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北村

403浏览    36参与
锦堂

他倾尽心力爱别人,不求回报,但他今天知道了,他虽然不求回报,但他是需要回应的。回报和回应不同,回报可能更多是物质的,而回应却是一个心灵因为被另一个心灵爱,而恢复了爱的信心,产生了爱的能力,从而对爱她的那个心灵自然产生的一种温柔的回答。

——北村《愤怒》


阅读时光案例分享技巧讲堂锦堂文稿


他倾尽心力爱别人,不求回报,但他今天知道了,他虽然不求回报,但他是需要回应的。回报和回应不同,回报可能更多是物质的,而回应却是一个心灵因为被另一个心灵爱,而恢复了爱的信心,产生了爱的能力,从而对爱她的那个心灵自然产生的一种温柔的回答。

——北村《愤怒》




阅读时光案例分享技巧讲堂锦堂文稿

鳗鱼取名废

詠喪蝶 中 彩蛇/北村/MogiSaki

突然跳进もぎさっき的坑,然后就开始加戏夹带私货。(我就是要进邪教谁都拦不住我!

 结果就是为了圆回来写的更长了,我要死了……

 完全跑偏远离当初的构想了,到底写的啥我不管了啊啊啊啊!!


 关于文中的日文,我想说明一下。


1.用日文的地方是因為我觉得用中文写感觉怎么都不对劲,虽然都是些简单的词,但我还是会在后面括弧一个翻译,不过那些单音节和语气音我实在不知道要怎么翻,所以请,请意会……(喂!

2.对话里的称呼用字母和中文感觉怪怪的,比如ゆうちゃん如果写成yuu酱我觉得很难受,所以索性都用日文了,请谅解。


 我要再强调一下,我是蠢...

突然跳进もぎさっき的坑,然后就开始加戏夹带私货。(我就是要进邪教谁都拦不住我!

 结果就是为了圆回来写的更长了,我要死了……

 完全跑偏远离当初的构想了,到底写的啥我不管了啊啊啊啊!!


 关于文中的日文,我想说明一下。


1.用日文的地方是因為我觉得用中文写感觉怎么都不对劲,虽然都是些简单的词,但我还是会在后面括弧一个翻译,不过那些单音节和语气音我实在不知道要怎么翻,所以请,请意会……(喂!

2.对话里的称呼用字母和中文感觉怪怪的,比如ゆうちゃん如果写成yuu酱我觉得很难受,所以索性都用日文了,请谅解。


 我要再强调一下,我是蠢推,蠢单推,蠢神推,请务必相信我!

 最后,CP可能包含彩蛇/北村/もぎさっき/彩花馕。

 本文依然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说出你的故事!(喂!

 以上。

BY 空格




  霓虹灯装点着夜晚的街道,村山站在路灯下搓了搓手。


  抬起头看到一个身影向自己跑来,村山眼里起了笑意。


  「ゆうちゃん,对不起,我迟到了。」


  岡田喘着气在村山面前站定,满脸歉意。


  对上那双写满歉意的浅色眸子,村山表情温柔。


  「うんん,没关系哦。」


  冻红的鼻尖和耳朵让岡田越发自责,心疼的皱起眉,扯下带着自己体温的围巾,绕上村山的颈项。


  「等很久了吗?为什么不戴个围巾?冻坏了怎么办。」


  眼里的笑意蔓延到唇角,村山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对面垂着眸子细心替自己整理围巾的人。


  那天送村山到家门口的时候,岡田吞吞吐吐的似乎有什么话想说。


  「ゆうちゃん,あの……」(ゆうちゃん,那个……)


  「ん?なに?」(嗯?什么?)


  村山并不着急。


  从小到大,她一直都在等着岡田。


  幼稚园的时候,她等着岡田过来抓住自己的衣角,怯生生的说,可以一起玩吗?


  小学的时候,她等着岡田过来捏着自己的袖口,小心翼翼的说,可以继续做朋友吗?


  初中的时候,她等着岡田过来拉住自己的手臂,略带期待的说,可以一起吃午饭吗?


