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占tag致歉

13719浏览    1991参与
qwq(渔歌水云)

占tag致歉!毛毛退散!

毛毛请勿翻墙!!!
bjyx粉,
xz粉勿入!!

咳咳,本人对蔡徐坤拖地大摆纱裙(输入法😂😂😂)【划掉】
本人对cxk路转粉了,雷者请取关!【😂】
不要问为什么,问就是因为颜值,肖战了解一下😏

而且蔡徐坤养活了多少B站UP主啊!居功至伟啊!(滑稽)

深夜放毒,占tag致歉!

 
  _(:3」∠❀)_

毛毛请勿翻墙!!!
bjyx粉,
xz粉勿入!!

咳咳,本人对蔡徐坤拖地大摆纱裙(输入法😂😂😂)【划掉】
本人对cxk路转粉了,雷者请取关!【😂】
不要问为什么,问就是因为颜值,肖战了解一下😏

而且蔡徐坤养活了多少B站UP主啊!居功至伟啊!(滑稽)

深夜放毒,占tag致歉!

 
  _(:3」∠❀)_

qwq(渔歌水云)

@各位亲爱的怼圈太太们

寒冬腊月,注意养生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咳咳,我没有催更的意思,你们信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_(:3」∠❀)_

寒冬腊月,注意养生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咳咳,我没有催更的意思,你们信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_(:3」∠❀)_

哼唧嘤嘤嘤

占tag致歉,只是来说一下关于投稿的事

我希望有的人来我这投稿能认真一点,不要把什么无关的事也发给我

我不想知道你家有多少人也不想知道你家一年赚多少钱,我只是来代付投稿的不是陪聊的,陪聊加我大号

还有就是有的人能不能不要催啊催的,我平时不太上线,所以可能会慢一点回复,但是看到了就会回一句,我回复了就是说我已经要发出去了

不要总是问我怎么还不回你啊,我回复时间一般集中在中午和晚上,有时候是大半夜回复,只要回复了就会发,所以不要急

还有就是QQ问题,在下投稿的QQ是小号,所以没内容的,不要问我是不是骗扩列的,我骗你有意思吗😶再问就拉黑

想扩列先加我小号,我要确认你是不是粉装黑,确定是...

占tag致歉,只是来说一下关于投稿的事

我希望有的人来我这投稿能认真一点,不要把什么无关的事也发给我

我不想知道你家有多少人也不想知道你家一年赚多少钱,我只是来代付投稿的不是陪聊的,陪聊加我大号

还有就是有的人能不能不要催啊催的,我平时不太上线,所以可能会慢一点回复,但是看到了就会回一句,我回复了就是说我已经要发出去了

不要总是问我怎么还不回你啊,我回复时间一般集中在中午和晚上,有时候是大半夜回复,只要回复了就会发,所以不要急

还有就是QQ问题,在下投稿的QQ是小号,所以没内容的,不要问我是不是骗扩列的,我骗你有意思吗😶再问就拉黑

想扩列先加我小号,我要确认你是不是粉装黑,确定是黑子或者半黑我才会给你我大号来扩列,毕竟之前已经有受害的太太了

在此感谢所有认真投稿的小姐妹和小哥哥们😘

夏言konotie(初三停更
感觉自己画风跳跃的挺大的......

感觉自己画风跳跃的挺大的...尤其手绘和指绘对比orz

把之前不太满意的删掉啦 感谢先前大家的喜爱!!!💓

截个图纪念下


重新开始!

感觉自己画风跳跃的挺大的...尤其手绘和指绘对比orz

把之前不太满意的删掉啦 感谢先前大家的喜爱!!!💓

截个图纪念下





重新开始!

qwq(渔歌水云)

毛言毛语简直就是快乐源泉!

睿智毛毛欢乐
 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睿智毛毛欢乐
 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老闸皮
自产销饮料机们的交流。

自产销饮料机们的交流。

自产销饮料机们的交流。

qwq(渔歌水云)

@冰之恋公主,宁账号又解封了啊,我真心为宁感到高兴呢!毕竟宁可是免费表演过一小时换一个正主的人呢!

@冰之恋公主

宁到底是个全员黑还是全员粉啊?

是不是在宁眼里魔道粉只分wxjj和澄毒啊?

宁是不是觉得温家毒唯相当于全员黑啊?

宁好棒棒哦!

对了,宁那位一体双魂的姐姐,账号怎么还没解封啊?

