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南通

21425浏览    27073参与
AgcB
你们见过最骚的操作有多骚🌝

你们见过最骚的操作有多骚🌝

你们见过最骚的操作有多骚🌝

AgcB
没有好说的~

没有好说的~

没有好说的~

もも酱

我不管,小英雄赛高!!平哥赛高!!!

我不管,小英雄赛高!!平哥赛高!!!


CAI

韩国济州岛  胶片

韩国济州岛  胶片

CAI

澳大利亚 胶片

澳大利亚 胶片

CAI

香格里拉 大理行  胶片

香格里拉 大理行  胶片

待雪

七老八十身体健,

笑等阎君到门前,

人间冷暖己尝遍,

陪我天堂赏風景!

七老八十身体健,

笑等阎君到门前,

人间冷暖己尝遍,

陪我天堂赏風景!


叉闰土的某猹
画的不好看又怎么样,我脸皮厚啊...

画的不好看又怎么样,我脸皮厚啊,啊哈哈哈哈哈哈,突然正经图,还是沙雕适合我,,。。

画的不好看又怎么样,我脸皮厚啊,啊哈哈哈哈哈哈,突然正经图,还是沙雕适合我,,。。

南笙旧墨

博君一肖:85号杀手【连载】23-24

By:南笙旧墨


很多很多私设 杀手博╳明星战


题外话:今天看到小赞在机场被CP粉叫战姐,还讲了很多不堪入耳的话,看着肖战拿着剧本双眼红肿地往前走,躲在电梯角落里背对着粉丝的镜头,真的好心疼。


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也是帮凶,甚至有强烈的念头想要弃文,无奈这篇文我花了很多心血写大纲,也是第一次写连载同人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热度不高,但是我还有地方写,还有人愿意看,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肖战火起来真的很不容易,我不想他这么早就对娱乐圈彻底失望,以后真的去B站工作了。


希望大家理智磕CP,圈地自萌即可,同人文也只是用来娱乐yy,就别舞到蒸煮面前去了好吧。


Chapter...

By:南笙旧墨


很多很多私设 杀手博╳明星战


题外话:今天看到小赞在机场被CP粉叫战姐,还讲了很多不堪入耳的话,看着肖战拿着剧本双眼红肿地往前走,躲在电梯角落里背对着粉丝的镜头,真的好心疼。


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也是帮凶,甚至有强烈的念头想要弃文,无奈这篇文我花了很多心血写大纲,也是第一次写连载同人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热度不高,但是我还有地方写,还有人愿意看,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肖战火起来真的很不容易,我不想他这么早就对娱乐圈彻底失望,以后真的去B站工作了。


希望大家理智磕CP,圈地自萌即可,同人文也只是用来娱乐yy,就别舞到蒸煮面前去了好吧。


Chapter 23


楼梯间常年不见光,即使在六月份也十分昏暗阴凉,肖战后背刚刚撞上冰凉的墙,嘴上又迎来炙热的唇舌。


王一博在他颈间嗅到了一股不属于他们任何一人的香水味,不由得加深了这个吻,仿佛在宣誓主权一般将别人的气味全部抹去,留下自己的印记。


肖战两只手手揪着王一博的外套边,积极配合着他舌头的攻城掠地,这个吻是前所未有的热烈而迷人,仿佛要将肖战整个人吞吃下去。


听到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打破了只有唇与唇之间碰撞的声音的静谧,王一博瞳色微微一闪,注意到远处有个清洁工躲在一堆纸箱后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眼神立刻凌厉了几分。


肖战在接吻时习惯闭着眼,自然不会看到身旁有什么。


听到声响他才缓缓睁眼,因为近视又没戴眼镜,再加上楼梯间里暗无天日,远处只有一摞纸箱子,他并未注意到这里还有什么别的人,逃离王一博双唇的桎梏,紧张地问道:“什么声音?”


王一博一只手从下面探进肖战衣服里,先是浮于表面像是撩拨似的抚摸,肖战痒得微眯着眼,呻吟从齿缝中溢出:“嗯...”


