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医园

41万浏览    5684参与
夜梓
我是一个随和的人。

我是一个随和的人。

我是一个随和的人。

氯化烟

花花世界 01

先给朋友道个歉,对不起这篇文无聊又冗长,并且离能吃到糖的章节还早得很,总之就是很抱歉。

算是个无黑化AU,大部分名字都是虚构的

大写的OOC,文笔啰嗦(废话超长!)且垃圾,BUG极多

以上。


你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

故事的刚开始,艾米丽黛儿,我们的主人公之一,正试图把她的皮箱从火车上搬下来。她穿着一身黑色的套裙,棕色的头发被阳光照射得看上去有些偏红。二十九年前的夜晚她诞生在了一个伦敦的中产家庭,相对优越的出身给了她足够吃的面包和去医学院进修的机会。谢天谢地,她足够聪明,这使她在二十七岁时以优秀的成绩从医学院毕业,但却没能使她逃过之后的两年里一直呆在乡下没名气的...

先给朋友道个歉,对不起这篇文无聊又冗长,并且离能吃到糖的章节还早得很,总之就是很抱歉。

算是个无黑化AU,大部分名字都是虚构的

大写的OOC,文笔啰嗦(废话超长!)且垃圾,BUG极多

以上。

 



你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

故事的刚开始,艾米丽黛儿,我们的主人公之一,正试图把她的皮箱从火车上搬下来。她穿着一身黑色的套裙,棕色的头发被阳光照射得看上去有些偏红。二十九年前的夜晚她诞生在了一个伦敦的中产家庭,相对优越的出身给了她足够吃的面包和去医学院进修的机会。谢天谢地,她足够聪明,这使她在二十七岁时以优秀的成绩从医学院毕业,但却没能使她逃过之后的两年里一直呆在乡下没名气的小诊所里的命运。

艾米丽抬头看了眼广场中间的钟塔,伦敦雾蒙蒙的天空使她想起了昨天火车上那个衬衫兜里揣着手帕和见不得光的心思的男人的灰色西服和他的鬼话,于是她扬起嘴角笑了起来。她不是浪漫主义者,不相信所谓的情爱,她更在乎的是关于她从医的梦想,两年前她曾试图在伦敦那些出了名的医院里谋一份职业,结果不出意料的失败了。

显然,那些医院并不需要一位女医生——尽管他们都公开地表示过自己愿意去当那个第一个做出改变的人。“话虽是这么说的,但你是‘第一批人’,不是吗?你知道,其实你们更像是那些,呃,实验品。”一位顶着一身赘肉的院长曾经气喘吁吁地向她解释道,“也许你可以试着先做做护士,然后我们再慢慢来……”

艾米丽拍掉了他试图摸到自己腿上的手,于是这场对话被不愉快的中止了。

她伸手招了辆出租车,用脚尖踢了踢箱子。艾米丽这次来伦敦的目的同两年前如出一辙——谋个差事。她受够了乡下诊所里发霉的墙角和隔壁老太太家喜欢打鸣的公鸡,以及闻起来让她头重脚轻的二等消毒水。她相信这两年乡下就医的经验已经足够了,更何况——

“我在伦敦的远房表妹,怀特夫人,她手中大概还有一两间没租出去的房子,拿着吧孩子。”诊所里的老医生把一封带着蜂蜡味和油墨香气的信递给她,“我听说伦敦现在已经有女医生就职了。”

艾米丽很感激他,但她看到了老医生微笑里的释然,她想她脸上大概也带着相似的表情。后来她登上火车的时候,老医生没有来送她,隔壁那个养着公鸡的老太太也没有来。

艾米丽从出租车上走了下来,她给了帮她把行李搬运下来的车夫一个微笑和一便士的小费(她没有更多的钱了),她看了看手里的信封,写着地址的左下角已经被她捏得有些发皱了。“韩尔街八号”她仰起头来看清眼前的门牌号,然后走上楼梯按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个穿着墨绿色长裙的女人,看上去四十刚出头的样子,她带着黑手套的手紧紧地攥在门把手上,皱着眉看着艾米丽。“您好,方便找一下怀特夫人吗”艾米丽试着对她露出一个缓解气氛的微笑,却被女人开口打断,“你找她有什么问题吗?”她依然皱着眉,怀疑地盯着她看。“我听说她正在寻一名租客——”“胡言乱语!女孩子家的不要胡说八道!”女人大声的,不可置否地说了起来。

艾米丽突然想起两年前自己被院长假笑着拒绝时浑身发抖的样子,当然,那个时候她还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她微微向前了一步(女人警惕地看着她),“还是麻烦您叫一下怀特夫人,我这里有一封写给她的信。”她扬了扬手中的信封,女人伸出隐在衣服后面的手去拿信,艾米丽后退了一步。

“麻烦您叫一下怀特夫人。”她重复了一遍。“我就是怀特夫人。”怀特夫人瞪了她一眼,拿过她手上的信低头看了一眼,“你叫什么名字?”

