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华福华

2442浏览    190参与
可能是个假香槟吧

陈年老图了现在才放出来🐍
是打电话的梗

陈年老图了现在才放出来🐍
是打电话的梗

ZERO_咏零

【福华福】深渊#ooc

这里是一个起名废的碎碎念:

我真的,好蔡。这篇,好短。

⚠️重要角色死亡   设定是莱辛巴赫中小夏和花生中有人死亡。

凑合看吧orz


“Sher…Sherlock!”


我惊叫着从床上坐起来,又一次地,眼前浮现出了血迹。


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右腿像在遇见他之前常有的那样痉挛了起来。心中和身体上的疼痛让我死死抓着皱巴巴的床单,身体蜷缩成一团。


在黑暗中,我听见了自己低声的抽泣与呻吟。


这是莱辛巴赫之后的第一百三十七天。


“你的PTSD又加重了啊,并且还带有中度抑郁。”Sarah抖了抖手中的表格。


我盯着沙发旁的拐杖,耳边Sarah的...

这里是一个起名废的碎碎念:

我真的,好蔡。这篇,好短。

⚠️重要角色死亡   设定是莱辛巴赫中小夏和花生中有人死亡。

凑合看吧orz










“Sher…Sherlock!”


我惊叫着从床上坐起来,又一次地,眼前浮现出了血迹。


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右腿像在遇见他之前常有的那样痉挛了起来。心中和身体上的疼痛让我死死抓着皱巴巴的床单,身体蜷缩成一团。


在黑暗中,我听见了自己低声的抽泣与呻吟。


这是莱辛巴赫之后的第一百三十七天。


“你的PTSD又加重了啊,并且还带有中度抑郁。”Sarah抖了抖手中的表格。


我盯着沙发旁的拐杖,耳边Sarah的声音扭曲成了那最后一声


“Good bye,John.”


我的左手颤抖了一下,疼痛蔓延了全身。


不,是心。


早己属于Sherlock Holmes的那颗心。


伦敦的天永远是阴沉沉的,脚下潮湿的地面让我又想起了被Sherlock的血染红的地砖……


“不……不要去想了……”


我咬紧下唇,左肩也开始隐隐作痛。


为了让从那个人的死带来的幻觉中挣脱出来,我让左肩和右腿的疼痛蔓延在我的意识。


用肉体的痛楚代替精神上的折磨,这……


我呼了口气,继续向Baker st.221B迈去。


……感觉好多了……


呼吸着221B稍微有些发霉的空气,我蜷在布制的红色沙发里。


没有阳光,没有炉火……


……也没有Sherlock


我伸手摸向沙发的缝隙,一点银光在我手中闪过。


自从我被查出中度抑郁后,Mrs.Hudson就把家中所有的刀具都搜了出来——


——除了现在我手中的这一把。


银光锐利地闪过,锐利得……就像他的眼神。


我半闭着眼睛,看看红色从我的手臂上一股股地溢出,滴落,染红了血迹斑斑的地毯。


“多么像案发现场啊……”我闭上眼睛,Sherlock的身影又浮现了出来。


“Sherlock!”我试图跟上那个黑色的高挑身影,却只能看着他渐渐淹没在死亡的黑色中。


我喊着他的名字,声嘶力竭。直到我再发不出任何声音,直到他的黑色大衣远去在我的视野里。


我伸出手,向前扑去。可我颤抖的指尖终究也没能触到他飞扬起的蓝色围巾。


Sherlock的黑色卷发也没入了死一样的黑暗。他就这样又一次地在我眼前坠入深渊,溺死在绝望与死亡中。


可我,John Waston,却只能无力地跪在深渊的边缘,抽泣着,让心再一次四分五裂。


我曾在与他对视时在心中许下誓言:


“……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




当幻觉消逝,我睁开眼。




看到自己身处何地时,我欣喜却又悲哀地发现:


看来死亡也不能将我们分开了。




泪水无声地在我的脸上划落,我终于看清了这一百三七天来,我找寻却又不敢触碰的是什么了。


我站在Sherlock的房间,手指抚摸着陪我走出阿富汗的那把勃朗宁手枪。


冰冷的触感让我的头脑也冷静了下来,可这时,我的心中只有愧疚。


对Mrs.Hudson的愧疚。


我轻轻闭上眼,Sherlock的身影又浮现了出来。


他吐出的烟圈,他低沉的嗓音,他白皙的手指……


有关他的一切,最终都化成了一个拥抱。


我的嘴唇不再颤抖,太阳穴的坚硬也不再让我不安。


我轻笑道:“Sherlock,我来了。”




Boom.”






