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占卜师

18.2万浏览    2601参与
听说黑猫九条命

神明带小孩!

*按年龄算真的是小孩(各种意义)

*轻微CP向黄占,梦祭,但是元素不多,更多的是友情向之类的这种,就不打tag了qwq

*被一个自己超喜欢的,可爱的,关注了很久的太太关注了,所以想纪念一下,某种意义上是因为太太的衍生文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能是和两位神明亲密接触太久了,导致菲欧娜和伊莱在某天早晨变成了小孩子的模样。

对,很突然,一觉醒来就是肉嘟嘟的小手和脑袋的那种!

哈斯塔向庄园主询问过怎么办,如何解决,结果他极其不负责任的来了一句:又不是我干的,也许他们会自己恢复呢?所以在恢复之前只能先这样照顾他们咯。

窗边的役鸟默默的看着,听着,带着“情报”回去了。

“哇-----!怎么...

*按年龄算真的是小孩(各种意义)

*轻微CP向黄占,梦祭,但是元素不多,更多的是友情向之类的这种,就不打tag了qwq

*被一个自己超喜欢的,可爱的,关注了很久的太太关注了,所以想纪念一下,某种意义上是因为太太的衍生文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能是和两位神明亲密接触太久了,导致菲欧娜和伊莱在某天早晨变成了小孩子的模样。

对,很突然,一觉醒来就是肉嘟嘟的小手和脑袋的那种!

哈斯塔向庄园主询问过怎么办,如何解决,结果他极其不负责任的来了一句:又不是我干的,也许他们会自己恢复呢?所以在恢复之前只能先这样照顾他们咯。

窗边的役鸟默默的看着,听着,带着“情报”回去了。

“哇-----!怎么办!那我们是不是永远都是这副样子了!”菲欧娜一听完伊莱说的话,立刻像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伊莱正苦恼着怎么安慰她,身后的门却开了。

“哈斯塔大人!”那是……希望的曙光啊!

“那个……我和伊德海拉商量好了,在你们变回来以前,由我们照顾。”

“那……那我们是不是永远都变不回来了?”菲欧娜带着浓重的哭腔问他,这个样子根本没办法拿门之钥啊!

已有一个求生者被寄生

“说什么傻话呢?迟早会好的,还不如想想现在呢!”菲欧娜的寄生信徒带着萝莉音,拖着坐在地上的菲欧娜就往卧室走,对,伊德海拉的卧室。

不久后,原生信徒就带来了两套小孩子的衣服,一套伊莱的,一套菲欧娜的。毕竟5、6岁小孩子穿大人的衣服什么的,太宽松了,让人……想要犯罪啊!

伊莱不太喜欢当小孩子,因为役鸟不待在肩膀上他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说白了,就是不习惯。

虽然有哈斯塔在身边陪,挺方便的……例如说可以随时吃东西和用触手玩之类的也挺不错的,但……就是不习惯。

菲欧娜更是如此,一向门之钥不离手的她,因为变小导致拿不动门之钥了,对于她而言,门之钥现在的重量可以说是车轮了!不过还好,有寄生信徒在,可以轻松很多!就是经常被带有萝莉音的“小孩子”教育小孩子不可以化妆,不然会损伤皮肤什么的,有点烦。

莲木

【占佣】无言

食用前注意事项 现代paro,是一贯的小甜饼,不虐 奈布因为战争后遗症嗓子不好,很难发出声音,后来检查发现那是癔病,于是去了医院进行治疗。

伊莱是一位大学生,兼职心理医生,被老师安排了奈布这个病人,但他的身份并不只是如此——他还是一位占卜师。

两人的背景大概就是这样,可以接受的就往下翻吧(●°u°●)​ 」

终于把学校里的事情解决了,可以好好写文了,我想要评论啊啊啊啊!

go?——go!






哗哗啦啦的声音隔绝了外界,奈布只看的见伊莱,只看的见他的眼睛。

那双眼睛很好看,里面带着浅浅的笑意,睫毛投下一片阴影,沾染了水汽的眼睛像是水晶。

待冲洗干净身体,伊莱拿起浴巾擦干奈布...

