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博叽

18073浏览    749参与
知
求图!求来源! 打扰tag了抱...

求图!求来源!

打扰tag了抱歉,这是很久以前在微博看到随手保存的,那时候还没粉博肖……看这个抹额应该画的是剧版,我记得还有一张对应的战羡图可是怎么都找不到😭。求对应的情头或作者大大的主页,微博水印名搜不到了😭

求图!求来源!

打扰tag了抱歉,这是很久以前在微博看到随手保存的,那时候还没粉博肖……看这个抹额应该画的是剧版,我记得还有一张对应的战羡图可是怎么都找不到😭。求对应的情头或作者大大的主页,微博水印名搜不到了😭

kwiaty
一张进度。最近好忙不知道什么时...

一张进度。最近好忙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画完( •̩̩̩̩_•̩̩̩̩ )

一张进度。最近好忙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画完( •̩̩̩̩_•̩̩̩̩ )

恶童ET
改画了一张很喜欢的动图里的博叽...

改画了一张很喜欢的动图里的博叽。 ​​​

改画了一张很喜欢的动图里的博叽。 ​​​

林笙今天补尾款了吗

【求文】求忘羡虐文!!!

虐羡羡的身来虐汪叽的心!!最好是古言,现代也是阔以的!跪求!!现代的话最好是校园🌚

虐羡羡的身来虐汪叽的心!!最好是古言,现代也是阔以的!跪求!!现代的话最好是校园🌚


Evlan

【剧版忘羡同人/后续】未央 06.

06.(完结篇 上)

 

说是说回家,回云深不知处。但是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二人依旧打算是在彩衣镇落脚。

 

 

魏无羡是觉得一定要带蓝忘机先回莲花坞去,带给江澄看看他的道侣,一想到江澄看见他道侣是蓝忘机的样子,坐在驴背上的魏无羡差点儿没笑出声。

 

 

“嘶....”

 

嘴角轻微的撕痛感传来。

 

 

说来真是惭愧,刚刚亲/蓝湛的时候毕竟是他第一次亲/人,力道一个没控制好,便直直地磕在了那人的齿尖上,霎时就冒了血。

 

“魏婴....”

 ...

06.(完结篇 上)

 

说是说回家,回云深不知处。但是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二人依旧打算是在彩衣镇落脚。

 

 

魏无羡是觉得一定要带蓝忘机先回莲花坞去,带给江澄看看他的道侣,一想到江澄看见他道侣是蓝忘机的样子,坐在驴背上的魏无羡差点儿没笑出声。

 

 

“嘶....”

 

嘴角轻微的撕痛感传来。

 

 

说来真是惭愧,刚刚亲/蓝湛的时候毕竟是他第一次亲/人,力道一个没控制好,便直直地磕在了那人的齿尖上,霎时就冒了血。

 

“魏婴....”

 

 

蓝忘机一把推开了他,要看他的伤势。

 

 

魏无羡顿时就急了,很不满意地哼哼了两声,手臂有黏黏糊糊地攀了上去:“没事的没事的,蓝湛,多亲几次就好了,来来来,我们继续,继续......”

 

 

蓝忘机:“唔.....”

 

 

 

咳咳咳....思绪回缓,魏无羡又暗自思索。

 

 

此去云梦,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带蓝忘机回去见人。虽说他带着蓝湛去过了祠堂,但是这次不同。

 

 

 

这次他要把他带到师姐江叔叔和虞夫人面前,给他们看看,这是他觉得要和他过一辈子的人,他的道侣可是这么好,这么有本事的人。

 

 

他看着蓝忘机在前面牵着绳子的侧脸,幼时对父母为数不多的记忆便浮现在脑中:

 

 

他父亲在前面牵着驴绳,驴背上坐着母亲搂着他,说说笑笑走向远方。

 

 

心里按耐不住的喜悦,他最终还是笑了出来,嘴里小声嘀咕道:“嗯...就差个小的了.....”

 

 

“什么?”

 

前面听见声响的蓝忘机回过头看着他。

 

 

魏无羡将手中的陈情转得飞起,笑的一脸神秘:“你猜猜看!”

 

 

“.......”

 

见蓝忘机压根儿没打算接下去,他连忙道:“诶诶诶!别呀,那你过来些,过来些我就告诉你...”

 

 

蓝忘机牵着绳子向他走近了些,魏无羡低下头在他耳边笑得灿烂:“我在想啊,这些仙门百家要是知道夷陵老祖把他们雅正端方的含光君骗走了,还把他拐了私奔去了,你说他们会不会像之前一样过来围剿我啊?哈哈哈哈.....”

