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南极圈冷CP

99浏览    7参与
天权國太傅

【蓝家竹马组】猫舌

蓝启仁:别人家来拱我的好白菜也就罢了,毕竟我阻止不了,但为什么明明都是我一起种下的白菜,你却偷偷的转化了,转化也就转化了,为什么你还要偷偷拱我的好白菜苗子?

………………………正文开始………………………………

蓝思追记不清自己到底跟蓝景仪相处了多少年头了,似乎是从记事起,两个人就形影不离的,一起跟蓝先生学礼仪知识,一起跟含光君学习法术,练习御剑,偶尔还能跟泽芜君来一趟公费旅游,见见世面。

蓝家家训“雅正”,并以此持家。但似乎自己的竹马并未以此为戒,云深不知处里,时常能见到他疾行喧哗,时而调笑恶搞女修士,时而顶撞蓝先生,又或者带自己旷课下山,景仪的存在,为静谧的仿佛一滩死水的云深不知处...


蓝启仁:别人家来拱我的好白菜也就罢了,毕竟我阻止不了,但为什么明明都是我一起种下的白菜,你却偷偷的转化了,转化也就转化了,为什么你还要偷偷拱我的好白菜苗子?

………………………正文开始………………………………

蓝思追记不清自己到底跟蓝景仪相处了多少年头了,似乎是从记事起,两个人就形影不离的,一起跟蓝先生学礼仪知识,一起跟含光君学习法术,练习御剑,偶尔还能跟泽芜君来一趟公费旅游,见见世面。

蓝家家训“雅正”,并以此持家。但似乎自己的竹马并未以此为戒,云深不知处里,时常能见到他疾行喧哗,时而调笑恶搞女修士,时而顶撞蓝先生,又或者带自己旷课下山,景仪的存在,为静谧的仿佛一滩死水的云深不知处,注入了一丝活力。

但自己是从什么时候适应了这样的蓝景仪呢?是从自己天生吃不得热食,而景仪注意到了,年纪小小的他陪着自己一起吃残羹冷炙,是自己不小心打碎了蓝老先生最爱的茶具,而景仪帮自己背了黑锅,被罚抄家规,亦或是景仪带自己旷课下山,明明自己也有错,他却全权一力承担罪责,被罚挨了戒尺。

尽管,蓝景仪吃完残羹冷炙,还能吃得下烤红薯,被罚抄家规,思追也有帮忙一起,蓝景仪受着戒尺的同时,思追也同样的受罚。

思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就吃不得热食了,未开蒙的时候,是跟着含光君一同起居的,含光君不喜热食,自己便同含光君吃同样的饭菜,后来,年纪稍大些的时候,同年龄相仿的景仪一同在蓝先生座下学习,谁料兰室准备的居然是热腾腾的饭菜,思追第一次在兰室就餐就被烫着了,但是被教导,食不言寝不语,所以即使被烫的舌头上起了泡,尝不出滋味。思追也没有声张,只默默的吃着饭,饭后如同往常一般正常上课,正常作息。

是蓝景仪发现的,整天板着一张脸的思追,每每到了用膳时刻,那张板着的脸就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整个人立马就丧失了气力,好似吃饭是什么苦大仇深的事情一样,蓝景仪爱一切不用上课的时光,尤其热爱用膳的时刻,他自己嘴甜,夸起人来,能夸出朵花来,厨房的哥哥姐姐们都喜欢他,经常偷偷地给他加餐。

蓝景仪是某天用过午膳之后,发现同辈之中,学习最好的蓝思追居然没吃完饭,本来是打算过去笑话他的,但是看着他每吃一口饭菜,就跟很难受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饭菜有多难吃呢。蓝景仪觉得,自己得给厨房的哥哥姐姐们正名。

“你怎么这么吃饭啊?饭菜里又没下毒。更何况这饭菜色香味俱全的,甭提多好吃了。”

“……”

“喂,蓝思追,我跟你说话呢。”

“……食不言,寝不语。”蓝思追看着面前蓝景仪一副打开了话匣子的模样,认命的放下了碗筷,正好这饭菜还有些热,就再放一放也好。

“那你说,你为什么吃的这么……这么……”

“细嚼慢咽”

“……对,也不对,你看着好像挺难受的。”

“我吃不得热食,怕烫。”蓝思追说着,就张开了嘴,被烫伤的上颚,牙床上的水泡,甚至舌头上都是细细密密的水泡,光是看着,蓝景仪都觉得疼的要死。

“都这样了,你为什么不说呢?”

