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华晨宇同人文

377浏览    27参与
哈牛柚子露yu

【华晨宇×你】他不爱我(六)

我更新了

我来填坑了

戳下小心心吧


衣服其实洗干净好久了,不过仲易一直没有给华晨宇,那件简简单单的白色T恤上面残留着的华晨宇身上的味道,一股冬雪的味道。

“华晨宇,你说,我到底该如何呢?”仲易看着他的衣服,心中却只剩下苦涩。她其实是喜欢他的吧,只是,母亲,阿远哥哥,一个个的例子摆在那里,让她如何如何愿意去相信华晨宇的爱。

“算了”

仲易拿起手机,想着给那个人打电话却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华晨宇的手机号码。微信?只是拨过去他会接吗?

手机拨了有一会儿了,她想着大概没人接了,然而微信接通了。

“喂…”华晨宇的声音在那边想去。

“嗯…”

“有什么事吗?”

“我…”

“怎么了...

我更新了

我来填坑了

戳下小心心吧



衣服其实洗干净好久了,不过仲易一直没有给华晨宇,那件简简单单的白色T恤上面残留着的华晨宇身上的味道,一股冬雪的味道。

“华晨宇,你说,我到底该如何呢?”仲易看着他的衣服,心中却只剩下苦涩。她其实是喜欢他的吧,只是,母亲,阿远哥哥,一个个的例子摆在那里,让她如何如何愿意去相信华晨宇的爱。

“算了”

仲易拿起手机,想着给那个人打电话却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华晨宇的手机号码。微信?只是拨过去他会接吗?

手机拨了有一会儿了,她想着大概没人接了,然而微信接通了。

“喂…”华晨宇的声音在那边想去。

“嗯…”

“有什么事吗?”

“我…”

“怎么了?”

“衣服洗好了我想…”

“不是让你家宴时候给我吗?”

“可是我想…你…”她原本是想说我想提前给你,你有空没,却没想到话到嘴边成了我想你

一句我想你,听得华晨宇有些懵,半天没反应过来。

“啊?你想我?”

“我…”

“你想我?仲易,我也想你…”

华晨宇太高兴了,高兴疯了。

“明天,我把衣服给你吧…”仲易笑了,华晨宇…我大概就是想你了…

“好好”

华晨宇连忙同意

“那明天见”

“明天见”

华晨宇恨不得立刻就几十年,立马就到明天。他想,这些年来自己执着的某些东西似乎是对的。心底的那朵花,开了。



哈牛柚子露yu

【花火】醉酒

我喝多了写的…


醉酒

这天晚上是家庭聚会,华晨宇和火小姐都喝的不少酒,尤其是火小姐,本来就是个不会喝酒的,好在华晨宇一直在帮她喝。

火小姐喝的红酒,华晨宇是白酒,但喝着喝着就看见华晨宇左手放下了白酒,右手端起了红酒,然后又放下红酒端起白酒。

“你别这么喝,不好”

火小姐有些担心,怕他就喝混了难受,但是好像自己是真的有心无力了。

“没事,你喝不了”

华晨宇笑了笑,继续开始给长辈敬酒。

“哥…”

算了,火小姐也不想阻止他了,毕竟自己是真的不行了。

等到了最后,火小姐已经走不动了,全程是靠着华晨宇回去的。

“哥,难受~”

“哪里难受~”

“喝太多了…”

火小姐说着还莫...

我喝多了写的…


醉酒

这天晚上是家庭聚会,华晨宇和火小姐都喝的不少酒,尤其是火小姐,本来就是个不会喝酒的,好在华晨宇一直在帮她喝。

火小姐喝的红酒,华晨宇是白酒,但喝着喝着就看见华晨宇左手放下了白酒,右手端起了红酒,然后又放下红酒端起白酒。

“你别这么喝,不好”

火小姐有些担心,怕他就喝混了难受,但是好像自己是真的有心无力了。

“没事,你喝不了”

华晨宇笑了笑,继续开始给长辈敬酒。

“哥…”

算了,火小姐也不想阻止他了,毕竟自己是真的不行了。

等到了最后,火小姐已经走不动了,全程是靠着华晨宇回去的。

“哥,难受~”

“哪里难受~”

“喝太多了…”

火小姐说着还莫名委屈了

“乖,下次不喝这么多了。”

华晨宇像往常一样,摸了摸火小姐的头。

“呜呜呜…”

“怎么了?”

“我难受,难受死了!”

“哪里难受?”

“不知道,就是难受”

“火火,乖…”

华晨宇不知道她怎么了,他最受不了火小姐哭因为她一哭华晨宇就难受。

“华晨宇啊…”

“嗯”

“华晨宇”

“嗯”

“华晨宇华晨宇华晨宇”

“嗯,火火,我在”

“下辈子你还是华晨宇好不好?”

“好”

“嘻嘻,那你下辈子是华晨宇,那我依旧是火小姐,嘻嘻,你下辈子也是我的…”

火小姐醉了,大概是因为酒吧,又或许是醉在华晨宇的笑容里。她喜欢他,真的真的好喜欢好喜欢。

“好,下辈子也是你的”

华晨宇笑了,温柔的把火小姐抱进怀里面,怀里面的这个傻姑娘,是他要好好珍惜一辈子的傻姑娘啊。

哈牛柚子露yu

【花火】那夜寒风,等他下班。

那天,火小姐是自己跑过去的,原本他是问过火小姐要不要跟他一起去的,可是当他知道火小姐那日早上有英语考试,他就没说话了,只剩了句:“好好考试。”

火小姐没办法只能乖乖听话去考试,但是她决定给他一个惊喜,那就是去接他下班。8号上午就考完了,她买的晚上飞长沙的飞机。

但是火小姐不知道的是,长沙真的特别特别的冷,尤其是晚上,在家的火小姐从来不穿秋裤的,她只是一件毛衣一件外套就直奔长沙了。

她或许忘了,没有他,她的进不去广电大门的。

她到长沙已经10点多了,她拦了车,直接去了广电到广电是已经凌晨了,她其实一直害怕自己去迟了,他已经下班了,不过还好的是他还没下班。

旁边的人告诉她,华晨宇至少待到...

那天,火小姐是自己跑过去的,原本他是问过火小姐要不要跟他一起去的,可是当他知道火小姐那日早上有英语考试,他就没说话了,只剩了句:“好好考试。”

火小姐没办法只能乖乖听话去考试,但是她决定给他一个惊喜,那就是去接他下班。8号上午就考完了,她买的晚上飞长沙的飞机。

但是火小姐不知道的是,长沙真的特别特别的冷,尤其是晚上,在家的火小姐从来不穿秋裤的,她只是一件毛衣一件外套就直奔长沙了。

她或许忘了,没有他,她的进不去广电大门的。

她到长沙已经10点多了,她拦了车,直接去了广电到广电是已经凌晨了,她其实一直害怕自己去迟了,他已经下班了,不过还好的是他还没下班。

旁边的人告诉她,华晨宇至少待到三点,她小声嘀咕了一句:“又这么晚的吗?”长沙真的很冷,她冻的打哆嗦,旁边的人叫她回去多穿点衣服,她拒绝了,因为她害怕自己一走,他就出了,更何况,她没有地方可以去。

等待总是漫长的,她走到了窗户前面,趴着窗户想看清楚里面,里面除了闪光灯,其他的都没有,她想着,他怎么还不下班啊。

“好冷啊”她抱紧了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她看见有了一辆车开了过来,听人说是他的车,那是不是就是他快出来了?她看见所有的人都排成了一行,井然有序。她也站在了人群中,这是第一次她去见他,如此的激动。

有人拿出了灯牌,有人开始联系着喊口号,一开始的口号不好,所以她们就换了。火小姐觉得,这群人真可爱。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人群躁动了,她听见保安说:“好了,他出来了,安静了。”

她们安静了三秒,然后一起喊了那个口号,火小姐发现他往自己出瞥了一眼,她想他大概是看见自己了。

车走了,人也走了,广电门口只剩火小姐,她想着自己该去哪里。正准备走的时候,她看见那辆车回来了,他从上面下来,拥抱了火小姐,他说:“谢谢你,傻子。”

火小姐笑了,在他的怀里,他们上了车,然后去了酒店,在车上他一直牵着火小姐的手,未曾放开。

火小姐小声的说:“华晨宇,欢迎下班。”

哈牛柚子露yu
【壳卷绒】等华晨宇下班 柚子冷...

【壳卷绒】等华晨宇下班

柚子冷死在广电了。


绒绒:妈妈,爸爸还没录完吗?

卷儿:应该…没有吧

绒绒:妈妈,好冷啊

卷儿:绒绒抱着妈妈就不冷了

绒绒:妈妈,我想回去睡觉

卷儿:再等等吧,你爸说不定…就出来了

【壳卷绒】等华晨宇下班

柚子冷死在广电了。



绒绒:妈妈,爸爸还没录完吗?

卷儿:应该…没有吧

绒绒:妈妈,好冷啊

卷儿:绒绒抱着妈妈就不冷了

绒绒:妈妈,我想回去睡觉

卷儿:再等等吧,你爸说不定…就出来了

哈牛柚子露yu

【壳卷绒】早点回来

明天考英语,放弃了

深夜打卡

戳下小心心


才在家没呆两天,壳哥又得往长沙飞了。

原本是今天下午的飞机,因为有些原因,给延迟到晚上了。

“绒绒,跟妈妈去睡觉好不好?”这边的卷儿一直哄着孩子,而壳子正一脸沮丧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绒绒甩开了卷儿的手,冲向了华壳:“为什么又要去,你才回来几天啊?”

“绒绒…”华壳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就这么忙。

“宝贝,听话好不好,先跟妈妈去睡觉,妈妈给你保证,睡醒了,爸爸还在。”卷儿知道骗不过绒绒,可是他还是骗了。

“妈妈你骗我,睁开眼见不到爸爸的。”绒绒说着,委屈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壳子一看,不知道怎么办了,求救似的看着卷儿,卷儿也是一脸...

明天考英语,放弃了

深夜打卡

戳下小心心



才在家没呆两天,壳哥又得往长沙飞了。

原本是今天下午的飞机,因为有些原因,给延迟到晚上了。

“绒绒,跟妈妈去睡觉好不好?”这边的卷儿一直哄着孩子,而壳子正一脸沮丧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绒绒甩开了卷儿的手,冲向了华壳:“为什么又要去,你才回来几天啊?”

“绒绒…”华壳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就这么忙。

“宝贝,听话好不好,先跟妈妈去睡觉,妈妈给你保证,睡醒了,爸爸还在。”卷儿知道骗不过绒绒,可是他还是骗了。

“妈妈你骗我,睁开眼见不到爸爸的。”绒绒说着,委屈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壳子一看,不知道怎么办了,求救似的看着卷儿,卷儿也是一脸无奈。

绒绒:“就不能让飒飒叔叔去吗?或者让主唱叔叔去。”

壳子:“你飒飒叔叔最近在和你十叔谈恋爱,你主唱叔叔之前去过这节目了。”

绒绒:“可是绒绒不想让爸爸去,绒绒想让爸爸在家里陪绒绒。”

壳子瞧这绒绒的样子,发现事情还是有转机的,赶忙说:“可是这是比赛啊,爸爸不能临阵脱逃啊。”

绒绒:“那爸爸是要去拿奖的吗?”

