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华山

17.6万浏览    14332参与
Sweet Dream

关于华山的课业……
(≖_≖ )我比较好奇师太是谁?

关于华山的课业……
(≖_≖ )我比较好奇师太是谁?

苏燮

是爆肝摸魚産物。
畫到一半medibang崩了:)
就這樣放上來吧。
是自家華武崽。
華易青暫時不考慮。

是爆肝摸魚産物。
畫到一半medibang崩了:)
就這樣放上來吧。
是自家華武崽。
華易青暫時不考慮。

岚轼
迟到的七夕图……和自家华仔的日...

迟到的七夕图……和自家华仔的日常

迟到的七夕图……和自家华仔的日常

辞櫞

当狼开始偷菜(华武)

第一次写HE,如有雷区请自避……
华武向
这篇……自觉好少女……狗血……不喜勿喷!
突然的脑洞,第一人称视角(好吧,其实我只是懒得取名字)
如有雷同,纯属巧(yuan)合(fen)
……………………………………………………………………………………………
作为一个武当,特别是个佛系,一个专属自己的宅子是隐居悟道的最好地方。

刚好最近有几些闲钱,我便买了个不大不小,有田有地有花道的宅子,准备退隐江湖,做个隐居世外的高人(不是)。

每天喂喂鸡,种种菜,好不自在惬意。不必再回去给某人天天念道德经……

本来,这种惬意悠哉的生活能一直过下去,但,最近几天总是在发生着一些……诡异的事。

第n次了,我盯着一片狼藉...

第一次写HE,如有雷区请自避……
华武向
这篇……自觉好少女……狗血……不喜勿喷!
突然的脑洞,第一人称视角(好吧,其实我只是懒得取名字)
如有雷同,纯属巧(yuan)合(fen)
……………………………………………………………………………………………
作为一个武当,特别是个佛系,一个专属自己的宅子是隐居悟道的最好地方。

刚好最近有几些闲钱,我便买了个不大不小,有田有地有花道的宅子,准备退隐江湖,做个隐居世外的高人(不是)。

每天喂喂鸡,种种菜,好不自在惬意。不必再回去给某人天天念道德经……

本来,这种惬意悠哉的生活能一直过下去,但,最近几天总是在发生着一些……诡异的事。

第n次了,我盯着一片狼藉的菜地,望着只剩不几根儿的菜,揉了揉青筋暴起的额角。

第几次了,第几次了!劳资辛辛苦苦一手栽培大的小菜菜又双叒叕被哪只狼叼走了!

如果让我知道是哪只小兔崽子,我定拔光他的毛,当围脖用!触感肯定鼎好!

也许连天爷爷也想试试这围脖的妙处,总之,这只吃素的狼某天终于被逮了个正着。

这天,我照例起床去菜地收拾残局,扫着满地菜叶,骂着那小贼。

连偷个菜都能偷的那么不专业。

突然听到了鸡舍那儿传来的一阵阵尖锐的,禽类受惊吓时特有的如生锈的齿轮相互摩擦的声音。

那只狼改吃荤了?(本来就是)脑海里第一时间冒出的东西

丢下扫帚,掏出胯下大鸟,赶了过去。

一路尾气超标地赶过去,看见了一只被鸡毛包围的华仔……

“呦,道长,起得真早啊?”

斩无极!!!

“等!等等等等!道长冷静!冷静!”

“哎呦喂~轻点!轻点!”

发了气,满意地看着与鸡毛融为一体的华山,问道:

“说,你干嘛偷菜?”

“我没偷菜,我只是在帮你喂鸡!”

扫了一眼华山手中的笼子,慢慢抬起了手。

“慢着!我说!我说!别动手!”

便见华仔一副大丈夫能伸能屈的神态,抬起双手来,在胸前……对着手指……

“华山太冷了,蔬菜种出来立马冻死,便想出来偷点吃的,走了几家,就只有你这家一个人住,没情缘什么的,于是,我就光临你家偷菜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因为我没情缘,所以你才偷我家菜的吗?!没情缘有错吗?!你不也单身吗?!别问我咋知道的!(……)

抬眼刚想教训这华山几下,便瞧见了这仔一脸“委屈”“可怜”的眨巴着水汪汪(雾)的“大眼睛”盯着我看的样子……

算了,都是单身狗,放他一马吧……

气氛在我两谁也不说话中尴尬了起来。

“那啥。”那华山憋不住了,小心翼翼的问道,“道长……还缺厨子吗?我的厨艺还不错……”

“你咋看出来我要厨子的?”我有的懵,难不成这货还会读心术?

华仔看见说中了,一脸得意:“我偷菜时路过你家厨房,发现每天的菜式都一样,便猜测,你可能需要一个厨子。”

你这都看出来了?!

“我喜欢吃这个。”才不会承认!

“哦,所以每天都吃炒白菜啊~”华仔一脸你继续的表情看着我。

“……我是修道之人,该吃的清淡!”不吃白菜那我种白菜干嘛?!

“哦,炒糊的青菜很清淡。”==

“……行!我雇你了!不过我的胃口很刁钻的,你还有后悔的余地!”没办法编下去了……

“嘻嘻,好好,晚上要吃什么?”道长真的很傲娇啊=✔=

————————————时间分割线
————————————————————
这华山来我家当厨子已经好几天了,一开始还想挑剔几句,没想到这华仔的厨艺很是高超,尽挑不出一点坏处。

感觉……自己已经离不开他的菜(ren)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

这天,华仔照例在厨房做饭,我照例站在旁边看着,说实在的,男人果然认真时最帅,那刀法。嗯……

本来,今天应该与往常一样,他炒菜我等菜。

谁知,他今天话尽比往常还要多了点。

原先,我还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有时回几句,但,慢慢的,这话说的……让我感觉有些怪怪的……

这华山边炒菜便说道:“那个,道长,我突然想起一个人。”

“谁?”我漫不经心的边挑菜边问道。

“一个……我忘不了的人。”

我挑菜的手微顿了顿,问:“怎么忘不了?”

