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单曲循环的那首歌

1.5亿浏览    86116参与
摇晃的汽水

花びらが宙に浮いた
花瓣飘浮空中

舞った一足のサンダル
起舞的一双凉鞋

身体ごと宙に浮いて
我的身体亦一同飘浮空中

飛んでしまえたら私は
就此飞舞

はらはらはら
飘散落下

一人で踊ってるだけ
我独自起舞

ただそれだけだ
不过就是如此而已

花びらが宙に浮いた
花瓣飘浮空中

舞った一足のサンダル
起舞的一双凉鞋

身体ごと宙に浮いて
我的身体亦一同飘浮空中

飛んでしまえたら私は
就此飞舞

はらはらはら
飘散落下

一人で踊ってるだけ
我独自起舞

ただそれだけだ
不过就是如此而已

酱紫@推首歌给你

有的时候我们总是觉得自己不如别人,其实不是这样的,你们都是这世界独一无二的,谁能比谁。

有的时候我们总是觉得自己不如别人,其实不是这样的,你们都是这世界独一无二的,谁能比谁。

存档灵魂





羞 怯


【智利】密斯特拉尔


如果你看我,我就变的美丽

仿佛小草披上降下的露珠,

河水退去时,高高的芦苇

不再认得我焕发容光的颜面。


我羞怯,为了我凄凉的嘴巴,

粗哑的嗓音,笨拙的膝头:

如今你看着我,走进我,

我感到我可怜,在赤裸地摸索。


你在路上逢到哪块石头

都比不上这个你捡起来的女人

在拂晓的微光下更加赤裸,

因为你看见了她,听见了她的歌。


我要缄默,为的是不让

原野上经过我的人知道我幸福,

缄默于照上我粗糙额头的光辉

缄默于我手上所有的颤栗……


夜来了,露珠落上小草;

久久地看着我吧,温存地说话,...





羞 怯


【智利】密斯特拉尔


如果你看我,我就变的美丽

仿佛小草披上降下的露珠,

河水退去时,高高的芦苇

不再认得我焕发容光的颜面。


我羞怯,为了我凄凉的嘴巴,

粗哑的嗓音,笨拙的膝头:

如今你看着我,走进我,

我感到我可怜,在赤裸地摸索。


你在路上逢到哪块石头

都比不上这个你捡起来的女人

在拂晓的微光下更加赤裸,

因为你看见了她,听见了她的歌。


我要缄默,为的是不让

原野上经过我的人知道我幸福,

缄默于照上我粗糙额头的光辉

缄默于我手上所有的颤栗……


夜来了,露珠落上小草;

久久地看着我吧,温存地说话,

但愿明天河水退下时,你所

吻着的她,已经满被美丽!


吴雪 译


须弥芥子

又是周耀辉先生作词,配上岑宁儿,宝藏歌,附上歌词:

发 是一撮岁月碰着一弯新月变的银

发 是一寸赤地碰着雪地忽然成了白

发 是一切发生之时仍旧黑的

就算将当时无情剪去

仍旧有一些思绪最后仍旧变做光环

发 是一次爱恨继续一些思念变的银

发 是一个渴望继续渴望虽然成了白

发 是一切发生之后仍旧轻的

就算将当时无情剪去

仍旧有一些思绪最后仍旧变做桂花

世界再坏 仍旧不怕

只要微风 慢慢如食指勾画

若有旱雷 远远从右耳刮下

愿意梳一撮撮像白银但青春的发吗

永远再大 仍旧靠一...

又是周耀辉先生作词,配上岑宁儿,宝藏歌,附上歌词:

