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北欧夫妇

32530浏览    276参与
阿蟹OURDL

wake

先写个沙雕吧。。

我想写甜的我尽量。

都是以我们学校和我们班为基础的。

理科班日常沙雕喜剧吧。。


众所周知,w学院A班是个神奇的班级。

比如给班长伊丽莎白告白的男性,总会莫名其妙遭遇钢琴的针对与校霸的亲切辅导。

比如班主任是个155的娇小中/国女性却却拥有让整个学校为之颤抖的力量。

比如后排的北/欧少年总是能随时随地陷入睡眠。

……


办公室

“妹啊你听你哥一句劝。”历史王老师敲着班主任王春燕的桌痛心疾首。“少跟死胖子还有露西亚走太近,不适合。”

王春燕刚做好课件,扒拉着桌上的立方体与圆锥就往外走。“没呢哥,都是兄弟,他们没得那心思。我上课去了拜拜了您嘞。”

“诶诶诶,怎么又跑了。”老王同志恨铁不成钢。...

先写个沙雕吧。。

我想写甜的我尽量。

都是以我们学校和我们班为基础的。

理科班日常沙雕喜剧吧。。


众所周知,w学院A班是个神奇的班级。

比如给班长伊丽莎白告白的男性,总会莫名其妙遭遇钢琴的针对与校霸的亲切辅导。

比如班主任是个155的娇小中/国女性却却拥有让整个学校为之颤抖的力量。

比如后排的北/欧少年总是能随时随地陷入睡眠。

……


办公室

“妹啊你听你哥一句劝。”历史王老师敲着班主任王春燕的桌痛心疾首。“少跟死胖子还有露西亚走太近,不适合。”

王春燕刚做好课件,扒拉着桌上的立方体与圆锥就往外走。“没呢哥,都是兄弟,他们没得那心思。我上课去了拜拜了您嘞。”

“诶诶诶,怎么又跑了。”老王同志恨铁不成钢。顺手抓了一把物理老师伊万同志桌上的向日葵里的瓜子。英语老师柯克兰表示深切同情,于是他也抓了一把。


教室

“买定离手,看看班主任最后花落谁家。”体育委员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直男癌,操着他魔性的笑声在教室里上调下窜。

“呸,吉尔伯特,看看你这次数学多少再蹦哒。”班长兼数学课代表伊丽莎白把一张红晃晃的成绩单拍在他桌上。

“我说你能不能温柔点,小心吵到小少爷。”吉尔伯特回到位置上翻他的成绩单。

“要你寡。”但明显的她放轻了声音。

预备铃刚响,班主任踩着5cm的小高跟风风火火地进来了。

“今天我们班里要来一位新同学,提诺。”跟着走进来一个男生,乖乖巧巧的。“你就坐贝尔瓦德同学旁边叭。”

被点到名字的男生把目光移向了那个转校生。

好可怕!叫提诺的少年把目光转向了班主任,疯狂暗示他不想。

班长及时发言“老师,我愿意跟提诺同学做同桌。”提诺向她投去感激的目光。

班主任想了想,“行叭,那你坐到罗德里赫旁边吧。照顾一下新同学。”罗德里赫是贝尔瓦德的前桌。

“老师, 我……”体育委员有一句……想说。

“你想怎样?”班主任和蔼地看了他一眼。

“我数学太差了,我需要班长给我补习。”班里一片起哄声。

于是他如愿以偿坐到了班长

的前面,和王濠镜做了同桌。

“跟全部数学第一做同桌你有什么意见么。”

“没有。”


提诺只好收拾收拾书包,走向了最后的那个位置。刚走到贝尔瓦德的旁边,一阵困意把他包围,糟糕。这是他睡着前脑子里闪过最后一句话。

贝尔瓦德一脸冷漠地接住了他的新同桌。

班长翻出了一堆药。

“那个,提诺同学有睡美人综合征,你们担当着点。”王春燕差点给忘了。

贝尔瓦德点了点头,把提诺轻轻地放在了凳子上。

“现在开始上课。”


