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医生

70027浏览    6583参与
濑良垣木夏

你渴望正义吗
你渴望净土吗
你想要挚(ji)友吗
你……算了 编不下去了
这里是一个充满正义(dou b)的群,现在正在扩列哦
你可以在这里找基(姬)友 可以在这里分享战绩 有趣的视频、教程 可以在这里与同行们讨论喜欢的cp
群主:清婉
这里是 秋夜吟雨,希望能在群里见到你哦⊙∀⊙!

你渴望正义吗
你渴望净土吗
你想要挚(ji)友吗
你……算了 编不下去了
这里是一个充满正义(dou b)的群,现在正在扩列哦
你可以在这里找基(姬)友 可以在这里分享战绩 有趣的视频、教程 可以在这里与同行们讨论喜欢的cp
群主:清婉
这里是 秋夜吟雨,希望能在群里见到你哦⊙∀⊙!

聿枷

数位板终于有感压了

下个星期就考试了,考完试还有一周学要上,到时候就放假了。

滤镜是个好东西

数位板终于有感压了

下个星期就考试了,考完试还有一周学要上,到时候就放假了。

滤镜是个好东西

酥米小鹿
辣眼警告,非cp向上等人们他们...

辣眼警告,非cp向
上等人们
他们这是两个极端呢,一个天使,一个恶魔
( ˙-˙ )还都是中分(bushi

辣眼警告,非cp向
上等人们
他们这是两个极端呢,一个天使,一个恶魔
( ˙-˙ )还都是中分(bushi

炒酸奶好吃

这几张好像被吞了,,,,我觉得还可以看就补一下档
后面5p是沙雕漫画,,,大概是催婚大队的催婚故事【不是】私心有园医

这几张好像被吞了,,,,我觉得还可以看就补一下档
后面5p是沙雕漫画,,,大概是催婚大队的催婚故事【不是】私心有园医

黑兔子TEEE

和cp @二弦琴 的情头。
医生画了两个不同的版本,但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

和cp @二弦琴 的情头。
医生画了两个不同的版本,但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

某只BT

海盗之间的行动就是那么拽

(接不接上篇都无所谓)

贝克号向目的地奥尔菲斯港不断前进

天气还算晴朗,船长艾玛在掌舵,似乎是因为有些感冒的缘故,她比平时沉默了许多。

于是今天的话题是由莱利开始的,从上船到现在莱利对他的航海生活就非常不满,吃饭的时候指责食物不新鲜,睡觉的时候指责床太硬,连走路的时候都要指责一下木板太旧了。

玛尔塔和克利切经常怀疑他这么糟糕的性格是不是因为被别人绿了

然而把这个推测告诉艾玛的时候艾玛只是笑了笑,然后就去忙着给她的修理工具做保养了

在餐厅里

“开什么玩笑?我们今天就吃这个?!”

莱利用叉子戳着盘子里的鱼头,不时有苍蝇落在旁边蠢蠢欲动。

“如果不想吃这个你今天就去喝西北风吧”克利...

(接不接上篇都无所谓)

贝克号向目的地奥尔菲斯港不断前进

天气还算晴朗,船长艾玛在掌舵,似乎是因为有些感冒的缘故,她比平时沉默了许多。

于是今天的话题是由莱利开始的,从上船到现在莱利对他的航海生活就非常不满,吃饭的时候指责食物不新鲜,睡觉的时候指责床太硬,连走路的时候都要指责一下木板太旧了。

玛尔塔和克利切经常怀疑他这么糟糕的性格是不是因为被别人绿了

然而把这个推测告诉艾玛的时候艾玛只是笑了笑,然后就去忙着给她的修理工具做保养了

在餐厅里

“开什么玩笑?我们今天就吃这个?!”

莱利用叉子戳着盘子里的鱼头,不时有苍蝇落在旁边蠢蠢欲动。

“如果不想吃这个你今天就去喝西北风吧”克利切边吃边说

“或者用你的报纸去填报肚子,至少你的肚子不会像你一样抱怨”玛尔塔补刀。

最近的物资实在紧缺,之前带上来的东西不是腐烂就是干瘪,朗姆酒都有些不够喝。甚至连艾玛都修缮了一下放在墙角已经好几年没动过的鱼竿,干起了钓鱼的行当。而且在空钩钓到鱼后有了转行的想法

“嗨伙计们!快出来!这里有一个女人!”艾玛推开餐厅的门,神色略显焦急。

莱利和克利切迅速跑了出去,玛尔塔从座位上站起来,思考了一下,带上了自己的枪。

宽阔的甲板上空无一人。只有海鸥在叫

“什么啊小鬼,别耍这些小把戏”莱利把手插进兜里,想要回去

“怎么回事,艾玛?”玛尔塔不相信作为船长艾玛会开这种无意义的玩笑。

艾玛显得更加紧张“怎么回事。。。明明刚才有一个女人爬上了我们的船,一眨眼就不见了?”

