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南京东郊

295浏览    36参与
醉卧寒林

《盼归》

西风频托雁万里,
归期待何时?
雾锁红叶天,
醉卧黄花地,
芭蕉雨声秋梦泪。

【南京东郊燕雀湖、前湖雾里秋影数章。背景音乐为李霆祥元曲故韵《满庭芳》】

《盼归》

西风频托雁万里,
归期待何时?
雾锁红叶天,
醉卧黄花地,
芭蕉雨声秋梦泪。

【南京东郊燕雀湖、前湖雾里秋影数章。背景音乐为李霆祥元曲故韵《满庭芳》】

醉卧寒林

《前湖的秋》

期待明媚,
遇上一头雾水,
渴望靓艳,
收获一片朦胧。

若隐若现的秋,
迷离了眼中的四季,
湿漉漉的风声,
轻轻地,
拨动起心间那根温柔的琴弦,
想起《妆台秋思》的旋律,
瞬间,眼角被轻雾打湿,
爱恨随意。。。

【南京东郊前湖秋色小品数章,随意涂鸦以志。背景音乐为王次恒箫曲《妆台秋思》】


《前湖的秋》

期待明媚,
遇上一头雾水,
渴望靓艳,
收获一片朦胧。

若隐若现的秋,
迷离了眼中的四季,
湿漉漉的风声,
轻轻地,
拨动起心间那根温柔的琴弦,
想起《妆台秋思》的旋律,
瞬间,眼角被轻雾打湿,
爱恨随意。。。

【南京东郊前湖秋色小品数章,随意涂鸦以志。背景音乐为王次恒箫曲《妆台秋思》】

文学简历
南京東郊的桂花 今年桂花是小年...

南京東郊的桂花

今年桂花是小年,很多桂树无一朵花,联想到自己,努力三年,無一朵花!那些花和我一樣,都在内心開放。

南京東郊的桂花

今年桂花是小年,很多桂树无一朵花,联想到自己,努力三年,無一朵花!那些花和我一樣,都在内心開放。

文学简历

今天把太陽能小夜燈带到帶到郊外林間的草地,讓它在原點發光。在自由寫作者的道路上,我心裏就有一盞這樣的燈。當年沒有想到的是,我與南京東郊有如此深遠的文源和文緣。

最厲害的是經歷,更厲害的是堅持,他們以爲你會自生自滅,但是你心中有一盞來自太陽光源的燈,這燈光,风吹不灭,水撲不滅。這裏,本该还有一部長篇小説的, 那是关于你自己的故事 ! 生活中,所有門都被關上了,神爲你推開萬能的窗。(圖文/王心麗)

 這兩部小説三十五年走過了 
 作家出版社 
 湖南文藝出版社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

今天把太陽能小夜燈带到帶到郊外林間的草地,讓它在原點發光。在自由寫作者的道路上,我心裏就有一盞這樣的燈。當年沒有想到的是,我與南京東郊有如此深遠的文源和文緣。

最厲害的是經歷,更厲害的是堅持,他們以爲你會自生自滅,但是你心中有一盞來自太陽光源的燈,這燈光,风吹不灭,水撲不滅。這裏,本该还有一部長篇小説的, 那是关于你自己的故事 ! 生活中,所有門都被關上了,神爲你推開萬能的窗。(圖文/王心麗)

 這兩部小説三十五年走過了 
 作家出版社 
 湖南文藝出版社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上海文藝出版社 
 北京鳳凰傳媒有限公司,鳳凰出版社 
 它們還將繼續走下去,與新的出版社合作,呈現在讀者面前。回想,回憶是不經意的,隨時都可以觸景生情,但是過程是非一般人所能夠堅持和承受的。在主流文壇之外,在一條自生自滅的路上頑强生長,走到今日,非一般人能夠做到。(圖文/王心麗) 
 

