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十宗罪

82.8万浏览    271参与
万书汇

十宗罪 PDF mobi 电子书 下载

十宗罪


作者:  蜘蛛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副标题: 中国十大恐怖凶杀案
出版年: 2010-12
页数: 289
定价: 26.0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十宗罪
ISBN: 9787540446765

PDF 下载

mobi 下载

十宗罪


作者:  蜘蛛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副标题: 中国十大恐怖凶杀案
出版年: 2010-12
页数: 289
定价: 26.0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十宗罪
ISBN: 9787540446765

PDF 下载

mobi 下载

包办嗅觉🚓
三人羁绊 用得模板!

三人羁绊

用得模板!

三人羁绊

用得模板!

包办嗅觉🚓

p1总是会想起李亦老师写得《人间一日游》两篇文!!!原本本子上打得草稿有给高兴二人画天使以及恶魔的翅膀,但又想到原文二人去游乐场玩的场面,哎呀呀太甜了!

p2“有问题就要及时抱警”

高兴太美味了,淦

p1总是会想起李亦老师写得《人间一日游》两篇文!!!原本本子上打得草稿有给高兴二人画天使以及恶魔的翅膀,但又想到原文二人去游乐场玩的场面,哎呀呀太甜了!

p2“有问题就要及时抱警”

高兴太美味了,淦

黑鸡

冬天就应该和喜欢的人吃火锅呀!

冬天就应该和喜欢的人吃火锅呀!

屠苏

【万张/现代au】用《十宗罪》的方式打开朱翊钧×张居正(不按原著顺序)

by.屠苏

【一】烟花炸弹(又名“炸弹狂人”)

朱翊钧哭了,他伸出手。

张居正走近他,俯下身去,拥他入怀。

指南针炸弹引爆,两人当场炸死,炸弹放出的火药飞向天空,绽放出璀璨的烟花,作为他们的祭礼。

【二】肢体雪人

那一年,东北罕见地下了一场雪,这是他们此生第一次见到大雪,也是唯一一次。

【三】尸骨奇谈

朱翊钧:我想你,一直在爱你,我跨越城市,走遍千山万水,只为了找到你。只要靠近你,我就心跳不止……

张居正:(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四】隔世夫妻

他们睡在坟墓里,不再分开。

每过一年,他们的手就会靠近一点,最后拥在一起时,化作了尘埃。

【五】胶皮人/蛹&变/态校园

我空空如也的无名指永远在...

by.屠苏

【一】烟花炸弹(又名“炸弹狂人”)

朱翊钧哭了,他伸出手。

张居正走近他,俯下身去,拥他入怀。

指南针炸弹引爆,两人当场炸死,炸弹放出的火药飞向天空,绽放出璀璨的烟花,作为他们的祭礼。

【二】肢体雪人

那一年,东北罕见地下了一场雪,这是他们此生第一次见到大雪,也是唯一一次。

【三】尸骨奇谈

朱翊钧:我想你,一直在爱你,我跨越城市,走遍千山万水,只为了找到你。只要靠近你,我就心跳不止……

张居正:(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四】隔世夫妻

他们睡在坟墓里,不再分开。

每过一年,他们的手就会靠近一点,最后拥在一起时,化作了尘埃。

【五】胶皮人/蛹&变/态校园

我空空如也的无名指永远在等待着你的戒指。

【六】闹鬼电话

我相信还有另一个世界的存在,我死后,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冥冥中,你一直在看着我,对吗?

想你的时候,我会笑,也会哭。

想你的时候,笑容总是自然浮现,泪水也是情不自禁。

我知道你在那里等我。


我:我承认,我已经死亡。


温同泯
最初的一拜天地,也是最后的一谢...

最初的一拜天地,
也是最后的一谢天地。

——————
美丽底图来自@?

最初的一拜天地,
也是最后的一谢天地。

——————
美丽底图来自@?

斯文败类
学校是一所监狱,学生是囚犯,老...