“没什么,老鼠而已。”


被吸吮得微微红肿的双唇再次覆上,手也不自觉加大了力度,指甲轻轻刮擦过小腹,像是停驻在平静水面上的蜻蜓,惊起一圈又一圈的微小涟漪。


王一博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伸进上衣内口袋里掏出已经装好了消音器的枪,抽出还在肖战衣服里游走的手,闭着眼上了膛,再将手从肖战锁骨处伸进,睁眼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又闭上眼,嘴角上挑着举起枪,朝着那个方向扣下扳机。


重物轰然倒地的声音响起,在空荡荡的楼梯间内回响着。


那个清洁工王一博有过几面之缘,正巧是个聋哑人,但是也决不能让她看到,决不。


肖战想要偏过头去看发生了什么,却被王一博用手强硬地将头扭转过来,手肘弯曲撑在他头上方的墙壁上,低哑的声音如同吐着信子的毒蛇一般危险:“你不专心。”说罢是狂热无比的又一个吻,还啃咬着肖战的下嘴唇来惩戒他的分神。


远处地上倒着的的清洁工还在汩汩流着血,鲜血在地板上张牙舞爪地蔓延着,仿佛在诉说着自己的无辜。


空旷无人的楼梯间里,只余两人交换口水的暧昧声响。


肖战理智尚存,挣扎着推开他,喘着气哀求道:“别...我一会儿还要拍...唔...”


王一博哪里会听得进去,自然是捧住脸开始下一轮的强势进攻,肖战估摸着他们已经耽搁了十几分钟了,不能再拖了,又一次推开他。


“哈...你够了啊狗崽崽,我真的得走了。”


王一博看起来有些失落,肖战看着宛如炸毛幼狮一般的自家男朋友,像是安抚似的在他左脸轻轻印上一吻:“行啦,大不了晚上再陪你嘛。”


末了,又轻笑着在他耳边小声说:“王一博,你吃醋的样子真可爱。”


说罢肖战整理好衣物,走出了楼梯间,独留王一博一个人还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恍惚间想起,某天两人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新闻时,新闻写到某某在逃的杀人犯,肖战嘴里塞满了薯片,还不忘含糊不清地发表自己的意见:“这些杀人犯,太可恶了!”


王一博心脏突然一颤,弱弱地问了一句:“为什么?”


“哪有什么为什么!瞧你这话说的。每个人都有活着的权利,他们凭什么剥夺别人活着的权利?不仅可恶,而且可怕!”肖战义愤填膺的话语回荡在脑海里。


王一博呆滞地站在楼梯间里,看着自己那双杀人无数的手,仿佛一瞬间有无数濒死之人挣扎、恐惧的模样在他眼前飞速闪过,眼前一片猩红,其实不过是墙壁上灯开关微弱的红色光线而已。


他无力地背靠着墙反复思索着。


「可爱吗?可我刚刚杀人了呢。」


「你要是知道了,还会这么觉得吗?」


Chapter 24


“85号,最近你踩死的那些虫子并未招惹你,为什么要踩死那么多不相干的虫子呢。”


“看着心烦。”


“我们最近为了处理你的事情费了不少功夫,你稍微控制一点,不要再干出格的事了。”


“知道了,再见。”


又是一次任务汇报。


这段时间王一博出于种种原因杀了不少人,同时组织上替王一博擦了不少屁股,再三警告他不要再杀那些与任务无关的人,王一博总是敷衍地应下,实则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他清晰地感知到,肖战对他来说很不一样,不想杀他的想法一天一天累积,逐渐演变成一种近似决心的情绪。


王一博暂时强迫自己忽略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纵容自己沉溺在这种幸福的错觉之中,心里却依然会隐隐担忧,这终归不是长久之计。


「他终归是要杀掉肖战的。」


这句话像是他们平淡生活里的一根刺,并无大碍,却又隐隐作痛。


王一博不得不承认,他已经对未来有了期待,也有了想要守护一个人的冲动。


「这是爱吗?」


他不明白。


也没人能明白。


肖战的粉丝们渐渐注意到肖战身边这位长相过分出挑的保镖,一日,肖战坐在机场大厅内候机,粉丝一边疯狂地摁快门,一边提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哥哥哥哥,看这里!你旁边这个小哥哥是你的保镖吗?”


肖战笑着侧头看了王一博一眼,眼神甚是宠溺:“是啊,怎么了?”