“艾米丽黛儿,夫人。”怀特夫人抬起头来打量了她一遍,似乎对什么东西满意了似的点了点头。她敞开了一直半开着的们,“你可以进来了。”

艾米丽被怀特小姐带到二楼最里边的一间卧室外边,“这以后就是你的房间了,”她将一把大铜钥匙递给艾米丽,上边的齿轮对应着卧室雕花木门的铜把手的钥匙孔,又像是补充又像是抱怨地嘟囔道:“如果有什么事就尽情摇铃吧,尽情地摇!只有那样,玛丽才能听到!”艾米丽沉默地注视着她走到楼梯口,拐了个弯便不见了。她压住了自己想要叹气的冲动,推开了卧室的们。

拥挤而严肃是艾米丽对它的第一印象——整个房间似乎都被床和梳妆台挤满了,地上铺的厚厚的森绿色的地毯使艾米丽想起来怀特夫人的长裙。不过,当然,她对这个房间并没有什么真的不满意的地方。它看上去很舒适,并且有一扇大而明亮的落地窗。艾米丽放下箱子,朝窗户走去,这很困难,因为屋子里能落脚的空地变得更加稀少了。

就在那扇窗户边,艾米丽第一次见到了艾玛伍兹。她那时正在给一圃艾米丽叫不上名字的红艳的花浇水,艾米丽只能看到她向外支棱着的草帽和被风吹起来的发梢。她没有太在意她——事实上,这次称不上是相遇的初次相遇在艾米丽第二次见到艾玛之前就已经被她忘得烟消云散——吸引她目光的是她身处的那个花园——无论是铁围栏上盛开的粉蔷薇,盘满木头架子的嫩绿色的葡萄藤还是青石板旁盛开的淡黄色的野花,都使艾米丽惊奇地感受到了一种她只在乡下开满野花的旷野感受过的令她心旷神怡的抚慰。它对于艾米丽来说似乎有着某种魔力,艾米丽决定下午去拜访那个花园。



艾米丽从出租车上走了下来,她还穿着来时穿的黑色裙装,正在把一只黑手套取下来。温度显然没有因时间的流逝降低多少。要我说,这真是糟糕透了。艾米丽叹了口气,从包里掏出拜托怀特小姐写的信函,用另一只空闲着的手摁响门铃。

一个穿着绿色围裙的女孩跑过来开了门,艾米丽随意地瞥了她一眼,随即愣住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突然从她胸口升腾起来,霸道地席卷了她全身,这种感觉很微妙,而且艾米丽可以打赌,自己从来没体验过这种感觉,如果硬要她形容的话,大概就像是像是心里被人塞满了秋天熟透的葡萄,一按就成了一包甜水。

往她心里塞葡萄的罪魁祸首却还在毫不知情的看着自己,眼睛困惑地微微睁大着,“小姐?”她轻轻叫唤着。

艾米丽回过神来,她侧过头移开视线,顺便让发丝遮住了自己有些泛红的脸。艾米丽递过被她握在手里的信函,觉得这次拜访变得像是一场阴谋。

女孩接过她手中的信函仔细地看了一遍,她突然笑了起来,眼睛里闪烁着快乐的光,然后她抬起头来,脸上还挂着微笑,对艾米丽说到:“我很荣幸您喜欢我的花园,黛儿小姐。”

葡萄汁水顺着血管流满了全身,艾米丽突然害怕女孩闻到空气里酸酸甜甜的味道,但她却只是开口说:“叫我艾米丽就好。”

女孩眨了眨眼睛,“那么,让我来带你参观吧,艾米丽。”她笑出声来,朝着花园里快走了几步,又回过头开对艾米丽招了招手,“艾米丽,走快点!不然你会追不上我的!”