学校是一所监狱,学生是囚犯,老师是狱警,校长是警察局局长

学校是一所监狱,学生是囚犯,老师是狱警,校长是警察局局长

布和丁综合症

《赌注是他婚礼的伴郎位置》【画龙,寒冰遇x周兴兴】

我佛了,欢迎收看我是唯一一个产粮者

寒冰遇为周兴兴挡罚的时候我发现,寒冰遇男友力真尼玛强

本想和朋友分享我可爱的兴兴——【周兴兴是谁?十宗罪有这个人吗】

我TM

雷点注意

ooc严重

修罗场警告

be预警

短小

最后

高飞:看啥看血都融一块去了你俩还是边凉快去吧

【赌注是他婚礼的伴郎位置】

  一场盛大的婚礼,男方必定拿出了不小的费用来举办这场近似乎华丽的婚礼。

  水晶吊顶置于大厅中央,闪烁的水滴状晶体折射着好看的七色光。昂贵的红色花瓣零散地散落在红色地毯上,两种颜色一致的物体混在一起很难分清楚。

  新郎神气地向众人炫耀这是昂贵的玫瑰。但其实在场的人皆知这只...

我佛了,欢迎收看我是唯一一个产粮者

寒冰遇为周兴兴挡罚的时候我发现,寒冰遇男友力真尼玛强

本想和朋友分享我可爱的兴兴——【周兴兴是谁?十宗罪有这个人吗】

我TM

雷点注意

ooc严重

修罗场警告

be预警

短小

最后

高飞:看啥看血都融一块去了你俩还是边凉快去吧





【赌注是他婚礼的伴郎位置】

  一场盛大的婚礼,男方必定拿出了不小的费用来举办这场近似乎华丽的婚礼。

  水晶吊顶置于大厅中央,闪烁的水滴状晶体折射着好看的七色光。昂贵的红色花瓣零散地散落在红色地毯上,两种颜色一致的物体混在一起很难分清楚。

  新郎神气地向众人炫耀这是昂贵的玫瑰。但其实在场的人皆知这只是红色的蔷薇——纯种的玫瑰少之又少。

  新郎官是个刑警,新娘是个侦探,两人请来的也都是些个警察。最大的行头莫过于请动了特案组极其建立者白景玉。

  一身白色西服给本来颜值就不低的画龙填了几分英俊,伴娘们躲在不远处拿着手机狂拍。被请来做伴郎不是画龙本意,但他却又不能不来——新郎官是个奔四十的老刑警。

  新娘则是个三十有余的寡妇,两人一次联手办案打开了了两人尘封已久的热恋的盒子。半年的认识让他们想到结婚——“管他是监狱还是天堂,就是让我一辈子吃女人的亏我也愿意!这婚结定了!”

  婚礼的尾声便是吃席的时候,伴郎们一桌个个都是颜值顶顶的帅哥。好几个伴娘拽着自己租来的长纱裙跑来要手机号。

  包斩手中的笔半晌没落下,他不想给自己找个麻烦,但也不想让这个女人落了脸面。

  “干嘛动我的男人啊。”苏眉夺过包斩手中的笔,一声声下立即引起了一阵嘘声:

  “没想到我这么快就要吃第二桌!”

  “苏眉姐快结婚啊!”

  “包斩你可对我们女神好点!”

  苏眉低了低眉浅笑,看着满脸通红却又说不出话的包斩,他俯下身子在包斩耳边说出了她的借口:“帮你解个围,记得请我吃饭。”

  苏眉的解释成了大家眼中小情侣的甜言蜜语。起哄的声音越来越大,就连画龙也忍不住凑了热闹:“这样可不行啊,小包你咋追画眉啊。”

  画龙的话很让包斩难堪,他的确喜欢苏眉,所以他不敢说“你误会了”这种话,但是他不知道苏眉的心意,万一让人家嫌弃了咋办,岂不是朋友都做不成。

  “画龙哥处对象吗?”一个小姐姐抵过自己的手机,上面赫然写着一串电话号码。

  包斩想着画龙也要完事了。

  “不处,我有喜欢的人了。”

  画龙礼貌地推走手机。

  “这……”小姐姐将手机抽走,道了声打扰了匆匆离去了。

  “咋没听你说过有喜欢人啊?”