  高中的时候,她等着岡田做完学生会的工作过来牵起自己的手,带着歉意温柔的说,久等了,回家吧。


  这次,她也只要等着面前这个抓着后脑憋红了脸的幼馴染组织好语言,或者说,鼓足了勇气。


  「ゆうちゃん。」


  似乎做好了心理准备,岡田抬起头直视着村山的眼睛。


  「我喜欢你,从很小的时候开始。

    我至今为止的人生里,绝大部分都有ゆうちゃん的身影。

    原本我以为,不管是谁,只要能让ゆうちゃん感到幸福快乐,就足够了。

    可是,渐渐的我发现我无法想象以后的人生里如果没有了ゆうちゃん会变成什么样。

    所以,我希望今后的幸福和快乐可以跟ゆうちゃん分享。

    当然也会有痛苦和伤心,我希望跟ゆうちゃん一起分担。

    ゆうちゃん能给这样的我一个参与你整个人生的机会吗?」


  岡田说完,村山有些害羞的笑出了声。


  「好像求婚一样。」


  解下围巾挂回岡田的脖子,村山手上微微用力把人拉向自己。


  落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后,留下大脑当机的岡田,村山转身跑进了家门。


  Line的提示音让岡田回过神,掏出手机看着屏幕傻笑起来。


  『ね,なぁちゃん,これからも末長くよろしく。』(※①。)



  村山在凌晨四点醒来,揉着疼痛的太阳穴,脑袋昏昏沉沉的,感觉做了一个让她怀念却又难过的梦。


  自从上次的事之后,北泽只要有时间就会过来陪着村山。


  为了不吵醒北泽,村山轻手轻脚的离开卧室来到阳台,想借凌晨的微风吹散心脏的钝痛感。


  村山有时会想,不论什么人都是有倾诉需要的,可是自己好像忘记了能表达自己的方法。


  ——语言是什么?语言是最大的欺骗。


  所以当朋友们担心的询问村山时,她也只是淡淡的说没事的,没关系。


  但是今天,岡田和茂木却有些不屈不挠,茂木甚至还有些火大。


  岡田看着村山,皱着眉。


  「ゆいり,你这样我们看着也很难过。」


  村山右手拇指划着食指上的戒指,虽然对戒指的来历毫无印象,却下意识觉得它很重要。


  「あやか,我真的沒事。」


  茂木似乎忍无可忍,拍着桌子站起身。


  「你没事?!你像是没事的样子吗?!」


  村山抬起头,看着居高临下的茂木。


  一潭死水的眼睛让茂木更加火大,不自觉拔高了音量。


  「你看你现在还像个人吗?!你还要逃避到什么时候?!

    さっき为你不知道偷偷哭了多少次!却也什么都不说!

    我们知道你很难过,可なぁちゃん的死我们也一样很难过…………」


  「もぎ!」


  岡田拉住茂木的手臂刚想开口,打断茂木的却是急匆匆走进客厅的北泽。


  村山扭头看了看北泽,又转回来盯着茂木。


  「なぁちゃん…是谁?」


  岡田和茂木惊愕的看向村山,仿佛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北泽则咬着唇闭上了眼睛。


  村山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的跳着。


  「我总是……总是会做一个梦。」


  有些口吃的选择着词汇,海水渐渐漫了上来。


  「梦里我会沉入海中,有一个人……应该说是一具尸体漂浮在那里。」


  尽管没有开冷气,村山却觉得冷。


  「我看不清那是谁,可却觉得很熟悉,直觉告诉我她就是卧室相片上的那个人。

    她是…谁?

