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卢西安诺

10.3万浏览    1745参与
亓善

不完满 罗维x卢西 南北伊

注意:

1 意识流产物

2 和 离开 罗维x卢西那篇算是姐妹篇,这篇其实是前段时间忽然想写一篇东西但鸽了的文,所以现在补上ORZ

3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lofter发表文章的排版变了,不知道哪种让大家看得舒服…

4 若有建议请提,若有不适请退出,谢谢阅读(`・ω・´)!


因为你的突然离开,我怅然失措。

不肯接受的我,依旧停留在这里。


想和你在西西里的黄昏下握手漫步,想与你在罗马的清晨于水池旁倾听圣歌,想共你在巴里的徬晚轻抚古迹,想携你在都灵午下的教堂里向天主安静祈祷,想陪你在米兰的夜晚享灯火辉煌,想同你在威尼斯的深夜观星,赏月,望水,闻声,牵手,相拥,依偎,私语,爱言,吻别。

如果...

注意:

1 意识流产物

2 和 离开 罗维x卢西那篇算是姐妹篇,这篇其实是前段时间忽然想写一篇东西但鸽了的文,所以现在补上ORZ

3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lofter发表文章的排版变了,不知道哪种让大家看得舒服…

4 若有建议请提,若有不适请退出,谢谢阅读(`・ω・´)!


因为你的突然离开,我怅然失措。

不肯接受的我,依旧停留在这里。


想和你在西西里的黄昏下握手漫步,想与你在罗马的清晨于水池旁倾听圣歌,想共你在巴里的徬晚轻抚古迹,想携你在都灵午下的教堂里向天主安静祈祷,想陪你在米兰的夜晚享灯火辉煌,想同你在威尼斯的深夜观星,赏月,望水,闻声,牵手,相拥,依偎,私语,爱言,吻别。

如果这一切能够实现,如果这一切能够重来,我将会祈祷,祈求,阻止,挽留,请求,恳求,不顾一切,让你停下步伐,让你停止落寞,让你没有遗憾,让你留下,让你,长存,无忧,安心,喜悦,听我后续的情语,和我再度相爱,与我永不分离。


深蓝的海岸边因为人来人往而星火烁烁,远远的海平线早已在黑夜的海水中模糊不清,新月高高挂起,千年如一日的拒绝与日光重逢,海浪柔嫩的双手一下又一下轻抚沙滩,声音轻缓,毫不焦躁,幼细的沙粒掺杂沉淀着岁月痕迹的破碎贝壳儿在水里浮沉流动,柔软的沙床等着散步的人们一个脚印一个脚印地沦陷,夜里的海风格外魅人,清冷,深邃,摄人,神秘,妩媚,让人不经想起那在汪洋大海上的幽长一鸣后重重一跃便引起海花绽放巨大海鲸,暗海里手持缰绳躲避激浪而稳帆行船的矫健水手们,礁岩上随性而坐的塞壬海妖挽过耳边秀色的湿漉长发,纤细的手指轻轻拨动新制贝壳竖琴的根根弹性优良的琴弦,音色故作清高充满着诱惑物欲,似笑非笑的嘴唇吟唱着妖性迷惑的怪曲,岸这边的人有时是否也被它们困在了里面却浑然不知,只继续作着日月欢喜的事儿,沉浸于欢笑美好的幻想里,一直一直,坚定地为自己而活,心目中的上帝是物外,心目中的上帝也是自己,山海望自己,自己是山海,完完全全的统一,全身心属于世界,一切也都尽在其中,罗维诺曾经也这么做到过,尤其是一个人独自占领属于他的西西里夜晚时,他曾觉得自己已经接近完满了,光辉黑暗,星辰日月,苍洋大陆,温暖寒冽,花草树木,风火雨雪,全都拥有着,也全都被拥有着,即便某一日蓦然失去,骤然被抛弃,也还是带着它们的一切姓名一起沉默,只是又一个新的圆。


但自从遇到了世间最接近他的孤高与放纵后,罗维诺也许才明白,浩瀚宇宙,无垠无限,来去只有一个圈,谁都在圈里面,谁也不会是完整的,即便信奉了神明要超然于物外,不过是决定去做一段徘徊,好好坏坏,欢欢爱爱,跌宕起伏,是画出轨迹的深浅与方向,自己的想法还是太过简单太过天真,是人是物,一辈子都逃不出命运线轮的牵扯,有些东西就是无法挽回,有些事情就是难以阻止,有些话就是太迟去说,有些结果就是不可拒绝,所以神明也会被背叛,天地也身不由己。


卢西安诺的名字的含义是光,无声无息地就倾泻进了罗维诺的生命里,闯入罗马为首的土地生活里,深深扎根在了接触他的人的脑海里。罗维诺起初不懂他的温暖与重要,只会说这光过于锋芒和炙热难耐,难以靠近因此不愿去接触,但身边人都说他的不可缺,只能勉强自己去接近他,看看他是不是真的那么好。


也许他真的很好,认真,独行,领导力,雷厉风行,吸引力,不羁,无名的纯真,隐涩的羞沁,他就是海的一部分,深藏不露却也容易被看穿,被和他有许多共同点的罗维诺看穿。罗维诺矫健,努力,傲慢,孤独,敏感,执著,可爱的善意,难明的温柔,两人同质相吸,同频而遇,同甘共苦。