  “谁啊叫来看看?”

  “呦还有两桌宴席呢。”

  “看来我的部下都要成家了。”白景玉喝了口白酒,“谁能夺得你的芳心啊?”

  画龙喝了一口闷酒,笑着回道:“红事提白事是不是太扫兴了,而且我是单相思。”

  场面变得尴尬起来,几个人撇开话题去聊新人,还有几人闷头吃着菜不敢再问什么。白景玉道了声抱歉,画龙却说无所谓。

  谁呢?这成了一个大疑问。

  其实,如果你去打听扫毒案,就可以知些不为人知的东西——庆功宴的大功臣有三个。

  一个成了特案组的一员,两个安眠于地下。

  同性恋是什么?是荒谬,是丢脸,是笑话。灵魂的碰撞所产生的结果并不会有异端邪说。

  两人同时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是情敌,是仇人,是水火。有时和平的谈判便会衍生出另一种关系,名之为挚友与赌徒。

  还记得白景玉慌张与愤怒的样子吗?

  他们三个人在孤岛上的那些天,有一个只有两个人知道的赌注。

  海上的月光好不同于陆地,满天繁星点缀夜空;海上的声音好不同于陆地,鱼跃起扑入海洋怀抱;海上的情感好不同于陆地。

  寒冰遇怀里的周兴兴睡熟了。本想为伤员提供足量的热量,却因身材却被伤员抱在怀里暖得舒服。

  画龙睡不着,他看着满天繁星心闷得慌。吃喝已经安顿好,寒冰遇的伤也终于可以被治愈。一切迫在眉头的难题都解决了,紧张的心弦松下来便多了胡思乱想的精力。

  “在想什么。”寒冰遇也睡不着,他白天几乎一直在睡。

  “没什么。”

  “我看出来了。”

  “啧,你们特种兵都那么招人烦?”

  “不是,是你对情敌的敌意太强了。”

  “……”画龙不语,他良久才开口,“我没对你不爽。”

  “那你是在吃周兴兴的醋对吧。”

  “你们特种兵都挺招人烦的,不是因为你是我情敌。”

  “噗呲。”寒冰遇拨弄周兴兴柔软的头发,捏了捏周兴兴藏在头发下的耳垂,“咱俩打个赌咋样?”

  “什么。”

  “赌周兴兴会爱上谁。”

  “切,无聊。”

  “那换个别的,我赌他先爱上你怎么样?”寒冰遇不抬头,他接着去挑逗周兴兴,引得怀里的人发出了小兽一般不舒服的闷哼声。

  “嗯?那好,我赌他先爱上你。赌注呢?”

  “那就赌输方婚礼的伴郎位置,如果他爱上我们两个人任意一个,必须要给他办婚礼。”

  “好啊。”画龙呲笑几声,“你可是‘赌神’,我不是输定了吗。”

  “不一定,赌神也会失误。”

  “我第一次这么想输。”

  “我也是。”

  周兴兴是被弄得真的真的不舒服,他翻了个身,费力地睁开眼,迷迷糊糊看着周围的一切。

  “搞什么啊……快睡觉啊……”周兴兴眼睛一闭就又睡过去,刚才有一场关于他的赌注,他没听到。

  画龙没听到周兴兴说过他喜欢寒冰遇,但画龙能看得出来。

  周兴兴更喜欢去找寒冰遇说话,两人聚在一起总是谈得开心。画龙靠着病房外的墙壁,病房内的笑声一声接着一声,他无声地抽出一根烟,然后摔在地上踩扁。

  他赢了这场赌注。

  在寒冰遇拆弹的时候,周兴兴那句“我陪你”就好像一颗带尖的小石子,卡在心脏的某处随着跳动划出一道又一道痛苦的伤痕。

  庆功宴过程中画龙逃走了,他独自找了家酒馆喝闷酒,他一杯接一杯的喝,喝到他神情恍惚,不分现实幻觉。他隐约中看到桌上未分开的一次性筷子被掰开,感觉到周兴兴夺走他手中半杯的白酒。他想要把周兴兴拥入怀里却扑了个空,酒杯掉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画龙定了定神,桌上的两双筷子完好无损。

