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南阳

12580浏览    12148参与
星尘
【不收取任何费用】前期耐心养龙...

【不收取任何费用】前期耐心养龙 到38级坐收分红 游戏还在全面升级 后期福利越来越好 日收入200+

【不收取任何费用】前期耐心养龙 到38级坐收分红 游戏还在全面升级 后期福利越来越好 日收入200+

素月♋

我仅有的六个御,战损图让我觉得我可以,爱了爱了!

我仅有的六个御,战损图让我觉得我可以,爱了爱了!

不知者无罪

6.5

这个数字十分的简单,但我看到它时就想起了一件事情还有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叶修。没错,就是那个创造三连冠,缔造王朝的也是那个把一个草根战队变成冠军的人


如果,你们都是熟读原著的话,应该知道6.5后面加个秒是哪件事?如果知道在下方评论一下好嘛。

6.5

这个数字十分的简单,但我看到它时就想起了一件事情还有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叶修。没错,就是那个创造三连冠,缔造王朝的也是那个把一个草根战队变成冠军的人


如果,你们都是熟读原著的话,应该知道6.5后面加个秒是哪件事?如果知道在下方评论一下好嘛。


不会写文的小古板

有些软件说刷视频能赚钱,我去看了下,那些视频真是辣眼睛,故事说狗血言情台湾风格,看一分钟都是煎熬。演技基本没有,说台词和念课本一样没有感情。看了简直遭受到一万点伤害,给我赔钱。

有些软件说刷视频能赚钱,我去看了下,那些视频真是辣眼睛,故事说狗血言情台湾风格,看一分钟都是煎熬。演技基本没有,说台词和念课本一样没有感情。看了简直遭受到一万点伤害,给我赔钱。


不会写文的小古板

请家教的话还不如我自己来,尽心尽力。

请家教的话还不如我自己来,尽心尽力。


朔月家的三哥哥

【曦澄】被神兽附体后

又名放开我道侣

我还是没忍住…

介绍一下人物名称:

青龙,玄清璃

朱雀,君承安

白虎,白无殇

玄武,伍思凡

混沌,夜凌天

梼杌,沐邵辰

穷奇,宁洛奇

饕餮,师正卿

私设轩离眠鸢没死,洋洋没死,温总重生,其他原著。

另,内含生子。

好了,下面放文


---------------------------------------

自封棺大典已经过去许久了,仙门百家,江蓝聂金四家已然抱成了一团,统领着玄门百家,温若寒重回,被囚禁于蓝家,修仙界到是一片祥和,只是,着祥和的久了,也终于是要出点事的…

“报!云梦江氏景内妖兽作乱!百姓请求救援!”


“报!兰陵金氏境内邪祟作乱,旁系请求支援!”


“报!清河聂氏境内妖兽动乱...

又名放开我道侣

我还是没忍住…

介绍一下人物名称:

青龙,玄清璃

朱雀,君承安

白虎,白无殇

玄武,伍思凡

混沌,夜凌天

梼杌,沐邵辰

穷奇,宁洛奇

饕餮,师正卿

私设轩离眠鸢没死,洋洋没死,温总重生,其他原著。

另,内含生子。

好了,下面放文


---------------------------------------

自封棺大典已经过去许久了,仙门百家,江蓝聂金四家已然抱成了一团,统领着玄门百家,温若寒重回,被囚禁于蓝家,修仙界到是一片祥和,只是,着祥和的久了,也终于是要出点事的…

“报!云梦江氏景内妖兽作乱!百姓请求救援!”


“报!兰陵金氏境内邪祟作乱,旁系请求支援!”


“报!清河聂氏境内妖兽动乱,百姓请求支援!”


“报,姑苏蓝氏境内邪祟伤人,弟子请求救援!”


“报!…”

“报!…”

“呜--!”