    就是你们说的,なぁちゃん…?」


  村山发现了,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胸口就会有刺痛感。


  茂木没有回答村山的问题,径直走到北泽的面前。


  「你都知道?」


  北泽低着头不去看茂木的眼睛。


  「我都知道。」


  茂木完完全全的发怒了。


  「哈,哈哈哈哈……那我呢?这样我不就像个白痴一样了吗?!你什么时候才能对我公平一点?」


  真是糟糕透了,茂木现在只想离开这里。


  「抱歉,あやか,我先走了。」


  岡田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茂木点了点头。


  摔门声震的北泽抖了抖。


 「もぎ……」


  岡田转而看向北泽,叹了口气。


  「ゆいり这里有我。」


  迟疑了一会儿,北泽对着岡田弯了弯腰。


  「抱歉,あやか,ゆいり就拜托你了。」


  岡田听着关门声扶住额头。


  「一个两个的都是这样……」


  她突然有点想待在家里的篠崎了。



  北泽离开村山家,已经看不见茂木的身影。


  天平已经在倾斜了,北泽觉得如果今天不好好告诉茂木自己的想法,她一定会后悔。


  掏出手机打给茂木,虽然久了一点,但还是接通了。


  「有事吗?」


  茂木的语气很不好,北泽并没有在意。


  「你在哪儿?」


  沉默了一会儿,茂木还是告诉了北泽自己现在的方位。


  这么短的时间,也不可能走的太远,北泽很快就找到了坐在河堤阶梯上正仰头朝嘴里灌着液体的茂木。


  伸手拿走茂木手中的罐子,北泽也并排坐下,抿了一小口。


  吐了吐舌头,实在不明白酒这种东西有什么好喝的。


  「ね,もぎちゃん。」


  放下手里的啤酒,北泽抱膝看着不远处的河面。


  「我呢,从中学二年级的时候开始,就喜欢ゆいり了。」


  那時候的村山,完完全全就像是一个调皮的小男生。


  天不怕地不怕,每天精力旺盛到处跟人打打闹闹,惹是生非。


  开朗元气又善于交际,只是成绩让老师非常头大,跟从小家教甚严的北泽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原本以为不会有任何的交集,村山却突然顶着大大的笑脸坐在北泽前排的座位上看着她说,さっきちゃん总是一个人呢。


  吃惊的北泽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村山好像也不甚在意,歪着头问,我能当さっきちゃん的朋友吗?


  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也许是被村山的笑容晃了心神。


  「虽然ゆいり平时看起来粗枝大叶,实际上却很温柔,很有主见,善于照顾人,就是有时会很顽固,还有些毒舌。」


  北泽重新拿起被冷落在一旁的啤酒喝了一口。


  「对谁都很主动ゆいり,却唯独对一个人不太一样。

    ——隔壁班的岡田奈々。」


  轻轻捏着手里的啤酒罐,发出咔啦咔啦的声响。


  「从我发觉到的时候她就已经一直在等着なぁちゃん了。」


  初中的时候,等着岡田在午休的时间出现在教室门口,带着村山喜欢的橙汁。


  高中的时候,等着岡田在去学生会之前出现在约好的地点,带着村山喜欢的小零食。


  「所以我一直觉得,只要能待在ゆいり身边当她的亲友,就足够了。」


  「然后呢?现在你的机会来了?你要跟我说的就是这些?」


  茂木握着拳起身欲走,却被北泽拉住了衣摆。


  「不是的,もぎちゃん。」


  将额头抵上茂木的背,北泽的声音有些发抖。


  「就算不记得なぁちゃん了,ゆいり心里的那个位置也只会一直空着。

    我只是,不能放着现在这样的ゆいり不管,你们也一样不是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久到北泽快要放弃的时候,茂木突然转身抓住北泽的肩膀,咬了下去。


  北泽只是吃痛的轻哼一声,并没有推开茂木。


  「为什么不推开我,这样我不就只能继续等着你了吗……」


  带着颤抖的鼻音顺着脉搏敲在北泽的心上。


  「ごめんね。」(抱歉呢。)


  北泽轻抚着肩颈处的那颗脑袋,声音过分的温柔。


  「再等等我吧,不会太久的。」



 ※①:これからも末長くよろしく。

 这话出自你蠢生日那天回你蛇的推文,需要结合语境来看,其实也没啥,直译就是,今后也一直请多关照了。

 一般新人结婚的时候,会说「末永く、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天长地久,请多关照。)

 「末永く」同「末長く」,兩個詞發音是一樣的。

 所以结合语境,我这里用这句是啥意思,请诸位自由的……


 其实吧,我根本没学过日语,上面都是我瞎编的。(你够!


鳗鱼取名废

詠喪蝶 上 彩蛇/北村

 彩蛇群毒奶Unit产物,莫名其妙越写越长的玩意儿。

 到底是北村还是彩蛇,请诸位自由的……

 不喜欢可以右上,但请勿人参公鸡。


 让我强调一下,我是蠢推,蠢单推,蠢神推!

 最后。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太刺激了!

 以上。

 @JESUISLAPOURTOI2 


 图文不符等级Lv Max。

 跟你蛇学的。(你够!


---BY 空格


  这一年多来村山一直被一个相同的梦境困扰着,梦里村山总是穿着一条白...



 彩蛇群毒奶Unit产物,莫名其妙越写越长的玩意儿。

 到底是北村还是彩蛇,请诸位自由的……

 不喜欢可以右上,但请勿人参公鸡。


 让我强调一下,我是蠢推,蠢单推,蠢神推!

