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北京烤鸭

25.3万浏览    2557参与
月筱酒

嘿嘿,我记得鸭鸭有一个剧情是偷吃什么东西,然后被少主打了
摸鱼⁽˚̌ʷ˚̌ʺ⁾

嘿嘿,我记得鸭鸭有一个剧情是偷吃什么东西,然后被少主打了
摸鱼⁽˚̌ʷ˚̌ʺ⁾

道士宗子

【食物语乙女调查】请问大家是否接受在AU中非少主角色和食魂的cp?

AU设定的乙女长篇筹划中。目前主cp线剧情大致已拟定,男主角是太白鸭。我个人比较喜欢1v1,怀着梦女心态想写白琊,但也对其他食魂抱有写成cp的兴趣。由于是AU,所以没有严照设定的负担,但会放进去合适的原作梗。算是以我微薄的想象为喜爱其他食魂大家造梦。


所以我想调查一下,⭐️⭐️⭐️不影响代入的情况下,各位同好是否能接受非女主角设定下的食魂x原创人物?⭐️⭐️⭐️

如果大多数人可以接受,我就会这样写到。

目前有想法的有佛跳墙风生水起莲花血鸭和北京烤鸭。


烦请各位在评论区告知意向,不方便公屏的朋友私信也可以。拜托啦!

AU设定的乙女长篇筹划中。目前主cp线剧情大致已拟定,男主角是太白鸭。我个人比较喜欢1v1,怀着梦女心态想写白琊,但也对其他食魂抱有写成cp的兴趣。由于是AU,所以没有严照设定的负担,但会放进去合适的原作梗。算是以我微薄的想象为喜爱其他食魂大家造梦。


所以我想调查一下,⭐️⭐️⭐️不影响代入的情况下,各位同好是否能接受非女主角设定下的食魂x原创人物?⭐️⭐️⭐️

如果大多数人可以接受,我就会这样写到。

目前有想法的有佛跳墙风生水起莲花血鸭和北京烤鸭。


烦请各位在评论区告知意向,不方便公屏的朋友私信也可以。拜托啦!


饕餮_日常咸鱼生活
想着上司要关心下属才行的小皇帝...

想着上司要关心下属才行的小皇帝偷偷在楼上偷看少主,但是并没有发现自己脸红了

想着上司要关心下属才行的小皇帝偷偷在楼上偷看少主,但是并没有发现自己脸红了

泽月
旌旗仍招展,亡人已无归。

旌旗仍招展,亡人已无归。

旌旗仍招展,亡人已无归。

东奔西顾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我是一枚玉玺

见证了朝代更替,乱党弑君,一代又一代帝国的崛起和衰弱,无尽的岁月中生出了灵智,凝聚出了实体。

而今,已不知过去多少岁月,这龙椅又换了一任主人,今日的登基大典,施了些障眼法,无一人能发觉这御座旁还多一人,我立于桌旁,抬眸去观察这新任的帝王,饶是我见过许多闻名于天下的好看面孔,也不及这向着龙椅走来的少年帝王,青涩而又充满朝气的面孔,让人无端的心生好感,在他经过我身旁时,脚步顿了顿,随后就入座于御座之上,我不能否认在他停滞的那一瞬,我竟有一种被他看见的感觉,应是错觉吧,我按了按无端跳动的心口。继续观看大典,也知晓了他的名字,北京烤鸭。

改朝换代,无论民间还是这皇宫内都是一派新气象,刚开始还有...



我是一枚玉玺

见证了朝代更替,乱党弑君,一代又一代帝国的崛起和衰弱,无尽的岁月中生出了灵智,凝聚出了实体。

而今,已不知过去多少岁月,这龙椅又换了一任主人,今日的登基大典,施了些障眼法,无一人能发觉这御座旁还多一人,我立于桌旁,抬眸去观察这新任的帝王,饶是我见过许多闻名于天下的好看面孔,也不及这向着龙椅走来的少年帝王,青涩而又充满朝气的面孔,让人无端的心生好感,在他经过我身旁时,脚步顿了顿,随后就入座于御座之上,我不能否认在他停滞的那一瞬,我竟有一种被他看见的感觉,应是错觉吧,我按了按无端跳动的心口。继续观看大典,也知晓了他的名字,北京烤鸭。