“就是。”华仔皱了皱眉,整理了一下语序,说道,“刚遇见他时,他正一个人在挖菜,弄得两手脏的要命满头大汗的,还不顾形象的蹲在地上挖,把白衣服都弄得脏亏亏的。很是……”可爱

“白衣服?”我的心中生出了一丝诡异奇怪的情绪。

“嗯,是个武当。”

“师兄?”那种情绪更强烈了。

“嗯,是个有趣的武当。”

“那之后啊,我一有闲心就去看那武当,当然,不能被发现。结果,越是关注他,便越觉得他有趣,于是,隔天变成了天天,突然感觉,一天不看,就难受。”

“嗯。”酸溜溜的,中午的糖醋土豆吃多了。

“越看他,越放不下,渐渐的,有的想把他拐走,让这有趣又独特的人,只为我一个人所有。可惜……”他没感觉到。

“为什么会这样呢?”

“你大概喜欢上他了吧。”嫉妒的感觉……好奇怪……

不知想到些什么,这华仔的眼神流露出了一丝失落,错觉,吧……

“好了,开饭了。”

头一次,我对开饭这个词打不起劲……诡异……

——————————————————————————————

今天的餐桌气氛有点尴尬……

我蒙头扒饭,华仔低垂着瞳不知在想些啥。

“你,真的不关心这人是谁?”华山打破了沉默。

“我……”刚想说不感兴趣,但看见华仔那表情,心中的那丝诡异的情绪更深了……

“谁?”

“是……”华山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突然问了一个不着边的问题,“你,讨厌我吗?”

“啊?不讨厌。”我有的懵逼,问这个干嘛?

“那个…”像是下定了决心,华山终于说出了口,不过,这句话,让我呆滞了。

“我喜欢你!”

……哈?

我的大脑内噼里啪啦,一时停止运行。

他,他刚说什么?喜,喜欢?我?!

“所以,你说的那个人,是,我?”下意识的问出口。

“昂。你……讨厌我吗,不能,接受吗?”

“讨厌倒不是。”

“那,你接受吗?”

“我……”我一时有些犹豫,明明按道上说,我是不愿的,但,心中总有一个声音,催促我接受,一时,心乱了……

华仔见我沉默,不说什么,只是低下了头,刘海遮住了眼睛,使我看不清其中含着的情绪。

晚饭草草吃过。

——————————————————————————————那之后的几天,华山突然与我的话变少了,吃完饭也不是像从前那样与我唠几个嗑,磨上几个时辰才去洗碗,而是默默洗好后,以各种理由回去了……

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有的寂寞。

心中那个声音愈加强烈。

我是在怕什么吗?怕接受不了两个男的?怕自家掌门不同意?不会的,毕竟有蔡师兄和邱师兄这个先例。怕他掌门不同意?不会的,有他那个齐师兄当先例,那我还在怕些什么?

我明明应该喜欢萌妹子的啊……

情绪总有一天会爆发,终于有一天,当这家伙第n次以第n种理由告辞回去时,我忍不住了,一个鹤亮翅定住了他。

“你为什么要那么急着回去!”

“不要再以各种理由糊我!我不听!”

“我到底怎么了你,要这么躲着我,离开我!”

“你说啊!别像个木头一样!”

我不顾形象得向他吼着,发泄着这几天压抑着的情绪。这个混蛋!

华山顿了顿,任我吼完,才默默开口:

“你……不是一直只当我是个厨子吗?”

“把事情干完就走,不是正常吗?”

“不是这样的!”心中像是被狠狠地扎了一下,疼的是那样的清晰。

“你,不仅是厨子,还是我的朋友!”还是我的……

“朋友吗?”呢喃着,随即唇边弯起一个自嘲的笑,“可是我呀,不仅仅是把你当朋友啊……”说罢,抬脚向门外走去。鹤亮翅的时效已经过了。

不能让他走。我突然觉得,要是这次他走了,也许,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再也不会……不能放他离开!

原来,自己已经那么依赖,离不开,放不下他了吗?

那么,也许,可以吧……

“我答应你就是!”终于说出了口。忽然,这几天困扰我的东西一下子解开了,无比轻松。

华仔那只只差一步就要迈出门来的脚抖了抖,一眨眼,已经四段位移站在了我面前,瞪大了眼

“真的吗?”

被他盯着有点不舒服。

“嗯……对……唔。”

话还没说完,便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太好了。”

华仔在我耳边轻轻的吐出这句话。

我的耳朵红了……

“嗯。”

——————————————————————————————

华山:不枉费我这么多天的等待啊,鱼终于咬钩了(微笑)

——————————————————————————————

生活回归了往常,只是多了一点粉红色的东西。

“晚上吃什么?”

我照例问着华仔菜单。

“晚上。”华仔笑了笑,“吃点清淡的,清蒸白豆腐咋样?”

“啊?可以,最近煎的吃多了,清蒸不错。”

不错?不错个屁!

我,还是太天真了……忘了尼玛这是只狼啊!而且是长年吃素,其实本性爱吃荤的狼啊!

而且还很是会就地取啊!

我一脸菊花残,满地伤的咬着被单……

华仔:啊,又是美好的一天啊

                                        (END)
——————————————————————————————

好肉麻……我果然还是写BE吧……hou不住


NOW

我又懒又菜又爱逼逼,没毛病
有啥好用的指绘app推荐吗...现在这个老是闪退=_=

我又懒又菜又爱逼逼,没毛病
有啥好用的指绘app推荐吗...现在这个老是闪退=_=

虚野渡

结束了结束了结束了
真的越写越崩累哭了。
赶在20之前搞定了哭😭
我要去摸鱼回血!!!
是华武
华苍泽×甄郝
be,结束!!!万岁≧▽≦

结束了结束了结束了
真的越写越崩累哭了。
赶在20之前搞定了哭😭
我要去摸鱼回血!!!
是华武
华苍泽×甄郝
be,结束!!!万岁≧▽≦

三岭八荒
昨天那张交社里的换了个上色,就...