二人如阳光与空气,罗维诺是空气,卢西安诺是光,在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缺了谁,偏偏由于身份都背负了同一份责任,不情不愿到逐渐理解,最后都努力活成了对方的世界。

坚持了那么久,真是不容易啊。


记得一日朝晨到码头接他,罗维诺迟到了十分钟,卢西安诺戏谑罗维诺的不准时,说要是摆在要事上你得后悔得跳进海里一了百了。随后用一顿饭摆平了又一次吵架。

夜幕降临,星耀满天,微风吹拂,卢西安诺靠在阳台围栏上,在自己眼前少见地微笑询问可不可以借一口烟来赏月光,罗维诺被他发上与眼中的星光闪烁蓦然愣住了,所映出的满目光华对应了海上的银河,这样的卢西安诺真的存在吗,终是抓不住对方那自然温情的笑意,落个尴尬无趣的退场。


假如从那以后都没有犹豫,也许罗维诺现在也不至于疯狂到想真的跳进海里去寻他回来。


亚得里亚海母亲把他带走,就像是捡回不小心掉落在地上的珍珠。


曾经患上感冒时,夜深人静他才悄悄打电话来主动的问候罗维诺的安康,语气里感到对方放低了自己在外面的姿态,明明忧心带着安慰却依旧开玩笑,“你可不能给我轻易倒下,你没事就当是帮了我了知不知道啊?”

“你没事才算帮了我,我才是替你受罪呢。”

“那你就不要操心最近的事!不是说好了这份责任我们一起扛吗!……”

一起……在一起……自己在想什么啊

“——哦,那就一起吧。”

“真是无法沟通!……嘟…嘟(挂机)”

比起被费里西安诺关心,卢西安诺的安抚像湖面下好奇窥探的鱼,任他默默地看着,说着,比伸手去拂起波澜回应他要好,怕他误会,怕他转身,怕他一去不返——


但不主动,就会连开始的机会也没有啊。

这种不自信,等到一夜醒悟,就太迟了。


“卢西安诺他……快不行了。”

从威/尼/斯那边突如其来传来了一个这样的消息。

“……”

“罗维诺,不去看看吗?”

再不去,就没时间了。


罗维诺在犹豫之间,还是战胜了不自信与对感情的卑微,亚得里亚海的沙漏不等人,独自在漆黑的夜晚奋力追赶,与时间赛跑,路灯是通往冥界路上坚守岗位的渡人,刺眼的黄灯在警惕着他,它们一路似乎在低喃,罗维诺啊,罗维诺啊,再跑快点吧,就要迟到了,就要晚了……


登上了船,心就恨不得长起翅膀直接飞到卢西安诺门前。

焦急忧虑地敲开了门,卢西安诺努力掩饰着要被世界埋没的落魄状态,昏暗的房子,散落一地的资料与文件,酒杯上残留的红色酒液,屋内阴冷空荡的气息扑面而来。


想小心翼翼地询问他的状况,来到了面前还是踌躇不肯揭开那层纱,一句,

“你怎么变成这样?”


“卢西安诺,你回答我。”


砰!从高处摔落的高脚玻璃杯倏然碎裂。

——突然跌倒的身躯无力站起,卢西安诺倒在了罗维诺的面前,难以起身,可还是像一只落败的野虎,就算周身伤痕,卢西安诺还是那个不羁的卢西安诺。


怀里的红发青年眼神依旧坚毅,强忍着体内崩溃的痛苦,声音沙哑,不甘倔强地说,

“随便吧。”


“你到底懂不懂我想说什么!”

“我们不是说了要一起活下去的吗!”

——

“我不能失去你。”


……

“做不到了……”

“罗维诺……我做不到了……做不到了,对不起——”

“对不起……罗维诺哥哥。”

“我不想这样的。”


——“我不想。”


听到那句话后,卢西安诺终于撑不下去了,忍不住在罗维诺温暖的怀中低声倾吐,亚得里亚海把卢西安诺送到了罗维诺的身边,忽然存于世上与已经千年的业者一起活着,长久以来,不清不楚地与存在欧罗拉的他们相处,为活着而活着,在形形色色不同的眼光下,努力去成为强者,但活到后面,才懂得活着的意义是情,和土地是情,和人民是情,和日月星辰是情,和朝花暮鸟是情,和风霜雨雪是情,和费里西安诺与弗拉维奥是情,和罗维诺的,还是情——


被情包围的卢西安诺啊,在离开的诅咒里已经难以抽身,手中的力量已经带不走后来幡然悔悟的宝藏了,结果已然无力改变,那至少在此之前再留恋多会儿吧。


二人坐于凌晨河道前耳鬓厮磨,卢西安诺安心地依偎着罗维诺仰望繁星满满的天空,岸边海水的温度还是那样温和,貌似被星光暖热了,明月掉在了水里,皎白如雪,独一无二。


互相陪伴的温热使人容易沉沦不舍,心脏那股久违的宁静与舒适源源不断,伴随着血液供至全身,两个人在一起的这一刻是海洋沉睡后的平静也是日光灿烂的美好。


在罗维诺想去抚摸卢西安诺的脸庞时,卢西安诺拉住他的手放了下来,轻轻用上了力气握紧着,只不吭声地握着,一秒也不愿松开。


沉默是他们之间早已习惯的默契,罗维诺知道卢西安诺在想什么,如今他已知道他的全部,十指相扣,手心不再因担忧与自卑而滚滚发烫,一切都放开了,他了解他。


不敢惊动谁,两人中的绿瞳者只忽然平淡地唤了卢西安诺,他蓦地想起了一件没有做完的事,


“卢西安诺——我爱你。”