我们是理科班呀所以就写了个我们班的日常。不过我们班主任是理科班出身的英语老师,特喜欢说,你想怎样。写个温暖的小故事吧。


翎泖

【原创渣文】当嫁喵遇上贝瓦尔德(二)

文渣真是从以前到现在都没有改变呢。

正文如下。

week 2

         刚走进家门的贝瓦尔德摸摸跑过来的小狗,看着远远望着他有些亲近也有些害怕的猫儿,只能抚额。

         突然,手机响了。

         贝瓦尔德拿出手机,看完上面的消息。

        ...

文渣真是从以前到现在都没有改变呢。

正文如下。

week 2

         刚走进家门的贝瓦尔德摸摸跑过来的小狗,看着远远望着他有些亲近也有些害怕的猫儿,只能抚额。

         突然,手机响了。

         贝瓦尔德拿出手机,看完上面的消息。

         又要聚一聚?丁马克真的很闲吗?这才过去不到一个星期……贝瓦尔德想着,只好放下准备洗的蔬菜,又穿上正装。

         “花鸡蛋。”他看着不远处相处的极其融洽的两只,叫道。

         小狗一听到他的话,就跑过来,而猫儿却在原地踌躇着,貌似还对贝瓦尔德心存畏惧。

         早知道当初应该以好一点的形象出现的。贝瓦尔德很头疼,只好尽量使自己的脸柔和下来,在花鸡蛋和他的努力下,小猫终于肯窝在贝瓦尔德怀里不挣扎了。

         临近黄昏,贝瓦尔德终于找到了丁马克他们。

         丁马克看着贝瓦尔德怀里抱着两只,面色有些紧绷却极力显得柔和,不禁笑道:“贝瓦尔德!看来你和这小家伙相处得不错嘛!看来这礼物我还真送对了XDDDD!”

         一旁的诺威半眯着眼睛,满脸烦躁的说道:“吵死了……”

         艾斯兰自顾自的喝着饮料,见他来了,终于放下杯子,也忍不住说:“丁马克!你太吵了!”

        “诶……还有没有朋友爱了……”再度被嫌弃的丁马克只好碎碎念,见贝瓦尔德不耐的眼神,只好继续刚才的话题。

         “看来你对这份礼物非常满意呢!也不枉我非这么大功夫把它养好送给你!这猫儿啊……还是只暴力的家伙呢。最初见到它的时候,这家伙险些把一只凶猛的野狗咬死……虽然它也差点被咬断脖子就是了……”

         “什么?”贝瓦尔德听得皱起眉,看着怀里的猫儿,有些吃惊。

         这样瘦弱的一只猫儿……竟有那么大的力量吗?

         “别说了不信啊……虽然我也不愿意相信,但是事实如此啊……唉!养着这家伙真是劳心劳肺啊,这家伙太过警惕了,每次要接近它都要花上好大一阵子……”丁马克说着,就要摸上猫儿的头,“不过它的确可爱得紧!要不是你的话我一定要自己养着!实在是太可爱了!”

         贝瓦尔德迅速打掉他的手,动静惊醒了猫儿,它本能的挣扎起来,贝瓦尔德好不容易让它待在怀里,现在又麻烦了,只好一遍又一遍的安抚它,顺便瞪了丁马克一眼。

         丁马克跟没事人一样收回了手,半倾下身子与猫儿面对面,笑眯眯的准备偷袭一下,结果差点被划了一爪子。

         “天!你是我捡到的好不好?要不要这样冷漠?”丁马克哀嚎着,旁边的人纷纷望过来,诺威迅雷不及掩耳地把丁马克的脑袋打进桌子里,“手滑了。”

         看着立马安静下来的丁马克,艾斯兰无奈的摇摇头。

         “那我就先回去了。”贝瓦尔德看他们这样,知道也没什么事,就准备回去了。

         “诶诶!贝瓦尔德!这家伙的名字还没取呢!你取了没?要不叫它小北好了……”

         “砰!”场面再度安静。

         “手滑了。”诺威淡定的收回手,拉着嘴角有些抽搐的艾斯兰,也走了。

         丁马克再度抬起头来时,人都散了。

         “诶诶!你们这样子太过分了吧!”