发 是一撮岁月碰着一弯新月变的银

发 是一寸赤地碰着雪地忽然成了白

发 是一切发生之时仍旧黑的

就算将当时无情剪去

仍旧有一些思绪最后仍旧变做光环

发 是一次爱恨继续一些思念变的银

发 是一个渴望继续渴望虽然成了白

发 是一切发生之后仍旧轻的

就算将当时无情剪去

仍旧有一些思绪最后仍旧变做桂花

世界再坏 仍旧不怕

只要微风 慢慢如食指勾画

若有旱雷 远远从右耳刮下

愿意梳一撮撮像白银但青春的发吗

永远再大 仍旧靠一旦

遇上秋色 时可如金

遇上春光时 可能匆匆变做红

谁都担心变做谁

谁都焦急变做谁

临别赠你一束黑发

还是赠你一撮银发

发 是一撮岁月变做不得不断发的银

发 是一次意外变做我便忽然留了白

发 是一切发生的仍旧轻的

愿意吗 天地悠悠千岁

仍旧有一些思绪最后仍旧 遍地白发

世界再坏 仍旧不怕

只要微风 慢慢如食指勾画

若有旱雷 远远从右耳刮下

愿意梳一撮撮像白银但青春的发吗

青春很快 生命或更慢

永远再大 仍旧靠一旦

遇上秋色 时可如金

遇上春光时 可能匆匆变做红

谁都即将变做谁

谁都即将变做谁

临别赠你一束黑发

临别赠你一撮银发


能将微妙的情愫和哲理用歌词真切表达,真的厉害。

P.S.我也很喜欢桂花,不知道家乡桂花开了没呢。

须弥芥子

周耀辉先生作的词,美到令人屏住呼吸,后来好奇去找了其他他作词的歌,每一首都很妙,配上岑宁儿的声线成就无敌的化学反应。附上歌词:

我归来 你归来 信归来 会归于某将来

信将来某些国邦

雨归来 看天壮

雪归来 会知赤地某些玫瑰 某天流丽绽放

我归来 你归来 有海风 还有月光

笑归来 喊归来 全部是当初

从这一刻到当初

总有某一刻能赤裸

总有某些时间 某天从未经过

太光了让我归于暗光中

太黑了让我归于暖黑里

就算伤痛满身又如何

有些美好能换过躯壳

能再有...

周耀辉先生作的词,美到令人屏住呼吸,后来好奇去找了其他他作词的歌,每一首都很妙,配上岑宁儿的声线成就无敌的化学反应。附上歌词:

我归来 你归来 信归来 会归于某将来

信将来某些国邦

雨归来 看天壮

雪归来 会知赤地某些玫瑰 某天流丽绽放

我归来 你归来 有海风 还有月光

笑归来 喊归来 全部是当初

从这一刻到当初

总有某一刻能赤裸

总有某些时间 某天从未经过

太光了让我归于暗光中

太黑了让我归于暖黑里

就算伤痛满身又如何

有些美好能换过躯壳

能再有过知觉

又再归于十月怀胎中的快乐

城内越觉得迷茫

沿路越爱捉迷藏

太光了让我归于暗光中

太黑了让我归于暖黑里

就算伤痛满身又如何

有些美好能换过躯壳

能再有过知觉

又再归于十月怀胎中的快乐

是暗光 是暖黑

是某些让我相信万物亦快乐

是稚嫩的躯壳

就会突然能碰到某些国邦

于宽街窄巷

我再诞生过

又再归于十月怀胎中的快乐

城内越觉得迷茫

沿路越爱捉迷藏

但求刹那的乌托邦


存档灵魂





我 接 受 你 ,孤 苦 伶 仃


【俄】列·阿龙宗


“如同可怜的小丑展示

自己不幸的生理缺陷,

我述说着自己的孤苦伶仃。”

——— 玛·茨维塔耶娃


我接受你,孤苦伶仃,

就像接受离别,关系破裂,欺侮,

如同德·卡斯特罗的畸形人肩负重物

走在高高的峰顶——这是命运。


我接受你仿佛准备从聚会离去,

道路铺展成十字,

那里只有失落或是苦恼,

有世界上最高的教堂台阶。


在那里有世界上最高尚的灵魂

损耗着自己,如同享用...





我 接 受 你 ,孤 苦 伶 仃


【俄】列·阿龙宗


“如同可怜的小丑展示

自己不幸的生理缺陷,

我述说着自己的孤苦伶仃。”

——— 玛·茨维塔耶娃


我接受你,孤苦伶仃,

就像接受离别,关系破裂,欺侮,

如同德·卡斯特罗的畸形人肩负重物

走在高高的峰顶——这是命运。


我接受你仿佛准备从聚会离去,

道路铺展成十字,

那里只有失落或是苦恼,

有世界上最高的教堂台阶。


在那里有世界上最高尚的灵魂

损耗着自己,如同享用贡品

与永远的贫民

接受着自己仅可糊口的食粮。


诗人的风衣——与粗布衣衫类似,

哦,诗歌,哦,我的类似物,

为了钟爱的不朽的世界

把不爱献给自己,

多么珍贵,像峰顶与教堂台阶,

如同那损失,与之斗争,

我背叛自己,像对待诅咒,

向着不知所措的孤寂。


1960.