闻者微微笑了一下,满足地望了他一眼,轻轻道:

“嗯。”


静静地望着怀中的人渐渐消逝,没有哭泣叫喊的泪水,声音,温度,气味,触感,所有都悄然无声地远去……


再怎么努力抓住,也是云雾缭绕,相互深恋着,心念着的不成名情人,于朦胧爱意与迷乱的暧昧里失散了。


似流星陨落,玻璃粉碎,心脏破裂。

无法挽回。


第二天身侧变冷许久后罗维诺仍坐在冰冷的河道前的石板上,刮了好一阵风,寒意侵身。

乘船回去时,脑子里回荡着好多句话,望着这座水城的人来人往,海波与独特的建筑,思绪交错——


海风的咸湿味像离开时眼眶里的味道。

强作镇定的告诉自己这只是世事无常。


放下和他之间的一切朝暮,忘掉和他发生过的种种磨合,清理脑海中过去那些杂乱无章的影像,回归到现今的真实。


他的卢西安诺于金色的秋季离开了。

秋天的枯黄的树叶是来晚了的夏天。

有时罗维诺总在幻想,他是否会如一场倾盆大雨,雨水落下后在某天还是被大自然以相似的模样归还回来?亦或和夕阳告别一样,甚至在明天就能以朝阳的姿态重现?


没有埋怨这个世界的选择,也已互道了爱语。

却也遗憾终身。


罗维诺知道生命不是完满的,永远留下一些位置装那些说不完,做不到,不可得的东西,它美好,它残忍,它抓不住,它永恒。


这就是深爱。


莫归

【杂】耳钉

黑发设异色南意设定补充用文(?)
有卢西安诺与安德烈

“你的那个右耳耳钉,我之前都没有注意到,是谁送你的吗?”
卢西安诺这么提问了,带着几分好奇。
但是阿莱西奥并没有立刻回答。
他只是抬起手,摸了摸那个被刻意留长的头发遮住的,简陋至极的耳钉,然后放下了手。一对紫色的蓝宝石里只有漠然。
“不关你的事。”
阿莱西奥说。

阿莱西奥与安德烈的关系从一开始就算不上好。
或者说,自马尔库斯离开后,阿莱西奥对于任何一个窥探乃至试图染指马尔库斯留下的遗产的国家,就没有给过好脸色。
阿莱西奥曾在许多国家的家中生活,其中又以在安德烈家中时间最为长久。
卢西安诺在海因里希家中时,也曾听说过自己这个哥哥与安德烈之间的矛盾。很显然易...

黑发设异色南意设定补充用文(?)
有卢西安诺与安德烈

“你的那个右耳耳钉,我之前都没有注意到,是谁送你的吗?”
卢西安诺这么提问了,带着几分好奇。
但是阿莱西奥并没有立刻回答。
他只是抬起手,摸了摸那个被刻意留长的头发遮住的,简陋至极的耳钉,然后放下了手。一对紫色的蓝宝石里只有漠然。
“不关你的事。”
阿莱西奥说。

阿莱西奥与安德烈的关系从一开始就算不上好。
或者说,自马尔库斯离开后,阿莱西奥对于任何一个窥探乃至试图染指马尔库斯留下的遗产的国家,就没有给过好脸色。
阿莱西奥曾在许多国家的家中生活,其中又以在安德烈家中时间最为长久。
卢西安诺在海因里希家中时,也曾听说过自己这个哥哥与安德烈之间的矛盾。很显然易见,这远比他与海因里希的大。后来不得不与阿莱西奥一起成立意大利后,卢西安诺还以为自己这个哥哥会第一时间想着去报复安德烈。
但是阿莱西奥没有。
甚至于,阿莱西奥拒绝并坚决地阻止了卢西安诺对于安德烈的一切针对性的行动。
理由也没给。
也许,只有阿莱西奥与安德烈才知道为什么了。
但是他们谁都没有说。
谁也不会说。

“过来。”
还是一个小孩的阿莱西奥应声抬起头,却是没有迈开哪怕一步。血污在他的脸上勾勒,硬是给那个仍有些稚嫩的面瘫脸勾勒出几分柔弱。
安德烈觉得自己眼睛应该是瞎了。
“阿莱西奥,过来。”
他重复了一遍。
于是那个小孩慢吞吞地走了过来,带着一身的血。
一场至关重要的战争刚刚结束,自内而外的虚弱感侵袭着每一个参战国家。而若是没有阿莱西奥的参战与援助,安德烈很清楚,他赢不了。
而若是输了,他所面对的,便是万劫不复。
作为宗主国,哪怕这位起了至关重要作用的附庸依旧仇视着他,安德烈也认为自己应该给一点奖励。
待到阿莱西奥走近后,安德烈在自己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了一个项链。
项链的绳子很简陋,挂的吊坠也很简陋。
是一个十字架。
安德烈蹲下身,给阿莱西奥带了上去。
“奖励。”
安德烈这么说了,很满意地看到了自己这个附庸眼里第一次除了漠然与仇视外,多了几分震惊。
于是心情意外有些好的他又解释了一句
“其实,我更想做成耳钉,如果你不是一个孩子。”

