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医生

25.1万浏览    16786参与
我不软诶(专职挖坑不填)

【杰医】饮鸩(2)[半成品]

♥请看一下我要说的!♥

★如果人设崩了,一定要私信告诉我,我好适当做修改,毕竟是半成品(我自己看不出来,毕竟当局者迷)对话觉得尴尬和occ也请私信告诉我,谢谢♥

★把未完品放出来是因为我要‘入狱’了,接下来●四十几天●都会被关着。等我出来,我就爆更。(笑容逐渐勉强)

★最后但愿你们喜欢它。


          艾米丽作为欧蒂利丝市第一医院院长,第一次没有整天忙于工作,而是在舞会结束后,安排好医院的人手和重要事情交接后把自己前几年没怎么用过的节日假全给请了。


    ...

♥请看一下我要说的!♥

★如果人设崩了,一定要私信告诉我,我好适当做修改,毕竟是半成品(我自己看不出来,毕竟当局者迷)对话觉得尴尬和occ也请私信告诉我,谢谢♥

★把未完品放出来是因为我要‘入狱’了,接下来●四十几天●都会被关着。等我出来,我就爆更。(笑容逐渐勉强)

★最后但愿你们喜欢它。


          艾米丽作为欧蒂利丝市第一医院院长,第一次没有整天忙于工作,而是在舞会结束后,安排好医院的人手和重要事情交接后把自己前几年没怎么用过的节日假全给请了。


          连圣诞节都基本在医院过的工作狂院长请了个大长假?整个医院和熟悉艾米丽的人都吃惊了。


         而事实上,这全都是因为达琳。


        “哦!天哪!亲爱的!”


         达琳坐在咖啡店里,一脸的不可置信。听完艾米丽说的话后,她猛地拍桌子站起,瞳孔都惊奇的放大,目光在艾米丽身上打转,似乎极力想辨认,这还到底是不是他那个巴不得整天和医疗器械混在一起的工作痴。


        “所以你真的为了和我一起而请了你之前所有的假期?”


        “我向你保证,它真实的犹如你面前这杯甜的掉牙的咖啡。”艾米丽目光看了看四周用异样眼光看他们的其他咖啡店顾客。




        “另外,达琳。”她说,“请控制一下你的音量好吗?我想它可能影响到了其他人。”


        “哦,抱歉。”达琳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唇坐下,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我只是太激动了,亲爱的。要知道你已经几年没有和我一起做贵小姐该做的事了。”她想了想又补充道,“除了舞会。”


       “恕我直言,达琳。”


       艾米丽喝了一口自己的玛奇朵,浓醇的苦涩从舌尖炸开,弥漫她的整个口腔。


       “如果你口中说的所谓贵小姐该做的事,是天天带我去什么礼服店,香水街……买一些没有意义的东西的话——我拒绝。”


        “别那么冷漠嘛,亲爱的,它们会让你的美被万众瞩目的。”


       “我不是你,没有想被围观的兴趣。”


       “难道你不觉得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是一件很让人愉悦的事情吗?”


       “所以你觉得动物园里的猴子向围观游客砸石头,是因为它感到愉悦?”


      “哦,亲爱的。这两者不能相提并论。”


      “怎么不能?要知道你的祖先在千万年以前也不过是他们大家族的一员不是吗?”


       “你是说进化论那套?我才不信。”


       “但这是事实。”


       “好吧好吧,我承认你是对的。”达琳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喝一口咖啡,像一只晒着舒适阳光的猫一样眯着眼睛。“但你总不能阻止一个生命正旺盛地像初生太阳般的女孩爱美,对吧?”


      “当然这是你的自由。”


       “那亲爱的你就不能大发善心地陪这女孩去逛街吗?”