救援的烽火连天,到处都能看见烟火,那悠长低沉的声音敲打着人心,催促着鬼魂…

云梦,九岭山。

“沙沙!”灌木丛里传来响动,很快就有人从草丛荆间走了出来,来人一身紫色衣袍,腰间挂着一个清铃,摇动却无声。

“邪祟清理的如何了?”来人发声,清冷桀骜,带着几分凉薄,此人正是江澄。

“回宗主,已处理的差不多了,只是折了几个弟子,还有几个人受了伤。”江澄身后,一个有些年纪的人恭恭敬敬的答道。

江澄皱了皱眉,有些烦躁,却也心知现在不易动怒,只交代了弟子一切照旧,就转身走了。

这些日子,邪祟妖兽来势凶猛,不是什么好兆头,玄门百家忙的不可开交,这才堪堪将这势头压下去了,只是怕,还有什么大家伙在后面等着呢…

江澄越想越觉得不对,可腹中一阵绞痛,眩晕之感涌上心头,还隐隐的有些想吐。

“唔…”捂着嘴干呕两声,却什么也吐不出来,反倒晕的更厉害了。

身子摇摇晃晃了几下,还是软到了下去,只是,没到在地上,反而落在了一个人怀里,那人身上的玉兰香着实好闻的很。

“蓝涣…”江澄依着那人,软软的唤了一声,这人,总是能及时赶到。

“晚吟这些日子可是累的很了?”蓝曦臣扶着人,将人抱在了怀里,反身往莲花坞的方向去,“若不将云梦的事务交于我,好好歇歇。”

“是该好好歇歇了。”江澄勾了一个笑来,一手揽着蓝曦臣的脖子,另一手疲惫的揉着额角,虽是累,但那笑容里的愉悦和幸福却怎么也攒不住。

蓝曦臣是何人?自当看出了不对,却也知自家道侣是真的开心,手上用力将人往上拖了拖,又笑,“晚吟可是有什么事瞒了涣了?”

“我说了,涣哥哥可不许生气。”江澄搂住他的脖子。

看来此时不小。

蓝曦臣暗想着,平日里要听他的晚吟唤上一句涣哥哥可是极不容易的,今日却放下面子向他撒娇,这事,必小不了了。

“晚吟先说说是何事啊。”最终取了个中折的法子。

“你生气也没用,这事怨不得我。”江澄说道:“泽芜君好本事,夜夜笙歌,自然是,弄大了江某人的肚子啊。”

江澄笑弯了一双杏眼,看着这人顿住了脚步,脸上的笑意化作了震惊。

“晚吟,你,说什么?”

“我说,泽芜君好本事,弄大了江某人的肚子啊。”江澄扯着他的两颊,笑着,“傻了?你要当爹了。”

“几个月了?”蓝曦臣的脸色实在好不起来,自己这丈夫,做的失职了些。

“两个月,我也是才知道的,这兔崽子到是皮实,你我夜夜翻云覆雨也不见他有事。”江澄故意逗他,但却也是实话,一月前,还没邪祟作乱时,他与蓝曦臣自然是亲密无间的,已成了婚,自然要行周公之礼,二人白天忙的不行,好不容易才有了些独处的机会,怎能放过?自然脱了衣裳,双双滚到床上了。

“这事,你怎能瞒着我?这些日子还一直处理事务,交于我不好么?”蓝曦臣皱眉。

“可蓝家还要你打理啊。”我哪里舍得你那么累?

“蓝家还有忘机,到是你,你和麟儿若是出来什么事,那才是成心教涣难过。”蓝曦臣加快了脚程,得快些回去,与他的晚吟请脉。

“以后不会了。”江澄知晓他没有生气,安心在他怀里睡了,这一睡,在醒来时,就到了云深不知处。

“不是回莲花坞吗?”

