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千子村正

10.3万浏览    1865参与
Araki
这几个村正,要选哪一个呢? 算...

这几个村正,要选哪一个呢?

算是私设吧orz

这几个村正,要选哪一个呢?

算是私设吧orz

加州污光-千子村正的保护者

【蜻村】无题

  •蜻蛉切x千子村正


  •角色出于个人解释


  •包含个人设定


  把两人的轻装图放在一起之后突然觉得村正这么小一个啊……←这样的脑洞


  ————


  路过庭院的时候,望见了千子村正。于是蜻蛉切驻足。


  村正与秋田藤四郎说着些话。时值落樱纷纷的春日,那两振刀的发似浸透了樱树落下的柔和色泽一般。


  离得远,并不能听清他们在聊什么。只见村正弯下腰摸了摸秋田的头,笑着,似乎是在与秋田告别。秋田也仰起头与村正道别。


  啊……村正原来有这么高么……


  像是落樱拂过脸颊叫人一惊,蜻蛉切望着那两人忽然便产生了这样的想法。虽说村正是站在短刀身...

  •蜻蛉切x千子村正


  •角色出于个人解释


  •包含个人设定


  把两人的轻装图放在一起之后突然觉得村正这么小一个啊……←这样的脑洞


  ————


  路过庭院的时候,望见了千子村正。于是蜻蛉切驻足。


  村正与秋田藤四郎说着些话。时值落樱纷纷的春日,那两振刀的发似浸透了樱树落下的柔和色泽一般。


  离得远,并不能听清他们在聊什么。只见村正弯下腰摸了摸秋田的头,笑着,似乎是在与秋田告别。秋田也仰起头与村正道别。


  啊……村正原来有这么高么……


  像是落樱拂过脸颊叫人一惊,蜻蛉切望着那两人忽然便产生了这样的想法。虽说村正是站在短刀身边,但村正直起身之后,秋田看起来格外矮小,秋田望向村正的样子也有些费劲。


  自己总能毫不费力地把村正整个圈在怀里,习惯了垂眸倾首去看村正,习惯了顺手摸一摸对方的头顶,似乎下意识地把对方当成了小小的一个。全然忘却了村正本也是雄姿英发,风神俊雅。


  不知是否是对自己有些无奈,蜻蛉切苦笑了下。那厢村正早注意到了他,送走秋田便径直走来,忽见他这样笑,不解道:“蜻蛉切……?怎么了?”


  “啊……已经讲完了吗?一起回去吧?”蜻蛉切道。


  村正将两手撑在楯栏,仰头看他,意味不明地轻笑起来:“huhuhu……你在想什么?”


  被村正这么揶揄似的看着,气氛倒是陡然难以言说了起来。蜻蛉切叹了口气,拿他没办法一般,伸手摸了摸村正的头,说:“你这家伙……总是这样。”


  村正走远了几步绕过栏杆登上走廊,快步跟了上来,若无其事地笑笑,道:“这样吗?”


  蜻蛉切便道:“我只是在想你原来这么高啊。”


  “诶?”


  意料之外的答案让村正愣了愣,伸手比划了一下自己与蜻蛉切的身高差,说:“怎么了?你有什么不满吗?对我?”


  “嘛……只是……没怎么注意到。”蜻蛉切像是觉得这个回答颇有些尴尬,犹豫了一下说着,垂下眸的时候正对上村正的双眼。那双与自己相同的柑子色双眼微微眯起,似乎在认真审视自己。那模样看起来十分可爱。


  听了这话,村正轻轻撇了撇嘴,移开了视线说:“那不是你的问题么……我好歹也是……”


  “啊……嘛,也是。”


  蜻蛉切便笑了笑,又顺手摸了一下村正的头。大抵是落樱之日,藤色的长发比平日柔和了几分。村正与自己并肩同行的时候,垂眸只能看见他的头顶……桀骜的呆毛倒是无论从什么时候看过去都十分显眼。


  “刚才在和秋田说什么?”


  “嘛,关于明天的内番。”


  “这样。”


  “……”


  两人一边闲聊,一边转过了望得见樱花的拐角。背后看过去差异明显的身姿也一并在拐角处失去了影踪。只听得跫音相和渐远。


  —完—


加州污光-千子村正的保护者

村正生态观察 三•正真

  •本篇或许会有一些蜻村cp向感觉的东西,毕竟我就吃这对。


  •顺便,感谢轻装!!!


  •其余同前两篇,懒得重复打字。


——————


  正真的资料非常混乱,本篇以刀剑乱舞设定表记为准,“正真”指蜻蛉切作者藤原正真。


  关于正真的活跃期,我查到有两种:


  本朝锻冶考:1501--1528


  古今锻冶备考:1532--1555


  而村正的活跃期同样有两种:


  1394--嘉吉年间(1441--1444)


  1489--1521


  前篇也提到过,前一种并无直接证据。另外,以刀剑乱舞设定村正为初代作以及设定中包含了...