“请节哀。”


Lestrade宽厚的手掌轻轻地拍在Mrs.Hudson的肩上,他叹了口气。


“我真的……没想到他会这样……死去……”Mrs.Hudson抽泣着说道。


风拂过墓园的樟树,一片枯叶旋转着凋零在四个多月前立起的墓碑上。


Lestrade和Mrs.Hudson的身影在一新一旧两块墓碑上渐渐远去,“John H Waston”的烫金字上己经积起了一层不薄的灰。在这块墓碑旁,有人叹息着为刚刚死去的人惋惜:




“Sherlock Holmes是一个伟大的人啊。”


凉。茶。

偶然看到的


眉头微微一皱,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偶然看到的


眉头微微一皱,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墙头王付拾七今天也没更新华福绿寡

记一个略偏执的丧妻PTSD军医。



# 401,不愿面见夏洛克的军医。

# PTSD。

# 嗳。随便看,反正不知道写的是什么。


如果玛丽还活着,她绝不会同意我这样做。单凭这一点我就该停手了,但你知道:我天生就是个固执的蠢蛋。于是我将有关玛丽的所有一切都锁进了阁楼,除了我们的戒指——除非我过世,或是有天突然想通时才会再次它们面对世人。


新的心理医师知道了这件事。她说我有一天会改变主意——“就像手臂骨折裹了石膏一样,伤口有一天会愈合;而我们总有天会拿下绷带并回复原状。”她的口吻让我觉得该死的熟悉,还有这样的拙劣的比喻 ! 这一切都让我怒火中烧。她竟然把如此重大的失去讲得好像只是受了个小伤一样。她和夏洛克一样,所有人都是! 也...



# 401,不愿面见夏洛克的军医。

# PTSD。

# 嗳。随便看,反正不知道写的是什么。



如果玛丽还活着,她绝不会同意我这样做。单凭这一点我就该停手了,但你知道:我天生就是个固执的蠢蛋。于是我将有关玛丽的所有一切都锁进了阁楼,除了我们的戒指——除非我过世,或是有天突然想通时才会再次它们面对世人。


新的心理医师知道了这件事。她说我有一天会改变主意——“就像手臂骨折裹了石膏一样,伤口有一天会愈合;而我们总有天会拿下绷带并回复原状。”她的口吻让我觉得该死的熟悉,还有这样的拙劣的比喻 ! 这一切都让我怒火中烧。她竟然把如此重大的失去讲得好像只是受了个小伤一样。她和夏洛克一样,所有人都是! 也许他们自作聪明说出的那些拙劣话语中确实藏着智慧,但我一直坚信我做的是必须做的事情。


同样被锁起来的还有那个名声大噪的博客。——我并未失去理智,我只是太疲倦了。重要的人一个接一个从生活里被抹去,那些没有必要的社交将变得毫无意义。我开始成天成夜地看见玛丽、梦见玛丽。我拥抱并亲吻她,就像我们以前每一天所做的那样。但她只是流泪,并一再强调我应该强行使自己醒来,重返现实。


我知道。我向来都会完成所有该做的事,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只是让我再多思念你一会儿,亲爱的。


阁楼的钥匙将会被我藏在一个我和罗莎都知道,但她不会立刻留意的地方。也许有一天她长大了会打开那些门,寻找属于妈妈的答案。她会让让阳光再次照进那里,然后在尘埃飞舞的光柱里拥抱她的母亲。

——也许她会在这个地方找到那份永远属于华生一家的宁静与和平。


墙头王付拾七今天也没更新华福绿寡

深夜一水,权当泄洪。



# 幼设, Sherl 16 John 12, 双双孤儿院。(?)

# 理论是生拉硬拽解释的,梗源写作课作业。丑勿。

# 想水一水,我饿醒了。好生气(。)

# 表情包瞎配。


“眼泪是一种痛觉。”


在一个伦敦不常遇见的好天气里,夏洛克.福尔摩斯在自由活动的午后时间里找到我并这样和我说。


这让我感到吃惊。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特别的、对眼泪的见解:这和我的观察不一致,也和老师们平时教学内容也完全不同。我知道眼泪可以是悲伤,也可以是欢欣,甚至可以是困倦时无意义的生理反应。眼泪怎么会是痛觉呢?


我立刻向他倾吐我的疑问,而夏洛克只是摇了摇头。墨棕色的头发打着卷儿,在阳光下开始有了透明的质感。...



# 幼设, Sherl 16 John 12, 双双孤儿院。(?)

# 理论是生拉硬拽解释的,梗源写作课作业。丑勿。

# 想水一水,我饿醒了。好生气(。)

# 表情包瞎配。


“眼泪是一种痛觉。”


在一个伦敦不常遇见的好天气里,夏洛克.福尔摩斯在自由活动的午后时间里找到我并这样和我说。


这让我感到吃惊。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特别的、对眼泪的见解:这和我的观察不一致,也和老师们平时教学内容也完全不同。我知道眼泪可以是悲伤,也可以是欢欣,甚至可以是困倦时无意义的生理反应。眼泪怎么会是痛觉呢?