“是啊,不过我想了想,还是带你回来了,毕竟沈月在蓝家,出了什么事,她也可以护着你。”蓝曦臣摸了摸爱人的头,“你在这会儿,天目山哪里出了点情况,我去处理一下,晚间就回。”

“万事小心。”

“自然。”

笑吟吟的应下了爱人的条件,两人交换了一个吻,这才分开。

“涣走了。”在江澄的臀部掐了一把,蓝曦臣满意的起身。

“滚吧你,老不正经。”江澄脸上飞红,催着人离开。

蓝曦臣被人推开,也不恼,转身出了门,又立刻把门关上了——清秋的早晨,已经开始凉了,只是,两个人都不会想到,这次出去,再见时,竟要争锋相对…

蓝曦臣一路来了寒室,弟弟已经收拾妥帖了,没见魏无羡,蓝曦臣也多问,毕竟,都是过来人。

“忘机,族中事务这这日子就拜托你了,晚吟有了身子,我想替他看着云梦,也好过他日日劳神。”

“兄嫂,有了?”蓝忘机脸上的表情微微变了变。

“嗯,两个月了。”蓝曦臣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可这事我竟昨晚才知,这夫君,着实是不称职了些。”

“不会,兄嫂,他知。”蓝忘机轻摇了摇头,已恢复了平日里的模样,“恭喜兄长。”

“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无事。”

蓝氏两兄弟怕扰了魏无羡,就出了门,一边走,一边商量事务,玄门百家突出动乱之事,太过蹊跷了。

二人不知,他们才出门不久,魏无羡就,醒了…

“啊~~”“魏无羡”坐起身子,手优雅的理了理被子,一双桃花眼挑了几分风情,唇角勾着一个好看又惑魅的笑,“呵!原来也是不知节制的啊~”

“魏无羡”拉开被子,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眉梢挑了挑,拿了一边的衣物就下床了。

“可惜了,还是比不得青璃哥哥啊。”绕道铜镜面前,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又摇头,“这脸还看得过去,只是这幅身子…哎…青璃哥哥看见又要说我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魏无羡”好似遇到什么问题一样,可这字句里却掩不住对哪位青璃哥哥的爱意和思念。

给自己变了一套华丽的火红色绣纹广衫,“魏无羡”换好后就出门了。

啊~先去,找点吃的好了Y(^o^)Y

于是,蓝忘机回来的时候,媳妇儿没了…

看着空无一人的床,蓝忘机皱了皱眉,他算着时间的,况且,天天过后,每次自己不唤,魏无羡是一定起不来的。

心里升起了一股不太好的预感,蓝忘机转身就往寒室走,直觉告诉他魏无羡一定在哪儿,事实上,魏无羡还真的就在哪儿…

“蓝二是少了你吃的了?来我这抢?”江澄看着一进门就埋头吃饭的魏无羡,嘴角抽了抽,这些,可是蓝曦臣起了个大早吩咐的啊,尤其是那个莲藕排骨汤,一尝就知道是他熬的,除了他,没人能做出那个味道…

等等…魏无羡今日,怎的不吵着喝汤了?

江澄意识到不对,眉头一点点锁了起来,魏无羡可不会这么安静,他每天在自己面前浪的恨不得拿紫电抽死他,今天,太安静了。

“蓝二欺负你了?”江澄问到,又觉得不太可能,蓝忘机都快把他宠上天了,哪里欺负他?再说了,魏无羡那个作天作地的家伙,如果真的因为这个,他早就在这儿鬼哭狼嚎了。

“怀孕期间还是少喝这个药膳比较好,虽说是大补,但里面有两味药材对胎儿不利,若是吃的多了,你这肚子还没大起来就得扁了。”“魏无羡”放下碗筷,从容的拿了一边的手帕擦嘴,动作简直不要太高贵,“另外,你说的那个蓝二,是这个人的夫君吗?”

“你是谁?”江澄看着对面那个优雅的交叠这双腿,手撑这下巴的人,果断的抓住了他话里的重点,这种气质,魏无羡怎么装也装不到这种地步的,高贵优雅,傲世天下。

“哎呀,被看出来呢。”“魏无羡”笑到,故做惊讶,“好吧,我承认,我不是他。”

“你到底是谁!”紫电已蓄势待发。

“我啊?我是青璃哥哥的安儿啊。”“魏无羡”笑的风情万种,“你好,我是,上古四大战神之一的,君承安。”