夜落归星

这首歌是Glee全6季里我最喜欢的一首。第一次看是高三,在央视的某个台上播,Blaine的声音太有穿透性和感染力了,以至于我一下子就爱上了这部剧——而后用一整个高三看完了。

如果有兴趣看个视频的话,最好还是看原剧的片段,当然了,要是有本剧的背景就更好了。一个“恐同即深柜”的肥胖校园恶霸,欺压同性恋的同学被学校开除,转学后却被同学们发现了性向。于是他遭到嘲讽,网络暴力,辱骂和歧视,决定在自己的房间里上吊。总而言之,他经历了自己曾经施加于别人的一切痛苦。

有点不太记得了,那一集的主题大概是接受自己或者是度过挑战之类的主题,这首歌也是。Blaine在Glee里,受到的挫折都是情伤,他是kill了...

这首歌是Glee全6季里我最喜欢的一首。第一次看是高三,在央视的某个台上播,Blaine的声音太有穿透性和感染力了,以至于我一下子就爱上了这部剧——而后用一整个高三看完了。

如果有兴趣看个视频的话,最好还是看原剧的片段,当然了,要是有本剧的背景就更好了。一个“恐同即深柜”的肥胖校园恶霸,欺压同性恋的同学被学校开除,转学后却被同学们发现了性向。于是他遭到嘲讽,网络暴力,辱骂和歧视,决定在自己的房间里上吊。总而言之,他经历了自己曾经施加于别人的一切痛苦。

有点不太记得了,那一集的主题大概是接受自己或者是度过挑战之类的主题,这首歌也是。Blaine在Glee里,受到的挫折都是情伤,他是kill了NYADA面试的高材生,是Walbler的领唱,一眼就被Joan看上,退学后仍然很快申到了NYU。因此他的声音差不多是Glee最积极昂扬的,他唱“life's too short to care at all”真的有人生潇洒的意气。

但这时候的他尚且显得年轻,Glee里普罗大众遇到的拘束都多数与他无关,顶多是怀才不遇,但绝对不会怀疑自己。因此最后的那几句在他唱来尚觉得是蓄势待发而非真实的压抑——

“ So I run to the things they said could restore me. Restore life the way it should be”

唔,不过这样的句子只能给他唱了。我试着在心里自己默唱这一句。许是只有停下脚步的无病呻吟之感。

这也是Glee最为人称道的一点。大家的困境和疑惑都是真实的,总有能够restore life的部分,很少迷茫到无法解脱,尤其是怀疑自己,哪怕走了错误的路,也能快速恢复,反弹,然后从错误和悲伤里gain strength。

不过这也是Glee令人悲伤的地方。因为你越长大越发现,生活不是那么简单。尽管他们的生活已经看起来很惨烈了,但还是没有现实那么困难。今天看到一位我觉得过的至少不错的学长写抑郁和焦虑。这个学校里有数不清的人默默经历着抑郁症等等类似的问题,因此我看过不少文章。大家都在努力的告诉你,你要接受很多问题不是你的责任,不是你的错误或者你不够好,而是disease,你需要medication。看那篇文章的时候我在地铁上,半个小时前手脚冰凉地在考场里取消了自己惨不忍睹的成绩,在电话里笑,然后走在路上没有声音地大哭。但是想法的确是很难抛弃的。

我也希望能够快速奔跑,拥向那些能重塑生活的东西。不过 他们在哪里呢?有如汪洋大海,可已经不再期盼有路从水中辟开。

故事终究是故事,不过这首歌真的很好听。


刘万贯

昨天做了一个全是关于失去的梦,希望今夜能好眠。

晚安,好梦。

昨天做了一个全是关于失去的梦,希望今夜能好眠。

晚安,好梦。

我在这里坐等天黑
时过境迁风吹过的地方还是那么美...

