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华晨宇

35.7万浏览    13388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8-06-19 14:34
IMMORTAL0207_华晨宇不朽站

180617【南京国潮音乐节】part3
属于夏日的焰火
饱满的盛放却终将消逝
徒留视线里最美的一瞬间
记忆的倒影是留给彼此的纪念

180617【南京国潮音乐节】part3
属于夏日的焰火
饱满的盛放却终将消逝
徒留视线里最美的一瞬间
记忆的倒影是留给彼此的纪念

ColieNal

180617 南京国潮音乐节

你望我们一眼
一切变得美好

180617 南京国潮音乐节

你望我们一眼
一切变得美好

家里蹲完单位蹲

华晨宇南京国潮音乐节黑白图。

华晨宇南京国潮音乐节黑白图。

家里蹲完单位蹲
是天使啊,距离产生美,就愿意远...

是天使啊,距离产生美,就愿意远远看着舞台上发光的你,很美好。

是天使啊,距离产生美,就愿意远远看着舞台上发光的你,很美好。

纵生

丸卷 / Feeler


chapter 1

丸接到卷的邀约时很诧异。

他们很多年不见。旧情人死灰很难复燃。昔日缠绵的吸引力被不断的摩擦剥蚀了大半。像是城市破旧窄巷中斑驳的石灰墙,一块又一块疤痕,满目疮痍,丑陋得可笑。

然而时间也许真的有魔力。既可以磨平悸动,也可在努力打捞出的记忆与现实之间横插上磨砂玻璃,使得当初所有甜蜜亦或是敌对变成雾岚中的黛色远山,连带着卷的脸都显得模糊而遥远。

丸从公司出来后上了车,向司机报了卷给的地址。意外地是日料店,从前总被卷嫌弃说分量太少根本吃不饱,现在居然也会成为他选定的地点。本来还一直担心怎么穿着高级定制的西装大汗淋漓地坐在火锅前。卷真的改变了吧,这几年。

变了吗?也许又...


chapter 1

丸接到卷的邀约时很诧异。

他们很多年不见。旧情人死灰很难复燃。昔日缠绵的吸引力被不断的摩擦剥蚀了大半。像是城市破旧窄巷中斑驳的石灰墙,一块又一块疤痕,满目疮痍,丑陋得可笑。

然而时间也许真的有魔力。既可以磨平悸动,也可在努力打捞出的记忆与现实之间横插上磨砂玻璃,使得当初所有甜蜜亦或是敌对变成雾岚中的黛色远山,连带着卷的脸都显得模糊而遥远。

丸从公司出来后上了车,向司机报了卷给的地址。意外地是日料店,从前总被卷嫌弃说分量太少根本吃不饱,现在居然也会成为他选定的地点。本来还一直担心怎么穿着高级定制的西装大汗淋漓地坐在火锅前。卷真的改变了吧,这几年。

变了吗?也许又没有。丸眉头沉了沉,他发觉他也许从来不曾真正懂得过卷。他没有刻意回避过卷的消息。知道他一直是外界看来特立独行的歌手。卷不曾标榜也从未想要摆脱独特的标签,他就是与世界不一样。

“和我也不太一样。”车窗外的流光溢彩在丸的眼中汩汩流过。他想起卷的眸子。深深的,泅着搁浅的鲸。是他永远看不透的热闹中的孤独,缧绁中的自由。

“您说什么?”司机听见了丸的自语,忖度着开口,想了一想又补了一句,“很快就到了。”

丸回神,对着后视镜里司机关切的眼神微笑,说没什么,说好。

快到了,到了干什么呢。去面对他永远无法预见的谜吗。丸抿了嘴角。



卷已在房间。长发蜷曲在颈窝间,穿着宽大的白t恤静静坐着,见他来了,照例是笑,省去了打招呼的环节,开口便是小骄傲的语气:“我今天没有迟到哦。”

然后软软地撇了嘴角:“我结束舞台换完衣服就来了,妆都没卸!怕来不及。”

丸酝酿很久的问候语哽在了喉口,他没料到卷仍用了当年撒娇的语气。几年的时间仿佛不是阻隔。他怀疑下一秒他就该走过去捏捏卷的脸再给一句夸奖。

他当然不能,于是他盘腿坐上了榻榻米,伸手扣住领带松了松,笑着对卷说:“算我迟到。”