  •本篇或许会有一些蜻村cp向感觉的东西,毕竟我就吃这对。


  •顺便,感谢轻装!!!


  •其余同前两篇,懒得重复打字。



——————


  正真的资料非常混乱,本篇以刀剑乱舞设定表记为准,“正真”指蜻蛉切作者藤原正真。


  关于正真的活跃期,我查到有两种:


  本朝锻冶考:1501--1528


  古今锻冶备考:1532--1555


  而村正的活跃期同样有两种:


  1394--嘉吉年间(1441--1444)


  1489--1521


  前篇也提到过,前一种并无直接证据。另外,以刀剑乱舞设定村正为初代作以及设定中包含了妙法(1513)的部分来看,本篇只能取后者。


  如若前者成立,正真无论取哪种都会是村正几代开外了。


  而正真与村正的关系,一说师徒,一说后代,一说同门(师平安城长吉,推测)。桑名方表记正真为村正弟子。冈崎方只言技术协力。一句话概括就是实际关系不明。


  回到刀剑乱舞设定上来正真是村正一派。生肉老师提及他们两刃多使用“村正一门”。个人倾向于师徒。


  那么正真是师从哪一代村正呢?游戏里村正的设定是初代作,那么如若正真师从初代村正,他的活跃期只能取本朝锻冶考的年份。与初代村正有20年左右的时间线交错。


  也就是说蜻蛉切与村正或许曾在同一个时期一同眺望着伊势湾。


  当然,说是村正一门也不一定非要初代村正,那么采用古今锻冶备考的时间也无不妥。这样的话蜻蛉切与村正是何时知晓对方的就留有空白叫人遐想了。


  本篇倾向于前者。在我们知道他们的名姓之前,他们早已熟知对方,早已将对方作为重要的存在。那么来写一写个人对于村正派两振设定的看法吧。


  蜻蛉切是村正派的“誉”,村正背负着的是村正派的妖刀之名,两人是村正派的两面,是“光”与“影”。


  而前篇也提过村正也曾享有盛名。也就是说他们俩曾共享盛誉,少年得意似的意气风发。而后时光流转,一抔黄土尽掩了村正拥有过的一切。


  或许蜻蛉切还未拥有那个名震天下的号时曾望向村正,对方身姿熠熠,而再之后村正背负着传说之时,也曾看着蜻蛉切身姿熠熠,耀眼夺目。


  于是村正会笑着说自己是被称为妖刀的那个村正。于是蜻蛉切会一遍一遍地说村正不是坏人。


  于是他们穿上同样写着“村正”的浴衣。


  刀音的台词不会在游戏里出现,但蜻蛉切的浴衣何尝不是在表达与那句话同样的意思呢。


w玖歌w

学习的时候总想着摸鱼然后。

学习的时候总想着摸鱼然后。

w玖歌w

最近的x
还有摸的别人家的婶

最近的x
还有摸的别人家的婶

我是一只蠢吃货

【蜻千】现代-剑道(1)

  蜻蛉切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就不明不白的加入了剑道部,明明自己从会走路起跟师父本多忠胜学的就是枪,当然硬要说枪和刀的通性的话也不是没有,毕竟如果硬扯的话菜刀都能扯上几分关系,所以到底是为什么?

  今天是他升到时政高等学校高中部的第一天,三河中学到底还是没能撑到他考进大学,好在他成绩不错时政高中部肯收他。临离开前师父还告诉他,他有个远房表哥也在时政就读,今年应该也恰好升高中部,索性就跟校长商量着把他调进这个表哥的班里让表哥多照顾照顾他,让他有什么不会的不懂的都去找这个表哥,表哥虽然只比他大几个月但是已经在外自己生活很久了,一定能照顾好他。

  当然,蜻蛉切估计,如果他师父亲眼看见了他这个表...

  蜻蛉切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就不明不白的加入了剑道部,明明自己从会走路起跟师父本多忠胜学的就是枪,当然硬要说枪和刀的通性的话也不是没有,毕竟如果硬扯的话菜刀都能扯上几分关系,所以到底是为什么?

  今天是他升到时政高等学校高中部的第一天,三河中学到底还是没能撑到他考进大学,好在他成绩不错时政高中部肯收他。临离开前师父还告诉他,他有个远房表哥也在时政就读,今年应该也恰好升高中部,索性就跟校长商量着把他调进这个表哥的班里让表哥多照顾照顾他,让他有什么不会的不懂的都去找这个表哥,表哥虽然只比他大几个月但是已经在外自己生活很久了,一定能照顾好他。

  当然,蜻蛉切估计,如果他师父亲眼看见了他这个表哥的模样大概打死都说不出让他照顾自己的话。

  “huhuhuhu既然本多先生把你交给了我,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哟蜻蛉切小可爱♡”