“那个右耳耳钉好像是十字架样式。阿莱西奥,这不会是安德烈那家伙送的吧?”
卢西安诺又一次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阿莱西奥正在批改公文。
闻言,他只是淡漠地抬起了头,看向卢西安诺。那双紫色的蓝宝石里依旧只有漠然。
“不是。”

柳泗瀾

摸了一張盧西

P2是2015畫的費里

上次畫APH是4年前了,超級久遠


還有好多想畫的組合鴨♥(´∀` )人


摸了一張盧西

P2是2015畫的費里

上次畫APH是4年前了,超級久遠


還有好多想畫的組合鴨♥(´∀` )人


怡怡

和平與殺戮

  • 常異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國設

  • 好好的國慶我在幹嘛?

  • 有一點點的異色親子分

  • 好像,和題目一點關係都沒有

  • 異色分兩派,弗拉的和平派和盧西的殺戮派

(會議室)

常色聯軸:無哇啊!!!?

盧西:真弱啊。

費里西:我,我什麼都會做的請不要打我!

愛因斯:令人失望。

路德:怎麼可能...

葵:實在是太懦弱了。

菊:怎麼會這樣...

艾倫:興致全沒了呢。

阿爾:實力怎麼可能有如此差距。

維克多:殺人很難嗎?

露西亞:怎麼可能會是這種結果。

奧利弗:已經很好了哦~

亞瑟:不可能啊...

弗朗索瓦:隨便找個人都能打敗你了。...

  • 常異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國設

  • 好好的國慶我在幹嘛?

  • 有一點點的異色親子分

  • 好像,和題目一點關係都沒有

  • 異色分兩派,弗拉的和平派和盧西的殺戮派

(會議室)

常色聯軸:無哇啊!!!?

盧西:真弱啊。

費里西:我,我什麼都會做的請不要打我!

愛因斯:令人失望。

路德:怎麼可能...

葵:實在是太懦弱了。

菊:怎麼會這樣...

艾倫:興致全沒了呢。

阿爾:實力怎麼可能有如此差距。

維克多:殺人很難嗎?

露西亞:怎麼可能會是這種結果。

奧利弗:已經很好了哦~

亞瑟:不可能啊...

弗朗索瓦:隨便找個人都能打敗你了。

弗朗西斯:怎麼會那麼強...

耀:實力落差太大了...

黯:...再見。各位,最後一擊。

眾:了解。

(轟!!!)(突然出現的火焰將所有的攻擊全擋住了)

常色眾:火焰!?

異色:切。

??:呼啊~(火焰平息)居然完全沒有說一句話就來這鬧啊~弗拉他會很生氣哦~oli。

常色:(冰島、挪威!?)

弗朗索瓦:你們怎麼會...洛基·奧爾森、尤彌爾·斯蒂爾松

尤彌爾:空間傳送魔法又不只奧利弗會,你是小看我哥哥的魔法嗎?信不信老子殺了你啊!?弗朗索瓦!

洛基:尤彌~我們是和平哦~

尤彌爾:是。哥哥。你們這群人,忘了弗拉維奧大人的命令是絕對的嗎?

盧西:哈~?我也是義大利啊,憑什麼我要聽他的?

愛因斯:原來如此,也是呢,洛基是很強大的魔...

尼古拉斯:(揮劍)

眾:!?

尼古拉斯:揮空了啊...下一次會成功的。

異色眾:尼古拉斯...

安德烈:尼古,弗拉通常不勉強你的。

弗朗索瓦:居然連自己弟弟和惡友都砍下去了啊。

尼古拉斯:沒事...弗拉美妙的理想,比不聽話的弟弟還有朋友重要多了。

安德烈:我有一樣的,想法...!

艾倫:估哇!?安德烈...你這傢伙...

安德烈:弗拉維奧‧瓦爾加斯他是我存在的意義,要是沒有他,早在海/戰後我就放棄了。我的世界是他贈與給我的。沒有他就沒有我。沒有我,也不會有現在的他。

安德烈:已經許下承諾了為了守護他的笑容、為了不讓他落下眼淚,我安德烈·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什麼都做得出來...!

盧西:這樣啊~不過~看這個蠢貨弗拉不在的陣型,你們也沒經過他的意見吧?

安德烈:為了守護他的理想,這樣做也沒事的,我願意承受他給予的懲處。

阿爾:弗拉維奧‧瓦爾加斯...到底是誰?

尼古拉斯:...我們世界的南/義/大/利,盧西安諾‧瓦爾加斯的哥哥。

常色眾:南/義/大/利!?

洛基:是個很可愛的人,崇尚和平、秩序,討厭戰爭的人。

尤彌爾:喜歡笑,每天都以微笑對人,非常時尚的人。

安德烈:但,打仗也不弱,畢竟是第一強的國/家。

常色眾:第一!?