壳子连忙点头:“是啊绒绒,爸爸去拿奖好不好?妈妈之前不是拿了第二名吗?”

绒绒抿了抿嘴,一脸的为难:“那…”

壳子:“爸爸保证很快就回来好不好?”

绒绒抬头看了看卷儿:“妈妈?”

卷儿笑了笑:“宝贝,咱们进屋睡觉吧”

绒绒:“那…爸爸陪绒绒睡着了走好不好?”

壳子:“好”

绒绒低着头走到了华壳那边牵起华壳的手,回了房间。

绒绒:“爸爸给我唱歌听”

壳子:“好”

“亲爱的宝贝,亲爱的宝贝,这一刻你是如此完美…”

绒绒💤,嘴里面还念叨着:“爸爸…加油!”

华壳吻上了绒绒的额头:“宝贝真乖。”然后亲手亲脚的下了床。

门口卷儿一直站在原地,他看着华壳出来,无奈的笑了笑。

卷:“东西都给你拿好了,长沙冷,多穿点。”

壳:“谢谢你,卷儿”

卷:“挪,这个给你”他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帽子。

华壳一脸疑惑。

卷解释道:“别看绒绒嘴上那么说,其实挺担心你的,这个帽子是上次你去录gs时我和绒绒逛街绒绒买的。”

壳:“是我的错,我不该…”

卷:“你没错。”错的,是那些人…

壳:“知道了,你也好好照顾自己。”

卷:“嗯,去吧”

壳子拿好东西,转身准备出门,忽然一个物体撞在了他的背后。

卷儿的声音略带哽咽,他从背后抱着他:“早点回来。”

壳伸手轻轻拍了拍卷的手:“放心吧。”

哈牛柚子露yu

【壳卷绒】深夜电话2

没错老子就是来怼🚽和🐶🐟的

麻烦帮我戳下小心心

气死了


深夜电话

壳卷

早上十点,一夜没怎么睡的卷儿被一阵奶萌的声音吵醒。

绒绒:“妈妈,我饿了…”

卷揉了揉眼睛:“嗯,点外卖。”

绒绒:“不想吃外卖”

卷:“你爸不在家,没人做饭。”

绒绒:“妈妈,爸爸还不回家吗?”

卷:“他要工作”

绒绒:“可是爸爸答应绒绒了的这周末带绒绒去玩去看电影的。”

卷:“绒绒乖,爸爸要比赛呢。”

绒绒不依不饶:“可是爸爸之前跟绒绒说了的,爸爸是不去比赛的,他骗绒绒”

卷儿本来就心疼自家老公,昨天下午自己一个人坐经济舱去长沙凌晨四点才下班,这个壳子哪里吃过这种苦啊,堂...

没错老子就是来怼🚽和🐶🐟的

麻烦帮我戳下小心心

气死了




深夜电话

壳卷

早上十点,一夜没怎么睡的卷儿被一阵奶萌的声音吵醒。

绒绒:“妈妈,我饿了…”

卷揉了揉眼睛:“嗯,点外卖。”

绒绒:“不想吃外卖”

卷:“你爸不在家,没人做饭。”

绒绒:“妈妈,爸爸还不回家吗?”

卷:“他要工作”

绒绒:“可是爸爸答应绒绒了的这周末带绒绒去玩去看电影的。”

卷:“绒绒乖,爸爸要比赛呢。”

绒绒不依不饶:“可是爸爸之前跟绒绒说了的,爸爸是不去比赛的,他骗绒绒”

卷儿本来就心疼自家老公,昨天下午自己一个人坐经济舱去长沙凌晨四点才下班,这个壳子哪里吃过这种苦啊,堂堂鸟巢王者,却一点人生自由都没有,自己当时都快被节目组气哭了,结果绒绒还在这边不依不饶的。

卷:“华绒绒!”

绒绒显然背吓到了:“呜呜呜,妈妈你凶我”

绒绒一哭卷儿就不知道怎么办了,毕竟绒绒才三岁,还是个孩子哪里懂得那么多。

卷:“好了,绒绒乖啊,妈妈下午带绒绒出去看电影给绒绒买冰淇淋好不好?”

绒绒擦了擦眼泪,小可怜的模样:“嗝,真的吗?妈妈”

卷点点头:“真的。”

绒绒:“那好吧,那绒绒就原谅妈妈了,可是绒绒好想爸爸啊。”

卷无奈的笑了笑,自己也想壳子了,这个壳子也不知道什么时间能回来啊。

卷:“等爸爸回来了让他给绒绒做牛角包吃。”

绒绒开心的笑了笑:“好啊好啊。”


哈牛柚子露yu

【壳卷绒】深夜电话

我真的很心疼

🐶🐟和🚽的骚操作

听说他今天早上四点才下班


深夜电话

壳卷

凌晨四点

卷:“喂?”

壳的声音略显疲惫:“还没睡?”

卷:“嗯,你不在睡不着。”

壳:“我下午就回来了。”

卷:“别,你明天再会吧,下午就回来太累了。”

壳:“绒绒睡了吗”

卷:“你儿子睡得老香呢。”

壳笑了笑:“这孩子,一点都不心疼他老爹。”

卷:“你等会,我出去跟你说。”

床左侧的绒绒似乎背卷儿和壳子通话的声音吵着了,睡得不太安稳。

壳:“咳咳,好。”

卷去到了客厅,客厅的夜灯亮着,卷习惯在将家里面的夜灯开着,因为他想着哪天晚上壳回来了,家里得留个灯。

卷:“怎...

我真的很心疼

🐶🐟和🚽的骚操作

听说他今天早上四点才下班




深夜电话

壳卷

凌晨四点

卷:“喂?”

壳的声音略显疲惫:“还没睡?”

卷:“嗯,你不在睡不着。”

壳:“我下午就回来了。”

卷:“别,你明天再会吧,下午就回来太累了。”

壳:“绒绒睡了吗”

卷:“你儿子睡得老香呢。”

壳笑了笑:“这孩子,一点都不心疼他老爹。”

卷:“你等会,我出去跟你说。”

床左侧的绒绒似乎背卷儿和壳子通话的声音吵着了,睡得不太安稳。

壳:“咳咳,好。”

卷去到了客厅,客厅的夜灯亮着,卷习惯在将家里面的夜灯开着,因为他想着哪天晚上壳回来了,家里得留个灯。

卷:“怎么了?感冒了?”

壳:“没事。”

卷:“长沙冷,多穿点。”

壳:“知道的,你也是,在家里面也得把衣服穿好。”

卷:“嗯,你录完了吗?”

壳:“嗯,刚刚录完。”

卷:“哦”

壳那边突然没说话了,两个人陷入了沉默。

卷:“怎么了?”

壳:“对不起,卷。”

卷:“没事,我知道的,工作要紧。”

壳:“可是,我答应了绒绒要带他出去玩的,绒绒会不会生气啊。”

卷:“放心吧,绒绒那个臭小子,一个冰淇淋就哄好了,有我呢。 ”

壳:“老婆,谢谢你”

卷:“谢什么谢,老夫老妻了。”

卷:“你好好比赛,别担心家里,知道吗?去了就好好比。”

壳:“嗯,卷,你等我,熬过了这两年,我就自由了,就不用再受他们控制了。”

卷:“好,我相信你。”

壳:“嗯”

壳:“你赶紧回房间睡觉吧。”

卷:“…睡不着。”

壳:“我给你唱歌”

卷:“好…”

壳:“就让我轻轻为你

讲一个枕边故事

从前有个长发公主

悄悄爱上一只青蛙

青蛙每天都为他唱歌

国王皇后都反对他

但是公主说他是我心上人”

卷听着壳的声音,慢慢的熟睡,而此时的壳刚刚录完gs回到酒店。他想着家中卷儿的笑容和绒绒的声音

“好想回家啊。”

哈牛柚子露yu

好事多磨

没关系,我们可以等,

不就是一年7个月嘛。

没关系,我们能等。


好事多磨

今天是2021年7月12号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初夏的北京不是很热,但我此时的内心已经躁动不安了。我本来是想陪他进去的,可是他说,有些事情,得他自己解决,我懂,我明白,我说好。我在这等你,我们一起等你。

我看着窗户外面的火小姐们,他们手上拿着火红色的气球,我知道,不多时之后就会有无数个红色气球在这片天空上飞翔。

他进去有一段时间了,从起初的安安静静,到后来我隐隐约约的听见里面仿佛吵架的声音,我有好多次就想那样子冲进去,去替他把那些人一个一个的骂一遍,但是我没有,因为我相信他,他可以处理好的。

又过...

没关系,我们可以等,

不就是一年7个月嘛。

没关系,我们能等。



好事多磨

今天是2021年7月12号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初夏的北京不是很热,但我此时的内心已经躁动不安了。我本来是想陪他进去的,可是他说,有些事情,得他自己解决,我懂,我明白,我说好。我在这等你,我们一起等你。

我看着窗户外面的火小姐们,他们手上拿着火红色的气球,我知道,不多时之后就会有无数个红色气球在这片天空上飞翔。

他进去有一段时间了,从起初的安安静静,到后来我隐隐约约的听见里面仿佛吵架的声音,我有好多次就想那样子冲进去,去替他把那些人一个一个的骂一遍,但是我没有,因为我相信他,他可以处理好的。

又过了一会儿,里面再次安静下来了,我听见了开门声,但是我没有看见他出来,他坐在桌子上,身边围着一群人,我好想哭啊,看着他一个人面对那一群想尽办法吸他血的人。

出来的是曾经带过他的人wgh,呵呵,她看了我一眼。

她说:“公司为他付出了那么多,要不是公司他能用今天吗?”

我笑了,我说:“gh姐,他能有今天靠的都是他自己,我想,您比我更清楚吧?”我还是尊称了她,叫了声姐。虽然我是那样的恨她。

她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呵。”

她朝我冷笑了一声,甩脸离开了

我望着里面,恰巧他也在看我,我读懂了他的唇语。他说:“放心吧。”

嗯我自然是放心的。

又过了一会儿,他出来了。

“解决了?”

“嗯,都解决了”

他朝我笑了笑,我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

“走吧,她们在外面等你呢。”

“好”

我们出去了,外面的红色气球,一瞬间全都飞上了天空。我听见她们说

“欢迎回家。”

旁边的人,好像颤抖了一下,接着我感觉到我的手被握的更紧了。

我说:“欢迎回家。”

他说:“好,回家了。”

我们,回家了。

哈牛柚子露yu

华晨宇x你 海口跨年

新年快乐!


戳下小心心喽


华晨宇x你

庆跨年

他今年演唱会就在海口现在跨年依旧在海口,本来不想跟他过去了的,毕竟太远了,但是这人像个粘人精一样说我要不去就唱不好歌了。

我就笑笑了,他还会有唱不好的时候?不知道喝了几杯就给喝成这样了?好吧,我是真的受不了他撒娇,他一撒娇我就拿他没办法。

“华晨宇,你是嗲精吗?”

