥给我点赞了!我这是什么神仙运气啊!他太好了吧,我要粉他一辈子!我…”杨九郎的话卡在喉咙里,因为他看见张云雷本尊正站在他面前,微笑着看着他。

杨九郎觉得,自己这辈子的脸都丢尽了,尤其是在自己爱豆面前。

“辫儿…辫儿哥…”

“你干什么呢?”

“我…我错了,我这就去背词儿!”杨九郎一溜烟跑掉了,张云雷站在原地偷笑:好像吓到他了。

张云雷低头一看微博提示,他又发微博了。

@最爱辫儿哥:啊啊啊啊啊啊他好温柔好可爱,但我太丢人了!

底下还有不少回复,问他到底怎么了。

“真可爱。”


“辫儿啊,来,这就是你以后的搭档了。”

张云雷看一眼跟在狮虎后面十分镇定的杨九郎,嗯,还挺能装。

“以后你就跟我了。”张云雷慈爱(?)地摸摸他的头。

这天晚上,杨九郎的微博小号又更新一条。

@最爱辫儿哥:他太好了!他没有嫌弃我!

张云雷用小号回复他:

@张云雷本人:合作愉快。@最爱辫儿哥:他太好了!他没有嫌弃我!


吃蚂蚱的皮卡叽
吃蚂蚱的皮卡叽
吃蚂蚱的皮卡叽
吃蚂蚱的皮卡叽
吃蚂蚱的皮卡叽
吃蚂蚱的皮卡叽
一盒特仑苏

偏执[皇权富贵]

偏执(皇权富贵)

[人设是我的,你的不满意请针对我。勿上升蒸煮]

--微信--

范丞丞:昊昊,等冬天到了。我就抱着你看雪

黄明昊:好啊,我等着


…………


“唔…范丞丞?”黄明昊睁开眼睛,想抬手揉揉眼睛时缺发现自己的双手被一根男人的皮带 绑  起来。

“昊昊…为什么?” 黄明昊看不见范丞丞,但却能清晰的听见他的声音。

“什,什么为什么” 黄明昊知道范丞丞是在责怪自己和朱正廷玩的太晚。

“我对你不好吗?” 范丞丞的声音很低沉,以往对黄明昊的温柔不复存在。

“为什么要出    轨?啊!你告诉我啊!朱正廷他有什么比我好的地方!” 范丞丞看到黄明昊低着头,冲进来大...

偏执(皇权富贵)

[人设是我的,你的不满意请针对我。勿上升蒸煮]

--微信--

范丞丞:昊昊,等冬天到了。我就抱着你看雪

黄明昊:好啊,我等着


…………


“唔…范丞丞?”黄明昊睁开眼睛,想抬手揉揉眼睛时缺发现自己的双手被一根男人的皮带 绑  起来。

“昊昊…为什么?” 黄明昊看不见范丞丞,但却能清晰的听见他的声音。

“什,什么为什么” 黄明昊知道范丞丞是在责怪自己和朱正廷玩的太晚。

“我对你不好吗?” 范丞丞的声音很低沉,以往对黄明昊的温柔不复存在。

“为什么要出    轨?啊!你告诉我啊!朱正廷他有什么比我好的地方!” 范丞丞看到黄明昊低着头,冲进来大力的晃动着他的肩膀。

“就算这条路再…” 黄明昊的手机响了,范丞丞看到来电人的备注---正廷。骨节分明的手指几乎要嵌在手机里。

“喂,昊昊……嗯,昨天晚上是我不好,不应该带你玩那样的游戏…不应该给你喝那么多酒,对不起啦昊昊……嗯…你没事吧” 朱正廷半晌没有听到黄明昊的回复。

“游戏?昊昊,我们也来玩游戏吧”范丞丞挂掉电话,那头的朱正廷还不明白昊昊怎么了。“不要…丞丞你怎么了!”黄明昊看到范丞丞拿了个小物件向他走来。“昊昊,被绑着很难受吧,我帮你解开”范丞丞笑着看向黄明昊,黄明昊扑在范丞丞怀里。“丞丞!”范丞丞愣了,抱住黄明昊。黄明昊的手机又响了,还是朱正廷打来的电话。范丞丞毫不犹豫的把黄明昊抱到一张床上。手铐和脚链都是为黄明昊专门定制的,大小刚好合适。“范丞丞!你疯了吧”黄明昊看见范丞丞脱了衣服,明白他是想要shang了自己。“能给朱正廷c a o,就不能给我  c a o?你有那么贝戋吗”范丞丞鄙夷的看着还在挣扎的黄明昊。