文学简历

五月文叢/ 《林間的草地》/目錄 / 王心麗

写作,就是记录消失在远方的时间,已过去时间不能刷新,不能复制,没有回程,附载在人的肉身上的记忆是有限的,随着人肉身的消亡而消亡,有一个词叫:流年似水,即时即刻的景象和心灵微澜,只要写下来就可以定格在文字里面,永存。未来时间里的人们,可以在文字中找到这些那些曾经的光影和心迹,往事像刚刚发生一样的清晰,清新,还能找到永不过时的生活哲理。

……

八十年代初中国改革开放,文学解冻,老作家梅开二度,迎来人生的第二个青春,一些年轻的文学爱好者,因为写了诗,成了青年诗人,因为写了小说,成了青年作家,被批判的、隐秘的文学,变成了...

五月文叢/ 《林間的草地》/目錄 / 王心麗

写作,就是记录消失在远方的时间,已过去时间不能刷新,不能复制,没有回程,附载在人的肉身上的记忆是有限的,随着人肉身的消亡而消亡,有一个词叫:流年似水,即时即刻的景象和心灵微澜,只要写下来就可以定格在文字里面,永存。未来时间里的人们,可以在文字中找到这些那些曾经的光影和心迹,往事像刚刚发生一样的清晰,清新,还能找到永不过时的生活哲理。

……

八十年代初中国改革开放,文学解冻,老作家梅开二度,迎来人生的第二个青春,一些年轻的文学爱好者,因为写了诗,成了青年诗人,因为写了小说,成了青年作家,被批判的、隐秘的文学,变成了喧嚷的文学盛世,诗人和作家都变成了头顶光环的人物,在文学舞台上一一亮相。那时爱好文学是又品位的标志,连征婚启事上都要挂上四个字:爱好文学。爱好文学,风雅,文雅,浪漫风趣……

中外作家在他们的回忆录里写的生活,更是五彩斑斓,作家的生活比一般人要精彩,精彩许多,这是一个巨大的诱惑。青年时代的文学梦想与少年时的文学梦想,很不一样的。

那时中国的文学也是有标签的,从伤痕文学到改革文学,再到什么、什么文学……文学的大车在时代的大路上彩旗飘飘,有人坐在车上,有人挤上车,有人被从车上扔下,还有人在车下奔跑……

我也开始写小说,从“改革文学”开始,当然我没有改革家的时代高度,也没“改革文学”作家的叱诧风云的魄力,我写“改革”边缘的生活和人,有点清新,有点卑微的那种。(图文/王心丽/摘自《文學大夢想》)



文学简历
  1. 當年這裏是我寫作的地方

我的文學和南京東郊的關係

《林間的草地》是我的《五月文叢》中的一卷書。在这本书里用文字和图片描述了我的写作,我的文学,与南京东郊的关系。《越軌年齡》和《陌生世界》兩部長篇小説是在這裏創作的,1987——1989。三十多年來,這兩部長篇小説關聯了:

作家出版社

湖南文藝出版社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上海文藝出版社

北京鳳凰傳媒有限公司鳳凰出版社

他們還將繼續被新的出版社關聯下去。

(图文/王心丽)

我的文學和南京東郊的關係

《林間的草地》是我的《五月文叢》中的一卷書。在这本书里用文字和图片描述了我的写作,我的文学,与南京东郊的关系。《越軌年齡》和《陌生世界》兩部長篇小説是在這裏創作的,1987——1989。三十多年來,這兩部長篇小説關聯了:

作家出版社

湖南文藝出版社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上海文藝出版社

北京鳳凰傳媒有限公司鳳凰出版社

他們還將繼續被新的出版社關聯下去。

(图文/王心丽)

流转的旋律

林间的草地


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溜岗,翻过围墙,偷跑到树林里,坐在草地上看书。 

阳光照耀在松枝上,它们穿透过松枝的缝隙洒落在林间的草地上,风在林间穿行,松脂的清香在风中飘散。春天的午后坐在林间的草地上很是惬意。怠倦的情绪像从石头缝里渗透出来雾岚,时不时地升腾起来。有时它们不存在,有时它们无处不在。

那年,一整年,我都在做“离开这里”的梦,想换一个工作单位,电视台向全社会招聘,我想到电视台工作,三轮考试都通过了,临了却没有我。

爸爸说:只要在中国,无论什么到地方都一样,不会顺着你的自由,你的想法,上面有领导,领导上面还有领导,周围有比你资深的人,他们都有权控制你,干预你。不论他们是什么,只要...


