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南极石

12.6万浏览    3705参与
滚石君
呐,你看到那孩子了吗? 那个特...

呐,你看到那孩子了吗?

那个特别的孩子。

他有纤细的身体,白色制服和高跟鞋;

他有雪般的头发,冰一样的双眸和容颜。

他脆弱,温柔,还有点小傲娇;

他强大,自信,他孤单了几百个冬天。

他是冬天的国王,冰雪中的巡礼者;

他美如童话,更胜流水传颂的诗篇。

他曾向天空伸出手,天空无法回应他;

他试着与冰雪交友,可冰川的哀嚎也掩盖不了肆意疯长的寂寞;

他喜欢阳光,喜欢为数不多的晴天,哪怕月人会来犯,哪怕温暖会将他的存在抹去。

他的生命只存在于冬天,他就把冬天当做整个生命去燃烧;

他或许会在梦中描绘春风与花的形状,因为他的眼里不曾进驻一丝春天。

如果你见到他了,请帮我转告他

—...

呐,你看到那孩子了吗?

那个特别的孩子。

他有纤细的身体,白色制服和高跟鞋;

他有雪般的头发,冰一样的双眸和容颜。

他脆弱,温柔,还有点小傲娇;

他强大,自信,他孤单了几百个冬天。

他是冬天的国王,冰雪中的巡礼者;

他美如童话,更胜流水传颂的诗篇。

他曾向天空伸出手,天空无法回应他;

他试着与冰雪交友,可冰川的哀嚎也掩盖不了肆意疯长的寂寞;

他喜欢阳光,喜欢为数不多的晴天,哪怕月人会来犯,哪怕温暖会将他的存在抹去。

他的生命只存在于冬天,他就把冬天当做整个生命去燃烧;

他或许会在梦中描绘春风与花的形状,因为他的眼里不曾进驻一丝春天。

如果你见到他了,请帮我转告他

——我再也走不出你不再孤单的那个永恒的冬天了。

——从此以后,再无春日可言。(转自b站评论)

墓羽
“南极......是代替我被抓...

“南极......是代替我被抓走的。”


南极降生在寒冷又孤寂的凛冬,极其特殊的体质,便注定了他被困在冬天的宿命。冬天是那么的安静,他一日复一日的看着死寂的大地,直到春的第一支芽冒出,他感到自己越发的脆弱,真可惜,今年又见不到春天了。他不是没有被浮冰蛊惑过,浮冰说,想逃离冬天吗?过来吧,会有办法的,如果春天来了还没有找到方法,就又要在沉睡中度过一年了……可是,可是,还有老师啊……幸好有老师,只有老师不会再冬天沉睡,和我一样,很寂寞吧,所以


“所以,为了让老师不感到寂寞,冬天就......”


“拜托你了。”

“南极......是代替我被抓走的。”


南极降生在寒冷又孤寂的凛冬,极其特殊的体质,便注定了他被困在冬天的宿命。冬天是那么的安静,他一日复一日的看着死寂的大地,直到春的第一支芽冒出,他感到自己越发的脆弱,真可惜,今年又见不到春天了。他不是没有被浮冰蛊惑过,浮冰说,想逃离冬天吗?过来吧,会有办法的,如果春天来了还没有找到方法,就又要在沉睡中度过一年了……可是,可是,还有老师啊……幸好有老师,只有老师不会再冬天沉睡,和我一样,很寂寞吧,所以


“所以,为了让老师不感到寂寞,冬天就......”


“拜托你了。”

寶石毒無解

夢魘-1

大地開始復甦,法斯獨自走在學校,他準備前往冬眠室,將在冬眠的同伴叫醒。

他的步伐沒有以往的輕盈,相較之下沉重了許多,不單單是因為合金的重量,還有他在這個冬天所經歷的一切。

將他壓迫得近乎碎裂。

“快點,不然趕不上早會的。”

『嗯,說的對,我應該早點回來的。』法斯說道,他加快了腳步,『抱歉,安特庫。』

沒有回應。

他所呼喚的名字迴盪在走廊,他並沒有得到回應。

“喀噠”

