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卡缇

37043浏览    284参与
鸢靡

一个群宣,占tag致歉【需要的人物全都打上了tag,希望你们能过来看看】

p1沙雕图

p2群二维码

群号832082753

喜欢语c的同好们不要错过!

本群不招整合运动只接受罗德岛干员,doctor已满

现在群里面的普罗旺斯许愿艾雅法拉【成体】

斯卡蒂想要一个幽灵鲨,且长期冒泡的那种

白面鸮许愿一个华法琳

芬许愿A1行动小组,尤其是杜宾,她嚎了很久

我嘛,需要一个赫拉格奶奶来陪自己

末药许愿调香师

芙兰卡需要黑钢国际成员

梅尔许愿可露西亚

安塞尔许愿卡提

黑许愿一只月见夜

本群开放幼年,青年,性转,当然这些属于私设性质需要上传私设和戏文,干员精1/精2皆视作一个...

一个群宣,占tag致歉【需要的人物全都打上了tag,希望你们能过来看看】

p1沙雕图

p2群二维码

群号832082753

喜欢语c的同好们不要错过!

本群不招整合运动只接受罗德岛干员,doctor已满

现在群里面的普罗旺斯许愿艾雅法拉【成体】

斯卡蒂想要一个幽灵鲨,且长期冒泡的那种

白面鸮许愿一个华法琳

芬许愿A1行动小组,尤其是杜宾,她嚎了很久

我嘛,需要一个赫拉格奶奶来陪自己

末药许愿调香师

芙兰卡需要黑钢国际成员

梅尔许愿可露西亚

安塞尔许愿卡提

黑许愿一只月见夜

本群开放幼年,青年,性转,当然这些属于私设性质需要上传私设和戏文,干员精1/精2皆视作一个皮,角色除非性转和男女体,否则不可重复

还在等什么,赶紧加入吧!

Obsidian Forest
ooc向万圣节主题的卡缇酱!

ooc向
万圣节主题的卡缇酱!

ooc向
万圣节主题的卡缇酱!

凉粉一大碗

宇宙旅行/卡玫

突然想写 就写了(草率)前段背景是捏造的两人刚认识不久共同出差的某个夏夜(草率)非常短小

cp是舟的卡玫 第一人称有


今晚去看星星吧,她说。

那是一个异常闷热的夏夜,而我不可思议的点了点头。


“……卡缇,小声一点,会吵醒别人的。”

衣着整洁的女孩子小声的说,似乎稍微皱了皱眉。盛夏无风的夜晚整个街道都笼罩在一股不妙的气氛里,尤其是这座城市的街道,腐败的生活垃圾发酵出的气味,似乎上一秒才被抛弃的烟头闪着诡异的亮光,还有沿街橱窗里不时传来的不和谐声音,无一不昭示着这条街的衰样。这条街是一堆黑色气球,受热膨胀开始嘭嘭嘭的炸开...

突然想写 就写了(草率)前段背景是捏造的两人刚认识不久共同出差的某个夏夜(草率)非常短小

cp是舟的卡玫 第一人称有

 

今晚去看星星吧,她说。

那是一个异常闷热的夏夜,而我不可思议的点了点头。

 

 

“……卡缇,小声一点,会吵醒别人的。”

衣着整洁的女孩子小声的说,似乎稍微皱了皱眉。盛夏无风的夜晚整个街道都笼罩在一股不妙的气氛里,尤其是这座城市的街道,腐败的生活垃圾发酵出的气味,似乎上一秒才被抛弃的烟头闪着诡异的亮光,还有沿街橱窗里不时传来的不和谐声音,无一不昭示着这条街的衰样。这条街是一堆黑色气球,受热膨胀开始嘭嘭嘭的炸开,一个接着一个的,最后只剩下等待修补的破片。

“嘿嘿…想着马上要到了忍不住加快了速度嘛。“被叫到的女孩子突然放慢了速度停在了路口,”不过,玫兰莎答应的这么爽快吓了我一跳……“

“嗯……那个”无论多少蠢蠢欲动潜伏其中,夜晚的街道还是一副温顺安静的样子,不管说些什么都比其他时间更响亮,仿佛话语的意义也会因此而变得重要了起来。只是有点儿不放心你……看着对自己傻笑的女孩子,她想,这种话还是不说出来比较好吗……

“啊!想起来了,这里往左拐就到了!”

不可思议,站在观星台前玫兰莎这么想,然而接下来等待她的是毋庸置疑的——“奇迹”。

 

——“好啦,现在可以睁开眼睛了。”

该如何形容眼前的景象。

——“怎么了……玫兰莎?”

如果非要用语言来形容的话……
我好像在宇宙中漂浮着。白色的,亮闪闪的小家伙们一个个地从漆黑的幕布上跳了下来,环绕在我的身边,忽闪忽闪着,在我的眼前游动。我在做梦吗,明明是那样遥远而飘渺的事物,此刻却走进了童话的美好结局一般呈现在眼前,好奇怪,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喂……”

“嗯…?“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我有些恍惚地看着卡缇。她忽然一脸认真的看着我,默默牵起了我的手。

——“……那个,你前几天试着和家人联系了吧……没关系的,玫兰莎。”

如此熟悉的语调,甚至会让我想起母亲,又是那么的不同。大概是因为……都非常的温暖吧。可是我真的能够继续依赖这些东西吗……?
——“没关系哦。”

像是在回答我心中的疑问一般,她露出坚定的微笑,那闪闪发光的一定是掉到眼睛里的星星吧。

“谢谢你……梅莉。”

“不用谢啦,嘿嘿……等等!玫兰莎你刚刚喊了我什么!!”