安德烈:義/大/利,是我們那最強大的國/家,他們在世/界/領/袖/之/戰打敗了本可能成為世/界/領/袖的俄/羅/斯、中/國和美/國。但在這場戰役前,還有義/大/利/統/一。是統一後才去參加世/界/領/袖/之/戰的。

洛基:但是,小弗拉...南/義/大/利應該早在那場戰爭中消失了,但他卻好好的,通知了我們幾個他沒事,當初最高興的不是我也不是安德烈更不是尼古拉斯,是你哦,奧利弗‧柯克蘭。

奧利弗:...因為啊,完全沒想到那種對刀槍恐懼的人能存活下來啊,能存活下來也是因為,盧恰最喜歡哥哥了啊。

盧西:......

葵:是呢,又溫柔又會幫您做工務,和某位老狐狸完全不一樣呢。

安德烈:兩兄弟統一後,理想依舊是不同的。北/義/大/利,盧西安諾‧瓦爾加斯,會同意參加世/界/領/袖/之/戰是為了報他最愛的人,神/聖/羅/馬/帝/國,克勞德·昆尼西的仇。

葵:神/聖/羅/馬...好像有聽過...

奧利弗:被弗朗索瓦的拿破崙滅掉的哦~

安德烈:那孩子會參加世/界/領/袖/之/戰也只是為了和平而已。那孩子...只是希望世界和平而已。成全他有那麼難嗎!?

葵:唔哇!?好險啊...不愧是排行第二的西/班/牙君,講了些故事給我們聽,然後趁機攻擊。

洛基:那麼~尤彌爾,哥哥我可能會稍微有點爆走,不要跟老大講哦~好嗎?

尤彌爾:是。哥哥。

洛基:火龍先生~狀態絕佳嗎?太好了呢~要焚燒一切哦~

盧西:我可是世界最強!絕對不會輸的!

安德烈:這可不一定!!

阿爾:現在到底該怎麼辦啊!!?

費里西:果然還是跑吧!

??:喂。

眾:!?

安德烈:克里特,弗拉。

弗拉:鬧也鬧夠了吧?

盧西:切。

弗拉:先不提什麼都不通知我,還傷害了這裡的國你們不要給我太過分了。

克里特:你們都沒事吧?

亞瑟:克里斯?

克里特:我叫克里特,另一個世界的葡萄牙。手給我看看...

亞瑟:啊,是...

克里特:...太好了,沒有很嚴重。奧利弗你還是很聽弗拉的話的啊。

奧利弗:因為,小弗拉生氣起來很恐怖嘛...比艾倫還可怕啊...

艾倫:我覺得你的杯糕才是真的可怕。

史帝夫:弗拉說,回去後會好好的「教育」各位。

盧西:那個「各位」包含安德烈嗎?

史蒂夫:...弗拉,包...算了,沒眼看。

眾:?(探頭)

弗拉:安迪~我說過多少次了,不用為我做那麼多也沒關係,你和盧恰的實力是有懸殊的。弄不好會死哦!

安德烈:如果是為了守護你希望的一切要我賠上性命也沒問題。

弗拉:不行~我以後都不要放安迪你一個人出去了!

安德烈:那就去約會吧。(低頭親嘴)

弗拉:...安——迪——!!!

眾:(瞎了)

尼古拉斯:安德烈...你真是夠了。

費里西:他們一直都這樣嗎?

艾倫:這得問尼古拉斯和盧西安諾了啊。

尼古拉斯:好歹是世/界/第/三,跟他們感情也還不錯...但天天在會議室裡放閃讓人很受不了...

阿爾:你們的世/界/前/三是誰啊?

盧西:第一是義/大/利。

克里特:第二是西/班/牙。

愛因斯:第三是德/國。

奧利弗:順便一提第四是oli的大/英/帝/國哦!

洛基:第五是我挪/威~

艾倫:第二到第五都是托了弗拉和盧西的福啊。

克里特:好了。弗拉,傷勢都療好了。

弗拉:辛苦了,小克里。

常色眾:小克里?

弗拉:啊,是我的一點小習慣啦~

克里特:不是加「小」就是「醬」,不然就是簡稱或外號,像剛剛的「安迪」和「盧恰」還有「奧利」都是。

常色眾:(矇逼)

弗拉:啊,時間快到了呢。

盧西:要回去了?

弗拉:是你們要回去了。我邀請了這裡的南/義/大/利君和西/班/牙君以及葡/萄/牙君去喝茶~

眾:诶诶诶诶诶!!!!?

弗拉:很厲害吧?我。因為我看到那封快燒完的信後就趕緊帶著小克里過來然後就遇到他們三個了。聊了一下後就和自己的常色約了時間去喝茶了。

安德烈:小心點哦。

克里特:我和史蒂夫會好好「照顧」他們的。

弗拉:萬事拜託了~



莫归

【杂】特殊

黑发设异南意跟卢西安诺
私设黑发设异色南意名字为阿莱西奥
相关设定见主页相关合集

“卢西安诺。”
阿莱西奥的声音沉了下去。
这并不明显,特别是对于一贯喜欢将自己的声音用最冷的方式表达出来的阿莱西奥来说。
卢西安诺停住了脚步。
“有什么问题吗?我亲爱的哥哥。”
卢西安诺是这么回答的,刻意挑选了一些挑衅的词。
就算在为数不多的时间里相处过不过短短的时间,也未曾见过阿莱西奥生气过几次,卢西安诺却是理所当然地知道怎么才能彻底地激怒自己的这个哥哥,当然同时也清楚这么做的后果。
不过,他现在不在乎。
“这难道不合你的心意吗?在战争的开始,就将西班牙纳入我们的行列,不管是作为盟友还是作为被征服的土地。”
“你知道让我生气的是什...