这是艾米丽与艾玛伍兹的第二次会面。

D5霍格沃茨paro企划组

画手 @Mr.A Ning

p1小摸鱼~三人组(奈布艾玛和艾米丽)午间闲聊
有机会会涂色

p3美智子教授

【高亮】
不可商用,拿图当背景头像可以,不可二描,拿图上色标明原作者

画手 @Mr.A Ning

p1小摸鱼~三人组(奈布艾玛和艾米丽)午间闲聊
有机会会涂色

p3美智子教授

【高亮】
不可商用,拿图当背景头像可以,不可二描,拿图上色标明原作者

MC小明zdm1016

玩个梗,微医患组。p2 p3是我说的bug

玩个梗,微医患组。p2 p3是我说的bug

縭生自闭辽

是群宣,占tag致歉。

D5语C群~披皮水聊、磨皮什的看情况w

进群注意群公告~特别是雷点墙、

柠檬特多、详情见图3

群内魔鬼改皮墙、许愿树【改皮墙懒的放了一共六堵详情进群康~】

好了就这么多【开始敷衍】小声/群里某只驱魔让我写多点我就不、我就是要说的不清不楚反正他也打不了我嚯嚯嚯

我是群里原约眼熟我~


是群宣,占tag致歉。

D5语C群~披皮水聊、磨皮什的看情况w

进群注意群公告~特别是雷点墙、

柠檬特多、详情见图3

群内魔鬼改皮墙、许愿树【改皮墙懒的放了一共六堵详情进群康~】

好了就这么多【开始敷衍】小声/群里某只驱魔让我写多点我就不、我就是要说的不清不楚反正他也打不了我嚯嚯嚯

我是群里原约眼熟我~


柠檬真香(莫得钱)

(玫瑰) 第二章

    第二天早上,艾玛依旧来到花店手里搬着几盆玫瑰花和一些种子,艾玛在离花店不远处看见一名穿灰衣服的男子

“是卡尔先生吗?”

艾玛走进一瞧果然是卡尔

“有什么事吗?卡尔”

“艾玛小姐,我想再要朵玫瑰”

“可以啊,快进来吧!”

艾玛像往常一样,剪掉玫瑰的刺,包好牛皮纸

“给您玫瑰”

“谢谢”

艾玛把盆里的玫瑰花栽进旁边的花田里,又看了看昨天剩下的两朵玫瑰花,她想了一下

“不如我拿去给伊莱先生吧,他应该会喜欢”

“叮”艾玛打开了占卜店的门向里看去,问了问有没有人

“艾玛小姐”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这声音是

“伊莱先生”

“别动”

“哎...

    第二天早上,艾玛依旧来到花店手里搬着几盆玫瑰花和一些种子,艾玛在离花店不远处看见一名穿灰衣服的男子

“是卡尔先生吗?”

艾玛走进一瞧果然是卡尔

“有什么事吗?卡尔”

“艾玛小姐,我想再要朵玫瑰”

“可以啊,快进来吧!”

艾玛像往常一样,剪掉玫瑰的刺,包好牛皮纸

“给您玫瑰”

“谢谢”

艾玛把盆里的玫瑰花栽进旁边的花田里,又看了看昨天剩下的两朵玫瑰花,她想了一下

“不如我拿去给伊莱先生吧,他应该会喜欢”

“叮”艾玛打开了占卜店的门向里看去,问了问有没有人

“艾玛小姐”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这声音是

“伊莱先生”

“别动”

“哎?”

“可以允许让我在您的肩上靠一会吗”

伊莱把艾玛推进屋子里关上了门

“当然可以伊莱先生”

过了几分钟

“非常感谢”

“是昨晚太累了吗”

“可能吧”

“艾玛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呢”

“啊,花田里种新的玫瑰了,我想把这两朵玫瑰送给伊莱先生,表示昨天的谢礼”

“是吗,那我就收下了?”

“那我先走了”

“艾玛小姐再见”

“好尴尬啊,我居然靠上了她的肩,她……还同意了,她身上有点薄荷味”

艾玛也尴尬了许久

“要回到工作状态”

你们外面站着一位先生,他身着燕尾服的西装,银白色的头发戴着一顶高帽(是白纹)身后还有一支手杖。

“欢迎光临”

“你好,艾玛小姐”

“?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早上路过的时候看见一名穿灰色衣服的人,你就在他面前,他管你叫艾玛小姐

“原来是这样”

“那先生想要些什么呢”

“一朵玫瑰花”

“好的”

艾玛在包玫瑰的时候看见了杰克的手杖

“先生”

“?”

“您可以告诉我,您的名字吗?”