 

我没有告诉梅莉,过去我不止一次在夏夜里观望满天星空,一直感觉那是触不可及而冰冷的存在,毫无温度可言。只是现在不同了,因为星星是……她掌心的温度,就像小小的火苗一样,跳动着燃烧着,轻声诉说着未知的童话。

这个童话会继续书写下去,我悄悄许下了……这样的愿望。


sskooooooo

【安赛卡缇】送行(伪)

其实是一篇无题文章

2s强行取的标题

  

  

  因为博士和作战大队都在这阵子前往临近海滩的那座城市,作为陪同的安赛尔理所当然地换上了符合当地气氛的服饰。

  

  没有被划进成员名单的卡缇,听说安赛尔准备出发,老早起来没有第一时间前往基建换班,而是跑来医务室门口,伸直耳朵悄悄地探头望进去。

  

  自从上次破坏事件后,她内心对安赛尔的歉意虽然几天就消散,可医务室在她心里像画了一条阻止线,让她不敢踏进半个脚掌。

  

  “是卡缇吗?”

 

  房内传来平静的声音,让门外的狗狗吓得尾巴停止晃动了一秒。

  

  “是、是噢!”

  

  “直接进来吧,别待在门外了。有什么要紧的事?”

  

  她闻言,依然保持扒着门框的姿...

其实是一篇无题文章

2s强行取的标题

  

  

  因为博士和作战大队都在这阵子前往临近海滩的那座城市,作为陪同的安赛尔理所当然地换上了符合当地气氛的服饰。

  

  没有被划进成员名单的卡缇,听说安赛尔准备出发,老早起来没有第一时间前往基建换班,而是跑来医务室门口,伸直耳朵悄悄地探头望进去。

  

  自从上次破坏事件后,她内心对安赛尔的歉意虽然几天就消散,可医务室在她心里像画了一条阻止线,让她不敢踏进半个脚掌。

  

  “是卡缇吗?”

 

  房内传来平静的声音,让门外的狗狗吓得尾巴停止晃动了一秒。

  

  “是、是噢!”

  

  “直接进来吧,别待在门外了。有什么要紧的事?”

  

  她闻言,依然保持扒着门框的姿势,好一会儿才下决心一般地在门前直立,还是没有跨进去的打算。

  

  “哈哈……我还是不进去了……话说回来,从博士那里听说了,安赛尔君要去海边欸,是真的吗——”

  

  “是的,中午时间就启程了,大概下午就能到。途中可以休息一段时间,刚好我是第一批在那边值班的。”

  

  安赛尔也没有继续劝她,只是把行程简略化了一下后告诉这位散发好奇情绪的队友,顺便给自己披上了外套。

  

  “泳装!安赛尔!居然是泳装啊!”

  

  医生在收拾手头上的文件,没有立即回过头去,隔着座位和门口的长段距离,已经准确想象出这位设备破坏家此刻的表情。她的眼睛一定亮晶晶的,尾巴摆动的频率一定比平常还要快。

  

  如果史都华德就在此处,一定会赶紧在她耳边下“卡缇,克制冲动,控制情绪”的忠告。

  

  但,现在没有史都华德——

  

  此时才想到这里的安赛尔,察觉为时已晚,因为从右臂传来的撞击感和险些踉跄的脚步充分证实了他的猜测。

  

  刚才还在门外决定不踏进来的女孩子,一边重复“泳装”一词,一边把决心排列到了本能之后,一股劲地就冲进来。

  

  安赛尔站稳后,低头观察了一下总是力量过剩的佩洛少女——她的本意应该是抓住泳装感到兴奋,然而从姿势来看,就像抱住了医生一样。

  

  “我和你说噢!我家在好冷好冷的地方,所以泳装非常罕见噢!安赛尔君,你马上就要出发了吧,再让我多看两眼!”

  

  被牢牢固定在原地的安赛尔轻轻叹了口气,满足了她的想法,任由她高声的呼喊和惊叹回荡在耳边。

  

  

恰好路过的安德:卡缇?安赛尔?

卡缇:(陷入泳装世界中)呜哇!好想要!好漂亮!怎样求才能让博士也给我买一套!

安赛尔:……大概,这是卡缇特别的送行方式吧。


迴翼

[安賽卡緹] 共同的氣味

* 安賽爾x卡緹

* 持續的未交往設定

* 謝謝點閱!

==========================

        不用上場作戰時,A4小組會分散到基地各處進行各自的工作。

        雖說可以趁機休息偷懶,可對於隨時需要上戰場的人來說,休息只存在於睡覺時。

        為了不讓自己留有遺憾,為了能...

* 安賽爾x卡緹

* 持續的未交往設定

* 謝謝點閱!

