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卢娜洛夫古德

5342浏览    140参与
H.K
HP二弹—— 卢娜真的好好看咱...

HP二弹——

卢娜真的好好看咱家画不出她的万分之一气质

HP二弹——

卢娜真的好好看咱家画不出她的万分之一气质

淡蓝色的叭那那
不管看多少遍电影我果然还是最喜...

不管看多少遍电影
我果然还是最喜欢卢娜!!

不管看多少遍电影
我果然还是最喜欢卢娜!!

Loiely

很久之前想画的一个梗
〔我以后再也不上色了好丑(๑• . •๑)〕
私心给小赫画了短发(其实是我不会画长发)
(金妮和赫敏有些情头的意味?)
两个滤镜都好好看(๑˙ー˙๑)

很久之前想画的一个梗
〔我以后再也不上色了好丑(๑• . •๑)〕
私心给小赫画了短发(其实是我不会画长发)
(金妮和赫敏有些情头的意味?)
两个滤镜都好好看(๑˙ー˙๑)

-潛行者鹽-

画了点开玩笑!!!我永远永远喜欢金妮!

画了点开玩笑!!!我永远永远喜欢金妮!

Loiely

上课极限摸鱼
(后知后觉地)觉得好丑(๑˙ー˙๑)

上课极限摸鱼
(后知后觉地)觉得好丑(๑˙ー˙๑)

是朝阳吖~
有时候感觉这个女孩就是拉文克劳

有时候感觉这个女孩就是拉文克劳

有时候感觉这个女孩就是拉文克劳

M

赫卢 | the moonlight is beautiful tonight

 @藏轩小記 亲爱哒生日快乐!

小小的故事送给你!

感谢神仙姐妹拉我入文圈,希望你喜欢这个么么哒!


——一个非典型的城堡里的公主故事——

——LLHG,百合向预警——

——AU,ooc致歉,占tag致歉——


0


她一直在等她的王子来,一起爬树去看月光。


赫敏坐在魔鬼藤编织的秋千上,看着藤蔓被她手心的火焰吓得一颤一颤。


这是她第一千九百一十一个生日了,她已经把房间里所有的童话书都翻了超过七遍,但王子还是没有来。


她跳下秋千,放开火焰将火把都点燃。


在第三百个生日之前,她只有每天正午一点能“看见”,而现在,只要有她的地方就有...

 @藏轩小記 亲爱哒生日快乐!

小小的故事送给你!

感谢神仙姐妹拉我入文圈,希望你喜欢这个么么哒!


——一个非典型的城堡里的公主故事——

——LLHG,百合向预警——

——AU,ooc致歉,占tag致歉——



0


她一直在等她的王子来,一起爬树去看月光。


赫敏坐在魔鬼藤编织的秋千上,看着藤蔓被她手心的火焰吓得一颤一颤。


这是她第一千九百一十一个生日了,她已经把房间里所有的童话书都翻了超过七遍,但王子还是没有来。


她跳下秋千,放开火焰将火把都点燃。


在第三百个生日之前,她只有每天正午一点能“看见”,而现在,只要有她的地方就有光。


她总是能看见。



1


传说中有一座城堡被女巫的森林包围,只有正午的太阳带去生机。


城堡里有公主。


—那女巫呢?


—女巫?