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溜岗,翻过围墙,偷跑到树林里,坐在草地上看书。 

阳光照耀在松枝上,它们穿透过松枝的缝隙洒落在林间的草地上,风在林间穿行,松脂的清香在风中飘散。春天的午后坐在林间的草地上很是惬意。怠倦的情绪像从石头缝里渗透出来雾岚,时不时地升腾起来。有时它们不存在,有时它们无处不在。

那年,一整年,我都在做“离开这里”的梦,想换一个工作单位,电视台向全社会招聘,我想到电视台工作,三轮考试都通过了,临了却没有我。

爸爸说:只要在中国,无论什么到地方都一样,不会顺着你的自由,你的想法,上面有领导,领导上面还有领导,周围有比你资深的人,他们都有权控制你,干预你。不论他们是什么,只要他们有一点小权,有渠道,就有关卡,只要你在他们权力范围之内,只要他们觉得你不顺他们的眼,你要经过通道或是关卡,他们就干预你,卡住你,在关键时候,给你小鞋穿,在你的档案里写上要你命的评语,他们是有理由的,这是他们的工作。


那年,我懂了什么叫“借口”;也是在那年,我懂了:标准是因人而异的。这是我人生的第一个“坑”,但不是最大的“坑”。

当初,实在是自己想到这里来的。小时候弄坏了祖父的一只罗马钟,我对钟表有特殊的好奇。这里是郊外,有山林,空气比城里好。我还对这里的人感兴趣,这里新奇事多,这里的社会小环境和我生长的社会小环境不一样,我想知道社会上各式各样的人,我想知道这个城市里的人,离开书卷具体真实的生活样子,我想知道,一切我所未知的生活。


这里有很多人,至少有一半人,住在城南。南京城南是原汁原味的南京人居住地地方,他们与南京的城北人,城中人是很不一样的,街道和房子不一样,说话的口音也不一样。小师傅的家,在三山街长乐路上,从一条细长的巷子走进去,巷子里的路是青石路,只能两个人擦肩而过,老式的厢房,墙壁是木版的,上面糊了旧报纸。小师傅把照相本拿给我看,里面有她摆着各种姿势的照片。板壁上挂了一个大镜框,镜框里是小师傅全家人各个时期的照片。

闻到房子里老木头的味道,我想起《挑花扇》里的李香君,便含蓄地问:“这一带的老房子是不是都有秘密?”

《桃花扇》这本书,我也是在文革中读的,那时十二三岁,之后每次到城南,从那些小街小巷经过,都会想到这本书,李香君和侯公子一来二往的小情节。那段时期,我对南京城南全是想象,所有的小街小巷,每一个天井,每一个窗口,都有故事。


小师傅一脸妩媚的笑,用浓浓的城南口音娇嗔道:“有什么秘密?!”  

我问:“三山街为什么没有叫三山街的门牌,为什么要叫三山街?“ 

小师傅笑着,翻了一个白眼,说:“呆逼,你还要问,新街口为什么要叫新街口?” 