说着艾玛伸手想要扯掉物资上的布检查一下

刚碰上边缘,布下就有什么东西忽然站了起来,飞快的勒住艾玛的脖子,接着被反转过身子,艾玛感到有尖锐的物体碰上了自己的太阳穴

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克利切还没来得及跑上去,快到玛尔塔只来及掏出自己的枪。

船长迅速让自己镇定下来,虽然看不见脸,但身后的触感明显是一个女人,估计就是刚才那个人,尖锐的触感停留在太阳穴,连抖都没有抖一下

看来是个老手。。。可能是之前灭过的海盗余党。那么现在还没有杀了自己目的也只有可能是这艘船或者金银财宝了。

“我们谈判”律师说

“提出你的要求,放了她”玛尔塔正气凛然

艾玛快要哭了,请不要再海盗面前那么一本正经的官方啊,鬼知道对方会不会狮子大开口来一句“我全都要”

“我要和你们一起航海”

冷静,成熟的声音,再加上老道的手法,应该在27-35岁左右

“仅仅如此??”艾玛不顾疼痛惊讶地叫出了声,

“我的目的不在这艘船上”

“快点放了艾玛小姐”克利切憋不住了,他对着这个女人怒吼道

“安静,克利切”玛尔塔安抚克利切的情绪,视线和手上的枪却直对着女人。

“。。。我答应你”

最后的结局是船长无可奈何的妥协,此时此刻安全才是最重要的。然而身后的女人似乎并没有放了她的想法。

有够谨慎

“吃了它”女人强迫性的将一个小黑药丸按进艾玛的嘴里,知道看着她咽下去才松开手。

艾玛赶紧跑到玛尔塔身边,而玛尔塔手上的枪依旧没有放下来

“向各位自我介绍一下”身穿白衣宛若天使的女人微笑,与身旁略微破旧的景象格格不入。

“我是巫医,艾米丽.黛儿。”



一只泞巷♪
新剧情摸鱼,社园医三人相性还不...

新剧情摸鱼,社园医三人相性还不错的。

新剧情摸鱼,社园医三人相性还不错的。

大魔王小绿
看了医生小天使的日记啦!有人猜...

看了医生小天使的日记啦!有人猜测艾米丽当年治的病人是艾玛,是智商是负的我什么都不懂啦。 。
以上是如果艾玛是艾米丽的病人的假想图:残酷的现实与胆怯在当时压制了艾米丽的正义感,因此她害怕站出来救赎病人——艾玛,最终以悔恨收场,这是依我的个人理解想表达出来的,恐怕不准确(笑

手残画得不是很好,结构。。嗯。。别在意太多。(挺

看了医生小天使的日记啦!有人猜测艾米丽当年治的病人是艾玛,是智商是负的我什么都不懂啦。 。
以上是如果艾玛是艾米丽的病人的假想图:残酷的现实与胆怯在当时压制了艾米丽的正义感,因此她害怕站出来救赎病人——艾玛,最终以悔恨收场,这是依我的个人理解想表达出来的,恐怕不准确(笑

手残画得不是很好,结构。。嗯。。别在意太多。(挺

可银
由于医生日记那个剧情弄得银子有...

由于医生日记那个剧情弄得银子有点方,发现自己人设崩了……所以力挽狂澜【?】修改了一下
这次只涉及上等人组【白衣天使x斯文败类】
反正律师是全剧必须死嘛【莱利:WTF?!】,所以就这么写了,不过每一个cp都会有戏份的!
就酱,谢谢各位小可爱的支持!

由于医生日记那个剧情弄得银子有点方,发现自己人设崩了……所以力挽狂澜【?】修改了一下
这次只涉及上等人组【白衣天使x斯文败类】
反正律师是全剧必须死嘛【莱利:WTF?!】,所以就这么写了,不过每一个cp都会有戏份的!
就酱,谢谢各位小可爱的支持!