 最后。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太刺激了!

 以上。

 @JESUISLAPOURTOI2 


 图文不符等级Lv Max。

 跟你蛇学的。(你够!


---BY 空格






  这一年多来村山一直被一个相同的梦境困扰着,梦里村山总是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裙走在泥泞中,走着走着,就发现自己走到了海面上。


  村山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梦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但是每次都会被绝望和恐惧一点点填满,随后开始下沉——一个异常清晰的沉入过程——眼睁睁的看着深蓝的海水一点点包裹自己,无能为力的窒息里,能看到深海里一个人的尸体,无依无靠的悬浮在那里。


  每次从梦里醒来,身体都是冰一样的冷,莫名的心痛。



  北泽第一次来村山现在的住处时有点惊讶,房间里除了一张床,一个衣柜和一张相片以外什么都没有,奇怪的问她为什么房间里是空的。


  村山的眼神有些呆滞。


  「因为装满了回忆。」


  北泽在床边坐下,村山拿出一个碗倒水给她喝。


  接过碗喝了一口,水质不大好,味道有点怪。北泽沉默了一会儿,扭过头看着墻上的照片。


  「为什么不用杯子装水?」


  村山看着北泽因为扭头而牵出的颈线。


  「没有杯子。」


  转回头对上村山空洞的双眼,把碗放在地上,北泽伸出手阖上那双眼睛,起身站在村山面前,随后微微俯身抱紧她。


  北泽还是决定留下来陪村山,那张相片正对着床,从窗帘里漏进的阳光在黑白相片上打了一个光柱,村山看见浮尘在光柱里翻滚,永不止息不厌其烦的翻滚。剎那间村山仿佛看见相片里的人笑了,那人皱眉,有些无奈的勾着一边唇角。


  那种蓝色是什么?有点发亮,有点刺眼……村山惊慌的跑了起来,白色的长裙像魂幡一样在风中舞动。


  像敏感的猎物一样,村山闻到了血腥味,就在身侧。


  『不要转头,不要看!』


  张不开嘴。


  绝望和恐惧又在一点点侵蚀,村山发现自己又来到了海面,那个人的尸体依然在深蓝的海水深处。血腥味瀰漫在村山周围,它是红色的,溶解在深蓝里。


  村山醒来时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北泽在她身边睡的正熟。


  冲进卫生间干呕后,抬起头,死死盯着洗手池上方的镜子,镜子里是一张苍白而憔悴的脸,眼睛下有两片暗影。这是村山自己,那身后的人是谁呢?利落的短发,苍白的脸,跟相片上一模一样的人,她开口。


  「ゆうちゃん,想我吗?」


  村山紧紧扶住洗手池,看着镜子里的人说不出话。


  镜子里的人伸出手,抚上村山的脸,手指冰一样的冷,让村山颤抖,喉咙在极度紧张中仿佛痉挛,连呼吸都快不能做到了。


  那手顺着村山的下颌线滑过后颈,沿着背脊最后停留在腰间,随后她贴近村山,凑在耳畔,低沉魅惑的声音里带着些笑意。


  「ゆうちゃん,想我吗?」


  村山张开嘴,却说不出半个字,看着她冰冷的唇印上自己肩颈的痣。


  那种冰冷淹没了村山,让她在灯光明亮的洗手间里几乎窒息。


  终于,村山痛苦的狂叫了出来,伴随着支离破碎的声音,惊醒了北泽。


  赤着脚从卧室冲进洗手间,看到村山跪坐在一地狼藉中歇斯底里的哭叫,抓着洗手池的右手指节上嵌着零星的碎片,鲜血从伤口拼命的往外冒,顺着手臂坠落。


  北泽吃力的把村山带回卧室,村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难过,心仿佛被生生剜去一块,眼泪不受控制的不断涌出,无助的抓紧北泽,把哭喊声全部埋进对方胸口。


