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北欧幼驯染

34浏览    1参与
Willette.琛

[丁诺] 每一个你

·私设如山,甜甜甜。

食用愉快!

[I am a bit promiscuous,fell in love with each of your character.]*¹

[我有点花心,爱上了每一个你。]

丹麦的阳光对于夏短冬长寒风凛冽的挪威有些奢侈。诺威在浅淡的暖阳中惬意地翻了个身,一头扎进身边人的怀里。
这儿是丁马克家,今天是8.15挪威的国庆日,也是作为诺威本人的生日。

“这屋子可真热,我能把那石头劈开透透气吗!”
“你穿的太多。”
“嘘——诺动了下,我们是不是把他吵醒了?”
“没,没有吧...好了,谁来帮我把皮带解开!”
“小声点,你为什么皮带都解不开

·私设如山,甜甜甜。

食用愉快!






[I am a bit promiscuous,fell in love with each of your character.]*¹

[我有点花心,爱上了每一个你。]




丹麦的阳光对于夏短冬长寒风凛冽的挪威有些奢侈。诺威在浅淡的暖阳中惬意地翻了个身,一头扎进身边人的怀里。
这儿是丁马克家,今天是8.15挪威的国庆日,也是作为诺威本人的生日。

“这屋子可真热,我能把那石头劈开透透气吗!”
“你穿的太多。”
“嘘——诺动了下,我们是不是把他吵醒了?”
“没,没有吧...好了,谁来帮我把皮带解开!”
“小声点,你为什么皮带都解不开,我感到羞愧。”
“它是鹿皮做的总是卡住,但挚友可以帮我!”
“安静,王的命令。”
“其实你的命令别人不待见——看什么看,我就是知道。”
“竟然抱着挚友睡...我有点嫉妒这家伙,嘁。”
“不如弄醒他吧,诺可是有起床气,够他受的。”
“他出什么事影响到我们怎么办?”

甜美到能化出糖丝来的早晨似乎并不安宁。诺威隐隐约约听到相似的声线在断续地说着,言语间针锋相对也许说是争吵更为合适。
他又清醒些辨认出耳边聒噪不休的好像是丁马克的声音,烦躁中下意识的捶了他一拳:“闭嘴......”

“他刚说了什么?”
“不清楚,无论什么意见都不重要。”
“那一拳可真轻...你们知道吗,诺威能用小刀快速割下熊的皮,他的力量太可怕了。”
“我们当然知道!你是最早的。”
“他用这力道给王按过肩膀,羞愤的脸真漂亮。”
“你怎么让朋友给你做这种事!”
“没错,说实话我最看不过你,你凭什么这么做?”
“别自持清高,多活几百年没什么了不起,这都是你亲手干的。因为我们都是——”

“丁马克!——”

诺威终于忍无可忍了。好极了,他明明该在这样特殊又难得的日子里舒舒服服睡个懒觉,然后一天就会有充足的精力跟着丁马克瞎逛,到晚上吃着蛋糕吹了蜡烛如果心情不错的话说不准会答应他更过分的请求——不过从现在开始,他改变主意了。
去他的生日蜜月,从这个糟糕的早晨开始统统去见上帝。
视线里模模糊糊有灿金色头发的轮廓,诺威撑着右臂坐起来并用左手用自己自认为大的力度掐了丁马克的脸。
其实作为他这样上千岁的老人,肌肉在早上并不听话。
可以说是轻轻的捏了一下,诺威没有开口,丁马克反而不乐意了:“谁允许你这样的,诺威?”
高傲中有些欠扁意味,这尘封已久的熟悉感使诺威如遭雷击。他快速揉了揉眼睛,果然看到掌下的丁马克戴着皇冠,一身华服。
扮成伴侣最厌恶甚至不堪回首的形象,在他生日的清晨用一些不明所以的叫嚷吵醒他,这可不是什么情趣!——这种人怎么会有伴侣?
诺威阴笑着扯住的他的领子,意料之内见他皱起了眉头。可是眨眨眼睛彻底清醒过来的同时,他的手却再也用不上力气。

床边站了三位丁马克,除了这位“卡尔玛王者”,还有披戴毛皮扛着板斧的维京海盗和与自己身着同款的“丹挪王国”。
这显然已经不是普通恶作剧的规模。

而正主丁马克呢,诺威顺着大腿上勾着的手看去,他正穿着也只穿着丹麦国旗图案的平角裤,揽着自己的腰睡得正香。


“所以这是你们满足了丁马克的许愿?先不说这造成了什么,伙计们,今天是8月15日,你们为什么满足他的愿望?”
诺威嚼着曲奇喝着热茶,桌对面是穿着红心围裙的丁马克,两边坐了三位“不速之客”。