肆方潯▼

猛男庄园 2

/短。
/1是艾米丽肌肉封面的那个文。
/有人说想看我就写了。是沙雕。
/大概会日更(?
/题材不算新颖文笔也很垃圾就是搞笑来的。

听闻昨天杰克被不明猛男的袭击。被怀疑的靓仔有些委屈。

“都说了老子昨天在飙车,你们他妈爱信不信。”

裘克擦试着自己最爱的宝贝火箭筒,可班恩一把伤痕累累的杰克推过来裘克就立即爆笑。

面部包满了绷带。像个废人一样瘫坐在轮椅上。后头的班恩推着他去走街串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杰克你他妈的活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发出猛男的笑声。

医生艾米丽今天依旧是天使。为庄园的各位治疗伤口。

当班恩推着杰克来的时候,天使医生不由...

/短。
/1是艾米丽肌肉封面的那个文。
/有人说想看我就写了。是沙雕。
/大概会日更(?
/题材不算新颖文笔也很垃圾就是搞笑来的。

听闻昨天杰克被不明猛男的袭击。被怀疑的靓仔有些委屈。

“都说了老子昨天在飙车,你们他妈爱信不信。”

裘克擦试着自己最爱的宝贝火箭筒,可班恩一把伤痕累累的杰克推过来裘克就立即爆笑。

面部包满了绷带。像个废人一样瘫坐在轮椅上。后头的班恩推着他去走街串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杰克你他妈的活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发出猛男的笑声。

医生艾米丽今天依旧是天使。为庄园的各位治疗伤口。

当班恩推着杰克来的时候,天使医生不由得脑门上青筋暴起。却没有暴露自己的肌肉形态。

“那个……艾米丽小姐,我想请您医治一下杰克。”

班恩有些可怜巴巴的被监管者宿舍一群人推荐过来和杰克一起背锅。因为是大猪蹄子所以一直被求生者们痛恨。

“我艾米丽,不救直男。”

挥手潇洒示意。

我艾某人,也不救暗恋我小弟的男人。

态度坚决的让班恩有些失措。看着已经无法说话的杰克有些悲伤。不过这也是他自己造成的。

只得道了声歉就把杰克推回了监管者的房间。

监管者宿舍里加上新来的触手怪(杰克起的)就是五个人一起对着杰克沉默。

杰克似乎也意识到目光企图垂死病中惊坐起。

裘克一把手拍在杰克肚子上,哈哈大笑着。杰克不能言语连抬头狠盯着也是一个丝毫没什么用处。

“得了吧,你丑爷我今天替你值班。”

“让我看看是哪个垃圾猛男想抢我马戏团第一猛男的位置。”

裘克信誓旦旦的说,不过把杰克打到这种程度还是有些后怕的。

随着缪斯印记破裂,裘克一发猛男过江就到了佣兵的后头。这个佣兵貌似是个萌新,楞楞在那嘀咕心跳为什么这么快。

在板子旁边东张西望。

裘克就快要撞上去的时候,一阵风和黑影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挡在面前。

突然顿住的火箭筒和顿住的靓仔。

望着这个高大的身影,以及恐怖的面部表情。猛男的肌肉让小丑无地自容。

艾米丽一手捏着火箭头一手让裘克不要发出声音。因为会吓到自己可爱的小弟。

碍于裘克并没有像杰克一样伤害到奈布,却有攻击意图让自己给拦下了。

愤怒的面部表情让争抢着火箭筒的裘克有些慌神。艾米丽一个用力,就把裘克弹飞好几米远。

一步一步大力的举着火箭筒朝着裘克追去。而靓仔倚着他那单腿飞速逃之夭夭。

“呵呵呵呵呵。敢碰老子的小弟??”

肌肉形态的艾米丽依旧穿着护士的服饰,不过因为尺寸不同涨着这以前宽大的衣服十分不合身。

然后艾米丽一记猛男飞拳把裘克打趴下了。艾米丽扯下不远处椅子上的绳子,把裘克和他的火箭筒绑在一起。

点燃了下面的引火绳。让美丽的靓仔化作天空中的一抹繁星。

今天依旧是和平的一天。

奈布对着莫名其妙的心跳和刚刚后面的劲风对艾米丽提了两句。不过听到大姐头是这么说的。

“有苍蝇,刚刚看到了我就急忙过去拍飞了。”

啊……原来是这样吗?

奈布又是很开心的开机去了。

现在裘克和杰克相视一笑。成为了生死之交。

鲤樱子
*一张颇有内涵的敲机站位图【讲...

*一张颇有内涵的敲机站位图【讲究怪】
左:新娘                    右:新郎
              中:绿帽侠

*一张颇有内涵的敲机站位图【讲究怪】
左:新娘                    右:新郎
              中:绿帽侠

鱼鱼鱼小砂鱼
白发老奶奶hhhh 黑化真的好...