鞋跟的聲音變得清晰,法斯猛然停下腳步,忽然意識到自己剛剛說了些甚麼。

他扶著額頭,晃晃腦袋,是太累了嗎?最近很常出現幻覺,還有幻聽。

“快點。”

熟悉的聲音催促著他,他好像看見白色的身影在前方不遠處。

『……來了。』

就這樣吧。

至少,還見的到他。

*****...

大地開始復甦,法斯獨自走在學校,他準備前往冬眠室,將在冬眠的同伴叫醒。

他的步伐沒有以往的輕盈,相較之下沉重了許多,不單單是因為合金的重量,還有他在這個冬天所經歷的一切。

將他壓迫得近乎碎裂。

“快點,不然趕不上早會的。”

『嗯,說的對,我應該早點回來的。』法斯說道,他加快了腳步,『抱歉,安特庫。』

沒有回應。

他所呼喚的名字迴盪在走廊,他並沒有得到回應。

“喀噠”

鞋跟的聲音變得清晰,法斯猛然停下腳步,忽然意識到自己剛剛說了些甚麼。

他扶著額頭,晃晃腦袋,是太累了嗎?最近很常出現幻覺,還有幻聽。

“快點。”

熟悉的聲音催促著他,他好像看見白色的身影在前方不遠處。

『……來了。』

就這樣吧。

至少,還見的到他。

*****

冬眠室的情況十分精彩,大家各個睡眼惺忪的,只有翡翠很優秀,沒有賴床。

“大家還很累呢。”

聲音很近,彷彿在他耳邊細語著。

嗯,我該怎麼做?安特庫。

“先幫大家準備好早會吧。”

『……大家,還可以多睡一會兒,我會看著的。』法斯乖巧的向大家說著。

『真是幫了大忙……安特庫……』還在睡夢中的露琪爾並未發現異狀。

『安特庫他……』法斯喃喃自語,他知道的。

安特庫不在了。

他不是安特庫。

“說啊。”

與他對話的不是本人。

“我已經不在了。”

安特庫的身影佇立在露琪爾身邊,虛幻且飄渺。

在他眼前的身影只不過是幻覺。

『阿……』話語堵在喉嚨,法斯慌亂的看著安特庫。

他說不出口。

明明已經知道了,卻無法親口說出。

“這不會很難。”

“要有勇氣,法斯。”

“不是想改變?”

『……安特庫他,在月亮上。』

大家紛紛露出錯愕的神情,為法斯所說的話感到驚訝,還有他那雙奇異的手臂,以及身上散發出的陌生氣息。

總感覺,他們曾經朝氣的法斯已經不在了。

『法斯……對吧?』最靠近法斯的露琪爾困惑的問。

『嗯。』

『安特庫的事情是真的?』

幻影看著他,法斯抿了抿嘴。

『……嗯。』

『那雙手……還有頭髮……』

『之後會好好說明的,老師……應該也有些事情要說。』法斯打斷露琪爾的話,不安的抱住自己。

『我明白了,總之,你能幫我去看看辰砂的狀況嗎?告知他來參加早會。』

『辰砂……?』

這個名字,好熟悉。

『啊啊,你曾說過你們關係很尷尬,還是我去好了。』

『不,我會去的。』

法斯看著露琪爾身邊的空位,安特庫不知何時消失了,他腦袋稍微發愣了會兒。

『辰砂,是誰?』

空氣似乎凝結了,大夥滿臉錯愕。

“連這種事都忘了嗎?”一雙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什麼事?我忘了什麼?

“你還記得什麼?”那雙手覆在了他的眼上。

我還記得……

“明明不想戰鬥,卻還是保護了我。”

“勇氣,法斯。”

銀色的液體拂面而來,他嚇的伸出手抵擋,下一秒發現只是幻覺,露琪爾被他的舉動有點驚嚇到,臉色不太好。

『那、那個不算……』法斯疲憊的晃晃腦袋,『我的狀況……該不會很糟吧?』

『……看來是呢。』露琪爾回答道。

****

早會,很不想參加。

以新姿態出現在大家面前,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法斯還是覺得很害羞。

“快點,要遲到了。”白色的幻影催促著。

『抱歉,安特庫。』他回答著,然後加快腳步。

但知道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他不自覺放慢速度。

等等要向大家細說那時候的事情。

想到這,法斯就覺得難受,他痛苦的掩面,合金的雙手逐漸崩壞。

他不想回憶,他不想去說。

“怎麼了?”