昨天那张交社里的换了个上色,就发这边吧

今天的华仔也是骚话满满呢٩( 'ω' )و

华山 暮雪时   武当 沈风晓

昨天那张交社里的换了个上色,就发这边吧

今天的华仔也是骚话满满呢٩( 'ω' )و

华山 暮雪时   武当 沈风晓

次骞

此生愿无风雨夜

cp华山弟子x郑居和
#大概算是甜吧
#梗自奇遇《东临记》
#设定华仔原是富家子弟入华山学艺
#设定双方之前已经确定关系

“郑居…郑道长…?”沈昭前些时日才到中原的洛镇上,却不想今天便在糕点铺子里遇上了郑居和和两位小道长。
    口中的本名也是生生咽回去,添加了“道长”这一称呼。
  “沈少侠许久不见可还安好?”郑居和轻轻笑了笑。
  “在下这些时日尚好,只是……郑道长为何前来中原?莫不是武当有要事相办?”沈昭对着郑居和眨了眨眼道。
   “不过是贫道本身之事有待一个了结罢了,与武当无关。”
    ...

cp华山弟子x郑居和
#大概算是甜吧
#梗自奇遇《东临记》
#设定华仔原是富家子弟入华山学艺
#设定双方之前已经确定关系

“郑居…郑道长…?”沈昭前些时日才到中原的洛镇上,却不想今天便在糕点铺子里遇上了郑居和和两位小道长。
    口中的本名也是生生咽回去,添加了“道长”这一称呼。
  “沈少侠许久不见可还安好?”郑居和轻轻笑了笑。
  “在下这些时日尚好,只是……郑道长为何前来中原?莫不是武当有要事相办?”沈昭对着郑居和眨了眨眼道。
   “不过是贫道本身之事有待一个了结罢了,与武当无关。”
     沈昭作为郑居和的至交好友,对于心魔之事倒也了解几分,当下便不再言语,只是偏过头瞧了瞧那两个窃窃私语好像在谋划什么的小道长。
    “……你的师弟并不希望如此。”半晌,沈昭轻叹一声道。
    “这已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方式。”郑居和摇了摇头。
      沈昭定定地看着他的目光,令郑居和觉得无奈。
      轻抿薄唇,只道。
     “什么时候回来?”
     “不得而知,也许三年五载,也许……”后面的话不必多说,两人心知肚明。
      手心传来玉佩所有的温凉,这是栖松佩。郑居和蓦地抬头看向沈昭。
     “那时候可别指望我会帮你,你可要坚持住了。”
       郑居和不语,待回过神来,看见的便是那人眼底温柔的金色。
      “你这又是何必……”郑居和只觉得脸上一热,连忙侧过脸去。
      “我觉得很有必要。”沈昭笑了,言语中有故意的成分。
       “因为你总是在为别人考虑,你什么时候能想想自己呢。”
         手上却也没有闲着,一把揽过郑居和,将他箍在自己的怀中。
         只是一个拥抱,沈昭便放开了郑居和。
       “总之,希望你以后还能记得,有个人,会一直在中原等你。”
         沈昭静静看着眼前的郑居和。
        “……好。”
          半晌,那人轻轻应下,露出一个浅笑。
          只那一瞬,天便是将晴了。
       ――――――――――――――――――  
            沈昭朝他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在洛镇驻店的几日后,沈昭便听到了郑居和出海的消息。
     ――――――――――――――――――――   
          “这是七万现银,不知可否拿下这张地契。”在拍卖的最后一刻,沈昭买下了地契。
           没过几日,便迅速地建起一座宅邸,很大气。
           若是有闲情,听雨倒也不错。
           他会喜欢的吧。
        ――――――――――――――――――――  
            谷潇潇师姐因此甚至用飞鹰写信说教了沈昭好多次。
           沈昭虽是忙不迭地应了教训,可也只是修书一封,言在外修行之事。
           沈昭的宅邸灯火不歇,二楼的地方总是点着一盏灯。
        ―――――――――――――――――――― 
          宅邸离码头很近,曾有船夫问,为什么夜里总要点着灯。
          “我在等一个人,我不希望如果他哪天夜里回来,看到的只是长夜。”

   
   
   

凝烟的那个烟呀

仙鹤捡到个大猪蹄子


据墨×秋晗青
我只是想写他们的初次见面
七夕迟到文

据墨宝贝我稀罕你哟
—————————————————————————

“大墨,说出一种彩虹的颜色”

“青”

“错!彩虹就是彩虹色。所以准备受死吧!”

“你可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可我眼里只有青”

——————————————————————————

那天晚上你在金顶日常刷着掌门的好感,回头看见到一个道长趴在地上。

怎么晚还来跳楼?你想着,走过去扶了他起来。

“你们!伤风败俗!”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华山

“你看他把手放哪了!肩膀上!”

你看见了华山这样说道,拉近了一看还真的是放肩膀上的。

是因为你是第一个...


据墨×秋晗青
我只是想写他们的初次见面
七夕迟到文

据墨宝贝我稀罕你哟
—————————————————————————

“大墨,说出一种彩虹的颜色”

“青”

“错!彩虹就是彩虹色。所以准备受死吧!”

“你可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可我眼里只有青”

——————————————————————————

那天晚上你在金顶日常刷着掌门的好感,回头看见到一个道长趴在地上。

怎么晚还来跳楼?你想着,走过去扶了他起来。

“你们!伤风败俗!”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华山

“你看他把手放哪了!肩膀上!”

你看见了华山这样说道,拉近了一看还真的是放肩膀上的。

是因为你是第一个扶那个道长起来的吧,你这样想到。不经意看到了那两个人的名字

居墨和据墨

………………

这个名字,难道是真华武cp?!

“那他长得比我好看,我赚了呀!”那个叫居墨的道长说

“我?那我离远点?”难道的华武cp,你不想他们因为你而吵架

“没事的没事的,你别理我哥”

“你看你吓着我师兄了,快给我师兄道歉!”

