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包养出真爱

120浏览    7参与
伫大江南北

春信

一篇rou文,包养出真爱的文章,我自己喜欢的类型,最近都找不到和我胃口的,只能自己来了

嘿嘿嘿

一篇rou文,包养出真爱的文章,我自己喜欢的类型,最近都找不到和我胃口的,只能自己来了

嘿嘿嘿

二胡卵子腰_

段子 短篇 完结

娱乐圈生子

单准回家的时候,容辰正挺着肚子吃力地擦着灶台,已经八个月大的孩子几乎将他抽干。

容辰身体底子不是很好,原本就瘦,怀孕之后更加辛苦,人开始有些吃不消,如果不是医生开的营养剂,恐怕熬不过孕吐期。

“吃过了么?”容辰走到客厅,问。

单准连一个侧首的停留也不给他,便径直上了楼,飘来一句:“吃过了。”


所有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

他妹妹容晴大学不好好上,跟人学着去蹦迪堵球,输多赢少,欠下还不了的高利贷,躲在房间里要自杀,被他发现,几个耳光才扇清醒。

容辰没办法,通过制片人把自己卖给了单准,没错,他是个长得还行的不入流群演。

单准出手阔绰,容晴那点儿小钱不日便“赚”了回来,于是容辰提出要结束关系,单准哪...

娱乐圈生子

单准回家的时候,容辰正挺着肚子吃力地擦着灶台,已经八个月大的孩子几乎将他抽干。

容辰身体底子不是很好,原本就瘦,怀孕之后更加辛苦,人开始有些吃不消,如果不是医生开的营养剂,恐怕熬不过孕吐期。

“吃过了么?”容辰走到客厅,问。

单准连一个侧首的停留也不给他,便径直上了楼,飘来一句:“吃过了。”


所有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

他妹妹容晴大学不好好上,跟人学着去蹦迪堵球,输多赢少,欠下还不了的高利贷,躲在房间里要自杀,被他发现,几个耳光才扇清醒。

容辰没办法,通过制片人把自己卖给了单准,没错,他是个长得还行的不入流群演。

单准出手阔绰,容晴那点儿小钱不日便“赚”了回来,于是容辰提出要结束关系,单准哪里是缺人的,给了一笔分手费。

谁知道容晴会再去赌球,而他——

会怀孕。


容辰刚洗完澡披了浴衣从浴室出来,便看见靠在他床头看文件的单准。

这时候来他房里,还能干什么。

容辰听话地跪在床边,等着那个人坐到床边来,两腿分开在他身旁两侧。

“舔。”

单准毫无感情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下一秒他就被抓住头发摁到对方胯间。

容辰废了好大的劲儿才帮对方口出来,又因为跪得久了肚子又大,两腿麻得动不了。

他趴在床边听着脚步声,知道单准回他自己的房间去了。


单准最初是喜欢容辰的,一个固定的、长期的、柔软体贴的床伴的确是他所需要的。

而当容辰想走的时候,他也没有要留的意思,毕竟这种事情从来都讲你情我愿,强扭的瓜不甜。

而单准没想到的是,容辰居然能怀孕,甚至是用肚子里的孩子来威胁他。

“孩子生下来,跟我姓单。”他记得那天的他捏着容辰的下巴,一字一顿地说,“他永远不会知道你的存在,你什么都不是。”


单准酒局很多,不知怎么就着了别人的道,由司机送回别墅的时候已经无法思考,他冲进容辰的房间,掀开被子,粗暴地扯掉对方的睡衣,拉起容辰的一条腿就插了进去,这会儿被潮湿而又温暖的地方紧致地包裹着,才叫他舒服地喟叹出声。

容辰孕后身子敏感得多,又嗜睡,早早上床,谁晓得会被单准这么一弄。起先是疼,可让单准胡冲乱撞了几下之后便是汹涌的快感袭来,麻痹着他的神经。

但这样的水乳交融并没有持续多久,没一会儿容辰就开始受不了,脸色发白,双手无力地推着单准还被当作是欲拒还迎。

单准被下了药,于是没了轻重,直到他舒舒服服地在容辰身上泄了几次之后,才发现这人下半身全是血。


是私人医院,救护车来得很快,但谁都不会安心。

“你真是——”单父一巴掌扇在单准脸上,“禽兽不如!”

“我们单家,没有哪一个男人,会这样对待自己的妻儿!”