==========================

        不用上場作戰時,A4小組會分散到基地各處進行各自的工作。

        雖說可以趁機休息偷懶,可對於隨時需要上戰場的人來說,休息只存在於睡覺時。

        為了不讓自己留有遺憾,為了能跟同伴生時上場生時退場,他們只能不停精進自己的技術﹑能力。

        必要時敵人不會給自己喘息的機會,這更顯得需要將有限的時間花在有意義的事上。

        內至強化自身,外至協助他人維護裝備或服務他人。

        在擁有第一次的休息日時,A4小組便訂下了這行動方針。

        當然,真的想休息的話,也不會指責對方。

        有時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過度給自己施壓反而會帶來麻煩。

        如果沒有約好,他們大多時候會在晚餐時段的飯堂裡遇到彼此。長時間下來,他們不知不覺形成了習慣,會在差不多時間時在飯堂聚一小會。

        這也是他們五人能保持良好關係的原因。

        特別在有緊急需要醫療情況時,安塞爾會忙到不去飯堂。這時候別的組員會給他帶個外賣,等他吃完之後再將餐盤拿回去。

        今天也是如此。

        得知今晚是卡緹送餐,古米立刻將餐點放進食物盒裡,以免她剛步出飯堂便將湯撒到地上。

        要是真的發生此事,到時生氣的可不只有安賽爾。

        這樣也方便了動作較大的卡緹走去醫療組的辦公室。

        手跟著輕哼的曲揮動裝了數個食物盒的袋子,到激昂點時更會大幅度擺動。

        拉開門,辦公室裡沒有任何人在,只有幾盞枱燈沒被關上。

        她走到其中一個光源處,桌面上的文具全部統一放進筆筒,沒有任何個人檔案,有的紙張都是寫了她看不懂的內容,以及中間夾了書籤的書籍。

        她將食物盒直接放在中間的空白位置上,坐在他的椅子上等待他的歸來。

        五人之中,屬他最忙。

        雖說熬夜通霄是他一族的特性[1],令他的值班時間大多被安排到沒什麼人打擾醫療組的晚上。可當有緊急作戰時,他會不顧只睡了兩小時,甚至可能直接沒睡的身體,跟隨大家一起上場。

        換來的後果是他會暴睡一天。這方面凱希爾會適當地進行調班,讓他有充足的休息後才繼續工作。

        羅德島的人性化也是令他們願意繼續留在這裡的原因。

        聞到有點熟悉但帶著陌生的氣味,卡緹寧願相信那是她所熟悉的人所散發出來的︰「嗯…玫蘭莎…讓我再睡五分鐘…」

        氣味的主人一直停留在她的身邊。沒多久,她聞到了很香的食物的味道。

        她直接在椅子上彃了一下坐直︰「攻蘭莎!現在吃飯會長胖的!」至少讓我吃一口分擔一下!

        映入眼簾的不是她們所住的宿舍房間,而是一排排整齊的辦公桌。在辦公區的右邊角落則是安賽爾坐在茶几前的沙發上,打開了排列好的食物盒︰「卡緹,睏了的話,還是快點回房間睡覺吧。」

        值班時所穿著的白色大袍在她坐直時順勢掉到主人的辦公椅上。

        卡緹沒按住好奇心,即使知道對方在吃飯,她也走近了他嗅了嗅。

        「怎麼了?妳也想吃的話,便用這勺子吧。我還沒用。」

        「安賽爾,白袍的氣味是什麼回事?」

        安賽爾還是有安賽爾的氣味,可是白袍卻有玫蘭莎的氣味。

        「白袍的氣味?是指消毒劑嗎?」

        「那種太刺激鼻子了,味道跟玫蘭莎的比較相近。」

        「跟玫蘭莎…啊,是那個嗎?」

        他放下碗筷,走到辦公桌,從白袍的左邊口袋裡拿出一個香囊︰「妳看看是不是這味道?」

        在他拿出時,味道比剛剛所聞到的更為濃郁,她不用湊近也能辨認這是她剛剛聞到的味道︰「對!就是這!」

        「這是剛剛玫蘭莎送我的,說是給A4小組每個人都做了一個…妳還沒拿到嗎?」

        她搖了搖頭︰「我送餐過來之後便睡著了。」

        「那她可能在宿舍等妳,妳快點回去吧。」

        「不可以!我要在這裡看你吃完了才走!」

        「我會好好吃飯的,妳也不好意思讓玫蘭莎一直等妳吧?」

        「她可以直接放在我的桌上或者床上啊。可是安賽爾會因為看書而忘了吃飯。」

        他將手放到背後,壓抑想拿書托的動作︰「那只是意外。」

        「古米說已經發生了很多次了,所以這次我要看著你吃完!」

        看來不能說服她,安賽爾放棄了今天邊看書邊吃飯的選擇,坐回到沙發上,蓋上茶几上的書,繼續享用他的晚餐。

        卡緹也沒怎樣鬧,坐在他的旁邊想可以聊的話題︰「說起來,為什麼玫蘭莎突然做香囊給我們?」

        「她說是為了方便我們走失時找到彼此。撇開安德切爾,妳和史都華德的鼻子那時應該最能辨認人的位置了。」

        「香囊味道是一樣的嗎?」

        「這我倒是沒有問…如果味道一樣的話,對你們來說是不是增加了搜索難度?」

        「嗯……相比這些,血液的味道和燒焦味會比較重。」

        「…也是呢。」這兩個味道的確會大幅度影響嗅覺。

        長時間在同一環境下,嗅覺會逐漸習慣環境的味道。假如他們五人的香囊都是同一味道的話,在那之前可能也被習慣,反而顯得沒有用處。

        「不過我記得你們的氣味,所以沒香囊也沒關係!」「噗!!!!!」

        湯就這樣從他的嘴裡噴了出來︰「安賽爾!沒事吧?!」

        「咳…咳咳…沒…沒事…」浪費一口湯了。

        卡緹輕輕拍著他的背,希望能幫他舒緩嗆到的不舒服感︰「怎麼突然嗆到了?」

        也不想想哪裡會有人…在人吃飯時…

        想起剛剛的話,令他的臉更添一分紅,這當然逃不過她的雙眼︰「真的沒事嗎?你的臉比剛剛更紅了。」

        「沒…沒事。妳還沒洗澡吧?快十一點了,妳快回宿舍去。」

        「咦?」突然的逐客令讓她愕然︰「可是你還沒吃完飯…」

        「我會好好吃完的,妳先回去吧。妳不是很好奇香囊的味道是不是一樣嗎?」

        「…真的會吃完嗎?」        

        「我也不喜歡浪費食物。」只是每次回過神時,發現餸菜就這樣放到早上,古米知道後說隔夜的不能再吃,所以才會浪費這有限的資源。

        大大的哈欠也告訴身體的主人快到極限,卡緹只能順著他的好意離開︰「那我先回去了。安賽爾晚安。」

        「嗯,晚安,卡緹。」

        等到門被關上,他才直接躺在沙發上,捂著臉等紅潮退去,可剛剛她所說的話還是引起了他的心悸。

        她說,她記得所有人的氣味。

        這並沒有任何特別的意思,只是作為犬科的她嗅覺比較靈敏。

        而且不只記得他一人的氣味,他沒有特別待遇,這沒什麼好高興的。

        可是,她說她記得他的氣味。

        那會是洗髮水還是沐浴露的氣味?還是止汗劑的?

