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北诸兄组

1503浏览    49参与
--MelinaJIN--
APH深夜六十分🎈 是四组「...

APH深夜六十分🎈 

是四组「沆瀣一气」 

水管组/金钱组/北诸兄组/男高组


八个人塞一块儿了 莫得细节

实在没时间就各种乱搞…


至于细节…

有时间再改

(躺平)

APH深夜六十分🎈 

是四组「沆瀣一气」 

水管组/金钱组/北诸兄组/男高组


八个人塞一块儿了 莫得细节

实在没时间就各种乱搞…


至于细节…

有时间再改

(躺平)

--MelinaJIN--
APH深夜六十分🎈 还是「沆...

APH深夜六十分🎈

还是「沆瀣一气」

扔一张不忍直视的草稿…

细节啥的依然不存在…

APH深夜六十分🎈

还是「沆瀣一气」

扔一张不忍直视的草稿…

细节啥的依然不存在…

音

上次那个赌博设定的一些私心片段。

#出点想写的片段(私心北米/英法/丁诺/加仏)


#北米双A真好嗑(大声逼逼


①北米


两个人都有些醉了,

橘黄色的灯,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暧昧的味道。


“bro,来赌吗?”阿尔弗雷有双手撑着马修坐的椅子,凑到他耳边。吐出的热气喷到了马修的脸上。


“赌什么?”马修抬起头,用手伏在阿尔弗雷德的胳膊上。


这种氛围和姿势,情/色的气息油然而生


“命”(简短


“想怎么赌?(笑)。棋,色子,还是……(被打断)”


“扑克一一最擅长的”


“哈?印第安扑克?桥牌?”(调笑


“当然不。自由扑克,来吗?”


“……啧,当然”


两人都是赌徒疯子...

#出点想写的片段(私心北米/英法/丁诺/加仏)


#北米双A真好嗑(大声逼逼






①北米


两个人都有些醉了,

橘黄色的灯,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暧昧的味道。


“bro,来赌吗?”阿尔弗雷有双手撑着马修坐的椅子,凑到他耳边。吐出的热气喷到了马修的脸上。


“赌什么?”马修抬起头,用手伏在阿尔弗雷德的胳膊上。


这种氛围和姿势,情/色的气息油然而生


“命”(简短


“想怎么赌?(笑)。棋,色子,还是……(被打断)”


“扑克一一最擅长的”


“哈?印第安扑克?桥牌?”(调笑


“当然不。自由扑克,来吗?”


“……啧,当然”







两人都是赌徒疯子


“你赢了,那你就来决定我的死法吧”


阿尔弗雷德从腰间拔出了他精致的左轮手枪,抵着马修的脑门——只要按下扳机,那么银制的子弹就会瞬间穿透昔日兄弟的生命。


  他对自己的兄弟还算仁慈的,那些曾前来挑战的不自量力的敌手都成为了阿尔弗雷德的枪下魂;就算活着,他们的神经也要遭受重金属的迫害——不可逆的那种。


  马修平静地计算着时间,比预定的要拖了50秒,阿尔弗雷德的枪口依旧抵在脑门上但迟迟没有动作。

“切”这副无所谓的模样,真让人不爽,阿尔弗雷暗暗想到


[咚]重金属落地的顿声


“还没想到更好的死法,当保留项目好了”阿尔弗雷德故作镇定的招了招手,突然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人畜无害的笑着说“不过这下你可这一辈子都脱不开我了哦,威廉姆斯先生”



注:本来我想说他们两个一起走了桥牌或者印第安扑克来着,但据我去了解两个人玩桥牌叫做“双明手”,如果两人都有一定水平的话会比较无聊。


印第安扑克两个人好像没法玩,反正我了解的是四个人每人两张牌的印第安扑克









②Dover(英法


亚瑟和弗朗是在赌棋中认识的,两人没有赌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普通的高价赌博,输一盘几十万几百万那一种。


最后亚瑟几乎是毫无悬念的赢了


“啊啊,输了呢”,法国人虽然输了棋,却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

双手轻轻一摊,甚至还对着面前扑克脸的绅士调笑道“呐,很会玩棋嘛。要和哥哥去喝一杯吗?”






③Dover(英法


“嗨,亚瑟。”法国男人像昔日的旧友招着手,语气中实在是听不出重逢的喜悦又或者是激动。


……


……


……


许久未见的两个人突然地重逢,气氛实在是有些压抑,最后打破这种沉寂的是亚瑟


“喂,弗朗,当年为什么走”


“这么久没见,想问的只有这些吗?”


