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华山

20.6万浏览    15607参与
尔尔ovo

武当讨债弟子竟被华山…(?)


“还钱!”

………

“嗯?”一袭粉衣的华山子弟正侧卧在平坦的石壁上眺望这华山皑皑雪树和纷飞的白色雪花,被一个令人无奈又可笑的声音叫住,回过神红色的眸子暗了暗,俯视着下面的人儿。

是一只道长啊。

索性一跃而下,抱臂饶有趣味地打量着这个比自己弱不少的人儿,突然有种想要戏弄的念头,勾起嘴角不慌不忙稳步走过去,

“道长,我可没钱。”

“没钱也要还…!”

………

呵,还钱?就连那些厉害点的角色来要钱也不曾见自己给过一个蹦儿,难不成还怕这个小道长?向华山弟子要钱,简直可笑。

“无量天尊难道没有教过你们独自上山讨债很危险么?” 林诀突然将凌泫抄起横抱,将人抵在华山的寒得渗骨的石壁上,看他冷...


“还钱!”

………

“嗯?”一袭粉衣的华山子弟正侧卧在平坦的石壁上眺望这华山皑皑雪树和纷飞的白色雪花,被一个令人无奈又可笑的声音叫住,回过神红色的眸子暗了暗,俯视着下面的人儿。

是一只道长啊。

索性一跃而下,抱臂饶有趣味地打量着这个比自己弱不少的人儿,突然有种想要戏弄的念头,勾起嘴角不慌不忙稳步走过去,

“道长,我可没钱。”

“没钱也要还…!”

………

呵,还钱?就连那些厉害点的角色来要钱也不曾见自己给过一个蹦儿,难不成还怕这个小道长?向华山弟子要钱,简直可笑。

“无量天尊难道没有教过你们独自上山讨债很危险么?” 林诀突然将凌泫抄起横抱,将人抵在华山的寒得渗骨的石壁上,看他冷得打了个哆嗦,带着些嘲讽的意味,

“武当的弟子都是这么不经受冻?”

“你…!放开我!可恶,竟敢对你的债主下手!”
“若是我不放呢?”

林诀无视了人的挣扎和气愤的眼神,欺身压得更紧,趁人张嘴唇瓣堵了上去,伸舌撬开人的唇齿裹住人舌头搅拌,舌尖肆虐扫过上颚舔舐,直到眼前的人儿被吻到快窒息脸有些发红。

指尖解开人锦衣扣子,有些蛮横扒开人的上衫看人有些冷得轻颤,手掌贴上人胸膛抚摸。习武之人的手,带着些粗糙却又炙热,顺着人漂亮的白皙脖颈到肩膀,再到胸口。

“道长,还要不要钱了?”

看着眼前未经人事的小道长愣住,轻笑了一声在人耳边压低嗓音,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指腹摁到人胸口因寒冷微微凸起的红樱捏住轻搓,再看人脸红的青涩模样倒是十分有趣。

“林诀,给我住手…!”凌泫眼中带着些气愤伸脚踹了过去却被林诀一把抓住脚踝,将小腿拽过扣在腰间。

“凌泫道长,有胆量来问我讨债,现在却没胆量正视林某了?”

将人的下巴捏住强行掰过让人直视自己,红眸有些似笑非笑,将人上身衣服全部扒光扔在雪地里,对人一脸气炸的表情毫不理会,解开人腰封下身衣物便散落下来。

“你要做什么…!”

“你说呢?”

…………………………
(为了不引起道长不适,省略)

华山皑皑,雪花纷飞。

尔尔ovo

摸鱼,少华小甜文

白天金陵城的集市自是繁华热闹,小贩的叫卖声随赶路往来少侠的急促马蹄声埋没,扬起尘土。

“客官,可要来点茶?”客栈小二肩上搭着抹布依旧笑眯着眼贴来,一袭素衣的少侠垂眸轻声嗯了点碗粗茶便坐下,似乎有些拮据交予老板几枚铜板,腰间还背着一把破剑。

穷华山,江湖人人皆知。大雪漫天,门派贫寒,每年都会有华山弟子被师姐送下山卖艺赚些铜板养活师门。

“这…今天又该去哪儿卖艺好呢。”叹气嘀咕将剑擦拭干净,掂了掂布袋里那丁点儿铜钱,惆怅将茶碗放下低头背上包裹,便继续赶路,却不料失神撞上一人只得连忙道歉。

那人杵杖双目似紧闭,与怀中人撞了个正着。

“施主,走路请务必不要分心。贫僧……”与人双眸对视却不知怎...