—嗯,她的森林,女巫。


—还记得蝻钩吗宝贝,女巫要去消灭它。


—那很不错。


—当然,睡吧亲爱的。


—晚安妈妈。


浅金色的巨龙睁开了银灰色的眼睛,抬起爪子揉了揉掺着棕色的长毛,萝卜夹子又掉了下来,它总是不小心就把它们碰坏。


它已经很多年没有梦见妈妈。



2


赫敏从一条两码长的树根上滑下去,这是她最新发明的游戏,或者说是学来的游戏,书里的人们把它叫做:滑梯。


赫敏耸耸肩,又上去滑了一遍,假装出来的尖叫声惊掉了一片叶子。


她撇撇嘴,书上说的“惊起一片飞鸟”都是骗人的,她的世界可没有什么飞鸟。


只有树、树、树。


墙、墙、墙。


书、书、书。


她拿起正在看第八遍的第五百七十四本书,书上说王子会劈开荆棘,然后吻醒公主。


赫敏所有所思。


她可能其实是个王子。



3


它要去见见那个伟大的女巫,妈妈说消灭蝻钩是所有龙的心愿。


它戴上了那串爸爸当年送给妈妈的定情信物,说实话它还看不出来这是什么,但是很好看。


巨龙飞了起来。


幸好爸爸出门去卖杂志了,不然它那个捉大嘴彩球鱼的理由又要用一遍。


希望能早点回来。



4


正午一点,赫敏松了口气。


每当太阳升起之时她就会过一次生日,因为那是她最开心的时刻。


书上说,过生日就是世界上最开心的事。


赫敏追着那缕阳光跑起来,她要去找她的公主,吻醒她,然后一起去看月亮。


她还不知道月光是什么颜色。



5


巨龙眨了眨没有焦距的眼睛,那一片有骚扰虻,女巫的森林非常复杂,如果不是这些讨厌的魔法生物,它多半要迷路。


爸爸说迷路是新的旅途,但它今天要见女巫。


它放慢了速度,轻轻靠上一片树冠,骚扰虻的移动速度很慢,它向下伸了一点点耳朵,比起视力来说,它更相信自己的听觉。


希望不会有哪一只飘进它的耳朵。


它听见了一阵歌声。



6


赫敏哼着歌,调子是她自己编的,词是王子降服恶龙之后谱写的duet。


当然了,目前她只能solo。


等她找到了自己的公主,或许就能……


嗬,那是什么?


赫敏皱了皱眉,一团蓝绿色的火刷地飞上了夜空,姑且算是夜空吧,毕竟除了她掌中的火之外根本没有光。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能烧下来一大只……


额?



7


“你好,”它向来是一只非常有礼貌的龙宝宝,“我是卢娜。”


“哦,你好!”赫敏非常震惊,她从来没见过除了她之外的会说话的……


“我是赫敏,你就是……”


“你就是女巫?”


“……公主?”



8


“可以这么说,”龙微微笑了笑,浅金色的鳞片在蓝绿色的火光下流转着耀眼的光,赫敏看得有些着迷,“小的时候爸爸这么叫我。”


“哦,上个生日的时候,我刚刚推断出我是王子,”赫敏有些不好意思,“既然……今天你就来了。”


“你没有消灭蝻钩?”


“蝻钩?”赫敏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如果我没猜错,它不存在于我的世界。”


卢娜没有说话,它看上去有些迷茫。


“但我的世界很小,”赫敏突然给了它一个大大的笑容,她伸出手拉住了龙的爪尖,轻轻摇了一下,“我们一起去找。”



9


故事的最后是夜空下飞翔的一个吻。


赫敏搂了搂卢娜的脖子,她告诉它被风吹起来的那一串,应该是黄油啤酒的塞子。




女巫吻了巨龙。






——END——






后续

10



她的吻治好了它的眼睛,现在它能避开所有讨厌的魔法生物了。




月色真美。


不止今夜。





Grace-Q

【HP】Moonlight 月光之下 Chapter 0:梦境

Summary:即将升入二年级的亚利桑那在开学前两周的晚上梦到了一个看不清容貌的神秘女孩儿,梦醒后唯一记得的就是她那一双朦胧的灰蓝色大眼睛。

大概是灵魂伴侣设定

卢娜.洛夫古德 x  原女百合向

高三党,随缘更,自娱自乐,幼稚园文笔慎入

Chapter 0:梦境

       迷雾笼罩着大地,周围的一切变得模糊不清。依稀可辨的是自己似乎身处在黑夜之中的禁林。作为一名在来到霍格沃茨的第一学年里一直维持着乖乖女人设的赫奇帕奇,亚利桑那.斯图尔特虽然从未进入过这座古堡边的森林,但此时她的潜意识告诉她,这里就是禁林。...


Summary:即将升入二年级的亚利桑那在开学前两周的晚上梦到了一个看不清容貌的神秘女孩儿,梦醒后唯一记得的就是她那一双朦胧的灰蓝色大眼睛。

大概是灵魂伴侣设定

卢娜.洛夫古德 x  原女百合向

高三党,随缘更,自娱自乐,幼稚园文笔慎入

Chapter 0:梦境

       迷雾笼罩着大地,周围的一切变得模糊不清。依稀可辨的是自己似乎身处在黑夜之中的禁林。作为一名在来到霍格沃茨的第一学年里一直维持着乖乖女人设的赫奇帕奇,亚利桑那.斯图尔特虽然从未进入过这座古堡边的森林,但此时她的潜意识告诉她,这里就是禁林。