黄明昊明白他是误会了他和朱正廷。“丞丞…昨天晚上我和正廷哥什么也没做…真的” 黄明昊抽噎着,可怜巴巴的看着范丞丞。“哦?什么都没干…脖子上就有 吻      .痕”“我喝醉了……”黄明昊没有骗范丞丞,他才17,没怎么喝过酒。长相清秀的小男生在酒吧喝醉了…

“嗯” 范丞丞不以为然。

………………

在黄明昊被囚.禁的几天,范丞丞时不时的就来和他做,后[穴]已经几乎没有感觉了。

“范丞丞……我好爱你啊” 黄明昊躺在床上呢喃,范丞丞好像生病了。这几天都无精打采的,现在也睡在黄明昊身边。黄明昊伸出手想去摸摸范丞丞的额头,但手铐带来的冰凉的触感让黄明昊明白:范丞丞已经不是从前那个还爱着自己的人了。

“范丞丞,我们……没有可能了…” 泪水划过脸颊,黄明昊笑了笑,闭上眼睛。又突然睁开,看着还在熟睡的范丞丞…想到以前他的温柔,又想到最近他对待自己的暴力…“丞丞,我真的……真的好爱你啊……但我爱的好累…对不起…我爱你”

“……昊昊,你和丞丞在哪里?我和正正哪里都找不到你们。对了,昊昊…你按照我微信发给你的单子把药买给范丞丞…他有偏执倾向。这种偏执倾向可能会导致他的身体机能出现问题,神志不清,甚至出现第二人格。你要小心一点” 蔡徐坤的留言从小桌子上的老式电话传来。

范丞丞惊醒,血泊里的黄明昊已经瘦削的皮包骨了。范丞丞摇了摇头,泪水抑制不住的涌出…

范丞丞躺在床上,抱着黄明昊的尸体…“昊昊,对不起…我也好爱你。但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昊昊,快回来。我给你做……你最爱吃的饭” 范丞丞苦笑“昊昊,已经中午了,该起床了……”范丞丞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黄明昊只是睡着了…

“咳咳!咳咳!” 范丞丞皱着眉头,自己竟然又咳血了。

“嘶……” 范丞丞捂住胸口,心脏仿佛要炸裂一般。范丞丞盯着黄明昊

昊昊,既然你回不来了…那我,就配你一起睡…晚安,宝贝……


当蔡徐坤和朱正廷发现他们俩的时候,范丞丞抱着黄明昊的双臂,把黄明昊箍在怀中,像是怕别人抢走自己的心尖宝贝一般…


“一个自杀,一个偏执狂” 法医下了定论


雪,落了…

范丞丞没能抱着黄明昊一起看雪

但他抱着黄明昊

去了另一个地方……

看雪 …


ky的光

无题

从来不曾觉得,谁没了谁,就真的活不下去。


那天过后,王源恢复了平静的生活,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早上一睁开眼睛,稍微愣一愣神,转过头来,看见睡在旁边的王俊凯,无比心安。食指轻轻地划过王俊凯立体的五官,王源把头凑到他脸旁,做了个鬼脸,又禁不住笑了笑,亲了上去。

早安,王俊凯。

从浴室洗漱完毕,出来以后,发现王俊凯竟然不在了,床上一点他睡过的痕迹也没有,王源有点恍惚,突然听到厨房有声响,走出房间,就看到王俊凯忙碌做早饭的身影。

“愣着干嘛,快点过来吃早饭,还要不要全勤了。”王俊凯边把早餐端出来边说。

“王俊凯。”王源还站在原地,眼神涣散。

“嗯?”

“。。。...


从来不曾觉得,谁没了谁,就真的活不下去。

 

那天过后,王源恢复了平静的生活,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早上一睁开眼睛,稍微愣一愣神,转过头来,看见睡在旁边的王俊凯,无比心安。食指轻轻地划过王俊凯立体的五官,王源把头凑到他脸旁,做了个鬼脸,又禁不住笑了笑,亲了上去。

早安,王俊凯。

从浴室洗漱完毕,出来以后,发现王俊凯竟然不在了,床上一点他睡过的痕迹也没有,王源有点恍惚,突然听到厨房有声响,走出房间,就看到王俊凯忙碌做早饭的身影。

“愣着干嘛,快点过来吃早饭,还要不要全勤了。”王俊凯边把早餐端出来边说。

“王俊凯。”王源还站在原地,眼神涣散。

“嗯?”