 

魏无羡一个人在驴背上笑得东倒西歪,不能自己。

 

“不会。”

 

蓝忘机拽紧了缰绳,以防魏无羡就这么直直地摔了下去。

 

 

“什么?”魏无羡根本没想过蓝忘机会回答他。

 

蓝忘机依旧一脸从容:“不是拐骗,是自愿。”

 

—— 魏无羡顿时感觉心跳漏了一拍,像是被噎住了一样,说不出话来。他不禁就想:这算不算蓝湛在暗地里撩拨他。

 

 

 

 

“到了。”蓝忘机在魏无羡之前住下的客栈驻足。

 

 

“好。”

 

魏无羡跳下驴背,把驴子交给门外小二便和蓝忘机并肩走进客栈。

 

 

“哟!这二位客官是要打尖儿还是要住店啊?”

 

 

原本在柜台后算着帐的掌柜眼尖地就看见这两位气宇不凡,亲自出来招乎。

 

 

“住店。”

 

“二位要一间房?”

 

 

“对,一间。”魏无羡说得非常理所当然。

 

 

“得嘞,那是要一张床还是两张的?”

 

 

刚刚还皮厚的魏无羡心不住加快了两跳,慢吞吞的竖起一根指头:“咳...一张...就一张...”

 

 

说完,他便立刻用余光瞥了瞥身后的蓝忘机。

 

 

—— 果然,那人耳朵又红了。

 

 

魏无羡心里偷笑。虽说他们两人在一张床上都不知道挤过多少次了,连静室的床都熟悉就跟爬他自己的床一样了。但是,这番互通心意之后倒还是第一次,说心里不紧张他还真不信。然而微妙的是,他心里还有说不出的激动和....兴奋?

 

 

客栈是个好客栈,老板也是个好老板,房间也是不错的。

 

 

掌柜出去前还贴心的帮他们管好了门。

 

 

魏无羡转身便看着蓝忘机在看着他。

 

 

嗯....就这么看着....气氛有那么一丝丝微妙。

 

 

“你先休息。明日启程”最终是蓝忘机打破了沉默。

 

 

“那你呢?”

 

 

“静坐,养神。”

 

 

他闭上了眼睛,那叫一个从容不迫,淡定自如。

 

 

魏无羡看他真的就这闭上了眼睛,立刻便气不打一处来,心道:“蓝湛你真是个和尚吗?就这情况还要打坐?”

 

 

到手的白菜居然还要放手?

 

 

慢着....那他自己又是什么?

 

 

魏无羡气不过,就在他前面气鼓鼓地踱来踱去。

 

 

“怎么了?”

 

蓝忘机睁开眼,一脸疑惑。

 

“怎么了?你问我怎么了?你说我怎么了?”魏无羡环这两只手在胸前。

 

 

蓝忘机被他问得愣了愣,正在思考着。

 

 

下一瞬,他便发觉怀里多了一团东西。

 

 

魏无羡搂着他的脖子顺势就这么坐在了他腿上,窝在了怀里,又抱上了他。侧脸贴着侧脸,闻着好闻的檀香味,心里那丝愤怒顿时荡然无存。完全换了一副模样,如同奶猫似的,用侧脸蹭了蹭他的侧脸,然后窝在颈肩,一动不动。

 

 

蓝忘机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慢慢抚上了他的背脊,轻轻地摩挲着,语气放到最软:“怎么了?”

 

 

魏无羡下一刻便红了眼眶,心里全是委屈满满,但是说出口的却是另一句:“蓝湛....”他又蹭了蹭蓝忘机的脸,拼命嗅着檀香气,手上的力气又紧了几分:“我好想你啊.....”

 

檀香味将他完全包围,心里久违的心安又浮了上来。

 

 

—— 这次,他再也不放手了。

 

 

“我也很想你。”

 

 

就这么一句话直直地撞入魏无羡的耳中。

 

 

 

以前他和云梦姑苏那些姑娘们开玩笑打闹时,这些说混打趣的话也说过不少,魏无羡觉得对这种话自己完全就是信手拈来哪次不是说的姑娘们羞得跑开。

 

 

但是魏无羡觉得这次遇上了对手,偏偏这对手还是最不会说话,最不会讨姑娘喜欢的蓝忘机。

 

 

他承认,就这几个字,输了输了,夷陵老祖输得彻彻底底,输得心服口服。

 

 

蓝忘机热切的目光就这样停留在他身上,那么近的距离,他看得清清楚楚。

 

 

那热切的眼神里盛满了满腔情意,密而细长的睫羽闪了闪,将那热切剪成细碎一片,慢慢的就成了一股暖流,渐渐流进他心里。白皙的面容,俊雅的五官就像是雕刻上去的好看。

 

 

—— 这也太好看了点吧。

 

 

—— 魏无羡心里不禁骂了句“草!”还有这么玩儿的吗?