安达/科

抱歉,我高中三年不能再玩手机,没办法更了非常抱歉,今天给你们推荐几本小说

两个老妖怪

遇蛇

全地狱都以为魔王有情人了

全天堂都以为上司失宠了

伪装学渣

撒野

awm绝地求生

杀破狼

抱歉,我高中三年不能再玩手机,没办法更了非常抱歉,今天给你们推荐几本小说

两个老妖怪

遇蛇

全地狱都以为魔王有情人了

全天堂都以为上司失宠了

伪装学渣

撒野

awm绝地求生

杀破狼


薄衣凉季孤人醉@

这个狗,大号出来吧,敢骂我们的大大不想活了是吧,我们群现在集体挂你

@珞嫫

这个狗,大号出来吧,敢骂我们的大大不想活了是吧,我们群现在集体挂你

@珞嫫

朔月家的三哥哥

【记个梗】被神兽附体后

又名放开我道侣!

上古神兽被封印,突然有一天,觉醒了,但尴尬的是…他们只觉醒了魂魄…

为了做事方便一点,他们只能去找了宿主,于是…

且看高冷青龙,风骚朱雀,胆小玄武,骄傲白虎,贪吃饕餮,王者混沌,路痴穷奇,暴躁梼杌,如何玩转魔道。

内含忘羡曦澄桑仪追凌轩离眠鸢聂瑶温启晓薛

敬请期待(虽然暂时不开坑)

大家闲得无聊的话,不防猜猜谁中招了啊。

又名放开我道侣!

上古神兽被封印,突然有一天,觉醒了,但尴尬的是…他们只觉醒了魂魄…

为了做事方便一点,他们只能去找了宿主,于是…

且看高冷青龙,风骚朱雀,胆小玄武,骄傲白虎,贪吃饕餮,王者混沌,路痴穷奇,暴躁梼杌,如何玩转魔道。

内含忘羡曦澄桑仪追凌轩离眠鸢聂瑶温启晓薛

敬请期待(虽然暂时不开坑)

大家闲得无聊的话,不防猜猜谁中招了啊。


。。。

求文

魏无羡死后,被金光瑶救活成女人,被关起来,被众人上

魏无羡死后,被金光瑶救活成女人,被关起来,被众人上


。

【冰糖葫芦】先生x小哥

  小哥独自经营着一家冰糖葫芦小店,几平方的店面十分狭小,但好在地段不错,附近又有个学校,常有学生来光顾,所以生意还算火爆。

  小店靠不错的口碑积攒了不少人气,也攒了一些熟客,大多都是好这口的学生或者年轻人,但有一位例外。他是位年轻的先生,总是西装板正、领口洁白,俨然一副社会精英的打扮,却每天都要来这儿买一串冰糖葫芦。小哥稍微有点纳闷,他怎么会买和自己身份这么不符的东西?但小哥也没多想,久而久之地就习惯了他的光临,还会偶尔送她一袋糖炒山楂。先生也不多话,简单地道了谢就收下。

  这天,天气很糟糕。

  暴雨从下午就开始倾盆而下,路上行人...

【冰糖葫芦】先生x小哥

  小哥独自经营着一家冰糖葫芦小店,几平方的店面十分狭小,但好在地段不错,附近又有个学校,常有学生来光顾,所以生意还算火爆。

  小店靠不错的口碑积攒了不少人气,也攒了一些熟客,大多都是好这口的学生或者年轻人,但有一位例外。他是位年轻的先生,总是西装板正、领口洁白,俨然一副社会精英的打扮,却每天都要来这儿买一串冰糖葫芦。小哥稍微有点纳闷,他怎么会买和自己身份这么不符的东西?但小哥也没多想,久而久之地就习惯了他的光临,还会偶尔送她一袋糖炒山楂。先生也不多话,简单地道了谢就收下。

  这天,天气很糟糕。

  暴雨从下午就开始倾盆而下,路上行人哄然而散,只剩路上的汽车匆匆驶过,雨刷不间断地狂舞着,可行车视野又在眨眼间被雨水打得模糊。

  小哥坐在门店内的凳子上,手肘支着柜台、托着脑袋,看着外面的暴雨发愁。一下午无人光顾倒不是什么大问题,可要是雨一直这么持续下去,自己可怎么回家啊?小哥回头瞄了一眼占去了半个店面的巨大快递,又想想自己脆弱老朽的小电驴,一张清秀俊朗的脸皱成了苦瓜。