         走在路上,看着安静的猫儿,贝瓦尔德陷入沉思。

         “名字……”

————————————————————

大老爷,北/欧唯一的M。

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翎泖

【原创渣文】当嫁喵遇上贝瓦尔德(一)

吭哧吭哧把贴吧的文搬过来.jpg

也算旧文了吧……回首一看我竟然还在黑塔利亚的圈底,想想已经是快六年的粉了,还有一点惊讶,不过自始自终我还是一名渣写手_(:з」∠)_行吧。

作为一只博爱党,事先声明:我一般都站两边……ABA向,所以正逆cp都吃得开,所以tag一般都打两边,有小天使不适就当AB或BA,没关系,互攻党也可!不过是坚定的耀all党!虽然我写的少主看上去有点弱_(:з」∠)_

话多真的抱歉。以下正文——


Week 1

         贝瓦尔德看了看表。十一点了。

    ...

吭哧吭哧把贴吧的文搬过来.jpg

也算旧文了吧……回首一看我竟然还在黑塔利亚的圈底,想想已经是快六年的粉了,还有一点惊讶,不过自始自终我还是一名渣写手_(:з」∠)_行吧。

作为一只博爱党,事先声明:我一般都站两边……ABA向,所以正逆cp都吃得开,所以tag一般都打两边,有小天使不适就当AB或BA,没关系,互攻党也可!不过是坚定的耀all党!虽然我写的少主看上去有点弱_(:з」∠)_

话多真的抱歉。以下正文——


Week 1

         贝瓦尔德看了看表。十一点了。

         他皱眉,看着一旁桌子上还在喝着酒蠢笑的丁马克,上前一把夺过酒瓶,毫不客气地赶人走。

         “贝瓦尔德?现在还早呢……你都好久没有庆祝生日了,好不容易我们都有时间,多聚一聚嘛。”丁马克喝的有些昏了头,见他过来抢酒瓶,知道他这是要赶人了,还是不依不挠的说。

        “就你一个人在自娱自乐,这么晚了,都该回去了。”贝瓦尔德看着满身酒气的丁马克,嫌恶地皱皱眉,指向旁边两个人。

        “呃……”丁马克顺着他的眼神望过去,僵了。

        在一旁的诺威和艾斯兰早已离开了餐桌,坐在一旁各做各的事情,两个人脸上都有了些许不耐。

        “如果你还要再喝下去,我和艾斯兰就先走了。”诺威抬起眼睛,扫了他一眼,兀自站起身来,“艾斯兰。”

         “哦。”艾斯兰也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累死了,我要回去了。”