诺威瞥向的地方什么也没有,然而四个丁马克都见怪不怪。

精灵似乎又说了什么,诺威半思索的听完,把视线转回桌子。
“你打算送我什么?精灵说他们遵从了你的意思。”
“hummm....”丁马克挠了挠还有些蓬松的金发,“我没想到它们能做到这些,这不在我的设想之内,但效果应该还不错吧。”
他本来的想法是一个简单幻灯片或影集,但这显然冲击力更大。
“精灵说等你把礼物给我他们就会消失了,”诺威有些无奈,“这些家伙我并不是完全欢迎。”

“但这些都是我...”丁马克小声嘟囔一句,诺威抿了口茶并没有说什么。

“这些清淡甚至有些甜味的茶水就是你们对王的礼节?”卡尔玛联盟时期的丁马克理了理领带,“诺威,我要喝酒。”
“没人会服侍你,人人平等。”诺威没好气地翻个白眼不再看他。
好吧,最让丁马克担心的事发生了——这个对现代的他们来说有些混球的王者被诺威不待见。
然而丁马克不能说什么,这是他自己记忆的分割体。况且他觉得自己卡尔玛时代是挺帅的,一直,大概。
丁马克有些尴尬地起身去了围裙,为饭量最大的维京丹添了一碟曲奇:“大早上怎么能喝酒,晚上我倒是可以请你们一顿。”
“酷!现代的我手艺这么棒!”
维京丹笑起来爽朗自信和现代的丁马克一模一样,这么多年丁马克还是没有忘记怎么笑,就如多年来依旧温暖的雪域阳光。
诺威除了现代的丁马克最喜欢这位直爽的海盗,他让他想起曾经的维京征途,鲜血与汗水,相拥与眼泪。
“诺的生日啊,要怎么庆祝,”丹挪联盟时期的丁马克撑着头,“如果能找到我的花园,我可以送你一大束欧石楠。”
“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留心的话,会发现丁马克们对诺威的称呼是不一样的。
维京丹“挚友”叫的很自然,有时也会叫几声他的全名。卡尔玛丹用命令的语气直呼诺威的名字,同时自称王总是让诺威拳头多出几根青筋。联盟丹用对他自己来说足够温柔的语调简称为“诺”,除此之外他的话题大部分围绕诺威。
而丁马克本人腻歪歪地称呼诺威为诺子有时候激动起来也会叫挚友,诺威说着烦啊烦啊却也叫到现在了。

倒是诺威,丁马克仔细的回想,对自己的称呼似乎也只是在老大和全名中来回徘徊而已。

北欧晴男竟然有点失落。

“那么一切照常咯...”他扣着拳头,“诺子。”
诺威点点头放下今天的报纸,到丁马克卧室扯出四套不同的衣物扔给他们:“把你们仨扔在家里的话确实不太厚道,和我们一起转转吧。”
“嘿——我终于能换件衣服了!”维京丹毫不拘谨,倚着沙发便开始脱上衣。
丁马克拉开椅子起身正要收拾餐桌,一回头看到了行动迅速的海盗:“喂去房间换啊。”
“哈哈哈放心,”他把衣服甩在沙发上,一手按压有几块明显刀疤的发达腹肌满脸骄傲,“挚友是不会因为身材嫌弃你的,是吧?”
诺威无语的摇摇头,在丁马克的衣柜里翻找自己的衣服。
“哟我是怕你怎么着?!”刚把盘子放到水池里的丁马克撂挑子不干,二话不说也在客厅开始脱衣服。精壮漂亮的上身没有整日征战的海盗那么魁梧,却比他多了些粉色的印痕。
“吻痕?”DenNor丹慢条斯理的挑挑眉毛。
“很猛嘛诺威。”卡尔玛丹竟然勾起了一丝坏笑。
“这是伤疤!长淡了!”丁马克对他们的反应感到惊讶甚至好笑,张牙舞爪进行恐吓当然没什么用,四个家伙很快扭打成一团,其中两个衣衫不整裤子都快脱了。
“你这个怂货头发都这么软。”
“你的最低!”
“皇冠压的好吗!”
“有我的硬吗?瞧瞧它立的多高。”
“拜你所赐我想到点别的什么。”
“接下来比什么?”
“Dick!”
“喔———”
“这没什么可怵的,来来来!”
诺威换完衣服开门看到的就是衣服没换推推搡搡喧哗不止的丁马克们打算集体脱裤子,在客厅。
“噢挚友,最适合的裁判!”
“这对王不公平,而且他会给现代那家伙投偏袒票。”
“别怂快脱!”
其实他早该明白的,无论是哪个时代的丁马克——

都。一。样。蠢。

诺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瞪了所有人一圈,霎时间空气中一片寂静。
丁马克终于清醒过来,低头扫一眼自己的丹麦平角裤,咽了一口唾沫。
“两分钟,不然就光着。”