        他沒有問下去的勇氣,但至少他要注意不要跟安德切爾和史都華德購買同一氣味的生活用品。

        也要注意身上會不會沾了消毒劑的味道,以免令她感到不適。

        另一邊廂,回到宿舍的卡緹在打開房門時便聞到剛剛的氣味,室友也笑著將香囊放到她的手上,跟她說明用意。

        她湊近再聞一聞,裡面缺少了剛剛一直在身邊的氣味。

        果然安賽爾的氣味還是只有他身上才有的獨特氣味啊。


[1] 出自安賽爾的晉升後交談1和信賴提升後交談1。


﹒完﹒

==========================

突發其想的,如果安賽爾身上有其他人的味道,卡緹會不會吃醋

仔細想想,這孩子也是會直接問對方到底是什麼回事,而不是放在心底裡甚至展開調查

這種不到吃醋但又會在意對方的情緒真好嗑


順帶一提,安賽爾的吃醋方式大概會是暗中觀察(???


MrTing纪夫
在国庆节那天看阅兵的时候遇到的...

在国庆节那天看阅兵的时候遇到的事


当时真的被吓到了


缇 神 醒 脑(bushi)

在国庆节那天看阅兵的时候遇到的事


当时真的被吓到了


缇 神 醒 脑(bushi)

江风一别永昼
史都华德:为什么我要帮她赔钱?...

史都华德:为什么我要帮她赔钱?
博士:卡缇在监护人那一栏里填了你的名字
史都华德:???

/草草涂了个史都卡缇
/玩梗,原梗不记得哪看来的了,侵删
/动作有参考

史都华德:为什么我要帮她赔钱?
博士:卡缇在监护人那一栏里填了你的名字
史都华德:???

/草草涂了个史都卡缇
/玩梗,原梗不记得哪看来的了,侵删
/动作有参考

PUKIN09

【出】
A4组挂件(玫兰莎出掉了)
单买15r/个
⚠️挂件已经出掉了!⚠️

☞明日方舟礼盒45r☜
这个有很多东西x
明信片,海报,设定集,徽章………

图上有闲鱼名字w
不用闲鱼私聊也行的!
或加🐧2814387573

不包邮10r₍ᐢ⸝⸝›   ̫ ‹⸝⸝ᐢ₎

【出】
A4组挂件(玫兰莎出掉了)
单买15r/个
⚠️挂件已经出掉了!⚠️

☞明日方舟礼盒45r☜
这个有很多东西x
明信片,海报,设定集,徽章………

图上有闲鱼名字w
不用闲鱼私聊也行的!
或加🐧2814387573

不包邮10r₍ᐢ⸝⸝›   ̫ ‹⸝⸝ᐢ₎

江风一别永昼

P1 基 建 修 罗 场(大雾)
卡缇:史都华德君!陪我去制造站上班啦!
安德切尔:不好意思哦卡缇酱,今天他该陪我去贸易站了w
史都华德:可今天不是该放假吗(´;︵;`)

结局——
刀客塔:卡缇去制造站,史都去贸易站谈判吧
安德切尔:耶
刀客塔:安德帮我去加工站加工点基建材料…
安德切尔:你看我这把弩,它又快又准。

P2 上色(填色块)的时候突然发现史都华德靴子上的毛毛跟尾巴的毛毛是一种毛毛,所以……
史都华德:诶!???
安德切尔:所以真的是这样的吗?那我可以要条围巾吗?
卡缇:我也想要,汪!
玫兰莎:其实我也…
安赛尔:我会帮你调生发剂的,安心(可靠的猛男兔兔.jpg)

P3.4大概算个预告吧,...

P1 基 建 修 罗 场(大雾)
卡缇:史都华德君!陪我去制造站上班啦!
安德切尔:不好意思哦卡缇酱,今天他该陪我去贸易站了w
史都华德:可今天不是该放假吗(´;︵;`)

结局——
刀客塔:卡缇去制造站,史都去贸易站谈判吧
安德切尔:耶
刀客塔:安德帮我去加工站加工点基建材料…
安德切尔:你看我这把弩,它又快又准。

P2 上色(填色块)的时候突然发现史都华德靴子上的毛毛跟尾巴的毛毛是一种毛毛,所以……
史都华德:诶!???
安德切尔:所以真的是这样的吗?那我可以要条围巾吗?
卡缇:我也想要,汪!
玫兰莎:其实我也…
安赛尔:我会帮你调生发剂的,安心(可靠的猛男兔兔.jpg)

P3.4大概算个预告吧,服装姿势有参考半次元素材(勾重点)。从来没发过正比,因为总是懒死在勾线,其实A4全员都打了个稿,希望十一能画完叭,画不完这就是最后的成品了

//P1姿势有参考,忘记打了不好意思w

曉雪-沉迷冲田组

——[精英二·安赛尔]对[卡缇]、[安德切尔]使用了技能【沉默】——


具体的事情经过是这样的,卡缇悄咪咪把安德切尔的光环拿掉了,然后他俩一路打到了这个时候正在写玫兰莎近期档案的安赛尔的办公室。

如果安赛尔真的能精二就好了。

安德切尔拿的是他们队长的剑。不要问我为什么他头上的光环可以拿下来再装回去。旁友你知道灯泡是可以扭下来换的吗。


——[精英二·安赛尔]对[卡缇]、[安德切尔]使用了技能【沉默】——


具体的事情经过是这样的,卡缇悄咪咪把安德切尔的光环拿掉了,然后他俩一路打到了这个时候正在写玫兰莎近期档案的安赛尔的办公室。

如果安赛尔真的能精二就好了。

安德切尔拿的是他们队长的剑。不要问我为什么他头上的光环可以拿下来再装回去。旁友你知道灯泡是可以扭下来换的吗。


燃烧殆尽
一只没有画完的卡缇酱想出cos...