“啊,我叫杰克”

“恕我冒犯,杰克先生不介意把手杖借我一下吧”

“当然”

杰克把身上的手杖递给了艾玛,她从花田里摘下了两朵玫瑰,绑在了手杖上

“这样就好看多了”

杰克看着艾玛,笑了

“艾玛小姐若不嫌弃,以后我会天天来花店让您给我绑玫瑰”

“当然可以”

杰克先生真是个有礼貌的绅士

又来了一个先生

他冲进花店,就把军刀放在了艾玛的脖子旁边

“快说,杰克在哪?”

“你要找杰克做什么?”

“他是开膛手”

艾玛听到后并没有相信,因为他相信,杰克先生并不是开膛手,况且这个国家里面大部分人都叫杰克,或许是重名了呢?

“对不起,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放屁,我刚刚明明看到有人进这个花店”

“快说,杰克在哪?”

艾玛的脖子上流出了一点血,奈布不再威胁了,并跟她说

“给我来一朵玫瑰”

“好………好的”

艾玛再次用牛皮纸把玫瑰绑好,但因为害怕,包错了。

奈布拿着玫瑰走出了门,并留下了一包纸,和一封信,上面写着

    对不起,小姐,恕我刚才的冒犯,可是我真的很急,我是一名警察,我的名字叫做奈布,您可以到这里来找我

下面写着地址,可能是趁着弄玫瑰时写的。

    艾玛要关店门了,看见了伊莱先生,向他招了招手,艾玛走近伊莱先生,并给了他一朵玫瑰

当艾玛路过巷子的时候,听见了女人的尖叫声,艾玛听见以后并没有跑,而是着急叫警察,在拨号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抓住自己的手,把自己摁在墙上,艾玛害怕极了

“还记得我吗?艾玛小姐”

这声音好熟悉,是杰克

“你是开膛手,对吗?”

“是的,还请艾玛小姐不要把这件事告诉警察,我不会杀你的”

在放艾玛走的时候,杰克在艾玛的脖颈上留下了吻痕,她不敢去花店了,她怕伊莱知道,怕伊莱看到身上的吻痕,她不敢见他,怕他不喜欢自己了

柠檬真香(莫得钱)

(玫瑰) 第一章

    艾玛,是一名园丁,她非常喜欢花,尤其是玫瑰。他开了一家花店,开在了占卜店的旁边,她最近听闻开膛手出现了,心里甚是害怕,因为经常发生案件的那条小巷子就在花店的对面,“不如一会去占卜一下?”艾玛心里想,“小姐,小姐!”一位妇女喊道,

“啊对不起,刚刚没有注意到您。”

“没事”

“我想要两朵玫瑰”

“没问题,请等一下”

“好的”

   艾玛从花田里摘下两朵玫瑰,娴熟的把玫瑰的刺给剪掉了,并用浅红色的牛皮纸包好。

“您的玫瑰,拿好”

“谢谢”

今天生意还不错,卖掉了几朵玫瑰,艾玛,看着花店里的玫瑰所剩无几

“明天从花园里摘摘回来几朵吧”

艾玛刚想关店,看见了一个灰...

    艾玛,是一名园丁,她非常喜欢花,尤其是玫瑰。他开了一家花店,开在了占卜店的旁边,她最近听闻开膛手出现了,心里甚是害怕,因为经常发生案件的那条小巷子就在花店的对面,“不如一会去占卜一下?”艾玛心里想,“小姐,小姐!”一位妇女喊道,

“啊对不起,刚刚没有注意到您。”

“没事”

“我想要两朵玫瑰”

“没问题,请等一下”

“好的”

   艾玛从花田里摘下两朵玫瑰,娴熟的把玫瑰的刺给剪掉了,并用浅红色的牛皮纸包好。

“您的玫瑰,拿好”

“谢谢”

今天生意还不错,卖掉了几朵玫瑰,艾玛,看着花店里的玫瑰所剩无几

“明天从花园里摘摘回来几朵吧”

艾玛刚想关店,看见了一个灰头发,穿着灰色衣服的男人,他看起来除了肤色以外,没有一些彩色。

“先生,有事吗”

“那个,我能要……一朵玫瑰吗”

“啊,当然可以,您来的真及时”

“小姐,您……叫什么名字啊”

“艾玛,那先生呢”

“卡尔”

“卡尔先生,您的玫瑰”

“谢谢,我以后……会经常来”

“随时欢迎您,卡尔先生”

   艾玛关上花店门,往占卜店走去,“叮”

“您好,请问是来占卜的吗”

“是的,我叫艾玛”

“我是伊莱”

“伊莱先生你好”

艾玛看着眼前这位男子,他蒙着眼睛,伊莱正在为她占卜着,“咕咕咕”

“什么声音”

“那是我的宠物”

突然,一只猫头鹰落在了艾玛的肩上

“哎?”