“火火,你就陪我去嘛。你看我都给你留票了,还是内场票。”

好,他不说这事情我本来是想就那样过去的,这下又提出来,这不是找死嘛。

这个憨憨今年演唱会之前跟自己粉丝打了个堵立了个flag说什么一定要抢到票,你说他打赌就算了,还把我带进去,说什么这次演唱会就不给我留票...

新年快乐!


戳下小心心喽


华晨宇x你

庆跨年

他今年演唱会就在海口现在跨年依旧在海口,本来不想跟他过去了的,毕竟太远了,但是这人像个粘人精一样说我要不去就唱不好歌了。

我就笑笑了,他还会有唱不好的时候?不知道喝了几杯就给喝成这样了?好吧,我是真的受不了他撒娇,他一撒娇我就拿他没办法。

“华晨宇,你是嗲精吗?”

“火火,你就陪我去嘛。你看我都给你留票了,还是内场票。”

好,他不说这事情我本来是想就那样过去的,这下又提出来,这不是找死嘛。

这个憨憨今年演唱会之前跟自己粉丝打了个堵立了个flag说什么一定要抢到票,你说他打赌就算了,还把我带进去,说什么这次演唱会就不给我留票了,要把他抢的票给我。

我就笑了笑,就他,还能抢到票?呵,他要是能抢到,那估计是卖的et天团的票了,毕竟也就他一个迷弟嘛。

不过还好,我从没对他保佑希望,默默戳下大麦,抢到了一张680的票,至于他,呵不都知道嘛,开了多少场就多少场没抢到。

“内场票?要不是因为你瞎立什么flag,我至于去看台看嘛?”

“火火~人家这次给你留的内场第一排,保证一下就能看见人家。”

算了算了,我还能怎么办?自己家男朋友能不宠着吗?

“好吧好吧,跟你去。”

“哈哈哈,好喽。”

于是现在我就坐在海口体育场现场等着华憨憨上台。我是今天晚上到的,华憨憨前几天就过去彩排了。

“唱新歌?”

刚刚刷微博才发现憨憨今天唱新歌,说到新歌,我第一次听小爱的demo的时候,眼泪花花直流,停不住,倒是把他给吓着了。一直拿着纸巾给我擦眼泪,手忙脚乱的乖可爱的。

“宝宝,别哭了啊。”

“…”

我没理他,他一把把我揽怀里面,一直摸着我的头安慰我。

“华晨宇,别怕…”

别怕…

他抱紧了我,他的怀抱很温暖。

我知道,一直都知道,他真的很好真的很好。

“傻瓜,没事的,我的傻火火啊。”

好吧,灯光照过来,跨年演唱会开始了,华晨宇,等你啊。

哈牛柚子露yu

【主飒卷】暴躁帝王的小娇妻(五)

哈哈哈

柚子在去海口的路上了

求戳心心求推荐哦

大家,海口见

“醒了?”

“嗯”卷儿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华飒飒正撑着肘子看着他“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好看”华飒飒道,伸手拨开了粘在卷儿脸上的碎发。

“不正经”卷儿朝着飒飒翻了个白眼,然后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现在什么时辰了?”

“该吃饭了”飒飒说,转而有问卷儿“饿吗?”

“还好”卷儿道,其实是真的不太饿。

华飒飒一副得逞的表情“既然不饿,那就继续吧…”

卷儿一看就知道他要干嘛,连忙往床里面跑。这个人,这个人真的是,太过分了,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就没消停过,中途就去上了个朝,堂堂一国之君,怎么正日就想着这些个事。

“你躲什么?...

哈哈哈

柚子在去海口的路上了

求戳心心求推荐哦

大家,海口见




“醒了?”

“嗯”卷儿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华飒飒正撑着肘子看着他“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好看”华飒飒道,伸手拨开了粘在卷儿脸上的碎发。

“不正经”卷儿朝着飒飒翻了个白眼,然后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现在什么时辰了?”

“该吃饭了”飒飒说,转而有问卷儿“饿吗?”

“还好”卷儿道,其实是真的不太饿。

华飒飒一副得逞的表情“既然不饿,那就继续吧…”

卷儿一看就知道他要干嘛,连忙往床里面跑。这个人,这个人真的是,太过分了,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就没消停过,中途就去上了个朝,堂堂一国之君,怎么正日就想着这些个事。

“你躲什么?”飒飒一手抓住卷儿的一只脚,一手抓住卷儿的身体。

“你就没点儿事吗?你这堂堂一国之君,就不用去处理正事吗?”卷儿开口道“整日赖在我这里做什么?”

“没办法,谁让卷儿的温柔乡如此诱人呢?”华飒飒一脸无辜,好像整件事是卷儿做错了“人家上了美人的床就不想下去了嘛”这话委屈的。

“你你你,”卷儿指着他,不行,他不能让他这样折腾自己,太过分了。

“不行,传膳,我饿了”他赶忙叫来了火火“火火,我饿了,传膳”

他用力扯出来自己被华飒飒抓住的脚,急急忙忙披了件衣服就下去了。

火火也不知道自己家主子咋的了,也只会赶忙让人去小厨房准备吃的。待火火吩咐好下面的人就瞧着卷儿只是单单穿了个内儒外面披了件薄薄的外套就跑出来了。

“主子,你这怎么不穿鞋啊”火火担心的道“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然后她就看见自家陛下拿着件外袍,提着双鞋不紧不慢的跑了出来。

“伺候你家主子把衣服穿好”飒飒将东西递给了火火,然后出了荣华宫。

“你干嘛去?”卷儿看他往外面走,问道。

“你不是让我走嘛,不让我呆在这里啊”飒飒委屈的说。

“我我我,我是让你”这个飒飒,卷儿都要那他没办法了。

“好了,我去勤政殿处理政事,晚上再过来,你赶紧吃饭吧。”飒飒转脸又认真的道。

“朕走了”他又嘱咐了火火“天气凉了,盯着你家主子,别让他贪凉。”

“是,奴婢恭送陛下”火火高高兴兴的点了点头,陛下还真的是心疼公子啊。

“哎哎哎.,我话还没说完呢”一个下午被华飒飒这样一整,正事都忘了,现在才想起来的卷儿急忙叫道飒飒,可这人早就走远了。

“公子,人都走远了”火火打趣到,这个公子,人在的时候赶人走,人一走又舍不得。

“不许取笑我”卷儿不好意思的说,小厨房已经把吃食都送上来了“赶紧吃饭吧”

“是,公子”火火依旧高高兴兴的替卷儿摆好吃食,一一试吃,然后于一旁站好。

“你过来,坐下一起吃”卷儿招呼着一旁的火火“把依媂也叫过来一起吃吧。”

“啊?”火火傻了一样的看着卷儿“公子,这不合规矩…”

“不合规矩?”卷儿笑了“火火我问你这皇宫里面谁最大?”

“皇帝”火火答道

“那我再问你,荣华宫里面谁最大?”卷儿又问道

“荣华宫?”火火想了想“公子啊”

“那不就得了”卷儿摆摆手“赶紧听我的,把依媂叫来我们一起吃,我一个人吃多无聊啊,华立风又不在,没人陪吃饭,好可怜的。”卷儿一脸委屈巴巴的望着火火。

“那,好吧”火火点了点头,没人陪,真的好可怜哦。

“嗯嗯嗯”卷儿想这小妮子真的很好忽悠啊

就在三个吃的正欢时,一个小公公进来了。

圣旨到———

求推荐求戳心心哦

哈牛柚子露yu

【主飒卷】【abo向】暴躁帝王的小娇妻4

柚子来了

由于剧情需要前面第一章的18改成了19

【主飒卷】妖妃祸国(四)

“臣妾,参加陛下”

“奴婢参加陛下”

宫里面的的人,无论是宫人还是黎贵人都给华飒飒请了安,只有卷儿,他只是略微的屈了屈膝道:“你回来了”

“嗯,不是说了,你膝盖不好,请安这种事以后就免了吗?”华飒飒也没去理其他人,眼睛里面只有卷儿一个,他前去,扶起了卷儿,仔细瞧了瞧他的膝盖

“我没事,这伤都是老毛病了,用不着这样仔细的。”卷儿笑了笑,他这伤来源已久,治不了也治不好,眼瞅着也没怎么犯,索性也就没管了。

“还是仔细些的好,毕竟一个不好犯了,我会心疼的。”飒飒回其微笑。

“知道了”卷儿看着地上跪着的火火和依...

柚子来了

由于剧情需要前面第一章的18改成了19




【主飒卷】妖妃祸国(四)

“臣妾,参加陛下”

“奴婢参加陛下”

宫里面的的人,无论是宫人还是黎贵人都给华飒飒请了安,只有卷儿,他只是略微的屈了屈膝道:“你回来了”

“嗯,不是说了,你膝盖不好,请安这种事以后就免了吗?”华飒飒也没去理其他人,眼睛里面只有卷儿一个,他前去,扶起了卷儿,仔细瞧了瞧他的膝盖

“我没事,这伤都是老毛病了,用不着这样仔细的。”卷儿笑了笑,他这伤来源已久,治不了也治不好,眼瞅着也没怎么犯,索性也就没管了。

“还是仔细些的好,毕竟一个不好犯了,我会心疼的。”飒飒回其微笑。

“知道了”卷儿看着地上跪着的火火和依媂,心想着跪了这么久,也是挺累的了,自然也知道何故飒飒并未叫他们起来“让她们起来吧,这么跪着,挺累的”他又转眼看了看黎贵人,发现她正在锤着自己的腿,身体略微有些跪不住了。

“嗯,起来吧”飒飒下了令,火火和依媂也就起来了,随之黎贵人也被扶起来了。

“臣妾谢陛下”黎贵人站了起来,似有些委屈的说“陛下,臣妾跪的可累了。”

“哦?你的意思是跪朕跪累了?”飒飒撇了她一眼,也未曾正眼看她。

这下好了,这黎贵人要是说是,那就是对皇帝的大不敬,这要是不是,那就是欺君罔上。无论是哪一样都是个死。

“不是,不是,臣妾的意思是说。”这黎贵人一时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好了,我站着有些累了”卷儿其实并不想帮她的,但这个人实在是太吵了“让她回去吧。”

飒飒原也是没打算让她顺顺利利回去的,但现在他更关心卷儿的腿。

“腿怎么样,是不是特别难受?”他问他,生怕他哪里不舒服,生怕他的腿旧伤复发“算了,我叫太医过来。”说着他就要叫火火去找太医。

卷儿这是想找个法子把黎贵人打发走,哪里想到飒飒会这样认真。他只好微微的靠在飒飒身上,用此表示,自己有些站不住了。

“你还不滚”飒飒朝着黎贵人道“还站在这里干嘛?”看着这个女人他就心烦。

他本来对其姐易氏皇后也没什么感情,但毕竟名义上的夫妻这么些年,更何况易氏身体不好常年缠绵病榻,他也就对易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易氏越发得寸进尺,把这个女人送进宫里面来就算了,居然还在前朝越发猖狂。

这黎贵人虽然有些不甘,但也不是真的傻,也就赶忙行了礼离开了

黎贵人:“臣妾告退”

躲在飒飒怀里面的卷儿此时抬起了头,问道:“她走了?”