白天金陵城的集市自是繁华热闹,小贩的叫卖声随赶路往来少侠的急促马蹄声埋没,扬起尘土。

“客官,可要来点茶?”客栈小二肩上搭着抹布依旧笑眯着眼贴来,一袭素衣的少侠垂眸轻声嗯了点碗粗茶便坐下,似乎有些拮据交予老板几枚铜板,腰间还背着一把破剑。

穷华山,江湖人人皆知。大雪漫天,门派贫寒,每年都会有华山弟子被师姐送下山卖艺赚些铜板养活师门。

“这…今天又该去哪儿卖艺好呢。”叹气嘀咕将剑擦拭干净,掂了掂布袋里那丁点儿铜钱,惆怅将茶碗放下低头背上包裹,便继续赶路,却不料失神撞上一人只得连忙道歉。

那人杵杖双目似紧闭,与怀中人撞了个正着。

“施主,走路请务必不要分心。贫僧……”与人双眸对视却不知怎的,口中话停顿了一下竟有些悸动,唇齿缄默不自觉蠕动了几下“好美…”

“抱歉抱歉,下次在下一定好好看路…”仍保持伏在人胸口的姿势愣了一会儿推开人肩膀跳出来,肚子却不争气地响了。

“施主可是遇到难处了?贫僧这里还有些银子,拿去罢。”

“那怎好意思,我们华山虽穷但讲的都是义气,无亲无故又怎能随便收别人银子,不如,大和尚,我带你去游山玩水如何?”少年弯起眼梢对那人笑笑,挽住他胳膊便拽了去。

眉目清秀笑起来更是动人心弦,十分好看。闭眼微蹙眉头被人拖拽着,心却却融进了这人笑意一时沦陷无法自拔,“阿弥陀佛…贫僧……好。”

………

人间芳菲三月美景,江南古桥细柳人家。
佛心本只为普度众生,早已远离红尘。为何凡心悸动,寸步难离?

………

孔明花灯悬在金陵城的夜幕之上,映着这尘世的繁华热闹。来往的人群,小贩的叫卖声依旧。

“大和尚,大和尚,你们真的不会动心?”少年用碎银两买了壶酒敞快靠在墙上眯了几口有些微醺,双手环住那人脖子眯着眸子凑近,温热鼻息喷洒在人颈窝。

“会。只对你。”搂住人的腰把他揽入怀中,低头唇瓣堵住人微张的嘴,伸舌与人缠绵接吻。

“佛渡众生,我只渡你。”

————————————————————

少华好冷啊qaqqq,但是好想吃粮只能自给自足了。

齐济
我死小毛球好顺手……大的画不完...

我死
小毛球好顺手……大的画不完……
脑子疼

我死
小毛球好顺手……大的画不完……
脑子疼

你看你又被可爱死了吧

是喝醉了投怀送抱的华屈和师兄易驯xx

不胜酒力的小师弟醉了,师兄的选择是:

A.抱回去

B.抱回去并不可描述

C.自己光明正大把剩下的美酒喝光美滋滋

虽然没穿校服的确是自家华山崽(

是喝醉了投怀送抱的华屈和师兄易驯xx

不胜酒力的小师弟醉了,师兄的选择是:

A.抱回去

B.抱回去并不可描述

C.自己光明正大把剩下的美酒喝光美滋滋



虽然没穿校服的确是自家华山崽(

子提灯

爽图画手大声say爽——
后两张是我家的性冷淡云梦💃

爽图画手大声say爽——
后两张是我家的性冷淡云梦💃

祁晟。

突然想起来前几天,真的太惨辽。……放张丑陋手写掩饰心情。
在相亲队捞到了一只美丽的华仔情缘,他抱着我从芳菲林那个装着华山叛徒npc的亭子里走出来,在众人面前腻腻歪歪时,一位暗影老哥出现辽。……
我一个道长,我好累。

突然想起来前几天,真的太惨辽。……放张丑陋手写掩饰心情。
在相亲队捞到了一只美丽的华仔情缘,他抱着我从芳菲林那个装着华山叛徒npc的亭子里走出来,在众人面前腻腻歪歪时,一位暗影老哥出现辽。……
我一个道长,我好累。

Gili_衫里木

一点摸鱼,P2背后注意
是一个试图撩汉结果反被【哔---】的故事

“道长,华山的雪地凉不凉?”
“……!”

“……哈……”
“不凉,摩擦一会儿就热了。”

一点摸鱼,P2背后注意
是一个试图撩汉结果反被【哔---】的故事

“道长,华山的雪地凉不凉?”
“……!”

“……哈……”
“不凉,摩擦一会儿就热了。”

九佩

彩墨自调
楚留香
华山

“千山冷落凌云道,一生疏狂剑并萧”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龙吟涧底寒潭彻,剑在匣中做狂歌”

彩墨自调
楚留香
华山

“千山冷落凌云道,一生疏狂剑并萧”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龙吟涧底寒潭彻,剑在匣中做狂歌”

阿倩_(:з)∠)_
丢一只上课画小穷仔嗷呜(*>◡...