一只没有画完的卡缇酱
想出cos 没钱

一只没有画完的卡缇酱
想出cos 没钱

-岚鸽-

“矿石病或许会终止你的未来 却永远无法斩断你的现在,或掩埋你的过往”

A4行动预备组天下第一!!
(保险起见 A4预备行动组天下第一!!)

下一次应该是龙门近卫局(★)

“矿石病或许会终止你的未来 却永远无法斩断你的现在,或掩埋你的过往”

A4行动预备组天下第一!!
(保险起见 A4预备行动组天下第一!!)

下一次应该是龙门近卫局(★)

阿尔卑鄙山

[卡缇x玫兰莎]衣柜底层的新发现.

*玫玫的新皮我太喜欢了所以脑补了一段卡玫(有关联吗)

.

.

.

…唔?在这边!!

卡缇在罗德岛复杂的结构中七拐八绕,行动预备组的宿舍离博士的办公室也太远了,她抱怨着。她先是小跑着,还跑错了几条路,等到眼前的一切变熟悉,佩洛族女孩干脆迈开步子快跑,尾巴在身后左右摇晃,有些不舒服,但高涨的心情令她顾不上这些了。

.

清早执行任务的时候,卡缇好像听见身后的玫兰莎咳了几声,又不确定是不是听错了。原本想等任务结束去看看她怎么样,却被博士叫去当了几小时的助理。

.

工作中的卡缇心神不宁,时常有飞蚊溜进来的办公室弥漫着花露水的味道,博士的桌边还放着半碗昨夜的小米粥。

.

“很在意吗?...

*玫玫的新皮我太喜欢了所以脑补了一段卡玫(有关联吗)

.

.

.

…唔?在这边!!

卡缇在罗德岛复杂的结构中七拐八绕,行动预备组的宿舍离博士的办公室也太远了,她抱怨着。她先是小跑着,还跑错了几条路,等到眼前的一切变熟悉,佩洛族女孩干脆迈开步子快跑,尾巴在身后左右摇晃,有些不舒服,但高涨的心情令她顾不上这些了。

.

清早执行任务的时候,卡缇好像听见身后的玫兰莎咳了几声,又不确定是不是听错了。原本想等任务结束去看看她怎么样,却被博士叫去当了几小时的助理。

.

工作中的卡缇心神不宁,时常有飞蚊溜进来的办公室弥漫着花露水的味道,博士的桌边还放着半碗昨夜的小米粥。

.

“很在意吗?”,一只手撑在桌上,勉勉强强吊着精神处理文件的博士突然开口道,“已经是秋天了,这一阵蚊子会多,之后就不会有了。”

.

“啊……嗯。”卡缇漫不经心地听着,手上在整理桌面,却几乎三秒钟回头看一次钟表,偶尔看看门口。

.

“原本今天是阿米娅来的,可她毕竟是罗德岛的负责人,总是接一个电话就走开,我就在想,卡缇你总那么热情,让卡缇来做助理心情说不定会变更好——唔,那边的文件夹,给我一下好吗?”

.

卡缇应下,伸手去够柜子二层的文件,脚下却突然一个打滑,整个人不倒翁一样撞在了柜子玻璃上,玻璃嗡嗡地震了震,所幸没有碎开。

.

“对,对不起博士!我又闯祸了……”

.

“不要紧,没事吧?”

.

“没事没事,我下次——”

.

“卡缇,今天状态不好吗?”

.

女孩捂着撞痛的额头满脸歉意。博士发现她似乎一直想要离开,便只好找了个理由放她走。

一串急切的脚步声远去后,博士回到桌前看文件,眼前的字却像旋转的圆圈,催着他入睡。

.

.

“哩哩哩啦啦~玫兰莎——在哪里——”

跑动中的卡缇又忍不住开始高喊,这是她情绪激动的体现。卡缇也知道这样容易打扰别人,过后便懊悔不已,但激动时的她完全不会想到这一点。

.

她发挥着种族天生的敏感嗅觉,循着熟悉的香水气味找过去。玫兰莎不在宿舍,香味在走廊更深的地方……是这里了,医务室!!!

.

目标锁定,准备突进。卡缇跑得有些累,但依旧抱着想快些见到玫兰莎的心情,迅速移动到门口。门内有窸窸窣窣的对话声,她这才想起博士不要打扰他人的嘱托,赶紧让自己安静下来。

.

抬手想敲门,门却先一步开了,玫兰莎握着把手一抬头,也因卡缇的突然出现吃了一惊。门内还站着安塞尔医生。

.

“梅莉?”

.

.

.

“啊,我不要紧的。”行动预备组宿舍内,玫兰莎将长剑放回床下,转身道,“或许因为最近入秋了,天气凉,所以会咳嗽,安塞尔说加几件衣服就可以了……”

.

“加衣服?不用呀~”

卡缇靠过来,盯着玫兰莎身上改版的罗德岛制服看,这套衣服简单但合身,剪裁得当,就像量身打造的一样,它没有袖子,但卡缇不认为有什么问题——对她来说,这里的温度正适合穿无袖的衣服呢,而且,对方白嫩纤细的手臂,露在外面不是正好么,还有种轻便的感觉。

.

“梅莉你肯定是完全没问题呢……”

.

卡缇转念一想,现在也确实入秋了。与从严寒地带长大的她不同,玫兰莎或许真的要换一身了。但换什么好呢?

.