         “诶诶?就这么丢下我么?”丁马克大叫着,在三人不耐烦的眼神中飞速地收起东西,走出门去。

         诺威见丁马克终于走了,打了个呵欠,简单的告别也拉着艾斯兰离开了。

         门不轻不重地被关上。

         屋子里瞬间清静下来。

         贝瓦尔德站在原地,看了门许久,深沉的眸里看不清神色。

         “汪……”一声狗叫声终止了一切的沉默。

         “花鸡蛋。这也不早了,睡吧。”贝瓦尔德蹲下身子,微微的抚摸着花鸡蛋小狗的头,眼里罕见的带了些许温柔。

         “汪!”花鸡蛋叫了一声,便折回它的窝里去了。

         贝瓦尔德看向另一边地上无数待开封的礼物,有些头疼。

         这么多,收拾完还真是个麻烦。

         抱怨着,贝瓦尔德开始拆礼物。

         真是的,什么礼物都是用最麻烦的那种包装纸包的,要当心还耗时间,贝瓦尔德撕开一层层包得严实的袋子,皱着眉扔在一旁,不久一边就聚起了无数包装纸。

         等终于搞定了所有时,贝瓦尔德站起来,动了动麻了很多的腿,眼睛瞥向一处,眉又皱起来。

         还有一个。

         像是被来人格外珍视一样,这份礼物安放在很安全的地方,不至于被人磕碰到,它大的像花鸡蛋的窝一样,还有些暗孔,像是用来通风的。

         贝瓦尔德拿过上面的小信封,上面是丁马克张牙舞爪的大字:

贝瓦尔德:

         这是我们三个一起送给你的很珍贵的礼物哦!一定要好好照顾它!

         照顾?贝瓦尔德有些疑惑,不会是宠物之类的吧?

         不知怎的,贝瓦尔德拆这份礼物之时格外小心,待到终于拆开一切包装纸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小窝。

         咚!贝瓦尔德的心跳突然有点加快,他小心的伸进去,触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

         他缓缓把它拿出来。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只有些小的猫儿。

         猫儿蜷缩在他的掌心,安静地睡着。

         像是注意到他的注视,它缓缓睁开眼睛。

         贝瓦尔德呼吸一窒。

         这双眼睛……

         晶莹透亮的浅紫色眼眸,干净如洗,一如那丁香,淡淡的,小小的,澄澈的……

         这样的一双眼……

         贝瓦尔德喉头一哽,说不出话来。

         那猫儿刚对上他的眼,就狠狠一缩,眼里流露出害怕来,这反应直直戳进了贝瓦尔德的心。

         我就这么恐怖吗……一向对自己不太招人亲近的脸色不太在意的贝瓦尔德也不禁有些无力,看着甚至有点想要逃脱的小猫,只好将它放回窝里。

         小猫见他并没有什么恶意,便窝回去不理他了。看着小猫背对着自己又蜷缩起来,贝瓦尔德有些失落。

         不过……还真是惊喜呢,这个小宠物……

         贝瓦尔德看着它安然的睡着,忍不住柔和了眼眸。

         很珍贵的礼物……

         突然想起丁马克写的,他摇摇头,却也忍不住承认。

         这只小猫,还真是他最喜欢的礼物呢。


大概就是一个独居多年的贝瓦尔德大叔,和野猫提诺的故事。


阿蟹OURDL

wake

沉迷制药的瑞桑x随时随地会睡着的诺子

我好像写不出来了,我试试,老实说我快退圈了

沉迷制药的瑞桑x随时随地会睡着的诺子

我好像写不出来了,我试试,老实说我快退圈了


紫拉RPG

近期fgo涂鸦

夏活都快结束了终于赶上了555

北欧夫妇真真真好T T

以及求求梅亲实装吧只要落地就抽爆!!

近期fgo涂鸦

夏活都快结束了终于赶上了555

北欧夫妇真真真好T T

以及求求梅亲实装吧只要落地就抽爆!!

-梵耀⭐️

。也不知道在画什么..

典是语文课摸的 芬是历史课

反正总结下来就是 一节课也没听


。也不知道在画什么..

典是语文课摸的 芬是历史课

反正总结下来就是 一节课也没听


Anthony

画的时候我脸盲了,,,弄完之后感觉我吃的cp真有限啊

顺便想问一下我画的最右面那一对叫什么呀!QAQ都没正经磕过名字忘记了

画的时候我脸盲了,,,弄完之后感觉我吃的cp真有限啊

顺便想问一下我画的最右面那一对叫什么呀!QAQ都没正经磕过名字忘记了

-梵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来迫害老大和典典 这个有人描过了吗?


有人描过的话我就删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来迫害老大和典典 这个有人描过了吗?


有人描过的话我就删了

yaki_西川 知
半夜涂鸦。感谢西哥布姐双双来我...