卷没有在意他的不自然,或者说,显然不想放大他的不自然。上一秒还摇着尾巴求夸奖的亮晶晶的小狗眼神闪烁几下不见,现在的小狗耷拉了耳朵递来了已选定好的菜单。丸接过上下扫了一遍,没有异议地递回去。等卷招来服务生点餐时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的口味与卷偏差明显,他没有异议的菜单显然是卷的精心准备。

丸压了眸光看着卷与人核对的侧脸,眼角晕着隐约的金色眼影,是夏日树叶罅隙中漏下来的阳光,温温地斑驳着。这顿饭的意图越来越让丸摸不着头脑。但他也不好直截了当地问怎么当红大明星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请前男友吃饭,那么爱吃的人舍弃了自己的口味还一开口便是从前撒娇的口吻。

丸是疏离而克制的礼貌,但他心里仍有对答案的畏怯。虽然他不知道他在害怕什么。

催生畏怯的永远是希冀这片肥沃的土壤,无欲无求便无失无畏。丸本是深谙这一点的,但他潜意识里忽视了他到底为什么怀有不安的期待。他不愿想。


这家日料店的主人是揪。卷的多年玩伴。不用担心第二天的头条是什么恋爱擦边球,所以卷放心得将丸带到这里来。卷是常客。但服务生看着他仍是有些兴奋的样子,上完餐后有些羞涩地问可不可以要个签名。“好啊。”卷应着。当红歌手的身份摆在哪儿都闪光,卷一直知道。外界赐予他的光环他一向用得诚恳,“我结账的时候给你签,等一下可不可以不要进来了,要谈事情哦。”

卷笑得眉眼弯弯,服务生得了允诺欢欣地离开,严严地拉上了包间的移门。

只剩下他们两人,还有不可名状的凝结气氛。两个人充分发挥着食不言的美德,沉默着。

卷仍在节食,他需要给嗓子一个干净的状态,所以吃了几口便停,小口地啜着梅酒。丸在对面正襟危坐肢解一块鱼,看得卷一阵好笑,扬了嘴角。

丸抬头瞥见卷的表情,蹙了眉:“笑什么?”

笑你啊。卷伸手勾了勾发尾,盘在手指上玩:“老朋友吃个饭怎么跟谈公事一样。”老朋友,轻描淡写地。一个词,便将所有暗涌的复杂情愫全都掩盖了。

但丸却被这个词激得头脑一热。老朋友,可真够熟悉的。他甚至还记得他的情欲如何驻足在卷的唇涡、胸埠、股壑。现在就只是,老朋友。

丸倾侧着头,抬起视线攫住了卷的表情,然后缓缓地笑起来:“相比之下,和你这位老朋友聚会倒更让我紧张。”

卷也笑,还在一心一意地捏着发尾。半晌才正过脸来看丸。笑容还停在嘴角上,万千辰星却已在瞳孔里破碎,旋转,交错,揉和。再被无垠海浪拖曳回灰蓝深渊里,温柔吞噬本该流溢的火光:

“我们从前不会这样的。”

声音低得快透不过曳曳灯光,似折桅之船渐沉在两人之间。一如最后的那个夜晚,卷背对着丸抛下的不需回答的问句。

“你想说什么。”丸滞了脸色,了无热切,亦无哀郁。他很想说那都是从前,但悲哀的是他仍和从前一样。只要卷软了声音垂了眉眼他就说不出狠话。他想他还是没有成功放下过,所以现在还是被牵着走。

https://m.weibo.cn/5967292313/4252596157730749

“你想说什么。”丸努力平复着气息和冲动,又问了一遍先前没有得到回应的问题。

卷偏着头看他,扑上去伏在丸的肩上,凑到他耳边悄声说:

“去看我的演唱会。你答应过我的。”

顿了一顿,又补充了一句。

“刚刚的吻,是我的邀请函。”


_

白十七

【壳揪】我的猫(二)

(感觉一个世纪没有更新了(端午节发这个是不是有点暴力

——————————————————————

出了学校之后,揪揪继续狂奔,一直到把那些榕树远远的甩在后面再也看不到了才停下来,瘫在了地上。

阿壳从他身上跳了下来,捧着他的脸:“揪揪,揪揪你还好吧?”