“小道长,你看这小傻瓜长得还过得去,你收了吧”那个叫据墨的华山说

后面又来一个貌似是他们师父的华山,也在向你极力地推销着那个小道长

你心里有很多疑问,这两人不是cp么??

小道长扶起来以后你又回到了掌门面前。本以为已经走远的小道长却跑回来向你发了加好友的申请

点开了好友界面才发现原来那个华山私戳了你和你道歉

“噗嗤,有点可爱”

你和那个叫据墨的华山聊了起来,知道了原来居墨是他的妹妹,知道了你和他都喜欢华武cp

你笑着说“这个新服知道华武的应该还不是很多人,给当还不是很给”

“那正式邀请,你愿意和我一起出cp么?”

“难道的华山仔当然要答应啦”

也许是你单机久了,才会这样毫不犹豫的答应

————————————————————————————

后来你离开了原来基本没几个人了的帮派,来到了你情缘的帮派

据墨的帮派很热闹,你似乎有点理解为什么情缘有时候要过很久才能回你的话。

他和你不同,他有师父,师祖,热闹的帮派。而你除了情缘只有单机。

————————————————————————————

“据墨,你脸上有点……”

“有点什么?”

“有点漂亮”

————————————————————————————

没有骚话攻击,没有强行壁咚

你的华仔是个沉迷修为打架的呆木头

仍旧自己一个人清着日常的时候,你想既然山不转,那就只能你自己转了

那天帮派卡级打麻宗就叫了据墨过来卡级

到双子了等所有人都出去了只留了据墨在里面。可能是双子太凶残,据墨在帮派里带着英勇赴义的气势,去卡级了。

你在外面看着有点心疼,说了句,墨抱抱你

“你们两不会真是cp吧?”

一起下本的帮派成员表示受到了伤害



苏子衿的辣鸡日常

【武华】听说华山是个小哭包

*脑洞产物,文笔不好还望海涵

*本文cp为武华

*ooc预警

*小武当和小华山设定六岁

——
今天武当的又来讨债了。

眼看这华山顶上白雪皑皑,木舍整个被雪气覆盖,冰冷飓风嗖嗖地刮着,武当那群弟子也不嫌冷,个个神情严肃直了身子立在山门外,一副你们今天不还钱咱就不走的架势。

华山大师兄一听,诶嘿,你们既然来了,那咱们也就会会,一甩手带着一帮弟子浩浩荡荡地出了山门,连年纪最小的小华山也跟着去瞧了热闹。

武当那群弟子一见华山的出来了,张口就骂,骂得那叫一个狗血淋漓,吓得那路旁草丛上厕所一孩子裤子都没来得及提就冲了出来,连那武当大师兄劝也劝不住,尴尬敛了神色就差一句敲里嘛了。

小华山尚且年...

*脑洞产物,文笔不好还望海涵

*本文cp为武华

*ooc预警

*小武当和小华山设定六岁

——
今天武当的又来讨债了。

眼看这华山顶上白雪皑皑,木舍整个被雪气覆盖,冰冷飓风嗖嗖地刮着,武当那群弟子也不嫌冷,个个神情严肃直了身子立在山门外,一副你们今天不还钱咱就不走的架势。

华山大师兄一听,诶嘿,你们既然来了,那咱们也就会会,一甩手带着一帮弟子浩浩荡荡地出了山门,连年纪最小的小华山也跟着去瞧了热闹。

武当那群弟子一见华山的出来了,张口就骂,骂得那叫一个狗血淋漓,吓得那路旁草丛上厕所一孩子裤子都没来得及提就冲了出来,连那武当大师兄劝也劝不住,尴尬敛了神色就差一句敲里嘛了。

小华山尚且年幼,没见过这阵势,第一次被人家指着鼻子骂,嘴一瘪呜唧一声,眼泪刷刷就往下流。
然后两群吵架的人顿时就没了声音,最先反应过来的华山大师兄缓了神色就开始哄,一边哄还一边不忘教训武当那群家伙。

这么凶作甚,把人家孩子都吓哭了,这小师弟咱门派团宠,这吓哭的仇得报。不过不报也成,这钱就不还了。

武当弟子仔细估摸了下现在的情形,一拍手好像没毛病啊,自己人确实把人家小孩儿吓哭了,不过不还钱不成,这债迟早要讨回来。

这时天色也晚了,温度骤降,武当弟子们个个裹着的绒大衣也不管用了,就一呼啦都走了回自家门派喝胡辣汤了。

武当小弟子临走前侧眸瞥了眼身后,见那小华山依旧哭哭啼啼,敛了眉梢小声嘟囔一句:“这人真是个小哭包。”

华山大师兄见武当那群讨债鬼走了,一拍大腿欢喜着揉了揉小华山的脑袋“小师弟,你这假哭有技术含量!今晚师兄奖你鸡腿吃!”

小华山抽泣着揉了揉通红的眼睛,不明所以地歪了歪脑袋。

————

回了自家门派,华山大师姐看着小华山红肿的眼睛,撸了袖子一脚踩上身前的木桌:“说!谁欺负咱小师弟了!师姐今天一定把他筋给剥了!”

不提还好,一提小华山又觉得委屈,哑着嗓子窝在师姐怀里说自己今天被武当那群白豆腐骂了。

师姐一听,扬了唇角弯起一丝戏谑的弧度,开始对小华山实行魔鬼式训练。

————

第二天,武当的白豆腐又来了。

这回小华山头发束得高高的去打头阵,嘴炮怼的那群武当弟子完全插不进一句话。

“我们华山凭本事借的钱!凭什么还!”

“欠你们的钱早就还给你们蔡师兄了!他说先替你们收着晚些给你们!”

对面小武当的嘴角抽了抽,这小哭包过了一晚上咋变化就这么大呢...