   小师傅的说话口音和声音,小师傅笑起来的神情,很多年都不会忘记,这是地道的南京姑娘的标志。

柳絮在阳光下浮动,没有分量。眯着眼睛看它们,它们是那么轻柔,那么自由自在,它们是另一种形式的仙女,让人向往不已。 

后来,小师傅要结婚,问我:“剧烈运动和骑自行车是不是也会破坏处女膜?”于是我找了一本书,用牛皮纸把封面包起来带到工厂车间,翻到了有关章节给她看:处女膜是女性阴道口的一道环状薄膜,第一次性交后或是剧烈运动后,会造成破裂和不完全破裂。
小师傅低头看这段话,卷曲的刘海遮住她白皙的额,过几天她要去做婚前体检。对小师傅说,弗洛依德性心理理论,小师傅不知道弗洛依德是谁,她没有读过弗洛伊德的著作。那时代,佛洛依德的著作在文学青年中很火,是另一种文学《圣经》。

“性交”是医学名词。工厂里的人关于这个行为的口头词汇是:乱搞、那种事、睡觉。有一次在工厂医院,一位女医生站在火炉旁和几个女工聊男女性事,她用了“过性生活”四个字概括了全部。小师傅告诉我,那个女医生“生活作风”不检点,搞很多那种故事。

我说:你讲给我听。

小师傅白了我一眼,莞尔一笑,轻声说:你问她去。(图文/王心丽)《林间的草地》节选1984,我从文艺青年,转身为文学青年,发表了两篇短篇小说。

随 拍
這幾天,覺得鬱悶,覺得説不出原...

這幾天,覺得鬱悶,覺得説不出原因的糾結。昨天傍晚時分到東郊散步,東郊的十朝園區距離地鐵站不遠,順著熟悉的路上了斜坡,草坪的绿色中有了夏天没有的微黄,樹葉也已漸變了顔色。上了斜坡,長廊的盡頭有人在用薩克斯吹奏八十年代的台灣歌曲《壟上行》,停下脚步,伫立秋风中,有树叶飘落而下。第一次聼人用薩克斯吹奏這首歌曲,金属的音符混合在秋風中沉沉地刷过树梢,缓缓地落下,我的身心在帶著呼吸的音符之间裏漸漸地放鬆了,隨晚風和旋律一起飄蕩,我無意之間成了入侵者。(圖文/王心麗)

這幾天,覺得鬱悶,覺得説不出原因的糾結。昨天傍晚時分到東郊散步,東郊的十朝園區距離地鐵站不遠,順著熟悉的路上了斜坡,草坪的绿色中有了夏天没有的微黄,樹葉也已漸變了顔色。上了斜坡,長廊的盡頭有人在用薩克斯吹奏八十年代的台灣歌曲《壟上行》,停下脚步,伫立秋风中,有树叶飘落而下。第一次聼人用薩克斯吹奏這首歌曲,金属的音符混合在秋風中沉沉地刷过树梢,缓缓地落下,我的身心在帶著呼吸的音符之间裏漸漸地放鬆了,隨晚風和旋律一起飄蕩,我無意之間成了入侵者。(圖文/王心麗)

文学简历

昨天本作家到两部長篇小説的诞生地,南京東郊散步,十分之感慨。1987—1989,光陰如梭,南京東郊,我的文學之根,當年我在這幢楼里寫作。第三,第四,第五個窗口都坐過。(文/王心麗)

昨天本作家到两部長篇小説的诞生地,南京東郊散步,十分之感慨。1987—1989,光陰如梭,南京東郊,我的文學之根,當年我在這幢楼里寫作。第三,第四,第五個窗口都坐過。(文/王心麗)

文学简历

這兒

自由寫作的起點

南京東郊

我的文學搖籃

——王心麗

 長篇小説《越軌年齡》《陌生世界》寫作于此

1987——1989

這兒

自由寫作的起點

南京東郊

我的文學搖籃

——王心麗

 長篇小説《越軌年齡》《陌生世界》寫作于此

1987——1989

醉卧寒林

《金陵新梅》

一線碧水數峰翠,兩哨雁吟帶春歸;
舊雪未融堅冰在,幾縷暗香隨夢回。

【己亥新歲,隨奉石城新梅數枝賀春,為友朋福、為親人壽、為黎庶安】

《金陵新梅》

一線碧水數峰翠,兩哨雁吟帶春歸;
舊雪未融堅冰在,幾縷暗香隨夢回。

【己亥新歲,隨奉石城新梅數枝賀春,為友朋福、為親人壽、為黎庶安】

文学简历

碧山纪事——一本战胜自我的书

《碧山纪事》文汇出版社出版。这本书花了两年的时间,加上前面八个月的图书市场调研,花了将近三年的时间,可谓:梅花香从苦寒来。🐱在中国出版最寒冷的时期,为了所热爱的文学,拼了! 全方位地为热爱文学的读者服务。接下来的事,还是努力,没有现成的路走,还是寻路,探路,相信事在人为。