       夜晚的禁林静谧而空灵,空气中悬浮着的水气让树林里显得格外阴冷潮湿。亚利桑那不禁想要掏出魔杖给自己来上一打保暖咒,然而摸摸口袋,却发现魔杖根本就没在身上。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连魔杖都没带出来,不清楚自己为何身处在这片森林之中,亚利桑那的脑子里此时是一团乱麻。

       头顶的云散开了,月光终于得以倾泻下来,亚利桑那看到一个纤长的身影坐在一匹黑马上正慢慢从黑暗中走出来。马上坐着的是个女孩,莫约十七八岁的样子。月光洒落在那女孩身上,她淡金色的头发折射出近乎圣灵的光晕。慢慢地,女孩和马走近了,身影也变得渐渐清晰起来。亚利桑那这时才终于看清了女孩身下的动物,原来那并不是马,而是一匹泛着淡淡死亡与冰冷气息的夜骐。

        不知为何,无论亚利桑那多么努力地辨别女子的面容,她唯一能看清的就只有女孩脸上一双大而无神的眼睛。那双眼眸中的蓝色同自己的稍有区别。它们的颜色更淡,泛着些许银灰色的金属光泽,瞳孔也比自己的要稍大一些。“真是一双漂亮的眼睛……”亚利桑那嘀咕着。

        女孩下了马,赤着脚走在树林那布满枯枝烂叶与潮湿泥土的地面上。她们之间的距离渐渐缩小了,就当女孩伸出的手即将触及到亚利桑那的脸颊时,雾气如潮水般袭来。转眼间又是一片寂静与黑暗……



Grace-Q

HP|Moonlight:月光之下

Summary:即将升入二年级的亚利桑那开学前两周的晚上梦到了一个看不清脸的神秘女孩,梦醒后唯一记得的就是她那一双朦胧的灰蓝色大眼睛。

一句话概括大致就是:疯姑娘和万人迷的爱情故事

没大纲,随时修文

#原女人设

姓名:亚利桑那.斯图尔特/Arizona.Stuart

性别:女/female

生日:12月

学院:赫奇帕奇

血统:混血

外貌:棕色长发,淡蓝眸,眉形纤细有点上挑,眉毛下方眉骨处有一颗小痣,脸上有点小雀斑,冷白皮,唇色红润,中等偏瘦体型。

魔杖:无花果木,龙的心脏健髓神经,12英寸,挥起来有飕飕声,柔韧有弹性

喜好:热爱音乐、魁地奇和照顾神奇动物

擅长科目...

Summary:即将升入二年级的亚利桑那开学前两周的晚上梦到了一个看不清脸的神秘女孩,梦醒后唯一记得的就是她那一双朦胧的灰蓝色大眼睛。

一句话概括大致就是:疯姑娘和万人迷的爱情故事

没大纲,随时修文

#原女人设

姓名:亚利桑那.斯图尔特/Arizona.Stuart

性别:女/female

生日:12月

学院:赫奇帕奇

血统:混血

外貌:棕色长发,淡蓝眸,眉形纤细有点上挑,眉毛下方眉骨处有一颗小痣,脸上有点小雀斑,冷白皮,唇色红润,中等偏瘦体型。

魔杖:无花果木,龙的心脏健髓神经,12英寸,挥起来有飕飕声,柔韧有弹性

喜好:热爱音乐、魁地奇和照顾神奇动物

擅长科目:魔咒学、神奇动物保护、飞行课

不擅长科目:魔药学、魔法史

🦌と伏羲

【德卢】双向暗恋梗

1

没注意过她是不可能的。

五年级的时候疤头旁边多了个姑娘。白的出奇,一头金发。我总是习惯于发现和我有共同点的人,所以这事并不奇怪。

我第一眼就看到了她的蓝色院服。拉文克劳。除了斯莱特林也就拉文克劳还可以接受吧。

但是和疤头混在一起看来是个蠢姑娘。

后来我知道了这人的名字。因为她的一些特殊事迹。说白了是因为太奇怪被所有人排挤了。似乎只有疤头一个朋友。果然怪人喜欢和怪人待在一起。

本来我对疯姑娘的印象应该到此为止。可在一次不是特别美好的霍格沃茨大厅的午饭上,不得不说这学校的伙食越来越难吃。潘西这蠢货说了句让我极为羞耻的话。

‘’德拉科,那姑娘和你有什么关系吗?‘’她瞄了一眼疯姑娘。...