“喵呜~”
一道光闪过,揪揪变成了人形,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叫的声音都带着委屈。

阿壳低头看到他的额头红了一片,已经鼓起了个包,想也没想,低头吻了上去。
“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已经逃出来了。”

揪揪感受到额头上温凉的触感,哼哼了两声,在阿壳怀里蹭了蹭。

学校和榕树已经远到再也看不见了,四周再次回到阿壳刚醒来时的样子,森林里好像没有白天和...

(感觉一个世纪没有更新了(端午节发这个是不是有点暴力

——————————————————————

出了学校之后,揪揪继续狂奔,一直到把那些榕树远远的甩在后面再也看不到了才停下来,瘫在了地上。

阿壳从他身上跳了下来,捧着他的脸:“揪揪,揪揪你还好吧?”

“喵呜~”
一道光闪过,揪揪变成了人形,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叫的声音都带着委屈。

阿壳低头看到他的额头红了一片,已经鼓起了个包,想也没想,低头吻了上去。
“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已经逃出来了。”

揪揪感受到额头上温凉的触感,哼哼了两声,在阿壳怀里蹭了蹭。

学校和榕树已经远到再也看不见了,四周再次回到阿壳刚醒来时的样子,森林里好像没有白天和黑夜,一直都是阴沉沉的绿色,散发着腐朽的气味。

揪揪躺在阿壳怀里睡着了,高度的精神集中加上不要命的狂奔,让他一松懈下来,就抵抗不住沉沉的睡意。

还有。。。
阿壳掀起他的上衣,一条长长的鞭痕从背上一直蔓延到肋下,已经变成了紫红色。
他抱紧了怀里的人:“我在这儿。”

树根处,睡着两个互相依偎的人,那颗珠子在一个人的口袋里,隔着布料发着微弱的光。

阿壳是被自己的猫舔醒的,粉红色的舌头收了上面的倒刺,轻轻扫过他的脸。

“喵。”

阿壳迷蒙着眼睛,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早上好啊揪揪。”

睁开眼睛看到满眼绿色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是在家里那张柔软的床上。

阿壳突然想起来什么,揉了揉肚子,这么长时间了,自己竟然一点饿的感觉也没有。

揪揪看到他的动作,低头蹭了蹭他。

阿壳在他耳朵上亲了一口。

“你也不饿吗?”

“不饿也好,这里看起来也不像是有吃的地方。”

再次启程的两个人速度慢了下来。

揪揪有时候变成人形和阿壳一起走,有时候变成猫驮着他晃晃悠悠的跃过崎岖不平的路面。

阿壳不知道揪揪到底要去哪里,但是,跟着自己的猫,还是失而复得的,去哪里都可以。

我们姑且把这个时候称作黄昏,阿壳发现即使这里没有黑夜和白天之分,但总有个时间,四周给人的感觉更加阴沉。

这个黄昏,他们遇上了一条野狗。

在野外最糟糕的事情不是遇上狼,而是遇到野狗。这种东西狡猾且凶残,成群出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盯上的猎物极少能够逃脱。

他们跟这群野狗已经周旋了三天。

鬼知道森林里面为什么会有野狗。

他们已经非常小心的避开了,但还是被队尾的一条发现了,不知道为什么,这只野狗没有呼叫前方的队友,而是单枪匹马的跟了过来。

阿壳看着面前那只明显比其他野狗个头大不少的动物,攥紧了手里磨的锋利的树枝。

这条野狗可能是想独吞他们。

一人一猫一狗僵持在那里,谁都没有动。

野狗一只前爪刨着地面,微微低下头,发出呜呜的声音,唾液从嘴角和獠牙的缝隙里流出来,滴在地上。

它好像终于不耐烦了,对食物的渴望战胜了一切,它前爪停了下来,慢慢弓起身子。

“嗷呜!”