半夜涂鸦。
感谢西哥布姐双双来我迦(超幸福)!
北欧夫妇狗粮我能吃一年(大喊)!

半夜涂鸦。
感谢西哥布姐双双来我迦(超幸福)!
北欧夫妇狗粮我能吃一年(大喊)!

苏茶狸是个大狸狸

掉入巨坑。 aph这个番真的跟我在历史课的脑洞🕳️一摸一样啊!国家拟人设定太棒了!!!

里面的cp也好好磕!

就是做cp连线时脸盲了!

法/国和英/国居然是官方cp!音乐剧婚礼太棒了!

原图第二页自取


不要去玩黑塔鬼....那个be线杀我


沉迷尼桑无法自拔

掉入巨坑。 aph这个番真的跟我在历史课的脑洞🕳️一摸一样啊!国家拟人设定太棒了!!!

里面的cp也好好磕!

就是做cp连线时脸盲了!

法/国和英/国居然是官方cp!音乐剧婚礼太棒了!

原图第二页自取




不要去玩黑塔鬼....那个be线杀我





沉迷尼桑无法自拔

黑喵老大
本家典苏细节搬运 感谢字幕组...

本家典苏细节搬运 感谢字幕组 侵删


背景应该在冬季战争期间,芬兰单独抵御苏联的入侵。瑞/典家的上司当时不容许瑞/典对芬/兰提供军事援助的,但瑞桑还是带着志愿军过去了(虽然其中飞机之只有12架、但已经是当时瑞典空军的2/3了)。


我也不是很精通具体的历史,欢迎其他科普君到评论区更正和补充😊


本家典苏细节搬运 感谢字幕组 侵删


背景应该在冬季战争期间,芬兰单独抵御苏联的入侵。瑞/典家的上司当时不容许瑞/典对芬/兰提供军事援助的,但瑞桑还是带着志愿军过去了(虽然其中飞机之只有12架、但已经是当时瑞典空军的2/3了)。


我也不是很精通具体的历史,欢迎其他科普君到评论区更正和补充😊


--MelinaJIN--

「杜琦莫」解除封印!

大家久等了!

这里是非常低调咸鱼且不正经的首更

∠(ᐛ」∠)_ 

p4-p6是目前所有出场人物 


漫画除芬兰·赫尔辛基以外 

全部使用私设国名和地名  


在更新过程中如果有任何涉及版权的问题

请及时私信我

感谢支持和等待⸜(* ॑꒳ˆ * )⋆*❤︎爱你们哦♥️  

「杜琦莫」解除封印!

大家久等了!

这里是非常低调咸鱼且不正经的首更

∠(ᐛ」∠)_ 

p4-p6是目前所有出场人物 


漫画除芬兰·赫尔辛基以外 

全部使用私设国名和地名  


在更新过程中如果有任何涉及版权的问题

请及时私信我

感谢支持和等待⸜(* ॑꒳ˆ * )⋆*❤︎爱你们哦♥️  


黑喵老大
典芬海盗AU 原创小情景 芬...

  典芬海盗AU 原创小情景

芬:贝瓦尔德!等一下.


典:你决定要来了。


芬:那船上还有留给我的空舱房吗?


典:就我的房间还有空闲了。

(推荐看英文)

     两个海盗在酒馆搞上之后,典邀请芬和自己一起出海,芬(是个大佬)担心典的安全于是决定上贼船的一个小故事.

    人物属于本家,背景分镜参考《加勒比海盗》手绘非描图,我还在练习板绘。依情况,可能还会有,酒馆,营火旁,舱房,海战等后续的场景。

    后续的画风可能会有变动,典攻芬帅不会变.



  典芬海盗AU 原创小情景

芬:贝瓦尔德!等一下.


典:你决定要来了。


芬:那船上还有留给我的空舱房吗?


典:就我的房间还有空闲了。

(推荐看英文)

     两个海盗在酒馆搞上之后,典邀请芬和自己一起出海,芬(是个大佬)担心典的安全于是决定上贼船的一个小故事.