“你腿怎么样,走咱们进去”飒飒才不管那个女人怎么样走没走,他现在眼睛里就只有卷儿的腿,一个公主抱就把卷儿抱入了怀中,往寝殿内走去。

“你干嘛,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卷儿羞的脸都红了,这人怎么这样啊,堂堂一个皇帝,在婢子们面前这样,这要是传出去。

“我报我媳妇儿,天经地义,还有谁感说朕不成?”飒飒笑了笑,抱的越发紧了“我好想,就这样,一直抱着你,一直抱着”

“傻子,这样会累的”卷儿扯了扯他的袖子,示意他放自己下来“发我下来吧,我自己可以的”

“嗯”飒飒听话的没有再胡闹了,将他放了下来。

也不知是真的腿伤复发了,还是一时腿软,卷儿居然一时没站稳,直直跌了下去。这下可把飒飒吓坏了。

“太医,赶紧给朕把太医找来”他连忙把卷儿捞回怀里面“怎么好好的就站不住了呢?怎么回事?”他要急死了。

“我只是一时没站稳,真的没事的,飒飒你别担心”卷儿安慰道

“你就怎么这样不懂得照顾好自己”飒飒快要疯了,这个傻子,到底知不知道他对于自己来说有多重要“你知不知道,你的腿,要是再伤着就要废了。”

“我知道”卷儿无奈的笑了笑,这条腿,没坏之前,也是一双能够跳出令世人惊艳的舞蹈的腿,可是现在别说是跳舞了,就是平时多站站都做不到。

“你知道,你还”飒飒的心想揪着一样的疼“都是我,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为了我,你就不会这样的,你就还可以跳舞的,我们的孩子也就不会…”

对啊,要是没有那天的事情,要是自己发觉自己有了身孕…

那是卷儿18岁的时候,那年飒飒初封太子,飒飒的父亲也就是先帝,下旨要将易氏赐给他做太子妃,但是飒飒死活不愿意,也就连太子之位都豁出去了。那个时候卷儿只是养在太子府上,还不是名正言顺的太子府上的主子,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没有身份,没有地位,先帝又怎么会让他嫁给飒飒做太子妃呢。

可是咱们飒飒眼里心里都只有卷儿一个人,于是就是死也不愿意娶易氏,把皇帝老子惹烦了,索性皇帝老子就真的想废了他的太子之位。

这可把卷儿急坏了,他也进不了宫,除了太子也不认识其他人,所以他只能去求易氏的人将他带进宫,易氏自然不会这么轻松就随了卷儿的愿。

易氏的人说,除非卷儿永远离开太子,卷儿没办法,飒飒眼看着太子之位就要不包了,只能答应。

易氏将他带进了宫,但是易氏说,能不能成功只能听天由命,可是卷儿哪里那么容易放弃,于是他就跪在勤政殿外面,一跪就是两天整,好好的腿快跪废了,肚子里面才一个月不到的小生命也没了。那天,下了很大的雨,卷儿见到皇帝的时候,是第三天了。

他顾不得自己的身体,他只想救飒飒,他求皇帝,皇帝说:“朕可以不废了他,但是你,必须离开的他。”

卷儿就不明白了,自己也从没贪念过太子妃的位置,何故就是容不下他呢。

皇帝说:“你太美了,飒飒太爱你了,你要知道,一个储君,更是未来的皇帝,他是不能有爱的。”

卷儿笑了,凄凉的笑了,他说:“好,我会离开的”

也就有了后面卷儿去了晨国,化身成了晨国太子的青梅竹马花卷卷。

————————————————————

“我,那个时候也想过,但是我不后悔,飒飒,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卷儿靠在他的怀里面,眼泪流了出来。

“可是我后悔了,这什么皇位,我从来都不稀罕,我只要你。卷儿”飒飒抱紧了他,他想,再也不要松开了。

这时,火火领着太医进来了

“臣参加陛下,娘娘”太医道

“赶紧起来吧,西兰,你赶紧给卷儿瞧瞧”飒飒道

“嗯”西兰领旨,上去给卷儿看伤

过了一会儿,他说:“娘娘没什么大碍,就是这几天天气转凉,晚上多注意些,别着凉就好了。”

“嗯,赶紧下去抓药吧”飒飒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好了,谢谢你西兰太医”卷儿礼貌的道谢“现在你放心了?”他又看向飒飒

“嗯,等你乖乖吃了药,我才能彻底放心”飒飒想着,这伺候卷儿吃药还是一大难啊。

“哼,不想理你,居然笑话我”卷儿转过身去,不想理他。

其他人在火火的招呼下很有眼色的退下了。

“好了,我们宝贝最乖了,我不笑你,不笑你。”飒飒宠溺的把卷儿转过来。

两个人就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飒飒的吻温柔又炙热,吻的卷儿大脑有些发麻。

他说:“现在还是白天呢”

他道:“白天又怎样,朕想干什么,那不成他们还能说。”

他说:“是是是,吾皇英明”

他道:“吾皇,床上更英明。”

哈牛柚子露yu

【主飒卷】暴躁帝王的小娇妻3

柚子最近快忙死了

作死的开了四个坑

天天忙着填坑

all卷儿

“娘娘,奴婢伺候您洗漱吧”华飒飒一早便去上朝了,两个婢女端了洗脸水上来说是给卷儿洗漱。

困意再次席卷了上来,卷儿不由得打了一个哈欠,“不必了,本宫再睡会儿吧。陛下回来了再叫醒我吧。”

可其 中一个婢子却十分没有眼色的说:“可是娘娘您还得去给皇后娘娘请安。”

皇后?卷儿搜索了一下自己脑海里面对这个皇后的映像。只记得她姓易,具体是个怎样的人记不大清了。

“是易氏嫡女?”卷儿问道

“是的,娘娘”那个婢子道。

而另外一个婢子却说:“娘娘是元妃,虽然是妃位,但按封号来说是和皇后平起平坐的。所以,娘娘不想去也是可以的。”...

柚子最近快忙死了

作死的开了四个坑

天天忙着填坑

all卷儿

“娘娘,奴婢伺候您洗漱吧”华飒飒一早便去上朝了,两个婢女端了洗脸水上来说是给卷儿洗漱。

困意再次席卷了上来,卷儿不由得打了一个哈欠,“不必了,本宫再睡会儿吧。陛下回来了再叫醒我吧。”

可其 中一个婢子却十分没有眼色的说:“可是娘娘您还得去给皇后娘娘请安。”

皇后?卷儿搜索了一下自己脑海里面对这个皇后的映像。只记得她姓易,具体是个怎样的人记不大清了。

“是易氏嫡女?”卷儿问道

“是的,娘娘”那个婢子道。

而另外一个婢子却说:“娘娘是元妃,虽然是妃位,但按封号来说是和皇后平起平坐的。所以,娘娘不想去也是可以的。”

卷儿笑了,就连华飒飒他都未曾行礼请安过,皇后?更不可能的。他卷儿,只会跪父母天地,至于皇后,谁爱跪谁去。

“呵”不自觉的,卷儿笑出了声。

两个婢子不知道自家主子在笑什么,互相张望着。

“娘娘,您笑什么啊?”婢子问道

“没事没事,哈哈”卷儿更放肆的笑了笑,那笑称的他的脸更加的妖孽“本宫,本宫脸抽了。”

卷儿想啊,这两个婢子大概是华飒飒为了自己特意挑进来的新人吧。甚是单纯,甚是单纯。

“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卷儿问她们。

“回娘娘,奴婢们尚未取名”两个婢子道“求娘娘赐名”

“好吧”卷儿同意了,指着那个让她去请安的婢子说“你就叫火火吧”又指了指另外一个“你叫依媂吧。”

火火和依娣一听,自己有了名字,还是皇帝的宠妃赐的,随时不知这其中的含义,但是也是特别的开心了,连忙扣头谢恩:“谢娘娘,谢娘娘。”

卷儿把她们俩拉了起来,果然是好孩子啊,只可惜,要陪自己在这冰冷冷的皇宫度过自己最美好的年华了。

“起来吧,以后别再随随便便的下跪了,大家都是有父母的人,你们要记住,你们的双膝,能跪天地父母还有帝王君者,但,不要随随便便跪其他的人。”他看着他们,忽然想起自己16岁那年初次到晨国,华丸跟自己说的。

“卷儿啊,你要记住,你是我爱的人,也将会是这个皇朝最为尊贵的人,你该是骄傲的,你的双膝只能跪父母,天地,知道吗?”那年华丸的话似乎依稀还在耳边。

卷儿从不觉得去晨国是一个不堪的事,她知道华丸是一个真正的帝王,他为那个皇朝所付出的真的太多太多,他总是喜欢那样的叫他“卷儿啊”

卷儿听得见,那话中的无奈与对自己深深的爱意。

火火和依媂听了虽说不是很能理解,但毕竟是卷儿说的,所以也就答应的“是,娘娘”

“好了,我给你们俩整的,都没睡意了”卷儿道,本来自己还想再睡一会儿的,现在看来是不行了的,干脆洗漱了出去逛逛吧“洗漱吧”卷儿不是很喜欢她们叫他娘娘,但她们不叫娘娘又能叫什么呢?规矩在那里,自己觉得没什么,看她们就不一样啊。“以后,没人的时候,叫我公子吧”

“是,公子”两个人伺候她开始洗漱起来。

火火手上拿的是一套粉色的贵妃服,看起来十分娇俏。

卷儿罢了罢手:“把这衣服拿下去吧,我都这般岁数了又不是16、17岁的小年轻,穿的这么嫩干嘛”转而想了想又说:“去把我那件红色的衣服拿来”

火火有些犹豫,那件红色的衣服是好看,但是不适合她家主子的身份啊。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件衣服配不上我的身份是吧?”卷儿一看就知道华怜在想啥“那件衣服是一个很重要的人为我做的。只是现如今,那个人不在身边,瞧这这件衣服,我仿佛就看见了故人”也不知道,丸子好不好,他终究还是放了自己的。

“是,公子”火火笑嘻嘻的说,“既然是故人做的,当然配的上公子”没想到陛下这么宠的主子,一点也不像传言那样急难相处,对婢子也是特别的好。

“好了,小傻瓜,更衣吧”卷儿摇摇头,他想日后的生活不会无聊了。

几个人在里头更衣上妆,外头却是一点也不安静。

“大胆,谁让你们拦着本宫的”女子嚣张的声音从外面传过来。

“火火,你出去看看怎么了?”卷儿示意火火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火火退了出去,开门看见外面站着的正是易氏的妹妹黎贵人,她站在门口一副要打架的模样,被两个宫人拦在了外面。

“发生了何事?”火火问道,她自然知道站着的人是黎贵人。

“黎贵人非要进来,但是陛下说了,除了陛下之外其他人都不能进咱们荣华宫打扰娘娘休息”两个小宫人面色颇为为难。这黎贵人是丞相的女儿更是皇后的妹妹,他们可得罪不起啊,但陛下又说了不许外人进荣华宫。

“贱婢,你们竟敢拦着本宫”黎贵人趾高气扬的站在门口,冲火火吼道。

“好了,你们两个下去吧,让黎贵人进来”火火没同她理论,毕竟人家也是主子,还是得给点面子“不知贵人有何事?”