 

 

可是蓝忘机的脸就像块磁铁一样,吸的他怎么也挪不开眼。他也不想挪开。

 

 

吐息越来越急促紊乱,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对方的气息就这么打在他们脸上,魏无羡觉得整个屋子的温度都在升高,两个人的身子贴的极近,蓝忘机的手搂着他的腰,指尖触碰到的地方像是火烧一般的烫。

 

下一刻,魏无羡等不及的亲/了上去,双/唇/相贴,唇齿/交/缠。

 

 

 

蓝忘机微微清醒过来的时候,魏无羡的手已经不安分地掀开了他的外衣,偷偷伸进了内层衣物里,并不断向里摸索着。

 

 

蓝忘机按住了那双不安分的手,分开双唇,气息紊乱,语气满是警告意味:“魏婴,别乱动。”

 

 

魏无羡睁开眼, 皱着眉头,一脸的不耐烦:“蓝湛!”

 

然后手又要挣扎着动起来。

 

 

“魏婴!听话!”

 

 

魏无羡脑子里仍是一团糊,微/喘着,不清不楚的就来了句:“诶呀...蓝湛...干什么....我要啃白菜.....”

 

 

未等蓝忘机反应过来,屋外便传来敲门声。

 

 

“公子啊,您要的饭食好了。”

 

 

—— 魏无羡生平第一次觉得吃饭是一件浪费时间的事情。

 

 

—— 耽误他啃白菜。

 

 

魏无羡清醒了些许,看了看蓝忘机,笑了笑,又贴上去亲了亲他发红的嘴角,像是温柔的安慰,说道:“我去开门。”

Evlan

【剧版忘羡同人/后续】未央 05.

05.

#原著语句出没,注意避雷。

 

整整是第三个月过去了,魏无羡觉得自己是真真要坐不住了。

 

 

他就坐在从云深不知处出来的必经之路的酒家阁楼上,点壶酒和几盘红红火火的辣菜,然后眼巴巴地望着窗户外面。一坐就是一整天。

 

 

送菜的店家小二见他一连在此逗留几日,没忍住开口问他:“公子是在此处等什么人吗?”

 

 

魏无羡转过身子:“你怎知道我是在等人?”

 

他翘着二郎腿,双手枕于脑后整个人靠在了窗边一脸的吊儿郎当:“本公子喜欢这里的风景不行啊?”

 ...

05.

#原著语句出没,注意避雷。

 

整整是第三个月过去了,魏无羡觉得自己是真真要坐不住了。

 

 

他就坐在从云深不知处出来的必经之路的酒家阁楼上,点壶酒和几盘红红火火的辣菜,然后眼巴巴地望着窗户外面。一坐就是一整天。

 

 

送菜的店家小二见他一连在此逗留几日,没忍住开口问他:“公子是在此处等什么人吗?”

 

 

魏无羡转过身子:“你怎知道我是在等人?”

 

他翘着二郎腿,双手枕于脑后整个人靠在了窗边一脸的吊儿郎当:“本公子喜欢这里的风景不行啊?”

 

“噗!”小二没忍住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小二连忙摇了摇手,却还是没有忍住:“公子这模样活像我们村口心急如焚等情郎的姑娘……”

 

 

魏无羡一阵扶额,默默举起了手边的酒,对着壶口,猛然灌了一口。

 

“公子啊...你莫不是....是....”

 

 

“什么?”

 

 

“您莫不是得了相思病吧?”

 

 

闻言,魏无羡手一抖,手里的酒壶差点就这么直直落了地。

 

 

“小二!”

 

“诶!”

 

 

“结账!”

 

 

—— 魏无羡觉得,要是再这么等下去,自己迟早得憋死。

 

 

他下了楼,拉上小苹果就走,脑子里还没有想好该去哪里,脚步却是没有停下来。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了那天和蓝忘机分别时的那座山顶。

 

 

一样的景色,在魏无羡眼里却少了许多色彩。

 

 

 

面朝大片山岭,心情却是越发沉重。

 

轻叹了口气,抬臂举起陈情,又吹起了这段日子里不知道吹过多少遍的曲子。

 

 

似乎只有在这段旋律在他耳边响起的时候,才能微微安抚到魏无羡的情绪。

 

 

一遍又一遍。魏无羡闭上眼,满满的都是那袭白衣。

 

 

蓝忘机三个字像是刻在了心头,怎么拂也拂不去。

 

 

 

—— 不行的,魏无羡没了蓝忘机就不行。

 

 

一酒骑走天涯,蓝湛....我还少了个伴啊。

 

 

卷云白衣,清冷檀香,悠扬琴声,沉稳有力的剑身一一浮现。仿佛真人在眼前一般,魏无羡便会红着眼扑上去。然后一辈子也不愿意放手。

 

 

思之成狂。

 

 

魏无羡不禁在心里苦笑了一声。

 

 

那时他问师姐,一个人为什么会喜欢另一个人,那时他说的什么?