    人物属于本家,背景分镜参考《加勒比海盗》手绘非描图,我还在练习板绘。依情况,可能还会有,酒馆,营火旁,舱房,海战等后续的场景。

    后续的画风可能会有变动,典攻芬帅不会变.









黑喵老大

典芬 海盗AU  本家服装设定 

不出意外的话本周末前还有一只芬芬和瑞桑配套,是一个将来要配故事情节的小场景

今天先发个预告。

照这个画风这个暑假出一个系列的典芬图,有人看么?


(ps 在做板绘练习,背景素材参照《加勒比海》非描手画,人物属于本家)

典芬 海盗AU  本家服装设定 

不出意外的话本周末前还有一只芬芬和瑞桑配套,是一个将来要配故事情节的小场景

今天先发个预告。

照这个画风这个暑假出一个系列的典芬图,有人看么?


(ps 在做板绘练习,背景素材参照《加勒比海》非描手画,人物属于本家)

没有故事的文和

【多系列】303宿舍的闹鬼ing~

*沙雕脑洞,文风突变系列,ooc有,私设会有

*私设架空的h中,高中校园宿舍生活贼接地气……

*303宿舍成员:大波波,人妻,妹控,荷哥,爱沙,阿嫁

  cp倾向:东欧百合组,北欧夫妇,另外两个自由心证


睁眼,是雪白的天花板。


好久没有打扫天花板了呢,上面的蜘蛛网吊着一晃一晃的……爱德华想着,趴下了梯子,怎料一扭头却是对上了下铺的提诺那青黛色的浓厚眼圈,惊得他脚下一软,差点没稳住身形。


“提诺你怎么了?”爱德华试探性地小心问道。对方顶着一张惨白的脸色,原本精致得像陶瓷娃娃一般的摸样却是显现出死鱼一样的颓废,幽幽地开口了:“实话和你说,我昨晚没睡好。”他的声音有...

*沙雕脑洞,文风突变系列,ooc有,私设会有

*私设架空的h中,高中校园宿舍生活贼接地气……

*303宿舍成员:大波波,人妻,妹控,荷哥,爱沙,阿嫁

  cp倾向:东欧百合组,北欧夫妇,另外两个自由心证


睁眼,是雪白的天花板。


好久没有打扫天花板了呢,上面的蜘蛛网吊着一晃一晃的……爱德华想着,趴下了梯子,怎料一扭头却是对上了下铺的提诺那青黛色的浓厚眼圈,惊得他脚下一软,差点没稳住身形。


“提诺你怎么了?”爱德华试探性地小心问道。对方顶着一张惨白的脸色,原本精致得像陶瓷娃娃一般的摸样却是显现出死鱼一样的颓废,幽幽地开口了:“实话和你说,我昨晚没睡好。”他的声音有些空灵,惹得爱德华忍不住一抬头——这脸色,确实可以堪比天花板了。


“先去洗把脸,打理一下。”爱德华把他推到洗手间,“有什么事等下再说吧。”“哦。”看着面前人不紧不慢的动作,爱德华忍不住想起隔壁宿舍那个猫控海格力斯。他不会是被海格力斯附身了吧?刚冒出这个想法,爱德华就想给自己一巴掌,我们应当相信科学!科学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等等这句话怎么这么熟悉【x】)


食堂。爱德华叼着一块面包片端着早餐坐在一张桌子上。对面突然传来一阵响声,爱德华一抬头,提诺依然顶着两个黑眼圈,见他看过来,强行挤出了一丝笑意。“啊……”爱德华正要说些什么,一个高大的身影却忽然映入眼帘。那人将餐盘猛的一放,推了推眼镜,挨着提诺坐在了他的左边。(ps:这是爱德华视角,实际上对于提诺是在他右边)哦呀,果然又是贝瓦尔德。爱德华原本要说的话又直接咽进了肚子,他看着贝瓦尔德面无表情的脸,没忍住小声嘟嚷了一句:“这表情……搞得我绿了你一样……”对面的贝瓦尔德一字不落地听进了耳朵,嘴角抽了抽,没说什么。