书做成这样,无论怎样摆放,都很显眼,猫是满意的,在上海遇到做书的知音,猫更满意。“共识”是关键词中的前提。图文:王心丽

碧山纪事——一本战胜自我的书

《碧山纪事》文汇出版社出版。这本书花了两年的时间,加上前面八个月的图书市场调研,花了将近三年的时间,可谓:梅花香从苦寒来。🐱在中国出版最寒冷的时期,为了所热爱的文学,拼了! 全方位地为热爱文学的读者服务。接下来的事,还是努力,没有现成的路走,还是寻路,探路,相信事在人为。

书做成这样,无论怎样摆放,都很显眼,猫是满意的,在上海遇到做书的知音,猫更满意。“共识”是关键词中的前提。图文:王心丽

醉卧寒林

《冬意》

危檐朽欄重門,
半坡水流黃昏,
夢里秋畫未泯。
簫咽郊東,
煙籠陳跡荒村。

【戊戌初冬,聊擷石城東郊小品數章,漫詠以述心緒。是志】

《冬意》

危檐朽欄重門,
半坡水流黃昏,
夢里秋畫未泯。
簫咽郊東,
煙籠陳跡荒村。

【戊戌初冬,聊擷石城東郊小品數章,漫詠以述心緒。是志】

醉卧寒林

《隨意春秋》

寒來暑往去復休,一風吹尽石城秋。
此生無意悲秋客,獨坐晚山相对愁。

【戊戌初冬,序屬小雪;歲末既近,華發又生;回首茫然,百結千回;徘徊東郊,思緒紛亂。彈指半百,不過春秋。是為志】

《隨意春秋》

寒來暑往去復休,一風吹尽石城秋。
此生無意悲秋客,獨坐晚山相对愁。

【戊戌初冬,序屬小雪;歲末既近,華發又生;回首茫然,百結千回;徘徊東郊,思緒紛亂。彈指半百,不過春秋。是為志】

醉卧寒林

《雨后东郊》

半坡暖陽半坡阴,半山流泉半嶙峋;
半世懵懂半世清,半是老童半狂僧。

《戊戌暮秋,有幸于南京中山陵5号培训,随撷数章以志》

《雨后东郊》

半坡暖陽半坡阴,半山流泉半嶙峋;
半世懵懂半世清,半是老童半狂僧。

《戊戌暮秋,有幸于南京中山陵5号培训,随撷数章以志》

文学简历

王心丽:南京东郊的山林

昨天、前天又到南京东郊的先锋永丰诗社,我的文学与南京东郊有关,并不仅仅是永丰诗舍是先锋书店的一个分店,而是因为这里是南京东郊的一片山林,我的文学起点在这个方位,站在永丰诗舍的位置,让我看到自己的身影,从背后看到前行的脚印。最近,我觉得自己的文学之路变得非常难走,所以要经常回到这个原点上来励志,勉励自己,坚定信心。

初冬的山林是安静的,初冬的阳光是迷蒙的,偶尔会有鸟飞来,在树枝上停留片刻,喳喳地叫一两声,飞走了。书店的小狸猫中秋之夜在我脚边磨蹭,陪我,不久就被人偷走了,看猫妈怀它,知道猫妈生它,夏天猫妈病逝,到中秋,小狸最多六七个月大,那夜出去再也没有回来。坐在没有猫的书店,心里空落落的,