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_(:3」∠❀)_

@冰之恋公主

宁到底是个全员黑还是全员粉啊?

是不是在宁眼里魔道粉只分wxjj和澄毒啊?

宁是不是觉得温家毒唯相当于全员黑啊?

宁好棒棒哦!

对了,宁那位一体双魂的姐姐,账号怎么还没解封啊?

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_(:3」∠❀)_

qwq(渔歌水云)

给大家欣赏一下奇毛 @夷陵老祖

首先,P1是这位毛毛与另一个毛毛翻墙到太太的评论区口吐芬芳,然后我提醒这两只毛毛不要翻墙,否则魏白莲不得好死。
然后,这位毛毛私信我,我一打开私信发现是毛毛在diss我,我也不是多高兴,然后我又发现这位毛毛在我挂那个 @幽灵阑婼 的文下留评,而且这位毛毛在表达什么我也不太清楚😂😂😂
然后我CP @扶苏以及青青太太就去了我的评论区以及P1那位友军的评论区怼这位翻墙毛毛,同时我也回复了这位毛改改的私信。
你们看,我真的没有口吐芬芳啊!
我在友军评论区只是警告他别翻墙,我也只是说了他正主会不得好死,我没有诅咒他或者上升他的父母啊!
他私信我并在我文下留评的时候我以为他...

给大家欣赏一下奇毛 @夷陵老祖

首先,P1是这位毛毛与另一个毛毛翻墙到太太的评论区口吐芬芳,然后我提醒这两只毛毛不要翻墙,否则魏白莲不得好死。
然后,这位毛毛私信我,我一打开私信发现是毛毛在diss我,我也不是多高兴,然后我又发现这位毛毛在我挂那个 @幽灵阑婼 的文下留评,而且这位毛毛在表达什么我也不太清楚😂😂😂
然后我CP @扶苏以及青青太太就去了我的评论区以及P1那位友军的评论区怼这位翻墙毛毛,同时我也回复了这位毛改改的私信。
你们看,我真的没有口吐芬芳啊!
我在友军评论区只是警告他别翻墙,我也只是说了他正主会不得好死,我没有诅咒他或者上升他的父母啊!
他私信我并在我文下留评的时候我以为他咬死我了,没想到私聊几句就拉黑我了(●—●)
明明是他先发了私信diss我啊,我回复他的都是文明用语啊,为什么他要拉黑我,他怎么这么玻璃心啊!
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复制粘贴真的爽!!
【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明明是他先diss我的,我好言好语的和他对话,我都没有说多么过分的话,他怎么就把我拉黑了呀?
他怎么这么玻璃心啊!

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_(:3」∠❀)_

qwq(渔歌水云)

@冲浪板 是友军就请宁解开拉黑,理智交流。

@冲浪板
如果你真的是友军,为什么要拉黑我呢?
莫非宁jio得霹雳粉都是毛毛?😂😂😂
可我不是霹雳粉呢!
而且宁如果真的认为霹雳粉是毛毛,这想法有点可笑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冲浪板的置顶
如果这是宁的小号,那么这个小号是用来干什么的呢?
以魔道黑的这一身份来理直气壮的diss友军们吗?
那宁反MD的这件事的真实性,可信度都不太高呢!
 @冲浪板 
来,咱们解除拉黑好好谈一谈!
我在乐乎上没有对谁口吐芬芳过,这一点应该是有友军可以作证的,无论宁是毛是黑,我都不会对你恶语相向的,最起码我不会动不动就上升宁父母,宁认真考虑一下吧,要不要和我好好...

@冲浪板
如果你真的是友军,为什么要拉黑我呢?
莫非宁jio得霹雳粉都是毛毛?😂😂😂
可我不是霹雳粉呢!
而且宁如果真的认为霹雳粉是毛毛,这想法有点可笑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冲浪板的置顶
如果这是宁的小号,那么这个小号是用来干什么的呢?
以魔道黑的这一身份来理直气壮的diss友军们吗?
那宁反MD的这件事的真实性,可信度都不太高呢!
 @冲浪板 
来,咱们解除拉黑好好谈一谈!
我在乐乎上没有对谁口吐芬芳过,这一点应该是有友军可以作证的,无论宁是毛是黑,我都不会对你恶语相向的,最起码我不会动不动就上升宁父母,宁认真考虑一下吧,要不要和我好好谈谈。

  @冲浪板

法各鸟

快快乐乐

怎样也阻挡不了我摸法法

快快乐乐

怎样也阻挡不了我摸法法

温柔皆你.