(从某种意义来说,旦那可能确实有这种担心呢【x】)


“那个……”提诺吃完了早餐打破沉默。“等等。”贝瓦尔德一把拽过他的右手,用餐巾纸替他擦了擦嘴角,“有点脏。”“谢谢瑞桑。”提诺脸有点红。爱德华左手撑着头,一言不发的看着对面的两个人。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精神了许多的提诺又接着发话:“啊,听我说。我们宿舍的阳台半夜有鬼出没哦!”


“啊?”爱德华的眼镜差点滑下来。他扶了扶眼镜,正色道:“闹鬼?”“就是闹鬼!”提诺伸出一根手指,“昨天半夜我起来上厕所,然后就看到宿舍里有一大团的黑影!而且还有"吱——""吱——"的声音!”“没准是老鼠呢。”爱德华皱了皱眉。“不是老鼠!绝对不是!”提诺突然张开手臂,右手险些戳到贝瓦尔德的脸,“它有这么——大!难道你见过这么大的老鼠吗?”“但是我昨晚都没听见啊。没准你在做梦呢。”爱德华道。“你当时睡得可沉可沉了。”提诺露出一副鄙夷的表情,“你还好意思说。”爱德华尴尬地换了一只手撑着头道:“这倒是一个问题,不过我是不相信有什么鬼的。”


“鬼!什么鬼?哪里有鬼?”


爱德华一回头,菲利克斯着一身粉嫩,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旁边的托里斯歉意地笑了笑,试图把来人拽走,可惜多次尝试未果。“唔……”提诺眨巴眼睛,把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转述给了他们。


“听起来就很有意思!”菲利克斯双手握拳,满眼都是兴奋,“托里斯我们晚上也来看看吧!”“唉。”托里斯拢了拢头发,“不睡觉会困的啊。”“哎呀,愚蠢的人类。”菲利克斯不满的咂巴了一下嘴,一把揽过他的脖子,在对方错愕的眼神下自信地翘起嘴角道,“这种非自然的事物可算是有趣啦!波兰规则发动!我不管我不管,托里斯你必须要陪我!”他一边说着,一边侧着身子像是要缩进怀里卖萌打滚。“别闹啊,我陪你就是了。”托里斯抬手擦了擦并不存在的汗,拉着他走远了。


然而真正要一探究竟的也确凿就这么几个人。同宿舍的瓦修正和列支妹子共同进餐,而霍兰德则拎着一小袋子金币,把金币一枚一枚的丢在桌上,一边数一边沾沾自喜。劳拉在旁边默默地看着他,想说什么却终究没出声。


是夜。菲利克斯挤进了托里斯下铺的床上,两只眼睛像是两颗自带光源的星星:“唉!托里斯你说,鬼等下会不会出现啊!”“我倒希望不会。”托里斯笑了笑,替他掖好被单。菲利克斯却抓住他的手,自顾自在床上翻来覆去:“托里斯你应该期待是有的!这才比较有趣嘛!”


“别滚了。”瓦修突然叫道,“我听见那边床板咯吱的声音了。”


那边很快安静了下来。


“要熄灯了。”爱德华站在宿舍门口突然道。旁边的贝瓦尔德看着提诺道:“你要是害怕,就来我们宿舍。”提诺朝他展颜一笑:“不会的啦。”说着,他伸手,牵住了贝瓦尔德的手。感受到指尖传来的温度,贝瓦尔德忍不住也勾起嘴角。他把手抽出来拍了拍提诺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提诺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微微一笑,回头道:“走了,爱德华。”却看见爱德华像一座雕像一样木然的立在原地,身形却是微微的颤抖。“没事吧?”提诺看他这副模样有些讶异。“希望是我看错了……”良久后爱德华方才悠悠道,“他刚刚是在笑?天呐……”“嗯?”提诺歪着头看他。“应该是我看错了。”爱德华深吸一口气,大步走进了303宿舍。提诺紧跟着也进去了。