丢一只上课画小穷仔嗷呜(*>◡❛)
其实我真的想画武华呜呜呜

丢一只上课画小穷仔嗷呜(*>◡❛)
其实我真的想画武华呜呜呜

化蝶寻花。
是鱼。谁还没个梦中情华呢。

是鱼。
谁还没个梦中情华呢。

是鱼。
谁还没个梦中情华呢。

天机阁打杂的

【万卷藏书】华山风物·一

执剑堂位于华山北峰之上,是三堂之首,一直以来始终被视之为华山最为核心的建筑。

平日里掌门召开门派大会,商讨武林大事、迎接外来宾客等重要事务,便都是在执剑堂举行的。听说执剑堂是三代祖师清风剑客在任时修建的,当年华山尚处鼎盛时期,有良田千顷,武馆百余,门下弟子三千人,堪称江湖第一大派。可是如今,若非鸣剑堂的帮衬,华山上下恐怕连修葺执剑堂的钱都拿不出了吧。

执剑堂也是华山派执行门规,行使赏罚的重要分堂,若是有弟子犯禁,总要到执剑堂走上一遭,华山上下往往对执剑堂是又敬又怕。


华山弟子甲批注:执剑堂的师兄师姐一天到晚都是冷着一张脸,端庄持礼,不苟言笑的,好像谁欠了他们几百两银子=3=

华山弟...

执剑堂位于华山北峰之上,是三堂之首,一直以来始终被视之为华山最为核心的建筑。

平日里掌门召开门派大会,商讨武林大事、迎接外来宾客等重要事务,便都是在执剑堂举行的。听说执剑堂是三代祖师清风剑客在任时修建的,当年华山尚处鼎盛时期,有良田千顷,武馆百余,门下弟子三千人,堪称江湖第一大派。可是如今,若非鸣剑堂的帮衬,华山上下恐怕连修葺执剑堂的钱都拿不出了吧。

执剑堂也是华山派执行门规,行使赏罚的重要分堂,若是有弟子犯禁,总要到执剑堂走上一遭,华山上下往往对执剑堂是又敬又怕。


华山弟子甲批注:执剑堂的师兄师姐一天到晚都是冷着一张脸,端庄持礼,不苟言笑的,好像谁欠了他们几百两银子=3=

华山弟子乙批注:胡说八道,华真真师姐不是看起来软糯糯的吗0v0

高亚男批注:燕无回,云飞卓!别以为我认不出你们的字迹!


华无痴批注:执剑堂修葺费用盛惠白银三千一百二十两。

谷潇潇批注:上次你明明说只要两千五百两,华无痴你老实交代,多出来的六百两银子去哪儿了?


(书脊藏着一个小纸条)

迟疑的字迹:听说历代执剑堂都是掌门亲自执掌,枯梅大师把执剑堂交给华真真师姐想来必有深意?

潦草的字迹:上面那位师兄所言极是,现在果真要喊师姐掌门了……

吃我混乱邪恶安利套餐

人均万五的咸鱼帮组团进雪山绝境会发生什么

当然是干掉一点红走上人生巅峰啦~~~

咸鱼小筑id36,踏月留香在线等几个暗香

性感帮主,在线骂人,你心动了吗

人间血馒头等你来领

依旧是咸鱼帮的自high视频

人均万五的咸鱼帮组团进雪山绝境会发生什么

当然是干掉一点红走上人生巅峰啦~~~

咸鱼小筑id36,踏月留香在线等几个暗香

性感帮主,在线骂人,你心动了吗

人间血馒头等你来领

依旧是咸鱼帮的自high视频

楚狂歌_

【黄华车】糖醋肉

走流程,吃糖+吃肉,四舍五入1w3。

强强,吃醋有,有口和脐橙。

因为图片太长不允许放,所以文给一分成四,个人对黄华两位的性格理解也不一定会满各位心水,总之还是那句话,啃粮就别ky。

最后,话不多,使用愉快。

糖1111

糖2222

车1111

车2222

 

很抱歉拖了这么久的文,致谢各位支持我的读者。

走流程,吃糖+吃肉,四舍五入1w3。

强强,吃醋有,有口和脐橙。

因为图片太长不允许放,所以文给一分成四,个人对黄华两位的性格理解也不一定会满各位心水,总之还是那句话,啃粮就别ky。

最后,话不多,使用愉快。

糖1111

糖2222

车1111

车2222

 

很抱歉拖了这么久的文,致谢各位支持我的读者。

华山娱乐770088816

男生掏枪指老师头大叫“低下头” 看起来要枪杀她

法国近日发生一起令人惊恐的课堂闹剧,一名15岁男生掏出手枪指着女老师的脑袋命令其低头,一副要处决她的架势。视频在社交媒体曝光后,男生迫于压力向警方自首。


据英国《每日邮报》10月21日报道,事发于上周四(18日)法国巴黎东南郊克雷泰伊的布兰利高中。上午10点多,女教师正在一间教室的讲台旁批改学生作业,突然一群男生冲了进来,其中这名15岁少年手握一支短枪对准女教师的头,大声喊道"你,低下头来",看上去就要扣响扳机杀死她似的。


戴眼镜的女教师保持了镇静,按照少年的指令行事,惹得围观男生们爆发出肆无忌惮的阵阵坏笑。正在教室角落里自修的学生中,有人悄悄录下了这令人气愤而...