  眼前随着对方怪笑而不断抖动的两根粉色的呆毛抖的蜻蛉切的太阳穴也跟着一跳一跳的疼,他最不擅长对付这种举止轻浮的人,也不知道师父是不是找这个表哥来给自己磨练心性的。

  “huhuhuhu为什么不说话呢,是还没习惯环境有些害羞吗?真可爱呢♡huhuhuhu”

  “不是。”蜻蛉切拉着自己的另一个行李箱跟在这个表哥身后往自己的宿舍走,也不知道他师父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又哪儿来的人脉竟然把他安排到他这个表哥的寝室里,巧的是他这个表哥又刚好没有室友,不过就目前来看,这很可能并不是个巧合。

  大概是蜻蛉切的回答太过简介也太过冷淡,对方只是轻笑了两声便没再开过口,拉着从蜻蛉切手里接过的行李一路领着蜻蛉切回了寝室。

  寝室里很干净,无论是被养的很精致的小盆栽还是铺在他床铺上的带着阳光味道的备用床铺,又或者是带着淡淡樟脑球味的衣柜和泛着淡淡清新剂味的卫生间,都透露出屋主的精致和细心,包括给他准备的洗漱用品和日常生活用品也都透露着独到的精细,也许他这个表哥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奇怪?

  “本多先生说你对这些东西并不是很在意,所以我就照自己的标准给你准备了一份,右面的床铺是我从初中部就开始住的,所以左边的床铺归你,有什么意见吗?”

  蜻蛉切看的出来,对方虽然问着他有没有意见,但明显是并不打算采纳的表情,所以也只是简单的回应了一下就开始整理自己的行李。

  “哎呀,忘了做自我介绍了呢,我叫千子村正,未来的一段时间请你多多指教了哟,蜻蛉切小可爱♡huhuhuhu”

  即使对于对方轻浮又随意的自我介绍有些反感,必要的礼仪还是要有的,所以蜻蛉切放下手中 的东西站起来十分郑重的对着千子做了个中规中矩的自我介绍。

  “我叫蜻蛉切,请多指教。”

  “说起来,明天才是返校报道的日子,那么,今晚想吃些什么呢,蜻蛉切小可爱♡”

  “刚才就一直想说,麻烦请好好叫我的名字可以吗?千子村正。”

  “huhuhuhu可以哟,蜻蛉切小可爱♡”

  对于交流不下去的人蜻蛉切也并没有一定要交流的欲望,索性并不理会千子继续整理行李,而千子依旧是轻笑了两声没有再继续挑衅蜻蛉切。

  等蜻蛉切终于把自己的行李全部整理完的时候,外面已经开始渐渐暗下来了,胃中的抽搐感终于是让他想起来自己的上一顿饭还是早上来之前吃的,连带着想起自己还有个奇怪的表哥室友莫名的胃又抽搐了几下,但是出于人道主义精神蜻蛉切还是决定叫对方一起出去吃个饭,至于对方到底出不出去就与他无关了。

  然而等他做好心理建设准备叫千子的时候才发现,千子早就在他收拾东西的时候走了,那一瞬间,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蜻蛉切的确感觉松了口气,当然,下一秒不让人觉得头疼的千子怕不是个假千子。蜻蛉切现在无比后悔为什么要答应师父来时政高校找他这个表哥,身心健康的活着不好吗?何至于现在想锁门出去吃个饭都做不到。

  在纠结了几分钟后蜻蛉切还是决定去找宿管老师借备用钥匙用一下,只要他跑的够快就可以当做他直接锁了门。然而,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才发现门口的鞋柜上安安静静的躺着一把单独放着的钥匙,抱着试试的心态蜻蛉切用它锁了一下门,竟然意外的锁上了,所以说,这把钥匙是单独留给他的?他这个表哥还真是个怪人。

  时政高校是出了名的放养式教学,只要不是上课,学生的所有无危险课外活动学校一概不管,当然,经费方面也是一样。所以,学校的社团又多又杂,只要你们能自行经营下去,学校并不介意在社团表上多填个名,当然,前提是你的人数够得上团这个字。

  按理来说,不少初中部直升上来的学生都是被各个社团内定了的,所以社团招募盯的就是蜻蛉切这种外校升上来的新生,然而他来的一路并没有任何一个人过来跟他搭话,只要仔细想想就知道原因在谁身上,怎么感觉并没有那么意外呢。

  然而,就在所有的招募人员都围在蜻蛉切周围把自己的社团吹的天花乱坠的时候,外围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吸引了蜻蛉切的注意。

  “你们剑道部还没被解散吗?竟然还过来招人。”

  这个声音响起的那一瞬间,蜻蛉切感觉周围被人围的有些稀薄的空气在一瞬间疏通开了,看样对方是个不太好惹的家伙,听起来大概是什么大社团?

  “剑道部有什么不敢来的,被打到跪地求饶的人不是都敢来招人吗huhuhuhu……”

  熟悉的笑声让蜻蛉切的太阳穴莫名习惯性的跳了一下。

  “哎呀,这不是蜻蛉切小可爱吗,这么巧,寝室收拾完了吗♡”

  蜻蛉切很难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总结一下大概是就是,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巧?