改朝换代,无论民间还是这皇宫内都是一派新气象,刚开始还有些许大臣担心这新任少年帝王能否担起重任,结果让他们出乎意料,他将所有事都处理的极其出色,井井有条,无论内忧或是外患,都自有章法,挑不出错,我也曾站在旁边看过北京烤鸭批改奏折,批注总是能直指关键问题,的确是天生的治世之才。

而我作为玉玺,放置于书案上,却是看到了另一面的少年帝王,比如爱吃糕点,御膳房的糕点花样多变,全都进了他的肚子,导致没怎么吃正餐,有一群神秘的鸭子军团,爱和他们对话,虽然大部分我听不懂,因为都是呱呱呱,但他总是边听边记录,还会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副样子却意外的让人觉得可爱,于是他在内心为这位少年帝王取了个昵称,鸭鸭。除开这些,自从北京烤鸭开始执政后,他的脸上总是带着一丝疲惫,眼下也开始出现淡淡的乌青,自己的寝殿也不常回,总是伏案而眠。到底是看不下去这少年如此糟蹋自己的身体,所以在他休眠之时,我总会将些灵力注入他的体内,或是糕点中,如此就不会搞垮身体,也不至于起疑,如此过了几月,也是未见北京烤鸭发觉,我也就放心了下来。

今日人间乞巧节,相爱之人可趁此良机,互诉衷肠,表达自己的心意。皇宫中也弄了盛大的庆典,而我,活了百年有余,早就看厌了这宫中一成不变的庆典,所以是继续待在御书房中,北京烤鸭作为帝王当然要在庆典中露面,所以这御书房就只有我一人,我就在这御书房漫无目的的走了走,不经意间瞧见了一幅画卷,遮的严实,但还是可以窥见分毫,正当我想要走进看清楚些,御书房的门从外面打开来,北京烤鸭带着一身淡淡的酒香,走到书案那坐下,随后似乎就不醒人事了。我走近他,叹了口气,这般样子,明天醒来定是要头疼了。于是伸出手,想像以往那样,将灵气注入他体内,却不想在要触碰到他时,被抓住了手腕,北京烤鸭抬起他的头,那面上已无丝毫的醉意,他就这样抓着我的手,眼睛望着我,嘴角翘起说:“抓到你了”。一时之间,我竟方寸大乱,也未细想他何时识破了我的障眼法。我就这样定定的望着他,过了一会,见我不动,他起身碰了碰我脸颊,询问道:“怎么这么烫,是害羞了吗?”结果,脸更烫了,这可如何能行,作为活了数百年的玉玺,怎能被个少年撩到脸红,于是用另只手也抓住了北京烤鸭的手,笑着叫出他为北京烤鸭取的昵称:“鸭鸭”。北京烤鸭一听这名字,果不其然脸也泛红:“莫要唤朕鸭鸭”。随后伸手捂住了他家玉玺的嘴,于是两人又开始大眼瞪小眼,北京烤鸭将捂着嘴的手伸向后背,抱住了对方,在耳边轻声说道:“此时我若是不说些什么,似乎就不应该了,登基大典上,我就看得到你了,我一见你,我就觉得你任何一处,皆是我喜欢的样子,我心悦你”。静默片刻,我伸手也环住了北京烤鸭的腰,我在告诉他,我也心悦于你,不然为何第一面便心生欢喜,为何担忧你身体,说来说去,不过是我心悦你罢了。


暇
只想画一个鸭鸭洗澡却铺垫了半天...

只想画一个鸭鸭洗澡却铺垫了半天…orz

只想画一个鸭鸭洗澡却铺垫了半天…orz

诗梦kamier
百日纪念贺图的草稿! 线稿比较...

百日纪念贺图的草稿!

线稿比较乱,只是上个色看看效果。(感觉挺满意的突然就懒得细化了是怎么回事hh)

100日采用了比较艺术的表达方式:鸭鸭的旗子是“1”,福公比的心可以看成“0”,小葫芦的就是画的小太阳当作“日”啦!

随缘细化顺便加强细节(应该没有人会想看叭)
官图参考有

百日纪念贺图的草稿!

线稿比较乱,只是上个色看看效果。(感觉挺满意的突然就懒得细化了是怎么回事hh)

100日采用了比较艺术的表达方式:鸭鸭的旗子是“1”,福公比的心可以看成“0”,小葫芦的就是画的小太阳当作“日”啦!