野狗猛的窜了过来,扑向揪揪,朝着他的脖子露出了锋利的牙齿。

揪揪尾巴挡开阿壳,就地一滚躲开,然后迅速起身,亮起爪子迎向再次扑过来的野狗。

两个动物撕咬在一起,发出阵阵低吼声,到处是被掀飞的苔藓和扯断的藤蔓。

动物之间的殊死搏斗,是牙齿对牙齿,爪子对爪子的撕扯,转眼两个动物身上就多了几道血痕。

野狗个头虽然不及揪揪,但毕竟是残暴的食肉动物,隐隐的占了上风,几次想咬碎揪揪的脖子,都被揪揪险而又险的躲了过去。

阿壳躲在树后,等着能出手的机会。他知道野狗没有下死手,这种动物喜欢活吃猎物。这也给了他们机会。

揪揪完全不像以前温温顺顺的样子,面对野狗的时候像是一个真正以捕猎为生的猫科动物。野狗即使占了上风,也不能奈何他太多。

必须速战速决,不然打斗的声音把野狗群引来,他们就完了。

“喵!”

揪揪低吼一声,一爪子拍向野狗没来得及躲开的脸,对着它的眼睛狠狠地挠了一把。

“嗷!”
野狗被伤了眼睛,彻底怒了,忍着剧痛扑了上去。揪揪敏捷地躲开致命的攻击,但还是被一口咬在了前爪上,血顿时涌了出来。

他疼的一哆嗦,另一只爪子拍向野狗的脑袋,依靠体型的优势,带着它狠狠地撞上旁边的大树。

嘭!肉体撞树的声音让阿壳头皮发麻。

野狗被撞的晕了一下,松开了揪揪的爪子,揪揪一个翻身,咬在了它的脖子上,骨头碎裂的声音传了出来,野狗拼命挣扎,爪子在揪揪脸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阿壳趁此机会拿着树枝冲了过去,用尽全身力气扎进了野狗的胸膛。

野狗猛的抽搐了一下,树枝又压的更深了一点,它无力的翻腾了两下,不动了。

“它死了吧,它死了吧。”

阿壳抹了把脸上和着溅上去的血流下的汗。

揪揪松开口,一瘸一拐的靠在树根上,前爪的毛已经被血打湿了,整个爪子血肉模糊。

“揪揪!”
阿壳扑了过去,泪流满面,颤抖着手不敢碰他,怎么办?在这种地方什么都没有该怎么办?

揪揪呜咽了一声,低头想蹭蹭他,还没等阿壳把手放到他的头上,他猛的抬起头,耳朵动了动,低头把阿壳叼了起来,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跑。

那群野狗闻到血腥味,追来了。

蓝海树
想做一颗给你依靠给你温暖的小月...

想做一颗给你依靠给你温暖的小月球(๑˃̵ᴗ˂̵)

《孩子》+月亮Moon + 巨蟹座Cancer

Singer x Planet Poster series No.2

想做一颗给你依靠给你温暖的小月球(๑˃̵ᴗ˂̵)

《孩子》+月亮Moon + 巨蟹座Cancer

Singer x Planet Poster series No.2

家里蹲完单位蹲
略带忧伤的眼神。华晨宇南京音乐...

略带忧伤的眼神。华晨宇南京音乐节无修图

略带忧伤的眼神。华晨宇南京音乐节无修图

家里蹲完单位蹲

华晨宇,南京音乐节,蜉蝣演唱,一声叹息,

华晨宇,南京音乐节,蜉蝣演唱,一声叹息,

一锅小鱼饼
看杂志之前:啊啊啊啊啊终于出了...

看杂志之前:
啊啊啊啊啊终于出了!!我崽怎么这么出色啊啊呜呜呜呜原地爆炸!

看杂志之后:
金桔花真是太戳心了˚‧º·(˚ ˃̣̣̥᷄⌓˂̣̣̥᷅ )‧º·˚我爱他一辈子啊啊啊!但是……

wodema牛顿的相对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这个小傻叽丢死人了哈哈哈哈哈哈

看杂志之前:
啊啊啊啊啊终于出了!!我崽怎么这么出色啊啊呜呜呜呜原地爆炸!