食用前注意事项 现代paro,是一贯的小甜饼,不虐 奈布因为战争后遗症嗓子不好,很难发出声音,后来检查发现那是癔病,于是去了医院进行治疗。

伊莱是一位大学生,兼职心理医生,被老师安排了奈布这个病人,但他的身份并不只是如此——他还是一位占卜师。

两人的背景大概就是这样,可以接受的就往下翻吧(●°u°●)​ 」

终于把学校里的事情解决了,可以好好写文了,我想要评论啊啊啊啊!

go?——go!








哗哗啦啦的声音隔绝了外界,奈布只看的见伊莱,只看的见他的眼睛。

那双眼睛很好看,里面带着浅浅的笑意,睫毛投下一片阴影,沾染了水汽的眼睛像是水晶。

待冲洗干净身体,伊莱拿起浴巾擦干奈布身上的水珠,擦到下面,还笑着打趣:“身体很健康呢,奈布。”

奈布装作没听懂,拿起浴衣穿上,瞥了一眼伊莱,无视了伊莱的话。

“奈布,该去睡觉了。”伊莱替奈布擦着头发,在奈布耳边轻轻说着。

伊莱的发丝滑落在奈布的颈项,凉意在脖颈处泛起,黏湿的空气化作水滴,周围一下子凉了下来。

奈布抬头,头发已经被擦妥当了,立刻就可以盖上被子睡过去。他对着伊莱感谢地点点头,从一旁的桌子上抽起一张纸,写道:“多谢。”

伊莱笑着收拾好毛巾浴巾之类的东西,将奈布安置在自己宿舍的客房里,开着一盏暖黄色的灯,坐在椅子上,看着奈布睡过去,才轻手轻脚地去客厅沙发上睡了。

如此,夜才深了。



翌日清晨,奈布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望着拉着窗帘的窗子,发起了呆。

他似乎听见有人在楼道里行走的脚步声,沉稳又缓慢,像是在踱步一般。

脚步声在门前停下,钥匙碰撞响起的声音清脆杂乱,让奈布彻底清醒过来。

奈布穿起衣服便打开客房门,看见伊莱手里提着几袋子东西,应该是去了一趟集市。

伊莱放下东西换好鞋,才问道:“奈布,昨天晚上睡眠状况怎么样?”他侧身关上门,“咔哒”一声,让奈布打了个激灵,待他反应过来,伊莱已经拉着他坐到了椅子上,抬着手给他揉太阳穴。

而桌子上,摆着几张白纸和一根钢笔。

于是奈布拿起笔,就着伊莱的按摩写着:“昨天晚上没什么情况,闭着眼一觉睡到天亮了。”

伊莱:“那真是太好了!这说明我们的治疗已经有成果了。”

奈布:“还是得谢谢你。”

伊莱笑了笑,没有回话,他站起来从几个袋子里翻翻找找,终于找到自己想找的东西。

他走回来,将东西递给奈布,笑着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道:“嘘,咱们悄悄的。别让别人知道我给你藏了一条巧克力。”

奈布低头,自己手里的巧克力袋子上画着一个笑脸。

那个笑脸在晨光的照耀下,似乎和伊莱的笑重叠在一起了。


西日阿暗影
一直嚎不到黄衣的伊莱……谁能来...

一直嚎不到黄衣的伊莱……谁能来看看他……

一直嚎不到黄衣的伊莱……谁能来看看他……

路易sixteen

是伊索和伊莱!章子原图来自 @玈人 这位太太的!!原图炒鸡好看啊啊啊啊我刻不出他们的万分之美丽(来自辣鸡章手的哭泣)实名表白太太!表白卡尔和伊莱啊啊啊啊(tag什么的大概和太太打的一样的鸭w)

是伊索和伊莱!章子原图来自 @玈人 这位太太的!!原图炒鸡好看啊啊啊啊我刻不出他们的万分之美丽(来自辣鸡章手的哭泣)实名表白太太!表白卡尔和伊莱啊啊啊啊(tag什么的大概和太太打的一样的鸭w)

-黑瓷-
线稿比上色更顺眼系列【但我没放...