他父亲打得对,单准靠着墙无力地滑倒在地上,不发一言。


幸而大人与小孩都平安,9月,差不多足月产,宝宝也很健康,是个男孩儿,单准想等容辰醒了,再一起取名。

容辰第二天才醒,麻药的劲儿过了,身上哪儿哪儿都痛得很。

他不愿意与单准说话,只有单母抱着孩子来的时候才会语调轻柔地去哄一哄孩子。


半个月后出院了。

容辰抱着宝宝走在前面,单准想去把人搂进怀里,又被对方不着痕迹地逃开。

“给宝宝起个名字吧。”单准帮容辰打开车门,方便他和宝宝上车。

容辰垂着眼睛:“是你的孩子,他姓单。”

单准要关门的手僵在半空中,他抿了抿唇,把门关上后绕到前面坐进了驾驶座。


孩子后来取名叫单信源,小名圆圆。

容辰一直被留在单家照顾圆圆,单准一意孤行地教宝宝叫容辰爸爸,终于,圆圆五个月大的某一天,在伸手要容辰抱的时候叫出了类似爸爸的音。

容辰惊讶的眉眼似乎更加动人,微微张开的嘴,一双眼睛近乎可爱地眨巴了两下,单准一个没忍住,在对方脸颊上亲了一口。

这是圆圆出生之后,俩人第一次亲密接触。


圆圆快一岁的时候,容辰接了一部剧,虽然说是男二,但是个讨喜的设定,等剧播出之后,定然能收获不少粉丝,当然,是单准点了头的。

一天工作结束后,容辰在休息室卸妆换衣服,刚卸完妆,还没换衣服呢,门就被推开了。

“爸爸!”

小家伙路还走不稳,但已经要从单准怀里跳出来了,容辰连忙把孩子接过来:“你们怎么来了?”

“他想你,在家吵着要来。”

圆圆还不太听得懂大人们在讲什么,只知道傻笑,不晓得被单准卖得体无完肤。

单准搂着容辰的腰,低头挤在圆圆和容辰中间,含住容辰的嘴唇,把对方吻了个结结实实。


戏杀青了,剧组一起庆祝,酒席吃到一半,单准推门进来了。

容辰刚要假装没看见,却被制片人往前一推,送入了单准怀里。

“容辰给大家添麻烦了,”单准一手搂着容辰,一手端着酒杯,“我提他敬大家一杯,人我得先带回去,家里小孩闹着要爸爸呢。”

众人自然应好,容辰还想说什么,全被制片人堵了回去。

出了房间门之后容辰就开始闹脾气,不让摸、不让碰。

单准勾了勾唇角,追上去弯腰在对方耳朵边悄悄说着情话:“宝贝,我错了,是我想你了,嗯?”

容辰耳尖通红,他微微踮起脚尖,吻在了对方唇角。


“你和宝宝,都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3円

《成就》5(霸道影帝攻×高傲商人受 包养出真爱 双向暗恋 年下 甜)

【五】
陆邈订的市里最好的酒店“华都”的顶层包厢。

这家店的老板还是通过赖晟认识的。刚开始的两年,赖晟还常会带着陆邈出席晚宴这种场合,一是为陆邈积攒人脉,二是为了帮他挡酒。后来渐渐地,赖晟就不带他一起了,两人很少同时出现,也就鲜有人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两人还在一起。

汪健见到陆邈的时候挺热情,毕竟陆邈现在已经是无人不知的大明星了。他主动伸手过去:“陆先生,好久不见!”

陆邈摘了墨镜,礼貌地握回去:“汪总,这么多年你一点儿都没变。”

汪健被夸的挺高兴,又多聊了两句。不过两人叙旧难免就要聊到赖晟,汪健估计陆邈不想别人提这段黑历史,也就只是含糊地说了一句:“当年不容易啊……现在就好了。”

陆邈...

【五】
陆邈订的市里最好的酒店“华都”的顶层包厢。

这家店的老板还是通过赖晟认识的。刚开始的两年,赖晟还常会带着陆邈出席晚宴这种场合,一是为陆邈积攒人脉,二是为了帮他挡酒。后来渐渐地,赖晟就不带他一起了,两人很少同时出现,也就鲜有人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两人还在一起。

汪健见到陆邈的时候挺热情,毕竟陆邈现在已经是无人不知的大明星了。他主动伸手过去:“陆先生,好久不见!”

陆邈摘了墨镜,礼貌地握回去:“汪总,这么多年你一点儿都没变。”

汪健被夸的挺高兴,又多聊了两句。不过两人叙旧难免就要聊到赖晟,汪健估计陆邈不想别人提这段黑历史,也就只是含糊地说了一句:“当年不容易啊……现在就好了。”

陆邈懂他的意思,笑了笑,没说话。

汪健以为他不想接这茬,后悔自己多了嘴,赶紧转移话题,没想到话说到一半住了嘴:“我最近也在投资电影——诶?赖总?”