 

 

“我是不会喜欢任何人的,至少也不要太喜欢吧,这不是往自己脖子上套犁拴缰嘛!”

 

 

然而,时至今日,魏无羡才明白过来。

 

 

—— 什么套犁拴缰?明明是自己巴不得往那人身上凑,巴不得那人搂着自己的手再用点劲,把自己揉进对方的骨血里才肯罢休。

 

 

喜欢到发疯,思念到发狂。明明这样一段感情不被世俗所接受,自己却仍然甘之如饴。

 

 

也罢!就任着自己沉沦吧!任着自己在幻想里发疯发狂!

 

 

手里的陈情一刻都没有放下,吹奏的旋律越来越快。指尖都似乎有些发烫了。

 

 

 

 

 

“魏婴。”

 

下一瞬,魏无羡睁开了双眼,握着陈情的手一抖,曲子即刻停下。

 

 

霎时,魏无羡觉得眼角湿润了,视线变得模糊。

 

 

若不是刚刚那两个字扎扎实实撞在耳边,魏无羡还真以为自己还活在梦里。

 

 

 

心脏跳动得想要跳离它原本所在的位置,一时之间激动,委屈,害怕全部融合在了一起。

 

 

胸口却莫名悄然升起一股甜,让他抑制不住地牵起了嘴角。

 

 

他慢慢转过身。

 

 

 

一袭卷云白衣如雪,美若冠玉。身后负琴,手中执剑。一条云纹抹额端端正正系在额间,俊雅不似真人。

 

 

—— 他的蓝忘机。

 

 

魏无羡的笑容止不住地放大,拼了命地止住眼中泛滥的薄雾。缓缓开口:“蓝湛....”

 

 

“嗯。”沉稳有力的声音回复着他。

 

 

“蓝湛!我...”

 

 

即将想要吐露心扉的魏无羡突然思及人家蓝忘机并没有表明他的态度又是胆涩起来,生生将扑过去的脚收了回来。

 

 

原本想说的话紧紧缩成一团,开口便成了另一句:“蓝湛,你来是....”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心跳动的快不像是自己的了。

 

 

“找你。”

 

 

两个字掷地有声,听得魏无羡像踩在棉花上是的,脚下生软:“那你.....”

 

 

 

—— 为什么来找我?

 

 

魏无羡没敢问出口。

 

 

 

蓝忘机望着他,开口道:“兄长提前出关,我辞去仙督之位,便来找你。

 

 

 

声音染上了难以察觉的激动。

 

 

魏无羡心里一股冲动,想把这些天的委屈和思念一股脑儿的倾诉。握住陈情的手紧了紧:“蓝湛,我....”

 

 

“魏婴,我.....”

 

出口却被人打断了。

 

 

蓝忘机说话从不拖泥带水,有一说一,有二便说二。就像他出剑一般干脆利落。这次居然欲言又止。

 

 

 

魏无羡耐下心思,紧紧盯着那双浅色眼眸,心中却有一种按耐不住的欣喜和激动,他隐隐觉得蓝忘机要说的话很重要。

 

 

“我....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蓝忘机脸上依旧是冷若冰霜的样子,但是耳尖却分明染上了红。

 

 

 

他错开了魏无羡的视线,“带回去,藏起来。”

 

 

末了,又抬起双眸,对上魏无羡的目光:“魏婴,你...可愿?”

 

 

 

等魏无羡反应过来的时候,身子已经比脑子先行了一步,整个人朝着蓝忘机扑了过去。

 

 

双手搂紧了蓝忘机的脖子将脸埋进颈窝里,就像抓住了汪洋大海里的唯一一根浮木,死死不肯放手。

 

 

 

一股子馥郁清香的檀香入鼻,魏无羡贪婪地嗅着这人身上特有的味道。霎时,整个人都被檀香味给包围,心里猛然充满了安心感和他渴望已久的归属感。

 

魏无羡突然发现这份感情居然是活了两世里从未有过的,就连师姐江澄江叔叔虞夫人乃至整个莲花坞都不能给他的。

 

 

沉稳如蓝忘机一个成年男子的重量冲过来都没有晃动他分毫。

 

 

只是....只是脑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魏无羡就已经像只八爪鱼似的冲了过来将他死死抱住。

 

 

见蓝忘机半晌都没有反应,魏无羡重新站好稳了稳身形,整理好气息,深呼吸了一口气,双手紧紧抓住蓝忘机的双肩,声音有些发抖:“蓝湛,你,你看着我。”

 

“嗯。”

 

 

“蓝湛,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

 

 

“或者换个说法。心/悦你,爱/你,想/要你,没法离开你,随便怎么你。”

 

 

“.......”