我立刻向他倾吐我的疑问,而夏洛克只是摇了摇头。墨棕色的头发打着卷儿,在阳光下开始有了透明的质感。“John.Watson,我的小可怜,”他眯起漂亮的、浅绿色的眼睛,上下打量我很久才愿意开口。他露出一个矜持的微笑——虽然在我看来更像是虚伪的假笑——透露出傲慢的姿态,然后他挪了挪脚,凑得更近了一些,继续说着令我感到新奇又惊讶的想法。“亲爱的,你不会以为眼泪只是为了情绪服务的咸味水珠吧?动动你那可怜的小脑瓜:眼泪不是任何情绪的附属品 ! 它自己就是一种单独的情绪。”


夏洛克有些激动,这很罕见。孩子们都害怕这样的他,因为院长曾告诉我们这样的夏洛克拥有暴力倾向。我只好身体戒备性地后倾,给自己一点继续听他说下去的信心。


然后,他给了我右脸一拳。猝不及防。他用力极大,我能感觉到右颊瞬间发烧一样的痛楚,嘴角因此磕上牙齿,立刻蔓延出针扎般的铁锈味儿。身体重心本就不稳,这厢一个趔趄摔倒在地狼狈不堪。


“你流泪了,John . 为什么哭?”罪魁祸首面无愧色,绿松石一样的眼睛居高临下。我从没像现在这样觉得他这么可恨。


“我没哭! ”我飞快地爬起来,恶狠狠地大叫着扑向他。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我可没别的孩子那么好欺负。但夏洛克终究比我年长四岁,大概在他眼里我拼尽全力的进攻仍然破绽百出。因此在被他反肘压在墙上动弹不得时,我只有喘着粗气拼命挣扎的份儿。


“如果你想报仇,先回答我的问题。”夏洛克脸上毫无表情,“告诉我,刚才你为什么哭。”


“我没哭! 流泪是因为你打我很痛! ”


“没错,这就是我所说的。”他满意地放开手,我趁机回身握拳,用上吃奶的劲朝他鼻梁骨砸过去。“现在你可以打……”


他没有躲。鲜红的血从他鼻子里流出来,触目惊心。我开始害怕,却突然见他的泪也从眼眶里溢出,挂了两颊。


“你看,我也流泪了。”夏洛克毫不在意,红色的鼻血把他雪白的衬衫擦得乱七八糟血迹斑驳。反倒他自己像没事人一样无所谓,仍然站在原地向我解释:“因为痛楚,我们都会流下眼泪;同理,人们为悲伤流泪,也是因为悲伤的痛苦刺激了它们的痛觉。喜极而泣?可笑! 那不过是因为他们知道痛苦消除引发的痛觉自身的抗议行为——是的! 眼泪是可支配的痛觉情绪。”


结论有力而新奇,我的带有崇拜性质的目光撞进他睿智的眼睛:那里流淌着淬炼灵魂的新火。有关这个论题的一切仿佛都迎刃而解,却又好像仍然迷雾重重。我们的动静终于被管教老师察觉,但我仍在陷入新的惊奇中无法抽身——夏洛克.福尔摩斯,这个古怪的天才少年,头一次对着别人露出了真心的微笑——而这个“别人”是我。


于是在管教老师气急败坏的训斥声中,我开始明白,夏洛克身上的、那些我不知道是什么但先前一直存在的、从福尔摩斯家族古老的年代延续至今的悲哀与彷徨终于开始退却。












-----------------


回头得使电脑再给华福华开个合集。

在我这里华福华必须拥有姓名。震声。


墙头王付拾七今天也没更新华福绿寡

对不起单纯为了舞黄的欧欧西产物我实在不想给标题。

# 夜盲症私设,依旧华福华。

# 崩皮现场。…慎入。

# 妈的搞黄千万别卡。一卡就崩。…

# 自己给自己写笑了。写不下去了。操。

# 为黄而黄,完全无脑。(?)

#没脸看。我当初为什么会脑出这个东西。骂骂咧咧(…)




九点四十五分。


送走最后一个吵吵嚷嚷的中年妇女,我想我费尽心思的劝说已经用光了所有唾液。喉咙发干,走之前我喝了口从下午起就没动过的、已经完全冷掉的茶水。


疑难杂症患者们的情绪也这像病症复杂棘手吗…竟然已经这么晚了,连出租车也一度稀少。真是见鬼的倒霉。好在伦敦街头夜晚足够明亮,视野不至于模糊到完全不可见。


夜盲症——硝烟弥漫的战场送给我的另一件,“礼物”。夜晚...