  “我该怎么回家啊!”小哥内心哀嚎。

  下午,正如小哥预料的那样,营业额是个干干净净的“0”,往日的熟客也都不见了身影。小哥无聊地玩着手机,伴随着枯燥单调的雨声,默默地打发时间。


  晚上八点五十八分。小哥一边收拾东西准备关门,一边心里发着随暴雨生长的愁。城市的排水系统已经不堪重负地撂了挑子,此时外面水的深度已经漫过了脚背。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踩着水的脚步声,急匆匆的,那人脸部还没站定就喊道:“一串冰糖葫芦。”

  小哥诧异地扭头看向声音的主人,熟悉的声线属于那位先生。

  先生从车内跑过来的几步路就已经快淋得浑身湿透,小哥大惊,赶快把他迎到了店内,递上一条毛巾。

  被快递压缩减半的店面空间此时容纳着两人有些拥挤,几乎是稍稍动作就能碰到对方。先生以往隔着柜台的笑容在此刻看起来更近,显得更加温柔,眸子里好像带着缱绻。他接过毛巾,低声道谢,简单地擦了擦脖颈。

  不知道是否是多了一个人的缘故,小哥感到店内温度好像有点上升,把雨夜的凉意都尽数驱散了。

  小哥利落地包好一串糖葫芦,又装了分量很足的糖炒山楂,给先生递过去,一手接过毛巾挂起来。

  外面的街道几乎已经是毫无人烟了,只有几盏颜色不同的灯亮着,在雨幕中变得柔和又模糊,看起来像色彩斑斓的点点星光,充满了诗意朦胧。

  先生拿出冰糖葫芦,直接吃了起来。小哥近距离地看着他吃东西的样子,流畅的下颌线随着咀嚼的动作而动,薄唇紧抿,唇锋的弧度也很柔和,吞咽时滚动的喉结透露着性感的气息。

  小哥感到心脏一阵悸动。

  “味道和平时不一样。”先生咽下口中的糖葫芦,突然开口,空气里漫出一点冰糖的甜味。

  “啊?怎么会?”小哥有点疑惑。

  这冰糖葫芦也不过放了一下午吧,味道怎么会不一样?变质也不可能这么快的呀?

  先生略一沉吟:“真的,不信你尝尝。”

  随即不等小哥做出反应,先生就叼下最后一颗山楂,用牙齿咬开,凑到小哥唇边,暗示意味无比明显。

  小哥心跳骤然加快,搏动声像外面的雨点一样响而密集,小店内好像燃死了炭火一样热,温度较之前又提升了一档,空气中流动着暧昧的气息。

  山楂红艳艳的,糖壳泛着诱人的光。正红的颜色象征着危险与禁忌,却也无比迷人。

  先生就那么静静地等着,双眸漆黑如渊,紧盯着小哥,像要把他吸进去。他比小哥要高半头,此时凑近的姿势略带着一点压迫感。

  小哥无措地看向先生,单薄的眼皮有一点颤抖,眼神闪烁着。

  这一眼,一下踏进了先生布下的陷阱,目光再也移不开了。小哥神使鬼差地去咬那颗山楂。

  被先生咬开的山楂很容易就落进小哥口中半颗。他一时忘记了咀嚼,甚至尝不出它的味道,只觉得相触过的唇瓣处,肌肤无比滚烫,烫得他神志模糊。

  愣了几秒,小哥侧过身去,手背贴上脸颊,立刻感觉到灼人的温度。

  “啊啊啊啊啊啊!”小哥在内心发出一段意义复杂的咆哮。

  夜晚外面的光线很暗,加上小店里的一盏饱经沧桑的白炽灯也不算亮,导致视物条件极差。

  小哥努力把脸藏在阴影里,怕先生看到自己满脸通红,感到十分丢脸。

  可惜离得太近,先生还是看到了。

  先生咽下最后一口冰糖葫芦,笑得特别开心。他凑到小哥耳边,语气真挚而诚恳:“今天的特别甜,是吧。”