不过他很快恢复了自己的高冷人设,不动声色地看着自家师兄被怼的哑口无言,心里竟觉得那小华山有些可爱。

————

过了几天,武当的萧疏寒掌门从外头捡了个晕了的小孩儿回来。

据说那天武当弟子们里里外外围了三圈去看那小孩,结果发现那孩子是个华山的,顿时更兴奋了。

歪,华山的,你们家孩子在我手里!不还钱咱可就撕票了!(并不

不过不巧的是,武当这天客房住满了,掌门就把小华山安排在小武当的房间。同龄孩子嘛,增进一下感情是有好处的,诶那什么小武当,好好跟他交流下,让他劝劝他家师兄们赶紧还钱。

小武当严肃地略点点头算是应了,面上仍维持着自己的高冷酷哥人设,心里那叫一个狂喜,就差扑了小华山压床上了。

于是小华山醒来后,发现小武当趴在自己床边盯着自己,一受惊吓迅速拍了他一巴掌,把他从床上掀到了地上。

小华山心里:妈耶他为什么在我床上还瞪着眸子死死盯着我他是不是想杀了我你想得美你就算杀我我们大师兄也不会还钱....

....等等一点也不冷,难道我在武当???师兄师姐不要我了还拿我给武当抵债???

小武当拍了拍衣服站起来,一脸无语地瞅了小华山一眼,蜷起指尖拿了杯水准备递给他。眼看小华山背对着自己坐在床上,肩膀一抽一抽的,小武当觉得....肯定没好事。

小武当拖了靴爬上床,将小华山的脸掰过了,果不其然小华山满脸通红,眼角还含着泪珠。

....这是气哭了??

今天,小武当真真正正地体会到了生活的无奈与残忍。

————

然后啊,就过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

小武当和小华山都长大了,门派里又添了新的小弟子。

长大后的武当侧眸看了眼睡在自己身旁的华山,那人脸上还残留着未干的泪痕。

“华山。”

“真是个小哭包。”

亦

【楚留香】关于设计和游玩

说真的,楚留香设计的十分巧妙,大家不经意间也玩出了特色
少林那叫明骚,暗香都是暗秀
华山全都明秀,武当全是暗骚
云梦带头呵呵
沧海:等我长大我就把你们都杀了

说真的,楚留香设计的十分巧妙,大家不经意间也玩出了特色
少林那叫明骚,暗香都是暗秀
华山全都明秀,武当全是暗骚
云梦带头呵呵
沧海:等我长大我就把你们都杀了

是酒

封道长的妹妹…!封徇止。
p1是华仔小时和他的暗香哥哥
小时:弱小,可怜,无助。但能吃,还会哭哭。
哥哥:(扔掉
同样是哥哥区别咋这么……好像区别也不大。

封道长的妹妹…!封徇止。
p1是华仔小时和他的暗香哥哥
小时:弱小,可怜,无助。但能吃,还会哭哭。
哥哥:(扔掉
同样是哥哥区别咋这么……好像区别也不大。

Poppy

楚留香乙女|华山x你|归处

*岔出来吃点(十分俗套的)小甜饼
*其实是想把暗云先放一放,六大门派乙女要全面发展…
*设定:你没有房。

近日你总觉得路上吆喝卖房的人越来越多。听多了这些夸房夸得天花乱坠的话,你却丝毫未曾动心。

可江湖人那么多,总会有要动心的。

同你关系甚好的一名武当弟子前不久给你飞鹰传信,邀你赴宴,庆祝他新购入了一套房。你自然不会推辞,回信应了此事。

你自小没有借住别人家的习惯,便在城中随意找了个酒楼住下,随后前往武当的宅邸。

你在距门不远处下了马,却见一名华山的弟子在与管家争论。待走进了便能清楚听见,这华山前来赴宴,却因忘记带了证明身份的信件,被拦在了门口。谁知他见有人来了,竟停了争执,小声对你道:...

*岔出来吃点(十分俗套的)小甜饼
*其实是想把暗云先放一放,六大门派乙女要全面发展…
*设定:你没有房。









近日你总觉得路上吆喝卖房的人越来越多。听多了这些夸房夸得天花乱坠的话,你却丝毫未曾动心。

可江湖人那么多,总会有要动心的。

同你关系甚好的一名武当弟子前不久给你飞鹰传信,邀你赴宴,庆祝他新购入了一套房。你自然不会推辞,回信应了此事。

你自小没有借住别人家的习惯,便在城中随意找了个酒楼住下,随后前往武当的宅邸。

你在距门不远处下了马,却见一名华山的弟子在与管家争论。待走进了便能清楚听见,这华山前来赴宴,却因忘记带了证明身份的信件,被拦在了门口。谁知他见有人来了,竟停了争执,小声对你道:“姑娘。”

你递交了信件,听他话里多少有些请求的意思,一脸焦急无奈,也不像是骗吃骗喝的,便道:“他是同我一道来的,只是比我脚程快了些,麻烦你了,请见谅。”

管家虽仍是不太信,看在你的份上,也便放行了。

华山跟在你身后,想转头看看院外,说:“我的马…”

“呆!”你暗地里拉扯了一下他的衣袖,“马匹过会儿自会有人牵进马厩去,莫要想了!”

“哎。”也不知是真呆还是假呆,他应了一声后,张了张口,料想是打算道谢的,却被“嗳呀”一声堵住了。

“你怎生来得这般迟!”一道娇小的身影迫不及待地施展轻功飞过来,落在华山面前,开口质问,“不是说好了鸡鸣时便来帮着布置场地么!你看看太阳到哪儿了——啊?到你头顶啦!”