粉丝们更加激动了,肖战听到此起彼伏的“好帅啊”、“天呐神仙颜值”或是“真的好帅啊为什么当保镖多浪费啊”。


“哥哥你的保镖还单身吗?可以介绍给我们认识吗?”小姐姐们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不好意思,他已经有主啦。”肖战坏坏地笑着。


听到一阵失望的“切”、“唉”,肖战倒颇为得意。


一旁一直沉默着面无表情的王一博听到这话忍不住面上染上几分笑意,抬头看着肖战。


肖战气鼓鼓地用口型对他说:“招蜂引蝶。”


坐上飞机后,王一博给肖战发了一条微信,肖战看到后扑过去捶他:“王一博你是人吗你是人吗?”


那条信息大约是这样的:


「如果你的小粉丝们知道,她们的爱豆每天在他的保镖身下娇喘,会不会崩溃呢。」


TBC.


请叫我于柠檬

弄不成滚动效果,只能分开了🙃

弄不成滚动效果,只能分开了🙃

花落花开为等风来

定海浮生录abo以及流浪狗流浪猫文梗

诶嘿嘿没更文的我又来了!别打我别打我

想了一个abo文梗和一个关于妖怪的文梗!(不好好更文的我整天就知道脑补和写文梗)

1.abo     不良少年a×温润如玉o     (高中设定)

大概就是项述整天和别人打架但是成绩很好,老师怎么说都不听,于是让陈星和他做同桌管管他。管着管着两个人都开始喜欢对方了。然后本以为高中毕业会分别“没想到”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其实是项述偷偷拿了陈星填的志愿表看了一眼,填了一样的)。上了大学两人虽然专业不同但还是同高中一样,偶尔拌拌嘴,吵吵架,但很快又会和以前一样。偶尔看到有人离对方...

诶嘿嘿没更文的我又来了!别打我别打我

想了一个abo文梗和一个关于妖怪的文梗!(不好好更文的我整天就知道脑补和写文梗)

1.abo     不良少年a×温润如玉o     (高中设定)

大概就是项述整天和别人打架但是成绩很好,老师怎么说都不听,于是让陈星和他做同桌管管他。管着管着两个人都开始喜欢对方了。然后本以为高中毕业会分别“没想到”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其实是项述偷偷拿了陈星填的志愿表看了一眼,填了一样的)。上了大学两人虽然专业不同但还是同高中一样,偶尔拌拌嘴,吵吵架,但很快又会和以前一样。偶尔看到有人离对方近了吃吃醋,会“莫名其妙”炸毛,要对方去哄去顺毛才能好的。后来两人互通心意在一起了,全剧终,(不)完美。

肉什么的要看情况呀,不过大概,可能,会有,毕竟abo梗没有肉也没什么意思嘛。

诶嘿嘿可能会有一个分成10次发的一个后续,大概一个月发一次(???不可能),诶嘿嘿来猜猜是什么后续呀。

2.这是一个关于流浪狗流浪猫(???)的文梗

     ①凶巴巴大狼狗攻×温柔学生受

大概就是陈星把项述捡回家,照顾的好好的。在某一天项述不知为何有了人形(哇这段我脑子里一堆黄色废料……幻想了一下:陈星回到家还没有来得及开灯就被化成人形的项述扯进了卧室里壁咚在了墙上气息交缠在一起…✪ω✪),从此陈星脑子里就都是:啊项述怎么这么好看!声音怎么这么好听!什么都厉害!!!✪ω✪(嗯大概就这样结尾没想好)

     ②表面暴躁内心十分柔软攻×软萌可爱小奶猫受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划去)项述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只流浪猫,把它抱回了家。照顾了好久以后,猫不知道为什么有了人形,于是某一天项述回到家看到的是这幅画面☞

陈星化作人形坐在床上(坐姿怎么软萌怎么来!还有注意陈星是裸的!!!因为猫一般不穿衣服嘛…而且化成人形原来的衣服也穿不下…),项述推门进来的时候陈星的一对猫耳还动了动,陈星抬头去看项述,表情是那种有点懵懵的。陈星本来就长得好看,皮肤白𐵍,再加上少年人血,气,方,刚(诶嘿)。

(我表示想给这样的星儿安排上女仆装,lolita,汉服www,lolita和汉服会在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写到的数星星环球旅行里写到,所以些篇文就安排女仆装啦。反正星儿女装是躲不掉的诶嘿嘿嘿嘿嘿不过具体形象就要靠自己脑补了👌🏻)