  这夜,画龙喝醉了。为了挚友去世而醉,为了爱人逝去而醉,为了他失恋而醉。

  两具遗体靠着埋葬。画龙买了结婚时佩戴的花,“新郎”放在寒冰遇上,“新娘”放在周兴兴上。

  “你输了,赌神。”

  一所公安局向特案组发出了请求。案子很棘手,他们用了近乎一个半月才锁定凶手。画龙在这里待了一个半月终于发现了什么,一个位置,每天都会有人来打扫整理。

  “哪里坐的是谁?”

  “我们周队。”

  “周队?”

  “周兴兴。他是我们这里最小的,却是最聪明的,如果他还活着就不会向你们发出请求了。”

  画龙没再说什么。他看着那张干净的位置,看到了一个瘦小的背影在忙碌。他走进了位置,在桌上随便抽出一本书——一本讲心理的书,他哭笑一声心里说到:

  你明明可以读懂百万个罪犯的心,却读不懂一个爱你的人。

  特案组离开之时画龙被局长拽走。

  “干嘛我不会接受贿赂的。”

  “别把我想成那种人!”局长皱了皱眉,将一个文件夹交给画龙,“这里面是兴兴的遗书还有他在就任期间寄回来的录音笔,我觉得……唉……”

  画龙在上飞机的时候才打开文件夹,他打开熟悉的纸看着像是作文的遗书,文凭是初中水平,文笔却比初中水平要低得多。画龙看着看着就笑出声,感叹遗书对于周兴兴还真是闹着玩似的。

  他想听听周兴兴遗留下来的录音笔,但他却没有勇气摁下去。

  提到的一定是寒冰遇吧。

  画龙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差不多该接受这个现实了。他像是摁下了一个有百分之五十会爆炸的炸弹按钮,紧张等待着周兴兴的声音。

  等一下缓冲是不是有点长。

  画龙疑惑地看着录音笔,这才发现录音笔的灯没有亮,他将笔尾拆开,本该放着电池的地方却空空如也。

  “局长你是不是把周队的遗物给特案组了!”

  “对,这东西本来就应该给画龙。”

  “你给他干嘛啊!那可是周队的遗物而且你没听到周队说的啥吗!”

  “我知道,所以我把电池扣了。”

  画龙废了很大得劲才得到了与录音笔配对的微型电池,他躺在床上看着闪着光的录音笔,摁下了唯一的键——

  “哈……局长,我是周兴兴。”

  “以前您说我写的遗书太薄了,当时的我认为除了哥哥们和妈妈外没什么关心的人了,但我最近才又想填上点内容。”

  画龙听到周兴兴在深呼吸。

  “我和两个人组成了卧底小组,我们在赌场被揭穿了,后来被送到了孤岛上,现在好不容易才回来了。”

  “我们度过了很多吧,我们吃礁石上的海带,喝自制砂锅制成的水,用海鸥尸体上的蛆来治疗外伤。”

  “死里逃生,我觉得那段记忆真的很让我……开心……我好像,有了喜欢的人……”

  “不是那种好感,是,是那种,爱吧?就是好像想要在一起的喜欢。”

  周兴兴拙劣的解释让画龙忍不住笑。两种笑,发自内心的笑,以及哭笑。

  “我不知道怎么告诉他,我们都是男的,会不会让他觉得恶心,会不会讨厌我。我不知道怎么办……”