  心疼的抱紧村山,北泽不知道能说什么,只能一遍遍重复着村山的名字。



  村山在医院醒来时,北泽不在她身边,刺眼的白色,让村山很不舒服。


  试着坐起来,四肢却像零件生锈的机械一样不听使唤,右手上缠着纱布,下面是刺刺的痛。


  隐约有哭声传来,还有痛苦的喊叫,跟昨晚村山相似的声音。


  这里是人间地狱,村山想逃,却没有力气,甲酚混杂着各种药品的味道让人害怕,僵硬的睁着眼睛,不敢闭上。


  村山开始期盼着有人能来带走她,谁都可以,只要能离开这里。来往的人不算少,却没有人能带她走。


  从窗口照射进来的阳光渐渐变为如火光一样的橙红,让村山越发的不安。


  再次试着坐起身,力不从心的感觉消退了很多,村山离开病房,有些摇摇晃晃的走向医院的大门。


  离开医院让村山觉得轻松了很多,这里是离家不太远的地方,还算熟悉的街道让村山松了口气。


  站在家门口的时候,村山却发现自己没有钥匙,穿在睡衣外的黑色兜帽外套的口袋里,只有自己那支已经没电关机的iPhone。


  依着门慢慢坐下,村山踡缩在她无法进入的家门口。


  将近午夜的时候,北泽出现了,焦急和担心在见到村山的那一刻变成了莫名的愤怒和委屈。


  默默无语的拉起村山,北泽把她牵进了自己打开的家门。


  放好洗澡水,取出换洗衣物,把村山推进浴室。


  一直到村山躺在床上看着她,北泽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说。


  「寒い……」


  村山盯着北泽不停在手机上点动的手指偏了偏头。


  认命的闭眸叹了口气,北泽快速的把消息发送出去,随后脱掉外套躺在村山身侧抱紧她。


  「…睡吧。」


  听话的闭上双眼,这是村山少有的不被噩梦困扰的夜晚。


杰PHOTO

2P:虚实之间

不知道你喜欢哪一张?


最佳答案:

水禾  评论:第一张有画面,第二张有故事。

我的回复:绝对精辟,非常有见地的解说,以此为定论,两者都难以取舍,见仁见智之选而已。

2P:虚实之间

不知道你喜欢哪一张?

 

最佳答案:

水禾  评论:第一张有画面,第二张有故事。

我的回复:绝对精辟,非常有见地的解说,以此为定论,两者都难以取舍,见仁见智之选而已。

分享韩国

北村韩屋村坐落于首尔的市中心。在"景福宫"和"昌德宫"之间。至今仍然保留着900余座传统的韩屋建筑。是体验韩屋文化的最佳场所。又因为这里也是很多年轻人约会的地方,同时也是首尔有名的约会圣地。在这里仍然还有很多居民居住,所以在观光的时候,请不要忘记一定要保持安静。

北村韩屋村坐落于首尔的市中心。在"景福宫"和"昌德宫"之间。至今仍然保留着900余座传统的韩屋建筑。是体验韩屋文化的最佳场所。又因为这里也是很多年轻人约会的地方,同时也是首尔有名的约会圣地。在这里仍然还有很多居民居住,所以在观光的时候,请不要忘记一定要保持安静。

小韓
玫瑰凋零 梅雨姗姗来迟

玫瑰凋零

梅雨姗姗来迟

玫瑰凋零

梅雨姗姗来迟

heroinhuman

#影视剧是讲道理的#   爱人就是你的一面镜子,她会让你更加清楚地看清自己。   ——  《周渔的火车》 

#影视剧是讲道理的#   爱人就是你的一面镜子,她会让你更加清楚地看清自己。   ——  《周渔的火车》 

橘子皮的世界

走在北村的街头 大可不必遵循地图 随意漫步即可 这边似乎也不单是外国游客 很多韩国本地人 在韩国一件有意思的事: 总是看到很多年轻人 而且成双成对的 据说韩国人很爱谈恋爱!

走在北村的街头 大可不必遵循地图 随意漫步即可 这边似乎也不单是外国游客 很多韩国本地人 在韩国一件有意思的事: 总是看到很多年轻人 而且成双成对的 据说韩国人很爱谈恋爱!

Brian杨

北村韩屋村     位于景福宫、昌德宫、宗庙之间,是传统韩屋密集的地方,也是首尔最具代表性的传统居住地,且到处都有很多史迹、文化遗产和民俗资料。因此,被称为城市中心的街道博物馆。

【Korea,Seoul】

M9   Biogon T* 2,8/28 ZM

2015.10 摄

北村韩屋村     位于景福宫、昌德宫、宗庙之间,是传统韩屋密集的地方,也是首尔最具代表性的传统居住地,且到处都有很多史迹、文化遗产和民俗资料。因此,被称为城市中心的街道博物馆。

【Korea,Seoul】

M9   Biogon T* 2,8/28 ZM

2015.10 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