# 夜盲症私设,依旧华福华。

# 崩皮现场。…慎入。

# 妈的搞黄千万别卡。一卡就崩。…

# 自己给自己写笑了。写不下去了。操。

# 为黄而黄,完全无脑。(?)

#没脸看。我当初为什么会脑出这个东西。骂骂咧咧(…)




九点四十五分。


送走最后一个吵吵嚷嚷的中年妇女,我想我费尽心思的劝说已经用光了所有唾液。喉咙发干,走之前我喝了口从下午起就没动过的、已经完全冷掉的茶水。


疑难杂症患者们的情绪也这像病症复杂棘手吗…竟然已经这么晚了,连出租车也一度稀少。真是见鬼的倒霉。好在伦敦街头夜晚足够明亮,视野不至于模糊到完全不可见。


夜盲症——硝烟弥漫的战场送给我的另一件,“礼物”。夜晚无光视物模糊,致命的弱点、从未暴露人前的巨大缺陷。


祸不单行,比如夜盲症和被弹片击中的右腿,比如一个糟糕的室友,再比如步行夜晚猝不及防的落雨。伦敦的雨总是这样出人意料。我现在一定像个湿淋淋的可笑水鬼。


到达221B却意外发现夏洛克不在。问小罗莎也说不出所以然,短信也不予回复。老天,这个疯子…大半夜又去做什么?


吩咐罗莎去楼上乖乖睡觉,洗漱完毕来到客厅处理病患资料完善。电脑的微弱光线代替了明亮吊灯…我是说,停电了。


“人的思维由三种东西推动:一种是依凭着欲望去行为,一种是依凭着情感,还有一种是依凭着智慧。”


声音伴随沉闷的滚雷响得突兀而恰到好处,听起来是在宣扬某些自认绝妙的主意。夏洛克.福尔摩斯。他一向如此。


“柏拉图的《理想国》。见鬼…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有,是你把电闸拉下来的,夏洛克?”


“你的问题有点多,John .”


他不答话,阴暗中有脚步声和模糊身影缓慢靠近。


“依凭着欲望的人是贪婪的,依凭着情感的人是满足的,依凭着智慧的人是幸福的,”惨白的闪电刺破黑暗。我知道他已经站在我的面前,距离近到无需费力也能看清那一刹的面容,“现在,告诉我。”


“告诉什么?”说实话,我开始觉得黑暗里他被乱七八糟卷发半球遮掩的眼睛格外性感。该死的洞若观火的性感。


“告诉我,”他的手伸了过来。这让我只能下意识地让脑袋往后躲一躲。他中指和无名指乘机塞进了方才尚未结句的、张开的口腔。口干舌燥——大概是因为他指尖皮肤的咸味开始扩散的缘故,或者什么别的原因,“告诉我我是哪一种人。在你眼里。”


用力甩头也无法挣脱,甚至颇有迎合他搅弄唇舌的趋势。唾液外溢划过下颚,我知道咬下去也收效甚微。得不到答案决不罢休,这也是他的一贯风格。


“你是个疯子。”



夏洛克愉悦地笑出声。“是这样,John.我是个疯子,一个现在急需解决欲望的疯子。”手指因满意的回答扯出一些模糊水光,他只低头把那些让人莫名发烧的透明液体蹭在我的睡裤裆部—— 不知道它什么时候鼓起来的。该死。



“发了疯的罪犯一样需要惩罚,John.”闷雷滚过头顶,滚过背脊,滚过心尖尖连带出一丝颤抖。像满天的雨浇在头顶,又有疯子在一旁煽风点火。一下冷一下热,“治我的罪,就现在。”


“你真是疯了…! 罗莎…”


“她睡着了,John . 但我醒着,我想你也是。”


可能是个假香槟吧
直接草稿画了 不会勾线小男孩真...

直接草稿画了  不会勾线
小男孩真滴好

直接草稿画了  不会勾线
小男孩真滴好

墙头王付拾七今天也没更新华福绿寡
3075的糟糕出锅。全时期华福...

3075的糟糕出锅。
全时期华福华军医,不接受纯恋爱脑。

请221B给我分配靓丽室友——。

3075的糟糕出锅。
全时期华福华军医,不接受纯恋爱脑。

请221B给我分配靓丽室友——。

可能是个假香槟吧
回来画张阿夏(´;...