“有何事?”黎贵人冲了进来,“啪—”一巴掌甩在火火的脸上。

“本宫替你们主子好好管教管教你们”易黎这话虽然表面上是对着火火说的,实际上是说给里面的卷儿听的。

“贵人,这里是荣华宫”火火依旧挺直了腰板,这里是主子的地方,无论如何容不得其他人撒野。

“荣华宫怎么了?本宫是当今皇后的妹妹”易黎依旧搬出了皇后这个挡箭牌。

卷儿坐在里面倒是把外面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也不是他不出去,他只是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他看着这个易黎,忽然间又想起了须须,他也何曾不是为了华丸也对自己争锋相对呢。

“黎贵人,这么早,找本宫什么事?”那人立于阳光之下,绝美的脸上挂着两颗如紫葡萄般的妹子,一颦一笑都能夺了人的魂魄去。红如鲜血的裙子配在他身上正合适,越发称得他容颜倾城。

“好你个元妃,身为嫔妃,不谨守后宫法度,不去给皇后娘娘问安就算了,竟然还想独占皇上的恩宠。”这个易黎,真的和她的皇后姐姐不知道差了多远了。这话,都说不明白啊。

“呵,独占恩宠?本宫不知礼法?”卷儿冷笑了一声“是吗?那么一大早来荣华宫嚷嚷的人是谁?怎么?黎贵人是想效仿市井夫人呢,还是把本宫这荣华宫当作是菜市场了?”

“你你你”易黎被卷儿一怼没话说了,回想自己今天所做发现自己也的确是冲动了。“那你呢,不还是违反了宫规”

就在易黎不停想着法子为难卷儿时,华飒飒下朝回来了。

“哦,朕倒是想知道,元妃违反了什么宫规?”

求推荐求戳小心心哦

哈牛柚子露yu

他不爱我(5)

这章真的很甜


是柚子yu啊


求推荐求戳小心心


他不爱我(五)


年轻的男子坐在中年男人的腿上,那个中年男人一手抱住他,另一只手剥着橘子。橘子塞满了年轻男子的嘴,那小嘴嘟嘟的,让人看着觉得怪可爱的。


“下个星期去仲氏吃饭”中年男人说着,捏了捏年轻男子的脸


“不去”年轻的男子便是刚刚在台上唱歌的秦远“我下个星期都得来唱歌呢”


“就这么喜欢唱歌?”而中年男人则是仲易的父亲仲萧


“别捏了,脸都给你捏坏了”秦远这声音似是责怪又似是撒娇。“我就是喜欢唱歌,怎么了?”一副不让我唱我就立马收拾滚蛋的样子。


“下个星期是家宴,你得去”仲萧笑了笑,“乖,宝贝~以...

这章真的很甜


是柚子yu啊


求推荐求戳小心心




他不爱我(五)


年轻的男子坐在中年男人的腿上,那个中年男人一手抱住他,另一只手剥着橘子。橘子塞满了年轻男子的嘴,那小嘴嘟嘟的,让人看着觉得怪可爱的。


“下个星期去仲氏吃饭”中年男人说着,捏了捏年轻男子的脸


“不去”年轻的男子便是刚刚在台上唱歌的秦远“我下个星期都得来唱歌呢”


“就这么喜欢唱歌?”而中年男人则是仲易的父亲仲萧


“别捏了,脸都给你捏坏了”秦远这声音似是责怪又似是撒娇。“我就是喜欢唱歌,怎么了?”一副不让我唱我就立马收拾滚蛋的样子。


“下个星期是家宴,你得去”仲萧笑了笑,“乖,宝贝~以后你想唱几场我都随你,好不好”仲萧看着秦远只觉得,像极了秦思远,不,简直是一模一样。


秦远的一颦一笑都和秦思远一样,吃东西的样子,撒娇的样子,甚至于责骂他的样子。只是,一个是向阳而生的向日葵,一个是沙漠里带刺的玫瑰。


“你们家家宴我去干嘛?”秦远问道,看了看他手上的橘子“别剥了,不好吃”


“你是仲家的新男主人,自然是要去的”仲萧说,扔掉了手里面的橘子“正好,我带你去见见仲家的人”


“带我见仲家的人?包括仲易?”秦远试探的说出来仲易的名字,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他仲萧早就和安静撇开关系了包括仲易,就连摇摇欲坠的安氏,仲萧都表示,永不再合作,断绝一切可援助手段。


“嗯,包括她”仲萧自然是明白他在想什么,只是没有当一回事,这个小孩儿想干嘛,相对仲易干嘛他可管不着。


“哦”秦远点点头“可是,我今天好想吃小龙虾啊”


“可以,带你去吃”仲萧同意道,依旧是小孩子的口味啊。


“我走不动了,刚刚唱歌好累的”秦远撒娇道,一副瘫在他身上的样子。


“好,小祖宗,我抱你过去,可以了吧”仲萧说着,将其直接抱上了车。


随之,仲氏集团总裁疑似约会新情人的消息就传到了网上,一时之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而那个无辜的吃着小龙虾撒着娇的男子,心中甚是开心,他开心的不是自己成为了仲萧的新情人,而是,有些事情,正如他所想的进行着。


仲家家宴前一天


由于是家宴,仲易自然是得穿的体面一点。仲氏的家宴没有一件像样的礼服自然是进不去的。虽然仲易不缺钱,一般的礼服自然是能买的起的,但是去家宴的礼服,对于她来说不是个小数目。


ET国际购物中心


仲易看着里面琳琅满目的礼服,一时看花了眼,随手翻了一个吊牌就是80万,她表示好想哭啊。


“小姐你好,这是我们的当季礼服,是经典款哦。喜欢的话可以包起来。”导购员露出自己的职业微笑。


“嗯,谢谢,我想自己看看”仲易微笑的回礼


“好的,小姐”导购员依旧是职业般的微笑。


仲易看了半天,也翻了半天的吊牌,不是她不买,也的确是很贵,但重要的是没有她喜欢的。

导购员看着仲易翻了半天的吊牌,心中想到,自然是个没钱的,但也不好赶仲易走。


导购员这次没有职业性的微笑了,冷冷的说:“你好,小姐,我们家楼下呢是h商场那边有去年的火爆款,会更加便宜”意思就是说,没钱就不要买了,去楼下买过季的吧。


仲易笑了笑,没理她,这样的事情她遇见多了,也习惯了。


“我喜欢那个”她指着旁边角落上的一件火红色的小短裙,那个裙子无论是从设计上还是款式上都是极好的。


“抱歉小姐,那个裙子是限量款,已经被别人定好了”导购员拒绝了。至于裙子是否真的有人定,那可说不好。


“我能付款”仲易说,她看着那件裙子,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你穿红色,好好看”这个声音很模糊,她记不得是什么时候听到的,只知道自己小的时候是穿过红裙的,那个时候有个小男孩,夸过自己漂亮。


“对不起,小姐,还是请你去楼下吧”导购员略微有些不耐烦了。


“我真的能付款”她说


“谁说她没钱”声音从门外传来,是华晨宇 ,他正站在门口,好像看了一会儿戏了。


他笑着走进来顺带冷冷的瞪了一样导购员“把裙子包好,然后你就可以滚蛋了”


“不是,我…”导购员看着华晨宇,一脸震惊,不是说老板从来都不会来审查工作的吗?“老板,她没钱啊”


“她没钱?”华晨宇觉得好笑“她不需要花钱”他转头看像那个导购员,一字一句的说“她是et国际的女主人”


导购员惊了,她想,自己真的完了,她求助的看向仲易“小姐,我真的不知道啊,不不不,夫人,求求你了,别开了我。”


“裙子很好看,谢谢你”仲易没理她,只是谢过华晨宇,她不是圣母,更不是心善之人“钱我会还你”


“我不需要”华晨宇道“你穿红色,很好看”


“这么点钱,我还是有的”仲易依旧执着着


“呵”华晨宇一把拉过仲易,“吧啦”往脸上一亲“可以了,你现在已经还我了”他笑的像是吃到了好吃的糖的孩子


“你”仲易此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刚刚亲我?他…喜欢我?呵,怎么可能。


“还不滚”华晨宇撇了一眼导购员,走过去拿了那件裙子在手里面,递给了仲易“家宴穿?”


“嗯”仲易点点头


“很好”华晨宇道“很适合你”你穿红色,真的很好看。


“谢谢”仲易拿过裙子,谢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你猜”华晨宇道“要不你再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他坏坏的笑了笑


“这家店,是你的?”仲易没理他,问道


华晨宇看了看四周,再转了个圈“嗯,不仅这家店,包括这家商场,都是我的”


“哦”仲易道“你这么有钱,干嘛去当明星?”她有些不解,他明明可以吃着家里的喝着家里的,干嘛非去淌那个娱乐圈。


“因为,我太有钱了,无聊”他说,华晨宇心道:因为,你曾经跟我说过,你喜欢音乐


“算了,懒得和你说”仲易翻了个白眼,表示不想和他多说。


华晨宇看着她,苦涩的扯了扯嘴角,他想,总有一天她会记起他来的。


“这次家宴”

“这次家宴”两个人一同开口


“算了,你先说”华晨宇抢先道


“你也去?”仲易说完这三个字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他肯定去啊,他怎么能不去呢?仲萧怎么可能放过在华晨宇面前羞辱自己的机会


“嗯”华晨宇道,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不过你放心,仲萧那个老狐狸的话我不会听进去的”我会,保护你


“嗯,谢谢你”仲易再次道谢,其实华晨宇也没那么让人讨厌啊。


“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华晨宇这欠揍的嘴啊,“我可以帮你对付仲萧,前提是你得配合我”


“怎么配合?”仲易问道


“你只需要继续乖乖扮演好我女朋友的角色,其余的有我”他道。


“好”仲易答应了


他又开口说:“其实,仲易,你有没有想过,当我的女朋友,不是扮演的那种?”