“蓝先生说,食不言,寝不语。”

“你是不是傻啊,别吃了,跟我去医师哪里瞧瞧去。”

“……”思追看着景仪牵起自己的手,突然觉得,吃下去的饭食似乎没有那么烫了。



天权國太傅

【蓝景仪×欧阳子真】心动

欧阳子真一直记得魏前辈夸他的那句“观察细致,落点独特”,然后选择性的遗忘了后半句“这位小盆友将来一定是个情种。”

他觉得魏前辈的判断有失偏颇,为什么得是将来呢,现在就不行么?更何况,蓝景仪那家伙惯会招蜂引蝶,现在不看住了,等到将来,就晚了。

跟蓝景仪的相识挺偶然的,彼时他们几家的年轻子弟出门夜猎,却不想误入陷阱,被人引入义城,义城诡谲,几家的小辈自发团结在一起,也因此,他结识了兰陵金氏的金凌、以及姑苏蓝氏的蓝思追和蓝景仪。

蓝景仪此人,待人爽快,单纯耿直,喜欢快言快语,在雅正的家训下,四千多条家规都管束不了他,但正是因为蓝景仪的直言快语,让欧阳子珍觉得此人颇有意思,值得结交。

在义...


欧阳子真一直记得魏前辈夸他的那句“观察细致,落点独特”,然后选择性的遗忘了后半句“这位小盆友将来一定是个情种。”

他觉得魏前辈的判断有失偏颇,为什么得是将来呢,现在就不行么?更何况,蓝景仪那家伙惯会招蜂引蝶,现在不看住了,等到将来,就晚了。

跟蓝景仪的相识挺偶然的,彼时他们几家的年轻子弟出门夜猎,却不想误入陷阱,被人引入义城,义城诡谲,几家的小辈自发团结在一起,也因此,他结识了兰陵金氏的金凌、以及姑苏蓝氏的蓝思追和蓝景仪。

蓝景仪此人,待人爽快,单纯耿直,喜欢快言快语,在雅正的家训下,四千多条家规都管束不了他,但正是因为蓝景仪的直言快语,让欧阳子珍觉得此人颇有意思,值得结交。

在义城的时候,他们患难与共,但是就算在危机四伏的状态下,蓝景仪依旧能想出乐子来缓解气氛,甚至还说,出去之后要带大家去蹦迪,欧阳子真不解,何为蹦迪,刚想问问是什么意思,蓝景仪就被蓝思追禁了言。

他们本来误入义城心惊胆战的,但是在蓝景仪的幽默下,倒也不算是特别害怕,直到含光君和魏前辈的出现,可伴随着两人出现,冒出来一大波傀儡,欧阳子真与同伴们奋起抵抗,却不小心让自己腹背受敌,关键时刻是蓝景仪飞身过来,解决了他身后的一只傀儡,与他并肩作战,蓝景仪自己却吸入了大量的尸毒粉。

等含光君解决了傀儡之后,就让魏前辈照看他们,他去追幕后黑手去了。魏前辈说刚刚的混战,他们多多少少都有吸入尸毒粉的现象,如果不及时解毒,怕是会尸变,让他们赶紧找地方落脚。

欧阳子真愧疚不已,要不是因为他,景仪也不会中毒这么严重,好在魏前辈神通广大,找到了一处人家,虽然环境诡异了些,但是比起外面危机四伏的场景要好得多。魏前辈跟主人家友好的沟通了一番,主人家让他们自便。魏前辈还煮了粥给他们喝,虽然味道过于辛辣,还很奇怪,不过好在尸毒倒是解了。听着蓝景仪再次生龙活虎的吐槽,欧阳子真终于放下了那颗惴惴不安的心。

看着他们一个个都喝了魏无羡特制尸毒解药之后,魏前辈居然还对他们做起了现场教学,要不是场景不对,欧阳子真真就以为身处云深不知处呢。金凌第一个接受魏前辈的测试,还助纣为虐,说外面一点不吓人。结果,他身后的蓝思追被吓到了。欧阳子真就有点害怕了,好在蓝景仪站在了他身前,先于他去观察外面。

听着景仪的侃侃而谈,欧阳子真似乎觉得外面没有那么可怕了,硬着头皮,壮着胆子也上前观察了一番,结果却得了魏前辈一句“将来一定是个情种”的评价。一时之间窘迫不已,周围的同龄人哄笑不止,尤其蓝景仪笑的最欢。