       “那里人很多。”


        那个叫杰克的家伙,也许就在某个地方盯着她们,然后寻找一个机会对达琳出手。

   


       “拜托~亲爱的。”


      艾米丽不喜欢冒险。


     “拜托,拜托拜托……”


      好吧,就一次。


     “什么时候去?”艾米丽侧头玻璃窗外的天色已经有些暗沉。


       “后天,明天我得在家里好好计划一下。”达琳歪着头,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看来我得多过叫个人替你提东西了。”


        “不用了亲爱的,一切就交给我安排,你就安心的陪着我就行了。”


        “随你。”艾米丽应了一声,喝完了杯子里最后一口咖啡,“我们现在得回去了。”


      “好。”达琳抬起杯子,又喝了一口。


        等到出了咖啡店,天色已经黑了很多,欧蒂利丝的秋天老是这样,白昼总是急不可耐地溜掉,黑夜总是无边无际地蔓延


       当送达琳上她家司机车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不似秋风的凉,一股寒意,随着突如其来的目光爬上艾米丽的脚踝,然后一直升到柔软的脖颈。


       彩灯微闪,人潮穿涌。


      艾米丽转身望向对面的街道,目光和一双泛着凉意的猩红眼睛不期而遇。


        他就穿着灰黛色的礼服,挺直的站在对街的昏黄路灯下。


        像等了很久,杰克轻轻地摘下礼帽,向艾米丽远远的行了个绅士礼。他嘴角带着狭促的笑意,凉滑磁性的嗓音微小而又清晰的传进艾米丽的耳朵。像伏在她的耳边窃窃私语的恶魔。


       “艾米丽小姐,您好。”


       他说。


       艾米丽看着他,没有接话。


       而杰克眯了眯眼,笑意加深。他戴回礼帽。转身很快融入人潮,然后消失在一片阴影,只留下似寒风呓语般的戏谑声音:


      “我们很快还会再见的”




        啧。


月华沉梦

今日份快乐(๑ºั╰╯ºั๑)

@某翼

今日份快乐(๑ºั╰╯ºั๑)

@某翼

慌的一批

今天的摸鱼,当速写作业交了嘿嘿

今天的摸鱼,当速写作业交了嘿嘿

月华沉梦

我不无理取闹,但要杰克抱抱(*/ω\*)

我不无理取闹,但要杰克抱抱(*/ω\*)

月华沉梦

机皇毫不畏惧(๑ºั╰╯ºั๑)

机皇毫不畏惧(๑ºั╰╯ºั๑)

只是一只碧猫姊

『佣医』告白

其实我并不会写文呢...
画这个的时候就突然想到的
只是小段篇!

*文笔很差请注意

一场“游戏”开始了————
艾米丽熟练的用手指敲打着密码机的键盘,忽然传来了心跳——监管者就在附近,经过柜子被一只手拉了进去
“!!!!”
艾米丽刚想惊叫就被一只手捂住了嘴
“别怕,是我”
头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柜子里很暗,只有缝隙里透出的一缕光芒照在面前人的脸上,艾米丽抬头看清面前的人
“奈布?”
“嘘,监管者还在外面”
奈布紧紧的抱着艾米丽,一只手按住艾米丽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上,一只手轻轻揽住艾米丽的腰,艾米丽侧着头靠在奈布的胸膛上,她清晰地听到奈布的心跳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监管...

『佣医』告白

其实我并不会写文呢...
画这个的时候就突然想到的
只是小段篇!

*文笔很差请注意

一场“游戏”开始了————
艾米丽熟练的用手指敲打着密码机的键盘,忽然传来了心跳——监管者就在附近,经过柜子被一只手拉了进去
“!!!!”
艾米丽刚想惊叫就被一只手捂住了嘴
“别怕,是我”
头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柜子里很暗,只有缝隙里透出的一缕光芒照在面前人的脸上,艾米丽抬头看清面前的人
“奈布?”
“嘘,监管者还在外面”
奈布紧紧的抱着艾米丽,一只手按住艾米丽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上,一只手轻轻揽住艾米丽的腰,艾米丽侧着头靠在奈布的胸膛上,她清晰地听到奈布的心跳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监管者在附近转了会,见找不到人便离开了,奈布慢慢松开艾米丽
“监管者好像走远了”
说着艾米丽就打算推门出去,却被奈布握住手腕强行拉了回来,唇上传来不属于自己的温度,艾米丽睁大了眼睛挣扎着想要避开,可奈布力气出奇的大根本挣脱不开,这个吻憋的艾米丽的脸通红,好不容易松开,艾米丽靠在奈布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我喜欢你艾米丽小姐!”
听到奈布说的话艾米丽愣住了
奈布看到艾米丽征住了,尴尬的挠挠头
“我从小就身处在战争里...”
“不像杰克那样会说什么让女孩子高兴的话...”
“但是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
“不过...就算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
“我只是想听听你怎么说...”
奈布脸微红伸出手拉了拉兜帽,尽量不让艾米丽看到脸,艾米丽并没有说话,只是还安静的靠在奈布是身上,奈布的眸子逐渐暗了下来,松开了环在艾米丽腰上的手
“十分抱歉...刚对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
说罢奈布推开柜子,因为在柜子里时间较长,柜子内部温度较高,突然打开柜门,凉嗖嗖的风吹在艾米丽身上,她才反应过来,用全身的力气想把奈布推回柜子里
“还有什么事吗?艾米丽小姐...”
“你还没有听我的答复呢!”
答复?
“我...我...我也喜欢你奈布先生!”
奈布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低下头看到艾米丽的脸上绽放出一个十分明媚的笑容,自己也不禁笑了起来。一只手轻轻捏了下艾米丽的脸,一只手紧紧搂住艾米丽的腰,在艾米丽的脸上啄了好几下才分开。