随缘细化顺便加强细节(应该没有人会想看叭)
官图参考有

似火如茶(康康我的置顶)

【北京烤鸭/佛跳墙/莲花血鸭/一品锅/太白鸭/扬州炒饭/四喜丸子/龙井虾仁/风生水起】
食物语九图
之前写的,到今天才搞的后期哎,不愧是我
这组底图只有五个颜色没办法把颜色和角色一一对应〒_〒

【北京烤鸭/佛跳墙/莲花血鸭/一品锅/太白鸭/扬州炒饭/四喜丸子/龙井虾仁/风生水起】
食物语九图
之前写的,到今天才搞的后期哎,不愧是我
这组底图只有五个颜色没办法把颜色和角色一一对应〒_〒

Keeong

【北京烤鸭x你】星光、声响、情焰



*ghs真难

*我的爱人:北京烤鸭

*功课:允你欢愉

星光

你们一开始只是亲吻。

而他又实在是个聪敏的少年。

从小心试探地唇瓣相贴到辗转珠玉的啮齿厮磨,时间也不过分针一转。

你仍在慌乱地卷舌回避,他却已经可以气喘吁吁地与你唾液纠缠。

“还要继续吗?”你陷在柔软的床被中轻声相问。

他低头埋在你的颈窝处,回转的鼻息积聚,使他面色潮红。

你能感受得到肌肤上传来的欲念,并拽落隐秘的丝线,拉扯着理智叫嚣,共携着情感沉沦。

他小心翼翼地舒缓着气息,回你:“爱卿…不,爱妃,莫要慌张。”

少年耳廓已然灼灼如盛日,却偏偏木着一张脸,半扣着眉目间流淌的情色。

你反而放松地嗤笑出声。

“鸭鸭,我不慌,你倒...



*ghs真难



*我的爱人:北京烤鸭



*功课:允你欢愉



星光



你们一开始只是亲吻。



而他又实在是个聪敏的少年。

从小心试探地唇瓣相贴到辗转珠玉的啮齿厮磨,时间也不过分针一转。

你仍在慌乱地卷舌回避,他却已经可以气喘吁吁地与你唾液纠缠。



“还要继续吗?”你陷在柔软的床被中轻声相问。

他低头埋在你的颈窝处,回转的鼻息积聚,使他面色潮红。

你能感受得到肌肤上传来的欲念,并拽落隐秘的丝线,拉扯着理智叫嚣,共携着情感沉沦。

他小心翼翼地舒缓着气息,回你:“爱卿…不,爱妃,莫要慌张。”

少年耳廓已然灼灼如盛日,却偏偏木着一张脸,半扣着眉目间流淌的情色。

你反而放松地嗤笑出声。

“鸭鸭,我不慌,你倒是动呀。”



晚风同玫瑰蜜语,且挽她含苞待放,玫瑰于露水净泽,又嗔他妄言暗语。



声响



你环着他的脖颈,任他在你衣衫半裸的身子上点火燎原。

他恼着你不肯向他索取,便将手法碾得更轻,甚于调笑着与你面颊相贴,甜着气味将将错过你已干涩的唇。

“爱妃,别闭眼嘛”,他装着委屈,又抑着几声轻笑,“你看着我啊。”

你一边忍不住随他的动作抖着身子,一边心里暗自腹诽他是愈发肆意,倒是将你那痞气的样子尽然学去。

你也不是什么娇软的性子,断然没有什么叫他身上,嘴上的便宜全都占了的道理。

你故意闷着声音回他:“你哪里像个帝王,分明是那辰影阁里陪客的小倌,来,笑一个。”

他手下失了动作,同你呼吸纠缠,目光相接。



他笑了。

先是盛着溢满少年感的意气与青涩,后来,随着屋外蝉鸣的声响,随着风穿过长廊的声响,随着耳膜震动,乳酪融于温热舌尖上的声响,他的笑变得朦胧,低沉,又痛楚清晰,透彻难忍。



“若你能拿出些真本事来,在朕面前稍微随意些倒也无妨。”





情焰



两身香汗暗沾濡,阵阵春风透玉壶。











我一滴都没有了。

火嘛,自己脑补一下吧。










沧骨

北琊,你可知大猪蹄子因为十年前的那句狠话而后悔了一辈子。

继续摸摸君臣系列【文字版→戳我

P2滥竽充数的勾线废稿(。


北琊,你可知大猪蹄子因为十年前的那句狠话而后悔了一辈子。

继续摸摸君臣系列【文字版→戳我

P2滥竽充数的勾线废稿(。


Monsoon

择日疯 03<太北·莲北>

·民国背景

·太白鸭与小皇鸭表兄弟设定,骨科好啊

·狗血,狗血,狗血 OOC,OOC,OOC

·慎入!