线稿比上色更顺眼系列【但我没放出来】


不小心点了德鲁伊教的服饰题,我真的没想到原来真的有佩戴黄金首饰采摘槲寄生的习俗。


画的很水。

线稿比上色更顺眼系列【但我没放出来】


不小心点了德鲁伊教的服饰题,我真的没想到原来真的有佩戴黄金首饰采摘槲寄生的习俗。


画的很水。

时之枭白

自改表情包混更。
只是表示一下我回来了。

自改表情包混更。
只是表示一下我回来了。

毒鬼不是赌鬼

【佣占】畸形①

  『刺入的那一瞬间,炸裂的血花会溅入口腔里,一股铁锈味从舌尖顺着唾液到达咽喉顺流而下,而被刺出的伤口处于迟缓地,随着神经末梢慢慢传达到大脑,开始疼痛。』

  “伊莱,把舌头伸出来……”

  奈布轻拍着怀中人的后背,他身旁桌子上放着一块铁盘,里面躺着一根尖刺,剩下的便是一些光滑的珠类。

  他的眼神温柔似水,手还是轻轻地拍着伊莱的后背,蓝色的眸子盯着伊莱。

  “真的要这样做吗?”

  伊莱抬头,直对着奈布,也不清楚他是否可以看见奈布的双眼。

  “伊莱,我想让你成为我的东西。”

  一个苹果,如果不想被别人摘取,就留下咬痕。

  寂静的房间里就他们俩的呼吸声,窗帘外透出的光便...

  『刺入的那一瞬间,炸裂的血花会溅入口腔里,一股铁锈味从舌尖顺着唾液到达咽喉顺流而下,而被刺出的伤口处于迟缓地,随着神经末梢慢慢传达到大脑,开始疼痛。』

  “伊莱,把舌头伸出来……”

  奈布轻拍着怀中人的后背,他身旁桌子上放着一块铁盘,里面躺着一根尖刺,剩下的便是一些光滑的珠类。

  他的眼神温柔似水,手还是轻轻地拍着伊莱的后背,蓝色的眸子盯着伊莱。

  “真的要这样做吗?”

  伊莱抬头,直对着奈布,也不清楚他是否可以看见奈布的双眼。

  “伊莱,我想让你成为我的东西。”

  一个苹果,如果不想被别人摘取,就留下咬痕。

  寂静的房间里就他们俩的呼吸声,窗帘外透出的光便是照亮这间房间的唯一物质。铁制的尖刺泛着光让人寒战不已,不经猜测他的锋利程度。

  伊莱吞了吞口水,作为伴侣的他应该取悦奈布,给予奈布该有的安全感,即使那对自己会有损害。

  “放心,我不会让伊莱受伤的。”

  ——也只能我让他受伤。

  “把这个喝了就不会疼了……”

  奈布拿起旁边放着的一杯澄清的液体,伊莱闻着大概是麻药,便张嘴把液体一饮而尽。

  从舌尖开始,往后整个口腔都没有了感觉,似乎已经和大脑断绝了关系。

  尖刺上的光转动了一下,反射出奈布的脸,他把尖刺拿了起来。尖刺与细长的铁棒相似,只是一头是尖的。奈布将尖刺放着蜡烛的火焰上烧灼了几下,算是消毒。

  他弯下腰,捧起伊莱的脸,擦拭着伊莱因为紧张流出的冷汗。

  “乖……”

  奈布轻声哄道,这种温柔的性子在平常不常见,但是对于伊莱很受用。  

  他张开了嘴巴,一排牙床首先出现,随后舌头顺从地从口腔里伸出,因为使力舌头处于紧绷的状态,舌尖小小的缩成一团,只是从口腔里伸出一指甲盖长就不动了。

  奈布大拇指抚摸着伊莱淡粉的唇瓣,然后伸手将舌尖捻住。

  在他怀里的人肩膀突然僵住了,蒙住了眼睛所以也看不见奈布的做法。只是第六感在不断打鸣。

  消毒的湿巾擦拭了伊莱的舌尖,连同嘴唇也碰到一些,冰凉的触感让伊莱感觉未知的恐惧。

  “没事的……”

  奈布低垂着眼眸,群青色的眼里倒映着伊莱的那副模样,纯情而又比任何人有魅力。

  他的这幅模样就像白色的蔷薇一样,高洁而神圣。却又想让人用血给他浇灌在花冠上,从花蕾处绽开,从里到外染上红色的血液。让这血液顺流而下,玷污白色的花瓣,连同根茎也一起染上红色。

  拿着尖刺的手有些颤抖,奈布低着头看着伊莱乖巧的样子,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他扯出了一个微笑,病态且畸形的想法放到了最大。

  ——刺穿他,占有他,标记他!