白发老奶奶hhhh

黑化真的好看可我画不出一点可爱qwq

丧丧丧~

白发老奶奶hhhh

黑化真的好看可我画不出一点可爱qwq

丧丧丧~

梦雨离殇

【第五人格】求生者日记(1)

*艾米丽个人中心向

*微医园医

*有私设

我是艾米丽·黛尔,是一名医生。

我的父母,死于一场瘟疫。

我看着他们痛苦而无助的死去,却毫无办法,甚至只能离他们远远的,连他们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所以当我还是一个医生学徒的时候,我一直认为医生是一个神圣的职业,它的存在就是为了救死扶伤,拯救病人而诞生的。

我在医学上特殊的天赋被我的老师赞叹,也让我对这个职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也是我未来会成为一个医生的原因之一。

“I will not give a lethal drug to anyone if I am asked, nor will I advise such...

*艾米丽个人中心向

*微医园医

*有私设

我是艾米丽·黛尔,是一名医生。

我的父母,死于一场瘟疫。

我看着他们痛苦而无助的死去,却毫无办法,甚至只能离他们远远的,连他们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所以当我还是一个医生学徒的时候,我一直认为医生是一个神圣的职业,它的存在就是为了救死扶伤,拯救病人而诞生的。

我在医学上特殊的天赋被我的老师赞叹,也让我对这个职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也是我未来会成为一个医生的原因之一。

“I will not give a lethal drug to anyone if I am asked, nor will I advise such a planand.”

“我不得将危害药品给与他人,并不作该项之指导,虽有人请求亦必不与之。”

“similarly I will not give a woman a pessaryto cause an abortion.”

“尤不为妇人施堕胎手术。”

“……”

我在学医之初宣誓的誓言在利益面前竟显得如此苍白,甚至,不值一提。

陷入长期亏损的诊所需要一笔外来的收入来弥补亏空,然而在当时禁止的堕胎手术无疑是一个完美的选择。

可是一旦下了决定,就违背了自己的信仰。况且在堕胎手术违法的年代,要是被发现了 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我的老师,她会怎么想我?觉得我丢了她的脸吗?

不过巨额的回报值得我铤而走险,那一天,我亲手烧掉了我记下的誓言。

但愿,我亲爱的老师,您不要怪罪于我背叛了誓言。

计划进行的很成功,诊所很快进入了盈利状态,但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终究还是被发现了……

最后,事实证明我多虑了,当事情败露,我名声扫地之时,根本没有人来关心我。跟我有关系的人都忙于和我撇清关系,一时间我竟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

大街小巷几乎贴满了我的通缉令,多管闲事的群众大肆宣扬我的罪恶。看看那些恶心的嘴脸,有些还是前不久我刚救治过的病人,现在则和那些闹事的群众一起试图将我抓捕归案,是啊,在丰厚的赏金面前,谁会记得我曾经的好呢?

在最后的几天里,我想起了孤儿院的那个孩子,我想我得弥补我的过失,至少我必须做完我未完成的治疗。

可是她在哪呢?

我仔细地看着面前这个信封,上面熟悉的花纹涂鸦让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出自她的手笔。

我收好了这张邀请函,将它放在风衣外套的口袋里。

离开了这里,我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离离岸上梨

关于日记 有剧透 慎点

本梨无聊把医生日记
的2、3章二刷
(1、4章我没敢再玩一次
被老父亲吓出心理阴影
但你们可以试试)

建议玩过园丁日记的朋友们
在医生日记的时候
顺便把园丁日记里面的一些东西看一下...
有一些伏笔

目前我找到的:
P1 餐厅那个缺了琴弦的雕像
(会触发园丁的一小段话

【注意 这个只能触发一次】)
P3花园中间水池的金球
(我指望这个伏笔能发社园糖)
P4花园楼梯左边的稻草堆

(可能会有缺 我有点眼瞎)

P5感觉又被官方喂屎的社园党的我orz

占tag致歉 祝各位游戏愉快

关于日记 有剧透 慎点

本梨无聊把医生日记
的2、3章二刷
(1、4章我没敢再玩一次
被老父亲吓出心理阴影
但你们可以试试)

建议玩过园丁日记的朋友们
在医生日记的时候
顺便把园丁日记里面的一些东西看一下...
有一些伏笔

目前我找到的:
P1 餐厅那个缺了琴弦的雕像
(会触发园丁的一小段话

【注意 这个只能触发一次】)
P3花园中间水池的金球
(我指望这个伏笔能发社园糖)
P4花园楼梯左边的稻草堆

(可能会有缺 我有点眼瞎)

P5感觉又被官方喂屎的社园党的我orz

占tag致歉 祝各位游戏愉快

MPYser
阿!!!!考試考瘋了趁機畫第五...