两人站在衣柜前一筹莫展。衣柜是她们共用的,很大一间,左边分给玫兰莎,右边分给卡缇。

.

“梅莉,你这是什么……”

“是滑雪服哦!玫兰莎要穿这个吗?!”

“还,还是不了。那这个是?”

“这是万圣节的吓人道具啦!”

.

玫兰莎翻翻自己的衣柜,找出一件黑蓝配色的制服,是罗德岛的正规制服,未经改良的。

.

“不要啦,这个不好看!”卡缇只看一眼便否决了,怎么会有人在可以自由改良制服的情况下穿正规制服呢?多没意思。虽然玫兰莎穿什么都漂亮,但那种打扮,真像个维修工人呐。

.

“明明你有这么多漂亮的小礼裙——!!”

.

“这些……这些不合身了呢,卡缇喜欢的话要不要试一试?”

“我可以吗?!太好了!!!”

.

卡缇一蹦三跳地跑去试衣服。玫兰莎则望着被关上的门思忖着。她其实撒谎了,衣服并没有不合身,只是这种衣服……先不说战斗方不方便,就算只是当作常服,也怕是过于显眼。

在这里,即使是年龄相仿的爱美女生,也一样规规矩矩地穿着制服,她本就是不善言辞的人,若因穿着的不同,再被自动划开界限的话,就太不妙了。

.

大多数衣服卡缇都不知怎么穿,又害怕弄坏,她只在自己身上比划几下,便心满意足地还回去。

.

在被卡缇翻得差不多空了的衣柜底,玫兰莎又发现了一套衣服,不是制服也不是礼裙,棕色的维多利亚风格裙装,深色外套,格子披肩,领结……

.

她想了起来,这是威塞克斯的校服。

.

一下子勾起了不少有关中学时代的回忆。她那时是个优等生,但因过于内敛的性格并不被注意,生活白水一般简单而平静。感染矿石病后,她也曾消沉过,不仅由于被迫离开家乡来到异地治疗,更因为在辗转各地的途中发现,她的境况在感染者中,已经算非常好的了,即使有人躲开她,有人厌恶她……

.

转眼之间,到达罗德岛已经不久了。她从未想过在这里获得友情。在她心中的矿石病诊疗室充斥绝望,可这里的医务室放着漫画和水果,还有亲切可爱的医生们——差点被自己认成女孩子的安塞尔,总喜欢做些奇奇怪怪料理的芙蓉,还有比起机器更像一位朋友的医疗机器人。在她心中的制药公司只有每天加班的研究员,这里却能加工药品外的各种东西,还有自己的武装力量,成为了预备组A4组长的时候,她几乎措手不及,但在罗德岛,她却因实力获得了大家的肯定,甚至名声大噪。

.

她从未刻意学习如何与人交往,或许因为胆怯,或许一直没时间,或许不那么在意,但在威塞克斯上学时,她确实羡慕过那些三两相伴的同学,放学后与朋友一起吃蛋糕,一起搭列车,一起回家……这样简单的生活,对她而言却遥不可及。慢慢的,她似乎适应了孤独,可命运或许就是这样,她在最不抱期待的地方,得到了最意外的惊喜。

.

玫兰莎对着镜子,穿好当年的校服,又翻出一顶小黑帽戴上。总觉得少些什么呢……她试着用手将头发梳成一束——那一刻,她愣住了,这分分明明就是曾经的自己,若不是背后熟悉的罗德岛宿舍,她会认为回到了中学时期。

.

看来我的个子一点都没有长。玫兰莎有些失望。

.

“我穿不上你的衣服——诶,诶诶诶!!!”

.

从里间出来的卡缇,碰巧看见了玫兰莎站在镜前梳头的样子,眼神亮起来。

.

而玫兰莎有些局促,也不知这种衣服算不算奇怪。

.

“你好…好好看。”

“嗯……谢谢。”

.

.

.

.

后记

匆匆归来的阿米娅推开门,发现博士头枕在一摞书上睡着了。

“博士,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现在还不能休息哦——”

燃烧殆尽

卡缇和给别人的和oc
都没拍好 哎TT

卡缇和给别人的和oc
都没拍好 哎TT

迴翼

[安賽卡緹] 無題

* 沒想到標題

* 安賽爾x卡緹 (主卡緹視角)

* 未交往+沒有意識到的設定

* 因為夏日活動只出了安賽爾的新皮膚,所以假定A4組裡只有他去了汐斯塔

* 謝謝點閱!

===============================

        陽光與海灘,裝滿了夏日氣息的照片讓卡緹好生羨慕。

        部分幹員跟隨博士一起到汐斯塔渡假,剩下的幹員則在基地...

* 沒想到標題

* 安賽爾x卡緹 (主卡緹視角)

* 未交往+沒有意識到的設定

* 因為夏日活動只出了安賽爾的新皮膚,所以假定A4組裡只有他去了汐斯塔

* 謝謝點閱!

===============================

        陽光與海灘,裝滿了夏日氣息的照片讓卡緹好生羨慕。

        部分幹員跟隨博士一起到汐斯塔渡假,剩下的幹員則在基地待機或進行基地維護﹑訓練。

        由於成績顯赫,為免她到外面過於興奮而做成別的破壞,大部分人都贊成讓卡緹留在基地裡。

        至少基地的設施被破壞,他們還有辦法修補。

        要是在外面…羅德島的資產是否足夠賠償也成問題。

        「真好呢——看下去很開心的樣子。」

        她揮舞著拳頭,沒多久轉變成游自由式的動作。

        「梅莉妳安分點的話,可能下次博士也會帶妳出去。」

        她笑著謝過室友的安慰,其實她對自己沒被選上沒什麼意見。

        只是看著古米和安賽爾的合照,她感到有點不舒服。

        博士一行人帶上了安賽爾和調香師兩位醫療,防止有幹員在陌生地中暑。

        古米也過去是為了增加羅德島的經費,這幾天看到她發信息說結算結傻了,可見收入豐厚。

        照片裡,古米在廚房不停做菜,而安賽爾則幫忙上菜。

        她想不通,為什麼安賽爾總是對別人笑。

        她對他的印象,大多都是叫她小心點﹑注意一下氣氛﹑動作不要那麼大等等。

        總是把她當成小孩來看。

        「真好呢——」

        她想在沙灘上自由奔跑。

        也想讓安賽爾在給自己食物或飲料時,笑著說「請用」。

        假如他平時也友好地對待自己,也許藥水沒她所以為的難喝。

        他會對自己露出這樣的笑容嗎?