黑发设异南意跟卢西安诺
私设黑发设异色南意名字为阿莱西奥
相关设定见主页相关合集

“卢西安诺。”
阿莱西奥的声音沉了下去。
这并不明显,特别是对于一贯喜欢将自己的声音用最冷的方式表达出来的阿莱西奥来说。
卢西安诺停住了脚步。
“有什么问题吗?我亲爱的哥哥。”
卢西安诺是这么回答的,刻意挑选了一些挑衅的词。
就算在为数不多的时间里相处过不过短短的时间,也未曾见过阿莱西奥生气过几次,卢西安诺却是理所当然地知道怎么才能彻底地激怒自己的这个哥哥,当然同时也清楚这么做的后果。
不过,他现在不在乎。
“这难道不合你的心意吗?在战争的开始,就将西班牙纳入我们的行列,不管是作为盟友还是作为被征服的土地。”
“你知道让我生气的是什么。”
阿莱西奥声音依旧冷冽,根本听不出什么。
我当然知道。
卢西安诺这么想着,笑了起来。
他转过了身,迎上阿莱西奥那双看似平静的紫眸,咧了咧嘴角。
笑容在卢西安诺的脸上绽放。
“阿莱西奥,我的哥哥。”
卢西安诺刻意亲昵地唤着对方的名字,走近,又故意将手搭上对方的肩膀。鸽血红的眸子毫不畏惧地对上阿莱西奥的紫眸,交换着只有彼此才能看得出猜得出的情绪。
“他们都是棋子,你说过的。”
卢西安诺的声音又轻又快。
“只有我,对你而言才是最特殊的。”
“只有我。”

水木杉
“ MISS ME ? ” 鸽...

“   MISS ME ?    ”

鸽子王闭关回来了www友情向的枢轴花真的巨可爱!  这一个月画了好多奇奇怪怪的练习,也重新考虑了一些问题,虽然同时只是逃避了社交平台。于是希望新风格的摸鱼你们会喜欢(?),虽然原来那样的东西也不会放弃来着hh

一边做着毕设一边摸摸鱼

“   MISS ME ?    ”

鸽子王闭关回来了www友情向的枢轴花真的巨可爱!  这一个月画了好多奇奇怪怪的练习,也重新考虑了一些问题,虽然同时只是逃避了社交平台。于是希望新风格的摸鱼你们会喜欢(?),虽然原来那样的东西也不会放弃来着hh

一边做着毕设一边摸摸鱼

DJDQ_姜

【异色独伊R】补档就是补档了

近13w字,只有异色。

整理这个文档的时候,我会有一种仅以此文档与过去告别的感觉。毕竟,那么长时间过去,无论是对于这对cp的理解还是自己的行文风格都改变了太多。总之,无论如何都希望可以给更多人传递快乐吧(?)

收录文章:

所有我还能找到的、发表或未发表的异色独伊文。

 获得方式:

网盘链接

提取码:f3sx

有pdf和word两种格式。想要txt可以加我qq415473369问我要。加我注明来意,不然不会通过。

文件都是加密的,密码是独生日+伊生日,共八位数。

近13w字,只有异色。

整理这个文档的时候,我会有一种仅以此文档与过去告别的感觉。毕竟,那么长时间过去,无论是对于这对cp的理解还是自己的行文风格都改变了太多。总之,无论如何都希望可以给更多人传递快乐吧(?)

收录文章:

所有我还能找到的、发表或未发表的异色独伊文。

 获得方式:

网盘链接

提取码:f3sx

有pdf和word两种格式。想要txt可以加我qq415473369问我要。加我注明来意,不然不会通过。

文件都是加密的,密码是独生日+伊生日,共八位数。

雨陌

堆堆摸鱼杂图
全是aph相关!
p1英sir(用手机拍的)
p2卢西sama
p3小葵
p4伊双子
p2-4指绘

堆堆摸鱼杂图
全是aph相关!
p1英sir(用手机拍的)
p2卢西sama
p3小葵
p4伊双子
p2-4指绘

非观赏性绿植
我搞完了 可爱的少年与他们的反...

我搞完了

可爱的少年与他们的反面(?)

我搞完了

可爱的少年与他们的反面(?)

食妖一梦

【异色独伊】white 01

军人异色独×学生异色伊


*主cp为异色独伊,副cp异色米英、异色露中、异色中欧夫妇,其他人物有单箭头


*非国设,完完全全的人设


*背景为现代架空


*校园恋爱轻松喜剧向


*设定是有性格缺陷但内心是善良的异色们


“兵营可以探望家属么?”


“问这个干嘛。”葵轻快地爬上楼梯,卢西安诺在后面紧追不舍。


“你猜。”


葵知道现在卢西安诺唯一的亲人只有他的哥哥弗拉维奥,弗拉维奥在两年前继承了家族企业,自然不会去当什么兵。排除这一点,稍微动动脑筋就能想到卢西安诺话里有话。


“勾搭上大兵哥了?”


“bingo。”


睡过头的卢西安诺...

军人异色独×学生异色伊


*主cp为异色独伊,副cp异色米英、异色露中、异色中欧夫妇,其他人物有单箭头


*非国设,完完全全的人设


*背景为现代架空


*校园恋爱轻松喜剧向


*设定是有性格缺陷但内心是善良的异色们





“兵营可以探望家属么?”