张如意——四喜丸子


03


又到了晚上开锣的时候,园子自是张灯结彩,处处辉煌。各色人影来回穿梭,道着闲话坐下,手从碗里抓起一把瓜子,大嗓门叫茶房快些上茶。而前头预留好的座位和台上的包厢里呢,也不时传来哄笑声,一道道漫不经心的目光洒向大台上。


直等到那嘹亮的一声,大戏开场。


北靖穿得很低调,只是一身素色长衫,随便抓了张板凳便坐下。今儿的压轴是夏皎和如意两位老板的《游...

·民国背景

·太白鸭与小皇鸭表兄弟设定,骨科好啊

·狗血,狗血,狗血 OOC,OOC,OOC

·慎入!


张如意——四喜丸子



03

 

又到了晚上开锣的时候,园子自是张灯结彩,处处辉煌。各色人影来回穿梭,道着闲话坐下,手从碗里抓起一把瓜子,大嗓门叫茶房快些上茶。而前头预留好的座位和台上的包厢里呢,也不时传来哄笑声,一道道漫不经心的目光洒向大台上。

 

直等到那嘹亮的一声,大戏开场。

 

北靖穿得很低调,只是一身素色长衫,随便抓了张板凳便坐下。今儿的压轴是夏皎和如意两位老板的《游园惊梦》,算是有几分看头。

 

“凉夜迢迢,凉夜迢迢,投宿休将他门户敲。遥瞻残月,暗度重关,奔走荒郊……”

 

那林冲,赫赫的威风不再,夜奔时也只剩下惶恐不安。北靖端着茶水,眼神黯淡,原本因为这点人流而有的好心情也一扫而空。

 

“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

人立小庭深院,炷尽沉烟,抛残绣线,恁今春关情似去年……”

 

浓墨重彩的一张脸,让他看得恍惚。

 

……

 

“北少爷!”

 

卸了妆的夏皎兴致冲冲地抓着他,嘘长问短。刚刚还在台上风风光光的杜丽娘与柳梦梅已经褪尽了颜色,只有两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坐在街头的小摊上狼吞虎咽一碗葱油拌面和油豆腐粉丝。

 

得见故人,北靖也忍不住露出了笑脸。他脸上本就有一些婴儿肥,展颜一笑,显得很稚嫩了起来。随便拨了下额前发丝,一双眼睛打量着二人,最后快活道:“看来在上海过得还不错嘛!如意老板比起在北平的时候,脸可更圆了些。”

 

张如意端起碗喝了口汤,很没形象地直接用手擦拭了下嘴角,夸张地叹着气:“唉,我倒是十分怀念起北平的日子!这摩登大都市,人们都喜欢看‘文明片’,只爱电影里的俊男美女!即便园子里从没少过听戏的,那种浩浩荡荡的满堂彩,啧啧,还是只有北平才能有啊!”

 

夏皎秀气的眼一转,狠狠剜了他一下,撇着嘴:“得了吧,要不是来了上海,咱们哪有机会唱大轴?这区区几年修行,还给师傅端痰盂呢!”

 

他俩在台上唱着如梦似幻的春梦,台下却似一对活宝般的让人捧腹。北靖笑出了声,筷子缓缓搅着碗里的面,倒是半天没有下口。

 

五六年前,他与这两个小戏子相识在北平胡同里。夏皎和张如意穷苦出身,辗转着进了戏园子,平日练功练得苦不说还总叫人欺负。那个滴水成冰的冬日,他们被师兄欺负得满街乱窜鬼哭狼嚎。碰巧路过的北少爷看不下去,冲上去就跟人家打架。

 

最后,还是班主压着几个青瓜蛋子,惶恐地来给小少爷道歉。

 

那时夏皎拉扯着张如意的袖子,两双眼睛又胆怯又好奇地打量着他。北靖揉揉有些疼痛的嘴角,温言开口:“不怕,以后再被欺负就找我!你们什么时候上台?我一定去捧场!”

