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南京

13.7万浏览    20.7万参与
柯柯喜欢山风

[师生向①]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甜or虐 看我心情】

璎珞x容音
你们猜虐还是甜,可能甜吧...甜了的话要不要奖励小心心呢!!!还是那句话,苏柯是个小学文笔的文渣,可能写的不太好,见谅哈....


“你知道么小家伙,其实我也不确定这段感情,我也不确定我自己是不是喜欢她,也不确定她喜不喜欢我,更不确定我如果真的喜欢她了她会不会疏远我,这些我都不确定,但我有一种直觉,就是,我们互相对彼此都有一种感觉。”
“这种感觉很特殊,像茉莉花一样淡淡的,在吸引着我们靠近对方,不知道她是否有这种感觉,可我一见到她,就想要靠上去,贴上去,我喜欢她身上的香味,特别喜欢。”魏璎珞写完作业后就把自己最喜欢最疼爱的小白猫抱到桌上,小心翼翼的跟她说着自己的心里话,用低低的声音。...

璎珞x容音
你们猜虐还是甜,可能甜吧...甜了的话要不要奖励小心心呢!!!还是那句话,苏柯是个小学文笔的文渣,可能写的不太好,见谅哈....


“你知道么小家伙,其实我也不确定这段感情,我也不确定我自己是不是喜欢她,也不确定她喜不喜欢我,更不确定我如果真的喜欢她了她会不会疏远我,这些我都不确定,但我有一种直觉,就是,我们互相对彼此都有一种感觉。”
“这种感觉很特殊,像茉莉花一样淡淡的,在吸引着我们靠近对方,不知道她是否有这种感觉,可我一见到她,就想要靠上去,贴上去,我喜欢她身上的香味,特别喜欢。”魏璎珞写完作业后就把自己最喜欢最疼爱的小白猫抱到桌上,小心翼翼的跟她说着自己的心里话,用低低的声音。她相信,她的猫咪一定能够听得懂,也能理解她,所以她愿意和它说,她的小猫,似乎也愿意听她说。
魏璎珞和傅容音相差了接近十岁,但魏璎珞却对傅容音产生了莫名的好感。自从她姐姐因病去世后,她就每天闷闷不乐,丧着一个脸,她知道她自己必须赶紧长大,赶紧独立起来,这个家不能靠这个整天酗酒的父亲,她也从来没把他当过父亲,她的眼里,只有因为生自己而离去的妈妈,从小对自己好的姐姐,还有这只听自己说话的小白猫。现在,她的眼睛里,似乎又多了一个人,她是傅容音,她眼里她总是那么温柔,偶尔有些严肃,偶尔有些俏皮,她的一颦一笑都那么吸引人,也深深吸引了魏璎珞的心,深深的,深深的。
那一天,魏璎珞留在学校打扫卫生,回家很迟,还有些小发烧,去卫生间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心就咯噔了一下,她想起以前每次打扫卫生,姐姐都会在校门口等着她,带她最喜欢吃的鲜花饼,和她一起走回家的路,可那个人,现在,在天上呢,说着她抬头望了望,眼泪情不自禁的就掉了下来,一滴又一滴,似乎停不下来一样,魏璎珞看着镜子前的自己,她笑了也哭了,她在恨自己没用恨自己的父亲没用,筹不到钱,救不了姐姐,救不了最疼爱自己的人。也许是一种缘分,也许是上天注定,这一刻,魏璎珞最伤心的时候,傅容音拍了拍她的背,把她搂进怀里,用最温柔的声音跟她说:“我虽然不知道你因为什么而难过,但能让你这么坚强的女孩哭了的事情,肯定是很痛苦的,没事,不哭了,璎珞,老师在呢。”在傅容音怀里的魏璎珞停止了哭泣,用自己的双手擦了擦眼泪,迷迷糊糊的下意识的紧紧抱住面前的人,闭上眼睛,吻了上去,用沙哑的声音说了一句:“姐姐...璎珞...想你了...”这句话,深深的触动了傅容音的心,虽然不是自己,但是,脸却一片羞红。

野地

锄禾日当午

汗滴禾下土

锄禾日当午

汗滴禾下土

路云翳
把昨天的涂了色

把昨天的涂了色

把昨天的涂了色

飒舞天秤
龙哥晚安帖(二十七)月如玉盘...