  小哥脑中又突然闪过方才亲密触碰的那一幕,整个人红得像个煮熟的螃蟹,快要原地爆炸。耳边先生的吐息痒痒的,他一脸窘迫地缩了缩。

  先生快被可爱死了,再这样下去,他可能得要一箱速效救心丸。

  先生主动退远了一点点,声音温柔:“我送你回家。”

  小哥抬头,被突然转换的话题弄了个措手不及,没完全反应过来的样子有点呆:“啊……好。”

  先生忍不住嘴角上扬。

  “啊,这个,要带回去的…麻烦了。”小哥突然想起来什么,指指地上巨大的快递。

  先生单手拎起快递就往雨幕里冲,脚下重重地踏过水洼,奔向他停在路边的车。

  “哎!伞!”小哥撑着伞锁上店门,急急忙忙去追的时候先生已经跨出了四五步。

  两人共撑一把伞,恶劣的天气,积水的地面,几步在平常不过的路……一切的一切,都突然变得美好。雨中的空气有点凉,但是有身边人的陪伴,就足够温暖。

  先生把快递放进后备箱,拉开副驾驶的门让小哥坐了进去,打着伞回到驾驶座。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点小小的互动像已经练习了千百遍那样默契。

  街道空旷,先生的车孤零零地破雨而行,颇有孑然一身的孤勇。车内,沉默的氛围仍然在持续,两个人各自怀着自己的心绪,气氛也并不显得尴尬。

  小哥垂着睫毛,看着水迹纵横的车玻璃愣神。“怎么那么快……”小哥陷入了迷茫,先生还只是一名熟悉的客人而已,而刚刚……

  “一定是在做梦!”小哥内心一个声音坚定地说,他悄悄把手收到腿侧,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肉。嘶,疼。

  小哥不得不接受了现实,继续胡思乱想。

  “刚刚我们俩都算表明了心迹,那是不是…算在一起了?”小哥想到这儿,忍不住扭头偷瞄了一眼正在开车的先生。先生看向前方的眼神无比专注,唇线的弧度明显扬起,鼻梁和下巴的轮廓清晰而笔挺,英气逼人。

  小哥忙扭回头,看着朦胧的前路,开始傻乐。

  先生注意到小哥的目光,很想扭头看看,奈何暴雨中的夜晚能见度极低,只能开口问:“怎么了?”

  “没,没什么。”语尾透着一股子愉悦。

  先生忍不住弯了弯眼角。

  家终于驶离的马路,拐进了住宅区。小哥已经被爱冲昏了头脑,此时驶向地下车库的坡度才突然让他意识到,这不是自己家。

  小哥大惊,才第一天自己就要被吃掉了吗?!

  等等,为什么是“被吃掉”?

  ……再等等…是不是自己想的有点多……

  在小哥内心飘过无数条弹幕时,先生突然开口:“家里有客房,稍微收拾一下就能住。这两天天气不好,明天我送你上班?”

  …果然是我想多了吧!

  小哥充满羞愧,讷讷地应了一声“好。”

  车平稳缓慢地穿过通道,先生终于偷空看了小哥一眼,而这一眼就看出来小哥在想些什么。先生暗自好笑。

  “来日方长。”先生突然没头没尾地冒出一句。

  “难道他读到了我内心OS?!”小哥又惊,恨不得原地去世,可他又装不了死,只能装哑巴。

  小哥:“……”


  车子停好,先生正准备下车,小哥却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直接问了出来:“你怎么敢表白得这么大胆?万一…我拒绝了呢?”

  先生听到这个问题,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开始翻找着什么。小哥在旁边静静地等,眼睛里满是好奇,努力瞟又瞟不到。

  半晌,先生终于找到了,开始读起来。

  “小声表白那位总来买冰糖葫芦的先生,大写O,小写v,大写O,成熟稳重人又帅,是我喜欢的……唔!”小哥的手已经死命地捂了上来。

  朋友圈被念出来什么的,简直太羞耻了吧!而且一个颜文字OvO拆那么碎是闹哪样啊!