看杂志之后:
金桔花真是太戳心了˚‧º·(˚ ˃̣̣̥᷄⌓˂̣̣̥᷅ )‧º·˚我爱他一辈子啊啊啊!但是……

wodema牛顿的相对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这个小傻叽丢死人了哈哈哈哈哈哈

敐楡Manjusaka

「20180617•南京国潮音乐节」

心上人。

图源/@全都是猫毛

/HUA CHEN YU

「20180617•南京国潮音乐节」

心上人。

图源/@全都是猫毛

/HUA CHEN YU

Jewel Lee

《景》华先生×火小姐 chapter 3

chapter 3

火小姐,大概在两周以前刚刚搬出了学校宿舍。搬出宿舍的原因是因为火小姐收到了一封邮件,邮件里说他一个月以前的投稿中选了,但是还要做些微调,白天火小姐要上课,晚上才有时间赶稿,犹豫了几天,以后就这样搬出来了。从搬出来那天开始和小姐就开始每天连轴转,好不容易赶上几天没课,火小姐直接开始通宵模式。天气转凉,风从没有关严的窗缝里溜进来,工作台上俯着睡熟的火小姐的身影。
  在流感季节趴在桌子上睡了一晚的小姐,第二天就烧到了40℃,吃了药一直到了晚上八点多火小姐还是高烧不退,“啊!放弃挣扎!”打车到了医院后挂上水的火小姐无聊的打开朋友圈,为了赶稿火火可是有好几天没有打开过...

chapter 3

火小姐,大概在两周以前刚刚搬出了学校宿舍。搬出宿舍的原因是因为火小姐收到了一封邮件,邮件里说他一个月以前的投稿中选了,但是还要做些微调,白天火小姐要上课,晚上才有时间赶稿,犹豫了几天,以后就这样搬出来了。从搬出来那天开始和小姐就开始每天连轴转,好不容易赶上几天没课,火小姐直接开始通宵模式。天气转凉,风从没有关严的窗缝里溜进来,工作台上俯着睡熟的火小姐的身影。
  在流感季节趴在桌子上睡了一晚的小姐,第二天就烧到了40℃,吃了药一直到了晚上八点多火小姐还是高烧不退,“啊!放弃挣扎!”打车到了医院后挂上水的火小姐无聊的打开朋友圈,为了赶稿火火可是有好几天没有打开过微信了。打开微信先看到的是下午华先生的消息:你原来提到的那个音乐剧的票,朋友给了我几张,我怎么把票给你啊,看到消息回我啊。
  火小姐想了想回复说:你把票放海哥那里吧,我这几天会去工作室一次,顺便把票拿上。谢我华哥!回完消息打开朋友圈火小姐发了这样一条:人上了年纪,身体真的不比高中的时候了T_T。然后配了一张手里的药单的照片。背景里有一根输液管在药单下,火小姐也没注意。
  华先生其实从下午给火小姐发完消息就开始等回复,他们已经挺长时间没见了,主要是火火最近太忙,华先生也不太好意思打扰她。翻着火小姐已经消失了好几天的朋友圈,突然的消息让华先生的嘴角突然就仰起来了。可是这个输液管是怎么回事?!这个定位又是怎么回事!?花先生,连消息都没来得及回,抓起车钥匙就出门了。

写好的草稿说没就没也真的很心痛了!最近真的超级忙没有时间来及时更文了,但是我也是一直在写的~不过是手稿。。。以后的文大概会周更吧,因为实在来不及码字这周比较短下周一定补上!谢谢大家的鼓励!请让我在评论区看到你们的双手感谢大家!

多年以后

  喜欢花花很久了,从初二下册到如今大一,想一直这样喜欢下去,想看他找到自己的幸福,想看他安稳过一生。
  昨天逛微博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想感慨一下,现在村里的人比13年多多了,但也越来越没有当年的感觉了,我们花了几年才让他接纳拥抱我们,我拒绝承认任何自认为是歌迷却对他各种伤害的人是火星人,火星人是不会伤害花花的,那是我们放在心尖上的人啊,如果你没那么喜欢花花,我宁愿你不要说是他的歌迷,我希望喜欢花花的都是能够懂得克制的真正把他珍之重之的人啊。
  爱是克制,不是吗😭😭😭
  私生饭请原地爆炸吧,红海里不需要你们。