鹿清

“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今日写作业时摸鱼×

“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今日写作业时摸鱼×

是洛九云啊
摸了一张往昔(*^ワ^*)

摸了一张往昔(*^ワ^*)

摸了一张往昔(*^ワ^*)

皮得要死的墨穆

[幸佣]被失去的记忆

幸运儿白切黑设定


私设游戏中迷失的求生者会失去游戏中的记忆


私设求生者可以在游戏中对话


幸运儿看着眼前戴着兜帽的男子,脸上闪烁着幸福,只要能在他身后看着他就好了,哪怕他并不知道他深爱着他,也许知道也不会在意吧 ?眼前的男子大概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对他笑了笑,“说起来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一直都幸运儿,幸运儿这样叫你,好像有些不太好呢。”


“不用介意这些的奈布前辈,我没有名字,你就这样叫我吧。”幸运儿看着奈布漂亮的蓝色眼睛 ,缓缓的说。


“今天游戏的监管者是你吧,裘克。”在阴暗的角落里有两个人影。“是又如何?”“放了奈布前辈,我带你去抓另外两个人,怎样?”“你不担心被别...

幸运儿白切黑设定


私设游戏中迷失的求生者会失去游戏中的记忆


私设求生者可以在游戏中对话


幸运儿看着眼前戴着兜帽的男子,脸上闪烁着幸福,只要能在他身后看着他就好了,哪怕他并不知道他深爱着他,也许知道也不会在意吧 ?眼前的男子大概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对他笑了笑,“说起来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一直都幸运儿,幸运儿这样叫你,好像有些不太好呢。”


“不用介意这些的奈布前辈,我没有名字,你就这样叫我吧。”幸运儿看着奈布漂亮的蓝色眼睛 ,缓缓的说。


“今天游戏的监管者是你吧,裘克。”在阴暗的角落里有两个人影。“是又如何?”“放了奈布前辈,我带你去抓另外两个人,怎样?”“你不担心被别人知道这件事?”“他们会失去游戏中的记忆。”裘克看着眼前之人眼中的深幽,叹了口气,“好吧……”


“怎么了?幸运儿?是要一起修机吗?”医生看着向自己慢慢走来的幸运儿,稍有些疑惑的问他。可还没等她说完,背后突如其来的剧痛就使她眼前一黑,是监管者裘克,他发现他们了 。她撑起自己几乎失去知觉的身体,向幸运儿喊到:“快走……”


医生迷失……


“幸运儿,你竟然与监管者勾结,帮助他来狩猎我们?”被逼到死路上的律师捂住受伤的手臂,看向幸运儿的眼中充满愤怒。“抱歉,弗雷迪前辈 。这是我和裘克先生的约定,所以,只好牺牲你们两个了。”“果然,艾米丽也是你……”“没错啊,艾米丽前辈也是因为我……”幸运儿勾起了嘴角,“也是时候了,所以,再见吧,弗雷迪前辈……”