“为什么走”


……


……


“……只是想出去散散心罢了。”他在这个地方待地实在是有些累了。






④Dover(英法


亚瑟和弗朗西斯赌过初夜,


是亚瑟·柯克兰提出的,当时的弗朗西斯其实是有些惊讶的(怕是不可能的,只是惊讶罢了)。虽然在在地下赌场混迹多年,就从来不知道还可以赌这种东西的。


之后自然是滚到床上去了。


弗朗西斯直到开始做时候,都还一直以为自己是上面的那一个。







⑤软绵绵


马修第一次见到弗朗西斯,是在一个酒吧。那随意的坐在一大群埃尔法中唯一的一个欧米茄,现在尤其亮眼。而周围的阿尔法,则都有豺狼一样的眼神看着他。他们宁愿像前一个老兄那样被剁下一整双手,也想和这个欧米茄来一局。


后来有人问起马修的初恋是谁的时候:


“啧,你说阿尔弗雷德?”马修一脸嫌弃的笑了笑说“怎么会是那个蠢货?”


“现在?会变成现在这样完全是意外好吗?”


“嗯?到底是谁?”看了看隔壁桌正一边斗牌一边喝着红酒的弗朗西斯


“这个嘛,请允许我保留”









又又又又又是私心:


①北诸兄(家暴组

诺威是丁马克名义上的欧米茄,

为什么说是名义上的呢,

其实是因为诺威其实完全不让他碰。


不仅如此,

甚至还传出了丁马克被家暴的消息,

以前每当丁马克走进赌场的时候,“看呐!那个战无不胜的赌王来了”


后来每当丁马克走进赌场的时候,“看呐!那个被家暴的赌王又来了”


事情之所以会演变成这样,

其实是因为一场赌博,诺威不仅输了,

还赔上了自己。


[输了也就算了,竟然还是莫名把自己搭上了,成了那货的欧米茄(虽然只是名义上的)]内心真实写照。







以下都是塩塩给出的,实在是太棒了


(赌命


那如果是马修的话!


一边会在服务员加酒的时候很温柔的问“先生,你想要什么死法呢?”一边绕道敌手的后边


然后对方逐渐能感受到倪端,是毒杀 over 死前看到了马修的笑颜 (披着天使皮的恶魔的感觉)







塩塩和音互动:(大概是还在少年时的他们赌博的场景)


alf以为自己要赢了,加上对手是mattie,于是稍微有点嚣张


️“认输吧Mattie,这盘是我赢了。”然后抽出自己选的那张牌


“抱歉啊,阿尔。散牌哟”(笑






还有这个片段,其实最初也是塩塩给出的我稍微改了一下就先用在前面了


两人都是赌徒疯子


“你赢了,那你就来决定我的死法吧”


阿尔弗雷德从腰间拔出了他精致的左轮手枪,抵着马修的脑门——只要按下扳机,那么银制的子弹就会瞬间穿透昔日兄弟的生命。


  他对自己的兄弟还算仁慈的,那些曾前来挑战的不自量力的敌手都成为了阿尔弗雷德的枪下魂;就算活着,他们的神经也要遭受重金属的迫害——不可逆的那种。


  马修平静地计算着时间,比预定的要拖了50秒,阿尔弗雷德的枪口依旧抵在脑门上但迟迟没有动作。


@氯化钠溶液








英仏赌初夜那个故事走向最初来自锡氩 @浙大的女人无所畏惧






莫归

【北诸兄/家暴】吵闹

北诸兄组,私心丁诺
有一句话男子高校生组

诺子→谢蒂尔
丁马克→克里斯蒂森
艾斯兰→艾瑞克

随缘瞎写,无逻辑,ooc可能
题目与内容大概率无关

“要有客人来了。”
今日下起了雪。
这本就是一件很平常的事,至少对于艾瑞克来说是的。
自他有记忆起,他便与自己的哥哥谢蒂尔住在了这座偌大的城堡里。城堡不算大,但也不小。原本城堡内还有些许侍从侍女,但是随着时间流逝,最终也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或者说,精灵,接近于永生的精灵。
艾瑞克熟视无睹地从谢蒂尔身后走过,打算去照顾一下花园里的植物,他们的食物。只是他却没意料到一直看着城堡外的翩飞的雪花的谢蒂尔,却是突然开口说了一句。
“客人?”
艾瑞克有些懵地重复了一遍。
这座城堡早...