  “我会找另一个人谈话,我把我喜欢的人说成‘她’来向另个人询问我该怎么办。”

  “他说我应该坦白,什么都不知道前去做才最重要。”

  “但是,我害怕。”小声吸鼻子的声音。

  “局长,我没有学过怎么去以爱情的视角去看待一个人,而且之前我也不认为自己应该学,但我现在发现,我应该知道。”

  “我现在不敢去靠近他,我害怕自己一个微小的行径暴露我的想法。我想去疏远他,让自己远离他。”

  “可是离得越远,时间越长,我就越想他。”

  “我看了很多关于犯罪心理的书,也问了很多经验丰富的老刑警,我明明可以很轻松地读懂百万个罪犯的心理,但我却读不懂一个我爱的人。”

  “记于,离开荒岛第七天。”

  大片的沉默。画龙关掉了录音笔,他用自己的手罩住躺在床上的录音笔,就好像罩住了周兴兴。

  他再听了一遍,又听一遍,重复再一遍……听到黎明破晓,听到电池电量耗尽,听到每一个字他都烂记于心。

  画龙将备用的电池换上,自己则换衣准备工作,录音笔继续播放着周兴兴最后的遗言。

  播完之后又是大片的沉默,画龙正在洗脸,没办法及时去重播。

  “对了,”还未播完,画龙抬起录沾着水珠的脸,疑惑地看向录音笔,“我爱的那个人,”

  “他叫画龙。”

  画龙又来扫墓了,他将鲜红如血的的蔷薇花放在周兴兴墓前——尽管阴阳相隔,但他们如火的爱却未熄灭一丝。

  “真是,你这人太不坦诚了吧,害我误会这么久。”

  “虽然我给你和寒冰遇弄了婚礼但你俩绝对不可以结婚!”

  “你肯定要去天堂,所以我还得活着积德,必须要和你去同一个地方!”

  “倒是你。”画龙擦去寒冰遇墓碑前的尘灰,“我的婚礼办不成了,你的伴郎也做不成了,咱俩扯平了。”

波尔金诺之秋

过去浦东惠南镇步行街上好多以乞讨为生的畸形儿,双腿硬拗到肩后,撑地行走,特别可怜。显然是人为。

采生折割就是利用残疾或畸形来进行乞讨。 旧时也指残害人命,折割肢体,采其耳目脏腑之类,用来合药,以欺病人达到骗钱的目的。

据《清稗类抄》载:乾隆时,长沙市中有二人,牵一犬,较常犬稍大,前两足趾较犬趾爪长,后足如熊,有尾而小,耳鼻皆如人……遍体则犬毛也。能作人言,唱各种小曲,无不按节。观者如堵,争施钱以求一曲。

《清稗类抄》记载了扬州城中的五位畸形乞丐:一男子上体如常人,而两腿皆软,若有筋无骨者,有人抱其上体而旋转之,如绞索然。一男子胸间伏一婴儿,皮肉合而为一,五官四体悉具,能运动言语。一男子右臂仅五六寸,右手小如钱,而左臂长过膝,手大如蒲葵扇。一男子脐大于杯,能吸淡巴菰(烟草外来语音译名称),...

采生折割就是利用残疾或畸形来进行乞讨。 旧时也指残害人命,折割肢体,采其耳目脏腑之类,用来合药,以欺病人达到骗钱的目的。

据《清稗类抄》载:乾隆时,长沙市中有二人,牵一犬,较常犬稍大,前两足趾较犬趾爪长,后足如熊,有尾而小,耳鼻皆如人……遍体则犬毛也。能作人言,唱各种小曲,无不按节。观者如堵,争施钱以求一曲。

《清稗类抄》记载了扬州城中的五位畸形乞丐:一男子上体如常人,而两腿皆软,若有筋无骨者,有人抱其上体而旋转之,如绞索然。一男子胸间伏一婴儿,皮肉合而为一,五官四体悉具,能运动言语。一男子右臂仅五六寸,右手小如钱,而左臂长过膝,手大如蒲葵扇。一男子脐大于杯,能吸淡巴菰(烟草外来语音译名称),以管入脐中,则烟从口出。一女子双足纤小,两乳高耸,而颔下虬髯如戟。于是观者甚众。

《兰舫笔记》也记有同类情况:余昔在都中,每见有以怪人赚钱者……种种奇形……震泽城中市桥一女子,年十五,貌美而无足,长跪乞钱。


包办嗅觉🚓
和 @黑鸡 老师一起茶绘玩!高...