1

没注意过她是不可能的。

五年级的时候疤头旁边多了个姑娘。白的出奇,一头金发。我总是习惯于发现和我有共同点的人,所以这事并不奇怪。

我第一眼就看到了她的蓝色院服。拉文克劳。除了斯莱特林也就拉文克劳还可以接受吧。

但是和疤头混在一起看来是个蠢姑娘。

后来我知道了这人的名字。因为她的一些特殊事迹。说白了是因为太奇怪被所有人排挤了。似乎只有疤头一个朋友。果然怪人喜欢和怪人待在一起。

本来我对疯姑娘的印象应该到此为止。可在一次不是特别美好的霍格沃茨大厅的午饭上,不得不说这学校的伙食越来越难吃。潘西这蠢货说了句让我极为羞耻的话。

‘’德拉科,那姑娘和你有什么关系吗?‘’她瞄了一眼疯姑娘。

‘’what?‘’

‘’你们长的挺像的。‘’

都怪潘西来这么一出,后来我就经常能注意到疯姑娘。显然你们都知道,我很少注意除我以外的人。

可让我不满的是,洛夫古德似乎从来没正眼看过我。

梅林的胡子!当我注意到洛夫古德后,隔三差五地我总能在学校里看到她。大厅里,魁地奇球场上,走廊上,图书馆里……每次我看到她的时候她都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好像梦游一样。她的头发看上去软软的,像海草一样在空气中浮动。整个人在阳光下看上去暖洋洋的。就像……天使一样。嗯,天使一样。

当我注意到洛夫古德的美的时候,其实我很不屑。她虽然是个纯血但是很穷又疯疯癫癫。

觉得美又怎么样,又不代表我喜欢她。

我开始讨厌自己总是能发现她这件事。我一边不满于她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一边又庆幸幸好没有。

我们还是不要有什么交集的好。

她就这样成为了除了疤头以外我心中的第二根刺。虽然这刺很小。

六年级开学的时候在铁门看到了她和疤头。很好,这估计是我们第一次见面。虽然我被黑魔王和疤头烦得要死,可我竟然还是发现她长高了,比五年级的时候更好看了。她的头发那样扎起来还挺好看的。

可你们知道吗,我好难受。因为我站在她的对面,她在疤头的旁边。我是食死徒,她是邓布利多军。我甚至会觉得,这个不可逆转的事实比将来有一天她可能会被食死徒杀死更让我难受。

我甚至不能恳求什么。

圣诞舞会的时候她果然又和疤头在一起了。我甚至可以想象他们日后会在一起的。我没有很难受,毕竟本来也和我没有关系。

她那天穿的裙子好美,让她看上去像她的名字一样美,美好的月神。

然后我被费尔奇抓到了。又让她看到了我难堪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这蠢姑娘的脸上是惋惜的表情,甚至有一丝关爱?我想一定是我看错了。

七年级的时候我家里关了一群人。也包括她。

我的内心已经毫无波澜。那个时候的我已经死了。我对任何事都没有感觉,当然也包括她。

可疯姑娘总能做出一堆蠢事。

在和贝拉的一次地牢巡查后,正要离开的时候,我听到了疯姑娘虚弱的声音。‘’德拉科,你受伤了。‘’