龙哥晚安帖(二十七)
月如玉盘
星子点缀
想象你站在一片屋檐下
抬头仰望
星辰落在你的眸子里
静静流转
无声无息
散发着
摄人心魄的气息
中秋啊
你微笑着
就已经比玉盘更美好了
难道不是吗
中秋节快乐
晚安,我的朱一龙先生

龙哥晚安帖(二十七)
月如玉盘
星子点缀
想象你站在一片屋檐下
抬头仰望
星辰落在你的眸子里
静静流转
无声无息
散发着
摄人心魄的气息
中秋啊
你微笑着
就已经比玉盘更美好了
难道不是吗
中秋节快乐
晚安,我的朱一龙先生

记忆删除
我现在有点害怕了感情真真假假,...

我现在有点害怕了
感情真真假假,原本聊的好好,突然无声无息,我都不知道我该不该去质问,好像去质问了,又没有意义
中秋快乐

我现在有点害怕了
感情真真假假,原本聊的好好,突然无声无息,我都不知道我该不该去质问,好像去质问了,又没有意义
中秋快乐

木槿

我也不懂,自己到底该不该执着于这个七转九
只是不甘心
真的不甘心

我也不懂,自己到底该不该执着于这个七转九
只是不甘心
真的不甘心

木槿

什么最可怕
未知

什么最可怕
未知

Tang魔镜

中秋快乐👫~👶👦👧👨👩👴👵

中秋快乐👫~👶👦👧👨👩👴👵

北葵向暖い寂若安年の

魔鬼中的天使6

这天晓星尘一如既往在路边上摆摊,他起的很早,因为今天是中秋节,他想要早点卖完早点回去见到阿洋。

草尖上还沾着晶莹的露水,空气清爽,微凉。

晓星尘拿着刀正在给狐狸剥皮,他的技术很好,熟练漂亮的手法总能吸引到几个商人,然后卖出几件略贵的毛皮。

他听到有人走近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丝不落地落到他的耳朵里,鼻尖能嗅到突然浓郁起来的青草的香气。

戴那人走进,晓星尘也正好完成工作,他习惯性的扬起笑脸,抬起头,打招呼道:

“老板想要些什么?狐狸皮还是……”

“星尘?”

他看清楚来人时愣了一下,那是一个道士,穿着雪白的长袍,手里拿着一把拂尘,容貌俊美,气质冰冷,最最奇怪的是他的背上背着两把剑。...

这天晓星尘一如既往在路边上摆摊,他起的很早,因为今天是中秋节,他想要早点卖完早点回去见到阿洋。

草尖上还沾着晶莹的露水,空气清爽,微凉。

晓星尘拿着刀正在给狐狸剥皮,他的技术很好,熟练漂亮的手法总能吸引到几个商人,然后卖出几件略贵的毛皮。

他听到有人走近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丝不落地落到他的耳朵里,鼻尖能嗅到突然浓郁起来的青草的香气。

戴那人走进,晓星尘也正好完成工作,他习惯性的扬起笑脸,抬起头,打招呼道:

“老板想要些什么?狐狸皮还是……”

“星尘?”

他看清楚来人时愣了一下,那是一个道士,穿着雪白的长袍,手里拿着一把拂尘,容貌俊美,气质冰冷,最最奇怪的是他的背上背着两把剑。

“星尘?你是晓星尘吗?”那人的眼眶突然红了,语气颤抖,右手伸出来似乎想要触碰他可又好像在害怕些什么不敢轻举妄动。

“我是,请问你是……”晓星尘正奇怪呢,只见那人听到他的回答后竟然冲过来紧紧抱住了他,声音带着哭腔:“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你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晓星尘不知为什么也有点想哭,就像是失散已久的兄弟突然重逢一样,他不由自主地抱紧了这个道士。

“你是谁?你怎么认识我的?”

宋岚松开他,说道:“我是你昔日的好友宋子琛,此事说来话长,你可能一时接受不了,我们先寻一处坐下,我与你慢慢说。”

晓星尘想了想,快速收拾好东西跟着宋岚去了最近的一个茶水铺子。宋岚先喝了一口茶水,不紧不慢地从他们相识之日说起。

“宋岚找上门来了,你打算怎么办?”黑无常问道。

薛洋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说道:“他宋岚借尸还魂复活了又怎样?我能让晓星尘杀他一回,就能让晓星尘再杀他第二回,左右晓星尘现在最相信的是我不是他。”

黑无常看着他慢慢说道:“如果你这么做,那我不知道你折腾这么久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让晓星尘更恨你吗?”