被人调笑本没有什么,但是欧阳子真觉得,在蓝景仪面前,就有些丢人了,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后来,义城之事解决,他们各自回家,彼此之间只能靠书信往来,别人怎么样欧阳子真不清楚,他跟蓝景仪那真的的,三五天就传书一封,信上所说也无大事,无非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是乐于有人分享。

欧阳子真发觉,他似乎愈发想念蓝景仪了,书信能传递的东西还是太过于片面,他甚至隐隐有些嫉妒蓝思追了,后来,他才知道当时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的情绪是为何,原来是心动啊。



天权國太傅

【薛洋×宋岚】夺目

#我这是又磕了什么南极圈cp# 

#关于汉服,我瞎写的,求不扣字眼#   

  #不喜欢可以不看没人逼你#  


宋岚和薛洋结识于一场失窃,本来佛系店主宋岚没想报警,全当破财免灾了,但是架不住合伙人碗姐手快,待宋岚反应过来的时候,电话已经拨出去了,JC已经在来到路上了。

东西失窃也不能耽误做生意,于是碗姐哭丧着一张脸把宋岚交给了前来做笔录的小警员后,又欢天喜地的去做生意去了,变脸速度之快令人震惊。

宋岚在夔西路开了这家汉服店,自己既是老板,又是设计师,同时还兼任了店铺TB端的模特,无论是线上线下,都积累了好多粉丝客源,而最其中吸引人...

#我这是又磕了什么南极圈cp# 

#关于汉服,我瞎写的,求不扣字眼#   

  #不喜欢可以不看没人逼你#  


宋岚和薛洋结识于一场失窃,本来佛系店主宋岚没想报警,全当破财免灾了,但是架不住合伙人碗姐手快,待宋岚反应过来的时候,电话已经拨出去了,JC已经在来到路上了。

东西失窃也不能耽误做生意,于是碗姐哭丧着一张脸把宋岚交给了前来做笔录的小警员后,又欢天喜地的去做生意去了,变脸速度之快令人震惊。

宋岚在夔西路开了这家汉服店,自己既是老板,又是设计师,同时还兼任了店铺TB端的模特,无论是线上线下,都积累了好多粉丝客源,而最其中吸引人的一点,就是老板还是个COSER.

这次丢的衣服很奇怪,丢了一套女士的里衣,和一套男装的外袍,偏偏这外袍还是刚刚上架的,由宋岚本人展示的最特别的一款。宋岚着实想不出,会有谁这么无聊去偷这根本不成套的服装。

“你好,我是附近派出所的JC,负责咱们这片的治安,刚刚是您店里报的警吧,能请您跟我做一下笔录么?”

“您好,我是这家店的店主,东西是昨晚失窃的,我们今天开门,发现锁上有痕迹,打开门进来就发现展示架上的衣物不见了。”

“那你们有查过监控吗?”

“……”

“有有有,查到的监控显示是昨晚23:21,有人撬了门锁进来的。”那边正在热情招待顾客的碗姐顺口插了一句嘴。

“那具体失窃的衣物是什么制式呢?绣花纹样是怎么样的?布料材质以及衣码,你这边清楚么?”

“失窃的是一件明制汉服,通身红黑渐变,两袖口绣有巴掌大的彼岸花,后背绣着一只黑色凤凰,衣码是……”

碗姐在旁边很惊奇,惊奇于这个小警察居然懂这么多,又吃惊于男闺蜜居然一下子能说这么多字,连招呼顾客都不做了,站在展示架旁边看做笔录的俩人你来我往。

“这样,我们就清楚了,您这边留一个联系方式,方便我们随时联系您,不过我觉得您这边最好是联系一下保险公司商量一下理赔的事情。”薛洋站起身来,掏出自己的手机,留下了宋岚的联系方式。

“好的,谢谢。”宋岚听到手机铃响,看见手机上是个陌生好吗?有些疑问。

“这是我的手机号,如果你这边再想到什么细节,也可以随时联系我。”薛洋笑着解释。

“哦,谢谢。”宋岚恢复了自己对陌生人就不自觉话少的本性,却忽略了薛洋看到他手机屏保时兴趣浓厚的眼神。

刚送走薛洋,保险公司就上门了,宋岚着实疲于应对,拽着闺蜜碗姐,就让她上,自己急需回楼上办公室画设计图去也。

自家店铺失窃这个事情,宋岚根本没放在心上,每天沉迷于画设计图无法自拔,尤其是最近他关注的那个COSER轩,又出了新cos,给了他超多灵感,下笔如有神的宋岚,早就把自己报过警,还给小JC留过联系方式这件事忘在脑后了。