法国近日发生一起令人惊恐的课堂闹剧,一名15岁男生掏出手枪指着女老师的脑袋命令其低头,一副要处决她的架势。视频在社交媒体曝光后,男生迫于压力向警方自首。

据英国《每日邮报》10月21日报道,事发于上周四(18日)法国巴黎东南郊克雷泰伊的布兰利高中。上午10点多,女教师正在一间教室的讲台旁批改学生作业,突然一群男生冲了进来,其中这名15岁少年手握一支短枪对准女教师的头,大声喊道"你,低下头来",看上去就要扣响扳机杀死她似的。

戴眼镜的女教师保持了镇静,按照少年的指令行事,惹得围观男生们爆发出肆无忌惮的阵阵坏笑。正在教室角落里自修的学生中,有人悄悄录下了这令人气愤而恐惧的一幕,将视频发布在社交媒体上,引发轩然大波。法国总统马克龙呼吁内政部彻查此事,惩罚作恶者并确保这种行为"永远被学校禁止"。

遭恐吓的女教师在事发后向校方报告了此事,校方出于保护未成年人的考量,未公布持枪少年的姓名。不过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之后,涉事少年次日在其父亲的陪伴下来到警察局自首。

昨天(21日),少年首次现身青少年法庭,他坚称手枪是假的,只是和老师开了个玩笑。

不过女教师并不认同这种说法,她提出"用武器威胁暴力"的指控,将持枪少年告上了法庭。如罪名成立,他面临最高5年的监禁。法律界人士称,即使武器是假的,但当假枪被当作真枪使用的话,指控仍然有效。

版权声明: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


华山娱乐770088816

我脑子进水了,才相信手机防水广告

手机的防水功能真的靠谱吗?图/视觉中国

以前卖安利时,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捞完钱,就叫人家滚远点。面对套路百出的广告,认真你就输了。

新周刊原创出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作者|笺语 编辑|张家明

“防溅、防水、防尘,最深2米的水下停留时间最长可达30分钟。”

对外官宣可以轻松自如潜水半小时的苹果手机,最近可是摊上事了。

热心市民王先生撸铁归来,不过是给新买的万元机稍稍冲了个凉,号称防水级别达IP68(最高级)的iPhone XS MAX就成了板砖。

面对突如其来的“水逆”,王先生果断致电苹果维权,可客服居然以人为进水需要自费维修为由,拒不接锅。

客服还并搬出...

手机的防水功能真的靠谱吗?图/视觉中国

以前卖安利时,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捞完钱,就叫人家滚远点。面对套路百出的广告,认真你就输了。

新周刊原创出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作者|笺语 编辑|张家明

“防溅、防水、防尘,最深2米的水下停留时间最长可达30分钟。”

对外官宣可以轻松自如潜水半小时的苹果手机,最近可是摊上事了。

热心市民王先生撸铁归来,不过是给新买的万元机稍稍冲了个凉,号称防水级别达IP68(最高级)的iPhone XS MAX就成了板砖。

面对突如其来的“水逆”,王先生果断致电苹果维权,可客服居然以人为进水需要自费维修为由,拒不接锅。

客服还并搬出了官网上需要裸眼视力5.0且手持放大镜才能看见的补充说明给客户划重点:三防功能在受控实验室条件下经测试,其效果在IEC 60529标准下达IP68级别,由于浸入液体导致的损坏不在保修范围之内。

很多国产手机都声称能防水,你敢试试吗?

说人话就是:防水?认真你就输了。若是仍有执念,对方大概率会甩出一记必杀:最终解释权归苹果公司所有。完。

不说世界五百强店大欺客,只怪广告的套路太深太长。虽然广告法明令禁止出现“最好”“顶级”“绝无仅有”等极限用语,但是这并不妨碍广告公司里那些语文十级的选手们变着法地戳人嗨点,使人掏钱。即使面对广告与实物不符的若干后续,熟练文字游戏的他们也能轻松应对。

戏都被卖家演完了,最终买单的苦主能做的,也不过学学《大话西游》中的铁扇公主,啐黑心厂商一句:以前卖安利时,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捞完钱,就叫人家滚远点。


01

交女朋友 or 交智商税?