“不!当然不是!”黑无常的话给了薛洋当头一棒,让他意识到自己又魔怔了,必须要控制自己的杀人欲望才行……

“我是想……我是想……”

薛洋嗫嚅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要干嘛。他薛爷爷向来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唯独这一个晓星尘让他又爱又恨,有时候真的想弄死他,可是又舍不得,怕弄死了以后自己又会后悔。上次他不就弄死了吗?可是后来倒霉的还是他……

薛洋想了半天,决定再给晓星尘一次机会。

如果晓星尘还愿意陪着他,愿意和他在一起,那么他不管怎样都会一直和晓星尘在一起,生生世世。

如果晓星尘同意和宋岚一起走,还想要做他的大英雄的话,那么他就干脆利落地离开他,收回对他的所有留念,从此他们桥归桥路归路,永远不再见面!

天色一点点暗了下去,中秋的月亮大得像一个玉轮,泛着晶莹剔透的光芒,周围朦朦胧胧的,月光好像随时都会凝成琼浆,从天上滴下来。

义庄的门吱呀一声打开,晓星尘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忐忑不安,他按了按手上的月饼,豆沙的,特别甜,阿洋一定喜欢。

黑色的棺材在月光里显得十分庄严肃穆,他咽了口口水,敲了敲棺材板,说道:“阿洋,起来吃月饼了。”

“月饼?”薛洋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身后,薛洋看到晓星尘被吓到的样子,弯了弯眼睛,“甜吗?”

“当然甜了。”晓星尘也笑了笑,举起手里的月饼给薛洋看,然后跑到生火的地方生火,把月饼扔了进去。

薛洋仔细看着他的脸,把晓星尘看得发毛,顿时心更虚了。

“你看我做什么?”

“看你好看呗。”

薛洋笑了笑,似是开玩笑得说道:“你怎么一副很虚的样子,难不成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啊?没……没有。”

“没有就好。我不喜欢我相信的人骗我。”

晓星尘的心漏跳了一拍,干巴巴地笑了几声。

而薛洋则是沉默了下去。

蹩脚的演技,这笑容太僵硬了。

他想,晓星尘果然不会说谎。

果然不一会晓星尘就小声地开口:“阿……阿洋,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情?”

“今天……我碰到了一个道长……他……他想收我为徒……你看……”

薛洋没等他说完就不耐烦地打断了他,“既然你已经做了决定你还问我干嘛?”

“我……”晓星尘没有想到薛洋会生这么大的气,他不明白为什么薛洋这么讨厌他学习仙法,他也只是想要强大起来啊,他不想每次都只能躲在阿洋后面,他也想,他也想保护阿洋……

“为什么你不让我学这些东西?”晓星尘觉得很委屈,真的委屈,薛洋怎么这么霸道啊,说不让就不让的。

“那我问你你学这些做什么?世界上仙人这么多,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他们不管的东西你就想要凑过去管一管,你很厉害吗?你算老几啊?百姓没了你他们就活不了了吗?你以为你行侠仗义很伟大吗?”薛洋说话夹枪带棒,明朝暗讽,把晓星尘弄得脸色很不好。

“你不能好好说话吗?一定要这么偏激吗?道士和你是不是有仇啊!”

晓星尘也就是随口一说,谁知道薛洋露出一抹冷笑,慢悠悠地说道:“是啊,就是有仇,我灭了一个道士满门,又被一个道士杀死,你说是不是有仇?”

薛洋冰冷的目光让晓星尘一颤,觉得自己被一条毒蛇盯上,他心跳的极快,觉得这种样子的薛洋是完全陌生的,非常……可怕!

“阿洋……”他缓下语气想要和薛洋好好谈谈。

薛洋抱着双臂,不耐烦地说道:“我就问你一件事,我和拜师学艺之间,你选哪个?”

“一定要这样吗?这不是一个二选一的选项,阿洋……”

“快选!你想要和我在一起就放弃学习仙术的念头,想要和姓宋的走你就永远都别想见到我。”

薛洋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悲哀,干嘛要作践自己呢?自愿让人像一个货物一样挑来挑去,何苦呢?何苦呢?他这么多年的陪伴对于晓星尘来说或许还比不上上山修炼几年……

薛洋制止了自己继续想下去,真的是越想越悲哀,他到底图晓星尘什么呢?人家一点都不在乎他不是吗?

他到底是在逼晓星尘还是在逼自己啊!

晓星尘见薛洋这副寸步不让的样子,倔脾气也上来了。他想,既然不想和他好好谈那还商量什么?没了你他一个人又不是活不了!干嘛用这副态度对他!你不让我走我偏要走!我一定会闯出一番天地给你看看,我不会永远都是躲在你身边的小孩子的!

晓星尘一言不发地开始收拾行李,薛洋觉得自己的心突然空了一大半,手上青筋暴起,硬是把手里的月饼捏的粉碎。

“你走!你走!”他恶狠狠地说,“晓星尘!咱俩彻底完蛋了!你尽管走好了!走得越远越好!和那个该死的宋子琛双宿双飞吧!滚!”