@黑鸡 老师一起茶绘玩!高飞和周兴兴形象也出自黑鸡老师

@黑鸡 老师一起茶绘玩!高飞和周兴兴形象也出自黑鸡老师

包办嗅觉🚓

p1是用空间模板搞得画包!心满意足嘿嘿嘿,我终于记得给包斩画黑皮了!

p1是用空间模板搞得画包!心满意足嘿嘿嘿,我终于记得给包斩画黑皮了!

唤潮

致《十宗罪》

窗外树上的枯叶落下

掩盖了往事

外墙的蔷薇盛开

花散一地

山伯与英台化蝶离去

千年轮回只为一瞥

血染沙场

回首却只念一个家

你我深情相拥看最美的烟花

唯有百合花开满

夕阳染红天穹

你骑着竹马向我走来

手握一对青梅

冥冥之中自有天命

今生你就是我的唯一

我还记得你的声音

朦胧的身影却模糊了双眼

只有在梦中才真正清醒

历史留下斑驳的划痕

愚昧创造无尽的深渊

到底需要多少鲜活去填补

最纯洁的感情夹在早已泛黄的笔记中

晶莹的琥珀里藏着荒谬的艺术

睡莲在地下绽放

心中的薄茧片片剥落

泪珠从脸庞滑落摔成七瓣

天使将你拥抱

恶魔却伸出利爪

十八层地狱传...

窗外树上的枯叶落下

掩盖了往事

外墙的蔷薇盛开

花散一地

山伯与英台化蝶离去

千年轮回只为一瞥

血染沙场

回首却只念一个家

你我深情相拥看最美的烟花

唯有百合花开满

夕阳染红天穹

你骑着竹马向我走来

手握一对青梅

冥冥之中自有天命

今生你就是我的唯一

我还记得你的声音

朦胧的身影却模糊了双眼

只有在梦中才真正清醒

历史留下斑驳的划痕

愚昧创造无尽的深渊

到底需要多少鲜活去填补

最纯洁的感情夹在早已泛黄的笔记中

晶莹的琥珀里藏着荒谬的艺术

睡莲在地下绽放

心中的薄茧片片剥落

泪珠从脸庞滑落摔成七瓣

天使将你拥抱

恶魔却伸出利爪

十八层地狱传来阵阵哀嚎

思念啃噬着彷徨者的内心

是什么让我忘却黑暗

是什么让我无谓死亡

走进幽静的田间小径

老翁在昏暗的灯光下低声喃喃

看炊烟袅袅阡陌交通

看天幕低垂星光璀璨

停下倾听远古的叹息

脚下雏菊在静静开放

——————————————————————————————

二刷十宗罪感触蛮深的,把能想到的故事情节编了编。(纯有感而发,不喜勿喷)_(:3」∠)_

闲余

十宗罪语录

1、儿童乞丐是城市里畸形的怪物,这怪物的父亲叫做冷漠,母亲的名字叫做视而不见

2、一个儿童跪在街头,陈述的是全人类的罪恶

3、在过去,应该遗忘的地方,有只蝴蝶震动翅膀,一个花瓣偶然飘落。

4、一场雨落在每个人的心事之上,每一滴,都在追忆我们的似水年华和悠然过往。

5、电梯的恐惧之处在于——你永远不知道电梯门打开以后你会看到什么。

6、有时我们的眼睛可以看见宇宙,却看不见社会底层最悲惨的世界。

7、我的爱比最深的海水还要深,你要是肯看着我的眼睛,就会看到深渊,看到我眼睛里的鱼游来游去。

8、那些卖肾的人,左边肾上写的是愚昧,右边肾上写的是贫苦。他们大多是农民,贫苦并不可怕,可怕是他们无力改变贫苦的生活。

9、如...