昨天、前天又到南京东郊的先锋永丰诗社,我的文学与南京东郊有关,并不仅仅是永丰诗舍是先锋书店的一个分店,而是因为这里是南京东郊的一片山林,我的文学起点在这个方位,站在永丰诗舍的位置,让我看到自己的身影,从背后看到前行的脚印。最近,我觉得自己的文学之路变得非常难走,所以要经常回到这个原点上来励志,勉励自己,坚定信心。

初冬的山林是安静的,初冬的阳光是迷蒙的,偶尔会有鸟飞来,在树枝上停留片刻,喳喳地叫一两声,飞走了。书店的小狸猫中秋之夜在我脚边磨蹭,陪我,不久就被人偷走了,看猫妈怀它,知道猫妈生它,夏天猫妈病逝,到中秋,小狸最多六七个月大,那夜出去再也没有回来。坐在没有猫的书店,心里空落落的,也许这里该多养几只猫的,猫成伙了,就不易丢失。

心情纠结的时候,我就会到这里来看看山林,呼吸充满植物气息的空气,独自喝一杯咖啡。最近看了一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电影《赵先生》,读了一本世纪初的当代小说《伪币之家》,读了三本画册;又读了一些与当时的相关的资料,在偶然的回顾中,突然看清了一条条隐藏在喧噪生活里面的车辙和足印。我们的社会是这么转着圈进化的,很多的人用一生的时光都完成不了历史的华尔兹的一个舞步。每个人都在跳舞,在同一旋律中跳舞,姿态,服饰,神态却是很不一样的。这么说还是很光鲜,我想说光鲜生活的下面的…… 当年我是做着自由写作的梦离开这里的,自由写作是不是很光鲜,但是在中国自由写作未必很光鲜。 那时我只妄想到,也许不久,我就会有一扇面山的窗口,没有想到自由作家的权益不如弼马温,也不如摆水果摊的小店主,弼马温是个小官,是玉皇大帝体制内的。摆水果摊的小店主有自主经营权,自由作家没有对自己文本的经营权,要受诸多的限制,在政治和经济的缝隙中度日,文学写作原本是一件美好的事,真诚的文学写作在中国是奢侈的,奢侈到冷峻,变成的“韧性之战”,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心里的不坚定与懦弱。

努力靠近自己心里所希望的那种生活,有四个字叫:矢志不移。在当下环境中,这事的难度指数100%,对自己说:你必须有传教士的精神!

新书《碧山纪事》以白、浅绿和夏日傍晚的荷色为主色调,我期待,我在等待。 

在东郊的山林发现了金色的海棠果,它们很小,在初冬的阳光下,这棵树因为它们而充实而有成就感。我的图片把它们放大了,它们很像沙棘。但沙棘是紧靠着枝干生长的,这些小果实却生着柔丝般的柄。

对自己说:你要感恩这片土地,因为这片土地滋养了你的文学,因为这片让你亲身感受了,懂了世事炎凉。在中国,这是你成为自由作家的必修课,一切都是命运的使然。自由写作是一个姿态。因为你觉得生活太多的不尽人意,太多的不公平,需要诉诸文字。从这里开始,2019是你成为自由作家的第三十个年头,也是你出版长篇小说的第三十一个年头。


初冬季节,林中还有树叶是绿色的,这些绿叶四季常青,它们是常青树的叶。山林中的光影,山林中的色彩每一秒钟都在变化,但是这些常青树的颜色只有深浅的变化,对于四季冷热变化,它们姿态从容,婆娑的树影在清冷的阳光中摇曳。(图文/王心丽)