时过境迁
风吹过的地方还是那么美丽
那个海边
没有这个干净
也没有这个华丽
只是问一句
君安好否?

时过境迁
风吹过的地方还是那么美丽
那个海边
没有这个干净
也没有这个华丽
只是问一句
君安好否?

ღ Anima ღ

【一切属他,则名为苦;一切由己,自在安乐。】
《Silhouette》———轮廓

There are shadows in my dreams
梦境里阴影交缠
Storms that steer me out of reach
暴风雨使我迷航
And you just wait on my defeat
而你却袖手旁观
So I built an army underneath
我暗自筑起防线
And now they guard me while I sleep
沉睡时护我周全

And this worn out frame will carry me
躯壳残破无碍向前
Don’t go holding your...

【一切属他,则名为苦;一切由己,自在安乐。】
《Silhouette》———轮廓

There are shadows in my dreams
梦境里阴影交缠
Storms that steer me out of reach
暴风雨使我迷航
And you just wait on my defeat
而你却袖手旁观
So I built an army underneath
我暗自筑起防线
And now they guard me while I sleep
沉睡时护我周全

And this worn out frame will carry me
躯壳残破无碍向前
Don’t go holding your breath
你怎能屏息
You know that I’m not done yet
明知我尚存生机
There’s still a fight in me left
仍能放手还击
Don’t go shouting out loud
你怎能高声呼喊
That you’re claiming the crown
肆意发布胜利宣言
I’m down but not out
即使我倒下也能再战
And the bittersweet
每次败战
Of every new defeat
苦乐参半
Is I’m stronger than before
使我比从前更强
Maybe on my knees
纵使我无法稳站
But I still believe
也要坚持信念
These broken wings will soar
相信残翼仍可翱翔
Untie my silhouette
轮廓之下
It’s all that is left
只余下
Of a broken heart
支离破碎的心
Leave all of my regrets
摆脱悔恨之枷
To sink like ship wrecks
它如残舷摧垮
Through oceans dark
沉入无尽黑暗
In the dust I wrote my name
我将名字刻入尘埃
And from the ruins hopes were raised
毁灭过后重燃希望
Coz all that’s lost can be replaced
失去的一切终将被取代
In time
需要的只是时间
Don’t go holding your breath
你怎能屏息
You know that I’m not done yet
明知我尚存生机
There’s still a fight in me left
仍能放手还击
Don’t go shouting out loud
你怎能高声呼喊
That you’re claiming the crown
肆意发布胜利宣言
I’m down but not out
即使我倒下也能再战
And the bittersweet
败战
Of every new defeat
苦乐参半
Is I’m stronger than before
使我比从前更强
Maybe on my knees
纵使我无法稳站
But I still believe
也要坚持信念
These broken wings will soar
相信残翼仍可翱翔
Untie my silhouette
轮廓之下
It’s all that is left
只余下
Of a broken heart
支离破碎的心
Leave all of my regrets
摆脱悔恨之枷
To sink like ship wrecks
它如残舷摧垮
Through oceans dark
沉入无尽黑暗
Untie my silhouette
轮廓之下
It’s all that is left
只余下
Of a broken heart
支离破碎的心
Leave all of my regrets
摆脱悔恨之枷
To sink like ship wrecks
它如残舷摧垮
Through oceans dark
沉入无尽黑暗


存档灵魂





夜 是 一 座 沉 睡 的 大 城 ……


【瑞士】雅各泰


夜是一座沉睡的大城,

风吹着……它从远方来,直到

这床的避难所。这是六月的午夜。


你睡了,人们把我带到无尽的岸边,

风摇着榛树。传来一声呼叫

挨近,又撤离,我敢发誓,

一缕光穿林而过,或许是

在地狱中打转的那些影子。


(夏夜里的这声呼叫,多少事情

我能从中说出,从你的眼里……)但它只是

那只名叫苍鹄的鸟,从郊外的

树林深处呼叫我们。我们的气味

已经是黎明时垃圾腐臭的气味,

已经从我们灼烫...