仲易皱了邹眉头,“你疯了?”她想,不是她疯了听错了,就是华晨宇出门头磕了。


“好了,逗你玩了,那么认真干嘛”他低下头心想,你什么时候才能信我啊。


“这种玩笑,以后少开”仲易郑重的说道“等你有了自己喜欢的人,再说给她听吧”


华晨宇只是看着她,没有开口。


“对了,你的t恤还在我那里”仲易又想到了他之前被自己弄脏的那件t恤,拿衣服也价值不菲呢。


“下次,家宴给我吧”他说。


“好”仲易道“那我走了,今天,谢谢你”


“别那么客气嘛”华晨宇道,你什么时候才能不对我说,谢谢你,对不起,这几个字呢?“走吧,我送你”


“不用了,我开车了”仲易拒绝了


“那好吧,家宴见”华晨宇也没有强求她,只是说“注意安全”


“嗯”仲易拿着衣服离开了


华晨宇远远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傻子,我是真的喜欢你啊”










求小心心啦


哈牛柚子露yu

【abo向】【主飒卷】暴躁帝王的小娇妻

all卷

修改了

来吧各位

更文了

妖妃祸国(二)

今天是元朝陛下华飒飒纳妃的日子,听说华飒飒这次纳的两个妃子一个是丞相的二女儿当今皇后的妹妹易黎,封为黎贵人。

另一个护国大将军的义子。没有人知道这个护国大将军的义子从哪里来,只知道护国大将军一生为国,年至七十还没有孩子,现如今不晓得打哪里来了个义子,护国大将军对他极其看重。正巧这个义子又是一个长得极好看的坤泽,所以就安排进宫了。

听说皇帝封他为元妃,元这一字可大有来头,为一之前,乃开国之年号。怎么说呢,也就是排在了所有帝妃之首,与皇后平起平坐。元之一字又与原同音,意为帝之原配,是妻子的意思。更何况晨国皇帝华飒飒的陵寝为元陵。则又...

all卷

修改了

来吧各位

更文了

妖妃祸国(二)

今天是元朝陛下华飒飒纳妃的日子,听说华飒飒这次纳的两个妃子一个是丞相的二女儿当今皇后的妹妹易黎,封为黎贵人。

另一个护国大将军的义子。没有人知道这个护国大将军的义子从哪里来,只知道护国大将军一生为国,年至七十还没有孩子,现如今不晓得打哪里来了个义子,护国大将军对他极其看重。正巧这个义子又是一个长得极好看的坤泽,所以就安排进宫了。

听说皇帝封他为元妃,元这一字可大有来头,为一之前,乃开国之年号。怎么说呢,也就是排在了所有帝妃之首,与皇后平起平坐。元之一字又与原同音,意为帝之原配,是妻子的意思。更何况晨国皇帝华飒飒的陵寝为元陵。则又是与帝同寝之意。这封号可以说极其尊贵了。

“啊,饿死我了”本来端坐于床上的某人,掀了自己的盖头,冲向了桌子上的吃的。

“喂,你干嘛啊,知不知道盖头要夫君来挑的。”华飒飒急了,这个卷儿真的是,哎呀。

“好壳子,我都要饿死了。”原来那人正是已经'死了'的花卷儿。

卷儿手里面拿着吃的,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他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肚子都要饿扁了。

“他们怎么搞的,朕不是让他们给你准备吃的了吗?怎么还把你饿着了。这些人,朕非得好好治治”看着卷儿的小可怜模样,华飒飒都要心疼死了,居然不让他卷儿吃饭,真的是长了熊心豹子胆了。

“好了,还朕呢,不是他们不给我吃,是我自己不想吃的”卷儿笑了笑,不过他是真的开心,华飒飒平时看起来冷冷的,杀伐果断,也只有在自己面前才能像个孩子一样。

“干嘛不吃,饿着自己啊,你知不知道我会心疼的”

飒飒委屈了,本来当初让卷儿化身晨国太子青梅竹马的身份潜伏到华丸子身边这个主意他就不同意,还是卷儿好说歹说才同意用这个法子的。

“好了,飒飒,我这不是婚服太繁琐了嘛,谁让你全部都按皇后的规格来办呢?礼服太繁琐,东西吃多了,勒的慌,出恭还不方便啊”卷儿摸了摸飒飒的头,把人拉至跟前,“再说,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妖孽的一笑,竟让华飒飒一时看得一不开眼了。

“卷儿,你再也不要离开我了”华飒飒委屈巴巴的搂住卷儿,死死的抱住他。

“好了,傻夫君,赶紧喝合卺酒吧”卷儿笑了笑,从他怀里面挣脱,拿起桌上的两个酒杯,递给了飒飒。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卷儿道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飒飒道

“夫君,答应我以后不要皱眉,不要不开心,好不好”他二人并排坐在床上,卷儿将头靠在飒飒肩上。

“好,那卷儿以后也不要离开我了”飒飒道“以后我永远都不会在卷儿面前称朕,好不好”

“好”卷儿点点头“撕”他像是坐到了什么似的,立马移开了屁股。

“怎么了卷儿?”华飒飒眉头一皱,问道。

卷儿起身,也把华飒飒拉了起来,掀开被子,想看看自己坐到了什么东西“这是什么?”

“桂圆,红枣,生饺,花生啊”华飒飒指着这些东西不明所以的道。“怎么了卷儿?”

卷儿脸立马就红了,心想自己为什么要作死掀开这被子。这不就是早生贵子的意思嘛。也只有华飒飒这个傻才会不知道。

“没事没事”卷儿尴尬的笑笑。又坐下来了

“哦,”飒飒点点头“那卷儿吃饱了吗?”

“嗯”卷儿道。

飒飒坏笑了一下,凑近卷儿“那现在,该换我吃了。”

“飒飒~”卷儿明白了,他要干嘛“轻点~”

“放心吧,卷儿我会很温柔的”飒飒抱住他道

“等下”卷儿推开了他,坐了起来

“干嘛?”飒飒不解道,一脸的不爽。

卷儿捡起被两人不知何时扔到地上的红盖头,盖到了自己头上,端正的做好“挑吧”

华飒飒宠溺的笑了笑,挑了盖头,直接扑了上去“这下好了吧”

卷儿点点头“好了”

不一会,“等一下”卷儿又叫停了。

“又怎么卷儿?”华飒飒表示,我真的真的很不爽啊。

“夫君,蜡烛,蜡烛还没灭”卷儿指了指外面的蜡烛道

“哎呀”暴躁的华飒飒起身用最快的速度熄灭了蜡烛,奔上了床。

“这下好了?”华飒飒无奈道

“好了”卷儿郑重的点头

“你要是不好,我也懒得惯了。”华飒飒道,然后像只饿狼扑了上去

“夫君,轻点~”

“知道了,卷儿~”

——————————————————————————

我是一条卡车发际线。哈哈哈

——————————————————————————

黎贵人处

“贵人,就寝吧”一个婢子道“陛下不会来了”

“陛下去哪里了?”易黎问道,一脸的不信“我可是丞相之女,当今皇后的亲妹妹”

“回贵人,陛下,陛下去了”那婢子也知道她不好惹。但是,皇上不来,她也没办法啊

“说”易黎冷呵道

“陛下去了荣华宫”婢子道

“好你个元妃,你以为你是护国大将军府出来的我就办不了你吗?不过是一个来路不明的贱人,还想跟我比”易黎只觉得怒火燃烧,掀了自己的盖头,直接扔到了地上“元妃,你给我等着。”

————————————————————————————

爱的分割线







哈牛柚子露yu

【主飒卷】暴躁帝王的小娇妻(一)

柚子来了

哈哈哈,新文

求推荐求点赞哦

双击666
abo向

妖妃祸国(一)

先说一下,壳卷的那篇文已经结束了,新的文来了,这篇文呢是all卷,不许反驳我,我是卷儿妈,就是这样的。

华国三十八年,先帝驾崩,传位于太子华丸,太子华丸继位后改国号为晨国,晨国元年,太子侧妃须须册封为皇后于此同时,太子下旨赐死了先帝的淑妃,花卷儿。

至于这花卷儿,19岁入宫至今已经三年,而他在的三年先帝几乎日日沉溺于后宫之中,不理朝政,日夜颠倒,由此钦天监与诸位大臣上奏,此妃乃祸国妖妃,必斩不恕。

而华丸与这花卷儿则是青梅竹马一同长大,儿时还不是太子的华丸曾经许诺,我为王时,你为妃

我为皇时,你为后...

柚子来了

哈哈哈,新文

求推荐求点赞哦

双击666
abo向

妖妃祸国(一)

先说一下,壳卷的那篇文已经结束了,新的文来了,这篇文呢是all卷,不许反驳我,我是卷儿妈,就是这样的。

华国三十八年,先帝驾崩,传位于太子华丸,太子华丸继位后改国号为晨国,晨国元年,太子侧妃须须册封为皇后于此同时,太子下旨赐死了先帝的淑妃,花卷儿。

至于这花卷儿,19岁入宫至今已经三年,而他在的三年先帝几乎日日沉溺于后宫之中,不理朝政,日夜颠倒,由此钦天监与诸位大臣上奏,此妃乃祸国妖妃,必斩不恕。

而华丸与这花卷儿则是青梅竹马一同长大,儿时还不是太子的华丸曾经许诺,我为王时,你为妃

我为皇时,你为后。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多美好的誓言啊,终归还是比不过皇朝帝位。

“你,准备好了吗?”华丸看着他,他想,他长得是真的好看啊,“他们说,你是妖妃,大概,真的没有错”美,有的时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可是当一个人美过头,而他的美也就成了一把锋利的刀。

原是华丸利用他的美,当上了太子,又利用他的美杀了先帝。

“我准备好了,小丸子。”花卷卷笑了笑,那笑似妖孽一般的夺人心魄。

“别再这么叫我了”华丸不再看他,他想,再看下去,他会舍不得的。

“可是,小丸子,是你让我这么叫的”他无辜的撇了撇嘴。“你还说,你为王时,我为妃,你为皇时,我为后。”多么美好的誓言啊,他怎么就当真了呢?

“不必再说了,我的皇后,是须须”他无情的道。“卷儿,来生,来生,我一定还你”

“可是,小丸子,我怕疼的,你知道的”花卷卷看着太监手上拿的毒酒,嘟着嘴说。他其实,也不想死的

“放心,这是朕命人特质的药,不会疼的,卷儿喝了睡一觉就过去了。”他似是安慰道

“哦”花卷卷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华服,这件衣服还是他入宫的时候,华丸亲自命人做的,很漂亮的红色。

“这件衣服…”华丸欲开口,对不起,卷儿

“是你给我做的,你还没见我穿过,你看,好不好看”花卷卷说着笑着转了个圈,他本来就长得极其好看,是那种很放肆的美,现如今配上这裙子,活生生的,就是个妖孽。

“好看”华丸苦涩的说着“喝药吧,卷儿”

“哦”花卷卷的笑又停止了“那,小丸子亲手喂我吧”这样,我就不怕了

“好”华丸同意了,拿起酒杯亲自喂他。

“很甜”他说“小丸子,你抱抱我吧,我有点害怕”他紧紧的靠着华丸,身体随之跌落了下去

“对不起”华丸扶住她,坐在地上,“下辈子,我一定好好爱你。”

他靠在他身上,用最后的力气说道:“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两小…”终是没能说完,他缓缓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两小无嫌猜”华丸接着他的话,眼泪不禁流了下来。

“以皇后之礼,葬于晨陵吧。”他道。

晨陵,是他的陵寝,他想,既然生不能同寝,那便死后同穴吧。

这是长篇,先更一点点哦。

双击一下吧。推荐一下喽

哈牛柚子露yu

壳哥花式被虐(虐狗)记6

来来来

庆祝新歌

让我来扛起过气cp壳卷大旗

壳哥花式被虐(虐狗)记6

     大学的时候,华壳是学校学生会主席兼校草(哈哈哈风云的华学长),所以是特别的受女生的欢迎,可是华壳的那张脸好看是好看就是总喜欢板着个脸,又所以呢一般的女生是不敢招惹他的。

   但是偏偏呢,有些女生不怕死,明知你壳哥有老婆,不近女色还要自顾自送上去,你瞧,这不就有一个送上门的快要被华壳羞辱哭了。

   事情是这样的。那个女的(a某)是某个社团的社长,然后呢和华壳有些工作上的来往,自认为有点姿色,于是就动了外脑筋。

 ...