一个月之后的某天,宋岚卡在设计瓶颈,自己钻牛角尖正出神的时候,“叮咚”一声微信响,引起了宋岚的注意。

发微信的是个陌生人,最起码,宋岚自己不知道,点开微信一看,是一张图片,没想到点开大图之后,宋岚吃了一惊,居然是自己最喜欢的COSER轩,而且,貌似是自己没见过的cos图。

宋岚存图眼疾手快,直接右键。返回之后突然发现,图片被撤回了,这个陌生人还发了一句,“对不起,发错人了。”

宋岚很好奇,自己的微信里都是一些亲友,或者是COS认识的,但是都有备注啊,像这个没有备注的,而且还发过来的是COSER轩的照片的人,他是真的没印象。

难道是,世界这么大,圈子这么小?阿轩误加的?宋岚并没有在意,也没回,拿着新鲜出炉的图片继续发散自己的灵感去了。

宋岚刚刚上架夏末新品,就接到了ACG的邀请函,说是邀请他做我本次大赛的评委出席,还一定要穿他们汉服店刚刚上架的那款‘浮光曲’,宋岚心说,这年头的漫展主办方都这么尽职尽责了吗?连他家新上的款式都一清二楚。城市另一头的小公寓内,小警员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漫展当天,宋岚带着碗姐一同出席,不过宋岚坚决拒绝碗姐跟他穿同一款式,宋岚觉得,今天大概会有好事发生。

然后,好事此刻距离他2M开外,身穿‘浮光曲’,挂着招牌的邪魅一笑,看到他之后,竟然走了过来。

“诶,碗姐,你居然认识COSER轩?他过来了。”

“你说谁,我不认识他啊,诶我去,还真过来了,你确定不是找你的,毕竟你俩穿着一样。”

“……”

“诶,老板,又见面了,真巧。”薛洋笑着跟宋岚打招呼,他身后的老同学泠子,也就是漫展主办方,嘴角向下一撇,心道,屁的真巧。

“COSER轩,我们见过?”宋岚惊喜与阿轩的主动打招呼,却在记忆里找不到自己见过coser轩的记忆。

“诶,老板,你居然忘了我么?我是那天那个小警察啊。”

“……”

“小警察!!!”宋岚身后的碗姐一声惊呼,吓了宋岚一跳,宋岚觉得自己依稀记起来的什么。

“你是那个懂制式,布料,和绣花的那个做笔录的小警察?”宋岚看着眼前人,再一次慨叹圈子太小了。

不是圈子小,是老板你太单纯,不知道你面前这人的险恶用心。泠子再一次腹诽。薛洋拿到这次ACG的邀请函之后,居然逼迫自己再出一张邀请函,还指明要送到夔西路的“白雪馆”汉服店,宋岚收。

泠子还没来得及问宋岚是谁,这边老同学的威胁已经递到了耳边,“你如果不发,下次出女装COS老子就不奉陪了。”为了自己的业绩着想,泠子不得已割地赔款了。

今天开幕的时候,持有邀请函的,都是在泠子这边入场签到的,泠子有仔细注意过,有没有宋岚这个人的出现,知道一个拿着邀请函的高个子男生出现在她面前,邀请函上赫然写着“宋岚”二字。

“诶我说,你俩既然穿着情侣装,就一起呗。”碗姐注意到气氛有些微妙,向宋岚提议。

“好啊,”“小碗,”截然不同的两道声音被碗姐选择性忽视了,从刚刚就注意到COSER 轩身后这个英气的女生了,碗姐要去勾搭人了。

薛洋笑眯眯的看着两个女生走远,又看了看身边这人,嘴角又勾起一丝笑,得来全不费功夫。

“我们也走吧,我看那边已经有粉丝入场了,再不进后台就要被包围了。”

时间退回到半年前,夔西路白雪馆开业当天,薛洋下夜班路过,正巧看到有活动,就驻足看了一小会,人声鼎沸中,似乎一个女声叫了一句“宋岚”,人群中一个高个子的男孩回头应答,熟悉的眉眼让薛洋立马就认出了,这是自己一直喜欢的COSER泊。