注水广告擅长套路那些热爱剁手的女人,而为此付出智商税代价的,多数却是男人。

最近,主妇届的头号种草机——戴森就推出一款让直男朋友们钱包一紧的美发神器。

一套七件,像是宛如吸尘器一般吸力强劲的自动吸发卷发棒,以及电熨斗亲女儿级熨烫功效的干爽直发梳。有如此混搭的科技感加持,就连手残少女都够胆幻想:此物在手,我能让街口美发店的Tony们集体失业。

然而,开箱测评后美妆博主们纷纷表示:卷发半小时,臭美三分钟。低温造型耗时奇长,却维持不久。

另外想要感受有如特效一般的头发自动飞上缠绕卷发棒,除非你能脱发脱成广告模特那般秃鸡,否则卷发棒只能对你说句打扰:“对不起,虽然你的发量已经低于全国99.99%的同龄人,但我们还是吸不住。”


比起视觉上的障眼法,智商税产品们似乎更爱用文字让人臣服。上个月,贵到没朋友的海蓝之谜面霜就因其闻名于世的“疤痕修复”功效而被某美妆博主起诉。

该博主称其并没有宣传中的神奇效果,且特设阴阳官网欺负中国消费者人傻钱多:中国官网中明确提及创始人经历火箭燃料爆炸的灼伤后,正是借此物体回复了往昔容貌。

而这种“史诗级的愈颜奇迹”,到了美日等地的官网,却变成了稳定、滋润、光洁等平民级的形容词。


美妆博主@大嘴博士在微博上宣布将La Mer告上法庭。


宫廷秘方的美容传说已经成为过去式,现代女性似乎更吃黑科技改变世界的那套。

麦当娜磁石面膜,只不过在面膜成分里加了些四氧化三铁,就把物理白痴们哄得呜哇打call;减肥季的网红暴汗服,更是暴露了一众女明星的智商,脱水不等于减脂的重点到底要划重几遍才懂?

在这些美容美体产品高大上的骗局里,只有少数男人保持了清醒。演员茅子俊曾在接受采访时表达过疑惑:按摩能让脸变小,可为什么又能让胸变大?矛头直指以Refa为首、形态各异的瘦脸美容仪。

然而众多早已看穿一切的钢铁直男却选择沉默,面对女朋友和智商税二选一这道送命题,他们更相信美国人的智慧:happy wife, happy life,她好你也好。


广告套路,终究大不过婚姻套路。

02

零坑爹的保健品?不存在的


迷信广告的女朋友要钱,被保健品洗脑的爹妈可是真要命。

早晨脚踏足力健老人鞋做追风少年,中午来杯“鸿毛”药酒把健康喝走,中国老年人的一天就这么被毁了。

更可怕的是,在专治中老年不服的海量保健品广告中,身体抱恙也不用寻医问药。视物模糊不着急,莎普爱思滴一滴;关节肿痛别担心,曹清华胶囊来帮您!

长此以往的中老年朋友大概会达成三个成就:眼瞎了,腿瘸了,钱包也空了。



保健品套路多,老年人受害匪浅。


然而这不是世界对佛系养生派仅有的恶意,朋友,你知道水素水么?

这个和酵素撞名的概念同样来源于日本,号称能够改善身体内环境、实现水质改变体质的技术革命。

仅通过喝水就能强身健体百病尽消,怎能不让快乐肥宅们疯狂掏钱?

瓶装水素水豪过水中贵族依云水,能把普通水变成水素水的水杯更是售价高达四位数。

加个前缀如“还原性水素水”“高浓度水素水”就更不得了了,功效加倍价值翻番,在广告商的润色之下,一条花路走上诺贝尔医学奖的领奖台也不是梦啊。


自来水装瓶,换个概念包装下,也许就可以成为轻奢产品。


可真相是,水素水不过是富含游离氢分子的水,仅有偶然的动物实验表示氢分子能够抑制细胞氧化,尚无临床试验数据证明水素水能直接作用于人体。

也就是说,治病是可不能治病的,想模仿氢气球上天的倒是可以大胆尝试一下。

其实想要识别虚假宣传,并不需要智商高达到理工科大学生的水平,毕竟有些广告可以说是硬到肉眼可见了。

比如曾经duang到让人害怕的霸王防脱洗发水,如果你在购买前有仔细查看过包装盒上老板陈启源的大头照,你会发现:老板连自己的发际线都保不住了,还能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秃头少年?