醉卧寒林

《东郊醉秋》

梦外钟声遥遥,郊远梧叶潇潇。
几盏薄酒兑相思,平云低画幕,深潭浅红药。

曾负花开旧邀,还听雨打芭蕉。
醉里疑是远人归。秋风云漠漠,落叶影飘飘。

【时虽立冬,石城渐入深秋,随取东郊秋影数章以志季候迁变】

《东郊醉秋》

梦外钟声遥遥,郊远梧叶潇潇。
几盏薄酒兑相思,平云低画幕,深潭浅红药。

曾负花开旧邀,还听雨打芭蕉。
醉里疑是远人归。秋风云漠漠,落叶影飘飘。

【时虽立冬,石城渐入深秋,随取东郊秋影数章以志季候迁变】

醉卧寒林

《三湖省秋》

寻梦燕雀琵琶,沉醉前湖寒鸦;
未觉西风换年华,但见一碧天涯。

举杯斟泪酒,沉醉送秋花。
何苦叹落霞?

【戊戌秋暮,撷浮生半日,徜徉石城东郊燕雀、琵琶、前湖三湖,随意省秋、漫吟心绪,且为碌碌所得,且存以志】

《三湖省秋》

寻梦燕雀琵琶,沉醉前湖寒鸦;
未觉西风换年华,但见一碧天涯。

举杯斟泪酒,沉醉送秋花。
何苦叹落霞?

【戊戌秋暮,撷浮生半日,徜徉石城东郊燕雀、琵琶、前湖三湖,随意省秋、漫吟心绪,且为碌碌所得,且存以志】

文学简历
关于纸质书籍长篇小说《雾 &m...

关于纸质书籍长篇小说《雾 · 爱》

书名:《雾 · 爱》

作者:王心丽

种类:长篇小说 

字数:21万  十八篇章,十八幅图片插页

作者提供装帧设计版本

文本简介:

那时的青春,那时的爱

《雾• 爱》是前互联网时代的校园爱情故事。

文本关键词:校园、城市、乡村、爱情、选择、毕业季、前途、分配、考研、生活、社会、求职

再次出版关键词:怀旧

小说中的人和事、情和爱,距离2019年已二十八年。背景1992年之前,那段时期是一个短暂而特殊的时期,政治风波之后的沉静,那段时期的中国驻足...

关于纸质书籍长篇小说《雾 · 爱》

书名:《雾 · 爱》

作者:王心丽

种类:长篇小说 

字数:21万  十八篇章,十八幅图片插页

作者提供装帧设计版本

文本简介:

那时的青春,那时的爱

《雾• 爱》是前互联网时代的校园爱情故事。

文本关键词:校园、城市、乡村、爱情、选择、毕业季、前途、分配、考研、生活、社会、求职

再次出版关键词:怀旧

小说中的人和事、情和爱,距离2019年已二十八年。背景1992年之前,那段时期是一个短暂而特殊的时期,政治风波之后的沉静,那段时期的中国驻足历史的十字路口,不知何去何从,那时的年轻人有那段时期特有的迷惘。《雾•爱》写的是那段特定时期的校园故事,这样的故事之前不会有,之后也不会有。用两女(青梅竹马的乡村姑娘和城市的女大学生)一男(来自乡村学生干部,学霸),三个第一人称从三个角度叙述一段短暂的、注定没有结果的初恋情感和选择纠结,此情此景此事是一段难忘的、在记忆中随年龄增长而提纯的成长故事:那情那景那事那时节的青春。

青春情感是各人的,个人的,不同的经历和感受也是各人的、个人的,但记录一个特殊的年代1990至1991是共同的。《雾•爱》是唯一的同步记录那个时代的校园爱情小说。

2018年8月的修改版,对这部小说的段落长短做了技术处理,阅读起来较先前养眼、轻松。这是为手机阅读时代热爱纸质书阅读的读者所做的特别调整。

作者简介:王心丽   中国、南京自由撰稿人 作家

已出版当代长篇小说城市故事十一部,中短篇小说集一部

代表作:《凯斯酒吧》《陌生世界》《越轨年龄》《不安分的春天》

已出版百万字民国风情画卷长篇小说三部曲《落红沉香梦》《落红浮生园》《落红迷归路》

另已出版散文随笔四部,《碧山纪事》是她的第五部随笔集。

作者曾与海内外十多家出版社关联:上海文艺出版社、作家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新华出版社、文化艺术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珠海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凤凰出版社、台湾万盛图书出版公司、日本樱枫出版株式会社。曾在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过六部长篇小说。