时间回到现在,主持人要求在台上的嘉宾随便挑一位评委说一句土味情话,薛洋挑了宋岚,说出了一句让宋岚满脸通红的算不上土味情话的表白。

“你说拍照要有光,于是我选择站在你身旁。”



天权國太傅

【瑶桑】匠心

聂怀桑,“一问三不知”,聂家现任家主,非典型傻白甜,吃喝玩乐无一不精,只要不让他学习或处理家族事务,并且告诉他哪里有什么好玩的,分分钟能领走的典型代表人物。

谁都不知道他这性子是怎么在这虎狼环伺的仙门百家苟延残喘活下来的,只知道,一旦这人受了欺负或者聂家族里有什么燃眉之急,兰陵金氏就有人出面了。

据传,说是这聂家于当今仙督有知遇之恩,金光瑶以前是做过聂家副使的,且跟这现任聂家主关系匪浅,具体匪浅到何种地步,怕是没人知晓。

世人仅知,那金光瑶刚被金家认回不过半年时间,聂怀桑就上位成了聂家家主,虽然为人懦弱,但是家主之位之坚固,竟无人撼动。

聂怀桑领回聂明玦的尸体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感...

聂怀桑,“一问三不知”,聂家现任家主,非典型傻白甜,吃喝玩乐无一不精,只要不让他学习或处理家族事务,并且告诉他哪里有什么好玩的,分分钟能领走的典型代表人物。

谁都不知道他这性子是怎么在这虎狼环伺的仙门百家苟延残喘活下来的,只知道,一旦这人受了欺负或者聂家族里有什么燃眉之急,兰陵金氏就有人出面了。

据传,说是这聂家于当今仙督有知遇之恩,金光瑶以前是做过聂家副使的,且跟这现任聂家主关系匪浅,具体匪浅到何种地步,怕是没人知晓。

世人仅知,那金光瑶刚被金家认回不过半年时间,聂怀桑就上位成了聂家家主,虽然为人懦弱,但是家主之位之坚固,竟无人撼动。

聂怀桑领回聂明玦的尸体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感谢,他早就知道是阿瑶虐杀了大哥,他只是想等阿瑶漏出破绽,然后乖乖回到他身边,怪只怪当初大哥演了一出戏,赶走了阿瑶,致使他的计划付诸流水,不然,十几年前,阿瑶就该是他的人了。

当年,怀桑看上了刚进到聂家的孟瑶,听闻这人去金麟台认亲却被踹下金麟台,觉着此人着实可怜,却又忍不住生出些恶意的心思来,使计离间了他的同僚,让他们几度羞辱他,怀桑就想看看,这人到底能有什么表现。

万万没想到,孟瑶竟极为聪明,阴差阳错的利用了大哥,还一跃而上成为了大哥的副使,本来只想逗弄一下小可爱的聂怀桑,感觉自己被小可爱狠狠的咬了一口,这口子极深,怕是一时半会好不了,正如他逐渐浓厚的兴趣。

后来,大哥要他去云深不知处求学,大哥怕他还没进山门就被退学,于是派了孟瑶随行,却正好如了怀桑的意。

孟瑶的八面玲珑怀桑在家就有耳闻,却并没亲见,这一路从清河到姑苏,孟瑶把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偶尔有对他(阿瑶)出言不逊的,他居然也能先致歉,面带微笑,然后以自己(怀桑)为重,聂怀桑感觉好极了。

从小到大,自己是个结不成丹的废物,读书也不行,大哥对他也很是严厉,物极必反,聂怀桑骨子里着实烦透了这些。但是遇到孟瑶之后,孟瑶温柔,有耐心,聂怀桑扮猪吃老虎上瘾了,他似乎很享受孟瑶用单薄是身板站在他前面保护他,又安于孟瑶的一切安排,当然,如果孟瑶能跟他一起读书那就再好不过了。

金光瑶这次跟着他来姑苏,聂怀桑也知道他怀了什么心思,不就是想在金家人面前露脸么,这种小要求,怀桑觉得在自己能接收的范围之内。

谁又料想的到,孟瑶居然能让泽芜君帮他解围,这是怀桑万万没有料想到的,不是说,蓝家人并不会多管闲事的么?且其他诸多世家,皆忌讳族中子弟的出身,这蓝曦臣怎么跟别人画风不一样啊。