所有丁马克立刻开始行动,穿衬衫的穿衬衫套T恤的套T恤,齐整无声。
“我为什么要服从他的命令?!”卡尔玛丹压着嗓子吼了一句。
“你怕了。”维京丹穿上外套拍拍他的肩。
“骨子里的习惯。”联盟丹笑的有些无奈。

“不,”丁马克停下打领带的手沉声,“是天性。”

诺威在两分钟后勉强验收到了成果。他给维京丹是运动款的卫衣和短裤,方便他这个“老古董”穿戴。换完衣服戴上连衣帽的维京丹蹦蹦跳跳跳,没人能想象到他扛着板斧舔去嘴角猩血的样子。
高傲的王自行挑选了繁琐的西装,衬衫背心外套一并穿的妥帖,王冠也正的不苟,谁知道他是要出去玩的。诺威最终还是没忍住给他整理领子,完全无视这家伙笑的多么得意。
看诺威眼神一直让正主丁马克感到恶意的联盟丹选了一件风衣,低调流畅的款式,唯一的配饰是与诺威发夹一模一样的十字架。诺威和丁马克都认得,两人本来都有一份,但丁马克的在一次战乱中损坏了——挪威独立时贝瓦尔德一脚踩碎的。

丁马克是诺威挑选的非常适合他的休闲西装,充满活力的颜色并缀以纯色领带装饰。在同体们的唏嘘中丁马克被诺威系好领带并轻吻了他的额头。

“好了可以出发了。”
诺威回身看着四个还在拌嘴调侃对方的丁马克,带了四胞胎的辛酸家长之感油然而生。


作为国家平时的诺威丁马克假期并不多,难得有了一天整假竟也有些无所适从。行程很简单,教堂,游乐场。

家中国民大部分信仰基督教路德宗,所以教堂也是两人经常去的地方。丁马克家教堂并不少见,他自己本人也常做祷告。
气氛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诺威睁开眼睛偏头就能看到神色虔诚的丁马克,暖白色的光透过教堂雕刻精致的圆顶,门外种着一排冬青。他的金发柔和的打着光圈温暖而明亮,在主的面前有了圣洁的色彩。
三位丁马克都是信徒,惟有“野蛮”的维京人无法理解他们的所作所为,一个人叼着草根坐在教堂外的广场上发呆。

“如果你能理解,”诺威把他从地上拉起来,“你就不是维京海盗了。”

去游乐场的决定是诺威比较满意的。几位丁马克没有像在街上的时候那么欢脱话多,相反各有所求玩的尽兴。
前三位拒绝了一切高空项目,其实丁马克也是近年来才克服恐高。
维京人对海盗船情有独钟,他下来的时候还在不停感慨如果出航只是这些小浪就好了,使身边惊魂未定的游客多看了他几眼。
王对游乐设施并不感冒,他说他找了一家茶馆喝下午茶,却被同体们怀疑去了酒吧。
dennor丹倒是一直跟着丁马克和诺威到处玩。最后暮色降临的时候二人去坐摩天轮,他很是体贴的选择了独自一个车厢。
他是看不见前一个车厢到底是什么景色。当夜晚第一颗星亮起的时候,谁知道摩天轮顶点的情侣会做什么。
说不定他在思念他的时代那个独属于他的诺威呢。


“唷!——生日快乐诺子/诺/挚友/诺威!”
诺威听着交叠在一起的不同称呼微微勾了唇角。
他们回到了丁马克家,一天打打闹闹也就过去了,疲惫之余正事也要办。
丁马克烤了蛋糕,依旧是被维京丹称绝的手艺,抹上的奶油香而清甜,还用果酱歪歪斜斜地涂了个Nor的字样。
“今天真是谢谢款待啦!”海盗丹举起酒杯,脸上洋溢着显而易见的满足。
丁马克碰杯后一饮而尽,舔舔嘴角高举高呼:“再来!”

也不知道是再来一杯,还是期待再会。

“意外的开心,王很满意。”卡尔玛丹也自顾自的满饮一杯,无论什么时代,果然酒鬼的内在不会改变。
“前途顺利,生日快乐。”dennor丹绝对是最正经的一个,虽然他也咕咚咕咚地喝着。

“来吹蜡烛吧诺子!”
丁马克环住他的腰凑上来,鼻尖贴在他的侧脸上微笑。
诺威不着痕迹的挪了挪:“没什么必要吧,你看他们都挺饿的。”
不然,你是要插上多少根蜡烛呢。
“来吧,”丁马克仿佛看穿了诺威的心思,他拿出一根漂亮的大蜡烛,“吹一根代表一下就好了,这才是过生日嘛!”
dennor丹很适时地起身关了灯。