来来来

庆祝新歌

让我来扛起过气cp壳卷大旗







壳哥花式被虐(虐狗)记6

     大学的时候,华壳是学校学生会主席兼校草(哈哈哈风云的华学长),所以是特别的受女生的欢迎,可是华壳的那张脸好看是好看就是总喜欢板着个脸,又所以呢一般的女生是不敢招惹他的。

   但是偏偏呢,有些女生不怕死,明知你壳哥有老婆,不近女色还要自顾自送上去,你瞧,这不就有一个送上门的快要被华壳羞辱哭了。

   事情是这样的。那个女的(a某)是某个社团的社长,然后呢和华壳有些工作上的来往,自认为有点姿色,于是就动了外脑筋。

  a某:“华壳学长,对于这个方案我还有些不明白的,咱们能聊聊吗?”

华壳笑了笑,这女的怕不是没眼色?我都那么不想理她了,“嗯…”好烦啊她。

a某看着华壳的笑,一脸花痴:“谢谢学长”

华壳表示,自己真的很不想理她,啊啊啊,被迫营业啊,卷儿,你在哪里?

两个人以a某为主啪啦啪啦说个不停,华壳有一句没一句的答话。

a某:“我觉得这个地方可以…”

华壳脸带了丝黑意:“嗯…”

a某继续笑,觉得自己笑的格外好看:“我想咱们还可以这样…”

华壳脸上黑意加重:“…嗯”

a某继续说,往华壳处蹭了蹭:“我觉得这个方案还可以修改一下”

就在华壳脸快黑的不行,即将爆发的时候。

“壳—”声音从门口传来,是卷儿

此时的卷儿大概已经成为了华壳心里的天使,是的本来就是天使了,现在可能已经是上帝了。拯救华壳生命的上帝。

华壳是以怎样的方式去卷儿身边的呢?连挪带跑的。

“卷儿”华壳一脸的委屈“你怎么才来”想死我了

“有事耽搁了”卷儿看了眼里面的a某瞬间明白了“你们俩聊完了?”

“没…”a某欲说没有,但直接被华壳打断了

“嗯嗯嗯”华壳连忙点头,a某你快滚吧,求你了

“那你可以走了”卷儿冷冷的说

“啊?”a某一脸茫然?“我…”

“没跟你说话”卷儿除了刚来看了a某一眼,就再没看过她了,对着华壳说“华壳,走不走”

“走,马上走,老婆”华壳得令立马收拾收拾,赶紧跟着卷儿跑了。

。。。。。。。。。。。。。。。。。。。。。

“她干嘛缠着你?”卷儿问,脸上没啥表情

“不知道,老婆”华壳想自己也没干什么啊,没沾花惹草啊,怎么就缠上自己了呢?“我真的没有”

“算了,你明天早上让她来家里一趟吧”卷儿说

“啊,老婆”华壳不解,让她来家里面,不怕自己被吃了吗?

“有我在她还能吃了你不成”卷儿美人就是辣啊

华壳点点头,既然是老婆说的,那就一定是有道理的,老婆的话就是圣旨啊。自己好好遵旨就行了

第二天早上

卷儿还在睡,壳哥已经早早就起来了,顶着俩熊猫眼坐在客厅等那个a某

a某内心:他叫我来,是看上我了?

“扣扣扣”门响了,华壳走去开门,a某正站在门口

“进来吧”华壳给她让开了地方,让她进去。

a某一副回自己家的样子,径直走到沙发上准备坐下

“壳壳~”卧室处传来一阵撒娇又略带委屈的声音

“啊?老婆”华壳都被叫懵了,卷儿几时这般叫过他啊,还这么的,这么的…温柔?回想之前的早上,卷儿一脚把自己踹醒:“华壳,赶紧去弄早饭”哎,自己也不是抱怨老婆凶啊,毕竟打是亲骂是爱啊。老婆还是很好的。

“壳壳~”卷儿继续叫着,他推开了房门,身上只穿了一件大大的t恤,从码数上看应该是华壳的,因为那衣服大到挂在卷儿身上。

卷儿揉着自己的眼睛,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大长腿直勾勾的露在外面,脖子上还隐隐约约透着似有若无的草莓,这小模样要有多诱人就有多诱人。

华壳都站在那里看呆了,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华壳我本人,卧槽,我不要寸寸,我要卷儿):“老婆~”

“嗯?”卷儿微微睁开自己的眼睛,伸了个懒腰,坐在了沙发上,撇了一眼a某:“这谁啊?壳壳”

a某震惊的站在那里,她想赶忙跑,又跑不了,要有多尴尬就有多尴尬:“我,我,卷儿,我们昨天见过的…”这卷儿谁不认识,学校里面出了名的火辣美人,凡是追求过卷儿的,都被他修理的可惨了,自己这下真的是,太岁头上动了土啊。

“见过吗?”卷儿说“哦,我想起来了”

这卷儿还不如没想起来呢,华壳想,这个某死定了

“你是昨天那个想挖我墙脚的?”卷儿冷冷的笑了笑,这笑容可美了,犹如蛇蝎。

“我…我”A某

“你是觉得自己长得比我好看,还是觉得自己身材比我好,还是觉得华壳眼睛瞎了?”卷儿这夺命三联问啊。

“我…我”a某内心快要崩溃了“对不起,学长我错了”

“哦?错了吗?”卷儿邪魅的笑着“壳,她错了吗?”

“老婆~”华壳想着老婆昨天晚上什么事都没有啊,自己晚上还辛苦的伺候的老婆舒服了,想来老婆肯定不是弄自己的,哪里想到“我错了…

“嗯,”卷儿点了点头“的确错了”又看了看a某“你还不走?”

“我走,我走”某赶忙跑了出去,天啊,她想她再也不敢惹卷儿了,惹不起惹不起

屋内

“华壳!”卷儿吼道“你下次再自己搞不定,就不用上我的床了”

“是,老婆”华壳一脸认真,老婆今天真的是格外的有魅力啊,真是爱死了。

“哼”卷儿

哈牛柚子露yu

他不爱我(四)

没错,我就是来虐华晨宇的

我真的不想要寸寸啊,虽然很帅

我要卷卷

好的,大型狗血玛丽苏来了


他不爱我(4)

“喂,仲易晚上’小烟’走一趟怎么?有兴趣没?”电话那边的女人正叼着烟坐在阳台上与仲易通话


“没兴趣”仲易想,哪里来什么好兴趣,这几天都被华晨宇那个烦死人的男的全扰没了。


  “咋了,不是听说你昨天才和你家亲亲未婚夫约会了的吗?怎么还会没兴致呢”女人打趣道。


“呵,还真是`亲亲’未婚夫啊 ”想起华晨宇仲易都要咬牙切齿了,如果可以,谁愿意和他定亲。


“哎呀,去嘛,去了你就会开心的”女人依旧劝着仲易。


“算了,陪你去吧”仲易那边点头答应了。


“那好,...

没错,我就是来虐华晨宇的

我真的不想要寸寸啊,虽然很帅

我要卷卷

好的,大型狗血玛丽苏来了




他不爱我(4)

“喂,仲易晚上’小烟’走一趟怎么?有兴趣没?”电话那边的女人正叼着烟坐在阳台上与仲易通话


“没兴趣”仲易想,哪里来什么好兴趣,这几天都被华晨宇那个烦死人的男的全扰没了。


  “咋了,不是听说你昨天才和你家亲亲未婚夫约会了的吗?怎么还会没兴致呢”女人打趣道。


“呵,还真是`亲亲’未婚夫啊 ”想起华晨宇仲易都要咬牙切齿了,如果可以,谁愿意和他定亲。


“哎呀,去嘛,去了你就会开心的”女人依旧劝着仲易。


“算了,陪你去吧”仲易那边点头答应了。


“那好,那晚上见”女人满足的笑了笑


“晚上见”


         晚上 小烟

“小姐你好,请问你找谁”两个保安站在门口拦着仲易,不让她进去。


“我是这里的VIP”仲易一脸无语,这两个保安应该是新来的吧。居然还拦着自己不让进。


“请小姐出示自己的贵宾卡,我们这里是不允许一般人进的…”其中一个保安仍旧巴拉巴拉的说着。


“她是我的客人”一个女人走了出来“你们俩还要拦吗?”她没看那两个保安,只是把仲易拉了进去。


“是,梁小姐”保安很有眼色的让开了路。


仲易跟着她进去,那人倒是没带她进包间,只是往池子一旁走,仲易很好奇她干嘛带着自己往池子方向走。但也没做声


“做吧”那个女人指了指池子旁边最中间的沙发说,然后自己一屁股坐了上去。


“坐这?”仲易一脸好奇的问“梁霏霏你家破产了?”


“我去,你这女人怎么这么欠揍?”梁霏霏撇了一眼仲易,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说:“等下你就知道了”


“等下?”好的,我们的仲易表示,还是很好奇的。


“唰”场子了的所有灯都熄了,黑到让仲易不觉得感到害怕,曾经,多少个这样的黑夜她一个人呆在家里面,彻夜难眠。


“心很空,天很大,云很重”歌声伴着钢琴从池子里面传来,灯亮了,直直的射在那个人身上,那人背对着仲易坐着,仲易看不清楚那人的脸,只能看见那人的背影,可是那背影又是那么的熟悉


“为什么?会那么像他?”仲易的心颤了一下,明明那个人已经死了啊,在自己那年生日的时候就死了的,可是,怎么会?