其实,从清河到姑苏,孟瑶也不是没有察觉,随行之人有意无意的恶意,也不是没有怀疑过二公子,然而每次看到二公子可怜巴巴躲在自己身后的样子,总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二公子就是个普通的纨绔子弟,哪儿来那么多计谋。

这种想法根深蒂固,知道聂怀桑坐上家主之位也依旧不曾撼动几分,甚至在当上仙督之后,还拨冗指导怀桑如何处理家族事务,然数次之后发现自己这个义弟,却实在没有那个才能。

聂怀桑对这个人的欲念愈发不可收拾,尤其是见到他跟蓝曦臣愈发近乎,怎么看都不顺眼,也放任了这人十几年了,该收网了。

于是,魏无羡复生,蓝氏子弟遇险,让蓝忘机走出蓝家调查旧事,义城杀薛洋,一步一步,聂怀桑布的局天衣无缝,堪称完美,直到魏无羡打草惊了蛇,让金光瑶从金麟台跑了。

聂怀桑不想让自己小鱼儿跑了,于是一路尾随蓝忘机魏无羡来到了云梦,没想到,这人对自己还是那么心软,根本没想伤自己,该死的苏涉!!

本来蓝曦臣的那一剑,聂怀桑本意是想就此斩断阿瑶对蓝曦臣的情意,没想到温宁居然把大哥的头带来了,聂怀桑觉得事情大条了,自己怕是带不走这个人了。

果不其然,蓝忘机魏无羡合力将阿瑶封进了大哥的棺木里,永不超生。

聂怀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算错了,事情怎么会这样,大哥为何到死都不成全自己和阿瑶,为什么他们都觉得阿瑶十恶不赦……

“诶,听说了么?清河前些日子举办了清谈会。”

“清河?那一位,‘一问三不知’”

“道友注意言辞,那可是新任仙督。”

“仙督?不是金光瑶么?”

“金光瑶都是哪辈子的老黄历了。不过你说起金光瑶,我倒觉着前些日子清河的清谈会,颇有几分以前金家的影子在。”

……

匠心,用在死物上,怕是鬼斧神工,可是用在算计人心上,终究算不过老天爷的。


天权國太傅

【温晁×岳云鹏】拜师

#温晁x岳云鹏# #南极圈冷CP# #ooc警告# #私设注意# #纯属娱乐,圈地自萌# #XJB写#   


温氏集团,发迹于陕西,靠的是祖辈发展的煤矿生意,虽然是暴发户起家,但是架不住先代家主有生意头脑,随后的每一代家主都努力发展家族事业,硬生生的把自家挤进了四大顶级世家之中,成为了第五大顶级世家。

温晁,当代家主次子,外界传闻此人争抢好胜,骄傲自大,且目空一切,唯他独尊,是下一任家主的强有力竞争者,然则,谁又能想到,温二公子其实是个努力上进,热爱传统文化的社会主义好青年呢?

温晁是真的爱相声,从他准备上大学念得专业就能看出来,相声表演。倒不是真的为了上台表演,...

#温晁x岳云鹏# #南极圈冷CP# #ooc警告# #私设注意# #纯属娱乐,圈地自萌# #XJB写#   


温氏集团,发迹于陕西,靠的是祖辈发展的煤矿生意,虽然是暴发户起家,但是架不住先代家主有生意头脑,随后的每一代家主都努力发展家族事业,硬生生的把自家挤进了四大顶级世家之中,成为了第五大顶级世家。

温晁,当代家主次子,外界传闻此人争抢好胜,骄傲自大,且目空一切,唯他独尊,是下一任家主的强有力竞争者,然则,谁又能想到,温二公子其实是个努力上进,热爱传统文化的社会主义好青年呢?

温晁是真的爱相声,从他准备上大学念得专业就能看出来,相声表演。倒不是真的为了上台表演,二公子说了,学这个就是个乐,图自己高兴舒坦,反正家里也不用他继承家业,高考后准备把儿子塞进北大学政治经济的温若寒默默地放下的手里的棍子,回卧室床头扒拉出一把枪来。

后来据温二公子说,他跟他爸据理力争,讲事实摆道理,终于成功的学了自己的心仪专业,然而又无奈于老父亲苦苦相劝,退让了一步,学了他爸想让他学的政治经济学。然而事实上,棍棒底下出孝子,他爸把他给揍了,安排到他另一个爸手底下念书,至于相声,全是不上课的时候,去小园子了听着学的。