阿!!!!
考試考瘋了
趁機畫第五人格
這是醫生的"另一面"

阿!!!!
考試考瘋了
趁機畫第五人格
這是醫生的"另一面"

几许

那么这是一个教程.
虽然成品很丑但请不要嫌弃它.
明天中考 最后一浪.

那么这是一个教程.
虽然成品很丑但请不要嫌弃它.
明天中考 最后一浪.

冬年

杰医 【在一起的10个小事情】

*纯糖 甜死人不偿命的糖

1.情书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果断与强大啊。”

医生擦拭了额头上因奔跑而不断泌出的汗水,望着身后的逃生门感叹道。

这场游戏的监管者是杰克,每当他成为猎手,求生者总是难逃一败涂地的下场,今天也不例外。

可不知是运气还是其他因素,在有他的游戏中,自己总是能成为唯一一名侥幸逃脱的人……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医生摇了摇头,从口袋中掏出一枚粉色的信封,仔细看封口处还用了火红的爱心作点缀。

“得赶快把这个给杰克。”医生喃喃道,将信封举过头顶,透着微光似乎还能影影约约看到只言片语,一笔一划诉说着写信人躁动跳跃的心。

医生想起了今天早上的事……

“可以帮我把它交给班恩先生吗?”幸运儿双手...


*纯糖 甜死人不偿命的糖

1.情书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果断与强大啊。”

医生擦拭了额头上因奔跑而不断泌出的汗水,望着身后的逃生门感叹道。

这场游戏的监管者是杰克,每当他成为猎手,求生者总是难逃一败涂地的下场,今天也不例外。

可不知是运气还是其他因素,在有他的游戏中,自己总是能成为唯一一名侥幸逃脱的人……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医生摇了摇头,从口袋中掏出一枚粉色的信封,仔细看封口处还用了火红的爱心作点缀。

“得赶快把这个给杰克。”医生喃喃道,将信封举过头顶,透着微光似乎还能影影约约看到只言片语,一笔一划诉说着写信人躁动跳跃的心。

医生想起了今天早上的事……

“可以帮我把它交给班恩先生吗?”幸运儿双手拿着一封信,小心翼翼的递到了自己面前“只是纯粹是答谢他在游戏中的关照”末了又急忙加了一句补充。

“为什么不自己送呢?”幸运儿在医生记忆中一直是个带着眼镜随和斯文的书生形象,还是颇有好感。

“这几天的游戏中都没有我的名字,我不想拖太久……”他吸了吸鼻子,脸上的雀斑皱在了一起泛起阵阵微红。

在幸运儿感激的目光中,医生收下了信封,只是那仿佛看穿一切的盈盈笑意让他有些招架不住,诚恳地道了谢后便匆匆跑开了。

“真是青涩啊”医生回忆起早上的情景忍不住掩嘴轻笑“不过今天是杰克当监管者……让他转交好了。”医生重新将信封收好,快步离开了。

片刻宁静后,不远处的草丛一阵耸动。

小丑(胳膊肘用力推了推旁边的鹿头)“我没听错吧,医生写了封情书要给杰克吗?”

鹿头(望着脖子伸得老长的小丑重重点头)“没听错。”

两个三大五粗的壮汉在草丛中猫着腰,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心照不宣的笑容。

“不过这是兄弟的私事儿,咱不好凑热闹。”小丑目不转睛地盯着医生离去的方向。

“有道理,别看了人都走好久了,我们也走吧。”

小丑鹿头从草丛中站了起来,不约而同向医生离开的方向迈了一步,僵硬了一秒后又双双快速撤了回来。

“啊哈哈哈,突然想起来我要去修武器的零件,我这边先走了”小丑抓了抓他蓬松的头发快步向左边走开了。

“我去看看昨天栽的树苗怎么样了”鹿头摸了摸自己光滑发亮的皮毛也转头朝右边走去。

……

医生远远的就看到了在门外擦拭利刃的杰克,无论何时都是那么优雅从容不疾不徐,修长节骨分明的手轻轻抚摸着利刃边缘的尖锐,武器是最好的伙伴,在每天的游戏结束时,他都会仔细为它除去鲜血与锈迹,恢复如初的锃亮寒冷,随时等待下一次猎杀。

医生奇怪的按了按胸口,明明不是游戏中,为什么心跳依然这么快呢?她拍了拍略微发烫的脸颊,调整好呼吸放慢脚步缓缓向杰克走去。

可同样向着杰克缓慢靠近的,是一团诡异在草丛中穿梭的红色物体。

在后方鹿头有些看不下去了,一锁链勾住了小丑的衣服强行将其拽了回来。

“嗷……”小丑揉了揉被拉扯住的肩膀不满道“下手如此暴躁毒辣,你守林人的仁慈宽厚呢?”