“它似乎很喜欢你”

“真的吗?我也很喜欢你,猫头鹰先生”

伊莱看着面前这位女孩,棕色的头发,如绿水晶一般的眼睛

“好了”

“怎么样啊?”

“放心吧,今天晚上,你会没事的”

“非常感谢您,伊莱先生,我的花店就在您的旁边,如果有需要帮助,您可以找我”

“嗯”

艾玛走后,伊莱到心脏扑通扑通的跳

“难不成是一见钟情吗?”

伊莱看像镜子,看着自己现在的神情

“或许是吧”


柠檬真香(莫得钱)

玫瑰(简介)

主占园,副医园,杰园,佣园,殓园


现在开始写!

主占园,副医园,杰园,佣园,殓园


现在开始写!


魔法的魔术
胜利,一定属于我们是的,我的天...

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是的,我的天使,我的艾米莉

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是的,我的天使,我的艾米莉

皓月鬼火

摸鱼(~ ̄△ ̄)~
P1园丁
P2医园
“最喜欢艾米丽小姐了(◍˃̶ᗜ˂̶◍)✩”
P3医园2号

希望喜欢

摸鱼(~ ̄△ ̄)~
P1园丁
P2医园
“最喜欢艾米丽小姐了(◍˃̶ᗜ˂̶◍)✩”
P3医园2号

希望喜欢

Aelp延冬。
我吃的所有cp√七夕那天哭着画...

我吃的所有cp√七夕那天哭着画完的。磕cp使人头秃

我吃的所有cp√七夕那天哭着画完的。磕cp使人头秃

小咔

近期杂货|・ω・`)

磕了那么久先知相关cp之后突然记起园医园是我初心cp【】

p2p3园医园成分【有本来想上色然后发现纸质不适合于是只有肤色的园丁】

蝶姐我真的好爱【】
仙鹤真的是很果断的花费了快乐石买下的
手感超好【】

近期杂货|・ω・`)

磕了那么久先知相关cp之后突然记起园医园是我初心cp【】

p2p3园医园成分【有本来想上色然后发现纸质不适合于是只有肤色的园丁】

蝶姐我真的好爱【】
仙鹤真的是很果断的花费了快乐石买下的
手感超好【】

凌空白羽

[园医] You belong to me 『五』

啊啊啊啊啊啊

去北京浪了五天的我

回来了‼(•'╻'• ۶)۶

一回来就更新

三天后去军训_(:з」∠)_


( ´゚ω゚)?( ´゚ω゚)?分割线( ´゚ω゚)?( ´゚ω゚)?


     “额,他是谁?”艾米丽默默地问了一句。

      “你不知道!”他略有点惊讶,不过,很快又缓过来了,“你怎么会知道呢?”

嘴上这么说,艾玛心里清楚得很,她,不会不知道。

      “……”其实她当然知道,因为这个家伙,是...

啊啊啊啊啊啊

去北京浪了五天的我

回来了‼(•'╻'• ۶)۶

一回来就更新

三天后去军训_(:з」∠)_


( ´゚ω゚)?( ´゚ω゚)?分割线( ´゚ω゚)?( ´゚ω゚)?


     “额,他是谁?”艾米丽默默地问了一句。

      “你不知道!”他略有点惊讶,不过,很快又缓过来了,“你怎么会知道呢?”

嘴上这么说,艾玛心里清楚得很,她,不会不知道。

      “……”其实她当然知道,因为这个家伙,是组织的眼中钉,肉中刺。黑白通吃,军部和他们都有联系。

       “好,我分配一下任务,杰克美智子带人打后援,裘克带人跟我和她。”艾玛·伍兹

收起了平日里吊儿郎当,认真地说,“这次的任务关乎我们与总部直接的存亡,必须杀了他,只准成功,不许失败!”

       “但……关键时刻也得撤退,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后来又补了一句。

可见,这叫霍顿的家伙是有多厉害。他也没把握一定成功。

       “走!”


        一栋废弃的大楼前面,几个无聊的混混在打牌,赌额很大。一阵风吹过,那盏巨大的灯来回晃动着,煞白的灯光摇曳着,平添了几分恐怖感。

       “这距离是有多远,从早上开到晚上,妈的”艾玛旁边的裘克不耐烦的抱怨了一句。

       艾玛没睬他,问到:“他们安排好了吧!”