熄灯,入眠,夜色微凉。


“吱——”一阵声音突兀地闯入了爱德华的耳朵。他翻了个身,却发现那声音像360度立体音响一样不断地环绕着他。实在是睡不着了——爱德华一把掀开被单坐了起来。一看床头的夜光表,还是凌晨三点多。谁这么无聊——爱德华叹了口气正要爬下梯子,却远远地看见阳台上有一大团黑影正慢慢地移动,而那极其刺耳的“吱——”便是出自它之手。


鬼?爱德华感觉自己的心快要吊到嗓子眼了。他蹑手蹑脚地爬了下来,却见下铺的提诺尚且沉浸在梦乡。再往前,菲利克斯和托利斯互相拥抱着彼此挤在一张床上睡得正香。


看来这一夜说好的抓鬼行动,到头来只有一个人咯。爱德华无奈地摇了摇头。


303宿舍的阳台和304宿舍是连着的,面积很大。因此两宿舍的人要互相串门相对而言是很容易的。304宿舍是这一层最后一间宿舍,沿着304宿舍侧方有一条走廊,尽头连着天桥一直通往另一座楼。


爱德华顺手戴上眼镜走到阳台,总算是看清了那团黑影——正是推着一座巨大三角钢琴的罗德里赫!爱德华忙快步向前拉住罗德里赫的衣角,道:“埃德尔斯坦先生!你这是在做什么?”罗德里赫推了推眼镜:“波克先生,我很抱歉打扰到了您的休息。”他微微鞠了个躬,道:“我的钢琴这两日出了点小问题,有几个键总是走音,正好琴房在装修,迫于无奈我只好把它拖到这儿来调试。”


这个解释可谓是很合理了。爱德华看了看天色,道:“你这是要把钢琴拖到哪里呢,如果有需要的话我想我可以帮忙搭把手。”“这可真是太感谢了,波克先生。”罗德里赫往阳台尽头的走廊一指,“如果能帮我把钢琴搬到隔壁楼就更好了。”“My pleasure.(非常荣幸)”爱德华点点头,二人一前一后地搬了起来。


302宿舍。“吱——”刺耳的声音一阵接一阵地响起,将向来睡眠很浅的王耀吵醒了。他揉了揉眼睛走到阳台,却远远望见对面阳台上,有一团黑影在移动。“这什么?鬼?”王耀心下一惊,正要从自家阳台跳过去追,却发现那黑影已经在尽头消失了。“啧。”


第二日。


“提诺……听说你们宿舍闹鬼啊。”马修搂着他的熊二郎,小心翼翼地开口道。“是啊——”提诺撑着头伏在桌上。突然他一个激灵直起身子,手臂打在桌子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不对啊?你们怎么知道?”


爱德华和罗德里赫打了个喷嚏。


“是感冒了么……

fin.


——————————华丽丽的分割线————————


让我瞎逼逼几句:


原本是打算把小少爷安排在303的……但是为了剧情不得不“忍痛割爱”啊!唔……写文的时候耳边是放着的斯拉夫姐妹角色歌《蜜糖与鞭子》,配合BGM食用风味————


—————不一定最佳 (??)


最后照例,谢谢大家看完这篇文吧。





鱼墨_不是墨鱼

【典芬】直播表白
代发,只是存档。来自被屏到疯的:
@殷默灵_提诺痴汉协会副会长
8012年的文了怎么突然被屏。
【生气了   疯辽】
简介见图片。

微博链接:
典❤芬

【典芬】直播表白
代发,只是存档。来自被屏到疯的:
@殷默灵_提诺痴汉协会副会长
8012年的文了怎么突然被屏。
【生气了   疯辽】
简介见图片。

微博链接:
典❤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