 

这情谊便结下了,明明是三个孩子间的玩伴之谊。教有心人看见了,便大肆宣扬北家少爷小小年纪就学会捧戏子,荒淫纨绔。被北靖气得直起青筋,倒是那两个一边笑作一团,一边给他夹杏仁酥芙蓉糕教他别气。

 

不过后来夏皎寻到了一远房亲戚,便和张如意一同到上海打拼。一晃竟然过去快两年了,他们之间时不时通些书信,关系倒也没断。

 

不斗嘴了,夏皎望向他有些青黑的眼圈,担忧道:“少爷这段时间……过得很艰难吧。”

 

“你们应该也有所耳闻。”

 

北靖轻轻叹了口气,但面上的笑还是没消退。

 

“昨天,少爷在纸条里提到的……”

 

他迅速地垂下眼:“其实,为难的话就当我未曾提过。我无意麻烦你们。”

 

手腕忽然被人拉住,抬首,看见的是张如意坚定的眼神,嘴角还挂着一点糕饼渣。

 

“少爷的事就是我们的事。请您放心,若有眉目,定第一时间通知了您。”

 

北靖抿了抿唇,这几乎是他下意识的一个小动作了。

 

夜里街道上,人影稀疏,冷风飕飕地刮过小摊。夏皎与如意望着他的神情,忽然觉得,相别的这些岁月,这小少爷当真是长大了。

 

……

 

回公馆的时候,正看到白琊坐在沙发上看报。不知何时他竟然连衣服都搬了过来,像是打算常住。此时正穿着件浅色条纹的毛衣,袖口微微挽起。细碎黑发下戴着副金丝眼镜,眼神慵懒地打量着油墨报纸。桌上的咖啡似乎已经放冷,他这位表哥当是喜欢喝茶的性子。

 

而对面,莲华咬着根烟,没有点着。两个人在这室内,倒形成某种微妙的平衡。

 

北靖摘下围巾挂在架上,客气敷衍道:“表哥还没睡?”

 

白琊似乎就等着他这句话,收起了报纸,优雅地端起杯子:“想着你还未回来。”

 

冷掉的咖啡口味不好,惹得他皱眉。

 

莲华走过来,低语了几句便转身上了楼。北靖神情微妙地听完,随后坐到白琊对面的沙发上。他总以为白琊朋友那么多,真正了解他的却寥寥可数。而自己,大概有幸算是一位。

 

后来才发现不过自以为是,一厢情愿。

 

见莲华已走,白琊的神色凝重了一点,低声问道:“他是什么来头?”

 

北靖扬扬眉毛,觉得好笑:“不过是帮我做事的,这么紧张做什么。”

 

“他是……奉天的那个人吧?”

 

少爷一下子语塞,过了许久,才缓缓道:“未想到你还挺关心我。”

 

去年冬天,北家出资,为辽河一带灾民放粮赈灾。北靖自告奋勇要随老赵同去,顺便多学习点门道。未尝想,在奉天教贼人给绑了。

 

此事压得密不透风,绑匪的信未至北平,人就已经得救了。在荒无人烟的山中,一个有着野狼般眼神的男人亲自救了少爷出来。

 

北靖喘着粗气,仰起脸,说话间嘴前都是哈气:“大恩大德,无以为报。不知道您高姓大名?”

 

对方笑了,有几分不屑:“莲华。”

 

“你不是本地人士?”

 

“我孑然一人,四海为家。”

 

似乎是回想起东北的寒风,北靖全身打了个哆嗦。

 

“摸不清底细的人,你就这样教他跟着你?”

 

他对这对话有些厌恶,对着面前的表格更感到疲劳。于是北靖起身,随意留下一句:“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便上了楼,任由白琊差点将那张报纸捏成一团。

 

沙发上的人阖上眼睛,心想,他们何时竟然走到了这个地步?