为了让华山知道真的已经午时了,少女气愤地跳起来用头忽地顶了一下他的下巴,华山受冲力被顶得一抬头,猛咳出声,弯腰捂着被撞红了的下巴。

“行了沧海,你头不疼我下巴还疼呢……我只是迷路了,然后又——”

“不必解释了!”沧海怒火中烧,拉起华山的衣袖就往屋里走。华山被她扯得险些摔了,不住回头看你。不远处有人越过门槛小跑着过来,笑嘻嘻地劝架。

“咳。”你一个激灵回头看去,屋主武当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你的身后。

“那些人是我在江湖上要好的朋友,本想在宴中介绍他们与你认识,大家往后也可时常在一处饮茶喝酒,感清风赏明月,谁知这第一次见面竟如此……”他向你缓缓解释道,纵是表情平淡无波的武当,此时也微微有些忍俊不禁。

你看着他眼底的动容,低下头去,没来由地生出一股羡慕之感,不想为他人所知。










“嗳呀!”沧海右手掩着张大的小嘴,双眼微睁,惊呼出声,“这不是刚才的小姐姐吗!”

他们是武当要好的朋友,你自然也是,是能一起坐在主桌上那么好。于是自然而然地,你们又在餐桌上碰面了。

“沧海是华山的妹妹,”武当介绍道,“这位是暗香,这位是少林。”

你们互相认识了,华山也同你道了谢,“方才真是谢谢你了,姑娘,我站了一上午也没人来助我。”

“见笑了小姐姐,”沧海用汤勺轻轻搅着碗中的薯汤,对你微笑,“刚才哥哥挨我骂被你看到了,哈哈哈。”

华山猛地放下筷子,欲哭无泪地看向他的妹妹,对她的嘲讽无可奈何。

你看着他们吵闹,噗嗤一声笑出来,心里却暖暖的。你如果和这些人成为朋友,一定不会再孤单了吧。

他们是一群热情的人,能找到你喜欢的话说,也能接住你说的话题。

午宴的时间并不长,但人会多些。到了晚宴时,留下来的人更少,但是皆是亲近的人。午后小憩时,客人便陆陆续续走了,只剩他们这一桌人。

武当有午睡的习惯,在他致歉回房时表示了大家随意,当作是自己家便可,你们也不客气,四处找个地方纳凉去了。

常常听说武当弟子十分富有,还曾传出经常上华山讨债的传闻,你还思量华山和武当是不是这么认识的。不过这个华山看上去也不像是会欠债不还的样子,莫非是穷得只剩一身正气所以才让你这么想?

你坐在院子里的凉亭中悠悠摇着团扇,瞧见远处和沧海一同走过来的华山,不禁失笑。

“远远地就看见你在笑了,笑什么呢?”华山在你对面的长椅上漫不经心地一坐,掏出把折扇哗地一开,上书上善若水四字,却是不同你一般,用力地扇起来。

“噗,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你笑道,“这扇子不太适合你呀。”

他看上去十分惊讶地回答:“你怎么看出来的?这扇子刚刚放在客厅桌上来着,应该是武当的东西。”

“对,照理来说是他的,这是道家学说。”

“哎呀小姐姐你不用说这么深奥的东西,他听不懂的,”沧海一把抢过华山的纸扇塞给你,却拍拍衣裙准备离开,“我先走了,暗香姐姐还在等我呢。”

她对你笑着挥挥手,暗地里拧了一下华山的手臂朝他使了个眼色,随即离开了。

你和华山相视一笑,可你怎么总觉得,他的笑有点僵硬呢。

一个下午在你们的交谈中过去,你和华山也能称得上是朋友了。武当在未时已起,酉时晚宴开始——参与者也不过是你们几个人,至多只能称为聚餐了。

宴中沧海提出一种从西洋流传进来的游戏,想活跃一下气氛,大家纷纷同意。

“是这样的,我们一共有六人,便由一人分发打乱顺序的纸条,将六人分为壹番至陆番,随便点一个人称为地主,可以随意指几番的人做一件事,但是这之前不可以看自己的番号。往后地主顺时针不停轮回。”

大家觉得有趣,又加了一条规则,每一轮结束后,没有被叫到的人要罚酒。

第一轮地主是华山,他有些迷茫,随便喊了叁番喝三碗酒。众人捻起纸条一看,三番竟是华山自己。

“咳,自己搬石头砸自己脚了。”他在大家的哄笑声中举起酒坛倒了三碗酒,一口闷一碗。你有些担心他一下醉了,拍拍他的肩。他似乎明了你的意思,转头看着你,双眼受酒精刺激却更加闪闪发亮了,“没事,姑娘,我酒量好得很。”

你被他的视线闪得一愣,笑笑不再管了。

除了华山外所有人喝了半碗酒,第二轮开始。顺时针转过来,地主正是你。你歪头想了想,把所有番号都说了进去:“壹番和贰番以交杯酒的模样喝一小杯酒,叁番和肆番合跳一支舞,伍番和陆番转三圈再走直线。”

众人愕然,没想到你看上去清纯无害,竟然会使出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法子,让所有人都参与进来了。

“我是壹番,谁是贰番——”华山苦着脸叫道。

“贰番是我。”武当眉头紧锁。

“我是肆番。”少林挥了挥手上的纸条。

“叁番,”暗香扯了扯嘴角,“哎,秃驴。”

“嗳呀!”沧海捂着嘴笑道,“姐姐和我是听上去最简单的那个呢。”

场面有些混乱,华山和武当带头互相一脸嫌弃地作交杯酒的模样喝了酒,并认为以后绝不会有对方这种性格的伴侣。少林在和暗香小姐姐讨论后,拉着她跳了一小段《萋萋•长亭》。而你和沧海转了三圈后却怎么都走不了直线,最后只是勉强合格。

你回到座位,笑着揉揉太阳穴,你本身酒量不太好,此时又转了这么多圈,已是有些晕了。

“你怎么样?”华山有些担忧地看着你开始泛白的脸色。

“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希望下一个人不要也像我一样全喊了——”说着,你看向沧海。

沧海嘻嘻一笑,清了清嗓子,说:“壹番和伍番抱一下,贰番和陆番亲个嘴儿,叁番对肆番深情告白,肆番要委婉拒绝。”