我们年轻人缺洗发水吗?我们缺头发。

03

送你一条防骗指南


中国人迷信广告,尤其是保健品广告,主要原因无非是健康焦虑日益增长。加之以前的劣质广告往往有媒体的公信力背书,对缺乏辨别能力的中老年人群尤其致命。

而现在更多的广告已经从欺诈圈钱转换成了营销至上,货不假,价更高。25岁那年就凭借背背佳脊椎矫正器实现经济独立的杜国楹,这些年又领先苹果创造了属于中国人自己的万元机——8848钛金手机。而他近期的成绩是集齐八位茶艺大师召唤出了小罐茶,当土特产穿上了“充氮包装,实木礼盒,钢琴烤漆”的华丽套装,让油腻的中老年用户欣然掏包。

如果“男人是视觉动物,女人是听觉动物”的设定成立,那么华丽的包装加上耸动的噱头就足以实现男女通杀,让购买欲旺上加旺。



连续五年在戛纳创意节上获奖的创意人杨烨炘说过:我们聪明地逃避产品的缺点,肆意夸大产品的优点,渲染物欲,鼓吹消费。每一个广告其实都言过其实,每一个广告人都在自欺欺人。

不以带货为目的的广告是不存在的,正如PUA中没有不以撩妹为目的的渣男。

面对吹得妈不认的海量“虚假宣传”,我们还是该默念那句老生常谈的咒语:一切以实物为准。

如果硬要加一条防骗指南,那么保持贫穷就好。大概只有贫穷才能限制我们的缴(智商)税能力。


茶庄鸠

两个自家儿子,攻受不定向
总之帅就对了嘛(๑´ㅂ`๑)带去搞给~@

两个自家儿子,攻受不定向
总之帅就对了嘛(๑´ㅂ`๑)带去搞给~@

雾坊
求好心人给点鱼干嘛_(:3」∠...

求好心人给点鱼干嘛_(:3」∠)_

求好心人给点鱼干嘛_(:3」∠)_

风霰

【武华】外道正途(三)

没坑
屯了六篇,忘了发……
此处(二)

三、
     严大夫今日第一次见到如此凶神恶煞的客人。
     ——虽然此人模样绝对是一等一的俊秀好看,脸上也淡淡无什么表情,但他就是觉得十分凶神恶煞。
     这人一袭白衣出尘绝世,却又仿佛下一刻便会被血染红。
     他站在门口寸步不让,怀中横抱着一个着淡蓝衣裳的人,被抱着的人似是因痛苦或是想掩饰什么,侧过脸借自己的长发和白衣人胸前的衣料将面容遮住。
    ...

没坑
屯了六篇,忘了发……
此处(二)