 

……

 

关上门的时候,北靖又长长地叹了口气。

 

近日叹气越来越多,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未老先衰了。

 

眼皮子沉重地像在打架,他强撑着解开长衫的扣子,换上睡衣,缩进已被暖炉烤得热乎乎的被窝中。

 

莲华以为他最近噩梦缠身,是因为满城风雨的“那颗头”。实际上,他倒只是频繁地梦见一些过往旧事。

 

学校的礼堂不算大,但帷幕一起,足够千百年来的风云际会依次登台。当时的白琊是戏剧社的风云人物,相貌堂堂,声音中自带着一股矜贵傲慢。他身着华美的服饰,宝剑一抽,意气风发地站在灯光之下,便是东方的尤里乌斯·凯撒。

 

“天上布满了无数的星辰,每一个星辰都是一个火球,都有它各自的光辉。可是在众星之中,只有一个星卓立不动。在人世间,也是这样:无数的人生活在这世间,他们都是有血肉有知觉的,可是我知道只有一个人能够确保他的不可侵犯的地方,任何力量都不能使他动摇。我就是他!”

 

满堂震耳欲聋的掌声中,当时的北靖高高地抻着脖子,把手掌拍得通红。

 

那种痛感一丝丝地渗入到沉睡着的他身上,于是他皱了皱眉,唇间呢喃出几个梦魇的单音。




——


白琊演得是莎翁的《凯撒大帝》!(备选剧目是《茶花女》和《卡门》以及《哈姆雷特》


逐渐流水账,不,简直是完全流水账。情节节奏让人无法直视(捂脸)



文一隅
「——怎么样 今天的朕是不是格...

「——怎么样  今天的朕是不是格外英明神武?」

画画小皇帝长大!

「——怎么样  今天的朕是不是格外英明神武?」

画画小皇帝长大!

白玖sena

【食物语】他们在床上的小癖好 3

☆all少主乙女向

☆这批基本都是评论里点的,写得不好致歉

☆前篇1/2可点主页观看么啾


1. 北京烤鸭


坚持要等到三媒六娶之后才肯和你同房

会在开始之前认真地看着你的眼睛叫你梓潼

明明在床上还是很害羞但技术却甚是精湛

迎着你怀疑的目光慌乱解释

“朕、朕可没有接受陪床丫鬟!”

“但……但该看的书朕、朕还是看了的!”

“朕不想让你疼。”...


☆all少主乙女向

☆这批基本都是评论里点的,写得不好致歉

☆前篇1/2可点主页观看么啾

 

 

 

1. 北京烤鸭

 

坚持要等到三媒六娶之后才肯和你同房

会在开始之前认真地看着你的眼睛叫你梓潼

明明在床上还是很害羞但技术却甚是精湛

迎着你怀疑的目光慌乱解释

“朕、朕可没有接受陪床丫鬟!”

“但……但该看的书朕、朕还是看了的!”

“朕不想让你疼。”

 

               ——《我有个朋友想看看你说的书》

 

 

 

 

2.一品锅

 

被你以艺术研讨之名骗进屋里

然后一开始的面色绯红替你掩上衣襟

不知何时变成了双双躺在床上

单片眼镜蒙上水雾后被你抓走

往日冷淡的瞳孔此刻全部是你

直到你晕过去之前

他的耳朵依然是红色的。

 

             ——《有一种艺术形式叫人体模特》

 

 

 

3.扬州炒饭

 

看上去是翩翩君子

实际上因为喜好劳作而力气颇大

他喜欢雪天不畏严寒绽放的红梅

也喜欢

在你身上留下独属于他的傲雪红梅

“我的少主,请再多依靠我一些吧”

 

                      ——《吻痕》

 


 


4.八仙过海闹罗汉

 

你是他最宠爱的小师妹

也是他最契合的学术研究搭档

最近

他好像对你产生了旺盛的求知欲

于是每晚,你都会被翻来覆去地彻♂底研究

 

     ——《拥有一个求知欲旺盛的男友是一种怎样的体会》

 

 

 

5.冰糖湘莲

 

会在注意到你感觉寒冷时努力收敛身上的寒气

为你努力学着柔和脸上的表情

但是在某些他难以自制的时刻

冷热碰撞也是一种奇妙而刺激的体验

“我并非有求必应”

“但我会试着做你的许愿仙人”

 

          ——《仙人,你掉的是这个金少主还是那个银少主》

 

 


6.叫花鸡

 

他视你为高洁清澈的莲

哪怕在最为情动之时

都不肯用曾被泥壳包裹的左手触碰你

他最喜欢细细啄吻你情到浓时滚落的晶莹泪珠

“好像雨后莲叶上停驻的水滴”

“折射着我最爱的光”

 

                   ——《你是我的光》

                   

 

 

7.腊味合蒸

 