【火影同人】火影忍者之平行世界

我还活着,我真的在写文!!!原女注意,不喜勿喷


宇智波瑾(1)


       “你看到了吗?”

  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落入我的耳中。

  “这是你之前的记忆。”

  我缓缓睁开眼,视线竟是模糊不清,我努力想要看清她的样子,她到底是谁……

  当视线一点一点变得清晰起来,她的模样也一点一点映进我眼里。

  “瑾……”我有气无力的说出她的名字。

  眼前这个的宇智波瑾,眼神极为陌生,本应被当做替代品的她,现在却是我从未见过的样子。

  许多记忆在一瞬间涌入脑海中,使我头痛欲裂,根本消化不了这么多信息。

  但我知道,瑾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

我还活着,我真的在写文!!!原女注意,不喜勿喷


宇智波瑾(1)


       “你看到了吗?”

  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落入我的耳中。

  “这是你之前的记忆。”

  我缓缓睁开眼,视线竟是模糊不清,我努力想要看清她的样子,她到底是谁……

  当视线一点一点变得清晰起来,她的模样也一点一点映进我眼里。

  “瑾……”我有气无力的说出她的名字。

  眼前这个的宇智波瑾,眼神极为陌生,本应被当做替代品的她,现在却是我从未见过的样子。

  许多记忆在一瞬间涌入脑海中,使我头痛欲裂,根本消化不了这么多信息。

  但我知道,瑾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迟念,好久不见。”瑾伸出一只手轻柔的抚摸我的脸,鲜红色的指甲极为显目。冰凉的指尖刚触碰到我的脸,身体下意识的产生了抵触。

  “你记起来了吗?”她眼神藏着杀戮,语气中蕴含着几分薄凉。

  “你的这双写轮眼,可是谁的?”

  瞳孔在瑾话音未落的时候突然放大,被遗忘的记忆如潮水般向我涌来,一时间占领了我的脑海。

  我浑身都在不可自控的颤抖,眼里传来剧烈疼痛,鲜红色的血从眼里流出,顺着这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滴落在坚硬石板上。

  这双眼,本就不是我的。

  是念,是宇智波念的写轮眼。

  我瘫坐在地上,双腿发软,浑身都使不上劲。两只手都被特殊材质制成的铁链锁住,无法使用查克拉。

  “想起来了吧,你这双眼,是念的。”瑾怜爱地擦去我的泪,眼中的欲望却根本掩盖不住。

  “我需要她的力量。”

       我看着瑾充满欲望的眼神,突然明白了她为什么要囚禁我。

  她想要念的写轮眼。

  “你知不知道,没了我,墨就找不到念。”我的声音微微颤抖着,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底气。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了。”她的红唇勾起一抹笑,手指用力的钳住我的下巴,逼迫我看着她的眼睛。下巴被用力捏住,疼痛感令我颤抖不已。

  瑾的眼里透着强烈的渴望,一字一句地告诉我。

  “要念的写轮眼,只是想成为她。”

  瞳孔在一瞬间放大,虽然早已有了心里准备,但我还是难以想象,瑾,竟然想要代替念。

  她们,明明是亲姐妹啊!

  “为什么?为什么要代替念?”我声音很虚弱,听不出任何威慑力,“告诉我为什么?”

  “迟念,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杀了我么?”瑾轻笑着,明明是在笑,一股灼热感却爬上我心头,从心脏流向经脉,快速蔓延至全身。

  好热,全身都好热……

  仿佛是有烈火在燃烧我的身体,却看不见摸不着,焚烧的疼痛侵入骨骼,一寸一寸的吞噬着我的身躯。

  眼前模糊不清的是瑾的容颜,她好像在等着我求饶。

  不可以……我不可以把写轮眼交给她。

  绝对不行!

  “啊!”

       被烈火灼烧后的疼痛感慢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被细针扎入身体的细微疼痛。

  并没有预期中的那样强烈的痛不欲生的感觉,又似乎有哪里不一样。

  “迟念,你现在有两个选择。”

  她浑身都因为兴奋而颤抖,近乎癫狂的模样让我一度怀疑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宇智波瑾。

  她不应该是这样的。

  “把念的写轮眼交出来,或者,告诉我念的下落。”

  “我不知道念在哪。”我有气无力的回答她。我的确是不清楚的,即使这双写轮眼能让我看到某些东西,比如,可以看到未来会发生的事情。

  瑾的眼中猛升起了杀意,紧紧的掐住我的脖子,身体的疼痛感也忽然加剧,一时间我竟无法反抗。

  大脑因缺氧而一片空白,身体下意识的要进行反抗,却根本没起到什么作用。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瑾面目狰狞,咬牙切齿地说。

  快……快要窒息了……

  视线逐渐模糊,意识也一点一点的散去。

  仅仅残留的些许感觉,只是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以及那一阵更熟悉的味道,清冷而雅致。

  是他?