三、
     严大夫今日第一次见到如此凶神恶煞的客人。
     ——虽然此人模样绝对是一等一的俊秀好看,脸上也淡淡无什么表情,但他就是觉得十分凶神恶煞。
     这人一袭白衣出尘绝世,却又仿佛下一刻便会被血染红。
     他站在门口寸步不让,怀中横抱着一个着淡蓝衣裳的人,被抱着的人似是因痛苦或是想掩饰什么,侧过脸借自己的长发和白衣人胸前的衣料将面容遮住。
     易寒宵见大夫已经叫来,不容抗拒地,像是发号施令般道:“救人。”
     在这华山脚下开医馆的,严大夫见过的江湖人多了去了,对他这样狂傲的语气也早已习以为常,是以并不在意,先打量了一番他怀中的人。
     “敢问这位是……令夫人吗?”严大夫有些迟疑地问出了口。
     空气似是刹那间凝结了,连市井喧闹的人声都被冻住,风也忙不迭绕道而行,寂静得可怕。
     墨决风心想易寒宵现在的脸色一定很精彩——虽然他面上仍只会是毫无表情,最多蹙蹙眉头罢了——便不由想笑,但又不敢露陷,憋笑憋得轻颤起来。
     “废话那么多,赶紧救人。”易寒宵音色更沉了几分,有如骤雨将至。
     ……
     夜至,云合,风作,很快便噼噼啪啪地下起雨来。
     严大夫“好心”地给墨决风二人安排了一个房间养伤,虽是简陋了些,但总算能遮风避雨,不至于寒碜。
     严大夫给墨决风做了治疗之后便没再来过,非常不满不过是个小伤弄得比快生了还严重,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点也沉不住气。
     墨决风仗着自己是病患,霸占了房间中唯一一张床半个下午,直到夜里急雨落下才施施然起身。
     起身时,见易寒宵正倚在门边闭目养神,墨决风不由愣了愣。
     “你为什么不走?”墨决风忽然有些疑惑,按传闻中易寒宵的性子,就算有寒气在身牵制,也应当宁愿自己去寻法子解决才是,“你早就看出来我是装的了?”
     说完又不由笑了笑——这般浮夸,便是瞎子都看得出来是装的吧。
     谁知易寒宵睁眸瞥了他被包扎的伤处一眼,淡淡道:“不是。”
     不是装的。
     墨决风怔住了。
     他腰腹处有一旧伤,是曾被歹人用淬毒匕首捅的,想是余毒未清尽,所以时而复发。
     这次遇到拦路的是伯父,他着实为难不知该怎么办,便自己催得伤处复发,让易寒宵去面对止澜派一行人。
     他本以为易寒宵会趁机跑了,止澜派众人追不上他,便只好袖手,不料易寒宵竟是选择与他们正面对上,而且竟未杀一人。
     墨决风正出神时,忽听易寒宵道:“那严大夫是云梦的弟子。”
     言下之意,这伤便可以彻底治好,不用担心了。
     墨决风不由调侃道:“你也看出来她女扮男装了?那样貌美的女子,扮男人实在是想不看穿都难。”
     易寒宵懒得接他的话,便继续闭上眼养神了。
     墨决风自讨了个没趣,只得叹了口气,自己到一边坐着喝茶去了。
     一时沉默,雨声便越发嚣张,像是要将单薄不堪重负的房顶打得千疮百孔。
     良久,墨决风点上灯盏,火光燃着黑暗和潮意。他开口道:“我知道你肯跟我上华山,是有自己的目的。”
     他顿了顿,似在斟酌后话,易寒宵却在这时答了他:“寒气未除,我不想同那些所谓正派针锋相对,平白多许多麻烦。”
     听他这般说法,墨决风不由一怔,随后止不住笑了起来,不再多言。
     ……
     不曾料到,将近华山,路途上却更加多舛。
     摆脱墨从后,又有不少“止澜派”纷至沓来,说辞不一,目的却都在易寒宵——无一不想将扣住魔头的功劳揽入自己手里。
     没有一个是墨决风能劝退的,身为华山弟子更不能对他们动手,否则便是待客不周。易寒宵自然也不能动手,否则墨决风必会被“大义凛然”的正派弟子归为与他一类。
     对峙间短暂的悄声商量后,二人决定分头上山,到了门派再做出易寒宵被墨决风擒住的假象。
     随即易寒宵便“趁人不备”挣脱了绳索,在七刃戒掩护下“逃跑”了。而墨决风“很是意外”地立刻追了上去。
     来抢人的正派弟子们跟不上二人的速度,只能咬牙跺脚无可奈何。
     ……
     华山巅,终年积雪,万顷同缟,千岩俱白。林立殿宇不失豪气,更不失浩气,是以便连千里寒风也快哉起来。
     墨决风没有贸然将易寒宵交出去,先让他藏在华山后辈弟子们为自己准备的房间里,随后便去见师姐师兄见掌门了。
     自那日在严州城外的茶馆墨决风擒住易寒宵后,消息便很快传了出去,因此路上才遇到许多闻讯而来的拦路之人。此时自然华山上的众人也早已得知了此事,见墨决风到来,却没有易寒宵的影子,又听说二人来路上发生的事,便不由议论纷纷。
     ——到山门口让人跑了,这墨大侠是不是也太不靠谱了些。
     ——这也不能怪墨大侠吧,要不是那些人不好好在华山待着,跑去找墨大侠的麻烦,那易寒宵怎么会有机会逃跑?
     ——哼,你们倒是没听说,那易寒宵根本不像受制的样子,实力毫无亏损,甚至还救了墨决风,我看他们关系怕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吧。
     ……
     日既西倾,夕阳余晖在皑皑积雪上点缀一层金砂。墨决风告别众师兄师姐,迈出门槛,略显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传他回门派的原因,近来门内的情况,以及所需要尽力办好的事情,自晨至暮,墨决风被告知得一清二楚。
     转头望了一眼房顶,墨决风不由眼角微弯,露出些许笑意。
     ——易寒宵正站在那里,足尖点地,高处的风吹得他素白的衣角飘飘漾漾,披散的青丝也轻飞着,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见墨决风看过来,易寒宵身形一动,便没了人影。
     墨决风却不会被他轻易甩下,也运起轻功追了上去。