陆邈转过头,正看见服务员领着赖晟进来。

赖晟穿着很随意,简单的衬衫休闲裤,刚刚打理了头发,剪短了不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了七八岁,陆邈不由多看了两眼,放柔了目光。

汪健心里不知这是什么场面,但是毕竟也是人精,何况在赖晟面前他不敢托大,赶紧迎上去:“赖总,您能来我真是太荣幸了!”

赖晟看他一眼,笑了笑,指指旁边的陆邈:“赴陆影帝的约,过来叙叙旧。”

陆邈垂下眼睛。

他不明白,赖晟为什么不愿意别人知道两人的关系。自己真的有这么差劲?

其实后来有一次,他偷偷溜进赖晟参加的晚宴,有点明白对方为什么不再带自己过去。

放眼望过去,觥筹交错间,闪过的都是年轻俊美的脸。陆邈已经不年轻了,比不过二十岁的光鲜亮丽,带出去,难免丢份儿。

这边汪健没多和赖晟寒暄,他也知道自己在场不合适,赶紧打了个哈哈:“两位慢用,有问题随时找我。”

门关上了。

陆邈几步走过去,把赖晟抱在怀里。

他抱得很紧,赖晟有点没反应过来一般,笑了起来,才慢慢回抱过去。他一伸手,陆邈就更加用力地抱紧,侧过头在赖晟额头上吻了一下:“赖总,恭喜。”

陆邈知道自己反应有点过,强迫自己放开手,转过身向餐桌走过去。他帮赖晟拉开椅子,比了个“请坐”的手势。

赖晟坐下,陆邈才在对面坐下来。

桌子很大,两个人坐了对面离得很远,陆邈听到赖晟低声说了一句:“陆邈,坐近点。”

陆邈求之不得,脸上笑意多了些,把椅子一直搬到赖晟身边,才挨着他坐下来。

陆邈求之不得,脸上笑意多了些,把椅子一直搬到赖晟身边,才挨着他坐下来。

赖晟和陆邈吃饭都不爱说话,两人也就安静吃着,偶尔聊几句工作上的事情。陆邈帮他剥虾,整齐地码在盘子上推给他,随口提起:“前两天,赖总……您弟弟,还来片场走了一圈儿。”

赖晟动作一顿,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表情有点淡:“他过去干什么?”

“就顺便过来看看。”陆邈怕他觉得自己跟赖赋走太近,补了几句,“这次的片子星河也投资了不少,准备贺岁档上映。”

“片子怎么样?”

“挺好的。”陆邈伸手去帮赖晟卷袖子,心下一动,又多说了几句,“这次是个偏喜剧的片子,挺轻松,片场……也挺有意思的。”

陆邈心跳很快。

他说这些,是想让赖晟过来探班。可是他到底没好意思把“您要过来看看吗”加上去,只剩下这么一段模糊的邀请。

赖晟偏过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有点冷。他慢慢把嘴里的虾咽下去,淡淡道:“是吗。”

陆邈心凉了。

他不动声色地继续陪他聊天,但显然兴致不比之前。渐渐地,两人都不再说话,气氛有些沉闷。

陆邈想起,有一次他们剧组有个小明星,在化妆室偷偷打电话给金主,低声说:“张总,您明天可以过来探班吗?”陆邈是不小心撞见,想退出去时,却看见小明星对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发呆,最后眼睛也红了。

第二天,那个小明星就被换人了。

那时候陆邈就明白,最稳固的包养关系,就是一方施舍一方接受。索取,是最不明智的方式,只会毁了它。

那边赖晟吃完了,便站起身跨坐在陆邈腿上,勾着他的脖子低声说:“做爱吧。”

陆邈手探进赖晟的衣服里,低头细细去吻他。冰凉的手指在温热的肌肤上游走,让赖晟颤了颤,埋头在他颈窝处,难得安静。

看他脑后翘着的几根头发,陆邈心里软得不像话,他把赖晟抱起来,放在餐桌上,一腿抵在赖晟的腿间,伸手去解他的衣服。赖晟却猛地推开他,跳下桌子去拉落地窗的窗帘。

等窗帘拉上,外面的灯红酒绿都被遮盖住了,只剩房间里一点暖光。

陆邈被猝不及防推开,差点没站稳。看着赖晟火急火燎地拉窗帘的背影,他似乎突然明白了一些事。

陆邈听见自己低沉的声音,尾音有些颤:“赖总……您拉窗帘做什么?”