穿著黑色高跟的人兒站在他面前。

“又想逃避了?”

『不是的……我沒有……!』

法斯慌亂的抬起頭,他朝著對方極力反駁,但眼前空無一人。

這樣下去不行。

如果再這樣下去……

他會……

崩潰的。

踏著沉重的步伐,終於到了會議室,法斯穿越夥伴們,走到桌前,開始仔細說明事情經過。

他感覺到體內的合金在流動,以非常快的速度。

『安特庫為了保護我,被月人帶走了。』

“啪嚓”

『在緒之濱與鑲嵌粉色螢石的新型月人交戰。』

“啪嚓”

合金伸長,從身體裡傳出了碎裂的聲響。

『他們被打倒霧散後,緊接著又出現第二批月人,雖然比較小,但卻是亞歷報告裡沒……』

法斯語氣平淡地說著,大家看著變形的合金,紛紛都露出害怕、困惑、不安的神情,沉浸在自己情緒中的法斯並沒有發現。

“啪嚓”

“啪嚓”

“啪嚓”

他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正在被磨損。

感受的到合金在體內又弄出許多裂痕。

……

……不是。

不是的。

不是,合金。

是他。

是自己在碎裂。

還有在人群之中的安特庫。

裂痕逐漸蔓延開來,在那張俊美的臉龐留下痕跡。

不要,他不想說了。

那天從牢籠看出去的畫面不斷在腦中浮現。

“法斯,勇氣。”安特庫開口說道。

勇氣、勇氣、勇氣……

對啊,如果是安特庫的話,肯定……

『……大概長這樣……嗯?』

法斯感覺到有些不對,他困惑的看向大夥,發現所有人都露出害怕的模樣。

很奇怪嗎?

他不禁這麼想,忽然有些不好意思。

如果安特庫在的話,會對他說些什麼呢?

法斯看向安特庫原本在的地方。

什麼都沒有。


❄️❄️❄️


還活著。

_(;ω; 」∠)_

太久沒寫文還在復健

最近的願望是好好睡個覺

然後法斯恢復健康(心裡層面可能有點困難?


累.jpg


304E

阅前提醒

意识流法斯第一人称


我是鲜活的,明艳的,流淌着金色且背负罪孽的。

我痛苦地活在每一个冰冷的冬日里,雪落下来,就落在我的手臂上,那仿佛是冬日的阳光。

闪耀着不属于人世间的光芒。

我总是一步步在走廊上来回穿梭,从第一根石柱走到最后一根石柱,在这个冬天里,我已经把柱子上的所有裂纹都抚摸了一遍,指尖的触感让我意识到,我正冰冷的存在着。

说起温度,我们与月人和王的种族都不一样,当阳光照耀我们的时候,我们是温暖的,但是当我处在寒冬的夜晚,我开始思考一些沉重的问题的时候,我就开始寒冷,或许这是因为我们的心是寒冷的吧。

这么想,我把今天在巡逻时好不容易发现的一朵野花放在木盆上,就当...

阅前提醒

意识流法斯第一人称


我是鲜活的,明艳的,流淌着金色且背负罪孽的。

我痛苦地活在每一个冰冷的冬日里,雪落下来,就落在我的手臂上,那仿佛是冬日的阳光。

闪耀着不属于人世间的光芒。

我总是一步步在走廊上来回穿梭,从第一根石柱走到最后一根石柱,在这个冬天里,我已经把柱子上的所有裂纹都抚摸了一遍,指尖的触感让我意识到,我正冰冷的存在着。

说起温度,我们与月人和王的种族都不一样,当阳光照耀我们的时候,我们是温暖的,但是当我处在寒冬的夜晚,我开始思考一些沉重的问题的时候,我就开始寒冷,或许这是因为我们的心是寒冷的吧。

这么想,我把今天在巡逻时好不容易发现的一朵野花放在木盆上,就当作是给他的赔罪。

他可从来没有见过春天的花呀。

我这么想着,看着水母灯的颜色在墙壁上随着光线变换,觉得脑袋比平时重了许多,仿佛我的鼻尖睡着无数只蝴蝶。

眼皮开始沉重了,大块的黑色蔓延上我的视线,就像被踩碎的冰一样——冰?