  尖刺在舌尖上比划了两下,那根东西反着银光,尖端可以轻易地划破皮肤,他将尖刺垂直往下——

  尖刺贯穿舌尖只是一瞬间,那一瞬间伊莱的大脑里是空白的。似乎有什么液体溅入口腔食管深处。那是什么,大概是自己的血液吧。

  奈布那双群青色的眼眸彻底被红色污浊了,连同那支白蔷薇一样,沾染上了窒息般的占有欲。

  尖刺将舌尖贯穿出一个血洞,血液把奈布的手指也一起染红,滴答滴答地坠落在地板上,血水与地板发生碰撞炸开一朵又一朵的血花。

  多么畸形的美丽啊。

  白蔷薇终究是沾染上了血液,被污浊了,被自己……

  奈布的手有些颤抖,他给他的伴侣留下了这辈子都不可能抹去的痕迹,让这段记忆刻在他的心里,记住这幅痛的模样。

  “对不起……我爱你。”

  他会懂自己这幅满腔占有欲吗,他就像玫瑰园里最独特的一只,其他红玫瑰里面的一抹白皙,那只白蔷薇。愣谁都会想去摘取掉他。奈布也不例外,可这蔷薇现在在自己手上,在自己得放开他时又不想让别人去贪恋的时候该怎么办……

  那就用野兽的方式,咬他一口,把气味涂抹在他的全身,拿血液浇灌它,让他也变成红玫瑰中的一员。

  伊莱不能回答他,他的舌头还在奈布的手里,他只能拍了拍奈布的背,紧抱着他的腰来让他知道自己对他的放纵。

  爱他就应该接受他的一切,包括他那畸形的爱,一起接纳。

  铁锈味在口腔里蔓延着,随着呼吸起伏着。

  血液差不多凝固的时候,奈布丢掉了尖刺,拿起了盘子里的舌钉。拆开,将舌钉上的铁环穿过血洞,再将其固定住。

  这就算是结束了,当麻药醒后他就开始感受到强烈疼痛仿佛舌头被割掉了一般。全身会蜷缩在一起倒在床上,长着嘴巴伸出舌头喘气,眼泪会顺着唾液一起滴落在床单上,打湿那一小块地方。

  疼痛感会像蚂蚁一样从舌尖利用神经末梢传到大脑里,然后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干巴巴利用声带发出单音节来。

  奈布紧紧地抱住了还未恢复痛觉的伊莱,抬起他的下颚,与他交换了一个充满铁锈味的吻。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他都会被伤口折磨,一周之内没办法正常摄取食物,只能靠吃流食来填饱肚子。这是必定的,他对伊莱造出的伤寒,那么就应该以实际行动来照顾他。

  这么想着奈布结束了这个吻,将伊莱打横抱起,把他放在床上安顿好,坐在床头轻轻拍打着伊莱的肩膀。试图用睡眠来隔绝那疼痛,如果不行的话就只能使用其他方法了。

  奈布看着伊莱的腰,舔了舔犬牙。

  这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阳光被窗帘隔绝在外,他们便在这背光面相互依偎着,交换着彼此的体温。

  连小王子都可以有自己的玫瑰花,那为什么野兽就不可以拥有自己的白蔷薇吗?他当然可以拥有。只是白蔷薇就得挺直腰板,接受野兽那畸形的爱了。

  这畸形且美感的爱,如同被穿孔的肉体一样,全身都散发着纯情且欲念的气味,让人沦陷进去,痴迷于这香味之中。

垃圾咕咕咕-宁渊
預言者は私のもので、誰も奪うこ...

預言者は私のもので、誰も奪うことは許されない!

我宁某人今天就是要吹爆他!

預言者は私のもので、誰も奪うことは許されない!

我宁某人今天就是要吹爆他!