赖晟回过头,衣衫不整,一大片胸口都露出来。他眼里眉梢都是欲望,下身也隔着裤子凸起来,有点怔仲,下意识回答道:“狗仔……”

还没说完,就被陆邈抱起来,隔着窗帘顶在落地窗上。

陆邈把他衣服都脱了,与他舌吻。一只手探进赖晟身后,两只手指伸进去搅动着,赖晟两腿发软,靠在他怀里,拽着他的衣服小声呻吟着。

陆邈又加了一根手指,修长的指节曲起,把入口撑得很大,赖晟惊呼了一声,攀上陆邈的肩膀。陆邈把他亲得晕头转向,后面还有手指刮擦着肠道内壁,容不得赖晟思考。

陆邈看他眼角微红,下了狠心得寸进尺地问道:“赖总,你怕狗仔做什么?”

“嗯……啊……”赖晟一只手探下去,想去缓解自己前面的欲望。陆邈不轻不重地把他的手打掉了,眼睛狠狠盯着他:“赖总,你还没回答我。”

赖晟不回答他,被他欺负得带了点哭腔。他双腿缠在对方腰上,硬起来的欲望戳着陆邈紧实的小腹,前段分泌出的液体在蜜色的肌肉上留下一截痕迹:“陆邈……进来,进来……”

陆邈笑起来,亲了亲他的脸,正打算脱裤子,却从窗帘缝隙里看到对面高楼上的大字,在黑夜里熠熠闪光。

陆邈笑容消失了。

他为什么总喜欢自作多情。

陆邈把赖晟放下来,看着对方迷茫的眼神,后退了两步,不紧不慢地替对方穿衣服:“赖总,改天吧……我今天身体不舒服。”

赖晟却好像不可置信般拉着他:“怎么了?”

陆邈笑了笑,温柔地亲了亲他的脸颊:“对不起……我今天真的有点累。您……要不,”陆邈长吸一口气,又瞥见对面高楼上晃眼的“庆晟业地产纽约上市”的大字,突然对这段关系感到疲倦。于是他带着他天衣无缝的笑容,问赖晟,“要不我帮您叫一位过来?我今天……”

啪。

陆邈被这一巴掌打得头脑发胀。他被震得有些耳鸣,左脸火辣辣地疼,似乎迅速肿起来。他不敢去摸被打的地方,只能咬牙赔笑。

赖晟站在他对面,冷静地自己把衣服穿好,眼神里满是失望。他没理陆邈,自顾自地往外走,走到门口才说了一句。

“陆邈,你以为赖晟是谁都能操的?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下贱?”

陆邈张了张嘴,眼睛红了。

门关上,偌大的包厢只剩下他一个人。陆邈狼狈地蹲下来,把脸埋在胳膊里,眼眶湿润了。

3円

《成就》3(霸道影帝攻×高傲商人受 包养出真爱 双向暗恋 年下 甜)

【三】
化妆师见到陆邈的时候吓了一跳,边给他上粉底边说:“陆老师昨天没休息好?”

“嗯。”陆邈眼下一片青黑,“没睡。”

化妆师不敢再多嘴。只是有点疑惑,昨天收工的时候,明明见到陆邈接了个电话,眼睛里都是笑意,怎么一夜的时间,心情变得这么差?

陆邈话不多,但脾气很好。虽然大牌,但非常照顾工作人员的感受,基本上是最好说话的一位。能让陆邈心情这么差的人物,一定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化妆师边腹诽着,边去给他上妆。

陆邈昨天没怎么睡。他看着赖晟走了,心情差到极点。前几天他一直在外地,两个人满打满算半个月没见面,赖晟就跟他打一炮就走了。

陆邈气得嘴唇哆嗦。

可他偏偏没有资格去要求赖晟什么。那是他...

【三】
化妆师见到陆邈的时候吓了一跳,边给他上粉底边说:“陆老师昨天没休息好?”

“嗯。”陆邈眼下一片青黑,“没睡。”

化妆师不敢再多嘴。只是有点疑惑,昨天收工的时候,明明见到陆邈接了个电话,眼睛里都是笑意,怎么一夜的时间,心情变得这么差?