1、儿童乞丐是城市里畸形的怪物,这怪物的父亲叫做冷漠,母亲的名字叫做视而不见

2、一个儿童跪在街头,陈述的是全人类的罪恶

3、在过去,应该遗忘的地方,有只蝴蝶震动翅膀,一个花瓣偶然飘落。

4、一场雨落在每个人的心事之上,每一滴,都在追忆我们的似水年华和悠然过往。

5、电梯的恐惧之处在于——你永远不知道电梯门打开以后你会看到什么。

6、有时我们的眼睛可以看见宇宙,却看不见社会底层最悲惨的世界。

7、我的爱比最深的海水还要深,你要是肯看着我的眼睛,就会看到深渊,看到我眼睛里的鱼游来游去。

8、那些卖肾的人,左边肾上写的是愚昧,右边肾上写的是贫苦。他们大多是农民,贫苦并不可怕,可怕是他们无力改变贫苦的生活。

9、如果一个女孩过得太苦,流的眼泪太多,那么慈悲的上帝就会给她一个心上人,让她不再孤单。

10、离开一个人,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需要他。

11、其实任何一个我们身边看似普通的人,都存在他背后所不为人知晓的另一面。

12、她用雷声提醒那个失踪的男人沉默中也有雷霆,用闪电告诉他夜晚 不全是黑暗。


哎呀啃排骨的时候可开心了.

十宗罪.

“我开始穿他的衣服,涂他的脑浆,模仿他的一举一动,因为我爱他,所以我变成了他。”——《十宗罪》

“我开始穿他的衣服,涂他的脑浆,模仿他的一举一动,因为我爱他,所以我变成了他。”——《十宗罪》

包办嗅觉🚓

P1是空间模板画的!我又忘了给包斩画黑皮了,原著蔷薇杀手里小布丁说包斩像个煤球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1是空间模板画的!我又忘了给包斩画黑皮了,原著蔷薇杀手里小布丁说包斩像个煤球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七韶

《十宗罪》

“两个男人面对面抱在一起,听着彼此的心跳和呼吸,别样的情愫在心底生长。”《十宗罪》

我开始涂她的脑浆 穿她的衣服 模仿她的一举一动 因为我爱他。——《十宗罪5》

结婚前,我只想要一个拥抱,之后才发现我需要一张床,一栋房,一张证。直到离婚后才发现,我需要的只有一个拥抱。  ——《十宗罪》

《十宗罪》里面都是用最血腥的文字,在写最极致的爱。

“两个男人面对面抱在一起,听着彼此的心跳和呼吸,别样的情愫在心底生长。”《十宗罪》

我开始涂她的脑浆 穿她的衣服 模仿她的一举一动 因为我爱他。——《十宗罪5》

结婚前,我只想要一个拥抱,之后才发现我需要一张床,一栋房,一张证。直到离婚后才发现,我需要的只有一个拥抱。  ——《十宗罪》

《十宗罪》里面都是用最血腥的文字,在写最极致的爱。


包办嗅觉🚓

两张画包,还有p3是半年前对特案组的印象绘,多半是照着原著描述画的,我还是好喜欢蜘蛛描述的憨憨包啊!可能是因为都是山东老乡,我太喜欢包斩了

两张画包,还有p3是半年前对特案组的印象绘,多半是照着原著描述画的,我还是好喜欢蜘蛛描述的憨憨包啊!可能是因为都是山东老乡,我太喜欢包斩了

江厌离ya

位置:江西省九江县九江市沙河街楼外楼书店2楼。

位置:江西省九江县九江市沙河街楼外楼书店2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