北诸兄组,私心丁诺
有一句话男子高校生组

诺子→谢蒂尔
丁马克→克里斯蒂森
艾斯兰→艾瑞克

随缘瞎写,无逻辑,ooc可能
题目与内容大概率无关

“要有客人来了。”
今日下起了雪。
这本就是一件很平常的事,至少对于艾瑞克来说是的。
自他有记忆起,他便与自己的哥哥谢蒂尔住在了这座偌大的城堡里。城堡不算大,但也不小。原本城堡内还有些许侍从侍女,但是随着时间流逝,最终也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或者说,精灵,接近于永生的精灵。
艾瑞克熟视无睹地从谢蒂尔身后走过,打算去照顾一下花园里的植物,他们的食物。只是他却没意料到一直看着城堡外的翩飞的雪花的谢蒂尔,却是突然开口说了一句。
“客人?”
艾瑞克有些懵地重复了一遍。
这座城堡早在很多年前,最后一个侍女死去后便被谢蒂尔用魔法隐藏了起来。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打扰,今日又怎么会有什么客人。
可是谢蒂尔对于艾瑞克的疑惑似乎并没有什么想要解答的想法。
他只是看着远处,看着被无形屏障挡开的雪花们,看着被染白的大地。
“今天的雪,真的好吵。”

克里斯蒂森是一头普通的……龙?
之所以打问号还是因为,除却龙的本质特征爱财以外,克里斯蒂森完全不像是一头正常的龙。
人家爱收集并守护财宝,他爱收集完以后全散出去。
然后在心血来潮的时候再继续去收(打)集(劫)。
人家爱瘫在山洞里,他爱到处跑。
人家爱独自一个,他爱跟各种生物称兄道弟。
人家爱用龙的形体彰显威严,他爱变成人类混迹其中,感受他们的喜怒悲哀。
……
诸如上面的截然相反的特性还有很多。不过归根结底,克里斯蒂森还是一条龙。
虽然那张傻乐的脸放在哪,都根本不可能让人有这种想法。
龙的生命是很长久的,所以这便是克里斯蒂森的同族们选择用沉睡打发掉长久而无聊的时间的原因。
不过这对于拥有许许多多,克里斯蒂森单方面认定的,朋友的克里斯蒂森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只要有点无聊,就随便挑一个朋友去拜访好咯。
今天他要去拜访的,就是他最最最最最最好的一个亲友!
谢蒂尔!
然后,满脑子都是要给谢蒂尔讲的有趣经历以至于根本没看路的克里斯蒂森,一头撞到了魔法屏障上。
众所周知,龙是强大的生物。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魔法。
克里斯蒂森习以为常地变回了人形,脸上依旧挂着被谢蒂尔一度嫌弃为最傻的傻笑表情,在屏障外用他的龙掌狂拍。
“亲友——”
克里斯蒂森声音大到几千里外都能听得清。
“我来看你啦——放我进去吧——”
不过并没有回应。
没有得到回应的克里斯蒂森完全不气馁,依旧以想要拍碎的力气狂拍着魔法屏障。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克里斯蒂森依旧在狂拍着屏障,反正皮厚不疼。甚至于,克里斯蒂森拍着拍着还拍上了瘾,在那试图拍出某种不知名也许是他自创的旋律。
然后,非常突然地,他一巴掌拍了一个空。而足够大的力量直接带领着克里斯蒂森与大地亲吻了。
“你就是谢蒂尔说的客人?”
还未等克里斯蒂森起身,他就听到一个声音,从他的头顶上传来。他下意识起身,看到一个看起来与谢蒂尔看起来有几分相似的精灵站在他的面前,有些疑惑地打量着他。
见克里斯蒂森起了身,那个精灵便收回了打量的目光,转身就走。
“我叫艾瑞克。哥……谢蒂尔让我过来给你带路,以防你被困在迷阵中。”
“这是亲友的原话?我好感动!”
“啊,不是。原话是,“请把那个吵闹本质带过来。不过如果弄丢了也很不错,你看着办吧。”。”