  “你!……”原本打算还嘴的人因为千子转移了对话目标也随之看向蜻蛉切,到了嘴边的讽刺千子的话也变成了,“同学,来我们柔道部吧,我们是时政高校最大的社团,保证不浪费你这一身的才华。”

  莫名成了事件中心人物的蜻蛉切尴尬的都不知道摆出什么表情,他是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吗?他这表哥怕不是他的报应吧。

  “哎呀哎呀,黑田,你所谓的才华就是一身腱子肉吗,你听见柔道在哭了吗。”

  “被诅咒了的剑士有什么资格说我,你听见被你握住的剑在哭吗?把竞技打成谋杀也亏你还有脸站在这儿,你不应该跪在那些可怜的对手的坟前好好忏悔吗?凶手!”

  那是蜻蛉切第一次见到千子轻浮的笑脸有了一丝裂缝,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还是不巧被他捕捉到了,那是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气,柔道部还是PASS掉吧,先不说他就是个门外汉,就光是这迟钝的团长这个社团就不会被他放在考虑范围之内。

  “剑在我的手中哭没哭我不知道,但是你被我打到痛哭流涕我倒是记得很清楚呢huhuhuhu……”

  “剑道部有今天的景象也是拜你所赐吧,被禁赛的团长,哦,差点儿忘了,你已经不是团长了,毕竟被除名了嘛。”

  黑田带着自己社团的人笑的十分放肆,笑的蜻蛉切都替他后脊发凉。

  “同学,来我们柔道部吧,你看他们剑道部现在剩下的这些老弱残兵,你来我们柔道部,我们今年一起拿下全国高校柔道大赛冠军。”

  大概是觉得嘲笑千子的用处比不得招募到蜻蛉切,所以直接无视了千子这头。

  然而,蜻蛉切显然不会像他这么傻,上前一步握住千子拿起竹刀的手,在千子略带杀气的眼神下将千子的手暗暗按了下去。

  “谢谢你的邀请,不过我对柔道的了解并不多,反而是对剑道有几分了解,所以我决定加入剑道部,非常抱歉,辜负了你的好意。”

  “你去剑道部根本就是暴殄天物,剑道部早在他加入的时候就注定要结束了。”

  蜻蛉切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想骂人的冲动,为了按住千子,他隐藏在袖子下的手臂上的青筋都快爆出来了,这人还是不知死活的在挑衅。

  “放开我,我如果不让柔道部参加一次祭拜黑田部长的活动岂不是很对不起凶手这个称呼?”

  大概是千子的话中杀气过于露骨,黑田总算感觉出来了不对,下线已久的智商也终于是接收到了蜻蛉切给他的眼神暗示,放下一句“我才不跟你一般见识”的迷之狠话带着一群浩浩荡荡来灰溜溜走的柔道部部员离开了。

  于是,画面回到了一开始,奉行言出必行的蜻蛉切就这么签下了这份卖身契(?),为了拯救一个奋不顾身作死的人。

  至于千子,黑田走之后留给蜻蛉切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就离开了,一夜未归。

夏九瑶

正式官宣ヾ(゚∀゚○)ツ
主村正:我x千子村正(刀剑乱舞)——是【我单方面承认的】官方cp
千子ちゃん:小千子、千子酱
貴方:你/亲爱的

我流主村正:沙雕超宠人又热爱吐槽的ky深灰切黄黑渐变的审神者九瑶x表面黄色实则试探交往后比交往前更容易害羞的千子村正

正式官宣ヾ(゚∀゚○)ツ
主村正:我x千子村正(刀剑乱舞)——是【我单方面承认的】官方cp
千子ちゃん:小千子、千子酱
貴方:你/亲爱的

我流主村正:沙雕超宠人又热爱吐槽的ky深灰切黄黑渐变的审神者九瑶x表面黄色实则试探交往后比交往前更容易害羞的千子村正

朔风月

【刀乙女】色子(千子/女婶)#01


*本来是要给  @徘徊在厕所门口的npc 做生贺的更新,结果没忍住提前发了,生贺文等考试回来赶工。

————————————————————————
梗概:
土味爽文,手撕时政。 

标题:色子 

作者:3000

 配对: 千子村正/女审神者 

分级: M 

警告: 我流村婶,行文逻辑混乱/片段灭文,暴力/流血/粗口/性暗示,暗堕,作者完全不懂历史和日本历史文化不擅长考据,私设有。 

*这些角色都不属于我,也不影射任何人,请勿对号入座。我无意贬损任何角色,如果你感到不适就快跑!本文不适于18岁以下、精神...