我猛地清醒过来,他温柔的声音仿佛有一次出现在耳边,我看见在雪里被粉碎的他,第一次感受到声音是这么的有力。

碎片落下来,合金也顺着我的脸颊滴落到地上。

李一刀叨啊啊啊

上课干嘛呢我??


p1阿米娅

p2红绿柱石

p3小钻

p4南极

上课干嘛呢我??


p1阿米娅

p2红绿柱石

p3小钻

p4南极

蘑菇喜欢银杏

【美人鱼名场面】【宝石之国】

A魔卡少女樱读者,B还没想好,C宝石之国读者

A:读者朋友,你好你好,有什么事我们能帮到您

C: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A:我们是粉丝,我们不会怕,您请说

C:市川春子,她疯了

A:市川春子,是哪一位?

C:不是哪一位,是那个刀片发的很厉害的日本漫画家

B:画出老虚

C:不是这个,这个不是画漫画的

B:画出吾峠呼世晴(鳄鱼)

C:比这个早出道几年

B:画出荒木飞吕彦

C:是女的,也没这么早

B:画出田代哲也(斩赤红之瞳漫画作者)

C:这……

A:接过画纸,画出和泉纱雾,女的

C:打飞画纸,市川春子啊!宝石之国有没有看,就是那个主角不分性别的闪闪发光的,每天和一群莲藕人打架的宝石之国啊。明白吗?

A:明白了,您继续说

C:我17...

A魔卡少女樱读者,B还没想好,C宝石之国读者

A:读者朋友,你好你好,有什么事我们能帮到您

C: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A:我们是粉丝,我们不会怕,您请说

C:市川春子,她疯了

A:市川春子,是哪一位?

C:不是哪一位,是那个刀片发的很厉害的日本漫画家

B:画出老虚

C:不是这个,这个不是画漫画的

B:画出吾峠呼世晴(鳄鱼)

C:比这个早出道几年

B:画出荒木飞吕彦

C:是女的,也没这么早

B:画出田代哲也(斩赤红之瞳漫画作者)

C:这……

A:接过画纸,画出和泉纱雾,女的

C:打飞画纸,市川春子啊!宝石之国有没有看,就是那个主角不分性别的闪闪发光的,每天和一群莲藕人打架的宝石之国啊。明白吗?

A:明白了,您继续说

C:我17年底开始看的动画,当时宝石之国超火的,试问谁不知道啊,然后18年初开始看漫画,60话过后就开始发刀片,每一话都有,每一话拆一对cp,每一话啊。咔嚓帕哥腰斩露琪尔,咔嚓戴雅跟着法斯跑了,咔嚓紫水晶33也跟着法斯跑了,我就像吃了(屎一样)……

B:笑

C:你在笑什么?

B: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C:什么高兴的事情?

B:我喜欢的太太发糖了

A:笑

C:你又笑什么?

A:我喜欢的太太也发糖了

C:你们喜欢的太太,是同一人?

B:对对

A:不是,是发的糖一样甜

C:我再重申一遍,我没在开玩笑

B:对对

C:歪!!!!!!

A:我们言归正传,那个市川春子,她虐得厉害吗

C:她不是厉不厉害的问题,她真的是那种,很少见的那种,最新一话都给我吓傻了,法斯的样子超恐怖,比安特库碎了还恐怖,我怀疑市川是想超度我们而不是想超度三族,遗憾的是我没敢看完,没能看到最后虐成什么样子

AB:笑

C:你欺人太甚我忍你很久了!