  还没来得及多想,那清冷的气味直接将我包围,一股查克拉缓缓流入我的体内,意识也渐渐开始恢复。

  “泉奈?”我小声的唤着他的名字。

  “你怎么在这里?”我的手被他紧紧握住,他的查克拉也源源不断地进入我身体。

  “等出去了,我再和你解释。”泉奈松开我的手,将我护在身后。眼神深邃的看向瑾,脸上有隐隐的怒意。我看不透他的想法,只是,他好像生气了。

  “你是谁?”瑾异常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是来救迟念的?哼,不自量力,你以为你能从我手中救走她么?”

  瑾似乎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丝毫不畏惧这位“宇智波的老祖宗”。

       “是吗?”泉奈轻蔑一笑,淡淡的说。

  “泉奈……别伤害瑾。”我轻轻拉住他的衣角,声音微微颤抖着。

  “我知道。”泉奈拍了拍我头,轻声道,“我先送你出去。”

  背后好像被泉奈贴上了什么东西,下一秒,我竟从密室里传送到了神社外,站在我面前的小男孩手里拿着一张传送符。

  “是你?”我看着男孩,直接撕下背后的符,正是传送符。

  “瑾姐姐!不,迟念姐姐……”男孩眼里的惊喜一闪而过,剩下的只有失落和无助。

  “你这是?你和泉奈是一伙的?”我道出了内心的疑惑,这孩子绝对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单纯。

  “我……嗯。”男孩胆怯地看着我,“迟念姐姐,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骗你们的。”

  “骗我们?这么说,你之前说的都是假的了。”

  “不不不!不是,我说的都是真的,只不过,利用了你们。”男孩的语气十分小心翼翼,一副害怕我生气的样子。

  我还想再问些什么,却突然惊觉这里只是像神社外面,并不是真正的神社外。

  “你是谁?”

  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调动起身体里的查克拉,警戒的看着男孩。

  “呀呀呀,被发现了呢。”男孩忽然笑了起来,“看来瞒不下去了呢。”

  “还好这个符被我动过手脚,不然,你可真的会顺利离开这里呢。”男孩冲我眨眨眼。

  “你果然动力不纯。”我迅速拿出苦无,做出防卫姿势。

  “你不用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男孩诡异的扬起一个笑,“会有‘东西’替瑾姐姐铲除你的。”

  “好好享受吧,迟念姐姐。”

  


qwq(渔歌水云)

别问这是啥东西,问就是毛言毛语。
我是个毛毛,我翻墙了。
呵呵→_→
给我扣毛籍又删评,很棒棒哦!
我就事论事宁就拉黑我,也很六呢!
宁是友军那为什么要拉黑我🙃
冰之恋公主也说自己是友军,还把我拉黑了,宁也说自己是友军,也把我拉黑了,难道友军都讨厌我吗?
嘤嘤嘤哼唧唧QAQ(ಥ_ಥ)
哈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所谓的友军 @冲浪板 出来给我解释一下!

别问这是啥东西,问就是毛言毛语。
我是个毛毛,我翻墙了。
呵呵→_→
给我扣毛籍又删评,很棒棒哦!
我就事论事宁就拉黑我,也很六呢!
宁是友军那为什么要拉黑我🙃
冰之恋公主也说自己是友军,还把我拉黑了,宁也说自己是友军,也把我拉黑了,难道友军都讨厌我吗?
嘤嘤嘤哼唧唧QAQ(ಥ_ಥ)
哈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所谓的友军 @冲浪板 出来给我解释一下!

qwq(渔歌水云)

咱也不知道咋回事儿,咱也不敢问呐!
😂😂😂

咱也不知道咋回事儿,咱也不敢问呐!
😂😂😂

qwq(渔歌水云)

我在友军文下与冲浪板的对话,我在冲浪板文下的评论,一共不超过十句,语气也不是多么过激,我都没上升他父母,每条评论就事论事,结果我被他拉黑了,他还删评了,一共回复了我三句话,他还删了一句,呵呵→_→
冲浪板一开始diss霹雳粉,所以才会被友军批评,但冲浪板后来删评了,装起了白莲花,冲浪板还装作魔道黑,说我是毛毛,这可真是简直了!
现在不流行甩锅黑子澄毒,流行扣毛籍了吗?我有点跟不上节奏啊!😂😂😂
@冲浪板 @冲浪板  @冲浪板 出来解释一下为什么要拉黑我!