大学四年,硕士三年,温二公子在小院子里泡了整整七年,见证了许多名角儿从默默无闻到家喻户晓,喜欢相声的心却依旧如火炙热,于是,在准备考博的这一年,温二公子准备拜师。


其实,二公子早几年的时候也想过拜师,不过从小园子里走出去的,大多忙于商演,人家没空,二公子也没空,后来二公子闲了,却发现小园子里离开的都是些叛徒,二公子恶心于这些人的嘴脸,于是拜师又被搁置了,后来啊,二公子来小园子就不是专心的听相声了,而是仔细的观察台上的演员,倒不是看上谁了,那温二公子看上谁了,肯定是那人祖坟冒青烟了,温晁只是想从中发现一位自己未来的师傅。

皇天不负有心人,还真的被他看上那么一个,是个小胖子,跟这园子后台那些有些吨位的来说,还真不算胖,但是比新进血液来说,还是有点发面馒头的意思的。这小胖子叫岳云鹏,属于这园子里元老级别的人物了,但是为人谦逊,也不爱抢风头,园子里家族表演的时候,明明是也压轴出场的,却还是躲在师兄弟身后,平常的画风也是和煦有礼,温文尔雅,态度温和,特别是写了一手好字。

温晁特别喜欢字好看的人,他觉得字如其人,能写出一手好字的人,品性绝对坏不到哪儿去,于是,二公子的拜师漫漫长路开始了。

岳云鹏此人,有个艺名“小岳岳”,因一首“五环”而红遍大江南北,从小园子里走出去之后就很少回园子了,偶尔温晁会在后台幕布处看到他,这人每每抬眼看见都回以微笑,然后继续听师兄弟们你来我往。

温晁开始追专场,追现场综艺,甚至追到了片场看人拍戏,每次都是短短相聚(温晁以为的相聚),又匆匆告别,随着见到的多面岳云鹏,温晁越发觉得,自己的眼光独到,没选错人。

但是温晁的一系列举动,却惊动了温家现任家主温若寒,本来儿子小打小闹没啥,听相声,捧角儿在温若寒看来都无可厚非,毕竟不是乱搞男女关系这种有关原则的事情。也就随着温晁去了。

然而,当他看到儿子最新的信用卡账单时,眼皮子却使劲跳了跳,这小崽子捧角居然花的比乱搞男女关系都多,温若寒觉得,自己不能不管了。于是……后来,温若寒成了郭德纲的忠实观众。

岳云鹏也不是没有注意过自己的观众,第一排正中的那个小伙子,也跟了自己好几年了,几乎场场必到,偶尔的综艺现场,也能看到他的身影,岳云鹏有时候也会好奇,这人就真的听不腻么?

散场的时候,温晁跟普通观众一样上去献花,要签名,小岳岳在人群中精准的接到了温晁手里的照片,刚刚签完就看到这人对他做了一个翻转的手势,小岳岳的手比眼快,已然翻了过来,只见背面写到“岳哥,你收徒么?”

小岳岳脸上挂着笑,无声的朝着温晁摇了摇头,把签完名的照片还给他,只以为他是开玩笑的,毕竟。这年头,追着他们跑的,又有几个会送便宜给人抄的?于是又接下了另一位粉丝的开始签名。温晁倒是不生气也不气馁,如果拜师真的有这么轻松,他温晁还不惜得拜呢。于是,愈发觉得自己眼光不错。

但是被人拒绝的滋味不大好,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温晁走出人群,朝着舞台上大喊,

“岳哥,我喜欢你,当我男朋友吧!”

此话一出,全场寂静。

温晁满意的转过身走出场馆,却没看到身后舞台上,小岳岳轻微的点了点头。



Rhino

这一集也有吃足萧雷萧的粮鸭,扑护、注视、安抚还有敲打什么的,都太宠了

依旧是这个感受:南极圈的土地也是土地,而且蕴含着丰富的资源
看满世界都在说一家三口,感觉这辈子都没希望扩列了,但是没关系,毕竟喜欢的东西很冷门很冷门这种事,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了2333

再絮叨下攻受这事,我的眼光向来跟正常人不大一样,看第一集时粉上这对,第一反应就是萧老板攻,但似乎为数不多的站这对的人中的多数,是雷萧党。因为我素来很接受逆cp,并且为了吃到粮,就跟着也站雷萧, 加上个人爱雷雷甚至超过爱萧老板,就越来越爱雷萧(自己最爱的人是攻在我看来很是件好事)但我这人本质上,大概还是站萧雷多一点😂