B:我喜欢的太太发糖了

C:你明明就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B:读者朋友,我们受过严格的训练,无论多好笑我们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A:不如这样读者朋友,你先回去等消息,我们追完宝石之国呢,就立刻通知你

C:行你们赶紧看,很虐的做好心理准备,多放点纸巾

薛定谔的警察局,后面没什么改动了


蘑菇喜欢银杏

【填词】【宝石disco】

春天的花 摘下来放你脚下

那个无眠冬夜 安特库忘记回家

活成你的样子 剪掉齐肩长发

来的都是旧式 我想你啊

这是最后的冬天

这是第一个春天

放晴天哪里来的莲藕怪

架上锅火上盖

如此闪耀的宝石

但却没有大水袋

我前进的道路上面儿怎么能有小白

老秃瓢儿 祈祷机

莲藕们的超度机

海苔长发波尔滋

换头我选拉碧丝

【没填完因为我编不下去了押韵好难】

【等我哪天突然灵光一闪再接着填,如果有人能接更好】

【唱我是不会唱的,填完了也别指望我唱,填完欢迎翻唱】

春天的花 摘下来放你脚下

那个无眠冬夜 安特库忘记回家

活成你的样子 剪掉齐肩长发

来的都是旧式 我想你啊

这是最后的冬天

这是第一个春天

放晴天哪里来的莲藕怪

架上锅火上盖

如此闪耀的宝石

但却没有大水袋

我前进的道路上面儿怎么能有小白

老秃瓢儿 祈祷机

莲藕们的超度机

海苔长发波尔滋

换头我选拉碧丝

【没填完因为我编不下去了押韵好难】

【等我哪天突然灵光一闪再接着填,如果有人能接更好】

【唱我是不会唱的,填完了也别指望我唱,填完欢迎翻唱】

被正义制裁的七巷

【冬巡组】我等你长大

  “不知道为什么,我同桌老喜欢欺负我。”

  薄荷绿短发的女孩子嘟着嘴对白发哥哥说,他能解开她的一切困扰。

  她最喜欢的,除了收养他们的金刚先生外便是哥哥了——他像寒雪,也像暖阳。只只要她需要,他一直都在。

  “盘他。”

  白发男生撕开糖纸,蹲下身,把糖放到小家伙嘴边。

  “安特库哥哥真好!”

  第二天,小学部一直在说有一个男生被初中部学生会会长警告了。

  “那个大哥哥直接进我们班了。你知道吗,他好帅的!!!”小姐妹吉鲁空这么说,还补充了一句“虽然没有高中部的伊尔洛帅啦”。

  “空空,我天天见他,你不用和我强调他的帅气。”法斯勾着嘴角,“安特库琪赛特,我哥哥哦!”

  久违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同桌老喜欢欺负我。”

  薄荷绿短发的女孩子嘟着嘴对白发哥哥说,他能解开她的一切困扰。

  她最喜欢的,除了收养他们的金刚先生外便是哥哥了——他像寒雪,也像暖阳。只只要她需要,他一直都在。

  “盘他。”

  白发男生撕开糖纸,蹲下身,把糖放到小家伙嘴边。

  “安特库哥哥真好!”

  第二天,小学部一直在说有一个男生被初中部学生会会长警告了。

  “那个大哥哥直接进我们班了。你知道吗,他好帅的!!!”小姐妹吉鲁空这么说,还补充了一句“虽然没有高中部的伊尔洛帅啦”。

  “空空,我天天见他,你不用和我强调他的帅气。”法斯勾着嘴角,“安特库琪赛特,我哥哥哦!”

  久违的,安特库来接法斯回家,自工作以后几乎就没有时间再陪小家伙了。

  刚到校门口接法斯和一个小男生有说有笑,还——拉着手!

  他疾步走到她面前,抓着她的手腕,扭头就走。

  “哥……”

  法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迫跟着安特库走了。

  “哥哥,你抓疼我了……”法斯不满的嘟着嘴,企图挣开。

  “……抱歉。”安特库松开她的手,举着她的手腕到嘴边,轻轻吹了吹,“痛痛飞。”

  “哥哥这周怎么来了啊?”