回来画张阿夏(´;︵;`)我继续私心tag
我真的太久不产华福了于心有愧

回来画张阿夏(´;︵;`)我继续私心tag
我真的太久不产华福了于心有愧

Blue bellflower

少年时代AU真的太美好了(〃∇〃)


对话可自行脑补哦๑乛◡乛๑

少年时代AU真的太美好了(〃∇〃)


对话可自行脑补哦๑乛◡乛๑

Blue bellflower

p1性转侦探酒吧探案(讲真我觉得只要为了案子夏夏真干得出来😂
p2性转医生(看起来清纯可爱学生妹其实一票前男友还战斗力爆表的那种
p3我最爱的浴袍夏
p4哈利波特AU
p5情侣同款围巾
p6p7清纯幼年夏



卷毛杀我(流下不学无术的泪水

p1性转侦探酒吧探案(讲真我觉得只要为了案子夏夏真干得出来😂
p2性转医生(看起来清纯可爱学生妹其实一票前男友还战斗力爆表的那种
p3我最爱的浴袍夏
p4哈利波特AU
p5情侣同款围巾
p6p7清纯幼年夏




卷毛杀我(流下不学无术的泪水

开花小叶


推荐推荐!!!这个是眠狼太太早期剪的Johnlock剪辑(其实看视频本身的话无差啦~) 真的剪的超好 今天又翻出来看真的!!!太棒了!!!超有节奏感!
是驯龙高手和霍比特人的脑洞 (卷福的史矛革和潮爷的比尔博嘛)还有太太自己的画
付上链接!
https://b23.tv/av3545568
——————————————————

PS:更多cp视频欢迎大家关注我的B站收藏夹鸭~~
​开花小叶——UID:10034178


推荐推荐!!!这个是眠狼太太早期剪的Johnlock剪辑(其实看视频本身的话无差啦~) 真的剪的超好 今天又翻出来看真的!!!太棒了!!!超有节奏感!
是驯龙高手和霍比特人的脑洞 (卷福的史矛革和潮爷的比尔博嘛)还有太太自己的画
付上链接!
https://b23.tv/av3545568
——————————————————

PS:更多cp视频欢迎大家关注我的B站收藏夹鸭~~
​开花小叶——UID:10034178

Leva

啊啊啊啊啊啊忽然想到一句很甜的梗

“He’s addicted to drugs, I’m addicted to him.”

                                                           — John Watson

啊啊啊啊啊啊忽然想到一句很甜的梗

“He’s addicted to drugs, I’m addicted to him.”

                                                           — John Watson

泠廿忆

放假了

终于放假了,之前百粉点梗过去好久了,我还没写,就重新在点一遍。

不要只发cp名哟。

终于放假了,之前百粉点梗过去好久了,我还没写,就重新在点一遍。

不要只发cp名哟。


Knight
形形色色的John第一弹 —...

形形色色的John第一弹 — 刺猬 ;】

许愿许愿:SherlockSherlockSherlock我的Sherlock谁都不给!

形形色色的John第一弹 — 刺猬 ;】

许愿许愿:SherlockSherlockSherlock我的Sherlock谁都不给!

Knight
有生之年系列的第五季啊!又有消...

有生之年系列的第五季啊!又有消息了!

许愿的水獭侦探:JohnJohnJohnJohn我只要我的John!

日常纠结,John画什么动物呢

有生之年系列的第五季啊!又有消息了!

许愿的水獭侦探:JohnJohnJohnJohn我只要我的John!

日常纠结,John画什么动物呢

雾眠

【华福华】【双向暗恋】【微虐】无你(下)

有一些虐虐的梗没写,下一个文在用,主要怕太虐

事实证明…

一点都不虐啊啊啊啊啊啊

好了

看文吧

ooc警告

ooc警告

祝愉【颓废ing】

——————————————————————


  Sherlock拿着手机,站在高楼顶上,颤颤巍巍的抬起攥着手机的手,深深吸了一口气,拨下了那个思念已久的电话号码。

  “嘟……”

  “Sherlock?”

  电话那头传来了焦急的声音。

  “John.”

  “你在哪儿?”

  Sherlock抬眼望望四周,用他惯有的嘲讽语气,

  “...

有一些虐虐的梗没写,下一个文在用,主要怕太虐

事实证明…

一点都不虐啊啊啊啊啊啊

好了

看文吧

ooc警告

ooc警告

祝愉【颓废ing】

——————————————————————


  Sherlock拿着手机,站在高楼顶上,颤颤巍巍的抬起攥着手机的手,深深吸了一口气,拨下了那个思念已久的电话号码。

  “嘟……”

  “Sherlock?”

  电话那头传来了焦急的声音。

  “John.”

  “你在哪儿?”

  Sherlock抬眼望望四周,用他惯有的嘲讽语气,

  “或许是一座大楼的楼顶上,或许是悬崖边。”

  “What the fuck!你在干嘛?”