此话一出有了四座皆惊的效果,看华山的眼神简直想上去暴揍他妹妹,然而又极力压抑,十分无奈。“我可是陆番!”他叫。

你悄悄看了一眼自己的纸条——

贰番。

……嗳呀。

在暗香和沧海抱过之后,武当和少林两人的信仰俱是有规定的,一阵骚乱后也直男地互相说了一番。现在,即使没人说自己是贰番,大家也知道要和华山亲嘴儿的人是谁了。

所有人都看着你们,嘴角诡异地勾起。

“亲……那个以外的地方,不可以吗?”你小声地问。

“不可以!”沧海答。

华山耳朵羞得通红,他挠了挠后颈,豁出去一般拿起你喝过酒的碗,对着碗沿碰了一下。

“这样可以了吧?”他一副如果他妹妹不点头就要恼羞成怒的样子,沧海只好说这样也罢。

你却是有些不敢面对华山,支支吾吾说自己有些醉了,想到里间休息。华山在大家还没来得及表态之前推开椅子让你离开,让沧海扶你去。

离了宴厅,却仍有笑声隐隐传出来,沧海拉着你的手,有些话想说。

“你别看我哥那样呆,他其实只是很多东西都不懂而已……”

你应了声,听不出喜怒。

“小姐姐…对不起呀…你不会生我和哥哥的气吧?”

你低头看见沧海像他哥哥一样黑夜中也能闪闪发光的眼,不知为何小情绪便一概消除了。你摸摸她的头,说:“我没有生气啦,也不会怪你和华山。”

你不好整晚都待在里间,待得头不晕了,心态平了,也就出去继续吃吃喝喝了。

一夜笑语。

早已说了,你自来没有在别人家借宿的习惯,况且你早已预付好了今晚的客栈房钱,宴散之后便告辞了。武当见你自己一个姑娘家的大半夜回家颇为危险,便将华山推出去,叫他送你回家。沧海也表态她和暗香一起回家,让华山赶紧和你走。

于是你们就被大家推在一起,去马厩领了马告辞离开了。

一路上只有马蹄哒哒的声音,华山食指挠挠脸,向你道歉:“不好意思啊姑娘…那个,刚刚酒碗的事。”

他不提还好,一提你脸又红了起来。你支支吾吾答:“没事,你的妹妹…早已对我说了。你不要放在心上。”

他听了小声嘟囔:“怎么能不放在心上,你可还是个小姑娘……”

“恩?你说什么?”你没听清,扭头问他。

“啊……我说,”他找了个别的话搪塞,“你家住哪儿呢?我送你回去。”

“我还没买房啊,住的是客栈。”

“?!是吗……那是哪间客栈?”

“雁来。”

“正好和我家顺路,送你回去吧。”

“恩?!”你顿觉一阵凄凉,“你有房……?!”

华山愣了愣,没想到这竟然刺激到你了,答:“啊,对。你不用太难过,总会有房的。”

气氛总归没有方才那么僵硬了,你们找到了话题,侃侃聊起来,很快便到了雁来客栈。你们先后下马,正要挥手作别,华山突然叫了你的名字。你疑惑着转身正对他,夜风明明凉爽,却吹得此时两颗心越跳越快。

“你是不是,还没有一个归处。

“那种漂泊江湖无处落脚的感觉,我也感受过。我知道的,年纪越长,经历得越多,自己一个人住在客栈,抑或是风餐露宿,在曾经的门派中借住,太不好受了。

“所以,我花光了积蓄去买一套房,才有了归处,可是没有一个人的家,怎么能称为归处呢。

“如果我邀请你来,作我的归处,你愿意吗——”

月光正好,他向你伸出手,双眼仿若藏有星河。

你只觉鼻子一酸,搭上他的手扑进他的怀里,行动比言语先一步迫不及待地表了态。

“我当然愿意,你这个傻瓜……”













日后你问华山,为什么喜欢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的。

华山搂着你躺在自家院子的藤椅上晒太阳,一边揉捏着你未持剑的左手,一边悠闲地答:“媳妇儿,我说了你可别不信,刚第一眼见到你我就被你的美丽深深吸引了,你简直是天下第一美人啊——”

你拍开他的手,道:“说人话。”

“得令!”他语气一改,面上的懒散却未改,“其实是被你的见义勇为感动到了,有些好感,刚好那时我一个人太久,我妹就劝我把你娶回家算了。”

你一脚踹上他的小腿,质问:“这便原谅你罢了,日后听我的还是听小姑子的?”

“当然是您的了,这还用说吗?”华山撩起你的鬓发在你耳廓落下一吻。

你双颊飞红,耳朵也红起来,嗔他胡闹。华山看了心痒痒,抱起你就往屋里去了。

这日子过得可真闲适,哪有一分混江湖的模样。

可你就是喜欢。









-end






日常超字数,,唉

我自己写完想了想,这两个人在一起得太突兀了,感情进展太快,只好强行解释一下,以免有疑惑。
华山就如他最后所说的那样,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有好感了,你在玩KG的时候也有了朦胧的好感,所以华山在对你表白的时候你们都是孤注一掷的。你们还年轻,江湖这么大,机会还有很多,错这一次也没什么。
只是没想到第一次就遇上了最好的人,就快乐地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顺带一提,我没屯粮了。
明天还有没有就看今天我写不写得出来了(掩面

少寒

是居安思危的片段,很久以前的,发出来玩玩~今天妄哥也是大猪蹄子!


      华无妄盯着扭过头去不说话的小道长看了半天,只觉得很有意思。

      是武当弟子的通病吗?就是开个玩笑,也能一本正经如临大敌当是在和他谈条件——听听那说得是什么话,什么“你若想拿我当人质胁迫师尊,不如杀我断了念想”?

      他好笑地将指尖竹箫转了半圈,心里嘀咕——真是的,好在他是没这个打算,要是他真的这么干了,这小道长瘸了条腿又内力全无,还不是得乖乖被他拿捏?放狠话有什么用?

      他一时起了玩心,伸手从案上拿过来了剑,作势往他面前一横:“说得...