       “好了!”他点着了烟,猛吸一口,静静看着淡白色的烟火飘向上空,等待着上司的命令。

       “走!”艾玛做了一个前进的手势。

         裘克掏枪,叼着烟,一脚踢去一个易拉罐。

         巨大的声响惊动了那混混,“谁!”其中一个掏出了手枪。

        “你爷爷!”裘克吐了口烟,二话不说,将其击毙。“走,兄弟们!”

        一队人向大楼开去,走过尸体,艾米丽才发现这些人是对方的便衣。

        刚走进大门,几个守卫站在楼上,白色灯光四下扫射。

        艾玛带艾米丽走到队伍前面,开枪击杀守卫,“不对劲……”艾玛喃喃自语道。一会,他吼了一句,“跑!”队伍想外面冲去,但仍有不少倒霉蛋永远留在了这。

        “嗯?”艾玛回头,一个黑衣人正拿枪瞄着,目标正是那个傻女人,艾米丽·黛儿。

他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将她带到了一边。 

       他一辈子接触了不少女人,却没有真心爱过一个,在他眼里,女人都是肮脏的家伙

不值得受到他的青睐,直到遇见了她,这个傻到极致的家伙,一个人专注的去完成自己的使命,既然你想,那我就陪你演到底!

        “快跑,带杰克他们跑,不要关我,把她也带走!”他将艾米丽推向门外。

       我死了,只是换了个上级罢了,她,不能死!

        “我不走!”艾米丽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很讨厌他,却……

       “走!”他笑笑,“我不希望你死!”

        门关,俩人间,就隔了扇门。

       “艾玛·伍兹是吗?一个恐怖的人!”领头的看了看他,“关起来!”

        

       监狱中。

     “放开,我会走!”他摆脱了守卫的手。

     “啪——”一把锁无情地关上,象征着他,失去自由。“呼——”艾玛靠在墙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他从没料想自己有这样一个结局 ,但老天就是这样一个人吧!

      “喂,王八蛋!”旁边的一个人从栏杆里探出头,递过来一卷烟,“原来你也会进来!”

        他抬眼望去,靠!奈布·萨贝达,“老天找我算账了,可能是杀得人太多吧!”

       “呵,”他点着了他的烟,“你女人玩太多了!”

        两人聊着,话题和内容毫无营养。

      “也许吧!”艾玛轻吐了下烟,“但,我爱上了一个人,怎么办?”他岔开了话题。

      “这不像你的风格”奈布微微的抬头一笑,“追呀!唉,也不知道玛尔塔怎样了”

       两人对视,互相嘲弄着对方。

       “……我好像不该来”一个黑影站在门口。

     

       ⁽⁽ଘ( ˊᵕˋ )ଓ⁾⁾

       马上完结了,开森^_^

        我也要上学了_(:з」∠)_


         


一坨包子

【海盗】名字快想好了(三十五)



     “艾米丽,看我~帅不帅”一大早上,艾玛就各种摆弄着不知道从哪个残骸上扒下来的眼罩,一会戴上,一会摘下来,不过看样子她确实很喜欢,几天下来,只要外出艾玛都会带着这个眼罩来遮掩着凹陷下去的左眼眶,一个让人痛心的伤口,但艾玛看起来却若无其事。


     虽然性格看起来不正经,但内心却是很坚强的女孩子呢。


     战争过去了将近小半个月了,她们的船离海盗港口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了,在巫医小姐寸步不离的照顾之下,艾玛身上的伤恢复的很快,...



     “艾米丽,看我~帅不帅”一大早上,艾玛就各种摆弄着不知道从哪个残骸上扒下来的眼罩,一会戴上,一会摘下来,不过看样子她确实很喜欢,几天下来,只要外出艾玛都会带着这个眼罩来遮掩着凹陷下去的左眼眶,一个让人痛心的伤口,但艾玛看起来却若无其事。


     虽然性格看起来不正经,但内心却是很坚强的女孩子呢。


     战争过去了将近小半个月了,她们的船离海盗港口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了,在巫医小姐寸步不离的照顾之下,艾玛身上的伤恢复的很快,从最开始只能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到现在已经可以在不用艾米丽搀扶的情况下自由活动了。


      巫医倒是很高兴,爱人终于恢复了精神。


     “很帅呢我的船长~”​难得,艾米丽没有用粗暴的语言怼她,主动地凑过去,在她可爱的小雀斑上轻啄一下,少见的举动直接让艾玛愣在了原地,脸上随之浮现出痴迷的神情,就像是被天使眷顾了一样。