克里斯蒂森最终还是见到了谢蒂尔。
艾瑞克还小,至少对于克里斯蒂森来说是的,干不出把克里斯蒂森恶意丢弃在迷阵里的事。克里斯蒂森也不会作死,故意跟不上艾瑞克。
而当谢蒂尔出现在克里斯蒂森眼前的时候,克里斯蒂森直接一个熊扑抱住了谢蒂尔。
“亲友——!我想死你啦!”
而谢蒂尔只是抬了抬眸,示意一脸懵逼加不适的艾瑞克出去后,才悠悠地推开了克里斯蒂森。
“老大,吵死了。”
“亲友好过分!好冷漠!”被推开的克里斯蒂森试图上前再次抱住谢蒂尔。不过谢蒂尔只是看了他一眼,克里斯蒂森就没敢再动了。
绝对不能惹亲友不开心!
这是克里斯蒂森的基础原则之一。
再说,他又打不过亲友,才不想找虐。当然,这绝对不是他不忍心对亲友动手的原因,绝对不是。
“老大来找我又有什么事吗?”
谢蒂尔明显对克里斯蒂森的抱怨无动于衷。
“啊!我是过来跟亲友分享这段时间的见闻的哦!我有超多的话要跟亲友讲的!亲友,可以吗?!”
“不要。”
“亲友!亲友亲友亲友亲友亲友!”
“……”
谢蒂尔转身想要进自己房间的动作顿了顿,叹了一口气。
“如果老大能声音小一点的话。”
“亲友最好了!”
“老大,闭嘴,太吵了。”

而当克里斯蒂森跟着谢蒂尔进了谢蒂尔房间后,一直躲在那偷听的艾瑞克长出了一口气。
“好吵。”
他揉了揉饱受摧残的耳朵,又蹲在墙角里用专属交流魔法阵和王嘉龙交流了一会,才打算离去。
只是他刚起来,却像是听到了什么一瞬间的异响。
从谢蒂尔房间里传来的。
大概是错觉吧。
艾瑞克又仔细听了听,没有再听见而这么想着,转身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MelinaJIN--
自娱自乐产物x1 还是六十分的...

自娱自乐产物x1

还是六十分的「羊角」

这俩都是诱攻!不接受反对意见!(`ε´)|

自娱自乐产物x1

还是六十分的「羊角」

这俩都是诱攻!不接受反对意见!(`ε´)|

--MelinaJIN--
APH深夜六十分🎈 又是终极...

APH深夜六十分🎈

又是终极大踩点!

这里是家暴组/北诸兄组的「羊角」


为毛我看到这题第一个想到……七宗罪色欲


「一个一个的解开纽扣。」

「沉睡千年的红酒。」

「娇艳似火的玫瑰。」

「以及甜里带腥的血。」

APH深夜六十分🎈

又是终极大踩点!

这里是家暴组/北诸兄组的「羊角」


为毛我看到这题第一个想到……七宗罪色欲


「一个一个的解开纽扣。」

「沉睡千年的红酒。」

「娇艳似火的玫瑰。」

「以及甜里带腥的血。」

--MelinaJIN--
合影! 是最先打开新成熟画风的...

合影!

是最先打开新成熟画风的两位! 

右边那位大哥貌似走错了片场…💦

哎不管啦/////强行家暴组٩(๑`^´๑)۶


廿_廿†し°人`∨´Z

(好了没话说了)

合影!

是最先打开新成熟画风的两位! 

右边那位大哥貌似走错了片场…💦

哎不管啦/////强行家暴组٩(๑`^´๑)۶


廿_廿†し°人`∨´Z

(好了没话说了)

哦辣妹米斯达~

【挪丹娘】遊戲

預個警:是abo2q+我滴爽文 丹單方面娘塔 由於本家沒填坑娘塔完我只能按感覺來了 有ooc致歉 與標題不同的A CAR 如果能讓您開心就更好了!(鬼曉得我為啥寫逆拆的)應該不會被掛的吧?

下次想寫丹挪娘 應該不會有多少人抱有期待,慢慢屯。

一個吻不足以甜死我的牙(bu)

ummmmmm我太難了

預個警:是abo2q+我滴爽文 丹單方面娘塔 由於本家沒填坑娘塔完我只能按感覺來了 有ooc致歉 與標題不同的A CAR 如果能讓您開心就更好了!(鬼曉得我為啥寫逆拆的)應該不會被掛的吧?