      华无妄盯着扭过头去不说话的小道长看了半天,只觉得很有意思。

      是武当弟子的通病吗?就是开个玩笑,也能一本正经如临大敌当是在和他谈条件——听听那说得是什么话,什么“你若想拿我当人质胁迫师尊,不如杀我断了念想”?

      他好笑地将指尖竹箫转了半圈,心里嘀咕——真是的,好在他是没这个打算,要是他真的这么干了,这小道长瘸了条腿又内力全无,还不是得乖乖被他拿捏?放狠话有什么用?

      他一时起了玩心,伸手从案上拿过来了剑,作势往他面前一横:“说得轻松,好有骨气啊。现在我给你选,倒看你惜不惜命?”

      一横雪色在眼前铺展开来,银华闪动不休。谢居安的目光落在锋锐剑刃,唇线用力一抿。

      他是武当掌门最小的徒弟。直系弟子,牵扯甚大,又因为年小武功不及诸位师兄深厚,与武当有隙之人对他下手,也是看中这一点。现在虽是九死一生捡回一条命,却要被眼前这华山弟子当做筹码来胁迫师父……

      他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

      难道他还要做师父的软肋吗!

      胸中沉恨无从发泄,他猛一咬牙,一闭眼睛,毫不犹豫就朝着剑锋撞了上去。

      “哎!”华无妄一眼瞅见他神色不对,当机立断反手就把剑摔了出去,咣当一声砸在了地上。只是他反应虽快,人却是来不及躲,仓促之间只得用左手将小道长一架,好赖没让他摔下去。

      “你还真不要命啊!”缓过一口气,他面带惊悚地感叹一句,“我就开个玩笑,你……”

      反应要不要这么激烈啊?这闷头一撞,万一他没反应过来,那真的要血溅当场啊!

      对面的小道长恨恨瞪着他,眼睛里原本还有的一点点镇定已经彻底揉成灰了。

      华无妄用很无辜的眼神与他对视,并且这辈子第一次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玩过头了?

      他毫不怀疑,要是小道长有哪怕一点点内力,都会拼了命和他打一架的。说起打架……小道长的剑匣,他是不是忘了还他了?

      “那什么,你的剑匣我忘了还你了……刚才,我不是故意的哈,要不等你哪天好全了,我给你打一顿出个气?”他眨一眨眼睛,又摇头,“不行,我会忍不住还手的。那要不我吹个曲子给你听当赔罪?”

      谢居安只觉得一口气要梗在喉咙里出不来了。

      眼前这家伙,逼也逼了逗也逗了,插科打诨样样拿手,一会功夫把他的情绪惹得是九曲十八弯溜了一圈,真真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

      这样痞子一样的名门弟子。

      正跑去隔壁拿剑匣的华无妄突然很想打喷嚏。

      他揉了揉鼻子,心想着他活了这么大真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较真的人。

      较真到他总忍不住想逗一逗。

      想到这里,他心思一转,也不去拿剑匣了,拔腿就往屋顶上一窜,那支竹箫就抄在了手里。

      吹曲儿赔罪,说到做到啊。


                                                   

安迟风
故人西辞 “我旁边本该有位故人...

故人西辞

“我旁边本该有位故人,后来他不见了”

昨天七夕快乐,拿老图混更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故人西辞

“我旁边本该有位故人,后来他不见了”

昨天七夕快乐,拿老图混更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悲愁惴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Mis.Mirror 
华山是她写的
华山:
笑颜小哥爱喝酒,江湖情仇走就走。
武当:
素衣道士淡笑颜,仙鹤古琴远人间。

少女心中白月光,华山床上脱光光。(危险发言)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Mis.Mirror 
华山是她写的
华山:
笑颜小哥爱喝酒,江湖情仇走就走。
武当:
素衣道士淡笑颜,仙鹤古琴远人间。

少女心中白月光,华山床上脱光光。(危险发言)

苏燮

【华武】

zuo爱而已。没必要题目。
老年车手苏燮。
可能以前的文都是比较腼腆。今天的也差不多。就是里边写的恶心了点。
怎么说呢。没有感情线。只有最后一道暗隐的交代。
不打算捉虫了。懒。
心态多崩文多恶心。慎点。 

zuo爱而已。没必要题目。
老年车手苏燮。
可能以前的文都是比较腼腆。今天的也差不多。就是里边写的恶心了点。
怎么说呢。没有感情线。只有最后一道暗隐的交代。
不打算捉虫了。懒。
心态多崩文多恶心。慎点。 

翟翟今天没有饭

昨天七夕节
过的终于不是汪汪汪的了
这躺着看起来就像是
小辣鸡华妹打摸金和尚反被绑回去做压寨夫人(这怎么这么像土匪和压寨夫人----by和尚)
现实是
华妹把这个人绑回家
给他种田养鸡养兔
表面上霸道和尚爱上我(你闭嘴)
其实我才是攻!
在想要不要写个文来证明自己是攻(你闭嘴!手和脑子:你没有你不想)

@江重光 江江!

昨天七夕节
过的终于不是汪汪汪的了
这躺着看起来就像是
小辣鸡华妹打摸金和尚反被绑回去做压寨夫人(这怎么这么像土匪和压寨夫人----by和尚)
现实是
华妹把这个人绑回家
给他种田养鸡养兔
表面上霸道和尚爱上我(你闭嘴)
其实我才是攻!
在想要不要写个文来证明自己是攻(你闭嘴!手和脑子:你没有你不想)

@江重光 江江!

爱吃烤鸭的闹闹
人生至快应为老,世上堪哀只有痴...

人生至快应为老,
世上堪哀只有痴。
莫负春江鲈脍好,
早居三径倚东篱。

人生至快应为老,
世上堪哀只有痴。
莫负春江鲈脍好,
早居三径倚东篱。

维格_☆
七夕快乐鸭!妈耶发晚了我不管就...

七夕快乐鸭!妈耶发晚了我不管就当末班车叭……写作业写忘了呜呜呜呜

七夕快乐鸭!妈耶发晚了我不管就当末班车叭……写作业写忘了呜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