     “收起你那副猥琐样子吧”​口水都快流下来了,仅仅是一瞬间的柔情,巫医又换回了自己冷漠的表情,将刚为艾玛换好的药盘端起,头也不回地就走。


     “别走啊,艾米丽~我身上好疼啊,需要你的照顾”​床上,艾玛又耍起了她的小无赖,滚来滚去的,吆喝着艾米丽回来,但天天为她上药的医生岂会不知道她身体的状况。


     “别装了,有没有点船长的样子”​刚刚走到门口的艾米丽回过身,赏了她一个大白眼,嘴边却压抑着几分笑意“快起床吧,你今天不是要为玛尔塔践行的嘛,她们可是早早的在等你了呢”


    ​“是这样吗”闻言艾玛坐起身,舒展了一下身体,叫醒身体中还在沉睡的筋骨,往窗外看去,已经到港口了啊。


    “抓紧时间吧,别忘了今天要去慰问一下水手们”说着艾米丽关上了门,加快脚步向医务室走去,这几天的伤员毋庸置疑都是她这唯一的医生来治疗,还有十几个人在等她换药,而艾米丽总是私心的把艾玛放在第一位,虽然嘴上催着艾玛,但自己也必须抓紧时间了,新朋友的践行她可不想错过。


    ​房间里,艾玛翻身下床,拾起一旁椅子上,自己那套,已经叠好放在那里不知道多久的海盗服饰,十分潇洒的穿上,盖住身上原本的那件白衬衫,衣服上沾染的血液和污渍已经被艾米丽细心的清洗干净,不知道她用了什么,衣服上闻起来还有一种香香的感觉。


    果然还是这件衣服适合自己呢~


    “想我了吗?老朋友~”走到床边,从枕头下掏出自己喜爱的匕首,自言自语着擦了一下刀面,在手上熟练的玩弄了两下后插在腰间,最后对着自己那张不算太大的镜子,深呼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眼罩的位置,让它完全遮挡住自己的伤口。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比以前更像一个海盗了,对着镜子,认真的将松散多时的头发绑在脑后,手指轻轻勾起挂在镜子旁自己的那顶船长帽,看了一眼之后便戴上,离开房间。


     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带着咸味的空气​,难得天气这么好呢,或者说终于放下了心中的包袱,连空气闻起来都变得如此甜美了,微微睁开眼,抬手遮挡着有些刺眼的阳光​,船尾附近,一个熟悉的身影以及她身后的一些人正在等着自己,轻轻笑了笑,艾玛移步走向那群人,刻意放慢脚步​,等待着巫医从船舱里出来,她知道这种事情艾米丽是不会迟到的。


     ​果不其然,不一会艾米丽就着急的从医务室里冲了出来,正好和站在这个位置的艾玛装了个满怀,没等艾米丽反应过来就落入一个结实的怀抱里。


    “喂,干嘛站在这种地方啊!”不满的对着艾玛吼的吼道,即使被她抱在怀里,也急忙检查了一下艾玛的身体,生怕刚才自己不小心撞坏了她。


   “试试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现在看来应该已经没事了”轻轻抬高艾米丽的下巴,让她注视着自己的脸“医术果然很高明呢,我的小巫医~”


    “你!少在哪里说风凉话!”脸红着从她的怀里挣脱开来,还没等说什么,就又被艾玛吻住,久违的吻让艾米丽愣在了原地,本能的不去做反抗,任由她吻自己。


    身体诚实的不得了!


     “多谢款待~”


    唇边的温热感消失,艾米丽才缓缓睁开眼睛,对于刚才那的吻她还有些意犹未尽,但再次看到面前人得意的脸时,她才意识到刚才发生的事情,迷离的眼神清醒过来,撑着半软的身子往后退了一步。


    “你做什么?!”红着脸吼道,手背捂住自己的嘴唇,奶凶奶凶的瞪着她,可在艾玛眼里只是一副娇羞的样子罢了。


    “乖~”舔了舔自己的嘴角,将她可人的样子尽收眼底,揽过艾米丽的腰,将她重新带回自己怀中,凑到她的脖颈处,深吸着她颈间带有许些药香的甜腻味道。


    “艾米丽是在气我刚刚没有满足你,对吧~放心,今晚我会让你满意的♡”蛊惑着说出这句话,恶趣味的伸出舌头,在她细腻的肌肤上舔了一下,一声轻喘似乎回答了艾玛的话,满意的勾了勾嘴角,不容拒绝的搂着她就走。