这一集也有吃足萧雷萧的粮鸭,扑护、注视、安抚还有敲打什么的,都太宠了

依旧是这个感受:南极圈的土地也是土地,而且蕴含着丰富的资源
看满世界都在说一家三口,感觉这辈子都没希望扩列了,但是没关系,毕竟喜欢的东西很冷门很冷门这种事,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了2333

再絮叨下攻受这事,我的眼光向来跟正常人不大一样,看第一集时粉上这对,第一反应就是萧老板攻,但似乎为数不多的站这对的人中的多数,是雷萧党。因为我素来很接受逆cp,并且为了吃到粮,就跟着也站雷萧, 加上个人爱雷雷甚至超过爱萧老板,就越来越爱雷萧(自己最爱的人是攻在我看来很是件好事)但我这人本质上,大概还是站萧雷多一点😂

欧源

热源

#今天下午因为红暴停课,所以更文
#女攻男受
#哨向
#ooc预警
#谨慎食用,以防食物中毒
#别骂我(´°̥̥ω°̥̥`)

迪丽热巴坐在一旁的休息室里,眼睛却盯着休息室外的男孩。

她这次是来巴黎欧莱雅补拍广告的,恰好遇上了这个小她八岁的孩子。

微张的粉嫩嘴唇,隐隐可以窥探到里面一对白净的兔牙。双眼微眯,迷离的神情中透出点懵懂,手指抵在脆弱的脖颈,是勾人的姿态。

唇红齿白与风情万种都无法形容他这种撩人却不自知的模样。

“他今年也快18了,怎么长得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她看着外面的王源,“太嫩了点儿。”

“不过正对我胃口。”迪丽热巴的眼睛里透出点意味不明的情感。

旁...

#今天下午因为红暴停课,所以更文
#女攻男受
#哨向
#ooc预警
#谨慎食用,以防食物中毒
#别骂我(´°̥̥ω°̥̥`)

迪丽热巴坐在一旁的休息室里,眼睛却盯着休息室外的男孩。

她这次是来巴黎欧莱雅补拍广告的,恰好遇上了这个小她八岁的孩子。

微张的粉嫩嘴唇,隐隐可以窥探到里面一对白净的兔牙。双眼微眯,迷离的神情中透出点懵懂,手指抵在脆弱的脖颈,是勾人的姿态。

唇红齿白与风情万种都无法形容他这种撩人却不自知的模样。

“他今年也快18了,怎么长得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她看着外面的王源,“太嫩了点儿。”

“不过正对我胃口。”迪丽热巴的眼睛里透出点意味不明的情感。

旁边的助理听到了她的嘀咕,侧头侃了她一句:“怎么?看上人家了?”

“算是吧。”她还是盯着不远处的背影。

“咱老板眼光果然高,这孩子是圈子里为数不多的小向导,精神体是只小蝎子,而且性格也好。不少同他合作过的哨兵都抢着疼呢。”话锋一转,“不过热巴你怕是捞不到了,他那两个跟他同吃同住的队友都是哨兵,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迪丽热巴看了助理一眼,开口道:“我好看吗?”

“……好看。”助理明显就不懂她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回答了。

“我体不体贴?”

“当然体贴。”

“那我再问你,我是不是哨兵?”

“是啊。”

“最后一点,”她把食指立在助理眼前,“他有没有跟别人结合过?包括精神上和肉 体上。”

“他们工作室说没有。”

“那就对了,”迪丽热巴收回手,并打了个响指,“既然没有结合过,那么有哪个向导会拒绝像我这样一个又好看又体贴的哨兵呢?”

“再说了,我的老伙计肯定也喜欢他。”她伸出左手,上面赫然绕着一只半臂长的红色蜈蚣。

迪丽热巴将它举到面前:“喜欢小蝎子吗?老伙计。”

蜈蚣晃了晃触角,算是点头。她就从这个简单的动作里看出了小愉悦。

“到时候,我的老伙计只要咬上那么一口,我的源源小朋友就任我摆布了~”

她眯起双眼,嘴角勾起一个欣喜的弧度。

“老板,不是我扫你的兴,精神体只能攻击精神体的吧……”

“可精神体连接的是意识啊,精神体迷糊了,意识不也就迷糊了。”迪丽热巴白了助理一眼。

“生米煮成熟饭不就好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