“鬼鬼祟祟偷听墙角,你一贯的光明磊落呢”

“被狗吃了,有何不满?”

鹿头眉梢一挑“没什么不满,我这也让驴啃了”

小丑不满地皱眉“你不骂我会死吗?”

“骂了会死吗?”

看着小丑不甘还要争的样子,鹿头一把按住了他的头匿入草丛中“嘘,小声点,别碍事。”

二人从打闹中安静了下来,目光穿过葱郁的丛林紧紧盯着前方,生怕错过了什么精彩的事情。

“先生下午好,您还是一如既往的厉害。”医生来到杰克面前停了下来,话语里饱含毫不吝啬的夸赞。

杰克的目光微微向后方草丛中扫视了半秒,最终停留在医生身上“过奖了小姐,您也一样,每次都能成功逃离。”语毕,将利爪背在了身后,微微鞠了一躬,在他俯下身的时候,医生若有若无的闻到了一阵舒缓沉淀的香气。

是吗……每次都逃脱真的只凭我的本事吗。

“啊,对了!”还有正事要办,医生从这种令人安心的气味中清醒过来,从口袋中掏出一封粉色的信递了过去“杰克先生……这个”

杰克的视线下移,在看清医生手中的来物时,瞳孔猛的收缩,连一贯平稳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

粉色的信封,火红的爱心,加上她泛红的脸颊,微微起伏的胸口,躲闪的目光。

啊……难道是……杰克此时此刻的心情好到了极点,被面具遮盖的嘴角不知不觉勾勒出上扬的弧度,他有些迫不及待想拆开看看里面的内容。

要用什么方式打开呢,直接撕开会破坏封口的爱心吧,从上方剪开?不不不这样会损害信封的完整度。

杰克陷入了甜蜜的纠结,伸手正欲接过信。

“这个……请给班恩先生。”医生补充道。

手指突然僵硬在空中,在场的三人都瞬间愣住了。

“班……恩……”

杰克四周的温度以肉体可察觉的速度降了下来,背在身后的利爪轻轻一勾,一道雾刃精准快速地直奔后方草丛而去。

“不管我事,我就凑热闹啊”小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捂着被气流削下的几缕头发痛心疾首道“流氓才搞突然偷袭!”

“我更什么都不知道啊”鹿头一脸蒙逼,顺手拽住小丑的衣领就向后退去“走走走。”

“我不……”

“不什么,赶快走!”

“你居然打我头。”

还未等医生张口挽留,就看那两人相互扯着衣领一路拳打脚踢,以极快的速度奔出消失在视线中……

“班恩先生……”医生捂着信封正想追鹿头,瞬间被一股霸道强劲的力道扼住了手腕,力道让医生有些微微吃痛。

“你这封信是写给班恩的?”危险十足的气息,似乎只要医生一点头,装满炸弹的火药罐随时都能点燃。

“这是幸运儿托我给他的”觉察到禁锢住胳膊的力道缓缓松开后,医生有无奈的苦笑“我这还没来得及解释呢。”

“不过,他们说您是流氓,先生高大伟岸的形象要在今天破灭了。”医生略带打趣的补充道,岂料话音刚落,原本已经缓和的力道重新施加了上来,不留一点余地,似乎比之前要更霸道。

“是啊,我听到了,所以说不做点什么是不是对不起我新得的称号?”

“嗯?……唔!!”



2.失窃

杰克的玫瑰手杖丢了,犯人是谁?

听到这个消息后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谁会活的不耐烦了去打杰克先生的注意呢?

这位监管者表面看起来无比绅士优雅,极好相处,可只有待久了才知道,他真正生气时燃烧的恐怖怒意甚至会波及整个庄园。

“我们都用不了手杖,拿了也没用。”蜘蛛小姐一边打毛线一边善意的提醒道“昨天不是轮到你当监管者吗?去求生者那边问问吧。”

“嗯……昨天我第一个上椅子,游戏结束后就直接去种花了。”园丁用食指顶着脑袋,奋力地想昨天发生的事情“问问剩下的三个人吧,唉对了,你想要来点向日葵的种子吗?”