     一路追到誓剑石,易寒宵才终于停了步子。
     誓剑石处极为寒冷,平日里不会有人来此,只有寒风肆意喧闹。
     望着易寒宵冰冷的侧颜,墨决风先开口道:“你都听到了?这次连武当都有人想除掉你……”
     武当提出的交易,华山只要帮着困住易寒宵,斩草除根清理门户的事由武当来人亲自动手即可——就这样便能免去不少债务,何况除魔卫道本也是分内之事,华山没理由不接受。
     若是从前,墨决风也会觉得理所应当,天经地义;可现在,却莫名生出几分怅然来:“可你明明多年前就不再是武当弟子,与各门各派素无瓜葛,他们竟有脸打着‘清理门户’的旗号?……且我与你一路走来,并未见你杀过一人,也曾对我出手相救,我想你并不如传闻那般……”
     “住口!”
     墨决风话未说完,便被易寒宵近乎粗暴地打断。
     他只觉颈间背后一疼,竟是被易寒宵掐住脖颈抵在了冰冷的石墙上。忍不住微眯起眼,难受地低咳起来,颈间扣着的手掌却让他咳得也十分憋闷。
     近在咫尺,细看去,能见易寒宵瞳中似泛着些微赤色,像是临近爆发的边缘。
     他冷笑了一声,便连声线也跟着坠了冰窖似的:“你是我什么人?也好意思评论我是什么样的人?——我不喜与你这种人为伍,恶人就是恶人,污泥还妄图看作白沙,你实在——可笑。”
     不是单纯,是可笑。
     墨决风第一次听易寒宵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却字字句句让他心寒。
     说完这番话,似乎稍微冷静一些了,易寒宵松手放过墨决风,转身运起轻功,离开了誓剑石。
     墨决风脱力般靠着石墙坐下,不住咳嗽着,没有再追上去。
     ……
     虽然墨决风早已明说了易寒宵可以住他的房间,可几日下来,易寒宵一次都没有来住过,想是在华山上到处跑,想收集些什么有用的消息吧。
     左右,这几日无人撞破他的行踪就是了。
     不知道为什么,纵使那日誓剑石上易寒宵态度极差,墨决风对他的印象也坏不起来。恐怕是先入为主,认识他以来就只见到他好的一面了,所以总感觉和传闻里杀人如麻十恶不赦的易寒宵完全不一样。
     就算,这“好的一面”也不过是易寒宵为了少些麻烦上华山的权宜之计罢了。
     垂眸看了一眼地上的积雪,墨决风不禁自嘲地笑了笑——就像这雪一样,不等滚烫的鲜血洒落上来,便不肯融化。

字解泠臣

引路灯

    “最近你听说了吗?黑白无常他们拉回来的新人。”阴曹地府巡逻的小鬼聊起,“听说了,听说她性子可烈了。虽说不吭不响的,但是她挣扎的可厉害了。喏,站在桥边上的不就是她嘛。”

     顺着小鬼指的方向看去,奈何桥边站着一女子,黑色的头发被很好的盘起来,用一个黄金镂空的蝴蝶装饰束在后面,穿着淡蓝色和白色的抹胸长裙,只是长裙上斑斑点点都是暗红色的血迹,看着吓人。她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十指交叉放在胸前,口中嘀嘀咕咕的在念叨些什么。

     “孩子喝完汤吧,喝完全部都忘了,然后寻个好人家投胎去。”婆婆递过来一碗汤,女...

    “最近你听说了吗?黑白无常他们拉回来的新人。”阴曹地府巡逻的小鬼聊起,“听说了,听说她性子可烈了。虽说不吭不响的,但是她挣扎的可厉害了。喏,站在桥边上的不就是她嘛。”

     顺着小鬼指的方向看去,奈何桥边站着一女子,黑色的头发被很好的盘起来,用一个黄金镂空的蝴蝶装饰束在后面,穿着淡蓝色和白色的抹胸长裙,只是长裙上斑斑点点都是暗红色的血迹,看着吓人。她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十指交叉放在胸前,口中嘀嘀咕咕的在念叨些什么。

     “孩子喝完汤吧,喝完全部都忘了,然后寻个好人家投胎去。”婆婆递过来一碗汤,女子摇了摇头表示拒绝,看着白瓷碗里浅浅地一点汤,复而又摇了摇头。“我不能喝。”女子开口道,婆婆听了后,将汤放在边上,继续熬着手中的汤说道:“你的眼泪少的可怜,能熬出那么小小一碗实属不易,现下你为何又不愿意喝汤?”婆婆看了一眼那个女人,随意的问了一句。

     “我在等一个人,找到另外一盏引路灯。”沉默良久后女子才说出了答案,“他适合更好的,我已经死了……”

     “痴儿……”

      之后那个女子便一直站在那,婆婆也不劝了,就让她在那站着。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就笑了,主动向婆婆要了一碗汤喝下去,然后慢慢走过奈何桥。

       记忆模糊前,唯一记得便是那个人的那张哭的泪流满面的脸庞。还有昭飞师兄对自己说的话:“阿云的师妹,我们华山的这个臭小子就麻烦了……”

        你寻到了新的引路灯,我便走了,愿你安好,此生幸福。

        来世再见……

        “臭小子,来世我嫁给你如何?”


        “唉,你们听说了吗?那个一直站在奈何桥边上的女人,喝了汤走了。”巡逻的小鬼偷着懒闲聊,“听两位无常大人说,那女子是阳界一个叫做云梦门派的弟子,他心系一个华山门派的男子,最近好像是那人结了婚,她才把执念放下。”





【渣文,上学路上写的】

【想要红心蓝手和评论】

【传说:孟婆熬的汤,是人这一生的眼泪,一人一锅。流多少熬多少……】

如此想来感觉自己要喝很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