以往作品销售档案: 作者从一九八八年开始出版长篇小说,最后一次出版活动二〇〇九年。在此期间有一半的作品曾在不同的出版社出版多次,有主渠道发行,也有二渠道发行,曾多次登上南北各大书城、书店畅销小说排行榜。各种图书在全国各个大图书馆和高校图书馆都有收藏(作者十年未出版图书,已十年无新书进库)。该作家的图书,各大图书网站都曾有销售,有镜像广告,现已无书。 












 

文学简历
过 程 一位朋友说:一本书的稿...

过 程

       一位朋友说:一本书的稿费只能买0.1平米的房子,快要倒退到曹雪芹时代,曹雪芹时代作家是没有稿费的。问他:为什么不力争?他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我以为凡事都是力争来的,不力争只能这样了。但他很想出版一本书,不得不屈就。听了这话,真是满心悲凉。想起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的最后两句诗。

        每次到南京的东郊、南郊,都看到高级别墅,每次都打问号,这些别墅里住的什么人?生于南京,长于南京的我,在这个城市里怎...

过 程

       一位朋友说:一本书的稿费只能买0.1平米的房子,快要倒退到曹雪芹时代,曹雪芹时代作家是没有稿费的。问他:为什么不力争?他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我以为凡事都是力争来的,不力争只能这样了。但他很想出版一本书,不得不屈就。听了这话,真是满心悲凉。想起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的最后两句诗。

        每次到南京的东郊、南郊,都看到高级别墅,每次都打问号,这些别墅里住的什么人?生于南京,长于南京的我,在这个城市里怎么就没有一扇窗口?回想自己,我甚至很模糊,为什么精神富有的自己,会不知不觉地沦落为物质贫困者。

       我少年时代对杜甫的诗不是很喜欢,苦兮兮的,太多的悲凉,太多的感伤,我喜欢李白的诗里狂放的诗句。那时《李白与杜甫》这本书刚刚出版,我在山西潞新华书店,从人堆里买到这本棕色书皮白色书名的书,读不懂,依然读,那时住北京西路四十二号,夏天在院子里,坐在大杨树下读这本书,风吹树叶沙沙响,抬头望天空,十分羡慕古时候,诗人能自由自在地远行。后来,直到现在,我一直想重读这本书,一直没有闲暇,没有安静的时间。

        眼前的生活,无悬念地朝着八年前别到苗头的预感和预测发展,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效,走通的路,都被堵上了。本人早先已经历过一次体制下政策性的同归于尽,所以十年前别到苗头的时候,格外努力避险。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至九十年代初,一些国营企业玩完,被玩完的人都成了时代的铺路石,人生急转弯,我踏上了自由撰稿人的文学之路,做上一个真实记录时代百感的作家。

       一个残酷的悖论:时代潮流滚滚向前,微小的个人越发微小,有人被席卷的时刻还在大梦中,一下从天上掉了下来,或是跟着一大群人奔跑,掉进了悬崖。梦醒了,人生大半辈子已过去了。这个过程中的故事是几部长篇小说写不完的。往事不能回想,眼前的事不能深想,这个话题打住。

        十二月再次到碧山,我想看雪花纷飞中的原野和山峦,想看古老的房顶上的积雪和屋檐上的冰凌,想围炉,还想夜话。但是,我没遇上雪,我见到了霜:寂寥的原野上,灰白的霜在蒙眬的阳光下闪光,延伸到远山。在碧山书局买到了一套《山乡巨变》的连环画,我在少年时代曾临摹过其中的一本。在碧山,来来往往全像在梦境里。古村是一面魔镜,在这面镜子里,人看不清自己的样子,只能看见自己瞬间的心迹,我记录本真的自己。

 摘自《碧山纪事》/王心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