我在友军文下与冲浪板的对话,我在冲浪板文下的评论,一共不超过十句,语气也不是多么过激,我都没上升他父母,每条评论就事论事,结果我被他拉黑了,他还删评了,一共回复了我三句话,他还删了一句,呵呵→_→
冲浪板一开始diss霹雳粉,所以才会被友军批评,但冲浪板后来删评了,装起了白莲花,冲浪板还装作魔道黑,说我是毛毛,这可真是简直了!
现在不流行甩锅黑子澄毒,流行扣毛籍了吗?我有点跟不上节奏啊!😂😂😂
@冲浪板 @冲浪板  @冲浪板 出来解释一下为什么要拉黑我!

-嚛-

【露中】第四十二封情书

――――

1.双视角,文艺篇,后为俄语翻译。

2.这篇是来交党费的。

3.刀子无误,几乎毫无糖分。

4.解题在末尾

5.时间轴对不上预警。

6.单纯露中,不涉及历史向预警,如另有高见请私我小窗,谢谢。

――――――


战争结束以后,给我的妻:

  我爱您。无论生与死。

  我的妻,现在,我不得不把自己的忏悔向您剖白。因您在看到这里时,我已死亡了,已离开了您那不含情欲的带着东方的含蓄美的臂弯了。

  您的悲伤的爱意,正缠绵于我的心口。我已经明白您的眼泪。可是恕我怯懦,我将无法告诉您了。

  我已经无力执笔。

  运来的衣物中定有一件红色焦旗,请您将它放在您的胸口。

 ...

――――

1.双视角,文艺篇,后为俄语翻译。

2.这篇是来交党费的。

3.刀子无误,几乎毫无糖分。

4.解题在末尾

5.时间轴对不上预警。

6.单纯露中,不涉及历史向预警,如另有高见请私我小窗,谢谢。

――――――


战争结束以后,给我的妻:

  我爱您。无论生与死。

  我的妻,现在,我不得不把自己的忏悔向您剖白。因您在看到这里时,我已死亡了,已离开了您那不含情欲的带着东方的含蓄美的臂弯了。

  您的悲伤的爱意,正缠绵于我的心口。我已经明白您的眼泪。可是恕我怯懦,我将无法告诉您了。

  我已经无力执笔。

  运来的衣物中定有一件红色焦旗,请您将它放在您的胸口。

  也许会没有,但您爱我,这点足以让这个堕落的魂灵欢喜。

  我将复生,此后一切都会改变。唯一坚定的便是您。

  我的爱与狂热也许会延续到下一个孩子身上。

  但您的爱是我复生的必要,我渴望,我孺慕您的爱怜。我知道,您一直都会爱着这个被咒诅了的孩子。

  求您。

                                                你永远的

                                     伊万·布拉金斯基

――――

После войны отдайте моей жене:

я вас люблю.все живые и мертвые.

Моя жена, сейчас, я должен。 признаться вам.Потому что, увидев вас здесь, я умер и согнул Вашу нежную, красивую руку с Восточным Востоком.

печаль, любовь, как мотыльки на мое сердце.Я уже понял Ваши слезы.Но я боюсь, что не могу вам сказать.

Я уже не в силах писать.

в привозной одежде установлен красный фокальный флаг, пожалуйста, поставьте его на грудь.

Может быть, нет, но вы меня любите, этого достаточно, чтобы радовать эту падшую душу.

Я вернусь, и с тех пор все изменится.только вы.

Моя любовь и фанатизм могут продолжаться до следующего ребенка.

Но ваша любовь необходима для моего возрождения, я хочу, я люблю вашу любовь.Я знаю, что вы всегда будете любить этого проклятого ребёнка.

я вас прошу.

                                           Ты навсегда

                                   Иван Брагинский


…………

於一九九一年夏所寄于亡夫伊万:

   这是如此的不能悔改的不幸之命运焉?