定海浮生录使我的脑洞扩大了几倍👌🏻👌🏻👌🏻


墨妆公子

番外——道长,我念(恋)你

没有什么灵感,就写个小番外吧

建议一边听歌一边看,更有感觉哦

义庄

死气沉沉的,那间黑漆漆的屋子唯有一点生机

晓星尘睁开了眼,他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他梦见,自己的雪白衣裳沾满了污血,自己喘不过气,身躯好像被人紧紧抱着……

抱着,紧紧的……

道长,我回来了

这声音很熟悉,但晓星尘想不起来了,他寻声望去,是个少年,喜欢穿黑衣服的少年。他看着他走进了那口棺材,他也走了过去

棺材中的人已没了呼吸,但那神情样貌依旧俊美,他好像只是睡着了而已

那人拿出一包东西,缓缓开口,声音很柔:“道长,阿洋今天又发现了几样新的糖,等你醒了我们一起吃好不好?”

好...

番外——道长,我念(恋)你

没有什么灵感,就写个小番外吧

建议一边听歌一边看,更有感觉哦

义庄




死气沉沉的,那间黑漆漆的屋子唯有一点生机




晓星尘睁开了眼,他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他梦见,自己的雪白衣裳沾满了污血,自己喘不过气,身躯好像被人紧紧抱着……




抱着,紧紧的……




道长,我回来了




这声音很熟悉,但晓星尘想不起来了,他寻声望去,是个少年,喜欢穿黑衣服的少年。他看着他走进了那口棺材,他也走了过去




棺材中的人已没了呼吸,但那神情样貌依旧俊美,他好像只是睡着了而已




那人拿出一包东西,缓缓开口,声音很柔:“道长,阿洋今天又发现了几样新的糖,等你醒了我们一起吃好不好?”




好……




晓星尘愣住了,棺材中躺的人就是自己,自己已经死了,他不记得任何事,但他只知道,看着眼前的这个孩子,他想去和他说话




他想……陪他




有一天,这个孩子跪在棺木前,抚着自己的脸,笑了笑:“道长,你知道吗,魏无羡他们就要来了,他们一定有办法救你,只要一个锁灵囊,对,只要一个锁灵囊,道长,你等等我。”那个孩子慢慢起身,换上与自己一样的衣裳,背上霜华,覆上白绫,回头望了一眼,缓缓走向门口




阿洋,阿洋,你不能去……




晓星尘怎舍得让他走,陪了他这么多年,这个孩子总有一股能量让晓星尘不舍得离开他。阿洋,不要走好不好,晓星尘就这样喊着




可,薛洋听不见啊





再见到他,便是满身鲜血,少了一条手臂。怎么可能不疼,薛洋快疼死了,可这哪有这些年一直念着道长疼啊




他拼命爬向那口棺材,趴在边上,看着棺木中的人,笑了,他不敢去触碰,害怕将晓星尘弄脏了,他毫无力气:“道长,我输了,你回不来了,怎么办……道长,糖碎了,我好疼啊……道长,阿洋可以去找你了吧,但也许,你可能,不想理我了吧……”




他在说什么,晓星尘一句也听不懂




头好疼,好像要想起了什么




对……对!他想起来了,一切的一切




他是薛洋,他死前一直想着的那个人啊




薛洋,也要死了吗……




不,我不想他死……





晓星尘发了疯似的跑到薛洋身边,想抱住他,告诉他自己在这儿,自己没有死,还能陪着他。可他碰不到,他碰不到薛洋,他碰不到啊!




阿洋,你好好冷静下,我就在这儿,你看看我,你的道长就在这儿啊




无人回答




周围一片寂静,那个趴在棺木上的孩子,没了气息




那日,义城下了一场雪





一个黑衣男子站在屋檐下,看着飘雪,好像在想什么,又好像在等人




“阿洋,怎么又穿这么少!”那个人看着一位白衣男子撑着伞向自己走近,赶忙不顾大雪,跑去抱住了他,那名白衣赶紧接住了他,将自己的披风脱下披在了那个黑衣男子的身上,就看着他。“这不是有你嘛!”




一场大雪,寄托了薛洋和晓星尘所有的感情




到最后,薛洋还是没有说出那一句




道长,我念(恋)你

番外     完

有些地方和原著不一样,改了一点

淡漠

奈布走后的五年大家都在干什么?(27)

奈布走的第二天。

“艾米丽艾米丽艾米丽!我要疯了!”