*本来是要给  @徘徊在厕所门口的npc 做生贺的更新,结果没忍住提前发了,生贺文等考试回来赶工。

————————————————————————
梗概:
土味爽文,手撕时政。 

标题:色子 

作者:3000

 配对: 千子村正/女审神者 

分级: M 

警告: 我流村婶,行文逻辑混乱/片段灭文,暴力/流血/粗口/性暗示,暗堕,作者完全不懂历史和日本历史文化不擅长考据,私设有。 

*这些角色都不属于我,也不影射任何人,请勿对号入座。我无意贬损任何角色,如果你感到不适就快跑!本文不适于18岁以下、精神洁癖、文风洁癖者食用,自嗨产物,以上。
*确认不是刀了。 

*流水账警告
 ————————————————————————

#1 


“第四日,小雨,夜晚遇袭两次……”女人写到。笔记本受了潮有些起皱,但她似乎不很在意。一言不发地伏在小木桌前已经一整个上午的光景了,大多数时候她只是漫无目的地翻弄纸页发出哗哗的小噪音,偶尔提起钢笔写一两行字,然后又划掉它们。 


“为什么不试着做点别的呢,现在大概算不得什么思考的好时机。”出于不好意思打搅到她的缘故,千子村正被迫也保持了半晌的安静,但只有翻书写字声音的空气对他来说未免太过无聊了。 

“怎么说?”她直起身面对他,挑起一边的眉毛,用卷成筒状的笔记本轻轻敲打左手心。 

“您心神不宁,显而易见。”他微笑着回答她,“您总喜欢把自己埋在文件堆里来排解不安,但现在我们不再有那些工作需要处理了,审神者阁下。” 

女人像被什么击中了似的僵直了片刻,然后仰头靠上椅背,把手里的纸卷摔回桌上,重重地吐了一口气。“不错,”她说,旋而又纠正道,“所以也许你不该继续称呼我为审神者。” 

“您介意的话,”村正谦卑地向她稍稍鞠了一躬,“我不会意时之政府的妄议,您一直都是我最尊敬和信赖的审神者大人。我也希望您能同样的完全信任我……您会吗?”她眨眨眼睛,没有答话。这使得付丧神有些失落。“那么请您至少同意我出门为您买件新衣,这也许会对今后的行动有些帮助……恕我直言,您的着装看起来有点不那么合时宜 ,主人。” 

千子村正转身正要推门离开的时候,女人突然从椅子上跳下来,一把捉住了他的手臂。然后她抬头看向他,勾出一个快活的笑:“我和你一起去。还有,你是对的,确实是审神者比较好听。” 

实在是过于没有警惕心了,她想,他们现在看上去就和其他正逛街的情侣没什么两样,除了奇装异服——对于当下所处的时代来说,也许她是应该更低调一些。 

我是怎样从受人景仰的审神者变成亡命天涯的通缉犯的?阴谋,和时政分道扬镳,指控及其背后的刀光剑影……前尘不可追,但她确信将会迎接自己的不是阶下囚的镣铐,而是自由的盛大逃亡。 

女审神者将注意力转向远远传来的潮鸣,挽着情人的手,惬意地眯起眼睛。

tbc.

咕咕哒鲁

这周搞的,p2真·千子·姐姐
校运会风好大画不动,翻了设定集就一直觉得老师们太牛逼了我不配画刀,尽管还是画了(草)。
草稿糊了没画出千子姐姐的lai子我好恨,传了才想起毛利那张漏了点东西没画(。)
是空间立的两个flag共同作用产物,还差30张就还债完毕了,害,我能画到高三

这周搞的,p2真·千子·姐姐
校运会风好大画不动,翻了设定集就一直觉得老师们太牛逼了我不配画刀,尽管还是画了(草)。
草稿糊了没画出千子姐姐的lai子我好恨,传了才想起毛利那张漏了点东西没画(。)
是空间立的两个flag共同作用产物,还差30张就还债完毕了,害,我能画到高三

急支唐浆
比jio 这两个人真的好像穿着...

比jio

这两个人真的好像穿着刀派团建制服并肩前往洗浴会所又仿佛两个澡堂工作间隙出来抽烟唠嗑透气的搓澡师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掉粉发言

比jio

这两个人真的好像穿着刀派团建制服并肩前往洗浴会所又仿佛两个澡堂工作间隙出来抽烟唠嗑透气的搓澡师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掉粉发言

加州污光-千子村正的保护者

【蜻村】飞蛾

  •蜻蛉切x千子村正


  •设定为村正因为传说个体处于一种不稳定的状态,会失控


  ——


  平日总无人涉足的僻静之所。躲避什么一般,怀抱着本体刀的千子村正来到此处。疏于打扫后特有的灰尘味道弥漫在房间里,将他一并浸透。像是终于支持不住,村正腿一软便摔倒了下去蜷缩起身子。


  村正感觉自己正在融化,很快会支离破碎。意识勉强维持着,细细的丝线会在什么时候断开呢?