作为食死徒,贝拉总会训练我。这让我不可避免地留下一些伤痕。

我惊讶地回头看她。这是两年以来我们唯一的对话。

她本就娇弱的身体在那时看上去更加虚弱。我很快地回过头,不让自己露出心疼的表情。然后逃一样地离开了地牢。

除了母亲,她是第二个心疼我的人。不过或许这也并不算是心疼了。

可这却让我更难受了。那天晚上我像在天台上打算杀死邓布利多的时候那样很没种的哭了。

我是个马尔福。生下来便注定了的食死徒。

我不喜欢你。疯姑娘。我一点都不喜欢你。

好在波特战胜了黑魔王。我终于可以不再做食死徒。马尔福家终于可以结束这样的命运。

她也在这场战争中活了下来。

很好。

我卸下了马尔福的光环,开始过上正常巫师的生活。大战结束后听说洛夫古德和隆巴顿在一起了。真不知道她的脑子在想什么。隆巴顿配不上她。好在两个月后她们分手了。

再然后她走了。去找她的神奇生物了。我便再也没有她的消息。

我依照父母的意愿娶了纯血姑娘。金发。灰眸。多像她啊。

后来我知道她和纽特的孙子结婚了。意料之中。疯姑娘脑子里只有神奇生物。

我想我并没有喜欢过卢娜洛夫古德。我什么都没有为她做过。我们也没有什么交集。我想我也并不懂她。我也不懂爱情。

这一切不过是一个私人的冗长而无聊的故事。



2

哈利波特有个‘’死对头‘’叫德拉科马尔福。大家都这么认为。但我不这么想。

我觉得,马尔福只是一个无聊的人。他甚至,有点幼稚。

我猜现在你们的脑子里都是骚扰茫。它让你们现在的脑回路呈现为:你和马尔福一点交集都没有你有什么资格得出这样的结论?

我想,这是楠钩告诉我的。

我第一次见到马尔福的时候正在忙邓布利多军的事情。他几乎参与了我们所有行程,用他自己的方式。嗯,或许外人看来他是在捣乱。可我觉得,他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在找一些没有意义的存在感罢了。

马尔福是个在人群中非常显眼的人。或许因为他在阳光下发亮的金发和苍白的皮肤,病态的样子却总是一副盛气凌人的作风。他长的挺好看的,可是我真的懒得看他。少数几次用余光瞟到他的时候我都是慈爱地看着他,像在看一个吵着和父母要玩具的孩子。马尔福在我们这里的各种行为,的确就是在努力引起我们的注意力。

在这之前,我一直认为他是个生活无趣的人。

然而,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我就用我的万花眼镜看到了他经常在偷看我的事实。

嗯……怎么说呢……这或许是我罕见的一直想不明白的问题。

我其实习惯了被人们用奇怪的目光偶尔注视着。那种带着点嫌弃怨恨的目光。

马尔福的目光却让我一直想不明白。

他在路过铁三角的时候总是脏话连篇,可路过我的时候并没有对我恶语相向,我想这是因为他并不屑于和我有什么交流吧。

直到有一天楠钩告诉了我那样的眼神的含义……我吃了一惊,但还是不敢相信。虽然楠钩几乎是不会错的。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

你们知道我的鞋子经常不见。虽然是人为的结果,但我享受找她们的过程。

有一段时间我的鞋子一直待在我的鞋柜里,并没有出走。在我开始觉得有些无聊的时候,我知道拉文克劳的学生在传出一些声音。后来某一天秋张疑神疑鬼地把我拉到一个墙角,仿佛伏地魔马上就会来一样。她说,传言马尔福教训了偷我鞋子的几个女生。所以她们再也没偷过我的鞋子。

oh,well……这下我总算知道他们在议论什么了……

这让我更肯定了马尔福是个假装自己凶巴巴的幼稚鬼。

所以六年级开学的时候在铁门那里,即使他对哈利那样恶语相向。我还是没法讨厌马尔福,甚至觉得马尔福非常需要被关爱。他只是一个生在食死徒家庭毫无选择的男孩。

即使他是食死徒,是哈利波特的死对头。我在心里却已经把他当朋友看待了。虽然我们几乎没有交集。

少数几次在学校见面的时候,我总能在人群中第一眼看到马尔福。然后就发现马尔福也在看我,可当我看向他的时候,他又会假装看别的地方。好像他并不认识我一样。

马尔福的旁边总是围绕着很多女孩子。他应该是不会寂寞的。既然他并不想和我有什么交集,那我当然也不会打扰了。何况楠钩也比他有意思多了。

不知是不是我这么想的缘故,后来我便的确很少看到他了。

最后一次见他便是在他家的地牢里。看到他手上的伤口我一下就明白了那是特里克斯干的。别问为什么,要问就是因为我是拉文克劳,我知道一切事情。

那一刻我直接喊出了他的名字。完全不由自主的。

我看到他的身体颤抖了下。然后又很快挺直了腰板,仿佛我们从未见过一样走出了地牢。

德拉科马尔福。绝对是世界上最别扭的人。

如今,我嫁给了纽特,我们走遍世界寻找神奇生物。我也听说马尔福娶了个金发纯血。

我和德拉科马尔福的故事仅此而已。没有跌宕起伏,甚至连友情都不算。

可是,楠钩不会骗人。

卢娜洛夫古德也必须承认那些岁月里曾在心里涌动过的浪潮。只为了那时的金发少年。

这或许是我历经过的比楠钩还要奇妙的经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