“很抱歉听到了这样的事,我在游戏结束后一直在跟佣兵做对战训练,一下午都不在庄园。”空军摊开手,爱莫能助的摇了摇头“问问剩下的两个人吧,啊这是昨天采的茶叶,不介意的话请收下。”

“手杖吗…我没什么头绪”盲女从一堆甜品中抬起头,若有所思道“不过我记得最后一名求生者是医生,那个时候玫瑰手杖还别在您腰间,问问她吧。还有,这是我新做的蛋糕,偿一点吗?”

问了一圈,杰克的身影最终停留在医生的房门外,修长的手轻轻抬起正欲叩门,迟疑了片刻后,突然发力毫无征兆的猛的将其推开。

也正因此,看到了医生慌乱将什么东西藏在被子下的举动。

“晚上好先生”医生明显被吓了不轻,正经危坐抵在床沿,死死挡着身后的微微凸起。

在看着杰克怀里塞得满满的花、茶叶甚至还有蛋糕时,秀丽的眉轻轻蹙起“今天先生也不出意外的受欢迎啊。”明明是赞扬的意思,杰克却听出了不易觉察的小情绪。

“能让我看看您身后藏了什么吗?”杰克将怀中的礼物随手放在一旁的桌上,笔直朝医生走了过去。

“什么也没有……”医生努力挤了个大大的笑容来掩饰紧张的内心。

“你撒谎时,笑起来的样子很特别。”

逐渐逼近的步伐,逐渐增大的威压,饶是医生这种镇定冷静的性格,也不禁有些慌乱失措,杰克来的太突然了。

毕竟,理亏的是自己啊。

杰克不由分说的一把将医生拉了起来,轻轻往怀里一带,另一只手毫不犹豫地掀起被子的一角。

他丢失的玫瑰手杖,就这么赫然呈现在眼前。

“不解释下吗?小姐。”杰克低着头,看着医生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过了好一会儿她深深吸了口气,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是在为庄园着想。”她的双眸似有意无意的躲着他的视线。

杰克有些好奇的挑挑眉。

“自从你用了玫瑰手杖后,游戏都无法正常进行,甚至有部分求生者为了公主抱放弃逃生的机会主动投降,严重扰乱了庄园本有的秩序,这是作为监管者的失职。”

怎么一瞬间矛头就指向自己了,看着医生说的头头是道,把小小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杰克嘴角不禁向上微微勾起。

“好,以后只对你使用手杖”低沉的声音夹杂着不可抗拒的魄力在医生耳边响起。

“唉?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脸又涨起了微红。

“对所有女士保持着绅士风度是我一贯原则,不过……”杰克话锋一转“若我说这辈子只用心宠过一个女人,你猜她是谁?”

低低生语如魔似魅萦绕耳旁,温热的气息蹭的医生脖颈一阵痒。

“你妈!”

杰克(一脸懵逼):???



3.中毒

今天明明是难得安静的休息日,可整个庄园却炸开了锅,闹的沸沸扬扬。

几乎全体人员在这一天都得了一种病,疑似外界花粉感染的中毒现象,不过万幸的是,这种病不痛不痒无任何不适,只是嘴巴肿的跟香肠一样,只要按时涂药不出几天就能恢复如初,除了影响美观外到并无大碍。

可这就苦了医生,作为整个庄园唯一一名医务人员,她的假期估计又要泡汤了。

“所以先生,让我看看您的情况”医生耐心性子第三次轻轻拉扯杰克的衣袖,让他转过身。

“不治了。”闷闷的声音从面具下传来,修长笔直的身子依旧背对着医生纹丝不动。

“您不在意美观吗?”医生在一旁仍不放弃的劝说道。

“小姐是否听过一句话‘宁愿丑的别致,也不帅的雷同’,况且我自己又看不到。”依然是风度翩翩的话语,可此时此刻却夹杂了一丝孩子般赌气的意味,这言下之意是‘反正我自己看不到,被恶心的是你们,不治。’

医生顿时有点儿头疼,今天的杰克很特别,八百年难得一见的情况,不过她大概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引起的。

算了算日子,他们已经快1个月没见面了,总是有各种奇怪的事排满医生的假期,占据她的生活,算上今天,这是她连续第五次拒绝了杰克的邀请。

“我加快速度上午治完,下午一起出去好吗?”医生拍着胸脯保证到,拽着杰克的手强行将他转了过来“所以,先让我看看你的情况。”

在听到医生信誓旦旦的承诺后,杰克微微叹了口气,转过身将面具取了下来。

棱角分明的脸庞,挺立的五官,深幽的眼眸发出震慑人心的微光,微微扬起的嘴角总是流露出一种自信。

咦?这不是好好的吗?