夜 是 一 座 沉 睡 的 大 城 ……


【瑞士】雅各泰


夜是一座沉睡的大城,

风吹着……它从远方来,直到

这床的避难所。这是六月的午夜。


你睡了,人们把我带到无尽的岸边,

风摇着榛树。传来一声呼叫

挨近,又撤离,我敢发誓,

一缕光穿林而过,或许是

在地狱中打转的那些影子。


(夏夜里的这声呼叫,多少事情

我能从中说出,从你的眼里……)但它只是

那只名叫苍鹄的鸟,从郊外的

树林深处呼叫我们。我们的气味

已经是黎明时垃圾腐臭的气味,

已经从我们灼烫的皮肤下穿透骨头,

当街角,星星们渐趋黯淡。


树才 译


存档灵魂


肉体是时光的河流,
我们不过是每一个孤独的瞬息。

我这个人什么都不是,不是战斗的剑。
我只是回声、遗忘、空虚。


【阿根廷】博尔赫斯


 | 我

颅骨、隐秘的心、

看不见的血的道路、

梦的隧道、普洛透斯、

脏腑、后颈、骨架。

我就是这些东西。难以置信,

我也是一把剑的回忆,

是弥散成金黄的孤寂的夕阳、

阴影和空虚的缅想。


我是从港口看船头的人;

我是时间耗损的有限的书本,

有限的插图;

我是羡慕死者的人。


但奇怪的是我成了

在屋子里堆砌文字的人。

 

| 我 ...


肉体是时光的河流,
我们不过是每一个孤独的瞬息。

我这个人什么都不是,不是战斗的剑。
我只是回声、遗忘、空虚。


【阿根廷】博尔赫斯

 

 | 我

颅骨、隐秘的心、

看不见的血的道路、

梦的隧道、普洛透斯、

脏腑、后颈、骨架。

我就是这些东西。难以置信,

我也是一把剑的回忆,

是弥散成金黄的孤寂的夕阳、

阴影和空虚的缅想。

 

我是从港口看船头的人;

我是时间耗损的有限的书本,

有限的插图;

我是羡慕死者的人。

 

但奇怪的是我成了

在屋子里堆砌文字的人。

 

| 我 这 个 人


徒劳的观察者在默默的镜子里

注视着自己的映像,

或者兄弟的身躯(反正一样),

我知道自己的徒劳不亚于他。

 

沉默的朋友,我这个人知道,

无论什么报复或宽恕

都比不上遗忘更有效。一位神道

给了人类消除憎恨的奇特诀窍。

 

我这个人尽管浪迹天涯,

却没有辨明时间的迷宫,

简单而又错综,艰辛而又不同,

个人和众人的迷宫。

 

我这个人什么都不是,不是战斗的剑。

我只是回声、遗忘、空虚。

 

| 我 们 的 全 部 往 日


我想知道我的过去属于谁。

我是他们中间的哪一个?

 

是那个写过一些拉丁六韵步诗句

已被岁月抹去的日内瓦少年?

是那个在父亲的书房里

寻找地图的精确曲度

和凶猛的虎豹形状,

耽于幻想的孩子?

 

屋里一个人即将死去,

孩子在大白天

吻了那人临终的脸。

 

我是那些今非昔比的人,

我是黄昏时分那些迷惘的人。

 

| 梦


午夜的钟特别慷慨,

给了充裕的时间,

我比尤利西斯的水手们航行得更远,

驶向梦的境界,

超越人类记忆的彼岸。

 

我在那里撷取的一鳞半爪,

连我自己也难以理解:

形态简单的草叶,

异乎寻常的动物,

与死者的对话,

实为面具的脸庞。

 

远古文字的语句,

和白天听到的无法相比,

有时候引起巨大的恐惧。

 

我将是众人,或许谁也不是,

我将是另一个人而不自知,

那人瞅着另一个梦——我的不眠。

 

含着淡泊的微笑凝目审视。

 

王永年 译

 

我是善变的,分裂的,黑白两面的,

顾左右而言他的,时而严肃时而戏谑,

假装沉迷于病态,

在过去、现在、未来之间玩着跳房子游戏,

目的就是为了躲避显现自己。

 

我是虚无,我将永远是虚无。

我不可能期待成为别的什么。

除此之外,在我身上保留着时间所有的梦想。

——坎波斯(佩索阿为自己制造的异名者)

 