  不吉、不详、作祟、杀害主家的刀。


  嗜血的刀。


  妖刀。


  在耳畔细语呢喃着的,是谁呢?为何声音与自己如此相似?


  啊啊,想要鲜血。


  刀刃切割人体,划破肌肤,将...

  •蜻蛉切x千子村正


  •设定为村正因为传说个体处于一种不稳定的状态,会失控


  ——


  平日总无人涉足的僻静之所。躲避什么一般,怀抱着本体刀的千子村正来到此处。疏于打扫后特有的灰尘味道弥漫在房间里,将他一并浸透。像是终于支持不住,村正腿一软便摔倒了下去蜷缩起身子。


  村正感觉自己正在融化,很快会支离破碎。意识勉强维持着,细细的丝线会在什么时候断开呢?


  不吉、不详、作祟、杀害主家的刀。


  嗜血的刀。


  妖刀。


  在耳畔细语呢喃着的,是谁呢?为何声音与自己如此相似?


  啊啊,想要鲜血。


  刀刃切割人体,划破肌肤,将组织破坏,拆骨折筋。沾染鲜血的美妙感觉。


  鲜血的味道。


  千子村正颤抖了起来,他猛地咬住了刀柄,像是要将它咬碎。


  如果不阻止自己的话、如果不阻止……


  视野被赤色填满,落下的头颅沾着血,惊鸿一见犹如美丽的红椿盛放。刀也好,手也好,都被染红了,泛着可爱的湿意。轻轻舔过去的时候,尝到了甘美的味道。


  不知是否是想要哭泣,自那唇齿之间零落几声痛苦的呜咽。付丧神颤抖如风中枯叶。亦如枯叶一般,转瞬之间即会破碎。


  寻找到村正的时候,对方缩在屋角。蜻蛉切感觉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到来。那个颤抖着蜷缩起来的样子看起来格外无助而幼小。


  “村正。”


  将门轻掩上,蜻蛉切低声唤他。


  自那散乱的前发之间,那双夕烧般的眸子径直朝他望过来。已被泪水沾湿的双眼有些涣散。


  蜻蛉切顿了顿,见他并没有其他反应,便靠了过去。村正下意识地躲避,却一下子被搂进了怀里。


  “唔……”


  似是想要说些什么,又似乎仅仅是因为痛苦而低吟。村正意识到身侧有鲜活而温暖的人体。渴望的血的味道。将刀刃切进人体之中。椿花渍香,落樱流红,血香宛转。


  “村正。”


  温柔地握住了村正摸上刀柄的手,蜻蛉切再度唤了一声。对方的手冰冷一如凛冬。他又道:“村正不是坏人。”随即低下头,附耳对村正重复了一遍。柔软的薄藤色头发从他脸颊上蹭过去。


  妖刀。不祥之物。杀害主家的刀。


  ——村正不是坏人。


  温柔而坚定的声音,努力地越过了所有的障碍在耳畔响起。恍惚间让人想起伊势湾平稳柔和的波。


  啊啊。


  “村正不是坏人。”


  幻象是什么时候碎掉的呢?意识到的时候,自己正被蜻蛉切抱在怀里。松开了本体刀,村正小声说:“抱歉。”


  作为回应,蜻蛉切摸了摸他的头顶。


  “……”


  或许是因为出了汗,村正觉得分外寒冷。他朝蜻蛉切怀里缩了缩。僻静的和室一隅,两人安静地拥抱着。


  搂着自己的那双手臂温暖而有力。于是他意识到了自己近乎撒娇一般的依赖。悲哀的,对蜻蛉切的依赖。


  如若不是蜻蛉切,自己应早已失控。幻象之中的那一个椿落满地的世界应早已成为现实。


  啊……如果那样的话……会痛苦地想要将自己折断吧。


  一次又一次将自己这样的刀唤回理智,一次又一次将恐怖的幻象焚尽。这振耀眼温柔的枪。


  村正派的誉。


  让人羡慕的光。


  因为有他的存在。我这样的、我这样的……


  村正的双目迷离起来。他想起满开的樱枝隙间望见的伊势湾,想起紫薇花开而复落,在雨后铺成花径,想起跳跃的火焰,想起将他们创造出来的那两个人,想起对方还没有名号的时候。夕烧色的双目如蒙上了悲戚之雾那样迷离起来。


  索求一般,村正仰起头用唇触碰蜻蛉切下颔。蜻蛉切感觉对方是被远比酒浓烈的东西惹醉了,他低下头用吻回应村正。于是齿舌纠缠。


  (视野被血色的发占满,指尖与双唇滚烫,就此将理智摒弃。紧相偎,慢厮连,描摹风情。藤发散落,胭脂点点,细雨靡靡。那平日里狂气的付丧神哭泣一般念了多少回名姓,狠狠烙进胸口。翠叶开,红花绽,露滴花蕊。)