  古中国早已不再,杏花春雨不在,我所为我夫之爱也消释。一切永恒的,皆要亡命了。

  国人是不轻易吐露爱字的。但也只是曾经了。曾经的含蓄的内敛的东西在吾夫的死亡之间也慢慢地随它而去。我如何可以悼念你!我将如何吐爱嚼以新的你我的孩子!我是多礼节的森严的又脆弱的呵,是将战争辗转成爱情的呵!

我的夫,我不将责之于你,在满目疮痍的世上的你我是注定要被“消灭”的。           

   我们可以如此窝囊耶?

   我夫,新的伟大之力量将把我们曾经的荣光覆盖了,但是吾们之爱是永远的。假若我留在这个世上而无法有我爱,当随你西去!

  在吾踌躇之中,一切消逝而不复回了!往昔与你窗里欢笑不再了!多少志士仁人,前仆后继,以自发的英勇推翻曾经的腐朽。吾爱所生长之地,皆囊括了其中。已经无法可挡,且我更悲孤了,我们定当逝去,而十里长堡犹在,所踏于足下之土地犹存!这难不是幸运耶?

……

  我零碎的痛苦和思想凌乱地拼起此文,实乃我误。遂将墓碣文也一并写了罢:

『愿吾们在战时之情万古长青』

                                                 寄于伊万

                                                        王耀


――――――――end――――――――

*解题:

中苏建交1949年至苏联解体1991年,中间共42年。

(意指“最后一封情书”)


*人设:

以高尔基文学为代表的露西亚x民国时代文风王耀。

(求考据党轻喷)


*疑惑点:

“新的孩子”=苏露死后(即苏解)的新意识体。也就是现在的Russia。

两代人(bu)的爱恨情仇:)


-嚛-

【博佐鸣】渎神①

――――――――

1.是我,我又来搞小妈文学了。

一篇变态的博→佐→←鸣,雷者预警。

2.大概和原著有点小出入。

3.七年之痒预警,人物ooc预警,年龄差预警,副cp预警。

4.复健不易,写手哭泣。

5.如被雷倒请不要在评论区倾吐。

6.博人传120集灵感,心血来潮产物。


――――――

  Boruto一个人磕磕绊绊地走在街上,在他身边的,木叶冷冽的冬之风照常地旋着,若稍不注意,肩头就落了细绒一样的扑簌簌的冰渣,无论多和暖的衣料都渗进去,直直刺入皮肤。

雪越下越大了,从一开始的微沁凉意到切肤的刺痛,稀稀疏疏从一块拼图直到铺满路面。而在雪花的无言之中,冷风又突然猖狂了。

这样的天气当然不会有人在街上...

――――――――

1.是我,我又来搞小妈文学了。

一篇变态的博→佐→←鸣,雷者预警。

2.大概和原著有点小出入。

3.七年之痒预警,人物ooc预警,年龄差预警,副cp预警。

4.复健不易,写手哭泣。

5.如被雷倒请不要在评论区倾吐。

6.博人传120集灵感,心血来潮产物。


――――――

  Boruto一个人磕磕绊绊地走在街上,在他身边的,木叶冷冽的冬之风照常地旋着,若稍不注意,肩头就落了细绒一样的扑簌簌的冰渣,无论多和暖的衣料都渗进去,直直刺入皮肤。

雪越下越大了,从一开始的微沁凉意到切肤的刺痛,稀稀疏疏从一块拼图直到铺满路面。而在雪花的无言之中,冷风又突然猖狂了。

这样的天气当然不会有人在街上挨冻,平民们在家中的榻榻米上闲来无事,逗弄着脸颊冻的酡红的小孩子,呵呵笑着,温暖了整一个夜。就连忍者们都缩在居酒屋里,被暖风和热酒微醺着,几盏昏灯都是温热着的光辉,吵吵嚷嚷,畅快地呼吸和大笑。

笑,暖意,明灯。

至于烂醉的新晋的单身上忍Boruto,那就没有什么值得说的了。

他是这辈子第一次喝那么多酒,一杯又接着一杯,刺痛喉头麻醉到身体,毫无节制。

Boruto走着走着没了力气,就靠在商店的玻璃上呼气,白烟一样的雾气蒙蒙着视野,让醉汉更加恍惚。他的手在搭到冰冷的铁制护额的时候,脑子才有了片刻的清醒――今天是自己的上忍庆祝会。

“老爸那个混蛋也到场了啊。”他想着,嘴角微微扬起又放下,:“啊……Sasuke师父怎么没来呢。”