律师迷失……


看着律师坐着狂欢之椅回到庄园,幸运儿稍微安心了一点,“我们的约定达成了。”裘克看着眼前散发着一丝丝阴气的幸运儿,思索着自己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否有问题,看起来人畜无害,可却是个狠角色。“合作愉快,裘克先生 。”幸运儿抬起头看着裘克,轻声对他说着。 “ 我要去找奈布前辈了。”“不用找我了,我就在这里。”身后传来奈布的声音,他一步一步的走向幸运儿,“为什么?幸运儿?为什么你要出卖律师和医生?”他的声音蕴含着满满的怒气,看向幸运儿的眼中充满杀气。幸运儿深情的看着奈布,露出了一个很无奈的笑容,“奈布前辈,这件事情不太好解释,所以,对不起了,奈布前辈……”在奈布因为剧痛失去知觉时,他所看见的只有幸运儿那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佣兵迷失……


“说起来昨天的游戏我们三个都迷失了,反而是小幸运成功逃离了呢。”在求生者宿舍的大厅的沙发上坐着的医生如是说着。“对啊,只有幸运儿才逃了出来,果然幸运还是有帮助的。”律师斜靠在椅子上,看向幸运儿的眼中闪有疑惑。奈布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幸运儿低着头,身体一直在颤抖,便问他:“你怎么了?幸运儿?是身体不舒服吗?”幸运儿抬起头看着他们,眼中蓄满了泪水,声音颤抖着说:“都是因为我,前辈们都是为了帮助我逃离才迷失的,如果不是我的话,前辈们一定都可以逃离的。”他好像忍不住了,眼中的泪水滑落,看见他这样伤心,律师打消了自己对他的疑惑,和另外两人一起安慰着他,可却没有发现在他们看不见的角度,幸运儿的嘴角微微上扬……


我亲爱的奈布前辈,如果不是你发现了我的秘密的话,我是永远都不会伤害你的,以我的生命起誓……


喵星墨玉

莉迪亚吗?
我是艾米丽哦,小姐

莉迪亚吗?
我是艾米丽哦,小姐

debutante

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鬼畜画风,真的。。太想娶艾米莉了

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鬼畜画风,真的。。太想娶艾米莉了

一柴不是单身

圣诞晚会准备活动



真好,家里网断了,板子画的都传不了了……还是手绘比较好



我后面应该会画圣诞晚会的图,然后cp是园医,杰佣,蝶盲,蛛机,遗照组这几个了,希望我能想起来有这么个图要画_(:з」∠)_



上次跟朋友开黑(她驱魔人),对,驱魔人,我往昔,地图军工厂,屠夫是靓仔,真好,狂遛封窗靓仔5台机,最后靠灵柩捡回一命,真好_(:з」∠)_

圣诞晚会准备活动




真好,家里网断了,板子画的都传不了了……还是手绘比较好




我后面应该会画圣诞晚会的图,然后cp是园医,杰佣,蝶盲,蛛机,遗照组这几个了,希望我能想起来有这么个图要画_(:з」∠)_




上次跟朋友开黑(她驱魔人),对,驱魔人,我往昔,地图军工厂,屠夫是靓仔,真好,狂遛封窗靓仔5台机,最后靠灵柩捡回一命,真好_(:з」∠)_

影影影影子.

【短篇故事集】出航

        “咳咳!”玛尔塔咳出呛入的海水后环顾四周,看来是一座荒岛,“船长!”玛尔塔扶起身边的艾玛,看来他们遇上海啸。 “我没事,”艾玛指向旁边的一行人,“你去叫醒他们,我看看有没有物资可以搬下来。”玛尔塔开始执行船长发号的任务。

         “哦!我的大副先生,你还好吗?”艾玛发现自己大副仍然留在船里,杰克大副摇摇手:“我没事,船长,大部分物资都不见了,或许我们还可以整理一些能用物资。”

    ...

        “咳咳!”玛尔塔咳出呛入的海水后环顾四周,看来是一座荒岛,“船长!”玛尔塔扶起身边的艾玛,看来他们遇上海啸。 “我没事,”艾玛指向旁边的一行人,“你去叫醒他们,我看看有没有物资可以搬下来。”玛尔塔开始执行船长发号的任务。

         “哦!我的大副先生,你还好吗?”艾玛发现自己大副仍然留在船里,杰克大副摇摇手:“我没事,船长,大部分物资都不见了,或许我们还可以整理一些能用物资。”

        看来大副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船长也没有多问,只是笑嘻嘻的掏出自己的配枪指着大副的脑袋:“我劝你也不要耍什么歪心思,我亲爱的杰克先生。”也是,这位大副先生总是那么聪明,而又自私。