薛洋生气起来口不择言,晓星尘听到这话更气了,什么双宿双飞?他和宋道长才刚认识双飞个毛线啊!他倒是想和一个人双宿双飞,可那个人完全不乐意啊!现在还和他吵架!

薛洋恨恨地看着晓星尘离开的身影,大吼了一声,转身把义庄里的东西砸了个粉碎!

锦嘉元年壬戌之秋,白云观观主宋岚收下一名来历不明的少年晓星尘为大弟子,十年后晓星尘在兰陵金家主持的大赛中大放异彩,成为众仙门追捧的客卿,次年宋岚想要把观主之位传给晓星尘,晓星尘拒绝后再次请求出山,表明自己想要寻一名故人。

“大师兄,你怎么年年都要来这座义庄啊?这座义庄有什么不寻常的吗?”

晓星尘温和地笑笑,“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义庄。”他无限怀念地看着这里的一桌一椅,还有那口十分熟悉的黑棺。

当初他上山一年后十分想念阿洋,偷偷溜下山跑回去后目瞪口呆地看着义庄里的一片狼藉,在那个时候他突然意识到:阿洋可能真的不会回来了……

他现在十分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和阿洋吵架,心平气和地说话不好吗?少年时候的他急于做出一番成绩,想要让那个他在乎的人高兴,也想要向那个人证明:看,我很厉害的,我能配的上你。

以前不懂,现在回想以前,却能瞬间明白自己的心思,原来自己很在意阿洋。

阿洋对他太好了,他无法想象要是有一天阿洋不要他了他会怎么样。所以他开始自卑,想要让自己变强,强大到即使阿洋不要他了也能把他留在自己身边。

所以他想要拜师学艺。

可能一开始他确实是想要保护那些无辜的百姓的,可是后来他做的每一次努力都只是想要把一个人留在身边而已。

然而他搞砸了,他永远地失去了他最在乎的人。

现在他只能保持这座义庄的原样,如果,如果那个人回来了,哪怕只是经过,只是看上那么一眼,说不定他就会想起最初那段快乐的时光,说不定就会走进去再看看,说不定他就能再一次见到他……

“大师兄,我听师傅说又有好几家来询问你有无婚配了,他说要尽快把你的终身大事搞定,不然白云观永远清净不了。师傅让我问问你,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姑娘啊?”

晓星尘抿了抿唇,说道:“我已经有心上人了,让师傅不要再操心这些事情了。”

“真的吗?是哪家姑娘这么幸运?!她长得好看吗?”

“不,能够遇到他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情。”

小师弟看着他脸上露出带着些许羞涩的微笑,觉得师兄一定很喜欢那个姑娘,也不知被师兄瞧上的人是怎样倾国倾城……

数百年后一代天师晓星尘陨落,据说在他有生之年一直在寻找一个人,但他从不欲对外人多说,只是说那个人对他很重要很重要。

晓星尘晚年一直住在一座义庄里,得知自己大限将至,他换上一套麻布粗衣,躺进一口黑色的大棺材,合上眼后就再也没有醒来。

他在遗嘱里交代自己的弟子把他埋到离义庄不远的树林里,那里有一个无名的衣冠冢,不知道是哪个可怜人的,自己死后也能和他做个伴。

他的弟子们依言将他的墓筑在无名碑的旁边,他的碑上照样也是空无一字。

来年清明,一个清秀的少年采了一束野花放到无名碑前,打开两壶酒,一壶倒了,另外一壶自己拿着慢慢喝。等到酒意上来了,他才慢悠悠地说:“薛洋啊,你翘辫子以后也就只有我金光瑶来看看你,你看你做人多失败。”他轻轻哼了一声,“那晓星尘也不知道把墓筑到哪里了,要是让我知道的话肯定要把他的尸体偷出来鞭尸……你说你,招惹谁不好偏偏要招惹正人君子呢?”他又唠叨了一会,才带着些许醉意离开了。

寂静的林子里两块无字碑静默地并排而立,看久了竟也能看出那么点相依为命的意思。

end
终于写完了!祝大家中秋快乐啊!!!

青筱肖LX
速摸一个宁姐儿的中秋贺月饼节快...

速摸一个宁姐儿的中秋贺
月饼节快乐!

速摸一个宁姐儿的中秋贺
月饼节快乐!

绮岸

今晚的月光照在心底,很圆……中秋节快乐!

今晚的月光照在心底,很圆……中秋节快乐!

深蓝色的海妖
月圆人团圆,共享中秋月!

月圆人团圆,共享中秋月!

月圆人团圆,共享中秋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