Dediocrity

【黄占】《失乐园》——目前可公开情报。

亲爱的(你要允许我用这个过于亲昵的称呼叫你。)哈斯塔:


           你还在睡。我不知道这是第几个你用睡眠来消磨的漫漫长夜,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醒来。正是——一点儿也没错,我再一次踩碎了你养的花儿,我很不了解满身血腥气儿的你到底为什么要养娇贵脆弱的它们。你知道吗,它们在我的眼里,就像用满身香水味儿来掩盖臭味的、身材臃肿的(嗨,那就是所谓的丰腴?)贵族女士为了勾搭男人而矫揉造作的扭捏姿态。从这一点上,我深深地嫌弃你。


       ...

亲爱的(你要允许我用这个过于亲昵的称呼叫你。)哈斯塔:


           你还在睡。我不知道这是第几个你用睡眠来消磨的漫漫长夜,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醒来。正是——一点儿也没错,我再一次踩碎了你养的花儿,我很不了解满身血腥气儿的你到底为什么要养娇贵脆弱的它们。你知道吗,它们在我的眼里,就像用满身香水味儿来掩盖臭味的、身材臃肿的(嗨,那就是所谓的丰腴?)贵族女士为了勾搭男人而矫揉造作的扭捏姿态。从这一点上,我深深地嫌弃你。


           你居然还戴着你的金掐丝眼镜。好吧、我替你摘掉了它。并且将那两片薄薄的镜片折碎,扔出了窗外。嘿、它现在像极了你。就是一副美丽动人的驱壳,内里的事物早就被一个盗贼抢走了。——那个你会无比憎恨的盗贼是我,你用脚趾也能想出来。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还不醒?…你知道我为了你在心底挣扎了许久。——


        (笔尖刺啦划过纸面,笔尖劈开,墨水溅上克拉克的脸颊。)


        ——“你醒了…”


天霙

死城32

Chapter.32

“呜……”但还没等王亚峰和凌陌反应过来,那个怪物就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然后迅速转身没入了一个黑黑的小巷子里没了踪迹,似乎王亚峰和凌陌才是恐怖的那一方……

“这是……什么啊?”凌陌看着那个怪物消失的地方,大腿直打颤,纵然通过系统的提示知道了这个地方有与自己不一样的生物的存在,但真正直面的时候还是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不知道……”王亚峰咽了口唾沫,手里的小刀握得紧紧的,刀锋对着自己面前的这一片未知的黑暗,“但是它没有对我们出手就是最好的结果。”

就像是为了吹干两人因为这场意外而流的一身冷汗,胡同的深处吹来了一阵阴森的风,而那风声中似乎还有着一些别的什么东...

Chapter.32

“呜……”但还没等王亚峰和凌陌反应过来,那个怪物就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然后迅速转身没入了一个黑黑的小巷子里没了踪迹,似乎王亚峰和凌陌才是恐怖的那一方……

“这是……什么啊?”凌陌看着那个怪物消失的地方,大腿直打颤,纵然通过系统的提示知道了这个地方有与自己不一样的生物的存在,但真正直面的时候还是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不知道……”王亚峰咽了口唾沫,手里的小刀握得紧紧的,刀锋对着自己面前的这一片未知的黑暗,“但是它没有对我们出手就是最好的结果。”

就像是为了吹干两人因为这场意外而流的一身冷汗,胡同的深处吹来了一阵阴森的风,而那风声中似乎还有着一些别的什么东西……

“嘻嘻嘻……”

“找到了……”

“有好多新朋友呢……”

凌陌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转过身,就看到一道小小的黑影,但还没等她看清对方是什么样子的,那个黑影就一下消失不见了……

…………

“奈布……那个是……系统说的……特殊生物?”伊莱紧紧盯着那个奇怪的东西,不敢轻举妄动,只是任由奈布把自己拦在怀里。

“不知道……”奈布看着那个歪着头看着自己和伊莱的生物,没有放松警惕,但心里他却感觉不到任何受到威胁的感觉,“我没有从他身上感觉到威胁……但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没有感觉到威胁?”伊莱有点儿奇怪,奈布身为一个前雇佣兵,对于危险的感知一定比其他人更加敏锐,所以如果奈布也没有感觉到危险的话,伊莱绝对相信这个怪物没有伤害他们的意思。