陆邈话不多,但脾气很好。虽然大牌,但非常照顾工作人员的感受,基本上是最好说话的一位。能让陆邈心情这么差的人物,一定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化妆师边腹诽着,边去给他上妆。

陆邈昨天没怎么睡。他看着赖晟走了,心情差到极点。前几天他一直在外地,两个人满打满算半个月没见面,赖晟就跟他打一炮就走了。

陆邈气得嘴唇哆嗦。

可他偏偏没有资格去要求赖晟什么。那是他的金主,是包养他的人,陆邈怎么能开口留他。

他紧抿着嘴,脸色难看,盯着手表发呆。

那是一块极贵的表,奢侈的限量款,出厂价三百多万,后来一度炒过一千万。陆邈不在乎这些东西,但他却很喜欢这块表,因为是赖晟送他的。

陆邈想起,他八年前在包厢里第二次见到赖晟,赖晟也带着一块很好看的表。但对方恶劣地让他喝酒,他便当着赖晟的面喝了三瓶白酒,当场就被送了医院。醒的时候,胃里抽搐地剧痛,旁边的男人听到动静转过身:“好些了吗?”

陆邈忍下痛,换上了一点笑:“赖总,不好意思,我酒量不好,没能让您尽兴。”

赖晟摆摆手,出去打了个电话。回来的时候,赖晟倚在门框上看他:“陆邈,之前的事情一笔勾销了。”

陆邈明白他的意思。两年前他不懂,现在他懂了,眼前这个人的一句话,既可以让他上天堂,也可以送他下地狱。他勉强坐起来:“谢谢赖总……”

赖晟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走过来漫不经心地抚摸他的脸——像两年前一样。这次陆邈没动,甚至笑了笑。

赖晟说:“陆邈,要不要把这两年的时间补回来?”

接着,赖晟塞了一张名片在他衣领里。

“可以打给我。”

陆邈这次没怎么犹豫,订了酒店直接拨通了赖晟的电话。他耗不起了,尊严不如他的演艺生涯重要,这两年时间早就够他想通了。

赖晟把他推在床上的时候,陆邈顺从地抱住对方。赖晟伸手探到他后面,感觉他身体一僵,不禁问他:“第一次?”

“……第一次和男人。”陆邈有点紧张。

赖晟笑了,又问他:“东西呢?”

“什么?”陆邈一头雾水。

赖晟没说话,翻身下床去看床头柜。柜子里有套子,却没润滑油。赖晟低声骂了一句,又翻身上床提醒陆邈:“东西不全,可能会很痛……”

陆邈没在意,点点头:“没事。”

赖晟戴了套子,用手指简单做了扩张,临到进入的时候,突然想起来问了一句:“你最近是不是在拍古装戏?”

陆邈怔住了,没想到他在这个时候提起来:“对……您那边刚给的资源,明天进组。”

“那个武侠片?”赖晟头疼,“明天是不是要吊威亚?”

“对。”

赖晟心软了。他想起前几天陆邈躺在病床上的样子,有点下不去手。于是他自暴自弃地拉着陆邈坐起来:“换你吧,我也是第一次在下面,你轻一点。”

“会吗?”

陆邈摇头。

赖晟带他进了浴室,开了水龙头,把两人淋湿了。他沾了点沐浴液在手上,靠在浴室的瓷砖上,伸到后面给自己做扩张。赖晟喘着粗气,搂着陆邈的脖子,自己前前后后地忙,最后看着陆邈动也不动,倒是气笑了:“我就不该找个直男雏儿……”

赖晟的面孔被浴室的蒸汽蒸得模糊不清,一双眼睛却晶亮。他转过去,背对着陆邈,低声说道:“进来。”

陆邈便与他做爱了。两人在浴室来了一次,赖晟也渐渐放松下来,于是又滚上床来了两次。

陆邈没想到赖晟居然愿意在下面,也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硬的起来,更没想到,这一段关系,一开始就是八年。

最讽刺的是自己还爱上了赖晟。

“陆老师。”跟他对戏的后辈小心地叫他,“是不是我演的有问题?”

“没有。”陆邈回过神,看着他紧张端坐的样子,安抚性地笑笑,“你演的很好,是我不在状态。”

那孩子长舒一口气。这后辈叫陈橙,刚出道两年,走的是流量小生的路线。之前做的偶像,现在转型做演员,演技不怎么样,但粉丝够多,也就一直有戏拍。听说这孩子想演电影,便带资进组,领了一个戏份不多但讨喜的配角。

现在陆邈演的电影里,已经很难能见到这种没有演技的孩子了。毕竟陆邈追求的是电影质量,何况他自己就是票房保证,没人会拿他的片子试险,制片人要的是钱。

所以陆邈乍一见陈橙,倒有些新奇。这孩子倒是很有礼貌,很好学,对着陆邈恭敬有加,常来讨教。

此刻得了夸奖,陈橙微红了脸,瞪大眼睛笑:“哇,陆老师夸我了诶——”

陆邈看他可爱,也笑出声,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陈橙却突然收了笑,猛地站起身,目光越过陆邈望向他身后:“陆老师,那、那个跟导演说话的,是赖总吗?”