  喜欢花花很久了,从初二下册到如今大一,想一直这样喜欢下去,想看他找到自己的幸福,想看他安稳过一生。
  昨天逛微博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想感慨一下,现在村里的人比13年多多了,但也越来越没有当年的感觉了,我们花了几年才让他接纳拥抱我们,我拒绝承认任何自认为是歌迷却对他各种伤害的人是火星人,火星人是不会伤害花花的,那是我们放在心尖上的人啊,如果你没那么喜欢花花,我宁愿你不要说是他的歌迷,我希望喜欢花花的都是能够懂得克制的真正把他珍之重之的人啊。
  爱是克制,不是吗😭😭😭
  私生饭请原地爆炸吧,红海里不需要你们。

大哥的人yu

华先生×华太太

  婚礼和演唱会的踏着时间一步步逼近,这时华太太分外后悔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就把自己嫁出去了,''要不趁现在还没领证我再去自由一下?''华太太坐在沙发上一边吃着冰淇淋一边想着。

  ''啊,我也要吃。''华先生写完歌之后好像特别的闲,每天都在家抢华太太的零食。

  ''你没工作的吗!!''华太太看着在自己手中迅速消失的冰淇淋悲痛欲绝。

  ''没工作,我特地把工作都推了陪你。''华先生像只小猫一样腻在华太太身上。

  ''要不要去店里呀,我朋友今天过来,一定要让我去掌厨。''华太太揉了揉放在自己腿上的脑袋扔掉了已经空了的冰淇淋盒。

 ...

  婚礼和演唱会的踏着时间一步步逼近,这时华太太分外后悔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就把自己嫁出去了,''要不趁现在还没领证我再去自由一下?''华太太坐在沙发上一边吃着冰淇淋一边想着。

  ''啊,我也要吃。''华先生写完歌之后好像特别的闲,每天都在家抢华太太的零食。

  ''你没工作的吗!!''华太太看着在自己手中迅速消失的冰淇淋悲痛欲绝。

  ''没工作,我特地把工作都推了陪你。''华先生像只小猫一样腻在华太太身上。

  ''要不要去店里呀,我朋友今天过来,一定要让我去掌厨。''华太太揉了揉放在自己腿上的脑袋扔掉了已经空了的冰淇淋盒。

  ''哼,你朋友都比我重要!我想吃你都不给我做。''华先生瞬间感到不平衡,一脸的不满意。

  ''所以华大少爷去不去呢,在家可没得吃哦。''华太太看着在家软萌软萌的华先生露出了慈母笑。

  ''去!!诶??我的口罩呢!!''华先生一听没得吃迅速蹦了起来满屋找口罩。

  ''抽屉里有吗。''华太太重新拿出一个冰淇淋围观着华先生找东西。

  ''没了,啊,那我出去被认出来怎么办。''华先生翻遍了抽屉也没看到。

  ''我这里有。''华太太忍着笑,''不过是粉色的。''华太太拿出自己的粉色印花口罩递给了华先生。

  ''粉色就粉色。''说着华先生打开了包装,''???为什么上面还印了樱桃小丸子?我不行的啊!!我是很男人的。''华先生眉毛都快皱到一起了。

  ''哈哈哈哈!!''华太太毫不客气的笑出了声,''所以你要不戴口罩出门吗,华太太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小丸子就小丸子!反正在车上别人也看不到!''华先生一狠心决定背负着小丸子出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华先生被华太太嘲笑了一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华先生在店里继续被嘲笑。

  晚上回到家,华先生瞬间摘下了口罩''老婆~很好笑吗~''看着笑的灿烂的华先生华太太却感觉自己背后发凉''嘿嘿,不好笑不好笑,你怎么都帅。''华太太瞬间认怂。

  ''看你笑的挺开心的,不如我们做点更开心的事~''

平川
写一朵花~还有染卡好难啊但是一...

写一朵花~
还有染卡好难啊
但是一想
写字其实也不简单

写一朵花~
还有染卡好难啊
但是一想
写字其实也不简单

南栀青空

听从潜意识 在骚动

听从潜意识 在骚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