        「小玫蘭莎,我要去一敞醫務室。」

        「是哪裡不舒服嗎?」

        「嗯,所以我想去找小芙蓉看一下。」

        被告知一切正常的她,向芙蓉道謝後便回房間去了。

        可她還是覺得不舒服。

        是因為沒跟安賽爾玩嗎?

        對他來說,這幾天她不在身邊,他也樂得輕鬆吧?

        這想法令她的心臟更為揪痛。為了轉移注意力,她加長了訓練的時間,讓注意力更集中在自己身上。

        該怎樣去迴避,要怎樣去接招,不停模擬在戰場上的應對。

        然而沒有醫療的聲音,令她有一點點失落,動作也沒平時那麼張揚。剩下的組員也察覺到她的變化,紛紛稱讚她,希望她以後也有同樣水準的表現。

        她很清楚,要是安賽爾也有參與這場模擬訓練,她會毫不猶豫地上前擊飛敵人。

        不過要是平時也有這等表現,那安賽爾會不會對自己笑著說「做得很好」呢?

        假如這答案是「會」的話,那她會思考別的方式,讓自己成為最具速度的重裝。

        找到新的目標,她燃起了鬥志,握著拳大喊一句「喔————!」之後,再次衝上前應戰。

        從沒想過只要她安分點守在同伴附近,便可以得到他的笑容。

 

 ﹒完﹒

=======================

我覺得我愈來愈搞不懂什麼是戀愛了

 


霉化饲料

【明日方舟/行动预备组A4】罗德岛不发制服(1)

  1. 二设捏造有,OOC不可避

  2. 玫兰莎出皮肤的脑洞原作向的日常,时间线在夏活预告刚出时

  3. 安赛尔有皮肤了,玫兰莎有皮肤了,预备A4皮肤补完计划指日可待!!![开煤气

  4. 无CP

  5. 鹰角GKD


我发完一看结果这是玫兰莎以前校服,算了,写都写了,还能弃坑咋地


01.

      春天就快过去了,不管是食物还是衣服都进入了换季时代。

      玫兰莎看着日历,收起平时穿的衣服,像仍在学校读书时那样准备换上夏季校服,然后才意识到,她已...


  1. 二设捏造有,OOC不可避

  2. 玫兰莎出皮肤的脑洞原作向的日常,时间线在夏活预告刚出时

  3. 安赛尔有皮肤了,玫兰莎有皮肤了,预备A4皮肤补完计划指日可待!!![开煤气

  4. 无CP

  5. 鹰角GKD


我发完一看结果这是玫兰莎以前校服,算了,写都写了,还能弃坑咋地






01.

      春天就快过去了,不管是食物还是衣服都进入了换季时代。

      玫兰莎看着日历,收起平时穿的衣服,像仍在学校读书时那样准备换上夏季校服,然后才意识到,她已经不是柔弱的学生妹,而是拥有半年战斗经验的罗德岛干员了。

      学校教的礼仪与知识在战场上毫无用处,自学的剑术反倒救了她好几次。

      但这也不是舍弃礼仪与规矩的原因。玫兰莎一向是个听话的学生,她还是决定在这个换校服的日期换一套夏季制服。

      接着她又发现一件困扰的事。

      罗德岛没发过制服。

 


02.

      原本这应该是进入罗德岛后,在分配宿舍和进行新人培训时就定下来的事:发放干员们的制服。玫兰莎一开始也疑惑于这个步骤的缺失,但是内向的她想大概是制服还没订做完成,而且自己的衣服也不是不能穿,后来在逐渐紧凑的训练和战斗节奏中,这个疑惑便被她丢于脑后,直到今天,她习惯性地看日历、习惯性地准备换制服时,才想起这个困扰的事实。

      为什么罗德岛没有制服?

 


03.

      罗德岛是有制服的,这是理所当然的。正式战斗小队的夜刀前辈她们穿的毫无疑问是一套的战斗服饰。每当A4小队的四位前辈走在博士旁边时,那种浑然一体的气场与风格统一的服饰,帅到新人干员们想原地拿起call棒,打一套和斑点学的非常适合锻炼的、学名好像是“wota艺”的体操。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自己的罗德岛制服啊。

      换装失败的玫兰莎,在预备A4小队训练的休息途中不无遗憾地感叹。

      紧接着大家把目光投向安德切尔。这位可靠的狙击手队友总能知道一些小道消息。尽管以玫兰莎为首的其余四位,直至今日都无法搞懂这位神秘的萨科塔族队友脑子里与肚子里装得都是什么墨水,但安德切尔带来的信息总是可靠而真实的。

      不说其他用途,在八卦的时候就非常好用。

      比如现在,被四双眼睛注视的狙击手镇定地咳了一下,仿佛早就知道他们会这么做。

      “罗德岛是有制服的,夜刀前辈她们身上穿的就是。”

      玫兰莎点头。

      “但是这是老员工福利,据说是在职超过两年的老员工才有资格领取制服。”

      玫兰莎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自己还剩一年半。包括她在内的其他三名队友都有些失落。

      “然后,就算有资格领取,也是不分夏装冬装的……只有作为纪念的一件外套而已。”

      “诶……?”