         “那还真是抱歉,我所寻找的宝物就在这里。”大副将船长的手枪按了下去,另一只手搂住船长的腰:“我的宝藏小姐。”艾玛讨厌这一套,这作为像极了她的母亲。 船长依旧笑嘻嘻的:“请放开你的手,玛尔塔他们还在下面等着呢。”

        两人将还能用物资搬上岸,幸运的是他们的军火库没有受损,所有枪支弹药都是完好无损。不幸的是,他们没有太多的食物。

        “现在还没有天黑,各位可以去探索一下这个岛。”医生提出了意见,或许她的意思是,找不到物资就别回来了。船长表示同意,船上的人都知道,船长很是宝贝这位巫医。

        皮尔森先生找到一把破损的木斧就去森林里砍伐木材,特蕾西机械师在尽力修复他们的仪器,那位上等人莱利正在绘制这座岛屿的地图。

         “请问,我可以帮上什么忙吗?”建筑师巴尔克先生,作为这次出航的游客,却跟着一起遇上了这不行的灾难,船长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先生,您可以帮助我们做一些房屋吗?”或许因为那位宝贝巫医是不折不扣的上等人,她并没有说出“简陋”二字。

         巴尔克很乐意帮助他们,特蕾西简单制作了一些器械后,皮尔森回来了,大副从船上拿来了他们一行人的睡袋,行李。

         “大副,这次是为了宝藏而来?”巫医艾米丽丝毫不遮掩的问道,大副轻笑道:“这次,有比宝藏更加珍贵的东西。”这东西显然艾米丽并不想知道,但还是假装有些在意:“哦?难道这次的宝藏不止地图上那么简单?”大副摇摇头,便离开了。

         “艾米丽,可以帮忙来生火吗?奈布玛尔塔他们弄来了一些食物。”船长远远的招手道,巫医笑笑:“抱歉,我不会生火。” ——————————————————————————————

大概是第二赛季的深渊吧,会融入很多新赛季的新人物,相信我。

很水嘤嘤嘤

阿尔卑斯山上的雨菲

占医 迟来十年的信

为了保持更新的随手甜文-‿˂̵✧

灵感来自我很喜欢的一首歌--《写给我第一个喜欢的女孩的歌》

虽然是说的是歌但是采用的是书信体,有的看起来语病的地方可能是歌词原句的改写或者是我自己的想法( ╹ਊ╹)


致 艾米丽·黛儿小姐:


  您好,黛儿小姐,如果可以,我想称呼您为艾米丽,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了十年了,但是我仍忘不了您,于是终于鼓起勇气,提笔为您写下这封信。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这封信本应在十年前就交到您的手中,但是由于一些意外,我暂时失去了记忆,当我恢复并且记起您时,已经是一个月之...



为了保持更新的随手甜文-‿˂̵✧

灵感来自我很喜欢的一首歌--《写给我第一个喜欢的女孩的歌》

虽然是说的是歌但是采用的是书信体,有的看起来语病的地方可能是歌词原句的改写或者是我自己的想法( ╹ਊ╹)






致 艾米丽·黛儿小姐:



  

  您好,黛儿小姐,如果可以,我想称呼您为艾米丽,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了十年了,但是我仍忘不了您,于是终于鼓起勇气,提笔为您写下这封信。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这封信本应在十年前就交到您的手中,但是由于一些意外,我暂时失去了记忆,当我恢复并且记起您时,已经是一个月之前的事了,为此我感到十分的抱歉。在重新燃起的记忆之火中,您的身影最为明显,一些您可能忘却了的小事,我却还记得清清楚楚。


  您总是将头发束在脑后,而我却认为您散开头发更加迷人。那年春天,您与邻座的女同学说笑,不曾想过窗帘上的装饰恰巧勾住了发带,转身的时候,一头长发披散在肩上,春天的风来访的恰到好处,吹起您杏棕色的发丝,携着粉白色的花瓣,使您的背影显得更加温柔。


  我被您所吸引了,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关注着您,虽然我一直都想与您交流,但是却因为我无法想出有什么办法才能靠近您,记得我们第一次说话,我支支吾吾说不出来话,旁边的人看我的脸渐渐发红开始取笑我,只有您一直耐心地等待着我开口,您的眼里盈载所的感情是不同于他人的,清澈见底的。