  他宛如渴着光的蛾一般直扑而去,似乎只是想要自己这污秽之物被那光焚尽。


  —完—


加州污光-千子村正的保护者

【蜻村】片羽•一

  •蜻蛉切x千子村正


  •角色出于个人理解


  •包含一部分本丸私设


  •包含无具体名姓性别设定的审神者


  其实是好几个月前的文了……


  ————————


  一•枫


  千子村正醒着。他不知自己为何醒着,仅仅是忽地发觉自己已然不在梦境之中。有那么几秒,村正茫然地望着窗外的樱树。繁密的花枝锁着月光,黑漆漆的,影子落在窗框乃至这方临窗的桌上。


  ——观影之浓,可知樱之盛。


  渐渐的,飘散的意识重新聚拢,思想变得清晰。一如微风拂过花枝落下些许明亮的月辉碎片。他一下子想起来自己是被一种声音吵醒的。


  极富规律的电子音。...

  •蜻蛉切x千子村正


  •角色出于个人理解


  •包含一部分本丸私设


  •包含无具体名姓性别设定的审神者


  其实是好几个月前的文了……


  ————————


  一•枫


  千子村正醒着。他不知自己为何醒着,仅仅是忽地发觉自己已然不在梦境之中。有那么几秒,村正茫然地望着窗外的樱树。繁密的花枝锁着月光,黑漆漆的,影子落在窗框乃至这方临窗的桌上。


  ——观影之浓,可知樱之盛。


  渐渐的,飘散的意识重新聚拢,思想变得清晰。一如微风拂过花枝落下些许明亮的月辉碎片。他一下子想起来自己是被一种声音吵醒的。


  极富规律的电子音。


  来自于桌角的通讯器。


  ——是出阵部队在请求归还。


  “嘀——嘀——”的声音像是在催促他。


  “啊……”


  村正忙将通讯器拿起来,看了一下队员状况确定无需提前安排手入便按下了确认键,同时打开了灯。房间一下子明亮让他有一瞬不适地眯起了眸子。他并没有料到自己只是整理着要提交给狐之助的报告也会睡着。看样子还是从午后一直睡到了现在。苦笑了笑,村正轻轻伸了个懒腰,将被自己枕着睡了几个小时的笔记本拿起来,却发现笔记本之下不知为何压了一片不合时宜的红枫叶。


  因他拿取笔记本的动作,红枫被带离桌面,优雅如落花般飘到被黑色袴包裹着的大腿上。


  “……嗯?”


  村正一下子愣住了,他保持着先前的姿势低下头看着枫叶。枫叶笼罩在他落下的沉沉影子里,显出一种神秘的光泽。


  他用目光描摹过肉眼可见的每一寸。他觉得自己见过这片枫叶——不,或者说是他觉得自己知晓这片枫叶来自于何处。他似乎见过那样一片立田姬精心染过的枫林。赤色层林,如火如荼,仿佛要灼痛双目一般。然而他尚未来得及回忆下去,便被隔间传来的响动打断。


  是出阵的部队回来了。


  不知是出于何种心理,村正动作迅速地拈起枫叶夹进笔记本里,随后若无其事地迎去。


  出阵的刀剑男士们陆陆续续从传送装置里走出来。为首的蜻蛉切看到村正便问:“刚醒吗?”语带笑意。


  “嘛……算是吧。”说完,村正转头望向其他成员,用例行公事的语气说:“此番出阵辛苦了。”说着,又向身为队长的加州清光道:“加州先生请写一下出阵报告。”


  “了解。”加州一边回答一边轻车熟路地去架子上拿了纸笔。


  “主人还没有回来吗?”


  “……是。”一说完,村正便自各位同僚的神色中读到了不安。


  “……”


  “资源要搬去仓库吗?”


  “……唔……明天再处理也不迟,各位先回去休息吧。”村正道。


  “那么,明天见。”


  “明天见。”


  “村正大人也请早点休息。”


  “过会儿见。”一边说着,蜻蛉切动作自然地摸了摸村正的头。不管是村正还是在场其他刀,都已对此见惯不怪。


  “嗯。”


  “那么,接下来……”


  送走了诸位同僚,千子村正拿过加州清光的报告书再度坐在桌前。粗读了一遍之后,村正将它夹进了一个文件夹中——里面是审神者回现世以来的出阵记录。翻阅了一下最初那份的日期,村正轻轻皱了皱眉。


  “那么明天呢……出阵与内番远征的安排是……?”