  “为什么不能来。谈恋爱了?和那个男生。”

  法斯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她回来的时候和吉鲁空手牵着手一起出走出校门,而吉鲁空顶着短发,穿着男女一样的制服,被认成男生很正常。

  “哥哥和我一起走的是空空,女孩子啊。”法斯抓抓后脑,“我喜欢的人,是、安特库哥哥啊……”

  安特库愣了愣,随即嘴角勾起一抹笑:“喜欢谁?我没听清。”

  “我,法斯法菲莱特,喜欢你,安特库琪赛特!”

  安特库看着脸颊发红的小姑娘和他告白,心情大好,伸出双臂把她揽到怀里:“我等你长大,会给你穿上婚纱的。”


江江

[冬巡组]幸福的的遗忘

看了新的漫画剧情,我觉得我还能在刀里抠糖,真的,大概……

顺便好久没整冬巡了,有点紧张激动

顺便庆幸安特库早早退场,让原本看上去彻底没了的冬巡组在漫画里和其他跳楼股对比时才会让人没这么难受……好吧,我其实难受死了。

顺便高亮提个醒,这是百合向冬巡

————————————————

  法斯的计划经历了无数次失败,她脆弱的身体早被现实打成一堆渣,就算再次拼好,过去的磷叶石也再也回不来了。

  在美丽神秘的月亮上,法斯再一次变成了由各种矿石、金属混合物组成的稀散硬块——其实也说不上多硬。

  也就比玻璃坚硬一些,比她的心脆弱一点。

  宝石们不像人类,有着明晰的身体器官,她们对这个...

看了新的漫画剧情,我觉得我还能在刀里抠糖,真的,大概……

顺便好久没整冬巡了,有点紧张激动

顺便庆幸安特库早早退场,让原本看上去彻底没了的冬巡组在漫画里和其他跳楼股对比时才会让人没这么难受……好吧,我其实难受死了。

顺便高亮提个醒,这是百合向冬巡

————————————————

  法斯的计划经历了无数次失败,她脆弱的身体早被现实打成一堆渣,就算再次拼好,过去的磷叶石也再也回不来了。

  在美丽神秘的月亮上,法斯再一次变成了由各种矿石、金属混合物组成的稀散硬块——其实也说不上多硬。

  也就比玻璃坚硬一些,比她的心脆弱一点。

  宝石们不像人类,有着明晰的身体器官,她们对这个世界的所有认知与记忆都融合在如骨般纯净的矿石身体中。回忆的细节遍布全身的每一处,只要不损坏,就不会遗忘。

  磷叶石——或许现在不能算磷叶石了,应该叫“夹杂着磷叶石碎片的矿物块”,她在一次又一次灾难中被打碎,拼凑完整,再打碎,再收集,逐渐变成现在的样子。

  她的眼球被大狗的爪子拍成了碎渣,却还能看见星空,宇宙与漆黑的未来。

  “明明碎成这样了,为什么还活着。”

  她听见各色杂质在胸腔一同发出的噪音,像针一样将她残存的知觉扎得遍体鳞伤,她那颗孤独地烂在一旁的眼球在月球土里缓缓渗出合金液体,像发白的鱼眼被泡出了水。

  “为什么。”

  单单是活着,就已经带给她无休止的痛苦。

  她听见烂成碎片的身体里有无数声悲鸣。

  “想要变成星空中千万颗粉尘里的其中一个。”

  “再也不拯救别人了。”

  …

  “所以——”

  …

  “为什么还是死不掉?”

  她绝望地呼喊着,但没有人听见,她的同伴与她的敌人站在同一阵线,用面对怪物时才有的眼神恐惧地看着她的残肢,法斯麻木地望着宝石们与月人亲切地交谈,仿佛月人才是她们的伙伴,而自己只是一个笑话。所有的努力不过是一厢情愿。

  只是她的一厢情愿而已。

  当她在遥远的故乡眺望时,月亮是银白色的,像雪一样。有某个同伴曾在冬天与她在漫天飘雪里漫步,坐在雪丘边上看着月亮。月光一如既往的清冷,她却在那时感受到了温暖。那位忘记了名字的同伴坐在她身边,一头银发,神色平和温柔。

  “…….,和你在一起就会觉得很开心!”