下次想寫丹挪娘 應該不會有多少人抱有期待,慢慢屯。

一個吻不足以甜死我的牙(bu)

ummmmmm我太難了

七合鹤鹤鹤鹤鹤

这东西彻底成精了,我用三个不同的名字搜出来一个比一个准啊T﹏T

这东西彻底成精了,我用三个不同的名字搜出来一个比一个准啊T﹏T

SR_辉吹上线

突然回坑

我只是想强烈建议大家把家暴组tag换成北诸兄组


突然回坑

我只是想强烈建议大家把家暴组tag换成北诸兄组


Shell未晞

兑现诺言的时间:Den的木春菊,来晚了错过了盛花期,凑合一下看吧。



拍小人真难,还是色纸好。

兑现诺言的时间:Den的木春菊,来晚了错过了盛花期,凑合一下看吧。








拍小人真难,还是色纸好。

二氧化硅

这是上了两层滤镜的说()

友情啦友情

p2标题为:对于弟弟(小冰)不肯叫哥哥以及下属(瑞桑)不肯叫大哥的悲伤.

这是上了两层滤镜的说()

友情啦友情

p2标题为:对于弟弟(小冰)不肯叫哥哥以及下属(瑞桑)不肯叫大哥的悲伤.

二氧化硅

深夜还债() @Shell未晞 感觉自己越来越菜了>_<

作为丁诺厨我这么久没画他们我自裁()

深夜还债() @Shell未晞 感觉自己越来越菜了>_<

作为丁诺厨我这么久没画他们我自裁()

二氧化硅

万圣节设定x这两张不许转载(滚谁愿意转载呢?!)。

我相信,lof里的小伙伴都是文明的,所以就不打水印了。

万圣节设定x这两张不许转载(滚谁愿意转载呢?!)。

我相信,lof里的小伙伴都是文明的,所以就不打水印了。

Shell未晞

【北诸兄组】永生花

*六十分的题目借了情人节的日子,俩人家里现在还是2月14日,所以没有迟

*丹视角意识流,重度ooc预警

*国际惯例

Den:马提亚斯,Nor:卢卡斯



      “叮铃铃,铃铃铃。”


      早春天气,晨光熹微。街角花店的门被人推开,挂在门上的金属风铃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是兼职店员来上班了。


      “早上好,姑娘们!”马提亚斯正抱着一大桶玫瑰花走向门口,他从桶后露出脑袋,笑得爽朗,“来得正好。爱丽丝帮我在这些花上洒点...

*六十分的题目借了情人节的日子,俩人家里现在还是2月14日,所以没有迟

*丹视角意识流,重度ooc预警

*国际惯例

Den:马提亚斯,Nor:卢卡斯


 

 


 


      “叮铃铃,铃铃铃。”


      早春天气,晨光熹微。街角花店的门被人推开,挂在门上的金属风铃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是兼职店员来上班了。


      “早上好,姑娘们!”马提亚斯正抱着一大桶玫瑰花走向门口,他从桶后露出脑袋,笑得爽朗,“来得正好。爱丽丝帮我在这些花上洒点清水;丹妮,麻烦你把那个促销牌搬到门外好吗?”


      情人节,情侣们自然是甜蜜的,可花店就有的忙了。姑娘们一个忙着接听电话一个忙着接待客人,马提亚斯倒是不紧不慢地哼着小调,手指灵活地几下翻动就在花束上打出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啊,差点忘了。”马提亚斯突兀地开口,“你们两个也都是有恋人的吧?一会儿早点下班,好好过个节。”


      “欸?晚上只有您一个人,能忙得过来吗?”新来没多久的爱丽丝怯生生地开口。


      “没关系,反正今天我也是一个人过。”马提亚斯把花束摆好,转头问道,“丹妮,刚才那位顾客订了什么?”


      被点到名的店员翻了翻手里的笔记本,回答:“一个蓝色的玫瑰永生花礼盒,先生。”


      永生花啊,本来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名词,马提亚斯的脑子里却不由响起了那个人曾经说过的话:


——那些花,既不能永久保存,也没有了生命,不过是连凋谢的资格都被剥夺的花的尸体罢了,居然还有人希望它能够带来永久的爱情?