  “John,听着,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什么真的?”John走出房门,靠在墙边,耳朵紧贴着电话,胸口因急促的呼吸而变得起起伏伏。

  “嘿,John,听着,”Sherlock从不躲闪的眼神闪了两下,“l love you.”

  “…sorry,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也很清楚,”Sherlock用尽气力还是无法盖住声音中的颤抖,“bye,John,bye.”

  “嘟嘟…”

  Sherlock挂断了电话,手机中传出一阵忙音。他把手机举到嘴边,轻轻的落下一个吻,看似简单,只有天知道他这时的心跳比当年当伴郎心跳还要快。

  Sherlock用他死亡的手速在手机上迅速按下,随即便将手机扔在一旁,屏幕上闪出发给“John”的四句话。

  “白茶清欢无别事,”

  Sherlock站到边缘,

  “我在等风也在等你”

  Sherlock纵身一跃,

  “苦酒折柳今相离,”

  Sherlock闭上眼,

  “我在等风也在等你。”

  .END.

——————————————————————

先撒花撒花撒花!!

准备要写个番外,正在码字中,希望可以虐到你们,木马~



Knight
自我检讨最近被日剧勾走魂 我还...

自我检讨最近被日剧勾走魂

我还是最喜欢委委屈屈的侦探了;)

自我检讨最近被日剧勾走魂

我还是最喜欢委委屈屈的侦探了;)

Joslyn

欧美爱情故事 NO.2

上一弹:欧美爱情故事 (不影响本文观看)


ooc预警!!!!


演员梗!!!


众所周知,欧美是个圈~


-----------------------------------------------------------------------------


阿不思·邓布利多是一个很有仪式感的人。


比如冰淇淋一定要在夏天最热的那天吃;火锅一定要在冬天最冷的那天涮;结婚之前一定要经历相识、告白、恋爱、吵架、求婚等等繁琐的过程,哪怕他俩一见钟情格恨不得立马定居民政局,这些过程也得经历一遍;婚礼一定要选在意义重大的地方;离婚也是...

上一弹:欧美爱情故事 (不影响本文观看)



ooc预警!!!!



演员梗!!!



众所周知,欧美是个圈~



-----------------------------------------------------------------------------


阿不思·邓布利多是一个很有仪式感的人。


比如冰淇淋一定要在夏天最热的那天吃;火锅一定要在冬天最冷的那天涮;结婚之前一定要经历相识、告白、恋爱、吵架、求婚等等繁琐的过程,哪怕他俩一见钟情格恨不得立马定居民政局,这些过程也得经历一遍;婚礼一定要选在意义重大的地方;离婚也是。


是的,经历了最初的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床上辨真“精”的激情岁月后,紧紧抓住魔法界各大报纸眼球的GGAD,终于也迎来不可避免的“七年之痒”。


可笑的是,在外界看来,他们仍然还是当年那对不顾全世界反对也要在一起的“世界最佳夫夫”,各大报纸这么多年仍然还是以报道他们的夫夫幸福生活为乐。诸如《魔法日报》报道的——“著名黑魔王格林德沃为爱人前往孤山,打造稀世宝杖!”,这类消息。


然而事实却是——他们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见过面了!


一个月前,两人再一次就格林德沃致力于在外搞事、邓布利多过于关心学生的事吵了起来,从格林德沃放火求婚吵到邓布利多偷吃蜂蜜,吵到最后,直接床上解决,第二天格林德沃就不见了踪影。


刚开始的时候,邓布利多还非常担心,后来他的学生偷拍副校长梅林和他的男朋友亚瑟的时候,顺便拍到了格林德沃和一个女人从一家宾馆出来!(所以梅林老师和亚瑟到底是去干什么了呢?(*/ω\*))气的邓布利多直接把家里的存的两大桶蜂蜜给泡水喝了。


格林德沃单方面失联一个月后,邓布利多在他们结婚七周年纪念日前一天做出了一个决定——他要和格林德沃离婚!


说干就干,当天他就准备好了离婚协议书和一张去伦敦的单程车票。

不过,众所周知,阿不思·邓布利多是一个有仪式感的英伦教授。就算是单方面离婚,也得有仪式感的单方面离婚。

因此,阿不思·邓布利多,被公认的当代最伟大的巫师、著名魔法高校霍格沃兹一枝花、黑魔王格林德沃的爱人,放火烧了自己家。


哦,他还记用魔法把离婚协议书保护起来,顺便再使了个障眼法,让他们的房子看起来还是那么完美,毕竟,外人面前,脸还是要的。


啊,真是有仪式感的一次离婚呢!