“咕……”那个白色的怪物喉咙里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然后扭过头,消失在墙头。

“这是……走了?”伊莱呆呆地看着现在空无一物的墙头,有点儿发愣,完全不明白这个怪物到底想要干什么。

“嗯……”奈布慢慢解除了自己的警戒状态,但是拉着伊莱的手没有松开。

“啊!!!”还没等两人松一口气,一阵尖锐的尖叫声划破了这寂静的空气,让两人都浑身一震。

“这个声音是刘紫怡……”奈布微微皱起眉,偏过头,仔细聆听这个尖叫声的来源……似乎就在与他们一墙之隔的地方……

“他们遇到了什么吗?”伊莱有点儿担心,毕竟刘紫怡基本上是完全无法应对系统创造的那些奇怪的东西的,而莫雨晴虽然身上有着一种女强人的气势,但终究只是一个女性而已,也不知有什么可以依仗的防身能力。

“救命……”

这一声求救声更加靠近了。

“上面!”奈布猛地抬起头,看向墙头,果不其然,一只小手正在摇摇晃晃地伸上来,然后拼命扒住墙上的瓦楞。

“救命……”刘紫怡拼命地想把头探出去。

救命……谁来救救我……

她还在下面……就算……

谁来……拉我一把啊……

刘紫怡的眼睛里溢出了泪水,手指被碎掉的瓦片割出一道道口子,但是她还是无力把自己拉到墙头。

“把手给我!”

“!”

刘紫怡惊讶的抬头,看到那个之前和自己一起在河边的大哥哥向自己伸出手,但是求生的意志催促着她伸出手抓住了那只伸向自己的手。

伊莱抓住刘紫怡的手把她像拔萝卜一样拉上墙头,可是当刘紫怡被拉上来的时候,一个黑黑的小影子也冲天而起直接扑向了伊莱。

“!”伊莱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瞬间身体后仰抱着刘紫怡摔了下去。

还没等怀里的小家伙反应过来,伊莱已经停止下坠——奈布稳稳地将他抱住。

“有东西……不是那个没有脸的那种……”伊莱刚被奈布放下来就急急地把自己看到的告诉奈布,“很小的黑影……”

“嗯,我知道了。”奈布点点头,然后看向刘紫怡,“小妹妹,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大姐姐呢?”

刘紫怡似乎被刚刚的变故吓傻了,良久才转过头,对着奈布开口道:“姐姐……没了……”

“!”

没有想到是这样的回答,奈布和伊莱也呆住了,过了一会儿,伊莱在刘紫怡面前蹲下身,伸出手臂轻轻地抱住了刘紫怡小小的身子:“没事的,一切都会没事的。”

在伊莱怀里的女孩颤抖了一下,似乎确定自己安全之后,终于细细弱弱地呜咽起来。

TBC

作者有话说:ฅ•̀∀•́ฅ哈哈,我又来了~大家有没有对这几章有什么疑惑呢?我似乎安插了很多的伏笔哦!

Dediocrity

【黄占】《失乐园》伊莱·克拉克的日记。

致我亲爱的哈斯塔博士:


  狼狈又该死的、可悲的战争贩子,用黏糊糊的油漆涂抹着某个肮脏的印记的杀人犯——我偏执又疯癫的哈斯塔博士,你以一种奇妙又怪异的情感作为墨水,用笔蘸着,唰唰地写你那些被称作“圣洁高尚又低贱淫荡”的、给我的颂歌;写你那堆散发着腐尸焦油味儿的、连残骸都称不上的失败品;写你在硝烟四起的战场上摔碎了几瓶致幻剂、让多少蝼蚁陷入了癫狂。——你拿这些来隐藏你肮脏的、生怕别人知道后把你抓进监狱的、令我在仅有那么几千克的骨骼里深深唾弃的身份。你开始有意无意地向我示好,在我眼里,如此狼狈不堪的你就像一只烈火扑去的、寻死的飞蛾;一个长着两个脑袋的(就像枭鸟这个令你痴迷的种族中的多躯干变体...