      难得听那人对什么东西发表评价,马提亚斯还记得他语气里的不屑。而他自己那时也不过是个情场菜鸟,只会说些用无意义的承诺。现在回想起来,才发觉海誓山盟根本安抚不了对方那颗敏感不安的心。


      “马提亚斯先生,您没有爱人吗?”爱丽丝小心翼翼的发问,在收到另一个姑娘递来的责怪的眼神后她慌忙底下了头。


      “以前有。”马提亚斯回过神,翻找礼盒的同时随便糊弄了过去。他糊弄,爱丽丝也没好意思再刨根问底。


      风铃响过一阵又一阵,工作的时间在铃声中慢慢过去。姑娘们和他道过再见,趁着等男友的功夫,聚在门外聊起了八卦。马提亚斯看着她们表情严肃地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偶尔有谁的眼神透过玻璃门瞟向自己,他便摆出那幅标志性的大大咧咧的笑脸。看她们谈论自己,他自然地又想起了那个关于爱人的问题。


      我到底算不算单身呢?马提亚斯想。他已经一个人很久了。那人走的时候带走了他送的戒指,也没有说分手,可是六年的感情他一朝就干净利落地抛在了身后。吵架过后的第二天,他早上照常出门,晚上却没有照常回来。等马提亚斯反应过来满世界找时,才发现对方早已远在异国,顺便断了他所知的一切联系方式。


      那时双方工作都不顺利,他们时常争吵,互相埋怨,也像其他所有感情不顺的情侣一样把分手挂在嘴边。他好哄,马提亚斯也就从来没有当过真,不曾想真正离开时他反而选择了沉默。七年之痒,真是痒到了极点。


      窗外,夜色已经悄然降临,路上的行人大多成双成对。不时会有那么一对进店,挑选喜欢的花束后又匆匆离去。他们笑得幸福,马提亚斯倒也由衷祝福:毕竟不是一看到别人谈恋爱就恨得牙痒痒的年纪了,他自嘲。年轻时他单相思地苦,最见不得的就是别人恩爱,恨不得分之而后快。后来终于抱得美人归,他理所当然地是大肆炫耀了一翻的。


——老大,好烦。


      这是他那时日常收到的嫌弃。


      早春的晚上还是冷,屋内的暖气在窗户上蒙了一层水雾,屋外有人放起了烟花,于是窗户上亮晶晶的一闪一闪。


——亲友,回头!


——咔。


      他拿着一大把烟花棒晃来晃去玩得开心,十字发夹被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芒,风吹乱了他的发丝。而他举着相机,抓住了他转头时一瞬间的茫然。


      这张照片放在哪里了呢?八成躺在阁楼上哪个落灰的角落吧。马提亚斯突然有些烦燥,抓乱了自己引以为傲的发型。不对,我今天不太对。不会是被爱丽丝的问题勾起了回忆吧?他想。她是个好姑娘,就是言语上总是冒冒失失的,可她还年轻,这也不能算是她的错。


      时钟敲过九点,街上行人渐渐少了下去,马提亚斯也准备关店门了。


      “叮铃铃。”


      “不好意思,我们准备打……”马提亚斯的后半句话并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因为他已经看清了站在门口的身影——那个他今天念叨了一整天的人。


      “好久不见。”卢卡斯打过招呼,自顾自地走到沙发区就坐。马提亚斯愣住了,他也就好脾气地陪着马提亚斯发愣。


     半响,卢卡斯终于悠悠开口:“怎么?不欢迎我?”


      “不,不是,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话一出口,连马提亚斯自己都嫌弃自己蠢:他能不动声色地离开,自然也能做到一声不响地回来。


      “这是你后来开的店?还不赖。”环视四周,卢卡斯得出结论。


      “凑合吧。”马提亚斯终于回过神,习惯性地接了一杯温水递上。


      “这么客气?”卢卡斯挑眉,接过水却没有喝,“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2月14日。”马提亚斯选择性忽略了什么,“我不认为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


      卢卡斯终于笑了,站起身凑到人耳朵上:“我是想知道,你答应我的每年一份的情人节礼物,是否还做数?”


      熟悉的气息喷在耳边,马提亚斯仍未敢有动作。直到人放肆地搂上了自己的腰,他才终于用力回抱住对方,就像所有热恋的情侣拥抱时都会的那样:力度大的仿佛要把对方揉进自己身体里。


      他们自己也说不凊,这一年的分别是不是为了逃避,逃避爱情的第七年。而他们连逃避都保持了如此的默契:一个要走,一个不追。庆幸的是,在第八年,他们依然默契地找回了彼此。


      “想要什么礼物?”仍是从前的欢快语气。


      “现在外面什么都买不了了,就从你店里选吧。”卢卡斯顺手从桌上捞起一盒花,“这个?”