陆邈心头一颤,怀着点复杂的心情回头。

导演身边,果然站着一位挺拔贵气的中年人,外面套了一件风衣,闲散地站着,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夹着点燃的烟。看到陆邈回头,那人冲他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陆邈眼神暗下来。

是他想多了。娱乐圈里所有人都能一口叫出的赖总,不是赖晟,而是赖赋。

那边赖赋跟导演说了两句,便走过来同陆邈说话:“怎么样?”

陆邈起身给他搬了个椅子,又要去倒茶,被赖赋拉住了,也没坐下,站着跟他聊天:“不用麻烦,我就过来看看。”

陆邈也不再客气。赖赋是他的大老板,但为人极为随性,很少讲这些虚礼。加上陆邈在星河也是当之无愧的顶梁柱,赖赋同他倒是很相熟。

“挺好的。”陆邈把剧本丢到一边,“贺岁片拍起来最爽,没有拿奖的压力,讨好观众就行了。赖总,”他笑了笑,“等着收钱就行。”

星河投资的这部贺岁片就是个纯粹商业性质的片子,赶着热闹的贺岁档分一杯羹罢了。对陆邈来说,演这种电影实在大材小用,基本等于在休息。

赖赋笑起来,又不着边际地聊了几句,仿佛才看见旁边的陈橙。眼神刚瞥过去,陈橙就主动弯下腰,伸出手来打招呼:“赖总您好,我是陈橙……”

赖赋没动,还是小口抽着烟,左手也丝毫没有要从口袋里拿出来的意思,任由对方的手尴尬地停在原地。

陈橙的笑容僵住了,讪讪地收回手,有点尴尬。

偏偏赖赋还挑眉补了一句:“没听过。”

陆邈倒是有点心软,拍拍陈橙的肩膀给他打圆场:“赖总日理万机,有时候他都不记得星河的艺人。”看着陈橙感激的眼神,陆邈干脆好人做到底,“多见几次就认识了,有空一起吃饭。”

赖赋把烟头摁了,似笑非笑地看了陆邈一眼,到底没落他的面子:“行,听陆影帝的。”

赖赋似乎有话没说完,但看了一眼陈橙,对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只好咽了回去,跟陆邈摆手:“走了。”

“好。”陆邈把他送到门口,看他上了车,回头来看陈橙的眼神少了几分温度。他冷淡地拿了剧本,打算直接回自己的休息室,末了还是忍不住提点了一句,“小陈,做事别心急。”

陆邈乐意提携后辈,但他不傻。刚刚的情况下,陈橙如果主动离开,而不是拿看大宝藏的眼神看赖赋,陆邈说不定会主动帮他争取点东西。

但现在这样,还是算了。

陆邈不想麻烦赖赋,因为那是赖晟的弟弟。欠他人情,只会让他和赖晟的关系,永远止步于交易。

3円

《成就》2(霸道影帝攻×高傲商人受 包养出真爱 双向暗恋 年下 甜)

【二】
赖晟到公司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

他推开会议室的门,此刻里面坐了几位大股东,正在闲聊。见他进来,几个人都站起来笑:“赖总这是从温柔乡里回来了?”

这几位都是赖晟多年老友,要不然赖晟也不敢把事情推到这个点。面对他们善意的调笑,赖晟还是先开口道歉:“不好意思大家……他明天有重要的戏份要拍,凌晨就要起床,我们俩又十几天没见面了……”

大家露出“都懂”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坐下来谈最新的投标。

等会议结束,已经快一点了。众人散去,几个爱玩的干脆直接去了俱乐部通宵,只剩蔡东和赖晟两个人。

蔡东跟着赖晟进电梯,看着对方疲惫的神色,不禁慨叹道:“你真是……知道心疼陆邈,不知道心疼自己?”...

【二】
赖晟到公司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

他推开会议室的门,此刻里面坐了几位大股东,正在闲聊。见他进来,几个人都站起来笑:“赖总这是从温柔乡里回来了?”