先别管格林德沃告别了他和阿不思的CP粉,乐得跟个二傻子似的,提着两瓶由密林精灵亲手酿造、精灵王瑟兰迪尔开过光的蜂蜜葡萄酒,作为他们的纪念日礼物以及他的道歉礼物回家,然后发现媳妇儿跑了、房子烧了是有多么抓狂,让我们把视线转回我们敬爱的邓布利多教授身上。



邓布利多到伦敦后改了个名字,名叫约翰·H·华生。


华生在伦敦认识了一个很有趣的好友,独一无二的咨询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


夏洛克是一个十分天才、骄傲、傲娇、自负又自大的人,但同时,他又是一个十分可爱的人。虽然把“可爱”用在一个大男人身上很奇怪,不过只要你见过夏洛克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娇小的身躯,你就会觉得,英俊与可爱,是可以非常完美的存在在这个男人身上。


而且,在经历过格林德沃后,夏洛克·福尔摩斯简直就是小天使有木有!


于是,当代最伟大的巫师摇身一变,成为当代最天才的侦探的最佳拍档,并引起长时间的“华福华”CP热。


从一开始只是认为两人关系好,到后来就两人是否是亲密关系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学术讨论,各大报纸争相发表自己的言论,最后直接默认了两人的情侣关系。现在读者们关心的就是他们的体位问题了。


你问两位当事人啊,拜托,这种小事情,Who care?


他们不care,自会有人care,比如,某个正在疯狂找自家倒霉媳妇儿的知名黑巫师。


某知名黑巫师在得知自家媳妇儿,跟某个长得好看、脑子又好、虽然自负但超会撒娇的侦探,组CP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为了防止自己会作出什么伤害别人,然后气死亲爱的阿不思的事情,他决定去跳个海冷静下。


众所周知,敢放火求婚的男人,又怎么会那么容易自杀呢?但有些凡人,不是,凡精灵不知道呀。


于是,某个因为被自家Ada拒绝的、愤化身不洗头船长的、自由的小精灵,在看到一个人形物体纵身拥抱大海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掷出了他的鱼叉。


真的,那姿势贼帅了。还特别准,一下就把还在空中扑腾的格林德沃戳了个对穿,当然不是身体,是他的衣服。


然后,知名黑巫师就被强制拖上船,再加上两个半小时的心灵鸡汤,就是“世界如此美好,你何必如此暴躁”之类巴拉巴拉的。


本来格林德沃想直接来个阿瓦达索命的,但他认出了眼前这个糙中带帅的汉子就是精灵王的心肝宝贝。


那一刻,格林德沃想起被小气老精灵支配的恐惧,于是——


他就愉快的拐带精灵王的儿子去当海盗啦~


就这样,自由的小精灵莱戈拉斯就这样走上了一条糙汉子的不归路......





把小精灵坑去当海盗后,格林德沃再次踏上寻找老婆的路,在路上,他还遇到了一个同伴——贾维斯。


众所周知,黑巫师格林德沃怎么会允许一个麻瓜一起走呢,原来,这个瓜不是普通的瓜,他是一个没有眉毛,不是,他是一个要娶夏洛克的瓜!


事情呢,其实是这个样子的,夏洛克·福尔摩斯,其实并不是他的真实身份,他是“如果不能干出一番大事,就得回家继承亿万家产”的史塔克工业的继承人,托尼·史塔克。而贾维斯则是他自小就有婚约的未婚夫。


得知这个消息的格林德沃,高兴的搓手手:这下子,肯定能把邓邓追回来!٩(๑>◡<๑)۶ 


而另一边还不知情况的华福二人,还在为一件案子在调查当中,等他们终于可以从苏格兰场回家的时候,就会发现,他们的沙发已经被两个“客厅优雅斯文,房间衣冠禽兽”的男人占据了。


而更让华生,也就是邓布利多想不到的是,他以为的盟友,竟然对那个英伦绅士一见钟情了!当天晚上就抛下他和贾维斯滚在了一起,速度之快让人怀疑他到底还是不是那个福尔摩斯。


后来,后来当然是王子和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啦~


注意,以上的王子是指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的前福尔摩斯、现托尼·史塔克,以及他的男友贾维斯。


至于两位巫师大人嘛,不好意思,在他们干了个爽的第二天,邓布利多又跑了!


今天的黑魔王还是在追妻的路上呢!






莱戈拉斯:Hallo,我呢?

瑟兰迪尔:你跟我回家!