  先生忍着笑去握他的手腕,把小哥的手拿下来,一边说:“不念了,不念了。”

  小哥突然觉得哪里不对:“你怎么有我的微信号?”

  先生扬了扬手机,微信名“南街冰糖葫芦”明晃晃地摆在那里,朋友圈一大半是宣传内容,他无辜道:“账号公私混用可不是我的错啊。”

  小哥想起店门口巴掌大的二维码,心底一片凉凉。

  先生解开安全带,侧身凑到小哥耳边,把那句没读完的话补全:“你也是我喜欢的类型。”

  低沉好听的嗓音回荡在耳边,说话的热气喷在耳廓上,有点痒。

  痒的叫人想笑。


【两年后】

  又是一个暴雨如瀑的夜晚,先生载着小哥正在回家的路上。

两侧的街景如此熟悉,连笼罩着的雨雾都似曾相识。车子路过一所学校,眼看前面就是小哥曾工作了三年的冰糖葫芦小店。

  已经很晚了,远过了关门的时间,可小哥却远远地看见了小店门前亮着一盏灯。

  “我想回小店看一眼,”小哥说道,随即又补充,“咱们一起。”

  先生回忆起发生过的美好,欣然答应:“好。”

  先生把车停好,撑着伞出了驾驶座,转到另一侧接小哥。雨打在伞面上,声响很大,像是在叫嚣着要淋湿二人,但先生撑伞的手很稳,把两个人的肩膀都遮得很严实。

  两人走到店门口,发现店门已经上锁,店铺里也没有人,只有一盏灯挂在外面。暖黄的颜色像一团火苗,安静地发着光,偶尔随风轻轻地晃。

  “大概是给行人照路的。”先生说,小哥也这么想。两人又慢慢悠悠地往回走。

  小哥从先生手中要过伞,笑笑说:“当年也是这样,一样的雨,一样的路,一样的人。真好。”说着,抬眼去看先生。

  “不好,”先生却反驳道,一把搂过小哥的肩膀,让两人贴得更近,“当年要不是我衣服湿着,就把你搂过来了。”

  小哥刚开始一愣,听到后面就又笑了起来,感慨说:“跟当年真的是一模一样啊。”

  “不太一样的,”先生凑到小哥脸颊旁,声音温柔缱绻,带着调笑,轻轻烙下一吻。

  “以前叫‘先生’,现在要改口叫‘我先生’了。”


杜子渊

我愿成为一道光

占tag致歉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如若今后没有炬火,你便是唯一的光。

           

                     ...

占tag致歉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如若今后没有炬火,你便是唯一的光。

           

                                         ―鲁迅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

一个声音高叫着:

爬出来吧,给你自由!

我渴望自由,

但我深深的知道———

人的躯体怎能从狗洞子里爬出!

我希望有一天,

地下的烈火

将我连这活棺材一起烧掉,

我应该在烈火和热血中得到永生。

                                                    ——叶挺《囚歌》






















oaksjxjjsaknsjskpqk(河南脏话)

画语

有人愿意约稿么,想买游戏了

但是不知道怎么操作

但是不知道怎么操作


冬眠花猫

徐文祖复活版《罪犯》4

我回来了!前几天在忙着复习,虽然还没有考试,但我还是要诚信更新啊!


“阿使……”金信头微微垂下,手中的杯子也握紧了,杯子里的冰块发出“叮铃”的响声“他和我在一起了很多年,你知道吗?四十年前我我第一次见他,他带了顶土气极了的帽子……但他带上确很美”


说到这里金信不禁回想起那几年的过往,无论是生气也好,悲伤也罢,至少阿使在自己身边,后来他为了小新娘而消失时,他耳朵旁全是阿使的声音

这是走马灯吗?他想着便消失了


在醒来,自己又在那栋充满曾经的别墅里,可是阿使不见了,在他的房间里放着一封信,金信始终不愿意再去看一眼里面的内容,只是偶然打开阿使房间的门,然后嗓子里就说不出一个字只记得有一...

我回来了!前几天在忙着复习,虽然还没有考试,但我还是要诚信更新啊!