他缓缓地握拳,抬起头,呼出一大口热气:“哈啊……”碧蓝到清澈见底的双眸缓缓合上,睁开的那一瞬间,又是黑白分明的眼睛,酒精没有让他麻痹,反而使Boruto比任何一个时候都兴奋且敏感。

他几乎不用想就知道Naruto中途又跑到哪里去了。

――今天是十六日,是当上火影的Uzumaki Naruto和Uchiha sasuke,每个月都要见一面的日子。

‘真不巧啊,老爸。’他想,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盒细长的烟,在若有若无的笑意中点燃,他看着连火焰都要成冰冻成幽蓝色,摇曳着。一瞬间觉得自己真的疯了。

他现在所做的,和他将来所做的事,全都荒唐又疯狂。

而他既不是愚蠢之至也不是迷迷糊糊,竟然是向那地方头也不回地奔去。

爱慕着的少年等了七个春秋,感情早就发芽长根,沉默无息,就像他现在。

Boruto站立在袅袅的烟雾之中,掐烬火苗。

他眯着眼睛,紧紧锁定千里之外的一处,轻轻声如落雪:

――“你知道吗,我爱得你要疯了,sasuke。”

连“师父”二字都不屑于再添。

boruto四处确认了无人,便脚下一借力,跳到屋顶上奔走了。

对于庆祝会上的那些酩酊大醉的人,他就像悄无声息的大雪,谁也不会在暖灯之中在意。

……

Uchiha sasuke已经七年没有再见木叶的大雪,他独自跋涉前来,看着触手可及的木叶大门,一时间恍惚。

现在虽然是雪夜,但他手里的一封请柬仿佛还残留着Naruto半分的温度。

午后飞来的忍鹰传来重要的讯息,他在那时突然手脚无措。没人告诉他这个时候该怎么做,也没人能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去与不去,都由对这种事情一无所知的自己决定。

他似乎是想用七年隔绝从前的荒唐,但是这七年仍旧是做了一个被放逐在外的野人,独自经历自己的兵荒马乱。

他于是平静地前行,直到站在这里。

……

sasuke回过神来,眼前已经出现了熟悉的太阳神阿波罗一般的金发,他的手指突兀地一僵,便别过头,垂下眼睑去,轻轻道:“Naruto,好久不见。”

boruto若有所思地将伪装收起来,很快看见了sasuke猛然警醒的样子,便弯着眼睛,笑道:“sasuke师父,是我啊,boruto。”

sasuke看着多年未见的弟子,向他摆出恶作剧的笑容便明白了怎么一回事,他并不恼,只有些窘迫道:“是你啊,boruto。”

他沉默半响,似不知开口说什么好。

语末想起什么似的,才僵硬地蹦出一句:“恭喜。我听naruto说起你的事情了。”

boruto挠挠头发,挺苦恼的样子:“sasuke师父,别这么说啊,您不是也有寄过手信一类的吗?”说罢他自然地搭上了sasuke的肩膀,和他混蛋老爸如出一辙的笑容:“在外面保护木叶也很辛苦吧?这样sasuke师父还给我寄卷轴过来,不是很称职吗?还有啊,我每次回信都尽量少一点,因为怕sasuke师父你读不完或者太啰嗦啊……之类的!”他滔滔不绝地讲着,终于想起了什么:“啊,对了,庆祝会正开着呢。”

他清澈的,闪耀着的,蓝色的眼睛深深注视着sasuke:“走吧,sasuke师父。”

sasuke一怔。

随即哑然失笑,点了点头,不自在地动了动肩膀。

boruto确实很好。

只是,他确乎过于好了。

一旦他有什么渴望到极致的愿望,就一定会用光芒的外在,伪装于暗处紧密地握在手里的东西,直到罗网紧密,猎物悲鸣。

……

sasuke沉默地走在boruto身后,踩着细绒一样的浮雪,忽然感觉到确实是物是人非。

boruto漫长的变声期过去之后,属于少年的那些浮躁的稚气被压下,更多是沉着,坚定又明朗。七年的时间,昔日稚气未脱的小少年已经不见。boruto越来越靠近naruto的样子,只是在实质上有差异。

到了居酒屋和那一盏昏黄的灯光,boruto回头看向他:“师父,到了哦!”

sasuke抬脚跟上,忽视了自己骤然陌生的心酸感。他是多久没有来了,木叶。

  人们当然是烂醉如泥,当然,如果全是忍者,那自然不会被一些微不足道的药所迷晕,但这里的忍者都是boruto一手“选拔”的小流之辈,其中不仅仅是忍者,政连客和高官也占了大多数,自然是不省人事。