“我没事”杰克重新将面具戴了回去“花粉直接接触到皮肤才会感染中毒,我有面具隔离所以没事。”

医生这才恍然大悟。

“没事儿就好”医生提起药箱,脚步直奔门外而去“我先去看看其他求生者的情况。”

“嗯。”杰克看着医生确认好自己无事后头也不回就急切想离开的身影,心情又慢慢的低沉了下来“不用在意我,安心治疗。”

语闭杰克便坐了下来,随手抄起一本书来回翻看着,可是感觉他散发出来的气息与他说的话完全相反啊。
外界吵杂的声音不断呼喊着她的名字,众多求生者排在她房门外等待治疗,医生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向门外走去。

杰克这一天都坐在这里,坐在医生房间的斜对面,看着不同的人进进出出,眉头愈发皱紧。

在所有人面前他都是那名不可一世的监管者,可只有在面对她时,杰克偶尔会自然而然流露出一种自己都无法察觉掌控的性格。

已经大半天了,杰克注意到园丁进出了三次,最后一次捧着一大堆蛋糕,时不时从隔壁房间传来愉快的聊天声与阵阵哄堂大笑。

这群人到底是在接受治疗还是开晚会。

修长的指尖有意无意敲击着扶手,发出一连串躁动的声音。

最终,杰克刷的一下站起来,笔直地朝着医生房间走去。

“碰!”猝不及防的开门声打断了如热浪般的欢声笑语。

“失礼了”绅士又恰到好处的微微鞠躬“突然感觉不太舒服,能否给我一个安静的环境看病。”杰克虽然是对着在场的其他求生者说的这番话,可视线却牢牢盯着眼前的医生。

“好的,先生哪里不舒服?”医生微微笑着,似乎一点也不奇怪杰克的突然造访。
“我肠子青了”

“嗯……嗯?您是如何发现的?”医生双眸里透出丝丝奇怪与惊讶。

“因为我……后、悔、了!”



4.生病

医生病了。作为庄园里唯一一名医生,她也有倒下的一天。

退不下的高烧使她在夜晚连连做噩梦。

紧紧揪成一团的眉毛,死死咬着的嘴唇都表现出她此刻身体与内心倍受煎熬的痛楚。

她梦到还没来庄园的时候,那段颠沛流离的疯狂日子,那段她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

人在夜晚总是会莫名其妙的脆弱,似乎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就能轻松击溃内心最深处的防线。

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打湿了枕头,无法遏止的呜咽从被子下传了出来。

突然一股冰凉舒服的温度贴上了她的额头,仿佛是在一片地狱火海中突然出现的一湾清凉的溪流。

医生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本能的向这份舒适靠去,她感觉此刻自己全身都被这份凉爽包围,一种及其令人安心的气息瞬间占据了她整个胸腔。

一直以来,她医者仁心,把治病救人奉作首要己任。

可医生不知道,在某个人心中也对她无时不刻牢牢挂念着。

她更不知道,世界上曾有人在看不见的地方,将她放心头宠着,当神袛一样供着,触碰时他的手还在微微颤抖,唯恐伤害她分毫。

这后半夜,医生睡的极沉、极甜……



【未完待续】

果然d5这种类型的只要写的轻松欢快点儿就很容易ooc,之前还有个小可爱提议写abo,有点儿想试试。

话说提到abo就会想到车啊。

鹿与杉.
@看我不一刀 点的园医!(好像...

@看我不一刀 点的园医!
(好像没有体现出来…)
因为画的cp不同点图会分几次发出来
明天中考了所以会肝的慢一点(茶
:-D

@看我不一刀 点的园医!
(好像没有体现出来…)
因为画的cp不同点图会分几次发出来
明天中考了所以会肝的慢一点(茶
:-D

凤凰小飞猫

   又准备开新坑了(bu shi)
有没有想问求生者的一些问题吗?

啊?没有吗?没有就算了

(咳咳,拿错剧本了,重来)

 
有没有想问求生者的一些问题吗?

求生者来为你解答!!

把你想问的问题加上备注写在评论下方就可以了(´▽`ʃƪ)
(没错就这么轻松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编下去了)

想学贴吧上某一个小伙伴做的问答题,然而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编……

   又准备开新坑了(bu shi)
有没有想问求生者的一些问题吗?

啊?没有吗?没有就算了

(咳咳,拿错剧本了,重来)

 
有没有想问求生者的一些问题吗?

求生者来为你解答!!

把你想问的问题加上备注写在评论下方就可以了(´▽`ʃƪ)
(没错就这么轻松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编下去了)

想学贴吧上某一个小伙伴做的问答题,然而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