致我亲爱的哈斯塔博士:


  狼狈又该死的、可悲的战争贩子,用黏糊糊的油漆涂抹着某个肮脏的印记的杀人犯——我偏执又疯癫的哈斯塔博士,你以一种奇妙又怪异的情感作为墨水,用笔蘸着,唰唰地写你那些被称作“圣洁高尚又低贱淫荡”的、给我的颂歌;写你那堆散发着腐尸焦油味儿的、连残骸都称不上的失败品;写你在硝烟四起的战场上摔碎了几瓶致幻剂、让多少蝼蚁陷入了癫狂。——你拿这些来隐藏你肮脏的、生怕别人知道后把你抓进监狱的、令我在仅有那么几千克的骨骼里深深唾弃的身份。你开始有意无意地向我示好,在我眼里,如此狼狈不堪的你就像一只烈火扑去的、寻死的飞蛾;一个长着两个脑袋的(就像枭鸟这个令你痴迷的种族中的多躯干变体)成年人,你看上去扭曲、畸形!说实在的,我已经有好几次(上百次?那倒是不至于)想把你多余的、丑陋的头颅砍下来。对、正如特蕾西所说过的那样,连一丁点儿镇静剂和麻药都不会施舍给你。然后我再踩在你多余的头颅上碾压着、肆虐着,就像你曾经对待我那样。


  你在院子里养的娇花被我踩碎了。玫瑰、玫瑰、玫瑰。全都是玫瑰,你衣上的熏香就是从那里来的吧。(原谅我的任性,你绝对会原谅我的。但我却不能容忍这些娇柔美丽的花朵的花粉弄脏我的鞋底!它们就和你一个模样!)你会对我发火、随后感到难过,最后才是仅存的、触手可及的那抹温柔。——要是我是个细胳膊细腿儿的、蜜色皮肤的、爱吃水果糖的小女孩儿,怕不是要迷恋死你英俊的面容、你血淋淋的内在?真是可惜!我不是什么脑子进水了的小女孩儿、也不是你在什么操蛋的化妆舞会上遇见的庸俗艳丽的贵族小姐,也绝对不会是你未来的恋人。


  我痛恨你。没有什么理由!恨这种东西哪需要什么荒唐得可笑的理由?我、恨、你。恨到骨子里!我要用我的利爪(或者是你纹着花纹的手枪)把你杀死,一寸一寸地在你细腻白皙得像个女人的皮肤上留下划痕,破坏你所谓的完美艺术品。再把你的内脏都挖出来,揪着你的肠子把它们甩到你的肩上,在手心里捣碎你的心脏,用你曾经为我沸腾的鲜血弄脏你干净的、香气扑鼻的白色衬衫。喔,我的博士,脸颊沾血的你一定要比平日那副模样好看太多。


  你口口声声说你爱我(哈斯塔,你还有“爱”这种东西?)。你凶狠地用构不成威胁的话语来威胁我不要逃走,转身又跪倒在我的面前,用最柔软的、让我受不了的语调和嗓音求我:“克拉克,别逃…”就像这样!你强迫我接受你的爱,谁知道我马上(就在你把心脏给我的那个瞬间。)就把你的爱通通倒进了垃圾桶?


  (笔迹开始变得潦草。)


  我爱你,哈斯塔。我虚情假意地爱你,直到我撕碎你的身躯,逃离你为我打造的乐园为止。……


  (笔迹已经被汗水模糊,下方似乎还有字,但是纸张已经被撕碎了。)


天霙

佣先ABO

Chapter.12

“吻……我?”伊莱伸出手指了指自己,声音里带着些颤抖。

“嗯,因为你身上的临时标记可能快消失了,为了安全起见,最好用我的信息素的味道盖住你的,如果你介意的话,就算了。”奈布也不想让伊莱为难,毕竟如果是为了混淆伊莱的气息而吻他,那么肯定不可能只是亲吻脸颊就可以完成的任务。

“是……这样吗?”伊莱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但不知为什么潜意识里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抱歉,是我表达不清才会造成这种尴尬的……”奈布的视线不自然地从伊莱身上移开,落在不远处的地上。

“没事的……还有,如果是临时标记的问题的话……”伊莱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因为尴尬而信息素有点暴动的人,缓缓抬起手将自己外...