      看到他手里的东西,马提亚斯哑然:“我记得,你不喜欢永生花。”


      “现在我倒有些喜欢它了。”卢卡斯可以称得上是在端详,“它既不能永存,也不再拥有生命,但它到底是真真正正的花。就像,我终究爱你。情人节快乐。”


      “情人节快乐。还有,欢迎回来。”

被禁止的loveless.

【诺丁】烟与酒与男人

1.与现实的一切人物、地点、历史事件无关。

2.伪架空。女装攻。


  卢卡斯·邦德维克先生正坐着抽一支细细的土耳其黑帆船,他的朋友马提亚斯·科勒先生则坐在他对面一脸复杂地看着他。

  “所以你为什么要穿成这样?”

  马提亚斯再一次仔仔细细地将他的朋友上下打量,从白色的十字形发夹到吊带裙的花瓣状裙摆,“还跑来夜店一个人坐着。”

  卢卡斯将烟摁熄在桌上,右肩的吊带因为这个动作顺着肩膀的弧线滑下来。他没去理会它。

  “跟你无关,马提亚斯。”

  他心不在焉地拨弄着额前的灰色刘海,刷得过长的睫毛在蓝紫色的眼瞳里投下浓重晦涩的阴影,铅灰色的眼影夸张...

1.与现实的一切人物、地点、历史事件无关。

2.伪架空。女装攻。



  卢卡斯·邦德维克先生正坐着抽一支细细的土耳其黑帆船,他的朋友马提亚斯·科勒先生则坐在他对面一脸复杂地看着他。

  “所以你为什么要穿成这样?”

  马提亚斯再一次仔仔细细地将他的朋友上下打量,从白色的十字形发夹到吊带裙的花瓣状裙摆,“还跑来夜店一个人坐着。”

  卢卡斯将烟摁熄在桌上,右肩的吊带因为这个动作顺着肩膀的弧线滑下来。他没去理会它。

  “跟你无关,马提亚斯。”

  他心不在焉地拨弄着额前的灰色刘海,刷得过长的睫毛在蓝紫色的眼瞳里投下浓重晦涩的阴影,铅灰色的眼影夸张地延伸进脸侧的发间。

  “不过老兄,”马提亚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就是弗丽嘉下凡也不会比你现在更美了。”

  在他们坐着聊天的期间,已经有五个男人过来向卢卡斯搭讪了,其中四个在听到后者喑哑嗓音的时候礼貌地欠身离开,剩下一个则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并越加油腻地向他索要电话号码——当然被拒绝了。

  卢卡斯像没听到似的,手掌托着腮,视线在马提亚斯身后的空气里游走。

  “我说,马提亚斯,”他轻飘飘地朝视线彼端挑了挑食指,指甲齐整且意外地没有颜色,“那边那个姑娘,完全是你的type哦。”

  他的朋友闻言扭过头,看到一个坐在吧台附近的女孩——红色的长发垂到腰间,侧脸柔软精致。

  “不,卢卡斯,”马提亚斯露出灿烂笑容,“还是你更美些。”

  卢卡斯将桌上的烟头摁到他朋友额头中央。

  “嗷,你在干嘛朋友!”

  他扔掉烟头,“没,只是觉得这么做很有趣。”

 

  故事要从一段时间以前开始讲起。马提亚斯和卢卡斯是W学园的一对舍友,某个日子起马提亚斯发现他的舍友经常会在夜晚莫名失踪,然后在凌晨回到宿舍。

  喋喋不休的追问没有取得任何效果,每个抛给卢卡斯的疑问都像石子沉入大海般悄无声息没有回应。

  被好奇心和不甘驱使着,马提亚斯最终选择在一个舍友甩门而出的晚上偷偷尾随他,随后就在距学校一公里远的夜店里发现了穿上女装坐着放空的舍友。

  “那么,变装也是因为觉得有趣吗?”马提亚斯这样问道。

  “你应该喝一点阿夸维特……我记得你喜欢它。”然而,卢卡斯照旧忽视了他的问题,化着浓妆、没有任何表情波动的面庞在夜店偶尔投射过来的彩灯照射下显出一种诡异的瑰丽。

  “你说得对,朋友,你说得对。”