  她隐约记得自己在雪中对那个人说。

  依赖、信任、崇拜,这些复杂却又让人感到幸福的词汇在她的意识中苏醒,正努力将她从那一片混沌中拯救出来,唤醒她,重新为她指路,带领她继续寻找光明。

  “以后的冬天,就让我来陪你吧!……!”

  她叫什么?

  法斯的身体里还留着一些关于冬天的记忆,她却始终想不起对方的名字。她迷茫地看见自己的过去,见到了很久很久以前,她[磷叶石]的样子,薄荷色的短发,修长白皙的四肢,被石头磕得掉灰时会露出身体内部如同湖水般翠绿的颜色,阳光下,还会折射出一层层波浪似的宝石肌理。没有敏捷的腿,没有可以自由伸展的手臂,眼睛与躯干仍然属于自己,她躺在草丛中,有黄色蝴蝶落在她的脸颊,轻柔地吻她。

  法斯的过去有多单纯幸福,现在就有多悲惨绝望。记忆中那个被她遗忘了名字的银发伙伴,美丽又强大,是她心中的月亮,清冷却温柔。

  过去残留在心底的对某些人的依恋与此刻对现实掩饰不住的厌恶同时拉扯着法斯的神经,她的意识在当下与曾经中摇摆不定,一切美丽的回忆被她心中的怨恨撕扯着展现在她眼前,她体会到无边的孤寂。身体碎块间的吸引力越来越弱,法斯知道月人和那只大狗正在将自己分装。

  她曾经十分羡慕的钻石姐姐在远处对这一幕无动于衷,在几百年前还会关心问候她的宝石同伴也在冷眼旁观,法斯的心情再也不会因为她们而有所波动了。

  她安静地感受着身体倍分离,搬运,拆解,突然发觉自己是多么幸运。

  她应该庆幸,她忘了那个同伴的名字。

  她应该高兴,她对那个同伴的记忆早已变得模糊不清。

  否则当那个人站在她面前也用这种目光望着她的话——她对这个世界仅存的幻想将尽数崩塌。

  她感到幸福,因为她遗忘了心中的月光。

  这是法斯在背叛与无助中唯一感到欣慰的事情了。

  “太好了,我不记得你。”

  月人将她抬走了。

  这幸福的遗忘。

   

        end

酒糕

南极石梦乡场照。
“与我守护南极吧。”(刀不还原歉)

南极石梦乡场照。
“与我守护南极吧。”(刀不还原歉)

棠齐

【法斯中心】这条黑路没有回头的机会

非常意识流的一个摸鱼orz

相当虐。

看完82我竟然还嗑的动冬巡( ˘͈ ᵕ ˘͈ )

写完特别心疼法斯/很有代入感

市川你鲨了我和鲨了法斯选一个吧(跪)

————————正文

  法斯法菲莱特站在空无一人的大殿之中,欣喜而又跃跃欲试地捧起地上那把细长而轻便的长刀,恍惚看到伊尔洛将刀递给他,然而他刚刚捧起就又扔在地上,似乎因为难以承受刀的重量而跪坐在地上,眼前长刀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随后是刺耳破碎声,他的双腿从大腿根截断。他好像看到王在他的背后向远方走去,扭头露琪尔正仔细地给他接上玛瑙双腿,手术时听到辰砂微小的声音,模模糊糊想起那时的承诺。

  露琪尔化作了掠影,承诺融...

非常意识流的一个摸鱼orz

相当虐。

看完82我竟然还嗑的动冬巡( ˘͈ ᵕ ˘͈ )

写完特别心疼法斯/很有代入感

市川你鲨了我和鲨了法斯选一个吧(跪)

————————正文

  法斯法菲莱特站在空无一人的大殿之中,欣喜而又跃跃欲试地捧起地上那把细长而轻便的长刀,恍惚看到伊尔洛将刀递给他,然而他刚刚捧起就又扔在地上,似乎因为难以承受刀的重量而跪坐在地上,眼前长刀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随后是刺耳破碎声,他的双腿从大腿根截断。他好像看到王在他的背后向远方走去,扭头露琪尔正仔细地给他接上玛瑙双腿,手术时听到辰砂微小的声音,模模糊糊想起那时的承诺。