加菲猫爱我

the cure, 有谁还记得他为中国大学生写的歌?
我怎么都找不到了

the cure, 有谁还记得他为中国大学生写的歌?
我怎么都找不到了

DR_LEUNG_

目を閉じて 何も見えず

几番阖双目 争奈无所见

哀しくて目を開ければ

悲从心底至 黯然复开眼

荒野に向かう道より

荒径通于野 寂寥伫道边

他に見えるものはなし

满目尽漠漠 唯馀路绵延

 

嗚ゝ 砕け散る宿命の星たちよ

啊~ 昭示着宿命 四散零落 群星亿万千

せめて密やかに

至少在 万籁俱寂间

この身を照せよ

犹将此身 披满光线

 

我は行く 蒼白き頬のままで

我身将行远 苍白的容颜依旧未稍减

我は行く ...

目を閉じて 何も見えず

几番阖双目 争奈无所见

哀しくて目を開ければ

悲从心底至 黯然复开眼

荒野に向かう道より

荒径通于野 寂寥伫道边

他に見えるものはなし

满目尽漠漠 唯馀路绵延

 

嗚ゝ 砕け散る宿命の星たちよ

啊~ 昭示着宿命 四散零落 群星亿万千

せめて密やかに

至少在 万籁俱寂间

この身を照せよ

犹将此身 披满光线

 

我は行く 蒼白き頬のままで

我身将行远 苍白的容颜依旧未稍减

我は行く さらば昴よ

我身将行远 再会吧 昴宿高悬

 

呼吸(いき)をすれば胸の中

一呼一吸间 流转至心田

こがらしは吠き続ける

幻化为秋风 呼啸而盘旋

されど我が胸は熱く

即令我胸中 翻滚腾热焰

夢を追い続けるなり

追梦之旅途 恒久无终焉

 

嗚ゝ さんざめく 名も無き星たちよ

啊~ 熙攘而林立 未闻其名 群星亿万千

せめて鮮やかに

至少在 斑斓光耀间

その身を終われよ

犹以此身 迈向终点

 

我も行く 心の命ずるままに

我身将行远 遵循心之命通路自在前

我も行く さらば昴よ

我身将行远 再会吧 昴宿高悬

 

嗚ゝ いつの日か誰かがこの道を

啊~ 未知在何时 方有来者 在斯路流连

嗚ゝ いつの日か誰かがこの道を

啊~ 未知在何时 方有来者 在斯路流连

我は行く 蒼白き頬のままで

我身将行远 苍白的容颜依旧未稍减

我は行く さらば昴よ

我身将行远 再会吧 昴宿高悬

我は行く さらば昴よ

我身将行远 再会吧 昴宿高悬


存档灵魂





未 预 见 到 的 事 件


【德】克罗洛夫


某种不期的事情总是发生。


谁脱下一件衬衣

谁就得再脱三件

两棵榆树之间的一次散步

在丛林中结束。


谁看着一个女人

谁就迷失了

因为时刻在她

为了描述而呼唤

他的瞥视时来临。


甚至连玄学

也难以察觉到

激动着的心灵开始。


惊诧为那不可理喻的

事物铺成道路。


未预见到的事件

死去之前

赎回时间。


就连一条大麻成制的绳子

也允许种种不同的规定。






未 预 见 到 的 事 件


【德】克罗洛夫


某种不期的事情总是发生。


谁脱下一件衬衣

谁就得再脱三件

两棵榆树之间的一次散步

在丛林中结束。


谁看着一个女人

谁就迷失了

因为时刻在她

为了描述而呼唤

他的瞥视时来临。


甚至连玄学

也难以察觉到

激动着的心灵开始。


惊诧为那不可理喻的

事物铺成道路。


未预见到的事件

死去之前

赎回时间。


就连一条大麻成制的绳子

也允许种种不同的规定。


一揽月明钟
:封面有意思,冰山原理。 「...

 :封面有意思,冰山原理。

「Nobody cares about

没人关心

过程之类的

结果就是全部

Nobody cares about

没人关心

流过多少眼泪

有过多少伤痛

So do I

我也是这样

So do you

你也是这样」

 :封面有意思,冰山原理。

「Nobody cares about

没人关心

过程之类的

结果就是全部

Nobody cares about

没人关心

流过多少眼泪

有过多少伤痛

So do I

我也是这样

So do you

你也是这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