这几位都是赖晟多年老友,要不然赖晟也不敢把事情推到这个点。面对他们善意的调笑,赖晟还是先开口道歉:“不好意思大家……他明天有重要的戏份要拍,凌晨就要起床,我们俩又十几天没见面了……”

大家露出“都懂”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坐下来谈最新的投标。

等会议结束,已经快一点了。众人散去,几个爱玩的干脆直接去了俱乐部通宵,只剩蔡东和赖晟两个人。

蔡东跟着赖晟进电梯,看着对方疲惫的神色,不禁慨叹道:“你真是……知道心疼陆邈,不知道心疼自己?”

“他档期不好调。”赖晟抬头看红色的数字变化,“最近他心情又不好……”

“打住。”蔡东无奈地叹气,“我不在乎他怎么样,我是看你把自己搞得辛苦。”他看赖晟不说话,有点恨铁不成钢地骂他,“八年前,我要是知道你能迷成这样,说什么也不能把他送过来见你。”

赖晟沉默了。他走出电梯,背对着蔡东,声音有点模糊:“蔡东,我最感激你的事情就是八年前你带他过来。”他打开车门,回头看了蔡东一眼,“谢谢你,真的。”

赖晟开车回去的路上有点出神。

十年前他第一次见陆邈,就是在那个俱乐部的包厢里。他半醉的时候,提出让对方陪睡,被当众拒绝。那个时候的赖晟,刚刚迈入三十岁大关,刚刚成为成功企业家的代表,最为志得意满,最为春风满面,也最为张扬跋扈。

赖晟被拒绝之后,觉得自己实在没面子,回去就跟赖赋提了一句,不想让陆邈好过。后来,他便把这事儿给忘了,直到蔡东带着陆邈来见他。

还是在蔡东开的那个俱乐部里,甚至可能同两年前是同一个包厢,蔡东推门进来,对着赖晟笑:“赖总,还记不记得这位?”

接着,陆邈推门而入,带来了赖晟后半生的光。

赖晟不愿意去想,赖赋做了什么,让这位两年前激动地站起身当面拒绝他的少年,收敛了自己所有的锋芒,主动找到他,恭敬地问他:“赖总,两年前我不懂事,现在来道歉,不知道您还接不接受?”

赖晟当时是什么回答的?

他翘着脚坐在沙发上,看着站在对面的挺拔的少年,恶劣地笑着:“把这三瓶酒喝了吧。”

蔡东蹙了蹙眉,没拦他。

陆邈就这么直直地走过来,一言不发地把三瓶酒给喝了。

赖晟回忆得心里发紧,钻心地疼,脚下不注意踩了急刹车,接着就感觉车子震了一下。

后面的车主探出头来破口大骂:“凌晨一点踩你妈急刹车啊?你眼瞎吗?”

赖晟下了车,查看了一下状况。轻微的追尾,倒是也没什么太大事。看着大呼小叫的车主下车,刚想开骂,看着那个显眼的宾利车标,顿时都咽了下去,只盼着赖晟不要纠缠。

赖晟也不愿多纠缠,递了一张名片过去:“我的问题,你修车的费用我来出,名片上有联系方式。”

说完也不管对方看到名片时震惊的眼神,径直开车走了。

赖晟开车去了陆邈住处。凌晨一点半,还有狗仔蹲在他别墅门口不走。赖晟也不敢在这个点进去,只好停了车在门口,看着黑黢黢的窗户出神。

最近陆邈心情不好,他感觉得出来。每次陆邈急躁地想在地板、桌子、沙发这些地方上他的时候,他就知道陆邈心情不好。尽管对方总是可以掩盖情绪到天衣无缝。

赖晟却想得到一点温柔的对待,而不是像应付作业一样的敷衍了事,所以他总是让陆邈带他去床上。

刚开始包养陆邈的那两年,赖晟还不不懂得怎么爱人。当然,那时的赖晟也不觉得自己爱陆邈,陆邈于他,只是一个贴心的床伴,仅此而已。他喜欢在陆邈身上留下痕迹,或是吻痕,或是抓痕,有些甚至留在衣服遮盖不掉的地方,然后看着陆邈皱眉,有点恶劣地想,如果被别人看到,大家就会知道,陆邈被他包养了。

后来,他开始在意陆邈的事业,超过自己想要任性的心情。

天知道赖晟多想像以前那样,抱着陆邈肆无忌惮地做爱,在高潮的时候抓着对方紧实的肌肉,缠在对方身上。可是他也明白,他不想让陆邈被人议论,舍不得让他完美的娱乐圈生涯,有任何污点。