  村正用指尖轻叩了下桌面,思考起来。


  虽然说给本丸放一天假也不是不可以……


  像是叹了口气,村正敲了敲酸疼的肩。


  报告的话,明天再继续吧。


  然而刚起身走了两步,村正猛地停下步子回头望向桌面上安静躺着的笔记本。皮质的封面在灯光下泛着美丽的光泽。


  ——那片叶子。


  大抵是因为那片叶子的存在,笔记本的光泽看起来有些神秘。


  村正犹豫着自己是否应该将它带走。像这样随意地留在这里似乎不是什么好选择,但说回来,带回去似乎一样不妥。


  他本无需为一片小小的叶子纠结,本丸的季节可以随意变换,在更改之前摘下的花枝不会枯萎亦不会消失,脱离了时间的影响,这是本丸的刀剑男士都熟知的。但自审神者离开,本丸一直是和煦春日。偶有几天细雨绵绵,酿花天气。在这样的日子下,这片枫叶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出阵与远征都是村正在安排,他确信自己没有安排哪一支队伍去往秋日之地。


  显而易见,即便是最没心没肺的刀都能意识到怪异。


  而此时审神者又离开了本丸不知何时才会回来,这片枫叶在预示什么呢……


  村正上前翻开了笔记本,将枫叶拈起。枫叶色泽美丽,形态优美,依旧散发着生命力。说是怪异,村正却并没有从它身上感觉到危险的气息。他甚至觉得有一种见到久未来访之人的微妙情绪。自己应当是知晓它的。


  村正无意识地收紧了手,直到指甲在枫叶上掐出月牙儿似的印痕,才忽地惊醒一般。


  “……”


  于是村正无言地将枫叶放进领口离开。


  在走廊上略微驻足,村正随意地眺望庭院。月色皎皎,花木姿影婀娜。晚风和煦,温柔地抚着脸颊,让忙了一天的他忽觉畅快,唇边浮现了若有若无的笑意。


  明日也应是花盛放,春浓如酒。


加州污光-千子村正的保护者

【千子村正中心】枫泣血

  •幕末时代私设


  付丧神千子村正伸手触碰同族的奉纳刀,指尖一瞬即被划破。流出的血液让他想起红枫。


  他听到了那个人类所念出的词句。


  啊啊,又是这样的祈求。


  他似乎已然不在这古老的神社之中。昏黄的烛火将神社的模样焚尽。小小的和室,隐秘的会议。


  情绪高昂的男人即便是刻意压低声音也难掩激动。村正觉得他握着自己用力地像是要将自己折断一般。


  “……有了这振刀的话!”


  为害德川的刀。


  用那样的力量来帮助我们吧。


  这样的祈愿。


  像是有些痛苦那样,村正在和室一角蜷缩了起来。几步开外的人类察觉不到他的存在,兀自谈...

  •幕末时代私设


  付丧神千子村正伸手触碰同族的奉纳刀,指尖一瞬即被划破。流出的血液让他想起红枫。


  他听到了那个人类所念出的词句。


  啊啊,又是这样的祈求。


  他似乎已然不在这古老的神社之中。昏黄的烛火将神社的模样焚尽。小小的和室,隐秘的会议。


  情绪高昂的男人即便是刻意压低声音也难掩激动。村正觉得他握着自己用力地像是要将自己折断一般。


  “……有了这振刀的话!”


  为害德川的刀。


  用那样的力量来帮助我们吧。


  这样的祈愿。


  像是有些痛苦那样,村正在和室一角蜷缩了起来。几步开外的人类察觉不到他的存在,兀自谈论着。


  那样的力量。


  那种力量。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村正所听到的声音都与此有关。人类似乎不再追求他作为实战刀的优秀。村正不明白,那种力量又是什么呢?即便是用力地握紧双手指甲将肌肤划破都得不到答案。


  对着他讲述诉求的时候,人类真诚而坚定。让村正想起神社寺庙。


  仿佛人类并非在对着一振只能被挥舞的实战用具说话,而是面对着神佛。


  但是我又能做什么呢?


  没有他渴求的力量。


  无法给予回应。


  会回应人类的祈求的是神佛亦或是妖怪之流,而自己仅仅是一振普通的实战刀。为什么要向我祈愿呢?


  这种时候,村正会想起来自己还活跃于乱世战场之时。他记得人类抚摸着他夸赞他是一把好刀,人类看不见的付丧神在那时像是被抚摸着头顶夸奖的稚童那样不加掩饰地露出了笑颜。他知道自己是优秀的实战刀,被喜爱着。


  记忆渺远,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从什么时候开始,人类不再因为他的锋利而需求他的呢?


  村正想不起来,想要想起来的时候,就会觉得自己正行走在一片美丽的枫林里。枫色如火,艳红得像是要灼伤双目。无论怎样去拨开眼前的枫叶,无论怎样奔跑,所见都不曾改变。枫色如火,似乎要将他吞噬。又或许这并非枫林,他似乎行走在一片血海中。如若这是血海,他定能溺死在此处,一丝一毫存在过的痕迹都不会留下。


  那万千的枫叶,都在向他诉说着。


  不吉。不详。为害德川的刀。作祟。


  那样的力量。


  捂住耳朵也无法阻止声音的涌入——从那些握着刀的双手之中,“祈求”的念想会毫无保留地传递过来。


  有害于德川的刀,用你的力量。


  你所拥有的。


  我所拥有的。


  村正低下头望着双手,除了指尖的伤口,他的手中什么都没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