 

 

“我想一辈子都和你一起夜猎。”

  

 

“……”

  

 

魏无羡并起三指,指天指地指心道:“还想天天和你上/床。我发誓我不是什么一时兴起也不是像以前那样逗你玩儿,更不是因为感激你。总之什么别的乱七八糟都没有,就真的只是喜欢你喜欢到想和你上/床。除了你谁都不想要,不是你就不行。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你想做的事,爱怎么来就怎么来,我都喜欢,只要你愿意和我……”

 

后面的话魏无羡没机会说出口,因为他整个人都已经被蓝忘机紧紧扣在了怀里,魏无羡也抬手抱住了他。

 

 

蓝忘机的吐息开始颤抖:“....心/悦你....”

 

 

“是!”

 

 

“爱/你...想/要你...不是你就不行....”

 

 

“是!”

 

 

蓝忘机一遍遍重复着他刚刚说的话,每说一局手里扣住他的劲道就加深了一分。像是非得要把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融为一体才可罢休。

 

魏无羡也紧紧抱着他。

 

 

 

魏无羡忽然感觉到脖颈间有些湿润。

 

 

 

蓝湛...蓝湛好像....哭了...

 

 

这....这可如何是好?

 

 

能把含光君弄哭,自己...自己可真是....。真是个有本事的男人....

 

 

魏无羡抬手轻轻地摩挲着他坚实的背脊,一下又一下,温柔似水。俨然....俨然是个贤妻模样。

 

 

良久,魏无羡拍了拍他,示意放开自己。

 

 

身上的手收了力,缓缓从背部划至魏无羡的腰肢处,轻轻将他搂住。魏无羡搂着他的脖颈。两人虽是分开,可这脸与脸的距离近的只能容得下一张纸。

 

 

魏无羡盯着那双发了红的眼睛,一脸笑意,手上发力晃了晃他,语气带着十足十的撒娇:“给点反应啊,含光君....”

 

尾音拖长,钩子似的勾住人心。

 

 

蓝忘机的耳朵血似的红,脸上居然出现了难得一见的浅淡笑意。

 

 

晴光映雪,明媚温柔。好看至极。

 

 

魏无羡一时看的呆住了。

 

 

 

“魏婴,我心/悦你。”

 

 

蓝忘机的声音又底又磁,酥得魏无羡从头顶麻到了脚底,嘴角不断上扬。

 

 

下一瞬,他对着蓝忘机那双温软,肖想已久的唇/瓣直直的亲了下去......

 

 

 

 

“蓝湛。”

 

 

“我在。”

 

 

“快带我回家。”

 

“好。”

 

 

 

 

 

................................未完待续...............................

 

 

 

 

 

 

 

 

 

 

 

 

 

 

 

无忧忧

委屈🥺,要羡羡亲亲抱抱(TεT)

委屈🥺,要羡羡亲亲抱抱(TεT)

天璇紫薯味果子

建国后坚果姑娘修炼成精
化身姑苏含光君家的明珠
且看姑苏多了个大小姐
此后会如何“鸡飞狗跳”
🙈🙈😏😏😏😝

建国后坚果姑娘修炼成精
化身姑苏含光君家的明珠
且看姑苏多了个大小姐
此后会如何“鸡飞狗跳”
🙈🙈😏😏😏😝

昆虫生物🐛
总有些惊奇的际遇,比方说当我遇...

总有些惊奇的际遇,比方说当我遇见你

总有些惊奇的际遇,比方说当我遇见你

Evlan

【剧版忘羡同人/后续】未央 04.

04.

 

孤独如此刻一个人的魏无羡。

悲惨也如背着手走在大街上的魏无羡。

 

—— 本想着上街来散散心。

 

好死不死还遇上个乞巧节。

 

大街上此刻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卖彩灯的卖彩灯,放花灯的放花灯,挑巧果的挑巧果,拜织女的拜织女,许愿的许愿,各种样式的香包,瓜果,酥糖琳琅满目,简直让人看的花眼。男男女女,成双成对地走在一起,人人脸上洋溢着让魏无羡掉鸡皮疙瘩的笑容。世人美名之曰:幸福。

 

魏无羡挠了挠鼻尖,就这么尴尬的穿梭在男男女女之间,眼睛东瞟一下,西瞟一下的。他觉得他此时真是一个尴尬的角色。...

04.