Chapter.12

“吻……我?”伊莱伸出手指了指自己,声音里带着些颤抖。

“嗯,因为你身上的临时标记可能快消失了,为了安全起见,最好用我的信息素的味道盖住你的,如果你介意的话,就算了。”奈布也不想让伊莱为难,毕竟如果是为了混淆伊莱的气息而吻他,那么肯定不可能只是亲吻脸颊就可以完成的任务。

“是……这样吗?”伊莱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但不知为什么潜意识里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抱歉,是我表达不清才会造成这种尴尬的……”奈布的视线不自然地从伊莱身上移开,落在不远处的地上。

“没事的……还有,如果是临时标记的问题的话……”伊莱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因为尴尬而信息素有点暴动的人,缓缓抬起手将自己外袍的兜帽拉下来,将自己纤弱的脖颈暴露在空气中,“为什么不直接再临时标记一次呢?如果一定要有人做这件事的话,我希望是你……”

“伊莱,你……”奈布睁大了眼睛,怔怔地看着伊莱转过身,将自己的后背以及脖子上的腺体暴露在自己面前。

“如果是奈布的话,没事的。”伊莱背对着他,再次将自己的选择重复了一遍。

可是,为什么没事呢?

伊莱自己似乎也不懂,能让Omega毫无防备地将自己交给对方的Alpha,一定是能让他完全信任的人吧……信任到也许因为基因中本能而被对方彻底占有也不会恨对方……

可能自己在什么时候已经完全认可了奈布的存在……

“那……你忍着点……”奈布从伊莱的背后伸手环抱住对方,低下头,当嘴唇触碰到伊莱的后颈时,明显地感觉到对方的身体一颤。

像是受到了什么的驱使,奈布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伊莱之前被自己咬破的地方,伤口已经愈合,只剩下一圈浅红色的痕迹。

“呜……”伊莱根本没有料到奈布会做出这个动作,瞬间呜咽出声,“奈布,不要舔我脖子……”本来就不尖锐的声音此时更是软了几分,仿佛告饶一般。

没等伊莱从刚刚的刺激中缓过劲来,奈布张嘴咬住了伊莱后颈的腺体,周身的檀木味一改往日的稳重感,仿佛将沸的水一般,翻滚在两人周围的空气里。

“嘶……”伊莱倒吸了一口气,隐藏在眼罩下的眼角微微泛红,就算是自愿的,临时标记咬破皮肤的疼痛终归不会减轻,伴随着奈布的檀香木的信息素注入腺体,伊莱身体开始发软,如果不是奈布的手紧紧环着他,他可能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了,可能因为之前有过一次临时标记的经历,这次的疼痛没有带来清醒的作用,反而是临时标记的影响让伊莱浑身失了力气。

“伊莱,没事吧?”奈布在确认自己留在伊莱身上的信息素足够混淆路人的认知之后,松开了伊莱,但察觉到伊莱的无力后依旧抱着他没有松手。

“没事……呜……”伊莱几乎是软倒在奈布身上,手指似乎是想紧紧攥着奈布的衣服,但又没有力气蜷起来,只是松松地勾着上衣的褶皱处,“不知道为什么身体有点乏力……”

“可能是因为信息素匹配度比较高吧……”奈布笑了笑,没有被完全标记的Omega的发情期比被标记过的Omega要难熬,强行用临时标记和抑制剂压下去也无法阻止其在结束之前间断性地出现,可能是抑制剂的余效和新注入的信息素一起造成的结果吧……想到这里,奈布的蓝眼睛里浮起了怜惜之意,在最危险的时候进入了发情期,然后根本没有时间休息就跟着自己跑东跑西……真的是辛苦他了啊……

“匹配度高?”伊莱即使无力也不代表他大脑不清晰,这个词一出,仿佛在他脑海里放起了烟花,瞬间脸上变得又红又烫,“我们?”

“嗯……”奈布温柔地帮他把兜帽重新带好,“之前睡觉的时候,你在睡梦里对我表现出的依赖感以及对我的信息素产生的安全感,都说明了这一点。”

“我……”伊莱听到这句话低下了脑袋,不想让奈布看到自己绯红的脸颊,不曾想这个动作使得他似乎依偎在了奈布怀里,“我……可能确实很……喜欢你……”

TBC

傻敷敷的作者有话说:在等着练车的时候写的小片段,周围全是男生,不好意思写太多,将就着看吧……

穆北辰。
果断就会白给,犹豫就会败北。@...

果断就会白给,犹豫就会败北。
@柏林 掌声有请这位才华横溢的优秀先知👏👏👏

补充:是给宝贝画的不授权头像使用。

果断就会白给,犹豫就会败北。
@柏林 掌声有请这位才华横溢的优秀先知👏👏👏

补充:是给宝贝画的不授权头像使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