  露琪尔化作了掠影,承诺融入浮光。

  合金从肩膀中流出,折断了双臂,双臂坠地,地面又仿佛变成冰川,安特库琪赛特如一道流光追随着断臂钻入冰河。

  此刻万物沉寂。

  法斯法菲莱特的瞳孔紧缩,犹如窒息。

  “安特库…”

  轰——

  安特库琪赛特劈开冰川,从冰河中跃出,如一道利刃朝法斯法菲莱特身后斩去。

  法斯法菲莱特的目光追随着安特库琪赛特转向他身后,紫红色的天空下,白色的身影冲向月人,黑色的刀斩碎了一切。

  恐惧又一次涌了上来,几乎勒住法斯。

  那日的画面又在眼前重现。

  合金不受控制地溢出,几乎包裹住了法斯法菲莱特。

  “喂——”

  回忆结束了。

  安特库琪赛特完好地站在他面前,面带微笑,毫发无损。

  合金从眼角溢出,法斯控制合金想替安特库挡住身后。

  飞来的箭矢如视无物地穿过了合金刺向安特库。

  安特库的笑容凝滞在纷飞的洁白碎片中。

  合金从脸颊淌下,法斯法菲莱特的脸上挂着两道金泪

  合金炸成了一朵金莲。

  现在的我已经不是曾经的我了。我可以保护安特库了吧。

  然而金莲包住了他们,月人的手却拾起了安特库的碎片。

  合金狂乱地舞动着,如同鞭子抽打着月人的手。

  还给我!还给我!放下!放下——

  没用的。

  他伤不到他们。

  此时周围已再无安特库的痕迹,月人即将返航。

  于是他拾起了地上的一把破冰刃——不知何时出现的刀。

  他用力握住刀柄满怀愤怒地朝紫红色的天空奋力掷出,颜色与这一切都格格不入的月人是如此遥远。

  为什么这么遥不可及!

  他的脸上满是狰狞,却再无一点力气,于是便任凭自己的身体放下来,伏在地上。任凭合金肆意地流出身体。

  为什么再来一次……还是这种结局。

  法斯法菲莱特微微抬了抬头,却看到洁白的双脚。

  他像爬虫一样匍匐在地上,艾库美亚如皇者一般俯视着他。

  皎洁的地板映出他可怖的模样。

  青蓝色短发稀稀落落地挂在头上,半个头颅已经没了,一只眼空洞洞,另一只珍珠眼正盯着地板上的自己。

  四肢身体再无完整。

  像极了爬虫啊。

  他恍惚听到安特库对他说“你改悔罢”

  哪还有改悔的机会。

  梦里有,但是我抓不住。

  我毫无退路。

  “再试一次,是老师把我拼好的,他还爱着我。”

  “这一次,我会把阻碍我的宝石都磨成粉。”

H.W
昨天又重刷了一下宝石……啊啊啊...

昨天又重刷了一下宝石……啊啊啊啊安大哥啊

本来是想画好好的安特库的,然后一个没忍住就又画碎了

狂草警告

昨天又重刷了一下宝石……啊啊啊啊安大哥啊

本来是想画好好的安特库的,然后一个没忍住就又画碎了

狂草警告

诉讼笔录

《永夜》 第三章插图+目前可以解禁的人设


P1 杀死搭档的安特库(3-2插图)

P2 安特库人设

P3 芙露特人设

P4 法斯人设

P5 辰砂人设

《永夜》 第三章插图+目前可以解禁的人设


P1 杀死搭档的安特库(3-2插图)

P2 安特库人设

P3 芙露特人设

P4 法斯人设

P5 辰砂人设

阿無阿无啊呜锕钨

黑历史重绘

终将会成为新的黑历史

黑历史重绘

终将会成为新的黑历史

冇粮磕
【我只要美女站在一起就会开心】...

【我只要美女站在一起就会开心】【?】

【我只要美女站在一起就会开心】【?】

今天洛尘影会画画了吗

p1,2是辰砂

p3小南极


这回是正宗摸鱼了

p1,2是辰砂

p3小南极


这回是正宗摸鱼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