床头摊开的本子详细记录着

你今天对谁笑了几次,拥抱了哪个新来的食魂……

夜深人静

到了清算的时刻

笑一次一个吻

拥抱几次做几次

“嘘,不许求饶。”

 

                  ——《记仇还是吃醋》




8.子推燕

 

喜欢将你关在他细软的羽翼里做

让你的全世界里只有他的影子

忧郁而温和的瞳孔里

映出你搭在翅膀边缘猝然绷紧又无力落下的手臂

“啊……树屋又塌了……”

 

                    ——《第100008个树屋》

 

 

 

 

9.诗礼银杏

 

因为他害羞的性格

你主导的时候更多一些

他情动的时候,周身的书香味道会愈发浓郁

在床上时,只要你唤他老师

他就会双颊通红,反应极其激烈

“不要叫我老师”

“……”

“咳……叫我先生”

 

                    ——《先生的多种用法》

 

 

 

 

10.虾饺

 

他来见你的时候

往往是穿男装

但是偶尔

因为女装大佬的身份

你们也会玩一些奇妙而刺激的情趣play

 

          ——《同一个人,双倍快乐》 

 

 

 

 

11.小鸡炖蘑菇

 

你在他心目中一直是个娇弱的小姑娘

所以在床上极其害怕弄疼你

但他素来力气惊人

即使没有任何花样也可以将你做/晕过去

于是,第二日清晨

他总是会看着你身上的痕迹苦恼不已

“对不起啊小姑娘。”

 

             ——《玩过枪杆子的大哥就是不一样》

 

 

 

 

 

 

越写越不正经otz

我现在说自己是个写正剧的咸鱼文手还来得及吗(跪下)

床癖完结篇CLAER

我要去修补我的下限了(挥手)

前一篇文末的两个脑洞有思路了就开,欢迎来找我玩XD


桃子姐姐

【食物语】关于简单粗暴的车

*是辆加满油的丰田

*乙女向,女少主

*内含:德州扒鸡/北京烤鸭/符离集烧鸡

*是上个点梗的其中三个


评论区微博上车!开冲!


——————


放心,各位点的不出意外都会填的哈哈哈

如果是两个梗一个食魂的话就二选一了🤙


请点一下小心心和小手手!

真的非常感谢!!(⁎ ́ଳ ̀⁎)੭~*

*是辆加满油的丰田

*乙女向,女少主

*内含:德州扒鸡/北京烤鸭/符离集烧鸡

*是上个点梗的其中三个


评论区微博上车!开冲!


——————


放心,各位点的不出意外都会填的哈哈哈

如果是两个梗一个食魂的话就二选一了🤙


请点一下小心心和小手手!

真的非常感谢!!(⁎ ́ଳ ̀⁎)੭~*


梨子小妖

【食物语乙女】他还能有女朋友?!

*没错,他女朋友是你,是你和他做情侣时其他食魂的评价与吐槽,梗非原创。

*采访人:空桑小报实时记者腊八粥。

*佛跳墙/锅包肉/一品锅/龙井虾仁/莲花血鸭/北京烤鸭/德州扒鸡,ooc属于我

*喜欢读评(疯狂暗示),感谢各位的红心蓝手,如果愿意再点个关注就是最好不过的事了(鞠躬)。

  

【佛跳墙】

  锅包肉(没有一丝破绽的标准微笑):意料之内的发展,不过还是希望他能不要每天早上都来爬床,这会耽误少主每日的训练。

  鸡茸金丝笋(气鼓鼓):她要是敢辜负我哥!我就……就……哼!也不知道我哥看上她哪一点了!

  鹄羹(麻麻般温和的笑容):是福公先表白的呢,感觉把少主托付给他也不是什么...

*没错,他女朋友是你,是你和他做情侣时其他食魂的评价与吐槽,梗非原创。

*采访人:空桑小报实时记者腊八粥。

*佛跳墙/锅包肉/一品锅/龙井虾仁/莲花血鸭/北京烤鸭/德州扒鸡,ooc属于我

*喜欢读评(疯狂暗示),感谢各位的红心蓝手,如果愿意再点个关注就是最好不过的事了(鞠躬)。

  

【佛跳墙】

  锅包肉(没有一丝破绽的标准微笑):意料之内的发展,不过还是希望他能不要每天早上都来爬床,这会耽误少主每日的训练。

  鸡茸金丝笋(气鼓鼓):她要是敢辜负我哥!我就……就……哼!也不知道我哥看上她哪一点了!