屋子里只剩烛火的星星之光了。气氛温馨的可爱,诺威拗不过他们乖乖闭上眼睛许愿,四个丁马克分分合合起起落落唱着不在调子上的生日歌。
丁马克唱歌有一种魔力,一个人可以唱出一群人的感觉,称得上北欧的灵魂歌者了。*²

“好了,在吹灭蜡烛之前,就是送礼物时间了!”丁马克拍了下手,把身边的同体们往前一推,“来吧伙计们,按之前说好的来!”
“诶?”诺威看着站成一排的丁马克们不明所以。

“这就是我想送你礼物——我的过去,和对你自始至终的感情。”
“爱情与天地恒久,斯堪地纳维亚雪原上起始。”
丁马克扯扯领带一本正经地直视诺威双眼,虽然神色像个要上台发言的小学生,语气里却是少有的认真和深情。
诺威对突如其来的肃穆气氛有些无措,他把四个丁马克扫了一个遍正要开口,精灵却在他耳边低吟一句让他热了耳根。

“伟大的维京时代,我们行驶共同的航线,为了生活的征伐纯粹热烈。我怀念那个简单快意的时代,怀念冰雪中你绛紫色的双眼。”
“龙头船破浪乘风,愿胜利的旗帜与友谊航帆永不落下!”
相同的声色中一位略显低沉,年轻的海盗更富热情。他大力地拥抱了诺威并使劲拍了拍诺威的背,在烛光中渐渐化作虚影和点点莹光。
腥红的光点如丹麦旗帜般耀眼,亮金色的边廓愈发漂浮,美丽的不真实。
“不,等等......”诺威下意识的伸手,却抓散了那带着海水暖潮的笑脸。维京时代的丁马克无踪无影,仿佛从未出现。

“卡尔玛联盟是我辉煌的一页。北方的土地广袤无垠,我的女皇统治一切至高无上。但我得为我犯下的罪行祈求你甚至还有贝瓦的原谅,原谅我多年后才明白那对你们是怎样黑暗的一个年代。”
“王座与财富,权利与你。”
他的神色中有对过往辉煌的浅浅留恋和真诚的惋惜歉意,然而诺威端详了那位皇冠高戴的北欧王者,却没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特殊的情绪来。
他还是带着一如既往的高傲与漠然,却在诺威有些失望转移目光时勾起嘴角轻笑一声,取下了王冠。
光华流转的王冠被他随意的挎在手肘,单膝下跪,他在诺威手背烙下一个滚烫却有虔诚意味的吻。
诺威无言接受,看他在熊熊火光中破碎,竟早已释然。

“丹挪王国我终于认清你于我的意义。在逐渐衰退的同时,上帝把你赐给我,就像把石油潜埋在北海的大陆架,我胸怀瑰宝,终于醒悟。”
“你在幽暗中把我的火柴点燃,火光乍起,光影中依然是你。”
最后一位丁马克像现代丁马克一样深情。他思索了许久,却终究没有踏出一步给予诺威什么。
“也许有点多余,”他深吸一口气,“但说真的,现代这个家伙承受的东西比我更多。”
因为真正的丁马克承载着他们没有经历过的诺威离去和见证一切辉煌到k衰弱的痛楚。
尽管他笑得比任何一个丁马克开心。
“让他陪你走下去。”
丹挪王国的丁马克胸口别着一束鲜嫩的欧石楠,他取下递到诺威面前。
倏尔灯影明灭,花轻触诺威的指尖,又落到地面。

结束了,空荡荡的房子里还是诺威和丁马克两个人。那些从时代中分割处的意识体已经完全消失了,诺威感动之余有点失落。
“最后,我感谢那些帮我准备礼物的精灵们。着重感谢所有丁马克,哪怕是你最讨厌的时代也好——当然了他们和我一样帅气我相信你不会。”
现代丁马克的优点不用他自己念白,诺威全都看得到。斯堪地纳维亚的风,早擦亮了他的双眼。

“咳,我是说,正是有了他们,
才有今天的我一步一步走向你。”
精灵眨眨水莹莹的眼睛轻扇翅膀,颇有深意的笑着。
“生日快乐,诺子。”
丁马克两步并做一步站到诺威面前,把住他的肩,成就了一个拥抱深吻。

怎么会有讨厌的,
“他们每一个都是丁马克,”
每一个都被诺威深爱着。



“friendship,Possessive,accompany,love。”*³

蜡烛适时地熄灭了。

END.
—————————
尾声:
“喂诺子你在吗!有三个你在我床上啊啊啊啊啊——”









*¹:promiscuous有滥交的意思...我错了。

*²:丹丹最新的角色歌!好听!

*³:友谊,占有欲,陪伴,爱情。

丹的感情变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