      “你们想,博士每天嘀咕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没有龙门币了’,这句话是真的,罗德岛真的没有钱了。”

      “诶?”

      “罗德岛没有多余的货币来定制统一的服装。”

 


04.

      震惊!罗德岛每月发的工资都是黑钢国际外包干员杰西卡和龙门近卫队外包干员诗怀雅的点心钱友情赞助的。

      安赛尔指着终端上的匿名贴首楼,瞳孔眯成菲林族一般只剩一条细缝——这真是一个难为卡特斯族的生理反应,足以看出他有多么震惊。

      安德切尔赶紧摆手,说这都是误传,罗德岛还没有流氓也没有愚笨到依靠借贷发工资,高利贷从来只是弊大于利,越滚越多。

      “博士他们只是最大限度削减了外包干员们的工资。”安德切尔又压低了一点声音。这确实是不适合在公众场合披露的事实,尤其是,罗德岛的训练场不分区,无论是罗德岛内部人员还是外部外包人员,都可以随意使用。

      等着听后续的四人也放轻呼吸,卡缇还环顾了四周,确认没人靠近后对安德切尔比出“OK”的手势。

      安德切尔再次镇定地咳了一声,随着这声咳嗽,四人不自觉的屏住呼吸,只见坐在目光中的安德切尔带着笑意的脸往旁边一歪:“……你们怎么了?”

 


05.

      行动预备组A4的四位来自不同地域、拥有不同血统的干员,前所未有一致地认为他们有时候真的很想解剖萨科塔族的脑袋,看看他们脑袋的构造是否与常人不同。

 

      这份采访资料曾经不小心流出,吓坏了隔壁企鹅物流的某位高级资深干员小姐。

 


06.

      事后,安德切尔坚决地认为自己只是“屈打成招”,毕竟他并没有把这些姑且属于罗德岛机密的内容透露出去的打算,只是队友们的视线太过锐利,他还想活下去,活着才有输出。

      他把自己的手背藏到背后,摸了摸手腕上的鸡皮疙瘩,心里暗自下定决心,这些人是自己的队友实在是太好了。

      “好吧……你们也知道,罗德岛与其他企业合作、涉及到外派人员时总会额外签一份附属合同。”

      安德切尔原本想顿一下,增加叙事的层次感,可他的四位队友整齐划一地向他靠近一步,他只能偷偷扁着干涩的嘴,迅速地说下去。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所有合同上都会规定,外派人员的工资与奖金由乙方承担,甲方、也就是罗德岛,只需要支付合作费用。除去那些外派人员,算下来,罗德岛需要支付的工资就很少了。”

      罗德岛靠着压榨合作企业的方法勉强维持生计。

      满足了好奇心的四人满意地点点头。

      头上的“危”字消失的安德切尔满意地松了口气。

 


07.

      “我说真的,安德切尔。”史都华德忍不住插嘴,话题的走向太过诡异远超八卦界限了,“你真的没有在博士办公室装摄像头或窃听器什么的吧?”

      一个新人干员能知道这些情况还说得信誓旦旦,实在太可疑了。

      被点名怀疑的萨科塔立即对主发誓,自己也只是从一些合法途径得到了这些微不足道的讯息,他绝对不会干违反罗德岛规定和危害罗德岛安全的事情。

      “我们不是队友吗?你们要相信我啊。”萨科塔歪着的光环散发着纯洁而干净的白光。

      史都华德绝对相信安德切尔知道“欲盖弥彰”这个词,因此他继续用不信任地眼光审视安德切尔。

 


08.

      话题的一开始是什么来的?

      玫兰莎想换衣服了,但是罗德岛没发制服。

      他们所有的休息时间都献给了八卦……或者说,打探罗德岛机密,所以他们依然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安德切尔不说,安赛尔和史都华德是只要能继续医术和法术的研究,穿什么都无所谓的类型,因此,玫兰莎想在他们身上找到解决方法无异于天方夜谭。

      说的是有那么点过分了,但理工男和他的朋友们的情商就是这么不可信。这是夜刀前辈的谆谆教诲。

      看着专心进行格挡练习的卡缇,玫兰莎叹了口气,想着要不要问问A1小队的几位呢?A6小队的梓兰小姐貌似在这方面也很有声望。

      顺便帮卡缇也问一下吧,女孩子的衣柜里不能只有几套衣服。

 

      训练结束后,玫兰莎在脑子里思考前往人事部的路线,被卡缇一把拉住:“玫兰莎,周末要去逛街吗!”

      “是梅莉啊……逛街?”

      “是呀,玫兰莎不是想换衣服吗!正好现在换季,应该有商店会打折哦,周末去看看吧?”

      卡缇的笑容暖暖的,玫兰莎最喜欢的东西之一就是好友卡缇的笑容。现在她更是感动,没想到卡缇看上去什么都不关心,却默默把自己的需求记在心里,还为自己想出解决方法。同时她也有点内疚,是啊,毕竟卡缇也是女孩子,因为她平时的大大咧咧而忽略她的意见,自己真是不合格的朋友。

      就算是为了回应卡缇,这趟出门也一定不能怠慢。

      把去人事部的地图从脑中扔出去,玫兰莎露出罕见的、只有面对梅莉时才会露出的柔软笑容:“好啊,一起去吧,梅莉!”

 






tbc.



=====================

我不相信会和喀兰贸易签下不平等契约的罗德岛会是什么良心企业.jpg

本意是写A4逛街买衣服,但是为什么写了两千字猜才到这个部分[思考

我发现我写的原作向日常的安德切尔特别喜欢贱贱地撩队友然后被队友反杀[不是

A4真的好可爱啊,预备A4皮肤补完计划GKD[迫害图准备.jpg

天猫药结局在写了在写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