  鹄羹(麻麻般温和的笑容):是福公先表白的呢,感觉把少主托付给他也不是什么坏事。

  冰糖葫芦:佛跳墙哥哥每次摸少主姐姐的头他都会笑,少主姐姐还会脸红,这就是“摸头杀”吗?我也好想试一下啊!(你:他们都教了你什么……)

  龙须酥:之前有一日熬夜观星,晚归时看到佛跳墙背着宿醉的少主回了房间……(锅包肉:哦?接下来呢?)

【锅包肉】

  佛跳墙(垂眸):近水楼台先得月……郭管家其实也是个很狡猾的人呢。

  鹄羹:原来郭管家已经和少主在一起了吗?!

  (话外音:原来他们两个藏的这么深吗?!)

  东坡肉(举酒长笑):郭管家跟少主在一起也没什么好意外的,每次喝酒喝一半他都会说要回去看着少主防止少主惹祸,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是怎么一回事了。也罢,喝酒喝酒,持杯月下花前醉!

  西湖醋鱼:的确是没什么好意外的,但我记得你得知消息时可是惊得跳了起来,竹杖都飞了。

  饺子:他们在一起后郭管家管得更严了~少主好像也不是很开心的样子。哪怕是工作也不能熬夜呀?

【一品锅】

  你:我要抢答,一品先生根本就是个呆瓜!

  易牙(被强行拉过来的):哼,他在宴仙坛的时候我就知道他迟早会反水,剩下的无可奉告!

  灯影牛肉(意味深长的眼神):他们啊?就像蝴蝶落在了平静的水面上,泛起了微的涟漪,很不可思议吧。

  臭鳜鱼(畏畏缩缩):一、一品先生是个很好的人……少主每次看到他都会变得开开心心的。上次出去踏青,少主不小心受伤,一品先生看上去、很着急……后来也一直背着少主,少主脸都红地埋到一品先生的背上了……

  青团:少主那个时候的笑容看上去很幸福呢!

【龙井虾仁】

  扬州炒饭(讶异):难以置信。

  子推燕(面无表情):难以置信。

  八仙过海(懵):难以置信。

  你(锅包肉同款微笑):难以置信。

  龙井虾仁(沉默片刻):很不可思议吗?(场外传来不知名人士的怒吼:别人都这么认为了,你还不快去反省!)

  桃花粥:没什么好说的,他们没在一起之前每次互动都能传出恶臭的情侣气息!天然配傲娇,啧……真不知道谈恋爱有什么好的。

【莲花血鸭】

  一品锅(被腊八粥从画室里拉了出来而不爽中):……不过是高山遇愚公罢了。

  太极芋泥(轻摇羽扇):我可是早就猜到了呢。

  灯影牛肉:啊呀呀,其实他们是恶犬与忠主的关系哦?

  佛跳墙(落寞):美人……居然是被他被抢走的……不知道为什么,莫名有些挫败……

  吉利虾(不知道在兴奋什么):‘曾有一个恶鬼与你相拥取暖,也曾为你心向阳光。’,这就是爱情吗?太美好了!

【北京烤鸭】

  锅包肉(手下工作不停):不觉得他们在一起很像两个高中生谈恋爱吗?

  鹄羹(不知道为什么发出了慈祥的光辉):是青涩又纯真的感情呢。

  飞龙汤:我上次在农场看到烤鸭背后跟着少主,少主身后跟着一群小鸭子,想找烤鸭单挑还被少主给训了。可恶,下次一定要跟少主打一架!

  驴打滚:打开天窗——说亮话,他们这一对啊,行动默契的很嘿。北京烤鸭固然是位局器的爷,但有我在这里,也大可不必太把他当块宝!

【德州扒鸡】

  符离集烧鸡(声音低落):他不就是稳重一点……

  (之后一个月他都有好好穿衣服)

  宫保鸡丁(陷入了沉思):能看出他跟少主是相互信任的,工作效率也明显得到了提高,是个值得学习的好方法,我是不是也应该去找一个……

  (你:不要学这些啊!)

  锅包肉(难得露出了真心实意的笑容但还是吓哭了烤乳猪):德州的确是个值得托付的人,也能在约会的时候很好的监督少主的工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