  我渐渐开始能够和你相处,能够流利地,自然地与你交流,有时我也会静静地坐在后面,看着你在窗边发呆的背影而发呆。那背影深刻地印在我的脑海中,以至于你已经到我身边询问我还没缓过神来,我一时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竟理不清你刚才问的问题的答案,我看向你,那背影就浮现在眼前,弄得我只能迷迷糊糊地顺着你的话回答。即使现在已经过了十年,但一想起当时的处境,我的心就开始躁动不安,扑通扑通地敲打着我的胸腔,像是要从那里突破出来似的。


  如果放在当时,我是绝对想不到未来会是这样的,当那位教导我们的中年女人问起我们此后的去路时,我偷偷地看过你,你还是一如往常的平静,端庄,而我却已经诞生了许些荒诞的愿望。


  其中一项已经实现--我为您写了一首歌,记录了我对您的感情,我将它放进信封的夹层之中,如果您还记得一些零散的记忆碎片的话,我将不胜感激。


  等待您的回信。




                                                              伊莱·克拉克




  伊莱放下笔,将歌词和信纸一同放进信封,他拿着信封,在门口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咬牙,走出了大门。




  五天后--

  

  



  致 伊莱·克拉克先生:





  您好,克拉克先生,我很高兴收到您的来信,由于事态突然,我无法在回信上写更多的内容,对此我十分的抱歉。


  如您所说,其实我也一直观察着您,您内向,不善与人交流,没有多余的爱好,但是,当我被您叫住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惊讶的,我当时并没有想到有什么理由会让您想要和我交谈。


  那天我回头,发现您看着我,我便走过去,但却想不到您只是盯着我的方向出神,无奈之下只能含糊地问几道简单的题应付了事。


  至于写歌,这件事我完全出乎意料,我从未想过您会为了我去研究自己不擅长的专业,使我惊喜万分。


  还有最后,如果您看到这里,请打开您家的大门,我敢保证,您会获得一个惊喜。

         



                                                               艾米丽·黛儿


  伊莱看到末尾,按照上面说的,半信半疑地打开了门,却发现,艾米丽确实没有骗他,这对伊莱来说,再惊喜不过了。










  “好久不见,伊莱。”


  他看见艾米丽站在门口,这样说。






-END-






拜托小天使,能不能在点红心蓝手的同时点一下下右上角的绿框框!(厚颜无耻x


谢谢你们!(    ˘ ³ ˘ )♡

一坨包子

【园医】名字快想好了(十一)

 

    “艾米丽……”


    “艾米丽~”


    “巫医小姐♥”


     自从那天之后,艾玛出现的次数越来越频繁,称呼也变得有些多样,表白方式也是各式各样的,也不管身边有没有人看着。


     “到底有完没完呐…”艾玛难道不知道累吗?!眼看着船上的流言蜚语越来越多,艾米丽恨不得一针头教她做人。


     说起来,这个鱼骨一般的针管,是...

 

    “艾米丽……”


    “艾米丽~”


    “巫医小姐♥”


     自从那天之后,艾玛出现的次数越来越频繁,称呼也变得有些多样,表白方式也是各式各样的,也不管身边有没有人看着。


     “到底有完没完呐…”艾玛难道不知道累吗?!眼看着船上的流言蜚语越来越多,艾米丽恨不得一针头教她做人。


     说起来,这个鱼骨一般的针管,是她的一个帖在封印的盒子里找到的,据其他海盗说这是上一个医生留下来的遗物,既然说是遗物那之前那个医生去从也可想而知。


      不过实际用起来效果还是不错的,这几天艾米丽已经把整艘海盗船探索了个遍,有一点一直让艾米丽感到很奇怪。


       整艘船的木头看起来很结实,但轻轻敲一敲 你就会发现实际上里面是空心的,不知道木板下面包裹了些什么。


      “艾米丽~” 又来了……熟悉的声音响起,伴随着一阵阵脚步声艾米丽医疗室的门被推开,艾玛那个俏皮的小脑袋探了进来“嗨~小巫医”