“问这个干嘛。”葵轻快地爬上楼梯,卢西安诺在后面紧追不舍。


“你猜。”


葵知道现在卢西安诺唯一的亲人只有他的哥哥弗拉维奥,弗拉维奥在两年前继承了家族企业,自然不会去当什么兵。排除这一点,稍微动动脑筋就能想到卢西安诺话里有话。


“勾搭上大兵哥了?”


“bingo。”


睡过头的卢西安诺和揪他起来上课打卡的葵为了在上课前爬上九层楼,一路上难得没有多余的话,卢西安诺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相比之下葵完全没有喘气的迹象,只有颈脖微微出汗。几分钟后他们终于一同赶到了教室。


“放弃吧,异地恋不长久的。”


教室早已坐得满满当当。葵放眼扫去,只剩倒数一二排各有一空位,虽然相隔甚远,但眼下别无选择。卢西安诺刚想问他所说的“异地恋”是怎么一回事,葵不等开口急忙拉他入座,教授也在这时卡着点进教室。上课铃响,讲课开始。


开学第一堂课是近代美术史,卢西安诺一个单词也听不进去,低头看手机又不知道找谁,葵上课听讲从不看手机,哥哥正在忙生意,自己新交的炮友几天没回消息。卢西安诺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翻起书本,没过多久便沉入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声音叫醒了卢西安诺,他从臂弯里抬眼看到葵的脸,周围空无一人。卢西安诺细小的回应几乎传不出臂弯,对方显然已经习以为常,无奈问他:“下课了。教授点名你应了没?”


“啊……不知道。我睡着了。”卢西安诺瞟了葵一眼,心虚地缩回臂弯。


“……”


葵的身上总是常备胃药。





两个月前


傍晚六点,位于市中心某条巷子深处的酒吧内,室内温度刚合适,卢西安诺将浅色外套搭在座椅上,露出里面的宽松羊毛衫,在吧台上点了一杯威士忌。


“新年快乐。”调酒师说,把酒推到他面前。


“谢谢。新年快乐。”卢西安诺接过吞了一口。


喝酒的空当卢西安诺环顾四周,即便是过年这家酒吧也依然满座,环境略微嘈杂,只有吧台上时不时会空出位置。


“真稀奇,今年你哥不回家?”调酒师问。


“他忙啊。”卢西安诺没好气道。眼睛还在瞟着其他顾客,调酒师见状笑道:“看上谁了?”


说是酒吧实则gay吧,知道的人心照不宣。卢西安诺早在这一片混熟了,大家都知道他是瓦尔加斯家族的小公子,除了善于交际的调酒师,没几个人敢招惹他。


卢西安诺看了一圈,放下酒杯:“有几个新面孔,不过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调酒师轻车熟路给他续上一杯:“附近的学校招了新生,今年应该就这些了。”


卢西安诺又扫了一遍新面孔,若有所思道:“比去年多啊。”


“正好你有时间,没事可以去别的大学附近转转。”调酒师建议。


门口传来开门的声响,卢西安诺下意识朝那边望去,四周嘈杂的声音降了一些,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门口。


调酒师也跟着望去,进来的人身材高大,戴了一顶皮质军帽,呢子风衣将身体裹得严严实实。他微微抬头,露出帽檐下英俊的脸庞,左眼下有一道显眼的长疤,眼角透着一股凌厉的气息。


那一刻他的脸被留在卢西安诺的瞳中无法离去,过往云烟翻江倒海。他们对上视线,对方却像不认识般的移开了,卢西安诺这才回过神,打消了心中的念头。


他坐在卢西安诺不远处,点了一扎黑啤。调酒师应声过去。那人摘下帽子,露出背头的金发,脱下黑色手套,举起酒杯喝起来。


周围的嘈杂声恢复了些,但卢西安诺还是能感觉到有人在看这边,对新来的金发男子虎视眈眈。


调酒师倒完酒便回到卢西安诺这边,说:“他很抢手。”


卢西安诺胜券在握地笑道:“那也是我的。”


不等调酒师说话,卢西安诺拿起没喝完的威士忌,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过去。


“这杯我请你,怎么样?”他扬了扬下巴,示意对方手上的黑啤。


“不用了,我能买单。”


军帽,长靴,手套,严肃的打扮,八成是个军人,卢西安诺心想。于是他摆出正式场合惯用的礼貌性微笑,呆毛卷成一个好看的圈圈,心中祈祷这招管用:“别介外,交个朋友嘛。”


对方打量了一番,目光停留在他的笑颜上,犹豫片刻道:“我叫爱因斯。”


“卢西安诺·瓦尔加斯。”




“所以你们就这样认识了?”