“。。。有没有鸡蛋饼?”王源走过来坐下。

“你昨晚不是还吵着吃白粥油条么?”王俊凯也在王源对面坐下。

“哦。。。忘了。”王源垂下眼帘,拿起勺子,吃粥。

“笨蛋。”王俊凯把手伸过去,揉了揉王源的头发。

 

晚上下班回到家里,王俊凯还没回来,屋里漆黑一片,王源忽然不想开灯了,放下公文包,有点脱力的扑倒在沙发上,昏昏欲睡。

迷迷糊糊间,听到有人在叫他,努力睁开眼睛,客厅的灯还是没开,但背上的手正一下下的帮他按摩着有点紧绷的肌肉,王源慢慢放松下来,享受着那双漂亮的手的贴心服务。

“最近工作很忙?”

“也不是。”

“今天为什么不接千玺电话?”

王源突然睁开眼睛,一下子坐起来,虽然没有开灯,但是他还是可以看见王俊凯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

“。。。”王源没说话,盯着王俊凯的眼睛一会儿,就垂下了头。

“就随便问你一句,至于这么大反应么。”王俊凯也没继续追问,指头撇向王源的眼底,“黑眼圈这么大,晚上都干嘛去了,我记得,这几天咱们也没怎么做过深夜运动啊。。。”说着,就亲上了王源的唇。

王源慢慢闭上眼睛,感受着王俊凯温柔的吻。

“你看着是真的累了,快点洗澡,我给你做好吃的。”王俊凯贴着王源的唇说道。

王源点点头,站起来把屋里所有的灯都开了,走进房间之前,转头看向还坐在沙发上一脸笑意看着他的王俊凯,还是愣了下,一声不响的走进房间,把房门关上。

 

凌晨两点多,王源醒了。

好像做了恶梦,但是具体内容是什么,从睁开眼睛的刹那,就忘了。

耳旁传来小小的呼吸的声音,王俊凯的睡相一向很好,不打呼噜,也基本不会乱动,一般睡前什么姿势,醒来也这个姿势。此时,他正侧身面对王源睡着,一只手随意放在脸侧,一只手拦在王源的腰上。

王源也转身面向王俊凯,紧紧看着王俊凯的脸,他想哭,他又睡不着了,从那天以后。

把手放在王俊凯脸侧的手上,十指紧扣。

晚安,王俊凯。

 

 

易烊千玺过来接王源的时候,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吓了一跳。

王源的精神状态太糟糕了,人也瘦了很多,平时穿的衣服,现在就像挂在他身上一样,只是两个星期,变化就这么大,坚强如他也不禁鼻子一酸,努力睁大眼睛,把眼泪逼回去。

“我还以为,你不想见我,所以没接我电话。”

“千玺,带我去看看精神科吧。”

易烊千玺猛地踩下刹车,“精神科?。。。不如,你还是先去看看心理医生?”

“不是心理问题。”王源平静的说,“我受不了了,你知道吗?”

“王源你听我说,你这是在逃避,你的生活还要继续的,等时间过去了,你就会好起来了。不是你精神出问题,是你心里面的坎儿你过不去。。。”

“千玺,我现在每天还是这样生活,还是过着有王俊凯在身边的日子。”王源看着易烊千玺有点疑惑的表情,“我昨晚,还在跟王俊凯做爱。”

“什。。。”

“我每天都还过着一个月前的生活,早上醒来可以看见他,晚上睡觉前可以看见他。他会给我做饭,跟我聊天,接吻,做爱。”王源盯着易烊千玺的眼睛,“可是,那是不可能的,不是吗?”