我恨孤单 却赶不走

捧着她的名字

她的喜怒哀乐

往前走 多久了

一个人心中

只有一个宝贝

久了之后

她变成了眼泪

泪一滴在左手

凝固成为寂寞

往回看 有什么

那女孩对我说

说我保护她的梦

说这个世界

对她这样的不多

她渐渐忘了我

但是她并不晓得

遍体鳞伤的我

一天也没再爱过

那女孩对我说

说我是一个小偷

偷她的回忆

塞进我的脑海中

我不需要自由

只想背着她的梦

一步步向前走

她给的永远 不重


钢琴声响着,歌声也响着,此时的池子转动了,仲易终于看清楚了那个人的脸,“阿远”仲易惊呼


“喂,你干嘛啊,”梁霏霏一把扯住想往台上跑的仲易,“我知道他长的好看,但是你也不能这样啊,矜持点,你是有未婚夫的女人。”


“不是,是阿远啊”仲易想跟梁霏霏解释,但是她意识到梁霏霏是没见过秦远的。


“阿远是谁?”梁霏霏问道“他叫秦肖”


“秦肖?”仲易问道“不是秦远?”他不是秦远?可他们明明长的那么像。对,他不是,秦远早就死了,要是还活着,也不可能只有这般岁数。


“是啊,秦肖,小烟新来的歌手,可多人喜欢他了,我今天叫你来就是来看他的,不然我干嘛叫你来。”梁霏霏说


“秦肖,秦肖”她嘴里面念这台上那人的名字,脑海里却一直浮现出秦远的模样,要说这两人长得一模一样,到还是不至于,大概也只是像个七八分吧。秦远是那般的似水温柔,就像仲易的太阳一样,而这个秦肖,浑身都充满了一股子不羁,他们俩是不一样的。


“谢谢大家今天的捧场啦”一曲必,那人朝着台下鞠躬,仲易看着他,而他则是似是无意的往仲易处看了一眼。


“秦肖”“肖肖”台下的人呐喊着,秦肖朝他们挥挥手,离开了。


后台化妆间


“肖哥,人已经安排好了”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伏在秦肖的耳旁说


“嗯,知道了”秦肖点点头,招呼着化妆师给他化妆


“扣扣”有人敲门


“进”秦肖说“什么事”


“肖哥,仲总来了”那人说


“知道了”秦肖笑了笑同旁边的化妆师说“不必卸了”


“嗯”化妆师听着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都走吧”秦肖朝屋子里面的人说,他想,有些鱼儿该上钩了。


仲易处


仲易此刻正烦着,梁霏霏去厕所了,一直没回来,现在不知道哪里来了个酒鬼非缠着自己让自己和他跳舞


“我说了我不会”仲易不耐烦道


“哎呀,小美人,你就陪陪我嘛”那酒鬼说着说着还动起手来了


“你干嘛,别碰我”仲易都要吐了,怎么自己就那么倒霉碰上这样的酒鬼。啊,烦死了


“小美人”那人就是不放开


“放手”一个人突然挡在仲易面前扯开了那个酒鬼“滚”


“你谁啊”酒鬼说着


“来人,把这个人带下去,小烟以后不接待他”那男人说着叫来两个保安把酒鬼带了下去


“华晨宇?”仲易看着眼前这个人“你怎么在这里?”


“你能在,我怎么不能”华晨宇好笑道“这里叫小烟啊”真是个蠢女人啊,蠢得可爱


“小烟?小烟公主?”仲易意识了过来,小烟公主不就是他那首烟火里的尘埃吗?“这你的地方。”


“嗯,我的地方”华晨宇带着一脸的没错就是老子的面情,坐在了仲易的沙发上,拿起来仲易刚刚点的酒,喝了起来


“我去,仲易,你来这里喝白开水?” “酒”入口华晨宇就惊讶了,这女人,居然在酒吧和白开水?


“怎么?不可以”仲易表示,没错,老子就是喝白开水咋了,“你有意见?你有意见你就放下别喝啊。”


“呵,仲易”华晨宇放下了水,“你爸…仲总来了”他知道她不想见那个人的


仲易没说话,她想那个人和自己,就算是同处一个地方大概也不会来见自己的而自己也不想见到那个人。不过,他来干嘛?


“不好”她知道了,仲萧的目标是,秦肖


“怎么了?”华晨宇看她一副混不守舍的样子


“秦肖,你知道秦肖吗?”她急急忙忙的问他


华晨宇蹙了一下眉头,他真的仔仔细细想了想,但好像自己真的不知道什么秦肖“不知道”


仲易想,完了,那个人会不会。


“好了,他来就来嘛,你不想见他就不见啊,走我带你去个地方”华晨宇一把拉住她往楼上走


“去哪?”仲易莫名其妙的被他拉着走。


“先不告诉你,等下就知道了”华晨宇神秘兮兮的,只顾着拉她上楼。


两人一直上到了最顶层,顶层的设计是全白的,房间很大,只有一架钢琴摆在那里,那架钢琴像极了仲易的那架。


“这是我平时写歌写不出来了,就会来这里呆在,这里总是会给我很多的灵感。”华晨宇说“走,进来看看”他拉着她进来。


华晨宇看着她,他想,为什么她会忘了呢?而自己却记了一辈子。


华晨宇8岁那年


华晨宇的童年其实过的并没有比仲易好多少,那个时候公司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父亲每日都在外奔波,而母亲却选择了离开自己和父亲,小的时候,陪着自己的只有保姆,和华家偌大的别墅,直到有一天,有一个女孩,闯入了自己的心中,自此,自己就再也忘不了她。


“你在弹什么?”她问他


“随便弹弹”他说


“你弹的好好听”她说“我可以弹弹吗?”


“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同意了,他看着她弹琴,她弹琴的时候是那么的快乐,好像什么烦心事都没有,她笑的是那样的干净好看。小小的他从此心里面埋了颗种子


后来18岁时父亲告诉自己,自己将会和仲家的女儿联姻,自己是拒绝的,因为自己心中早就有了那个女孩,可是当自己看见长大的仲易的时候,自己开心的都要疯了,是她,自己要娶的人就是她。


但华晨宇也知道,她不喜欢自己,她甚至连自己都没记住过。


“仲易,你想弹弹吗?”华晨宇问她


“嗯”仲易鬼使神差的走向钢琴,弹了起来,华晨宇就那样看着她,他想,就这样吧,就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她会爱上自己的。


她弹着弹着,耳边却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阿易”


钢琴声止住了,“对不起”仲易此时的心乱的要死,“对不起华晨宇,我,对不起”她跑走了。


华晨宇苦笑:“没关系的,我可以等。”



求推荐点赞打赏拉。


哈牛柚子露yu

他不爱我(三)

求推荐求关注求点赞啊

就戳一下下面的小心心

这里是勤奋的柚子

     “小阿易,小阿易,怎么睡在这里啊?快起来,来到哥哥这里来”我听见这声音很温柔,那个人正朝着我打开了他的怀抱。

         我看着他,梦中,他的脸是那样的清晰,“阿远哥哥”我朝他跑过去,我想拥抱他,可是我却发现我穿过了他的身体,我转过身去看见他的身体是透明的。

        “仲易”他依旧那样的温柔叫着我的名字,“我们小...

求推荐求关注求点赞啊

就戳一下下面的小心心

这里是勤奋的柚子





     “小阿易,小阿易,怎么睡在这里啊?快起来,来到哥哥这里来”我听见这声音很温柔,那个人正朝着我打开了他的怀抱。

         我看着他,梦中,他的脸是那样的清晰,“阿远哥哥”我朝他跑过去,我想拥抱他,可是我却发现我穿过了他的身体,我转过身去看见他的身体是透明的。

        “仲易”他依旧那样的温柔叫着我的名字,“我们小仲易要乖啊,别伤心,你要相信,这个世界还是有人爱你的,阿远哥哥会一直一直看着小仲易幸福的。”他笑了,笑的是那么好看。

        “可是,阿远哥哥,我怕…”我想你陪着我,就像小时候一样,温暖我给我希望,拉着我的手告诉我,仲易,不要怕,哥哥在呢。

     “阿易,别怕”他说

     “阿远哥哥,你能不能别离开仲易”我祈求他能够留下陪我,我真的很想他。

     “可是阿远哥哥已经死了啊,而我们小阿易还要好好的活着呢”他说,透明的手摸了摸我的头

      “那是不是阿易死了,就能见到阿远哥哥呢?”我问他

      “傻瓜阿易啊”他似是被我逗笑了“答应我我们阿易要好好的活着,活的开心”

         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嗯…”

        “乖,阿远哥哥要走了”他看着窗外,身体渐渐的消散了

       “别走,别走秦远”我追上去,就像小的时候一样,每次他离开的时候我都会悄悄的跟在他身后陪他走出去。

         可是这一次,我好像怎么追都追不到他了。

         “秦远,秦远”我猛地睁开了眼睛看到的依旧是那架白色的钢琴,而我刚才正趴在钢琴上睡着了。我才意识到,刚刚只是做梦罢了。梦醒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算了,我也不想在这里待着了,那了件衣服边走出去了。

         

          楼下

          一辆白色的兰博基尼(作者:我醉了,什么鬼华晨宇太有钱了,我也没办法)停在了别墅前,“滴滴——”我被刺耳的喇叭声吵的耳朵疼又被刺眼的闪光灯弄的睁不开眼睛

          我眯着眼睛想去看是哪个疯子在发神经“谁啊”

         “滴滴——”那人也不下来就一直按着他的喇叭

         “烦死了,有病”我索性不理他,直接去了我自己的车库开了车就走

           “不是吧,这个有病吧”我从反光镜上看见那辆白色的兰博基尼仍旧跟着我后边“这人怕不是个跟踪狂吧”开着兰博基尼跟踪?

            就在我嘲笑他的时候,他直接提了速超了过来“卧槽”我连忙刹车,我想这个人肯定有病。

            那车就那样停在了我前面,把我路堵死了,我再开就要撞上去了。真给我气着了,我现在特想看看他长啥样。

           “喂”我敲他窗,他摇下了他的窗户

           “怎么是你?”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华晨宇,你是不是有病啊?有病就去吃药好吧”

           “泼妇骂街?”他说

            “不是,到底是谁在发神经”我真的是醉了,刚刚不都还让说我没教养吗?这特么到底谁没教养?

            “洗了,送来”他从车里面扔出来一件白T恤,我看了看好像是他刚才穿的那件。

             好吧,我理亏,毕竟衣服我弄脏的。

             “洗了放哪里?”我问他

              “工作室”他说完这三个字立马就扬长而去。

               我拿着他的衣服上了自己车,“不就是洗衣服嘛,直接给你扔干洗店”正准备开车离开,却发现手机凉了

              华晨宇:别想扔干洗店,手洗

               “手洗?”我晕了“我就是扔干洗店你也不知道啊”

               接着又来了一条消息:我这衣服能够洗的干洗店也就那么几家,我让人打过招呼了,不会有人让你洗的

               “妈的”我真的想骂死他啊,好吧,现在我只能认命的给他洗衣服了,哎万恶的资本主义。

             华晨宇处

          华晨宇一边开车一边想着刚才仲易脸上的表情,不觉得就笑了“哈哈,小泼妇”

          手机响起

          “喂”华晨宇将车停好,拿起手机接道“什么事?”

          “大哥,仲总说邀你后天去仲家吃饭”那头的说

          “仲萧?”华晨宇想着,这老狐狸想什么呢?

          “是的,听说还叫了仲易小姐”

           华晨宇:“仲萧叫仲易吃饭?”

           “嗯,听说是家宴”

           “谁跟他是一家人?”华晨宇道

           “您毕竟和仲易小姐有婚约”

           “呵,他有拿仲易当自己女儿”华晨宇讽刺的笑了“行了,我知道了。”仲萧他又想玩什么游戏?

华晨宇还真是在心里面替仲易捏了把汗啊。

            华晨宇:“仲易,祝你好运”

           

求推荐 关注

看见下面的小心心了吗?戳一下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