作为一个没有恋爱经验的单身狗,听卢西安诺讲这些总觉得怪怪的,葵内心莫名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表面仍安静地端着餐盘坐下。卢西安诺跟在他对面落座。两人的餐盘中是截然不同的食物——葵是鳗鱼饭团和西兰花,卢西安诺则是番茄意面和土豆泥。


“他很帅,金发蓝眼睛,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他脸上的疤总会让我想到一个人……”卢西安诺顿了顿,叉子上的意面卷了一圈又一圈:“你知道吗,他比我小一岁。难怪去年在酒吧没看到他,他今年才到M市入的伍。明明看起来比我大多了……”


“你好像很了解他。”葵小口咬着饭团。他对这所学校最满意的就是这里针对不同国家学生的伙食,与自己在家乡吃到的基本无异,这样他就能一边享受美食一边听卢西安诺讲完他的故事。


“当然!我告诉你,你想不到他的枪法有多厉害。市里有条美食街你记得吗?里面有个打靶子射击的游戏摊,打的分越高拿的奖品越好,我用手枪的技术你是知道的,可是那个摊子的枪有问题,我几次都没打中高分,只拿到了一个小哈士奇玩偶。我好不甘心啊,他就在旁边问我怎么了,我指着边上那个最大的玩偶说我想要那个,我刚说完……”


卢西安诺开始运用自己的刀叉绘声绘色地描述对方是怎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起自己用过的枪,瞄准对面顶端最小的靶子手起弹落,正中靶心。速度之快到卢西安诺还没反应过来,靶子连中三下的声音就已将在场的人震住。


“然后他放下枪,一脸遗憾地说:‘玩具枪,准头有点差。’……太酷了!”卢西安诺的语气充满了自豪,仿佛当事人是自己。


眼前这个拥有呆毛和苋红色眸子的人只有在投入真心的情况下才会在信任的人面前毫无防备露出这幅蠢样,尽管他极力压抑激动的心情,眼里却是掩饰不住的笑意。葵不由得叹了口气,提醒光顾着讲话的卢西安诺动一动手上的面。


“你什么时候变得像艾伦一样追求酷了?”


“也不是说追求酷啦,反正他是我喜欢的那种……”葵几乎要看到卢西安诺的呆毛卷成一个心形了。


“你和他上床了?”


“当然。”卢西安诺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个酒吧就是找炮友的地方嘛。不过我觉得他应该有点喜欢我的……我其实也有点……喜欢……”卢西安诺耳根泛红,口里嚼着意面含糊不清,说到最后他不得不捂着半张脸,一副想说又不想承认的表情。


葵突然有些理解为什么弗拉维奥不想让弟弟谈恋爱了。


“恕我直言,你们接过吻吗?”


“……”


谜一样的沉默在两人之间游走,凝固的气氛如同与世隔绝。葵原以为这一次卢西安诺的答案也能脱口而出。


“接,接吻很重要么?”卢西安诺缓缓问道。


如此反问直接暴露了答案,葵不禁想这位温室里的小少爷在某些方面真是意外的迟钝。


“只做爱不接吻,说明他不喜欢你。”


“我也没有特意找他索吻啊。这不能说明什么。”卢西安诺想努力反驳:“不过我有亲他的脸什么的……”


“总之,接吻是比做爱要更能表达喜欢的方式。如果你想和他交往的话,一定不能忽略这一点。”


卢西安诺若有所思,嗦干净最后几根面条。


葵收拾自己吃完的残局接着道:“话说回来,如果他是当兵的,我劝你最好放弃这个念头。兵营那种地方怎么可能随随便便进出,就连通信设备也要上缴,他很可能一整周与外界失联,而你们只在周末约会的话就算是galgame好感度这进展也实在太慢了,时间会磨淡你们的感情。综上所述,异地恋是没有结果的,趁早放弃吧。”


“你说得对。”


听完葵一席话,卢西安诺像下定了决心似的率先离开座位,葵松了一口气,也跟过去放置餐盘。


“所以,我们住到兵营里去吧。”


哐啷一声葵的餐盘落在地上。



——————————————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


卢西安诺所在的M学园(常色是W学园)位于某座岛屿城市(M市),有来自世界各国的学生在此就读,这个学校综合世界各国的知识,美食,以及节日文化。比如端午节给中/国学生发粽子,清明节可给中/国学生准假几天,文化祭允许日/本学生办活动,感恩节给欧美学生特供turkey,等等。


M市属于中立国家,有多个家族在此有居住点,如瓦尔加斯,贝什米特,王氏,苏/联,英伦。


暂定是这样,理想型学校和城市。


别问他们是怎么交流的,英语宇宙国际通用语言,再问爱的供养。


——————————————

⭐国外寒假必在圣诞节前放,他们的圣诞节就相当于我们的春节,所以他们开学也很早


⭐剧情或设定有bug请提醒我





小黑龙立志当鸽王
举报一下下午写作业时在我桌面上...

举报一下下午写作业时在我桌面上吵吵闹闹撒狗粮的两人(滑稽)

举报一下下午写作业时在我桌面上吵吵闹闹撒狗粮的两人(滑稽)

殉道者-子水磷脂
团子赛高!(果然我这种画废文渣...

团子赛高!
(果然我这种画废文渣的就适合团子)
卢西安诺×1
费里西安诺×3
黑塔狐,黑塔鬼←_←这两个系列就是坑我伊(哭泣)

团子赛高!
(果然我这种画废文渣的就适合团子)
卢西安诺×1
费里西安诺×3
黑塔狐,黑塔鬼←_←这两个系列就是坑我伊(哭泣)

刘·安洁莉娜·冰灵梦蝶·Q·晴雪羽殇璃·梅芬

卢西和伊!

听我一句劝,骰子害人,远离赌薄,从你我做起

卢西和伊!

听我一句劝,骰子害人,远离赌薄,从你我做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