 

孤独如此刻一个人的魏无羡。

悲惨也如背着手走在大街上的魏无羡。

 

—— 本想着上街来散散心。

 

好死不死还遇上个乞巧节。

 

大街上此刻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卖彩灯的卖彩灯,放花灯的放花灯,挑巧果的挑巧果,拜织女的拜织女,许愿的许愿,各种样式的香包,瓜果,酥糖琳琅满目,简直让人看的花眼。男男女女,成双成对地走在一起,人人脸上洋溢着让魏无羡掉鸡皮疙瘩的笑容。世人美名之曰:幸福。

 

魏无羡挠了挠鼻尖,就这么尴尬的穿梭在男男女女之间,眼睛东瞟一下,西瞟一下的。他觉得他此时真是一个尴尬的角色。

 

以前在莲花坞的时候,每年乞巧节他也过。每次拉上江澄和师姐出去就是一顿疯玩,不仅没觉得他们三个人穿梭在每对眷侣之间有多尴尬,他一个人还能带着他们两个玩出个花儿来。

 

走着走着,突然,他停了下来。

 

目光被一个彩灯小摊吸引。

 

一盏普普通通的彩灯。两只兔子,一黑一白。白的那只十分乖巧地趴着,那只黑的却是提着前腿,像是要蹦跳,一看便是一只欢脱的不行的家伙。

 

他记得之前和蓝湛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也买了这样一只彩灯,那时他还笑蓝忘机嘴硬说不喜欢兔子。

他还记得那时候他在想阿苑,想到阿苑那么小便就这么走了,救都没有机会救,心如刀绞一般的痛。

那时的他一个回头便看见了站在身后的蓝忘机。

 

一眼万年。

 

魏无羡突然就很想这么做。

 

原来十六年过去了,还有人会在原地等着他,会护着他。

 

原来被守护着的感觉是这样,他有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心安,放松。找到了个人将自己一切的伪装褪去,就这么窝在怀里沉沉睡去。

 

蓝忘机,就在那里等他。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突然就很想把那只彩灯买下来。

—— 就是想买下来,不让别人带走,就自己一个人藏起来。这样的心理就幼稚的如同小时候和江澄抢同一碗师姐煮的莲藕排骨汤。

 

——自己的就是自己的,才不想和任何一个人分享。

 

他自然明白,蓝忘机对他很好,特别特别好,好到足以让自己把他放在心里好好珍藏。

 

可是他也是怕的,他怕蓝忘机是对他好,但是不是自己所认为的那种好。

 

他以前也想过,如果问出口一旦被否认,他就离他远远儿的,只要蓝湛不愿意,他不会让他为难半分,难受半点。

 

可是事到如今,他又犹豫了。自己好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潇洒。

 

他不想走,不想离开蓝忘机。什么时候开始的?就像鱼已经离不开水了一般。

 

所以他决定等,等蓝湛来找他。一个月不行就两个月,两个月不行就三个月,三个月不行就一年,一年不行就三年,三年不行那就这么一直等下去。虽然他并不能确定这份感情能不能得到该有的回应。

 

但是,那什么姚姑娘的出现让他发慌了,倒也不是怕蓝忘机就这么看上了她,毕竟要是蓝忘机要是有这个想法,那云深不知处的门槛老早就被踏破了,那还轮得上他在这里胡思乱想?

 

他怕的是蓝忘机不来了,毕竟堂堂仙督要找一个没钱,没灵力,还不能回莲花坞,只有一支陈情在手,牵着只驴的魏无羡真算不上是一件难事啊。

 

—— 蓝忘机还没来。

 

魏无羡提溜着彩灯到处晃,他晃到了河边。

 

好多女子在河边放花灯。

 

“诶!姐姐们为什么放这么多花灯啊?

魏无羡仍是笑得那么讨人喜欢。

姑娘们突然被搭讪,有些羞涩,一见却是一俊俏的小公子,便更是红着脸取乐到:“小公子也定是没有道侣吧?”

 

“诶?这是何解啊,姐姐们?”魏无羡疑惑道。

 

“这要是没有道侣的啊,这姑苏的乞巧节啊,便在这河边放上几盏花灯,再写上自己和心定之人的名字放入河中,让这细流啊,流到那人身边去。很快啊,公子你啊便会得到心定之人的回应啦!”其中一红衣姑娘道。

 

“还有这么一说法啊?果然和云梦不一样啊。”魏无羡来了兴趣。

 

“自然啊,公子你是云梦人氏,远道而来姑苏,多半啊定也是为了自己的心定之人哩!”

 

一句话逗笑了众姐妹,笑声一片。

 

魏无羡心情好了许多,兴致勃勃道:“是呀,姐姐们,我就是为了我家将来的道侣来的,可否也给我几个花灯放放?”