  马提亚斯于是离开座位向吧台走去,卢卡斯长久地注视着他离去的背影——宽阔的肩与壮实的背,腰与臀之间有着一种男性荷尔蒙满溢的弧线美,要说有什么美中不足的,那大概就是脑子不够性感。他那样注视着,又点燃了一支烟。

  土耳其黑帆船是女式烟,有着巧克力味的过滤嘴,此刻它的温和味道让卢卡斯有一种隔靴搔痒的不畅快感。

  他吐出又一个烟圈的时候,马提亚斯提着两瓶阿夸维特回来了。卢卡斯盯着那两瓶酒的标签看了一会儿,眉毛以极小的弧度动了动。

  “你怎么了卢卡斯?”马提亚斯将酒放到桌上,重新坐下,露出一种夸张的、惊讶又了然的表情,“你好像很烦恼的样子,我就知道你是被什么事情困扰才会跑来这里发呆的!”

  卢卡斯眨眨眼皮,马提亚斯对于他的微表情比他本人还要熟悉,这是他对于这个舍友唯一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方。

  “没有的事。”他今天晚上总算第一次正面回答了舍友的问题,然后他拿起两瓶酒中的一瓶,为马提亚斯打开瓶盖,“你对嘴吹吗?”

  “呃,也可以。”马提亚斯说。

  卢卡斯于是将酒瓶递给他,马提亚斯庄重接过的样子让他觉得好笑,他抽完烟的最后一口,再次掐熄在桌面,“我要是个酒托,让你就这么买上一百瓶绝对伏特加,你大概也会听从吧?”

  “我才不喝瑞典酒,”马提亚斯皱着眉头给自己灌下一大口那无色的液体,“不过,你这副样子确实可以考虑跟这边管事人应聘一下酒托什么的……”

  “它们现在是法国酒了。”卢卡斯托着腮,歪过头看他的舍友一口接一口往嘴里送酒。

  酒精很容易地将马提亚斯的脸晕染成一种令人晕眩的粉红色,然后这片粉红色就由脸部慢慢向脖颈扩散。卢卡斯虽然不明白干喝有什么愉快的点,但他大致能明白眼前这个人为什么会这么做。

  但是他默不作声。

  一瓶阿夸维特不多时便全数进了马提亚斯的肚子,他打了一个难听的嗝,正要去开第二瓶,被卢卡斯伸手拦下。

  “好了,够了,我不是酒托,也不是女人,你不用喝那么多向我证明些什么。我不在乎。”卢卡斯终于理了理自己垂落的肩带,然后他抬起马提亚斯的下巴,“把剩下那瓶还回去吧,我们该回去了。”

  “哎呀,不喝了吗?”舍友似乎觉得遗憾,“这就要回去了吗?就这样和你一起坐着也不错,啊,我有点明白你为什么经常来这边了。”

  “……”

  卢卡斯没有理他,自顾自站起身,灰色长发因为这个动作从他背后滑落了一些到胸口,高跟鞋使他看起来比平时高了不少。

  “你,你要走了吗?”

  马提亚斯用袖子擦了擦嘴,他钻石蓝的眼睛也被酒气熏得雾蒙蒙的。此刻他抬着头向卢卡斯发问,像某种眼神乖巧的大型动物。

  “你也要走了。”

  卢卡斯一字一顿地说。他用力捋了一把马提亚斯向四面八方胡乱支棱的金色头发,示意他跟上自己。

  马提亚斯只好摇摇晃晃地跟着站起来,“哎,朋友,那么急着回去干嘛,再多喝点嘛,你以前回去得可比现在晚,晚得多。”

  “因为没有你。”

  卢卡斯又仔细地看了几眼他舍友写着醉意的脸,“我本来应该去厕所卸妆的,但我想马上回去。我想上你。”

-Fin-

二氧化硅

是民族服装!服装必须有参考()


 @想住进衣柜里 因为她给我画了非常可爱的丁诺,我好喜欢,所以我就给她画了立波。

是民族服装!服装必须有参考()


 @想住进衣柜里 因为她给我画了非常可爱的丁诺,我好喜欢,所以我就给她画了立波。

Shell未晞

色纸真好看他俩真好看,相素太低哭了



发发是Nor国/花帚石楠,下一个目标是Den的木春菊(立flag中……

色纸真好看他俩真好看,相素太低哭了








发发是Nor国/花帚石楠,下一个目标是Den的木春菊(立flag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