哪怕赖晟知道,陆邈生涯最大的污点,就是赖晟。

赖晟从六年前就知道,自己很爱陆邈,爱到离不开他。

但陆邈恨他。

刚开始两年,陆邈会报复性地不带套内射,仿佛在羞辱他一般。而现在的陆邈,似乎对他的恨也淡了,疲倦得只想摆脱他。每次赖晟高潮后,陆邈都迅速抽离自己,仿佛完成了任务,哪怕自己还是半硬着,也不愿意再继续。

可这怨不得陆邈。

毕竟,自己毁了他,完全是自作自受。

赖晟就这么坐在车里,回忆着这些年陆邈和自己相处的片段。其实他们之间聊天或是正常交流的次数真的不多,赖晟忙,陆邈更忙。往往十几天一个月才能见上一面,见面就是上床,没有什么多余的废话。

赖晟知道陆邈当年为什么低头。很早以前就知道。

赖晟刚包养他的时候,对陆邈的一切都挺好奇。于是他经常去片场探班,看他演戏。从第一次看,赖晟就明白陆邈那么骄傲的人,怀着怎样的心情来求他。

陆邈太爱演戏了。而且极有天赋。可以说,就算没有赖晟的资源,没有星河的力捧,陆邈也早晚会大红大紫。这个道理赖晟明白。

赖赋也不止一次跟他提起,你那个小床伴,真的不错,当初那两年可惜了。

赖晟刚开始还跟他开玩笑,说还不是你下的狠手,把他从娱乐圈给摘得干干净净,现在倒是学乖了。后来渐渐的,他就不喜欢听赖赋说这些,每次听了都很不是滋味。

他的陆邈,当年若是没有遇见他,顺利地毕业,顺利地演戏,必定星途坦荡。

尽管现在的陆邈,也是娱乐圈最长盛不衰地红着的一位巨星,是电影届公认的演技教科书的书,是所有人见面都要恭敬地叫一句“陆老师”的德高望重的存在,但赖晟知道,这终究是不一样的。

陆邈还是会觉得,自己走到今天是用身体换来的。陆邈还是会觉得屈辱,因为他和一个老男人纠缠了十年。

因为他的人生里,有赖晟。

蚁破破

看文记录 君不知 素包打猫

霸道总裁攻×健气受 受因为攻的慈善基金帮助过他,答应了攻的包养,慢慢喜欢上攻。攻一开始是觉得受像白月光,才想包养受,后面越来越喜欢受,彻底放下白月光。

霸道总裁攻×健气受 受因为攻的慈善基金帮助过他,答应了攻的包养,慢慢喜欢上攻。攻一开始是觉得受像白月光,才想包养受,后面越来越喜欢受,彻底放下白月光。

做不到每天一篇耽美文

耽美推文,老套路巨狗血

文名:《囚鸟》
作者:白芥子
简介:这是一篇走肾到走心,包养出真情的金主攻×学生受的文……
受是学生,因奶奶病重,在医生遇到攻,攻愿意出钱给其奶奶治病。金主攻走肾,而受却走了心,攻其实对受的爱恋有所察觉,但攻坚定自己今后会结婚生一儿一女,过上最普通的生活,从未想过回应。受在攻传出婚讯之后借助学校留学机会出国念书。受的离开让攻发现自己早已经动了心……
类似的剧情我看得不少,为什么要推这篇呢?第一是因为这是我最近看的,印象比较深刻;第二则是因为受,受虽然被包养,虽然爱恋攻,但是在自己的世界是一个有主见,有能力,能够独当一面的人,没有那么脆弱。其三则是因为作者,这个作者是我最近超喜欢的一个大大,...

文名:《囚鸟》
作者:白芥子
简介:这是一篇走肾到走心,包养出真情的金主攻×学生受的文……
受是学生,因奶奶病重,在医生遇到攻,攻愿意出钱给其奶奶治病。金主攻走肾,而受却走了心,攻其实对受的爱恋有所察觉,但攻坚定自己今后会结婚生一儿一女,过上最普通的生活,从未想过回应。受在攻传出婚讯之后借助学校留学机会出国念书。受的离开让攻发现自己早已经动了心……
类似的剧情我看得不少,为什么要推这篇呢?第一是因为这是我最近看的,印象比较深刻;第二则是因为受,受虽然被包养,虽然爱恋攻,但是在自己的世界是一个有主见,有能力,能够独当一面的人,没有那么脆弱。其三则是因为作者,这个作者是我最近超喜欢的一个大大,之前也推过她的一篇文,应该是姐妹篇之类的~哈哈
喜欢这种包养出真爱,走肾又走心的可爱们可以看一看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