      “有什么事嘛?”艾米丽依旧摆弄着自己的针管,头也不抬的问道。


      “今天天气特别好,想邀请你去散散步”艾玛背着手走了进来,随意的用脚将门带上。


      “如果你去的话,这个就送给你~”艾玛走到她面前后才将手里的东西亮出来,是一个精致的酒壶不管形状还是颜色都很符合艾米丽的气质。


      “这是?”艾米丽眼前一亮,很明显她对这东西感兴趣。


      “送给你的专属酒壶,还是新做出来的哦~”艾玛故意在她眼前晃了晃“要不要考虑一下~”


      “给我”片刻的思考后,艾米丽站起身从艾玛手中接过酒壶,以后她终于不用和其他海盗们用一个杯子喝酒了,也算艾玛终于送了一个让她心怡的东西。


       “既然答应了那咱们走吧~”艾玛轻牵起她有些冰凉的手,带着她离开船舱,艾米丽没有反抗将酒壶绑在腰间,顺从的跟着艾玛,手上传来温暖的温度感觉很舒服。


      打开舱门,强烈的白光刺得艾米丽有些睁不开眼,一边用手遮挡着强光一边跟着艾玛的脚步走出了船舱。


      适应了一会后艾米丽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景色后不由的愣住,蔚蓝的天空上有着一两朵洁白的云朵,阳光直射在海面上发出耀眼的光芒,清澈的水面下还可以看到有一些鱼在游。


      “好漂亮…” 艾米丽都快忘了自己有多久没离开船舱过了,阳光照在身上很舒服,新鲜的空气中带着一些海水的咸味。


       艾米丽忍不住深吸了一大口气,她很喜欢这种感觉,突然有些搞不懂她当初为什么要把自己关在船舱里。


      气氛烘托的差不多了,艾玛慢慢凑到艾米丽身旁,一句一句的开始套话。


      “天气是不是很好~”


      “嗯”


      “喜欢吗?”


      “嗯”


      “和我在一起吧~”


      “嗯”


      “嗯?!你刚才说什么!” 应了一句后艾米丽才发现好像哪里不对劲,但貌似已经来不及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不许反悔哦~” 艾玛直接抱住她的腰,脸贴在她身上蹭来蹭去。


      “我不是,我没有,我…唔…” 艾玛不给她辩解的机会直接吻上了她的唇,一个久违的吻呐~


      “…嗯哈…无赖”艾米丽恼羞成怒的骂道,在艾玛怀里不断挣扎着,但艾玛的力气比她大上太多想挣脱是完全不可能的。


      “艾米丽,我是真的喜欢你,能不能考虑我一下” 一吻完毕后艾玛抓着她的肩膀,难得表情严肃起来。


     “…你能不能先放开我!好多人在看着呢!” 说着艾米丽不满的推了她一把。


     “哈?!” 艾玛赶紧环顾四周,原本她的告白小天地不知道什么时候堆满了人,他们什么时候来的?艾玛的脸都被他们盯的有些红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人告白啊!都给我滚蛋!” 艾玛暴跳如雷的大喊到,一帮海盗哄笑着散开了,还有几个海盗调侃着艾玛“船长脸红了~”


      “噗~哈哈哈” 这个时候艾米丽却在她身后发出了笑声,或许是觉得艾玛的样子太有趣了,她忍不住笑出声。


      “艾米丽…” 艾玛有些丧气的低下头,她这算什么啊,表白失败先不说,重点是还被艾米丽笑话了,好丢人啊……


      “好啦,我会考虑一下的~” 看出来她的心思一般,艾米丽轻轻抚摸着她的头。


      “真的吗!” 幸福来的太突然,艾玛欢欣鼓舞的说道,再次拉住艾米丽的手“走~带你喝酒去~”



这章写的有点水_(:з」∠)_

本来想写一篇车的~( ̄▽ ̄~)~

但学校留了3篇1500字的论文

(╯‵□′)╯︵┻━┻森气

明天在这章下面发链接

相信你们都懂✧(≖ ◡ ≖✿)


亚璃
提早画好,所以也提早祝大家圣诞...

提早画好,所以也提早祝大家圣诞快乐吧(这人#)

提早画好,所以也提早祝大家圣诞快乐吧(这人#)

小狐狸思纹
瞎摸了往昔=͟͟͞͞ʕ•̫͡•...

瞎摸了往昔=͟͟͞͞ʕ•̫͡•ʔ

瞎摸了往昔=͟͟͞͞ʕ•̫͡•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