莱戈拉斯:不!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瑟兰迪尔:......好。



第二天,莱戈拉斯收到消息,又来了个新人,名字就叫海贼王。莱戈拉斯过去一看,一句“Ada”脱口而出,而瑟兰迪尔搂着已经惊呆的小精灵,笑着问道:“你不是说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吗?”他放开莱戈拉斯,向他行了个绅士礼,“你好,在下海贼王。^_^”

莱戈拉斯:“!!!∑(゚Д゚ノ)ノ”

雾眠

【华福华】【双向暗恋】【虐】无你(上)

新手写文,不喜勿喷

虚心接受,能改则改

ooc警告!ooc警告!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大家自行脑补,写得不好多多包涵

—————————————————————

  新的一天,贝克街上弥漫着一层薄薄的晨雾,汽车在街道缓慢行驶。

  一个男人顶着一头乱发出现在222B的窗前,他闭上眼,想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吸到的却是一股浓厚的烟味,一皱眉,睁开双眼,露出一双蓝绿色的眼睛,拖着一身宽松的睡袍走回床上,把身子往床上一扔,将自己窝在这一床柔软的被子里,手和脚横跨在被子上,用一个熊抱的方式抱着这床被子,下巴无意识的蹭了蹭。

  “嗯,舒服。”...


新手写文,不喜勿喷

虚心接受,能改则改

ooc警告!ooc警告!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大家自行脑补,写得不好多多包涵

—————————————————————

  新的一天,贝克街上弥漫着一层薄薄的晨雾,汽车在街道缓慢行驶。

  一个男人顶着一头乱发出现在222B的窗前,他闭上眼,想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吸到的却是一股浓厚的烟味,一皱眉,睁开双眼,露出一双蓝绿色的眼睛,拖着一身宽松的睡袍走回床上,把身子往床上一扔,将自己窝在这一床柔软的被子里,手和脚横跨在被子上,用一个熊抱的方式抱着这床被子,下巴无意识的蹭了蹭。

  “嗯,舒服。”

  他放弃松开手的想法,反而把被子抱的更紧了,因为他感觉到了一丝余存的味道,咖啡味的,这让他感到安心。

  “嗯,Watson.”

  “嘿,Sherlock.”

  Sherlock一个激灵,睫毛眨动几下才徐徐睁开眼,从床上爬起来,拖着疲惫的身躯向客厅中间走去。

  “John,我的烟…”

  “你的烟我收了,”男人坐在客厅中的沙发上,看着报纸,任由Sherlock大吼大叫,“这对你的身体不好。”

  可这沙发上空荡荡的,一摞报纸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烟、6%的古柯碱、注射器都起码码的呆在一旁的柜子里,柜子上方的挂饰上戴着耳机。

  他走进实验室,做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实验,停下来歇息半刻,觉得口干舌燥,朝着门外喊一声,

  “John,帮我泡杯咖啡。”

  理想中的抱怨声没有传来,门外十分安静,Sherlock这才想起,这个实验室里已经没有那个老被吓着的军医给他端咖啡了,他甩甩头,企图甩掉这些十分不符合他这个反社会人格的想法。片刻,还是放下了实验用具,走进厨房泡咖啡。

  “fu……”

  “你为什么在冰箱里放人头?”

  Sherlock一探头,没有理想中那个又惊又气的男人等着他,只有一个冰箱,和整齐的厨房。Sherlock皱皱眉,暗骂自己没用,“情感是理智最大的缺陷”,这句话成功的被 Sherlock默念了5遍。

  Sherlock端起泡好的咖啡,走到楼下,坐在椅子上喝,他记得今天好像有什么活动要参加,但死命想不起来,索性也不去想了,坐在离门口最近的椅子上喝咖啡。

  “叮咚”

  “Sherlock?”

  Sherlock挠挠耳朵,继续喝咖啡。

  “Sherlock?”

  我今天喝了很多吗?Sherlock边喝咖啡边想。

  “Sherlock·Holmes?!开门。”

  Sherlock听出了声音的主人,但他不敢去开,万一一打开门,他就不见了呢?Sherlock骂着自己软弱,但身子迟迟没有动。

  “Sherlock·Homes!”

  这是头一次,Sherlock的情感快过他的理智,他已不论真或假,他只想见见他,一面也好。

  他打开了门。

  “John?”

  “Sherlock,你还好吗?”

  面前小小的,气到吹胡子的John·Watson变了样,慢慢慢慢,变成了Mycroft。

  “你来干嘛?”

  Sherlock收起他自认为不易察觉的失落,再一次感叹自己被John变得多愁善感了。

  “来看看我亲爱而又愚蠢的弟弟啊,顺便…”

  Mycroft拿着一把黑色雨伞走进门,第一次对他这个弟弟露出一丝心疼。

  “来告诉你,Watson的孩子一岁了,他希望孩子的教父能到场。”

  Sherlock的身躯微微一颤,自嘲地一笑,是啊,Watson已经结婚生子了,而他还是孩子的教父,呵,多讽刺。

  “好,”

  Sherlock用尽全身力气止住声音中的颤抖。

  “我会去的。”


—————————————————————

这一篇目测有点长,我有点怂啊

希望大家看得愉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