这在boruto的计划之内。

sasuke甚至还认识几个面孔。他蹩起眉头,正欲开口说什么时,boruto善解人意道:“真抱歉,sasuke师父,这会儿只能先拖着了。”他故意做出有点为难的样子:“你还有公事对吧?啊……那个,老爸他应该在火影楼。”

“嗯。”sasuke舒展开眉眼,简单地回应了一下:“我很抱歉,没能早些来。”

“那……再见啰!”boruto竭力将自己汹涌的情绪掩在笑容之下,露出破绽。这正是他想让sasuke知道的。

sasuke会惦记他。

他想的没错。

当他的身影逐渐消失在boruto的视野中时,他忽然听见了一个急急忙忙的声音――

“啊啊,等一下,sasuke师父。”boruto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奔过来,准确地,握住了sasuke的腕部脉搏,在一瞬间与他的心跳声重合,年轻而有力的温度从皮肤惊腾起神经。而在一瞬间又轻轻放开:“您知道,火影楼已经换了新地方了吗?”

他轻声问道,声流的温度撩拨耳边。

……

同样是boruto在前走,他却比原先活泼了许多。随意地与sasuke聊着天,恰如其分地透露他和naruto的情况,甚至去买了两份丸子。

这一条路其实并不远,但boruto却偏偏要经过宇智波的旧址,他忽然停了话音和脚步,站在旧址前。

“怎么了,boruto?”换作以前,sasuke大概会不怎么耐烦,而现在,他只想微微地笑着,问他。

“呐,sasuke师父。”boruto背过手去,笑着对他说:“其实,我一直都想好好了解宇智波的。所以看了很多资料,最后发现,它们说的似乎都不完全。”

sasuke心下一沉,但并未说什么。

“我不相信sadana和sasuke师父偏执,疯狂。”他直视着sasuke:“但是,我知道,曾经很多宇智波是这样。”

“我很想了解sasuke师父,过去是什么样子的人。在被老爸带回去之前,那又是一段什么样子的时光呢?”

他笑着说,雪已经刺痛他的肌肤。虽然他对逝去的人没有多少感慨。

――‘然后全部,占有。’

……

sasuke沉默了一会儿,对于过去,他还不能算毫无芥蒂。但说出口,不会再撕裂彻底。

他不介意告诉boruto当年那个庞大的家族,是如何毁于一旦,自己又是如何坠入痛苦深渊的。咒印已经不复存在他身。

但他的左臂至今还在隐隐作痛。

他一旦提到Naruto,几乎会不受控制地想起七年之前的夜晚。于是客观的回忆戛然而止,剩下感情在无底线地作祟。如果不与Naru面对面解决心结,他无法向boruto诉说。

难以正视这段荒唐。

他是该,快点去火影楼了。

于是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低下去,说:“……今天不了,boruto。”

“那太长了,我还要去找Naruto。”

“我已经知道火影楼在哪里了。抱歉,再见。”

这一次,boruto无法找任何理由挽留sasuke,只看他越走越远。

他冷静地注视着sasuke的背影,又开始准备下一次的网。

他已经被卸下警惕和防备,这次不是空手而归。

他的嘴角微微勾起弧度,转身,拍拍肩头的雪。冰冷到逐渐麻木,然后走掉。

……


――tbc


蓝莓酸
……万恶的老福特,我恨死你了前...

……万恶的老福特,我恨死你了前前后后屏蔽我没有十次也有五次了!您老是跟我有仇吗?太气了!好不容易写次薛羡瑶羡的粮就没了???(´;ω;`)呜呜……我想静静[码字真的累]【生无可恋〈飘了〉】

……万恶的老福特,我恨死你了前前后后屏蔽我没有十次也有五次了!您老是跟我有仇吗?太气了!好不容易写次薛羡瑶羡的粮就没了???(´;ω;`)呜呜……我想静静[码字真的累]【生无可恋〈飘了〉】

法各鸟

漂漂亮亮的法兰西小美人^q^

漂漂亮亮的法兰西小美人^q^

浅汐🌸
招人啦!!各种皮空缺出来了!还...

招人啦!!各种皮空缺出来了!还有娃皮任君选择!快来抢购啊!!

招人啦!!各种皮空缺出来了!还有娃皮任君选择!快来抢购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