    “你们来了”玛尔塔的目光被前来的两人所吸引,至于为什么只有她们两个人来,玛尔塔也心知肚明,现在大部分的船员没死的,应该都在养伤吧。


    “为你践行怎么会迟到呢”步伐在友人面前停住,说真的艾玛有些舍不得她离开,她是个好战士,也是一个在战争方面很聊得来的人,这次的战斗她也确实帮了大忙。


    “已经想清楚了吗?真的不留下来嘛,我这里的报酬可比其他的地方高好几倍呢”艾玛打趣道,眼中流露着不舍的神情,巫医也时不时躲到艾玛身后,偷偷抹去自己眼角的泪水。


    “你这里让我送命的概率也比其他地方高好几倍呢,对我来说你还不够可靠”毫不留情的讽刺道,玛尔塔感觉自己最近的火气变大了不少,下意识的躲避着面前人的目光,玛尔塔不受察觉的轻轻叹了口气。


    “哈哈,那咱们就此别过了”轻轻拍了拍玛尔塔的肩膀“有空回咱们再一起喝酒,顺便玩玩枪”


    “嗯,愿你父亲早日恢复”玛尔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抬起头露出了一个久违的微笑,看着站在她身旁的艾米丽“也祝你幸福了”


   “谢谢,接下来你有何打算呢”


    “我想去找萨贝达…”说到这里的时候,玛尔塔神情又低沉了一些,伸手去摸了摸挂在后腰的廓尔喀弯刀“很抱歉,以后不能陪你了”


    “没关系”艾玛识趣的收回了搭在她肩膀上的手,艾米丽此刻已经红了眼眶,默默的上前两步拥抱了一下玛尔塔“再见了”


    “再见,要好好管教艾玛,这个冒失鬼没了你肯定不行的”轻轻拍着艾米丽的后背,小声地在她耳边念叨着这句话。


    “我会的…”咬紧了下唇,竭力不是眼泪滑落。


    等到巫医起身后,玛尔塔才红着眼睛,轻点了一下头,摆了摆手,意识她仅存的手下们离开,水手们一点点从甲板上退去,只有玛尔塔没有动,目光不舍得在眼前两人之间打转,直到最后一个水手跳下船后,玛尔塔才慢慢的转过身。


    看着玛尔塔离去的背影,让人不由得回想战斗那天…


    战斗结束后,当艾玛和艾米丽找到她的时候,玛尔塔靠在尸体与炮火堆成的废墟前,空洞的双眼凝视着海面丝毫不顾及打在身上的雨水。


    当那双无神的眼转向二人时,纤细的脖颈上成片覆盖的淤青让人心疼,破裂的虎口处淡红色的血水随着雨水流到甲板汇聚更多的鲜血染红了周围的海。玛尔塔惯用的指挥刀插在身旁破损的甲板上,双手却紧紧怀抱着已经蹦了刃的廓尔喀弯刀,仿佛恐惧着什么重要之物就此离开自己的身旁......


     之后的日子,玛尔塔似乎与平时一样的冷漠,正常的接受治疗。这是对那天的事情只字不提,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会找到他的”​艾玛的声音从后面响起,打破了苦涩的氛围,只见她缓缓抬起右手敲了敲自己的心脏部位,眼中闪烁着一缕光芒,叫着她们互相给对方简称“好好保重吧,枪手~”


    “祝你幸福~”海风就在这个时候,吹动着她紫色的秀发。


    “你也是噢”​玛尔塔转过身,同样的动作回敬着她“咱们后会有期,船匠”


    顿了顿,玛尔塔又补充了一句。


    “现在应该叫船长了!”​



我回来填海盗的坑了(小声bb)


咕咕.



裘吹蝶吹园吹慈吹女孩绝不认输!!

最雷裘all蝶all不好意思我爱他们就是要上了他们(?)

雷点不是很多厂长我只支持原配。

其他很多不雷不吃或者没听说过是因为没人安利也没接触过。

p2原图



裘吹蝶吹园吹慈吹女孩绝不认输!!

最雷裘all蝶all不好意思我爱他们就是要上了他们(?)

雷点不是很多厂长我只支持原配。

其他很多不雷不吃或者没听说过是因为没人安利也没接触过。

p2原图

L'Orso di Polk

还会爱她们很久很久
——————————————
剪辑师:L'Orso di Polk
BGM:坠落星空

还会爱她们很久很久
——————————————
剪辑师:L'Orso di Polk
BGM:坠落星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