 

“自然没问题,拿去吧。”

 

 

魏无羡拿了灯,取了支笔,挥手便是几个字:魏无羡,蓝忘机。

 

笔走如飞,缭乱之中却另有风采。

 

魏无羡越看越喜欢,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入河面上,又朝它拂了拂水,想让它快些到那人的身边,替自己好好表达心意。

 

做完这一切,魏无羡又提溜着灯往回走。回酒家客栈。

离酒家还有几丈远的时候,他突然在酒家前的木桩前停了下来。

 

驻足良久,他突然想起了蓝忘机醉酒后带着他偷鸡刻字的事。

 

堂堂含光君居然是个一杯倒。倒了之后还拉着夷陵老祖偷鸡刻字。魏无羡想想就想笑。

 

他拾起了块尖石头,刷刷刷便在木桩上刻了一串文字:蓝忘机到此一游。

 

然后转身又在另一处刻上了:魏无羡也到此一游。

 

做罢,又突然脱了力一般,扔下石头,沿着木桩缓缓坐下,盯着蓝忘机那三个字失神。

 

指尖缓缓在那三个字上落下,一遍又一遍的描摹着轨迹。

 

姑苏蓝忘机,蓝忘机,蓝湛。

 

越是描摹,越是难舍。蓝忘机的身影在脑子里越是不断的浮现。

 

魏无羡又捡起石头,十分顺手的又给这串字配了副图:两个撅着嘴在亲吻的小人。画完后又分别给一人添上了根抹额,给另一个人添上了根发带。

 

魏无羡忍不住牵了牵嘴角,又很快放下,手里攥着陈情。

 

耳边又响起了蓝曦臣对他说的那句话:忘机说他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渐渐的,他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像是快要睡着了,嘴里却在不住地小声嘀咕着:“蓝湛,快带我回家去....”

jojo

惊不惊喜,赤不赤🐔!!!

lh老师,我们懂了!🌺好🌕圆[佩奇]
(小猪佩奇指的是谁,看老师见证爱情的那些时刻就懂了)

随后gg也借着微博告诉果er们

此刻他和自己爱和爱自己的人在一起!🌹很热闹

谢谢lh老师一直以来代果子们近距离见证他们的爱情💓我们愿意跟着您一起k😭

惊不惊喜,赤不赤🐔!!!

lh老师,我们懂了!🌺好🌕圆[佩奇]
(小猪佩奇指的是谁,看老师见证爱情的那些时刻就懂了)

随后gg也借着微博告诉果er们

此刻他和自己爱和爱自己的人在一起!🌹很热闹

谢谢lh老师一直以来代果子们近距离见证他们的爱情💓我们愿意跟着您一起k😭

jojo

今年中秋:19+9+13+23+31=95

去年中秋:18+9+24+17+27=95

告诉我这是巧合吗???

还有

1131-913=218

还有

gg画的猪脚比心倒过来看是比给谁呐

还有

dd连续这三年中秋都发文了

今年没发

我觉得也就是跟gg团圆了一下,“热闹”了一下hhhhhh

今年中秋:19+9+13+23+31=95

去年中秋:18+9+24+17+27=95

告诉我这是巧合吗???

还有

1131-913=218

还有

gg画的猪脚比心倒过来看是比给谁呐

还有

dd连续这三年中秋都发文了

今年没发

我觉得也就是跟gg团圆了一下,“热闹”了一下hhhhhh

這芒果多少錢。


       🍰风吹过你身旁都会变成甜甜的气息.


       🍰风吹过你身旁都会变成甜甜的气息.

1874

中秋快乐🌑🌒🌓🌔🌕🌖🌗🌘🌑

中秋快乐🌑🌒🌓🌔🌕🌖🌗🌘🌑

Evlan

【剧版忘羡同人/后续】未央 03.

03.

 

云深不知处,静室内。

 

檀香缕缕,蓝忘机一袭卷云白衣,坐在桌案前,坐姿挺立笔直,手执毛笔。修长的指节带着笔尖在书卷上写写画画。

 

坐姿,执笔挑不出一点差错。

 

然而若是细细看去,便会发现此刻这主人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聚精会神。

 

纤细的笔尖轻飘飘地落下,却是漂漂亮亮端端正正的两个大字:魏婴。

 

蓝忘机愣住了,盯着笔下那两个字看了好一阵,才慢慢反应过来。然后无奈深深叹了口气,放下笔,将那张纸方正方地叠起,压在了一旁《雅正集》之下。

 

仔细看去,那里居然有好几张这么一...

03.