“不是和奈布先生说好了吗,只能一天隔一天打一个电话。”

“可是我真的快憋死了!”

“刚刚打的电话.....才过了20分钟都不到。”

“可是我真的憋不住啊!”

“你可是和他打了2个小时的电话......唉,早知道你这么不安分,就把你寄过去了。”

“哎呀,艾米丽。你肯定是舍不得的...”

“你....好吧,我确实舍不得。”

“得了吧,艾玛。估计现在阿布估计还在火车上。”

“玛尔塔姐姐,你说我们明天要不要去看他?”

“我们连他去了哪儿,都不知道。昨天看到他火车站,好像去的地方很远。估计..后天才能

到站。”

“啊.......

奈布走的第二天。

“艾米丽艾米丽艾米丽!我要疯了!”

“不是和奈布先生说好了吗,只能一天隔一天打一个电话。”

“可是我真的快憋死了!”

“刚刚打的电话.....才过了20分钟都不到。”

“可是我真的憋不住啊!”

“你可是和他打了2个小时的电话......唉,早知道你这么不安分,就把你寄过去了。”

“哎呀,艾米丽。你肯定是舍不得的...”

“你....好吧,我确实舍不得。”

“得了吧,艾玛。估计现在阿布估计还在火车上。”

“玛尔塔姐姐,你说我们明天要不要去看他?”

“我们连他去了哪儿,都不知道。昨天看到他火车站,好像去的地方很远。估计..后天才能

到站。”

“啊....没事,你不是说他安顿好了会打电话给你吗。”

“明天你打个电话问问他呗。”

“哎~呀。”


第一年......

“裘克,你是不是该解释解释,一年前为什么要让奈布去死?他有什么得罪你吗?!”

“什么?庄园主,我没有啊!”

“杰克和蕾蒂茜娅说的,你把奈布枪毙了,不是吗?”

“不是啊,杰克你.....”

杰克看了看蕾蒂茜娅又看了看他。好像在说“是格瑞斯说的,不要看我。”

“你不要以为你是监管者就可以为非作歹。我亲眼看见再我结婚的前一天晚上18点你枪毙了他!”

“我.....这...我。”

“裘克,你也知道要干嘛了吧……”

“我...真的....”

“不用想了,当时裘克和我在一起。”

“威廉,你怎么进来了……”

“和你们实话实说吧,我和裘克是恋人关系。那天我们在约会,庄园主,你看照片。”

照片上显示的时间确实是在那天晚上。

“蕾蒂茜娅......这你该怎么解释?”

“庄园主啊,也许我.....看错了.....吧。”

“好吧,这件事不能张扬还是低调处理吧。”

杰克却攥紧了拳头。

(蕾蒂茜娅,你死定了!!!!!!)(来自裘克的内心)

散会后。

“威廉!我以前那么对你,你怎么.....”

“没什么,我只帮你一次。”

“对不起,以前那么对你。”

“如果你真想表示歉意,明天请我吃饭。”

裘克知道他的话中话,说了一句“好。”


之后不知怎么的裘克和威廉在了一起,大概是裘克洗心革面了。”



第二年.....

“里奥!”

“唉呀妈呀,我的艾玛小宝贝儿。又怎么了!”

“艾米丽怀孕了,我们要结婚!”

“什么,不行!”

“不行是吧,断绝父女关系!”

“哎呀,我的宝贝儿女儿,我答应了。”

“那就好!”

几天以后又一场婚礼。




第三年.....

玛尔塔向薇拉求婚了……



第四年.....

“丑小子,四岁了还那么幼稚。快干活!”

“格瑞斯!不许这么对萨格!”

“老公~这几年你都没碰过我。”

“闭嘴,你说你会忍的。”

“可是...”

“行,等萨格7岁。”

“这.....好吧,当初是我追的你。”

“萨格,我们一起出去玩吧。就我们两个。”

“嗯,爸爸最好了。”



第五年......

“艾米丽,我罗刹那套衣服呢?”

“怎么了,艾玛。艾米(她俩的女儿)正在睡觉。”

“明天奈布哥回来了,他打电话和我说的。”

“你不昨天就预知掉了明天的电话了吗?”

“不是,他主动联系我的!”

“薇拉,明天你帮我看一下孩子行不?”

“嗯。”

“我的往昔呢?我的往昔呢?我们往昔呢?”

“我的琼楼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