“阿使……”金信头微微垂下,手中的杯子也握紧了,杯子里的冰块发出“叮铃”的响声“他和我在一起了很多年,你知道吗?四十年前我我第一次见他,他带了顶土气极了的帽子……但他带上确很美”


说到这里金信不禁回想起那几年的过往,无论是生气也好,悲伤也罢,至少阿使在自己身边,后来他为了小新娘而消失时,他耳朵旁全是阿使的声音

这是走马灯吗?他想着便消失了


在醒来,自己又在那栋充满曾经的别墅里,可是阿使不见了,在他的房间里放着一封信,金信始终不愿意再去看一眼里面的内容,只是偶然打开阿使房间的门,然后嗓子里就说不出一个字只记得有一次

那是阿使的生日,他端着蛋糕推开房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封信

“还没……回来吗?阿使……”蛋糕随着他的悲伤也不禁从他的手中挣脱,蛋糕的眼泪掉落了一地,那晚金信在使者的房门前就着蛋糕的奶油和水果喝了几瓶酒

要不是德华回来,他就在使者的门前睡一夜了,后来听德华说自己嘴里一直在说“王黎是我千年的愤怒,他不应该走的……他应该留下来继续赎罪……”


徐文祖静静的听着,他想起了宗佑,他和自己都会变成像“阿使”一样的吗?好想去见见亲爱的啊……

金信讲的什么徐文祖一个字不拉的听完了

“四十年可不容易呢”徐文祖自言自语道

“可是没有白等,我至少还等到了一个和阿使一样的皮囊的替代品”金信笑了笑,将杯子递给了徐文祖

“这次要咖啡”然后将频道跳到了新闻上


电视上正播着前几个月失踪案的可靠信息——又丢了三个人,并在已经废弃的伊灯考试院的四楼又发现一具尸体,人是被钝器敲打昏迷后又进行了残忍的折磨后,最后被割喉致死的

“202可真是下手很重啊,不过也太鲁莽了”徐文祖端来咖啡,递给了金信“这样子杀人可没有一点艺术性呢……”

不论他的表情和动作是如何的得当,但他的话还是炸出他的本性,金信也只是看着并没有太多的话,他已经杀人成本性了,让他改也是不可能的,就这样吧,看着他

“鬼怪,你真的要这个已经坠落和扭曲的人在你身边吗?”

“他有阿使的面貌,我要的仅此而已”

“他已经死了”

“那就把灵魂再放进去”

“可……他不是……”

“我说是就是”金信的声音没了以前那么开朗四十年的悲伤与孤独让他忘了怎么和人相处,声音也犹如冬季一般,首尔的樱花也未像四十年前那么灿烂了,花朵黯然无色,冬天更是早一两个月下雪结冰,几个月下来,雪几乎阻挡了人们的生活

最后为了不让环境继续恶化,地狱使者们只得作罢,果然不出几天首尔的冬天有了太阳,冰雪融化了一些,人们只感惊奇

金信不管什么环境,他的“阿使”回来就好……


啊啊,发现之前王黎好像写错了,对8起,感觉人设有些乱,有意见的可以在评论随意发表意见哦~


不会写文的小古板

蓝思追的心事

他小时候也问过自己父母的事,含光君只告诉他他们不在了,其余的并没有说什么。含光君对他一直也很好,他也在心里把他当做自己的父亲,不过含光君还没成亲,当父亲显老,还是当兄长吧!

待到十几岁的时候,含光君会带着他和景仪他们出门夜猎。每次他都会叮嘱他们尽力即可,不可逞强。有危险的时候,含光君都会把他们护在身后。

待到十七岁时,云深不知处接到了莫家庄的求助。

他小时候也问过自己父母的事,含光君只告诉他他们不在了,其余的并没有说什么。含光君对他一直也很好,他也在心里把他当做自己的父亲,不过含光君还没成亲,当父亲显老,还是当兄长吧!

待到十几岁的时候,含光君会带着他和景仪他们出门夜猎。每次他都会叮嘱他们尽力即可,不可逞强。有危险的时候,含光君都会把他们护在身后。

待到十七岁时,云深不知处接到了莫家庄的求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