 

云深不知处,静室内。

 

檀香缕缕,蓝忘机一袭卷云白衣,坐在桌案前,坐姿挺立笔直,手执毛笔。修长的指节带着笔尖在书卷上写写画画。

 

坐姿,执笔挑不出一点差错。

 

然而若是细细看去,便会发现此刻这主人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聚精会神。

 

纤细的笔尖轻飘飘地落下,却是漂漂亮亮端端正正的两个大字:魏婴。

 

蓝忘机愣住了,盯着笔下那两个字看了好一阵,才慢慢反应过来。然后无奈深深叹了口气,放下笔,将那张纸方正方地叠起,压在了一旁《雅正集》之下。

 

仔细看去,那里居然有好几张这么一模一样的方形纸张。

 

蓝忘机重新将书本翻到刚才看过的那页,正准备再继续阅卷。

 

“啪啪!”屋外有了声响。

“姚姑娘,含光君吩咐过了,这几天不见客的,只是闭门阅卷,请姑娘不要难为我呀...”门外传来门生的声音。

 

蓝忘机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起身开门。

 

“含光君。”门生恭敬一礼。望向他的眼神充满了像是得救了的希望。

 

—— 云深不知处本就是男女分开修行,家规森严,男女修打交道的机会本就是少之又少,现在又来了个姑娘家住在这里,偏偏还是这么个漂亮的姑娘,这么为难人家心里也过意不去。现下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毕竟先生又没有教过他。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示意让他退下。

 

门生又是一礼,转身离开。

 

蓝忘机自打开门起就目不斜视,眼睛望着前方,不知在看着什么。

 

见他不说话,姑娘便先行一步开口。

 

“含光君,这是我亲手做的姑苏小吃点,想拿过来给您尝尝。”言语间满是温柔体贴。

 

“不必。”

 

姑娘被他回绝地愣了一下。

 

又是两个字的回应让她一股委屈和难过涌了上来。像是一盆冷水把她的心意浇了个干净。

 

来到云深不知处已经三四日了,每次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和蓝忘机独处的时候,他便是两三个字的回应,一脸的冷若冰霜。

 

她有些动气了,自己一个姑娘家舔着脸到云深不知处,却被人这样冷脸相待,任谁都不会高兴。

 

“姑苏蓝氏是各大仙门百家里的人中君子,难道这便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姑娘话一出口便在下一刻看见蓝忘机稍皱了皱眉,立刻知道自己一时失了言。

究竟是这人仍没有明白自己的心意?

 

“不,不是,含光君,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这直言告白的话语从这姑娘口里说出来总是羞涩的,但是一颗倾慕之心战胜了所有,“我再上次夜猎中被你所救,对你一见倾心,我.....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的......”

 

“........”

 

半晌,蓝忘机道:“不必。”

 

“为...为何?”女子咬着唇,眼含泪光。

 

“吾已有命定之人。”

 

闻言,女子却稍稍松了口气,道:“可是..可是我从未听过哪条传闻说含光君和哪位仙家名门的姑娘定过亲啊....”

 

“.......”

 

蓝忘机沉默。

 

女子暗自思索着,细数着每家名门的女修子弟,都从未有过和姑苏蓝氏扯上关系的.....

 

“啊...”

 

须臾,女子突然想到了什么,动人的脸庞上充满着的却是一脸的敢相信,她出口道:“莫....莫不是真的...含光君你...你和那夷陵老祖...”

 

“......”

 

蓝忘机的沉默在她看来便是默认。

 

“怎会...”

 

眼中的泪水顿时落下,手中的托盘“啪”地一声落地,方方圆圆的糕点滚出去好远。

 

女子开口便是质问:“怎么会!你可是含光君!怎么会和外界传的一样?他夷陵老祖魏无羡怎会和你扯上关系?他可是一邪魔外道!偏偏..偏偏为何你还如此护着他?”

 

—— 自己视为英雄的含光君,堂堂姑苏蓝氏蓝忘机,居然当着她的面承认和那邪魔外道厮混!

 

女子突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滚,实在是恶心得厉害。

 

蓝忘机隐在袖子底下的指节泛白蜷曲,眉头皱得极深,破天荒地看向了他背后的女子,出口却仍是坦然自若,雅正端方:“自观音庙事件以来,十六年前的内里实情便告知各大世家。魏婴虽修鬼道,但行正义之事,何来邪魔外道?

 

—— 嗯....此时如若只要有一个人在场也会张大了嘴巴惊叹,性情冷淡的含光君居然也会如此偏袒一人。自然,也会感叹,或许这是含光君与外人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说完,蓝忘机错开目光,又缓缓转过身,平视前方,恢复了原来一直保持着的姿势。语气不自觉得就放软了许多,开口道:“我既与他一处,自然是保他,护他。”

 

女子犹如被五雷轰顶,泪水像不要钱似的滚下,嘴唇泛白,“你...你..”了个半天没你出个所以然,愤然擦着眼泪朝着云深不知处的出口跑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