“源源。。。”易烊千玺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一颗一颗的往下掉。

“我想我是精神出了问题,千玺。”王源不再看易烊千玺,只是看向车窗外的风景。

“我出现了幻觉。趁我还清醒,我该去管一下自己,不然。。。“

王源没再往下说。

 

 

易烊千玺把MP3递给王源,王源笑了笑,接过。

“把歌放进去了?”王源有点吃力的摆弄着MP3,头也不抬的问。

“嗯,里面就一首歌。”易烊千玺努力挤出笑容。

“那是,昨晚就是王俊凯千叮万嘱要我听这首歌的,我才这么急找你帮我带过来。”王源把耳塞放进耳朵里,闭上眼睛,听歌。

易烊千玺笑不出了,低头看向王源戴着婚戒的手,戒指在阳光下闪出耀眼的光芒,刺眼,却让人移不开目光。

王源是自己申请住进疗养院的,可是病情却越来越严重。有时候安静地看着窗外,有时候忽然就自己跟自己讲话,几乎每一次看他,他都会说,他身边有王俊凯。

易烊千玺甚至把火撒到主治医生身上,可是医生说了,王源执念太深,他能用一切医疗手段帮他,可是,心里的病,医生帮不了。

也许,王源是自己也不愿意自己清醒。他始终,管不住自己的心。

更糟糕的是,王源的体质越来越差,最近更是到了吃什么吐什么的地步,只能靠输液维持营养。

王源很早就没了父母,朋友也不多,最亲近的就数易烊千玺了,他也只能频繁地来看他,跟他说说话,帮他带点什么需要的。

“真好听。”王源忽然道。

“嗯,这首歌还有故事呢。”

“我知道,王俊凯昨晚告诉我了。”王源看着易烊千玺,“千玺,我想去看看。”

易烊千玺有点反应不过来,看看?

“那天你们都不让我去,我听话,没去了,可是,我不能连他在哪里,哪个位置我都不知道啊,我是他丈夫呢。”王源笑着说。

易烊千玺看着王源,良久才说,好,我带你去。

 

 

 

那是一片靠山面海的公墓,谢过帮忙抬王源上楼梯的工作人员,易烊千玺推着王源往前走。

前几天因为王源身体虚弱,所以才推迟到今天才来,易烊千玺看看王源,发现他脸色还算好,样子也挺平静的。他这几天一直在纠结,究竟答应带王源上来是不是对的,可是,王源说得对,他是他丈夫啊。。。

脚步终于停下,把轮椅扶正,面向墓碑,易烊千玺蹲下,摸摸王源微凉的手,“我先到一边,有事就叫我。”

王源没有应答,易烊千玺低头就走开了。

王源眨眨眼睛,“合着最近你都在骗我,明明就已经不在了,还老是让我看见你,存心让我不顺心是吧。”

“这个位置挺好的,我也很喜欢。

“我天天跟你见面,其实都没什么好跟你说的。“

“。。。。。。“

易烊千玺就站在不远处,听着王源一字一字的说着话,淡淡的口吻,缓慢的语速,听上去一点问题都没有。不一会儿,就听到王源叫他。

“怎么了?“

“王俊凯,那歌我会唱了,我唱给你听吧。“王源打起精神,”千玺,我有点冷,你抱我一下。“

易烊千玺扶着王源下轮椅,坐在王俊凯的墓碑前,让王源挨着自己,他从后面抱着他,听着他唱歌。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听着王源唱着,易烊千玺的泪又开始忍不住。

唱到最后,王源似乎有点呼吸不顺,易烊千玺也开始察觉什么,立刻凑上前看王源,王源的脸色已然跟来的时候不一样,竟是,竟是一片灰白之色。

“南山南,北秋北,南山,有谷堆。南,风喃,北海,北,北海。。。有,墓碑。。。“王源还在唱着,眼泪慢慢流出。

“源源!源源你别唱了,我带你回医院!”易烊千玺站起来想抱起王源。

“千玺,我。。我又看到王俊凯了。”王源的眼睛忽然有了点光彩,他看着王俊凯的照片,慢慢抬起左手,阳光把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照得闪闪发亮,也刺出了易烊千玺的眼泪。

“这次是真的来接我了吧。。。”王源挂着泪的脸上泛起了笑容,“千玺,千玺你别哭,别怕,这是我。。。跟王俊凯约好的,你看。。。他来接我了。。。”

易烊千玺把脸埋在王源的肩膀上,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面前的肩膀已经无力地垂下,易烊千玺才回过神来,抱着王源哭得不能自已。



南山南,北秋北,南山有谷堆。南风喃,北海北,北海有墓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